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思禮家的小女巫】《不存在的月光》〔更新至第 SS8、10、三年級序 回,狼人殺SS #579~581。〕海龜湯活動:海龜已潛回海底。三年級 序、七寶歌 歡迎解謎(?)ლ(◕ω◕ლ)

發表於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寫到小劇場…思維就跳到了親世代…有點想寫親世代番外…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啊啊啊啊啊,想聊天想討論想更文想看更文想看回饋感想想聊天想討論想討論想看感想……
各位巫巫大大們覺得緣更比較好
還是(雖然也沒那麼規律)短期間內維持一定的頻率更新比較好?(長期無法掛保證,畢竟諸行無常呀,只能說只要還有人看,大概就不會坑?)
話說回來…有時候真的很想問問…迷湯姆和馬分的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不能理解呀…湯姆那種人我只會想敬而遠之或整死他(如果能力夠強的話)
馬分…不就是個不知天高地厚被嬌寵過度的小屁孩嗎?
好吧我承認,顏值在我這裡不管用,大概只有角色夠有魅力時,演員的臉才會成為加分項
雖然馬分演員小時候是挺可愛的(長大以後…好多演員就…嗯,長(顯)歪(老)了🤣
舉個例子,我挺喜歡哈利波特裡的西追的,但是在哈4之前,我明明就看過暮光之城,竟然硬是沒有認出人來🤣🤣🤣(沒辦法,愛德華一點也不萌嘛,長相什麼的早就忘光啦)
然後妙麗和露娜也是因為角色才注意到長相的…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3
十四、陽光、巧克力、與魔杖(下)
 
並非上下班時間的離峰時段,很快的達安娜他們來到了書店與唱片間連結彼世的酒吧。
 
「喔!這不是鄧不利多教授嗎!」在酒吧老闆一聲驚呼下,店裡稀疏的客人們一哄而上。陌生人的迫近讓達安娜下意識的躲在鄧不利多身後。
「湯姆,午安。我現在有點忙,請容我稍後再敘。」鄧不利多點了點頭打過招呼後,不留眾人提問空隙的帶著達安娜來到後面。
 
「看好了,」鄧不利多指著垃圾桶上方的磚塊,「上三右二。」
 
「歡迎來到斜角巷。」鄧不利多面對達安娜張開雙手,如擁抱一切般歡快地說道。
 
「等會我們先去丈量制服再去選魔杖。」說著,鄧不利多邊領著達安娜往服飾店走。
「教授。」達安娜停下腳步,「我想了解一下二手衣與新衣的行情。」
「為什麼呢?茉莉應該告訴你錢是足夠的了。」鄧不利多看著達安娜輕聲問道。
「是目前足夠,教授。但是毫無根基的我總要未雨綢繆。身無分文來到麻瓜界的哈利穿了五年舊衣,現在輪到我了。沒道理哈利可以而我就不行不是嗎?」達安娜在身後交握著手仰望著灰濛濛的天空,語氣輕快。
「是嗎。」鄧不利多垂下視線,看不出想法。「不過很遺憾,五十年以前或許還有舊衣店,但隨著成布價格下跌,現在已經沒有了。」
「我會讓摩金幫你量大一點的。」鄧不利多總結了話題,將達安娜輕推入一家店鋪。
 
鄧不利多和摩金夫人寒暄著,摩金夫人十分訝異達安娜買制服的時間,鄧不利多輕描淡寫的帶過了。達安娜好奇的戳了戳東扭西捲的捲尺,幾句話間便量好了尺寸。
「我們買完魔杖再回來。」付著訂金的鄧不利多對達安娜說道。
 
 
奧利凡德:自公元前382年即製作精良魔杖。在斜角巷深處,一間小小的店遺世而獨立,金字招牌斑駁,褪去了色彩的軟墊上,一根魔杖淡然看盡世間繁華。
 
「午安。」一聲問安輕柔空靈,彷彿自遠離塵囂的飄渺雲端處傳來,幽暗中,達安娜冷不防地和一雙似月大眼對上了視線。
 
「!」
 
達安娜心臟漏了一拍,之後瘋狂的鼓動。被嚇到的似乎只有自己,鄧不利多已經非常愉快的和對方聊了起來。
 
「喔,稀客!真是稀客!」奧利凡徳輕柔珍惜的撫摸著魔杖,結束了手上檢測魔杖的動作,不知稀客的究竟是人還是魔杖。
「這位便是伊諾特小姐了?」奧利凡徳滑行至達安娜身邊。「喔,罕見的東方美人。」奧利凡徳說道,「你的魔杖手?」
「右……可以幫我兩手都量嗎?」
「哦,罕見的面容、奇特的要求……請舉起雙手……」
 
奧利凡徳依請求量了雙手的數據,又量了身體各式各樣的地方……達安娜覺得比訂製衣服量得多多了。
「奧利凡徳的魔杖使用獨角獸毛、龍心弦或鳳凰尾羽為芯,每根魔杖的材質都擁有超強魔力。每一根魔杖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沒有兩隻相同的獨角獸、火龍或鳳凰。魔杖選擇巫師,而如果你拿了不屬於你的魔杖,就絕不會有這麼好的效果了。」
 
聽著奧利凡徳蒼老而悠遠的聲音徐徐道來,彷彿聆聽著悠久而神秘傳說的低語。細小的白塵在窗外投射而入的光束中輕盈飄落,兩側四面八方,也許數以萬計的,自地面直上天花板整齊堆疊的魔杖盒子裡,彷彿每一個都沉睡著神秘的靈魂,橫亙了千古,只為待一名命定之人。
 
達安娜感到渾身汗毛肅然起敬,體內升起了一股興奮的戰慄。
 
「那麼如果用同一個奇獸同一株樹木做了兩根魔杖呢?」達安娜好奇的問,「這樣他們算是系出同源的兄弟,還是接近於分身呢?他們會都選擇同一位巫師嗎?還是會各自有自己的選擇?如果各自選了一位巫師,那麼這兩位巫師能互相使用對方的魔杖嗎?」
 
「喔,同奇獸也同樹木,目前還沒有這番嘗試。不過歷史上確實是有同源杖芯的兄弟魔杖,是的,他們之間將有奇妙的關聯。沒有人能切確說出究竟是如何的關聯,歷史上也只記載著兄弟魔杖聯手將會特別強大。」
 
「好了。」奧利凡徳語音一落,自動丈量的捲尺便躺了下來,而奧利凡徳本人早已不知何時便置身於魔杖堆之中。
 
奧利凡徳到底是怎麼知道數據的?難不成捲尺還會發送訊息?達安娜歪頭看了看穿梭於貨架間幾乎不見蹤影的奧利凡徳。
 
「來吧,試試這個,柳木,獨角獸毛, 12.5寸,揮起來有颼颼聲。你揮一下。」
達安娜揮了揮手中的魔杖----不是幻覺,感覺真的能感受到魔杖的個性、情緒和魔力波動,很抽象,但很神奇有趣而舒適----像是這根魔杖,達安娜感覺像是一個小女孩在向自己揮手。
 
「喔,不是這個,試試這個,雪松木,獨角獸毛,13寸,結實。」
嗯,稍微有點強勢的少女……有點像阿海姐姐?
 
「……」
 
「松木,龍心弦,13.5寸,柔軟可彎曲。」
喔,這是一位有著書卷氣息的少年……
 
「葡萄藤木,龍心弦,13.5寸,輕快有彈性。」
一位青壯年一直盯著自己像是在觀察什麼……
 
「月桂木,龍心弦,13寸,堅硬不易彎曲。」
……雷厲風行的秘書姐姐?
 
達安娜試了一根又一根的魔杖,又一次又一次的被否決,期間有的魔杖只能感受到些微魔力波動,有的則甚至能在腦中將感受到的感覺轉換成圖像,圖像中的人,穿著著不同枝椏、藤、葉子、花、果子、木紋為主題的服飾,有的有堅硬強悍的尖牙、龍鱗、龍甲、龍爪和龍翼,有的頭上則有漂亮的長角、長長大大的馬耳朵與馬尾、馬蹄色的堅韌指甲,銀色鬃毛般的長髮柔順濃密而閃閃發亮。
雖然搞不懂奧利凡徳的選擇標準,但是達安娜發現,只能感受到微弱波動的魔杖總是很快便被奧利凡徳搶回去。
 
在試魔杖的過程中太陽漸漸西斜,照入店內的光線也逐漸轉為暈黃,奧利凡徳顯得愈來愈興奮,鄧不利多也笑呵呵地旁觀著,絲毫沒有任何不耐煩。
 
……雖然魔杖是很有趣,可是累了呀……達安娜看著兩位精神奕奕的老人,想休息的話完全說不出口。
就在這時,咻地一聲,一根魔杖從店裡深處飛來,咚地一聲掉到了達安娜的頭頂上。
 
……剛剛好像看到了一隻鬧彆扭的鳳凰衝出來啄我的頭了……?達安娜眨了眨眼又晃了晃頭,想把讓自己產生幻覺的疲憊搖出腦袋,頭頂上的魔杖掉入了達安娜的手掌心。
 
「喔喔,接骨木,鳳凰尾羽,13寸,柔韌富有彈性。揮一下試試吧,我想就是它了。」
達安娜像是被牽引般舉手輕揮,一陣暖意自握著魔杖的指尖回流,沿著血管流入心臟,再游遍全身,感覺像是生命中的缺失被補足了一般,發自內心地感到喜悅。接著,一個小小的鳳凰剪影火焰自魔杖間噴出,周圍伴隨著小水珠與一陣小小的清風,達安娜似乎還聽到了鳳凰鳴吟。
 
這回引起的動靜,說實話與其他小巫師們,甚至前面的幾支魔杖相比,其實很小。
但是奧利凡徳與鄧不利多依然沉醉的凝視著那一小撮火焰,而後快樂的鼓掌。
 
「奇妙,真是奇妙……」達安娜看著奧利凡徳,魔杖的確是很奇妙,但是一生浸淫於此的奧利凡徳口中的奇妙,達安娜不認為會這麼簡單。
 
「接骨木是非常罕見的魔杖素材,」奧利凡徳凝視著鄧不利多的手,「曾經被認為是不祥之物,極難掌握甚至很多魔杖製作人都不考慮使用,事實上我也很久沒有看到過擁有接骨木魔杖的巫師了。」
 
不祥之物,和我嗎?
 
達安娜看著手中流線型、裝飾簡樸的魔杖,摩挲著優雅好握的,握柄上的棱紋。
 
「不過我認為這種迷信是沒有根據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被難以駕馭的接骨木與難以贏得卻絕對忠誠的鳳凰選擇的你,將有不凡的命運。」
 
 
付了七加隆離開後,聽到不祥也不改神色的達安娜,面露難色。
 
「你不畏懼不祥,卻憂慮不凡嗎?」鄧不利多問道。
「真正的不祥並非物品所能帶來的,」達安娜摸了摸口袋裡的魔杖,「畢竟奧利凡徳先生總不會用七加隆,賣我可以巧妙偽裝成魔杖的黑魔法物品吧?」如果接骨木真是不祥之兆,那也只能說明我本身就是不祥罷了,達安娜想,試著開了個小玩笑。
「但是不凡的命運之路崎嶇,總是對其行走者有著高度的要求,我不認為自己能勝任。」
 
「無論平不平凡,我們都會成長的。而我想這把老骨頭,在路上拉你一把還是可以的。」鄧不利多對達安娜擠眉弄眼,達安娜突然覺得為沒影的事傷春悲秋也太矯情了。
 
「噗。校長先生,鄧不利多教授。」達安娜提著剛製成的制服輕盈地轉個圈,面向鄧不利多倒退走,語氣輕快的問,「以您多年的執教經驗,您覺得我會進哪個學院?」
 
 
-----------------------------------------------------------------------------------------------------------------------
害羞的頂著巧克力蛙的鄧不利多(^∇^)ノ♪
會錯意而被餵食的達安娜^w^
(其實想讓達安娜舔手手調戲一下教授的……太不達安娜而住手了)
實際上沒那麼閒的鄧不利多,懷著關懷與歉意全程相陪
因為挽留不了女兒鬧彆扭的佩妮.刺蝟與排斥荒謬騙子和威脅的威農.鴕鳥
彼岸之木與重生之鳥的魔杖令其他魔杖為之讓道
罕見的魔杖與主人一次來兩位,奧利凡徳一本滿足(ㆁωㆁ)
最後,猜猜達安娜的學院歸屬( ╹▽╹ )
 
下回 學院與家
 
p.s.達安娜的診斷的確是非典型魔力暴動
不過如果未蒙獲茉莉相助,魔法便會轉入內心形成默默然
然後……E = mc²真實玩命上演
所以……茉莉才是真正的救世主呀(≧▽≦)
p.p.s.這是因為佩妮的回憶殺而被分離的下篇,對原著還有印象的人,或許會對此篇篇名風格感到熟悉(提示:開學火車上、榮恩、黃色)

強烈邀請大家來猜學院,最好是猜各院適性,畢竟沒有一個人是一個標籤就能代表的。

港口鑰
#75
#88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5
截至目前收到的預測:小鷹*3、小獾*1

歡迎大家來發表自己的預測&原因~~
六爻想要統計一下大家對達安娜的看法~~~
@josephine42 @goldenrainbow @gm40448101 @Anna_22 @flora0920 @cassiopeia1226 @rubyrubyruby @flymaple11 @jskymmm @yuwen @leetone1207 @vivian04su @Daisygracey @Finnabair @Lunaluluna @b0820146lol @lorena409 @Szu2_ @I_Landhowl @HP_Belle
因為統計需要足夠的數據,我把有交集的巫巫全標了,希望不會打擾到你們>"<(本來以為會很少,調一調紀錄...好像...也還好?雖然大部分的人應該都不記得我了吧...)
另外,感謝@uoona的回饋~~~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哇兩個接骨木魔杖持有者同時進入奧立凡德!@o@
對佩妮來說,魔法世界是一個奪去她很多東西的地方吧~一旦進入那裡,她的女兒可能會和妹妹一樣離她遠去

我自己覺得達安娜滿像史萊哲林的,也我多年的看角色經驗哼哼(一點都不準好嗎
有野心 領導力 懂進退的孩子(吧
我覺得鷹院比較細膩(?),然後多多少少有怪人的成分XD(不是黑鷹院,我自己就是鷹XD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gm40448101 對吧對吧,奧立凡徳肯定超開心的😆😆😆
對佩妮的解釋我給滿分!!!💖
然後達安娜的預測收到💖
嗯,進度也快到解密的時候了😆😆😆

渾拼薄荷巧克力xD  @Lunaluluna

1
@jadeite
感覺達安娜偏蛇/鷹?
花了一點時間爬文…看下來達安娜滿謹慎(?)也頗會觀察別人的
其實#80把我想說的都說的差不多了XD

p.s .六爻的文好精彩XD (之前追的有一陣沒一陣,今天才仔細看完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Lunaluluna 感謝肯定&猜測💖💖💖(筆記筆記
達安娜是很謹慎,但是會觀察嘛(默默看了自己的大綱笑
我只能說,通常的情況下,人們都是最了解自己的家人的嘛
原來27羊(呃太長了懶得打,別打我,話說我該怎麼稱呼你?)和阿時心有靈犀呀😆😆😆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對了,補充說明一下,魔杖的形象是參考各魔木的特性寫出來的(其實也放了六爻幾次玩抽魔杖的結果)(如果沒有接骨木,達安娜的魔杖就是這幾隻裡的其中一個)(用“隻”是因為六爻覺得魔杖感覺真的很像毛小孩😆)
大家可以去看看,六爻是覺得挺有趣的
相關連結#10
或許大家可以分享一下自己魔杖or/and相關感想?
&
雖然是用人類在譬喻,但請在想像達安娜具象化的魔杖時,想像帶著杖芯特色的人,衣服則有作為材料的植物的特色(枝椏或藤、葉子、花、果子、木紋之類的)
具體來說,就是龍心弦的有類似龍鱗、龍甲和龍爪(非常堅硬強悍)
獨角獸會有角、耳朵和獸毛般的頭髮(柔順而閃閃發光)
鳳凰頭髮會像鳳凰羽般(火焰般的顏色又帶有虹彩般流光溢彩的光澤,非常燦爛漂亮)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感謝@uoona和我一同探討魔杖的奧妙💖

我對魔杖的聯想已經寫到文裡了,基本上我覺得哈利波特裡的魔杖就像是選定陪伴一生的夥伴,要譬喻的話…就像是修真小說裡唯一的坐騎的概念?
選購魔杖是巫師和魔杖們互相挑選的結果,當第一根魔杖損毀後,當然是可以選購第二根,但是肯定不會和第一根一樣
(但是不一定像一些同人創作裡強調的只有第一根最好啦,就像養寵物一樣,你會說只有第一隻最好嗎?不過需要重新磨合是肯定的,因為巫師的心理而認為第一根最好應該也會是常見的情況)(話說回來如果巫師心裡一直認為第一根最好,那當然就會變第一根最好啊,因為巫師本身就沒有敞開心胸,磨合怎麼會順利嘛)

個人是非常喜歡哈利波特裡魔木的個性、含義之類的設定,覺得非常有趣,也非常喜歡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的概念(所以不喜歡某些同人魔杖開掛的情節…
我測到的魔杖有好幾個組合嗯…記得有跟妙麗和莉莉一樣的組合,此外松木(還是雪松木?)好像也是測出來的
用達安娜的感覺去測是月桂那個組合
彈性和長度就不記得了,因為我的焦點全部都在木頭跟芯(所以文中的長度彈性全是作者查資料編的)(說實在的,那堆彈性的形容詞到底有什麼差別啊?)
其實我在查資料時覺得紫衫木還會保護主人很萌
不過感覺不適合達安娜(達安娜是跨越過死亡不是不死…)
可惜老魔不知道珍惜(聳肩
好吧,老魔嫌棄的應該是鳳凰尾羽芯(老魔需要的是僕人不是夥伴)

順帶一提,我最喜歡的杖芯是鳳凰尾羽,
又忠誠又有主動性感覺就像對主人忠心的毛小孩一樣,還有最豐富的施咒範圍,
獨角獸毛感覺也不錯
龍心弦隨時可能被贏走的個性老實說我就比較不愛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測到龍心弦……

以下問題給想回覆六爻又不知道魔杖心得分享該從何寫起的巫巫朋友們參考💖(希望我不是自作多情?)😂😂😂
你最喜歡的魔杖木?杖芯?為什麼?
對你來說,哈利波特中的魔杖是怎樣的存在?
你測到的魔杖是?
(這裡也可以分享一下護法和化獸形態之類的感言…嗯…有可以測化獸的網頁嗎?)
(話說之前六爻想測護法一直碰到網頁當掉或是來不及看文字……有中文、不用註冊的測試網頁嗎?)
你覺得測出來的魔杖木和芯的寓意有符合你嗎?
你對彈性和長度又有什麼看法呢?
嗯…目前就想到這些,歡迎巫巫們補充💖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受銀月邀請參加的點圖活動@HP_Belle預祝你生日快樂~~~
在思考到底要點什麼圖時,發現
我果然還是希望有人來畫哈利公主😆😆😆
然後思考了一下會“希望”能和哈利長久愉快相處的女性角色……
想來想去果然還是莉莉呀😂😂😂
以下點圖內容
因為自己並沒有人設(請讓我當Riddle 🤣)
我以自己同人文裡的角色來參加啦
名字:莉莉.波特(目前只在小劇場登場過)
血統:麻瓜出身
社團:黑魔法防禦吧…莉莉可是強悍勇猛的鳳凰會戰士
學院:獅
星座:水瓶
護法:牝鹿
髮色:艷紅
髮型:飄逸的長捲髮
眼睛顏色:翠綠
衣服:巫師袍
其他(項鍊啊.圍巾啊等等):戴著獅鷲造型長項鍊,項鍊裡放家人的照片,腰間掛著一排自製的魔藥
個性(自介):充滿正義與浪漫情懷、重情感,非常的聰明用功(這部分像妙麗),個性勇猛得能馴服橫行校園的劫盜組和刺頭小蝙蝠,但又有小女孩的天真爛漫
表情:溫柔微笑看著被達安娜捉弄的哈利
備註:因為小說開始的時間點就已經去世,從達安娜的化妝台鏡子裡現身,有種飄渺感,周身開有百合和牽牛花,莉莉的護法則守護在哈利身邊

要和哪位原著角做朋友:哈利波特(請當小蘿莉畫)
髮型:亂蓬蓬像鳥巢的硬捲髮,頭上頂著白色貓頭鷹玩偶
眼睛顏色:碧綠
衣服:哥徳風蘿莉裝
其他(項鍊啊.圍巾啊等等):身上很多亮晶晶的首飾
個性(自介):倔強靦腆
表情:滿臉通紅淚眼汪汪,害羞而淑女
備註:請想像哈利被達安娜捉弄的神情
相關劇情:不存在的月光 3.清純誘人的公主典範#4
之後銀月也會畫一些看完文後感受到的畫面,我覺得能看看讀者對自己文章的感受是非常有趣的事,就請銀月多多指教啦~~~
對了,莉莉是即使身為麻瓜出身,也能讓老魔親自招攬的優秀程度喔~~~查資料時看到的
這樣看來,佩妮不會魔法也許反而比較好?又受歡迎又漂亮又優秀的妹妹,身為姊姊壓力太大了吧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4
十五、學院與家
 
「以您多年的執教經驗,您覺得我會進哪個學院?」
 
鄧不利多神秘一笑並不言語,帶著達安娜走進了一間冰店。
「等等還需要走一小段路,吃點東西墊胃吧,喔,別客氣,我請客。」
 
……吃冰淇淋……墊胃?達安娜心中狐疑著,模仿著鄧不利多點了價格相仿的綜合水果牛奶聖代。
繽紛鮮甜的水果和著香甜滑順的冰淇淋口感,口齒間瀰漫著濃濃的奶香,脆脆的堅果更是增添了口感層次。冰淇淋帶走了暑氣,揮了幾小時魔杖的疲憊感覺也隨之融化。
 
「那麼你又認為自己會進哪個學院呢?」鄧不利多不答反問,挖了一勺覆盆子巧克力薄荷聖代。
 
「……我不知道。」達安娜看著鄧不利多挖著冰的手指,低聲的說。
 
「葛萊芬多勇猛熱情,宛如行於騎士道的冒險家或革命者,總是能開創出自己的道路;雷文克勞聰穎睿智,不被凡俗陳窠所限,擁有挖掘出真實的心與勘破真理的眼;赫奇帕奇海納百川,殷勤勤懇,務實忠誠而團結,擁有最厚實的根基;史萊哲林不諱言野心,總是直面自己的心願,並竭盡所能的將相應的力量掌握於手,不受他人的道德綁架。」
 
鄧不利多眨了眨眼,停下手中的動作。
 
「如果說要為家人分院,我想爸爸會是個史萊哲林,總是摩拳擦掌的想在公司中做出一番大事業,也不吝惜為此竭盡全力。
媽媽應該是赫奇帕奇,忠誠而固守家庭,務實的經營好小小的家,並甘願就此渡過一生。
達力應該會是個葛萊芬多,總是精力旺盛的探索著世界,直白的將想法宣之於口。
哈利……應該是個葛萊芬多或史萊哲林……他有著證明自己的野心與攻擊性,也有不顧一切堅持向前的勇氣。」
 
「你能為你的家人分院,卻無法猜測自己的學院嗎?」
 
達安娜望了望如此詢問的鄧不利多,垂下眼簾看著杯中鮮豔欲滴的水果丁,以及托盤上自己模糊不清的倒影。
 
「我希望能聽聽您對我的看法。」達安娜頓了頓,「畢竟若無鏡子,人們連自己映入他人眼中的姿態都無從知曉。」
 
「這件事你不該問我,問問你的心,安娜。」鄧不利多慎重的說,「霍格華茲永遠都是巫師們的歸處,學院將會是你的家。」
 
「此心安處是吾鄉、嗎……」此句低喃後,鄧不利多像是留予達安娜思考空間似的安靜品嚐著冰品,兩人陷入了沉默。
 
可惜我的心,早已不知遺失在了何處。膽小而怕事、總是缺乏激情的我,葛萊芬多應是最遙遠的存在;視野狹窄而愚鈍的我,也不會是雷文克勞中意的學生;連自己的野心與渴望都不知曉的我,史萊哲林就更不可能了……也許只有有教無類的赫奇帕奇能寬容的容納我,給予我一個小小的位置?然而缺乏勤懇才能的我,甚至無法成為理想的赫奇帕奇……
 
「不必擔心,會有你的去處的。去換衣服吧。」語罷,鄧不利多將提袋中的衣服集中,縮小放入口袋,給達安娜一個只裝一套制服的提袋,哼著歌走向了結帳處。
 
 
鄧不利多帶著達安娜現影的地點,是個有點復古風格的聚落。房子的數量和密集度其實不低,然而即使家家戶戶都燈火通明,達安娜仍覺得與都市相比寂靜幽暗了許多。
 
正當達安娜左顧右盼張望著時,鄧不利多彎下腰來將一根食指輕放在達安娜唇畔。
 
「接下來你看到的,要保守秘密喔。」
 
鄧不利多拉著達安娜的手,走過了黑暗而有些破舊的小屋,接著是地上有些板根而略為崎嶇的小逕。
樹影重重、鬱鬱森森,陰暗的環境令達安娜絲毫不敢鬆開鄧不利多的手。
 
忽然,有個巨大的影子自林中冒出,達安娜緊握了一下鄧不利多的手,稍微有些適應了黑暗後努力的看清前方巨物的樣貌。
「喔,喔,是夜騏,別怕。」鄧不利多空著的手拍了拍前面的影子。
「雖然騎夜騏回學校也是個好主意,不過我覺得,身為霍格華茲的一員果然還是得體驗這麼一回。」
「去找海格吧,我們這裡不需要幫忙。」
 
達安娜感到一陣振翅的風流,此時雲層飄散開來。
星光下是一頭瘦骨淋漓的黑色巨馬,肩骨間隆起處有著又大又堅韌的黑色翅膀,翅膀形狀像蝙蝠,白色的眼珠沒有瞳仁,在光輝下反射著銀色光芒,模樣令人輕易聯想到死亡而生畏。
然而尾巴處尾羽飄蕩,毛控的達安娜卻突然很想摸一摸。
 
回過頭來的鄧不利多看到達安娜向夜騏尾巴伸手的動作,突然愣住了----這對於總是看到鄧不利多從容自在神色自若的達安娜是多麼地稀奇新鮮。
 
「安娜,你曾目睹過死亡嗎?」
 
達安娜因鄧不利多突變而嚴肅的神色與問話而眨了眨眼,順著鄧不利多的視線看著夜騏飛離。
 
「如果我沒有什麼遺失或遺忘的記憶的話,沒有呢,瀕臨死亡倒是體驗了兩次。」達安娜盡量以輕描淡寫輕快的語氣回答道。
 
「是嗎……那麼你……害怕嗎?」
「嗯……怕死亡嗎?我不知道。我既未曾面臨親近之人生死、也未曾遭遇絕對的暴力威脅。」達安娜歪歪頭想了想後說道。
 
「只是……單就瀕死經驗而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掙扎的過程。承載著自己、一直隨心所欲的軀體,突然成了囚禁自己的牢籠,甚至擅自行動、轉變……」捧著心,想起這次魔力暴動時快炸裂的感覺,達安娜心有餘悸,鄧不利多無聲的拍了拍達安娜的背。
 
 
「喔,我們到了。」鄧不利多愉快的揮揮魔杖,前方赫然出現一艘小船,達安娜這才發現腳尖前的地面,原來是黑色的湖水。
 
兩人上船後,船便自動向前航行,船邊隱隱有根大觸鬚,彷彿其下就棲息著大海怪克拉肯Kraken般。兩人凝視著高入雲天的巨大城堡。當他們臨近城堡所在的懸崖時,那城堡彷彿聳立在他們頭頂上空。
 
「小心頭。」小船駛近峭壁時,鄧不利多出聲提醒,而後小船載著他們穿過覆蓋著山崖正面的常春藤帳幔,來到隱秘的開闊入口。他們沿著一條漆黑的隧道似乎來到了城堡地下,最後到達了一個類似地下碼頭的地方,然後又攀上一片碎石和小鵝卵石的地面。
 
達安娜在鄧不利多的協助引導下,攀上山岩中的一條隧道,最後終於到達了城堡陰影下的一處平坦潮濕的草地。一扇巨大的橡木門樹立在眼前。
 
「歡迎來到霍格華茲。」鄧不利多張開雙臂對達安娜說道。
「果然新生就是該體驗一回,自湖上仰望霍格華茲的美妙滋味。」
 
「哈利他們也是如此嗎?」達安娜望著好幾人高的巨大門板,輕聲的脫口問道。
「是的,當然。」鄧不利多說道,語氣中帶了點欣慰,「安娜,你愛著哈利。」
 
達安娜沒料到鄧不利多突出此言,呆愣的望向鄧不利多,一會兒,才找回了言語。
 
「我不懂得愛,鄧不利多教授。」
 
達安娜低語道,「比起哈利的『小』情緒,我更在乎父母的寵愛和自己的處境;而比起父母的心情,我更在乎自己力量的獲取與學習機會。然而就連被我這麼優先優待的自己……」
就連被我這麼優先優待的自己,我也完全不愛。
 
「教授,您能告訴我,愛,究竟是什麼嗎?」
 
 
達安娜最後被匆匆而至的麥教授領進了校長室,附帶了一份熱騰騰的晚餐。
 
坐在大桌子旁享用著遲來的晚餐的達安娜,好奇的環顧著四周。
這是間寬敞、美麗的圓形房間,高高的拱形屋頂搖若天際,一面連接如此高聳的屋頂與地面的牆上掛滿了正在打盹的男男女女的畫像。
辦公室中一些細腿桌子上擺放了許多各式各樣的銀質儀器。它們發出各種滑稽的小聲音,在桌子上嗡嗡旋轉,噴吐著煙霧。深處似乎有著辦公桌與滿滿的書架。
門後有一根高高的鍍金棲枝,達安娜想看看傳說中的鳳凰,很可惜枝頭上空空如也。
 
嗚……好想摸摸傳說中的鳳凰……
 
接著達安娜注意到一個玻璃匣中豎著一把做工精緻的華麗寶劍。
 
「哇……真的好漂亮……」達安娜不禁讚嘆出聲。
 
「小丫頭,想摸摸看嗎?」向獨自一人開心東摸西探的達安娜搭話的,是一旁高高在架子上的,一頂陳舊而皺得十分個性的,黑色的巫師帽。
 
 
-----------------------------------------------------------------------------------------------------------------------
其實可以透過活米村其他暗道很快到校的鄧不利多,拉著達安娜繞了一大圈♪(┌・。・)┌
直到最後都神秘的要學生自己思尋,鄧不利多式的回答(๑•﹏•)
猶豫著要不要讓達安娜見見福客詩……
第一次還是好好觀察“最美的房間”校長室吧,因此福客詩出門覓食去了
最後,扭扭唱唱的靈魂歌手分院帽登場✧\(>o<)ノ✧
 
p.s.本章描述場景引用或化用原著句子稍多,沒辦法,畢竟場景就那樣嘛,太過經典不能略過呀
p.p.s.福客詩:佛客使/福克斯,鄧不利多的鳳凰,因為喜歡「帶來福氣」與出塵脫俗而「客居凡間」的文字感而混用,最後一字則是覺得鳥兒名尾音輕聲才有輕盈感,又很喜歡鳳凰空靈的歌聲,因此選用「如歌如詩」的詩。


圖源:網路素材合成

港口鑰
#78
下#93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雖然好像沒什麼人來,姑且廣而告之
下一回將於7/31公布答案
請想參加達安娜學院你猜我猜的舊雨新知在7/31  23:00之前留言
六爻才有辦法將您的票納入統計(當然之後想發表感言也可以啦,六爻還是會認真看&回覆)
最後感謝巫巫前輩們的留言捧場~~~
(有些神預言讓六爻好想破梗......)
看到有人響應真的超開心~~~~~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說到福客詩 其實fire bird 和東方的鳳凰不太一樣
應該視為西方的另一種神鳥才對
就像是東方的龍和西方的龍不一樣,嗯…至少fire bird和鳳凰一樣都是神鳥,不像東方的龍是神,西方的龍卻…嗯,爬蟲類
話題拉回來,fire bird之所以翻譯成鳳凰大概是因為不死屬性(嗯,嚴格來說是重生)和神格,翻成火鳥太不優雅了
不過其實如果要對應到東方神獸(禽?)裡
fire bird對應的應該是朱雀而不是鳳凰
朱雀是純火、赤紅
鳳凰是五行平衡的五彩……
然後獨角獸如果想換算成東方神獸的話應該是仁獸麒麟
雖然…還是不一樣啦
有興趣各位巫巫可以去查查看

喜歡看路東放閃的小獾ruby @cf105007

2
我猜是赫夫帕夫
誕生樹為樺樹,熱愛生活在自然和寧靜中,不是很有激情、不衝動,能夠營造平靜滿足的氛圍。」
看完就覺得有那麼一絲赫夫帕夫的感覺
本人是赫夫帕夫,或許有點私心的存在?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