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德的霍格華茲{19/10 更新至卷一章十一,逢周一更新! }

發表於

唯默 @louislaw715

0
很抱歉這麼晚才更新,因為這章比我想像中難寫很多,作者君下次會乖乖的先寫好存稿的了orz. 可是哈羅德終於入學了!還是五千字大章!希望在關注這本書的讀者們能留言給我知道你們對這本小說的看法,或是簡單地給一個讚好,你們的每個互動都能給我很大的鼓勵!~

唯默 @louislaw715

0
另外有關於9 3/4月台的問題



在書裡JK蘿琳有個bug. 因為現實中國王十字車站的九號和十號月台實際上是被兩條鐵軌分開的,情況如圖中三號和四號月台一樣。

但根據JK書中的描述,九號和十號月台是應該像圖中的四號和五號月台一樣合在一起,中間的石柱是入口。

所以我在書中為了解決這個bug解釋了一下,大家也不用太在意這問題,只是作者不太接受到這種bug的存在。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2
您不用擔心,您的中文簡約流暢,閱讀起來輕鬆。倒是很羨慕您英文流暢的話就能在ao3發表小說了吧

唯默 @louislaw715

1
@youko1331 謝謝!一直都在擔心自己的中文很難理解。不過我真的有想過另外再寫英文版,但還是待我完成卷一後再說吧 :D

唯默 @louislaw715

0
作者通知:更新延遲到星期三,因為作者發現第五章有一個BUG要修正(麻瓜知曉9 3/4月台存在的話是可以進去的)。 另外斜角巷那兩章也想一併修改, 突出我想表達的訊息。

Crystal Cheng @crystalcheng112

0
他還未入學!只是剛剛踏進學校而已

唯默 @louislaw715

0
@crystalcheng112 都到霍格華茲了,算是入學吧- -

唯默 @louislaw715

4
修改完成了,這裡總結一下。

第一章:說明為什麼哈羅德作為默然者沒有在十歲時死去。((還好我在月台設定出錯後再去了查有沒有記錯其他設定

第二章:簡單交代為什麼是海格教授來帶哈羅德到聖蒙果而非第一章所說的麥教授。((我忘記了第一章有這樣說過orz

第三章:在酒吧那幕加了一句湯姆的客人對麻瓜的目光、對妖精貪婪的描寫,還有哈羅德對妖精的看法。

第四章:刪去了約瑟夫的問題。本來修改的方向是把那條問題放到最後,然後在摩金夫人店那幕加插幾個純血巫師嘲笑麥考利一家。可是這好像太黑暗和太刻意了,最後決定把這問題放到後面的劇情裡,這章則改為鋪墊。

第五章:讓麥考利夫婦能走入月台和加入克利維先生這個角色。本來打算一併修改克利維兄弟和哈羅德在列車上的對話(我感覺自己那幕寫得很不自然),可是想了很久,試過不同的做法還是找不到感覺,所以只好暫時算了。

第六章會在星期三放出,若找到感覺的話第五章亦會再修改,敬請期待哦!

Antiles @laztte

1
HAHAHAAAAA the good old chocolate frogs chat!! That's so cute of Harold with all his comments xd
ALSO EXCUSE ME SIR wt do u mean by "Ravenclaws r book nerds and weird"? We r known for our wisdom and eccentricity (;

唯默 @louislaw715

1
@laztte im a Ravenclaw myself, of course I know la, "wit beyond measure is man's greatest treasure" ;)

but those reckless Gryffindor cant understand this ma, it's just the perspective from Colin. Nth to do with me, plz dont beat me :'(

唯默 @louislaw715

3

卷一 - 副堡的神秘人
第六章 – 分院儀式



  大門打開後,一個身穿翠綠色長袍的高個子黑髮女巫抿著嘴地站在後面。

  「麥教授!」哈羅德一臉驚喜地喊道,麥教授向他點了點頭。

  「海格教授你先回到教工桌坐下吧,這些新生交給我就可以了。」麥教授說。海格聽到後拍了拍哈羅德的肩膊便走向大門裡,哈羅德差點被他拍倒。

  麥教授把大門完全拉開好讓海格教授通過。從大門外看進去,裡面像古靈閣一樣,石牆周圍都是熊熊燃燒的火炬,天花板高得幾乎看不到頂。正面是一段豪華的大理石樓梯,直通樓上。

  他們跟隨麥教授沿石鋪地板走進去。哈羅德聽見右邊門裡傳來數百人嗡嗡的說話聲,其他學生應該都在禮堂裡坐著了。哈羅德真想能快點進去,他現在只感到飢寒交迫。

  可是麥教授卻把一年級新生帶到了大廳另一頭的一間很小的空屋裡。大家一擁而入,摩肩擦背地擠在一起,緊張地仔細凝望著周圍的一切。他們的長袍正不斷滴著水點,哈羅德躲進了丹尼斯的大衣裡取暖。

  但當麥教授用嚴厲的目光横了他一眼後,他便灰溜溜地走出來,和其他新生一起抱著自己在發抖。丹尼斯也在顫抖,可是哈羅德看他興奮的樣子,他更像是正在回味剛才刺激的經歷。

  麥教授給他們介紹了四個學院和學院盃的制度後便離開了,說是要準備分院儀式。

  在麥教授離開後哈羅德便立即躲回鼴鼠皮大衣裡。其他新生也開始交頭接耳地聊天,哈羅德聽到他們在猜測分院儀式有什麼考驗。

  「我的哥哥是三年級生,聽他說去年的考驗是在山怪手下堅持五分鐘呢!」哈羅德聽見丹尼斯這樣說後,他的肚子像是被捏著一樣地在痛。先是蛇妖,再是山怪,這裡的校長是達爾文物競天擇理論的支持者嗎?還是說達爾文也是個在這裡畢業的巫師。

  正當哈羅德努力地思考怎樣在山怪的攻擊下存活時,麥教授回來了。

  「現在,排成一行,跟著我走。」麥教授抿著嘴地說完後,便大步流星地走向禮堂。

  哈羅德感覺雙腿像灌了鉛一樣,可奇怪的是他還是站到了隊列裡。他們走出房間,穿過門廳,經過後邊一道雙開門進入豪華的餐廳。

  哈羅德張大了嘴,他從未想到過世上竟會有如此神奇美妙、富麗堂皇的地方。高年級生圍坐在四張長桌旁,桌子上方成千上萬隻飄蕩在半空的蠟燭照亮餐廳。四張桌上擺著熠熠閃光的金盤和高腳酒杯。餐廳上首的檯子上另擺著一張長桌,那是教師們的席位。麥教授把一年級新生帶到那邊,讓他們面對全體高年級生排成一行,教師們在他們背後。燭光搖曳,幾百張注視著他們的面孔有如一盞盞蒼白的燈籠。當中還有些閃著朦朧的點點銀光的身影夾雜在學生們之中。

  本來在驚嘆的哈羅德看到這一幕後臉上變得驚恐萬分,身子比剛才發抖得更厲害。為避開他們的目光,他抬頭朝上看去,只見黑色和紫色的雲團在上面翻滾,隨著外面又響起一陣雷聲,一道叉狀的閃電在天花板上划過。可是以剛才在湖上看到的城堡模樣來推斷,這個禮堂不是露天的,這應該是魔法的效果。

  一旁的丹尼斯卻一點也不害怕,他的目光和柯林相遇了。他翹起兩個大拇指,用口型說道:「我掉進湖裡了!」看樣子,他為這個高興壞了。但因為丹尼斯剛才的話,哈羅德正緊張地等待著山怪的出場。

  這時,麥教授把一隻三腳凳放在新生前面的地上,又在凳子上放了一頂破破爛爛、髒兮兮、打滿補丁的巫師帽。一年級新生們愣愣地望著它。其他人也望著它。一時間,禮堂裡一片寂靜。然後帽子裂開了一條縫隙,像嘴巴一樣張開了,還突然唱起歌來。歌裡介紹了四個學院的特點和他們的創辦人,而且原來分院儀式只需要戴上這頂髒帽子。

  待分院帽唱完歌後,麥教授展開一大卷羊皮紙。

  「我叫到誰的名字時,誰就把帽子戴在頭上,坐到凳子上,」她對一年級新生說,「等帽子宣佈了學院,就去坐在相應的桌子旁。」

  盡管不用跟山怪交手,但哈羅德還是很緊張。如果跟丹尼斯不同學院的話怎麼辦?更壞的是,萬一這頂破帽子突然失靈,把他這個麻瓜裔分到史萊哲林的話他該怎樣撐過七年的時間?

  「丹尼斯·克利維!」在哈羅德胡思亂想時,名單很快便到小不點兒丹尼斯·克利維。他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去,老是被海格的鼴鼠皮大衣絆住。哈羅德緊張地看著他把帽子戴上,一會兒後,「葛萊芬多!」帽子大聲說道。

   丹尼斯高興得滿臉放光,他摘掉帽子,把它放回凳子上,然後匆匆跑過去葛萊芬多的桌子旁坐下。哈羅德看見他剛坐下便跟他哥哥興奮地交談,像是完全忘記了哈羅德的存在。

  分院儀式繼續進行,一個接一個地走向三腳凳。隊伍在慢慢減少,麥教授已經唸完了名單上以L開頭的名字,接下來就到M,也就是麥考利(Macaulay)。

  「哈羅德.麥考利。」麥教授喊道,她看著哈羅德向他點了點頭,像是在鼓勵他一樣。

  哈羅德提起了分院帽,坐到三腳櫈上後戴上它,陷入了黑暗世界之中。

  「呀!一個善良而追求自由的靈魂,不少的勇氣,還有很好的觀察力和堅定的主見。嗯哼,我知道該把你放在哪了。」他聽到耳邊一個細微的聲音說。

  『葛萊芬多、葛萊芬多、葛萊芬多!』哈羅德心裡不斷這樣想著,他不管分院帽怎樣說,他只想跟丹尼斯去同一個學院。

  「你也是這樣想嗎?很好,葛萊芬多!」哈羅德聽見分院帽喊道,他興奮地摘下帽子,朝丹尼斯坐著的桌子跑去。桌上其他人都在向他鼓掌。

  坐下後哈羅德看清楚了剛才那些夾雜在學生之中的銀色身影是什麼,是幽靈。在葛萊芬多的桌子旁飄著一個穿著緊身上衣,還戴著特別大的輪狀皺領的幽靈。他正在跟一個紅頭髮、滿臉雀斑的高個子男孩聊天。

  在破釜酒吧見過魔女後,哈羅德發現幽靈也沒什麼可怕的,特別是在這個充滿魔法的地方裡。他跟克利維兄弟開心地交談著,還終於看到了柯林在列車上一直在吹噓的哈利波特,老實說他看上去跟一般人沒甚麼分別。他對克利維兄弟說完這句話後被罵了很久。

   不久後一位叫作納塔麗.麥克唐納(Natalie McDonald)的女孩也被分到葛萊芬多,坐在哈羅德身旁。

  最後,隨著凱文·惠特比被分到赫夫帕夫的叫聲響起,分院儀式結束了。麥教授拾起分類帽和小凳子,把它們拿走了。

  哈羅德看到坐在教工席最中間的年長男巫站了起來。他戴著一副半月形眼鏡,長著一個歪扭的長鼻子,銀髮和鬍鬚披垂著。他飄逸的銀白色頭髮和鬍鬚在燭光下閃閃發亮,華貴的深綠色長袍上綉著許多星星和月亮。

  他笑吟吟地望著所有的同學,張開雙臂,做出歡迎的姿勢。「我只有兩個字要對你們說,」他說道,渾厚的聲音在禮堂裡迴響著,「吃吧!」

  哈羅德猜想這位就是錄取通知書裡、還有剛才列車上柯林提到的霍格華茲校長及本世紀最偉大的白巫師,阿不思.鄧不利多。

  可是很快地哈羅德就不想再管那個巫師是誰了,因為這時他面前本來空無一物的餐盤裡突然都放滿了吃的。他從來沒見過桌上一下子擺著這麼多種類的食物:烤牛肉、烤子鷄、豬排、羊羔排、臘腸、牛排、煮馬鈴薯、烤馬鈴薯、炸薯片、約克夏布丁、豌豆苗、胡蘿蔔、肉汁、番茄醬,而且不知出於什麼古怪的原因,還有薄荷硬糖。

  桌子旁的新生們都沒有說話,只是不斷地把食物塞進肚子裡。從十一點開始他們就沒有吃過正餐,剛才還在滂沱大雨下攀山涉水,他們都餓壞了。

  等到每人都敞開肚皮填飽了肚子以後,剩下的食物就一股腦兒地從餐盤裡消失了。餐盤叉都變得光潔如初。過了一會兒,布丁上來了。各種口味的冰淇淋應有盡有,蘋果餅、糖漿餅、巧克力鬆糕、炸果醬甜圈、酒浸果醬布丁、草莓、果凍、米布丁。

  新生們也終於有氣力開始互相認識,哈羅德也在這時候發現在不遠處,白色的亞麻桌布染了一片橘黃色,長達幾英呎。哈羅德看向污漬的起點,一個有著非常濃密的棕色頭髮和兩個大門牙的高年級女生正一臉嚴肅地看著面前的盤子,她沒有用餐。她的樣子使哈羅德想起麥教授。

  「我的父親是麻瓜,兩年前我的哥哥收到霍格華茲的信件時他嚇壞了。這年他的表現好了很多,只是一直在嘮叨為什麼自己兩個兒子都是巫師但他不是。」哈羅德轉過頭把注意力放回其他新生後,他聽見丹尼斯這樣說。

  「我母親原本是加拿大人,她來英國旅行的時候認識到我父親。我收到霍格華茲的錄取通知書後她才跟我們說原來她一直都是女巫,我父親聽到後差點被嚇暈了。我的母親還跟我說霍格華茲一點都比不上美國的伊法魔尼(ilvermony)學校,若不是決定了在英國定居的話一定會帶我回美國上學。」納塔麗說。她有著棕色的短髮,戴著一副紫色的眼鏡,看上去像是一個書呆子。

  另外還有七位新生被分到葛萊芬多,可是哈羅德聽到還有一位新生叫作吉米.珀克斯(Jimmy Peakes)後便放棄了在這刻記住他們所有人的名字的念頭。

  最後,甜點也被掃蕩一空,盤子裡最後剩下的碎屑消失了,盤子又變得乾乾淨淨,閃閃發亮。這時,阿不思·鄧不利多再一次站起身來,大廳裡嗡嗡的說話聲頓時停止了,只能聽見狂風的呼嘯和大雨的敲打聲。

  「好了!」鄧不利多笑眯眯地望著大家,說道,「現在我們都吃飽了喝足了,我必須再次請求大家注意,我要宣佈幾條通知。」

  在一片寧靜之中,那個大門牙的女生在鄧不利多教授說吃飽喝足時呸了一聲。

  『以後得遠離這個看上去瘋瘋癲癲的學姐』哈羅德心裡說。

  「看門人飛七(Flich)先生希望我告訴大家,今年,城堡內禁止使用的物品又增加了幾項,它們是會尖叫的溜溜球、帶牙飛碟和連擊回飛鏢整個清單大概包括四百三十七項,在飛七先生的辦公室可以看到,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核對一下。」鄧不利多的嘴角抽動了幾下。

  『這些東西聽上去挺有趣的』哈羅德和丹尼斯對視了一眼後都笑了,顯然他們兩個都不是守規矩的人。

  他繼續說道:「和以前一樣,我要提醒大家,場地那邊的禁忌森林(Forbidden Forest)是學生不能進入的,而活米村村莊(Hogsmeade),凡是三年級以下的學生都不許光顧。

  「我還要非常遺憾地告訴大家,今年將不舉辦學院杯魁地奇(Quidditch)賽了。」哈羅德看見四周的高年級生,還有一些新生,聽到後都張大了嘴,不敢置信地看著校長。

  鄧不利多沒有理會學生們的反應,他繼續說道:「這是因為一個大型活動將於十月份開始,一直持續整個學年,佔據了老師們的許多時間和精力——但是我相信,你們都能從中得到很大的樂趣。我非常高興地向大家宣佈,今年在霍格華茲——」

  就在這時,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雷聲,禮堂的門被砰地撞開了。一個男人站在門口,拄著一根長長的枴杖,身上裹著一件黑色的旅行斗篷。禮堂裡的人都轉過頭去望著那陌生人,突然一道叉狀的閃電划過天花板,把陌生人照亮了。他摘下兜帽,抖出一頭長長的灰白頭髮,開始朝教工桌子走去。

  頂棚的閃電把那人的臉照得無比鮮明。它就像是在一塊腐朽的木頭上雕刻出來的,而雕刻者對人臉應該是怎麼樣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對刻刀的使用也不太在行。那臉上的每一寸皮膚似乎都傷痕纍纍,嘴巴像一個歪斜的大口子,鼻子應該隆起的地方卻不見了。而這個男人最令人恐懼的是他的眼睛。

  他的一隻眼睛很小,黑黑的,亮晶晶的;另一隻眼睛卻很大,圓圓的像一枚硬幣,而且是一種鮮明的亮藍色。那只藍眼睛一眨不眨地動個不停,上下左右地轉來轉去,完全與那只正常的眼睛不相干——後來,那藍眼珠一翻,鑽進了那人的腦袋裏面,大家只能看見一個大白眼球。

  他走到教工席,跟鄧不利多教授低頭交談幾句後便坐下了。然後他像諜戰電影裡的特工一樣嗅了嗅食物確認沒毒後,用自己帶來的小刀用餐。他那隻藍眼睛在他用餐時還不斷地轉動,打量著學生們。

   「請允許我介紹一下我們新來的黑魔法防禦術課老師,」鄧不利多愉快地打破沉默,「穆敵(Moody)教授。」

  可是除了校長和海格教授之外,包括麥教授和哈羅德在內的師生都沒有拍手。

  但穆敵教授沒有理會大家的冷淡,他把手伸進了他的旅行斗篷,掏出一隻弧形酒瓶,喝了一大口。當他抬起手臂喝酒時,他拖在地上的斗篷被拽起了幾寸,在桌子底下露出一隻爪子形的木雕假腳。

  「他真酷。」哈羅德打破了沉默,旁邊幾個新生都認同地點了點頭。

  然後鄧不利多教授解釋魁地奇的取消是為一個名為三強爭霸賽(Triwizard Tournament)的活動讓路。

  可是這跟哈羅德沒有什麼關係,因為校長說三強爭霸賽只允許十七歲以上的學生參加,很多未到十七歲的高年級生聽到後紛紛起身抗議。

  可是讓哈羅德感興趣的是,據校長說在十月份時,會有其他魔法學校的學生到霍格華茲逗留到學年結束。另外三強爭霸賽曾經因死亡人數過多而被暫停。

  『能在學校裡隨意活動的蛇妖、監獄逃犯,還有會有死亡風險也依然受歡迎的活動,霍格華茲真是個有趣的地方』哈羅德看著那些一臉迫不及待想去送死的學長學姐們,心裡默默翻了個白眼。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1
我看到了榮恩和妙麗出現在背景裡

唯默 @louislaw715

1
@youko1331 哈哈,黃金三人組在日後的劇情中頗重要的~

找不到成對襪子的女巫 @a30618356

1
推一個,我可以感覺到樓主的考究精神:)
不過為什麼去年會是蛇妖,我以為火盃的考驗這個時間的去年會是天狼星逃跑。

Antiles @laztte

1
#HogwartsStan I'm sorry but Hogwarts is still the best sch of wizardry in the world :P Also Harold is so sassy - "rolling his eyes to those seniors who can't wait to die" lol
Say hi to the golden trio for me! (: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