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妙】八年級與你|更新至第二章.第一次學生大會

發表於
大家好,這裡是紅妮(。◕∀◕。)
想在暑假結束前開一座新樓,分享這個假期寫的一點跩妙~

第一次製圖醜到哭請見諒哈哈哈(圖來自仙境臉書2017.09.19的貼文

本文:
一般向,有私設,(微?)妙麗中心
小說和電影設定都有,但容易出bug (可以的話幫抓 (←厚臉皮
剛開始主要篇幅走主線(事業線),第XX章後會慢慢開始談戀愛(⁎⁍̴̛ᴗ⁍̴̛⁎)

介紹:
大戰後,回到霍格華茲完成學業的「八年級生」妙麗,老是在校園裡碰到曾經的死對頭跩哥.馬份,當一切故事重新開始,他們能相安無事地度過最後一年嗎?

背景設定:
1.金利同意有參加霍格華茲大戰的學生可以直接加入正氣師訓練,不用參加超勞巫測。所以哈利、榮恩和奈威沒有復學,而是直接接受正氣師訓練。
2.有復學的人跟下一年級生一起上課。

目錄

第一章 女學生會主席                                 #1
第二章 第一次學生大會                             #2

希望我沒有比穿奈威奶奶衣服的石內卜奇怪
&希望可以認識也喜歡跩妙的人~(´▽`ʃ♡ƪ)"
16

本文作者

  • 終極巫師
  • 133  1298

紅妮۞ @Hennie

14
第一章 女學生會主席


棕髮女孩習慣性地抱緊手中的書本,低頭確認課表。

她有點緊張,不只因為隔了整整一年沒有碰到這麼厚一疊羊皮紙,更因為在大戰之後,她已經沒辦法泰然自若地走在路上──即使她盡量不去注意,餘光裡,也能看到每個人都用一種興奮的眼神看著自己──「哈利波特的夥伴」、「英雄」、「八年級生」……感覺這些標籤正貼滿她全身。

大戰後,由於哈利、榮恩和她都缺席了整整一年的課,麥教授建議他們回到霍格華茲讀完最後一年。本來都已經安排好了,他們三個將會跟下一年級──也就是七年級的學生──一起上課,結果,金利在最後一天跑來問他們要不要參加正氣師訓練……

「妙麗!」

她抬起頭,朝開心跑過來的紅髮女孩揮手。

「沒有哈利和榮恩的校園總感覺少了點什麼,幸好你又回到了這裡。」金妮笑道,瞟了一眼她手上的書。「我剛好也有黑魔法防禦術,一起走吧?」



下課後,金妮不由分說地將妙麗拖到校長室。

走上旋轉樓梯,她倆一眼就看見寬敞辦公桌後方的新任校長。

「格蘭傑小姐!真開心見到你。」麥教授上前擁抱她。妙麗有點驚訝這位一向嚴肅矜持的教授會如此熱情,但當她看到桌上的文件就明白了,最近的工作量肯定讓她焦頭爛額、瀕臨崩潰。

和金妮寒暄後,麥教授招呼她們坐下,並直接了當進入正題。

「我擔任學生會主席?」妙麗愕然道,看向一旁的金妮。「可是,寄到洞穴屋的信上不是寫……」

「是沒錯,但我認為你比我適合這個位置。」金妮笑嘻嘻地說,彷彿這件事與自己無關。

妙麗有些不知所措,轉向新上任的校長,試圖挽回局面。「教授,我只是回來完成學業而已,金妮才是真正具有資格的七年級學生……」

「衛斯理小姐堅持如此,」麥教授看向金妮,聳聳肩。「我唯一的立場就是尊重你們的決定。」

妙麗也看向她,紅髮女孩爽朗一笑,拍拍她的肩:「我已經領教了魁地奇隊長的辛苦,而你在DA時已經證明過自己的領導才華,不是嗎?況且,你的頭腦、個性和執行力大家都很服氣。」

她無法否認。捫心自問,暑假在洞穴屋看到霍格華茲通知信時,有一瞬間,她的確感到有些失落。儘管她不後悔去年三人組的冒險,卻也不是沒有幻想過,如果自己讀了七年級,是不是也能擁有多采多姿的校園生活,也能繼續投身於熱愛的事物,也有可能被選上,成為……

「怎麼樣,妙麗,你願意嗎?」

金妮伸出手,遞到她的面前,掌心放著一枚猩紅色的徽章。

就像哈利平常炫耀的,金妮的善解人意真的很討人喜歡,她想。



「咄咄失!」

鐘聲響起的同時,正趕往下一堂課的妙麗聽到轉角後方有人喊道,伴隨一道紅光,以及一陣大笑和喊叫。當下,她第一時間並沒有想起自己是新任學生會主席,理應維持秩序,僅僅只是出於直覺地往咒語來源走去。

四個人中,一個是赫夫帕夫的災來耶.史密,另外三個低年級生她曾在交誼廳看過,當中的一名女孩正拔出魔杖,指著遠處的巨石。

「你們在做什麼?」妙麗問。四人同時回頭,臉上的笑意立刻消失,變得驚恐慌張。

「那邊有什麼東西嗎?」

眼見四人都不發一語,妙麗乾脆直接往魔杖指向的地點走去。

「……等等!別過去,很危險。我們在,呃……練習施咒。」

她朝結結巴巴的災來耶挑起一邊眉毛,逕直走向那磊磊亂石。

距離只有幾步之遙時,她想起,這裡似乎是三年級時,自己揍了跩哥.馬份一拳的地方。

下一秒,她便看見了那個東西。

牠距離石頭不到一呎,以倒臥的位置來看,應該是先撞到高達八呎的石壁,才彈落草叢的。雪貂全身軟趴趴的,緊閉雙眼,一動也不動。

「你們在傷害牠?」妙麗的語氣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包括災來耶在內的四人,一瞬間都嚇得只想下跪求饒。

「你們,全部,跟,我,去,見,校,長!」

麥教授對於四位膽大包天的學生處以最嚴厲的訓斥以及勞動服務。

「做得很好,格蘭傑小姐。」

「應該的,教授。」妙麗說。「雖然大戰結束一段時日了,但學校仍然不太平靜呢。」

「是的,某種程度上這也有我的責任。」麥教授嘆了口氣。妙麗明白這不是她的錯──大戰後,光是重建學校設施就是個大問題,更別提有一堆教授職位空缺了。誰忍心責怪此時上任的校長呢?

「格蘭傑小姐,希望你好好監督那些滋事份子,我不允許傷害他人的行為,即便只是一隻魔物。」

「明白,教授。那麼關於這隻雪貂……?」

「麻煩你將牠送到葛柏蘭教授那裡,我想她對醫治動物也有一手。」

在前往奇獸飼育學教授辦公室的路上,從昏迷中甦醒的雪貂都靜靜躺在妙麗懷裡,時不時皺緊小臉。

「你很痛嗎?」妙麗輕輕撫摸牠的右腿,似乎骨折了,雪貂猛地瑟縮了一下,她想起自己並不清楚動物的身體結構,趕緊收手。

「格蘭傑!」

她回頭,是一位七年級的赫夫帕夫男孩。

「剛剛的魔藥學課堂怎麼沒看到你?」

妙麗向他說了一遍事件原委。

「真奇怪,我不知道災來耶對小動物感興趣。對了,史拉轟要我轉告你,今天的作業是一呎半的應用魔藥報告。就這樣,先走了,還得去找馬份呢。」

「馬份?」

「你不知道嗎?聽說他也回來學校了。」他的表情彷彿在談一顆屎炸彈。「而且他應該要去上課的。咦──」

男孩驚呼的同時,妙麗懷中的雪貂突然彈了起來,蹦落地面,在妙麗伸手抓住牠前,一溜煙跑出走廊,消失了。


(TBC)

紅妮۞ @Hennie

8
第二章 第一次學生大會


霍格華茲的餐廳通常在最後一個學生回寢後便熄燈,然而此刻,以大門為起點,搖曳的燈火沿著各個學院的長桌一個接一個點燃,最終照亮前方的教職員餐桌,學生代表和級長們魚貫而入,亂哄哄地找位子坐下。

「你聽說了嗎?今年的女學生會主席──」

「──我知道,就是那個總是跟在『傳奇波特』身邊的那個──」

「──去年一整年都在外冒險──」

「完美女孩?天曉得葛來分多的麻──」

一抹棕髮黑袍的身影從兩個交頭接耳的史萊哲林女生之間穿過,待她們看清那個人是誰時,立刻噤住八卦的舌頭。

妙麗擠過人群,大步走上開學儀式時鄧不利多使用的那個貓頭鷹形講台。她試圖讓自己的姿態看起來自信又能幹,但其實能感覺心臟像隻發瘋的蟾蜍怦怦直跳。妙麗在講台後方站定,環顧底下,在一大片陌生面孔中,看見一個熟人──災來耶.史密,他正翹著二郎腿一臉不耐望著自己。妙麗不理會他,清了清喉嚨。

「咳,首先,很感謝大家撥空出席第一次學生大會……」

她聽過麥教授和金妮說明學生會的業務,學生會主席的職責無非就是擔任全校學生的榜樣、領導級長履行職責(例如在火車上維持秩序)、代表學生向校方爭取權益,如果心有餘力,還可以舉辦一些全校性的活動,聯絡霍格華茲師生的感情等等。思考過後,她決定先從基本的份內事開始做起。

當她正準備進入第一道正題時,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男學生會主席在哪裡?」

眾人才剛面面相覷,餐廳大門就「砰」一聲被撞開,一個滿身大汗、灰頭土臉的男生扶著膝蓋,大口喘著氣。

「我……主席……皮……皮皮鬼……纏住……」

他顫巍巍地往餐廳前方走,腳步卻像猛灌了三大瓶火燒威士忌那般歪七扭八,還沒走到妙麗跟前,就「乓」一下倒地,不省人事了。

「……看起來真靠不住。」一個赫夫帕夫鬈髮男孩在他被抬走時撇了撇嘴,評論道。

這下好了,第一次集會得在少了一個主席的情況下舉行,妙麗真正開始有點不安了。但她還是努力鎮定心神,依照程序,逐步解決各個待辦事項。

「好,我想……我還不認識你們當中的一些人,」正確來說,是每個人,她心虛地想。「也許可以先來個自我介紹?」

等全場將近五十個人說過一輪自己的名字後,妙麗已經有些頭昏腦脹。她使勁抓了抓頭髮,定下神,抓起事先列好的流程清單:「……謝謝,那……首先,負責帶領一年級新生的級長們,你們有遇到任何問題嗎?新生們都知道交誼廳的位置?沒有人被關在門外?……很好……什麼,你說有人闖進四樓走廊的沼澤?開學第一天不是就說過那個地方還沒清理乾淨、禁止進入嗎!……你說誰被送到醫院廂房?因為有別的學院的人亂放絞脖瓦斯?唉,真的是──」



「……最後一個環節,有沒有臨時動議?」

兩個小時後,她成功地在沒有人掀翻桌子或是被下蝙蝠精咒、自己也沒有掐死任何人的情況下說出這句話。場面短暫沉寂,接著一個叫奧拉.奎克的雷文克勞男孩舉起了手。

「可以重啟決鬥社嗎?」

「決鬥社?」妙麗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回憶起那是二年級時,吉德羅.洛哈教授和石內卜一起開辦的社團,雖然構想滿不錯的,但其實只舉辦過一次集會,之後隨著洛哈悲慘地離開霍格華茲,這個社團就不了了之了。

「為什麼會想重啟決鬥社呢?」妙麗上下打量那個奎克。他似乎不是級長,也不是七年級的學生。「你參加過?」

「……沒有。」他的臉微微脹紅,但那雙藍色眼睛還是理直氣壯地看著她。「但聽說那個社團滿不錯的,可以學到不少正規決鬥的知識,同學之間還能彼此實際演練。自從鄧不利多的軍隊解散,我們就少了一個練習的大好機會,這種事應該要好好發揚才對,不是嗎?」

「說得也是。」妙麗歪頭思考了一會,似乎沒有不允許決鬥社成立的理由。正當她要開口應允時,一個叫瑪琺達.艾斯克的史萊哲林女生突然站了起來,妙麗認出她是剛剛講自己八卦的其中一人。

「──反對!」她尖叫,過大的音量在封閉的餐廳內久久迴盪。妙麗嚇了一跳,不明白為什麼她的反應這麼激烈。女孩似乎也被自己的行為嚇到了,尷尬地將紅褐色的直髮撥弄到面前,試圖遮住自己的尖下巴。

「你的理由是?」

「我……呃……」她此時又突然變得畏縮,吞吞吐吐了好一會兒才說。「『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已經死了,無論是DA還是決鬥社都沒有存在的必要。何況──」她的聲音又急又尖,像一隻唱花腔女高音的烏鴉令人煩躁,而且不知為何,抖得很厲害。「我聽說,從前的決鬥社根本是趁機修理自己看不順眼的……」

妙麗無法聽清女孩最後說了什麼,因為她的尾音瞬間被更多反對她的聲浪淹沒,場子頓時亂成一團,有聲音說「到底是誰在修理誰」、「史萊哲林也好意思說這種話」,還有的說「……現在還很危險」、「憑什麼阻止別人學習技能保護自己」……妙麗試圖讓所有人安靜,但根本沒有插話的空間,她甚至還看到有些人已經抽出了魔杖,儼然一副要就地成立決鬥社的樣子。突然間──

啊哈!新官上任麻瓜小妞,小鬼頭們反目成仇!

一個長著邪惡黑眼睛和一張大嘴的小個子男人穿過窗戶俯衝進來,它身著鮮艷的奇裝異服,戴著一頂綴滿鈴鐺的帽子,手中抓著一大把小臭丸*。

「皮皮鬼!為什麼你這個時候會在這裡──」

妙麗還沒驚呼完,皮皮鬼就直直衝向聚集在前方的學生,手指飛快地搓著小臭丸,瞄準每個人的頭彈射出去。

「嘻嘻嘻嘻嘻──」「啊啊啊啊啊!」

在崩潰躲閃以及四散奔逃中,關於決鬥社的議題被迫戛然而止,大戰後的第一次學生大會以二十年來最荒謬的形式散會。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臭丸(Stink Pellets):散發出最難聞氣味,可用來分散級長和老師的注意力的實用小物(?)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