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11/11更至五十一章

發表於

疾疾,『珞妖』現身! @immortal

0
@gm40448101
我猜史萊哲林幫忙管理圖書館的應該就是石內卜了吧ww
人設圖好可愛啊~
我都畫不好呢
期待後續唷!

謐寧 @cyi92062

0
這幾隻韓莞好可愛呀!(打包帶走(づ ̄ ³ ̄)づ
話說麥教授的動作是指這個嗎哈哈哈哈哈哈

家協小獾--> Iris @I1113

0
@gm40448101
這麼說起來好像真的沒提到欸
我以為妙麗看過那麼多書應該多少有一些是最高層的吧
阿對了可能是召喚咒???就召喚指定的書之類的
沒畫韓莞那你畫了什麼啊哈哈哈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0
@immortal
其實不是XDDD
他真的只是個路人而已(慘
謝謝捧場,我會繼續努力寫噠!!

@cyi92062
哈哈哈哈哈就是這個
是懷孕的麥教授~真相了W

@I1113
哎!召喚咒!!
說得好有道理啊!(突然頓悟
我畫了下一章會出現的配角,就只畫他而已ヽ(́◕◞౪◟◕‵)ノ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7
十、咒語障礙
      「Wingadim Laviasa、Wingadim Laviasa?」

        自上課開始已過好一段時間,韓莞唸得口乾舌燥,桌上的羽毛依然不動如山。她已經做好符咒學期末拿T的心理準備了。

        眼看其他人的羽毛都陸續飄在半空中,自己這個在場年紀最大的學生卻始終沒有成功,這讓韓莞開始懷疑起人生——說到底,她本來就是麻瓜對吧?

       她索性往後一攤,用念力直盯著羽毛,看能不能剛好有微風吹過,造成羽毛浮起來的假像。一回神,她欣喜地發現,孚立維教授分下來的羽毛果真緩緩離開了桌面,然而她很難不去注意到,坐在旁邊的鷹院同學,正用他的魔杖專注地對這韓莞前面這根羽毛。

        這位少年的長相馬上就吸引了韓莞的目光;他有著一頭像獨角獸般純淨的白髮,同樣潔白的睫毛如霜,覆蓋在空靈的灰色眼眸,他的耳朵比一般人都還要大,肌膚則因為霍格華茲黑校袍的襯托而顯得雪白,讓韓莞不禁聯想到石內卜,但眼前的他,臉頰白裡透紅,比石內卜更有氣色而且俊美多了。在玻璃窗透進輕柔的陽光照射下,雷文克勞的少年像是不小心下凡的天使一般,這時連開口說話也似乎是種對他的褻瀆(因為會呼出口臭)。

        「我想妳剛才是因為發音不標準而導致無法正確施展咒語。」他淡淡地說,「漂浮咒的正確唸法是Wingardium Leviosa,而不是Wingadim Laviasa。」

        「欸?」

        「不過以非英文母語人士來說,妳的發音已經很不錯了。」他又安慰似地補充道。

        所以……自己沒辦法好好施展咒語,是因為發音和麻瓜出身的加乘導致的嗎?這理由也太可悲了吧!在學了快一輩子的英文後,好不容易練就了一口還算順耳的美國腔,如今碰到拉丁和英文結合的魔咒居然搞發音不標準,可惡!

        韓莞垮下肩膀,一臉無語地望著蒼天,「算了,我本來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麻瓜,會來霍格華茲應該只是場美麗的意外,我還是在這堂課乖怪當巨怪好了。謝謝你告訴我我的問題點。」

        「用不著這麼自暴自棄,今天才第一堂課而已,只要多練習有一天就能把握的。」他抿唇淡然一笑,「我叫賽巴斯汀•瑞伊斯,雷文克勞的新生。」

        「你好,我是韓莞……」

        「我知道,校長還有特別介紹妳。」

        「呃,是啊。」

       鄧不利多校長當初說了什麼來著?東方留學生、十八歲、從一年級開始學起……韓莞深深相信著,她絕對是被這個一年級給鄙視了!

-

        也許是場景太經典,不知怎麼地,韓莞就想在這棵湖畔的山毛櫸下練習魔咒。這樹下婆娑的葉影,從古至今的確乘載了許多記憶,而現在正窘迫揮著魔杖,口中唸唸有詞的東方面孔又為此地的故事添上了一筆。

        「Winkardium Leviosa,Wingardium Le——咳嗯。」不管試了幾次,她總達不到咒正常語應有的發音標準,而被魔杖尖端指著的枯樹葉依然安如泰山。

        既然如此,只好使出最後的殺手鐧了!

        韓莞深吸一口氣,試著拋棄羞恥心,大聲地唸出:「溫咖癲啦唯啊薩!」

        ……

        …………

        翻譯什麼的果然不可靠。

        收回剛剛擺出的自以為很帥的施咒姿勢,韓莞自討沒趣地摸摸鼻子。現在周圍的空氣異常尷尬,而她相當確信有人親眼目睹了她愚蠢的行為,迎面走來的石內卜和莉莉就是其中二人。

        為了避免尷尬,韓莞先發制人,「嗨,你們剛才上了什麼有趣的課程嗎?」

        石內卜聳肩,「沒比妳剛才唸的咒語有趣。」

        「對啊對啊!」莉莉附和,「小莞剛才唸的是什麼咒語?聽起來不像拉丁語系。」

        「我想大概是某種漂浮咒的方言。」

        ……為什麼話題又導回這件蠢事上面了?現在石內卜在抓到韓莞把柄後的不懷好意,大概只有看起來像是發現新大陸般,雙眼流出光芒,期待著韓莞會講述什麼有趣事蹟的莉莉還沒有查覺到了。

        「呃,沒錯。」韓莞的眼神飄向一旁,試著不去在意石內卜那戲謔的笑,「那是飄浮咒的中文翻譯。」

        「看來在英國不適用。我想韓小姐應該不是因為無法正確唸出咒語導致施咒失敗,才想出試著用自己的母語發音這種如此有創意的方法。」

        真受不了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明明矮了韓莞一大截,還對人趾高氣昂地諷刺,長大後會過著那種生活真是他自己活該!韓莞深深皺起眉頭,想要吐槽回去順便還翻譯的彭小姐一個公道,不料正要脫口而出的第一個音卻被莉莉的一聲長叫給掩蓋了。

        「啊——」莉莉踮起腳尖,讓自己看起來比石內卜高大上,並一隻食指指著他,「我不是說過不要這麼見外嗎?你都認識她多久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叫她小莞就可以了。」

        石內卜瞬間被噁心到,臉皺成一團屎。

        對於莉莉,韓莞是非常欽佩的,就只有她能夠制伏得了石內卜。韓莞收起魔杖,大步走到莉莉旁邊,並對她拋出一個真誠又感激的笑容,「莉莉說得沒錯,雖然我們認識的這一個禮拜,在你漫長的人生歲月中不算有份量,但好歹我們也一起開過好幾次飯局了,對吧?小、勒。」她刻意加中重了最後一個名詞的發音,而且咬字清晰——還帶了些嗲氣——一點外國人的口音都沒有。

        現在石內卜只感到一陣反胃,恨不得把那邊偶然路過的詹姆•波特抓過來,一股腦兒地嘩啦啦吐在他身上。

開始陸陸續續上課啦!→ #103

然後想問問大家,像這樣每段間都空一行,還是之前連在一起的方式,哪一種比較好閱讀呢?(`・ω・´)

訂閱欄:@TeresaJ7 @DorisJ8 @nik51508 @hk123 @Yen0607 @Liau @immortal @cyi92062 @I1113 @hollyleaf @puppylove831228

家協小獾--> Iris @I1113

0
@gm40448101
真心覺得你的文非常有趣啊,尤其是用詞及情節非常詼諧幽默
是說唸中文只是單純惱羞嗎XDD
事實證明麻瓜出身+非英文母語人士就會變成像韓莞這樣
莉莉就是壓制石內卜的唯一武器啊,韓莞很明顯的利用這點得寸進尺XDD

p. S.個人覺得每段中間有空行比較好哦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0
@I1113
謝謝你喜歡我寫的故事qwq
文筆還在磨練中,寫小說真的很難RRRR
中文是韓莞想說念念看說不定就成功了XD
然而一點卵用都沒有XDDDD
韓莞是個壞姊姊,每次都用莉莉吃石內卜豆腐哈哈哈哈

喔喔喔我也覺得中間有空感覺整體版面比較清爽
有空再把前幾章也一起改一改
謝謝你的反饋~🙂

疾疾,『珞妖』現身! @immortal

1
@gm40448101
我覺得現在這樣好耶
小莞好可愛啊~
不過不是自己母語學起來真的會比較辛苦呢
後來乾脆惱羞地用中文翻譯XDD
可是她唸石內卜他的綽號的時候唸的十分標準……該說是為了損人促使她唸對嗎XD

謐寧 @cyi92062

0
鷹院同學的表現好清淡(?)好可愛呀~((打包帶走
是說這文有種意外的……寫實感?XD

有間隔好+1
不過平常在看紙本小說的時候,好像通常段和段之間都不會分行,但我還是看得很順(?),在網頁上沒分行卻感覺字就會擠在一起(沉思臉

末末無語.xD @TeresaJ7

0
@gm40448101
我覺得有空一行的比較好閱讀ww
中文翻譯真的對真的咒語沒用(好像在抱怨譯者的功力(不行不行
石內卜的賽臉好有畫面感啊xD(被綠光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immortal
對啊,羅琳媽媽好像有明確說咒文發音一定要精準才能正確施展,所以感覺是一門很不適合外籍生的科目(๑´ㅂ`๑)
聽說人在悲憤(?)的時候做事特別容易成功,所以應該是這個原因吧XDDD(大誤

@cyi92062
我可是考慮得很周到啊!٩(。・ω・。)و(自己說
這的確是個好問題呢~可能是因為螢幕藍光傷眼睛,所以需要更舒適的排版?XDD

@TeresaJ7
到霍格華茲念中文咒語大家一定一臉懵逼XDDD(我沒有抱怨譯者的功力,真的沒有!((撇清
因為石內卜天生賽臉(??
為了不長魚尾紋所以不想笑(???XDD

末末無語.xD @TeresaJ7

0
@gm40448101
賽臉就是有這個好處啊……(不對,是壞處啦#
譯者很棒,以後繼續翻好看的小說給我們看吧!(極力捧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6
十一、天象
        對於至今尚未展現過魔法天賦的韓莞來說,天文學是目前唯一她確信可以超越及格的一門科目。在專有名詞不斷轟炸的魔藥課,和永無止盡的「up」的飛行課過後,能夠探索星空、放飛自我,實在是件再好不過的事了。更令人慶幸的是,巫師在天文學的理解似乎和麻瓜大同小異,於是要韓莞背出五十二個土衛的名字,顯然比讓魔杖有所動靜簡單多了。而且,在天氣晴朗的天文塔可以看見整片與她記憶中相同的星空,這大概是韓莞在霍格華茲生涯裡,少數能和她所熟悉的事物連接的風景。

        衣著如同夏季銀河般璀璨的辛尼區教授站在夜色裡,向獾院學生們講解M27星雲的位置,眾人勤奮地抄著筆記,不過大部份的孩子已經呵欠連連了,畢竟天文學的上課時間,不會夜遊的好學生早就已經去洗洗睡了。

        使用高級天文望遠鏡觀察完星雲的瑞莉,勉強自己一蹦一跳地向兩隻室友的所在之處前進,她褐色的及肩短髮,在後腦勺和臉頰邊上有規律的晃盪著。似乎是要這麼做,她才不會在半路上睡著。

        「嘿,妳們倆想不想聽聽我對於霍格華茲學院與天體間的關係的看法?」她問。

        她忙碌的二位室友由蘿絲代表回答,「好,正聽著呢。」

        蘿絲和韓莞忙著抄畫秋季夜空的星座位置圖,要把頭抬起,稍微瞥一下瑞莉都難以做到。尤其是韓莞,這位東方現代人先前可是看都沒看過羊皮紙和羽毛筆諸此上古世紀的產物,現在她必須迅速學習如何流暢地使用沾水羽毛筆,而不是笨手笨腳將墨水打翻(實際上她之前就和瑞莉一起在變形學課堂上幹過這種蠢事,還好本校校袍無論是否被墨水浸泡過,看起來都沒什麼差別,真是萬幸)。

        「依我到目前為止的人生體悟,」瑞莉清了清喉嚨,試圖讓自己有種睿智學者在發言的感覺,「我認為葛來分多就像太陽,他們熱情如火,但很愛刷存在感。」她發現韓莞和蘿絲陸續放下了紙筆,滿臉興致富饒地看著她,彷彿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瑞莉漲紅了臉,繼續說下去,「雷文克勞呢,像月亮一樣給人冷靜、優雅、空靈而不失智慧的感覺。我們赫夫帕夫呢,則如天上眾多的星星般,大家都不那麼特別突出,只靜靜散發出自己的微弱光芒,聚在一起時,卻是無法比擬的美麗風景。」

        「說得……真是太好了!」蘿絲放下紙筆,真摯地為她拍拍手,「不過史萊哲林呢?妳認為史萊哲林對應的天體是什麼?」

        她似乎陷入了一陣苦惱,因為其他從地球能夠觀察得到的天體,都被她用「星星」一詞給概括了,「我知道了!」瑞莉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拍了一下手,「史萊哲林大概就像這片夜空吧!整天神秘兮兮的,捉摸不透,都不知道在做些什麼,而且他們和太陽總是對立的存在。」

        「要說誰最擅長用東西譬喻人類,我就只服妳!」聽完瑞莉中肯到不行的言論後,韓莞不禁哈哈大笑。

        蘿絲也附和道:「沒錯,多麼精僻的見解,赫夫帕夫果然人才輩出。」

        不過要韓莞來說,她倒認為史萊哲林更像后羿,老看那些太陽不順眼,整天想著要如何放冷箭才能把他們給射下來。

-

        就像現在這樣。

        「好啦好啦,我數三秒後你們再不放下手中的魔杖,我就要把麥教授請過來囉。」韓莞努力對眼前怒目而視的石內卜、詹姆和小天狼星拋出最邪魅的笑容,「希望你們都還有爭取學院盃榮耀的自覺。三、二、一,麥——」

        「行,我照做就是了。」詹姆誇張地大嘆一口氣,甩了個眼神示意小天狼星也得聽話,「不過下次別讓我再看到鼻涕卜像隻蒼蠅般,老在莉莉的屁股後糾纏了。」

        「你呢,石內卜同學?」

        他的黑曜石眼睛瞇成一條縫,將韓莞從頭到腳狠狠打量了一番,乾燥的薄唇微張著,準備要吐出幾番惡毒的話語。但最終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利索的將魔杖滑入校袍內側。

        幸好及時自行阻止了這場戰役,要莉莉每天都來當這些熊孩子之間的護城河,她一定會被煩死。

        韓莞在心中大大鬆了一口氣,「很好,看來你們還記得禁止在走廊使用魔法這條校規。現在請雙方人馬背對彼此,忘了剛才發生的事,去各忙各的唄。」

        石內卜和詹姆倒是很有默契的同時「哼」了一聲,黑袍一甩,往相反方向大步跨去。就某方面來說,這兩人還是挺像的。

        終於,要圓滿地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韓莞內心樂得飛起。突然間,她意識到石內卜早已不顧一切走遠了,這才拔開雙腿,跟上他那氣勢磅礡且帶著忿恨的步伐。其實要不是莉莉在魔藥課上表現得太優秀,被史拉轟教授留住,導致不能準時赴約他們三人之間的小聚會,韓莞才不想淌這趟帶領石內卜還得順便勸架的渾水呢!更何況……這場爭奪女朋友的勝負已定,她現在從中介入,實質上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吧?

        兩派人馬才分開沒幾秒鐘,韓莞的身旁和背後,猝不及防同時傳來一道清晰可聞的唸咒聲,「Rictusempra! 」

        又來了。韓莞在心中大大翻了個白眼。

        石內卜和詹姆分別敏捷地躲開對方施展的咒語,然而韓莞就沒就這樣高度的感知力和幸運了,她毫無防備地被呵癢咒直直擊中,倒在地上笑得不能自己。這大概是施咒者們意料之外的結果吧,眾人似乎都看傻了眼。

        石內卜率先反應過來,一句「Expelliarmus. 」順間擊中詹姆的魔杖,但魔杖在落地之前,就已被小天狼星俐落地接住了,他們向石內卜扮個浮誇的鬼臉,便逕自一蹦一跳跑走了。他原本也想轉身就走的,但背景傳來一陣又一陣拚命刷存在的笑聲,實在讓石內卜忍無可忍。

        「Finite Incantatem. 」他隨意揮了一下魔杖。

        狼狽的人兒笑聲逐漸停下,取而代之的是陣陣咳嗽。許是看不下去了,石內卜伸出右手,讓韓莞搭著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剛才真是韓莞進入霍格華茲後所經歷最痛苦的時光了!看看她身上沾染的灰塵,凌亂不堪的髮絲,要是以現在這副模樣,和瑞莉解釋說她剛剛正徒手和一頭雄鹿拼搏,她一定會相信的吧。

        「呼,還真是謝謝你讓我有機會可以體驗到被施展呵癢咒的滋味。」她學著石內卜諷刺的口吻,並放開他的手。

        「別客氣,這都要歸功於妳的多管閒事。」

        「我只是在幫莉莉的忙。」她無聲無息地嘆了一口氣,「走吧,我還得帶你去萬應室呢……」

        似乎有種不對勁的觸感,韓莞垂下頭一看,當場瞬間傻住:她的右手淌著鮮紅的血液,討人厭的鐵銹味也佔滿了整個鼻腔。難道呵癢咒如此極具殺傷力嗎?又或者是她細皮嫩肉的,在地上打滾個幾圈,身體就受不了了?韓莞抹開手上的血跡,試圖尋找傷口的位置,才赫然發現,這些血並不屬於她……

        「喂,你的手怎麼了?」她不顧石內卜如何反抗,強行拉開他的衣袖,隨即驚見一道觸目驚心的紅色傷痕。沒見過世面的韓莞嚇得倒抽一口氣,立馬將衣袖拉回原位,眼不見為淨,「剛剛,那啥?」

        「那液體俗稱『血』。讀點人體百科吧,妳將受益良多。」

        「不不不,我是指——你怎麼受傷的?」

        「呵,我還以為很明顯呢。妳大概是認為我和那廝剛才正在討論明天的天氣?」他露出一抹鄙視的微笑,隨即繼續前進,「走吧,妳不是還要帶我去萬應室嗎?」

        「不行。」韓莞馬上拉住石內卜沒有受傷的那隻手。她眉頭緊鎖,表情有些焦躁,「你這傷太嚴重了,沒處理好會化膿的!先別管什麼萬應室,到醫療廂房那裡比較重要。」

        「小題大作。」

        「現在別說些逞能的話,你要是頂著一個血淋淋的傷口喝莉莉的茶、吃莉莉的餅乾,那還能看嗎?目標醫療廂房,出發!」

        韓莞才懶得理石內卜的意願,拽著他就直接大步向前了。但令人感到吃驚的是,石內卜在途中完全沒有反抗,任由韓莞一路拉去,還默默忍受了旁人異樣的眼光。這讓韓莞不禁背對石內卜笑了出來,看來以後該用什麼手段對付鼻涕卜,她已經摸得一清二楚了。


有病要醫→ #116

訂閱欄:@TeresaJ7 @DorisJ8 @nik51508 @hk123 @Yen0607 @Liau @immortal @cyi92062 @I1113 @hollyleaf @puppylove831228

神人,神遊ingxD @ginconan4869

0
@gm40448101
沙發呢!
剛剛回覆完後發現你有開樓!就看了一下序章和11篇,發現你寫的真的很棒!文筆超強!主角的名字好夢幻∼∼
對了我想要加訂閱唷∼

麥翠德xD @DorisJ8

0
@gm40448101
啊沒搶到沙發OAQ
嗚啊啊石內卜受傷了啊啊啊(拖走
韓莞好一招美救英雄xD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