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中心】窒愛(9/13更新至Chapter 12)

發表於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1
@cassiopeia1226

其實,我覺得黑可拉的每一篇文都精緻到可以出實體書了。

貝拉要反攻反攻了! 期待更文。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lyncc16073

感謝海豚的肯定喔~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那麼一定有海豚的功勞在!
嗯,正一步一步朝原著的貝拉前進中。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1

Chapter 12



冷風拂過面前的大片荒原,霎那間她有種時空錯置感,彷彿她重回到和道夫蜜月的當下。待她站穩腳步,看清此刻她所在的地方,發覺並不是同一個地點。她伸直微屈的雙腿,暗自比較現在和回憶的差異。蜜月的那片荒原原始、無趣;眼前的遼闊原野則是多出濃密的遮掩。她轉頭看道夫,沒出聲,用脣形問:「接下來呢?」

道夫顯得很緊張,在荒原中東張西望,飄忽不定的眼神使他看起來像是被狩獵的對象,他咬緊的牙關的僵硬下巴將他的心情洩漏無疑,於是她只好再問一次,換來的是他的噓聲,每當道夫不知所措時便會利用斥責她來掩飾。驀地他直接抓起她的手腕,就像剛剛那樣,然後往前奔。

她的心不斷劇烈突突跳著,不知是因為奔跑亦或是緊張。道夫像是在避著什麼天敵,沿路都伏低身子,她也跟從彎下腰來,不明所以。

「遠方有個粗糙的監視咒,要是有人經過就會被偵測到。」等他們到了安全的地方時,道夫才跟她解釋。

後來雷斯壯夫妻倆低身伏在一座矮丘下方,她好奇抬頭張望,想知道黑魔王在哪裡,這個舉動馬上令她又挨了頓道夫的喝斥。

「黑魔王呢?」她問。她直直看著道夫,不迴避視線。他瞪著她,好似這樣就可以壓制住她,不過最後還是他先轉開了。

「他就在附近。」道夫的聲音藏不住他的緊張。他搓搓手,捲起袖子,盯著黑魔標記,難以決定要不要召喚主人。

「荒原遠處,從我們這看過去的地平線盡頭,似乎有棟房子被魔法掩蓋住了。」她悄聲告訴道夫。道夫渾身緊繃,不確定是否要抬頭觀望。

「那不重要,我們現在先安靜等待主人。」

也許道夫這樣說是不想承認現在他完全沒頭緒,她揣測,當然,她不會說出來傷了他男人的自尊心。想到這邊她有點好笑地努努嘴。

於是雷斯壯夫婦便像兩隻無頭蒼蠅般地耗,然而她就是覺得那棟房子正是他們的目的,可惜道夫堅持要等待。

「去觀察一下那棟房子不會怎麼樣的,道夫。」過了一會,她還是忍不住,不顧道夫不悅深鎖的眉頭,大膽建議道。

「可是主人……」道夫一度動搖,但很快又說服自己必須堅定心意,「不要再說話了,貝拉!」

眼看雷斯壯夫妻似乎就要這樣沒完了的爭下去,原本陰森慘灰的天空突然就在此時劈下一道大雷,閃著強光的閃電幾乎讓躲藏在陰暗處的他們無所遁形。

不斷閃耀的閃電白光強到令人睜不開眼。雷斯壯夫妻在費力睜眼時隱約聽見有斷續的慘叫聲。想再聽清楚一點時,白光減弱,叫聲也彷若船過水無痕,只在耳畔殘留幻音。

她的好奇心又來了,不過這次正當她想開口問道夫時,道夫卻先搶一步發話。

「主人在召喚我了,貝拉!」他捲開袖子,給她看那個起變化的黑魔標記。她努力在昏暗的光線下想看仔細那個鮮明的標記,道夫卻在那一刻抽手。腫脹發黑的猙獰骷髏頭卻逃不過她敏銳一瞥。

「帶我去!」當道夫用魔杖變出一張面具,她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妳先等著。」道夫卻只丟下這句話。


被留在原地的她悶悶不樂,不服氣地從躲藏處起來望著那棟神秘的房子。舉目望去能見度變得極低。她瞇起眼,她可不是那種會坐以待斃的人,況且──想到這她掩不住得色,黑魔王會叫她來這種地方一定知道她會有派上用場的地方。

她默不作聲,移動到那棟房子的近處,心中再度升起了一股勝利感──她沒看錯,這裡真的有棟房子!近距離下能更好查探。她轉轉魔杖,加強探測,裡面傳來模糊的碰撞聲,還有難以分辨的人的說話聲,那些聲音實在太小,太難聽清,半天了她還是無法理出一點端倪。到底該不該前進,還是留在這就好,等道夫來找她?她做不出決定。在好奇心與服從之間徘徊不定的她,忽然被後方一個呼喚的聲音嚇到,她差點沒拔出魔杖進行攻擊。

「求求妳幫幫我們!」發話的是一名少女,她身邊還有一位年紀更小的女孩,正瑟縮著緊靠住少女。兩位女孩都有同樣驚恐的眼睛。

她看著兩位女孩,又盯著那棟房子,聰明如她立刻猜出兩者之間的關聯,於是她決定採取毫不知情的偽裝。她嚥嚥口水,管他的呢,她要豁出去試試看。


「我和我的丈夫路經此處,察覺附近有些古怪,我的丈夫已經去連絡魔法部的人員,而我則是留在這邊觀察情況。難道妳們是……?」她和顏悅色,面露關懷,加上姣好的面貌與不凡的氣質,另兩位陷入困境中的女孩幾乎是立刻卸下防備。

「爸爸跟媽媽被『那個人』抓住了!拜託妳救救我們的爸爸媽媽!」年紀較小的女孩率先沉不住氣,一問之下馬上和盤托出。

一旁的姊姊趕緊按住妹妹的肩膀,用較為冷靜的口吻做更明確的敘述。雖然語速很快,但是條理分明。

「我的父母很早就被『那個人』和食死人盯上,他們已經躲藏了很久,然而情勢不斷惡化,最後連我都得從霍格華茲輟學......。可是如今,他們已經找上門了,爸媽都還在房子裡,他們讓我們姊妹逃出來,但我不願什麼都不做就帶著我妹妹跑掉。」

她藏在身後的雙手緊握不放,這對姊妹是如此坦誠而不設防,毫無疑問,這是個機會……她心思輾轉,可是她真的該這麼做嗎?

「妳們別擔心,我向你們保證絕對可以信任我。」她的話搶在理智做出反應前便脫口而出,事已至此,她已經沒有猶豫的空間。

她朝姊妹倆伸出雙手,那口氣溫柔的像一名慈母,任誰都嗅不到藏在那之下的顫抖,「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跟我走,等到我們和我丈夫會合後,將妳們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再設法營救出妳們的父母。」她端詳著兩位女孩,感覺到兩腿正在發軟,她試著不去聽心中那個還能不能往後退的疑問。

「要快一點!」姊姊眼泛淚光,在驚恐之中聽見她的話使少女的判斷力受到混淆。她趕緊撫摸姊姊的背,然後順勢牽起妹妹的手,兩姊妹在不知不覺間已在她的掌控之下。走向絕路。

「跟我來,」她隨口胡說道,兩個姊妹一左一右緊跟著她,她假裝要帶她們往安全的地方,其實她心中跟她們一樣擔心的要死,但她這樣驚慌緊張的模樣反而更取信於那對姊妹。她將她們帶至稍早前她跟道夫一同現影的地方,然後在姊妹倆周圍煞有介事地佈下防禦的咒語。

原來掌控的感覺是這樣,獵物受妳擺佈就是這種滋味。

「我必須先將妳們留在這裡,但我跟妳們保證時間不會太久。」她停頓一下,從某種角度而言看來,她並沒有對這兩位姊妹撒謊,她悄悄向後退,不斷對心慌的女孩們露出安撫的微笑,雖然有點困難,但她還是辦到了。

成功將女孩們困住後,她反而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貝拉!妳怎麼跑到這來了?」

還好道夫晚了幾步才到,不然他這一身食死人裝束,準會嚇跑那對姊妹。夫妻分別快速向對方說明兩方的情況後果然正如她猜測,黑魔王要她找到兩姊妹,並以她們為人質要脅屋內的夫妻。

「妳這點倒和黑魔王心意相通。」見她早已在黑魔王的指示下達之前便已完成任務,道夫看不出驚訝之意,毫無感情地說。

「道夫,你在說什麼?」

「我覺得很好。所以快點,別誤了主人的時間。」

比起得不到道夫的鼓勵而感到失望,她似乎更因為與黑魔王相同的默契而感到興奮。


「賤人!」

少女試著朝她吐一口唾沫,奈何下一秒她就被黑魔王用魔法控制住,舌頭僵在嘴裡絲毫動彈不得。沒出口的唾沫沿著嘴角滑落,狼狽不堪。

「壞女孩,一點家教都沒有。」黑魔王慢慢說道,他坐在餐桌的主位上,滿臉是嘲諷的冷笑,現在這一家四口受害者被雷斯壯夫婦合力拖到餐桌邊,全部都跪在地上。剛剛朝她吐口水的少女雖然失去行動能力,但不願屈服的倔強仍清楚寫在臉上每條肌肉紋理之間。

少女的父母臉上滿是傷痕與汗水,然而這些皮肉上的折磨全比不上看見自己的女兒被擄來所帶來的震驚更痛苦。年幼的女孩自被拖進來後,嚇到眼淚鼻涕都沒停過,在這幢屋裡面,最大的聲音就屬女孩的哭聲

女孩的母親自己的眼眶中也泛著淚,一聽見女兒的哭泣,不顧自己已經被挾持的狀態,吃力地驅使身軀朝女兒靠過去,口中不斷安慰著,「我的寶貝,媽媽在這裡。」


「既然媽咪比較心疼小寶貝,那我們就從大的先來好了。」黑魔王的嘴咧出個異常怪異的弧度,轉頭輕快命令道夫,「把大的先抓過來!」

少女被拽過來時還試圖去咬道夫,道夫給了她清脆的一巴掌,接著他對她施展酷刑咒,少女起初放聲尖叫,但隨後便咬緊牙關,決不讓慘叫聲脫口而出。道夫的食死人面具下發出戲謔的輕笑,嫻熟地再下一記酷刑咒,少女發出痛苦的悶聲,一道血痕從牙關間流了出來。

被抓的夫妻倆拼命向黑魔王求饒,對此他只是輕輕淺笑,望著少女,「那能怎麼辦呢?爸爸媽媽就是比較喜歡妹妹呀,所以妳就得多吃些苦囉。」

「我......我願意違背身為守密人的承諾,只要您能放過我的家人,我願意打破忠實咒!」

然而黑魔王並不領這份情。

「若你不是心甘情願的話那也沒用,即使你說了,對我而言那資訊與垃圾無異。」

男人聽見此言驚愕無比,他猛然抬頭看著黑魔王,半晌不能言語。

「你真的覺得你們那區區三腳貓伎倆的忠實咒就能令佛地魔王束手無策了?」黑魔王輕蔑地看著男人,「老實告訴你吧,你想守護的對象早在前一天就被我的得力部下杜魯哈殺掉了。」

她很訝異一個人臉上的血色可以在一瞬間全部消失,但這真的發生在她眼前,僅僅憑著黑魔王的一句話,臉色蒼白的男人伴隨而來的是滔天巨浪般的愧疚和悔恨。相反的,另一邊那高大且望而生畏的身影顯得更加強大。那宏偉的形象實在是令她情不自禁,那種殘忍的魅力使她無法移開視線。越看著黑魔王,她想成為食死人成員的渴望就越發強烈,這一刻她在心中發誓一定要繼續鑽研酷刑咒和更多黑魔法的精妙之處以求能早日能加入追隨黑魔王的行列。

道夫繼續展現他的忠誠:將奄奄一息的少女用更多黑魔法輪番將她蹂躪,一旁母親的哭嚎不曾停止。


其實這個失誤是可以避免的──事後每當她回想起來時總是帶點羞愧。她當時帶著滿腔崇拜看著黑魔王,這裡面又帶了些難以啟齒的遐想。總之她分神了,在這種場合相當不應該。

少女終於受不了兇殘的折磨,她在臨死之前吐出駭人的大喊,然後眼角泛淚撒手人寰。她的父母想當然爾發出慘烈的哭嚎。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丈夫的這一面,使她不得不用一種新的角度看待道夫。在這之前要是跟她說道夫會有這種狠勁的話她或許會心存懷疑。道夫的面具雖未摘下,可是不會有人對那雙冷酷的眼眸有所誤解。

忽然一陣女人的怒吼刺痛她的耳。她尚未來得及轉頭便被推倒在地,一個人的重量緊緊壓制著她,兩隻手猛然竄上她的脖子,接著一股撕咬的痛從脖子的肌膚傳來。她張眼對上女人滿是絕望、哀痛及憤怒的眼,必須說那佈滿紅絲的兩顆眼球是她這輩子以來見過最恐怖的事物。

「賤人!賤人!賤人!」那名母親邊咬著她的脖子邊厲聲咒罵。

她被咬的只能失控大叫,魔杖因為那婦人撲上來時被撞飛出去。赤手空拳之下她別無辦法只能手腳並用對著那婦人又抓又踢,那婦人似乎渾然無覺,失去孩子的痛早就讓她對肉體的知覺麻木。

又伴隨一聲刺耳的憤怒尖叫,她忽然覺得身上一輕,攻擊全數消失。她慌忙起身,起來後第一眼見到的人便是道夫,當時她以為是道夫解的圍,但並非如此。道夫仍在原位,雖然他正朝她過來,兩人之間仍隔著距離。

那解救她的巨大身影站在她前方,一股壓迫人的敬畏感油然升起。她從黑魔王的腳底一路往上看到他的臉,那無波瀾的表情讓她開始害怕,她明白剛才那樁意外代表著丟臉,身為黑魔王身邊的人,她竟然會被一位沒有魔杖的俘虜打倒。

「起來。」黑魔王的脣沒有動,但他還是讓她聽見了指令。

她盡快以不失尊嚴的方式站好,就算再沮喪也得保持儀態。

「道夫。」黑魔王輕輕揮了揮手,也不怕讓手下食死人的名字曝光,反正這些人今日必死無疑。然後他伸出手,摸了她脖子一下,就是剛剛被咬的地方,傷口就全部癒合。

忠誠的食死人道夫收到指令不多做拖延,他先從最小的女孩下手,然後是剛剛攻擊他妻子的那名女人,最後才輪到一家之主,那可憐的男人接連看著家人遭受恐怖的折磨,早已沒有生氣,當死神的鐮刀終於揮向他時他不過是盯著道夫冷笑,死時連一聲都沒有吭。


事情結束後,雷斯壯們遵照黑魔王指示,將這一家人的藏身處焚毀殆盡,朝天空發射黑魔標記。黑魔王早已離開,夫妻合力收拾殘局,過程中兩人幾乎不發一語。

她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現在外在的時空相當平靜,內心卻正刮著狂舞的暴風。這是她有生以來頭一次見到人被殺掉,而且是活生生的人被虐殺,那些受害者在斷氣的瞬間深烙在腦海中。食死人的具體作為直到現在她才真正有的概念。

一切都不是兒戲。

她忽然想到,道夫很早就是食死人了,他追隨黑魔王的時間比她久,那麼當時他第一次親手……她打個寒噤,那個字眼即使在心中她還是不願清楚地想透。

那名母親臨死前的咒罵浮現眼前,「賤人」這個字眼依舊無情撞擊她的耳膜。那個字甚至撞進她的心中。

她蹲下來,衝擊的效應正開始發作。

道夫走過來,伸手拉起她。

「撐不下去就算了。」

起初她心中忽然感到一暖,本以為竟然得到道夫罕見的關懷,但腦中一細思之下,才明瞭道夫根本認為她做不來。熱冷交雜,她猛然站起,近乎粗暴地躲開道夫的手。他也沒有再進一步,轉身走開。

隔著火焰,道夫遠遠的身影一跳一跳的,然後黑色的濃煙竄起,人就看不見了。
(TBC)

下集預告:
樓梯下方,水仙頭朝花園的方向看去,接著又抬頭仰望樓梯,剛才姊姊的神情嚇到她了,她們也不過暫別了短短數分鐘,在如此短的片刻內風暴是如何颳起的?布萊克小姐想不明白,但她祈禱著,願未來她跟魯休思‧馬份永遠也不會行駛到危險的海域。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