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櫻花茶旅店

發表於


初次在仙境發文,若有冒犯或不足之處還煩請見諒。

這是一個很普通又不太普通的故事。
故事裡所有主要角色皆為自創角,偶爾會有原著角色出現,文風偏向日常生活,故事敘述的也會是一些日常的小事。故事開始於西元2019年的暑假末,主軸圍繞著一間茶店(後來成了一間茶店兼旅店),其中摻雜了一些角色的過去和戀愛情節。
這篇文章其中幾個靈感是來自於放置性遊戲〈昭和食堂〉以及電視劇《武林外傳》,文中的人物和劇情皆無原型,故事中也不會影射任何三次元生活中發生的一切事情,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文章在每個月的首日更新,平時要是有多餘的存稿也可能會多更新幾次,由於課業壓力較大,因此段考前一個月有一定機率暫時停更;至於回留言的時間則不固定,主要是看上線情形。
謝絕人設,另外需要轉載請先行告知,若發生抄襲、偷文之情事絕不寬恕,也請留言時盡量避免歪樓或灌水,感激不盡!
最後歡迎踴躍留言,若是有對於故事內容的疑惑、批評也可以提出來發表,留言內容請以不違反版規為前提,謝謝!

希望你們會喜歡這篇故事。

2019.09.01 櫻妮

目錄


序章 #1
第一章 #2
7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2  47

櫻妮 @Nala

3


序章


茶,一種以茶樹的葉子製成的飲品,多沖泡成茶湯,從身價不菲的老普洱到超市裡十包三英鎊的紅茶包,都屬於茶的一種。茶文化發源於中國,在十七世紀傳進歐洲,大受人們歡迎,各地也發展出不同的茶種和飲茶文化。
飲茶,已儼然成為一股風靡世界的潮流。
不同的茶亦有各自的功效。除了舒緩情緒、提振精神外,喝茶甚至能預防和治療心血管疾病、防制齲齒,百年來深受人們的愛戴。不過,茶除了單飲外,有時候還能和著別的喝,廣受人們喜愛的鮮奶茶、芬芳清香的精油茶和酸甜爽口的水果茶等即屬此類。

在有喝茶習慣的人中,有少部分的人對於茶中的苦澀味是避之而唯恐不及,因此不惜將茶沖泡的和開水一般淡,抑或是在茶中放入大量的糖以遮蓋苦味,致使茶葉本身的韻味無法在茶湯中盡數釋放,讓茶湯索然無味,甚至讓用以點綴的糖和牛奶開始有了喧賓奪主之嫌。
然而,一杯真正的「好茶」,並不會有如此讓人難受的苦味。好茶,其實分成兩種:一種,是只具有細微且柔和的苦味,嚥下喉頭之後,有著淡淡的回甘;另一種,則是帶有較為明顯的苦澀滋味,但是當茶湯順著喉嚨滑下時,茶葉的芬芳便在嘴裡散了開來,薰的滿嘴都是茶香,此時在嘴裡剩下的一些茶湯和著唾液,形成了一種令人難以形容的甘美。
這時,回想起原先的苦澀,才發現原本的苦味,竟是那麼的甘甜。

櫻妮 @Nala

2


第一章


2019.08.29

「你賣給我的二手白蠟大釜破了一個洞,而且我根本連用都沒用過!講點道理好嗎?」「火蜥蜴血降價賤賣!一瓶只要八納特!」「丹尼,不要碰掃帚!那是最新款的光輪,我們家賠不起!」⋯⋯

擠滿人群的斜角巷還是一如往常的喧鬧,海莉娜拖著裝了她所擁有全部家當的小拖車,步履艱辛的往巷子南端前進著。
她的貓頭鷹——若妮卡正在拖車頂端的籠子裡不停的嗚嗚叫著,拍打著翅膀。「不好意思,借過一下!」她高喊道。人群的目光陸續向她投射了過來,海莉娜心虛的迴避了幾道特別灼人的視線,順便狠狠的瞪了貓頭鷹一眼。

——倫敦真是個熱鬧的地方。剛從蘇格蘭長住回來的她心想。
跌跌撞撞的,她往古靈閣的方向慢慢走去。若妮卡浮躁的在籠子裡動來動去,為了能夠掙脫籠子的束縛而持續努力不懈的奮鬥著。古靈閣的白色石階梯在陽光下幾乎快把海莉娜的眼睛給閃瞎,整座建築物在人潮的襯托下顯得格外耀眼。

海莉娜的目光在人群中急迫的穿梭著。默德爾太太當初和她約在古靈閣會面,考慮到的是身為路痴兼金魚腦的海莉娜能夠成功抵達的機率,而不是她能夠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默德爾太太的可能性。
海莉娜傷腦筋的抓了抓頭。她這個人實在太沒腦子了,居然忘了先要到默德爾太太的聯絡方式再來。雖然說在近年來,巫師們特別研制出的行動電話已經可以不受魔法能量的影響而正常運作,然而這對於海莉娜卻是一點幫助也沒有。她每天出門的時候幾乎都是急急忙忙的,因此經常會把手機隨手塞在任何地方:口袋裡、袋子裡⋯⋯甚至是帽子裡,到了最後就完全找不到了。而今天並不例外。
雖然說在沒有聯絡方式的情況下,有手機和沒手機其實是一樣的。

考慮了好一會兒,海莉娜從口袋裡抽出魔杖。如果說麻瓜的聯絡方式不管用的話,也許她改用巫師一點的辦法會好一些⋯⋯或許越巫師的辦法越好。
正這麼想著的她舉起了她手上那根山毛櫸木製的棍子。她閉起眼睛,狠狠的一揮。膽戰心驚的等了幾秒後,她睜開眼睛,抬頭往天空望去。意料中的紅色煙花沒有出現。
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憤怒、帶有殺氣的臉龐。一個中年大漢右手緊抓著她手上的魔杖,左手小心的牽著一個穿著白色麻瓜外套的小女孩,一雙銳利的眼睛直直瞪著她。
「那是我小女兒!」他咆哮,「你對她發射煙花是想幹什麼?我告訴你,我的小女兒全天下也就只有這麼一個,要是有了個什麼三長兩短,你打算怎麼賠?」

——噢天啊,她在想什麼?居然想在斜角巷發射煙花找人!

懷著滿腔悔恨之情的海莉娜一面懊惱的連連道歉,一面開始打量小女孩。穿著白色麻瓜外套的小女孩有著一頭輕柔蓬鬆的銀髮,頭髮綁成了兩個長長的辮子,輕輕柔柔的垂在頭的兩側。她一雙炯炯有神的大棕眼眨了幾下,長睫毛將她的五官襯托的十分可愛。小女孩歪了歪頭。「你是迷路了嗎?」
海莉娜尷尬的笑了笑。「啊⋯⋯算是吧。」她不好意思的說,心裡漸漸的開始犯嘀咕。她和默德爾太太約的時間就快到了,雖然說不怎麼好意思,但是她實在沒有時間再和女孩以及她的父親繼續耗下去。她真心希望能直接脫身去找人,她就要遲到了。
隨即,海莉娜為了自己這個想法而感到羞愧起來。做出發射煙花這種蠢事的人好歹也是她,要求對方為了海莉娜的需求而直接放她走實在太不像話了。
「我在找人。」她向小女孩解釋。出於禮貌,她蹲下身來,直直的看著小女孩的眼睛。
小女孩感興趣的轉了轉眼珠。「嗯⋯⋯你想找誰?」
海莉娜沉默了一下。
「你⋯⋯你住在附近嗎?」她不確定的問道,手指無意識的絞緊裙擺,「你認識⋯⋯認識一位姓默德爾的太太嗎?」
小女孩的眼睛亮了。「認識!」她跳起來,一蹦三尺高。「你是在說巷子南端的默德爾阿姨嗎?我帶你去找她!」
「默德爾阿姨?」
海莉娜決定買下來做為茶店的那間小店原先是販售甜點的,就位在斜角巷南端。她的確很有可能就是小女孩口中的「默德爾阿姨」。

海莉娜猶豫了一下。「你打算怎麼找她?這裡人很多,她就是跟我約在這裡碰面的。」
小女孩的臉上綻開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我跟古靈閣的妖精都很熟,找人這種事情,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難的!」語畢,她一把抓住海莉娜的手。「走吧,我們動作可能要快一點,札達等一下要值班,再等就來不及了。」
被放在一旁的小女孩爸爸滿臉黑氣的瞪了海莉娜一眼,海莉娜打了個哆嗦,望向小女孩。「你⋯⋯你確定你要一個人帶我去找默德爾太太?就一個人?」
小女孩看著自家老爸愣了一會兒,接著無奈的笑了笑。「爸,我已經五歲了。」
「五歲。」小女孩爸爸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五歲的年紀就夠你帶著一個陌生人在斜角巷亂晃?」
海莉娜吞了口口水。確實,她才認識這對父女不到三分鐘,關係也不算好,連半個朋友都算不上,海莉娜怎麼可能讓小女孩的爸爸同意讓她們一起去銀行裡找人?
小女孩什麼也沒說,只是盯著老爸看。片刻後,她的手掌裡出現了一團小火球,小女孩墊墊火球的重量,然後隨手丟進自己的背包。她的銀髮在人潮中飄揚著,在太陽光的反射下特別顯眼。
「就這樣丟進去沒問題嗎?」海莉娜驚愕的問,「你的背包會不會⋯⋯?」
「不會。」小女孩滿不在乎的聳聳肩。「爸,我是個迷拉,生氣的時候一般成年巫師都不見得能輕易搞定我,你沒什麼好擔心的。」
她伸手指了指背包。「假如萬一我來不及把火球做出來,直接拿背包裡預先弄好的這顆來防身也不是不可以。」
「你是個迷拉,那你爸爸是⋯⋯?」
女孩瞥了身旁站著的男人一眼,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是我養父。」
「哦?噢。」
只見小女孩的養父攤了攤手。「算了,自己小心安全吧。」語畢,他隨即瞪向海莉娜。「最好別讓我女兒出任何事情,否則我唯你是問!」
他咳了一聲,然後擺擺手。「順便問問,你叫什麼名字?」
海莉娜瑟縮了一下。「海⋯⋯海莉娜。海莉娜•畢許。」
他瞇起眼睛。「好吧,我得承認,你看起來不像帶著目的接近我們的人。」他終於說,眉尖微蹙。「⋯⋯我信你這一回吧,你們快去找人,別耽擱了。」
「沒問題。」小女孩應了一聲,雀躍的拉著海莉娜跑開,只留下她站在牆角邊、一臉無奈的養父。

海莉娜跌跌撞撞的被她拉進了銀行大門內。
「默德爾阿姨跟你約幾點碰面?」小女孩急促的問道,「我們得先確定她現在到了沒。」
「我們約好九點半在銀行門口碰面。」海莉娜連忙回答,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老式的腕錶上,有些生鏽的指針正微微動著,其中一根代表著分鐘的指針,正準確的指向數字「5」。
還剩下五分鐘。
小女孩沉吟了一下。「依她的性子來說,應該早就到了才對⋯⋯」
海莉娜不禁好奇了起來。「你和默德爾⋯⋯」她強忍下說出「太太」二字的衝動,繼續講了下去。「你和默德爾阿姨是什麼關係?」
小女孩饒富興味的想了一會兒,一邊向銀行櫃檯的後方走去。海莉娜緊緊的跟著她,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和她走散。
「我跟默德爾阿姨⋯⋯算是鄰居吧。」思考了一番後,小女孩作出了判斷。「我住在前面的破釜酒吧那裡,我媽是個正氣師,我爸是魔法執行部的職員,他們為了上班方便,已經在這裡住了兩年多。」
「兩年多?」海莉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兩年多的時間,都住在破釜酒吧裡的那些小客房裡?
「嗯。」小女孩心不在焉的答了一聲,「札達去哪了啊⋯⋯我想想⋯⋯哦,對。」
她轉向一個正急匆匆穿越人群的妖精。「霍奧,札達是不是今天請假?」
被稱作霍奧的那名妖精顯然和小女孩認識,他稍稍想了一下。「札達請假,沒錯。你是要找人嗎?」
「我想問問你們能不能幫我找找梅琳達•默德爾。」小女孩很快地回答,「我們和她約在這裡碰面。」
海莉娜不禁打了個寒噤。
——和默德爾太太約好在古靈閣見面的不是我嗎?怎麼突然就變成「我們」了?
只見霍奧微微點頭。「沒問題,諾拉。家裡最近好嗎?」
「喏,拿去。」諾拉笑了笑,「麻煩你幫我問候其他職員了,我們時間有點趕,能稍微快一點嗎?」
聽到諾拉對妖精的催促,海莉娜一瞬間幾乎以為霍奧要立刻翻臉了,不過妖精只是從身上隨手掏出個羅盤,遞給諾拉。
諾拉——也就是小女孩——掃了一眼羅盤,接著瞭然的露出微笑。隨即,她將羅盤還給了霍奧。
「謝了,霍奧。」
霍奧應了一聲,接過羅盤,檢視了一下,接著轉瞬間將它丟進口袋裡。「改天見啊。」
「嗯。」
霍奧絲毫不留戀的轉過身,往古靈閣外面走去,鞋跟撞擊地板的清脆響聲在海莉娜的耳邊迴繞不去。過了好一段時間,她才終於回過神。「你⋯⋯諾拉,你跟古靈閣的妖精都這麼熟啊?」
「噢,對啊,怎麼了?」諾拉問,大眼睛眨了眨,疑惑的偏了偏頭。
「嗯⋯⋯其實也沒什麼,我的意思只是說⋯⋯古靈閣的妖精肯幫你做事?」海莉娜至今仍然不敢相信。
妖精是出了名的有自尊、討厭人類,要想說服妖精替人類做事,不是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就是得握有有讓妖精不得不從的能力,而諾拉要求妖精替她找人,居然什麼都沒有付給霍奧!
海莉娜感到十分納悶。難不成古靈閣有什麼把柄在諾拉手裡?

「哦,沒有啦,他們大概是對迷拉比較有好感。」諾拉似乎猜到了海莉娜的想法,連忙急急解釋。「再加上平常我沒事做也會去幫古靈閣的忙,他們才會願意這樣偶爾幫我一點小忙的。」
她嘆了一口氣。「你知道的吧,妖精⋯⋯其實不喜歡收別人的錢做業務以外的事情或工作,所以我能這樣尋方便,很大一部份也要感謝妖精的這種習性。」
海莉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出神了好一會兒,她回過神來。
「所以那個羅盤,確切用途是什麼?」她想起原先疑惑的問題,於是開口向諾拉問道。
「啊?哦,找人啊。」諾拉習以為常的回答,一邊扯了扯海莉娜的袖子。不知不覺中,她們已經再度來到了銀行大門口。
「你帶我來這裡幹嘛?」海莉娜心裡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她戒備的往後一縮,小心的盯著諾拉。
諾拉看了她一眼,聳聳肩,走到了古靈閣門口對面的咖啡廳露天座位旁。緊挨著座位的垃圾桶上正站著一隻金絲雀。
諾拉好氣又好笑的瞪著金絲雀。

「默德爾阿姨,你還裝啊?」

週間半潛水的夜鋙月 @merrylin

0
@Nala
櫻妮妳好!
默德爾太太感覺是個有趣的人www
諾拉很可愛欸,就算是迷拉,五歲會不會有點太小?
不過跟古靈閣有這麼好的關係似乎很方便(?
故事還蠻新奇的,期待後續www

櫻妮 @Nala

2
@merrylin
很高興夜鋙月喜歡這篇故事!

默德爾太太的話,我個人是把她當成一些故事裡會有的「古怪卻又有趣」的老太太,所以可能有時候舉止比別人怪異,但是其實都是有她自己的意義在的。

另外諾拉之所以會覺得「五歲就可以帶陌生人去逛斜角巷了」,是有她的原因的。我個人的理解是,一方面她覺得她自己對於斜角巷已經足夠熟悉(畢竟混了好幾年了),所以不會出什麼差錯;另一方面是她身為小孩的一種心理,身為小孩,她常常會和一般的同齡小孩一樣,覺得自己長大了、有能力做一些事,因此五歲的年紀,對她來說並不算小。
但是由於諾拉是迷拉的關係,她的個性也常常會讓她覺得「自己比別人(同齡人)厲害」,有時候也會喜歡在別人面前展現自己的能耐,她之所以就這樣拉著海莉娜去古靈閣找人,有一半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至於她的個性問題,故事後面基本上會寫到,在這裡就先不贅述了。

和古靈閣妖精交情好當然有很大的幫助啊!像是找人、叫銀行保全⋯⋯都超方便的!不過古靈閣妖鏡和諾拉的這種交情,我想應該是維持不到諾拉長大了,畢竟她長大之後出去唸書什麼的,就不會常回斜角巷了,和妖精們疏遠也很正常。另外一點就是,她還小的時候,妖精們還能以「小迷拉」的身份看待她的,等她長大了之後,她在妖精眼裡也不會是「小迷拉」了,而是「被人類同化的小迷拉」。這麼一來,對於諾拉的好感度自然會降低。

最後謝謝夜鋙月的留言!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