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種的反噬(週更~9/26更新Ch.08)

發表於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03 不再投入任何心力

「我不想要再繼續擔任級長的工作。」跩哥向在辦公室裡的石內卜提起
石內卜看了跩哥身旁的艾維斯,艾維斯聳聳肩,他試過說服跩哥了,但他也失敗了。石內卜瞇起眼睛,看著跩哥說道「擔任級長能讓你更有資源不是嗎?」
「我沒有心力在這些沒用的事情上面,我需要的是更多時間去執行他給我的任務,而這些不必要的工作只會增添我完成任務的時間。我不能拖延,我沒有時間。」這艱難的任務似乎將跩哥逼急了,他看起來已經失去了他以往面對事情的沉著冷靜。
「你冷靜一點。」艾維斯皺眉說道「你已經失去你以往的沉著了,跩哥。」艾維斯搖著跩哥的肩膀,但他從跩哥那堅定的眼神知道,他是不可能說服跩哥的「石內卜教授……」艾維斯向石內卜投以求救的目光
然而石內卜教授並沒有回應這個目光「馬份同學,我十分希望你一再三思……」石內卜似乎還要說些什麼,但一點點細微的聲音使他五官緊繃了起來「查爾斯同學,麻煩你回去之後好好勸勸馬份同學,明天我下午沒課之後我們再來好好討論馬份同學的這個問題。」石內卜邊說邊輕聲的打開自己後方的門,示意他們從這邊離開
原本躲在門外偷聽的妙麗,聽到裡頭的結束了討論,便準備要離開。雖然她不知道聽到的這些話要和誰說,但她一定得找一個人好好聊聊,就算是剛剛在裡面的艾維斯也好,他似乎知道了很多事情。當妙麗正準備離開時,她原本倚靠的門板就這樣打了開來
「偷聽是非常不禮貌的舉動……」石內卜板著臉出現在妙麗的面前,眼神裡充滿了憤怒
「對不起,教授,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根本沒聽到多少。」妙麗說著,隔著門板還是有些話沒有聽清楚,但就算聽清楚了,妙麗也不認為她會明白他們剛剛在說的事情。妙麗低下頭,等著聽到那熟悉的葛來分多扣十分的命令
接著,石內卜開口,但並不是熟悉的那句話「進來,我有話和妳說。」石內卜說完,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妙麗對於石內卜說的這句話瞪大了雙眼,她愣了許久才走進了石內卜的辦公室,並替石內卜帶上門。就在門關上的那一刻,石內卜施了一個隔音咒。他像獵鷹一般犀利的目光看著妙麗,冷冷的說一句話「手伸出來。」
「手伸出來?」妙麗疑惑,她沒有聽錯吧
石內卜看起來沒什麼耐心,他強行將妙麗的手拉了過來「妳想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可以,只是……妳必須發不破誓。」
妙麗看著石內卜,她可以感受到那件事是多麼的隱私,否則石內卜絕對不會要她發這種事,還有,她可以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感覺,她從不認為石內卜會如此信任自己,但現在她卻感覺到石內卜對於自己的信任「教授,為什麼是我?你從來沒有信任過我。」
「誰說我沒有信任過妳?」石內卜的聲音依舊冰冷,那雙如獵豹般犀利的目光緊盯著妙麗「妳是很聰明的女巫,這我不可否認,但有時候狂妄自大卻是妳最大的弱點,妳以為書本上的任何事情妳都可以輕易解決,但這個世界上甚至許多的問題都不是書本上面可以找到正確解答的,所以……我沒有不信任妳,我只是不希望我讓妳成為另一個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的巫師。」
妙麗看著石內卜,她十分訝異石內卜竟然是為了這個原因,她還以為他是打從心底討厭自己
「別那麼驚訝,我還是很討厭自大的妳,但我知道這件事只有妳能幫的上忙。」石內卜很快的就潑了妙麗冷水
妙麗點點頭,要不是石內卜給自己的低氣壓,她肯定笑了出來,畢竟石內卜剛剛說的話簡直就是自打嘴巴「教授希望我幫什麼忙?」
「妳得先發誓,發誓這件事不會讓任何毫不相干的人知道,包括波特和衛斯理兄妹。」石內卜嚴肅的看著妙麗,並舉起了魔杖
「我保證我不會讓任何毫不相干的人知道這件事,除非得到賽佛勒斯‧石內卜的同意。」妙麗絲毫沒有對於石內卜的提議表現出任何的不悅,她很快就發下這個不破誓了
「好。」石內卜板著臉,他知道在自己說出這段話後一定會有報應,但他必須保護跩哥在他還沒走向這條不歸路之前,他必須這麼做「我希望……妳能看著跩哥…」
「看著馬份?」妙麗疑惑的看著石內卜
石內卜看著妙麗,似乎很不悅她打斷了自己要說的話
「喔…嗯…教授,你繼續說,我不會打斷你了。」妙麗也蠻敏銳的,或者是說蠻識相的
「咳咳…」石內卜咳了兩聲「我相信依妳的從聰明才智或許已經猜到什麼了,但妳必須知道每個人做出每一項艱難的決定或許都是因為身不由己,而跩哥現在就是面臨這個情況。如果妳辦不到可以和我說,我會想其他辦法。」
「教授,你不讓我知道更多事情,我不知道要怎麼幫你,甚至是幫馬份。」妙麗表情依舊疑惑,她不認為和石內卜說了這些話有助於她理解剛剛遇到的疑問
「我不能洩漏太多……總之,好好觀察跩哥,如果妳有什麼問題就去問艾維斯吧!比起我的身份,艾維斯會是比較好讓妳得到解答的人選。」石內卜看著妙麗「不要讓他做出傷害任何人的事,就算是有什麼苦衷。」石內卜的眼裡出現了擔憂,以及……更深層的痛苦

妙麗躺在自己的床上,從她離開黑魔法防禦術的教授後她便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剛剛石內卜和她說的話,甚至因為那一席話,妙麗還翹掉了新來的教授,史拉轟教授的第一堂魔藥學課,這並不是很妙麗的作風。
「妙麗?」妙麗也不知道自己思考了多久,她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翹掉了一堂課,直到金妮的聲音從門邊響起,妙麗才抬起了頭,看向了金妮「哈利和哥在找妳,他們說剛剛一整節課都沒看到妳,他們很……擔心妳。」
「梅林啊!」妙麗坐起身,扶著額頭,對自己的作為感到憤怒,自己竟然會翹課,這不是她的個性,但在憤怒底下,卻藏著深深的疑惑,她為什麼會為了那個討人厭的馬份少爺的事情而在這邊心煩與思考「我忘了。」
「妳忘了要上課?」金妮看起來十分意外,畢竟與讀書相關的事情妙麗怎麼可能會忘記
「嗯…對……因為課實在太多了。」妙麗露出尷尬的微笑,讓自己的理由看起來比較充足一點「我們出去找他們吧!」妙麗從床上站了起來,和金妮一起走回交誼廳

跩哥一個人慢慢的往黑暗的樓梯走去,黑暗幾乎成了他的代名詞,甚至是他的隱身法。這裡通常不會有學生,再加上這裡黑的幾乎不會被任何人看到自己出現在這裡,這是的黑暗甚至可以…讓他看不到自己因為害怕而微微顫抖的雙手。他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也知道自己有能力做到。那些食死徒和佛地魔本人都不相信他一個馬份家族的小鬼頭有辦法做到,但他知道自己是有辦法的,他從來沒有和父母提起自己超乎他們想像的法力,但即便他有強大的法力,他知道自己成功最關鍵的那件事是他沒有的,就是那個討厭的葛來分多擁有的東西,勇氣。他曾經以為野心可以戰勝勇氣,但他現在卻覺得雙腳綁著重達幾千噸的鐵磅,讓他舉步艱難。他並沒有信心可以一次就成功,但他知道他總會有成功的一天,但要得到成功,他必須開始第一步,但就在開始和不做中間的分隔線時,他猶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向前。
「你確定你這麼做?」一個聲音從門板旁傳來,只見艾維斯一個人靠在牆壁上,靜候著跩哥的到來
「你怎麼知道……」跩哥並沒有和艾維斯提自己會過來這裡的事,艾維斯僅僅知道佛地魔要自己下手的目標而已
「你的野心真的能戰勝勇氣嗎?」艾維斯就像是對自己用了破心術,但他應該可以突破他的破心術,但第一,他並沒有感受到被破心術給攻擊,第二,他其實也不是很清楚艾維斯的法力終究到哪裡。他其實很懼怕艾維斯,他從未看過艾維斯施過法,但只要待在艾維斯身邊,他可以輕易感受到他散發出來的力量,而且,跩哥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可以讓所有霍格華茲的同學和老師都一直以為艾維斯從一年級就待在這裡了。
「你想說什麼?」跩哥盡量不讓聲音出現因害怕而顫抖聲
「你可以進去開始你的任務,我不會阻止你……」艾維斯意興闌珊的說道,明顯表現出不在乎跩哥接下來選擇什麼事情的模樣
「你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跩哥提出了疑問,他到現在依舊不明白,為什麼艾維斯會出現在這裡
艾維斯微笑,那雙原本應該是溫柔的水色眼眸在瞬間急速降溫,由藍轉紅,他微笑,那笑容冰冷的就像失去了溫度
「你是誰?」跩哥看著那雙赤色眼眸的主人,聲音出現了顫抖。跩哥感受到那個原本應該是艾維斯的軀體散發出陣陣的寒氣,他此刻唯一明白的是,眼前這個人並不是艾維斯
「我是艾維斯啊!」赤眸艾維斯微笑說道,那個笑容讓跩哥感受到深到骨子裡的寒意「只是不是你熟知的艾維斯,不,你真的認識艾維斯這個人嗎?我可是比你還要認識他呢!」


>>Next
Chapter 04 詭異的行為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04 詭異的行為舉止

妙麗和金妮從臥室走了出來,哈利一看到妙麗出現立刻放下手中的作業,走向了妙麗「妳怎麼沒去上魔藥學課?」哈利語氣裡充滿關心「是身體不舒服嗎?」哈利擔心的問道,伸手去碰妙麗的額頭確定沒有發燒
「我沒事啦!」妙麗注意到榮恩的表情怪怪的,有點尷尬的將哈利他手拿走「我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我錯過了什麼嗎?」
「你錯過了一些事。」榮恩看向了哈利「哈利拿到了幸運藥水……嗯……用了一本之前有人留下來的課本調製成功史拉轟教授的課堂考試。」
「什麼課本?」比起幸運藥水,妙麗對那本課本更感興趣
「我也不知道。」哈利將課本遞給妙麗「它上面寫……混血王子擁有,感覺是之前有人遺留在那的,課本有點破舊了。」
「可以讓我看看嗎?」妙麗想要好好研究這本課本,畢竟她稍微翻了一下,看到上頭有很多更改的調製藥劑的方式,以及藥劑需要的材料也做了一些變動
「嗯……我想先研究看看,畢竟我也還沒弄清楚到底是誰的課本。」哈利拿回了課本,他總覺得這本課本哪裡怪怪的,有種他說不上的感覺,而那種感覺不是很好
「我知道了。」妙麗也沒有說什麼「我想去圖書館一下,我們晚餐見吧!」妙麗說完走出了葛來分多交誼廳

妙麗在前往圖書館的路上遇見了她早就想好好和對方聊一聊的人「嗯……查爾斯同學?」妙麗叫住走在她前面的艾維斯
艾維斯轉過頭「喔,嗨,妙麗。」艾維斯叫的很親密,這讓妙麗覺得有點怪怪的,畢竟他們根本沒說過幾次話啊「幹嘛叫的那麼不熟,妳如果不喜歡叫我艾維,那妳可以叫我艾維斯啊!叫什麼姓,這樣很不熟欸。」
我們有很熟嗎?妙麗心想著,不過她很快就繼續說下去了「我有話想要和你聊聊。是關於……」
妙麗話還沒說完,艾維斯就插嘴了 「關於妳在石內卜辦公室外聽到的那些話?」
「你……」妙麗看起來訝異極了,她以為只有石內卜知道自己躲在外面,所以才要他們從後門離去,但現在看來是自己太粗心了
「妳想知道什麼?」艾維斯靠近了妙麗,嘴角微微勾起,那個笑容就像妙麗以前遇到的那種小混混一樣,以為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那種,但實際上那些笑容看起來比較像變態,但在艾維斯臉上感受到了邪逆,還有那一點點讓她心煩的不安感,而且她覺得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什麼問題,她剛剛是看到艾維斯的眼睛閃耀出那之前曾在夜行巷看到的赤色眼眸嗎?
「你到底是誰?」這是妙麗的第一個,也是最想知道的問題
「我是誰……妳怎麼那麼生疏?我是艾維斯啊!」艾維斯笑了,那個笑容讓妙麗感受到起雞皮疙瘩
「你不是艾維斯。」妙麗斬釘截鐵的說道。的確,除了上次在斜角巷那意義不明的聊天,她幾乎沒和艾維斯說過什麼話,但或許是那出於女人的第六感,她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艾維斯。經過上次與艾維斯的對話,他是有點輕浮沒錯,但並不會讓人感受到像現在這種雞皮疙瘩的感覺
「妳想先知道這個,還是想先知道馬份在做什麼?妳應該會想知道後者吧!畢竟,他到底是不是……食死徒。」艾維斯在講最後三個字的時候,放慢了自己的語氣,更讓妙麗感覺到頭皮發麻
「我不會隨意懷疑我的同學……」妙麗話還沒說完,艾維斯又以大笑來打斷了妙麗的話
「妳了解他?妳一個葛來分多了解一個史萊哲林?妳了解了什麼,連了解都不了解,說什麼信任……」艾維斯說到最後,妙麗都看到他眼底裡的恨意了,那樣的恨意幾乎讓他的眼睛發紅,讓妙麗再次想到在夜行巷看到那個銀髮紅眼的人。他那雙冰冷的眼睛看著妙麗,修長慘白的手指勾起她的臉龐。而接下來他說的話更讓妙麗感到深到骨子裡的寒冷「把妳處理掉太可惜了……」那個瞬間,妙麗以為自己眼前的艾維斯的眼睛變成了可怕的血色,但就只是一瞬間的錯覺,艾維斯扶著額頭,閉上了眼睛,當再一次張開時,她又看到艾維斯的藍眼睛充滿溫柔,她都懷疑起眼前這個人是不是人格分裂了「妳還有機會,把跩哥拉回來。」艾維斯的語氣變得和剛剛不同,不再如此冰冷
「什麼意思?」妙麗問道
「萬應室裡有他想要的東西,他不知道想要做什麼,但我沒辦法阻止他,但妳可以。」艾維斯說著,原本看起來挺正常的,但他慢慢的放慢了語速
「為什麼是我?」妙麗疑惑
「那是關於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預言……石內卜教授也知道……所以才會和妳……說那些話。」艾維斯似乎在控制什麼一樣,妙麗看到他的額頭涔出了冷汗
「你沒事吧?」妙麗的確很想問清楚他為什麼會知道自己和石內卜的對話,但艾維斯現在的情況或許更需要關心他,甚至送他去醫院廂房
「沒事……」艾維斯靠著牆「妳快去,快點!」艾維斯幾乎是用吼的
妙麗被艾維斯一吼,似乎是被嚇到了,因此往萬應室的方向跑去。她不是很清楚萬應室的方向,五年級的時候是萬應室自己現身讓D.A的魔法師能在裡頭練習黑魔法防禦術,但她的身體似乎知道要如何行動,雙腳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艾維斯靠在牆上,大口的喘著氣,他緊抓著自己的頭髮「我不會再讓你傷害任何人……瑞克……」

妙麗就在還沒搞清楚事情的情況下抵達了萬應室的門前,她有點畏懼的去推開了門,這是她不知道第幾次推開萬應室的門了,但從來沒有和現在一樣害怕,她可以輕易看出自己的手在發抖,從這就可以讓旁觀者知道她有多麼的害怕

跩哥走向了消失櫃,他過去曾在波金與伯克斯店裡看到另一個用來傳送的櫃子,那時候的他正盤算要如何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修好並使用它,但直到站在消失櫃前,他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那麼困難。並不是指修好櫃子這件事,跩哥認為自己有一定的辦法可以修好,但修好之後呢?跩哥環顧了四周,他真的要破壞這所學校嗎?他的確不像哈利他們那群人那麼重視霍格華茲,甚至將霍格華茲視為自己的家,可是,他有恨到要破壞霍格華茲的程度嗎?他只能做出破壞這件事嗎?難道,破壞是佛地魔復活的用意嗎?
如果沒有摧毀霍格華茲,那毀掉的就是馬份莊園,對於馬份莊園……那裡才是他真正的家,在那裡有他所有童年的記憶,就算是那些記憶不見得每個都是美好的記憶,至少都是他的回憶。可是呢?佛地魔再度毀掉了那屬於他的記憶,那曾經所有的一切,而這一次他要毀掉所有魔法師在霍格華茲的回憶嗎?「啊!」跩哥大吼,用力捶向了櫃子,緊握著拳頭……他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沒有既可以保全家人,又可以不讓霍格華茲毀掉的方法嗎?
「馬份?」就在跩哥承受心裡的折磨時,一個聲音從他的身後響起。跩哥迅速抽出魔杖,指著他身後發出聲音的那個人
妙麗似乎被跩哥的舉動嚇到了,不,應該說再次被嚇到了,因為她剛剛才被跩哥的吼叫聲給嚇到。她舉起了雙手,想讓跩哥知道自己身上並沒有魔杖「我沒有帶魔杖,放下魔杖吧!我不會傷害你,我也沒這個意圖。」
「很抱歉,格蘭傑……我有這個意圖。」跩哥依舊舉著魔杖,他緊盯著妙麗的舉動,明明他才是那個手裡有魔杖的人,但他卻感受到自己的手瘋狂顫抖,他才是害怕的那一方,他才是弱小的那一方。妙麗有哈利、榮恩、金妮、奈威,甚至葛來分多、赫本帕夫、雷克勞文那些曾經和她並肩作戰的人,但他沒有,他只有一個人,他這輩子最親最愛的父母甚至在遙遠的馬份莊園正被佛地魔控制著,他卻無能為力!「Stup…」
「你不是一個人……」妙麗看著跩哥,她可以看到跩哥眼底的畏懼,那就像她每每照鏡子在鏡子裡看到的自己。她或許在所有人的面前表現的堅強,或許在大家面前她是那麼的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書讀了多一點就可以贏過所有人,但她的害怕卻是從來沒有攤在陽光底下的。書讀的再多,沒有實戰自己什麼都不能確定學到了多少,她很怕有一天當她沒辦法保護她在乎的人時,是不是有人在平常就很不爽她的那種人會在背後桶她一刀,說她書讀的比較多也沒有比較厲害。她和跩哥一樣狂妄自大,只不過,她比跩哥好一點,她有哈利他們一群人陪在她身邊,但跩哥沒有「只要你願意,放下魔杖,告訴我你到底要做什麼,你絕對不會一個人面對。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麼,但我知道我可以盡力去做到,盡力陪在你身邊,不會讓你一個人。」妙麗幾乎是依著自己的心去說話的,她第一次沒有經過大腦運轉自己要說的話,她或許不明白跩哥害怕的是什麼,但她願意當那個傾聽者。
「妳不會懂的。」跩哥對妙麗施以昏擊咒,妙麗應聲倒下。他步向前接住倒下的妙麗,他輕輕的將妙麗放在地上,讓她靠著一旁的牆壁「謝謝妳……但妳幫不了我。」跩哥再一次舉起魔杖,這一次依舊指向妙麗,只是咒語變了「Obliviate」


>>Next
    Chapter 05 令人畏懼的血眸

都用紫色手機的雪婷💜xD @shuaiting

0
@Kyle_di_Angelo 艾維斯人格分裂?!
內個,是「stop」不是「stup」喔~

Kyle @Kyle_di_Angelo

1
@shuaiting

嗯……其實我是的意思是Stupefy😂
我是想表達他說到一半啦😅😅😅
造成誤解請見諒

今年暑假,潘朵拉都在仙境小屋研究星座xD @GinnyLin

1
@Kyle_di_Angelo
哈哈~我忘記了「Obliviate」是什麼意思⋯
艾維斯身體裡好像有另外一個人喔~
好像是叫瑞克什麼的
很精彩,Kyle加油喔~

Kyle @Kyle_di_Angelo

1
@GinnyLin

Obliviate是遺忘咒
因為我比較喜歡用英文來寫咒語
不然翻成中文版很出戲😂😂
其實我原本沒有想要寫到人格分裂
但就越寫越歪 那就直接來個人格分裂吧😁😁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05 令人畏懼的血眸

「格蘭傑小姐!格蘭傑小姐!」妙麗似乎在很遠之處聽到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她也感受到有人正搖著她。她微微的睜開眼睛,只見崔老妮教授正睜大著眼睛看著她「妳怎麼在這裡睡著了?」
妙麗按著太陽穴,總覺得頭還有點暈眩「我……我怎麼會在這裡?」
「妳問我?」崔老妮教授疑惑的看著妙麗,她原本只是要去萬應室拿個東西,卻看到妙麗竟然靠在牆壁上,似乎是睡著的模樣,因此她才上前搖醒她「既然妳想不起來,或許我們可以利用占卜……」崔老妮教授話還沒說完,妙麗已經站了起來
「不用麻煩教授了,我想我該去吃晚餐了……嗯……也許已經過了晚餐時間……總之,謝謝教授。」妙麗說完,就像沒事的模樣離開了
「可憐的女孩……」崔老妮教授似乎看到了什麼,露出悲傷的眼神看著離去的妙麗

等到妙麗走到大廳,她似乎沒有睡很久,至少沒有錯過晚餐時間。她走到金妮身旁的座位坐了下來,榮恩坐在對面,而在他身旁的則是哈利
「發生什麼事了?」哈利注意到妙麗有點疲倦的眼神,通常書本可以讓妙麗眼睛綻放出光芒,但妙麗的模樣很顯然並不是剛從圖書館走出來的樣子
「嗯……沒事。」妙麗也不想說出來讓朋友們擔心,何況,她也說不出什麼,她感覺自己似乎失去了好大一段記憶,她只記得她要前往圖書館的方向,再來她什麼都不記得了。不過這樣推算過來,也過了蠻長一段時間了,這中間一定有發生什麼事,而且她感覺並不是小事,可是她卻該死的想不起來。妙麗輕敲著自己的頭,這對恢復記憶一點都沒有幫助
「妳真的沒事嗎?」哈利的眼裡透露出無限的關心
「真的沒事,有事不會不讓你們知道的。」妙麗再三的和朋友們保證,他們才沒有繼續追問

石內卜走進自己的辦公室,觀察細微的他注意到有人闖進了他的辦公室,他退後了幾步,拿出了魔杖,躡手躡腳的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就在那裡,他看到了,一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背對著自己的那個人。
「我等你很久了,教授,或許我應該稱呼你……混血王子呢?」那個坐在石內卜的位置上的人說道,他並沒有回頭,石內卜也確信自己沒有發出聲響,但他卻能知道身後的人是誰。石內卜心想,他是不是帶了一個怪物進到學校了?
「艾維……不,你是瑞克。」石內卜篤定的說道,艾維斯同樣也有如此的能力,但傳出的聲音卻比艾維斯的聲音還要再低沉,還要再寒冷
「賓果!」瑞克興奮的說道,他站了起來,面向了石內卜。看到那雙令人畏懼的血眸,讓石內卜更加確信眼前的人就是瑞克。
「你想做什麼?」石內卜收起了魔杖,不是他覺得自己安全了,是他知道面對瑞克這個人,區區自己的法力根本在他眼裡根本不堪一擊
「想做什麼?我想知道,我的王希望馬份家的小鬼頭做什麼?他似乎對那個消失櫃很有興趣,但我想那應該不是他真正的目的才是。」瑞克說道,他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可以控制這個身體,讓那個艾維斯在自己的控制下才可以出來,但艾維斯不知道學會什麼方法,竟然可以讓自己陷入沉睡,等他再度醒來,只看到那天在夜行巷對消失櫃感興趣的跩哥了。
「我想……佛地魔希望那個人去執行的事情應該不會洩露給太多人做不是嗎?也許會洩漏給別人,但那個別人絕對不是我。你死心吧!說不定有一天你將不再能控制艾維斯……也或許那個有一天就是現在!」石內卜說完,在瑞克沒有意會到的情況下快速抽起魔杖,對瑞克施以魔咒
瑞克連來不及大吼的機會都沒有,他往後一飛,撞上了剛剛坐在的椅子上,像是昏了過去,但很快的又醒了過來,雙眸的顏色已經變回了溫柔的水色
「我……」艾維斯按著自己的太陽穴,他看著石內卜,再看向他的魔杖「我又控制不住他了?」
「你總有一天會控制住他的。」石內卜安慰艾維斯,他是這麼相信的,不然他就不會讓艾維斯來到霍格華茲
「他差一點點……就要殺了其他人了……我不行再濫用他的能力,他很強,但總有一天我會被他反噬,到時候……就再也沒有艾維斯‧查爾斯這個人了。」艾維斯極盡崩潰,和平常有點掉兒郎噹的個性完全不一樣
「瑞克的法力很強,但那依舊是你的身體,他做得到代表你也有十足的潛力不是嗎?」石內卜看著艾維斯「我是這麼相信著,因此你來了,你來到了霍格華茲,我相信你可以戰勝瑞克,取得你身體完全的掌控權!」石內卜拍拍艾維斯的肩膀「你不希望遺憾再度發生,所以我希望你給跩哥幫助,而你也答應了,那麼……你願意繼續幫助跩哥嗎?」
艾維斯看著石內卜,眼裡盡是害怕自己再度失控的恐懼

跩哥一個人走在前往交誼廳的走廊,身旁沒有聒噪吵鬧的潘西,也沒有腦子裡只有食物的克拉和高爾。他想,克拉和高爾說不定早已成為了食死徒,畢竟在佛地魔復活的那晚,他們的父親也在墓園裡,因此他相信他們早已跟隨父親的腳步,成為了食死徒的成員,但是這並不代表跩哥會想把佛地魔交付給他的任務告訴他們兩個,因為跩哥不認為他們可以給予多大的幫助。
「跩哥。」就在跩哥經過了浴室時,身後一個人叫住了他,跩哥回頭看到艾維斯站在自己身後。艾維斯快步的走向跩哥,跩哥卻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原因為他,跩哥腦海裡出現了上次那雙令他畏懼的血眸。艾維斯看到跩哥的反應,很快就會過意來「你放心,這次的我是我,不是瑞克。」
「瑞克?」那是一個極為陌生的名字
「我或許該告訴你的,畢竟你是那樣的信任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或許你也能幫助我,我們兩個現在幾乎可以算是站在同一條船上。」艾維斯說了一長串,跩哥表情很明顯,他聽不太懂艾維斯想要表達的。艾維斯嘆了一口氣「走吧,我們找一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聊。」艾維斯說完,率先往前邁步

「各位,請聽我這邊。」哈利和金妮站在前頭,後頭有著一群穿著象徵葛來分多紅色魁地奇服裝的球員們,他們是今天參加魁地奇選拔賽的球員,各個摩拳擦掌希望等等在場上可以得到進軍葛來分多魁地奇球隊一員的機會。
妙麗在看臺上看著底下的球員,因為今天只是選拔賽,並不是正式比賽,因此看臺上並沒有像以往一樣,有許多的球迷。正當妙麗要專心看著待會上演的選拔賽時,她再度被那兩個人給吸引。就在她的正對面,那耀眼的灰髮與金髮再度奪去了她的目光。妙麗其實十分疑惑,畢竟那兩個人並不是選在一個非常明顯的地方,但她還是看到了。石內卜的話就像是按下了重撥鍵再度縈繞在她的心上。他們兩個似乎在說些什麼,但距離實在是太遠她沒辦法從嘴型來判斷,但她心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他們在說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直到一陣歡呼聲傳出,妙麗的注意力才從那兩個似乎在講悄悄話的人離開。那歡呼聲是來自一群赫本帕夫的女孩,而歡呼的對象則是同樣要和榮恩競爭看守手的寇馬,因為他以非常高超的技巧接住了迎面而來的快浮。妙麗看向了在對面待命的榮恩,她知道寇馬是一個幾乎不會失誤的看守手,要打敗寇馬贏得看守手這個位置是有一定的難度的,因此……「Confundo」妙麗輕聲的對寇馬施以一個迷糊咒。只見原本看起來對自己十分有自信的寇馬在面對最後一顆快浮時,竟然就這樣撲了個空,留下了漏掉一球的紀錄。妙麗對於自己的作為露出了一個微笑,她看向了榮恩,希望他可以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就在妙麗結束完這個小小的作弊時,當她再度望向跩哥他們剛剛待的角落,那裡已經沒有任何人的蹤影了。
「他們是去哪裡了?」妙麗雖然很重視待會榮恩的輪次,但她知道她必須先行一步去察看跩哥和艾維斯他們在哪裡,因此她拿起了書本,離開了看臺區。

而榮恩算是有把握妙麗作弊的這個機會,他雖然沒有寇馬俐落的的收下每顆朝他迎來的快浮,但至少都有將快浮給推離軌道,這讓在看臺上的文妲不斷的歡呼。在榮恩準確的檔下最後一顆快浮時,他興奮的舉起手歡呼,而目光則是看向原本看臺上妙麗坐的位置,但那裡已經沒有了妙麗的身影。這讓榮恩表情出現了失落。

妙麗離開看臺區後,她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往哪個方向走去,哪裡才是他們兩個會待的地方。她原本想跩哥會不會把艾維斯帶進史萊哲林交誼廳,但後來想想這不太可能。畢竟學校有規定是不能隨意進入其他學院的交誼廳的,就算跩哥不把這個規定放在眼裡,至少史萊哲林的學生也會因為來了個赫本帕夫的學生而感到不自在,甚至是去告訴教授之類的。
就在妙麗思考過各個地方後,一個想法從她腦海裡蹦了出來「對了,麥朵的廁所!」妙麗想起了那個地方,他們二年級的時候曾在那裡調配復方湯劑,因為麥朵的關係,那裡幾乎不會有學生去。如果要說什麼事,那裡一定是最好的地方,當然前提是要封住麥朵那張守不住秘密的嘴啊!妙麗一有這個想法便立刻往麥朵的廁所移動。

當妙麗到達那裡時,她靈敏的神經告訴她要往另一邊的牆壁躲起來,當她一躲好就看到跩哥和艾維斯剛從廁所走出來,很明顯妙麗猜對了,只不過她來晚了。等到跩哥和艾維斯的身影消失在她的目光裡後,妙麗快步走進麥朵的廁所,說不定麥朵會願意透露點什麼。

>>Next
    Chapter 06 無法控制的身體

今年暑假,潘朵拉都在仙境小屋研究星座xD @GinnyLin

0
@Kyle_di_Angelo
哈哈⋯發現對我來說這篇文章的人物關係有點複雜欸~
但是沒關係,因為WithU也是一開始看不懂,但看到後面就慢慢懂了
不知道麥朵會不會透露給妙麗呢?
期待你的下一篇😊

Kyle @Kyle_di_Angelo

0
@GinnyLin

我原本是想要讓這篇焦點在跩哥和妙麗身上
但我後來想要把故事拉成
所以人物關係可能會比較複雜
加上這篇又是OOC 角色性格可能會不一樣
但我會盡量讓出場的人物都是小說有看到的人
希望看到後面能夠比較對於人物角色比較清楚
謝謝你的喜歡🙂🙂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06 無法控制的身體

當妙麗回到葛來分多交誼廳,只見哈利坐在榮恩的旁邊,翻著自己的課本,而榮恩看起來因為自己得到看守手這個位置而沾沾自喜。妙麗走到了兩人身邊坐了下來,還把中間的位置留給自認為自己是贏家的榮恩。
榮恩等到妙麗坐到了自己旁邊,開始有點囂張的說道「老實說,我根本沒料想到我最後一顆球可以接起來,我以為我就要漏掉了。」
一旁原本在做作業的金妮聽不下去「你沒有接起來,你只是運氣好,剛好擋下來而已。」金妮說完,拿起了自己的作業「老實說,我認為麥拉的技巧勝過於你,他只是……嗯……出了一點小失誤。」金妮瞄了一眼妙麗,她沒有戳破這件事,雖然榮恩這樣自以為是很讓她討厭,但她可不想讓妙麗做的這件事讓所有人都知道,到時候依榮恩的個性,一定會把氣出在妙麗身上。金妮說完話,拿著羊皮紙離開了交誼廳。
但很顯然的,榮恩並沒有把金妮說的話放在心上,他繼續沉浸在他的驕傲自滿裡「希望麥拉不會因為太難過才對。」
妙麗微笑「好好表現吧!」妙麗說完站了起來要回到房間
哈利看了妙麗起身,立刻跟了過去

「嘿,妳去哪裡了?選拔賽之後妳不見蹤影我很擔心。」哈利在通往女生宿舍房間的樓梯間叫住了妙麗
「沒什麼,我還能去哪裡,我只是去趟圖書館而已。」妙麗說謊,畢竟那段不破誓讓她什麼都不能說
「說真的,妙麗,我總覺從昨天開始妳自己一個人回去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之後妳就怪怪的,是不是石內卜和妳說了什麼?」哈利好奇的問道,自從昨天之後,妙麗有時候好像都一個人獨來獨往,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
「沒有啊!」妙麗雖然這麼說,但飄忽的眼神已經出賣了她,但哈利很識相的沒有戳破妙麗的謊言
哈利溫柔的微笑,他摸摸妙麗的頭,溫柔的說道「如果有什麼事妳不方便說沒關係,但妳要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
「謝謝。」妙麗微笑,她看著哈利,並沒有多說什麼。她其實有那麼一點點的敏感,但她並沒有說破。她總覺得從今年開始哈利對自己的關心比以往更多更多,她不傻,沒有傻到不知道哈利的溫柔是什麼意思,可是她對哈利真的就只有朋友的感覺而已「明天的考試我還沒讀完,我先回房間了。」妙麗說完快步走向房間

妙麗回到房間時,她並沒有向以往一樣拿出書開始讀,反倒是躺在床上,稍早和麥朵的對話言猶在耳。

「麥朵?」妙麗呼喊了一聲,因為她看到愛哭鬼麥朵正日有所思的坐在牆上突起的地方
「喔~又有人要來打擾我思考人生了。」麥朵飄了下來,停在了妙麗面前「很好,不是紅眼睛。」
妙麗有點疑惑,她並不知道自己失去了那段被瑞克威脅的記憶,但在夜行巷的那雙赤眸依然深刻「妳是指艾維斯嗎?那個灰髮的少年。」
「艾維斯?」麥朵的聲音很輕很柔,這讓妙麗些許的煩躁,畢竟她希望盡快知道答案,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吊盡胃口。正當妙麗快受不了之時,麥朵開口說道「他們不叫他艾維斯。」
「他們?」妙麗疑惑的說道,難道還有第三人出現在這裡,只是她太晚到了,那個第三人已經離開了
「是啊!他們叫他瑞克,一雙紅眼睛讓麥朵害怕的想起當年的在密室裡的怪物。」麥朵看起來似乎又回到當年的記憶裡
「所以,妳有看到那個瑞克?」妙麗繼續詢問
「看過啊,但不是今天。」麥朵的話讓妙麗更加害怕,不是今天,所以他之前就曾經進入霍格華茲「那是暑假的時候,那天我同樣在上頭思考著死亡,瑞克就進來了,那時候我原本想對他尖叫,因為我不知道他是誰,我不知道他做了什麼,醒來之後我突然對他有了印象,我知道他叫做艾維斯,他是赫本帕夫六年級生,但我也是剛剛才知道原來那個紅色眼睛的人有另外的名字。」
當麥朵說完她知道的事情之後讓妙麗更加害怕起來,但同時也讓她確定一件事,艾維斯的確在過去五年內並不存在於霍格華茲,也許是什麼特別的魔咒,但或許對麥朵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影響,的確改變了她的記憶,增加了艾維斯一個人進去,但卻改變不了麥朵原本的記憶,或許自己也是在不經意的情況下躲過了那個叫做瑞克的魔咒「謝謝妳,麥朵,妳可不可以多幫我注意馬份和艾維斯,如果他們有再來妳這裡的話。」
「原來麥朵有一天也可以成為間諜。」麥朵興奮的往上頭飄去,瞬間,女廁裡充滿著銳利的歡呼聲

哈利連夜翻著那本來自混血王子的課本,他總覺得這本課本可以教導他的不僅僅是課業上的東西,一定有什麼是他可以從裡面學到,不會有任何老師教他的。他很確定書本的主人,混血王子,一定是很厲害的巫師,也一定很擅長魔藥學。
「你還在看那本課本喔?」榮恩洗好澡回到了房間
「嗯,我總覺得我可以學到什麼。」哈利緊盯著課本,看起來沒有要繼續理會榮恩
「欸,你也是很無情。」榮恩抽走了哈利的書「你朋友,我,可是拿到了看守手這個位置,你不用給我一點恭喜,或者是說我做的很好嗎?」
「要說什麼?」哈利看著榮恩,他其實很清楚一件事,寇馬那顆快浮根本就不會漏掉,是因為妙麗對他施以混淆咒「你已經開心了一整個晚上了,別忘了,後天還要練習。」哈利抽回了自己的課本,拿掉了眼睛,躺在了床上

跩哥再度走進了萬應室,這一次不會再有那個格蘭傑來搗亂,可是……跩哥看著門口,但他很快就要自己把視線放回到消失櫃,他不行有任何猶豫的時刻,他必須這麼做,必須保護他的家。想到這裡,跩哥便開始自己的行動。

「艾維斯,明天是我們和葛來分多的魁地奇友誼賽,你要不要一起去看呢?」珊看著艾維斯問道,自從開學到現在,珊一直很希望能和艾維斯說上話,但過了一個多月一直找不到機會,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讓珊主動去向艾維斯搭話
「嗯,如果我有空的話。」艾維斯一如往常的委婉的拒絕對方,最近的事情實在太多,跩哥依舊著手著消失櫃的事情,以及佛地魔派給他的任務,自己還要設法控制住在自己體內瑞克的人格,幾乎讓他耗費了不少精力,而且最近瑞克動作越來越大,他試圖佔據自己的身體,得到最強大的力量以及身體完全掌控權。艾維斯深怕總有一天自己會控制不住瑞克而傷害到無辜的人,他或許表面上是吊兒郎噹,但他其實十分重視身邊的人,尤其是在乎他的人。艾維斯原本以為自己可以控制住瑞克,但他發現瑞克似乎已經找到方式,現在連石內卜的魔咒都很難壓制住瑞克,他得在自己還能勉強壓制住瑞克之前,想到對付瑞克,甚至讓他無法再次奪得身體掌控權的方式。而為了解決這件事情,他決定深入圖書館禁書區,他相信那裡一定有隱藏著可以對付多重人格的魔咒。

艾維斯在深夜趁著飛七還沒尋到圖書館之前,躲在那邊快速的翻找著禁書區裡關於他的狀況的書本。他幾乎是在和時間賽跑,一方面不能讓飛七抓到他,另一方面不能讓瑞克得到身體控制權。

「就是這個。」艾維斯一目十行的迅速翻閱,終於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了,就當他要好好仔細的研究,腦海裡出現了那個聲音,那個低沉,又讓人畏懼的聲音
「你以為我會讓你那麼容易擺拖我嗎?既然你不願意和我合作,那麼我就不會再讓你好過。」瑞克的聲音再度響起於艾維斯的腦海,這一次,他再一次無法控制,就只能和當年的他一樣,跌入無止境的深淵。現實世界就像在深淵上方的光芒,一切都是那麼虛無縹緲。他伸手,搆不到任何東西,就算那個光芒離自己很近很近,他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他又輸了,敗給了那個突然出現在他身體裡的另一個人格。過去,他的確很恨那個嗜賭如命的父親,但他也沒有想要他去死,但瑞克卻利用自己的雙手了結了在世上自己唯一的親人,讓他從此變成一個人。好不容易,石內卜教授出現了,他就像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顧,因此讓艾維斯決定幫教授這個忙,不過,他失約了,又一次,他又要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邊的人被這個冷血的的惡魔奪走性命,而且可能又會是用最痛苦的方式。
「對不起……教授……」這是艾維斯的最後一句話,接著,他閉上眼睛,當他下一次再張開,他的雙眸依舊是像天空一樣的湛藍色,只不過完全沒了以往的溫柔,只剩下冰冷以及……嗜血。


>>Next
Chapter 07 冰寒下的活米村

家協獾吉吉 @clementine

2
@Kyle_di_Angelo
你好,我是從With U開始潛水的讀者,你寫得很好,而且大部分跩妙長文都找不到結局,所以看到如此優質的文我真的很高興,你要加油呀!

Kyle @Kyle_di_Angelo

1
@clementine

只要我開了文 我就會努力把它寫完
雖然可能花比較多時間
但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棄坑
那就拭目以待吧😁😁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07 冰寒下的活米村

外頭雨雪紛飛,雖然還不到真的寒冷的冬天,但又下雨又下雪的天氣,就算穿著厚重的外套,頭戴毛帽,圍上圍巾,依然可以感受外頭的寒冷。
「我們等等去三根掃帚吧!」榮恩搓揉著雙手,吐了吐氣希望能夠讓自己身體暖和一點
「走吧!我快冷死了。」妙麗也這麼說道
「那就走吧!」哈利走在兩人中間說道

跩哥站在霍格華茲的樓梯間,玻璃被霧氣幾乎遮住了他的視線,但他還是看到了,看到那個女孩,那個在他最脆弱時閉上眼睛看到的女孩。
「在這裡做什麼?」艾維斯走了過來
「沒什麼。」跩哥轉頭走下樓梯「我得開始做事了。」
「你要去修消失櫃了?不去活米村?」艾維斯問道
「我沒有要去修消失櫃,我要開始去做那個人給我的任務了。」跩哥說著,艾維斯這時候才注意到他手上拿了一個用牛皮紙袋裝的包裹「不過,要殺鄧不利多可不會是出自於我的手。」跩哥說完,便離開了
就在看不到跩哥身影後,艾維斯冷笑,剛剛跩哥並沒有注意到,艾維斯的眼睛是充滿冷冽的藍色「原來這才是我的王要你達成的任務啊!」他的聲音比以往的還要低,還要的冰冷

妙麗走在前往活米村路上,突然感受到一陣毛骨悚然,那種感覺有點熟悉卻又有點陌生,她回頭,只見霍格華茲在自己的身後,她可以看到樓梯間的玻璃,但她沒有看到任何人,卻很清楚她沒來由的不安感和那個位置出現的事物有關。
「怎麼了?」哈利看到妙麗的表情有些許的異狀
「沒事,就有點冷。我們快找個地方取暖吧!」妙搓了搓手臂

三人原本想先去桑科的惡作劇商店,畢竟在現在魔法界感覺有點差錯的時候,桑科的店永遠都可以買到一些有趣的惡作劇商品讓他們可以舒緩內心緊繃的情緒。只可惜,桑科的惡作劇商店大門深鎖,看來今天的活米村之旅似乎更扣了一點樂趣的分數。
「還是我們去蜜蜂公爵的糖果店?」榮恩指向一旁
哈利原本想答應,但他看到出現在裡頭的是史拉轟教授「不,我想先別了。」哈利可不想進去之後被史拉轟教授問起為什麼都沒有去參加他所舉辦的小型晚會
「對,別了,我現在可不想再看到他。」妙麗也看到裡頭的史拉轟教授,從開學到現在她參加了三次,每去一次,她都在後悔,尤其是身旁的榮恩從未參加過那個聚會,就算偶爾有趣妙麗也決定不講,避免榮恩又像個幼稚的小孩開始生氣「下一站,三根掃帚?」妙麗看向哈利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妳的提議。」哈利說道

就在三人抵達三根掃帚的門口時,一個矮小留著亂糟糟金色長髮的男子似乎剛從裡頭走出來,他拉了拉身上的保暖物品,看起來正要遠行。就當哈利經過那個矮小男子時,哈利認出了他「蒙當葛!?」哈利驚呼
那個男人突然被哈利叫了一聲,嚇了好大一跳,原本手上拿著手提箱也因為驚嚇而掉了下來,蹦的一聲,只見手提箱打了開來,裡頭的東西散落一地,裡頭的東西很多,有些看起來很平常,有些則是看起來十分具有價值的古董
「你好,哈利。」蒙當葛的聲音聽起來是很輕快的,但哈利卻覺得很假,他好像是在裝平靜,從他收拾掉落一地的物品微微顫抖的手就看的出來了「不好意思沒時間和你多聊,我等等要去進行另一項交易。」
「關於銀器的交易?」妙麗撿起了地上的一個銀器,從妙麗皺眉的表情蒙當葛看起來更慌了
「謝謝妳,格蘭傑小姐。」蒙當葛趕緊伸手拿過銀器,但有一個人動作更快
「這個很眼熟。」榮恩拿過了銀器,看了看,他總覺得他在哪裡看過這個東西,而哈利也看出來了
「你……」哈利看起來怒火中燒,他掐住了蒙當葛的脖子,用力的將他按壓在牆壁上,另一手則是拿著魔杖指著蒙當葛「這是天狼星家裡的東西,你竟然……你在他去世的那天去洗劫了他家對吧!上頭有著布萊克家族的紋章,你以為我是瞎子嗎?」
「哈利,別這樣。」妙麗看著蒙當葛的表情,他看起來快要窒息,但哈利並沒有有收手的意思
「我……我沒有……」就算快要窒息,蒙當葛也要裝死到底
突然,砰的一聲巨響,哈利覺得自己原本掐著蒙當葛的左手被彈開了,就在那時,蒙當葛迅速的關起皮箱,消失在空氣中
「回來,你這個小偷!」哈利在只有他們三人待在的三個掃帚門外大吼
「沒用的,哈利。」妙麗安撫哈利「我忙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我們沒辦法做任何事。」
榮恩看著妙麗安撫著哈利的模樣,表情出現了異狀「也許我們不該繼續在這裡受凍。」他將剛剛唯一碰到的銀器遞給了哈利

妙麗將三杯奶油啤酒端上桌時,哈利仍然在生氣,仍然在抱怨,仍然在自責自己怎麼可以就這樣放走了蒙當葛
「別在想這件事情了。」妙麗坐到了哈利身旁「快喝你的奶油啤酒吧,別再東想西想。」妙麗將奶油啤酒推到了哈利的眼前
「嗯。」哈利回應「我要告訴鄧不利多教授,那個蒙當葛最害怕教授了。」
「你開心就好。」妙麗對於哈利平靜下來感到喜悅
而榮恩總覺得自己被他們兩人涼在一旁竟然開始生氣悶氣,他喝著奶油啤酒看著在吧檯忙碌的羅梅塔夫人,從第一次踏進三根掃帚時,榮恩就對羅梅塔夫人有愛慕的情誼在,既不像某些人難相處,又有著姣好的臉蛋還有身為男人都希望自己女友有的好手藝
「榮恩,你在看什麼?」當妙麗處理完哈利之後,便望向了榮恩,榮恩的目光正在吧檯那裡
「喔,沒什麼。」榮恩將目光撇開,趕緊換個話題「妳終於注意到我也在這裡了。」
哈利看向了榮恩,他知道榮恩暗戀羅梅塔夫人很久了,畢竟他對於長相好看的女生都會有興趣,天曉得為什麼妙麗會看上榮恩這樣的人,他難道不好嗎?專心一致的對妙麗好,難道不夠嗎?
妙麗不耐煩的敲著桌子,她這次沒有諷刺的說著榮恩,反倒是一飲而盡自己眼前的奶油啤酒「我想我們差不多得回去了,外面的天氣看起來只會更糟。」在妙麗說完這句話,她又打了一個冷顫。又是剛剛的感覺,妙麗再度的回頭,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會這麼的不安呢?
「妳是不是很冷?」哈利說著,拿下了他的圍巾,圍在妙麗的脖子上「這樣有沒有比較好一點?」
「我沒事。」妙麗想把圍巾還給哈利,但哈利的眼神告訴她不必
「我們走吧!」榮恩突然的站起來,就要走出門外

三人一同走出了三根掃帚,哈利有點後悔自己把圍巾給了妙麗,他感受到冷風刺骨,那打在皮膚上的風幾乎快逼瘋了他。
「還逞強勒。」妙麗和哈利走在榮恩的身後,妙麗將圍巾還給了哈利,雖然圍了兩條圍巾比較溫暖,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朋友為了給她溫暖而凍死在回去霍格華茲的路上。
當妙麗幫哈利圍好圍巾,哈利才能把思緒飄離自己快冷死的這件事情。當思緒飄離自己快冷死的這件事情,哈利才注意到在不遠處,剛剛走在他們前面,早一步離開三根掃帚的凱蒂和她的朋友,她們不知道在說什麼,似乎有點在進行爭執。
突然間,哈利的耳裡沒了冷風吹拂的聲音,應該說那聲音還在,不過被另外一個更吸引他的聲音蓋過去了。
是尖叫聲,只見凱蒂的朋友,利妮,似乎被嚇的往後退一大步,葛來分多鐵三角趕緊向前,他們看到凱蒂倒在地上,哈利下意識伸手擋在妙麗前方,似乎是要護住妙麗怕她受到什麼傷害。
接著,他們看到原本倒在地上的凱蒂像是一個被絲線操控的娃娃,她面無表情的懸在半空中,雙臂平舉,動作些許優雅,如果撇除她詭異的面無表情應該是一個蠻美的動作。四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幾乎是停在原本待的地方,不敢向前。
就在這時,剛剛面無表情雙眼緊閉的凱蒂突然張開了眼睛,她似乎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聲一聲聲嘶力竭的尖叫,她瘋狂的扭動、抽搐,四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利妮衝向前似乎是想要把朋友拉下來,剩下三人看到利妮這樣也趕緊向前要幫忙,不過凱蒂扭動的力量實在太大,四人花了好大的功夫還是無法壓制住凱蒂。
「你們在做什麼?」海格在關鍵時刻出現,他向前似乎想要查看發生什麼事
「凱蒂中咒了。」哈利也摸不著頭緒,他只知道她中咒,卻不知道要怎麼幫忙
「我來就好。」海格輕鬆的抱起凱蒂,她在他手裡扭動了幾秒後便像是昏過去一樣,一動也不動「我送她回去霍格華茲。」海格說完便邁步走向霍格華茲
妙麗走向前安撫著利妮「發生什麼事了?」
「一個包裹……」利妮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她聲音顫抖充滿著哭腔「凱蒂進了化妝室回來就拿著一個包裹……我要她別打開,但她打開了……」利妮指著一旁用牛紙包,裡頭露出微微的綠光
榮恩彎下腰似乎想撿「別動。」哈利出聲警告「那東西……我之前看過,在我們看到馬份出現在的店家裡,我之前不小心闖進去一次,那個標籤有惡咒,千萬別碰到。」
妙麗微微皺眉,哈利為什麼突然提到了跩哥,他是不是已經打定這件事和跩哥有關
利妮突然想起了什麼,淚水再次湧出「都是我的錯,那時候凱蒂從化妝室出來時手上拿著包裹說話的時候就很奇怪了,是我的錯,沒有注意到她中了奪魂咒。她那時候說什麼要把這東西拿回霍格華茲,我怎麼勸都沒用,那時我就該注意到了。」
「一定是他……」哈利低語
「不管如何,我們都得將這個東西拿回去霍格華茲。」妙麗雖然很想斥責哈利再度把這種事聯想到跩哥,但她很清楚知道現在應該是什麼事情為先。


>>Next
    Chapter 08 嚴厲指控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08 嚴厲指控

當哈利一行人拿著包好的包裹走回霍格華茲時,只見麥教授匆匆忙忙的跑了下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海格告訴我你們看到了凱蒂‧貝爾出事的經過,立刻到我的辦公室來。還有,波特,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是凱蒂昏迷前碰到的東西。」哈利如實回答
「天啊,」麥教授看起來很緊張,她接過了項鍊,她看向了原本好像要來等著可以懲罰學生的飛七「拿去給石內卜教授看,包好它,千萬不要碰到。」她嚴正的和飛七交代

走上了麥教授的辦公室,等到四人都進去之後,麥教授似乎還保持警戒的確定沒有人跟上來,才關上了門,甚至加了隔音咒才走回自己的辦公桌「好了,有誰要和我說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麥教授嚴肅的問道
利妮在哽咽以及哭泣中解釋完究竟發生什麼事,當她說道她和凱蒂搶奪包裹而不小心扯破包裹導致凱蒂發生接下來的一切時,她幾乎是聲淚俱下,完全沒辦法說清楚一整句話。
「好了,」麥教授難得出現了柔和的聲音「沒事了,去找龐芮夫人吧!請她給妳一點鎮定劑安撫一下。」
待利妮離開之後,麥教授看向了葛來分多鐵三角「為什麼每次發生事情你們幾個都在?」她似乎有點在抱怨「那換你們說說,之後發生什麼事情?」
哈利說了凱蒂似乎被一個力量往上拉,接著是恐怖的面孔與尖叫聲,最後就是被他們四人努力拉了下來,又或者是原本拉起她的力量消失,使她跌落下來「教授,我可以見鄧不利多教授嗎?我有事情想和他說。」
「如果真的是十分重要的事,你或許應該直接和我說。」麥教授微微皺眉「鄧不利多教授要到下禮拜一才會回來。」
哈利皺了一下眉頭,才開口說道「我覺得……那條項鍊可能是馬份那傢伙給凱蒂的。」
「不可能。」妙麗突然蹦出了這麼一句話
其他三人都望向了妙麗,這讓平常喜歡受到矚目的妙麗意外的感到不適,她對於自己的衝動感到尷尬「我是覺得……這麼破洞百出的計畫……不可能是馬份所為,他不可能那麼的粗心。如果是我要計劃這種事情,一定會有仔細的計畫,很明顯的,那條項鍊是要送給一個人的,而那個人絕對不會是凱蒂。」
「我覺得妙麗說的沒錯。」榮恩也站出來幫妙麗說話「雖然我很討厭馬份,但我不認為他會做出傷害同學的事情,他沒這個膽。」
「波特先生,這是一個很嚴厲的指控。你必須十分確定才能說出這些話。」麥教授嚴肅的說道
「我之前看過馬份對那條項鍊很有興趣的模樣,他在開學前又回到那裡,雖然我沒看到,但誰都不能保證他沒有從那裡拿到這條項鍊。」哈利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也有可能是凱蒂自己拿到的。」妙麗搖頭,不相信哈利的說詞
哈利看向妙麗,似乎對於妙麗這次沒有站在他的身邊而感到不悅,他恨自己那時候沒有跟蹤馬份進到波金的店弄清楚這一切,這樣他們就不會懷疑他所說的話「我會調查清楚,我一定會找到證據。」哈利堅定的說道
「很抱歉,波特先生,我必須告訴你,馬份先生今天並沒有去到活米村。」麥教授嚴肅的說道「他因為遲交了兩次作業被我禁足留在變形術教室,他寫完離開教室的時間剛好是海格把凱蒂抱回來的時間,所以你的指控並不成立。」
妙麗在其他人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嘆了一口氣,她很慶幸跩哥有不在場證明,不然她就不知道要和石內卜教授如何交代了
「好了,你們請回吧!我要去醫院廂房查看凱蒂‧貝爾的情況了。」麥教授打開了門,要請他們三人出去

「你們為什麼剛剛都不站在我這邊。」哈利不悅的說道
「但麥教授說的很合理,馬份他有不在場證明。」榮恩回應道「不過,我倒是比較想知道那條項鍊是要送給誰的?」
「不論是送給誰,只要打開的那個人都會死。」妙麗微微皺眉
「我認為最有可能是鄧不利多教授,佛地魔費盡心思要除掉他,食死徒一定是想辦法要除掉他。」哈利回應道,他已經打死相信這件事是由食死徒發起
「也有可能是你。」妙麗不安的看著哈利「佛地魔也想除掉你啊!」
「不可能,如果是這樣,馬份那傢伙不如直接把東西直接交給我,這樣就萬無一失了。」哈利說道,否定了妙麗的想法
「你夠了,哈利,就說不是馬份了,你為什麼要那麼不懂的確!」妙麗也被哈利的執著搞得很是不悅了
「妳為什麼要一直幫馬份說話,他是史萊哲林欸,是個食死徒!」哈利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能確定嗎?」妙麗和哈利針鋒相對,誰也不讓誰「好,你堅持這件事是馬份做的,那我就證明不是馬份做的!」妙麗說完往葛來分多交誼廳的反向跑去
「我也有辦法證明這一定是馬份做的!」哈利對妙麗離去的身影吼回去,接著便往葛來分多交誼廳走去
「我……」榮恩看著往不同方向走去的兩人「你們不能吵架或聊天的時候都把我涼在一邊啊!」榮恩左看右看,猶豫不決要跟誰,最後他選擇跟上了哈利
而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在剛剛他們吵架的轉角處,有個人影站在這裡。等到三人都離開之後,那個人影才出現「為什麼,要這麼相信我?」跩哥看著妙麗跑走的方向,雖然他已經看不到妙麗了,但他依然凝視著那個方向。就在跩哥凝視著妙麗離去的方向時,他的左手突然傳來強烈的刺痛感,他知道這只是一開始,他失敗了,等到晚上他就會被佛地魔用可怕的夢魘來懲罰他,他突然很不想休息,甚至……他希望妙麗就在自己身邊

妙麗跑到了石內卜的辦公室,敲了敲門,沒多久石內卜向前應門
「格蘭傑?」石內卜看著氣喘吁吁的妙麗
「這件事不是馬份做的對不對?教授,你一定知道的!」妙麗看著石內卜,希望他給自己肯定的答案
石內卜嘆了一口氣「先進來吧!進來再說。」

妙麗不斷的在石內卜辦公室裡來回走動,石內卜不但沒有出聲制止,也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不知道為什麼,妙麗的身影竟然讓他想起了莉莉,那個直到現在依舊奪走他的心的已逝之人。
「教授,你一定知道對不對,到底是不是出自於馬份之手。」妙麗想半天就是沒有解答
石內卜抿著嘴不發一語,他看著妙麗,眼神卻是十分無奈

「不要讓他做出傷害任何人的事,就算是有什麼苦衷。」

那天與石內卜的對話再度傳入了妙麗的腦中,她得到了解答,她驚恐的看向了石內卜
石內卜知道妙麗已經明白自己的意思「看來妳無法好好處理我交代給妳的任務。」
「我可以的,教授。」妙麗最不喜歡有人說她不能做到
「妳真可以?」石內卜教授挑眉,看起來是完全的不相信「妳到現在都沒有發現妳被施以遺忘咒不是嗎?」
「我被施過遺忘咒?」妙麗疑惑,她沒有想法,突然,腦海中出現剛開學時發生的事情。那天她正要去圖書館,不知道為什麼她就這樣昏了過去,後來則是被她最討厭的課程的教授,崔老妮教授給喚醒「是那天!但我都被施以遺忘咒,我怎麼可能會想的起來。」
「當妳的記憶出現斷片的時候妳就要有警覺心了,不是嗎?」石內卜嘆了一口氣,接著他輕輕的揮了一下魔杖,妙麗突然感覺到那天的記憶往自己蜂擁而來
「那是什麼咒語?」妙麗第一時間的問題竟然是問咒語,雖然通常希望忘記的人在施以遺忘咒之後就不會想要在想起來,但妙麗還是想要知道反咒是什麼
「妳不需要知道!」石內卜斥責「再給妳一次機會,如果妳再不能阻止跩哥,很抱歉,我會讓妳忘記所有跟我交流的事情。」石內卜說完,已經走到了門邊,打開了門

凱蒂‧貝爾出事的事情已經在霍格華茲傳開了,但消失總是會以訛傳訛,不知道怎麼傳的,總之這件事已經被學生歸類成另一起霍格華茲校內的攻擊事件。大家都在臆測到底誰是下一個受害者,但在大家都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這件攻擊事件便再度被歸類成隨機攻擊事件,而且不知道是怎麼傳的,竟然傳出了是有食死徒插手這件事情,搞得整個學校人心惶惶。

當事情越演越烈,妙麗和哈利的關係也越來越僵。平常都會看到他們兩人一同出入的身影,現在兩人的身旁都換了個人了。
「妙麗,妳真的不打算和哈利好好談談嗎?」金妮和妙麗坐在了葛來分多桌的最前面的邊角地帶,金妮依舊試著去勸妙麗
「不要,明明就是他的問題,為什麼是我先低頭。」就算妙麗知道這件事情真的是跩哥做的,她也不願意去告訴任何人,因為她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會被其他人拿來大作文章

「欸,哈利,和妙麗對立面對我們而言真的不好。」榮恩和哈利則是坐在他們平常坐的位置,但和妙麗跟金妮她們離的老遠
「是她不知道為什麼要一直幫馬份那傢伙說話欸!到底誰是她的朋友,現在竟然和我吵起來了!」哈利氣噗噗的說道
就連妙麗和金妮朝他們走過來,哈利甚至連看都不看她們一眼

而這些舉動讓坐在赫本帕夫的艾維斯注意到了,他向一旁的珊詢問道「波特同學和格蘭傑同學怎麼了嗎?」
「這個喔!我也不是很確定,好像是和凱蒂的被攻擊這件事有關。」珊搔了搔頭,雖然艾維斯主動和她搭話她很開心,但是她也因為艾維斯和自己詢問其他女生的問題而感到不悅,她其實都有偷偷在注意,艾維斯時常會觀察妙麗,這讓她很是吃醋「聽葛來分多的朋友在講,好像是兩人立場不同吧!哈利堅持凱蒂這件事情和跩哥有關係,格蘭傑則是持反對意見。」
「是這樣啊!」艾維斯輕輕點了頭,但他的內心已經在瘋狂大笑

「看來,是時候了。」瑞克的聲音在他的腦海裡迴盪

>>Next
    Chapter 09 學校內的攻擊事件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