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星中心】記憶之河(11/30第二章)

發表於
哈囉,我是希曜!
此篇是關於天狼星回憶過去的故事,每篇都會標時間
-本篇以天狼星視角第一人稱創作[第二章之後是第三人稱】
-麻生忙碌,回覆/更新緩慢請見諒
-文筆生澀,請多多指教
-總之希望大家喜歡囉

ps.今天是天狼星的60歲生日喔~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
目錄
 #5第二章


第一章
1981年10月31日,晚間
        心臟猛力撞擊著胸膛。我在十月底的寒風中狂奔,濛濛細雨打溼了頭髮。 出事了,我知道,一定出事了——忠實咒破除了,彼得不知去向,而詹姆和莉莉……我無法再想下去,恐懼混雜著驚慌,隨著腎上腺素在血液中流竄。我用盡全力跑著,想攫住那千萬分之一的希望,可以阻止一切,警告他們佛地魔已經知道他們的藏身處。高錐客洞無法現影,在這個緊要關頭,我所能做的,只是全力奔跑。


       但事情還是發生了。

       當我停住腳步,只看見一棟半毀的屋子,一部分已成了斷瓦殘垣,一群男女巫師圍在前面。

       我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幾乎無法站立。這不是真的,詹姆和莉莉不可能會死!我推開身旁奔湧的人潮,假裝沒看到他們眼神中無助的悽惶,假裝沒聽到他們聲音裡沉痛的哀傷,瘋狂地向前奔去。

        忽然,有人抓住我的手,我轉頭一看,是銀髮銀髯的鄧不利多。「天狼星,聽我說——」

        但是我什麼都不在乎了。「不要管我!」我大吼,「放開我!」

        他們試著阻止我衝進屋裡。但在我意識到我在做什麼之前,我用力推開他們,力道之大讓他們猛地往後仰。我感覺到抓住我的手放開了,我不顧一切衝進屋子。

        「詹姆!」我狂喊著:「莉莉!」

        我盼望聽到一聲回應,或至少是呻吟,但傳回來的卻只有空谷般的回音。四周靜得駭人,這是個沒有月亮與星星的夜晚。「路摸思,」我低聲唸道。

        魔杖的光芒點亮了四周,波特夫妻的屋子如今凌亂不堪,書櫃翻倒在地,書本四散,而椅子則堆放在門口。我跨過兩個碎裂的魔藥瓶,一腳踩在一個圓柱狀的東西上,差一點滑倒。我蹲下身把它撿起來,血液頓時凍結。

    那是詹姆的魔杖。

    我壓抑著大叫的衝動,不願去思索這件事背後的意義。

    詹姆十一歲時的模樣瞬時浮現我的腦海。他是全世界最不可能死的人——他的笑容爽朗如盛夏的豔陽,他的身手矯捷如巡狩的獵豹,他對朋友比中世紀的騎士還忠誠——而他承諾過,我們會一起冒險,一起犯難,一起奮鬥,直到時間終結。我不相信他會背棄我們,一個人逕自離去。

        我緊握著魔杖,攫住室內唯一的微弱光線,尋找詹姆和莉莉的身影。藉著魔杖的微光,我一步步踏上搖搖欲墜的樓梯,我不知道我即將看見什麼,也沒有勇氣去面對,但一種奇特的心理驅使我繼續往上走。我必須去查明真相,無論結局如何——雖然假如詹姆和莉莉都死了,我也不確定我是否活得下去。

        樓梯的盡頭連接著二樓走廊。走廊看起來像是原本堆滿了椅子之類的重物,
全被魔法粗暴地掃到兩側去,中間正好可供一位成年男子通過。一股森冷寒意竄上背脊,莉莉在面對佛地魔時,該不會也沒有魔杖……?我沿著走廊往房門跑去,途中撞到了不少東西,但我無暇顧及。

       「莉莉!詹姆!」我對著整個房子大喊,但這次仍沒有一點聲音。我停在深色的房門前,突然失去了力量,我沒有能力承受我即將看到的景象。我握著魔杖的手不住顫抖,在牆上映出一片搖曳的火光。

        但就算在這裡站了三百年,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我做了個深呼吸,用力推開房門。「詹姆!莉莉!你們還好嗎?」

        沒有回應。

        我把魔杖舉高,環顧四周。就在這時,我看到一個倒臥地上的女孩身影。「莉莉!」我衝到她的身邊,「莉莉!噢,拜託你,莉莉……」

        然而她已經不在這裡了。她的身體靜止,目光凝滯在看不見盡頭的遠方,像在尋找宇宙間最深的奧秘。

        我跪到她的身側,握住她的雙手。她的手還是軟的,觸感也仍有溫度,但我知道她已經走了。

        我閉上眼,淚水順著我的面龐滑落下來。

        我回想起幾年前某個下雪的夜晚,我和莉莉以及雷木思一起坐在交誼廳裡做報告,等著詹姆練魁地奇回來。我們心不在焉地談起了詹姆,我想起莉莉談起他時唇角的微笑,還有碧綠眼眸中綻放的溫柔——彷彿她的一切美夢成為了現實——你通常不會在她的臉上看見那樣的神情。她的深紅長髮往後梳成馬尾,羽毛筆在紙上快速舞動,像振翅的蝴蝶。我們試著保持安靜,以免引來教授關切。我記得她壓抑興奮時的含笑低語,和她開懷大笑的模樣,以及無數次她鼓舞我們時的真摯。莉莉似乎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如此活潑、如此善良,永遠能在黑暗中看到希望。我不知道,閃耀的星星也有黯淡的一天。

        我抬起頭,看見她身後空蕩蕩的嬰兒床。鄧不利多已經把孩子救出去了……我溫柔的闔上莉莉的眼皮,讓她看起來就像在星空下靜靜沉睡。我輕輕揮了一下魔杖,變出一朵百合,放在她冰冷的手中。

        「安息吧,莉莉。」我的聲音宛如破碎的玻璃。「妳的願望已經實現了。我……我會為你們復仇。」

         這是一句不容打破的誓言。

         我勉強站起身,緊緊握著魔杖,全身因悲慟而顫抖。因為我知道,詹姆永遠不會讓莉莉為他而死,她一定會為了她戰鬥到最後一刻。對他而言,她的一切比他的生命重要的多。

        我腳步踉蹌的走下樓梯,幾乎站不穩,頭腦因強烈的打擊而暈眩。我還沒看到詹姆,事實上我也沒有勇氣面對他。

        窗外響起了一些喧鬧的聲音,卻撼動不了屋內駭人的寂靜。在魔杖微弱的亮光照耀範圍內,我只看見滿目瘡痍的家具和令人窒息的絕望。
       
        接著我看到他了。

        我低頭看著我最好的朋友睜大眼睛仰躺在地上,眼鏡歪向一邊,細細的血絲從他凌亂黑髮髮際線流了下來。

       「詹姆!詹姆!求求你……」我大喊,腦中一片空白,「鹿角,拜託……噢,上帝!」

        我跪下來,用力搖晃他僵硬的身體,他身體僅存的餘溫在我掌中一點一滴的流失,可是他沒有回應我。

        我腳下的世界似乎被人整個抽走。雖然早在看見群眾沉痛表情的當下,我便了然於心,然而在看見詹姆的那刻,那猛力擊中心口的沉重痛楚,仍讓我難以承受。

        我跌坐在地上,感覺失去了全身的力量。

        我不知道有什麼感覺,只聽到自己沉重的呼吸聲。詹姆不會死,不可能……我看著他好久好久,期待他會醒過來,再一次撥亂他的頭髮,再一次玩弄他偷來的金探子,再一次變成在月暈下奔馳的雄鹿。

        可是他沒有。

        「不!」一個破碎的聲音從我體內深處傳出。那聲音如此可怕,全然不像人類的聲音,反而像動物臨死前無助的掙扎呻吟。世界好像在我面前崩解了,而我正跟著融化消失。

        假如時間可以倒轉,我會不計代價回到那一刻,毫不猶豫的擋在他們面前,讓咒語擊中我的心口,或者至少,讓我們一起死去。
       
        那樣,至少我們同在一處。

        但他們死了,我繼續活著。時間向永無止境的未來延伸而去,從不為任何人停留,更不會回頭,對我而言,活著本身就是一種折磨。

        我站起來,背靠著牆大口喘氣。等到我覺得我夠勇敢了,我才轉過頭迎向詹姆失焦的目光。我一直以為我不可能再更痛了,但在那一刻,我幾乎聽見心臟破裂的聲音,淚水不可遏止的滑落。我無法告訴你我看見了什麼,我只知道,這個躺在我面前的人,絕對不是詹姆.波特。這不是當初我在火車上認識的的那個男孩,那個聰明活潑、充滿生命力的男孩。他的眼中應該閃耀著準備惡作劇的頑皮,他的嘴角應該掛著一抹淘氣的笑容——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臉上只有空洞的平靜。我一拳打在地上,把地板捅出了一個大洞,但那樣還不夠。

        在我腳下,一個黑洞般的深淵敞開,我往下墜,直到黑暗將我吞沒,直到我心中除了空虛之外,不再有任何感覺。      
12

本文作者

  • 基礎魔法學習者
  • 31  19

Little Dolphin @lyncc16073

0
@mockingjay1103

我很喜歡 請持續寫下去。

藍妖精海森/飄石拔根蹲水晶(?? @Jessica

0
寫的很有畫面感呢OvQ只好拍拍天狼星OvQ(つω⊂)

GRMS👑正在吃可頌的安琪拉🧡 @Sirious520

1
這文好悲傷QQ今天可是天狼星的生日欸…QAQ
但還是期待更文啦~大愛天狼星(被拖走)

希曜 @mockingjay1103

1
@Sirious520
其實本來也沒有要寫這麼悲傷啦 可是寫一寫就變這個方向了
@lyncc16073
@Jessica
謝謝你們喜歡我的文 對我是很大的鼓勵!

希曜 @mockingjay1103

2
第二章
「過去從來不會真的過去,只是隱藏起來了。」——《時光邊緣的男人》
1995年6月7日 凌晨

「不!」

天狼星.布萊克倏地驚醒過來,在冰的被褥上猛然坐起。他痛苦地喘息,呼吸心跳急促而狂亂,全身像剛掉進冬天的冰湖似的濕透冰冷。

噩夢。這是第一個在他腦中閃現的名詞。夢中景象早已因恐懼而扭曲,他卻依然清晰看見莉莉與詹姆毫無生氣的身影,冰涼肌膚貼著他的手掌。他的頭抽痛不已,那些痛苦的往事像照片般一幕幕掠過他的腦海,逼迫他再次經歷那種撕裂般的痛楚。自從他們走後,他才明瞭,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比摯愛之人死去更令人難以承受;那就是摯愛之人離開後,你還得繼續活著,獨自面對接下來孤獨的每一天、每一刻、數十年。天狼星伸手抹去臉上的汗水與淚水,把臉深深埋入手中,試圖冷靜下來,但那些畫面卻在他面前縈繞不去,像一場醒不來的夢靨。

不要再想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他告訴自己,那些不過是過去記憶的碎片……再想對你也不會有任何好處的……他放下手,在一片寂靜的夜暗中站起身來。朦朧的火光從門縫鑽進了他的房間,讓整個空間籠罩在幽微的光芒之中,月光般溫潤的色彩在銀灰色絲質壁布上閃耀流轉。

天狼星做了個深呼吸,旋開門走出房間,一邊走下樓梯,一邊下意識地壓著心口的位置——倒不是因為他有心臟病,而是因為他必須確認他的心臟仍在那裏隱隱作痛。自從他們離開後,天狼星的心口就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峽谷,一個他們曾經存在,如今卻逝去的深淵。深淵之中除了孤寂與痛苦記憶外,別無他物。時不時,那處就會傳來深沉空洞的痛楚,彷彿穿梭於古堡間,低迴呢喃的騎士幽靈。

他沿著螺旋樓梯往下走。這裡曾經一度氣派非凡,精雕細琢的黃銅火把,和懸掛在所有畫像上方的燙金法文字Toujours Pur(永遠純淨)就是最好的證明,只不過現在它們都覆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顯然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魔法出現了。
牆上歷代布萊克家族的成員在各自的畫像中端坐著,嘲諷的瞪視著天狼星。微弱的燈光從十九世紀風格的水晶吊燈發散出來,照在他們幽暗的臉上,形成一種詭魅的氛圍。他快步穿越走廊,走進飯廳,然後——

一個冷漠的嗓音在天狼星背後響起。「你回來了,孩子。」

天狼星全身僵住。

他的父親獵戶座.布萊克從畫像中銳利的凝視著他,眼神凜冽一如從前。無視於兒子的沉默,獵戶座.布萊克自顧自地開口說: 「二十年了,孩子。你已經離開這裡二十年了。」

天狼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被石化似的僵立在原地。他默默不語的瞪著父親,右手在口袋裡緊握著魔杖。

「告訴我,天狼星……你為什麼會回來?」獵戶座說。他傾身向前,一雙眼睛深不可測的瞇了起來。

「什麼?」天狼星大聲說。他雙手緊握,強迫自己維持冷靜的聲音。二十多年的光陰逝去,天狼星經歷的一切早已讓他蛻變,不再是那個玩世不恭的叛逆青少年。然而在父親面前,他卻深深感覺到自己的無力,彷彿擔心毒辣的鞭子會再次落到自己身上。

「我說,孩子,你不是不想回到你的家嗎?你不是跟我和你媽說過,你恨這個家嗎?」獵戶座平靜的說,臉上的表情依舊漠然。

「閉嘴。」天狼星喃喃的說。他深吸一口氣,望著天花板上散發幽微光線的吊燈,提醒自己,和一幅肖像吵架有多愚蠢。

獵戶座的目光穿透畫框停在天狼星身上,顯然在享受讓兒子啞口無言的快感。「回答我。」他柔聲說。

「回答你什麼?」現在天狼星必須用全部的自制力才可以忍住大吼大叫或撕碎這幅畫的衝動。

「你少在我面前裝傻,天狼星!」獵戶座嚴厲的說,他顯然仍把天狼星當成那個十六歲男孩,「你這個家族的叛徒!葛來分多、逃家、未婚、和麻種來往……,布萊克家族會沒落不是沒有原因的……而你顯然是認為你不必負責!我很想知道,你殺了人之後,為什——」

「因為我別無選擇。」天狼星咬著牙說,「時代已經變了,只有蠢蛋才會死守那些荒謬的價值觀!我不欠你任何事物,而你也沒資格管我。你沒有資格。」

「我沒有資格,是嗎?」獵戶座重複著,從他的座椅中站起身來——雖然他是肖像,但天狼星幾乎可以感覺的到他口裡呼出來的熱氣。「天狼星,你沒有變,一點也沒有。你還是那個不懂事的小男孩,單純的相信世界上所有人都一樣……難道這一切沒有教會你什麼嗎?看看你,你為了十二個與你無關的麻瓜被關進阿茲卡班,而作證的麻瓜……他們是如此無知,輕易相信其他人告訴他們的一切,全都是一群有眼無珠的笨蛋啊,不是嗎?但你還是相信這群人,寧願為了他們坐牢,也不想承認這個明顯的事實:麻瓜和麻種,只是一群會威脅魔法界純淨安全的生物而已!」

莉莉,他想到莉莉。「那根本不是他們的錯!是他,是彼得.佩迪魯。那些人是受到波及無辜死去的!有許多麻瓜和麻瓜出身者,腦袋都比你們清楚多了。太多了。」

「你站得太近了,天狼星,你分不清真實虛幻。往後退一點,你才看得清這世界。所謂麻瓜出身者——麻種——不過是一群獲得特殊力量的平凡人,他們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駕馭強大的魔法。魔法是屬於少數有天賦的人,那不是一種可以分享的力量,看看麻瓜對我們的祖先做了什麼!而你們葛來分多竟然在為他們戰鬥,為他們的無恥後代說話——」

「去你的,爸,去你的。你簡直就是在幫佛地魔傳話,他奪走了你兒子的生命,你怎麼還能如此平靜?你該知道獅子阿爾發怎麼死的,你認為他會想聽到自己的父親這樣談論他用生命抗爭的一切嗎?」

獵戶座的臉色刷的變得慘白。他開口說話時,語氣中有著強忍的鎮定,彷彿在盡力表顯冷漠與嚴厲。「獅子阿爾發的死是……是個可怕的錯誤,他還太年輕……但你相信的一切,平等、信任和愛,那從來就不可能存在。你從以前就是個太浪漫、太感情用事的人,我早在你十六歲就知道你的人生會被你自己破壞——」

「閉嘴!」天狼星厲聲咆哮,「你根本就不明白,仇恨從來就不能化解紛爭!你們這些自私的偏執狂,那些言論向來只是在保護你們脆弱的自尊心,而數以千計的無辜者卻因此犧牲。你以為我為什麼要走——那是因為我受不了身為你們的一份子!」

他舉起魔杖。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從魔杖射出,獵戶座.布萊克的畫像安靜下來,一切又恢復沉寂。

天狼星顫抖著,魔杖仍然筆直的指向他父親的畫像,一股來自久遠過去的洶湧怒火在他體內燒灼著,他的呼吸和心跳又變得像先前一樣狂亂。

在他確定那些可怕的畫像不會再來打擾他之後,他才用力把魔杖塞回長袍,旋即匆匆穿越走廊。那些因為被下咒而發不出聲音的畫像緊盯著他,全都浮現一種冷傲的「布萊克」式神情,但他不在乎。

雷聲仍然在他耳畔轟然作響。他父親冷峻而嚴厲的面孔不斷在他面前浮現,接著是彼得.佩迪魯……一股深沉的憎惡和痛苦瞬時湧出,他的內臟彷彿被無形的手用力撕扯著,讓他呼吸困難。

天狼星頹然靠到牆上,伸手扶住額頭,試圖壓抑住那種渴望逃離的強烈衝動,那衝動就如沸水般即將滿溢出來。過去依然殘留在空氣中,天狼星彷彿墜回充滿不快樂回憶的童年,就好像受困在自己的身體裡似的,讓他掙扎著想要逃離——雖然他從沒成功過——而他明白,這次也不會。或許永遠也不會。

神葉๑G۩T۞H۩C๑ @hollyleaf

0
@mockingjay1103
希曜寫的真的很好,好心疼天狼星QQ

原著中有瓦柏嘉的肖像,卻沒有提一次獵戶座,我甚至沒有想過他可能在宅邸內也有一幅畫像,沒有想像過他們父子間的相處,感謝希曜帶給我的體驗w

藍妖精海森/飄石拔根蹲水晶(?? @Jessica

1
天狼星冷靜點啊,別為了不瞭解你的人氣死自己細胞哇(つ∀`)
(不然等等會被自家好麻吉或可愛的外甥女或遠房表哥夫妻倆關愛喔www(啥)

GRMS👑正在吃可頌的安琪拉🧡 @Sirious520

0
情緒描寫的好生動(ಥ_ಥ)
還有原來未婚也是一個原因(遭打)

@Jessica
偷偷問個,遠房表哥夫妻是指誰啊XDDD

藍妖精海森/飄石拔根蹲水晶(?? @Jessica

1
@Sirious520
衛斯理夫婦啊XDD第五集天狼星有提到衛斯理先生是他遠房表哥^^

希曜 @mockingjay1103

1
@Jessica
你猜到了一部分劇情走向(奇怪我沒有給別人看過我的手稿啊)好厲害

藍妖精海森/飄石拔根蹲水晶(?? @Jessica

0
@mockingjay1103
真的嗎XD坐等下一集揭曉~~(つ∀`)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