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思禮家的小女巫】《不存在的月光》〔更新至第 SS8、10、三年級序 回,狼人殺SS #579~581。〕海龜湯活動:海龜已潛回海底。三年級 序、七寶歌 歡迎解謎(?)ლ(◕ω◕ლ)

發表於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flora0920
本來想畫強氣女孩...不知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修改痕跡很多...嗯...無視吧(其實紙都快擦破了...
順便附一張上色失敗的鬼畫符(過期刪。)

其實達安娜頭髮顏色應該是金中閃著紅色光澤
但是實在上色無能...嗯就這樣吧(黑歷史封箱
達安娜頭上是一對翅膀造型的髮圈,將頭髮往上梳盤公主頭
達安娜很懶,基本上自己梳頭就是髮帶固定前髮不礙事+半頭高馬尾
如果是佩妮梳的就會編希臘仙女風格的公主頭(佩妮手很巧又很寵,會弄得超漂亮
順帶一提,達安娜的髮帶很多是毛茸茸的摸起來很療癒(也很難清洗,佩妮每次都花很多心思)
因為達安娜是毛控w
然後達安娜的睫毛很長很密,絕對沒有化妝喔~

鯊魚頭下定決心不要改名xD @flora0920

3
@jadeite
我在此鄭重聲明 這是一個來自沒有很專業的人的評論 基本上可以不要管我 可直接忽略
我是覺得整體結構很好 尤其是眼睛和頭髮 我的跟你比起來根本沒得比(๑˘ ₃˘๑)  那個髮箍看起來就很療癒啊!!(想摸
上色的話...嗯...不予置評🤣
以上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flora0920 謝謝鼓勵…(◍•ᴗ•◍)❤
然後上色…不予置評😂😂😂(所以才說是鬼畫符嘛

弗洛 @goldenrainbow

4
看了六爻的畫之後仿作的

不知道有像到嗎🤣🤣
(筆觸雜亂sor.
是說六爻的文筆真滴好讚
我把這幾篇一次看完了(´▽`)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goldenrainbow 畫的超棒的!!!!喜歡!!!!!尤其是飄揚著頭髮拿著西洋劍的那種颯爽感!!!!!感覺自己的角色真的活起來了(感動~~~~~~~~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3
九、衝突否定與遺忘

轟隆!隨著一聲霹靂巨響,窗外白光乍現,門板應聲倒地,門外出現了一個比門框大的魁武巨人。
 
哇!現場版果然震撼,就像鬼片拍攝現場一樣!
 
威農顯然不這麼想,或是顯然就是這麼想卻有著與達安娜南轅北轍的反應。
「我…我警告你──我有槍!」威農再次強調了他的警告,這次聲音裡明顯帶著顫音。
 
「能給我來杯熱茶嗎?走這麼一趟可真不容易……」
巨人勉強把自己塞進屋子裡,把門板裝回去,而後一派悠閒的說道。
「喂,讓一點兒地方吧,你這個傻胖子。」
 
達安娜抿了抿唇,他其實已經不太記得海格接哈利時是如何和徳思禮打交道了,可是達安娜記得過去的自己很喜歡海格。雖然他有時教人無奈、又好氣又好笑,但是他的忠誠、善良、單純卻叫達安娜嚮往。然而一見面就叫達力傻胖子理所當然要對方讓位的海格,卻令達安娜感到一種漫不經心的蔑視而陌生得令人心驚。
 
海格環顧四周,在看到哈利時,那雙濃密鬚髮下黑甲蟲似的眼睛頓時閃閃發亮。
「上次見到你,你還是個小毛毛。你和詹姆幾乎一模一樣,除了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像莉莉。」
聽到對方是先父母的故人,哈利的碧眼立刻閃耀了起來,威農則是發出刺耳的吼叫。
「我要你馬上離開,先生!」他說,「你這是私闖民宅!」
「喔,閉嘴!你這愚蠢的徳思禮!」
幾乎同時,海格如此說道,搶過威農的獵槍打了一個結扔到了角落,彷彿那只是不值一提的劣質橡膠玩具。
 
喔,獵槍很貴欸!怎麼可以這麼浪費!達安娜可惜著報廢的獵槍,卻沒有將其拾回。因為就算達安娜學會了恢復如初,能夠確保百分之百修復獵槍而能安全使用,威農也絕對寧可買新的而不願意使用荒謬的修復了的獵槍。
 
海格接著轉過身子祝賀著哈利生日快樂,並且從黑外衣內袋裡取出一隻稍稍有些壓扁的盒子,從頭到尾都當徳思禮一家不存在。
「魯伯·海格,霍格沃茨的鑰匙管理員和獵場看守。」海格如此回答著哈利的疑問,在一番和故人之子歡喜相認之後,海格搓著雙手,暴風雨的低溫令他想起了暖身的茶。
「哦,茶怎麼樣了?如果有茶,在遇到比你強的人面前就不要說沒有,記住。」
 
達安娜瞇起雙眼,聽到了自己吵雜的心跳聲。現在他可以百分之百確定,海格就是蔑視著身為麻瓜的徳思禮。威農感到受威脅後的逃生威嚇行動,在對方看來就宛如囚籠中亂竄的老鼠,只是徒勞而又增加麻煩的行為。可以理所當然的辱罵對方的家名,不需要時當對方不存在,又在需要時理所當然的要對方服從自己的武力,這一切一點都不失禮,因為對方就只是害蟲一樣的存在。
 
達安娜想起自己家裡那封還壓在書下的通知書,心臟像要跳出胸腔般,耳膜快速鼓動著。海格這趟應該不只是為了接哈利,就算是順道,自己應該也是他要接引的對象。現在海格和爸爸媽媽矛盾衝突這麼大,他該不會是想直接用搶的吧?如果是,自己是跟還不跟?不跟,就等於是自己放棄了學習魔法的機會;跟,跟著威脅蔑視雙親的敵人走的自己又有何顏面見父母?
 
在達安娜糾結難堪時,海格自顧自的烹茶烤香腸。一室靜謐,火光柔和了兇猛的臉龐,滋滋作響的香腸在寒夜中散發著肉香。
「咕嚕嚕嚕。」達安娜聽著自己的飢腸轆轆強調著需求,看著海格拉下臉來輕蔑一笑的對威農說,「你這個呆兒子用不著再長膘了,德思禮,你放心吧。」
 
接著是海格怒吼著責備徳思禮沒有告知哈利他的身世,佩妮爆發出對妹妹和魔法界的怨懟。海格的怒吼、威農的咆哮和佩妮的尖叫吵得達安娜腦子嗡嗡作響,一下一下的抽疼著。雙方想法觀點幾乎沒有交集,空氣刺痛著皮膚,噼哩的火堆相較之下是多麼的不灼人。
 
在哈利急不可待想知道過往真相的催促下,海格終於開始陳述往事。達安娜幾乎沒有任何一刻如此痛恨著佛地魔的作為,又如此感激著佛地魔的名諱──如果不是佛地魔,哈利有疼愛自己的有能的雙親,佩妮不必強忍著怨懟與辛苦撫養哈利,哈利也不必寄人籬下在冷暴力中成長;然而一切悲劇源頭,卻因為他所作所為令海格忌口,而成為現在自己耳朵唯一的救贖。
 
安靜並沒有持續多久,隨著話題觸及此次的衝突根源──哈利的入學問題,雙方爆發猛烈的口角。當海格終於忍不住使出魔法時,達安娜知道自己不能再坐視下去了──
 
一陣劇烈的疼痛,自尾椎蔓延上脊柱,達安娜蒼白的臉蛋上佈滿細汗。威農一邊發火一邊把被推開的達力拖到另一間房間,佩妮摟著達安娜著急的查看。
 
「我不該動手的,不過反正也沒成功……你可以幫我保密嗎……」
耳邊傳來海格略顯不安的聲音,達安娜看著海格用熱切而崇敬的目光注視著哈利,完全不關心自己的狀況,終於明白了──
 
魔法界只要他們的救世主。
 
誰會關心卑微的徳思禮是如何養大他們的救世主呢?看看海格望向哈利這位倖存者的眼光,甚至連關心著救世主的人都沒有真正看著哈利!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真的期望霍格華茲能不放棄他的學生,像個灰姑娘般期待著對方能只憑著一隻玻璃鞋便尋來,期待著如神仙教母變出美麗的奇蹟般,能說服父母讓自己入學的教授前來接引自己。
我什麼時候竟變得如此天真了?渴望之物即使竭盡全力伸手也不見得能到手,我竟然在期望果實自動掉落?
 
「書。我要書。魔法界的書。盡可能多的書。你不可能永遠留在學校。」
被佩妮帶走前,皮膚白皙的達安娜臉上隱隱透著青筋,緊握著哈利的前臂說道,前所未有的猙獰神情令哈利頻頻點頭。
 
隔天當威農佩妮領著達力和達安娜出門時,海格和哈利早已與唯一的一艘船一起不見蹤影,威農打電話尋求救援才終於回到家。
 
 
之後的一個月,達安娜幾乎都待在房裡看書。哈利將所有課外讀物全部給了達安娜,甚至為了達安娜多買了一套課本。達安娜讀書以外的時間幾乎都是恍惚的,所有事物似乎都隔了一層膜般接觸不到他。
 
真是奇怪呀。當有選擇時輾轉難安,可一旦沒了選擇餘地時,卻又那麼痛苦。
 
達安娜摸著自孤島回來後,想丟棄卻最終沒能放棄的,六歲時刻意用外語書寫的,關於原著的情節。心頭沉沉的,卻又空空的,每一次脈搏的跳動、每一次的呼吸,都伴隨著綿長的疼痛,最後當心口與尾椎的疼痛因習慣而不再明顯時,便只餘下無由來的噁心感。
 
某部分的自己正逐漸死去,達安娜卻連在乎的能力都漸漸喪失。
 
才藝班已經都畢業的達安娜,只有在晚間和海徳薇一起散步時才會出門。在路上看到費格太太重新迎回踢踢、雪兒、爪子先生和毛毛,本來應該為費格太太高興的達安娜卻找不到高興的方法,反而無端的感到一陣羨慕。
 
 
無論達安娜如何難過、哈利如何期待,時間都不因人的期望而加快或停留,九月一日最終如期而至。因為當天倫敦有達力最愛的電玩發售活動,威農最後還是答應載哈利到國王十字車站。
 
現在他們應該已經到了吧。獨自一人在家的達安娜眼神空洞的看著分針滴答滴答的走向整點,時針慢慢的指向11。這時,達安娜感到心口將要炸裂,劇痛蔓延至全身,有什麼實質的東西就要衝口而出,渾身細胞在悲鳴著,爭先恐後的想從質量轉為能量。
 
控制!再這樣下去我會炸了這裡的!努力抑制魔力的達安娜看向梳妝檯,鏡子中,縞白的臉上七竅流血。
 
國王十字車站!隨著腦中最後的念頭消逝,達安娜意識陷入一片黑暗。
 
 -----------------------------------------------------------------------------------------------------------------------
海格與徳思禮夫妻為各自相應的理由而憤怒無禮
彼此否定彼此的人生與價值
忽視了女兒魔法天賦的徳思禮與遺忘了接引教授職責的海格
達安娜是時空扭曲下的多餘者
下回  遺失的新生

港口鑰
#13
#28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對於期待德思禮家滑稽而有趣劇情的@flora0920朋友們感到抱歉 
本回是寫文之初就已經決定好的虐回(就是為此才設定成德思禮家的小女巫的)
希望我有把達安娜的左右為難和絕望寫出來......
p.s.雖然這回寫的海格好像很過分,但是作者其實覺得除了對麻瓜惡意施咒不應該外,海格和德思禮夫妻對罵的部分其實也不算有錯喔,畢竟大家都知道德思禮家有多頑固......
(但是光是施咒這點好像就很嚴重了吧...想想看有個莫名其妙的巨人直接衝進來,先是武力威脅然後害自己多出一條豬尾甚至因此必須花大錢開刀住院......而且開脊柱的刀是風險很大的手術喔,即使是現在也是,更別說哈利那個年代了)
只是達安娜有他的情緒在,對於入學魔法學校這件事太過忐忑而失去了餘裕,因此失去了他一貫的理智客觀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因為有疑問,說明一下:
威農佩妮剛開始是刻意忽視達安娜的魔法能力,六歲後達安娜刻意控制沒有出現魔法現象,所以之後是真的忘了(應該說是潛意識刻意遺忘的)

2.1的相關情報:
在哈利生日時魔力暴動的意外前,洛莉的髮色髮型其實跟泰迪一樣會隨心情隨意變換(達安娜後來用成人的心智控制住了),但是威農都可以找到"合理的原因"解釋,或者接受洛莉扯到不行的孩童原因,然後當成沒這回事(真的超強
佩妮在洛莉稍微大一點時有偷偷跟洛莉說要控制別讓別人看見,因此哈利和鄰居們並不知道(其實哈利是不記得)
達安娜一開始會沒發現其實是因為變形對洛莉而言就像是會呼吸一樣理所當然的事,自然不會去特別"記得"自己會變形

補充一下:
達力在被達安娜學力霸氣馴服前之所以特別喜歡扯達安娜的頭髮,其實也跟達安娜變形師的能力有關,雖然達力自己也忘記了起因就是了。

鯊魚頭下定決心不要改名xD @flora0920

2
@jadeite
嗯...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我只覺得好慚愧(矇臉
我怎麼會天真的以為達安娜會順利的去上學 而且還自行腦補了達安娜跟榮恩吵架(再度矇臉
果然六爻大大的文筆超好的!在下佩服的五體投地m(_ _)m
P.S:我改名了 而且跟以前的名字完全不一樣 希望不要認不出我XD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flora0920 不用慚愧~我反而很想知道你的腦補~~~(雖然我還是會照著自己的設定去寫)(其實能出乎讀者意料之外我反而很有成就感)
你的名字我還特地去查了一下翻譯...是東夏?還是甜甜圈?
然後名字變來變去的你並不孤單,所以我都只認@後面的字,記不起來就看前面留言(其實只有剛好合眼緣的名字我才記得住,噓~~)
最後,感謝你的回饋與肯定,看到真的超開心~~~~~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2
發現蓬萊仙島不思議 臺灣X哈利波特文章~~~
先貼我不小心看到最新回的感想

我喜歡庭柔的回應!!!
史萊哲林應該最清楚這種一榮具榮一損具損的概念...但是如果不嘴賤任性感覺就不跩哥了...(最後被戰火洗禮成長的跩哥不算)
關於台灣土地的部分......說說我的看法
我認為我們從未真正"擁有整個中國大陸"呢
而是隨著民主與本土意識抬頭 我們才真正擺脫了"國際競逐時期"
開始擁有自己的生命 並且真正去追求屬於自己的自由與權利
然後被像柔弱而被當戰利品的弱女子逐漸成為有自我意識的獨立者
過去轉讓中學到的技能(各國文化)也成為了自己的力量
無論是本土原住民文化、中華文化、和風文化 等等 都是台灣的文化
我們是台灣 而不是中國呢
是說 台灣的包羅萬象 是否能為止知道分兩個陣營爭來鬥去的來客們帶來刺激呢
跩哥我估計不太可能(我覺得他深根柢固的個性真的是需要戰火淬鍊才可能改變)
但是我很期待妙麗呢
「如果他們問起,為什麼我們曾經擁有整個中國大陸,而最後卻只剩下右下角的『小蕃薯』時,我們該怎麼回答?」
如果是我就會這麼回答:台灣從未真正擁有整個中國大陸,但是現在我們擁有全世界^ ^

話說光是標題就讓我想到好多想寫的靈感(呃...有沒有能力真的寫出來是另一回事)
揪抖嗎得,修但幾雷......你的更新呢?新章回呢?
嗯...這就是我還沒先讀為敬的原因
@goldenrainbow 我先在這裡表示支持~~~~~~~

弗洛的萬嘉設定真的超棒!!!景色、法術、服飾等等的描述都好棒,還有不高傲又優雅的氣質...這才是真正有底蘊的世家子弟或貴族呀。
喜歡頭髮「色彩消逝,童年已變為成年。」的設定

說到衣服,其實我看過分析
中華服飾其實大多講究飄逸(不過隆重的華服還是超重),其實不會很合身,然後很講究配飾(所以皇親貴族叮鈴噹啷的配飾一大堆)
會勒緊塑身的其實是西方文化,會講究女性一定要有理想的曲線(東方的女性講究含蓄溫婉,良家婦女不會秀身材),擠挺胸部、勒腰,然後把女性塞進裙襯架鳥籠……

嗯…不過分析起來其實這些都是束縛物化女性的一些表徵
像是明清時期惡名昭彰的裹小腳
還有其實穿耳洞也是喔
最開始是在女孩子身上打洞穿繩讓女生行動不便而無法亂跑亂動
不然古代其實是講究身體髮膚的
弗洛是把兩者結合起來了嗎?

話說平權與服飾……就想到之前我對日本和服其實是沒什麼感覺的,但是自從查過資料後就喜歡上日本女性畢業服了~和大家分享一下

嗯…說了這麼多(偏題話)其實我就是想問問弗洛,之後會看到台灣其他民族的服飾文化描述嗎?例如原著民~

說到錢的問題,臺灣跟人家邦交也是在砸錢還有技術(技術提供才是無價之寶)…
昨天(9/4)晚上看到節目介紹臺灣的邦交國貝里斯
國土約台灣的2/3,總人口數40萬人曾經是英國殖民地,境內黑白黃都有,官方語言是英語,當地的文化是馬雅文化
臺灣跟他邦交也是在當地投注了大量的資金、技術
鋪路、蓋房、濟貧扶幼的羊隻(原來養羊的成本遠低於牛豬欸)基因配種技術等等
貝里斯則是在國際會議上都會率先表示支持台灣
當地臺灣領事館前的路還叫臺灣路,領事館是Taiwan No.1 😆
會想來這裡說是因為節目裡說英國人超愛桃花心木
連哈利波特裡的飛天掃帚造型都是桃花心木
桃花心木在英國是身份的象徵

新增:萬嘉學塾 (萬嘉外傳)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感謝翔楓@flymaple11 整理仙境的同人文
讓我們能更有系統的認識台灣正體界的HP同人
發現一篇 @cassiopeia1226 戰後喬治好文 重生
因為很符合我當初寫這篇文章設定好的想法
因此可能會沿用裡面的一些設定、情節
當然啦 因為有達安娜的存在
劇情走向不會一樣(至於具體如何就不劇透了)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2
十、遺失的新生
 
「阿不思,現在方便嗎?我有件事要說。」
「喔,米奈娃,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為難?來,請坐,來杯蜂蜜茶嗎?」
阿不思.鄧不利多教授坐在校長室裡,一邊神情悠閒的喝著金黃色澤的蜂蜜茶,一邊習慣成自然地迅速批閱著辦公桌上成堆的文件,一旁稀奇古怪的銀器倒映著他長長的、濃密的、被細心梳理過的銀色鬍鬚。就在這時,米奈娃.麥教授那總是嚴謹的盤著髮的頭顱自壁爐中探出,眉間刻著深深的皺紋。
 
在麥教授踏出壁爐整理儀容的時候,鄧不利多已經來到了辦公桌前的大桌子旁,桌上擺放著冒著熱氣的兩杯飲料。
入座後,麥教授並未理會桌上的茶,而是逕自拿出一個長長的名單。
「阿不思,」麥教授略過寒暄,語重心長的說,「也許我們遺漏了一位新生了。」
聞言,鄧不利多教授顯得有些意外。麥教授並不是會出現這種失誤的人,長久以來,自己之所以能在勝任校長之餘承擔更多責任,麥教授的輔佐功不可沒。
「是我的疏失。今年6位未回信的新生,在教授們前往接引後都給予了肯定的回覆,無人回報問題。」麥教授自名單下抽出了一張短箋。「可是我沒注意到,這份回信只回了一位學生的狀況。」
 
短箋上是鄧不利多也看過的內容──
 
親愛的鄧不利多先生:
已將信交給哈利。明天帶他去購買他要用的東西。天氣糟透了。祝您安好。
海格
 
話說到這裡,鄧不利多已有了不祥的猜想,「那位被遺漏的學生……」
「達安娜.徳思禮。」麥教授接口道。「也許海格只是忘了把徳思禮小姐的名字也寫上,但我實在無法放心,阿不思。必須有人去確認。」
 
徳思禮家也有入學者嗎……鄧不利多既意外又不意外,畢竟是莉莉的親緣者。只是,徳思禮家附近的鳳凰會會員只有在有安全疑慮或重大事故時會回報,關於哈利還有些零星情報,但關於徳思禮便幾乎沒有了。
這下可麻煩了,鄧不利多想著徳思禮對魔法的態度,揪了揪自己美麗的愛鬚。探查是一定要探查的,霍格華茲絕不放棄他的學生,只是要怎麼查才能順利接到達安娜,並且把衝突傷害降到最低?
 
「阿不思,我去確認吧,這是我的責任。只是關於開學準備和分院儀式……」
「還是我去吧。」
「可是……」
「我會在學生抵達前回來的,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在說話期間,辦公室裡文件筆墨已自動歸位,鄧不利多喝乾了最後一口茶後起身,輕揮了下魔杖,身上的巫師服便變成了一套亮紫色緞面的筆挺西裝。
麥教授看了看鄧不利多身上引人矚目的衣服,抿了抿唇。
「好吧,我知道了,祝你一切順利。」
 
 
「叮咚。」鄧不利多現影在徳思禮家門口,按響了門鈴,幾乎同時,門被猛然打開。
 
「一定是你們!你們這群怪物!殺人犯!誘拐犯!把我的女兒還回來!」
 
頭髮半散而顯得狼狽不堪的佩妮,一看清門外來訪的人,臉色剎那間便像是被掐住了脖子般漲紅,接著高聲尖叫吶喊道。
「冷靜,佩妮。我正是為達安娜而來,你也不希望達安娜有事吧?」
被一語戳中軟肋的佩妮像被戳破的氣球般安靜了一瞬,接著強撐氣勢厲聲質問。
 
「冷靜?你叫我冷靜?只是一小時的時間內,沒有入侵痕跡,只有洛莉的房內像被暴風襲擊,我好端端的女兒就不見蹤影!除了你們這群怪物誰有辦法做到?自從上次那個殘暴蠻橫的怪物來後洛莉就不對勁了!肯定是你們對我的女兒使了什麼卑鄙無恥的手段!你們奪走了莉莉!現在又要來奪走我的女兒!」
「佩妮,達安娜的事我很抱歉,但我向你保證霍格華茲絕對不會傷害他的學生。現在,為了達安娜,我需要盡快進去……」鄧不利多無視了佩妮的怒氣,冷靜而堅定的說道,然而不等鄧不利多說完,佩妮便高聲打斷了鄧不利多的話。
「住口!我的女兒很正常!才不會是你們這群怪物學校的學生!我也永遠永遠絕對不會讓你們這種怪物進我家門!在我們收留了哈利的那天我們就發過誓了!」佩妮語速極快的駁斥道,將鄧不利多向外推。
「滾!滾離我家!這裡不歡迎你!」
 
眼看無法說服情緒激動高聲謾罵的佩妮,想在魔法痕跡消失前盡快調查的鄧不利多微不可聞的歎息一聲。
 
「我很抱歉我必須這麼做。」低沉的聲音充滿著歉意,鄧不利多臉上卻一片平靜。隨著鄧不利多魔杖一揮,佩妮的聲音嘎然而止,身體向後飄到沙發上。
 
 
走上通往二樓的樓梯,鄧不利多一眼便看到了放有鞋架的房門,門上掛著一塊裝飾著貝殼的木紋掛牌,左上角繪有海鷗:
 
達安娜向您行禮。
請叩門稍等,非請勿入。

 
右下角則畫著一隻鯊魚露出尖尖的牙齒,一旁寫著:
 
不然咬你喔!
 
鄧不利多眨了眨眼,看向一旁掛著拖鞋的鞋架,偏頭一想,取出魔杖點了點鞋子才推門而入。
 
房內鋪設著木頭地板,推開門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奢華公主風的梳妝檯、花鳥掛鐘、四周風格完全不同的深色原木書櫃以及一旁掛著的西洋劍。
再往內走,可以看到浴室旁一側放著粉色雕花的衣櫃,另一側原木櫃透明的櫃門裡放著積木玩具、電玩、西洋棋、電子琴、馬鞍等育樂用品。
掛著墨綠色窗簾的紗窗下,擺放了幾盆香草植物。緊靠窗邊的,是同為原木的書桌,桌上放著一台電腦,前方有張大幅往門口偏移的轉椅,四周筆記與書籍散落了一地。
最裡面有張上方掛著曳地玫瑰豆沙色蚊帳的蓬軟大床,裡頭是駝金色銀紋的大枕頭和床被,床下鋪著毛茸茸的羊毛地毯,毯子上放著一顆表面有顆粒的夜空色大球。大球後面有一個四周掛著黑色玫瑰蕾絲簾子的透明櫃子,櫃子中放滿了玩偶,上頭放著插著山月桂花與百合的兩支花瓶、一本相簿、月桂葉與月桂枝,陳設像是奠儀的祭壇。
 
鄧不利多環顧四周後,俯身將地上的書籍整理好放置於桌上,並且將筆記一張張收集好,途中,幾個單字引起了他對筆記內容的注意。
 
純血論
我認為純血論與麻瓜研究都是因應巫師的需求而產生的,就像我們不同時代產生的不同主義不同思想一樣。與其去責備純血論的狹隘與不正義、不理性,不如徹底分析催化出純血論的原因、需求與影響。
純血論可以從政治、社會文化、生物等層面來看。
政治層面,自麻瓜的社會退出後,魔法界的古老世家們必須面對源源不絕的新進競爭對手,為了佔據競爭優勢,他們必須有個響亮的理論支持自己,再加上歷史遺留的獵巫之仇,失去外敵的巫師們就此分裂。
社會文化,來自麻瓜社會的巫師們,多少會有些不屬於巫師的思考方式。文化衝突、信仰衝突、宗教戰爭,傳統與創新的對立自古有之。
生物,巫師們深信魔法存於血液,這也是純血論最表淺的要義。
事實上,純血論中儘管謬誤不少,人們卻始終無法完全否定純血論的全部論點。麻瓜的DNA理論以及奇獸飼育的配種學也證實了,相似的物種間繁殖確實有助於保存某些生物上的特性。只是過於單一的生物特性意味著適應能力的削弱,畢竟他們把雞蛋放在同個籃子裡。
其實我有個猜測,過去的純種巫師也許是有選擇的,選擇與非純種結親者將自己自「純種」名單上消去,尋求更多的可能性;選擇傳承傳統的,則在自己堅持的道路上走下去。否則在那個對背叛者斬草除根的嚴峻時代,與非純種結親若是種背叛,怎麼會只有除名如此溫和的處置呢?
在我看來,沒有一個切確的理論基礎的「純」並沒有足夠的立足點(就像是已知水結構為H2O才能確認是否「純水」一樣道理),但是同時保存「偏古老的」、「混合型的」、「新興的」三種可能不同的基因序列有助於豐富巫師族群的生物多樣性,其實並不是件很糟的事。
純血論最大的問題是「排他性」。人們總是傾向於排除異己,然而正是有異類們的存在使一個族群文化繽紛燦爛得以長存。現在過於自傲的純血世家後代們盲目的自以為高貴,卻逐漸遺忘世家們之所以高貴的傳承,或是只想伺機獲利,或是只想緬懷過往的榮光。他們跟著佛地魔像是呼喊著想被注目的孩童般肆意破壞(attention calling),自己踐踏了自己祖上的榮耀。
想解決這種問題,世家們必須從傲慢中醒悟,理解到本質上眾生皆平等,而其餘的巫師必須擺脫偏見,去正視屬於世家的那份歷史傳承並且願意去理解。這很難,尤其是在佛地魔之亂後傷口尚未癒合的現在。但我想,這也許是擺脫佛地魔陰影的巫師界值得努力的目標。
 
巫師與麻瓜研究
在我看來,蔑視麻瓜與保護麻瓜,都不是巫師與麻瓜間理想的相處模式。蔑視麻瓜者拒絕看到麻瓜社會的進步以及麻瓜與巫師社會的關聯,保護麻瓜……只是一味的道德勸說又能持續多久呢?
我認為,巫師們應該將麻瓜視為同塊土地上比鄰而居的他國居民。唇亡齒寒,鄰國之間必須守望相助,也必須時時吸取他國新知以圖自國的進步。我們與他國間維持和平、增進交流,並不是高高在上的要保護他國子民,而是為了自己更加美好的生活而開闊自己的胸襟與視野。
以這個角度來看,目前的麻瓜研究很不實際切合巫師們的需求──幾乎所有哈利帶回來有關麻瓜的書籍(哈利告訴我他幾乎把一個麗痕書局複製回來了)都只著眼於麻瓜電器與使用這種新興的事物上(而且恕我直言,內容都很表淺甚至有謬誤)。然而巫師們迫切需要知道的是,當必須與麻瓜產生關聯時,如何遵守麻瓜的規矩、禮儀在不對麻瓜用咒的前提之下達成目的,否則不顧麻瓜感受隨意行事,遇事不順就隨意用混淆咒、遺忘咒或其他強迫性咒語,和隨己方便隨意使用蠻橫咒、橫行霸道的食死徒又有什麼差別?
至於理解麻瓜的法規規矩、禮儀有多重要而迫切,舉例而言,在知道如何打電話以前,有多少人知道當拜訪一位麻瓜時該如何行動?以貓頭鷹送信,除了部分因種種原因限制飛禽出入的地點外,並不失禮;但是直接擅自接飛路網自壁爐而出,就像是未經許可破門而入般,無禮至極。而遇到大型活動需要租借麻瓜的場地時,與其一遍又一遍地對麻瓜工作者施咒,為何不依循麻瓜的規定直接簽下整個活動期間的使用權?一些會引起麻瓜反感及危機感而不利於麻瓜與巫師間溝通合作、增加巫師們麻煩的事,其實本可以避免,不是嗎?
至於關於麻瓜電學一知半解的教學,就更不需要了──電學是門很很深的學問,許多麻瓜窮盡一生也只能懂點皮毛,而巫師們的魔力比起電力有著更乾淨、更易取得的優勢,何必捨近求遠?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鑽研,發揮所長不是更好嗎?關於電器,我對巫師只有一項建議:學會用電安全。只要不觸犯禁忌,在真正需要使用時,謹記自己對此一無所知,然後虛心求教。對於巫師或麻瓜,這大概都是最佳的處理方式。
僅次於麻瓜的法規、禮儀,我會推薦給巫師放入麻瓜研究課題的,大概就是人文理論了。巫師們的魔法知識文化絢爛發達而豐富,對於人文陶養卻似乎不那麼在乎(至少以麗痕書店的書籍種類以及指定教科書看來如此,也可能是我的認識太淺薄而無知)。千年前在麻瓜們普遍教育程度低落,充滿了排除異己的偏見或是被弄權者愚弄驅使之時,巫師們已有遠見卓識,建立了屹立千年至今仍不斷撫育著他的求學者的霍格華茲。千年之後,麻瓜們已走過了那樣黑暗貧瘠的時代,不同的智慧遍地開花,巫師們卻固步自封,甚至孕育出與獵巫有著同等核心思想的異族排除理論(純血至上)。
讀一讀麻瓜們的思想,才能真正達到麻瓜研究的目的。而且也許,接受了新刺激的巫師們,能如千年前名垂青史的巫師們一樣,再次締造出霍格華茲般的偉業奇蹟。

 
在這兩篇論述己見的小隨筆之後,還零散的記述了些許書目和引用字句,雖然還不成熟,但條理分明且理性。
 
鄧不利多的目光停留在書目資料上片刻,看似有些愉悅。然而這點愉悅才上眉梢,便在下一張便條紙前隱沒。
 
他們只要救世主!
憑什麼質問爸爸媽媽!就因為爸爸媽媽沒有把莉莉阿姨英勇犧牲的故事當搖籃曲唱給哈利聽嗎!
爸爸媽媽才不是替你們養豬的僕人!
麻瓜!麻瓜!口口聲聲都是愚蠢的麻瓜!還隨意對麻瓜施咒!
我只是多餘的!
該怎麼告訴爸爸媽媽,我也是他們口中的怪物?和攻擊他們的怪物敵人們是同一類人,還嚮往著學習魔法?
為什麼哈利可以這麼毫無顧忌的離去?
為什麼,六歲那次沒死?
 
...painsufferingagonyafflictionexcruciationpainsufferingagonyafflictionexcruciationpainsufferingagonyafflictionexcruciationpowerpowerpowermagicmagicmagicpowerauthorityjurisdictioncommissionextentofauthorityscopeofpowerprotectprotectprotect
 
HIDE!!!

 
失去理性的話語和劃破紙背扭曲的筆跡宛若他人,最後一張便條更是只有支離破碎的單字。鄧不利多拾起地上最後一張紙──那是被捏皺到無一處平整,卻又被仔細壓平的霍格華茲入學通知函,通知函信封的背面,還沾有血跡。
 
鄧不利多用魔杖點了點血跡處,血跡頓時暈開蔓延覆蓋了整個信封,緊接著連同信封上的名字一同消失。過了幾秒,信封開始泛起紅光,紅光強烈的閃了一會後逐漸轉弱,之後轉為柔和的青綠色後消失。
 
鄧不利多在看到紅光時嚴肅的神情柔和下來,點了點信封內皺巴巴的信件,信件立刻平整光滑。之後鄧不利多頓了一頓,看了看便條紙上的最後一字,然後將桌上的筆記折疊好連同信件一起收入懷中。
 
「我會負責把達安娜帶回的。」鄧不利多留下最後一句話,便在佩妮恢復了說話行動能力的同時,消去了身影。
 
 
「阿不思,結果如何?」
鄧不利多搖了搖頭,麥教授頓時更緊張了。
「喔,米奈娃,放鬆,一切有我。深呼吸──吸氣~吐氣~~哦~來跟血腥棒棒糖吧\(๑╹◡╹๑)ノ♬。」
「不用了,阿不思。」麥教授皺了皺眉,拒絕了鄧不利多的邀請。雖然不知道沒能接引到新生的校長為什麼這麼悠閒,鄧不利多的神情姿態,以及一如既往的不著調,卻令自從發現失誤後就一直緊繃心弦的麥教授,奇異地放鬆了下來。
「喔,對了,米奈娃,你知道哪裡有在賣大球嗎?直徑及腰的那種……」
球?什麼球?那和徳思禮小姐有什麼關係?
 
 
-----------------------------------------------------------------------------------------------------------------------
達安娜的房間,是沉穩書卷典雅風與粉嫩奢華公主風的碰撞
截然不同的風格引起了老頑童校長的興趣
雖然沒表現出來,但其實很想在大球上蹦一蹦的鄧不利多,一顰一笑皆令作者煞費心思(趴
認真的麥教授對鄧不利多最後天外飛來一筆感到無比困惑
下回  9又3/4月台口的半截屍體

p.s.換個角度描述,希望能寫出達安娜不太遇得到的徳思禮的攻擊性,以及遇到魔法、感到威脅就不可理喻的一面
(事實上海格來接哈利時也可以看得出來,但是一方面海格本身的應對也不是很恰當,另一方面實在不想抄原著……)

港口鑰
#21
#33

露比xD @rubyrubyruby

4
文筆很流暢呢,角色也好有創意(第一次看見有人動了德思禮家的念頭哈哈哈哈)

很好奇後續!加油加油~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rubyrubyruby 感謝鼓勵&回饋 我會繼續努力的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