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Little Bit Of Heart

發表於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17 不安的膨脹

「怎麼了?」重啟D.A的第一次練習完,妙麗便一個人離開了城堡,走到外頭的河畔坐了下來,看著遙遠的那方,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然而凱爾找到了妙麗,走到她的身旁,坐了下來「妳剛剛練習時很明顯心不在焉,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會像拉塞福一樣嗎?」妙麗猶豫了許久,才開口向凱爾問道
「什麼像拉塞福一樣?」凱爾不解的說道
「和他一樣…想要報仇…對殺死伊莎貝拉的佛地魔報仇。」妙麗看著凱爾,眼神中透漏著想知道的渴望
「答案很清楚的,不是嗎?」凱爾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回答我,凱爾。」妙麗看著凱爾,那個眼神已經不只有想得到答案的渴望了,更多的是…害怕與恐懼
「我答應妳,我不會害到自己。」凱爾給妙麗承諾
「不,我要你答應我…無論是你多麼憎恨,都不准用不赦咒對付佛地魔。」妙麗握著凱爾的雙手,希望凱爾給她一個點頭的答覆「儘管佛地魔是個邪惡至極的巫師,你也沒必要使用不赦咒。這樣,會害你被關進阿茲卡班的。」
「妙麗,我…」凱爾沒辦法答應妙麗,佛地魔奪走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人,他不能…他不能就讓伊莎貝拉這樣死去,他要報仇,他要…
報仇的想法盤踞在凱爾的心上,他應該是要報仇的,可是…妙麗的那雙棕色眼眸緊緊的凝視著凱爾,她眼裡除了擔心還是擔心。那雙好看的眼眸已經在微微泛淚,這讓凱爾很心疼
「別哭了。」凱爾用手擦掉在妙麗眼眶周圍的淚水「答應我,別哭了好嗎?」
「答應我,我不要你受到懲處。就算是對史上最邪惡的巫師採取不赦咒這都不應該的,沒有任何人應該被不赦咒對待,沒有。」妙麗凝視著凱爾,想得到一個答案
凱爾看向妙麗,依舊沒有給妙麗任何的答案,反倒是……凱爾反握著妙麗的手掏起了自己的魔杖,遞給了妙麗「來吧!」
妙麗頓時明白凱爾的意思,凱爾要對她發不破誓,一個…只要違反誓言就會遭受很可怕的毒誓
「就算是發誓也沒必要發不破誓啊?」妙麗看起來有點不希望凱爾發不破誓,因為在她內心深處有一個聲音,她不認為史萊哲林會乖乖遵守誓言,就算是不破誓也一樣
「這樣妳才能信服,不是嗎?」凱爾微笑「我們快開始吧!」
妙麗深吸一口氣,才緩緩開口說道「凱爾‧奧古斯特,你是否能保證聽從我妙麗‧格蘭傑的話,不會使用不赦咒對付任何一個人,就算是食死徒甚至是黑魔王佛地魔。」
「我保證。」凱爾斬荊截鐵的說道
一道銀白色的細細光住從凱爾魔杖的頂端噴射出來,如同固定住的金屬絲一樣包覆住凱爾的手
「這樣就可以了?」凱爾丟出這句疑惑
「嗯。」妙麗輕輕的點了點頭,但她的內心依舊不安
「妳是害怕…我會打破誓言?」凱爾看著妙麗的臉龐,問道
妙麗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妳放心,想殺他的不止我一個。會有人替我殺掉他的。」凱爾將妙麗摟在懷裡安撫著她「我答應過妳的事,每一件我都會做到。我不會讓妳受到傷害,我會好好保護妳,所以…別再露出那愁眉苦臉的表情了,好嗎?」
妙麗輕輕的點了頭,但接下來,她掙脫出了凱爾的懷抱,那雙棕色好看的眼眸凝視著凱爾「有些話,凱爾,我想和你說。」
「什麼事呢?」凱爾的微笑依舊溫柔
「我好像…我…」妙麗不知道要怎麼開口,當年她和榮恩在一起時,他們也沒有對對方說我愛你,只是在摧毀聖器後,直接擁吻了對方。所以妙麗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凱爾、妙麗,你們在這啊!」這時,身後傳來跩哥的聲音
「怎麼了嗎?」凱爾首先站了起來
「麥教授要我們去找她,哈利和衛斯理都過去了。」跩哥說的,現在他已經可以把哈利當成朋友了,也可以不彆扭的稱呼哈利的名字,不過榮恩…或許還得等等
「我知道了。我們走吧!」凱爾伸出手要把妙麗拉起來
妙麗站了起來後,凱爾放開了妙麗的手「妳和跩哥先去,我有些事情要忙,等等到。」接著快步的走向了跩哥「謝了。告訴麥教授 我晚點到。」接著,凱爾便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了
「妳怎麼了嗎?」跩哥回頭看著妙麗,妙麗的臉色依舊蒼白
「跩哥,如果我要你發不破誓,身為史萊哲林的你,一定會遵守嗎?」妙麗緩緩的開口問道
「要看是什麼事吧!」跩哥給了一個很模稜兩可的答覆「妳要相信凱爾,他會做到的,好嗎?」
「嗯。」妙麗雖然點頭,但不安的因子依舊在她的內心無限膨脹

凱爾一個人步入史萊哲林塔內,現在正值晚飯期間,整座塔幾乎沒人,他打開了他帶去伊法魔尼一個背包,裡頭有張羊毛紙。凱爾將羊毛紙打開,看完內文之後,凱爾揮了一下魔杖將信燒毀。他在臥室來回踱步了許久,抓了一把跩哥的呼嚕粉,走向史萊哲林的交誼廳。凱爾站在壁爐裡,將呼嚕粉丟了下去「夜行巷。」一陣綠色濃煙升起,凱爾便消失在壁爐中

「我已經聽說你們開始組成學生軍團了,目前狀況怎麼了,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麥教授關心的問道
「目前沒有,一切進行的比我們設想的還要順利。」跩哥首先開口
「那波特先生,有什麼遇到比較困難的問題嗎?例如,有部分史萊哲林的學生想要搗亂,嗯…馬份先生,我沒有惡意,你也清楚的。」麥教授有點歉意的看著跩哥
「沒關係,我不介意。何況,這本就是事實了。」跩哥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不,麥教授,妳多心了。正因為有跩哥和凱爾在,事情比以往還要更加順利,而且也有不少信服跩哥與凱爾的史萊哲林願意挺身而出和我們一起作戰。」哈利說道「過去,我從來不認為葛來分多可以和史萊哲林合作,但這次…放下前嫌,我們四個學院都應該攜手面對佛地魔。」
「如果阿不思還在,他一定會很感動的。」麥教授欣慰的說道「對了,格蘭傑小姐,除了黑魔法防禦術略遜於波特先生以外,其他成績都拿到學年第一的表現,希望妳能好好輔助波特先生和馬份先生。」麥校長將目光看向妙麗,但妙麗並沒有給以回應。她心神不寧的看著窗外,這讓麥校長又叫了妙麗一聲「格蘭傑小姐!」
坐在妙麗身旁的榮恩,用手肘碰了碰妙麗,要她回神過來「妙麗,麥教授在叫妳。」
「什…什麼事?」妙麗這下才回過神
「格蘭傑小姐,是發生什麼事讓妳走神了?」麥教授疑惑的開口,之前在課堂上就算是妙麗沒有睡飽都不會走神,但這次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不好意思,教授,我…我有點擔心…凱爾到現在都還沒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所以我才走神,真的非常抱歉。」妙麗抱歉的說道
「沒事。聽妳這麼一說,奧古斯特先生的確拖的有點久。馬份先生,可以請你回到史萊哲林塔看看奧古斯特先生的狀況嗎?」麥教授對跩哥說道
「我知道了。那我先離開了。」跩哥起了身,準備離開校長室
「教授,可以讓我和跩哥一起去嗎?」妙麗迅速的起身
麥教授看著妙麗心急的模樣,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難得露出和藹的微笑,她輕輕的點了頭「去吧!」麥教授允許道
「謝謝教授。」妙麗說完,便要和跩哥一同離去
「對了,格蘭傑小姐。」麥教授在妙麗離去前叫住她「千萬別因為那所謂的身份放棄自己在乎的事,好好把握。這世上發生的事都是有原因的,好好把握妳所珍惜的人。」麥教授給了妙麗一段忠告,妙麗知道麥教授是什麼意思,白皙的臉龐透出微微的紅潤
「我知道了,謝謝教授。」妙麗說完,便和跩哥一同離去

「一起進來吧!」跩哥看著妙麗說道
妙麗猶豫了許久,她應該進到史萊哲林塔嗎?就在妙麗還沒下決定時,門便打開來了,凱爾從裡頭走了出來「嘿,你們怎麼在這裡?」凱爾好奇的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你跑去哪裡了!」妙麗擔心的說道「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我有多怕你會出事。」妙麗的眼眶微微泛淚,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面對凱爾的事她一直認為自己最出色的理智全都煙消雲散了
「擔心什麼,聰明女巫。」凱爾推了推妙麗的額頭「我就在學校,我哪都不會去的啊!我不是說過我會保護妳,如果不在妳身邊,我要怎麼保護妳呢!」凱爾微笑的說道「別擔心好嗎?我不會讓我自己身陷險境的。」
妙麗看著凱爾,斗大的淚珠就快要掉了下來
凱爾有點手足無措的看著跩哥,天啊,女生哭是要怎麼安慰啊
跩哥也是聳聳肩,他總不能要凱爾做上次他對落淚的妙麗做出的舉動吧!到時如果讓妙麗誤會什麼……
還沒把思緒理清處,只見凱爾便吻上妙麗臉龐的淚水。這個舉動讓跩哥瞪大雙眼,是怎樣,史萊哲林把妹的方式都一樣嗎?
「別哭了,葛來分多公主,妳明明笑著的模樣比較好看啊!」凱爾溫柔的安慰著妙麗
妙麗突然被凱爾的吻惹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是不是所有史萊哲林都是靠這招在把妹的。但就算是把妹,她也……
趁凱爾還沒發現自己的臉紅起來之前,妙麗便拔腿往葛來分多塔跑去
「她怎麼了?」凱爾不解
「女人心海底針,這我怎麼會知道。」跩哥看向凱爾,他雖然不認為剛剛凱爾親妙麗是很好的舉動,但至少這樣,妙麗應該會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一點了吧!

但讓凱爾沒想到的是,自己這樣的舉動換來的是將近兩個禮拜妙麗都在躲自己的後果
「嘿,如果時間再來一次,你還會那樣的吻她嗎?」跩哥突然好奇的問道,他也看出妙麗最近不斷的在躲凱爾
「如果我知道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次吻她,我絕對不只親臉頰。」凱爾有點打趣的說道
「你小心被妙麗揍。」跩哥想起三年級時鼻頭上那一拳,到現在想起來都疼啊!陷入回憶裡的跩哥,絲毫沒注意到凱爾眼底淡淡的哀愁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18 最後的平靜

妙麗一個人待在圖書館自習室裡,厚重的書本翻開到作業的那面,手中握著羽毛筆,卻遲遲沒有動作,眼神空洞也沒專注在書本上「剩下的分靈體…」妙麗的腦海不斷的思考著
「叩叩叩」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妙麗站了起來,解開了門上的鎖咒,打開了門「凱爾?」妙麗看到門外的凱爾,有些驚慌失措。她已經有兩個禮拜沒和凱爾說話了
「大家都在找妳。」凱爾微笑著說道「我能進去嗎?」
「你不是說其他人在找我,我趕快收一收去找他們啊。」妙麗說道
「所以,不方便我進去了?」凱爾搔搔頭「我知道了,我去大廳等妳。還有,對於那天的事,我很抱歉。」凱爾話一說完便要離開了
「嘿,等等!我才沒有說不讓你進來呢!」妙麗笑了「進來啊。」妙麗側過身讓凱爾進來
「謝謝妳不在意我那天的失禮。」凱爾想要道歉,畢竟自從那天過後,自己和妙麗就呈現一種尷尬的氣氛
「哪件事啊?」妙麗想要裝傻蒙混過去
「好吧,既然妳不想提我們就別提了。」凱爾走向一旁的書桌「妳剛剛真的在忙作業嗎?」凱爾看著妙麗的羊毛紙上白的跟什麼一樣,不相信的喔看著妙麗
「我剛寫完一份。那是新的。」妙麗有點心虛,臉都紅了起來
「在煩惱什麼?」凱爾戳了一下妙麗的額頭
「你難道不擔心嗎?關於分靈體的事。」妙麗問道
凱爾看著妙麗,將妙麗拉到一旁的沙發椅,將她壓下來讓她坐到沙發上「這種事不值得妳費心。我不會讓妳受到傷害的。我答應過妳的。」
「但如果真的有個萬一,你不可能隨時隨地都待在我身邊啊。」妙麗看著凱爾「我必須知道佛地魔的分靈體到底還剩多少,該怎麼找到並摧毀。」
「這種事現在妳不要太在乎。」凱爾溫柔的微笑「現在有一個更需要在乎的事。」
「什麼事?」妙麗不解
「聖誕舞會。」凱爾微笑「請問一下葛來分多萬事通小姐,再我做了那麼失禮的事後,我有這個榮幸和妳一起去聖誕舞會嗎?」
「我都忘了這件事。」妙麗笑著說道,最近太多事情讓她心煩,實在沒心思去記得聖誕舞會的事情
「別煩惱了,真的。」凱爾摸摸妙麗的頭「我不會讓妳受到傷害的,我保證。」凱爾承諾「妳笑起來比較好看,別皺眉了。」凱爾舒緩妙麗緊皺的眉心
「凱爾,我…」妙麗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凱爾扯開了話題
「那聖誕舞會的那天晚上我們就約定好囉!」凱爾露出微笑「不准放我鴿子喔。」
「知道啦!」妙麗微笑說道
「還有啊…我要妳那天打扮成最漂亮的女孩。我聽哈利提過,妳之前在四年級的舞會曾經迷倒眾人。」凱爾看著妙麗還是有點緊張的面龐,開始對她說一些希望能讓她放鬆的話
「我們…可以一直這麼平靜的過著在霍格華茲的最後一年嗎?」妙麗看著凱爾問道
「可以的。相信我。」凱爾握著妙麗的手,綠眸裡充滿著溫柔
那溫柔幾乎就要融化妙麗,她其實很討厭凱爾如此溫柔的眼神,因為如果不是這個眼神,她或許就不會愛上凱爾了。妙麗閉上眼睛不想去思考,她將頭靠在凱爾的肩膀上。凱爾也沒有拒絕或是躲開,就靜靜的讓妙麗靠著自己的肩膀"我會盡我所能的讓妳的最後一年平淡的過。"他在心中對妙麗承諾道"不論…用什麼方法"

「我的王,他答應了。」奧利佛恭敬的和坐在王位上的佛地魔說道
「這麼有趣。」佛地魔邪笑「真是豪爽的一個人,你說是不是。」
「是的,我的王,他的確是一個很豪爽的人。」奧利佛不敢違背佛地魔說的任何一句話。附和,是最不會出事的方式。
「你知道計畫吧?」佛地魔瞇著眼睛看著奧利佛
「當然,我的王。我不會出任何差錯的。」奧利佛說道,語氣裡充滿的自信「我一定會達成黑魔王您的期待。」
「好。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佛地魔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他已經開始想像擁有他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了

「鏘鏘!」原本吵鬧的禮堂在教授席傳來乾淨俐落的玻璃杯的聲音「各位同學請注意。雖然在現在危機四伏的時刻,但我們還是不能遺忘霍格華茲的傳統。」麥教授開口宣布道「今年的聖誕舞會如期舉行,但這一次我們並不採取以往的方式,這一次我們實行面具舞會。當天的舞會前,我們會請將各個學生的面具放到你們的床邊。切記,不能讓別人知道你是誰,讓我們增加這個活動的有趣性。」麥教授難得沒了以往的嚴肅「所有面具都被施了魔咒,各位不需要擔心裝扮的問題。那麼,就請各位好好享用的美味的一餐吧!」麥教授宣布完後,開始讓眾人用餐。而禮堂裡再度傳來了吵鬧聲

「看來你的邀約我是沒辦法執行了!」吃飽飯後,凱爾一個人站在走廊,看著滿天的星星時,妙麗走到他旁邊說道
「誰說我不能執行了?」凱爾挑眉「不論面具遮住妳多麼大部分的臉,我都會在人群中找到妳的。」凱爾眼底裡充滿著柔情,就是這該死的柔情,讓妙麗不知何時的陷了下去
「你有和伊莎貝拉參加過舞會嗎?」妙麗突然提到了這個名字
「沒有。」凱爾老實的說道「在伊法魔尼,舞會這種事是給16歲以上的學生參加的。」
「為什麼要限定十六歲?」妙麗好奇的問道
「那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凱爾笑的很神秘「因為…舞會是給想要有另一伴的人參加的,舞會前夕能夠參加的學生會去邀請心儀的對象,如果對方答應,除了是答應舞會,同時也是答應交往,甚至…答應深夜的約會。伊法魔尼就是有這種地方供他們深夜約會。」凱爾露出史萊哲林的邪惡微笑「所以…妳答應了我的邀約,是代表什麼呢?」
「你這個變態!」妙麗用力的捶了凱爾一下
「我開玩笑的。」凱爾大笑「別那麼擔心,好嗎?我沒有和任何女生參加過舞會,妳問這個做什麼?為什麼要突然提到伊莎貝拉?」
「沒有啊!就想問問而已。」妙麗說道
凱爾溫柔的微笑,將妙麗摟在懷裡「妳是不是擔心,我如果和妳去舞會時心裡想得會是伊莎貝拉?」
「我不是她的替代品,我是妙麗‧格蘭傑,不是伊莎貝拉‧道爾。」妙麗那雙棕眸睜的很大
「我知道啊!我沒有把妳當成伊莎貝拉。」凱爾反駁道
「那就不要對我這麼溫柔。你這樣…會讓我愛上你。」妙麗說完,推開了凱爾,便離開了
「就算我沒把妳當成伊莎貝拉,我也已經愛上妳了。」凱爾看著妙麗離去的背影。他也想好好珍惜妙麗,但…伊莎貝拉…是他們之間永遠的高牆「聖誕舞會那天…可以…短暫的摧毀這座高牆嗎?」凱爾輕聲的開口道

聖誕舞會那天,妙麗看著自己床頭櫃上的白色面具,她很猶豫要不要戴上它,要不要去和凱爾赴約
「妙麗,怎麼了嗎?妳不把面具戴上嗎?」金妮好奇的問道
「我不知道,金妮。我應該怎麼做才好。凱爾約了我,但我知道他心裡一直有著伊莎貝拉,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知道要怎麼和他相處。」妙麗有點慌亂的說道
「所以妳真喜歡上奧古斯特那傢伙了?」金妮只有一個問題
妙麗看著金妮,她不知道金妮現在對凱爾的真正想法,但…「是,我喜歡凱爾。」妙麗這次不想再因為自己的閃躲而導致朋友間的裂痕了
金妮看著妙麗,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最後她深吸了一口氣「如果我是妳,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可以待在我喜歡的人身邊的機會。雖然我很希望妳和我那個好不容易有點長進的哥哥復合,但…因為妳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論如何,我都希望妳快樂。」金妮給了妙麗支持「所以,可別讓妳的史萊哲林王子等太久喔!」
「謝謝妳,金妮。」妙麗微笑的說道,這一次,她明白自己應該要做什麼。她拿起床頭櫃上的面具。

凱爾一席白色的燕尾服襯托出了身為史萊哲林的貴氣以及高雅,走進舞會時奪去了不少人的目光。不少女孩都希望能與他共舞,但他只是微笑的拒絕了。今晚,他只想和她共舞。那個,盤踞在他心頭的女孩。那個,他承諾會好好保護的女孩。接著,他看到了她。一席粉色的晚禮服,棕色長捲髮不像以往散落在肩上,反倒是一些盤在頭上,還有一些髮絲垂落在那裸露出來的白皙香肩。凱爾恨不得衝上去將外套蓋在女孩的肩上,以免讓那群垂涎三尺的男性有任何的妄想。一個銀色的面具掛在女孩前,遮住她大半部分的臉龐,但凱爾很確定,就是這個女孩。
凱爾走向了那個女孩,女孩看著凱爾,似乎也認出了凱爾,她微笑的伸出手,凱爾牽起來女孩的手,將她拉到舞池之中,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是妳吧,葛來分多公主殿下?」凱爾開口問道
「當然,史萊哲林王子。」妙麗笑了,雖然面具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臉,但凱爾能想像在面具底下那美麗的臉龐
「今晚,我只允許妳做我的公主殿下。」凱爾有點霸道,卻又不失溫柔的說道
「今晚,我們只能有彼此。」妙麗有點膽怯的說道
凱爾微笑,俯下身奪去妙麗的唇瓣「我答應妳,我的公主殿下。」
被吻的如此突如其然,妙麗的臉頰紅到發燙,她突然很慶幸現在自己有戴著面具「忘了她好嗎?」妙麗依舊提起了那個一直住在凱爾心裡的女孩
凱爾抿著唇,並沒有給答案
「大戰後,給我一個答覆。」妙麗的聲音充滿了懇求
凱爾依舊沒有給答案「這或許是我們最後的平靜,何不就這樣共舞到最後。」
妙麗不想再給凱爾壓力了,她輕輕的點了點頭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19 失蹤

「怎麼樣了,妙麗。昨天的舞會你們有沒有進一步?」金妮好奇的向妙麗問道
「算有嗎?」妙麗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凱爾吻了自己,表示凱爾不排斥自己。但要凱爾放下伊莎貝拉,凱爾卻又不能給個真正的答案。
「他如果再不放下那個女生,還要繼續勾引妳,那根本就是個渣男。」金妮看著好友被這種放不下前女友的男人對待,實在看不下去
「別這樣,金妮。伊莎貝拉…對凱爾而言真的很重要。」就算提起那個名字讓妙麗多麼的心痛,她也不能否認伊莎貝拉對凱爾的重要性
「但現在在他身邊的是妳,不是那個伊莎貝拉。」金妮越說越激動
「我們別談她了,好嗎?」妙麗覺得自己的心臟就像是被別人扭了一下,疼痛到不知該如何是好
金妮看著妙麗痛苦的模樣,輕輕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走吧,晚點就是D.A的練習時間了。」金妮改變了一下話題
「嗯。我們走吧。」妙麗走在金妮身旁,但任誰都看得出來她魂不守舍

「妳們來了!」凱爾是唯一一個待在練習室裡的人,看到金妮和妙麗提早來到,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嘿。」妙麗有氣無力打了聲招呼
凱爾看著妙麗的模樣,並沒有多說什麼「你們要先練習嗎?我可以先讓你們多練習一些黑魔法防禦術。」
「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一些事還沒處理完。我等等再過來。」金妮突然迸出了這句話,就跑離開練習室,離去前還不忘推了一下妙麗。這招助攻,希望妙麗可以順利的接下
「妳怎麼了嗎?」金妮一離開,凱爾便溫柔的關心著妙麗
「沒什麼。」妙麗撥開了自己在前額落下的瀏海
「妳該不會…對我舞會那時候沒給的答覆還很在意。」妙麗瞪大著雙眼,自己有表現的這麼明顯嗎?還是凱爾偷偷用了破心術?
「看來我得到答案了。」凱爾苦笑「妙麗,我之所以沒辦法放下伊莎貝拉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剛出生沒多久就被父母給遺棄,小時候就在寄宿家庭間被當成一顆皮球踢來踢去長大的。等我懂事之後,我才知道那時我的父母把我拋下的原因…他們投靠了佛地魔,他們寧願跟隨著他也不願意有我這個兒子。這個世界上我最親的兩個人就這樣拋棄了我。然而,再我最無助時,伊莎貝拉出現了,不論我有沒有愛過她,她依舊對我很重要。如果不是當時的她,就不會有現在和妳相遇的我了。所以…我知道妳一定會認為我很渣,但…伊莎貝拉對我真的很重要。」凱爾看著妙麗,解釋道他那不想讓別人知道的過去
「我知道伊莎貝拉對你很重要不光只是因為你喜歡她。這明明和我無關,你多重視伊莎貝拉明明都和我無關,可是…」妙麗只覺得心很痛,但她要怎麼告訴凱爾自己真正的想法呢?
凱爾看著妙麗難過的表情,他怎麼不心痛呢?可是現在多餘的溫柔都不適當,那些承諾在明天之後,他還能遵守嗎?他還能像這樣與妙麗處在一起嗎?想到這裡,凱爾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內心了,他將妙麗緊緊的抱在懷裡「雖然不是現在,但我會給妳答案的。」他可以感受到自己懷裡的妙麗不斷顫抖著,但現在他能做的只有擁抱

「謝謝妳,露娜。」跩哥抱起一箱石內卜的遺物,和身旁的露娜道謝
「不客氣。兩個人能做的事絕對比一個人還要多。」露娜說道
「妳這句話是要我別再當個獨行俠嗎?」跩哥笑了,在這麼危機的時刻,他竟然還可以這麼放鬆的在這大笑「妳先去練習吧!我把這些抱回史萊哲林交誼廳就過去了。」
「好。那我先離開了。」露娜說完便離開了
跩哥正要離開石內卜的辦公室時,眼尖的他看到一旁的遺落在地上的東西。他放下手中的紙箱,撿起那樣物品,那是一張有點泛黃的相片,上面有著四個人,分別是自己的父母年輕時候的模樣,以及兩個有點陌生的人,但他們的容貌卻讓跩哥想到了凱爾「這兩個該不會就是凱爾的父母吧?為什麼會和爸媽一起合照呢?」跩哥翻過照片,在照片的角落出現了石內卜的字跡"Keep the secret"「保守秘密…是什麼秘密?」跩哥不解,但他下意識收起了這張照片,他打算找個時間和父親問個清楚

「嘿,妙麗。」吃完晚飯後,跩哥看到從對面走來的妙麗,開口打聲招呼
但妙麗似乎沒聽到,她低著頭往前走,過程中完全沒有抬頭
「妳怎麼了?」當妙麗經過跩哥時,跩哥伸手拍了妙麗的肩頭,妙麗這才回過神看著跩哥
「怎麼了嗎?」妙麗現在連擠出一個表示自己沒事的笑容都覺得心累,索性連硬擠都不想擠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剛剛叫妳妳都沒有回應欸。」跩哥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沒事的。」妙麗搖搖頭,表達自己不想說明
「那好吧。」跩哥原本想和妙麗討論一下今天找到的相片,但依這個情況還是不要和妙麗提起好了「我送妳回葛來分多塔?」
「沒關係。」妙麗說完,獨自一個人離去

「欸,凱爾。」跩哥走進史萊哲林交誼廳,只見凱爾一個人看著自己的項鍊再發呆
「怎麼了?」凱爾抬起頭來看著跩哥
「我今天找到了一樣東西。」跩哥將今天找到的相片遞到凱爾眼前,凱爾看著那張照片。從原本是不在乎的表情,到了有點訝異的表情
「這…」凱爾瞪大著雙眼,接著,便是冷冷的一哼「果然,食死徒盛宴。」凱爾的眼神變的很冷,冷到跩哥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頭皮發麻「我先回房間了。」凱爾說完,站了起來,轉身離去

隔天清晨,跩哥不知為何起了個大早,看到在自己對面床鋪的主人已經失去了蹤影「奇怪,這麼早去了哪裡?」跩哥從床上起來,換了外衣之後,便離開寢室

「妳怎麼也這麼早起來?」跩哥走到禮堂,很意外的看到了妙麗,這讓他有點驚訝,便走到妙麗身旁坐了下來
妙麗看了跩哥一眼「沒什麼,就睡不太著。」
「其實我昨天想和妳說一件事。」跩哥說著,遞上了昨天的照片「我想去我家一趟,妳願意和我一起去嗎?」
妙麗看著照片,棕色的眼眸張的老大「這是…凱爾他的父母?」
「嗯。我想我爸應該還有什麼事沒告訴我,所以我想回去一趟問個清楚。」跩哥說道,接著他翻到了背面,上頭有著一排字「怎麼想都覺得我爸還知道其他事。」
「那凱爾呢?凱爾他知道這件事嗎?」妙麗好奇的問道,她希望凱爾不要因為看到這張照片而有更多不悅的心情
「他看到了。很生氣…」跩哥並沒有隱瞞
「那他現在還好嗎?」妙麗眼底的擔心是怎麼樣也藏不住
「我不清楚。我一早起來就沒看到他人了。」跩哥聳聳肩「你有看到他嗎?」
妙麗搖搖頭「我五點半起來就一直在這裡了,我沒看到他。」
「那這傢伙會跑去哪裡了?」跩哥完全沒有頭緒
「說不定是圖書館?」妙麗想了一下說道
「嗯…我想他應該不會像妳一樣那麼頻繁的跑圖書館。」跩哥搔搔頭
「對了!」妙麗突然想起什麼「問哈利他一定會知道。」
「為什麼啊?」跩哥不解
「嗯…」妙麗想起跩哥根本不知道劫盜地圖的事「就…一張地圖。嗯…對一張地圖。」妙麗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我去找哈利。」妙麗說完便奔向葛來分多塔

哈利在餐桌上攤開了劫盜地圖,看到地圖的內幕時讓跩哥大吃一驚「這東西…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這是我父親當年在學校時和我教父跟路平教授創造出來的地圖。」哈利輕描帶寫的說道「我看看,凱爾在…」哈利仔細的掃描,這時看到凱爾的腳步出現在史萊哲林交誼廳「你們看,他在…」哈利指著凱爾的腳印,就在三人的目光都在那雙移動的腳印上時,腳印突然消失了
「怎麼回事?」妙麗瞪大雙眼「不見了!」
「不可能。」跩哥說完立馬朝寢室奔去,妙麗看到跩哥跑走,也跟著跑了過去
「欸,你們等一下。」哈利迅速收起地圖,跟了過去

「妙麗她還好嗎?」跩哥站在遠處看著不斷盯著劫盜地圖的妙麗
「她今天一整天都這樣。」哈利嘆氣。凱爾不知怎麼的消失在整個霍格華茲,這對妙麗的打擊很大。一整天下來她不吃不喝,也不去上課,更不去D.A的練習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跩哥說道,邁步朝妙麗走去。一把拉起她的手「走。」跩哥的語氣帶著一點命令
「放手。說不定凱爾等等就出現了。」妙麗依舊死死盯著劫盜地圖
「清醒一點好嗎?格蘭傑!」跩哥抓著妙麗的肩膀「凱爾失蹤是事實,我們現在應該找出他為什麼會失蹤不是嗎?」跩哥銀灰色的目光盯著妙麗那逃避自己目光的棕色眼眸「我們走。」
「去哪裡?」妙麗不解
「馬份莊園。」跩哥看著已經被凱爾失蹤的事搞到變傻子的妙麗「我想到那邊我們可以理解很多這個神秘的奧古斯特家族唯一的後代的故事。」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20 奧古斯特家族的真相

「爸,我有事情要問你。」跩哥和妙麗走進了馬份莊園
當魯休斯看到跩哥帶著妙麗來的時候,看起來十分的憤怒「你怎麼可以帶這個麻瓜出生的巫師來到我們這神聖的馬份莊園呢?」
「爸,這不是重點。我必須知道更多關於奧古斯特家族的事情。」跩哥銀灰色的眼睛緊盯著坐在單人沙發上,氣定神閒品味著英式紅茶的魯休斯
「為什麼要知道這件事。我把我知道的關於奧古斯特家族的事情都告訴你了。」魯休斯看起來很平靜
要不是跩哥知道他在說謊,可能會被隱藏的這麼好的父親給騙到「你說謊。我在石內卜教授的遺物找到這個。」跩哥拿出了一張相片,上頭有著馬份夫婦以及奧古斯特夫婦,他們一群人正有說有笑著「你不可能不認識凱爾他父母吧,所以…一定還有更多事情是你知道的。我們現在非常需要的。凱爾他…失蹤了。」
「我…」原本氣定神閒的魯休斯聽到跩哥帶回來的消息,手中的拐杖嚇得摔落一地
「馬份先生,是發生什麼事嗎?」在跩哥身旁的妙麗戰戰兢兢的問道
「我的天啊,梅林。」魯休斯扶著他充滿抬頭紋的額頭,自從知道佛地魔根本沒死之後,魯休斯看起來又蒼老了不少
「爸,你倒是說清楚,哪裡出了問題了。」跩哥緊張的握著拳頭說道,凱爾失蹤這件事的背後到底是什麼
魯休斯蒼白的膚色看起來更蒼白了,他有氣無力的吐出這個他隱藏許久的故事「那個奧古斯特家族的男孩,其實…是在英國出生的。他原本也要就讀霍格華茲。不過…在他出生後沒多久…那個會占卜的老女人…無意間說出一個很可怕的預言。」魯休斯吞了吞口口水,蒼白的手指不斷的顫抖著,說明了這個故事十分的可怕「奧古斯特夫婦一知道這個消息,便把兒子送到了美國,讓美國那邊的寄養家庭撫養長大,並且就讀伊法魔尼。他們以為這麼做就可以讓這個孩子遠離這件可怕的預言,但是…命運這種事情是不可能插手介入的,它該發生就會發生。」
講到這裡,一個很可怕的想法湧上妙麗的心頭「馬份先生,你該不會是要說…凱爾的父母成為食死徒並不是…真正效忠佛地魔。」
魯休斯用著嚴惡的眼神看著妙麗,他讓這個麻種進到他高貴的馬份莊園就已經是最大的容忍極限了,但現在這個麻種還不等他把話說完就插嘴,那個麻種信不信他現在就把她趕出去
跩哥認識自己父親好歹也十八年了,怎麼可能不懂他父親的個性,他握住了妙麗的手,讓妙麗將目光放到自己身上
果然,妙麗將目光放到了跩哥的身上,跩哥用嘴型示意妙麗讓自己的父親把話說完。妙麗點了點頭,似乎看懂了跩哥的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會再插嘴了,馬份先生,請繼續。」
魯休斯這才看起來比較滿意一點,咳了兩聲「傳言中,那個可怕的預言只有奧古斯特夫婦以及鄧不利多三人知道。而那個預言發生的時刻,同時,也是波特家被黑魔王毀滅的時刻。」
妙麗感到一陣寒意,心裡感受到的害怕讓她反握了跩哥的手。跩哥看著妙麗握緊著著自己的手,曾經那份悸動不知為什麼已經不復存在了,但他依舊把妙麗當作自己的朋友「別怕,我在。」跩哥紳士的將妙麗拉更靠近自己,摟在懷中,雖然當不了情人,但至少…他希望自己對妙麗的存在就像是哈利一樣,可以讓她感受到安全感
「妳剛剛猜的沒錯,麻種。」魯休斯實在沒辦法改掉這個習慣,但妙麗看起來已經沒那麼在意了,因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恐懼湧上了心頭,那些歧視她的話語到現在已經都沒了用處「奧古斯特夫妻在被黑魔王發現不是真心的要服從他之後,用了虐虐咒凌虐他們致死。死前,用了吐真劑要他們說出隱瞞了什麼,但他們並沒有說出口,讓那個男孩安穩的活到了現在。」魯休斯看著沒有被燃起的壁爐「妳是我見過最聰明的麻種,我想…妳或許猜得到那被隱瞞的預言。」魯休斯突然露出邪惡的微笑「只可惜…妳似乎沒辦法把這件事帶給妳的那些非純血的朋友們了。」魯休斯突然仰天大笑,只見跩哥和妙麗四周飄出了黑煙,一個又一個食死徒從黑煙裡走了出來
「爸,我以為你已經徹底離開佛地魔了。」跩哥讓妙麗躲在自己的身後,魔杖指著自己的父親
「徹底離開?你在和我開玩笑。」魯休斯笑了,輕視的微笑「你以為我會這麼輕易的離開一個可以讓我更強大的巫師嗎?何況,一日為食死徒,終身為食死徒。跩哥,讓我們從回食死徒的懷抱吧!」魯休斯露出他左手臂上的黑魔標記「麻種必須死,混血的也必須死。只有我們純血的才能活在這個世界上。黑魔王已經抓走了那個奧古斯特家族的男孩,你們已經不用掙扎了。少了他,你們根本敵不過黑魔王。」
跩哥的眼裡充滿著迷茫,他曾經…十分討厭他身後的妙麗,那雙迷茫的銀灰色眼眸看著妙麗,妙麗驚恐的搖搖頭「不要,跩哥。你難道還想再次當個膽小鬼,臣服在佛地魔底下嗎?」妙麗努力在這個危機的時刻用她的伶牙俐齒讓跩哥別再度踏入這條不歸路。不管如何,如果霍格華茲再少一個像跩哥那麼有能力的巫師,那麼他們能夠成功對抗佛地魔的勝率只會更低。妙麗的雙眼泛淚,看著跩哥希望他醒醒
那樣的淚眼迷濛讓跩哥想起,那個曾經因為凱爾的話而哭奔離去的妙麗,那個他想好好保護,不知道何時喜歡上的麻種「我不會…在踏上同樣的錯誤。」跩哥的眼神十分堅定「我們必須離開這裡。」跩哥說完,便朝著自己眼前的食死徒施以昏擊咒,而妙麗也沒有任何的遲疑,也跟著攻擊起身旁的食死徒
「你這個叛徒。」一個食死徒看不下去跩哥的行為「你不配成為史萊哲林,更不配成為馬份家族的人。」食死徒說完,便朝跩哥施以撕淌三步殺
就在跩哥以為自己要中咒時,一個身影突然出現擋下了這個咒語。只見眼前是一個長髮披肩的老者
「你做的很棒……」老者面目猙獰,畢竟誰能中了撕淌三步殺還能表現平淡,血不斷的從他的傷口涔出
「爸。」跩哥不解魯休斯的作為
「快用…現影術……逃走……黑魔王……霍格華茲……」魯休斯努力的告訴跩哥佛地魔要趁這個時候攻打霍格華茲
「不行,我得帶你一起走。」跩哥看著自己倒地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的父親「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孤獨的死去。」跩哥說著,趕緊要幫父親治療
魯休斯只是搖搖頭「救不活……我活著…只會繼續……被操控…放過我……」魯休斯看著自己心愛的兒子「你是我的驕傲……馬份家族…的驕傲…」魯休斯努力的說出最後的幾句話「水仙…我來了…」魯休斯嚥下最後的一口氣
「爸。」跩哥跪在地上,痛哭失聲
「跩哥,我們得走了。天曉得他們什麼時候會醒來。」妙麗看著倒在地上,掙扎的食死徒。她握著跩哥的手,使用現影術回到了霍格華茲

但他們還是晚了一步,回到霍格華茲時,那曾經聳立的城堡已經被摧毀,雖然還不至於成為廢墟,但高塔已經被摧毀了。只見一個穿著黑袍,沒有頭髮的巫師用著魔杖指著霍格華茲仰天大笑
「佛地魔…」妙麗以為自己不會害怕了,但看到佛地魔的當下她的身體依舊顫抖著
「喔?看看誰來了。」佛地魔看著突然出現的妙麗和跩哥「你們心愛的霍格華茲,將再一次毀滅在我的手上。」佛地魔說完,便朝一個雷文克勞的學生施以索命咒
「不。」妙麗來不及阻止一切,只看到那個雷文克勞的學生中了一束綠色的魔杖,沒有掙扎的,倒在地上離開了大家
「不?」佛地魔冷笑著「不,這還不值得妳驚訝,好戲還在後頭呢!」佛地魔的笑讓妙麗內心發寒。有時候她多麼的希望事情不是她猜想的那樣,但是現在那強烈的不安感籠罩在她的心頭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21 最終之戰(上)

「我的好手下啊,黑魔王的僕人。」黑魔王-佛地魔露出邪惡的笑容「別躲了,該出來和大家相認了。」佛地魔說著,在他的身後一個穿著黑色斗篷帶著面具的男人走了出來,他將連帽脫掉的那個瞬間,只見學生軍團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尤其,就屬妙麗的臉色已經失去了血色
當連帽拿下的那個瞬間,只見那個一身黑的男人露出了那金色的頭髮
「哈哈哈!我就喜歡你們這個表情。再蒼白一點,再痛苦一點,我就最愛了。」佛地魔扶著額頭,對著天空大笑著
「不要…」妙麗幾乎已經要雙腳發軟了,在他身旁的榮恩趕緊扶住妙麗
「讓你們看看吧,所謂的史萊哲林傳人。」佛地魔看起來意猶未盡
身後的男子拿下了臉上的面具,那張俊俏的臉龐學生軍團們沒有一個人不認識,畢竟,他也是那時教大家黑魔法防禦術的其中一人
「奧古斯特…你竟然…」榮恩恨不得拿著魔杖抵著凱爾的下巴
「我不相信。」妙麗的淚水已經佈滿了她的臉龐,她掙脫榮恩,就要朝凱爾跑去「你承諾過的…你只是擁護者…你不會成為佛地魔的手下。」
「榮恩,拉住她。」哈利從瓦礫堆爬了起來「他已經不是凱爾了。」
但妙麗早已離榮恩有一段距離了,榮恩原本想要衝上前,但另一隻手早一步拉回了妙麗「該死的,萬事通,好好看著他的眼睛吧!他被控制了。奧古斯特中了蠻橫咒。」跩哥將妙麗拉回自己的懷裡,一雙灰色的眼眸緊緊凝視著妙麗
妙麗的視線被淚水給模糊了,她努力的讓視野變得清晰,她看向了凱爾,那雙永遠都是充滿溫柔的湖水綠眼眸現在成了空洞的紅色眼眸,他已經被佛地魔受到控制,已經不是那個凱爾了
「凱爾…我不相信你這麼容易受到控制。」妙麗還是不願相信,那個總是溫柔體貼的男孩,那個總是笑臉迎人的男孩,那個總是擋在她面前替她迎擊所有困難的男孩「凱爾,對抗它,找回你自己。」妙麗大喊著
然而什麼回應也沒有得到,凱爾僅是拿起了自己的魔杖,開始對學生軍團進行攻擊「Confringo」他冷冷的下了咒語,只見原本在哈利身後的雕像瞬間崩塌,哈利和奈威雖然反應很快的閃開了,但依舊受到一點傷
「Confringo」金妮一見到哈利遭受攻擊了,立刻還以顏色,她對凱爾和佛地魔身旁的雕像下咒,便立刻感到哈利和奈威的位置「Vulnera Sanentur」金妮抓緊時間趕緊替他們治療傷口
而剛剛金妮向凱爾他們那邊發射的咒語,完全沒造成任何的損害,直接被凱爾用反彈咒給反彈給金妮他們
這一次他們確確實實的被石塊給壓住了「啊!」金妮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腿部骨折了,疼痛感立刻湧了上來,淚水跟著疼痛飆出
「快,把他們帶去醫護室。」露娜擋在金妮他們的前面,讓後頭的人有時間可以把石塊移開,救走底下被壓住的哈利三人
「妳以為妳有辦法打倒史萊哲林的傳人嗎?」佛地魔仰天大笑「少在那裝自己很威風了。我的僕人,解決掉她!」
「Stupefy」凱爾冷冷的又下了一個魔咒
露娜拿起魔杖,要與凱爾的魔咒抗衡,但凱爾的魔咒下的又快又急威力又十分強大,露娜根本不是對手,就當咄咄矢要擊中露娜前,一個身影閃過,替露娜擋下這個咒語
「馬份!」跩哥倒在露娜身前,凱爾的咒語威力真的不容小覷,跩哥感受到整個世界都在暈眩,他扶著額頭,頭痛欲裂原來就是這種感覺「你還好嗎?」露娜蹲在跩哥身旁問道,她的眼裡充滿著擔心
「沒事…」哪裡沒事,跩哥覺得自己都快吐了
「要不要我送你去醫護室?」露娜趕緊又說道
「沒關係。」跩哥靠著露娜的攙扶站了起來,靠在身後的牆壁上「讓我休息一下,我可以的。妳快點去幫其他人。」跩哥面容有些猙獰,他指向一群被食死徒和吸血鬼圍住的學生軍團
「好。」露娜點點頭「Stupefy」她對其中一個吸血鬼射出一道藍色的咒語

「真是的。我原本以為可以和波特好好對決一下呢!」佛地魔看著已經被攙扶離開的哈利的背影「現在,能與我為敵的人只剩下你了,但…你已成服了我。去收拾掉他們吧!」佛地魔命令凱爾去攻擊其他學生軍團的人,但這時,他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跩哥「看看是誰啊?那個逃命要緊的馬份家族的小男孩!」佛地魔邁步朝靠在牆上休息的跩哥走去
「Stupefy」跩哥虛弱的舉起手臂,用魔杖朝佛地魔攻擊,但因為太虛弱了,昏擊咒根本無法對黑魔王產生效用
「我想…如果能你能再次成為我的手下,這場戰爭能更快結束。」佛地魔露齒微笑
「你想得美…我不可能,再次成為食死徒。」跩哥那雙灰色眼眸充滿著堅定,他死死的盯著佛地魔
「想不想…不是你能控制的。我想你的印記還在吧?」佛地魔伸手拉起了跩哥的袖子,袖子下遮蔽的僅僅只有跩哥蒼白的皮膚。黑魔王緊緊皺著眉頭「Morsmordre」佛地魔試圖召喚那個象徵食死徒的咒語,但什麼都沒有出現過
跩哥也很意外,畢竟那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消除的。這時,一段記憶突然衝入他的腦海裡

那是在凱爾失蹤前的最後一個晚上
「奧古斯特,你找我來要做什麼?」跩哥三更半夜被凱爾叫了出來
「我不會害你的…」凱爾對跩哥微笑,接著便轉過身往前方走去,那時他曾發出小小的聲音,那個時候跩哥沒有聽得很清楚「至少現在不會…」
他們走到了不會被飛七發現的閣樓,凱爾從他的袍子掏出了一罐藥水,遞給了跩哥「喝下去。相信我。」凱爾自信的微笑
跩哥有點猶豫,但他最後還是相信了凱爾,喝下那味道很奇怪的東西

「是那時候。」跩哥瞪大雙眼,凱爾那時候應該早就知道他會被黑魔王控制,但他依舊還是站在學生軍團這邊。跩哥的腦海浮現了一種可能,說不定…凱爾沒有像貝拉一樣是黑魔王忠誠手下「妙麗,把凱爾喚醒,妳可以的。」跩哥不害怕等等被離自己如此靠近的佛地魔下不赦咒,他只要妙麗不要後悔沒能把凱爾喚醒,他向正和榮恩對付著不停湧上來的食死徒的妙麗吼道

而妙麗也聽到了「榮恩,這裡交給你。」妙麗說完,就朝露娜那裡跑去
「等等妙麗…」榮恩拉住妙麗,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想喚醒凱爾的妙麗,因此開口道「萬事小心,好嗎?」
「我知道。」妙麗說完,朝露娜一行人跑去

「你這該死的馬份家的小鬼頭。」黑魔王還沒對跩哥下不赦咒,跩哥便先下手為強,跩哥知道自己的法力贏不佛地魔,但佛地魔終究還是人類啊,他用力的給了佛地魔一拳,就如同三年級時妙麗給了自己一拳一樣。給了佛地魔一拳之後,跩哥也趕緊跑離開

「凱爾,看著我。你還記得那天我們一起待在外頭,看著星空的那個晚上嗎?」妙麗看著凱爾,擋在他與學生軍團的中間
原本面無表情的凱爾竟然微微的皺起眉頭,妙麗知道,這招有效
「你記得你從一群催狂魔救下我的那一刻嗎?」妙麗問道「那時候你答應我,你會保護我到最後一刻。我不相信你敵不過黑魔法…凱爾,你答應我,等這一切結束之後你要帶我去美國看一場大聯盟的比賽,你記得嗎?」妙麗努力的運用凱爾承諾過自己的話語作為攻勢,因為她知道凱爾最重視他的承諾了。妙麗似乎在那沒有溫度的紅色眼眸,看到那些微的湖水綠

佛地魔似乎也注意到凱爾停下了攻擊,他不能失去這強大的棋子「殺了那聒噪的麻雀吧!」佛地魔對凱爾下令
那雙原本出現了一點點的湖水綠的眼眸在那個瞬間再度化為冰冷的赤色眼眸冷冷的凝視著妙麗,凱爾像個機器人一樣,聽從指令的舉起了魔杖,瞄準著妙麗的心臟,魔杖射出了綠色的光芒。妙麗被那道綠色的光芒打中,身體不穩的後退了一步,嘴角涔出刺眼的紅色
「對,就是這樣。」佛地魔興奮極了「最後,讓他們見識一下,史萊哲林的繼承者的強大吧!」
妙麗知道佛地魔的意思,他要凱爾對自己使用索命咒「你答應我的,凱爾,你不會用不赦咒。」妙麗對著已經沒有自我意識的凱爾大喊,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只能想盡辦法讓凱爾奪回他真正的意志「你和我發過誓的…」妙麗跪在地上,她已經沒有力氣握起手中的魔杖,就算凱爾離她很近,就算自己只要隨便下個咒就可以讓凱爾被打飛,但妙麗說什麼也下不了手。她鮮紅色的血從嘴角流下,入了那冰冷的眼眸裡
「你說過…伊莎貝拉是你這輩子最愛的人。」淚水再度從妙麗的臉頰滑落,她不喜歡提到這個名字,這個名字讓妙麗有種不曾感受過的感覺,那種感覺叫徹底失敗。無論她陪在凱爾身邊有多久,他們之間的美好回憶有多少,都敵不過這簡單的四個字。而這也是妙麗的最後一招,最有可能讓凱爾找回自我,戰勝蠻橫咒的絕招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22 最終之戰 (中)

「Avada Ked…」凱爾像個冰冷的機器開口了,魔杖指著妙麗的胸口,但他卻說不出完整的詞句「Avada K…」凱爾突然跪地,手裡的魔杖也應聲落地,他緊緊抓著自己的頭髮,好像很努力的在對抗什麼

「我答應妳,不會讓妳受到任何威脅,不會讓妳面對任何危險。」那個溫柔的聲音在腦海裡想起,凱爾知道這是自己講過的話,但講得對象是誰…是誰…他模糊的視線裡出現了身上滿是灰塵,全身髒兮兮,嘴角還涔出了鮮紅色血液的妙麗

「妙…」那個瞬間,妙麗似乎看到凱爾的眼睛出現了那曾經溫暖的湖水綠眼眸,妙麗知道他很努力在對抗蠻橫咒,他在努力得到身體自主權「我…我讓妳…受傷了…」凱爾的眼裡出現了那疼惜,那樣的疼惜讓妙麗心痛萬分,她不在乎凱爾還尚未戰勝蠻橫咒,她捧著凱爾的臉說道
「你可以的,凱爾。你是凱爾,凱爾‧奧古斯特…」妙麗眼眶充滿了淚水,她緊緊的抱住凱爾
「凱爾…凱爾‧奧古斯特…我的名字…」凱爾複誦了自己的名字,而在他的腦海裡,出現了一個金髮的女孩,那女孩正在對著他微笑「伊莎貝拉…」凱爾吐出來這個名字,妙麗沒有感受過如此這樣的心痛,她喜歡的那個人…那個她抱著她喜歡的那個人,在她的懷裡吐出另外一個女生的名字,他恢復他的意識,得到自己身體的自主權,不是抱著他的自己,而是那個已逝,他不喜歡提起的前女友
「你很白目…」妙麗將凱爾抱的更緊了
「會痛。」那個聲音,那個熟悉的聲音
「凱爾,你…」妙麗放開了凱爾,凱爾看著妙麗,眼底已經沒了那冰冷的血色,回到了那原本溫柔的湖水綠
「妳受傷了。」凱爾心疼的擦去妙麗嘴邊的鮮血
「沒事,只是小傷。」妙麗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她很開心凱爾恢復了,另一方面又因為凱爾的復原是因為那個伊莎貝拉而感到心痛
佛地魔看到自己的傀儡恢復成原本的模樣,看起來就快要氣炸了「你這樣還有史萊哲林的傳人的尊嚴嗎?」
「身為五十年前的史萊哲林傳人,你從來沒有感受過愛吧?佛地魔。」凱爾站了起來,再度舉起了魔杖,而這一次魔杖指向的不再是妙麗的心臟,反倒指的是佛地魔
「那是我最不需要的東西。」佛地魔大吼著「算了,我的僕人們,上吧!」佛地魔指揮著身後的食死徒,要他們朝凱爾攻擊
「Jelly-Legs Jinx」凱爾將魔杖指向一群食死徒,只見食死徒突然倒下,看起來似乎是腳使不上力一樣
「一群沒用的廢物。」佛地魔大手一揮,原本癱軟在地上的食死徒又重新站了起來,不過這也讓凱爾爭取的時間,爭取到幫妙麗治療的時間
「還有哪裡有受傷的嗎?」凱爾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妙麗微笑「謝謝你,沒有忘記你答應我的事。」
凱爾微笑,但眼神卻沒了以往的溫柔,似乎在想些什麼,而那個眼神竟讓妙麗感到害怕,一種不安的想法湧上妙麗的心頭
「凱爾…你還記得對我的承諾嗎?」妙麗不安的問上了這一句話
「當然,我會保護妳到最後一刻。」凱爾說完,站起來擋在妙麗面前
食死徒一能站起來,立刻將魔杖指向了凱爾,好幾束由魔咒產生的黑色光線湊在一起,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一隻蛇。凱爾並沒有任何的退縮,他也用魔杖指著那些食死徒,奮力擋下這強大的魔咒。但就算凱爾再怎麼厲害,五個食死徒和在一起的魔咒也壓制了凱爾魔杖射出的藍色光芒
「該死的,妙麗,妳快走。」凱爾面露猙獰,他回頭看著妙麗
「我不會走的。」妙麗站了起來,她同樣拿起了魔杖「Expelliarmus」她沒有幫凱爾抵擋攻勢,反倒是對其中一個食死徒下了繳械咒,只見那個食死徒的魔杖飛了出去,接著她又迅速的對另一個食死徒下Expelliarmus,剩三個還拿著魔杖的食死徒根本就不是凱爾的對手,他們承受不住凱爾的魔力,被象徵學生軍團的藍色魔法束給擊潰
「該死的東西,三個人打不贏一個人。」佛地魔低吼道「一群沒用處的廢渣。」佛地魔憤怒的對那群食死徒大吼「Crucio」佛地魔的魔杖指向那群被凱爾打趴的食死徒,只見那群食死徒趴在地上,身體一陣又一陣的抽搐,他們面色猙獰,口吐白沫,就算虐虐咒不是用在妙麗身上,她也可以從那群食死徒的模樣感受到這是多麼痛苦的不赦咒
「別看了。」凱爾用手遮住妙麗的眼睛「我們快走。」凱爾說著,拉著妙麗往一旁的雕像躲「躲好,妳身上說不定有內傷。佛地魔我來處理。」
「不要。」妙麗拉著凱爾的手「我和你一起,你就算再怎麼強大,也敵不上佛地魔。佛地魔這輩子最害怕的巫師是鄧不利多教授,連鄧不利多都贏不了佛地魔了,更何況是你。」
「我可以的。我會殺了他。他留了最後一塊的分靈體在他身上。我必須銷毀他。」凱爾說道
「分靈體必須用像是葛來分多劍之類的物品才能完全銷毀,雖然我們有葛來分多劍,但你也沒辦法刺入佛地魔的身體,那你要怎麼…」妙麗講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你…你不要和我說…」一個不好的念頭湧上妙麗的心頭
「我不准,你答應過我的,不會用不赦咒的。」妙麗抓著凱爾的手更緊了
但凱爾竟然笑了,他用著另一個可以靈活行動的手,推了一下妙麗的額頭,有點無奈的說的「萬事通小姐,妳是急了所以犯下這種錯嗎?不一定要用不赦咒才可以銷毀分靈體啊。而且,妳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最信守承諾了?」
「惡魔之火…」妙麗突然想起「不行,這也太危險了。而且,如果有個萬一…我不准。」妙麗搖頭
「我們沒有時間了。」凱爾說完,趕緊拉著妙麗離開雕像,因為佛地魔朝著雕像下了轟轟爆。如果在慢個一秒,凱爾和妙麗將要成為下兩個送入醫護室的學生「妳去幫其他人,這裡我來對付。」
「答應我,你不會出事!」妙麗緊張的說道
「我會完整的在戰爭結束後走到妳身邊。」凱爾給了妙麗一個自信的微笑
妙麗飛快的給了凱爾一個吻「等戰爭結束後,把你的時間給我,好嗎?」
凱爾摸摸妙麗的頭「妳想要什麼,想要去哪裡,我都陪妳。」
「不准出事。」妙麗最後一次叮囑
「我知道了。我數到三,我會引開佛地魔,妳就趁那個時候快跑。」凱爾說完,轉過身,那雙原本看著妙麗充滿溫柔的湖水綠眸這次充滿了犀利,以及妙麗沒看到的憎恨「一、二、三!」
妙麗聽到三立刻跑開,而凱爾也迅速的朝佛地魔發射了一個魔咒
「自不量力的小鬼頭。」佛地魔輕易的就揮開了凱爾對他發射的魔咒「為什麼要反叛呢?我們都是史萊哲林的傳人啊!」佛地魔那雙犀利的目光看著凱爾「跟著我,我不會傷害你的。反之,你就要和你的小女友說聲掰掰囉!你真是史萊哲林之恥,竟然會喜歡上一個麻種!」
「你才是史萊哲林之恥吧?混血巫師。」凱爾輕視的看著佛地魔
「你這傢伙!」佛地魔最討厭別人用那個詞來稱呼自己「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史上最強大的巫師!」佛地魔將魔杖指向了凱爾「Avada Kedavra」強大的索命咒朝凱爾打來,但凱爾並沒有閃躲,他很快的下了另外一個咒語,一個…連佛地魔都沒有聽過的咒語,那個咒語竟然輕易的擋下了強大的索命咒
「那是…」佛地魔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當年莉莉在哈利身上下的防護咒以外,根本沒有人可以把索命咒給擋下,連他自己都不行「你那是…」
「我說過了,佛地魔,身為史上最強大的巫師一定沒有感受過什麼叫做愛吧?這個防護咒…是一個死在你手裡的女孩和我一起研發出來的。」凱爾想到了伊莎貝拉「我會到你的身邊,假裝投靠你…全都是因為她。」
「你是指那個麻種?」佛地魔怎麼可能不知道凱爾說的那個人是誰「是她該死,她不是冒用了妳的身份,你讓我們史萊哲林最討厭的麻種冒用了你的身份。」
「我不是一般的史萊哲林。我也不討厭麻瓜。相反的,我比任何人都愛伊莎貝拉!而這份愛,只會讓你失敗。」凱爾說完,再度拿起了魔杖「我會讓你後悔,後悔殺了伊莎貝拉。伊莎貝拉怎麼死的,我就讓你怎麼死!」
「從你和我解釋那個麻種的瞬間,你就輸了。」佛地魔眼裡充滿怒火,這個史萊哲林竟然因為一個麻種要殺了他

而不遠之處的妙麗聽到伊莎貝拉的名字的瞬間,立刻將目光移向這兩個史萊哲林傳人的方向。當她聽到凱爾說出要佛地魔的死法和伊莎貝拉一樣時,妙麗恨不得使用消影術立刻到達他們那邊,可是一切都太遲了

「Sectumsempra」
「Avada Kedavra」
兩道強大的魔咒朝著兩個反向飛去,強烈的爆炸聲下,妙麗除了自己的尖叫聲什麼都聽不到「不!」
時間似乎已經暫停,對於妙麗而言這個世界已經停止轉動。跩哥好不容易處理完一批食死徒,那刺眼的景象也入了他的目光
只見佛地魔倒在地上,索命咒確實的射入了他的心臟,破壞了最後一個分靈體。史上最邪惡、最強大的巫師這次毫無疑問的已經死了。然而,那個對佛地魔使用索命咒的對象同樣也倒在地上,身下暗紅色的血跡面積不斷在擴大「凱爾!」妙麗奔向凱爾。
最終,凱爾依舊破壞了不破誓。依舊使用了不赦咒。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