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死的旅行者!!(不定期更新)

發表於

嗨~
伊娜來發文囉~

這是我的第一篇言情同人文,而且我真的很喜歡的HP,希望大家也會喜歡!

要先提醒讀者的事:
1.設定是五角戀,一個女生和四個男生;雖然最終cp是一對一,但真的,不喜勿進喔。我不介意。
2.HP世界博大精深,不能說完全了解它呢,請考究黨手下留情💦
3.用的是大陸譯名(例:Draco-德拉科)
4.寫得很慢啦對不起…

目前進度有五章啦(~_~;)
請多多包容我的拖文症(−_−;)
—————————

角色介紹(?)

姓名:未知(通稱旅行者)
性別:女
年齡:未知
外貌特徵:(可改變)
性格:精明、忍耐力強,平時待人溫和有禮但可以很殘酷;

沒錯我的角色介紹是拿來耍人的

好啦這女主~
男主是驚喜(⁎⁍̴̛ᴗ⁍̴̛⁎)
6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8  17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5
序.


我是旅行者。

這是我所居住的宇宙,裏面有七大界;而七大界底下是各自的小世界,上頭是宇宙的天神。偉大的天神製造人類,然後把他們送到適合的不同世界居住。死去的靈魂一上天界、二落地獄,或 下凡…雖然每人只有一次機會;這樣的循環大概已維持了十億年。

但有些人類、又稱半神,他們無法被分類;半神,他們五千年便會出現一次,這些可憐的人們生來便是鶴立雞群的天才,卻只有二十年生命可活,又被無數次送到不同的世界生活——他們帶著痛苦的記憶,一次又一次地循環;一次又一次地取代人們的身體;一次又一次地轉生輪迴。

唯一的解決辦法便是等它結束。
直至下一個可憐人出現,他們才會回歸天神無情的懷抱。


衪們製造;衪們回收。
沒有憐憫,像是物品般隨手丟棄。
五千年,他們要等待五千年才能真正地死去。


他們無奈地用可怕的力量成為新的君王:因為我不犯人 人卻犯我,從心底裏感到絕望的半神,被無知而殘忍的人們稱為——

「旅行者」    
——————————

「叮~歡迎光臨~此地乃『靈魂暫居所』~客人將在這裏找到他們的專屬位置——上天堂、下地——欸?是旅行者啊…」
正要飄向有【投胎】和【下凡】字樣大門的靈魂停下,向說話的青年點了點頭:「皇子。近日如何?」說罷還行了個禮。

被稱皇子的青年有著黑髮紫瞳,他苦笑了一下和旅行者聊了起來:「皇子這名號,千年來有誰知?服務慣了,人們可知我曾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子?罷,我確實便是廢太子,叫我孤煙又有何不可?」孤煙看著旅行者默默地點頭,又有點擔憂的問:「倒是妳…五千年出一個的苦命人——旅行者,在第二界的新朝過得可好?」

旅行者冷笑一聲說:「和你一樣。玩了場大屠殺;被巫師拿住,斬了。」
孤煙聽了垂下眼瞼:「那些無情的人類…這又何必呢……」


她轉過頭,嘆氣:「罷了,無知便是無知。」旅行者閉眼片刻,又問:「孤煙,可知我下世去何處?」

孤煙一個伸手,手中便凌空變出一陳舊書籍;書上寫得龍飛鳳舞的三字:生死薄!
 
他熟練的揭開最後一頁開始讀:

「叮~歡迎光臨~此地乃『靈魂暫居所』~客人將在這裏找到他們的專屬位置——上天堂、下地——欸?是旅行者啊…」
正要飄向有【投胎】和【下凡】字樣大門的靈魂停下,向說話的青年點了點頭:「皇子。近日如何?」說罷還行了個禮。
被稱皇子的青年有著黑髮紫瞳,他苦笑了一下和旅行者聊了起來:「皇子這名號,千年來有誰知?服務慣了,人們可知我曾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子?罷,我確實便是廢太子,叫我孤煙又有何不可?」孤煙看著旅行者默默地點頭,又有點擔憂的問:「倒是妳…五千年出一個的苦命人——旅行者,在第二界的新朝過得可好?」
旅行者冷笑一聲說:「和你一樣。玩了場大屠殺;被巫師拿住,斬了。」
孤煙聽了垂下眼瞼:「那些無情的人類…這又何必呢……」


她轉過頭,嘆氣:「罷了,無知便是無知。」旅行者閉眼片刻,又問:「孤煙,可知我下世去何處?」

孤煙一個伸手,手中便凌空變出一陳舊書籍;書上寫得龍飛鳳舞的三字:生死薄!
 
他熟練的揭開最後一頁開始讀:


旅行者  
最新世界:第七界-最新行星-地球  
名稱:哈利波特時空  
地點:大英帝國-平行時空  
旅行者名號:黛娜.珍妮佛.該隱 ( Dinah Jennifer Cain )  
旅行者身份:血族(吸血鬼)/ 巫師(混血)  
旅行者能力:魔法、變形(黑貓或蝙蝠)、從背後變出蝙蝠翼、瞬間轉移、心靈感應、催眠、格鬥、西洋劍術等  其餘能力有待確認  
旅行者開始年齡:105歲(少年時期) 
旅行者生日:2月6日(水瓶座)
旅行者死期:125歲 2月6日 0時0分(少年時期)

讀畢,旅行者便皺起眉頭;
孤煙安慰道:「血族和巫師都是很強大的種族呀。」
可旅行者聽了只是冷笑:「人情冷暖中,強大弱小又有何分別?就是生來無手無腳,我也能殺出一片血海。」

孤煙望著怨氣深重的女子,怔怔的說不出話來。


旅行者收起情緒,欲說還休;最後只幽幽的說了句:「那麼,孤煙,替我向令妹問好。」


說罷她仰天長笑,留下一個高傲清冷    但孤獨的背影。

——————————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6
1.

藍光,然後一個少女憑空出現;旅行者、不,黛娜.該隱擁有似是嗜血的紅眸——那是一雙靈活的美目,波光瀲灧;尤如濃郁的紅酒,飽滿而誘人。接著是她及胸的飄逸長髮——像夜色般漆黑、傾瀉如墨的滿頭青絲;風起了,把她稠密的頭髮揚起;隨風飄散的還有種沁人心脾的香味——不知那氣若幽蘭的清香,是否她天然的體香呢?

黛娜瞄了瞄四周環境,發現自己似乎早已身在英國倫敦。靠著新的能力:心靈感應,她從經過的路人得知自己的所在地點是蜘蛛尾巷——哈利波特平行世界中西弗勒斯.斯內普教授的住處。

“許多英里之外,曾經在首相的窗戶外遊蕩的霧氣,此刻正在一條骯髒的河流上飄浮。這條河蜿蜒曲折,兩岸雜草蔓生,垃圾成堆。一根巨大的煙囪,那是一個廢棄的磨坊留下的遺物,高高地聳立着,陰森森的,透着狗靈。四下里沒有聲音,只有黑黢黢的河水在嗚咽,也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只有一隻精瘦的狐狸偷偷溜下河岸,滿懷希望地嗅着深深的雜草叢中幾隻炸魚和炸土豆片的包裝紙。”* 一個聲音悄悄地說著。黛娜一怔,隨即明白這也是上天賜下的禮物。於是她便信步而行;那聲音似乎很清楚她的去向,一直悄聲指路。

無知的路人看見一個模樣高貴優雅的女孩子進入蜘蛛尾巷不禁開始指指點點;黛娜想了想,決定試用新的血族技能——她走到一個無人的角落,正想著如何變形,在指路的聲音便轉為說明書;黛娜恍然大悟,原來指路的聲音是「世界學者」——這些神奇的系統是天神用以吸收人界知識的小型百科全書:旅行者有時候會得到一個以學習在某些危險的平行世界生活。於是她輕鬆的變為一隻體型優美的黑貓,世界學者立刻繼續指路。
黑貓黛娜跟著聲音往巷子裏走;小房子門階上的孩子顯得瘦小;聚在一起的成人眼神透出貪婪;老人的衣物都簡陋而破爛。顯然蜘蛛尾巷就是一個小型貧民窟,住在這裏的人都是一個比一個窮。

世界學者持續叫黛娜往前走,直到她走到盡頭:一間破舊而細小的黑色小屋;仔細一看,竟是因為房子太過骯髒不堪,牆壁被陳年污垢覆蓋而顏色暗淡且深沉。黛娜一個後空翻便變回人類形態,她血紅的眼珠冷漠地掃過屋子,接著是旁邊一棵大樹;
忽然,她的眼中有點光芒閃過:
樹下倚著一個男孩。
——————————

西弗勒斯今天很不幸。
他的母親,艾琳.普林斯(現在是斯內普),是個女巫!這事西弗勒斯當然知道,因為他自己也是巫師,甚至於,他母親的家族——普林斯家族是巫師界的貴族!他母親可是普林斯家家主嫡女,唯一的孩子、長女表示繼承人…也可以表示很多錢…

可是他的母親、據說曾是魔法學校——霍格華茲裏一個優秀的人才、魔藥大師,卻害怕自己的麻瓜父親!一個失業、酗酒、普通至極的失敗者!!
最終他慈愛的母親因為自己發燒而決定冒險在家熬煮退燒魔藥;那個麻瓜父親卻在這種時間回家而撞見那鍋藥!結果自己找了一頓打,母親差點兒被破酒瓶的玻璃碎片割瞎眼睛。

西弗勒斯趁著母親拉住那大腦要檢查的瘋子趕緊奪門而出,逃到家附近的大樹下不禁跌坐在地;大半天沒一滴水入口的他再沒有力氣跑了,只好倚著樹幹休息一會兒。
——————————

「嗨。」黛娜拍拍西弗勒斯,坐了在他旁邊。

西弗勒斯嚇了一跳,一個女孩無聲無息的在他背後出現;但他隨即被女孩的美貌吸引——她大概十五、六歲,穿著一身暗色調但相當華麗的衣服:一件露出雪白後背的無肩帶服貼背心和只覆蓋前臂的華美燈籠袖、無數的飾品、長達腳踝的百折裙底部帶有多層蕾絲和花紋,剛好露出白淨腳背和黑色高跟鞋,顯得腳背越發白皙而黑皮鞋子更加低調奢華。

最吸睛的並不是少女的衣裝或花容月貌,而是她神秘的紅瞳;一雙靈巧的眼睛不似母親的黑眼珠,也不像父親的暗藍色眼眸,而是神秘的、冷漠的、誘人的、驕傲的…西弗勒斯盯著黛娜的臉,對情緒敏感的他讀出了寂寞…?


黛娜任由西弗勒斯瞪著自己一陣子,見他不說話,自己倒先不耐煩了。她開口:「你還要發多久呆呢。」
西弗勒斯聽了才發現自己看著人家女孩子的臉好久了,連忙反應過來解釋:「我、不,沒有……對不起。」他沉默了片刻,終是放不下女孩眼中一閃即逝的孤獨寂寞;他小心翼翼的問:「你…在傷心嗎?」
黛娜雖然感覺莫名奇妙,但因為世界學者不知為何不停催促她回答,所以還是笑了笑說:「沒有呀。為什麼這麼問呢?」

西弗勒斯蒼白到病態的臉染上一絲紅暈;「眼睛…」他低頭說著:「你的眼睛透出孤獨……」
黛娜一愣,二十年的短命讓旅行者變得孤僻;她也一樣;可她還是感到…孤獨。幾千年來都是自己一人,她甚至不會再費力氣去安慰自己……原來她的眼睛裏還有寂寞…?

不過她隨即調整好自己亂七八糟的情緒;無論如何,她都是孤單一人,就算寂寞也只是一種無用的心態。她一笑,說:「我確實是個孤單的人,不過並不影響我的心情。習慣就會好了喔。況且,我偏好運用情緒自身——尤其是憤怒;是很好的推動力。」
西弗勒斯呆住了;他能感受到這女孩實質化的悲哀;同時那也是很強的怨念;就像她說的:“ 運用情緒自身 ”,但即使這話極其悲傷,他卻莫名的想要贊同它。


好景不常,當兩人想再聊一聊時,一隻蝙蝠急匆匆地飛過來,一把撲在黛娜身上;她皺了皺眉,她似乎並不意外地,能聽懂這蝙蝠的叫聲。
——————————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2
嗯…發完覺得自己寫了不少有病的東西…
*上面有一段是網絡上找到的書裏描述蜘蛛尾巷的段落

🧐🥰😍因為強尼勝訴而興奮的芭樂:) @Snarrian

3
文筆很好呢,而且很精練喔^_^希望可以繼續寫下去

晴(≧ω≦) @Camellia6424

1
好厲害啊~(⁰▿⁰)
可以叫你伊娜嗎?
你文筆好好喔~!
寫文加油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2
@Camellia6424 可以喔~
謝謝欣賞^o^
我會努力的~(≧▽≦)/~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2
2.

黛娜拎起蝙蝠;如果她猜測的沒錯,這隻「蝙蝠」應該是她的…同類,一隻吸血鬼。可是她卻不明白為什麼「牠」不變回原形——血族狀態;根據她本身知識,血族並非介懷世間看法的種族;雖然偶爾會有不貴族的吸血鬼,但也不用介意區區一個人類小孩目擊他們變身的。
“世界學者,搜尋「為何吸血鬼不在黛娜.該隱面前變回血族狀態」”黛娜感到奇怪,便使用世界學者尋找答案;
“收到。以下搜尋結果共兩項;搜尋時間為0.227秒;請旅行者打開學者面版。”世界學者稍作機械化的聲音道;黛娜心裏念著學者面版,專屬旅行者的半透明正方體便出現在她的眼前。正方體透出未來的氣息,黛娜轉動它;其中一面浮著「學者面版」字樣;黛娜點了進去,然後按下其中一個結果:

「為何吸血鬼不在黛娜.該隱面前變回血族狀態」
結論一
該隱(姓氏)世世代代都擁有大公爵爵號;在公爵以下的吸血鬼不可擅自行動,此亦可包括該隱小姐不批准他/她變身。

黛娜皺起眉頭:她根本沒對蝙蝠說過一句話——所以這個結論可以排除。
於是她又回到頁面,然後點開另一個結果:

結論二
黛娜.該隱因各方面原因而不允許靠近她的吸血鬼解除動物狀態(她施下了自創咒語)。此外,在她為中心點面積五十米內的血族會被強制變成動物狀態。

她想了想,又再詢問世界學者;然而這次它並沒有請求黛娜打開面版,而是直接說:「根據資料顯示,黛娜.該隱會告訴被施咒者:『該隱已赦免你』;推測這是解咒方式。」
黛娜一直掛著的完美笑臉崩了,原本的黛娜想出這麼一句中二的句子讓她有點接受不良;不過她迅速回復正常,並對手中的蝙蝠說:“該隱已赦免你”

蝙蝠停止折騰,飛離黛娜的手掌;牠秀花式般的翻了一圈,然後變成一個穿著優雅的青年;

貼身的襯衣,瑪瑙灰的馬甲,黛藍色的長褲和純黑領呔;墨色長髮綁成三股辮鬆鬆的垂在胸口上,擦亮的楬色皮鞋;銀色懷錶和精緻細金鍊作為點綴;青年迷人的金眸與帥氣的五官是亮點,可惜幾千歲的旅行者實在太經驗老到,黛娜不動聲色的感嘆了少於十秒,便問:「何事。」
名叫雅各的青年嘆了口氣,說:「My lady,你應該回去參與你的加冕典禮,老公爵都氣急了。」

「我不想。」無論是作為黛娜.該隱還是旅行者,把麻煩攬在身上都不在她的計劃之內。

「總而言之,我叫黛娜.該隱。你叫什麼名字?」她直接無視了雅各的存在,向西弗勒斯問道。
「…西弗勒斯.斯內普。」他低聲的回答;他不喜歡這個男人,他直覺覺得這男人和黛娜的關係很親密。

「黛娜!」雅各急道;根據世界學者的資料顯示,雅各和黛娜是童年玩伴,黛娜滿100歲時應該開始接觸大公爵的工作,可是卻逃走了來到人類世界;作為穩重可靠的好朋友,雅各毛遂自薦追回髮小;可惜人類世界太大,兩隻狡猾的蝙蝠(黑貓)你追我趕了五年,才被雅各捉住了。

「我不要回去!」她叫道,儲存在旅行者空間的記憶與她自己的開始融合在一起,她的情緒已經被影響了;而顯然黛娜.該隱不能接受回去血族生活。
「難道你想我強制送你回去?」雅各四周的溫度開始上升,他修煉的是火元素;與巫師不同,血族學的是元素魔法,修煉了一種後再學另一種,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一百年才學成」這種誇張的說法對他們來說再正常不過。
「我不在五年,學囂張了?」和說話的語氣不同,黛娜的氣場開始縮小,她學的元素是暗影;最高境界是沉進黑影裏,變得無處不在,而黛娜正在這樣做——她已經準備學習下一個元素了。 

「你需要接管你父親的爵位!!他老了!」雅各把手揮向黛娜,一個藍色的火圈圍住了她;
「是的,他老了。那個傢伙在製造了幾十個未成年的繼承人後老了!我懷疑他是故意的!」她喊道;雅各身下的影子變成了一個圓形,準備好攻擊。
       

正當黛娜把黑影籠罩雅各,他放下手,嘆氣:「聽著,老公爵需要你接管工作。無論你覺得他老不老,他都一千歲了;他可能不算老,但他累了。」

「請,跟我回去魔界吧。」

黛娜一怔,她沒想到雅各的態度會軟化;兩人對上眼;他的眼睛裏帶著懇求。
黛娜撤了圍著雅各的暗影;

當她開始思考下一步,腦海裏突然浮現一個影像讓她沉默了;

“Look…at…me…”

她看著眼前年輕無知的男孩,對比腦海中揮之不去的男人;



她抬起頭,說:「我走。」

雅各驚喜的問:「你真的願意走?」

「想莉莉絲了。」黛娜吶吶的回答,莉莉絲是與她同父同母的妹妹;大公爵第一個妻子的女兒,也是家中的次女。

「但我有條件。」她道,堅定的看著雅各。




「我要帶走他。」黛娜的視線轉移到西弗勒斯身上。
——————————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最近在忙畫畫!!有人想看嗎~?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3.

「我?」「他?」兩人同時問道;雅各驚訝的張大嘴巴;西弗勒斯即不知所措的看著黛娜。
她愉悅的望著兩個男孩,點點頭。
「當然,前提是你肯跟我走,西弗勒斯。」黛娜深深的看進他的眼睛裏。

 「我…」西弗勒斯想到他的母親;
「或許你願意先知道一些資訊再考慮?」雅各優雅的說;

「人類,不要害怕;我們是長生不死的血族。」
黛娜白他一眼:「你是想嚇壞他嗎?」
「當然不是…」他心虛的回答。

「是的,我們是人類口中的吸血鬼;但我們已經好幾萬年沒有傷害過生命了。雅各剛剛提起過魔界吧?我們的祖先在那裏找到叫做血果的植物,我們早在雅各的祖先,德古拉公爵出現前就不吸血了。那些都是傳言而已。我告訴你,不僅如此,我們正在躲避人類!想想看,一個千歲血族站在一個手拿機關槍的孩子面前;只要他懂得如何發射它,誰會贏呢?看看那些憎恨吸血鬼的人類,一個被軍隊包圍而逃出生天的同胞將成為傳說!」黛娜說,雙手擺在西弗勒斯的肩膀上。

「聽著,我意外的知道了你的命運;不要守在這裏,你不想你的母親早早死去而你不在她身邊吧?跟我去血族的領地,我能教會你所有你能用到的知識;我能讓你變強。」
那個男人再次閃過腦海;黛娜加重手上的力度,她看著西弗勒斯,資訊中的那個男人多麼的優秀,人才豈是拿來浪費的,假若他沒有遇見那個女孩,他會淪落如此嗎?

「我的母親…」他在猶豫;他放不下他的母親,他甚至不敢想像他的媽媽在他父親底下如何生存!
「她可以一起來,如果她放不下老斯內普的話我能催眠他;他會回到與你母親新婚時的狀態。」黛娜遊說著;她直覺告訴她必須帶走西弗勒斯,而她的直覺從來沒有出過錯!
—————
西弗勒斯領著他們回到他的房子;他打開門喊道:「媽——」未說完便被艾琳.斯內普捂住嘴;

「不要吵醒他,我好不容易把你父親哄睡了。」她有點驚恐的看了看隔壁房間,隔音不佳的牆壁對面傳來了打鼾的聲音;

「斯內普夫人——」雅各優雅的說,卻被打斷了;
「普林斯小姐。」黛娜道。

「我很早已前已經不是普林斯小姐了——」「你願意的話,很容易的。」黛娜插入,問:「不累嗎?維持這段沒了愛和支持的婚姻。」
「我……」艾琳呆呆的盯著牆壁;她愛她的丈夫,毫無疑問的;可是犧牲的是誰呢?是托比,她,還是被他丈夫稱作怪物的…?
「西弗……我對不起你…」她的眼睛充滿了淚水;她故然是能犧牲所有,但西弗勒斯是無辜的;他這樣一個孩子,犧牲了還剩下什麼?難道她要毁掉她兒子的命運嗎?
「我知道你放不下,可是你的兒子卻不能在這兒成長。」黛娜道。「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催眠斯內普先生。你自己選擇想要他忘記的事情,或是,想要他明白的事情。」

「我想要他忘記我的存在。」西弗勒斯冷靜的說道;艾琳震驚的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媽,我不想在這裏生活。我值得更多,而我會自己去掙取。我不介意你留下,只是…不要忘了我。」他抓住他母親的手道:「我也不想與你就這樣分隔兩地,但我希望你支持我的決定。」

「西弗勒斯會跟我走。」黛娜說明:「請容許我自我介紹:黛娜.該隱,血族和巫師的結晶。」她伸出手;

艾琳猶豫了一會,決定去握那隻手……
——————————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4.

六年後.


玻璃窗外的一絲陽光照射房間裏,使西弗勒斯醒來。

他掙著眼躺了一會兒,便起身去洗漱。和每一天的早晨一樣,他把厚重的窗簾拉開,沐浴,整理儀容,然後去更衣;他望著衣櫥好一陣子,最終選了黑襯衣和子夜藍的西裝外套;穿上正經但舒適的褲子,他抓起外套走出衣帽間。
西弗勒斯走進他的客廳;一如既往,還冒著熱氣的早餐擺在餐桌上。他把外套放在椅子上,便去隔壁書房選了一本書看。
當他回到客廳,一隻黑貓正靜靜的坐在餐桌上。


黑貓眨了眨眼,陽光下純黑的毛看起來特別有光澤;西弗勒斯忍不住上前搔了搔牠的下巴尖,黑貓舒服的眯起眼睛;當牠再次掙開玻璃珠般的眼眸時,牠一瞬間就變成一個少女。

「早安,西弗勒斯。睡得好嗎?」黛娜笑意盈盈的問道。西弗勒斯回了聲「嗯」,便坐下來吃早飯。
「生日快樂。」黛娜輕盈的跳下桌子,吻了吻他的臉頰;西弗勒斯鬧了個大紅臉,便把臉藏在書後。
       
「你的信。」黛娜笑了笑,把桌上的信拿起來遞給他;西弗勒斯把視線從手上的書轉移到黛娜拿著的信封。
他有點疑惑的取過潔白的信;血族古堡裏沒有人會寫信,他們比較愛用瞬間轉移或是遠距心靈感應。除去該隱半年才舉行一次的家族大餐,只有他的長男次女會和他交流;當然還有黛娜和雅各。

雪白的信封上用深綠色的墨水寫著:魔界西方,血族古堡第二層第五間房臥室西弗勒斯.斯內普先生收。
西弗勒斯好奇的轉過信看它的背面;同樣的綠色墨水印著有四隻動物的徽章:金獅、銀蛇、銅鷹和黑獾。他隨即有點激動的讀出徽章下的宇:「霍…霍格華茲…」
—————

「我的寶貝兒子……」艾琳緊緊的抱著西弗勒斯,手裏抓著信紙;  
兩人在收到信後第一時間就想起了艾琳。

「謝謝你記起來拜訪她,我知道艾琳真的很愛西弗勒斯,更何況收到霍格華茲來信。我看她今天一大早起床還覺得很疑惑,原來是記得他今天會收到信。」托比亞.斯內普向黛娜道。

「不用謝…」黛娜盯著他額頭上的疤發呆;六年前她抓住男人往牆上重重的撞了一下,洗去他對西弗勒斯的大部分記憶,然後催眠他相信自己頭上受傷而失去記憶。完成後,她告訴老斯內普他有一家很正常的巫師妻小;而西弗勒斯被送去學藝了;被催眠的男人輕易的接受了答案。現在老斯內普找了一份工作,兩夫妻重新開始,一切都很順利;他們甚至生了一個女兒,艾絲。


「說起來,我想介紹一個女孩兒給你認識。莉莉.伊凡斯,一個漂亮的麻瓜出生女巫,她們一家四口就住在附近。」艾琳放開她的兒子,道。
艾絲皺起眉頭說:「不喜歡伊凡斯,那個佩妮叫我怪物。」

西弗勒斯挑眉,抱起艾絲:「那種人,不認識也罷。」
「同意。」黛娜親了親艾絲的額頭以示安慰;西弗勒斯黑著臉扯過黛娜,她無奈的同樣吻了他的臉。

「慶祝生日~」艾絲期待的說;黛娜笑了笑,也看向西弗勒斯;他嘆了口氣,點頭答應了。

   
「可愛~像是一家人呢。」艾琳望著身材同樣高挑的兩個少年人,覺得帶著艾絲的兩人莫名的適合。
——————————

(我只有兩章存貨所以更到第六章後會拖…)
(謝謝你看完它👆🏻幫幫忙點個贊吧🥺👍🏻)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有cp感了嗎?不會寫甜文的我:(ーー;)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哈囉我又出現啦~
對不起…我根本完全忘記這裏._.
暑假嘛…懶了……
好,事不宜遲!!
——————————

5.

不爽。

真xx的不爽。
西弗勒斯不悅的想道,有禮的他難得在腦中有點粗裕的碎碎念;黛娜決定帶他去斜角巷購物,而他一向不喜外出;雖然血族沒有人類想像中的那麼自我封閉,但西弗勒斯願意很自豪的說:「我是血族。」

像六月這樣悶熱的季節讓人不想離開家,西弗勒斯也一樣;所以他氣悶的跟著黛娜、莉莉絲和阿赫利斯(老公爵的長男,三姐弟的母親生前都是巫師,而且關係不淺,連帶著三姐弟也挺要好的)一起去倫敦的破釜酒吧。


「為什麼我要去?」西弗勒斯憤憤不平的問;他想在血族古堡的圖書館裏研究水系魔法!

死也不要出去「曬太陽」!!


「這是你該做的。如果過幾年我不陪你採購,難道你出門連搭地鐵也不會嗎?」黛娜嘆氣道;西弗勒斯是個優秀的人才,可是對比起照顧自己的能力,她開始擔心去霍格華茲讀書的他會因為不眠不休的學習而餓死。

「對呀,你不要忘記,你是一個巫師,做點每一個巫師成長階段中都做過的事沒害處啊。」阿赫利斯摟著西弗勒斯的肩膀安慰;血族的成長期很長,人類中八十幾歲的阿赫利斯看起來也不過比西弗勒斯年長幾歲;更何況少年期的孩子生長速度各有快慢,根本沒有人說得出阿赫利斯究竟是幾歲。

「嗯。」西弗勒斯應了一聲;除了黛娜外,能令他乖乖聽話的人只有阿赫利斯;大概是因為老該隱的兒子都還是幼童狀態的小蝙蝠(血族生長速度慢),所以西弗勒斯有什麼男生問題都會去問阿赫利斯。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死宅男,不要天天守在圖書館裏。」莉莉絲冷冷的道,摟住黛娜的手臂,順道送西弗勒斯一個勝利的笑容。
西弗勒斯哼了一聲,反擊:「你呢?天天往外跑,上課逃課;梅林知道你學到多少?」他冷笑著,道:「明年轉成人了吧?修練有沒有五級?」元素魔法分十級,而且人人能學,可惜方法都絕跡了;
「你——!!」


「停。莉莉絲,再吵你就回家。」黛娜淡淡的喊停兩人,走在前頭。
—————


盧修斯.馬爾福不耐煩的和哈德里安.帕金森走進麗痕書店;六月正是大多數一年級生收到信的時候,不貴族的他們都會一個勁兒的衝入對角巷,真不明白為何他的父親要他來;就不能郵購嗎?這裏實在是太過人山人海,他被撞到不止十次。還沒說完,他又被撞了;

「看你的路,世上有些人是你不配觸碰的。」盧修斯佯裝高傲的道。
詹姆.波特吐了吐舌頭:「不然怎樣?你叫你爹地來抓我喔?」他扮了個鬼臉,便跑走了。
盧修斯:他x沒禮貌的死小孩!!!!

「別介意啦,小孩子欠禮貌你又不是不知道。」帕金森安慰道。

「我就是討厭那——」話被打斷;盧修斯一個不小心,把莉莉絲撞倒在地。
雖然討厭孩子,作為人類的良心還是有的;盧修斯擔心的問:「你沒事吧?」

他低頭一看,只見坐在地上揉著撞紅的鼻子的是個漂亮的女孩;一頭中長的柔順黑髮披散著,光滑水嫩的臉頰上有幾顆不明顯的雀班;她揉了揉眼睛,略帶水氣的雙目是藍色的:像是母親項鍊上的海藍寶石;晶瑩剔透,夏天般的淺藍明眸。

盧修斯呆住了,她好美!!


幾人買的書可憐的散落在地上,遭繁忙的路人不在意的踩過;阿赫利斯把莉莉絲扶起,黛娜上前問:「莉莉?你沒事吧?」她憐惜的摸了摸莉莉絲的臉,她的鼻子還紅著;
西弗勒斯和阿赫利斯一同惡狠狠的瞪著兩個貴族,阿赫利斯俊朗的臉蒙上了陰影;而西弗勒斯那雙黑眸閃著火焰。


黛娜轉過頭,冷冷的說:「看路,少年。」




盧修斯看了看各人的臉,心想:這什麼神家庭?!!!
——————————

(謝謝你點進來看🥺按個讚再走吧~?🥺🥺)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老實說,我有點寫不下去了…我知道是我自己的問題,可是對不起我真的更新得很慢…心中有太多想法感覺再多二十章也寫不完;每次告訴自己下一章一定要上火車去霍格華茲了,可就一直拖一直拖。我也好想提出究竟為什麼旅行者不想死,可是就連西弗的冒險我也寫不完…況且從一開始有人留言,告訴我要加油繼續下去直到根本沒有人再點讚了;我覺得當我發這篇文的時候的那股動力早已退去不少…但我希望至如今還會有人來看。或者很久很久以後,在我終於把這第一篇同人文完成後,會有剛剛發現這個秘密仙境的新手好奇的點進來,然後再也出不去,直至他們看完為止呢。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6.

盧修斯呆了一會,「啊」的叫了出來,親自把封面有點破爛的書籍拾了起來;看了看其中一本,不得了!《最後的龍族》,它看似是青少年科幻讀物,其實是巫師界最後一條金龍用古代魔龍的語言寫成的週記。

他父親的朋友,一位龍語研究學者曾說:「古代魔龍是一群很有智慧的生物,他們不能被稱為牠。龍語很複雜;魔龍語更複雜;而古代金龍的語言則不是人人能解了。我花了五年多心血,尋了多少書籍,也就解了其中的五份之一。真希望有這方面的專家來教我,我願意替他洗地打掃,也想當他學徒。」

他不由得問了一句:「你看得懂?」

黛娜點點頭。


盧修斯常常聽他父親說:看人不能靠貌相,最好也看衣著;學得多的人,衣品也不會差。當然,世界也不失奇人異士。他把四人掃視一番,低調不失奢華的裝束。他暗暗的點頭,又道:「我會補償的,這些書我會重新買過給你們。全新的。」他彈了一下手指,一隻家庭小精靈「啪」的一聲出現了。

「盧修斯小主人,莎莎可以怎麼幫您呢?」叫作莎莎的小精靈九十度鞠躬,畢恭畢敬的問道。
「替我去買一套全新的書,跟這套一模一樣的。少了一本我就懲罰你。」他命令道,把手上的書本全數交給小精靈。
莎莎又鞠躬應道:「好的。」然後同樣「啪」的一聲消失不見。



「啊啊,我該走了。盧修斯,再見了。」帕金森又向四人道:「And you.」他對四人行了一禮,便匆匆離開了。



盧修斯問:「我能請你們吃午飯嗎?」

黛娜想了想,決定接受邀請;現在的身世夠她任性了,不過活了這麼多年學得她精明,史萊哲林學生的領導請吃飯怎能拒絕呢?於是她點了點頭。

盧修斯眼睛閃了一下,道:「太好了。」又向莉莉絲抱歉的笑了笑;莉莉絲不領情,哼了一聲轉過頭去。
—————


「Wellcome to Night’s Sweetness ~ 喔?是盧修斯呢,你很久沒有光臨本店呢?」一個身穿紅裙的金髮美人出來迎接,她歪頭看了看四人;人本性愛漂亮的東西,即便漂亮的是人也一樣;她和善的朝四人眨了眨眼,紫色的眼珠閃爍著。
「照常?」
盧修斯點點頭。
美人笑了笑,道:「請。」

她領著五人上樓,又問盧修斯:「阿布幾時再來呀,我想他呢。」

「呃…他……」盧修斯猶豫道,他的父親病了;阿布拉克薩斯平時最疼這個金髮情人,他特別吩咐盧修斯不許跟她說,也就是為什麼他很久都沒有來這間餐廳的原因。

阿赫利斯和西弗勒斯對望一眼,知道對方都想到發生了什麼事。
黛娜拍拍兩人,小聲道:「你知道的,地下情只有一個結果:就是一生一死,不然就是雙忙了。因為這種情人大都一是情,二便是利了,很少有好結局的。 自己想想要不要告訴人吧,不要毀了別人雖只有一時但甜蜜的幸福啊。」

西弗勒斯向阿赫利斯使了個眼色,說:「兩個可能性。一,是他不愛你了,不想見你了。」
眼見金髮美人的眼裏積滿了淚水,阿赫利斯連忙說:「二,是他太疼你了,發生意外不想你擔心。」

盧修斯看父親的愛人都要哭出來了,只好無奈的說:「父親病了,他疼愛你所以不想你知道。你用這一次性門鑰匙去看他吧,記得替我求其情。」他把袖子上的一顆銀色袖扣摘下遞給她;
年輕的女人感激的接過,原地消失了。


他目送她離開,然後打開包廂的門;
盧修斯笑了笑:「進去再講?」
——————————

點個讚吧?

伊娜(一個愛寫同人的哈迷 @Hannah130_hp

0
7.


「我難得誠實一次;」盧修斯嚴肅的說,「你懂得古金龍語,我很佩服。我只想知道你是如何學會的?魔龍很久以前便絕跡了,牠們的語言更沒有可能流傳至今;至少我以前是這樣想的…」他看向黛娜。

「該隱,我姓該隱。」她道。
「該隱小姐。」盧修斯頷首說。

「去玩吧。一人十加隆,夠你們玩一個下午了。」黛娜笑了笑,掏出三個錢包交給阿赫利斯。他點點頭,帶走了莉莉絲和西弗勒斯。


「謝謝你,該隱小姐。現在,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盧修斯有點迫不及待的說;他緊張的看著她,得到這個答案太重要了!


「巫師界…已經沒有能說古魔龍語的人了;可是魔界還有,而且藏書沒有絕跡。」



「魔界…是我想的魔界?」盧修斯不可置信的問;巫師很少和魔界接觸,裏面有太多不能預計的可能性了;況且魔物一般都是低智慧的嗜血生物,除了魔龍、血族、狼人等生物能控制本性外,人類一踏入便會被殺得屍骨不留。


黛娜皺起眉頭,她即使不讀心也能看清他的想法;她不滿的責備道:「請不要低估魔界,巫師的祖先:精靈、河妖、媚娃,甚至你剛才說的魔龍,都是從魔界來的。」她瞪了盧修斯一眼,說:「魔物不是全都是渴想血液、沒有自己想法的動物。我剛才列舉的所有生物,包括我和我的兄弟姊妹——血族,都能被稱為魔物;學會尊重你見到的任何物種,才能成為真正成熟的巫師。」


「我明白了。」盧修斯回答,心裏只感到納悶:為什麼他要像被母親訓的兒子般回答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呢?
——————————

「無聊。」莉莉絲翻了翻白眼,看著西弗勒斯研究架子上的魔藥;他拿起一瓶紫紅色的,又興味索然的放下。

三位早已體驗過各方面娛樂的年輕人自然是不容易服侍的,他們跑了對角巷一遍便開始感到無味;西弗勒斯在幾年前就得到他的魔杖,所以壓根不用去奧利凡德的店。
他的魔杖是:魔界最高大的一棵血果樹枯萎後取下最結實的一節樹幹作手柄,和光精靈成年前的最後一根頭髮為杖芯;十三英寸長——一個擁有魔力的數字。
死亡和新生、墮落與光明——矛盾而強大的魔杖,專屬於西弗勒斯.斯內普。


他們最後來到巷子尾的魔藥店閒逛。

看了一會,西弗勒斯終於怫然不悅的道:「質素太差,也不夠純。店長還說這兒的魔藥是全對角巷最好的呢,謊話連篇。」


「人生最難的事就是不計較,照單全收;可最容易的呢,也是不管三七是不是二十一,都笑笑放下。改善自己的不足吧!不用試圖幫助那些不願接受建議的人。」阿赫利斯笑了笑,繼續無所事事的逛著。




「我們是不能不計較的人呢。」莉莉絲與西弗勒斯面面相覷。

「而我們親愛的姐姐黛娜,則會笑著不理會無知的人。」阿赫利斯道,撿起一瓶魔藥問:「西弗勒斯,這是什麼…?顏色好漂亮喔,你看。」
他又觀察了一下,拿給莉莉絲看;瘦長的玻璃瓶裏裝著金綠相映、猶如銀河般緩緩旋轉的液體;她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



西弗勒斯抬頭瞥了一眼,立刻驚慌的警告道:「那是毛髮急增劑,如果你不想手上一瞬間長滿頭髮的話,就小心不要沾上一丁點!」
莉莉絲尖叫一聲,把剛取到手中的毛髮急增劑扔回阿赫利斯懷裏;他抖了一下,如同拿著燙手山芋般擺回架子上。

阿赫利斯瞇著原本閃著好奇的眼睛道:「好險,我——」莉莉絲卻搶道:「別管這些奇怪魔藥了!我們找些好玩的吧?」

西弗勒斯翻翻眼睛,問:「你又想去哪兒?不過我肯定不是好東西。」
「嘿嘿…」莉莉絲笑道。


「翻倒巷?」她悄聲建議。
「不去/不行!!」西弗勒斯和阿赫利斯同時道;雖然老公爵的所謂資產足夠他每一個孩子在獨立前任性一番,黛娜嘗試拋棄它,而用自己的能力;阿赫利斯運用了它,並進一步發展潛能;至於莉莉絲…她確確實實的任性了一番。


「我通常都不會阻止你惡作劇,你知道的。可是翻倒巷是邪法師的去處,最好不要亂進入。」阿赫利斯告誡她,難得嚴厲了一番。
「我同意。我不是說你沒有能力,只是那裏實在是太多不穩定因素了。」西弗勒斯說罷,又道:「你等著,一會兒黛娜聽到你說要去翻倒巷你就死定了。」

「沒錯。」冷酷無情的聲線傳來,黛娜正站在魔藥店門口望著三人。


(後來莉莉絲被罰抄一千遍「我不會再勸人去危險的地方玩」,因為字不夠整齊被再罰五百遍。)
——————————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