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拉轟×oc]I know you will

發表於
防雷警告,寫在前面:
大家好,我是第一次開文樓的東施。
本文是史拉轟的故事,有私設,並且ooc(?)
如不喜歡請跳過。
歡迎大家分享對文的看法,第一次發文,若有不妥請告知。
謝謝(;;;・_・)

#10 小梅解接!!

建議搭配音樂
我在寫時腦袋都是這首歌
———————————————————

「赫瑞司」
娜塔莉……她回來了?
「帶我走,赫瑞司」
是的,眼前的少女便是娜塔莉。

———————————————————

哈伯莊園正在忙東忙西,家庭小精靈端著一盤又一盤的東西在家中進出,晚上即將開始一場盛宴。

一位年輕人文質彬彬的走向門環,立刻有家庭小精靈出來迎接他。年輕人早已是這裡的熟客,小精靈們對他十分恭敬,和女主人打過招呼後,他徑直走向位於三樓的房間。

房中少女面色蒼白如紙,但還是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儘管這表情在臉上顯現的有點滑稽。

「娜塔莉,你要打起精神,今晚是你的十五歲生日宴會……」年輕人柔聲安慰著

「赫瑞司,我……害怕」

「不用緊張啦,宴會只是簡單的一些交際而已,客人你也都見過。像是……」年輕人說了幾個家族的名字。

沉默,兩人對望。少女的淚悄悄爬過臉龐,赫瑞司用手指輕輕拭去,同時有種細細密密的感覺爬上他的心,越纏越深。

那感覺從何而來?他不知道。只知道唇瓣相貼的那一刻,他第一次想要完整的保護一個人。

———————————————————

「娜塔莉!娜塔莉!趕快下樓,客人都在等了!」哈伯夫人叫著。

莊園裡一切都準備就緒,客人已在席間穿梭,而女主角尚未出現。赫瑞司忽然了解他心間如齒嚙一般的感覺是什麼,急忙衝上樓……

那是恐懼。

「娜塔莉,娜塔莉」

他想起了她的害怕,哈伯夫人眼神的躲閃……很多看似不合理的端倪全部浮出水面。房內傳來砰一聲,赫瑞司已顧不得禮節,直接打開大門,心跳漏跳一拍。

少女消失了,她輕軟的衣物倒在地上,被磨上一塊一塊的污漬,赫瑞斯遲疑之時,床下忽然竄出一條大蛇。

———————————————————

娜塔莉也從此沒有在人前出現過。哈伯家族千金生日宴會忽然停辦,以及女主角和野男人私奔的傳聞儼然成為貴婦圈中的新話題。哈伯夫人也沒有要澄清流言的樣子,赫瑞司後來試著做過幾次拜訪,都被家庭小精靈攔了下來。最後一次嘗試,臨走前他回望,整座大宅院已透露出行將就木的氣息,一個家族就這麼衰敗下來。

有時候聽到流言,赫瑞司只是想,她一定經過很痛苦的掙扎,很痛,「血咒宿主」的命運必定如此。只是不知道,她是被「處決」
了,還是鎖在死氣沉沉的宅院中?

———————————————————

直到他遇見「她」,那時他已是霍格華茲的史拉轟教授。

長相和娜塔莉完全不像,氣質卻驚人的相似。尤其眼睛還有聲音,信賴的眼神……

莉莉•伊凡。

她不負眾望成為他的愛徒,嫁給了同學院的優秀學生、魁地奇搜捕手詹姆•波特。

莉莉也會來看他,有次送給他一盆金魚,金魚讓他想起了娜塔莉,她也應該這麼悠哉快樂。

直到某天早上,他被慶祝聲吵醒,卻發現金魚仰躺在魚缸上,早已奄奄一息。

黑魔王死了,在這個巫師界歡聲雷動的日子裡,他永遠失去了什麼。

淚眼朦朧間他想起她還有一個兒子,打敗了
黑魔王……

———————————————————

第一次見到哈利•波特真人,是鄧不利多帶著他夜訪。赫瑞司盯著他,和莉莉一模一樣的眼睛,只是給人的感覺更小心謹慎。

他還是決定接受鄧不利多的邀請,到霍格華茲教書。

———————————————————

「他叫她讓開,」哈利冷酷的說,「他告訴我說她其實不必死的。他只想殺我。她原本可以逃走的。」

「很恐怖是吧?」哈利用一種輕如耳語的聲音說,「但她沒有讓開。我爸已經死了,她不想讓我也跟著死去。她設法懇求佛地魔……但他只是放聲大笑……」

「夠了!」赫瑞司突然說,「說真的,我親愛的孩子,夠了……我年紀大了……我不需要聽……我不想聽……」

「喔,我忘了」
「你很喜歡她對不對?」

「喜歡她?」赫瑞司說,眼中再次盈滿了淚水,「她是個人見人愛的好女孩兒……非常勇敢…非常風趣…那真是天底下最恐怖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說娜塔莉,還是莉莉•伊凡。

「但你卻不肯幫助她的兒子,」哈利的聲音傳來,「她為了我犧牲性命,而你卻連一段記憶也不肯交給我。」

「別這麼說,不是這個問題…要是真能幫助你的話,我當然可以…但這一點兒用也沒有…」

「當然有用」哈利的聲音似乎從遠處傳來,「鄧不利多需要情報,我需要情報」

「我是『被選中的人』,我必須殺了他,我需要那段記憶。」

「你是被選中的人?」
「當然是。」哈利平靜的說。「可是……」

「難道你不想除掉殺死莉莉·伊凡的巫師嗎?」

娜塔莉和莉莉的影像出現,兩者都慢慢變得模糊,合而為一。

「哈利,哈利,我當然想啊,可是——」「請你像我的母親一樣勇敢,教授……」「我覺得很不光采…」他透過指縫悄聲說,「我覺得非常可恥——我是說這段記憶的內容…我想我那天可能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傷害…」

「你只要把記憶交給我,你以前的過錯就會全部一筆勾消,」哈利說,「因為這是一項非常勇敢高貴的舉動」

四周安靜下來,他知道自己很清醒……

然後,非常緩慢的,赫瑞司把手伸進口袋,掏出魔杖。把另一手探入斗篷,取出一個小空瓶。

赫瑞司定定的望著哈利的雙眼,用魔杖尖端頂住自己的太陽穴,再往後抽,一根長長的銀白色記憶線,就這樣黏在魔杖尖端上被抽了出來。記憶線越拉越長,最後終於斷裂,銀亮亮的懸掛在魔杖上。赫瑞司把它裝進瓶中,銀線先是盤繞在一起,然後舒展開來,像煙霧似的打著漩渦。他用顫抖的手塞上瓶蓋,然後把瓶子遞給餐桌對面的哈利。

為她……赫瑞司幾乎用盡了全部的力氣。

「非常感謝你,教授。」
「哈利,你是個好孩子,」淚水沿著面頰滑下來。「你的眼睛跟她一模一樣…等你看過這段記憶以後,千萬不要瞧不起我……」

恍惚間,他看見娜塔莉——或者莉莉•伊凡在向他微笑,淚水朦朧了一切……

赫瑞司把頭埋入臂彎,發出一聲深深的嘆息,然後沉沉睡去。
15

本文作者

  • 基礎魔法學習者
  • 32  195

白鷺鷥雪倫 @elizabeth136

1
@elizabeth136

自己搶沙發~原本希望寫的更虐,但是因心境無法揣摩而作罷。如果有人想看超虐,東施會更改文章喔(試著寫)

Call
@fongfong1234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3
感覺超讚!!!!!
喜歡最後給記憶時其實完全清醒那段!!!!!
&娜塔莉是私設嗎??(疑問

p.s.破折號?的排版......或許換行會比較好??

白鷺鷥雪倫 @elizabeth136

2
@jadeite @fongfong1234
哇,難得有人喜歡我的文,謝謝(. ❛ ᴗ ❛.)
娜塔莉是私設喔~像娜吉妮一樣的血咒宿主

感謝建議,破折號分行部分是想作分隔線,因為記憶是零散的,怕有人看不懂~


更新:「斯」已改^_^,並且重新排版,歡迎挑bug

@joy371012 
謝謝梓藝大大的建議,已修改。

維塔.布萊克 @fongfong1234

1
你好,東施,寫得很不錯,難怪史拉轟會對莉莉有不尋常的感覺,期待接下來的作品(如果還要寫的話)

維塔.布萊克 @fongfong1234

1
@elizabeth136
喔喔,沒關係的,我都沒發現(呵呵)

感謝提醒(抱歉)

白鷺鷥雪倫 @elizabeth136

2
@fongfong1234
哇,你來了!
謝謝鼓勵,這篇是腦子一熱難得有靈感時寫的,之後很難維持更新喔

另外,不要多次留言,按鉛筆編輯之前的留言就好

GeKW✯梓藝 @joy371012

4
喜歡雪倫對史拉轟心境的描摹:娜塔莉和莉莉,兩個已逝之人形象的重疊、不知是源自酒精效力還是因為看見哈利眼睛而湧現的記憶
我覺得頗有意境~
另外對於排版方式,個人建議在破折號上下都做分行,讓讀者能有場景轉換的感覺~

仙人掌貓 @uoona

2
@elizabeth136

整篇的氛圍掌控得很好,讓人容易融入其中,同意梓藝的說法,請持續努力。

白鷺鷥雪倫 @elizabeth136

0
歡迎小梅解接查水表(鞠躬
遞精力湯!
(蹲著等ing
(好多黑歷史……
文樓浮上來了救命

更:
謝謝小梅解接
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我內心的激動嗚嗚啊呃(語無倫次

GRMS👑小梅 @mspiggy

12

這是雪倫的帳單請查收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