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Little Bit Of Your Heart(4/8更新番外篇)«已完結»

發表於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12 是否有那麼一點心動

「你說什麼?」身為新任的魔法部長金利聽到這個消息幾乎是有點害怕「阿茲卡班增加監控,派幾個催狂魔去尋找牙克厲那傢伙…不,再派一些去霍格華茲…他很可能會去吸收更多人。」金利不能有任何鬆懈,魔法部一直很擔心佛地魔根本沒有死,看來,他們最擔心的事情可能正在醞釀「還有,所有事情都慢慢來,盡量別造成魔法界的恐慌。」
「是的,部長。」

「她還是什麼都不願意和你們說嗎?」跩哥早上吃飯的時候看到妙麗自己一個人選擇坐在角落,早餐也沒有吃多少,有點擔心。畢竟他幾乎有一個多禮拜沒看到妙麗了,自從上個禮拜發生那件事,妙麗就一直沒有離開葛來分多塔。好不容易見到妙麗了,妙麗的狀況又很差,因此趁哈利自己一個人落單時過去關心了一下。
「嗯。」哈利點點頭「不如你去試一試,我想…依你們最近的相處,應該可以不是嗎?」哈利向跩哥說道
「我知道了。等等是魔藥學課,我會去找她。」跩哥拍拍哈利的肩「對了,我上禮拜和你說的…」
「我會保密的。」哈利對跩哥做了一個將嘴巴拉鍊拉上的動作
「謝謝。」跩哥說完便離開了
「其實…這傢伙蠻不錯的啊!」哈利看著跩哥的背影

「嘿,妙麗。」跩哥坐到落單的妙麗旁邊,他比金妮早一步坐到妙麗身旁,這讓金妮有點不開心
「凱爾他…還好嗎?」妙麗弱弱的問道,聲音還有點沙啞,可能昨天哭了一整夜吧
「妳哭到眼睛都腫了。」跩哥溫柔的撫摸著妙麗哭腫的雙眼「奧古斯特應該是沒事。何況,都過了這麼多天,要有事應該早就有事了。或許,妳可以去找他聊聊。」
「他在躲我。」妙麗聲音很虛弱,聽起來凱爾躲她這件事讓她壓力很大
「怎麼會?」跩哥不解
「我早上…在你們史萊哲林塔外等著他。沒想到,他的確看到我,我們的眼神有對到,但他卻裝作沒看到我的離開。我…」妙麗說道這裡,原本她以為流乾的淚水再度滑落
「走吧!」跩哥抓起妙麗的手,帶她離開教室「妳需要平復心情。」跩哥拉走妙麗的時候,和站在後頭的金妮對到眼,金妮似乎想說什麼,但跩哥沒有理會,便拉著妙麗離開了,留下錯愕的金妮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

「別哭了,好嗎?」跩哥心疼的為妙麗擦去淚水
「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嗎?」妙麗哭得更傷心了
跩哥眼底充滿著心疼,他看著妙麗難過的臉龐「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在。」輕輕的用吻吻去她滑落的淚水
妙麗被跩哥的舉動嚇得傻傻愣在那,跩哥也注意到自己太超過「對不起,妙麗…我…」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妙麗回應道「我知道你喜歡我,在你進入葛來分多塔的那天。但很抱歉,跩哥…我…現在的我不想碰感情這種事。我真的很抱歉。」妙麗低下了頭「這是我現在可以給你的。」妙麗在跩哥蒼白的臉頰下印下一吻「友情之吻。謝謝你,跩哥,謝謝你對我的溫柔。」妙麗話說完,看到在跩哥身後,不遠處的凱爾。凱爾似乎看到了所有的事情,但他的綠眸是十分冰冷。他的腳步似乎停頓了一下,才往他們走來
「既然有新歡了,那就離我遠一點。」凱爾經過妙麗的身邊時,說出了這段話
妙麗一臉呆愣,為什麼凱爾誤會自己後自己的心…會疼。然而跩哥也聽到了這句話「我會去幫妳解釋的。」
「不必了。再多的解釋都沒意義了。」妙麗說完話,看起來非常的失落「我想去能讓我靜一靜的地方,謝謝你,但我想要一個人。」妙麗說完話,便留下跩哥一人

「Petrificus Totalus」跩哥對前方的凱爾下達整整石化,只見凱爾像個木板僵硬的站在那裡,跩哥走向前「我會幫你解開,但你必須聽我把話說完,然後…給我疑惑之處進行解答。」跩哥說完話,再度拿起魔杖,指向凱爾「Finite Incantatem」跩哥下完咒,凱爾才可以再度動起來
「想問什麼,需要對我下咒嗎?」凱爾聳聳肩「恭喜你了,贏得美人歸。」凱爾的語氣感覺不是很在意,但他的眼神卻怎麼樣也騙不了跩哥
「為什麼要忽視妙麗?你明知道她很擔心你,也因為你哭了一整夜。」跩哥看著凱爾,希望得到解答
「不值得。她不值得這樣對我。」凱爾搖搖頭「我真心祝福你們。」
「但你的眼睛在說謊。史萊哲林是個大說謊家,但你也才當史萊哲林幾個禮拜而已,看來功力還不夠。」跩哥拆穿了凱爾的謊話「你很在乎她,沒有嗎?」
「我忽視她…是為了她好。」凱爾看起來很痛苦,跩哥不知道凱爾是不是在逃避自己的問題,但凱爾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因此跩哥並沒有打斷凱爾「只有讓她對我死心,她才不會痛苦。你難道看不出來嗎?自從她知道我的過去之後,她太過於在乎我了。這樣下去…她會愛上我,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我得在這一切還沒爆發之前,壓下所有可能產生的情愫。」
「那你呢?我不相信你對妙麗完全沒有心動的感覺。我想…說不定生在麻瓜家庭的小孩都一樣吧,對你而言,妙麗在某些時刻和道爾小姐很像…我猜的沒錯吧?」跩哥不傻,他很機靈,很敏感,也十分具有觀察力
凱爾搖頭「但伊莎貝拉是伊莎貝拉,妙麗是妙麗。她們誰也不能取代誰。妙麗更不是伊莎貝拉的替代品,我不能…這樣是不對的。」
「所以你承認了…你承認你對妙麗有那麼一點點的心動?」跩哥問道「你眼裡充滿著在意,我沒有說錯吧?」
「我不能這麼想。」凱爾更加用力的搖搖頭,他想把這不應該的想法甩出腦中「妙麗她…值得像你這種會對她很好很好的人愛,而不是我這種連曾經喜歡過的人都忘不了的人。」
「或許你注定被這種人吸引,不是嗎?」跩哥看著凱爾「我看得出來,妙麗對你有感情,而你也是。所以…這場感情裡,既然我剛剛都已經被發好人卡了。」
「那又怎麼樣?跩哥…我必須在妙麗還沒對我有更多情感之前斷掉這份感情。」凱爾看著跩哥眼裡充滿堅定「你能幫我嗎?」
「你希望我怎麼幫你?」跩哥看著凱爾,不是很清楚該怎麼幫他
「我想…現在妙麗會和葛來分多的朋友很僵吧!不管怎麼樣,我希望你能好好陪陪她,就當作…代替我好嗎?」凱爾看著跩哥,懇求道
「不…這樣對妙麗實在太不公平了。」跩哥拒絕「說什麼她不值得,根本就是在逃避。奧古斯特,你聽清楚了…有本事你就好好正視你對妙麗的感情,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像個縮頭烏龜。」跩哥憤怒的說道「聽清楚了,就因為我喜歡妙麗,所以…我更不希望她難過,我比任何一個人都希望她快樂。」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13 性命垂危

「各位霍格華茲的學生請注意,現在不論你在哪裡,請盡快回到各個學院的交誼廳,級長請幫忙進行點名的工作。這是非常時刻,請各位同學好好聽從指令,立即回到各學院的交誼廳。」突然在一片下課吵鬧的走廊傳來很嚴肅的廣播聲
「發生什麼事了?」跩哥看向了凱爾
「我不太明白。」凱爾也有點不解「我們先回去交誼廳。」凱爾有種不好的預感,便往史萊哲林塔跑去
「欸,奧古斯特。」跩哥跟著凱爾跑了回去

跩哥和凱爾一回到房間,跩哥便看到家裡的貓頭鷹停在自己的被子上,他走過去,接過來自家裡的信
"寶貝,一切都要好好的。媽會努力保護你的安全。有些食死徒已經逃獄了。千萬不要再犯錯。 水仙"
「該死的。」跩哥憤怒的將書信丟在地上
「怎麼了?」凱爾將信撿了起來,看到上頭由跩哥母親-水仙,寫下的文字「所以…難道食死徒對霍格華茲的人再度有了興趣?」凱爾反應了過來
「逃獄…難道…」跩哥想起了之前天狼星逃到霍格華茲的時候,霍格華茲來了不少催狂魔「會不會…魔法部派了不少催狂魔,所以學校才要我們趕快回到交誼廳?」
「那…妙麗呢?」凱爾突然想到,妙麗應該一個人離開了「她會不會有危險?」
「她之前曾經在波特底下接受訓練,區區的催狂魔依她這個聰明女巫應該沒有什麼太困難的…」跩哥突然停頓了下來,他看著凱爾「我們想得是一樣的嗎?」
「面對催狂魔需要對自己非常大的信心,但現在的妙麗…」凱爾想到這裡有點不敢再想下去了「我們走吧!分頭找妙麗。」
「好。」跩哥答應了凱爾的要求

凱爾和跩哥兩人往葛來分多塔跑去,正好遇到一個葛來分多的女生,安琪拉「安琪拉同學。」凱爾對安琪拉溫柔的叫道
安琪拉回頭看著凱爾「天啊,是凱爾。請問有什麼事嗎?」安琪拉的大眼看著眼前這個大帥哥
「可以請妳幫個小忙嗎?」凱爾用著可憐的眼神拜託著安琪拉
「只要能幫上凱爾的忙我都願意。」安琪拉笑著回應
「請問,你們葛來分多的人都回來了嗎?」安琪拉是葛來分多的級長,她應該很清楚這件事才對
安琪拉看著自己手中的名冊「只剩下妙麗還沒回來。」
凱爾和跩哥嚴肅的對看「我知道了。謝謝妳,安琪拉。之後有空我再請妳吃飯謝謝妳幫我這個忙。」凱爾和跩哥眼神交會了一下,便跑向圖書館

妙麗從桌上醒了過來,可能是因為這幾天都心情很差一直在哭沒什麼睡,待在一個安靜的地方讓她放鬆了不少,便陷入熟睡。而且,圖書館管理員平斯夫人也知道妙麗時常在圖書館待到深夜,因此給了她一間可以單獨自習的鑰匙,又加上剛剛睡著了,所以妙麗根本沒聽到來自學校的廣播。
「怎麼這麼安靜?」妙麗離開了自習室,四處張望著,竟沒看到一個學生。這時,妙麗的視線看到了窗外,外頭出現了不明的烏雲,這讓妙麗感到不安。但好奇心驅使,她還是決定將自己的東西放在自習室,起身前往外頭查看。

「你那邊有嗎?」凱爾看著跩哥,跩哥搖搖頭
「妙麗當然不會在這裡了。」這時,身後傳來一個聲音。兩人回頭,便看到哈利在後頭「平斯夫人給了妙麗一把自習室的鑰匙,她應該會在那裡。」哈利解釋道,他看著兩人似乎因為看到他好像很驚訝的樣子,因此繼續說道「我剛剛問了安琪拉,她說你們問了她問題後便往這個方向來,我想你們應該是要找妙麗,怕你們找不到她,所以就一起過來看了。走吧,我帶你們過去。」哈利說完,便朝著自習室的方向走去

妙麗靠近出現不明烏雲的地方,她一開始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了,突然,刮起了一陣寒冷刺骨的風,她瞬間感受到四周的氣溫驟降「該不會…」妙麗腦中的齒輪一轉,這樣的氣氛只有一種可能。妙麗一抬頭,果然,至少有五隻催狂魔往自己的方向過來
「Expecto Patronum」妙麗掏出了魔杖,唸出護法咒的咒語。只見從她的魔杖頂端射出一道藍色的光束,在光束的前方,出現了一隻水獺,它抵擋住了妙麗眼前的五隻催狂魔「催狂魔為什麼會出現在霍格華茲。」妙麗滿頭的問號。催狂魔專門吸收一個人所有快樂記憶…吸收一個人所有的快樂記憶……想到這裡,妙麗的腦海突然出現了悲傷的凱爾抱著已經離開人間的伊莎貝拉,這讓她分了心,召喚出的護法也沒了威力。當妙麗發現時,突然有了上百隻的催狂魔往她飛來,甚至要對她實行催狂魔之吻。妙麗感受到自己的快樂回憶正在快速被吞噬,吞噬到只剩下看到凱爾正溫柔的吻著他懷裡的伊莎貝拉…
淚水,無聲的從妙麗臉頰滑落

「這是妙麗的東西。」哈利打開自習室,他很意外妙麗竟然沒鎖門。一進去,便看到桌上還放著妙麗的羽毛筆,還有一些作業和羊毛紙
「她去哪了?」跩哥問道
凱爾走出了自習室,四周張望,想尋找妙麗的身影。這時,那團由催狂魔組成的黑影入了凱爾的視線。凱爾只見到上百隻的催狂魔。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妙麗…」凱爾已經不在乎這裡是二樓,跑到走廊上,用飄浮咒使自己抵達一樓時不會受到傷害,便往那群催狂魔跑去
「奧古斯特!?」跩哥看到凱爾跑走,回頭叫了一聲哈利,一同往凱爾跑走的方向跑去

「該死的霍格華茲。」凱爾咒罵,在霍格華茲是不能使用消影術「希望我的直覺出錯。」凱爾加快腳步跑向催狂魔的聚集的地方。等到他可以看到催狂魔在對誰施以催狂魔之吻後,他更恨自己了「Expecto Patronum」一隻巨大的黑熊朝催狂魔奔去,一大群的催狂魔被凱爾強大的護法咒趕跑。凱爾跑到妙麗身旁,如果他再晚一步…妙麗就會像伊莎貝拉一樣,死在他的懷裡「對不起…妙麗…」
跩哥和哈利隨後趕到,他們看到眼前的一幕,呆愣在那「…妙麗…」哈利看著凱爾懷裡呈現昏迷的妙麗「她…」
「她是昏過去了。該死的催狂魔。我見一次殺你們一次。」凱爾大吼
「嘿…」這時,一個虛弱的聲音響起
凱爾低下頭,看著臉色蒼白的妙麗。妙麗微微睜開自己的棕色眼眸「那隻熊…」
「別說話。」凱爾看著妙麗,綠眸充滿著溫柔「我送妳去醫護室。」
妙麗虛弱的抓著凱爾的袖子「不要…不理我…」
「妳好好休息。我保證,這一次我會一直待在妳身邊。」凱爾說完,在妙麗額頭印下一吻。他感覺到妙麗害怕的在顫抖,他知道,這是他能撫平妙麗情緒的一種方式。或許有很多種方式,但他知道這是現在對妙麗而言最快、最好的方式。
妙麗微笑,安心的闔上雙眼

yan @snape1210

0
其實HG 的故事也很不錯。

作者大大太強大了吧,是日更呢!!!

故事的張力也真的挺不錯,期待下一篇呢!!!

Kyle @Kyle_di_Angelo

1
@snape1210
能夠日更的原因是有草稿啦😂😂
之前放寒假有點長打了不少
很高興你喜歡我的文章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14 黑魔王的復活

「你以為我會這樣放過你嗎?」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門內響起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接著下來是一個顫抖的聲音
「把催狂魔引起霍格華茲卻被那邊的學生阻止了你是怎麼做事的。奧利佛?」那個聲音讓人頭皮發毛
「我不會再失敗了,黑魔王。」奧利佛信誓旦旦的說道「今天晚上…大家就會逃出來了。」奧利佛對黑魔王說道
「喔,是嗎?」黑魔王微笑,那個笑容令人毛骨悚然「但我比較好奇的是…那個趕走催狂魔的人…」
「我知道了。我會去把那個人找出來,然後解決掉他。」奧利佛說道,他很信誓旦旦的說著
「你真以為你可以輕易解決那個人嗎?他憑一己之力解決了上千個催狂魔…這種人殺掉太可惜了。我要你…把他帶到我面前。」黑魔王知道這是一個好棋子,不用真是太可惜了
「這…我明白了。」奧利佛知道這是他唯一可以補償這次任務失敗的機會,他服從的點點頭「我會好好的思考我該怎麼做。」
「嗯。走吧!」佛地魔揮揮手「對了,如果見到牙克厲那傢伙,叫他來找我。」
奧利佛緊握著拳頭「我知道了。那小的我先離開了。」奧利佛說完,恭敬的退開了

凱爾坐在妙麗的床邊,緊握著妙麗的手。妙麗看起來的確是睡著了,但臉色蒼白的跟白紙差不多,這點真的讓凱爾很擔心「龐芮夫人,妙麗真的沒事嗎?」
「如果你再慢了一步,這女孩的小命就不保了。你的即時反應救了這女孩,別擔心,她不會有事的。只需要讓她好好休息。」龐芮夫人說完,便離開了妙麗的床舖旁,走到一旁調配魔藥
跩哥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妙麗,接著又看向了哈利「波特,你說…依妙麗吧實力,她沒辦法對抗那群催狂魔嗎?畢竟她之前還曾經被你教導過,你應該最了解妙麗的能力吧?」
「護法咒妙麗的確是D.A第一個成功的人,但護法咒同時也需要一定的自信和專注度…而妙麗原本就因為自己血統的問題缺乏自信心,但…我不認為只因為這一點小小的理由…或許,有什麼打破了她正想像的美好。」哈利看著坐在妙麗床舖旁的凱爾「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我相信你也看的出來,奧古斯特的出現確確實實打破了我們之間原本的平衡…我沒有要怪奧古斯特的意思,但…」哈利的確不知道要怎麼說出口
「把榮恩找來吧!」凱爾站了起來「雖然這對你們的很不公平…不過…」凱爾緩緩的掏出自己的魔杖
跩哥迅速的拿起自己的魔杖,這次他不會再比凱爾慢了「Expelliarmus」只見凱爾的魔杖飛往一旁,凱爾看著跩哥,他的綠眸似乎明白跩哥猜到自己想要做什麼了「如果我沒有出現過…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我對不起衛斯理同學,對不起你們,更對不起妙麗。」
「你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妙麗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那雙好看的棕色眼眸凝視著凱爾的臉龐「你沒有。」她很肯定的說道
「如果我沒有出現,妳和衛斯理同學就不會吵架了。」凱爾看向了妙麗「如果沒有我…你們那葛來分多鐵三角就不會因為我的緣故而瓦解了不是嗎?」凱爾接著看向哈利「我會離開,很快就離開。」
「我承認你打破了我們之間的寧靜,但你不該說走就走。」跩哥銀灰色的眼眸犀利的看著凱爾「我們需要你,霍格華茲需要你。」接著,那雙灰色眼眸看向了哈利「佛地魔回來了!」
哈利看著跩哥,一開始是吃驚,後來噗哧的一笑「別開玩笑了馬份,佛地魔最後的分靈體已經被奈威摧毀了。」
「不論是真是假,我想明天預言家日報就會有個結果了。我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我母親被抓了,而我…不可能坐視不管。」跩哥很嚴肅的說道
那樣的嚴肅是哈利很久沒看到在跩哥面容上出現的,前一次出現這種表情的跩哥,那時候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看著跩哥嚴肅的臉龐,這讓哈利不得不認真來思考跩哥剛剛說的那段話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哈利看著跩哥,前一次,當哈利看到因為家庭因素而被壓的喘不過氣的跩哥坐視不管,導致後頭一系列的事,而現在…他不能再讓這一切重新發生一次。
「食死徒…已經有不少食死徒逃獄了。不意外的話…我想…佛地魔根本就沒死。他只是躲起來了,就和當年他被自己的索命咒反彈而躲了起來。」跩哥不安的弄著自己的手指
「怎麼會…」妙麗沒想到自己的猜測會真的成真,這…這要怎麼讓她接受,有多少夥伴因為去年的大戰喪生,他們大部分都還沒成年,甚至有些才正要開始寫下他們的青春
「妙麗!」這時,醫護室的門被打開了,應該說被撞開來了。只見榮恩看起來十分狼狽的跑了過來,應該是得知妙麗出事之後就趕緊跑來了。
妙麗看向榮恩,接著又看向凱爾「你陪陪她吧!」凱爾走向了榮恩,拍拍他的肩膀,便要離開醫護室
「等等。」金妮出現在醫護室門口「別走,我有事要問你。」金妮雙手叉在胸前,靠在門邊,表現出大家從來沒看過的霸氣
凱爾看向金妮,並沒有拒絕,輕輕的點了點頭後,便和金妮一同離去。
妙麗擔心的看著離去的金妮和凱爾,要不是身體現在還很虛弱,她一定下床跟了過去「好好休息,好嗎?」榮恩似乎看出妙麗想做什麼,他溫柔的和妙麗說道「這裡最有可能傷害他的我都在這了,金妮不會那麼不理智。」榮恩看著妙麗的眼神充滿誠懇「妳願意和我談談嗎?」
妙麗並沒有答應,但同時她也沒有拒絕
「麻煩了。」榮恩看向站在一旁的跩哥和哈利
跩哥和哈利互看了對方「有沒有興趣在去研究黑魔法防禦術?」跩哥首先開口
「嗯,好。我們走吧!」哈利附和道,雖然一個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走在一起挺奇怪的,但他們都知道現在需要讓這對爭執的分手情侶好好靜一靜,他們彼此都需要坐下來談談。

「我很抱歉。」榮恩在哈利他們離開之後率先開口說道「我太過幼稚,不夠成熟才會導致上個禮拜的事情發生。」
「你不該和我道歉的。」妙麗看向了窗外「你該向凱爾道歉。」
「我明白。我會和他說。但我覺得我還是得先和妳道歉。我傷害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也傷害了妳對我的信任。或許…我們應該重新來過。」榮恩表現的比之前更加的成熟,這讓妙麗感到欣慰
「榮恩,或許我們不適合當情人,比較適合當朋友。」妙麗幽幽的開口「我們當情人的時候只是互相傷害,很抱歉,但我們真的不適合。而且,我沒辦法坐視不管凱爾的事,我或許早就該和你說。這件事我也有不對的地方,身為你的女友我不該在你身邊的時候眼裡關心的是其他人。我想…退回原點對我們都好。榮恩…」妙麗難得看向了榮恩的棕色眼眸「現在的我不知道怎麼在以你榮恩‧衛斯理的女朋友和你相處,我也不知道如何當個一百分的女友…或許,朋友是我們現在最好的模式。」
「但妙麗,我還是愛著你。」榮恩握著妙麗的手
「我不否認我對你還有感情,但我們需要更加成熟的對待這份感情。」妙麗看著榮恩,她只想讓榮恩知道,不論彼此是不是情人,他都是她最好的夥伴「我不希望因為我們從情人回歸到朋友而出了什麼麻煩。」
「那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榮恩聲音有著些許的顫抖
「你問吧!」妙麗或多或少已經猜到榮恩要問什麼了
「妳是不是…喜歡上奧古斯特了?」榮恩雙眸凝視著妙麗的眼眸,他想看出妙麗是否說實話

艾莉緹 @Agnes

0
@Kyle_di_Angelo

你好,
我是艾莉緹,可以叫我小緹就好了。
我是花了兩天的時間,才把全部的文都看完喔!其實,我對你的這篇文是還有點印象,以前好像是有看過一些,覺得你寫的很好看,我有很喜歡你想的這些劇情,想問一下,你以前有放上來分享過嗎?
還好,你有打算繼續寫下去,會期待你更文喔!我以後會每篇都回覆的。

Kyle @Kyle_di_Angelo

1
@Agnes
我之前在Wattpad放過
只是沒什麼人再看後我就放棄繼續在那裡更了😂
我沒有放棄繼續寫下去
只要還有一個人在看我就會繼續寫下去
所以我的草稿就差不多是到Wattpad那邊了
我的結局大概也有些頭緒了
我會盡量讓最後的結局不要讓讀者失望的😂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15 尚未摧毀的分靈體

「老實說,我不能給你一個肯定的答案。」妙麗深吸一口氣後回答「但不管我的答案是什麼,凱爾他都不會愛上我。他有他心裡住著的人,而那個人永遠都不會是我。」妙麗聲音伴隨著難受,音量逐漸變小,小到榮恩幾乎已經可以肯定妙麗的心是屬於誰的了
「那我還有機會嗎?陪在妳身邊的機會。」榮恩看著妙麗「我會變得更成熟,更理智,到時候…我們…還能有機會嗎?」
妙麗低下了頭「不論我們之後是什麼關係,你依舊是我最好的夥伴。」妙麗巧妙的閃避了榮恩的問題,因為她也想要弄明白,明白自己對於凱爾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我累了,想休息了。」妙麗說完躺回床上,榮恩溫柔的幫妙麗蓋上被子
「我會在這裡陪著妳,雖然我沒有奧古斯特那麼強大的法力可以保護妳,但我會一直守在妳身邊。」榮恩聲音很溫柔,但榮恩越溫柔越讓妙麗痛苦,她覺得是自己傷害了榮恩,傷害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妙麗闔上雙眼,背對著榮恩側睡著。榮恩也僅是坐在床舖上,安靜的看著陷入沉睡的妙麗

「妳找我是想問我什麼?」凱爾靠在牆上,看著眼前的金妮
「你別想再用言語傷害妙麗一次。不論剛剛你是怎麼救下妙麗了。」金妮一心想要保護妙麗「因為你的出現,我們原本的關係變了調,你不是應該要表示一點歉意?」金妮一字一句充滿著防備
「我會離開,等到所有事情結束之後。」凱爾看著金妮「妳不會相信的,但佛地魔復活了,他回來了。」
「你別想以為這樣就可以撇開我的注意力的,我才不相信…」金妮才不相信一個被大眾認為是大說謊家的史萊哲林
「催狂魔出現在霍格華茲,食死徒逃獄,這哪裡沒有關聯性?」凱爾看起來異常的平靜,對於金妮眼裡出現那不屑史萊哲林的眼神,凱爾並沒有說什麼來反抗「對,過去我不屬於霍格華茲,甚至我不屬於英國的魔法師,但現在,我待在霍格華茲,身為史萊哲林一分子,我不可能對於佛地魔的復活而坐視不管,更不可能…再讓我身邊的人受到傷害。」凱爾看著金妮「我會離你們遠一點,這點,我可以答應你。」
「別打擾我哥和妙麗了,他們之間過去沒有你,未來也不會有你。」金妮說完,便離開了
凱爾看著金妮的背影,他剛剛才答應會待在妙麗身邊,但現在…不過,他知道食死徒是衝著他來的,能把大家推開或許對所有人都是好事
「你在找我嗎?佛地魔。」凱爾掏出了有著伊莎貝拉的照片的項鍊「有本事…就讓我們面對面來啊。這一次…我會連伊莎貝拉的仇一起報。」

「哈哈哈!出來了!出來了!久違的自由,主人,我們回來了!」夜晚的阿茲卡班不再寧靜,只見綠色的光芒四射,邪惡的黑魔法盤踞在夜色裡。黑色的夜空出現了一團綠色的煙霧,那團綠色的煙霧逐漸形成了食死徒身上的黑魔標記

「你說什麼!?」金利瞪大雙眼「不是要你們看好阿茲卡班,怎麼又發生這種事?」短短的五年內發生三次阿茲卡班的越獄事件,其中還有兩次是大批的食死徒越獄,這要讓被稱為最嚴謹的監獄的阿茲卡班面子往哪擺?要魔法部面子往哪放?
「部長…預言家日報已經透過小道消息,他們要求要對你進行採訪。」身為部長秘書的艾斯向金利報告
「該死的,梅林啊!那霍格華茲呢?這次食死徒逃出來那原本那些催狂魔呢?」金利又問道
「麥教授那邊十分憤怒,催狂魔好像攻擊了一個麻瓜出生的巫師。麥校長似乎要我們立刻把催狂魔帶回。」艾斯說道
「那先把催狂魔找回來。告訴預言家日報我會去接受訪問,不過要稍等我一下。還有,把這件事壓下來,不要讓魔法世界再度陷入恐慌。」金利下令「再幫我聯絡麥教授…我們需要…重啟鳳凰會。」

「天啊,食死徒又逃獄了。」隔天早晨的預言家日報讓原本平靜的霍格華茲再度掀起巨浪
「怎麼回事?那個人不是已經死了嗎?」議論聲紛紛傳來
妙麗和金妮剛從門口走進來就聽到大家的討論聲「食死徒逃獄?」妙麗跑向其中一個正拿著預言家日報的男孩「借我看一下。」
「不可能啊!他們逃獄是為了什麼?」金妮不解的開口
這時,跩哥從外頭走了進來。而今天他的身邊並沒有凱爾「跩哥!」妙麗丟下預言家日報往跩哥的方向跑去「怎麼今天只有你一個人,凱爾呢?」
跩哥沒有說話,他逕自的走向金妮「我找波特,他人呢?麥教授在找。」
「他等等就來了。」金妮有點愛理不理的
「發生什麼事了?」妙麗抓住跩哥的手
跩哥並沒有理會妙麗,這是時他看到遠處朝自己這裡走來的哈利,便甩開了妙麗的手「波特,我有事要找你。」
妙麗看著自己被跩哥甩開的手,呆滯在原地。或許,跩哥現在正忙。也許,晚一點他就願意和自己說話了。
但事情並沒有妙麗想得那麼順利。接下來的幾天,妙麗不但沒有看到凱爾,甚至幾乎沒和跩哥說道任何一句話,她感覺…跩哥在躲自己

「妙麗,發生什麼事了?」妙麗從圖書館回來時,臉色非常的難看。金妮擔心的向前關心了妙麗
妙麗看向金妮「妳那天…和凱爾說了什麼?」自從金妮把凱爾找去之後,又過了兩個多禮拜,妙麗完全沒有凱爾的下落,而跩哥似乎有意無意的也在躲自己
「我…只是說一些希望他可以不要破壞我們之間的話而已。」金妮有點心虛的說道
「妹,妳到底找奧古斯特說了什麼?」原本待在一旁難得在讀黑魔法防禦書的榮恩也闔上書本,走過來詢問
「我也沒有要奧古斯特做什麼,那話也是他自己說的啊,他說他會離我們遠一點…所以我…」金妮低著頭,似乎對自己腳底下的鞋子充滿興趣
妙麗這次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她投以求救的眼神看向榮恩,榮恩雖然不想替自己的情敵說話,但是…「金妮,我和妙麗已經達成協議了,不管怎麼樣,我們之間的友誼都不會因為奧古斯特而改變,妳這樣做似乎有點不太成熟…就和當時的我一樣。」榮恩難得露出哥哥的模樣,以往都是他這個小他一歲的妹妹比他成熟
這時哈利從外頭走了進來,他似乎感受到空氣中那不一樣的氣氛「發生什麼事了?」 
「你去哪裡了?」榮恩好奇的問道。最近哈利三番兩頭的往外頭跑,之前是妙麗都去找凱爾,那現在換人了嗎?是葛來分多塔感受不到溫暖嗎?為什麼身為葛來分多的這兩人最近時不時往外跑。
「喔,我去找跩哥。」哈利回應道,他用跩哥來稱呼跩哥,而不是馬份,這讓榮恩和金妮大吃一驚「為什麼要這種表情?我覺得跩哥挺好相處的啊!」哈利看向了妙麗「妳站在我這吧?」
「嗯。」妙麗點點頭「所以你知道凱爾的下落嗎?他已經失蹤兩個多禮拜了!」
「他沒有失蹤。」哈利看到妙麗緊張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他這兩個禮拜回去了伊法魔尼,說是要找一些…嗯…妳知道的。跩哥沒告訴妳嗎?」
妙麗原本好奇明明是關英國魔法界的事,為什麼凱爾要回到遠在一個大西洋以外的美國魔法界找資料,而且如果只是回伊法魔尼,那跩哥也沒有理由不告訴自己,還不斷的躲自己。這只有可能…一個人名浮現在妙麗腦海裡,那個美麗動人的女孩的模樣似乎就出現在自己眼前「我要去找凱爾。」妙麗說完,根本連自己從圖書館的書都不拿回臥室放,隨便的扔在一旁就跑出了葛來分多塔
「什麼事這麼急?」哈利不太理解「對了,你們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啊?」哈利真的覺得自己最近和葛來分多的夥伴們越行越遠了,但他又不能說他是去和跩哥詢問有關食死徒的事,他可不想再讓自己關心的任何人捲入這場未知的戰爭
「哈利,你是不是有事在瞞著我?」金妮看著哈利,想從他的綠眸裡找出答案
「這…就真的沒事啊!」哈利躲避金妮的目光
這時,金妮想起那天她和凱爾的對話「佛地魔…真的復活了?」
「妳怎麼知道!?」哈利一個震驚,就不小心把話說溜嘴了
「所以…奧古斯特說的是真的!」金妮瞪大雙眼,從那個身為大說謊家的史萊哲林口中的話讓金妮沒辦法相信,但連自己的男友都說了這些話,那就不可能作假了
「這種事你怎麼可以什麼都不說?」榮恩看起來有點難過,身為葛來分多的一夥,怎麼會什麼都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在煩惱什麼
「在一切都還沒確定之前,我怎麼可以讓你們擔心這種事。」哈利搔搔頭 ,他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他只希望能保護自己愛的人而已,不過現在在衛斯理兄妹心裡,就是覺得他反叛了「我原本想要等確定之後再和你們說的…」哈利聲音越來越小
「所以確定了?」金妮看著自己的男友
「嗯,這次凱爾回去伊法魔尼就是為了這件事…佛地魔的分靈體並沒有全數被摧毀,依凱爾的調查…」哈利深吸了一口氣才繼續說的「至少還有一個甚至以上的分靈體尚未被摧毀。」

艾莉緹 @Agnes

0
@Kyle_di_Angelo

Kyle,我來看你的文章了,
這篇寫的是還蠻好看的,我還蠻想要知道妙麗最後是會選誰在一起呢?
沒有想到老佛還有分靈體沒有全部都被摧毀,很好奇有哪些東西是他剩下來的分靈體…
原來你有在別的地方分享過,其實,我也忘記了,自己那個時候,是怎麼看到這篇文的,這樣子我大概就知道了。

Kyle @Kyle_di_Angelo

0
@Agnes
妳這樣好奇的想法讓我很怕我後面的故事情節會讓你失望😂😂
我應該加長我的文章篇幅了
這樣要拼日更可能就有困難了
我會努力在備審和小說之間取得平衡
盡量別讓你失望囉😂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16 重啟D.A

「凱爾‧奧古斯特!」一個憤怒的聲音從凱爾身後傳來
原本凱爾正和露娜聊著關於謬論家裡頭文章對食死徒逃獄的看法時,突然感受的身後一股寒意
「喔…嘿,妙麗好久不見了。」凱爾感受到妙麗現在很火大,而他努力的思考該怎麼做才能平息妙麗的怒火
「你最好給我一個消失那麼久的理由。」妙麗的棕眸裡充滿著怒火,惡狠狠的盯著凱爾
「他是怕妳擔心才不和妳說的。」露娜很少看到妙麗如此生氣,因此跳出來想當和事佬
「我想和他談談,單獨。」妙麗眼底裡的怒火依舊沒有消退,她死死的盯著凱爾,語氣裡的憤怒依舊沒有平息
「我先走了,希望下次見到你…嗯…還很完整。」露娜說完趕緊離開了,她應該去找個人來救凱爾才是
「嗯…我…」凱爾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
但妙麗並沒有繼續惡狠狠的看著他,反倒是抱住了凱爾「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這兩個禮拜你完全沒消沒息的,我還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妙麗緊緊摟著凱爾,深怕一放開凱爾又會不見
「我怕…妳會很在意我回到伊法魔尼的事。」凱爾吐露出自己的心聲「我不想妳再因為我過去的事情而擔心了。」
「那你答應金妮的事呢?又是怎麼一回事?」妙麗依舊沒有放開凱爾,這讓凱爾有點手足無措
「我可以跟妳解釋,但…妳這樣讓我…嗯…」凱爾有點不知道怎麼開口
妙麗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一直這樣抱著凱爾好像不太妥,想到這裡,她才趕緊放開凱爾「嗯,你可以說了。」妙麗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看起來似乎對自己的鞋子頗有興趣的
「喔,好。」凱爾說道「那時候…我覺得我還是得答應衛斯理同學,畢竟…的確因為我的出現,讓原本和平的你們出現了爭執,對於這點我應該負起責任的。」
「你沒有什麼責任要負責。」妙麗看著凱爾的綠眸「我們之間的爭執並不是因為你的出現才有的,我也有責任。是我選擇要和你走在一起,是我選擇要關心你的,從頭到尾你什麼都沒做,都是我的錯。」
凱爾已經聽不下去了,抱住了妙麗「傻瓜。別這些事攬在妳身上,我不值得妳費心。」
妙麗可以感受到自己在被凱爾摟在懷裡時,那瘋狂加快的心跳聲,她會不會其實…早就在不知不覺喜歡上凱爾了。或許,原本她單方面認為自己只是同情凱爾,想關心凱爾,但卻已經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愛上了凱爾呢?
「凱爾…我…」妙麗似乎想說些什麼,但突然身後傳來另一個聲音
「我原本看露娜很急的來找我是發生什麼事。看來是我太杞人憂天了。」跩哥的聲音從後頭傳來,凱爾很快的放開了妙麗
「你和哈利談過了?」凱爾好奇的問道
「嗯,談完了。我們等等會去找麥教授。」跩哥如實回應
「什麼意思?你們又瞞了我什麼?」妙麗的眼神在兩位史萊哲林的身上來回掃射
「沒什麼大事…這是魔法部下來的指令,麥教授在凱爾離開前有把我們找去。魔法部希望…重啟鳳凰會,我們需要正視黑魔王真的回來了。所以麥教授希望重啟你們之前的地下組織,D.A。」跩哥說道
「我認為…我還是不要出現在D.A裡好了。我想…衛斯理同學應該不願意看到我。」凱爾說道
「我會和金妮解釋的,至於榮恩…你放心吧!榮恩成熟許多…至少…他給我是這種感覺才是。」妙麗說道
「但要兩個史萊哲林重啟鳳凰會根本沒人會理會,更何況是D.A。所以我需要你們…由哈利和妳對於整個霍格華茲大家一定會更加的信服的。」跩哥看著妙麗
「誰說史萊哲林不會有人理會。我就會站在你們這邊啊!」露娜一直沒開口,大家都快要把她隱形化了
「妳一個人還不夠…」跩哥原本似乎要說些什麼,但似乎有其他事情打斷了他原本要提出的意見「妙麗,之前你們是如何籌措D.A,我的意思是那個時候大家都不敢反抗恩不禮居,你們是如何說服其他學生的?」
「是靠哈利,哈利的實戰經驗讓大家願意與我們一起並肩作戰。」妙麗說道,這時,她似乎也想通了「做得到的,哈利當時為了救天狼星而成功對付了上百隻催狂魔,凱爾你也一樣。只要把這件事說出來,我想就算是史萊哲林也會使人信服…何況…你是凱爾,一個只是因為交流才進入史萊哲林的人,血液裡並非屬於真正史萊哲林的人。你需要站出來,凱爾,只要你肯站出來,哈利一定會幫你的。」
凱爾聽完他們的想法「我明白了。」凱爾的聲音並沒有妙麗和跩哥剛剛的振奮,似乎是什麼關鍵字縈繞在他的心頭讓他無法感到振奮「妙麗,能幫我召集所以曾經隸屬D.A的人嗎?」
「當然。」妙麗微笑
「然後…我想找哈利和衛斯理兄妹,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處理。告訴他們…我會在萬應室等他們。」凱爾說完,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妙麗看著凱爾的背影,他的背影有種說不上的落寞,這樣的凱爾…在過去只有在他還瞞著伊莎貝拉時才有的模樣,難道是他這一趟回伊法魔尼出了什麼事嗎「跩哥,凱爾回伊法魔尼有發生什麼事嗎?」
「發生什麼事?沒啊,至少…他沒有告訴我。」跩哥看著妙麗擔心著凱爾的模樣,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怎麼了?聽到我找你們很意外嗎?」萬應室燈光亮起,只見凱爾一個人站在那裡,面對著眼前的三個葛來分多
「你不是說過你會離妙麗遠一點,然後你又去找她了?」金妮看不下去,率先站出來替妙麗說話
「我沒有去找妙麗,是她自己過來的。何況…我根本不會傷害妙麗。」凱爾說道
「怎麼可能?妙麗可是你們史萊哲林最討厭的麻瓜出生的女巫。」金妮怎麼可能相信呢?她並不是因為凱爾導致妙麗和榮恩分手感到生氣,而是討厭一個史萊哲林就這樣破壞他們原本的友誼
「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絕對不會傷害妙麗。」凱爾的眼神充滿堅定
「史萊哲林是天生的政客,是大說謊家。」金妮不領情的說道
「別這樣,金妮。」哈利開口說道,他想起當時跩哥對自己說過的話。雖然這很可笑,但他選擇相信跩哥「如果凱爾真討厭妙麗,那時就沒必要在催狂魔手中救下妙麗了,不是嗎?何況,金妮,我們需要像凱爾一樣強大的巫師。我相信,凱爾絕對是我們這群學生中最強大的巫師,我們需要他。」哈利努力想讓金妮不再排斥凱爾,但金妮眼裡的憤怒並沒有因此消退多少
「妹,夠了。奧古斯特說他不會傷害妙麗,我相信他也沒有想要破壞我們之間。當時是我太不成熟,太不冷靜才會導致我和妙麗分手,和奧古斯特一點關係也沒有。」榮恩吞了吞口水,也站出來幫凱爾說話
「哥,你…」金妮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這時萬應室的門被打開了,妙麗走了進來,先是看向金妮,接著看向凱爾「你似乎不太會用言語替你自己辯駁?」妙麗微笑說道,走向了凱爾「你介意嗎?那些和你過去有關的事?」妙麗眼底裡只有凱爾那雙綠眸
「妳不會想提到的,不是嗎?」凱爾疑惑的說道
「如果是可以救你解脫,我不在乎,真的。」妙麗緊緊凝視著凱爾的眼睛,把周圍的人當作空氣一樣
「咳咳…」榮恩咳了兩聲「所以,到底是什麼事?」  
「喔,對。」妙麗趕緊把目光移開「金妮,妳放心,凱爾真的不會傷害我。而且…真的和我的血統有關係。他是史萊哲林,但也不是史萊哲林,他的確身在一個厭惡麻瓜的純種家庭,但他是凱爾,不是奧古斯特家族。因為…」
「因為我會保護我想保護的人,過去…我沒有把那個我想保護的人保護好,而現在…妙麗出現了,一個和伊莎貝拉同樣的血統,和她相似的女孩,我不可能再讓任何一個我想保護的人受到傷害。」凱爾堅定的眼神看著金妮,就像在告訴他的許諾
「伊莎貝拉…」榮恩默念著這個名字,他想起上次在醫護室妙麗那充滿悲傷的面容,說著凱爾心裡有其他人的存在,看來那個人就是這個伊莎貝拉
「那你們現在想怎麼樣?」金妮感受到了凱爾的真誠,是啊, 如果她是凱爾,怎麼可能沒辦法理解那種失去一個對自己而言十分重要的人的痛呢?
「雖然鄧不利多去世了,但我們仍可再次讓D.A重出江湖不是嗎?」妙麗說道
「我明白了。」金妮點點頭,她看向了榮恩,榮恩也點頭接受再次重組D.A保衛霍格華茲「但如果你沒有達成你的承諾,我就再也不會相信你了。請記住這一點。」
「我明白。謝謝妳願意接受我這個史萊哲林。」凱爾微笑的說道

原本凱爾以為身為一個史萊哲林要重新組合D.A事件很困難的事,但就像露娜講,還是有很多人默默的支持著凱爾,而且,也因為史萊哲林的緣故,不少史萊哲林在父母在去年的戰爭而喪生後,選擇站在霍格華茲這邊,這讓重啟D.A的一群人倍感溫馨
「很抱歉,雖然我們不願意和你們提起這件事,但我們必須正視這一切。佛地魔並沒有死,他只是躲起來了,就和當年他被自己的索命咒反彈一樣。只是,這一次他所花費的時間比上一次還要快復原。我們的確不知道佛地魔什麼時候會回歸,但我希望我們從現在開始就進行準備。」凱爾站在哈利身旁,這是他第一次,像個領導者一樣站在臺前宣布著
「為霍格華茲。」沒想到,這句話竟然是從一位史萊哲林口中說出
所有學員回過頭看著那個來自史萊哲林的聲音,他是去年父親被佛地魔因為任務失敗,施以虐虐咒致死的傑克‧拉塞福「怎麼,我不能替我父親報仇嗎?」
「謝謝你,傑克。」凱爾微笑「會的,這一次…我們會替你父親報仇。」凱爾許下承諾道,但在凱爾說下這句話後,妙麗帶著有點害怕的眼神看著凱爾

艾莉緹 @Agnes

0
@Kyle_di_Angelo

這篇也是寫的蠻好看的啊!很高興妙麗選擇了跟凱爾在一起,我本來就是比較想要看妙麗跟榮恩的配對,後來,覺得她選凱爾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不管是什麼結局都會接受的,不用怕我會感到失望,我都沒有想過寫小說要顧慮那麼多欸,以前也是有寫過一些,但是,都請站長刪掉了,感覺自己以前連想都沒有想就開始寫文有點不太對,這是看完了很多人寫文的想法了,就算是沒有日更,沒有關係喔!

Kyle @Kyle_di_Angelo

1
@Agnes
我喜歡不照小說原著走(在配對的部分)
我是比較希望原著結局是哈利和妙麗在一起
但寫小說就是喜歡把史萊哲林配上葛來分多😂😂
我現在手上除了這篇以外還有兩個草稿
一個是和這篇比較類似的科幻+愛情
另外一個就是直接純愛情的
我還在思考完結篇後要不要繼續完成手邊的那兩篇
不過就怕之後會沒有時間😂😂

艾莉緹 @Agnes

0
@Kyle_di_Angelo

不照原著走也沒有關係啊!看你在回覆跟我講,說想要妙麗跟哈利在一起,我就有點好奇哈妙配的劇情是怎麼發展的了,感覺我會很感興趣看你的文的呢!
這篇會讓我想繼續追下去喔!你寫的其他文,我也是會想要看的,有機會就放上來分享吧!
最後是想要問:結局是妙麗會跟凱爾在一起嗎?

Kyle @Kyle_di_Angelo

0
@Agnes
哈妙配是小時候看到哈利波特的唯一想法
感覺男主就是要和身邊的聰明女孩在一起
(因為很多看過的小說都這樣寫
未來會想寫哈妙文
但還是需要思考要寫什麼
現在的另外兩篇草稿目前都是預設跩妙
結局會是個Happy Ending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