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甜文【如果哈莉波特是羅曼史 Harrietta Snape】10/17更新第六章上

發表於

《哈莉耶塔.斯內普》

(English Title : Harrietta Snape
AKA: What if Harry Potter was a ROMANTIC Love Story)

【石哈BG】SSHP(BG)(or SSOC maybe?)


教授示意圖。來源:網路(電影截圖)個人很喜歡艾倫詮釋的教授,雖然他當時飾演31歲的教授年紀是大了些


哈莉示意圖。來源:網路  (心目中女神的童顏版)


行前通知書

哈莉性轉 
※個性與原哈利完全不同 
其實也等於原創角色了
女主盛世美顏+高智商
子世代多數人性轉(參照#1
伏地魔已死
※爽甜溫馨文,長文
與原書進度一樣會從第一學期開始寫起

※由於教授的個性,你知道的,因此本文較慢熱,甜文越到後頭才有,請耐心等待,首樓↓會先放一小段給大家望石止渴

欲看更詳細說明在#1


文案:

為時兩個月的暑假過後,哈莉一見到斯內普立刻奔上前--緊緊抱住!

「您有想念我嗎,先生?」

「扣五--」斯內普欲言又止,接著咬著牙改口:「放-開-我⋯⋯波特小姐。」

周圍目睹這驚悚畫面的眾人,內心一致喊道:「⋯⋯葛來芬多啊!」

不容學生造次的魔藥課堂上,斯內普嚴肅問道:「我可以如何取得仙子草根?」

在他點人前,一道清脆的嗓音不請自來:

「從您的櫃子裡,先生。」哈莉回答,「我確定在我整理時看到過,就在您身後的櫃子裡第三層。」

「⋯⋯」整個班級驚得目瞪口呆,而某位葛來芬多還繼續得寸進尺,咯咯笑著說:「生日快樂,教授!我是開玩笑的,我只是希望您輕鬆一點,先生,今天可是您的生日!」

蘿妮和赫敏確信了--哈莉果然是葛來芬多中的葛來芬多!

---


注意:下方為預告片段,(正文第五卷內容),高甜預警!
(想從最開頭慢慢來的看官請直接移步#2即可)

-防雷-



▷▷▷快進到第五卷片段預放
(註:哈莉告訴小天狼星自己和教授在一起後)

「他知道了。」哈莉說,「我們談過了。」
 
斯內普蹙起眉,隱隱有些不安:「然後?他說了什麼?」
 
哈莉順手掰開他揪緊的眉頭,一邊輕快地說道:「他問了我,都對做過什麼?」
 
斯內普又再次擰眉:「那麼他知道……」
 
哈莉知道他要問什麼,她飛快在他唇瓣輕輕印上一個吻,接著說:「是的,我告訴他我們接吻了。」
 
「……」斯內普眉結越發擰緊,沒有說話,似是在等哈莉自己接著說,長久的相處下來,他知道她會如此,就像是一種小小的默契,而她的確也是這麼打算,便接著語調飛揚地說道:「他有點激動,他說,『他吻了你!?他怎麼敢!?』」哈莉語到之處不忘模仿著小天狼星當時的口吻,好讓斯內普能更融入當時境況。
 
有別於哈莉嘻皮笑臉,斯內普一臉擔憂。哈莉查覺到,安撫意味地執起他的大掌,跳華爾滋般把他拉到沙發旁,把他按倒進沙發裡頭,然後一屁股跨坐到他大腿上,整個過程游刃有餘,一切完成後,她才接續說道:「然後我告訴他,『事實上,大多數時候都是我先吻他的』。」
 
哈莉瞧見斯內普在聽聞的瞬間鬆開眉頭,眼角泛著笑意,甚至還略略勾起唇角。
 
「然後他……呃嗯,後來就有點難以用言語表達了。」哈莉不曉得如何表達當時小天狼星近幾崩潰的反應。
 
斯內普輕輕挑起眉:「我可以想像得到。」
 
哈莉朝著他咯咯笑了聲,然後正色說道:「他不希望我們比親吻更超過,他要我向他保證。起初他說連親吻都不能,我說那怎麼可能,所有人都在親吻,不光是5年級生,你知道的。」
 
「他是對的,你應該聽他的話。」他揉了揉她的頭髮,然後順著她的髮絲輕撫。
 
哈莉將臉埋到他胸前:「我接著告訴他,畢業之後我想要嫁給你。」撫弄頭髮的手戛然頓住,哈莉沒有察覺到,徑自接著說道:「而且我稱呼你賽弗勒斯,你可以想像他臉上的表情嗎?」哈莉又咯咯笑了,因她擠在他懷裡,那笑聲也聽起來悶悶的。她於是稍微挪動了身子,仰起臉看向他:「賽弗勒斯?」
 
他怔怔看著她,應了聲:「是?」
 
哈莉定定瞅著他問道:「當我畢業,你會願意娶我嗎?」
 
他停頓了幾秒鐘,然後答道:「會的,只要你願意。我會。」
 
哈莉聞言巧笑眉開:「我當然想要嫁給你,如果不是必須等到畢業,我現在就想。」她一邊說著有點撒嬌地抱了抱他。
 
「這就是我和他談的,所以他最後要我承諾他,在那之前,不能超過親吻。」她趴在他的胸膛上囁嚅著說道,「那麼,在我們結婚之後,我們就能超過親吻了,對吧?」
 
哈莉從他的懷裡探出頭,她的雙手此時抵在他胸口上,她可以感覺到他心臟的跳動……好像變得有點劇烈了起來。
 
然後她朝著他傾身向前,靜靜凝望著他,眨了眨眼。那雙黑眉此刻也是也是一如既往的擰著,他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她不曉得此刻他心裡是怎麼想的。
 
「我好奇……你現在在想著什麼?」她注視著他黑曜般的眼眸,她從那裡面看見了自己。
 
他啟唇,輕吐道:「我在想著……」他的身子隨著迤拉長的尾音悄悄前頃,最終在吻住她前,輕聲在她唇上說道:「這個。」

樓層
人名中英對照#1
第一章、最棒的生日------------------上#2  下#3
第二章、霍格沃茲特快車------------上#11#12
第三章、入學典禮---------------------上#20#21
第四章、德瑞西拉.馬爾福---------上#28#29
第五章、魔藥課------------------------上#33#34
第六章、魁地奇搜捕手---------------上#61
16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6  70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5

人名中英對照

※為初次出場年紀
Harrietta Potter 11 哈莉耶塔.波特 
Severus Snape 31 賽弗勒斯.斯內普
Herminio Granger 11 赫敏尼奧.格蘭傑

Roanne Molly Weasley 11 蘿妮.衛斯理
Dracilla Malfoy 11 德瑞西拉.馬爾福
Panse Parkinson 11 潘思.帕金森
Ginesis Weasley 10 金尼希斯.衛斯理

Dudney Dursley 11 達妮.德思禮

原創名詞中英對照[color=rgb(255, 255, 239); font-size: 1.1em]
[/color]

詳細說明


哈莉性轉 
個性與原哈利完全不同 也能等同原創角色了,女主盛世美顏+高智商
子世代多數人性轉
※本文採台譯中譯參雜,全是作者自己喜好請見諒
※魂器horcrux不存在的世界觀(開頭伏地魔已死
※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角色會死亡
※爽甜溫馨文,長文,與原書進度一樣會從第一學期開始寫起
※為遵從原書設定,必要時部分援引原書內容,但會對照原文自行重新翻譯過,不會照抄各家的中文譯本。
※劇情以原書為主,電影為輔,盡量不會顛覆原著,僅少數更動(如:刪去時間轉換器與魂器之設定)
※我知道大家幾乎都看過原著(或電影),因此會盡量濃縮已知內容,像德斯禮家戲份我刪了很多,盡量都以敘述帶過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8
第一章、最棒的生日(上)

一切就像是一場夢境。
她仍然不敢相信。
當海格帶著她逃離水蠟樹街4號的杯櫥,告訴她一切關於她的父母和魔法的事情。

海格告訴她,她的父母並非如佩妮姨媽說的死於一場車禍。

「車禍?車禍才不能夠殺了莉莉.波特和詹姆.波特。他們是英雄,哈莉!你們一家人都是英雄,是波特一家阻止了那個人……」

那個人……在哈莉的追問下,海格吞吞吐吐才終於發著抖說出了那個名字--伏地魔。
當時,伏地魔幾乎統治了整個英國魔法世界,許多反抗他的厲害巫師們都被他殺害了,直到……波特一家阻止了他。

在他殺了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後,也打算殺了小哈莉,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是殺不死,而出於一個未知的原因,這毀了他所有法力,讓他從此消滅了……

整個魔法世界為此歡欣鼓舞,大家都在慶祝,大家都在讚美波特一家,稱頌著救世主哈莉耶塔.波特。

--這一切真是太瘋狂了!
好的,她的父母是巫師,而且是整個魔法世界的英雄,但……
她才不可能是巫師……

但海格說,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他讓她自己想想:當她害怕或生氣的時候,是不是有些怪事發生?

她細想,確實是有的。那些惹得弗農姨丈、佩妮姨媽大發雷霆的怪事,大多都是當她不開心或生氣時發生……當達妮搶走她盤子裡唯一的一條炸魚,她讓叉子彎曲了,這讓達妮嚇得把手中叉子甩開掉在桌上。她記得,當時達妮一邊朝她大聲吼叫著「怪胎」,一邊氣呼呼地囫圇吞棗把彎曲叉子上的炸魚迅速吃掉,深怕她下次就會把那條炸魚弄消失似的。

……當佩妮姨媽強迫她剪無比難看的髮型--佩妮姨媽從不喜歡其他人一見到哈莉就會忽略了達妮的存在,他們會一股腦兒地稱讚哈莉:漂亮得就像一幅畫,像個俄羅斯娃娃,沒有人見到她不這麼說的。(海格一見到她時也這麼說了,說她有著和媽媽一樣的杏仁狀綠色大眼睛,以及她爸爸的黑色頭髮,但哈莉柔順如波浪的鬈髮明顯是遺傳自媽媽,因為她爸爸的頭髮總是凌亂而四處亂翹的。她幾乎是集合了爸媽所有最漂亮的地方了) 哈莉猜想,佩妮姨媽大概是希望自己頂著愚蠢的髮型,好讓大家的目光轉移到她那全世界最美的寶貝甜心達妮身上,而非每次她們倆站一起,大家總是率先讚美哈莉--但每次,哈莉都是馬上就讓頭髮一下生長回來了。一次、兩次,久而久之,佩妮姨媽放棄了,她不會再逼迫哈莉剪頭髮,因為她向來最討厭古怪的事,而哈莉的怪異總是讓她抓狂。

……而最近一次,當達妮在動物園瘋狂搥打玻璃窗,鬼吼鬼叫打擾熟睡中的動物時,她讓玻璃瞬間消失,而當達妮翻滾跌進展覽區後,玻璃瞬間又再次出現將達妮困在裡頭……

是的,是的……哈莉想,或許她真的是巫師也說不定。

而現在,她正與海格穿梭漫步在對角巷。所有人像是穿著萬聖節的裝扮服裝似的,她覺得有點好笑。噢,她剛才還聽見一旁站在商店外的胖女巫正在和藥店老闆議論牛肝的價錢呢。從破釜酒吧出來後,這一路上,每一分一秒映入眼簾的全都是前所未見的景色:她看見了各式各樣未曾聽聞甚至超越所能想像的商店,所有一切讓她無法停止地東張西望……咿啦貓頭鷹百貨商店陳列的各式品種貓頭鷹……展示著飛天掃帚而圍滿孩子的商店……出售望遠鏡、月球儀與羅盤的商店……擺放稀奇古怪銀器的商店……甚至是擺放滿一罐一罐看上去黏答答,像是動物內臟的詭異商店……

這一切都讓她充滿好奇而興奮無比。

隨後她與海格一同進入古靈閣取錢,海格告訴她,她的父母為她留下了東西,她們正要去取出金幣好讓她待會能夠購買一年級生的必需品與教科書。海格把清單遞給她看了,新生需要的物品還真不少。她想,自己真的有足夠的金錢來買清單上所有東西嗎?她才十一歲,弗農姨丈和佩妮姨媽從不給她零用錢,特別在知道她要進入霍格沃茲就讀之後,更是堅決表明了絕不會給她分文來讓她學習如何變愚蠢的戲法。因此學費和教科書都必須仰賴海格所說的「父母為她留下的遺產」來支付。

然而她知道自己多慮了,就在她見到地下金庫裡堆積成山的金幣、銀條、青銅幣後。她倒抽了口氣,任誰見了都會如此的。

海格笑著告訴她,「這全都是你的」。

令人難以置信,她做夢也未曾想過這個……埋藏在倫敦的地底下有一筆私人的財產?

海格為她裝了一袋金幣後,告訴她加隆、銀西可、納許分別代表著什麼,她在心中默念了一次換算的方式,確定自己記牢了。

接著海格從713號金庫取了一個物件後,告訴她必須在此先與她分道揚鑣了,因為他此刻必須給鄧不利多校長送「那個非常重要的物件」,刻不容緩。

她問海格是什麼重要的物件,海格不告訴她,說是極高機密。

海格告訴她,接著會由斯內普教授來陪她採買,海格說,斯內普教授能保護好她,這是鄧不利多校長的指示。

「斯內普教授,霍格沃茲的魔藥學教授。」海格說明道。

「噢,他就在那。」海格指著不遠前方說道,哈莉一眼就看到那個一身黑袍的瘦高人影,他太顯眼了……在這琳瑯滿目色彩鮮艷而令人眼花繚亂的對角巷,他簡直是一個極端的對比。那種違和就像彩色的映像裡突然跑進了一個像是卓別林默劇的黑白人物。
除了那出奇蒼白的皮膚,他幾乎是全黑的,連頭髮也是,散發著陰森森的氣息,遠遠地就像一隻大蝙蝠。

「斯內普教授。」海格吆呼著,領著哈莉快步朝那一身黑的人走過去。

「你遲到了。」這是斯內普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他的嗓音低沉渾厚,音量不大,只比耳語稍大卻字字清晰,且意外的十分有力道,只是說了兩個詞,便令人威懾肅立。

他一定是一個特別嚴厲的老師,哈莉心想。
雖然才剛見到,但哈莉已經開始有點害怕他,因為他讓人感到不敢放鬆,深怕一個呼吸就會惹得他不快,得要捱罵。

斯內普幽幽將視線移到哈莉身上,在這之前,他都是直直盯著海格說話的。

他太高了,以至必須得俯瞰著身高不及他胸口的小哈莉。

在他視線對上哈莉的瞬間,他蹙緊的眉頭糾結的像打了八百個死結,蒼白得可怕的臉上,兩顆眼睛空洞地像幽深而漆黑無光的隧道,彷彿沒有盡頭。

他沉默地注視著她的眼睛好一會兒。

「波特小姐。」斯內普的唇吐出這兩個詞,哈莉發現他的聲音裡充滿著厭惡,特別是在他說出波特這個詞時,彷彿感受到他的一字一句像一顆顆尖銳的碎石子,硬生生地往她的臉上砸過來。

哈莉有點畏怯,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讓這個初次見面的老師如此不歡迎她。但出於禮儀,她還是要求自己開口說道:「斯內普教授,很高興認識您,我是哈莉耶塔.波特。」

他的臉色並沒有什麼改變,她甚至覺得他蹙緊的眉結又更深了。
接著她瞧見他扯動嘴角,用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字一句說道:「我當然知道你──大名鼎鼎的哈莉耶塔.波特,我們的名人。」

又來了,尖酸的口吻,如一根根無形的細刺狠狠扎向她──他的口吻就是如此地令她不舒服,並且,有些蜇人。

為什麼?
她不懂。
他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嗎?
是什麼原因讓一個第一次見到的人對她如此厭惡不已?
像是……她曾對他做了不可饒恕的事似的。

「我很抱歉,先生,我不曉得自己是否在無意之間冒犯了您。我為此向您道歉,或許您能告訴我哪裡做錯了?」哈莉誠摯地說道。

聞言,斯內普稍稍鬆開了眉結,接著又再次揪得更緊,甚是不快地吐出一個字:「沒有任何事。」他輕蔑地撇了撇嘴,用那雙仍然冰冷的眼神瞅著她一字一句說道:「沒有任何事是你需要向我道歉的。」

「咳!」海格適時地清了聲喉嚨,打斷了兩人對話,將手中那袋哈莉的金幣遞給斯內普:「我想把這個交給你較為適妥。」

斯內普聞言再次看向海格,這讓哈莉鬆了一口氣。

斯內普接過那袋金幣,過程中從袋子裡發出匡啷匡啷金幣碰撞的聲響,接著他連看都不看哈莉一眼,大掌一伸便將那袋金幣塞到哈莉面前,大概是要讓她自己拿著。哈莉便乖巧地立刻將那袋錢接過來拿好。

整個過程斯內普仍舊看也沒看她一眼,只是徑自板著臉孔對著海格說:「我想你應該沒有時間繼續待在這才對。」

「對啊!」海格驚呼道,「鄧不利多會希望趕快拿到這個的。」海格拍了拍胸口,示意著藏放在他厚外套裡頭的那個神秘兮兮的寶貝。

哈莉想知道那是什麼,但海格不會告訴她的,所以她沒有再問。

「霍格沃茲見,哈莉!」海格對她眨眨眼,接著在斯內普緊迫盯人的注視中匆匆離去。

在海格身影隱匿不見後,斯內普睥睨著她,說道:「趕緊買好你的東西,波特小姐。我沒有太多時間陪一個名人在對角巷像個傻瓜一樣漫無目的閒晃。」

哈莉感到全身的毛都肅然起敬站起來,趕忙老實地答道:「……好的,先生。」

她捏著清單,手微微顫抖,說道:「我想,就從制服開始買起,先生。我剛才看見訂製制服的商店就在這裡不遠。」言畢她靜立等待他的回應。

斯內普動也沒動,瞪著她,開口:「然後?」

他拖拉著語調酸溜溜地問:「或許你是想站在這裡等待有人自動上前幫你量身製作制服嗎,波特小姐?」

哈莉會意過來他在讓她帶路,連忙說道:「這邊走,先生,我記得是這個方向。」

五分鐘後,哈莉疑惑地停下腳步喃喃道:「真奇怪,我記得來的是這個方向,應該不遠才對……」「或許,我們再更往前--」然而不等她說完,斯內普不耐地一把抽走哈莉手上的清單,惡狠狠地瞪著她,咬牙切齒地擠出一句話:「真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作者留言


關於教授翻譯成石內卜還是斯內普?這個問題,因為原本打算在晉江發布這篇,所以當初選擇使用中譯版(即使教授的名字個人偏好台譯)
考慮到之後可能也會再到Lofter等發表,那邊都習慣斯內普,後來還是決定先這樣吧……

然後為什麼後來決定不發晉江?對,因為我聽說晉江現在不能寫頸部以下的詞,Whatttt the □!!!?
先聲明我絕不是要寫R18,但你能想像「海格拍了拍胸口、手微微顫抖」這些字句在被ban掉後變成了:「海格拍了拍□口、□微微顫抖」嗎?反正我是覺得看起來更猥瑣了……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9
第一章、最棒的生日(下)

接著斯內普步伐緊湊地帶著她一一購買清單上羅列的用品與教科書。

當她們來到麗痕書店,哈莉被放滿書本的櫃子深深吸引,她開心地笑了,她喜歡書本,當被關在杯櫥裡,陪伴她的從來只有書本。

「先生,我從海格那得知您是教魔藥學的教授。」哈莉臉上掩藏不住興奮的笑容,她轉身對著斯內普說道,後者正翻閱著從書架上取下的一本厚厚的書籍。

瞧也沒瞧她一眼,斯內普用慣常陰森低沉的嗓音說道:「然後?」吝嗇於再多說幾個字似的,他的語調些微揚高,聽得出有些隱忍的不耐煩。

哈莉的笑容稍減,但愉悅之情仍舊未退:「或許您能推薦一些書目給我?清單上之外的。」

斯內普依舊讀著他手上的剛才的那本書,用一板一板的口吻答道:「又或許你先讀完了清單上列的書,確保自己每字每句都能背得滾瓜爛熟之後,再來問我這個問題。」言罷他啪地重重闔上書本,轉過身子面向她,眼神充滿憎恨,嘲諷地說道:「自大、自以為是!就跟你爸爸一模一樣。」

哈莉身子不由得顫抖了一下,因為他那雙充滿恨意的眼神。
他不是討厭她,而是……憎恨她。

但是,為什麼呢?

他提到了她的爸爸……是因為爸爸嗎?

「您認識我的爸爸?」哈莉小心翼翼地盯著他,內心有些期待。

斯內普依舊冰冷冷地居高臨下注視著她,那雙眼彷彿正看著什麼令人厭惡的事物。他薄唇緊抿,並沒有回答她。
但她看見了,在她提問時,他的臉隱隱抽動了一下。

他一聲不吭,只是安靜地將書本塞回書櫃,接著轉身大步走開,絲毫不在意後頭的人有沒有跟上。

哈莉忙小跑步跟上了他,抱著自己的新教科書到櫃檯結帳。

他沒什麼耐心,哦是的,他一開始就表明過了,不想浪費太多時間。
這就是為什麼他走路快得像要把她甩開,好幾次她都懷疑這是他故意要讓她跟不上好擺脫她的伎倆。然而奇怪的是,當她跟不上而落後時,他總會停下腳步等待她,即使他一邊喝斥辱罵著她(罵了什麼她不記得了,她並沒有細聽,她想那應該是不太重要的事。)

好幾次因他的不耐,哈莉提議讓他去辦自己的事,她自己進店購買就可以了,但他始終寸步不離地跟在她身邊--即使他臉上寫著滿滿的不情願,就像是被逼著要這麼做似的。

當她來到奧利凡德購買魔杖,奧利凡德先生一瞧見走在她前頭的斯內普,便開心說道:「賽弗勒斯.斯內普!黑檀木的,十五英吋長……」

斯內普冷冷打斷他:「好了,好了,你的新客人必須趕快拿到她的魔杖,因為那樣我才能盡早……護送她回家……」他挪動身子,好讓奧利凡德看見站在身後的哈莉。

護送……他是這麼說的。
他說那個詞時咬著牙拖長了語調,聽起來反倒像要對她圖謀不軌似的。

奧利凡德先生走到哈莉面前,他顯得對她特別熱切:「是的,是的,我知道我很快就會見到你,哈莉耶塔.波特。」

她在想他是怎麼認出自己,因為她的疤痕被瀏海掩蓋著,根本瞧不見。而奧利凡德似乎聽見她內心的疑惑,說道:「這不成問題。你的眼睛跟你母親的一模一樣。」

斯內普揪緊眉頭,視線隨之落在哈莉那雙翡翠綠色的杏瞳。

「當年她來這裡買走她的第一根魔杖,就像昨天的事。十又四分之一英寸,柳條製,揮起來嗖嗖響,是一根施魔法的好魔杖。」

似乎是察覺到斯內普的視線,哈莉抬眼看向斯內普,後者隨即移開目光,匆匆轉身,砸下一句:「待在這裡。」幾乎是話音落下的同時,啪噹一聲關門重響,緊接隨之而來是亂了套的鈴鐺聲。

哈莉透過櫥窗看見斯內普走到門外邊待著,似是打算在那等候她。

奧利凡德接著對她說起她的父親詹姆第一次來這裡購買魔杖的情形,甚至連他購買什麼樣的魔杖他也都記得一清二楚。他還說了那個人的魔杖……那個給她留下額上傷疤的那根魔杖。

隨即奧利凡德為她量身,詢問了她的慣用手,便讓她一一測試魔杖。在她昏頭脹腦數不清到底試了第幾根後,才終於選定了最適合她的專屬魔杖--角木,鳳凰羽毛,十英寸半長。

一切都購買完畢,她感覺斯內普的耐心快要到達極限,特別是測試魔杖花費了不少時間,這讓他在門外等待她許久。哈莉以為他又要責罵自己了……然而斯內普只是一語不發。

很快地,斯內普領著她快步穿梭在對角巷,就在此時,一聲咕嚕的聲響冷不防從哈莉的腹部傳出。

哈莉有些難為情,也有些不安,她怯怯開口:「先生,我還沒有用過午餐呢,我們可不可以……」

斯內普停下腳步,瞪向她,哈莉覺得他似乎在咬著牙。

哈莉接著說道:「或許我們可以買個蛋糕來吃,先生。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現在要把你帶到車站,然後你馬上滾回你該待的地方。」

哈莉堅決不妥協,她不想這麼早回到德思禮家:「拜託,先生,他們不太給我東西吃的,而今天是我的生日。」他們壓根兒不會管她什麼時候生日,非但如此,她猜想達妮一定早就等著在她今年的十一歲生日要好好對她冷嘲熱諷一番了:「沒有生日禮物的波特」……

斯內普瞪視著她,然後她發覺他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雙眼,他就這樣盯著她的眼睛看。

有一瞬間她以為自己看見了黑眸中閃著一絲溫柔,但很快地她發現那是自己眼花了,因為他此刻用更厭惡的神情,咬牙切齒道:「那與我無關,我該做的是護送你直到採買完畢,而我已經依約做到了。」

哈莉扯住他的黑長袖子,哀求道:「拜託,先生,我想買個生日蛋糕,我不想一個人過生日,至少就這一天,他們從來不會理會我的生日,拜託……」

斯內普有些惱怒。他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做,但他們現在正站在車站前人來人往的麻瓜商店街,到處都是麻瓜。

他才不管他們如何側目低語評論他,讓他感到煩躁的是眼前的小鬼頭。

哈莉此時正趴在一間名叫「快樂好滋味(Joylicious)蛋糕」的糕點店櫥窗上,乾巴巴注視著這面玻璃另一端擺放的繽紛多彩節慶蛋糕。

哈莉吞了吞口水,她喜歡最上面那個灑滿彩色巧克力豆和堅果仁的巧克力布丁蛋糕!像這樣漂亮又昂貴的蛋糕她只有看過達妮吃。在達妮生日時,她總吵著要弗農姨丈和佩妮姨媽給她買最多層的巨大蛋糕,然後她會一口一口在哈莉羨慕的凝視目光中啃掉蛋糕,用那張沾滿奶油與果醬的大圓臉嘲笑哈莉沒有份。

「我想要那一個,先生。」哈莉充滿渴望地盯著那塊巧克力布丁蛋糕,用手指著它。

接著是一段靜默,哈莉不由得抬起頭看向一旁的斯內普,他正略微蹙著眉,居高臨下地瞅著她,是他那種「普遍的」、「沒什麼好臉色」的表情,哈莉已經能分辨他的不耐煩程度和不悅的程度,雖然依舊板著臉孔,但她能感覺得出他此刻心情沒有那麼糟,至少沒有像在對角巷買書時那樣的令人退避三尺。

哈莉聽見他拖著低沉平滑的口吻說道:「付錢去買它然後滾回你待的地方,波特小姐,我沒有什麼耐心。」

「我只有這個,先生。」哈莉舉起了手中那袋金幣,顯然地,這些金幣在麻瓜的世界是不通用的,即使那是真的金子,「您能不能買給我,先生?」她期待地瞠著水靈靈的杏眼,瞅著斯內普,滿心期盼他能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覆。

斯內普漠然地睨著她看,略略張唇,接著用石子般冷冰冰的口吻說道:「如果你沒有要買那個蛋糕,那就直接滾回你該待的地方,我想你知道怎麼回去。……不是蠢溜溜地到處晃噠,而是直直地滾回去。」他粗魯地把一封信塞到她手中,瞪著她擠出這句話:「拿著你的車票,滾回家。」

哈莉扯著他的黑長袍,眼眥微微泛紅,不肯放棄地懇求他:「可是……拜託……」

斯內普依舊態度漠然,但顯然哈莉的不服從令他發了怒,吼道:「我不想再說第二次,現在,滾回去!」

哈莉委屈地哭了,淚眼汪汪地將斯內普給她的信封拽入口袋,接著在斯內普逼迫的目光中,默默獨自走向車站,她回頭盼了幾次,他站在原地面容冷淡地瞪著她,她只得怯怯收回目光,不知道是第幾次回頭,她發現他不在那了,難過地用手背抹去掉出來的幾滴淚,不情不願地搭上回德思禮家的火車。

回到德思禮家時,哈莉意外發現他們沒有再找她麻煩,感覺得出他們對她的畏懼,她想那應該是來自海格施魔法的威嚇出了奇效,以及不可置否地,他們對她也有些惱怒,這讓他們寧可無視她。

她的房間在前陣子已經換到了達妮不再使用的儲藏間,這比她原本待的杯櫥大的多了。哈莉趴在床上,攤開了所有今天買的物品和書本,看著它們,她的內心感到樂滋滋的,心中對於開學日充滿期待。她決定製作一個倒數的月曆,來讓自己明確地知道她離開學日還有多少天時間。

今天發生了許多事,種種她意想不到的一切,像是一場大冒險,像是一場美妙無比的夢境。她很喜歡今天,這無疑是她最棒的一年生日了!
──海格送了她一個自製的生日蛋糕(雖然那個蛋糕哈莉一口都沒嚐到就被達妮偷吃光而一點不剩了)……
海格跟她道了生日快樂……
他還給她買了雪鴞作為生日禮物……她得認真幫她取個好名字。
雖然今年仍然沒有吃到蛋糕,但是她還是很開心。

哈莉接著迫不及待地翻開了新買的書本,因為她太好奇了,這些書本裡頭到底都寫了些什麼呢?或許這些書本也都被施了魔法?

《魔法理論》……她敢打賭這絕對會是裡頭最枯燥的一門學科。
《魔法史》……聽上去是歷史科,她向來不喜歡枯燥乏味的歷史課。
《百種神奇藥草與蕈類》……看上去是魔藥的材料,簡直是一本百科全書。
她接著翻開了《魔法藥劑與藥水》,這是當中她最感興趣的兩本了,另一本是《標準咒語:初級》。
她想,當巫師們熬煮魔藥時,是否和燉湯或烘焙是一樣的呢?在德思禮家他們很喜歡讓她做菜,但她不討厭,相反地,她很喜歡這件事。這讓她有種感覺,覺得或許她能學好魔藥學這門學科。

而且,這是那個斯內普教授負責指導的學科,她很好奇,他這樣子嚴厲的一個人,所教導的會是怎麼樣的一門科目。

翻了幾頁後,她更加地肯定自己一定能學習好這門學科。

「真像食譜……」她一邊翻閱一邊喃喃道。

就在這時房間內發出小小一聲悶響,她轉頭一看,赫然瞧見桌上多出一個大箱子。她很確定剛才進房間前並沒有看到這個東西。

她皺起眉,一臉不解地揉了揉眼睛,然後重新睜開眼看向它……盒子並沒有消失,它真的在那兒。

她奇怪地爬下床,走到書桌前查看。……那是一個蛋糕盒子,綁著漂亮的緞帶蝴蝶結,從盒身大小看上去,應該會是一個大蛋糕。

她小心翼翼地鬆開緞帶,拆開盒子,然後那瞬間她倒抽了一大口氣,幾乎要驚叫出聲--

一個巧克力布丁蛋糕,上面灑滿彩色巧克力豆和堅果仁。
她在快樂好滋味糕點店櫥窗裡看到的那一個。

斯內普教授……
他為她買了生日蛋糕!(又或者是用魔法變出來的呢?)

她連忙跑到窗邊,掰開了窗簾看向外頭。

隱約間,哈莉覺得自己看到了一襲黑色人影,但就在她一眨眼再睜開的瞬間,那裡又什麼都沒有。

好吧,她大概有點認識斯內普教授了,像是一顆瞌睡豆……她剛才讀到的,那是瞌睡草的果實,一種外殼十分堅硬然而內裡柔軟的豆子。

「真的……這是有史以來最棒的生日了。」哈莉微笑著,一邊細聲說道。




作者留言


▲此處魔杖材料與長度解說:

教授的魔杖一直都是官方的未解之謎。我是依據Pottermore魔杖材料資訊及角色個性判斷選擇的,個人認為Ebony(黑檀木)是最符合教授個性與特質的。堅守信念、絕不輕易動搖本心,個人主義等。而根據國外網友推測電影中魔杖外觀,也是一致認為黑檀木最為符合羅琳給的資訊。
長度部分根據艾倫實際拿的15英吋為依據。在書本中,斯教被形容為極高瘦,艾倫實際也是近185公分,我覺得很符合。

哈莉的魔杖我考慮很久,最終決定為Hornbeam(角木),或許隨著故事進行會再更動調整這個設定(我也不確定哈莉會隨著故事成長為什麼樣子,角色總是自己會活過來)但目前我認為是角木。
哈莉比莉莉高挑,因此魔杖長度略長於莉莉。

哦,然後兩人的魔杖芯都是鳳凰羽毛,我認為最符合他們


免費呼嚕粉:往第二章#11

夏天ㄉ紫羅蘭🥀 @Charlotte0425

2
@youko1331
唔~用瞌睡豆形容石內普好...貼切喔~真的真的,教授給人的感覺就是如此(所有人都性轉了呢除了教授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1
@Charlotte0425
對呀!而且別具意義,在混血王子課本裡特別註解了它。我喜歡電影裡的黑色瞌睡豆,很像教授本人www(原著裡是白色的)

在草地上躺著看拜月獸的鯖魚 @Yen0607

2
喜歡作者的文筆和故事脈絡~
期待後續內容//

有著梅林鬍子的愛麗兒 @ArielYang525

1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詹姆的頭髮是烏黑的啦,
然後......「你遲到了」應該是強而有力的說出「四個字」哦!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2
@Yen0607
很高興你喜歡這個故事🙏🏻☺️

@ArielYang525
哈哈,對,我有去查過這個,忘記改掉了。謝謝,我再修一下髮色的部分
口吻的部分我受電影裡艾倫的詮釋影響滿大的,當時這段在腦子裡呈現出來,我就照著我腦子裡的畫面聲音如實寫下來了,那是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

有著梅林鬍子的愛麗兒 @ArielYang525

1
@youko1331
我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你遲到了」是四個字,所以應該是「只是說了四個字」啦!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1
@ArielYang525
哦哦~~了解了~~
我改成兩個詞好了,因為我想說用英文來看的話。
確實用「字」會造成很多人誤解,我把它改成「詞」好了,謝謝提醒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4
第二章、霍格沃茲特快車(上)


 
週四早上,哈莉先是寫完給海格的信之後,立刻著手也寫了一封給斯內普的信:
 
親愛的斯內普教授:

非常感謝您陪伴我渡過十一歲生日,我們在對角巷度過了愉快的一天,那天的所有一切都像是一場美妙的夢境。這是我最人生中最美好的生日,我將會永遠地記住這一天。
以及來自您的禮物--一個巧克力布丁生日蛋糕,這是我收過最棒的其中一個生日蛋糕。事實上,這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二塊生日蛋糕。(第一塊蛋糕是海格帶給我的,他為我自製了一塊巧克力蛋糕,但不幸地是達妮把它吃光了。)
我昨天獨自享用了蛋糕,不騙人,我吃掉了那一整個蛋糕!它非常美味,我真心希望您也能嚐到。
或許明年我們能一起吃我的生日蛋糕。
如果可以,我希望知道您的生日是在什麼時候?那樣我就能做一個生日蛋糕給您。
 
我現在很期待開學日,期待在霍格沃茲學院見到您。
並且我讀了《魔法藥劑與藥水》,我認為這本書十分有趣,像是食譜。
魔藥學是我在所有一年級科目中最喜歡的。
我希望能快點開始上課。您是否也希望呢?
 
誠摯地
哈莉耶塔波特

 
哈莉放下沾水筆,將信件仔細地放到信封裡,接著起身放出海德薇──她幫雪鴞取的名字,出自《魔法史》。
 
哈莉讓她把兩封信給海格送去。海德薇隨即飛出窗外。
 
然而當海德薇帶著一封信件飛回來時,不巧地被弗農姨丈發現了,他要哈莉把海德薇關好,並不讓她再給哈莉送信。然而德思禮一家對於海格對達妮做的事仍心有餘悸,這使他不敢再沒收哈莉的信。
 
海德薇帶回來的是海格的回信──上面是非常潦草凌亂的字跡,甚至有些錯別字。
 
親愛的小哈莉:
 
你並不需要這麼客氣,能夠見到小哈莉,陪她到對角巷買課本和佩備,我也非常的高興。
 
對於生日蛋糕,我感到很抱歉,我沒有注意到你那貪吃的堂姐,如果我留意到了,一定會施魔法在蛋糕上讓她沒辦法吃掉它……呃,或許使用堅硬咒(Duro)如何?那麼蛋糕就會化為堅硬的石頭。
 
並且,很高興你這麼問我,我的生日是12月6日,我已經開始期待你會做什麼樣的蛋糕給我了!或許一條龍形狀的蛋糕你覺得如何呢?這是不是有點太為難你?
 
那些麻瓜是否有再欺負你?如果他們這麼做了,寫信告訴我。
我們在霍格沃茲見。
 
……差點忘了,你寫給斯內普教授的信我已經轉交給他了,如果他回信了,我會讓貓頭鷹給你送過去的。
 
你的朋友
海格

 
然而一直到開學日,哈莉都沒有再收到任何信件了。
 
在開學日前,德思禮一家彷彿把她當作空氣,這或許是他們對她出氣的一種方式。然而在哈莉詢問弗農是否可以在9月1日那天載她到王十字車站時,弗農只是哼了一聲沒有拒絕,哈莉知道他答應了。
 
在此期間,她一直都窩在房間裡翻看著所有的課本。(即使她已經全部看完,也把內容全都記下來了。)但她還是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再次細讀,每天都不小心就讀到深夜。她甚至練習了《標準咒語:初級》裡頭幾乎所有的咒語──當然,除了一些會發出太大聲響的咒語,她可不能讓弗農姨丈他們發現她在房間裡搗鼓魔法。
 
當她沉浸於浩瀚無盡的魔法世界之中,時間很快地便過去,來到了開學日。這天哈莉起了個大早──她興奮地幾乎睡不著!
 
這一天,她為自己仔細地穿上了制服……哦,除了黑色巫師袍,她可不敢直接穿著巫師袍在人來人往的車站尋找著9又4分之3月台。在她嚇壞車站的人之前,她很確信弗農姨丈和佩妮姨媽會先被她嚇得驚聲尖叫,他們最討厭這些跟魔法有關的一切!
 
而當哈莉一切準備就緒,她足足等了兩個小時才等到弗農姨丈載她。在他把她送到車站後,立刻匆匆忙忙離去,他和佩妮還必須帶長了條豬尾巴的達妮去醫院呢!看起來海格上次施的魔法似乎還沒失效。哈莉心想:他們只能祈禱著能趕在達妮上斯梅廷私立中學前讓那條尾巴消失了。
 
然而到了車站,哈莉便遇到了她的第一個難題……要怎麼到9又4分之3月台?
 
很明顯地她不應該去詢問警衛,她可沒忘記當弗農姨丈詢問她要到哪個月台搭車,她說出9又4分之3月台時,他和佩妮姨媽驚愕的表情。
 
但現在她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辦了。
 
哈莉盯著在車站中到處巡視的警衛,正想硬著頭皮上前去詢問,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從她眼前掠過……
 
黑髮、一身漆黑的頎長身影……
 
「斯內普教授!」她朝那人喊道。
 
然而那人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仍頭也不撇一下地疾步前走。哈莉推著沉甸甸的行李皮箱與海德薇,一路小跑步跟著他,直到她看見他穿進一道牆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倏地愣然站在原地,接著抬頭看了看柱子上寫著的月台號碼,看起來這裡是第9月台和第10月台中間。
 
當哈莉看著那面牆感到疑惑時,聽到身後一個女人聒噪地嚷嚷著,她的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像是正朝著她走過來:「噢,當然了,每年都塞滿了麻瓜……」
 
捕捉到了熟悉的關鍵字,哈莉在她說完的同時分秒不差地轉過頭去察看──那是一個胖墩墩的矮女人,她正和一群紅色頭髮的孩子們說話,共有四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全都頂著顯眼的一頭紅髮。而除了年紀最小的一個男孩,其他人全都和她一樣推著皮箱和大小包的行囊,甚至他們也有一隻貓頭鷹。
 
當他們在第9和第10站台中間停下,那女人也看見了哈莉,她朝著哈莉微笑說道:「噢,親愛的,別介意,你可以先走。」
 
哈莉愣愣地瞅著她,開口:「抱歉,可是我……」她還不太確定該怎麼做。
 
那女人很快地反應過來,善解人意地說:「噢,親愛的,你也是頭一回吧?蘿妮也是今年的新生。」她指著裡頭唯一的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纖瘦而高挑,看上去稍微高出她一些。她一臉雀斑,頂著火紅色的一頭長鬈髮。而在她身旁是一個稍小的男孩,他是裡頭唯一沒有帶行李的。他一看見哈莉,就刷地紅著臉躲到胖女人身後。
 
哈莉朝著蘿妮點頭示意,接著那女人又說:「別擔心,親愛的,你先看看我們怎麼做的。」她邊說著轉身朝著男孩們喊道:「好了,珀西,你先過去。」
 
哈莉盯著他們看,只見一名瘦長的男孩應聲出列,推著行李往第9與第10月台中間的那面牆壁走去,接著他整個人消失了。這次她就站在這麼靠近的位置看,錯不了的。
 
哈莉張著口,眨了眨眼睛……
 
接著那女人又朝著一對雙胞胎男孩的其中一位說道:「好了,弗雷,該你了。」
 
那個高大的男孩一邊走上前,一邊以抱怨的口吻道:「我不是弗雷,我是喬治。你總是認不出來我們,你可是我們的母親。」
 
女人連忙一臉歉意:「抱歉了,喬治,親愛的,你先過去。」
 
「開玩笑的,我是弗雷。」男孩朝女人賊賊地笑,一邊推著行李跑向那面牆,在消失前他還朝哈莉俏皮地眨了下右眼。
 
另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男孩隨即跟了上,雙雙隱沒入那片牆…
 
好的,已經有四個人從她眼前憑空消失了……哈莉可以完全確信這絕不是她的眼花。
 
女人接著轉過身來看向她,溫柔地說道:「噢,親愛的,就像他們剛才做的那樣,來,現在輪到你了。」
 
她微笑著向哈莉耐心地叮嚀:「看到這面牆了嗎?你只需要直直地走過去,別停下來,要是你害怕,可以先小跑步一段,你先過去吧!我讓蘿妮跟在你後頭。」
 
哈莉點點頭,有些緊張。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推著皮箱朝那面牆穿過去,在她以為要撞上牆壁的當下,她發現自己居然沒有阻礙地直接穿透牆面來到了另一個空間--一個車站,顯然她已經不在王十字車站了。現在她眼前的站台正停靠著一輛深紅色的蒸汽列車,標示牌上寫著:霍格沃茲特快車。
 
她又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下月台站牌,上面真的寫著9又4分之3……車票並沒有寫錯,她笑了。
 
這裡非常熱鬧,擠滿了人。各種嘈雜的人聲,混雜著推拉行李以及貓頭鷹鳴叫的聲響。
 
哈莉延車尋找空的車廂。前頭的幾個車廂早已全部擠滿了人。並且她想起了斯內普教授……他是不是也在這輛車上呢?
 
終於在接近車尾時,她好不容易找到一節空的車廂。
……她仍然沒有看到斯內普教授。
 
正當她探頭探腦地想察看更後面的車廂是否有斯內普教授的身影,一個清快開朗的男嗓在她背後響起:「需要幫忙嗎?」
 
哈莉旋即回頭,搭話的是剛才的紅髮雙胞胎男孩其中一個。
 
「噢……抱歉,我只是在找人。……我是不是擋到你的路了?」哈莉問道,挪了挪身子。
 
他笑著:「你沒有。你在找誰?」
 
「斯內普教授,你知道他嗎?」哈莉說道,她看見他在聽聞「斯內普」三個字後倏然瞪大了眼睛。
 
「我當然知道。你怎麼會認為他會在這裡呢?他從來不搭霍格沃茲特快車的。……感謝梅林。」他表情極其生動地仰首一呼。
 
「我剛才在車站看到了他,就在王十字車站。」哈莉顯然還是不太相信他說的,往更後面的車廂探了探頭。
 
「呃,反正我沒看見他……弗雷!過來!」他蹙起眉,接著朝著身後大喊,另一個雙胞胎男孩也過來了。
 
「你有看到斯內普嗎?」
 
弗雷露出奇怪的表情:「沒有。怎麼?」
 
喬治聳聳肩,解釋:「她正在找他,說是在車站看見他。」
 
就在這時,後邊傳來叫喊聲,哈莉認出那是剛才的女人:「弗雷、喬治,你們在嗎?」
 
「就來了,媽媽。」雙胞胎大叫回應,接著他們幫哈莉把行李抬上車門的踏板,隨即跳下了車。
 



作者留言

希望大家多多留言跟我互動,沒有留言我可能會太自閉╥﹏╥

大家覺得那到底是不是教授呢?^__<

赫敏即將登場(男生的妙麗哦)



△蘿妮示意圖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5
第二章、霍格沃茲特快車(下)


哈莉向他們道完謝便進入車廂,她在靠窗邊的位置坐下來,隨後從皮箱中拿出《百種神奇藥草與蕈類》,開始閱讀。

過了不知道多久,火車啟動了,這讓她的注意力從書本中拉回現實。火車開始行進,車窗外的景色也開始飛速變換,她感到非常興奮。

這時,車廂門突然被拉開,哈莉認出那是剛才的紅髮女孩蘿妮,她朝自己訕訕地開口問道:「這裡有人坐嗎?」她看著哈莉對面的空位。

哈莉搖搖頭:「沒有。」

她又露出訕訕然的表情:「抱歉,因為其他車廂都滿了……」

哈莉朝她笑笑:「別介意,你坐吧。」

在她把行李都安頓好,坐下來之後,她說道:「我是蘿妮.衛斯理,你呢?」她朝哈莉伸出手。

「我是哈莉耶塔.波特,你可以叫我哈莉。很高興認識你,蘿妮。」哈莉也朝她伸出手。

蘿妮瞪大眼盯著哈莉的臉直瞧著:「哈莉耶塔.波特!?你真的是哈莉耶塔.波特嗎!?」蘿妮失神地握著哈莉的手忘了放開,一臉著迷地說道:「還有,當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說了……你就像是一幅畫,哈莉……我是指你的臉,你漂亮的像是畫像。」

哈莉聞言失笑:「謝謝你,我認為你也很可愛,還有我喜歡你的頭髮,非常獨特。」

蘿妮笑了。接著她又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哈莉,不曉得這會不會太冒犯,但……你真的有那個嗎?」

哈莉不太確定地問:「什麼?」

蘿妮小心翼翼地說道:「……那道疤痕。」

「哦,是的。」哈莉說著不以為意地伸手撂起瀏海,露出前額:「就在這裡。」

蘿妮瞪大了眼:「……那會痛嗎?」

哈莉搖搖頭:「不會。」

「我父母說,你們一家都是英雄,而你阻止了那個人……你是怎麼辦到的?你當時應該只是個嬰兒。」

「我也不太記得了……我只記得有許多綠光。」

蘿妮還是一臉驚奇地看著她。

「告訴我關於你的事呢?你們全家都是巫師嗎?」哈莉問。

蘿妮轉動眼珠子:「唔……我想是的。」

「你有好多兄弟,四個,對嗎?」哈莉露出欣羨的表情,眨了眨眼。

「六個,查理和比爾已經畢業了。」蘿妮補充,「珀西,他是級長。弗雷和喬治,他們是魁地奇球隊隊員。還有金,我最小的弟弟金尼希斯……他明年才能入學。」

接著她們互相分享了自己的事,從彼此的家庭、成長過程,聊到了霍格沃茲,蘿妮還告訴她四個學院的事。

「我們全家都是葛來芬多。我希望自己不會成為例外,如果不幸,那麼我希望至少不要是史萊哲林。」

哈莉不明白地問:「為什麼?」

「所有變壞的巫師都是從史萊哲林出身的,包括……」蘿妮停下來,吞了吞口水,看著哈莉。

哈莉隨即會意,顯得不太在意地接下話頭說道:「伏地魔?」

蘿妮驚恐地低呼:「別說出來!……我們從不敢直接稱呼那個名字。」

哈莉一臉不解:「為什麼?他已經死了,不可能聽得到的。」

蘿妮轉了轉動眼珠子思考著:「呃……你說的有道理,但其他人從來不直接稱呼他的,他們還是很害怕。」

乏味冗長的車程裡,哈莉除了與蘿妮天南地北地談話,還向售貨員買了所有推車上有的零食──每一個品項!柏蒂全口味豆子、吹寶超級泡泡糖、巧克力蛙、南瓜餡餅、坩堝蛋糕、甘草魔杖……等,全都是一些哈莉聞所未聞的零嘴。

「哇……」蘿妮簡直看呆了,她不知道是該驚歎於哈莉的富有大手筆,還是驚歎於眼前這座所有孩子夢寐以求的零食小山……

「你一定餓壞了。」最後蘿妮下了一個這樣的結論。

哈莉朝她微笑:「我從沒見過這些零食,所以想要全部試試……你要一些嗎?」哈莉隨手遞給她一袋糖果,她剛才看見上面寫著「柏蒂全口味豆子」。

蘿妮十分慎重其事地警告哈莉,這些豆子的驚喜就在於真的有著各種豐富多樣的口味,所有你能想像的、和不能想像的口味……包括菠菜、牛肚、鼻屎口味,「在吃下去之前你完全不會知道它是哪一種……」蘿妮說。

哈莉試吃了幾個。她嚐到有奶油、沙丁魚、火腿、吐司、玉米、咖喱、火雞等各種口味,這讓她感到驚奇又期待。

「我喜歡這些豆子!」哈莉說道,她剛才吃下了一個椰子口味。

「呃,那是因為你不知道它們的可怕……我吃過鼻屎口味,弗雷和喬治說他們吃過臭烘烘的奶酪和嘔吐物口味……」說著蘿妮露出嘔吐的表情:「噁……我剛才吃下了一個榴槤口味……」

哈莉聳聳肩:「目前為止我覺得都很好。」才說完,哈莉便嚐到了一顆沾有泥巴土的青草味豆子。

接下來,她們一顆又一顆地嘗試,過程喜憂參半。終於,袋子裡只剩下最後的一顆灰色的和一顆暗紅色的豆子。

「好了,你想要哪個?」哈莉問。

「肯定不是灰色那個。」蘿妮皺著臉說:「或許那是死老鼠口味……」

哈莉一臉嫌棄地拿了灰色的豆子,把暗紅色的那顆讓給蘿妮:「我們來看看它們會是什麼口味。」

蘿妮一口氣把紅色豆子塞進嘴裡,哈莉則是小心地舔了一下灰色豆子……還好,不是死老鼠口味。接著她瞧見蘿妮漲紅了臉,拿起水壺大口灌飲……

「怎麼回事?」哈莉問。

「它是辣椒口味。我要被嗆死了……你還好嗎?」蘿妮擔憂地看著她,彷彿已經確信那顆灰色豆子百分之百是死老鼠口味。

「噢!還好,我的是胡椒口味。」

蘿妮嘆了口氣:「那比我的好……我運氣真背。」

接著哈莉試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巧克力蛙,這個她買了特別多盒,因為巧克力是她的最愛。

在她拆開包裝盒時,被往外跳出的巧克力蛙嚇了很大一跳:「它是活的!」

蘿妮被哈莉的反應逗得咯咯笑著:「不,它們只會跳這一下。」

哈莉還是心有餘悸地盯著巧克力蛙,仔細觀察著它。

「嘿,你介意跟我交換卡片嗎?就是在巧克力蛙盒子裡附的那個。」蘿妮說道。

哈莉從盒子拿出一張卡片,上面是一幅會動的肖像畫,她驚訝地張著口注視著。蘿妮湊頭過來看:「噢,是鄧不利多……我拿了好幾張。」

蘿妮瞧見哈莉認真地盯著鄧不利多畫像,便問道:「千萬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鄧不利多?」

哈莉搖搖頭:「他是霍格沃茲的校長,入學通知書上有寫。」

「他也是最強大的魔法師之一。我爸說,他是那個人畏懼的唯一的巫師。」蘿妮補充,她發現哈莉還是在看著畫像:「怎麼了嗎?」她問。

哈莉好奇地觀察畫像:「它在動……上面施了什麼魔法嗎?」

「所有照片都是這樣的。」蘿妮解釋。

「你是指在巫師的世界,照片都是這樣嗎?那麼報紙呢?」哈莉又問。

蘿妮一臉理所當然:「上面的照片嗎?當然也會動了。」

「在麻瓜的世界,照片從來不動的。」

蘿妮很訝異:「那真是奇怪。」

她們又接著分享著哈莉買到的那堆零食,像是零食鑑賞大會。直到哈莉覺得飽得不能再吃下其他東西了。

「我注意到你把課本拿出來了,你剛才正在讀,對嗎?」

「哦,是的,我從拿到的時候就一直在讀它了,我很感興趣。」

蘿妮顯然對課本不是很有興趣,哈莉轉移話題:「你生長在巫師家庭,那麼一定會施很多咒語吧?」

「不,」蘿妮搖頭說:「孩子們要到十一歲才能開始學習。……不過喬治教了我一個咒語,他說能把斑斑變成黃色,你要看嗎?」

哈莉一聽,興致滿滿地點頭。

蘿妮從腿上一把攫起她那隻大灰老鼠斑斑,把它放到椅子上──牠此時正睡得香甜。隨即她又掏出自己的舊魔杖,將它對準了斑斑。

這時車廂門被拉開了……

一個棕髮大眼的男孩站立在車廂門口,他的五官端正,纖瘦身板,正高高地仰著臉,用不可一世的口吻朝她們問:「你們有看到一隻蟾蜍嗎?奈威弄丟了他的蟾蜍。」

「沒有。」哈莉說。
蘿妮也搖搖頭。

他似乎不在意她們的回答,哈莉發現他的視線從進門起,便一直饒富興味地落在蘿妮的魔杖上,明顯比提問時更加有興致:「哦,這是要施魔法嗎?讓我們開開眼界吧?」他邊說著昂首跨入車廂,就捱著哈莉邊上站著,盯著蘿妮的魔杖看。

蘿妮頓時有些羞窘,清了清喉嚨說:「好吧……」

雛菊、甜奶油、陽光,把這隻傻呼呼的老鼠變黃……

在她唸完後,什麼也沒發生,斑斑依舊睡得老熟。

那男孩突然出聲:「你確定那是真的咒語嗎?」他挑起眉:「這個夏天我試了許多咒語,它們都很有效。像是這個……」他掏出自己的魔杖,指著斑斑輕揮又彈了一下,唸道:「Wingardium Leviosa……

哈莉認出他施的是一個漂浮咒,在《標準咒語:初級》裡頭有收錄。接著斑斑飄浮了起來,甚至到達半空中後,牠依然沒有醒來……哈莉懷疑牠已經死了。

蘿妮著急地跳起來抱住飛到空中的斑斑,作勢保護地往自己懷裡塞。

男孩見狀收回魔杖,對上蘿妮不怎麼開心的瞪視。不過他顯然並不在意,逕自對著她說:「看到了嗎?這才是真正的咒語。就在我們的課本上有,而顯然地,你沒有翻過它們。」

男孩說完轉身要走出車廂,正要離去前又想起什麼似地回過頭說:「你們最好穿上長袍,我剛到火車頭問過司機,他說我們快到了。」

在他離開後,蘿妮大叫:「我真不敢相信,他真惹人厭!希望我不會和他分到同一個學院。」蘿妮簡直氣急敗壞了,「不過我應該不需要擔心,像他那樣的人一定是雷文克勞。」

「雷文克勞?」哈莉問。

「聰明的人都會去那。」蘿妮沒好氣地解釋。

哈莉一雙杏眼瞪得老大,輕輕眨了眨──噢,糟了!看來她很有可能也會去雷文克勞,和剛才那男孩一起。


作者留言


大家會不會覺得大男主斯內普沒出現就不想看?請留言告訴我,我好擔心啊(失笑)

老實說我還蠻擔心接下來的幾章主要不是戀愛線,至少要到第五章教授戲份才會比較多一些。

對了,讓大家看看男版的妙麗(赫敏尼奧)
起初高傲自大的赫敏尼奧讓哈莉也不是很喜歡(她不希望自己和他去同個學院(笑))不過他們之後會成為好朋友的!


免費呼嚕粉:往 第三章#20

唯默 @louislaw715

1
哈莉耶塔示意圖的原型是Gal Gadot嗎?那也是我的女神呢!((心心眼

回到正題,繼續加油哦!~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霸道總裁赫敏尼奧會跟面冷心熱的禁慾系男神斯內普爭奪哈莉嗎((流口水

LynnYue @sbarking2020

1
追追+1
果然Harry還是要有點天然呆比較好玩XD
喜歡教授的保護欲(愛心噴發

大大加油~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1
@louislaw715
哇你太眼尖了😂沒錯
哈哈我倒覺得哈莉和赫敏太相像了(都太過聰明),也許一開始赫敏會受到哈莉吸引,但到最後他依然會因為與蘿妮間的對立衝突日久生情。


@sbarking2020
你會發現聰明的哈莉調戲悶騷教授別有一番風趣🤣
教授這種個性太好逗了(誤)
是的他的保護慾實在是很吸引人,難怪教授女粉絲很多www我就是一個深陷其中的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