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篇】武俠波特-決戰

發表於
許久以前,無名之主曾留下三樣遺物與一則傳說。
 
崇聲之蕭,一曲情深今夜夢,再歌已是曲中人,蕭聲不絕處,清淚亦不絕。
 
行隱之袍,點絳朱唇銀鈴笑,近似呢喃又覺遙,不知此身何方現,莫測芳蹤行隱袍。
 
皆古之刀,長虹吟刃刀光落,萬物盡皆作古流,雖可斬破難關,開拓未來,然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實乃兇名赫赫的災厄之刃。
 
集此三樣遺物之人,無名之主再臨。
 
 
 
 
 
 
***
 
 
 
 
 
 
群英島首府,霍格華茲,有一山,名曰華山。
 
今夜,宿命之人相約,決戰華山之巔。
 
 
 
「如今,江湖最強的刀『皆古』握在我的手中,這天下又有何人膽敢違逆我!」
 
率先開口的是兇名在外的黑魔王,佛地魔。
 
今夜,他將斬殺宿命之子,今夜過後,再無人敢反抗他的統治。
 
「湯姆,你還是不明白。」黑髮碧眸的年輕劍客,波特,卻怡然不懼。
 
眼前之人雖是滅他滿門的仇寇,當今武林第一魔頭,波特的語氣卻好似在與對等之人閒話家常般。
 
「明白什麼?鄧老頭已死,我到是奇怪,你直面我的愚蠢何來?」
 
面對佛地魔王的譏嘲,波特只是靜靜看著他,如同一潭平靜無波的水面一樣。
 
「絕情鎖心經,無波篇。」
 
波特的話讓佛地魔斂去些許笑意。
 
他是知道的,從未有人練成的最高心法,然而,多年來,無數人反覆鑽研卻仍未解其中奧妙,全因整篇就只有一句話:『問世間,情為何物?』
 
什麼也沒有的武功,叫人從何練起?
 
不可能的,就連自己跟鄧老頭都沒有參悟的玄機,波特一介莽夫怎麼可能練成?

 
「情斷石玉碎,碧波海無涯。」

 
波特並沒有特別大聲,但是這段話卻彷彿洪鐘般在所有人心裡鼓蕩。
 
恍惚之間,人們依稀看到一抹黑色的背影,傲然立於碧海之上,踏水無痕,烈日之下的長髮與衣袍,無風自動。
 
佛地魔瞇起了眼睛,他沒有想到波特也到這個境界了。
 
法隨言行。
 
看來今夜,自己必須要在此扼殺這人,如此年輕便達到此等境界,假以時日,又將是另一大阻礙自己的對手。
 
 
『兩人必死於另一人之手』
 
 
這是江湖流傳甚久的一句話,不知從何而起,卻在一夕之間,成了所有人朗朗上口的一句話,這句話成了佛地魔的心中刺。
 
他不允許有人可以擊敗他,他不允許。
 
 
 
 
沉默片刻,波特倒是先開口打破了寂靜。
 
「湯姆,你的內心可有一點點慈悲?你可曾對你的所作所為感到一絲懊悔?」依然是波瀾不經的語調,卻激起佛地魔心中的無名火。
 
「會悔就別做,做了就別悔,英雄當有此等器量。」佛地魔曰。
 
波特搖了搖頭,眼中出現憐憫之意。
 
「你也是個可憐人…」
 
「你說甚?」
 
「懺悔吧,趁你還能懺悔之時,為你的罪孽懺悔,否則,今夜你必將死在這裡。」波特嘆息著。
 
確定自己沒誤解波特的話中之意,佛地魔臉上譏諷更甚。
 
「哼,好大的口氣,好狂妄的態度,你倒是解釋解釋,你要如何—」
 
話音未落,佛地魔竟是毫無徵兆暴起,率先發難,雖是兵不厭詐,此等下作手段實在毫無一代宗師應有的氣度。
 
「啊哇呾喀呾啦!」
 
此乃黑魔王成名絕技,以殺意催生無形劍氣,若心中催發的殺意不夠,劍氣將反噬出招之人。
 
世間最兇惡的魔王使出最兇險的劍法,六字箴言伴隨六道劍芒,勢要取下眼前之人的首級。
 
平地忽起狂風,飛沙走石間,黑影宛若疾飛的死神,揮舞奪魄之鐮收割無辜的靈魂,兇狂劍勢已成,今日即使鄧宗師復生,也難攖其鋒,必得退避後再詢隙反擊。
 
九死一生之際,卻見波特左腿前踩,右腿微曲,左臂虛舉,右掌蓄勢,赫然是『繳械三法』中的空掌式。
 
無波之心宛如澄鏡,映照萬物真實,劍意雖凶險莫測,卻未激起一絲漣漪,碧綠雙眼所見,不是鋪天蓋地的戾氣,而是至強的表象之下,乾枯腐朽的可憐人。
 
 
 
黑是一樣的黑,人卻是不同的人。
 
知曉了那人所背負的命運,波特明白了強大並不僅僅只從表面判斷。
 
《絕情鎖心經》全篇共四層,分別為無想境、無情境、無我境,以及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無波之境。
 
那人領自己入門,雖是奉了鄧氏宗師的命令,卻也盡心盡力傳授,從無一點藏私,甚至在最後用他的生命點悟了自己。
 
一切的一切,只因一個字,而這個字,誤了那人一生。
 


悔。


 
世間道理皆如此。
 
毀了,便悟了。
悟了,便悔了。
 
絕情並非真的絕情,而是情根深種,不能自已而不得不鎖了心。
 
而那人,一悔便悔了半生。
 

『問世間,情為何物?』

 
此篇要領不在於「情」字,而在一個「問」字。
 
看似問這世間,亦是捫心自問…
 
你是悔了,還是悟了?
 
 
 
 
 
刀勢斬落之際,佛地魔忽爾眼前一花,自己所斬之人不是波特,竟是自己?
 
然,殺意已凝,覆水難收,這刀不落也得落。
 
思及此處,佛地魔眼中兇光大盛,不再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那刀終是毫無猶豫地揮斬而出。
 
身錯,影落。
 
人,依然是兩人。
 
刀卻已不再是魔王手中的刀。
 
背對佛地魔的波特,揮刀灑落刀身沾染的血跡,穩穩將兇刀收回了刀鞘,收回一直掛在他腰間的刀鞘。
 
那位少女借給他,以聖木所製的刀鞘,寄寓了少女所有思念與祝福的山楂刀鞘,鞘身有著娟秀的字跡,以淚寫成的文字。
 
 
『盼君早歸』
 
 
楞楞看著胸前的傷口與空空如也的雙手,佛地魔怎也不明白,波特是如何奪走他手中的刀刃,又是如何,在電光石火之際,反斬自己。
 
他不明白…他不明白…
 
佛地魔想問,可這一問,來得太遲太遲。
 
 
 
 
 
 
自古,無波之水可為鏡,雖是虛影,亦是實相。
 
斬殺佛地魔的不是波特,而是佛地魔自己。
 
但凡佛地魔心中有一絲絲慈悲之心,這一劍都不會要了他的命。
 
但是結果如何呢?
 
曾經不可一世的魔王已然失去神采的空洞雙眼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波特明白的,不管他說什麼,在失敗前,佛地魔是不會聽的,這說與不說都沒有任何區別。
 
黎明升起,當人們抵達之際,只看見曾呼風喚雨的魔王倒在地上的屍體,而那位打倒他的英雄,身影已經消失在晨光的沐浴之中。
 
他贏了。
 
所以他該回去了。
 
回到有人思慕他的地方,在裊裊炊煙之中,回到他應有的,平淡的生活之中。




 
這不是最好的傳說,卻是英雄最好的歸宿。
 
因他這一生只想當她的英雄。
17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9  29

猗苗H.p.JG @Jas159

1
沙發!(躺
天哪~作者大大寫的太棒了吧~
哈利和佛地魔的心境都寫得好到位!!
第一次看到有人寫武俠版哈波同人文 太有創意拉!!!
(是說....山楂?跩哈???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3
@Jas159
謝謝你的肯定,希望有把魔法的故事與武俠的結合給呈現好~

另外,給予哈利山楂刀鞘的少女,發想源於批踢踢的寫手與繪師們一同創作的角色,綴歌馬份。

如果原作的跩哥變成了女生,那麼HP會變成什麼樣的故事呢?

因為創作出來的人物太飽滿了,是自己很喜歡也很投入的HP二創故事喔~

幾位哈綴的作者也有在仙境發表他們的創作,都是很棒的故事!

我也受他們啟發良多,有機會也可以看看他們的作品~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太強啦!喜歡你的文字,求續集👀💖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0
@jadeite
謝謝你的肯定,不過不會有續集了,這只是一個短短的單篇故事而已=)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yoyo710369 哈哈哈也不一定要是這篇的續集
就是想說或許可能有機會再看到武俠風的文文👀💖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