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種的反噬(跩哥X妙麗)(09/21更新Ch.33

發表於

想要發財的小凱兔兔xD @Xujiayun

0
對惹今天是禮拜六,Kyle是不是該更文了?

Libra  @Libra_LIang

0
@Kyle_di_Angelo 以前的那對.........該不會是指莉莉和石內卜吧?

Kyle @Kyle_di_Angelo

2
@Xujiayun

很抱歉 我拖稿了🙏🏼🙏🏼
我保證這個禮拜和下個禮拜一定會更新
(最近比較有靈感了🙃

@Libra_LIang

(我滑了好一陣子才找到我之前打了什麼😂😂
是的,我在那裡指石內卜和莉莉
而後頭的近水樓台先得月則是指莉莉最後和同為葛來分多的詹姆在一起

Kyle @Kyle_di_Angelo

3
Chapter 25 撕淌三步殺

「你對那本書已經達到癡迷的程度了。」妙麗看著哈利吃飯還是要配著這本混血王子的課本
「還好吧!但我真的蠻想知道這本課本的主人是誰?總覺得我能在裡頭學到些什麼。」哈利咬了一口總匯三明治後,和妙麗說道
「你只不過學到如何作弊而已,這依舊不是你的知識。」妙麗有些不悅
「妳是因為哈利在魔藥學表現上比妳好而嫉妒吧?」榮恩嘴上還留有食物碎屑
「我才不在乎那個。」妙麗更加不悅了,以往因為她知道自己喜歡榮恩,所以對於榮恩的一些冷嘲熱諷她可以帶有比較大的寬容,但現在她已經弄清楚自己內心的感受,她就不會再有寬容了「聽著,哈利,我是擔心你會被這本課本牽著鼻子走。這本課本的主人絕非善意,你知道嗎?」
「我很明白我在做什麼。」哈利繼續埋首於課本當中「Sectumsempra」這時,一串咒語出現在哈利的眼前,上面寫著”對敵人”這個咒語他還是第一次看過,難道是混血王子自己研發的咒語嗎?果然這個混血王子的來頭真的不小。
「算了,我還有其他事情我得先走了。」妙麗說著,拿著自己的課本離開了大廳
「哈利,你不覺得妙麗最近怪怪的嗎?不是常常恍神,就是像現在這樣不知道跑去哪裡。」榮恩看著妙麗的背影問著哈利
「嗯,有嗎?」哈利最近根本沒有把妙麗放在心上,不然他可能早就發現,發現他這個葛萊芬多的朋友最近和最討厭葛萊芬多的史萊哲林走的很近

「教授!」妙麗走出大廳,便往石內卜教授的辦公室走去,沒想到就在路上遇到了石內卜教授「我想問一些事情。」
石內卜教授的撲克臉出現了一點疑惑「去我辦公室。」說完,石內卜頭也不回的往辦公室走去

「我想問關於跩哥的事情⋯⋯他最近好像怪怪的。」妙麗想起那天在圖書館自己遇到跩哥的時候的事情,跩哥雖然什麼都沒有說,但跩哥的表情很明顯就是發生了些什麼
石內卜板著臉,看著妙麗「妳覺得呢?什麼事情可以讓他悶悶不樂。」
「我想過了很多,你之前要為注意跩哥不要讓他做出任何會傷害到其他人的事情,很明顯的,除了瑞克對我和跩哥的攻擊事件外,其他攻擊事件都牽涉到一個人,鄧不利多校長。所以,教授,關於跩哥的任務該不會真的是要除掉鄧不利多校長吧!」妙麗看著石內卜教授,她既希望石內卜可以給她一個確切的答案,又不希望石內卜說出口後那個答案和自己猜想的一樣
石內卜看了看妙麗,他知道他不應該講的,如果被佛地魔知道自己洩露出這些秘密的話他是會被處死的,他還有一些事情沒做完,一些為了他這輩子最愛的人做的事情「跟隨妳的心,還有,每件事背後一定有他的動機或者是後果。」石內卜留下了這句話就離開自己的辦公室了
聽到石內卜的這句話,妙麗感到雙腿無力,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跩哥他真的會為了佛地魔而殺了鄧不利多嗎?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件事發生卻什麼都沒做,她要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如果是過去,她可能無從下手,但現在⋯⋯她一定有辦法說服跩哥。雖然機會很微小,但無論如何她都要嘗試,她不能讓跩哥的雙手沾染上任何的鮮血。她沒辦法阻止人的逝去,但她唯一能阻止的就是,不讓人雙手沾上鮮血。

妙麗想要找到跩哥,但她卻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但或許是梅林也在為這兩人推一把,只見不遠處跩哥慌慌張張的走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妙麗趕緊向前
跩哥臉色蒼白,沒有說話,眼裡充滿著無助,頭也不會的往前走
妙麗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她還是跟了上去
而跩哥之所以走那麼快的原因,是因為遠處哈利正試圖找到跩哥的下落。而這一切都發生在妙麗離開大廳的不久之後⋯⋯

「怎麼那麼吵啊!」哈利原本埋首在書中,聽到大廳傳來的吵鬧聲,抬起頭來
「是凱蒂,她從聖蒙果回來了!」一旁的金妮看著不遠處的餐桌聚集著一堆人
「正好,這樣我就可以弄明白發生什麼事情了。」哈利闔上混血王子的課本,走向了凱蒂

「嗨,凱蒂,好久不見了,妳還好嗎?」哈利走向前的時候,身邊的人自動讓了開來
「喔,哈利,好久不見。」凱蒂微笑「我看起來不好嗎?可以不用上課那麼多天,我都希望我能更嚴重這樣就可以休息更久了。」凱蒂開玩笑道
「不會有人想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換休假吧!」哈利尷尬的回應,他應該怎麼切入重點
凱蒂看了一眼哈利「你是不是想要問我什麼?」傻子都看的出來哈利有事找她,畢竟哈利沒事也不會參與和她對話才是
「喔⋯⋯嗯,是。」哈利點點頭
「問吧!什麼問題呢?」凱蒂放下手中的食物,認真的看著哈利
「我想問妳⋯⋯妳還記得那時候給妳包裹的人是誰嗎?」只要她說出是跩哥,那麼他就握有決定性的證據,這樣妙麗就不會再繼續和自己爭論這件事情了
「嗯⋯⋯很抱歉,哈利,我實在對那個人沒什麼印象了。我只記得那個人有著高瘦的身材,穿著純黑色的披風,他的聲音很好聽,但我不認為我有聽過那個聲音。」凱蒂實話實說
哈利對這個回應有些不滿意,如果是高瘦身材跩哥當然會是首要嫌疑犯,只不過這樣還不夠⋯⋯就在哈利還在思考些什麼,他看到了跩哥走進大廳。
跩哥的頭髮不像之前梳得整整齊齊,有些凌亂,有種頹廢的模樣。他第一時間沒看到哈利在看著自己,反倒是看到了被人群包圍的凱蒂,接著又看到凱蒂身邊的哈利「該死⋯⋯」跩哥和哈利只對上了眼不到一刻,跩哥便轉身就走
「馬份!」哈利想也沒想的就衝上去,無奈往自己走來的人很多,他沒辦法很快的追上去
等到哈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自己的視野裡已經失去了跩哥的身影。不過哈利沒有放棄,跩哥也不可能跑太遠,他一定找得到他。接著,他便興師問罪的邁步走了出去要找跩哥說明白。

跩哥閃進麥朵的廁所裡,走向了洗手台,他瘋狂的用水拍打著自己的臉龐,高瘦的身形在那裡微微顫抖
妙麗隨後跟了進來,她不知道該不該上前,看著跩哥顫抖的身影她知道他在哭,心疼的感覺湧上心頭,他和她一樣也才是個十六歲的青少年,然而他那藍灰色的眼睛裡卻有著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憂鬱,這不應該屬於他。
妙麗邁開步伐,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將跩哥一個大男人的身體轉了過來,摟住他,開口安慰跩哥「我都知道了,佛地魔要你做的事。」妙麗安慰著懷裡的跩哥「我們可以去找鄧不利多,鄧不利多一定有辦法對付佛地魔。」
「不可能了……他已經下了最後通牒,要是我再失敗一次,他的魔杖攻擊對象就會是我身邊的人,我不希望我的父母因為我而倒在他的魔杖之下,更不希望……倒在魔杖底下的那個人是妳。」跩哥說著,他已經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淚水
「他不會知道的,不會知道我們的關係……因為,我可以帶你走,我們去麻瓜世界,這樣佛地魔就不能動你了。」妙麗說道
「但他會拿我父母開刀!」跩哥崩潰的大吼「我寧願他殺了我,至少我不會看到我在意的人在我眼前倒下。」
「但我不想看到!」妙麗用力的推開跩哥,她的雙眼泛淚「你如果敢在我面前倒下,我絕對不會饒過你。」
「妙麗……」跩哥被妙麗一系列的舉動搞得不明不白
「跩哥……我……」妙麗淚眼迷濛的看著跩哥
「你在做什麼!」突然,一個聲音傳來,兩個人往外頭看去,只見哈利站在外面,魔杖指著跩哥「你要對妙麗做什麼?」
「哈利,你聽我解釋!」妙麗要把跩哥拉到自己身後,她擔心哈利會對跩哥動手。沒想到跩哥並沒有這麼聽話,他甩開妙麗的手,擋在她的前方
「我們什麼都沒做!」跩哥灰藍色的眼眸充斥著敵意,他不知道哈利聽到了什麼,如果他知道任何一件事就得立刻讓他忘記,他知道哈利會是可以打敗佛地魔的人,他必須降低哈利任何被佛地魔殺掉的理由
而跩哥舉起魔杖的舉動,讓哈利以為他要對自己動手,因此哈利決定先下手為強「Sectumsempra」綠色的光束從哈利的魔杖射出,跩哥只意識到那是一個黑魔法,但他卻無法得知該如何防備。就在那一刻,身後的女孩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用力的推開了跩哥。只見那綠色的光束直接打在妙麗身上,妙麗應聲倒下,哈利的臉色慘白,跩哥趕緊接住倒下的妙麗。
「妙麗,妳怎麼了?」跩哥看著妙麗,她的身體就像被利刃給劃開,身上出現了不少傷口,傷口流出了鮮血,很快的,跩哥的雙手流滿著妙麗鮮紅色的血「去叫石內卜過來,快點!」跩哥對呆愣在那裡的哈利吼著,哈利回過神來,趕緊跑了出去

「怎麼回事?」石內卜很快就趕到了,因為哈利一跑出麥朵的廁所就撞見剛好經過的石內卜,他越過哈利,看到倒在跩哥懷裡的妙麗,臉色一瞬間變得不太對勁
「我……我不是故意的……」哈利聲音十分顫抖
石內卜沒有理會哈利,他掏出魔杖,在妙麗的傷口上施咒,只見妙麗的傷口緩緩的不再流出了血,傷口也慢慢癒合「她需要去找龐芮夫人,我跟你過去和龐芮夫人說明情況。而你……」石內卜眼裡充滿著凌厲「等等拿著書包來找我,我要檢查你所有的書。」石內卜說完,要跩哥抱起妙麗,匆匆忙忙的離開了廁所

>>Next
Chapter 26 是你給我愛你的勇氣

地窖蛇王爆毒液🐍嘶嘶嘶嘶嘶嘶~ @Jaime62442HP

0
加牛奶!加牛奶
期待chapter 26😆
希望妙麗沒事吧!

地窖蛇王爆毒液🐍嘶嘶嘶嘶嘶嘶~ @Jaime62442HP

0
@Kyle_di_Angelo
嗯......請問本小說的作者會隔多久才更文🤔
因為我很期待而興奮《是你給我愛你的勇氣》,在小息有想過結局是美好而完滿的😆

Kyle @Kyle_di_Angelo

1
@Jaime62442HP

通常是週更啦~
不過有時候會沒有靈感(我希望每篇的量固定
或者是要考試沒時間寫(絕對不是我偷懶
不然我都會在星期六更新
(BTW這週六會更新Ch.26
(這禮拜我沒有偷懶🙃

Kyle @Kyle_di_Angelo

3
Chapter 26 是你給我愛你的勇氣

哈利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葛萊芬多交誼廳「我得把這本書丟掉,不,要把他藏起來。」哈利像個瘋子一樣自言自語
榮恩走了過來「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石內卜突然宣布今天的課停課。妙麗呢?金妮說到處都沒見到妙麗。」榮恩一下子忘了哈利好幾個問題,哈利並沒有停下自己的自言自語。但當哈利聽到妙麗兩個字後,他的動作和呢喃都停了下來
「我⋯⋯我傷害了妙麗⋯⋯」哈利雙腿癱軟,跪在地上,用力的將混血王子的課本丟在地上「該死的混血王子,那該死的課本!」哈利崩潰的大吼,這個聲音驚動了整個葛萊芬多寢室
「哥?」沒多久一個細小聲音從門口傳來
「金妮?」榮恩走了過去,在門口的金妮也看到了跪在地上崩潰的哈利。這時金妮也沒在管校規了,直接邁步走進男生寢室,走到哈利的旁邊「發生什麼事了,哈利,告訴我啊!」金妮從沒看過哈利如此無助的樣貌,平常不會把難受擺在臉上讓人擔心的金妮也難得出現了痛苦的表情
「我傷了妙麗⋯⋯她留了好多血⋯⋯她倒在血泊我卻是那個攻擊她的人⋯⋯」哈利斷斷續續哽咽的說著,這讓金妮摸不著頭緒。但她看到一旁被哈利丟在地上的混血王子課本,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不管怎麼樣,哥,我現在需要你的課本。」金妮下了結論

石內卜看著哈利的書包,一本一本拿了出來檢查一番,卻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石內卜拿出了書包內的《高級魔藥製作》的課本「這是你的書?」石內卜拿了起來
「是的。」無論如何自己都得硬扯下去
石內卜翻了翻書「那為什麼,這裡寫著榮榮·衛斯坦?」石內卜指著上頭的名字問道
「那是⋯⋯朋友間稱呼我的方式。」哈利有些結巴的說道
「我知道綽號是什麼意思。」石內卜說道,黑色的雙眸充滿著冷冽的氣息,他緊盯著哈利的雙眼。哈利努力不去看那眼睛,因為哈利知道石內卜會用破心術來讀到他的內心。
不要想⋯⋯不要讓他進入自己的大腦⋯⋯哈利在內心吶喊著,但他做不到,他還沒學會面對破心術要怎麼處理
「你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波特?」石內卜聲音輕柔的可怕「說謊的人應該受到懲罰,而看來你就是這樣的人。每星期六都給我關禁閉,直到學期結束。」石內卜冰冷的聲音訂了哈利的退路
「我⋯⋯我不能接受,教授!」哈利反駁,依然拒絶看石內卜的眼睛
「我有給你接受的權利嗎?」石內卜挑眉「星期六上午十點,波特,到我的辦公室。」
「不行⋯⋯教授」哈利說著絶望地抬起頭「那天是魁地奇⋯⋯最後一場⋯⋯」
「十點鐘,」石內卜堅定的說道,嘴角勾起了微笑「可憐的葛來分多……今年要拿第四了。」石內卜留下了這句話揚長而去

「妳醒了。」跩哥徹夜未眠的守在妙麗的病床旁,好不容易看到妙麗的眼皮微微顫抖,他的語氣和表情都充滿著興奮
妙麗微微張開眼睛,照進醫院廂房的刺眼陽光讓她一時之間眼睛睜不太開,模糊的視線裡出現了一個人影,那個人影是誰她第一時間沒辦法判斷,但那耀眼的金髮已經是最好的判別方式了「跩……跩哥?」妙麗開口時出乎她的意外,她的聲音十分沙啞,畢竟在長時間沒有進食與喝水的情況下,可以發出聲音已經是萬幸了
跩哥把妙麗扶起來,連忙倒了一杯溫水給妙麗,妙麗接過之後緩慢的飲下「這是我第二次受傷醒來的時候看到你了。」妙麗將空杯子遞給跩哥
「俗話說,事不過三,我不會再讓妳第三次倒在我面前。」跩哥說完,遞上了補血魔藥給妙麗
妙麗沒有多說什麼,接過魔藥緩緩的喝下
「妳感覺怎麼樣?」跩哥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了。謝謝你即時要哈利找石內卜教授過來。」妙麗看著跩哥擔心的面容,她竟然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這麼擔心妳妳還給我笑,早就知道我不要……」跩哥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妙麗靠了過來,用吻奪去跩哥接下來要說的每一字每一句
「謝謝你在我的身邊。」妙麗微笑,握著跩哥的手,不再讓跩哥覺得冰冷「也謝謝你……給我愛你的勇氣。因為我知道,就算天塌下來你都會在我的身邊。」
「妳這句話的意思是……」跩哥似乎還很震驚,無法理解他剛剛聽到了什麼
「你明明就聽到了。」妙麗像個撒嬌的小女友說道「你願意當我的男朋友嗎?」
如果不是石內卜前來朝看妙麗的情況,跩哥可能會愣在那裡很久很久吧!他不是沒有談過戀愛,應該說他從來沒有真心去喜歡一個人。自己的戀愛史都是因為父母而存在的,他真真切切的去喜歡一個人便是眼前這個女孩。

石內卜教授板了臉走了進來,他走到了妙麗的病床旁「妳知道關於波特的那個魔咒是從哪裡來的嗎?」從石內卜教授的話語中,似乎是沒有找到哈利的那本混血王子的課本
妙麗搖了搖頭「也許是圖書館的哪本書吧!」妙麗看了石內卜說道,她雖然現在很累,但她那女人專屬的第六感讓她知道,石內卜肯定知道些什麼,也許可以從他的話中套出什麼「所以⋯⋯教授,那個治癒魔咒是怎麼回事。我以前都沒有在任何一本書上看過。」
石內卜教授瞪了一眼妙麗「好好休息。」石內卜教授說完就離開了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跩哥摸著妙麗的額頭問
「沒什麼。」妙麗搖頭,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往床的邊角地帶挪過去,拍拍身旁的位置「陪我。」
跩哥點點頭,坐上了妙麗的病床,將妙麗摟在懷裡「其實,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
妙麗原本靠在跩哥溫暖的懷抱裡時已經快睡著了,但跩哥突然又說了這番話「什麼意思?」
「謝謝妳替我擋下,也謝謝妳在我需要的時候一直陪在我身邊,謝謝妳不計前嫌,最重要的是⋯⋯謝謝妳愛我。」跩哥低下頭,給懷裡的妙麗一個吻
「這是我應該做的。」妙麗甜甜的微笑「因為我知道,你也會一直陪在我身邊⋯⋯一直一直⋯⋯」妙麗敵不過瞌睡蟲,緩緩的閉上眼睛,在跩哥懷裡沈睡
「我也希望⋯⋯我能一直在妳身邊。」跩哥小聲的說著,但是,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他能有幾成的把握自己不會因為佛地魔而被迫與所愛之人分開。

等妙麗再醒來,跩哥已經離開了自己身邊,自己舒服的躺在單人病床上「妳醒了。」龐芮夫人拿著魔藥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那個跩⋯⋯馬份同學呢?」妙麗向龐芮夫人問
「馬份先生被賽佛勒斯叫走了。」龐芮夫人遞上了一瓶補血魔藥「先把它喝掉吧!外頭有妳的朋友找妳,我想⋯⋯馬份先生現在暫時不在對妳而言會比較好吧!」龐芮夫人向妙麗說道
妙麗點點頭,她知道在外頭的人是誰,不過現在她的確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外面的那個人,她希望不要只是他一個人。
也許這個願望有被梅林聽到,走進來的人除了哈利以外還有金妮。
「嗯⋯⋯嗨⋯⋯」哈利尷尬的開口
「嗯。」妙麗也有些尷尬的回應哈利
「那個⋯⋯我很抱歉⋯⋯」哈利再度開口
「你該說抱歉的對象不是我。」妙麗回應,如果現在躺在這裡的是跩哥,哈利還會現身嗎?
哈利知道妙麗的意思「我只是自我防衛。」妙麗原本想要心平氣和的和哈利說這件事情,沒想到哈利竟然講出這句話
「自我防衛就可以用那麼危險的咒語!」妙麗語氣忍不住上昂了不少「你把那本課本處理掉了嗎?」
「還沒⋯⋯」哈利有些心虛的說道
「你不把它處理掉,你還想要用那個咒語再攻擊他嗎?」妙麗不忍了,她沒想到哈利竟然會這麼做
「如果哈利沒有先出手,現在倒在這裡的人就是他了。」金妮聽不下去了,她不懂為什麼妙麗是護著跩哥的,明明他們才是朋友不是嗎?
「他沒有要攻擊哈利!」雖然跩哥沒有說出咒語,但妙麗知道跩哥沒有要攻擊的意圖「無論如何你都不該用隨便使用自己根本不清楚的魔咒!」妙麗語氣越來越高昂,她不能想像跩哥躺在血泊裡的模樣,她不能失去跩哥
「我只是看到他上面寫對敵人用,他又沒告訴我這是多麼嚴重的一個咒語。」雖然傷害到妙麗讓哈利很自責,可是一想到喜歡的女孩一直在幫自己一直以來討厭的人講話,哈利內心就很不是滋味「為了那該死的史萊哲林,我甚至不能參與最後一場魁地奇!」哈利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不是第一次告訴你別相信那本混血王子的課本了,但你從來不聽。所以你現在是要怪馬份嗎?你為什麼做事前都不好好使用你的大腦!」妙麗憤怒的說道「如果葛來分多得到第四名,我也會很難過,但是⋯⋯這不代表你能把一切推在馬份身上。」
「開口閉口都是馬份那傢伙,他到底是餵了妳什麼迷藥!讓妳深陷於他!」哈利忍不住了,用力的對妙麗吼回去
「你們在吵什麼!」龐芮夫人好不容易忙完手邊的事情,卻看到這兩個曾經形影不離的葛來分多對彼此大吼「你們,探病時間到了,該離開了。」龐芮夫人指向了哈利和金妮「而格蘭傑小姐妳的身體還沒恢復,躺好休息別亂動。」龐芮夫人說完就把哈利和金妮”請”出了醫院廂房
妙麗將頭埋進枕頭裡,礙於不破誓的原因,她不能說關於石內卜要自己做的事情;礙於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的關係,她不能一頭栽進挺任何一方;礙於跩哥和葛來分多的關係,她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和跩哥的關係。這些種種的阻礙讓妙麗痛苦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將自己的頭埋在枕頭裡,無聲的哭泣。

>>Next
    Chapter 27 秘密之戀

地窖蛇王爆毒液🐍嘶嘶嘶嘶嘶嘶~ @Jaime62442HP

0
@Kyle_di_Angelo
Kyle,可以這樣叫你嗎?
周末記得加牛奶吧~
期待下一篇的《祕密之戀》
說開來,是否已經接近完结嗎?

想要發財的小凱兔兔xD @Xujiayun

0
對了Kyle今天484該更新到秘密之戀了?

地窖蛇王爆毒液🐍嘶嘶嘶嘶嘶嘶~ @Jaime62442HP

0
@Kyle_di_Angelo
Kyle ,要更文到chapter 27,今天是周末啊^^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27 秘密之戀

也許是哭累了,妙麗趴在枕頭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直到,她感受到一隻溫暖的大手輕撫著她的頭髮。妙麗懶懶的翻過身,只見那鉑金色的短髮出現在自己眼前,妙麗爬了起來,讓跩哥坐到她的身邊。鑽進他的懷裡,希望能和跩哥離開前一樣,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其實跩哥有從龐芮夫人那裡得知今天在醫院廂房的事情,但這件事情礙於他的身分他也不好介入「妙麗⋯⋯我不希望因為我的存在破壞了你們格來芬多的友誼。」跩哥猶豫了許久,還是決定要和妙麗提這件事情
妙麗抬起了頭,棕眸透露著疑惑
「我們可以在一起,但我不希望妳成為夾心餅乾。我不希望妳裡外不是人,所以我希望我們這段感情是不會影響到你們之間的友情的。」跩哥繼續說了下去
「你希望我⋯⋯怎麼做?」妙麗疑惑的問道
「等妳身體恢復了,我再和妳討論吧!」跩哥親了一下妙麗的臉頰「我今天被石內卜訓話訓了好久,好累喔!陪我睡一下吧!」跩哥對懷裡的女孩說道
妙麗點點頭,拉起了被子也讓跩哥可以蓋到,闔上眼睛聽著跩哥穩定的心跳聲靜靜的入睡

妙麗原本很擔心自己出院之後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哈利他們,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根本不需要面對他們。因為一連請了好幾天的假,妙麗的作業進度大幅落後,因此她必須好好的趕上進度,自然也沒有什麼機會和哈利他們相處。

「妳最近好像很少和波特他們在一起?」跩哥陪著妙麗處理著她欠下的作業
「⋯⋯嗯」妙麗點點頭,手中的羊毛筆沒有停下
跩哥看著妙麗,抿著唇沒有說話

「欸,那個人是不是馬份?」哈利和榮恩要走向葛來分多休息室時,看到站在外頭的跩哥
跩哥看到兩人,往他們走去
「我們快走吧!」哈利拉著榮恩就要離開
「波特、衛斯理!」跩哥叫住了哈利和榮恩「我有話要和你們說。」
「我們沒什麼好說的。」哈利拒絕和跩哥談話
「我不懂,就算你是要衝著我,也沒必要牽扯到妙麗吧!你們不是朋友嗎?只因為你們的立場不同,就孤立了妙麗?」跩哥緊盯著哈利的雙眼
「道不同不相為謀。」哈利冷冷的說道「倒是你,你不是一直以來都很討厭我們,那現在幫妙麗說話是什麼意思?你們是什麼關係嗎?」
「朋友。」跩哥沒有表示他們之間的關係「無論你相不相信,我都沒有想要和你們為敵。」
「你不想要,不代表你就不會這麼做。」哈利一點都不相信,畢竟他可是馬份家的人,來自一個黑魔王的擁護者的家族
「我承認。」跩哥說著,為了妙麗要他說什麼他都願意「如果可以,我也不希望做這種事。」跩哥輕聲的說道「不過,無論我選擇做了什麼,都和妙麗跟你們的友情沒有關係。」
「她要一直護著你,我們就不可能和過去一樣。」哈利憤怒的說道
但跩哥沒有忽略在哈利身邊榮恩的表情,他似乎猜到了什麼,冷笑了幾聲「波特,你以為你的舉動是會讓女孩心跳不止嗎?在我看來,你只不過是個偏執狂,只不過是個恐怖情人罷了。只因為妙麗對我好,所以不擇手段的要和妙麗分道揚鑣是嗎?」跩哥看著哈利「你這樣,是永遠都得不到女人心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哈利語氣更重了
「喔,是嗎!」跩哥一字一句又恢復過往的挑釁「如果我是你,無論發生任何事,我都會守在我喜愛的女孩身邊,我都不會像你一樣當個控制狂,得不到就想毀掉她。」
「我沒有!」哈利大吼
「你沒有嗎?你要多久沒有正視過妙麗了?你對妙麗的傷害在你攻擊她的那一刻開始,每一次的見面都是在她的傷口再用刀子用力劃下。你有仔細看看她嗎?如果有,你會看到她因為你所謂的喜歡,而滿身是傷的痛苦模樣。」跩哥難得話說的那麼重,因為他不想要再看到女朋友臉上痛苦的模樣,而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你好好想想我說的話。」跩哥說完這些話後,便離開了

妙麗從圖書館回到休息室時已經很晚了,今天跩哥說他有點事不能陪著她,因此妙麗更專心於自己的課本上,完全忘記了時間。她原本預料回到休息室,交誼廳會一片漆黑。沒想到當她走進葛來分多交誼廳的時候,交誼廳的壁爐還燒著煤炭,昔日的葛來分多鐵三角的另外兩人和金妮坐在那裡,他們的目光都放在剛進來的妙麗身上。妙麗被突然這樣看著,感到全身不自在,低下了頭,準備直接走進房間。
「妙麗!」在妙麗走到通往女生寢室的樓梯間時,金妮跟了上來並且叫住了她「我們有話想要和妳說。」金妮有點扭扭捏捏,因為過去她們從來沒有冷戰那麼久,是因為哈利對妙麗很冷淡,所以金妮才跟上這波舉動
「能讓我洗個澡嗎?」妙麗很快的敷衍金妮,回到自己的房間

妙麗刻意洗了很久的澡,她想要藉機逃避他們三人,但妙麗沒有想到三人十分堅持,妙麗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還看到三人坐在那裡,甚至他們還很利用時間的做起了作業
妙麗嘆了一口氣「時間很晚了,你們還不睡嗎?」
「如果石內卜可以和善一點我們當然可以睡。」和妙麗最沒心結的榮恩率先開口「我們葛來分多最聰明的女巫願不願意幫我們這群笨蛋巫師處理困難的功課。」榮恩撒嬌的說道
妙麗看了一眼榮恩,又瞄了一眼哈利「如果那裡沒有人不歡迎我過去的話。」
「我才沒有不歡迎妳。」哈利趕緊說道
妙麗露出了微笑,哈利這才注意到跩哥說的妙麗被自己傷害很深的意思是什麼。他看到了她臉上那無限的疲憊,而那些都是自己造成的「對不起,妙麗,那時候的我太控制欲了。」哈利拉下臉皮和妙麗道歉
「你在說什麼。」妙麗裝傻「只要有人不要讓我我鐵三角除名就好。」妙麗微笑的說道

隔天早晨,葛來分多桌又充斥了鐵三角的笑聲,跩哥坐在遠處的史萊哲林桌次,微笑的看著發生的一切

「恭喜你們和好了。」妙麗下課後準備去讀書的時候,身旁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跩哥。」妙麗小聲的說道,不過現在走廊上也沒有其他人,所以也不用那麼刻意
「雖然我對你們和好了感到很開心啦,但這樣我能和我女朋友獨處的時間就變少了。」跩哥孩子氣的抱怨道
「馬份小朋友,你現在是三歲小孩在要糖吃嗎?」妙麗挑眉
跩哥嘟起了嘴「妳怎麼想呢?」
妙麗四處張望確定沒有其他人後,點起腳尖給跩哥一個吻「糖果好吃嗎?」
「還不錯,如果可以更久的話。」跩哥挑眉
「貪吃鬼小心蛀牙。」妙麗回應
「如果是妳,就算被甜死我都無所謂。」跩哥燦爛的微笑
「你好煩。」妙麗雖然這麼說,但臉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我想帶妳去個地方。」跩哥突然這麼說道
「去哪裡?」妙麗疑惑
「秘密。」跩哥牽著妙麗的手,神秘的帶著她往前走去

妙麗被跩哥帶著一直往樓下走去,這讓妙麗摸不著頭緒。她原本以為跩哥是要帶她去位在地下室的史萊哲林休息室,但很快妙麗發現跩哥是往更下面走去。跩哥帶妙麗來到了地窖,妙麗平常根本不會來到這裡,跩哥在一扇門前停了下來「準備好接受驚喜了嗎?」
妙麗看了一下跩哥「你想要給我什麼驚喜?」
「一個很大的驚喜,我保證妳會喜歡。」跩哥微笑,打開了那扇門
妙麗往內部看進去,那裡是被改造的小房間,雖然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除了有供他們讀書的書桌,還有一套雙人沙發和茶几,以及⋯⋯一張雙人床
「這是?」妙麗疑惑的問道
「我可以介紹波特那群人佔用我女友早上的時間,不過⋯⋯」跩哥曖昧的撩起了妙麗的長髮「如果有那個必要,我希望我女朋友晚上的時間會是我的。」
妙麗紅了臉龐「死相。」妙麗笑著說道
「來吧!」跩哥將妙麗推進小房間內,把妙麗的書包放到一旁的書桌上「妳來試坐看看這個沙發妳喜不喜歡。」跩哥關上了門,走向沙發拍了拍坐墊的部分
妙麗搖搖頭,走到了跩哥身邊,坐上了沙發「軟硬適宜,還不錯。」
「那我準備的驚喜喜歡嗎?是不是要給一些獎勵?」跩哥挑眉
妙麗瞪了一眼跩哥「獎勵獎勵一直掛在嘴上,你說的人不煩,我聽的人都煩了。」妙麗雖然這麼說道,但還去給了跩哥一個吻,而且比剛剛那個深怕被別人發現的吻還有長久
就當跩哥還沒吻到盡興時,妙麗突然退了開來,跩哥一臉慾望沒有滿足的表情盯著妙麗,但妙麗神秘的微笑似乎預示著待會會有更棒的事情
「我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和你道謝。」妙麗突然這麼說道
「欸?什麼事情?」跩哥有點不明白妙麗的意思
「你昨天做的事胖女士都和我說了,所以我要好好的謝謝我的男朋友替我做了那麼多事。」妙麗神秘的微笑,站了起來
跩哥依舊疑惑的看著妙麗,妙麗轉過身。當跩哥還沒意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時,妙麗的一字一句撩動了跩哥的心弦「我也想試試看這張床好不好睡⋯⋯」在妙麗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巫師的長袍從她的背部滑下,露出妙麗白皙的美背。妙麗送給了跩哥回眸一笑,踢開了自己的長袍,走向了跩哥
跩哥頓時間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直到妙麗牽著他的手碰著她的肌膚時跩哥才會過神來
「看來,我不夠有魅力,連這樣都沒辦法挑逗我男朋友⋯⋯」妙麗有些失望的說道
「沒有,才沒有這回事,我只是⋯⋯有點嚇到⋯⋯」跩哥回應道
「那你是不是,不該只有讓我一個人吹風?」妙麗挑眉
跩哥露出了微笑「看來我們開禮物的第一天就要使用禮物了。」跩哥說完,把妙麗壓到了身下,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Next
    Chapter 28 暴風雨前的寧靜

想要發財的小凱兔兔xD @Xujiayun

1
疑疑今天484該更新到暴風雨前的寧靜了?

Kyle @Kyle_di_Angelo

9
最近要期末了
雖然現在是遠距教學但該考的期末考都沒一科取消
再加上這次要考試分的很散
實在是沒時間寫接下來的章節
對讀者實在是非常抱歉🙏🏼
等到考完試我一定會趕進度的
那在我還沒考完試之前
先來一篇好久以前寫的番外篇好了
《此篇番外與<純種的反噬>正文無相關》

✯✯✯✯✯✯✯✯ 分隔線在此 ✯✯✯✯✯✯✯✯

章節名:我不喜歡妳的眼淚

他們又吵起來了……而她……哭了……
「德拉科,我們再去跳舞吧!」潘西走了過來,拉著德拉科
「布雷司,你可以幫我送帕金森回去交誼廳嗎?」德拉科當作沒有聽到潘西說的話,逕自的離開
「德拉科!」潘西想追上去,但布雷司拉住她
「強求他留下只會讓他把妳推的更遠而已。」布雷司說服潘西不要追上去「潘西,強求一個人留在妳身邊妳是不會幸福的,不妨⋯⋯多看看妳身邊真的值得讓妳付出的人。」布雷司暗示性的說道
潘西看著布雷司,微微的挑眉
德拉科往離開大廳的階梯走去,他走到了離妙麗那層階梯有幾步的階梯,低下了頭,深吸一口氣,希望自己等等能夠說些正常的話,而不是其他平常假意卻又傷人的話「萬事通小姐怎麼會在這麼特別的日子裡在這邊哭呢?」該死的,梅林的鞋子,德拉科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差點沒想把自己掐死
妙麗抬起頭只瞄了一眼德拉科「梅林的鬍子,馬爾福,你就不能在這種時候離我遠一點嗎?這場舞會已經夠糟了」妙麗的語氣裡充滿著哭腔,這真的不是德拉科想看到的
「那我們讓這場舞會變得更好一點不行嗎?跟我來。」德拉科伸出要牽起妙麗
「你可以滾嗎?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就算有人想要讓這場舞會變得更好,那個人也不會是你。就讓我一個人⋯⋯」妙麗還沒說完,便發現自己已經雙腳騰空「放我下來,馬爾福!」妙麗整個人被德拉科扛到了肩上,梅林的肩膀,德拉科看起來那麼弱不禁風,他哪裡來的力氣把自己扛在肩膀上行走
德拉科不理會妙麗用力的打著自己的背,逕自扛著妙麗走到舞池裡
「你……噁……我不舒服……」被德拉科這樣扛著,妙麗感覺的自己的胃被他壓著,一種反胃感湧上來,讓她很不舒服
德拉科聽到了不舒服那三個字,立刻放了妙麗下來「對不起。」多說多錯,不如就講幾個字就好「妳還好嗎?」
妙麗瞪大眼睛的看著德拉科,她沒想到德拉科這種高傲的貴公子竟然會和她道歉,尤其是她可是一個麻瓜出生的女巫「你說什麼!?」
「妳聽到了。」德拉科將頭撇到一邊「接下來妳才要因為我的話感到震驚……」德拉科紳士的鞠躬,伸出手進行邀約「妳願意陪我跳支舞嗎?」德拉科紳士的鞠躬,伸出手進行邀約
妙麗猶豫了一下,看著德拉科的手,細長白皙的手覆上了德拉科的手「我就勉為其難的和你跳一下吧!」妙麗說著
德拉科微笑,帶領著妙麗翩翩起舞。
妙麗絕對沒想到自己會和德拉科共舞,而且不只一支舞,音樂聲不斷響起,他們完全把自己當作舞池裡的主角,一首接著一首跳的很是起勁。他們完全沒有注意到時間,也沒有注意到其他人怎麼看待他們這個史萊哲林和葛來分多的組合,他們的眼裡只有彼此,還有那伴隨在周圍的浪漫樂曲。他們的腦海裡都只有繼續隨音樂起舞,而沒有停下來這個字眼
德拉科幫妙麗裝了杯奶油啤酒走到了坐著休息的妙麗身邊「怎麼了嗎?」他看到妙麗在檢查自己的腳踝
「沒事。」妙麗抬起頭看著德拉科搖搖頭
德拉科有些不信,他把奶油啤酒放到妙麗身邊,單膝跪在妙麗面前,小心的替妙麗脫下高跟鞋
在脫下高跟鞋的時候,妙麗痛的呻吟了一聲
德拉科皺著眉頭,檢查著她的腳踝「扭到為什麼不說?」德拉科拿起了魔杖,將妙麗的腳傷給治好「等等不准妳再穿高跟鞋了。」德拉科說道
「我知道了。」妙麗聳聳肩表示妥協「不過你怎麼會約我跳舞?」
「看妳一個女孩子在那邊演失戀的模樣有點可憐。」德拉科認真的說道
「我才沒有失戀呢!」妙麗說著
「因為妳現在就像熱戀的模樣。」德拉科開玩笑的說道
「誰要和你談戀愛?」妙麗做出一個要吐的表情
德拉科挑眉「霍格華茲裡有多少女同學想和我談戀愛?」
「那絕對不會包含我。」妙麗站了起來,看著一旁的掛鐘「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妙麗說完就要走了
「等等!」德拉科叫住了妙麗「因為我不喜歡看到妳的眼淚,」德拉科站了起來,走到妙麗的面前,要她好好的看著自己「我喜歡妳笑的樣子,我不喜歡看到妳哭,所以……抱持妳的微笑,不然下一次……」德拉科親吻妙麗的臉頰「我會想辦法讓妳開心。」德拉科說完,給了妙麗一個史萊哲林的微笑,便朝反方向離開了
妙麗輕碰著德拉科剛剛吻過的地方,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臟正在瘋狂的跳動著
妙麗一個人坐在吧檯前喝著酒,她看著手指上的訂婚戒指,眼淚再度從臉頰上流了下來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喜歡妳笑的樣子。」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她的身旁響起。妙麗望了過去,只見她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高大的男人,男人留著一點小鬍子,看上去有些成熟有些陌生。男人注意到妙麗的疑惑,勾起嘴角露出一個熟悉卻又有點討人厭的微笑
「馬爾福!?」妙麗驚呼
「如果妳叫我德拉科我會更開心。」德拉科走到妙麗身邊,看了她手上的戒指「真是窮酸的戒指,很符合那個窮鬼,不過……」德拉科拔掉了妙麗手指上的戒指,換上另一個約莫有十克拉的鑽戒「俗話說,事不過三,他已經惹哭了妳兩次,我不會再讓第三次發生了。」德拉科的灰藍色眼眸充滿溫柔「讓我守護妳的微笑好嗎?」
對於德拉科一系列的舉動,妙麗有些摸不著頭緒「你到底在做什麼?」
「妳是真的傻成這樣嗎?一定要我說的如此明白是不是,好……」德拉科吻上了妙麗的唇,啃咬著妙麗的唇瓣。妙麗呼痛出聲,德拉科便趁機將舌頭刺入她的嘴裡,與她的舌交纏。德拉科的進攻很猛烈,很快的妙麗便快要不能呼吸,她趕緊拍打著德拉科的背,德拉科這才退開「那妳的答案呢?」德拉科挑眉
「再讓我想想。」妙麗笑著說道
「那就是不夠了。」德拉科說完又要吻上妙麗的唇瓣
「好啦好啦!我答應嘛!」妙麗妥協,接著她輕聲的說道「這根本就是逼婚嘛!」
「不接受?」德拉科挑眉
「沒有沒有!」妙麗趕緊說道,不然等等的懲罰她可無法招架
「那麼得送個禮物才行。」德拉科挑眉,在櫃檯付了妙麗的借錢,握著她的手使用了消影術
一陣暈眩後,妙麗睜開眼睛,環顧了四周「這裡是?」
德拉科微笑,抱起妙麗,將她放在床鋪上,溫柔的說道「我房間。」
「你……」妙麗似乎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她瞪大眼睛看著德拉科,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德拉科像是飢餓許久的猛虎,撲倒了妙麗這隻小綿羊。妙麗什麼都來不及反應,就被德拉科用魔杖扒個精光「我喜歡妳很久很久了,而我現在……終於可以擁有妳了。」
妙麗原本想要說要德拉科和自己不要進展的太快,但沒想到脫口而出的竟是「輕一點,我怕痛。」
「遵命。」德拉科微笑,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甜蜜的約會


>>Next
    Chapter 28 暴風雨前的寧靜

Ellenna di Angelo @Lucy15

0
@Kyle_di_Angelo

文章內容兼容並蓄,不適和小孩閱讀。
一百分照句
等等
我是小孩嗎
前面我都看完了耶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