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瑞斗x自創 更新至第十六章

發表於

Roxy @RoxySun

1
@mimi0907
超好看!😊
不過瑞斗和伊莉塔也太有緣分了吧😄
連學院都是同一個😮
期待後續的發展😁

雪兒/Pdas @mimi0907

2
@RoxySun
謝謝你喜歡(o^^o)

((偷偷跟你說
是我偷懶
這樣就不用想理由為什麼他們會遇見
直接用同學院塞過去(啥

雪兒/Pdas @mimi0907

9
第九章 說實話吧!

一個十七歲的少年低頭走在街道上。

當他看到一家咖啡廳的徵人廣告時,停下了腳步。「要試試看嗎?」少年心想。「算了,反正一定會失敗。大家都有理說不清,我還在期待什麼?」少年嘆了口氣搖搖頭。

他走過一家家店,看著許多張徵人廣告,每看到一張,他心裡裝著希望的火似乎燃燒了起來,隨即又滅了。

「今晨早上六點多,民眾在海岸附近發現一具屍體,警方目前已查獲死者身分,聯絡了死者家人,推測是因為求職碰壁,所以才選擇自殺……」電器行的電視新聞傳出聲音。
少年抬起頭看了看。難道……我也要以這樣來結束嗎?少年心想。

「或許你不需要」一個低沈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一個冰冷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秒,他就來到了田野間,他覺得耳朵好痛,好想吐。是消影術!他是巫師!少年心想。他才剛這麼想,他身後的男人說道:「很聰明!不錯,我剛剛就是用消影術」而且還是偉大的破心者!少年心想。

男人笑了一笑。「如果你想要,你可以擁有無限的就業機會,只要你跟著我,這就有可能發生!不!是一定會實現!決定權在你手裡!」少年驚訝的看著男人,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
「不是,瑞斗你聽我說,那個馬其實是……」伊莉塔努力解釋著,不過被瑞斗插嘴了:「你不要自己亂說,我自己會去找答案」瑞斗冷冷的說道,便轉身離開。

「哼!到最後發現跟我說的一樣時,你自己不要強詞奪理,說什麼是那作者搞錯了其實是怎樣怎樣!」伊莉塔朝瑞斗的背影喊著。

眾人原以為這是一場好看的鬥嘴戲,結果沒想到就這樣結束了,大感無趣,見伊莉塔跟瑞斗沒再說什麼便一轟而散。

稍早,當他們上完符咒學後,伊莉塔突然忘記教授所說的作業細節,伊莉塔便急忙朝瑞斗走去,「瑞斗,教授剛剛說新生報告是要用幾寸的羊皮紙?」

瑞斗橫眼看了伊莉塔一眼,「連這種事都可以忘記,虧你還有資格來這裡」

伊莉塔聽了就有氣。哼!自己在那裡裝大人是不是?自己還不是一個混血!我懂的還比你多上十倍、二十倍!忍不住說道:「我懂的比你多,更了解魔法世界呢!」

「哦?怎麼說?」瑞斗說道。

「例如騎士墜鬼馬!許多人會看不到牠,其實是因為他們沒看過一個人的死亡!而許多人認為牠象徵著不吉利!」伊莉塔很有自信的說道。

「是喔?我看你在蝦說吧?」瑞斗說道。於是,這一場戲就這樣上演了。

伊莉塔站在原地,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洩,又不敢大聲咆哮,只能握緊拳頭,在心裡的記仇本子上多加上一筆。
——————————————————
「變形學其實不難,只是有許多人掌握不到訣竅……」鄧不利多解說著。這時,有一個雷文克勞的女孩舉起手。是那個泰莎。伊莉塔心想。

「伊拉頓小姐,請說」鄧不利多點了點頭。

「教授,變形學是藉由一個物體轉化成另一個形體,對吧?那麼我想問,有沒有可能有些東西無法用變形咒語來改變呢?」泰莎充滿信心的說著。

那個就講到什麼剛普基本變形定律了。伊莉塔心想。這時鄧不利多朝她微微一笑。咦?鄧不利多怎麼……啊!是破心術!那他是不是也發現我的事情了?她剛這麼想時,她看到鄧不利多皺了皺眉頭。原來還不知道啊……

接著,鄧不利多便開始解答女孩的問題,也為她能想到這些而加了5分。我也該為女孩知道剛普基本變形定律而加分呢!可惜她只在心裡想,沒有說出來。不過……她的事情難道是……。鄧不利多搖搖頭,拋開思緒,繼續上課。
——————————————————
在伊莉塔心中,她有著許多諷刺、反駁的話可以說,可是每一次話到口邊總是硬生生停住了,這不知道是她不想傷害人的心,還是自己膽小如鼠,總是不敢說太重。

伊莉塔在霍格華茲的生活還算不錯,也多虧她自己本身悟性好,且又讀過《哈利波特》,使她在課業方面都還不錯。

而瑞斗呢?則在伊莉塔眼裡大大的不爽。她不是嫉妒瑞斗的聰明,而是瑞斗在教授面前百般討好,問題一大堆,可是卻又句句深得人心,讓教授見到他總要比個讚,微個笑。因為看過原作,所以伊莉塔明白瑞斗做那些事情的原因。他要在教授們面前展出可信、乖巧,等這個形象深深印在教授們心中後,他就可以開始偷偷的為非作歹,因為平時乖巧的型態,造成教授們認為瑞斗絕不會這樣做,因為在他們眼中瑞斗是一個善良、親切的好學生,自然就不會懷疑他了。

而伊莉塔則非常不喜歡瑞斗這種個性,她每次看到瑞斗那個樣子,總是偷偷翻了一個白眼,然後在底下碎碎念,時間久了,伊莉塔自然而然就對瑞斗產生了敵意。

一日,跟她同寢室的女孩向她走來,說道:「伊莉塔,鄧不利多教授找你,快去變形學教室吧!」女孩微微冷笑著。

「嗯,非常感謝您的提醒」伊莉塔用一種字義上是禮貌但語氣卻是諷刺的語調說道。女孩看起來似乎一愣,沒想到伊莉塔會對她用敬語,好吧,有些壞人總是特別笨,這女孩就是如此,沒發現伊莉塔話中之意,反而還向她笑了一笑。伊莉塔心中暗暗好笑。這女孩當真傻的很。伊莉塔心想。

「叩、叩」伊莉塔敲了敲變形學教室的大門,「哈哈!看我潑你一臉水!」一個聲音傳來,伊莉塔回頭一看,是兩個二年級生正在玩水,一個拿著水桶,一個則是不停的閃躲。正當伊莉塔回頭時,「嘩啦——」什、麼、鬼?伊莉塔看著身體,都被淋濕了。「啊啊!對、對不起」男同學說了聲道歉就轉身跑開。這是報應嗎?伊莉塔心想。此時鄧不利多剛好打開門,他看到伊莉塔這模樣不僅一愣。

「沒事,剛好其他學生在玩水,不小心被潑到了」伊莉塔苦笑道。鄧不利多也笑了一笑,對她說:「進來吧」

伊莉塔走進教室,「你可以找一個位子坐下」鄧不利多說道。伊莉塔便坐在第一排的位子上。

「你知道嗎?在去年九月出時,我接到通知,有人說你在孤兒院門口出車禍而死,當時我很奇怪,為什麼一個擁有魔法天賦的女孩會意外死亡?當我們發生危機時,通常幼小的孩童都會受到魔法天賦的保護。所以出車禍死亡幾乎是不可能的,當我看到你並沒有死亡時,我想,這應該只是消息錯誤吧?」鄧不利多看著她。

伊莉塔輕輕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但是,我左右推想,覺得你不單純,你願意向我說實話嗎?」鄧不利多專注而認真的盯著伊莉塔。
下一篇#19

今天來更新一下
另外
暑假快要結束了
我寫作的速度會不會變慢(或是變快?)我可不知道

我一定不會放棄的
然後我發現我最近更新速度有點慢,對不起,我最近都在搞暑假作業跟英文(還有跟朋友玩故事接龍(X
好了
我要說的話就這樣而已

雪兒/Pdas @mimi0907

3
第十章 麻瓜戲法

史密斯打算惡整一個麻瓜——羅爾,或許是因為對方是麻瓜,所以他就以麻瓜的方法來對付他,這叫以毒攻毒嗎?

史密斯決定要用麻瓜世界常常發生且殺傷力極強的方法——拿開椅子。

伊莉塔看著羅爾即將遭殃,但自己卻沒辦法做什麼,而感到焦急。

羅爾一步步的走向他的位子,而史密斯則把腳頂在椅腳旁,隨時都可以把椅子移開。

就當羅爾即將坐在一個沒有椅子的空氣時,他突然往旁邊移,坐在椅子上,羅爾裝作若無其事的翻開課本。

伊莉塔初時還不明白,這時才想到:「史密斯那傢伙平常很愛炫耀,鞋子上有著一顆顆亮眼的鑽石,羅爾如果沒有看到還比較稀奇呢!」伊莉塔一想通此節,忍不住向羅爾比個大大的讚,羅爾看到後忍不住一愣。

伊莉塔突然感覺背後有數十道眼光,回頭一看,心下一驚:「哎呀,剛剛那個讚,一定被其他人看到了,史萊哲林那些自以為是的純種一定也是」伊莉塔覺得心跳好快,她這次一定完蛋了。
——————————————————
魔法史有時候不一定會講大事,也不一定是丙斯教授來講,只是這個機率根本會是零,但因為今天剛好有,所以我們就當作有百分之0.1的機率發生這種事。

「今天…」丙斯教授以緩慢的聲音說道。底下的同學們都知道下一句會是:「我們要來講xxxx年xxx事件,請翻開xxx頁」但是,丙斯教授卻道:「今天我們要來請大家分享你曾聽過的事件,大事小事都可以」

丙斯教授反常的話吸引了學生們的注意,有一些正準備趴下睡覺的同學們,因為好奇心抬起頭來。

伊莉塔思考著自己在原世界所發生的案件,大多不是欠錢債主邀人討債、詐騙集團冒用政府機關騙取金錢或是夜晚電線走火,一家幾人逃出幾人燒亡之類的,若說是大事,她實在想不太出來。

有一些人舉手說了幾個似乎挺有名的巫師案件,這時,有一名叫做塔妮亞的人舉手說道:「我曾聽過一起案件,記得是有一家人,他們的兒子是一個爆竹,常常被人欺負,所以有時候會去向父母訴苦,父母每一次都只能隨意敷衍,也因為兒子的逼迫,讓他們開始去尋常能讓爆竹正常施展魔法的方法。
「而有一天,有一位黑巫師看准那對夫妻愛子心切的心情,便給他們兩枚藥丸,說吃下後再自殺,他們的後代子孫不管是不是爆竹都可以擁有高超的魔法技術,那對夫妻聽到需要自己自殺,有一點猶豫,但思考良久,最後卻因為想讓兒子往後過的幸福,在家裡慘死,兒子得知原由後,當場痛哭,最後也用索命咒殺了自己」

「噢,真是個悲傷的故事。這是5年前的柯林輪一家事件對吧?」丙斯教授問。

「煞!!!」「小心!」「媽?爸?」「別悲傷…」「沒關係,過了就過了」各種聲音圍繞著伊莉塔。她感覺到呼吸越來越困難,心跳加速,頭腦有點暈眩。
該來的,還是會來,而且,它永遠存在。
——————————————————
每一個招數都有破綻,只是有些很小,有些很大,但,沒有一個招數是沒有破綻的。

厲害的人,可以把破綻藏的很深,讓別人找不到。

但是人們卻無法隱藏內心不為人知的秘密,因為那個「別人」就是自己,千萬別說「別人」就是提起這個話題的人,因為是我們自己想到的,所以那個「別人」就是自己。也因為這樣,人們最後仍然會被那個藏不住的破綻給擊垮,不過,那是可以恢復的。

伊莉塔或許就在這個狀況中。
下一篇#20

趁暑假結束前來更新一下
但…很短(哭
原本想要在中間加一段的
可是左思右想
想不出個所以然
所以就變成了短文一篇
我下次會寫多一點(吧?

雪兒/Pdas @mimi0907

7
第十一章 多餘的話

伊莉塔這幾天都渾渾噩噩的,連史萊哲林的諷刺都不想理,純種們發現伊莉塔都沒反應後,便無趣的離開了,雖然是很無趣,但也代表著伊莉塔這幾天很好欺負,純種們是這樣想的。

伊莉塔坐在黑湖旁,觀看湖水的波動,波動時而大時而小,如同伊莉塔現在的心情。

兒時的回憶一下子湧出,從小到大,漸漸的來到父母車禍前一天......

「«哈利波特»這真的那麼好看嗎」那一天,母親穿著藍色連身裙,頭上插著假玫瑰花,問正在看書的伊莉塔。

伊莉塔回答:「嗯!如果我可以......」

「你是不是跟我一樣?」正當伊莉塔想到一半時,一個聲音響起,打斷了伊莉塔的思緒。

伊莉塔轉頭一看,是麥朵,麥朵的眼睛有點紅腫,眼神散發著同情,麥朵就蹲在伊莉塔身後。

「什麼東西?」伊莉塔問。

「就...被欺負啊,然後很傷心,想跳海自盡」麥朵想了想後說道。

「我沒有被欺負...」伊莉塔說完後突然想到,這樣麥朵會傷心的!「...好啦,我確實有被欺負,但是我沒有傷心,因為,你被打了就應該打回去,當縮頭烏龜可不好受」伊莉塔說道。

「喔......」麥朵點了點頭,似乎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而且,千萬不應跳海自盡」伊莉塔裝作嚴肅的樣子。

「為什麼?」麥朵問,她似乎也感覺到了伊莉塔的嚴肅。

「因為,跳海自盡的過程可是非常難受的」伊莉塔說道。她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講到這個話題,雖然奇怪,但跟別人聊天時,不都是聊著聊著就講到別的地方了嗎?

「你怎麼知道的?你跳海自盡過?」麥朵的眼睛睜得好大。看到這眼神,讓伊莉塔想到麥朵這一、兩個月所發生的事,不停的翹課,不停的哭泣,面對別人的嘲笑、欺負,都只能接受而不能(應該說不會才對)反擊。可是此時的她,卻似乎忘記那些嘲笑,專注而認真的與伊莉塔聊天……啊!麥朵還在等她回覆呢!伊莉塔心下一驚。

「不一定要自盡才能體會痛苦,我8歲時曾經不小心溺水,當時我覺得呼吸困難,整個人的求生欲很強,幾乎碰到什麼東西都會用力抓起來。如果你跳海自盡的話,同樣也會有這種感覺,而且,你是要自盡,不是不小心溺水,你必須與這股難受對抗,還不如直接給自己一個索命咒,或用刀子算了。可是,索命咒很難學,需要練習很多次,那段時間你必須找別人練習,那可不行,但用刀子會被別人發現,就不能自殺了,所以啊…還是不要自殺比較好」伊莉塔隨便瞎掰著。她希望這能讓麥朵往後的日子,不會想去自殺。突然,她想到,麥朵最後是被蛇妖殺死的,那就算她不去自殺,最後也會死。

一股悲苦莫名的湧上伊莉塔的心頭,明明她跟麥朵幾乎沒有什麼交情。

「咦?你怎麼了?」麥朵歪著頭看著她,「原來他們欺負你欺的很嚴重啊…你還說沒有」麥朵說道。

完蛋了,伊莉塔心想。她這一幕一定會永遠存在麥朵心中。

「沒有…算了。我先走囉?」多說無益啊!伊莉塔看麥朵那個眼神心想。伊莉塔向麥朵揮了揮手,朝城堡走去。

「跟麥朵聊完後,心情還不錯呢!」伊莉塔心想。

伊莉塔向來是低頭走路的,今天依然如此,她手一上一下,嘴裏輕輕哼著歌,拍著節奏。

這時她突然感覺肩膀被人一撞。嗯?她心想。回頭一看。啊……是她開學前撞到的那個純種……
啊啊 依然是短文一篇
但是如果要繼續寫下去 會變太長(哭

這一篇好像有點悲
原本還想寫好笑一點的
但是…
寫著寫著就寫成這樣了

雪兒/Pdas @mimi0907

5
第十二章 扒手

「幹什麼啊你?」男孩說道,他的聲音還是一樣,很煩,然後神經大條,伊莉塔平常反射性的「對不起」都還沒說出來,他就已經開口了,聽了這句話,伊莉塔把衝到口邊的「對不起」硬生生停住,眼睛直盯著他。

「嘿,上次在車站那裡也是你對不對?」男孩指著伊莉塔。

「嗯哼」伊莉塔點了點頭。

男孩怒瞪著伊莉塔,這時,他臉上呈現怪異的表情,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課本,臉上一臉吃驚,他低頭看了看課本,又抬頭看了伊莉塔,呈現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扒手!你這個扒手!」男孩指著伊莉塔不停的叫道。引來了不少人來圍觀。

「扒手?你說我是扒手?我偷了你的什麼?」伊莉塔用手指著自己,眼睛睜得好大。

「對!一定是你這個麻種偷了我的課本!」男孩怒吼著,不過他的聲音似乎有點心虛。

「這位先生,請問我有什麼理由要偷你那骯髒的課本?」伊莉塔剛開始聽到男孩的指控時,整個人感到憤怒,正當她準備發火時,一個點子突然閃過,讓她冷靜了下來,語帶諷刺的說道。

男孩一聽到骯髒這個字,幾乎就火了,先前帶有點心虛的語氣立刻變了樣,說道:「哼!你們這些麻種看不過我們平常虐待你們,自然會想報復!你給我老實招來!」

「是喔?」伊莉塔問道,她把語氣變得有一點顫抖,裝出害怕的樣子。

「這是當然,絕沒半分假話」男孩看到了伊莉塔害怕的樣子,得意的說道。這下你可沒話說了吧?男孩心想。

「各位都聽到他說的話了吧?」伊莉塔態度一轉,變成了充滿信心的模樣。

「前幾天孚立維教授問我們,欺負麻瓜的人有誰,可是他!」伊莉塔伸出食指指著男孩,「卻沒有走出來承認,教授還對那些沒出來的人獎勵了一下,你們說,他現在這是什麼意思?」

眾人都開始竊竊私語,男孩的臉逐漸變紅,眼神出現一絲恐懼,但隨即展現出憤怒的模樣,「這跟你偷我的課本有什麼關係!不要想轉移話題!」

「等一下再說你眼睛有問題這件事(男孩怒瞪著伊莉塔)我們應該先來謝謝這位先生!」伊莉塔微笑道。

這時有一個五年級的學姊站了出來,「謝謝他?你有沒有搞錯,他們把我們欺負的這麼慘,你叫我們謝謝他?」

伊莉塔皺了皺眉頭,說道:「我記得上週你沒有站出來說自己被霸凌吧?」

「沒有又怎樣!難道沒有站出來就表示沒被欺負嗎?這種事誰會想說出來啊?」學姊怒道。

「那就對了嘛!這樣我們更應該謝謝他」伊莉塔笑了一下。

「喂!你到底想怎樣?一個扒手還在那邊胡扯!我看你是害怕了吧?」男孩見伊莉塔臉色呈現狡猾的神情,感覺不太妙,急忙出聲希望制止伊莉塔繼續說下去。

「唉——」伊莉塔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真該謝謝你的,很多人被欺負後都不敢作聲,為什麼?因為很丟臉啊!若不是你沒有站出來,我看現在阿!這裡的人面子都不保了呢!我一直以為只要是史萊哲林的純種,一定都很討厭,沒想到還有你這個愛護麻瓜的大善人啊!」伊莉塔原本打算長篇大論一番的,但是看了男孩的神情後,她覺得自己如果再多說一句應該回直接被頂回去,這對伊莉塔來說可不好受呢!


伊莉塔這麼一說,許多人就明白她的用意了,看似是給男孩一個台階下,實則是罵他是一個純種叛徒(雖然說伊莉塔並不認為他是)。大家開始笑了出來,甚至還有些人上前道謝,當真滑稽之極。

男孩的臉漲得如同蘋果一般,腳不停的抖。一般那種擁有高貴血統、家族背景的人,如果被罵「白癡」、「笨蛋」頂多是翻一個白眼(如果修養好的話)但是如果被說「袒護麻瓜」、「喜歡麻瓜」等等,那就是不管修養再好也是會脾氣爆發的了。


「你...你到底想怎樣?」男孩的聲音有一點顫抖,但更多的是怒氣。

「我不過就是感謝你罷了」伊莉塔懶洋洋的說道。

「所以呢?這跟偷課本有什麼關係?」男孩努力讓聲音聽起來平靜。

「是沒關係啦!但是......你如果想知道我有沒有偷你的課本的話,你可以用一個召喚咒,這對你這個純種來說應該很簡單吧?畢竟這是一個連麻瓜們都會的魔法」伊莉塔說道。這樣子,你不管怎麼樣都得招了吧?伊莉塔心想。

男孩眼睛直直瞪著伊莉塔,最後他說:「哼!用不著在你這個雜種面前施咒,今天午夜十二點到廣場找我還課本」男孩說完後就轉身離開。伊莉塔微微一笑:「只怕十二點之前你就不需要找我了呢!」

這時大家幾乎都離開了,伊莉塔看了看四周,只見瑞斗就站在柱子後面,伊莉塔便充滿勝利的眼神朝他望去,卻見瑞斗眼神怪異的看著前方地板。「疑......?」伊莉塔朝瑞斗的目光望去,但似乎被另一個柱子擋住了,「噹、噹、噹」鐘聲突然響起,「啊!剛剛搞太久了,得趕快去魔法史教室才行,等等再回來看」伊莉塔心下一驚,急忙朝教室奔去。
呼~
漫長又無聊的第十二章寫完了
總覺得每次腦海裡總能把故事寫的好笑一點
可是實際寫起來就覺得很不流暢
或許我還需要多多加油呢

雪兒/Pdas @mimi0907

5
第十三章 他看到了什麼?

「呼、呼、呼」伊莉塔打開魔法史教室的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除了那些已經睡著的人)伊莉塔羞愧的低下頭,「你遲到了」丙斯教授說道。

「對不起,教授」伊莉塔小聲的說道。

「嗯,回座位吧!」丙斯教授說道。說完,他就開始了屬於他的「催眠課程」。

那一整堂課,伊莉塔睡了一個好覺,而且她還夢到自己穿越回去了!她回去後,故事並沒有什麼改變,但是她卻擁有魔杖可以發出咒語!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夢,現實世界中,她還有許多事得做。

「伊莉塔,別再睡了」赫夫帕夫的珊卓輕輕拍了拍伊莉塔,伊莉塔揉了揉眼睛,當她看到幾乎沒有人的魔法史教室時,整個人立刻清醒了。

「我睡多久了?」

「現在才下課一分鐘」珊卓笑道。

「那就好」伊莉塔鬆了一口氣,「對了,下一節什麼課?」伊莉塔剛說完就知道自己說錯了,「我都忘了,你跟我是不同學院的」珊卓也笑了一下。

「對了,你剛剛下課真的在跟阿不拉薩·馬份鬥嘴嗎?」珊卓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問。

「他是馬份家的?」伊莉塔問。他的長相確實跟跩哥很像,不過伊莉塔覺得他有一點笨,說謊不打草稿。

「對啊!他們家族勢力很大的!惹到他們不是一件好事,伊莉塔。」珊卓擔憂的看著伊莉塔。

「沒差啦!在學校也只有他是馬份家的,我沒父沒母,他們也沒辦法拿我怎樣,不是嗎?」伊莉塔笑了一下。

「是沒錯啦,不過,你也知道這些人打起來的話……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珊卓的聲音變小了點。

「你是說校園霸凌嗎?那對我沒有引響啦!你不用再擔心我了。快去下一節課的教室吧!」伊莉塔微微一笑。伊莉塔還真的沒遇過霸凌,只能說因為她平常都只待在教室,學校的社交範圍也只在班級上而已。而且,她還算好相處的類型,不喜歡的人她本身就不會刻意靠近,喜歡的人也只有在需要時才會走近,簡單來說,她只有在自己需要時才會找人,平常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所以她向來不是吸引那些惡霸的類型。

可是在這次的事件中,她卻無意開啟了一個開關,她開始散發出能夠吸引惡霸的香味,她還會像以前一樣的平安無事嗎?
——————————————————
「瑞斗把東西拿走了嗎?沒看到什麼古怪的東西啊!」伊莉塔在下午時回到變形學廣場,可是,她並沒有看到任何會讓人想停下來看看的東西。還是說,瑞斗已經把東西拿走了?伊莉塔忍不住心想。

「算了吧!反正這又不關我的事。」伊莉塔雖然這樣對自己說,但還是很好奇什麼東西可以讓瑞斗停下來,臉上呈現古怪的表情?

他到底看到了什麼?要去探探看他的口風嗎?即使知道這件事與自己無關,但任何人都還是會為這種事感到好奇吧?
—————————圖書館—————————
伊莉塔在下午時最愛去一個地方,那就是圖書館。對她而言,圖書館裡裝的不是「知識」而是「故事」,她喜歡看小說的過程,而且,霍格華茲的圖書館比她以前學校的圖書館好多了。以前學校的圖書館,裡面的小說都不是她喜歡的,裡面的故事內容一看就可以知道是「Happy Ending」,不會有人死亡,遇到的「危險」其實一點也不危險,不刺激,她真的搞不懂為什麼學校不新增一些篇幅較長的小說呢?

今天她選了一本名為「不好意思丟了魔杖」的小說。裡面在說一個平凡的麻瓜無意間撿到某位巫師的魔杖,而那把魔杖讓麻瓜陷入了各種危機之中,所以麻瓜決定去尋找到底誰有這麼一把古怪的「棍子」?

正當伊莉塔看到精彩之處時,她聽到身旁有人冷笑了幾聲,這讓伊莉塔忍不住抬起頭。

瑞斗正站在她旁邊,一臉嘲笑的看著她。這讓伊莉塔皺了皺眉頭,說道:「你的面具都只有在教授面前才會戴上嗎?」原本充滿笑意的瑞斗,嘴角不再上揚,眼睛盯著伊莉塔。

「什麼意思?雅娜同學?」瑞斗又恢復了那有禮貌的模樣。

伊莉塔吸了一口氣,又嘆了一口氣,說道:「湯姆‧瑞斗,我跟你說,如果面具拿下來了就請不要再戴上了,除非發現你面具底下的人已經離開了,不然你看起來就像一個......」伊莉塔遲疑了一下,因為她通常不會對不怎麼要好的人說「白癡」這個詞,所以在瑞斗面前她有點遲疑了。「......不專業的演員一樣,知道了嗎?」伊莉塔最後選擇了用比較美麗的說法來比喻。

她到底知道多少?瑞斗緊戒的心想。不應該有人知道他內心與外表的不同才對,因為他隱藏得很好,不可能會有人發現才對。

「我先走囉?」伊莉塔見瑞斗沒有什麼反應後,便起身去找平斯夫人。

「總共五本,可以嗎?」伊莉塔問道。

「上次的看完了?」平斯夫人問道。她指的是她前天借的兩本小說。

「對,看完了。已經放回去了。」伊莉塔答道。

「你一天花多少時間在看書?」平斯夫人有一點驚訝的問。
 
「很多,有時間就看,所以現在視力差的很。」伊莉塔忍不住笑了。在這裡她沒辦法用眼藥水或角膜塑型(因為伊莉塔只有一隻眼睛點藥水),所以整個視力跌落谷底,她曾經想找龐芮夫人過,但最後還是因為沒有勇氣而放棄了。

「妳可以去找龐芮,她能幫助你的。還有,多休息,知道嗎?我可不希望你到最後什麼都看不清楚,而放棄閱讀了。」平斯夫人說道。

「好的,我會去找她的。」伊莉塔答應後,便轉身向學院交誼廳走去。

在前往地窖的過程中,伊莉塔突然想到:「為什麼平斯夫人沒有叫我戴眼鏡呢?」
關於面具那一段
我當初寫的時候忍不住想到了我在學校的行為
有時候對於老師的觀點並不認同
可是我仍然只能不帶任何怨氣的說「好」
在同學面前
如果他們請求我去幫他們一件事
我總是會說一聲「好啊」
即使我有時候真的沒有很想幫忙
這其實會不會也是一種面具呢?
那為什麼一個同樣帶著面具生活的我(雖然這樣說,但我其實大部分都是拿下面具的)
會討厭一個也帶著面具的瑞斗呢?
我們兩個之間的差別是否在於「戴面具的原因」?

雪兒/Pdas @mimi0907

4
番外二 如果沒有變數的話

男人翻閱著桌上的書本,「啪」的一聲,他打開了其中一頁,拿起夾在裡面的紙,那紙已經有一點發霉了。

他將黃紙攤開,紙上有著一條線,每隔一小段就會有一組數字,數字上方有著各個圓形圖片,圖片都是不同人的臉,頭像下方有一個小字。

其中,在左方,有幾個大大小小的頭像,有一個一直以來幾乎都是最大的頭像,頭像裡是一個男孩,男孩額頭上有著顯目的疤痕,下方的小字寫著:哈利.波特。

而有另一個頭像也很醒目,但是,他的頭像並沒有很清晰,反而一片模糊,只看到淺灰色的皮膚。圖片下方的小字是:佛地魔。

「該死!」男人看著那模糊不清的頭像說道。他握緊了拳頭。

「喀、喀、喀」快速而有著節奏的腳步聲從後方響起。「怎麼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問道。

「你看。」男人並不回頭。

「我看看……」女人走了過來,站在桌邊,看著男人指著的圖案。「啊……有闖入者?」女人問。

男人點了點頭,「嗯,目前原因不明,我想我們該向她發出警告。」

「直接驅離不是更好嗎?」女人說道,語氣並不像提問,比較偏向質疑。

「那對其他人可能會有副作用,我想你是知道的,對吧?」男人問。

女人哼了一聲,「我不認為她會想回去,而且給警告也就只是警告而已,不代表她一定會回去,如果她沒有回去,我們就做白工了,很浪費時間。」女人說道。

「但總比冒著讓其他人受傷的風險還要好。」

「我不認為。」女人果斷的說道:「她如果沒有立刻離開的話,對那世界的威脅也很大。」

「但或許她一收到警告就自己離開了,對那世界的影響不大,而且其他人也不會有神智錯亂或受傷的危險。」男人辯論著。

「是嗎?」女人的語氣開始不耐煩了,「你知道嗎?頭像已經變模糊了,如果不趕快把她驅離,整個世界會亂掉,時間軸無法照常運行,最後整個時空被扭曲,會有令人無法收拾的後果。」

男人安靜了一會,最後他說道:「好吧!我退一步,一步而已,知道嗎?」

女人嗯了一聲,沒有表示不滿,但也沒有同意。

「我們一樣送出警告,但是,如果10天後她沒有回去的話,我們就強制驅離,如何?」男人問。

「10天,一般程序送出警告一個月後強制驅離,你不過減少了天數而已。」

「光是一天,對那世界的影響也很大。」男人說道:「如果中間沒有任何變數的話,我們就這樣決定了?」

如果沒有任何變數的話。」女人重複了一次。

「對,如果有出現或影響標準程序的狀況發生的話,我們就必須停止了,為了安全著想。」男人點了點頭。

「這是所有在這裡的人都知道的事,你根本在講白話。」女人的眼睛往上移了一點,又立刻回到原位,顯然她剛剛想翻一個白眼。

「可是很少有這種情況發生,不是嗎?」

女人沈默不語,最後說了一聲:「警告什麼時候會送達?」

「最快聖誕節當天。」男人回答。

「聖誕節?還要一個月!你是故意的嗎?」女人質問。

「沒有,那裡結構很複雜,要把東西送進去很困難。」男人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為女人不知道而故意嘆氣,還是純粹因為時間而嘆氣?

女人揚起了眉毛,「那就這樣了。我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諾。」女人說完後便轉身離開了,那腳步聲越來越小,直到四周一片寧靜。

女人走後,男人站了起來。

「你好,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呢?」服務小姐親切的說道。

「我想要一個適合當作警告的東西。」男人說道。

「有闖入者?」服務小姐的語氣有一點驚訝。

「嗯,目前還不知道原因,不過已經有一個角色頭像模糊了,需要盡快處理。」男人說道。

「年齡?」服務小姐問。

「女生,十一歲。」男人簡短的答道。

「才十一歲?身體不會有問題嗎?」服務小姐擔憂的問。

「我也很擔心,所以才需要立刻發出警告。」

「好的,我立刻去把東西給你。話說,這年代的小朋友喜歡什麼啊?」服務小姐有意無意的問。

「不知道,不過你最好不要以流行來當參考,孩子們的個性都不一樣。」男人說道。湛藍色的眼睛直盯著服務小姐。

「我當然知道,只是隨口問問而已。來,這個,你拿去,趕快把女孩送回原來的地方吧!」服務小姐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用牛皮紙包裝的盒子。

男人接過了盒子,說道:「謝謝。那我走囉。」
這一篇關於hp的元素很少
不確定有沒有違規?
如果有的話我再改一下

不過這裡所講到的其實也算是整個故事很重要的一部分
關於伊莉塔到底怎麼來的、她會不會回去等等

話說開學後我好像真的寫文速度變快了耶🤔
之前都是兩到三週更
現在差不多落在一到兩週左右
好好奇原因X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哇!微微窺到一角伊莉塔穿越的原因了,感覺像是一個時空管理局
雖然說伊莉塔的加入會造成巨大的影響,但我還是比較想要沒有沒鼻子的世界啊🤧
你開心我開心大家都開心XD
不過這麼說的話,會有點擔心伊莉塔的身體呢

雪兒/Pdas @mimi0907

2
@gm40448101
啊啊啊
阿時大大竟然來我的樓踏踏!!
好興奮!
(剛剛很開心的走出房間,結果才想到家人在外面,只好努力憋笑XD

其實阿時不必擔心伊莉塔的身體,畢竟她有著主角光環呢!

就算最後受了什麼稀奇古怪的傷也沒關係,主角嘛,最後都會活的好好的(聽起來怎麼感覺好不負責任XD

雪兒/Pdas @mimi0907

4
第十四章 飛行課

「你飛得很好,雅娜小姐。來,再往上一點……」胡奇夫人用哄小孩的聲音說話。

伊莉塔絕望的看著胡奇夫人,而胡奇夫人則是冷冷的看著她(明明前一秒還挺溫柔的說)。

「教授,我真的……」

「你可以的!雅娜小姐。」胡奇夫人不讓伊莉塔繼續說下去。「你當初只喊了五次『上來』就握住掃帚,代表你對飛行有天賦和興趣,你一定可以的!」胡奇夫人堅決的看著伊莉塔。

但是我有懼高症啊!伊莉塔忍不住在心裡抱怨。

「你再上去一公尺就好,你只要輕輕的把掃帚抬高一下就行了,非常簡單。」

問題不是簡不簡單!而是我們現在正離地面8公尺,如果摔下去的話……伊莉塔剛想到這裡,她豐富而多彩的想像力立刻開始亂跑。(首先,她會在向上飛行時,因為地心引力和自身恐懼,而忍不住鬆手,然後胡奇夫人會立刻朝她飛來,結果她「碰」的一聲跌落地面,摔斷了腿骨,她就會在那裡哀哀叫,胡奇夫人帶她到醫廂病房,打石膏、用繃帶什麼的,而她只能忍痛躺在床上等待傷口癒合。最後,當她出院時,她就有一大堆作業要寫,卻只能說自己活該、很衰……)

好了!專心點,不要再亂想了!伊莉塔提醒自己。

她將僵硬的手輕輕鬆開一點點。

深呼吸……吐氣……。

伊莉塔以每秒一毫米的速度將手向上移動,當掃帚被抬起一公分時,掃帚立刻向上移動,伊莉塔僵住不動,掃帚仍然在往上飛。

「呃……教授?」伊莉塔轉頭看了看胡奇夫人。

「非常好,繼續保持這個姿勢,如果你想要快一點的話,也可以把掃帚再向上抬一點。」胡奇夫人滿意的看著伊莉塔。

不了,謝謝。伊莉塔在心裡一口回絕。

伊莉塔持續保持姿勢,一邊告訴自己不要往下看。

不要看、不要看,看了你會死,可是...好好奇現在已經飛多高了?看一眼就好,就一眼......

伊莉塔緩慢的低下頭,用眼睛瞄了一眼下方,此時她已經在與城堡二樓平行的高度了,而她的正下方,有著一顆說小不小、說大不大的水青岡,水青岡的最上方,有一根凸出來的枯樹枝,伊莉塔可以想像如果她不小心掉下的話,她的背會有多痛。

伊莉塔低聲驚呼。

「唉——」胡奇夫人嘆了口氣,連連搖頭。

「算了,你就找個你喜歡的高度,隨意飛行吧!」胡奇夫人見伊莉塔對於飛行仍然抗拒後,便放棄要求伊莉塔繞樹幹一圈。「我先去看看其他人的狀況......喂!掃帚不要亂玩!」最後一句是對另一名學生說的(因為他正打算在掃帚上倒立)。

一聽到這句話,伊莉塔立刻將掃帚前頭朝下,掃帚「咻」的一聲,下降了5公尺。

「這樣才對嘛!」伊莉塔忍不住微笑。

那一節飛行課,伊莉塔就依在大樹旁,欣賞著霍格華茲的美景(建築物)。
——————————————————
瑞斗悄悄的從床上爬起,他將垂落的簾幕拉開,將腳踩在樓梯上,安靜而快速的跳下來。

當他想把簾幕拉回去時,他愣住了。

原本的簾幕不再是深綠色,充滿著各種色彩,瑞斗立刻將簾幕拉開。

麻種在這裡!愛自誇的麻種在這裡!快來拿雞蛋!

那簾幕被人用各種顏色的筆這樣寫著。

瑞斗看著窗簾上的字,很久以後,他才想到自己早起的目的,便走出寢室的房門。

「嘩——」史萊哲林交誼廳的門緩緩打開,迎接而來的,是用深黑色石頭所做出來的地窖,風的聲音鑽進瑞斗紅通通的耳朵裡,風將瑞斗的長袍四處飄揚,趁勢鑽進瑞斗的身體裡。

瑞斗輕罵了一聲,便用手將長袍抓好,快步走去。

「這麼一大早,是誰在走廊上呢?」「你看,他竟然這麼早起!」「一定是用功的學生吧?」

當瑞斗走過一條條走廊時,畫像裡的人物不停的對他指指點點,瑞斗強忍著對他們翻白眼的衝動,一路走到變形學廣場。

「第三個柱子……第三個柱子……」瑞斗喃喃自語著,「到了……」瑞斗停下腳步,站在柱子前。

他繞著柱子走了一圈,當他回到原點時,他略為慌張的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會不見的……」

一定有人把它拿走了才對,對,沒錯,有人拿走了。瑞斗心想。但是,誰會去拿那個東西?只有在孤兒院且知道我的能力的人才知道,啊!是伊莉塔!瑞斗的呼吸聲微微變大。沒錯,就是伊莉塔拿走的,哼!她以為她可以?我不會讓她得逞的!
這一篇感覺比較像交代一下瑞斗最近的行動
畢竟到霍格華茲後,他跟伊莉塔的互動比較小

然後關於伊莉塔懼高症和想像力那一段,其實是在寫我自己
不過其實兩層樓高好像也還好?
我個人認為離地飛行兩公尺其實就挺恐怖的了(遮臉

最後
我覺得這一篇的寫法不太一樣
關於角色的想法我之前都是用「他/她認為」或「他/她感覺」來寫,這一篇就是直接以角色當下的想法來直接寫出來(?

((話說我到現在都還沒寫一年級內容重點呢(被打

雪兒/Pdas @mimi0907

6
第十五章 聖誕節禮物

「請聖誕節時要留校的同學來我這裡登記!」在一個看不見高掛在天空中的上弦月、聽不到夜晚小鳥歌聲的史萊哲林交誼廳中,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史拉轟教授正站在地窖門口喊著。

原本正在看書的伊莉塔聽到叫聲後立刻抬起頭,沒想到時間竟然過得這麼快,轉眼一晃,就到了聖誕節啦!這次可得好好享受這個節日才行!伊莉塔興奮的想著。

在以前,聖誕節對她而言就如同平日一樣,雖然在幼小時曾收到過禮物,不過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也開始不需要什麼玩偶、玩具了,她對聖誕節就沒有什麼期待或興奮了,不過呢,她現在可是在魔法世界呢!這裡的聖誕節比之麻瓜世界可好玩太多啦,任你是誰第一次一定都不會想錯過。

伊莉塔立馬起身,走到史拉轟教授面前,正當她準備說出她的名字時,她感覺有一隻手用力的推了她的背一下,伊莉塔一個重心不穩,往左前方倒去,伊莉塔感覺自己的心跳加速,眼睛忍不住閉上,突然她感覺手裡似乎碰到了什麼,伊莉塔立刻反射性的抓住那物體。

伊莉塔緩緩張開眼睛,只見她眼前都是深綠色,嗯?這是什麼?伊莉塔抬起頭來,這才看清楚了,原來她剛才用手抓著史萊哲林的沙發。伊莉塔忍不住暗自鬆了一口氣,因為若不是剛好前面有沙發讓她可以用手撐著,不然她就得在教授面前跌了個狗吃屎了。

「喂,不要插隊,到後面排隊去。」這時有人用力抓著伊莉塔的肩膀,將她的身體轉向那一個人,「我叫你排到後面去,你是聽不懂人話嗎?」伊莉塔看見一個身形粗壯的男子站在他面前,伊莉塔的肩膀被他抓的發疼。

「放開我……」伊莉塔低聲說道,她原本想要看起來勇敢一點的,沒想到她一說出口,聲音竟有些顫抖與沙啞,這讓伊莉塔感到驚訝與害怕。

「你說什麼?」那男生裝作沒聽到的樣子,將油膩的臉頰靠了過來。

「我說……」伊莉塔將頭低了下來,她覺得自己的喉嚨似乎被某個東西堵住了。

「你說……」那男生重複著,伊莉塔看的到那人眼裡的神情:狂妄、得意、自大、貪婪以及一些不能用文字來形容的情緒。

此時伊莉塔被男孩逼的冷汗直流,一顆心飛快的跳著,彷彿隨時都要跳出來似的,她不停的搓揉自己的雙手,希望能減少害怕的感覺。

就在伊莉塔絕望時,她的救星出現了。

「德洛特先生,你要登記了嗎?還有…呃…小姐,請你到後面排隊,謝謝。」這時一個輕快的聲音插入伊莉塔與男孩緊張的氣氛之間,那歡樂的聲音讓他們兩都覺得刺耳,因為這種語調不應該出現在現在的情況中。

男孩鬆開了他的手,轉身向史拉轟教授道:「當然沒問題,教授。我剛剛也在請這位小姐到後面排隊去呢!對不起搞了這麼久,教授。」男孩將雙眼垂下,表示順從。

一脫離男孩的控制,伊莉塔整個人一鬆,差點跌落在地,她輕輕喘著氣,往隊伍的最後面走去。

難道我竟然這麼無用嗎?剛才的事情仍然緊緊揪著伊莉塔,她曾經幻想過自己被霸凌的情形,她一直覺得自己總能勇敢面對,沒想到當事情真的發生時,她竟然是如此的無用、膽小和懼怕。

那天,伊莉塔一登記完要留下後,也不去洗澡、刷牙,就直接朝寢室走去。

原來…這就是我會進史萊哲林的原因啊,分類帽說的全是謊話,什麼有勇氣、為朋友挺身而出?那些不過都是安慰之言而已……

原本很期待的聖誕節,卻因為這一個小插曲而使伊莉塔灰心喪志。
—————————隔天早上—————————
伊莉塔揉了揉額頭和眼睛,將棉被踢開,盤腿坐在床上。
昨天發生的事一幕幕閃過伊莉塔的心頭,她仍然對此感到失望與害怕。別再想了!想點別的事吧,他們不過是因為你的血統而這樣做而已。伊莉塔對自己打打氣。「呼——」伊莉塔吐口氣,將簾幕拉開,走下樓梯。

此時她的室友都已經走了,伊莉塔看到一、兩個散落一地的禮物盒和緞帶,這時,伊莉塔看到一個完好無缺、沒有打開過的亮綠色禮物盒。

「那是……」伊莉塔彎腰將那盒子撿起來,「啊!」伊莉塔驚呼一聲,她看到禮物盒上面被人用黑筆寫上了字,那上面寫著:「伊莉塔.雅娜收」

這是給我的聖誕節禮物!伊莉塔驚訝的心想。

她立刻將禮物盒拆開,當她看到裡面的東西時,她更是驚訝的張大嘴巴,裡面放著一塊黑色硬梆梆的長方體,長方體下面有一個圓形按鈕……

伊莉塔收到禮物時的畫面

呼—終於把一年級內容重點提了一個頭了
相信大家應該都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吧?

然後關於伊莉塔被推倒而產生懼怕那一段
其實我原本並沒有要寫成這樣的
原本是想要寫伊莉塔被純種們陷害(好像也不能這樣說)而只好帶著怨氣到後面
不過寫著寫著,就變成這樣了
不過這樣也剛好可以凸顯出伊莉塔自大和膽小的性格
當初就一直想找機會寫出伊莉塔性格中的史萊哲林成分:膽小
雖然這次寫的似乎有一點嚴重
不過幸好不會到太誇張

雪兒/Pdas @mimi0907

2
第十六章 第七步驟

伊莉塔從來沒有體驗過上課偷滑手機的樂趣,而她,現在依然沒體驗過。

「龍血總共有12種用途,第一種用途是......」史拉轟教授在臺上說著,但伊莉塔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你很冷嗎?」這時坐在她旁邊的珊卓問。

「怎麼了嗎?」伊莉塔撐起假笑問道。

「你從剛剛左手就一直放在袍子裡,而且手一直在動。」珊卓說道,眼裡滿是關心。

「還好啦,不過以我以前的國家來說,英國這裡確實蠻冷的。」伊莉塔說道,這話半真半假,畢竟她怎麼可能告訴珊卓自己剛才就一直在點手機上的「Chrome」呢?

這時手機又再度震動了一下,伊莉塔便將手機關掉畫面,再打開,然後將手指移到最下面,點了一下,過了一陣子,手機又再次震動了。

唉唉唉……伊莉塔無奈的心想。不管是在霍格華茲的哪裡,就是沒有網路,那給我這台手機到底是要幹嘛啦!伊莉塔忍不住在心裡大聲抱怨。

沒錯,伊莉塔當時在聖誕節時收到了一個來自現代的手機!

但是,每當她按下其中一個按鈕時,不管是不是需要網路,手機總會跳出「找不到網路」的訊息。

這讓伊莉塔很納悶,因為如果這是鄧不利多給她的,那他為什麼要送一個毫無用處的手機呢?

我可不想要等到牙齒都掉了、已經走不動的時候再測試有沒有網路!伊莉塔煩躁的想著。鄧不利多到底在搞什麼鬼啊?送東西不寫名字就算了,還送了一個廢物過來,他腦袋有沒有問題?這個想法已經跑過她腦袋很多次了,當然,她不會在變形學這堂課時這麼想。

而伊莉塔也發現自從她拿到手機後,就開始有一股急切感,那感覺讓她很不舒服,胸口時常會悶悶的,而且只要事情一不順她的意,她就會覺得煩躁,內心有一股莫名的怒火無處發洩,這讓她懷疑自己的脾氣是不是變糟了?

「雅娜小姐?」這時有一個聲音問道。

伊莉塔抬起頭,只見瑞斗正站在她的正前方,「你在做什麼啊?我真沒想到你會在上課時突然站起來,瑞斗。」

「呵呵。」瑞斗笑了一下:「看來雅娜小姐剛剛神遊囉!」此時瑞斗看了看四周,伊莉塔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現在教室裡已有許多人站了起來,正兩兩一組熬製某種魔藥。
伊莉塔的心又揪了一下,煩躁感正一點一滴的上升,她的手不自覺的握緊,她想叫瑞斗離開,可是話卻卡在喉嚨裡出不來。

「或許吧?」伊莉塔勉強擠出這句話。瑞斗冷笑了一下:「所以我們要開始了嗎?」

伊莉塔一愣:「開始什麼?」

「看來雅娜小姐腦袋不怎麼靈光呢!魔藥學不就是要熬煮魔藥嗎?」瑞斗一臉像在看白癡的說道。

「所以說我們兩個雜種就像過街老鼠一樣被分在同一組了?」伊莉塔冷冷的道。

瑞斗的臉瞬間暗了下來,但又立刻漲成鮮紅色,瑞斗深深吐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不要發作,「你、說、什、麼?」瑞斗一個字一個字緩慢吐出,從各方面都可以看出他的怒火。

「我說我們兩個沒人要的雜種被分在同一組,是不是?」

「你敢再說一次試試看!」瑞斗的聲音突然變高,但又非常小聲。

「如果你有腦袋你就不該讓我再說一次啊!」伊莉塔起身看向黑板說道:「好了,我看看......(伊莉塔戲劇化的瞇起眼睛)第一個步驟是加入些許月桂粉,這說法也太抽像了吧?課本又沒告訴我們些許是多少?一些又是多少?」伊莉塔一邊說一邊抓了幾把月桂粉丟進大釜裡。

站在一旁的瑞斗鐵著青臉,攪拌著魔藥。

當伊莉塔準備放下粉斑瓢蟲時,瑞斗的手突然伸了過來,抓住伊莉塔的手。

「你在幹嘛?」伊莉塔問。

「我可不希望我的魔藥學成績因為你而減分。」瑞斗說道。

伊莉塔抬起頭仔細看了看黑板:「沒有錯啊!」

「你的眼睛沒有看到第七個步驟的備註是什麼嗎?」瑞斗問,他的語氣和神情都很得意。

伊莉塔看了看黑板:

七.
先順時鐘攪拌5次,再逆時鐘攪拌5次,等待魔藥變紅
備註:請等魔藥完全變成桃紅再進行下個步驟

伊莉塔又低頭看了看大釜,魔藥現在呈現帶有一點點橙色的階段。

「那還真感謝你的提醒,湯姆·瑞斗。」伊莉塔以緩慢的語調說話。

「不客氣,雅娜小姐。」瑞斗微笑道,表情就像在接受一個無知女孩的感謝。

伊莉塔紅著臉將手收回來,暗自發誓自己以後一定要挑到瑞斗一個毛病才行!
寫完這段後再回去看了看
我突然覺得我把瑞斗寫的好像石內卜🙈
雖然也有可能是瑞斗真的聽從伊莉塔的話拿掉1/4的面具(因為如果全部拿掉的話,伊莉塔應該會直接慘死在霍格華茲)
不過感覺還是怪怪的

話說這篇文剛好讓伊莉塔與瑞斗互動到了!
總覺得他們兩個的互動好難寫
比較喜歡寫單獨一個人的
((其實是因為瑞斗的性格好難描寫,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把人寫的邪惡、殘酷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