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甜文【如果哈莉波特是羅曼史 Harrietta Snape】10/17更新第六章上

發表於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1
@JoyceTseng
我修圖弄了很久🤣
對啊,有天在想如果哈莉跟石內卜同齡,會變成什麼樣的故事,就寫出來了www
哈莉是吵架系,下一章又要跟人吵架了😂
下一章有滿滿的石內卜,寫的最開心的一章❤️

裘 @JoyceTseng

1
@youko1331 好~~~期待滿滿的石內卜❤️❤️
哈莉真的很可愛,充滿滿滿熱情和正義感的女孩兒!!!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5
第五章、魔藥課(上)

魔藥課是在地窖裡上課的。相較其他教室,這裡顯得特別陰暗涼冷。多虧了些許頑固的光線從高處的氣窗一路鑽爬下來,這才稍稍照亮了教室。

斯內普的教桌就擺放在日光灑落下來的明亮處,大約是整間教室採光最佳的一隅。

當哈莉一踏進地窖就嗅到了一股特殊的古怪氣味,說不上來是什麼味道,但她特別喜歡。

在教室後方擺滿了櫃子與層架,這邊完全照射不到陽光。哈莉注意到裡頭整齊擺放著一罐一罐的玻璃瓶,有些裝著各種顏色的液體,有些則是黏答答裝著像是內臟一類的物品,每罐瓶子都貼上了標籤。

她選在教室的最前方,第一排的位置坐了下來,正正好面對著斯內普的教桌。這裡光線充足,適合看書。

哈莉向來會在有興趣的課堂上坐到最前排,那樣能離授課的老師近些。當她坐定後,離上課鈴響還有整整二十分鐘,她於是開始翻閱從圖書館借來的魔藥學相關課外讀物。

在哈莉旁邊──蘿妮無聊地打了個哈欠,多虧哈莉,她才會這麼早就到教室等候上課。一般來說,她都會是在響鈴的幾乎同時才匆匆忙忙進教室。

蘿妮漫無目的地瞧了瞧周圍的同學,然後視線落在坐在哈莉另一邊的赫敏尼奧身上,他此時也和哈莉一樣正在閱讀書本……嘖,兩隻書蠹……

在上課鐘響的那個當下,伴隨著一聲門扉被甩上的巨響,斯內普如風馳電掣般踩著大步走進教室,他的黑長袍隨著他的疾行在他身後翩然地飄揚著。在他行經過哈莉她們時,揚起一陣風,輕拂起幾縷她深褐色的髮絲。

當斯內普站定在他的桌案前方,他用那雙如深潭般漆黑的雙眸凌厲地逡視教室內所有學生,然後他的視線落在哈莉臉上,她此時已把課外讀物闔上,正安靜地看著斯內普。後者在與她對上眼後,目光移到她桌上的那本書封面上停留了幾秒,隨後便拿起名單開始點名。

在他點完一輪所有史萊哲林學生後,接著輪到的是葛來芬多的學生。哈莉一直在等待著自己被點到,然而在他闔上名簿時,她的名字卻仍未被叫到。

葛來芬多的學生們都察覺到了,甚至史萊哲林的學生們也都注意到了,全都面面相覷著。馬爾福和潘思帕金森對看了眼,露出嘲諷的譏笑。

哈莉愣愣地舉起手,斯內普睨著她,用低沉醇厚的嗓音輕吐道:「哈莉耶塔.波特。我怎會忘記我們的大名人……」

馬爾福和她的跟班們嗤笑了起來。
哈莉沒有理會她們,只是默默把手垂下。

他以一種近乎耳語,然而卻讓整間教室的人都能清楚聽聞的聲音說道:「由於這裡幾乎不用愚蠢地揮動魔杖,你們大多數的人難以置信這是魔法。我並不期望你們能領會文火慢煨的坩堝蒸著白霧散發清香的美妙,以及流通蔓延於血管之中的液體其妙不可言的力量,是如何地蠱惑人心,誘捕感官……我可以教導你們如何炮製名望、釀造榮耀,甚至阻止死亡。唯有一點--你必須不是我經常碰上的那種滿山遍谷都是的朽木腦袋。」

赫敏尼奧顯然被這番話揚起了鬥志,他已經迫不及待要證明自己絕對不是斯內普口中的滿山遍谷的朽木腦袋。他此時像一隻蓄勢待發的老鷹,正等待著任何一個可以一展身手的時機。

然而斯內普似乎並不打算給他機會,他話鋒一轉,突然說道:「告訴我,波特小姐……」

「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會得到什麼?」

赫敏尼奧積極地舉起手來,手伸長的高度恰好與讓斯內普目光轉向自己的期盼成正比。

但不只斯內普,連哈莉都不給赫敏尼奧一展身手的機會。她幾乎是在斯內普最後一個字音落下時,回答道:「一劑生死水,它是一種效力極強的安眠劑。它的詳細製作過程是……」

斯內普用沒有起伏的音調打斷她:「如果我要你去給我找一塊糞石,波特小姐,你會到哪裡去找?」

隨後又是另一個速答:「從山羊的胃當中,先生。糞石是取自山羊的胃中的一種石頭,它對大多數毒藥都有極強的解毒能力。」

赫敏尼奧垂下右手,感到刮目相看地瞅了一眼哈莉。

然而斯內普沒有任何讚賞她的意思,面無表情續問:「說說舟形烏頭和狼毒烏頭有什麼區別?」

赫敏尼奧再次高高舉起手,而哈莉看了一眼他,接著轉向斯內普:「或許您能讓赫敏尼奧回答,他看起來也知道答案。」

許多學生都笑了,瞬間教室裡一片嘈雜。

斯內普冷漠地瞪著哈莉,低吼遏止其他人:「安靜!」

整間教室再次安份下來,所有人噤若寒蟬。

斯內普箭步走到哈莉面前,睥睨著她說道:「我說了讓你回答。而如果你不知道答案,只要說不曉得,而不是頂嘴。」



哈莉仰著小臉靜靜地看著他,然後回答:「我很抱歉,先生。舟形烏頭和狼毒烏頭,它們是同一種植物,統稱為『烏頭』,它的葉子有劇毒,而它的花及根部經常被使用來製作藥水。烏頭是狼毒藥劑中關鍵性的一帖原料。值得注意的是:狼毒藥劑。近幾年才被發展出來的解毒藥劑,它的調配過程極其複雜且困難,因為必須極其精準地將誤差控制在極細微的範圍內。它被使用於治療身中狼毒的患者,但它不能使患者痊癒,只能……」

「夠了!」斯內普怒喝打斷她的回答,「你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

哈莉立即誠懇地應道:「……我很抱歉,先生。」

然而斯內普顯然不領情,嘲諷地瞇起眼說道:「炫耀你的背誦能力嗎,波特?扮演萬事通是否讓你沉浸在自認不凡的良好感覺之中?」

「有一點點,先生。我以為我會得到你的讚美。」全班因哈莉的話而哈哈大笑,「畢竟我……」

斯內普依舊板著臉:「安靜!」他厲聲喝阻了教室內此起彼落的笑聲,全班頓時鴉雀無聲,大氣都不敢吐一聲,生怕下一個挨罵的是自己。

他那聲威嚴的喝斥顯然已打斷了哈莉的話,她也安靜下來,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瞅著斯內普,彷彿想透過眼神來向他表達自己此時有多麼委屈。

斯內普用圓滑的語調說道:「你的回答全都是從課本裡一模一樣的複製,我完全可以讓其他人照著課本朗讀,而不用你回答,而這竟讓你如此沾沾自喜……」

馬爾福帶頭的那群史萊哲林學生們嗤笑了起來,這回斯內普倒是沒有管束她們的意思。

然而哈莉沒有畏怯於他的嘲諷口吻與不苟言笑的面孔,她挺直著背脊回應道:「你說過讓我把清單上這兩本課本的每字每句都背得滾瓜爛熟,先生。我對自己的記憶力挺有自信,幾乎是翻過一次就能記下全部了,而我整整讀了不下五次。」

「那麼我們試試另一個,波特小姐……」斯內普瞪著她,「在配置腫脹藥水時,為什麼我應該確實把乾蕁麻與河豚魚眼珠研磨為中細粉末,而非塊狀?」



這個問題竟讓赫敏尼奧第一次把他那隻伸得老高的右手放下了,這似乎對他打擊挺大,他此刻看上去像一隻喪氣的老鷹。

哈莉搖了搖頭,老實地答:「……我不曉得,先生。」

斯內普面無表情地再次開口:「那試試這個,為什麼我應該嚴守加熱溫度與時間?」

這個問題顯然連赫敏尼奧也答不出來,因為這次也沒能讓他舉起手。

哈莉再次搖了搖頭:「……我不曉得,教授。」

「可惜。」這個詞如喑啞的一聲低語從斯內普嘴唇間滑出,他抽動了嘴角,用一種近乎冷笑的表情盯著哈莉,說道:「不在課文段落之中,對嗎,波特小姐?……顯然地,僅只憑藉無謂的記憶力並不能讓你把這門課學好--而你們全部的人都該記牢這點,因為波特小姐為我們演示了一個血淋淋的示範。」最後兩句話顯然是對著全班說的,為此他揚高了音量。

史萊哲林的學生們早已忍不住笑出聲,斯內普依舊看起來不打算管束他們,他坐回自己的座位,執起鵝毛筆,然後用不慍不火卻非常森冷的口吻說道:「葛來芬多們注意了,你們的學院被扣三分,因為你們的同學多次頂撞師長。」



赫敏尼奧用不讚同的眼神看了一眼哈莉,顯然為她剛才頻頻向斯內普頂嘴的事情感到不認同。

葛來芬多的學生們面面相覷,似是感到忿忿不平。史萊哲林的學生們則一臉幸災樂禍,揚眉吐氣。特別是馬爾福,她得意地挑起眉和帕金森相視而笑。

接下來的魔藥學課程,斯內普指導大家製備一種簡易調配的癤子治療藥劑。他指派了大家兩兩分組,哈莉和赫敏尼奧被拆開來──赫敏尼奧被分配到迪安托馬斯旁邊;哈莉則和蘿妮一組,而在她們身後的是奈威和西莫。

斯內普拖著長長的黑袍穿梭在教室中,幾乎是每一組都得到過他非常尖銳的批評(除了哈莉和赫敏尼奧這兩組,他什麼也沒說)。
他看著每一組如何秤乾蕁麻,如何粉碎帶毒的蛇牙,以及如何蒸煮帶觸角的鼻涕蟲,極其嚴苛龜毛地指正所有細小錯誤,並且連帶附上各種花式羞辱。教室內不時能聽到他一句又一句毫不留情的批評……

蘿妮小聲地在哈莉耳邊說道:「我敢打賭他一定有一本厚厚的惡毒詞彙大全,他一定很擅長記住這些刻薄的詞語,所以他才能幾乎毫不重複地使用各種狠毒的話來羞辱大家。」

哈莉蹙起眉,沒有苟同,她說:「嗯……我認為他只是一個非常嚴格的老師,畢竟魔藥製作需要非常細心,一點差錯就會……」話未盡,一個奇怪的嘶嘶聲響傳出,伴隨著一股濃濃的酸性綠色煙霧瀰漫在教室裡。

「白痴!」斯內普咆哮了聲,那聲音離她們很近,就在哈莉和蘿妮座位的正後頭。她們同時回過頭看向奈威和西莫的桌子,只見西莫的坩堝已經成了一坨扭曲的金屬物體,裡面的藥水潑灑到石地板上,冒著綠煙蒸蒸而上。附近有很多學生的鞋子濺到那種液體,被灼燒出了一個個洞。見狀所有人閃得遠遠的,甚至有些人跳上椅子,以避免自己遭殃。

斯內普飛快地揮動一下魔杖,原本灑在桌上流淌不止以及地上冒著煙的藥水瞬間全都一掃而空。

哈莉直直瞪著眼前這一幕,心有餘悸地說道:「那正正好是我剛才想表達的……一點差錯就會發生可怕的事,我們很幸運它沒有爆炸。」

蘿妮因受到驚嚇而把臉皺成一團,她回應哈莉:「好的,我想你是正確的,哈莉……他必須非常非常嚴厲才行,不然我感覺自己隨時有生命危險。」

奈威首當其衝,在液體打翻時被潑的一身藥水,失敗的癤子治療藥劑讓他胳膊和腿上,甚至連他的鼻子上都冒出紅腫的癤子,他痛得哇哇哀嚎著。

斯內普用一種低沉緩慢的語調說道:「我猜你大概是沒有把坩堝從火上端開就把豪豬刺放進去了,我說的對嗎?」

他瞪著此時正抽泣不已的奈威,接著用哈莉覺得近乎是咬著牙根擠出來的嚴厲口吻說:「帶-著-他-去-醫-院……」這句是對著西莫說的。

西莫畏怯顫抖著準備要攙扶奈威,斯內普再次撂下一句話:「別碰他!除非你也想長癤子,你這個蠢貨。」

蘿妮朝哈莉耳語問道:「奈威的鼻子上那是什麼?」

哈莉蹙起眉,細聲默背出課本上寫著的其中一小節:「熬製魔藥時需要謹慎。不正確的製作會使得這種失敗的魔藥造成癤子,而非治好它們……」她的聲音只足以讓一旁的蘿妮聽見,但很不巧地,斯內普也聽到了,他朝哈莉說道:「完美的課文背誦,波特小姐,你顯然非常清楚啊……那麼為什麼你不告訴他不應該在錯誤的時間點加入豪豬刺呢?」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6
第五章、魔藥課(下)

哈莉正想為自己辯解,蘿妮在這時輕輕踢了哈莉一腳,阻止了她,並輕聲地耳語道:「別那麼做……我聽說斯內普非常不講理。」
 
哈莉用耳語糾正她:「是斯內普教授。」
 
斯內普瞪著交頭接耳的兩人,在這種曖昧時間點的耳語只會讓他誤以為她們在辱罵他,因此他更加不悅,提著嗓冷冷說道:「葛來芬多再扣一分,因為你們的同學是一個毫無用處的萬事通……」
 
哈莉閉上嘴,硬生生擔下了害葛來芬多瞬間失去四分的罪名,即使她感到十分委屈。
 
下課時,其他葛來芬多同學們紛紛上前安慰哈莉:「別自責,我們不怪你,哈莉。這實在太令人難以置信了,斯內普明顯偏心史萊哲林,而身為教授不應該如此偏頗的。」
 
其他史萊哲林的學生聽到後不以為然地咯咯笑著,站在馬爾福身後的幾個男學生模仿著斯內普那諷刺意味十足的口吻:「記取這四分葛來芬多們,因為你們的同學是一個毫無用處的萬事通!」

馬爾福聽見後非常得意地佞笑著。
 
他們當中一個醜男孩,潘思帕金森又接著說道:「斯內普教授顯然更為欣賞付諸實際行動而非只會耍耍嘴皮子的學生。看看德瑞西拉,只有她獲得了他的稱讚,斯內普教授說她蒸煮鼻涕蟲的方法非常完美。」
 
哈莉挑眉--哦,看看馬爾福蒸煮帶觸角鼻涕蟲的方法有多完美嗎?哈莉認為把它做好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畢竟這是最簡易製作的魔藥,它的所有步驟都不複雜,更不會困難。
 
哈莉瞇起眼,她先是轉頭看了看教室一圈,確認斯內普已經不知去向,接著她朝著帕金森燦爛地笑了--這讓那群史萊哲林的學生不明所以,但很快地他們就明白了那甜美的笑容是多麼充滿著惡意,因為他們聽到了哈莉這麼說道:「噢是嗎?實際行動……你是指這一個嗎:『不-是-敲-成-碎-塊……粉碎那些毒牙!你這蠢貨,或許你的腦袋被蛇牙毒得麻痺了?把它搗成粉末!』」哈莉唯妙唯肖地模仿著斯內普在課堂上對帕金森的批評,而漂亮的臉蛋現在正做出斯內普糾結而嚴厲的那種表情。
 
那群史萊哲林學生頓時氣憤地牙癢癢。而他們臉色越難看,葛來芬多的學生們臉上的笑容就越發燦爛,有不少人笑出聲。
 
哈莉接著又轉向方才嘲諷她的其他史萊哲林男孩,特別針對另一個帶頭起鬨的布雷司札比尼,朝著他挑眉:「或者這一個呢:『你的乾蕁麻去哪了?或許你是把它們塞進你的耳朵裡了?我是否說過在一開始就要先加進去藥水裡頭?』」
 
札比尼起初臉色非常難看,但隨著哈莉越是說到後面,他和其他史萊哲林學生反而逐漸露出奇怪的笑容。對此,葛來芬多的學生們感到相當困惑,直到他們聽見身後傳出一個冷漠的低沉嗓音:「看起來那四分似乎沒有讓你記取教訓啊,波特小姐。」
 
所有葛來芬多學生背脊一涼,在他們轉身面對斯內普之前,他們都清楚看見那群史萊哲林肆無忌憚、幸災樂禍的嘲笑表情。
 
哈莉隨著其他葛來芬多學生一起轉身,面對著站在她前方的斯內普,她原本嘲弄的表情早已撤下,並且換上作為好學生的乖順表情,以及幾分對師長的敬意,絲毫不敢造次,「……斯內普教授,我以為您去大廳了。」
 
斯內普居高臨下睥睨著她,用圓滑的語調冷冰冰地說道:「看來讓葛來芬多失分還不足以讓你引以為惕。或許再加上一個月的關禁閉呢?」
 
哈莉低下螓首,安分守己地凝視著地板,說道:「我很抱歉,教授。」
 
幾秒鐘的靜默,接著哈莉聽見斯內普渾厚的嗓音緩緩地低吼:「所有人滾出去──除了你,波特。」
 
其他人聞言連忙一哄而散,一秒都不敢多待。哈莉聽見馬爾福對自己撂下狠話:「下次當你想嘲弄斯內普教授時,記得看看你的身後,波特。」
 
哈莉抬起頭想瞪他一眼,卻率先看到了斯內普直勾勾怒視著自己的目光,頓時收斂。
 
「十分突出的記憶力,波特。把它用在無關緊要的逞風頭上,而非用在學習上……嘖嘖……一貫的葛來芬多做派啊!」斯內普冷漠地盯著哈莉,露出極度厭惡的表情,低沉醇厚的嗓音如耳語,問道:「或許你覺得很有趣,是嗎?」
 
哈莉察覺他似乎誤會了,解釋道:「我不是在嘲弄您,教授。事實上我是在嘲笑那些史萊哲林們,他們在課堂上做的一團糟,而你嚴正地指正了他們。我想要提醒他們……」
 
斯內普打斷她:「如此自以為是又狂妄的一個葛來芬多。」因為身高的差距,此時他漆黑的雙眸必須向下瞪著她,這讓他的氣息看上去更加地震懾人。
 
然而哈莉對他的認知是刀子口豆腐心,因此她並沒有很害怕他外在顯現出來的表情與語氣,只是用非常誠懇的態度,平靜地對他說道:「我很抱歉,教授,但是我真的完全沒有嘲弄您的意思,因為我非常喜歡您。」
 
斯內普盯著她的眼睛看了一會兒,這讓哈莉有種莫名的感覺──他的視線彷彿穿透了自己的腦子。
 
斯內普接著蹙起眉,露出奇怪的表情,頓了幾秒鐘才又緩緩開口說道:「你將有一個月的禁閉,清洗藥瓶與器材。每天晚上八點過來這裡報到。」他凜著嗓子,聽不出對於哈莉的示好有任何一絲喜悅,但哈莉的直覺告訴她:他相信自己所說的話了。
 
她對著他展開笑容,聲音透露出一絲雀躍:「好的,先生,我想那將會減輕您的工作,我很樂意。」
 
斯內普依舊深鎖著眉頭,用剛才那種奇怪表情看著她,彷彿看著什麼怪胎似的。
 
「但除了週三晚上,那天我有天文學課程。」哈莉補充。
 
哈莉因為他不發一語,便又主動開口詢問:「先生,您有收到我的信嗎?」
 
斯內普垂視著她,他原本並不打算回答她的問題,但他卻聽見自己低聲說道:「沒有。」說著他徑自越過哈莉,打算離開教室。
 
「沒有?」哈莉驚呼了聲,然後很快地跟上他,在他身後邊亦步亦趨邊喃喃著:「那真是奇怪了,我得去問問海格……」
 
「我很高興在課堂上見到您,先生,我一直期待著您的課堂,它就如同我所想的有趣……您走的有些太快了,先生……」
 
斯內普眉頭糾成一團,稍稍揚高音調說道:「別-來-煩-我,波特,我沒有時間在課堂外應付你。」
 
「抱歉,先生,我只是想向您道謝,您送的蛋糕,那是我嚐過最美味的蛋糕了。」
 
斯內普絲毫不打算放慢腳步,相反地,他的步伐越跨越大步了:「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哈莉一點也沒有退卻,繼續窮追不捨地說道:「先生,您的生日是什麼時候?我想要做一個蛋糕給您,您喜歡巧克力嗎?」
                                                                                                                 
斯內普倏地停下腳步,用厭惡的表情瞪著她,咬著牙艱難地擠出一句話:「離我遠點!」
 
他看見哈莉絲毫不見畏懼地睜著眼,無辜地瞅著他。
 
「好吧,或許您還有其他工作得忙,晚上見,先生。」哈莉說。
 
哈莉說完,斯內普轉過身繼續往前邁步,哈莉依舊跟在他身後。
 
斯內普察覺在他身後亦步亦趨的人,抽動著臉部:「我相信我說的夠清楚了,不要-跟著-我!」
 
哈莉感到無辜:「我……我也正要去大廳,先生,午餐,我們同路。」
 
聞言,斯內普沒有再理會她,黑袍隨著步伐不斷狂亂地甩動飄揚,他匆匆進入大廳走向教師席位,而哈莉則找到蘿妮和赫敏,在他們旁邊坐了下。
 
蘿妮很好奇在他們離開後,斯內普都對哈莉做了些什麼。她一臉驚恐地詢問道:「他有對你下毒咒嗎?」
 
哈莉一臉好笑地瞪著她說道:「沒~有!……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蘿妮鬆了一口氣,解釋道:「……我聽喬治和弗雷說過了,斯內普特別討厭葛來芬多,尤其恨透了他們兩個,他們倆可沒少被斯內普扣分。如果要說最討厭的霍格沃茲教授,我會說非斯內普莫屬。」
 
哈莉只是舉止優雅地叉起一塊披薩放到自己餐盤裡,一邊面無表情地糾正蘿妮:「是斯內普教授。」
 
哈莉顯然沒有把蘿妮的一番話當回事,因為她認為自己更加認識斯內普教授,特別在於他是如何地外在兇惡卻心腸柔軟。她想,斯內普教授的一切行為一定都有自己的理由,例如課堂上的批評。她能聽出來,他是在提點她不該認為光靠背誦就能學好這門學科,而更應該有消化吸收、進一步分析歸結的能力。例如她對實際執行上的每個步驟背後原理完全不明白。
 
赫敏尼奧補充:「大家都知道史萊哲林與葛來芬多有多麼不對盤,我從許多本書上都讀到過這種不言而喻的衝突。他是一個史萊哲林,你是最有名的葛來芬多,說到葛來芬多誰能不想到你呢?所以他拿你當靶子呢!……但是,我不能不注意到,你在課堂上說自己只看過一次課本就能記下內容嗎?」
 
哈莉回答道:「是的,似乎是從小就如此。我以為你也一樣?」
 
「沒有你那麼厲害,我至少必須要看個兩三次才行……」赫敏尼奧說道,「你對斯內普教授問的最後兩道題怎麼想?」
 
「你在課堂裡也聽到了,顯然地,斯內普教授是在提點我該要加強分析與歸納的能力,而非死背死記式的學習。」
 
赫敏尼奧沉默,低頭認真思索了起來,一旁的蘿妮則插嘴道:「是嗎?我倒是只聽見他到處在找你麻煩。如果正確回答也不行,回答不出也不行,那或許他希望我們回答給他一個錯的答案?」
 
哈莉笑了笑:「蘿妮,有時候你必須去會弦外之意。只看表象會讓你錯失很多東西的。」
 
蘿妮皺起小臉:「哈莉,我一直感覺……看起來你似乎很喜歡斯內普……我是指斯內普教授。」
 
「嗯,我是啊!」哈莉坦然應道。
 
「為什麼!?他……好吧!我實在弄不懂。」蘿妮翻了個白眼,一臉氣結。
 
赫敏尼奧看上去也對這個問題感興趣──關於哈莉為什麼這麼喜歡斯內普。他同蘿妮一樣,緊緊盯著哈莉,等待著她的回答。
 
哈莉啜了一小口南瓜汁,說道:「我告訴過你們海格和斯內普教授帶我到對角巷採買的事情吧?」
 
他們倆點點頭。
 
「那天是我的生日,海格給我做了一個蛋糕,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個蛋糕,但是被我的堂姐吃光了。然後,斯內普教授又給我送了一個生日蛋糕。」
 
他們倆張大嘴,滿臉的不敢置信。
 
蘿妮質疑說:「你是指那個斯內普……教授?你確定他們是同一個人嗎?」
 
哈莉挑眉:「是的,那個冷漠又言語刻薄的斯內普教授!但我發現那只是一個表象,他是一個很好的人。」
 
蘿妮和赫敏尼奧聽完哈莉的話後看上去還是很懷疑,他們對視了一眼。
 
他們還是決定持保留態度……關於斯內普是否真如哈莉所說的這麼好。


作者留言

原本該是說榆木腦袋,但我特別改成朽木,因為石內卜的毒舌大家有目共睹,我想他如果說的是中文,肯定也會選用朽木這個刻薄的詞語的😅

札比尼(Blaise Zabini)在六年級參加了史拉轟的鼻涕蟲俱樂部,或許是這次的事件讓他奮發向上學習魔藥學喔😏

題外話,有人跟我一樣喜歡地下室味道的嗎?

希望大家不要害羞多多留言,作者覺得孤單寂寞🥺

幻影顯形至第六章 #61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2
@JoyceTseng
希望每章石內卜戲份都像第五章一樣戲份這麼多!有時候會耐不住先去寫後面甜甜的劇情😂

梨梨梨子 @pearrr0717

1
對蛋糕的事裝傻的教授也太可愛了吧😂
跟著教授的哈莉也很可愛❤️
我也很喜歡地下室的味道,特別是停車場或樓梯間,味道都很好聞😌

裘 @JoyceTseng

2
滿滿石內卜的一章好好看啊!
而且石內卜講話惡狠狠的,哈莉依然不氣餒地追著他跑,實在太可愛了
每個晚上八點就是兩人培養感情的好時光🤣🤣期待後續發展!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3
@pearrr0717
謝謝妳留言❤️因為看不到訂閱人數,很好奇有多少人在看這篇文😂
逗悶騷的人最好玩了,教授這種個性真的很可愛(很好逗(誤))

@JoyceTseng
他真的很有娛樂效果,每次他開口罵人我都寫的很開心🤣
哈莉臉皮太厚了哈哈哈石內卜拿這種人最沒轍
對啊日久生情😏😏😏

裘 @JoyceTseng

1
@youko1331 魔藥學這章我大概反覆看了三次哈哈哈哈哈
覺得石內卜教授好可愛,哈莉的反饋也很有趣!🤣🤣🤣
我相信石內卜一定最拿這種人沒輒啦!!!

夏小靈Youko @youko1331

2
@JoyceTseng
你真的很愛石內卜😂😂我也很愛他
三次🥺太開心了,我會努力把這篇寫好的🙏🏻
我自己是為了捉蟲(找錯字)才會一直重看。
攻略這種人就是要死纏爛打🤣

裘 @JoyceTseng

1
@youko1331 對,我真的很愛石內卜教授🤣覺得板著一張臉真的很有趣!
看到他跟哈莉互懟也覺得很好玩!哈哈!

玄月🌙還我強叔! @Tessa_Hiddleston

3
@youko1331
同人版的首篇訂閱就是你了!(按下
原諒我太晚發現這一樓#
((石內卜狂粉排隊排起來www

覺得你的文章真的是寫到我心坎
而且有些小片段我也曾經幻想過w
刀子嘴豆腐心的教授我最愛惹~
(傲嬌的類型!

最後附上一張不負責任的幻想圖
(2019年做的,之前拿來當推特頭貼w)
(隔壁棚的公主借我一下w

☆~祝你能夠文思泉湧 靈感永不枯竭~☆

吉吉๑۩۞۩๑ @clementine

3
@Tessa_Heddleston
最近多了很多教授的文呢,你可以去看看喔
還有我只是在潛水,作者寫得很好呢,我都有默默地看😁

玄月🌙還我強叔! @Tessa_Hiddleston

1
@clementine
真的欸~~謝謝妳告訴我w
((我完全是個同人版新手#
大家的文筆都好棒噢!
很佩服能寫小說的人,超厲害的!

吉吉๑۩۞۩๑ @clementine

2
@Tessa_Heddleston
不客氣,會寫文章的人真的很厲害呀
我還是因為同人文才發現仙境的呢,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哈利波特,是在搜尋波西傑克森是點進來的,看完那篇以後就連哈利波特也在幾天內看完了,所以其實我是因為仙境而發現哈利波特的😅
好啦,不歪樓了,祝你看得愉快😊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