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思禮家的小女巫】《不存在的月光》〔更新至第 SS8、10、三年級序 回,狼人殺SS #579~581。〕海龜湯活動:海龜已潛回海底。三年級 序、七寶歌 歡迎解謎(?)ლ(◕ω◕ლ)

發表於

弗洛 @goldenrainbow

2
@jadeite
我喜歡庭柔的回應!!!
庭柔讚讚(愛心
你的更新呢?新章回呢?
不見了QQQQ
@goldenrainbow 我先在這裡表示支持~~~~~~~
謝謝你🤩🤩 我也很期待看到達安娜的後續!
不知道她能不能順利上學~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oldenrainbow 欸嘿嘿 上學肯定是可以的,要相信我們的老頑童校長,他可是本世紀最偉大的巫師呢😆😆😆(不然故事就發展不下去啦😂😂😂😂😂
至於順利嘛……嗯,就不劇透啦😁
謝謝你的期待&回饋😊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2
十一、9又3/4月台口的半截屍體

……陌生的天花板……
……身體變得好輕鬆……
……沒有儀器的聲音也沒有消毒水的味道……
我終於死了嗎?眼神呆滯的達安娜喃喃自語道,坐起身子,看了看雙手與肩上垂下的頭髮,又環顧了四周。
 
……金中帶紅色光澤的金紅波浪捲髮,指節分明、白皙而修長、指腹有薄繭、比同齡人大上一圈的、熟悉的手……
 
預言家日報
霍格華茲開學日9又3/4月台口驚見半截屍體    麻瓜們驚慌關注
 
床邊的報紙上寫著兩行斗大的標題,下方是一張車站柱子前半截身體倒在血泊中的照片。
 
……總覺得好丟臉!認出自己的腿和短褲的達安娜,恨不得把刊有這篇報導的報紙全部消影無蹤、把所有閱讀過的人一忘皆空。
 
魔法部出面澄清,這只是一啟換影移行失敗的事故,絕無謀殺之情事。魔法部也將加派逆轉偶發事件小組人員巡邏處理善後,確保月台隱秘性。
 
……換影移行失敗?我記得我當時上半身確實是在月台內呀?不是魔力暴動而是換影移行失敗嗎?
 
達安娜隱隱感覺到似乎有人在背後模糊焦點,或者只是魔法界巫師記者素質過低?不過反正不管是換影移行失敗還是魔力暴動都是偶發魔法事故,達安娜也不想自己的私事鬧得路人皆知,現在這樣反而是正中下壞。
 
……能這麼光明正大的看到巫師界的報紙,這裡是巫師的醫院吧?只是,為什麼一個昏迷的病人床頭會有報紙?醫院會服務周到到連昏迷病人都有報紙看嗎?而且預言家日報是要訂閱付費報紙吧?桌上的報紙是星期一的,可是今天是星期一嗎?我到底昏迷了幾天?無緣無故失蹤又要怎麼跟爸爸媽媽交代?話說回來,我現在在巫師界是身份不明者吧?還有醫藥費怎麼辦?我可是一枚銅納特都沒有啊?
 
達安娜開始運轉的大腦中,一個接著一個問題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正當達安娜不知所措時,巡房的實習生看到了呆坐在床上的達安娜----
 
「女、女士!514的病患醒了!」
 
 
「我是你的主治療師科拉克.桑切茲。小妹妹,你知道你現在在哪裡嗎?」
一位身著綠色長袍、盤髮的中年女性手持記事板快步走入,坐在達安娜床邊問道,幹練的氣質令人聯想到訓練有素的秘書。
「……醫院……聖…芒果?」
既然還是熟悉的身體,那麼自己是獲救了吧。達安娜努力的回想過去看到的醫院名字。
是聖果。立於一旁的實習生摀嘴忍笑。
「你生日什麼時候?」
「1980.6.24.」
聽到達安娜的回答,治療師覺得不對勁的皺起了眉頭,1980年……今年不正是11歲嗎?看來必須聯絡霍格華茲醫療翼的帕琵了。
「小妹妹,可以拼寫你的全名給我……」一枝筆與一張初診調查表放在病床邊活動餐桌上被推了過來。
「叩叩。」門外忽然響起敲門聲,治療師臉上閃過一絲被打擾的不悅。門外的助理見到連忙說道----
 
「不好意思,鄧不利多校長指定要拜訪514病患和病患的主治療師,請問該如何處理?」
 
 
「鄧不利多教授親自來訪嗎?!」只見方才還沉穩大氣的下達指令的桑切茲瞬間變得像個小女孩般手足失措。
「要要要怎麼辦?茶......要泡壺新鮮的紅茶......不,不對,先請人進來坐,快快有請教授先進來!」
「喔…喔!」助理先生似乎對桑切茲的反應有些反應不過來,停頓了好幾秒才行動。
 
「喔,很抱歉冒昧前來叨擾,桑切茲女士。這位學生因為我們霍格華茲的疏失,在入學時出了點意外,因此我來了解情況。」
「哪裡的話,能接待您是我的榮幸。」桑切茲回到工作上後激動的情緒漸漸平復,專業的回覆道。
「病患到院時疑似魔力暴動,魔力極度紊亂導致全身性出血。經過緊急搶救後目前已無大礙,並不會有永久性傷害,但約半年時間魔力會像幼童一樣不穩定,保險起見需喝一年魔藥調理。具體處方箋還需詢問病患受傷過程進一步評估,喝藥期間也需要追蹤檢查調整治療計畫......這部分請帕琵處理應該比較好。我們院方初步研判魔力暴動起因是:患者中了不成熟卻強力的局部變形咒,身體防衛機制抵抗外來魔力導致的魔力紊亂。」
 
桑切茲噼哩啪啦的將達安娜目前狀況全數道出,似乎是不期待達安娜理解而冀望校方能向目前為止不見蹤影的家長說明。達安娜不覺得稀奇,畢竟自己只是認知、行為能力都不可靠的小孩子。達安娜感到違和的地方是,自入室到現在,鄧不利多教授一次也沒叫出他理應早已知曉的姓名。
 
難道,校長和我想到一處去了?達安娜想起自清醒後、在看過海格和父母衝突......不,應該說是自收到通知書,確認這個世界是真的存在哈利波特系列書叢中,至少相似度極高的魔法界時,就一直在琢磨的事。
 
達安娜想守護德思禮姓氏不在巫師界曝光、想在巫師間隱藏自己跟救世主的關聯。既不想徒為德思理招來橫禍,也不願將來成為救世主救世降魔時的拖累、攻擊弱點,而且如果被知曉和救世主有關係,肯定會招來討人厭的注目。
 
「……目前變形咒已解咒,在治療過程中發現患者頸部有一處嚴重的割裂舊傷便一併治療。患者在剛剛簡單的問答中意識清醒,推測答覆內容可信度高。」
 
咦?脖子上的傷疤也治好了嗎?達安娜聞言微微轉動頸部。
真的耶,傷口附近在轉頭時,皮膚微微被牽動的感覺消失了。達安娜摸了摸光潔的脖子,打心底感受著魔法的魅力。
 
「你可以告訴我你昏倒前發生什麼事了嗎?」鄧不利多聽完桑切茲的陳述後點頭表示理解,看著達安娜摸脖子的動作頓了一下,而後蹲下身子平視著達安娜問道。
達安娜聞言垂下了視線,眼角餘光瞄到治療師慌張的邊下令要實習生再搬一張椅子來,邊將椅子推向鄧不利多。
 
「一個月前,我中了一個高大的巫師施的咒語後,就一直覺得尾椎處很痛。直到入學那天,我覺得身體快爆炸了,想著月台有很多巫師可以求助,之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達安娜想了想後回答道。
 
「為什麼中咒時沒有求助呢?」桑切茲的語氣中透露著不贊同。
「家裡在忙兄弟的事,我沒有人可以說。」這也不算說謊,家裡的確為了哈利的事兵荒馬亂,沒有巫師的家裡自己也確實沒有人可以求助。
 
「我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畢竟就是條豬尾巴,我還以為自己的變形師能力就能擺平,疼痛只是因為能力還不夠……不,應該是我下意識去否認了自己需要向父母坦白要向巫師求助的情況。
 
我太自以為是了。達安娜想道。然而事情再來一次,即使知道了嚴重性,自己會怎麼做?
 
身體舒適了的達安娜,才想起了還有海徳薇可以幫助自己。可是自己會有勇氣去信被認為是捨棄了自己的霍格華茲,期待對自己那麼不友善的巫師會拯救自己嗎?背負期望後絕望的風險,去期待被拯救,對達安娜而言,比再次面臨死亡更需要勇氣啊!深知自己的怯懦,達安娜緊抿著唇,抓皺了腿上的被單。
 
一雙佈滿皺紋、溫暖有力的大手握住了達安娜指節發白的雙手,達安娜連忙眨眨眼睛自深思中回神,抬頭。
 
鄧不利多明亮蒼藍的雙眸緊緊盯著自己,達安娜幾乎以為自己在其中看到了深沉的悲傷;略後方坐著的桑切茲臉上掠過一絲失言的懊惱。
懊惱和抱歉都可以理解,為什麼悲傷?我說的話有什麼不妥?還是有哪裡需要悲傷了?
 
「咳,那麼你脖子上的傷呢?」桑切茲像是要轉換氣氛般地問。
「那是五年前的舊傷了。」
 
……果然那只是錯覺吧。達安娜覷著神情親和的鄧不利多,把心頭莫名覺得被看穿的心虛感驅散。
 
「那道傷雖然不是魔法傷害,深度卻足以致命。可是我查看時發現只有勉強拉攏傷口處的包扎處理,甚至可能沒用魔藥……你可以詳述當時的情況嗎?」桑切茲的身體向前傾,神情顯示著對於未知治療手法的求知慾與不解。
「我兄弟因為受到驚嚇炸碎了我身後的玻璃,玻璃碎片劃破了我的頸動脈,血柱噴濺約有一人高。」
「等等,玻璃嗎?」桑切茲眼神嚴肅的抽出魔杖指著達安娜低聲念了一串咒語,看到達安娜身上柔和的黃光才收回魔杖。
「當時年紀還小,很快便失去了意識。」達安娜好奇的看著光芒消散繼續說道,「事後聽父母說,他們進行了緊急縫合。不過沒有魔藥的幫助,我還是昏迷了一星期多,甚至一度病危。」嗯,事實上其實已經死過一次了。之後還因為貧血虛弱了一個月,不過巫師們有補血劑或許不會有這種問題?
 
「是嗎……縫合,好像是麻瓜技術?也許我也該去學習看看?」桑切茲若有所思的嘟囔道。
 
「這次我睡了多久了?」達安娜看著在病歷上寫寫畫畫的桑切茲問道。
「你星期日下午被送來,今天是星期二。期間送你來的衛斯理夫人來探病了幾次。」達安娜順著桑切茲的視線回頭,才發現在報紙之後還有一小瓶鮮花。
 
「你還需再留院觀察兩天,確定沒問題的話星期四晚上到帕琵那,星期五就可以正常上課了。」桑切茲結束了手上作業,低聲向實習生吩咐幾句,而後對達安娜說道。
 
「當初為你包扎的人似乎技術高超呢,體內沒有殘留任何異物,當初挑玻璃碎片的處理也很完美。只是畢竟魔藥和魔咒還是有不可取代的療效,作為治療師還是希望你能及時就醫。」
 
桑切茲起身向鄧不利多行了一禮。「我的檢查到此結束了,或許您想單獨和病患說幾句?」
「喔,如果可以的話。」鄧不利多頷首,「感謝您女士,您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不敢當不敢當。」桑切茲一把拖走了實習生並把門帶上。
 
 
-----------------------------------------------------------------------------------------------------------------------
一醒來就看到自己詐屍的頭條新聞,簡直是社會性死亡現場(●__●)
節哀順變,達安娜w
聖芒果醫院,感覺充滿果香,怡人又美味呢(‾▿‾)
鄧不利多教授,依舊是那麼的及時,究竟是巧合呢?還是……
下回  與鄧不利多的初次幽談
啊!您都看到了嗎?!啊啊啊啊啊死了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羞死人了!
 
*科拉克:Clark,文書、文官或學者,能讀會寫的人
桑切茲:Sanches,源於古人名Sancho,意為乾淨衛生的。
雖然不知道這位治療師還會不會出場,但是主治醫師沒有名字也太奇怪了,還是查了一個適合的名字給他
p.s.現在達安娜也是處於姓名不詳的奇怪狀態。房號514,前面的5代表的是5樓的病患,目前病房剛好只有達安娜一人,因此直接以514代稱。如果問名沒有被鄧不利多打斷,達安娜就要苦腦要報什麼名字了。

港口鑰
#28
#47

🐍GRM"D"🤿翔楓 @flymaple11

2
好期待達安娜到霍格華茲後的生活
猜測她需要和德思禮夫婦有一段長~長~的對話來說服他們
我以前也一直覺得醫院名字是聖芒果🤣

BTW
Apparition翻譯應該是幻影移行或消影術?(還是也有翻換影移行只是我不知道😅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flymaple11 謝謝期待~
對話嘛…我覺得這種分歧不是簡單的對話就能說服的呢(不然鄧不利多就能說服佩妮了),確實會花上很長的時間去描寫這方面的問題(無論是達安娜還是作者😂😂😂)(大綱已經擬好了,嗯,就不劇透了)
我以前也是記成芒果但是又覺得不是
後來為了寫文去查資料才發現是聖蒙果/聖芒戈😆😆😆😆😆
加上原文蒙果與芒果只差一個字母,於是就決定也讓達安娜記錯了😃😁😆
BTW的確原本的翻譯是幻影移v.s.現影、消影術喔
是作者原本記錯了,後來查資料後任性的覺得換影移行比較貼切所以就保留了(之後還有一小部分的譯名也會有因為看到太多版本乾脆自己混合or作者自己對文字的感覺印象而任性改字的情況,可能要請多擔待了😽💖)(咒語可能也會有混用或兩種翻譯並行的情況,看到並行就當做類似功能的咒語不只一個吧💖💖💖)
這裡作者的私設是
現影、消影合稱為換影移行,現影消影是換影移行詳細動作的稱呼~~~

黑咖啡 @jskymmm

1
@jadeite #6 認同 所以我想先把時間線建立在 19年後新世代或哈利出生前

這樣就不會太被侷限住,比較好寫一些,當練習 哈哈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jskymmm 哈哈哈,好方法
不過我都已經開寫了(而且如果想寫這些人的某些事情就只能寫這個年代呀)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霍格華茲課程詳細設定(參考原著內容後補足的私設)
私設霍格華茲學生除非特殊情形,否則在學期間一共會領3次課表:

1.一年級入學時
2.三年級選課時
3.六年級再次決定選課時


課堂數:

一、二年級
藥草*3
符咒學*3
魔藥學*3
變形學*3
黑魔法防禦*2
魔法史*1
飛行課*1(一年級特別課程)
天文學*1


三年級之後(部分課程總時數會調整,具體而言:魔藥實作課連堂、藥草學、符咒學、變形學、黑魔法防禦等主課上課時間延長)
三~五年級必修
藥草*3
符咒學*3
魔藥學*3
變形學*3
黑魔法防禦*2
魔法史*2
天文學*1

選修(依熱門程度排列)
奇獸*1
新奇有趣,位居四院榜首(至少達安娜一二年級以前是如此)
占卜*2
好混又神秘有趣,在海格擔任教授前,是所有課程中課後作業最輕鬆的課位居四院榜眼

算命*2
課硬功課多,沒有上過數學課生於魔法界的巫師們又很多都不擅長算數,修課者多是無法適應占卜課、麻瓜出身、志願到古靈閣上班或是擅長算數者

麻瓜研究*1
麻瓜出身不需要修習,巫師家庭出身又不太重視,慈恩熱情的塞了很多簡易電器學進課綱又使得課程內容對巫師家庭出身者而言變得難以理解,比較吸引小巫師的地方是分數很甜

古代如尼文*2
課很硬,需求如尼文能力的職業又比算命學少(但還是有,如古靈閣解咒師,且如尼文是煉金術的基礎),很多選修的學生都只修完普巫

普巫考完後會統計志願修煉金術的學生人數(以有修如尼文的人為主),人數足夠會開班(但是因為太難,已經很久沒開班成功了)
修習進階魔藥學者也多為善算者,因為超勞巫測範圍的魔藥學也需要計算(而且很多),石內卜任教後進階魔藥學除了史萊哲林外的選修學生數急遽下降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達安娜此屆的一、二年級課表(詳細&微修)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霍格華茲社團一覽表(私設多)

如果有原著、電影有提到但沒被列進來或是有哪些設定不符合原著的
歡迎大家補充
(遊戲的就算了,感覺很多遊戲為了方便設計練等或設定遊戲活動,其實不太符合原著)
如之前看到之謎有飛行社(啊不就是魁地奇了嗎?)、變形社(麥教授又是副校長業務又是院長的,還要備七個年級的變形課,哪有那個閒工夫?尤其小獅子們又特別皮)、魔藥社(最好是石內卜會這麼自找麻煩啦,而且備課+院長工作+醫療翼的藥水+鳳凰會諜報活動,已經夠忙了好嗎)、決鬥社(弗立維教授已經有合唱團了,而且如果真的有決鬥社,四個學院的學生們會在二年級洛哈的決鬥俱樂部時這麼興奮嗎?後面還需要DA登場嗎?)
結果就這樣全部不採用了
灰色處因為會劇透暫時保密

補充一點,私設
巫師棋為引進麻瓜西洋棋的“外來棋藝”演變而來
多多石是巫師們自己發祥的“本土棋藝”
因此喜歡新鮮的獅院本來就比較傾向喜好巫師棋
而傳統的巫師世家子弟童年通常都有玩過多多石
(石內卜的媽媽愛凌.普林斯就曾經是多多石俱樂部比賽代表隊隊長)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自己搬運自己的感想)
首先慶祝阿時的韓菀(久違的)更新了~耶~~~
關於彼得的感想
其實我覺得彼得最後變成叛徒,其實問題不是出在他有多邪惡或自傲什麼的,而是出在劫盜組(路平大概除外)太過輕忽他的感受和需求
剛開始彼得可能只是被迫成為老伏的間諜,洩漏一些無關緊要的情報(不然也不會一年了都沒人發現)
然而這段時間,莉莉忙著懷孕,詹姆和天狼星大大喇喇,路平可能因為狼人身分忙著潛逃,沒有人及時發現彼得的不對勁,然後背叛這種事是會愈來愈麻木的(不然就不會說背叛只有0次和無數次的區別了),如果天狼星沒有自以為良策的把保密人推給彼得當的話,彼得大概會繼續做他的投機份子,然而......(聳肩)
總之,我的結論是,彼得不適合當戰士,他會成為食死徒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和劫盜組太親密太引人注目,被老伏盯上而無力掙脫,畢竟你不能期待所有人都是硬骨頭也沒有家眷被當人質呀
我覺得彼得在黑巫那邊也沒有歸屬感耶(這點和石內卜不一樣)
我也不是說劫盜組對他不好,只是詹姆和天狼星太強勢了,彼得又不像路平一樣在他們之間有搏到尊重,然後你也知道,熊孩子嘛......就是熊,而且不擅長換位思考
對付這種人就是必須在他們越界時狠狠兇回去,然而彼得又不夠強勢堅定......
就像你說的,就是不夠match,在和平的時候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然而戰時沒有適才所用的結果就是雙方都給彼此帶來災害
如果要比喻彼得與劫盜組的關係...我想羅琳給彼得佩迪魯(小矮星)這個姓氏就很貼切了呢

然後是針對阿時新回的感想
(往回看看到韓莞她想要上廁所,所以找佩迪魯一起又笑了一次)
其實我覺得史譏掰得滿好了耶(應該說是作者掰得好 讚一個)
女僕咖啡廳的女僕會魔法,所以他們是巫師  的腦洞真的是太好笑了www
而且很有西方人怎麼猜東方文化都有股西洋氣息的感覺,真的超讚!
除了日常嘴高位者(嗯?這不是記者的習性嗎?) 內容感覺也沒有哈利那時候缺德(大概是因為初出茅廬良心尚未完全泯滅?)
最後...稱讚一下韓菀的應對,這時候才能看出來,韓菀果然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
p.s.莉莉的恭喜...情竇未開狀況外的莉莉要搞事了嗎www(坐等看戲wwwwwwwwww
也許也能讓我這一出生就少了一顆少男少女慕少艾的心的人沾沾粉紅氣息www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繼續搬自己的感想)
石內卜對莉莉的感情 我覺得
作為年少時陪伴長大的唯一同伴&黑暗中唯一的光
感情肯定是有的
但是從他蔑視莉莉的姐姐甚至傷人到之後親近殘害和莉莉一樣出身的食死徒來看
對於年少渴望翻身的石內卜而言
力量和權勢還是比莉莉重要的
或者說至少他的認知是如此(潛意識嘛…多的是失去了才知道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的人)
其實也不難理解 在家裡活在父親的家暴陰影下在學校又被校霸盯上
石內卜年少時期體會的就是叢林法則
沒有安全感根本無從談愛與隸屬
之後的預言算是一棍敲醒夢中人
有了迫在眉睫的危機和現實後
石內卜才發現自己真正重要的是什麼以及伏地魔給的權勢是多麼虛妄
連保下一個人都辦不到 依對方喜愛決定施捨隨時收回的力量根本從頭至尾都不屬於自己的
但是這時候的石內卜只能說是執著於莉莉並不能完全說是愛
作者以校長的話 (原話忘了 大意是石內卜根本不在乎莉莉親人死活 甚至覺得如果阻礙死光了自己就有機會擁有莉莉)說明了這點
這番話表明了石內卜一直缺乏把莉莉當成一個人的尊重以及真正去理解莉莉所思所感的行動
石內卜對莉莉的感情真正昇華成至死不渝的愛個人覺得是被校長領回學校感化&贖罪之後
其實我親世代真的很佩服莉莉
正直勇敢聰明就不用再說了
他對於朋友們總是能切中本質
發現石內卜的問題時能直率的指出來而不是顧念情份含糊帶過直到最後連自己也迷失甚至被情感勒索
不可否認莉莉無論是在勸阻劫盜組還是石內卜方法都太稚劣甚至適得其反
但是在大是大非上我覺得莉莉是看得最透徹而有大智慧的人

其實我覺得石內卜年輕時對莉莉的感情不能說是不純粹,應該說是不成熟,很像小孩子喜歡玩具喜歡寵物不見得懂得好好珍惜愛護的那種感覺
要說不純粹的話老波特騷擾莉莉的求偶行為才不純粹----五年級時的倒吊事件老波特的表現很明顯就不是喜歡莉莉,而是出於雄性炫耀羽毛的心理想追到最出色的女性(如果真的喜歡莉莉,知道莉莉不喜歡看到莉莉阻止應該會馬上停下行動討莉莉歡心而不是繼續炫耀甚至威脅)
真要說的話像是霸道紈褲騷擾美女的感覺(嗚哇,感覺像是49元一本最惡俗的快餐小說男角…)(嗯?這麼說來莉莉和老波特的故事應該是美女如何馴服感化紈褲子弟為民除害的故事?)
石內卜年少時從來沒有人尊重、試圖理解過他所以他也不懂如何尊重理解別人
說實在的 親世代霍格華茲的徳育真的很失敗(雖然不能怪老師們 畢竟有個挑撥是非的伏地魔大部份的老師也真的是盡力了)
學院間被伏地魔分裂內耗
劫盜組以正義為名行霸凌之實
而石內卜這種渴望溫暖為生存掙扎的學生竟然是在排除異己的黑社會組織才初次感受到歸屬感
不過話說回來 親世代石莉要成cp真的很困難
要發展成cp就必須來點狠的刺激讓石內卜執著於權勢力量的心醒悟
但是石內卜只在乎莉莉一人而且感覺就算是莉莉因為食死徒受傷了他也只會覺得是自己力量權勢還不夠才沒辦法威懾或幹掉對方阻止這件事
好像只有原著的那種方式才有辦法迫使石內卜明白問題的本質欸……

喔,對了,關於莉莉是史拉最得意的門生…
我覺得不是說莉莉真的當初魔藥表現得比石內卜好或看起來表現得比石內卜好(進階魔藥學真正能看出深淺的課程是六年級開始,那時候莉莉已經和石內卜鬧翻了根本也不可能冒領石內卜的功績呀)(而且莉莉那麼正義、石內卜又那麼愛榮耀……)
而是作為那個時代的蛇院院長,史拉應該是切實知道石內卜前食死徒的身份,所以避嫌罷了
就像他不會到處跟人說瑞斗是他得意門生的意思一樣
喔,當然,作者的文章寫得很棒,完全可以不用在意我這裡的說法,而且愛榮耀的小石卻把榮耀讓給了莉莉,想想就萌~
說實話,我覺得小石很像被莉莉馴服的受傷的小猛獸
(嗯?莉莉在我這,完全就是馴獸師了嗎!(≧▽≦))
只忠於莉莉、永遠不對莉莉說謊、只不嘴莉莉(只屬於莉莉的溫柔)、只聽莉莉的話什麼的真的狂戳萌點!!!

嗯...我必須誠實地說...這篇文有一部份的靈感是在和阿時愉快聊(洗)天(版)時冒出來的,趁這次阿時更新回顧舊文時一併把自己的留言搬過來~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感謝@uoona 與我一同探討文字的奧妙~


@uoona短篇集人物感情也渲染得很好(就是標題像千面女郎一樣)
大家有空也可以去看看~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本來被半截屍體嚇到,不過實際看到這章的時後覺得驚悚中好像又有點好笑(?XDD
然後讚歎麻瓜醫生們,可以靠自己的雙手就能做到良好的治療效果~
如果達安娜有月亮女神的意味的話,那你死了比活著更好和被海格無視那一段,感覺有點題的效果(?)希望我沒有理解錯誤XD

然後設定超詳細的啊!我好慚愧(看看自己
我,我挑不出毛病啊щ(゜ロ゜щ)
(看向塗灰灰的地方
達安娜會加入嗎?好期待嘿嘿嘿

我們不知不覺也在文章底下聊了好多啊!
(話說怎麼聊著聊著莉莉的形象變得這麼生猛XD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gm40448101 诶~被你發現了!!!!! 老實說在剛開始寫這篇時,有朋友跟我反應說書名不夠有意思吸引不了人,但最後我還是沒改,除了因為起名廢外,更是因為埋梗改不了......
然後塗灰的地方(嗯...其實可以弄得跟刮刮樂的銀漆一樣,何奈我手殘...)
那裡有個還沒進仙境、決定寫文時就一直有的元老級腦(妄)洞(想)~(很想說,但不能劇透......
驚悚又有點好笑...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呀~好開心~~~
說到名字...阿時連筆名都好別緻...我現在連筆名都還沒決定......要效仿湯姆的魔托洛拉💖嗎……(偷偷問一下,ID上的gm是game master 嗎???

設定的部分...其實就是寫文的時候 诶?這裡時間線是怎麼回事? 然後就卡文了,結果就只好停下來查資料完善設定...

然後莉莉...我是不知道你原本心目中的莉莉是不是這樣
在我心裡莉莉就是有小女孩浪漫感性的一面,但更是勇猛有智慧的小獅鷲~~~
就是可愛漂亮但又生猛的莉莉才更顯魅力呀~~~
而且你不覺得 能馴服親世代那幫冏人和小蝙蝠這個刺頭
不生猛根本不行嗎~~~~~~~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