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種的反噬(跩哥X妙麗)(09/21更新Ch.33

發表於

Kyle @Kyle_di_Angelo

1
@Lucy15
既然都會不小心讓小孩看到
那好像就要控制文章的級數了
這樣就不能寫越界的文章了🤭🤭

Ellenna di Angelo @Lucy15

1
@Kyle_di_Angelo
那好像就要控制文章的級數了

12禁?
16禁?(有這個東西嗎)
18禁?
還是仙境Lv?
我是好奇寶寶

蛇院少爺的老婆 @Ashley941008

0
@Kyle_di_Angelo

你真的太厲害了👍🏻怎麼做到每一章都這麼多字數又可以週更的啦😭😭
(麻煩多寫一點所謂不適合和小孩一起閱讀的文(喔不是啦😂😂)繼續加油🥰)

Kyle @Kyle_di_Angelo

1
@Lucy15

其實我不太清楚仙境到哪種程度不行欸😅😅
所以我只敢簡單的帶過😂

@Ashley941008

我也不是每個禮拜都有辦法更新
我已經欠兩個禮拜(應該吧~還是更久🙃
怎麼大家都喜歡刺激一點的文呢
這樣貼上來可能會是整章都白的喔😂😂
我之前的文其實都被我刪掉一些一定需要反白的😂

蛇院少爺的老婆 @Ashley941008

0
@Kyle_di_Angelo

為什麼最新的一篇裡跩哥突然變成德拉科了啊?

Kyle @Kyle_di_Angelo

1
@Ashley941008

這就是一個突然啊
有天寫一寫覺得寫跩哥有點怪
然後就變成德拉科了😂
我想除了我以外應該不會這麼寫吧
(要嘛就全港譯 不嘛就臺譯
想說這樣也挺特別的
所以就一直保留這樣了(我手機裡的文都這樣
因為也和<純種的反噬>無關
所以之前寫的就懶著改了

蛇院少爺的老婆 @Ashley941008

0
@Kyle_di_Angelo

我也是把跩哥變成德拉科了😂😂雖然我是寫成赫敏不是妙麗,所以還是有點跟你的不一樣😂😂😂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28 暴風雨前的寧靜

雖然地窖裡找不到太陽,沒辦法在溫暖的陽光底下被喚醒,但妙麗的生理時鐘依舊準時的讓她醒了過來。她翻過身,看到跩哥安穩的睡在自己身邊。她凝視著跩哥俊俏的臉龐,柔軟的鉑金色短髮,露出了微笑。妙麗小心翼翼的摸著跩哥的臉龐,只要他在自己的身邊就夠了。這對一般的情侶來說是件簡單的事情,但妙麗知道,他們這些親密的舉動、愛戀的氛圍很快就會被現實給打破。他們所有甜蜜的過程、幸福的感覺,都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儘管如此,她還是想要緊緊的抓住這短暫片刻的幸福,誰知道會不會當她闔上眼睛再次張開時眼前的一切就變了樣。
「妳這是偷襲喔!」就當妙麗要碰到跩哥的面容時,跩哥修長的手指抓住了妙麗的手
「你假睡。」妙麗嘟著嘴不悅的說道
跩哥微笑,將妙麗擁入懷中「我不想錯過任何一分一秒可以和妳在一起的時刻,尤其是⋯⋯」跩哥在妙麗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可以擁有妳的時刻。」
「你天蠍座的喔!這麼變態。」妙麗眯起眼睛說
「妳連妳男朋友什麼星座都不知道?」跩哥驚呼
「我懷疑你謊報你的出生時間。」妙麗笑著說道
「是是是,妳說的都對。那麼妳這個假天蠍座男友要讓妳知道甚麼才叫做天蠍座。」跩哥說著,臉上露出了邪魅的微笑
「不了,我等等還要去圖書館呢!別亂了我的行程。」妙麗說著,便要起身離開床鋪去打理自己
「欸。」沒想到跩哥又將妙麗拉回來「今天是假日,要讀書多的是時間不是嗎?多陪我一下嘛!」跩哥蹭著妙麗的肩窩說道
「真是的。只能一下下喔!星期一要考的魔藥學我都還沒複習呢!可不能再輸給哈利了。」妙麗自顧自的說著
「欸欸欸!」跩哥皺眉「在我面前,提什麼其他男人?」
「我和哈利是朋友啊!怎麼,不能提嗎?」妙麗看著跩哥疑惑的問道
「不行啊!不管是疤頭或者⋯⋯」跩哥話還沒說完,妙麗便彈了一下跩哥的額頭打斷他
「我可以接受不提他們,但你也要答應我不準用那些事不尊重他們的詞來稱呼。」妙麗看起來因為跩哥要用那些不好聽的詞語而感到不開心
「啊,我很抱歉,習慣了,我會改進的。」跩哥搔搔頭「好了啦,我們別說功課上的事情了。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妳陪著我、我陪著妳就好,好嗎?」跩哥又開始撒嬌了起來。而妙麗最受不了跩哥這樣了
「好啦!」妙麗抱著跩哥,感受著他的體溫
有誰知道這短暫的和平會維持多久。如果明天就會沒了這份和平,妙麗恨不得牢牢的記住屬於跩哥的溫度。

「舞會?」妙麗原本正在進攻盤子上的熱狗時,聽到金妮剛剛在和自己說的話
「對啊,我記得那是在妳還在住院的時候教授宣布的吧!說什麼這是每年的傳統,雖然⋯⋯」金妮有點不想再講下去,因為現在在霍格華茲外的世界裡,時不時都會傳出食死徒的攻擊事件。
「也許教授是希望我們在危難中也能放鬆一下吧!畢竟霍格華茲可是全魔法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妙麗嘴上是這麼說的,但她內心也知道,總有一天,可能連霍格華茲都不會再和以往一樣安全。但在事情還沒發生之前,妙麗都不想做最壞的打算或者是有不好的想法。
「而且這次的舞會很特別,大家都會戴上面具,所以不用特別去找舞伴。不過我相信,我一定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金妮很有自信的說
「找到⋯⋯誰?」妙麗疑惑的看著金妮。她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好姐妹有喜歡的對象,甚至是可能交往的對象呢?正當妙麗要說出”這種事情怎麼可以不和我說的時候”她的神經突然警覺了起來。金妮不說也沒有問題啊!畢竟她也是瞞著金妮和跩哥在交往。
金妮神秘的一笑「等我追到手就會介紹給妳了。」
妙麗微笑,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當妙麗和金妮吃飽之後,榮恩和哈利這才來到大廳。看著一頭亂髮的兩人,妙麗不禁皺眉「你們什麼時候才學會準時起床?都已經幾點了,能不能別那麼懶散。」妙麗習慣性的唸了兩人幾句
「還不是昨天妳出的複習作業太多。」榮恩抱怨
「那是因為你不趕快複習,你星期一就倒大霉了。」妙麗瞪著榮恩說道
「妳就不念念哈利。」榮恩不悅的說著
妙麗看了一眼哈利「只要那本書還在他的手上,你覺得他會被當掉嗎?」
「我會處理這本書⋯⋯等到這次考試結束,我保證。我之前不處理掉是因為鄧不利多交付給我的工作,我必須透過增進自己的魔藥學才能得到他的信任。」哈利解釋著
「那你現在應該就要處理掉課本了。」妙麗挑眉
「別這樣嘛!妙麗。」哈利苦苦哀求
妙麗沒有繼續提混血王子的課本「我要去圖書館讀書,你們最好吃飽後也去複習作業。」妙麗說完便要往圖書館去
「妙麗,我和妳一起去。」金妮趕緊跟上妙麗的腳步

「妳說什麼?」跩哥再次確認潘西剛剛說的話
「嗯,那個老教授說什麼這是傳統。都不想想什麼時候了,我們是不是該把這些告訴王,這絕對是一個很棒佔領霍格華茲的機會不是嗎?」潘西知道跩哥喜歡聽這種話,過去的他聽到這種崇尚佛地魔的話都會樂得開懷。潘西緊盯著跩哥,希望從他的表情裡得到自己待會會被稱讚的樣子。
跩哥抿著唇,沈默了許久,才緩緩的開口「我再思考看看要怎麼做才好。」
「不是吧!跩哥,這種時候就是要黑魔王大舉進攻不是嗎?怎麼會還要等呢?」潘西對於跩哥的反應不是很能接受
「妳傻了嗎?」跩哥不悅的站了起來,他緊盯著潘西,那個氣場直讓潘西瑟瑟發抖。跩哥渾身散發的氣息,甚至比佛地魔散發的還要更深沈可怕。很顯然的,跩哥現在很生氣「我有我自己的規劃,妳如果敢讓我的計劃泡湯,我會讓妳知道馬爾福這個姓氏的人都不是好惹的人。」跩哥說完,邁開長腿離開了史萊哲林交誼廳

妙麗原本在書架上拿著需要翻閱的書籍,卻看到隔著書架的跩哥,他的表情陰沉,讓妙麗不由得打了一個縮抖。她回頭看了一下自習區,這裡剛好是金妮視線的死角,因此妙麗放心的走到跩哥身邊。
「怎麼了?」妙麗盡量壓低聲音
「妳能陪我一下嗎?」跩哥問著
妙麗猶豫了一下,把金妮一個人丟在這邊實在是不太好,但跩哥的臉色看起來也很不對勁「能晚點聊嗎?」妙麗試探性的問著
「打擾到妳我很抱歉。」跩哥冷冷的說完,便轉身要走
「等等。」妙麗拉著跩哥,她實在有點不放心,跩哥看起來很奇怪「你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和金妮說一聲就去地窖找你?」妙麗不放心跩哥一臉愁容,她很擔心跩哥會不會引文自己沒有阻止而去做什麼傻事
跩哥輕輕的點點頭,轉身離開
妙麗看著跩哥離開的背影,有點擔心。但她沒注意到的是,身後有雙眼睛把剛剛妙麗和跩哥的舉動都看在眼底。

哈利和榮恩吃飽飯後回到了葛來分多交誼廳,對出現在裡頭的人很是意外「金妮,妳怎麼在這裡?」哈利好奇的問道
「喔,妙麗說教授有事找她。」金妮聳聳肩「我不是妙麗,不喜歡一個人待在圖書館,所以妙麗要我先回來。」
「哪個教授要找她?」哈利好奇的問道,因為通常都是妙麗有事情找教授,很少是教授有事情要找妙麗
「喔,石內卜教授。」金妮說著
「他該不會是要問妙麗關於那本混血王子的課本吧?」榮恩想到那本課本緊張了起來
「沒事,妙麗不是那種人。」哈利看著桌上的課本,他知道他得處理掉這本書了,雖然它真的很好用⋯⋯

地窖的門一被關上,跩哥就不避諱的把妙麗擁入懷裡。對於跩哥突然的舉動,妙麗也被嚇到了
「怎麼了?」妙麗溫柔的摸著跩哥柔順的金色短髮,一邊擔心的問著
「舞會⋯⋯」跩哥也不知道要怎麼說起「我很擔心⋯⋯我會失去妳⋯⋯」
「什麼意思?」妙麗對於跩哥這樣斷斷續續的說法有些不太能力理解
但跩哥沒有再說話,他只是靜靜的抱著妙麗,不想要用任何話語取代身體的觸碰
妙麗見跩哥不再說完,也沒有繼續說什麼,就這樣讓跩哥靜靜的抱著自己

「你不會去舞會?」跩哥躺在妙麗的腿上時,妙麗玩著他的頭髮問著
跩哥搖搖頭「我不想去那裡。」
妙麗點點頭「好,那那天晚上十點⋯⋯你有空嗎?」妙麗突然這麼問道
「怎麼了嗎?」跩哥問著
「晚上十點,我們在這裡見面好嗎?」妙麗輕輕的微笑說著
跩哥點點頭,雖然他不明白妙麗的用意,但他還是答應了妙麗。畢竟,這或許是他少數能夠答應妙麗的事情了。


>>Next
    Chapter 29 地窖舞會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29 地窖舞會

「妙麗,妳決定好要穿什麼了嗎?」金妮興奮的跑到妙麗的房間問道
妙麗看著床上的禮服,她已經很努力的挑出幾件了,但她還是不能從眼前這兩件禮服裡掏出哪一件。金妮似乎看出了妙麗的疑惑,她指向了其中一件,那是一深藍色的晚禮服,有些低胸小露性感,卻又不會太誇張。而背後還藏著一點小心機,鏤空的背後可以秀出半個美背「我都不知道妳有這套禮服。」金妮指著鏤空的後背
「那是我媽買給我的,她原本是希望我在畢業舞會能夠穿的,不過⋯⋯我們也許沒什麼畢業舞會了。」妙麗有些失落的說道
「妳不要那麼失落嘛!我們又不是沒有能力只能傻傻的被佛地魔打,我們還是可能反抗成功的啊!」金妮不知道妙麗什麼時候擔心起佛地魔的大戰,畢竟,目前而言,霍格華茲都很安全
「也是。」妙麗虛弱的笑了笑,就算到時候真的贏了,跩哥他⋯⋯會不會因為馬份家族的關係也會收到懲罰呢?

「不過妳覺得男生他們會怎麼穿啊?」金妮好奇的看著正在穿禮服的妙麗
「我也不知道,我只記得四年級榮恩的那套⋯⋯」想到那套花俏的晚禮服,妙麗忍不住笑了出來
「喔,別提了。那件禮服差點鬧成我們家族革命呢!」金妮格格笑,很明顯她也覺得自己哥哥的那件衣服很是好笑「妳穿成這樣很適合和深色衣服的人搭在一起,尤其是⋯⋯黑色。」金妮似乎話中有話,但妙麗並沒有意識到什麼

等他們來到大廳的時候,已經有幾對舞伴在那裡跳了起來,大家都戴著面具,有些人還是認得出來,但有些人機會就是看不出來是誰。可能用了魔法來個大改造,魔法真的是很棒的東西。
雖然知道跩哥不會來,但妙麗還是在舞會裡穿著西裝的學生中找尋著那耀眼的鉑金色短髮。也許在這個時候,他們在一起共舞是最不會被說什麼的時候
「美麗的女士,我能和妳共一支舞嗎?」就在這時候,一個高大的男生走到了妙麗的身前,伸出了一隻手邀約妙麗一起共舞
金妮推了妙麗一把,向她微笑說道「快去吧,我也要去找我的Mr. Right了。」金妮說完,便往一旁走去

哈利和榮恩稍後也來到的大廳「你真的沒看到金妮她們穿什麼?」哈利向榮恩問道
「如果我知道我會瞞你嗎?」榮恩看著哈利「反正晚一點就會脫下面具,那時候就會知道了。何況⋯⋯你難道感覺不出來你要找的人是誰嗎?」榮恩語氣有些挑釁,他會不知道哈利要找誰?拜託,他可是他六年的好友,不過⋯⋯在女人這方面,他是不會讓給哈利的「我就有本事找到她。」
「那就看誰比較有本事了。」哈利接受了這個挑戰

哈利到處和各個面具女孩跳舞,他相信憑著他和妙麗多年來累積的默契,他可以在一小段的舞步中就可以判斷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妙麗。
「你的舞步真的很糟糕⋯⋯」其中一個女孩調侃哈利道
哈利聳聳肩,轉身換了一個女孩

榮恩那裡也不容易,他在一首歌的時間換了好幾個女孩,應該不是換,是女孩放棄和榮恩跳舞
「拜託,哥,別在一個八拍內瘋狂踩到我的腳好嗎?」雖然變了聲,看不出來是誰,但金妮才跳幾個小節就判斷眼前的人是榮恩了
「喔,梅林⋯⋯」榮恩氣餒的說道
就在這時,象徵揭曉的鐘聲響起,所有人的臉上的面具都不見了,變聲系統也失效,大家都可以看得出來眼前的人是誰
榮恩正和金妮跳著舞,而哈利則是和露娜,果不其然,那個雷克勞文的怪女孩今天的打扮也沒有讓大家失望
「也許你應該多練習。」露娜給了哈利建議
哈利尷尬的微笑「我可能沒有時間。」他掃蕩了四周,試圖找著妙麗的身影

「我還以為你離開霍格華茲了。」妙麗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人
對方聳聳肩「我想去哪裡有誰管得著嗎?」瑞克挑眉「我只是來確認某件事情而已,妳應該要知道的⋯⋯」瑞克壓低著聲音「我的王給那個馬份家的小子的時間要到了。」
妙麗臉色蒼白,但仍努力的用著不屑的眼神看著瑞克「跩哥絕對不會⋯⋯和你們同流合污。」
「不是他願意這麼做就可以的這麼做的。」瑞克微笑,但妙麗覺得他的笑容很詭異。瑞克緊盯著妙麗,眼神有種妙麗說不上來的詭異感
「⋯⋯艾⋯⋯」妙麗好像看到了什麼,瞪大著眼睛看著他
「救他⋯⋯」瑞克發出了不屬於他的聲音,接著他便轉身離開
妙麗很清楚的知道,剛剛那是艾維斯的聲音「救誰?」

「蜜恩!」金妮走向了一個人站在那裡發呆的女孩「怎麼了,妳看起來有心事,該不會⋯⋯是剛剛和妳跳舞的人和妳告白?」金妮調侃著
「沒這回事。」妙麗聳聳肩表示「怎麼,有和妳的Mr. Right跳到嗎?」妙麗看著金妮
「我還沒被我哥踩死就不錯了,他的舞技真的是⋯⋯」金妮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她現在還可以感受到腳趾陣陣發疼
「還好嗎?要不要幫妳治療?」妙麗低頭看著金妮的腳趾
「沒事啦!」金妮微笑「我等等一定會找到我的Mr. Right,待會可是最重要的時刻。」金妮興奮的看著妙麗說道
「最重要的時刻?」妙麗有些疑惑
「對啊,等等十點一到,就是舞會的最高潮。」金妮看著牆壁上的掛鐘「等到大家的面具揭曉,十點的時候就是要和自己喜歡的人一同共舞,在霍格華茲的傳統中,如果能和那個人在十點的時候共舞,就會一直攜手相伴到最後。」金妮邊說眼底裡出現了嚮往「等等我就能讓妳看到我的Mr. Right 了。」
妙麗朝一旁的時鐘看去,九點五十五分,梅林的掛鐘,被剛剛瑞克的突然出現,她完全忘記時間這回事,就快到和跩哥約定的時間了「金妮,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我得先走了。」
「走?現在才是舞會的高潮欸!」金妮很是不解
「我之後再和妳解釋,先這樣了。」妙麗話一說完,轉身跑離開了舞會
金妮看著妙麗離去的背影,表情裡似乎蘊含著什麼,但她沒有說出口

當樂聲再度響起,哈利前去尋找那個奪去他目光的女孩身影,但走了大半個會場,卻沒見到妙麗的身影。
「金妮!」哈利看到站在一旁的金妮,他記得剛剛看到金妮和妙麗在說話,也許金妮會知道妙麗去了哪裡
金妮看到哈利主動來找自己搭話十分的興奮,她暫別了丁走向了哈利「怎麼了嗎?」
「很抱歉打擾妳和丁,但我想問……妳有看到妙麗嗎?」沒想到哈利找上自己竟然只是為了問妙麗在哪裡,這讓金妮有點失望
「嗯……一開始還有看到,但妙麗剛剛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金妮如實回應道
「離開了?妳知道她去哪裡嗎?」哈利問道
金妮聳聳肩「哈利⋯⋯你願意陪我跳一小段舞嗎?」金妮看向了眼前的黑髮男孩

妙麗不斷的狂奔,雖然裙擺有點長,但依舊沒有阻撓她要抵達目的地的心情。
「妙麗?」奈威突然出現在走廊,他的出現讓妙麗趕緊煞車,差一點撞上奈威
「怎麼了?」妙麗看起來很喘
「妳在急什麼?」奈威慢悠悠的問道
「我有約,不多聊了。」妙麗說完,跑過了奈威的身旁
「和人有約?」奈威不是很理解,畢竟現在這個時間所有人不是應該都在大廳嗎?而妙麗怎麼會往反方向跑

妙麗推開了地窖大門,跩哥正坐在那裡,他被突然打開的大門嚇了一跳。看到來者是妙麗時,他露出了溫柔的微笑。接著他看到妙麗一席美豔的晚禮服,笑容更大了「蜜恩,妳好美。」跩哥走到妙麗身邊,將她因奔跑而凌亂的頭髮重新整理好
「你也不錯帥啊!」妙麗微笑,摟著跩哥的肩膀,給了跩哥一個吻「好了,我想時間差不多了。」
「什麼時間?」跩哥不理解妙麗想要表示什麼
妙麗微笑,牽著跩哥的手扶著自己的腰「最浪漫的時間⋯⋯」妙麗話才剛說完,霍格華茲裡傳來浪漫的古典樂,緩慢的旋律,浪漫的氛圍圍繞著兩人。妙麗凝視著跩哥,輕聲說道「這是專屬於我們的地窖舞會,分毫不差。」妙麗墊起腳尖,在跩哥的臉上印下一吻「在這裡⋯⋯我們可以不畏他人眼光,盡情地跳舞。」
跩哥搖搖頭「不,就算不跳舞,只要有妳在、只要看著妳,我就覺得我很幸福。」跩哥說完,牽起了妙麗的手,隨音樂起舞

當妙麗沈睡時,跩哥悄悄的從她身旁下床。這個時間並不會有其他人出現在走廊上,除了那討人厭的飛七和他的貓。
跩哥悄悄的套上了自己的袍子,往外頭的樓梯間走去。
最近妙麗和自己實在走的太近,他都沒有機會去處理消失櫃的事情。他知道再給他一點點的時間,他就可以修好這個櫃子,到時候⋯⋯霍格華茲就會遭殃了。不過⋯⋯
跩哥在萬應室前停下了腳步,藍灰色的眼睛凝視著大門。把食死徒放進來之後呢?霍格華茲就會被破壞,他在霍格華茲的回憶可說在六年級之前沒什麼好的回憶,但現在霍格華茲裡處處都有他和妙麗甜蜜的記憶,他真的要一手毀掉這個地方嗎?可是如果不這麼做,他將會遭受更嚴重的後果。無論走哪條路,都是痛苦。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跩哥靠在門板上,不停的低聲說道


>>Next
    Chapter 30 知曉一切計謀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30 知曉一切計謀

「波特先生,我想和你聊一聊。」上完變形學時,葛來分多鐵三角收拾著東西準備去上下一節課時,麥教授走過來找哈利
妙麗看了一眼哈利,又看了一眼麥教授。拿起自己的書本「榮恩,我們先走吧!」她感知似乎發生了什麼事,但她覺得麥教授是不會說的,不過⋯⋯她總會有辦法
「那我們先一起去上魔藥學囉!」榮恩向哈利挑眉
哈利看著好友一同離去,麥教授看著哈利,似乎明白了什麼「你們也差不多到談戀愛的年紀了,對嗎?」麥教授說著「畢竟當有一個人可以在背後支持著你,做起事來就會很順暢。」麥教授微笑著看著哈利
「我沒有啦!」哈利紅著臉,但他的心思卻早已被教授看的透徹
「格蘭傑小姐是個不錯的選擇。」麥教授說著,往前走去

麥教授帶著哈利走到鄧不利多的辦公室門外「檸檬雪寶!」她說出了通關密語「上去吧,鄧不利多教授在樓上等著你。」
哈利點點頭,踏上了旋轉階梯

比起過往鄧不利多教授都在忙手邊的工作,這一次哈利踏進來,鄧不利多教授已經在門邊等著他
「教授,你找我有什麼事?」哈利向鄧不利多教授詢問道
「我需要你的幫助。」鄧不利多老態的雙眸盯著哈利說道「也許你是對的,佛地魔交派了任務給跩哥,而這個任務有可能就是要把我除掉。所以我們必須先一步下手為強。」
「不是應該阻止馬份那傢伙嗎?教授,他是要殺了你欸!」哈利不理解鄧不利多教授的用意
鄧不利多看著哈利,柔聲的說道「哈利,只要是人都難逃一死,就算我們魔法師能夠不被馬褂的疾病困擾,在戰爭面前,我們和麻瓜一樣都很脆弱。」鄧不利多微笑「我不畏懼死亡,如果時候到了,我會張開手臂迎接死亡,因為那是我的命啊!但在我迎接死亡之前,我必須把任務交付給你。阻止跩哥這項任務不由你負責。」
「所以有人在做阻止馬份那傢伙?」哈利疑惑
「你會明白的,總有一天。」鄧不利多說著「有些阻止並不可能做的百分之百,但面對威脅,能拖一天就是一天。」鄧不利多盯著自己手上的戒指「好了,我們別閒話家常了,我們得做事了。」鄧不利多看著哈利「這一趟我離開霍格華茲,收穫了不少事情,關於佛地魔的分靈體,在這裡我得到了不少消息。」
「真的嗎?所以我們可以避免戰爭的到來嗎?」哈利問道
鄧不利多笑了,他沒有對哈利這個問題給出答覆「佛地魔的分靈體總共有七個,其中包括已知的魔佛羅·剛特的戒指以及湯姆·瑞斗的日記,這兩者都是已經被摧毀了分靈體。而現在,我需要你一同陪我去探尋第三個分靈體。」鄧不利多堅定的看著哈利「要拿到第三個分靈體無法一個人解決,所以我必須帶上你。」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哈利問道
「是一個史萊哲林的小金匣。」鄧不利多回應哈利這個問題「它在一個地下水道裡頭,我沒有剩多少時間了,我們必須儘快就去拿到第三個分靈體並且銷毀。這樣離打敗佛地魔就更進一步了。」
「那其他的分靈體呢?」哈利問道
「這就是你的工作了。」鄧不利多柔聲說道「我希望你可以繼承我的任務,在我沒辦法找到接下來的分靈體時,把一個一個分靈體找出來並且銷毀它們。這件事我必須交給一個值得我信任的人,而那個人就是你,哈利。」
哈利看著鄧不利多,大家習慣把救世主這個名字冠在自己身上,但他總是沒辦法做到鄧不利多所交付的「教授,為什麼你要信任我?」哈利問道「我甚至連鎖心術都學不好了。」
鄧不利多教授慈祥的看著哈利「你不是學不好,你只是不願意去學而已。你心裡抗拒著賽佛勒斯,你才一直不願意去好好的學習。」教授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等你有一個你願意用生命去保護他的人的時候,就算再難的魔法你都會努力去學會,因為你想保護她。這就像你的父母親一樣,我相信,這點你一定遺傳了你的父母⋯⋯葛來分多的勇氣,勇氣足以讓你抵抗一切的威脅。」老教授微笑著說道「好了,等我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吧!我想,應該要留給你一個和你重視的人道別的機會。」
哈利點了點頭「那我先離開了。」

「妙麗,今天晚上妳會去圖書館嗎?」下課時哈利這麼向妙麗問道
「喔⋯⋯嗯,應該是會,怎麼了嗎?」妙麗有些不自在的問道,因為她都是和室友撒謊說要去圖書館,實則是去地窖和德拉科約會
「我在想⋯⋯有些事想要和妳討論,不知道妳晚上有沒有空。」哈利張望一下,確定榮恩不在才開口問道
「我會把時間空給你。」妙麗微笑「等我把今天要複習的地方處理好我就有空了,你會那麼早睡嗎?」妙麗問道
「不會,我會等妳。」哈利說道
「好,那我先去圖書館了,你們晚餐就不用等我了。」妙麗微笑便離開了哈利身邊
這時榮恩才走了過來「怎麼?妙麗是要去哪裡?」
「圖書館。」哈利簡單的回應道「她說要準備考試,要我們晚點吃飯的時候不用等她。」
榮恩點點頭,但他心裡想的是要幫妙麗裝點東西讓她回交誼廳的時候不會因為沒吃晚餐而餓到

雖然不確定跩哥會不會那麼早就下去地窖,但妙麗還是想要去碰碰運氣,畢竟她完全忘記要和跩哥說那天舞會時遇到的事情
就在妙麗走下去地窖的樓梯時,剛好被潘西撞見了,潘西滿頭問號,畢竟這不是那個葛來分多麻種會出現的地方啊
潘西一臉疑惑走進了史萊哲林地窖,只見跩哥翹著二郎腿坐在交誼廳的沙發上,他抬起頭,憂鬱的灰藍色目光看到了潘西「妳那是什麼表情?」跩哥向潘西問道
「喔,就我剛剛看到葛來分多那個麻種往地窖走去,我想說誰會有事沒事往地窖走啊!尤其她又是個葛來分多,是想要去試試她那可笑的葛來分多勇氣嗎?」潘西嘲笑的說著
跩哥瞇起了眼睛,她今天沒有和自己說會那麼早下去啊。他站了起來,走向了潘西「欸,潘西。」
「怎麼了?」升上六年級之後跩哥就沒有這樣叫自己了,這讓潘西很是興奮
跩哥走近了潘西,越來越靠近她。潘西很是意外,跩哥俊俏的臉離她越來越近,就像是五年級的時候一樣⋯⋯潘西閉上了雙眼,嘟起了嘴唇,認為跩哥要吻她。不過⋯⋯跩哥舉起了魔杖,直接給潘西一個昏擊咒,潘西應聲倒地。跩哥從高處看著潘西,也沒有要把她扶正的意思「妳似乎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跩哥再度舉起了魔杖,對潘西施以遺忘咒,便像風一樣旋身走出了史萊哲林地窖

妙麗走進去和跩哥約會的地窖,果然,跩哥這時候不會出現。妙麗思考了一下自己要不要傳個護法還是什麼通知跩哥來到,但這樣好像也不太好,畢竟這樣有風險讓其他史萊哲林知道。思考了許久後,妙麗決定留下一個訊息要跩哥晚上不要等自己。就當妙麗留好羊毛紙準備離開地窖,一推開門,沒想到就被外頭一個高大的身影壓了進來。那鉑金色的身影靠自己越來越近,還順帶關上了門,就在妙麗聽到門關上的那一刻,她就再也看不到東西了,因為跩哥強勢的把妙麗抵在牆上,直接吻上了她的唇。那個吻十分具有侵略性,像是在責備妙麗好幾天沒有和他見面了。
直到妙麗覺得自己快要窒息打著跩哥的胸膛,跩哥才退了一步離開了妙麗的唇。
「你這個接吻狂魔。」妙麗瞪了一眼跩哥
「我已經有四十個小時沒有吻妳了。」跩哥聳聳肩
妙麗有些生氣,但看跩哥今天心情比前陣子還要好一點,她的氣不知不覺的就沒了「你怎麼今天會那麼早下來?」
「想見妳。」跩哥簡短的說道,拉著妙麗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他看了一眼桌上的字條,一揮魔杖把那張紙燒掉「不要讓我吻妳的時間又延後一天。」跩哥有些失落的說道
「喔,梅林。」妙麗摸著跩哥鉑金色的頭髮「我男友真的很變態。」
「但妳有討厭我的變態嗎?」跩哥挑眉
「夠了喔,我今天提早找你是有正事。」妙麗說
「嗯哼。」跩哥玩著妙麗修長的手指
「我那天在舞會上遇到瑞克了。」妙麗沒有管跩哥有沒有理自己
「他又回來了?」跩哥沒有什麼表情,不過他只是不想要讓妙麗擔心什麼
「看起來是這樣,不過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又離開了。」妙麗聳聳肩「不過,我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我感覺⋯⋯最後他離開之前⋯⋯好像是艾維斯操控他的身體,可是只有那一瞬間。」
跩哥抬起頭來「我上次遇到他他也有這樣的狀況,該不會⋯⋯」如果艾維斯能夠拿回他的身體自主權,那麼他就可以不用繼續臣服於黑魔王的手下了
「但也只是感覺。」妙麗沉下臉說道「希望艾維斯可以拿回自己的身體自主權,我可不想和瑞克那傢伙有更多的糾結。」
跩哥微笑「我不會再讓他動妳一根寒毛。」跩哥承諾「所以妳今天⋯⋯只要和我說這些?」跩哥挑眉
「嗯,還有我今天晚上不會來了。哈利找我有事,我想我和他聊完也不知道幾點了,你就不用等我了。」妙麗說道
「我不喜歡後面那段話。」跩哥嘟著嘴,有點失望的說道「不過妳剛剛的意思是⋯⋯妳現在可以陪我囉?」熟悉的邪魅微笑出現在跩哥臉上
「喔,梅林的微笑⋯⋯」妙麗無奈的笑著「不過⋯⋯」妙麗的手滑過跩哥的制服「我不能陪你太久,我還得去圖書館。」她給了跩哥一個史萊哲林式的壞笑
「那真是太可惡了。」跩哥親了妙麗的臉龐「雖然很不想要啦,但⋯⋯我只能暫時把妳借給圖書館⋯⋯明天妳可要好好的賠償我喔。」
「等考試考完吧!」妙麗親了一下跩哥的臉頰「我得走了,你也該回去了。」妙麗起身,離開了地窖
跩哥看著妙麗離去的背影,眼神又沉下來,他咬著唇,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Next
     Chapter 31 探尋第三個分靈體

Kyle @Kyle_di_Angelo

5
Chapter 31 探尋第三個分靈體

「對不起,哈利,我遲到了。」妙麗跑進塔樓,只見哈利已經坐在那裡
「喔,沒事。」哈利搖搖頭「我剛剛去圖書館找妳,但妳沒有在那裡⋯⋯」哈利好奇的問道「妳去了哪裡?」
妙麗趕緊扯了一個謊「我最近找到一個很安靜的地方,你就不要多問了,我不會講的,那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哈利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懷疑,但他沒有繼續問下去
「坐吧!」哈利拍拍身旁的地板
妙麗點點頭,走到哈利身邊坐下
「妳還記得我之間從史拉轟教授那邊得到的消息嗎?」哈利問道
妙麗點點頭「分靈體嘛!怎麼了?」妙麗問道
「鄧不利多教授今天找上我,和我提關於去找分靈體的事情,畢竟⋯⋯只有找到分靈體並加以破壞,那麼才有可能真正殺死佛地魔。」
妙麗盯著哈利看,逐漸明白哈利口中的意思是什麼,她深吸了一口氣「鄧不利多教授要帶你去找分靈體?」妙麗猜測
哈利點點頭「最近這幾天會出發,我想也許是引文不想讓佛地魔有所準備,所以教授不願意告訴我更多的細節。」哈利嘆了一口氣「到頭來我的鎖心術還是練不成。」
妙麗微笑,摸著哈利一頭亂髮「你不要那麼自責,總有一天會成功的,就算你沒有成功,我和榮恩都會陪在你身邊陪你一起度過未來艱困的戰鬥。」妙麗承諾
哈利看著妙麗,他覺得自己的舌頭好像在嘴裡打結,他想要說些什麼,說那些他一直藏在內心深處的話「蜜恩⋯⋯」
「怎麼了?」妙麗歪著頭看著哈利
哈利深吸一口氣「妳能一直陪著我嗎?我不是只戰爭的時候,是⋯⋯就算戰爭結束後妳依然能陪在我身邊嗎?」
妙麗看著哈利,笑了出聲「我一直都會在啊!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
哈利搖搖頭,他站了起來,綠色的眼睛凝視著妙麗「我不是這個意思,蜜恩。我是指⋯⋯在戰爭結束後,我想要的⋯⋯不只是朋友。」
妙麗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哈利,我⋯⋯」
「我知道妳喜歡的是榮恩,但我難道沒有機會嗎?」哈利看著妙麗問道
妙麗咬著下唇「哈利,我和維克多還有在聯絡⋯⋯」妙麗選擇撒謊,畢竟比起跩哥,說維克多還比較不會讓哈利意外「我們可能比較適合當朋友,你也知道的⋯⋯我們之前會因為一些小事情吵架,我們的觀點想法都不一樣,也許我們比較適合做朋友吧!」妙麗站了起來「哈利,我沒有想過我們如果更進一步會怎麼樣。」
哈利低下了頭「妳是不是⋯⋯最近⋯⋯交了男朋友⋯⋯」哈利小聲的問道
這讓妙麗瞬間有些尷尬「哈利,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妙麗盡量讓自己的表情不要透露出什麼來,畢竟要開口和好友說自己的男朋友是他多年來的敵人,甚至是個食死徒,這種話妙麗不知道怎麼開口
「喔,是嗎!」哈利沒有繼續推論了,雖然他抱持著懷疑的態度,這一陣子妙麗沒有在交誼廳的時間比以往都還要多,這讓哈利很好奇她到底是去哪裡了,但看起來妙麗是不想招的意思「那我話說完了,時間也不早了,妳也早點休息。」哈利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妙麗點點頭,她似乎有些緊張的抓了抓衣角「哈利。」妙麗叫著了要離開了的哈利,她走向哈利,在他的臉頰上給了一個吻「任務小心。」妙麗只是蜻蜓點水的一吻,很快就離開了
原本哈利應該會因為這個吻而感到開心的,但畢竟剛剛才被發了卡,他實在是開心不起來「嗯。」哈利輕輕的點了頭,便離開了

深夜時,哈利躺在床上睡的不是很好,他的大腦思路很亂,儘管在睡眠之中他還是很不安穩。
「哈利!哈利!」就在這時,哈利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叫他,並且試圖搖醒他
哈利緩緩的張開眼睛,看到榮恩在自己身旁「你還好嗎?你剛剛一直在亂叫。」
「你還留了滿身汗。」奈威也出現在他的身邊,很顯然哈利把室友都吵醒來了
哈利坐了起來「我沒事⋯⋯只是⋯⋯」哈利也不知道怎麼說上來,他這次沒有看到什麼可怕的畫面,但他隱約覺得大腦被入侵,這不是一件好事,他很確定佛地魔從他的大腦看到了什麼
榮恩和奈威用著不解的眼神看著哈利
哈利搖搖頭「我沒事了,你們快回去睡吧!」哈利說道,他現在完全不想睡了,如果他睡著又會被佛地魔入侵大腦,這不是他想見的事情。他得去和鄧不利多教授說明,他們應該儘速動身,他不認為自己的鎖心術可以隱瞞太久。
哈利確定身邊的室友睡的平穩之後才離開了房間,他想去交誼廳靜一靜,至少他在交誼廳如果又發生什麼事應該不會吵到室友。但當哈利走到交誼廳,他看到令他出乎意料的一幕。

「妙麗!?」哈利瞪大眼睛看著出現在眼前的女孩
妙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桌面上還擺放著書籍以及羊毛紙「喔,嗨。」昨晚的見面讓妙麗現在面對哈利有些尷尬「我以為大家都睡了。」
「我剛剛似乎做了惡夢,妳呢?」哈利好奇的問
妙麗聳聳肩「我睡不太著。」妙麗誠實招來。如果是說習慣跩哥陪在身邊入睡導致今天她睡不著這個理由連她自己都不會相信。實際上是⋯⋯妙麗隱約覺得有某些事在暗中發生,一些會打亂他們生活步調的事情「你需要魔藥讓你好睡一點嗎?我這裡有幾瓶。」
「我不知道妳什麼時候會帶著入眠魔藥在身上了。」哈利聳聳肩
「最近考試壓力很大。」妙麗扯了一個理由,事實上是跩哥最近睡的很不安穩,妙麗就會帶著一些讓跩哥可以睡的比較安穩一點「我和龐芮夫人要奶油啤酒口味的,要嗎?」
哈利搖搖頭,走到妙麗身邊坐下「可以就陪著我嗎?妳該不會連這種事情都要拒絕吧?」
妙麗微笑「喔,不會。」妙麗變出了一條毯子,雖然最近已經快要夏天了,但深夜的交誼廳還是有些人「拿去吧!」
哈利點點頭,披上了毯子

而另一方面,跩哥就沒那麼好過了
「馬份!」跩哥在睡夢中被搖醒,只見瑞克站在他的床邊,正常他應該是進不來史萊哲林寢室的,但他是瑞克,跩哥想他應該沒有進不去的地方
「怎樣?」跩哥在睡夢中被吵醒臉色不是太好看
「黑魔王有事要我轉告你。」瑞克冷笑著「鄧不利多已經開始動作了,你最好儘快修好消失櫃。等需要動作時,我會發訊息給你。」瑞克完全沒有在乎跩哥醒來了沒或者他有沒有聽進去
「然後呢?」跩哥不耐煩的說道,他現在只想好好的睡覺
瑞克看著跩哥一點都沒有想要動作的樣子「我再說一次,現在立刻給我去修消失櫃,否則⋯⋯」微微的月光下,瑞克的眼神比過去更加冷血無情「你不會希望⋯⋯我拿你可愛的女朋友開刀吧!」
跩哥瞪大雙眼,瞬間醒了過來,他緊抓著瑞克的衣領「你敢⋯⋯」
「我當然敢,就算我不動手,你那高貴的馬份血統會讓你和一個麻種在一起嗎?」瑞克大笑著,絲毫不介意會吵醒跩哥的室友「我再提醒你最後一次,明天深夜之前把消失櫃修好,如果沒有⋯⋯我會讓你知道失去重視的人會是什麼樣的感覺。」語畢,瑞克就消失了
眼前的一切就像做夢一樣,但從跩哥額頭留下的冷汗很明顯的告訴他,一切都不是夢

隔天一大早,跩哥一個人就已經坐在史萊哲林的餐桌上靜靜的吃著早餐,身邊的跟屁蟲克拉、高爾和潘西完全沒有出現。妙麗因為昨天睡不著很早就出現在大廳了,她很意外跩哥也在那裡。但她很慶幸現在大廳沒有人
「怎麼會那麼早?」妙麗滑進了跩哥身邊的座位
看到女友出現在自己身邊,昨晚一整個晚上的煩悶都煙消雲散了。跩哥突然摟住妙麗這舉動讓妙麗嚇了一大跳
「我很抱歉⋯⋯」他淡淡的說出了一句話
「怎麼了?」妙麗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昨天晚上見到瑞克了⋯⋯」跩哥緩緩開口「我想⋯⋯艾維斯⋯⋯他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妙麗不解,她抬頭看著跩哥,只見跩哥面露疲憊,看起來就像一整晚沒睡一樣「你應該好好睡上一覺。」
跩哥搖搖頭「我有任務在身,黑魔王等不下去了。」跩哥嘆氣
「我說了我會陪你對抗黑魔王。」妙麗堅定的說
跩哥更加瘋狂地搖頭「我不能⋯⋯瑞克知道我們的關係了,無論他怎麼知道的,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我乖乖的執行任務。很抱歉,蜜恩,我沒辦法⋯⋯我沒辦法站在妳希望我站的位置上。」
妙麗搖搖頭,她吻了跩哥「我不害怕,跩哥⋯⋯我愛你,所以我不害怕任何會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妙麗摸著跩哥的臉龐「我希望你也和我一樣。」
跩哥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靠在妙麗的懷裡

哈利幾乎在一下課就出現在鄧不利多的辦公室,鄧不利多教授似乎有些震驚,但他很快就整理好情緒「哈利,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猜透我要做什麼。」
哈利搖搖頭「我只是⋯⋯需要告訴你我們要盡快動身。」
「我知道,而我也準備好了。」鄧不利多再度看向自己焦黑的手指「我們等等就出發。」
哈利點點頭
「但我必須要你先和我承諾一件事。」鄧不利多突然嚴肅了起來
「你說。」哈利看著鄧不利多
「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能對我下的指令做出任何的反對。我和你說什麼,你就必須這樣做,聽懂了嗎?」鄧不利多緊盯著哈利
哈利瞬間有種看到鄧不利多的墓碑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模樣,教授就好像在交代他的遺言一樣「在今天的任務⋯⋯會危害到我們之中的生命安全嗎?」哈利弱弱的問一句話
鄧不利多微笑「不會。」他堅定的告訴哈利,但鄧不利多擔心的並不是這件事
哈利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會遵守你的指令。」既然不會危害到教授的生命,那麼他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那我們走吧!」鄧不利多站了起來「握好我的手。」他看向身邊的哈利
哈利握著鄧不利多的手,兩人一同消失在校長辦公室裡


>>Next
    Chapter 32 換你為我勇敢一次

地窖蛇王爆毒液🐍嘶嘶嘶嘶嘶嘶~ @Jaime62442HP

0
@Kyle_di_Angelo
加牛奶喔,
希望瑞克不會再找跩哥麻煩吧~
Kyle,努力寫文💪
文章好看極!👍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32 換你為我勇敢一次

在從石內卜的課下課後,石內卜朝著妙麗所在的位置走了過來,這讓坐在妙麗身邊的奈威直發抖
「格蘭傑,我希望妳等等沒有其他的事情。」石內卜沒有理會抖的不行的奈威,直接和妙麗說道
妙麗搖搖頭「什麼事嗎?」
「隆巴頓。」石內卜出聲喝斥了奈威「教你們這群學生我已經夠煩了,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發抖。」石內卜冷冷的黑眸瞪著奈威「幫格蘭傑把書拿回去你們的交誼廳。格蘭傑,我們辦公室裡說。」石內卜說完轉身離開
「石內卜教授會不會對妳怎麼樣?」奈威還是有點害怕
「沒事的,他是教授,他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的。」妙麗拍拍奈威的肩膀「書的部分就麻煩你了。」
奈威點點頭,妙麗這才往石內卜的辦公室走去

妙麗一走進石內卜的辦公室,石內卜就立刻用魔咒鎖上了門,並施以隔音咒「妳知道馬份今天請了一整天的假嗎?」石內卜看著妙麗問道
「什麼!?」妙麗驚呼
「雷斯壯那傢伙要馬份過去找她,我想應該是黑魔王真的等不及了吧!」石內卜看著妙麗平淡的說道
「我⋯⋯可是我今天早上才見到跩哥⋯⋯」妙麗想說些什麼,但她想起今天早上的跩哥很不對勁,突然意識到什麼一樣「他⋯⋯回來了嗎?」
石內卜沒有回答妙麗這個問題「也許我之前並不能對妳抱有期待,妳真的太讓我失望了。」石內卜搖搖頭
「我⋯⋯」妙麗想要說些什麼,但她卻是那麼無力,她很想幫助著跩哥,但跩哥卻在自己可能會陷入危機時候推開她「鄧不利多教授和哈利⋯⋯」
「妳覺得我會不知道這件事嗎?」石內卜皺眉「只要他們一踏進那裡,黑魔王就會知道這件事,然後他的計畫就會實施,唯一能阻止他的就只有消失櫃,但眼下⋯⋯妳是無法阻止消失櫃的復原了。好好看著妳心愛的學校毀於一旦吧!」石內卜說完,解開了魔咒「妳可以走了。」
「你怎麼可以⋯⋯你也是這間學校的教授,也是這個學校的校友,你怎麼可以看著你擁有美好記憶的地方在你眼前毀於一旦!」妙麗越說越激動
「我對這間學校沒有妳所謂的那種感情,還有,我甚至沒有有一天沒有後悔我來讀這間學校。」石內卜冷聲的說道「如果不是她,我根本不會來這裡。」
「葛來分多⋯⋯」妙麗突然吐出了學院名稱
石內卜緊緊皺眉
「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妙麗想起她曾經隱約聽到畫像說出這些話
「妳要滾了嗎?」石內卜問道
妙麗點了點頭,走向了門口。妙麗其實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功,她只有在書上看過,頂多就是偷偷嘗試過,但結果並不如意,但現在⋯⋯她只想放手一博。妙麗在石內卜放下戒心時猛然回過身,舉起了魔杖,道出那她曾經嘗試學習過的魔咒
石內卜完全沒時間反應,甚至施咒語瓦解妙麗的咒語,他就這樣呆愣在原地
一切都發生的那麼突然,所有的一切都像投影幕一樣出現在妙麗的眼前

一個紅髮綠眸的小女孩眨著眼睛,遞上了一束花給一個滿是憂鬱黑髮男孩「賽佛勒斯,我就要去霍格華茲讀書了。」小女孩說道
那個小男孩看著小女孩「真的嗎?妳要去哪裡讀書?我原本還在想要不要去呢!」小男孩把手中霍格華茲入學通知書給小女孩看
「太好了!我們可以一起當同學。」小女孩的笑容大大的展現在她的臉上

小男孩優先戴上了分類帽,分類帽很直接的就說出了史萊哲林。接著換小女孩進行分類儀式,分類帽將小女孩分到了葛來分多。小女孩興高采烈的去到葛來分多桌,身邊一個戴眼鏡的小男孩開心的和小女孩打招呼。

畫面一轉,似乎過了好一段時間。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裡,石內卜衝進了一間被毀壞的房屋內,他看著眼前的一切,抱著倒在地上的紅髮女人,悲痛的大哭著。

石內卜讓妙麗出了他的大腦裡,憤怒的瞪著眼前的女孩「格蘭傑,妳以為妳是什麼人!」
妙麗對於剛剛看到的一切還沒辦法好好的理解,她看著石內卜,若有所思⋯⋯她知道那個小男孩是石內卜小時候的樣子,冷酷的黑眸、大大的鷹鉤鼻,還有那雜亂的黑髮,不過那個女孩呢?她是誰,她有一頭紅色的長髮,還有一雙和哈利如出一徹的綠色眼睛⋯⋯一雙和哈利一樣的眼睛!
妙麗瞪大雙眼,等等,她回想起那個和小女孩打招呼的戴眼鏡男孩,和哈利計畫就是同一個模子出來的。
「你⋯⋯愛過哈利的媽媽!?」妙麗驚呼
「妳不必知道。」石內卜冷聲的說道
「所以那時候胖夫人說十幾年前有對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就是指你和莉莉·波特。」妙麗將所有事情湊在一起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見
「不准用那個姓氏稱呼莉莉。」石內卜看起來憤怒極了,他瞪著妙麗,看起來就像是想要用不赦咒對付妙麗,但他慢慢的冷靜下了情緒。石內卜輕聲的說道「我不止愛過莉莉,我深愛著她,就算是現在也一樣。」
「所以⋯⋯」一段想法衝入妙麗的腦海中
石內卜看起來似乎知道妙麗想到了什麼「我看出馬份那孩子對妳的感情,所以我知道,如果是妳一定能夠阻止他,就算不行⋯⋯我也希望妳能夠讓他⋯⋯悲慘的六年級的日子有道陽光照入。至少⋯⋯別讓我之前發生的事再次上演。」石內卜看著妙麗緩緩的道出口「如果莉莉那時候在我身邊,我一定不會走向佛地魔⋯⋯所以,格蘭傑,只有妳可以阻止跩哥,也只有妳可以阻止佛地魔的入侵,只有妳可以保護霍格華茲的安然。」
「但那不是長久的⋯⋯對吧?」妙麗問道
「至少,妳可以在這個時候救下不少人。學生們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當佛地魔他們進入了霍格華茲,妳能想像會發生什麼事嗎?無差別的虐殺,格蘭傑,妳明白我的意思。」石內卜壓低了自己的聲音,畢竟現在沒有隔音咒,雖然整間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裡也只有他和妙麗兩個人
妙麗緊抓著自己的巫師袍,想到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她就感到不安「我得離開了,我必須現在趕到萬應室。」妙麗說著,轉身就跑開
「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嗎?」石內卜看著妙麗的背影,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在表示什麼

妙麗直接推開萬應室的門,跩哥果然站在消失櫃的前面,他拿著魔杖不知道在說什麼。
「跩哥!」妙麗大叫跩哥的名字
跩哥愣在那裡,手裡的魔杖顫抖著「走開,妙了,不要在這裡。」
妙麗沒有理會跩哥的話語,衝向前,抓著他手中的魔杖「住手,你不知道你這麼做會發生什麼事!」
「我只知道我如果不做這件事黑魔王總有一天會拿妳開刀。我可以失去任何的東西,就算是生命我也不在乎,因為我不能失去妳。」跩哥對著妙麗大吼,他的眼眶泛著淚光,妙麗知道他的內心受了多大的折磨
「跩哥·馬份,你以為我那麼弱小嗎?你覺得我不能保護自己嗎?」妙麗放開了跩哥的魔杖,淚眼婆娑的看著跩哥「我沒有你想像的脆弱,跩哥。我不要你為了所謂的保護我做出這件事。」
跩哥低著頭,沒有說話
「跩哥,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次就好好嗎?你能不能⋯⋯能不能為我勇敢一次?對抗佛地魔,站在我們身邊和我們一起奮戰。」妙麗眼底充滿著懇求

「我的王,你找我有什麼事?」貝拉走到佛地魔面前,微笑的看著坐在寶座上的佛地魔
「聽說妳今天去找了馬份家的那個後代?」佛地魔挑眉看著她
貝拉疑惑,她並沒有稟告佛地魔這件事情啊。是誰告密了
「不知道雷斯壯小姐前去找妳親愛的姪子是有什麼事情呢?」就在這時,瑞克從暗處走了出來
貝拉看著瑞克,該死,是他。和佛地魔相比,瑞克幾乎就是來無影去無蹤,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後,甚至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對自己是不是件好事。貝拉咬了咬嘴唇,開口說道「我去找跩哥是和他討論關於他的進度。」貝拉說道,這不是謊話,但也不完全是實話,因為她的確還做了其他事⋯⋯好比如,和他說關於馬份莊園的事情,還有教導跩哥關於鎖心術的事情
「那結果呢?」佛地魔意外的沒有多問
「快了⋯⋯也許是這兩天就能夠進入霍格華茲。」貝拉回應
佛地魔仰頭大笑「好小子,比他那個沒用的老爸還要好太多了。」
相比佛地魔的喜悅,瑞克看起來不是那麼開心,他在黑暗處眉頭微微皺起
「瑞克!」佛地魔看著黑暗處的瑞克
瑞克看向佛地魔「什麼事嗎?我的王。」
「鄧不利多那個老傢伙和波特稍早已經離開了霍格華茲,這是個得來不易的好時機。你知道我的意思。」佛地魔赤色的血眸露出了慾望
瑞克點點頭「我明白了,我會把您的話帶到。」
佛地魔搖搖頭「我不止要你把話帶到⋯⋯我要你和跩哥說。無論如何都得在今天修好消失櫃。」語畢,佛地魔看向了貝拉「去和賽佛勒斯聯絡,就是今晚了。」
貝拉恭敬的點點頭「我明白了。」
接著,空曠的大廳裡只剩下佛地魔一個人了

>>Next
     Chapter 33 修好的消失櫃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33 修好的消失櫃

寂靜的夜空裡出現耀眼的閃電,沒多久,遠處傳來巨大的雷聲。
處在萬應室的兩人依舊在消失櫃前僵持,妙麗的棕色眼眸沒有退讓,跩哥灰藍色的眼眸也沒有妥協。
「為什麼?為什麼妳無論如何都要阻止我?」跩哥直接的開口,寧可賭上自己的性命,妙麗就是不願意要跩哥繼續替佛地魔做事
「只要修好消失櫃,一切都沒辦法挽救了。這不只是為了我而已,更是為了霍格華茲,難道⋯⋯馬份,你就要看著眼前這一切熟悉的事物被摧毀嗎?」妙麗的大腦快速轉動,一定還有什麼,還要什麼可以阻止跩哥繼續執行佛地魔的方法「你放了食死徒進來之後,你誰也救不了。」妙麗堅定的看著他「跩哥,佛地魔很強大,但我不認為加上我們所有願意會為霍格華茲而戰的人還要強大。畢竟,我們還有鄧不利多教授在,只要他在的一天,佛地魔就不可能有辦法打下霍格華茲。」
「該死的葛來分多勇氣,妳覺得黑魔王今天出手的原因是什麼嗎?他早已知道鄧不利多和波特的計謀,今天晚上⋯⋯他們不會在霍格華茲,就算他們在食死徒進攻霍格華茲之前順利回來了,鄧不利多也沒有餘力去對付他們了。」跩哥的眼裡只有無盡的悲傷「今天的所有執行目的,說穿了不是要擊潰霍格華茲,黑魔王的目標一向明確,他要的是阿不思·鄧不利多的命。」跩哥直接說出了他稍早和貝拉見面時貝拉告訴他的一切「等處決完鄧不利多再來是誰,我想妳我都很明白,再來就是波特,接著⋯⋯妙麗,就是妳了。黑魔王知道,只要處決掉妳和波特,學生軍團的兩大支柱一倒下,拿下霍格華茲的日子就不遠了。我不認為妳會沒有想到這一部分。」
「佛地魔難殺大家都知道,而鄧不利多也不是那麼好殺的,哈利也不會那麼容易去送死,我也一樣。如果⋯⋯如果我們真的有一個人死在這場戰役裡,那也是我們努力去對抗佛地魔下的結果。對,我就是個葛來分多,所以我有勇氣面對這一切,而你呢?你好歹是個史萊哲林,難道就不能拿出那史萊哲林的野心,和我們一起對抗佛地魔嗎?」妙麗凝視著跩哥灰藍色的眼睛「你知道,無論你最後選擇什麼,我都沒有干涉的權力,但我還是希望⋯⋯」妙麗握著跩哥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我希望當我挺身為霍格華茲而戰時,我的男朋友可以待在我身邊,因為只要有你在,就不僅僅是只有葛來分多的勇氣,還有我想為了你而活下去的勇氣。也許,總有一天佛地魔會攻進霍格華茲,但在那一天,你不會是放佛地魔進來的罪魁禍首,而是和我們學生軍團站在同一陣線的隊友。」
跩哥沒有說話,咬著下唇似乎在思考什麼
「跩哥⋯⋯」妙麗又喚了聲跩哥的名字「收手吧!再你還沒鑄下大錯之前。」
跩哥看著妙麗,輕輕的甩開妙麗的手。那一瞬間,妙麗的眼眸裡除了悲傷以外,只有失望。她努力過了,就算這樣⋯⋯她還是說動不了跩哥
「妳走吧!最好現在逃的越遠越好,因為⋯⋯妳如果繼續待在這裡說不可能看到明天的太陽的。」跩哥狠下心說道
「馬份!」妙麗對著跩哥大吼「你太讓我失望了!」妙麗憤怒的吼著「我恨你,馬份!」妙麗失望的淚水從臉頰流下,她想要擦去淚水,淚水實在不值得為這種膽小如鼠的史萊哲林流下,可是淚水卻無法控制
看到妙麗哭的瞬間,跩哥恨不得殺死自己,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無論他要選擇哪條路都應該把妙麗的想法擺在第一位,而現在自己竟然這樣讓她傷心難過,自己還算是個愛她的男人嗎?
保護妙麗免於危險的確是德拉科想做的,但難道守護她的笑容就不是嗎?
妙麗轉過身子,不願讓跩哥看到自己的淚水,他一定會笑自己吧!他根本沒有那麼愛自己,自己的淚水在他眼裡簡直徒勞,可是⋯⋯她卻怎麼樣都止不住淚水。
跩哥再也受不了,他向前跨了一步,緊緊的抱住妙麗「對不起⋯⋯」他的聲音聽起來同樣悲傷,卻也是充斥著對現實的無奈。他知道反抗會發生什麼事,只要被佛地魔抓到,他是不會好過的,但這一切都比不上讓妙麗傷心難過「我們離開這裡好嗎?」跩哥在妙麗耳邊輕語
妙麗表情很是意外,她撥開跩哥的手,轉過身看著跩哥「你說什麼?」妙麗瞪大著雙眼
跩哥撫摸著妙麗的臉龐,替她擦去眼角的淚水,語氣溫柔卻也同時有這著無奈「就算我沒有修好這個消失櫃,黑魔王總有一天還是有辦法闖入霍格華茲,我停下腳步只是拖延他的速度而已,何不我們就趁這個機會離開這裡。不止是離開霍格華茲,我們離開魔法世界,雖然我不知道要怎麼過麻瓜的生活,但只要妳在我的身邊⋯⋯就夠了,蜜恩,我們一起逃走吧!」
聽到跩哥不繼續為佛地魔效力妙麗真的很開心,可是⋯⋯「不能,我不能丟下我的朋友自己逃走,就算⋯⋯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生活。跩哥,只要這場戰爭贏下來了,你想在哪裡生活我都會陪著你,但我是不會逃避這一切。」妙麗凝視著跩哥灰藍色的眼眸「我是個葛來分多,我擁有的就是葛來分多的勇氣,我不會臨陣脫逃。」妙麗堅定的告訴跩哥
跩哥似乎對於妙麗會有這個反應已經見怪不怪了,他輕輕的點了頭「我明白了。」
「所以你⋯⋯」妙麗看了一眼跩哥身後的消失櫃「你還是執意要這麼做嗎?」
跩哥看著妙麗,堅定的搖搖頭「我會守在妳身邊,從我和妳交往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蜜恩,我的存在是為了守護妳的笑容,所以⋯⋯我會盡我所能的守在妳身邊。」跩哥溫柔的開著眼前的女孩,這才是他真正該做的事情。不是幫佛地魔殺害鄧不利多,不是修好消失櫃讓食死徒進來,他活著的目的就是保護妙麗,並且守護他所珍愛的一切。
妙麗雙眼泛淚,這一次不是對跩哥感到失望,而是對跩哥所說的一切感到開心。妙麗緊緊抱住了跩哥「我愛你,跩哥馬份。」
跩哥露出了微笑「我也愛妳,妙麗格蘭傑。」
兩人的一舉一動都被在一旁的一個黑影看的一清二楚,黑影發出了低沈的聲音「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馬份,這個功勞由我拿下了,還有你那可愛的小女友的性命。盡量抱吧!這可能是你們的最後一次了。」

妙麗牽著跩哥的手在走廊裡走動,這是他們第一次如此大方的在走廊上手牽著手。雖然這個時間走廊上的人不多,但他們的舉動還是讓經過的人在他們身後議論紛紛。就算不知道他們兩個是誰,看到他們長袍上的徽章是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學院也讓大家議論紛紛。
「蜜恩,我們這樣不太好吧!」跩哥有點受不了在這個時候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妙麗回頭看著他「我不在乎,跩哥。」她看著跩哥說道「反正又沒有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就算傳出去了,也不會被其他人相信不是嗎?」她靠近了跩哥「但如果被傳出去⋯⋯我也不在乎了,因為你現在會站在我們這邊不是嗎?」妙麗像個小女友的模樣靠在跩哥的懷裡
跩哥摟著妙麗的肩膀「我會在妳需要的時候在妳身旁保護妳。」他溫柔的說道

「就是這個吧!」瑞克看著眼前的消失櫃「這一次是我的了!」瑞克眼神出現了貪婪,只要他修好這個櫃子,他就會成為黑魔王底下最崇高地位的人了。他會被黑魔王信任,並且和他一起統治整個魔法世界。想到這裡,瑞克一整個人就興奮了起來,他仰頭大笑,他就要成功了,只要把這個櫃子修好,他就會成功了!
瑞克將手放在櫃子上「我要成功了,我的王。」

夜幕降臨,就算待在地窖裡,就算心愛的女孩在自己身邊,他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一樣。跩哥睡的很淺,不知道是哪根筋讓他醒了過來,看著懷裡的女孩,他卻感到莫名的不安。
「怎麼了嗎?」妙麗睡眼惺忪的看著跩哥的臉,她似乎能感覺到跩哥的心情變化
「我不知道⋯⋯」跩哥搖搖頭,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會這麼不安,為什麼⋯⋯
突然,跩哥跳下了床鋪「該死。」跩哥緊抓著自己的左手臂,臉色不太對勁
「怎麼了?」妙麗趕緊下了床來到跩哥的身邊
跩哥瞪大雙眼,吞了吞口水「⋯⋯他在⋯⋯呼喚我⋯⋯」


>>Next
Chapter 34 被攻佔的霍格華茲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