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種的反噬(跩哥X妙麗)(09/21更新Ch.33

發表於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21 傷害第三人

就在妙麗給哈利的當天晚上,哈利和妙麗原本正在討論關於變形學作業時,羅米達開始發動了她的計策。
「哈利,這是我自己親手做的巧克力,你可以幫我吃吃看嗎?我之後想要送給心上人,我想你們男生對吃的東西喜好度可能會比較類似吧!」羅米達說的非常有理,如果是平常的哈利一定會願意幫這個忙,不過他看了看妙麗,妙麗也想知道哈利會怎麼回應
「好,但我晚上不吃甜食。明天我會吃的。」哈利欣然的收下巧克力
羅米達興奮的離開了葛來分多交誼廳,妙麗猜想她可能去和她的那群好友分享這個好消息了
「你打算怎麼辦?」妙麗好奇的問道
「先收起來吧!之後的事到時候再臨機應變了。」哈利聳聳肩
「那你要小心一點,不要不小心吃到了。」妙麗提醒著哈利
「對了,妳說那是還在雙胞胎那裡的強效版愛情魔藥對吧?」哈利看著妙麗問道
「嗯,至少我是這麼聽到的。」妙麗點點頭「怎麼了嗎?」
「我應該去問問雙胞胎所謂的強效是多麼強效,是功效會持續會持續比較久,還是愛意會比較強烈。」哈利看著手上的巧克力說道
「聽起來你似乎想用在別人的身上。」妙麗挑眉的看著哈利說道「是怎麼樣的女孩能讓我們傳說中的救世主大人哈利·波特迷戀上呢?」妙麗調侃著哈利
「我才不用這種手法呢!要的話也是要親手把她追到啊!」哈利微笑的說道「我要讓她心服口服的愛上我。」
「哇!要不是佛地魔逐漸壯大,我都懷疑我們在演愛情喜劇了。」妙麗笑著說道「有機會你一定要讓我認識那個女孩,一定是個狠角色。」
「是啊!她不僅是個狠角色,也是一個很棒的人。」哈利意味深長的看著妙麗,但妙麗似乎沒有看出哈利眼裡的意義,以為哈利只是附和著自己說的話而已
哈利回到寢室,把巧克力藏在了置物櫃裡,便拿了一張羊毛紙開始寫信。將信寫好後,哈利喚來嘿美要她把信件交給衛斯理雙胞胎,便躺回床上。最近他一直受到一些惡夢侵擾,他知道那是關於佛地魔的記憶,從四年級時他就一直有這個問題,去年鄧不利多就一直要自己去和石內卜學習鎖心術,但自從他的教父天狼星死於貝拉手下,他就再也不想學鎖心術了,因為他想透過看得到佛地魔的狀態來讓自己隨時知道要如何應變。雖然他知道如果讓佛地魔發現他們在尋找分靈體後只會讓自己身陷危險之中,但只要破壞分靈體佛地魔就一定感受得到,所以,如果讓他感受到了他說不定就會在和部下討論的時候說出其他分靈體是什麼,這對哈利而言無疑是最快尋找分靈體的方式。哈利躺在床上思考著有什麼東西可以成為佛地魔的分靈體,想著想著,竟然就這樣疲憊的睡著了。
「喔,天啊,我都不知道我這麼有魅力。」隔天早上,哈利被一陣歡呼聲給吵醒,他看到一個紅髮的模糊身影在自己眼前「哈利,你絕對不會想到,有女孩送我巧克力。」
「是喔!」哈利還是很想睡,他難得昨天沒有被惡夢侵擾,久違的安寧就這樣被榮恩打斷讓他有點不開心「反正一定是布朗送你的不是嗎?」哈利說著,疲憊的要再度躲進被窩裡
「別提她了,我覺得我都快被她吻到嘴巴破皮了。」榮恩抱怨著,興奮的拆開巧克力「是羅米達送的。」榮恩說完,折了一塊巧克力丟進嘴裡
「喔,羅米達啊……」哈利附和著「羅米達!」哈利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跳了起來「不要吃!」哈利慌張的拿了眼鏡戴上,想要制止榮恩,但當他視線清晰時,他只看已經被吃一口的巧克力「梅林啊!」
「有什麼問題嗎?很好吃欸!」榮恩開心的說道,但就在下一秒,榮恩的雙眼逐漸了迷濛「羅米達……哈利,你是不是認識羅米達,我想要見見她。她的黑髮好美,她的黑色眼睛又圓又亮,,我想要認識她,我覺得……我愛她。」
「梅林的褲子。」哈利覺得頭痛,趕緊拉著榮恩不顧兩人都還穿著睡衣跑向交誼廳
「妙麗,不好了!」哈利拉著榮恩跑出自己的寢室,對著坐在交誼廳寫著作業的妙麗說道
「怎麼了?」妙麗抬起頭,這次的魔藥學作業份量實在有點多,她得假日時候早起完成,可能因為昨晚太晚睡,今天太早起的她現在頭有點暈。她暗自希望哈利找她最好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要她勞神在一點也不重要的事情上。
「榮恩……榮恩他……」哈利氣喘吁吁的說道
妙麗還沒有問起榮恩發生什麼事了,只見榮恩被哈利拉了過來,眼神些許迷濛,嘴裡喃喃自語的唸著「羅米達……哈利你說你要介紹給我認識她,她不是羅米達……」榮恩指著妙麗說道
妙麗瞪大雙眼看著哈利「榮恩他……該不會吃了那個巧克力!」妙麗驚呼
「對,他誤以為那是要給他的。」哈利說道「我們該怎麼辦,給龐芮夫人看看嗎?」
「貪吃鬼得到下場了。」妙麗低聲抱怨著「不,不能給龐芮夫人看,雙胞胎他們賣的東西可是違禁品,龐芮夫人會告訴鄧不利多,到時候這件事情會越來越嚴重……」妙麗抿著唇思考著該怎麼辦「有了!給史拉轟教授,他一定不希望……嗯……他最重視的學生因為違禁品被學校查。」
哈利絕對有聽到妙麗說出最重視的學生時語氣有多麼不自然,但他現在沒時間和妙麗吵這件事「妳要一起來嗎?」哈利問道
妙麗猶豫了一下,搖搖頭「我的魔藥學作業還沒寫完,我沒有像你有混血王子的課本。」妙麗有些不悅的說道,哈利知道他如果繼續說下去,妙麗一定會和他翻臉
「我知道了,有什麼新的消息我會再告訴妳。」哈利說完帶著榮恩離開了「我們去找羅米達。」哈利邊走邊安撫著榮恩
妙麗看著兩個男生離去的背影,她當然很擔心榮恩會不會治不好,但她更不想要看到史拉轟教授對哈利投以那特別的眼神,但妙麗在這裡只會一直胡思亂想。她拿起羊毛紙紙和厚重的魔藥學課本,決定前往圖書館好好讀書
而妙麗一走出葛來分多交誼廳,便因為過高的書本擋住了她的視線,她硬生生撞上迎面而來的人
「啊!」妙麗應聲往後倒
「小心!」
妙麗原本以為自己會重重的摔在地上,沒想到一隻強壯有力的手阻止了她摔倒在地上,那頭耀眼的鉑金色頭髮出現在妙麗的眼前「馬份!?」妙麗驚呼
「不然還有誰反應那麼快會接住這個不看路的葛來分多小姐。」跩哥扶起妙麗,幫妙麗撿起地上的書「妳要去哪裡?為了避免有其他像我一樣運氣不好的人撞到妳,我看我幫妳嘛好了。」
「撞到我是你這輩子很大的幸運。」妙麗不耐煩的說「我自己拿就好。」
「圖書館嗎?好哦,我立刻送過去。」跩哥說著往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你這傢伙給我用破心術!」妙麗驚呼
跩哥笑了「不好意思,萬事通小姐,首先我不會用破心術,其次,這種事情不用破心術我就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了。」跩哥理所當然的說道「如果妳是對魔藥學有問題,說不定可以請教我,好歹我也是前魔藥學教授,石內卜教授的得意門生。」跩哥十分自信的看著妙麗
妙麗挑眉,思考了一下,也許多相處他可以得到更多資訊「那就謝謝了,馬份小老師。」妙麗微笑
「不過,妳旁邊那兩個跟屁蟲呢?」跩哥有點意外的問道,畢竟他竟然可以那麼輕易的和妙麗一起出去,別說那個紅髮窮鬼,波特怎麼可能會這樣放任他們兩個出去
「還不是因為羅米達的那個巧克力。」妙麗嘆了一口氣「他們去找史拉轟教授了。」
「我還以為妳警告過波特了?」跩哥意外的說
「我是警告哈利了啊!但吃下巧克力的不是哈利,是榮恩。」妙麗嘆了一口氣說道
跩哥打量了一下妙麗「所以妳是不是很希望當初那個愛情魔藥是由妳加入的?」跩哥挑眉
「你在說什麼!」妙麗瞪大雙眼
「妳喜歡衛斯理,不是嗎?」跩哥繼續說道「四年級的時候,妳不就為了他流過淚了?」
「你……你怎麼會看到!?」妙麗驚呼
「萬事通小姐,妳知道其實有很多事不是妳可以翻翻課本就可以了解了。」跩哥笑著走掉了
「欸,馬份!你解釋啊!」妙麗快步的追上去
"也許過去的我從來沒有意識到,妳一直都是我注目的目標。"
「史拉轟教授?」哈利推開了大門,往裡頭走進去
「哈利,羅米達會在這裡嗎?」榮恩張望了一下四周,這裡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年輕女孩會待在的地方
「喔,哈利,怎麼這麼早就來訪了呢?」史拉轟教授走了出來,他身上還穿著睡袍,一頭亂髮,睡眼惺忪
「嗯,教授,不好意思,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的幫忙。」哈利對史拉轟說道「我的朋友不小心誤食了特效的愛情魔藥,他以為那是他的生日禮物,原本想找龐芮夫人但又想到這是違禁品,所以才找上您。」哈利解釋
「我還以為我們的魔藥大師已經調出了解藥呢!」可見史拉轟對於哈利還是很具有期待
「嗯……我沒有調過愛情魔藥……所以我不太清楚要如何調製解藥。」哈利隨便想了一個藉口
「哈利,羅米達呢?」面對史拉轟的看重,哈利好不容易解決了,但榮恩又繼續開始胡鬧
「她等等就來了。」哈利安撫著榮恩,抓著榮恩怕他會在史拉轟教授的辦公室翻箱倒櫃尋找羅米達
「這樣啊!」史拉轟摸摸下巴「我記得我應該還有解藥……就怕這孩子喝下的藥劑放的比較久,你也知道的,放的越久藥效越厲害。」史拉轟教授邊說邊在自己的座位裡找尋解藥「啊,有了,在這裡。」史拉轟將解藥遞給了哈利。哈利接過後便要榮恩喝下
「這是什麼,哈利?這不是羅米達。」榮恩依舊開口閉口就是羅米達
「這是可以讓你口氣芬芳的魔藥,待會你不是要見羅米達嗎?要讓你給她好印象啊!」哈利說服著榮恩
榮恩一聽到要給羅米達好印象,立刻把哈利手裡的魔藥搶了過來,將軟木塞拔開,一口喝下。等到榮恩喝完,哈利盯著榮恩看著他的樣子,看他都眼睛從原本迷濛的目光變得逐漸對焦
「恢復正常了?」哈利笑著問道
榮恩抓了抓頭「喔,梅林啊!我竟然……算了。謝謝你,教授。」榮恩微笑說道
「不客氣。」史拉轟教授說道「不過聽說今天是你的生日,不如這樣好了,我們就稍微慶祝一下吧!」史拉轟說道「我這裡有奶油啤酒、葡萄酒,還有……嗯……雖然這本來是要送給鄧不利多當收到禮物得,不過……算了,這種美味的蜂蜜酒還是自己享用好了。」史拉轟邊說邊將蜂蜜酒拿了出來,並且拿了三個酒杯,走向了哈利和榮恩「來吧來吧!喝一杯來慶祝我們……嗯……哈利朋友的生日。」史拉轟想不起來榮恩的名字,便直接把榮恩稱為哈利的朋友。他替兩人倒了酒,便要把蜂蜜酒再收好「生日快樂,拉塞福!」史拉轟舉起了酒杯
「榮恩……」哈利小聲的說道
榮恩似乎沒有意識到要一起喝下,自己先行一口飲下,就在那個時候,一陣強烈的不安感席捲而來,哈利覺得自己的心臟被緊緊的扭著,而史拉轟似乎也意識到什麼。就在兩人互看彼此的時候,突然聽到杯子墜落的聲音
「榮恩!」哈利驚呼
只見榮恩應聲倒地,他全身痙攣,口吐白沫,雙眼凸出
「這……不可能!」史拉轟瞪大眼睛看著手裡的酒杯
哈利看到史拉轟教授傻愣在那裡,他想起之前在混血王子課本裡看到的毛糞石,立刻衝去史拉轟教授的位置,尋找著毛糞食。幸好史拉轟教授這裡還有一顆,哈利拿著翻過了史拉轟教授的桌子,跑到了榮恩身邊,將毛糞食塞入榮恩的口中。榮恩劇烈的顫抖,在聽到咕嚕一聲,榮恩把毛糞石吞下後,他的顫抖終於停止。
「快……送他去醫院廂房。」史拉轟教授突然回過神來,看著哈利說道
哈利用力點點頭「那個酒……」
「我會去找鄧不利多。」史拉轟教授回應道


>>Next
    Chapter 22 逐漸清晰的感覺

Kyle @Kyle_di_Angelo

3
原本想要在過年一次更新多一點
不過好像有點來不及
既然今天是情人節
那麼晚一點我會放上情人節特別篇
(如果我有打完的話 沒有的話就放到白色情人節吧

那就請拭目以待囉~

就在情人節剩不到五分鐘我終於趕完了
我放在仙境的情人節·情人劫的活動裡
如果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啊不過 文有點長就是了😅😅
希望大家可以有耐心看完🙃

祝大家在情人節的這天都過的很快樂😘

輸入序號0813UR小凱xD @Xujiayun

0
咦咦禮拜六了484該更文惹?

Kyle @Kyle_di_Angelo

1
@Xujiayun

來了來了~~(剛趕完🙃
這很可能是二月最後一更 因為我下禮拜有事
但還是希望可以趕出來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22 逐漸清晰的感覺

「就是這樣,妳明白嗎?」跩哥和妙麗解釋著「其實妳知道嗎?有些毒藥很難調製解藥,但是毛糞石是個很棒的東西,雖然不一定能治癒,但或多或少都能幫助到。」跩哥和妙麗解釋著「如果妳想要試試調魔藥,可以和我說,我可以和石內卜教授借魔藥和用具。」
「謝謝。」妙麗微笑說道,她不曾覺得自己有天可以和跩哥這麼心平氣和的說著話,但沒想到真的這樣相處下來,意外的輕鬆。
「多笑一點。」跩哥突然這麼說道「我喜歡妳笑的樣子,妳最近有時候都皺著眉頭。」
妙麗呆愣在那裡,臉頰微微的發燙
「妙麗,不好了!」就在妙麗不知道要說什麼時,金妮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哥他……出事了!」金妮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妙麗站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總之……哥和哈利在……醫院廂房。」金妮氣喘吁吁的說道,沒有注意到在妙麗身邊的跩哥「快跟我來!」金妮說完回頭就跑出了圖書館
「醫院廂房……」妙麗口中默默的唸著,整個人呆愣在那裡
「妳快去吧!」跩哥看著呆愣在那裡的妙麗「不會有事的,龐芮夫人很厲害的。」
妙麗點點頭「對不起,我先走了。」妙麗說完慌張的跑走了
跩哥看著離去的妙麗「難道……他們喝了那個毒酒……」跩哥想起妙麗提到他們兩人去找史拉轟教授的事情「如果妳知道是我下的手,妳會像上次一樣原諒我嗎?」跩哥小聲的說道

妙麗和金妮趕到的時候,哈利站在門外來回踱步。醫院廂房的門被緊緊關上
「為什麼我們不能進去?還有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妙麗向哈利丟出一連串的問題
「鄧不利多教授、石內卜和龐芮夫人在替榮恩急救,龐芮夫人不讓我們進去。」哈利說著「我們只不過想要讓榮恩開心一點擺脫愛情魔藥讓他失控的舉動而已。史拉轟教授就拿出蜂蜜酒要慶祝榮恩今天生日的事情,沒想到我們還沒喝下去,榮恩就先一飲而盡,然後就突然倒了下去,並且口吐白沫。」
「所以那酒是史拉轟教授的,他要殺你們?」金妮問道,畢竟這樣想下來就一定是要殺他們了不是嗎?
「不,那酒不是史拉轟教授的,確切來說並不是他買的,只是先暫放在他那裡的。」哈利解釋
「不然酒是誰買的?只要知道酒是誰買的就可以知道毒是誰下的。」妙麗問著
「不知道。」哈利簡短的說道「不過,史拉轟教授有說,那是要送給鄧不利多的聖誕節禮物。又是一起……一定是馬份,不會有其他人了,他要殺掉鄧不利多。」這下子哈利更堅信跩哥的任務是要除掉鄧不利多
「哈利!」妙麗大吼「事情還沒有一個結果,不要一直說是馬份做的。」妙麗雖然替跩哥打抱不平,但她多少已經猜出來了,跩哥的任務不僅僅是那個消失櫃,消失櫃可能只是個幌子,他真正要做的事其實是殺掉鄧不利多,這就是為什麼石內卜要自己看好跩哥的原因。但妙麗不想這麼想,經過這一陣子的相處,妙麗知道跩哥的本性並不壞,就算一切矛頭都指向他,就算她知道一切都是跩哥所為,她也希望由跩哥自己說,說他到底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醫院廂房的門被打開了,鄧不利多教授和石內卜教授走了出來「能用毛糞石做第一時間的急救,哈利,你做的很好。」鄧不利多讚賞了哈利的舉動
「教授,那瓶蜂蜜酒原本是要送你的,如果不是我們不小心開來喝,現在你可能就不在這裡了。」哈利提出警告「跟之前的項鍊一樣,那一定是馬份千方百計想要殺你。」哈利說出了自己對跩哥的猜測
妙麗沒有去理會鄧不利多和哈利說了什麼,她看向在一旁的石內卜,希望石內卜能和她有些眼神交流之類的。石內卜似乎注意到妙麗的眼神,轉頭看向妙麗,凌厲的眼神裡似乎在對妙麗沒有阻止跩哥做出這一切而感到不悅。妙麗抿著唇沒有說話,她現在內心很糾結,一方面因為跩哥這次傷害到自己重視的人而不悅,另一方面她的內心深處依舊替跩哥感到難過。
就在鄧不利多說服完哈利跩哥不會做這種事後,鄧不利多和石內卜就要先行離去了。石內卜在經過妙麗身邊時,用著只有他們彼此聽得到的聲音,嚴肅的對妙麗說道「格蘭傑,晚上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妙麗吞了一口口水,這絕對比考任何一次試都讓妙麗感到緊張並且壓迫

「他多久會醒來?」金妮向龐芮夫人問道
「這很難說,他需要好好休息。」龐芮夫人認真的說道「你們放心,毒酒的事情已經請石內卜教授去查清楚成分了,也許會花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但衛斯理同學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的。」龐芮夫人說完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最近有個不明人士一直寄送求救信件給她,而且時間都是夜半三更的時候。
妙麗坐在榮恩身邊,緊緊握著榮恩的手,輕聲的說道「如果真的很累就好好休息。」妙麗將榮恩的手放在自己的嘴唇上,這一切的舉動都讓哈利內心有點不悅,但他不能表現在臉上。
就在三人安靜的待在醫院廂房時,一個響徹雲霄的聲音傳了進來「榮榮!榮榮你怎麼了?」只見文妲衝了進來,看到榮恩躺在並床上就是一陣擔心的呼喊
「小聲一點。」妙麗低聲的說道「沒看到榮恩在休息嗎?」
「我只知道你們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通知我,我可是榮榮的女朋友。」文妲說完,便從妙麗手裡搶走榮恩的手
妙麗很識相信的站了起來往後退,不過似乎因為坐太久突然站起來血液突然暢通,妙麗走路有些不穩,還好哈利趕緊扶住了妙麗「還好嗎?」哈利擔心的問道,因為妙麗臉色有點蒼白
「沒事。」妙麗說道,她只是今天一整天都沒有進食,血糖有點低而已
「榮榮,不要怕,我在這裡。」文妲對著床鋪上的榮恩說道
「天啊,我快吐了。」金妮忍不住吐槽
妙麗看著眼前的小情侶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沒那麼在意的感覺……

「嗯……」榮恩皺起了眉頭,有些不舒服的動著身體
「榮榮!」文妲原本以為榮恩要醒了,興奮的跳了起來
「妙麗……」榮恩小聲的說道
「你說什麼?」文妲靠近一聽
「妙麗……妙麗……」榮恩還在昏迷,但妙麗兩個字清楚的傳入大家的耳朵裡
只見文妲臉色蒼白,她看了一下妙麗,又看了一下榮恩,眼角微微泛淚,跑出了醫院廂房
妙麗有些意外,她走了過去,握住了榮恩的手「我在這,我會陪著你。」妙麗安撫著榮恩,榮恩很快就不再動了,安穩的入睡
聽到榮恩剛剛說的話,哈利內心的醋意無限增加,他現在是在說什麼,難道榮恩自己也……哈利不敢再想下去,因為他知道妙麗對榮恩是有好感的,如果榮恩自己也喜歡妙麗,那麼妙麗就很難和他在一起了。
而對於妙麗而言,被自己一直喜歡的人在昏迷時叫著自己的名字應該是很開心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內心沒了那種悸動,沒有那種像是到達天堂一樣的愉悅感。這種感覺甚至不比自己待在跩哥身邊的感覺……等等……跩哥!?她怎麼在這個時候想到那個人,那個害她喜歡的人躺在這裡的人,她不該想到他,尤其是看著昏迷不醒的榮恩的時候。妙麗搖搖頭,試圖甩掉腦海裡跩哥的面孔,但那一點都沒用,他的面孔逐漸清晰,妙麗幾乎可以想起那個夜晚跩哥和自己纏綿時跩哥的溫度……自己到底怎麼了?
就在自己的內心受到兩種矛盾的情愫影響時,石內卜的聲音突然衝入了妙麗的腦袋。妙麗突然放開了榮恩的手「榮恩你們看著,我有點事。」妙麗說完跑出了醫院廂房
「怎麼了?」對於妙麗怪異的舉動,金妮和哈利互看著彼此卻完全摸不著頭緒

妙麗有些害怕的敲了敲門
「進來。」石內卜低沉的聲音從門內傳了出來
妙麗深吸一口氣,推開了門
石內卜不友善的目光直直盯著妙麗「妳真的太令我失望了,就算我對妳不抱有任何期待,妳還是太讓我失望了。這次是衛斯理,下次呢?換成波特是嗎?」
「你現在是都把錯誤丟在我身上了嗎?我什麼都不知道,而你是什麼都知道的人,既然你要我做到,那就要先讓我知道要做些什麼,而不是當個事後諸葛。」妙麗對石內卜吼道
「如果我可以這麼做,我就不可能安然在這裡了。」石內卜說道,畢竟他也是個在佛地魔身邊的人,如果發生一點點的差錯,他的命可就不保了,他可是有任務在身的
妙麗被石內卜的氣勢壓的說不上話「馬份那傢伙什麼都不讓我知道,我要怎麼阻止。」妙麗丟下這句話,轉身跑走了

跩哥經過石內卜教授的辦公室時,剛好撞見從裡頭跑出來的妙麗「妙麗!」跩哥叫住了離去的妙麗
「做什麼!」看到跩哥就想到剛剛和石內卜的爭執,妙麗便無法向以往一樣平靜的和跩哥對話
「嗯……我只想說……我很抱歉,我傷害到妳重視的人,對不起。」跩哥低著頭說道「還有,妳的東西我請隆巴頓拿回去了。」
「沒有其他事了,那我走了。」妙麗完全不和跩哥繼續說些什麼,轉身便要離開
「欸!」跩哥向前抓住妙麗「妳……怎麼了?」
「還不是因為你。」妙麗用力的推開跩哥,在跩哥還沒有理解妙麗到底是怎樣前,妙麗已經跑走了「不是啊!到底是發生什麼事?難道……她真的因為我不小心傷到衛斯理而生氣了。」跩哥完全摸不著頭緒

✯✯✯✯✯✯✯✯✯✯✯✯✯✯✯✯✯✯✯✯✯✯✯

為了避免大家被長文劇情弄混了
(我絕對不會承認我自己也混掉了
在這裡簡單總結一下前面的劇情

哈利目前打定想法上次的項鍊和這次的蜂蜜酒都是跩哥做的,並且他的目的就是要殺鄧不利多
妙麗則是知道這兩件事都是跩哥做的,而消失櫃她還在猜想用途,但她的內心還是希望能夠阻止跩哥
跩哥雖然害怕妙麗介入太深會引起佛地魔的殺害,但他也不能明目張膽的保護妙麗
艾維斯還是搶不回自己身體的主控權,所以雖然都是以艾維斯的身體出現,但實際上一直都是瑞克的意識再操控
瑞克則是完全知道了佛地魔要跩哥做什麼,無論是修好消失櫃放食死徒進來霍格華茲,或者是殺害鄧不利多(後者跩哥並不知道瑞克已經知道了

>>Next
     Chapter 23 不該茂盛的情愫

輸入序號0813UR小凱xD @Xujiayun

0
禮拜六了~Kyle是不是要更文了呢?

Katherine @Kate

0
來打個招呼~
我是從with you 潛水到現在的讀者!
不得不說你的文筆真的好好!尤其是跩哥和妙麗待在一起的時候,我邊看邊覺得心跳加速!
最後希望能保持週更,因為我好期待~

Kyle @Kyle_di_Angelo

1
@Xujiayun
@Kate

很抱歉我好一段時間沒有更新
我真的很想抱持週更
但到了下學期課變的多也比較硬一點
時間被壓縮 一天也沒多少時間可以寫
再加上……我的大腦有點卡住了
我會努力在下禮拜更新日前打完的

Katherine @Kate

1
@Kyle_di_Angelo
好的好的!
我們這週也要段考ㅠㅠ

蛇院少爺的老婆 @Ashley941008

2
@Kyle_di_Angelo 你寫的文章真的超好看的!繼續加油喔💪🏻我離會考的時間也不少了,也代表我即將要開始寫我的文了😅

Kyle @Kyle_di_Angelo

6
Chapter 23 不該茂盛的情愫

妙麗坐在交誼廳的沙發上,桌上放著剛剛奈威給自己的課本,她回想著剛剛石內卜和自己說的話,還有跩哥說的那些話。是啊!她應該生氣,她應該因為跩哥傷害到了榮恩而生氣,但為什麼,自己卻無法因為這件事而生氣,反而她被石內卜說的話搞得很煩,自己……是不是真的少做了什麼。
「妙麗?」金妮從外頭走了進來,看到妙麗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妳沒有要回去醫院廂房嗎?」
妙麗抬起頭,看了看金妮「喔,會,我只是回來拿東西而已。」妙麗拿起桌上的課本「我先拿回去房間放。」妙麗說著走向了樓上的房間
金妮跟了過去,沒想到妙麗一走進去,就看到從裡頭走了出來,哭紅了雙眼的文妲
「是妳……」文妲哽咽的說道「妳到底想怎麼樣,格蘭傑,妳是讓榮榮喝了愛情魔藥是不是。」
「妳這樣說就有問題了,妙麗才不會這麼做呢!而且妳又不是不知道,妙麗本來就喜歡哥了。」金妮直接幫妙麗說著,她感覺妙麗並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妙麗站在那裡,沒有在第一時間發言……是啊!她以前就喜歡榮恩,可是……是什麼時候,她對榮恩的那份喜歡……好像沒有那麼強烈了……
「如果妳連妳自己的男朋友都沒辦法管好他要在睡夢裡說什麼,我一個外人又能做什麼。」妙麗說完,逕自往房間走去「金妮,我今天有點累了,我就不去醫院廂房了。」
「喔,好。」金妮點點頭「那我今天就在廂房裡顧哥了。」金妮說道,她的確也有感覺到妙麗哪裡不太對勁,但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問起,所以只好作罷「如果妳有什麼煩惱都可以和我說的。」金妮在離開前給了妙麗一句關心的話,但妙麗似乎內心的煩惱讓她沒心去聽金妮的話了

妙麗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無法睡著,她坐了起來,拿了一旁的長袍,披在身上便走了出葛來分多塔
妙麗走出了葛來分多塔,想不到竟然遇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張秋!?」
「喔…嗯…嗨!」張秋有些意外她沒想到還有其他人像她一樣深夜跑出來「格蘭傑同學,妳應該不會告發我吧!」
「我今天沒有值勤。」妙麗說著「不過,妳這個時候怎麼會在外面?」
張秋看著天花板「我不知道妳還記不記得,今天……是西追的忌日。」
「我很抱歉。」妙麗看到張秋的眼睛裡含著淚水
「沒事。」張秋擦去眼淚「我原本以為妳會很討厭我,畢竟……我那時候和哈利……我對哈利真的很抱歉。」
「哈利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的。」妙麗微笑,她看著張秋,張秋的確長的一副會讓男孩子心動並且追求的模樣,所以她對感情這方面是不是比較清楚一點呢「張秋,能否讓我我問個問題?」
「妳說啊!」張秋的笑容完全沒有威脅感,這在現在危機四伏的霍格華茲裡可說是很難見到的笑容「只要我能幫的上的,我都會盡力去做到。」
「我想問妳,當時妳是怎麼知道自己喜歡西追或是哈利的?」妙麗疑惑的問道
張秋笑了「原來我們萬事通小姐也有不知道的事情,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是可以用簡單幾個字就能在書本上寫清楚的。不過我想對方一樣是個優秀的人,才會能讓我們這個優秀葛來分多女孩給看上眼。」
「嗯……我也不知道要怎麼笑容他……」妙麗非常高興自己待在暗處,這樣才不會讓張秋看到她紅透的臉
「最簡單的認定方式,就是妳會不自覺的一直去注意他,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妳眼裡就看不到其他人。妳會不斷的去想到他,無論是他的微笑,他思考的模樣,或者是他的一舉一動。如果說要用一種方式去判別的話……」張秋思考了一下「閉上眼睛。」
「閉上眼睛?」妙麗疑惑
「對啊!快點,聽我說的。」張秋要妙麗做自己的指令
「嗯。」妙麗聽話的閉上眼睛
「妳想像妳在大廳裡和一個人共舞,那個人戴著面具帶著妳隨著音樂起舞,當音樂慢慢變小聲,結束的那一刻對方捧起妳的臉,靠近妳的唇。當他就要吻妳的時候,妳脫掉了她的面具,面具底下的那個人,就是讓妳心動的人。」張秋說完看著妙麗的反應。只見妙麗原本閉著眼睛想著剛剛張秋講的場景,突然被嚇了好大一跳,嚇得張開眼睛,似乎還對剛剛的畫面感到驚訝。張秋有點疑惑「看到的人不是妳心裡想到的那個人嗎?」
「也不是這樣說……」妙麗也不知道要怎麼說那種感覺,她其實或多或少都有注意到自己對跩哥的感覺和過去不一樣,但她怎麼樣都沒有想到,那份不同的感覺已經比對榮恩的感覺還要強烈「嗯……不管如何,謝謝妳,妳也趕快回宿舍吧!不然等等真的會遇到級長或者是飛七了。」妙麗提醒
「知道了,那我先走了。」張秋說完,便往雷克勞文塔樓走去
妙麗看著張秋離去的背影,腦海裡依舊是剛剛和跩哥的畫面,她該怎麼辦?她能讓這樣的情感繼續升溫嗎?

這個週末的天氣似乎不太穩定,妙麗要從葛來分多塔走去醫院廂房探望榮恩的時候天空烏雲密佈,似乎在預告著晚點會下雨。妙麗將視野移開了天空,一個鉑金色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野裡。跩哥站在女兒牆邊,抬頭看著天空,他的眼神裡出現了妙麗曾經在麥朵廁所裡看到的畏懼,那樣的眼神好久沒有出現在跩哥臉上了,她猶豫著是否要向前去和跩哥聊聊,但想到昨晚和張秋的對話,原本正要邁開的步伐又選擇收了回來。然而就在這時,跩哥將頭轉了過來,剛好看到在不遠處的妙麗,他試圖擠出了一點微笑,往妙麗這裡走來「妳要去探望衛斯理?」
妙麗輕輕的點了頭
跩哥有些虛弱的微笑,看來昨天的事讓他們現在相處都還是有點尷尬「那妳去忙吧!」跩哥回應
妙麗沒有說話,她和跩哥擦身而過,但當她經過跩哥的身邊時,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

妙麗來到醫院廂房時,看到榮恩已經坐了起來,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還好榮恩沒事,不然這次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幫跩哥說話了……
等等,幫跩哥說話!?
妙麗對於自己腦海浮現的想法有些驚恐,她為什麼到這個時候腦子裡還在想跩哥呢?這不對吧!
「妙麗!」哈利注意到妙麗走了進來,卻遲遲沒有往大家在的地方走了,跑了過去喚了聲她「妳怎麼不過來呢?」哈利看著榮恩床邊有著金妮、雙胞胎、衛斯理夫婦、派西,甚至連衛斯理家的大哥比爾都出現了
「喔,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要怎麼寫這次史拉轟教授給的作業。」這句話如果是從其他人嘴裡說出來很奇怪,但從妙麗的嘴巴裡說出來卻是正常不過的一句話
「別想那些了,快過去和大家一起慶祝吧!」哈利牽著妙麗的手往病床走過去
「喔,嗨,妙麗。」榮恩醒來第一次見到妙麗,他看起來有些不太一樣,妙麗有點懷疑他是不是記得他那時候昏迷的時候說了些什麼,但很快的,妙麗就否決了這個想法「嗯……哈利和金妮和我說了……關於文妲的事情……那時候是發生什麼事嗎?為什麼她不來看我?」
妙麗看了哈利一眼「你們吵架了,你可能要和她好好聊聊。」妙麗說道
「或許也可以不用聊。」榮恩聳聳肩「如果我那時候是醒的,也許我就會和她提分手,趁這個時候也不錯。」榮恩這樣說讓在場的幾人有些意外,榮恩望向好友「怎麼?我只是覺得和她在一起我很累,而且……我覺得我總有一天的嘴唇會被她吻到破皮。」榮恩摸著自己的嘴唇說道「這次,也許是我勇敢的一次。」
妙麗突然聽到這句話,有些呆愣在那裡,她的腦海裡莫名出現跩哥的模樣。勇敢一次嗎?妙麗回想著昨晚腦海裡出現跩哥的模樣……妙麗趕緊搖搖頭,想要甩掉她腦海裡那個鉑金色個頭髮、迷人的深邃灰色眼睛,以及那明明就是很邪魅,卻讓妙麗無法忘卻的微笑。她怎麼可以這樣,她怎麼會喜歡上一個多年來一直被自己當作敵人的人,何況這個敵人昨天才不小心傷害自己的好友,甚至差點讓自己多年好友死掉。
「妙麗,妳還好嗎?」哈利注意到妙麗的詭異之處,他輕輕的拍著妙麗的肩膀
「我沒事……」妙麗不著痕跡的把哈利的手撥開,她知道,榮恩會躺在這裡和自己脫不了關係,她可以阻止跩哥,或者提醒哈利和榮恩,但她什麼都沒做,在他們面前,自己根本沒臉抬起頭「我還有點事,我得先離開。你們好好陪著榮恩。」妙麗說完,便離開了醫院廂房

「轟隆!」走在霍格華茲的走廊上,跩哥提到那巨大的雷聲。瞬間,外頭下起了大雨,他隱隱約約感受到不安,好像他的平靜生活就在這突變的天氣下也會遭受巨變。
就在這時,跩哥注意到在大雨之下,有個身影在那裡。跩哥想也沒想,大雨之下他看不清楚那個人是誰,但跩哥依舊往雨裡衝去。

「妙麗!」跩哥一跑進,就看到站在雨裡的妙麗「妳怎麼在這裡淋雨。」跩哥說著,要把身上的袍子脫下了幫妙麗擋雨
「不要管我!」妙麗對跩哥大吼「不要對我這麼好,算我求你,就把我繼續當成敵人,像之前一樣。」
「我從來沒有把妳當敵人,以前沒有現在更沒有。」對於妙麗突然的失控,跩哥的情緒也被帶走了「只是我從來沒有正視過這件事……」
跩哥突然停下,這讓妙麗抬起頭看向跩哥「正視……什麼?」她不應該在意跩哥要說什麼,但她無法阻止自己,她想知道跩哥想說什麼
「直到……我要被逼迫印上這難看的印記,我在真正正視到這件事……妙麗,我從來沒有討厭過妳,甚至比我自己以為的都還要更在乎妳,我過去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想要得到妳的目光,因為我……喜歡妳!」跩哥灰藍色的眼眸緊緊凝視著妙麗,他深怕妙麗覺得自己是在開玩笑,但自己沒有,自己真的很喜歡她。喜歡一個人有很多的原因,但對於跩哥而言,他喜歡妙麗就是因為她的直率,毫無畏懼石內卜,就算被百般刁難她依舊會奮力的舉著她的手。這些,都是他面對黑魔王不敢做的事。就算跩哥知道自己說出這些話並不會改變他們之間的任何事情,但跩哥不希望自己看著妙麗這樣卻無法幫她任何事情。在自己深受黑魔王的折磨時,妙麗也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義無反顧的相信著他,他想讓妙麗知道,自己也願意為了她做點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對我說這些話……跩哥,你知道……我們不能相愛,我們不能讓這份感覺萌芽不是嗎?可是……"

「就這麼一次,讓我任性一次。」跩哥說完,靠上的妙麗的唇。就算妙麗的內心十分掙扎,但她……並沒有推開跩哥。

>>Next
    Chapter 24 不願等待的黑魔王

輸入序號0813UR小凱xD @Xujiayun

1
疑疑今天是禮拜六,Kyle是不是要更文了?

Kyle @Kyle_di_Angelo

2
@Xujiayun

很抱歉🙏🏼🙏🏼🙏🏼最近要期中了
等我考完試的那個禮拜我一定會更

地窖蛇王爆毒液🐍嘶嘶嘶嘶嘶嘶~ @Jaime62442HP

2
@Kyle_di_Angelo
好吧!我期待着你的《不願等待的黑魔王》吧!
在考試要加油呀!💪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24 不願等待的黑魔王

經過那場大雨,妙麗缺席了三天的課,雖然她很想去上學,但她的身體不允許。就算喝了魔藥,龐芮夫人還是要她繼續待在醫院廂房裡休息,而妙麗的身體虛弱到她無法逃脫龐芮夫人的視線。

「妙麗,恭喜妳出院。」妙麗和榮恩是一起出院的,在妙麗很虛弱的這幾天,都是榮恩在照顧她。因為龐芮夫人實在是太忙了。
妙麗微笑,眼睛卻往史萊哲林的長桌望去,她並沒有看到那熟悉的鉑金色身影。
似乎注意到妙麗的視線,金妮開口問著「妳怎麼好像很在意史萊哲林那邊?」
妙麗搖搖頭「只是覺得耳根子清淨一點有點疑惑而已。」妙麗隨便掰了一個理由
「妳是指帕金森?也是,聽說馬份那傢伙也生病了。」金妮說著,因為沒有跩哥的存在,潘西安靜了不少,而霍格華茲裡迷戀跩哥的人其實不少,因此跩哥生病的事情很快就被傳開了。不過因為妙麗在醫院廂房內,消息幾乎很難傳進去,再加上她的朋友也不會和自己討論跩哥的事情,她不知道也不是很意外。
妙麗在一群人聊著天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動作時,偷偷的觸碰著自己的嘴唇。就算那個吻已經過了四天,妙麗還是感受得到留在上面跩哥的溫度與氣息。
看來她,真的完了。

地窖裡,跩哥坐在沙發上,這是他躲在這裡的第幾天呢?他知道,是石內卜教授把自己帶來這裡的,說真的,他不認為自己感冒有嚴重到需要隔離治療,而石內卜這麼做或許只是要讓自己躲避佛地魔吧!黑魔王本人應該已經對於自己的慢動作而感到不耐煩了,要不是他無法侵入自己的夢裡給自己夢魘的懲罰,他可能這一陣子都無法安穩的入眠。但跩哥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躲下去了,因為他重視的家人現在還在佛地魔的手上。
跩哥趁著石內卜教授去上課,偷偷的離開地窖,回到自己的房間,果不其然,裡頭的確有著來自馬份莊園的家書。他迅速的讀過了這封信,看著信猶豫了許久,從行李裡拿出偷偷帶進來的咕嚕粉,從史萊哲林的壁爐離開了霍格華茲。

跩哥的目的地不是馬份莊園,他一踏出來,眼前是一片漆黑,是不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但能見度並不高,旁邊的路牌還寫著"夜行巷"
跩哥深吸一口氣,他知道他接下來做的事很危險,但如果不這麼做,他的家人都會受到牽連。當跩哥一踏進夜行巷,他那令人注目的鉑金色頭髮就出賣了他的身份,一群黑巫師都對他指指點點,就在這時,一隻手拉住不斷向前走的跩哥。
「找到你了,我的姪子。」貝拉露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我的王已經等你很久了。」貝拉說完,還沒等到跩哥說話,就利用消影術離開了夜行巷

跩哥在幾秒內就被帶到佛地魔面前,只見佛地魔高高在上的坐在那裡,身邊還站著有著紅眸的瑞克。
「終於肯放下那該死的霍格華茲了?」佛地魔聲音十分令人震懾
跩哥沒有回應佛地魔的這句話「我一直找不到時間,波特那群人盯我盯的很緊。」
「你確定?不是聽說那個紅毛最近進了醫院,哈利波特應該沒有時間去監控你不是嗎?」佛地魔從瑞克那邊聽到了許多事「我看,你是不是沒有說實話呢?」佛地魔邊說,血紅色的眼睛直直盯著跩哥看著,似乎想要看出他有沒有在說謊一樣「Crucio 」那細長的魔杖指向了跩哥,不帶感情的說出不赦咒,是啊,他可是沒有感情的佛地魔呢!和虐虐咒比起來,佛地魔這個人更是可怕。
「啊!」跩哥在地上掙扎,那刻苦銘心的痛苦讓他只剩下哀嚎,那種打從心底的虐待讓跩哥只能在地上打滾
「說啊!你知道的,這個咒語是會死人的。如果你不願意說清楚,我就讓你體會痛苦的死去。」佛地魔冰冷的聲音再度傳來,一點也沒有想要讓跩哥有逃脫的可能
「我⋯⋯真的沒有隱瞞⋯⋯什麼都沒有⋯⋯」跩哥痛苦的說道「我以我的血統保證⋯⋯我很努力了⋯⋯」
佛地魔看著在地上打滾的跩哥,看起來似乎再猶豫什麼,沒想到這時瑞克開了口「我的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如果你弄死這個沒種的馬份家的小鬼,我們就沒有一個和他一樣有能力的內奸了。」
佛地魔聽到這段話後,還真的停下了對跩哥的虐待。跩哥痛苦的趴在地上,不停的喘著氣
「跩哥·馬份,你聽好了。鄧不利多會在兩個星期以後回到霍格華茲,我只給你最後這些時間,如果你沒有完成我要求的事情,我就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折磨。」佛地魔大手一揮,消失在王座上。只剩下瑞克站在王座旁,靜靜的看著跩哥
「你可以⋯⋯代替我,這不是你一直想要做的事嗎?」跩哥看著瑞克,臉色因為剛剛的虐虐咒而顯得蒼白
「我有我自己的計畫,不過如果你真的做不到,我會好好的幫你。」瑞克走向了跩哥,語氣裡有種跩哥說不上的詭異
看來瑞克知道了,知道佛地魔交付給他的任務,可是為什麼,他並沒有要搶這個功勞呢?當跩哥很是疑惑時,瑞克伸出了手,有那個瞬間,跩哥看到瑞克眼底裡出現了微微的湛藍「快滾吧,到時候被霍格華茲那群煩死人的教授知道就不好了。」 瑞克遞上了呼嚕粉,看到跩哥接下後,瑞克便消影離開了馬份莊園,獨留跩哥一個人
「艾維斯⋯⋯」在瑞克離開後,跩哥才吐出這個名字

瑞克顯影來到了他在夜行巷居住的地方,坐到餐桌前靜靜的喝著黑咖啡,看完報紙「總覺得⋯⋯我喝咖啡的時間有點太久⋯⋯」瑞克那低沉的聲音響起,和剛剛在馬份莊園的聲音不太一樣

跩哥回到了史萊哲林的交誼廳,他現在感受到身心俱疲,他覺得自己需要好好的休息,並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不過,梅林不從人願。就在跩哥回到交誼廳沒多久,交誼廳的門又被打開了「小跩跩~」門外的人一看到跩哥的身影出現在交誼廳,立刻是衝向前要和他多些互動。
跩哥有種頭皮發毛,起雞皮疙瘩的感覺「我還有其他事。」他不顧朝他撲來的潘西,逕自離開了交誼廳
「小跩跩?」潘西撲了個空,一個人尷尬的站在那裡

跩哥拖著疲憊的身體,他其實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明明霍格華茲那麼大,但他卻感受到自己沒有任何的容身之地。這就是選擇當食死徒的下場嗎?還是這就是成為一個來自純血家庭史萊哲林該受的折磨。想到這裡,跩哥不禁懷疑起自己曾經如此驕傲的家族背景在現在看起來令人發笑。
跩哥不知道自己要前往哪裡,但他的腳步並沒有停下,直到他意識到什麼時,自己已經走到圖書館內部。
「為什麼我會走到這裡⋯⋯」跩哥苦笑著,這個地方讓他想起了那個女孩,那個他曾經以為會是自己的寄託,曾經以為她能夠帶領自己走出黑暗的人。只不過現在⋯⋯那個女孩也因為自己的任性而離他遠去了。
正當跩哥打算離開這個莫名其妙來到的地方時,他一個回頭,撞上了身後拿了一大疊書的人。
「妳不會看路嗎?」跩哥煩躁的出聲
「是你突然回頭!」對方理直氣壯的說道,聽聲音還是個女孩,這個學校會和他大小聲的女孩也沒有幾個人了
就當跩哥還沒意識到自己撞到誰的時候,對方突然出聲「你是⋯⋯跩⋯⋯馬份!」一顆頭從書疊中探了出來,那個女孩正是剛剛跩哥想到的女孩「你怎麼了?」她還是⋯⋯沒辦法不關心他,尤其是在看到他如此狼狽的模樣,他是怎麼了,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樣
「妳為什麼⋯⋯要關心我⋯⋯」跩哥吞了吞口水,才吐出最後幾個字「不要說什麼是石內卜要妳這麼做的!」跩哥聲音突然大了起來
「馬份,這裡是圖書館。」妙麗低聲制止,但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平斯夫人已經走了過來
「噓!這裡是⋯⋯」平斯夫人看到發出吵雜聲的地方竟然有她平常很喜歡的學生時,她的聲音突然變得比以往溫柔一點「格蘭傑同學,如果有什麼事情,我記得我之前有給妳一把自習室的鑰匙,在那裡討論應該比較不會吵到其他人。」平斯夫人用著委婉的語氣要兩人離開圖書館
妙麗看了一眼跩哥「跟我來。」妙麗說完便在前頭帶路
跩哥看了一下妙麗手裡厚重的書本,替妙麗把所有的書一次拿起。那些書對身為男生的他都有點重了,這個女孩到底是怎麼樣可以拿得動的。

「你要說了嗎?」到了自習室,妙麗有點按捺不住問出了這句話。因為從進來開始,跩哥一直都在逃避話題,當他妥協說要坐下來談談之後,他又沈默了。
「讓我安靜一下⋯⋯」跩哥沒有理會妙麗表情裡出現的不悅,逕自的躺在她的腿上「陪著我⋯⋯就算一下子就好。」跩哥說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妙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但她也沒有阻止跩哥這麼做,反而待跩哥如同歪腿一樣,慢慢的摸著跩哥柔軟的鉑金色頭髮,他的頭髮柔順到讓妙麗心生羨慕,畢竟自己的頭髮通常都像鳥巢一樣。
在妙麗溫柔的撫摸下,跩哥似乎找到了一個歸宿,在他陷入睡眠以前,他緩緩的吐出了幾個字「如果是妳,我願意違抗佛地魔。」
但那個聲音非常輕、非常柔,跩哥並不知道有沒有傳到妙麗的耳邊,如果沒有,他還是會默默的守護妙麗。因為現在只有她,這個既是他曾經最討厭的麻瓜背景的女巫,又是他最討厭的學院出身的女孩,會願意陪著自己而已。
就在兩人沈浸在他們的世界裡時,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到一個人影從門前溜了過去。

「你說!你這是什麼意思?」黑魔王憤怒的聲音響起,他那雙血紅色的眼睛直盯著黑暗裡的人影
「就是我跟你說的意思。」那個黑影裡的人走了出來,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霍格華茲黑魔法防禦術的教授,賽佛勒斯·石內卜。
「你現在是要反抗了嗎?」佛地魔憤怒的問著
「我沒這麼說,我很清楚我的身分。我是食死徒,但我也是霍格華茲任內的教授。」石內卜很少和佛地魔這麼強硬的說道,也許,是因為那兩個孩子
「你破壞了霍格華茲的用意是什麼,在你還沒能百分之百的肯定能夠拿下霍格華茲時,你在霍格華茲多待一刻都會讓你受到威脅。」石內卜提醒道
「我是誰?我可是史上最偉大的巫師-佛地魔呢!我會怕輸給那個破學校的哪個人呢?」佛地魔自傲的說道
「你不知道吧!那個老頑童現在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他可以放著霍格華茲不管的離開呢?」石內卜說完這句話,給了佛地魔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你應該好好的想想看。」石內卜說完,便消影離開了馬份莊園


>>Next
Chapter25 撕淌三步殺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