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希斯偵探所的事件錄(更至第十一案:第六章)

發表於

奶茶 @u4070262

0
@max4413
為什麼大家都會提到我XDDDD(活在留言裡的奶茶(等等

引用自 @max4413 的發言:
不是呢ww海爾森暫時沒戲XD(如果是他的話奶茶一定很開心


第十章
不是我跟竟然連這個都知道的變化也太快了吧wwww
果然少女我還是不能了解(托腮
娜卡拉說的好像自己有多委屈一樣(白眼
其實如果套台灣的法律的話就算自首也只是防衛過當而已
然後事情搞大了就只會自殺,現在是流行一哭二鬧三上吊就對了(欸你
我覺得娜卡拉真的母湯喔(

第十一章
其實高中老師當偵探也沒什麼不好的阿wwwww
喬信都能當刑警了(欸你
然後那個題姆我真的看了很不順眼(等等

阿轟 @max4413

0
@u4070262

我覺得妳會覺得娜卡拉很母湯的關係應該是我沒辦法把那個感覺寫完整qwq
沒自首那部分就是真的太笨了...吧…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提姆為什麼一開始要反對呢(欸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動選字會變成那個qwq

阿轟 @max4413

0

{第八案}
第十二章





「不過阿,偵探社會接到關於炸彈的委託嗎?」
玲繼續跟小貓玩耍,在埃克托離開後隨口問道。在她的記憶中,這裡好像完全沒有關於炸藥的委託。
「不過有個那方面的專家也不錯阿,以備不時之需。」
「話說妮希卡為甚麼會想自殺啊?為甚麼會有那種追求的想法?」
提姆先盯了玲一眼才回話,像是在對硬生生被轉移話題表示不滿。
「根據娜卡拉的證詞,聽說是妮希卡的攝影師好友影響的。」

提姆說著開始翻起檔案。
「在妮希卡剛介紹那位攝影師給娜卡拉她們認識時,那個攝影師帶著一個蝴蝶標本,好像就是這件事讓妮希卡有投胎的觀念的。」
玲搔搔小貓的頭頂,好奇的望向提姆。
「是什麼樣的蝴蝶會讓人有這種觀念?」
「是深山烏鴉鳳蝶。」
這幾頁檔案好像喚醒了提姆在許久之前丟在腦海裡以備不時之需的記憶一般,他開始滔滔不絕著。

「深山烏鴉鳳蝶的學名正統來說叫做綠帶翠鳳蝶,有一些地方也叫做極樂蝶。」
「極樂蝶?」
「是阿,慘綠中帶著黑暗的蝴蝶,來自死者的國度......」



悠里興致勃勃的背著黑色後背包走到舊家前,這個地方現在簡直就像地獄,不用回來這裡的念頭讓悠里光是想著都會讓不乏便的輕快無比。
她在舊家門前東張西望十分鐘,頭也伸進舊家裡望了三分鐘。太好了,裡面沒有人,那個噁心的傢伙和媽媽看來應該不會回來。悠里趕忙衝進自己原本的房間。

悠里已經快兩周沒有回家了,即使是自己用了十九年的小房間,現在也滿是那噁心男人身上的臭味。悠里極度厭惡這種感覺,她快步抓了幾件看似還完好的衣物收進背包裡,然後繼續左顧右盼,思考還有甚麼東西是值得帶走的。

阿阿。悠里看見了放在書桌上,三人組還在高中時和埃克托老師一起合照的照片。那個時候的時光多麼美好,看著照片裡四張燦爛的笑容,連悠里都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
但是那樣的時光再也不能回來了,有許多事物已經毀滅,永遠不存在於這個世界,永遠也不能在經歷一次那樣的感覺了。想到這裡,悠里的表情變的哀傷起來,她伸出手,想抓住那框相框。突然,一陣開門聲使悠里悲傷的心情瞬間轉為驚恐。

「我回來了,梅莉。」
一陣男人的聲音使悠里噁心,它就好像石塊一樣,重擊著悠里的心絃。這個聲音的主人是她的繼父,即使連人也算不上。
「梅莉?梅莉?」
男人徘徊在屋里的腳步聲就好像石塊一樣,每一步都重擊著悠里的心絃,連牙齒都被震的打顫。
終於,房間門被打開了。
「悠里?妳回來了?」
悠里不把頭轉過去面對自己的繼父,咬著牙將相框輕輕放進自己的背包裡,她能感受到繼父一如往常的噁心視線撫摸著自己的臀部和大腿,令人想吐。

「嘛......既然梅莉不在......」
男人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語,不知講給誰聽的話像是在減輕自己所剩無幾的罪惡感。發呆了幾秒鐘,男人快步向前。
「放開我!你這個畜生!!」
悠里用盡全力嘶吼著,指甲在摸上自己腰和胸部的雙手腕上留下血痕,但是繼父完全沒有後退的跡象,兩隻手反而越握越緊。
悠里拼命的掙扎,但是拚自己的力量始終無法從一個成年男子的手中掙脫,好在她看見了放在書桌上筆筒裡的剪刀,像是在茫茫大海里看見了一棵浮木一般,悠里掄起剪刀就往肩後刺去。

「痛......」
竟然還敢喊痛?這是悠里最後的念頭。
剪刀從肩後放手之後,她感受到抓著自己胸部的那隻手壓到了自己的後腦勺上,砰!書桌就近在眼前,然後視野逐漸朦朧,好像整個身體都落入了黑暗中......



「接下來該拿妳怎麼辦呢......」
男人看見悠里倒下之後,用貪婪的目光在她身上掃視著,但他還沒想到自己可以怎麼做之前,就聽見玄關外傳來腳步聲,頓時慌張起來。
「悠里?妳回來了嗎?」
悠里的母親梅莉一進門,就像往常一樣期待自己的孩子今天會不會回來家裡,她脫下鞋子,為了換成更輕鬆的衣服經過了女兒的房間......然後表情變的恐懼。

梅莉想都不想就把自己的手提袋丟在地上,雙手掄起丈夫的領子劈頭就吼。
「妳對她做了甚麼!」
「乾我甚麼事!是她自己......」
男人異常的迅速恢復冷靜,慌張不過幾秒。邪惡的念頭又從心中湧現出來。
「梅莉,竟然悠里都回來了,讓她去打工賺錢怎麼樣?」
「這時候說甚麼鬼話!她不是已經有在打工了嗎!比起這個,救護車......」

梅莉拿出手機開始撥按電話號碼,但是還沒按完手機就被男人兩手抓住。
「梅莉,我認識一個朋友在做酒水生意,相信我,有很多男生喜歡她這一味的。」
「你在說甚麼......?」
梅莉看著丈夫倒抽了一口氣,彷彿是有一塊照妖鏡突然出現照出他的真面目一樣。而對方完全沒察覺到梅莉的表情,興致勃勃地繼續說著。
「你知道悠里用身體能賺多少錢嗎?我們這輩子都不用工作哩!」

梅莉沒等丈夫說完就嘆了口氣,緩慢地走進廚房。對方將這舉動當成默認了自己的提議,用勝利的愉快心情給自己的朋友打電話。
「利德溫。」
「蛤?幹嘛?」
被叫了自己的名字,男人仍然低頭按著朋友的電話號碼,完全沒注意周遭發生的事。
「悠里是我的女兒。」

話音剛落,一把水果刀堅定的從背後刺進男人的背部。
梅莉沒去在意可惡的該死男人利德溫說了什麼樣的髒話,她把刀子從對方的背後拔出來,想要再刺一刀,想要將這幾年來的錯誤產生的懊悔灌進錯誤本身,但是對方比她更快。
梅莉還沒來得及動作,利德溫就轉身過來勉強奪過刀子,刺進了她的腹部。兩人一起跌坐在地,然而,梅莉在落地之時,已經無法再講話了。
「該死的臭婊子......」

利德溫用左手扶著傷口,但是鮮血不將那隻手掌當一回事持續流動。
「該死......」
他想要將躺在地上,離自己最近的手機拿到手。他想要叫救護車,他還想要活著。他的求生慾望讓他自己完全沒注意到,被梅莉鎖上的大門輕巧的打開了。
手指就快要抓到了,還能就自己一命的手機。突然那支手機毫無外力幫助的向著自己漂遠。
「怎麼回事......!?」

手機在地面上揚起飄向空中,飄阿飄,飄阿飄,落在了一片黑影之上。
利德溫畏懼的望著那片黑影許久,才發現那不是一片黑影,是個全身黑色的男人。他有長過兜帽邊的黑髮,穿著黑色牛仔褲、黑色皮靴、黑色襯衣,黑色袍子的兜帽蓋著額頭,卻沒有隱藏住那帶著贈恨之意的雙眼。
「你......你是誰?」
利德溫喃喃問著用雙手將身子一點一點的往後推,黑衣男人右手上剛剛還近在眼前的手機和左手那半支長尺長的木棍莫名其妙的勾動著他的情緒,把他逼進恐慌裡。

黑衣人的裝扮讓利德溫聯想到死神,即使那身黑袍子上別著的金邊紅色雄獅的徽章和死神相差甚遠,他能聽見黑衣人的喃喃自語:「沒有切到動脈呢。」
黑衣人說著將左手上的木棍指著利德溫的脖子,這就像巨大的鐮刀一樣將利德溫逼的顫抖不已。黑衣人用更銳利的目光盯著他,被這樣的目光盯著彷彿連心臟都會一不小心被切斷。
「地獄裡空空如也,」
黑衣人輕輕的說。
「而惡魔們仍苟活於人間。」

剎那間,利德溫彷彿聽見了極為細小的一句話。
「紛紛錠。」
這是這個靈魂作為人類,所能聽懂的最後一句話。
有好好看完的大家,看到這裡請在看看下一樓吧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阿轟 @max4413

0
這一章已我的觀點來說算是我寫得最為黑暗的一篇,可是我不確定之後會不會還是有這樣可怕的劇情
如果對這樣黑暗的文感到反感的話請說一聲,這樣下次有這樣的更新的話我會先在那一篇先暫停對你的標註。
不刪除嗎?是的,不會刪除XD

然後我不確定大家覺得髒話在這種地方是否不適合寫出來,想多知道大家的看法。如果大多數比較反感的話,我就做到完全沒有寫到髒話的程度,如果大家比較沒差,我就會在這方面放鬆一點

然後我在邊聽歌邊更新的時後在歌單裡發現了非常適合悠里在這一案所發生的人生轉變的歌,但是明顯放在這一章之後不太合適XD所以,請有興趣的人到第八案目錄 #1382 欣賞~~

以上,希望各位對生命的看法不會跟娜卡拉與妮希卡一樣。預祝大家的人生幸福。

阿轟 @max4413

0
這一樓只是因為我有強迫症XD喜歡將目錄建在上層的樓所以才拿來填地基的XD請無視XD
(最開始明明是自己忘記個位數0的樓市最底層XD)

阿轟 @max4413

0

{第九案}
目錄




第一章 #1496

第二章 #1497

第三章 #1498

第四章 #1527

第五章 #1534

第六章 #1540

第七章 #1548

第八章 #1549

第九章 #1554

第十章 #1557

第十一章 #1562

第十二章 #1567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沙發啊~(撲
阿轟真的很勤奮(遞魚湯

嗯…我個人認為可以加上髒話,尤其這些嗯…偏黑暗殺戮風格的(?

阿轟 @max4413

0
@Enidcyc

感謝妳的魚湯~
可以嗎?我應該還是不會加的太過火ww

阿轟 @max4413

0

{番外篇}
父子之情
(第一章)





自從悠里的母親和繼父相繼死去的那一天已經過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以來也發生了很多事。不過過了那麼長一段時間仍然沒有殺死悠里繼父的兇手的消息,連身分都完全掌握不到。不過悠里對這件事不太在意。
她對自己母親在僅剩的時間裡所做的決定感到很訝異,對她的看法也改變了很多。現在悠里已經會主動去幫她母親掃墓了。

至於埃克托,他這一個月來已經和偵探所一起調查過兩個委託,可能原本是反恐組刑警的關係吧,馬上就已經習慣自己的新工作了。弗雷對於這件事並沒有太驚訝,真要比的話,希斯偵探所的生意跟名氣出乎意料的好反而更讓他驚訝呢。

現在弗雷全身保暖裝備,帶著極其愉快的心情在黑暗的街道中走著。
凌晨十二點多,萬聖節剛剛過去沒有多久,不過弗雷的心還沉沒在不久前萬聖派對的歡愉氣氛中,久久無法上岸。無奈霍格華茲的萬聖假期在今日就會結束了,不然弗雷打從心底希望可以一直狂歡到早上。
傑克森找了弗雷到自己的學生家中參加萬聖派對,去年弗雷在禁忌森林里看見的孩子們外加艾伊全都出現了,除了剛進派對現場看見了自己的上司將他嚇得半死以外,今天的經歷完全可以放在「人生最值得懷念的大事前十名」列表中。

也許是因為剛剛的派對實在太令人開心了,現在街上的溫度簡直快將他凍僵,還好他已經準備了利於保暖的毛帽和手套。這雙手套和妮維安是一對的,不過毛帽就沒有買一對的了,妮維安的毛帽被悠里搶先湊在一起。不過弗雷完全沒有忌妒悠里的意思,畢竟就是他先去找妮維安才會讓他想到可以買相對的手套。
弗雷快受不了了,他把手從口袋中拔出來去拿包包裡的手套,但是在摸索到它之前就被一件事被硬生生阻止。
「怎麼會?!」
眼前的景象讓弗雷不可置信。有幾十具行屍緩緩從地底冒出並站起身來。

弗雷放棄帶上手套的念頭,右手抓起原本系在腰間的魔杖,雙手的凍僵感就像是在對自己抗議一樣,但是弗雷現在可不能予以理會。
這些行屍個個都穿著十七世紀大航海時代英國海軍的鮮紅色軍服,手裡拿著海軍彎刀。配上那張殭屍臉還真有點可怕。(雖然祂們的軍服和彎刀都已經破破爛爛了。)這讓弗雷心底有些感到奇怪。在他的印象中,不管是【黑魔法敵人對戰指南】還是不知道筆者是誰的【哈利.波特與那個人的精采對決】都寫到行屍這東西正常來說應該是不會穿衣服也不會拿武器才對。

不管怎樣,先將行屍處理掉吧,現在這個時間,應該不會有麻瓜在這個地方走。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弗雷還是在那一群行屍逼近前施了麻瓜驅逐咒。
行屍的弱點,就算不是正氣師,大多數的人應該也略知一二。弗雷將魔杖尖指著行屍群,吼道。
「吼吼燒!」
火焰從魔杖尖噴出,一道火柱往行屍群撲去,不過結果卻讓弗雷大吃一驚。原本這道火柱應該將大半的行屍群都燒得精光,但是這次的行屍居然個個動作俐落的躲開那段攻擊,完全不是屍體能做到的動作。

「怎麼回事?!」
弗雷愣愣地自言自語,雖是這樣。他還是冷靜的繼續發動攻擊。這些行屍動作靈活得不像行屍,它們的動作就像是活著的人穿上殭屍戲服一樣。一隻行屍往弗雷的方向衝去,弗雷側身閃過它的揮刀後讓自己的魔杖帶著切割咒拂過它的脖子,它的頭顱啪一聲掉在地上,但是身體卻還在動。
現在這裡的行屍有十一隻,雖然對經過許久一對多戰鬥的弗雷不算甚麼,但是這些行屍的動作迅速,而且團體的協調性好的驚人,一個攻擊接一個攻擊且無止盡的進攻節奏讓訓練有素的弗雷也開始感到吃力。

得做個了結了,弗雷喘口氣想道。他逃進小巷裡然後轉過身面對著路口,果然行屍們都追趕過來。
「窟窿現!」
弗雷對著行屍踩著的地面一指,突然,石子路就像是地層下陷一樣往下崩塌,所有的行屍都落入了突然出現的大洞中。
能輕鬆點解決最好,弗雷想著對洞窟放出燃燒咒,火焰繞出龍捲風的形狀將落到洞裡的行屍全數摧毀殆盡。
「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只是小小的測驗喔。」
弗雷邊自言自語邊將地面恢復原狀,不過他完全沒有意料到會有人回答他的問題,嚇的跳向一邊。

從弗雷四周的建築物上方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接著一道黑影沿著建築物落道弗雷面前。
「測驗是怎麼回事啊?尼克。」
出聲音的陰暗男人是尼克.帝亞傑羅,雖然聽起來很難相信,不過他的確為希臘神話中,冥府之王黑帝斯的兒子,有這等身分,看來剛剛的行屍群應該就是他召喚出來的。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尼克說。把弗雷搞的那麼辛苦,一定得要有個合理的理由。
「我父親,也就是黑帝斯,需要你的幫助。」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阿轟 @max4413

0

{番外篇}
父子之情
(第二章)



一大清早,弗雷、尼克和提姆一起坐在希斯偵探所的會客室默而不語,他們之間壟罩著一股萎靡的氣氛,提姆總是有辦法將周圍的氛圍弄得很凝重。只不過是被賦予任務而已,弗雷認為被神賦予任務是個很大的殊榮,提姆看起來怕麻煩的莫名其妙。但是從尼克的表情來看,不是只有提姆一個人對這件事的看法與弗雷不一樣。
「這次又要對付甚麼?」
提姆說這句話的時候五官肌肉明顯的抽動了一下,表情中的厭惡清晰可見。
「這次的情況比以往嚴重的多。」

尼克嘆了口氣,開始說明這次任務的背景,弗雷在這裡非常專心的認真傾聽,因為是第一次執行混血營的任務。
「你還記得紐約大戰前一年的事嗎?波西將以阿伯特斯丟進勒特河的那件事。」
「當然記得了,記得原因是因為波瑟芬利用你們去取回冥王之劍。」
「沒錯,這次的問題就出在這裡。」
「冥王之劍?」
提姆和尼克開始一問一答,但是知道自己是混血人才三個多月的弗雷聽的一頭霧水。

「等一下,你們在講甚麼?以阿伯特斯?黑帝斯有劍嗎?」
弗雷趕忙問道,他可不記得傑克森講過黑帝斯的冥王之劍的故事,以阿伯特斯......又是誰啊?
「以阿伯特斯是泰坦巨神之一,克羅諾斯的兄弟。」
提姆開始向弗雷說明,不耐煩的態度夾雜在表情和語氣中。
「十二年前,傑克森在冥界把自己和以阿伯特斯用遺忘之河浸在一起,讓他成為了自己的戰友,簡短來說就是這麼回事。」
提姆好像習慣用姓來稱呼波西,剛剛的話讓弗雷一度以為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傑克森做的事。

「呃......那麼冥王之劍呢?」
「會發生那件事的原因,是因為我繼母瞞著我父親命令製作讓他能有力量來對付克羅諾斯的新武器,也就是冥王之劍,在它被偷走之後才發生的。」
尼克用一副你也省略太多了吧的表情接著說明。
「所以說,這把劍是沒有記載在神話裡面的囉?」
弗雷說,他很慶幸自己沒有記錯。

「是的,沒有。」
尼克回答著嘆了口氣。
「這次的問題就在這裡。冥王之劍被偷走了。」
「甚麼?!」
弗雷被提姆吃驚的反應嚇的退向一邊,但是他完全不懂提姆的反應怎麼會這麼大。根本不用那麼慌張吧?弗雷忍不住在心裏自言自語。
「那把劍不是應該存放在冥界嗎?」
「沒錯,即使如此還是被偷走了。」
好吧,可以慌張了。等一下!從冥界把東西偷走這種事是合乎邏輯的嗎?

「所以這次輪到我們來尋找這把劍了?」
尼克沉重的點了點頭。
「經過瑞秋的預言,這次的尋找任務隊伍就是我們三人。」
「我們三人?」
弗雷對這個命令充滿懷疑。
「沒有其他人嗎?妮維安?」
「這次可不能讓她進來。」
提姆和弗雷一起重重的嘆了口氣。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阿轟 @max4413

0
{第九章}
第一章



提姆快被弗雷弄瘋了。才大清早的,弗雷就衝進他的事務所對著辦公桌大呼小叫,尤其另外兩位同事完全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這讓提姆無法理解又覺得莫名其妙。
「提姆!是艾琳.巴恩斯的演唱會貴賓席的票喔!你真的不去嗎?」
弗雷也完全無法理解,報上名號不只玲,連埃克托先生也能大吃一驚的世界級女歌手的演唱會,為甚麼提姆對這種事完全沒有一絲絲心動啊,真是無法理解。
「為甚麼你會來找我啊?你應該有別人可以找吧。」

這點也讓弗雷感到很麻煩。
「是肯特小姐說的,他希望是解決那件事我們三人來參加。」
「诶~」
提姆非常不合自己風格的長嘆了一口氣。
肯特小姐聽說是某個著名劇團的舞台劇首席女歌手,由其自從艾琳.巴恩斯在去年的演唱會上直接提名她是自己的得意弟子之後,在全英國的人氣也直衝最高點,簡直超越了舞台劇女歌手的程度。

「順帶一提,連尼克也答應去了。」
上次尼克的父親黑帝斯手中的冥王之劍消失而惹出來的一連串事件也莫名其妙的跟凱特.肯特這位歌劇女歌手扯上關係,解決這項尋找任務的途中算是好好的跟她結交了一把交情,弗雷對這件事本身一直沾沾自喜。(註)
「你這樣說是想讓我難以拒絕是吧?」
弗雷毫不掩飾,也許他認為掩飾對提姆這個人根本沒有必要。
「沒錯。」



到了貴賓席就坐之後,提姆原先沉重又不甘願的心情還是沒有改變,雖然貴賓席是連尼克都感到滿意,不會被人潮打擾的包廂座。提姆還是一臉臭臉,弗雷懷疑臭臉的原因連提姆他自己也不知道。
演出開始了,艾琳才上台一秒鐘,弗雷就開始後悔自己先前一直將注意力放在提姆身上了,艾琳.巴恩斯的歌聲與氣勢直衝著觀眾的胸口,悅耳如謬思演奏的歌聲配上那享受的微笑配合的完美無比,簡直是能打擊靈魂的演出。
在中場休息開始的餘裕下,弗雷偷偷看身旁的兩人。就連尼克這原本如此陰暗的孩子都如此陶醉於演唱中,或許不久前從父親那裡得到的話與有很大的作用。

雖然如此,提姆一如往常冷漠的表情還是完全沒有變化。弗雷都要懷疑他的腦袋是機器做的了。該不會是像呂卡翁的眼睛一樣是用機器做出來的吧?腦海中都忍不住想起這種真相的可能性了。
想到這裡,還不知道尼克甚麼時候要回美國呢。記得尼克影子旅行來美國之後被妮維安拖進韓德森太太的公寓之後睡了兩天,而且還嚇到了悠里和前來做客的弗雷,他做完影子旅行之後在剛醒來時真的像鬼一樣。
「尼克,你甚麼時候要回美國啊?」
弗雷還想要帶尼克去倫敦警察廳參加戰鬥訓練試試看呢,自從上次被妮維安邀請過去之後,弗雷就很想再去「玩」一次。(在那裡只用兩秒撂倒一位台灣籍刑警之後,那位刑警很激動的對嘲笑他的另外一位台灣籍刑警大吼:「少囉嗦啦!」。不過那位嘲笑他的刑警被自己摔倒在地的過程也只花了三秒,這是弗雷在那時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

「我想要明天就回去。」
尼克花了點時間確定艾琳.巴恩斯還沒回到舞台上之後才回答。但是弗雷正想要邀請他去倫敦警察廳一起「玩耍」時那位歌手就剛好重回舞台上。算了,等到演唱會結束再說吧,順便也邀希斯偵探所好了,不知道玲會不會戰鬥呢。
弗雷一邊想著,將思緒重新轉回舞台上。

演唱會終於宣告結束,但是現場彷彿餘音繞樑,沒有人捨得立刻起身離開。弗雷三人也是一樣,他原本就打算將邀請留在貴賓包廂裡說,誰知道在退場時擠在茫茫人海中會是甚麼德行。
「尼克,還有提姆,你們後天要不要和我去......」
「請等一下再離開!」
弗雷正說到一半,就被一陣重重的開門聲給打斷,除了氣喘吁吁衝進門裡的肯特小姐以外,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肯特小姐?」
看見對方氣喘吁吁的樣子,弗雷忍不住擔心的認為該先問候幾句,不過凱特小姐卻直接切入重點。
「艾琳.巴恩斯需要你們的幫助。」

註:本來這一段尋找任務是想做為第九案的劇情,不過因為是超臨時想好的再加上筆者無能,決定將這段故事當成番外篇再延期。
看來以後關於混血營的故事除了主線以外都只能用番外篇了XD

阿轟 @max4413

0

{第九案}
第二章




弗雷戰戰兢兢地走進後台,邊路過舞台控制室邊大力的吞著口水。他緊張的心跳像是古鐘一樣在胸口震盪,但是在他一前一後的提姆與尼克一臉平靜,那兩道不解的眼神快把他氣死了。
這裡可是皇家音樂廳耶!別無事那些一大串刺眼的水晶燈啊!你們沒看見那堆金碧輝煌的壁飾嗎?搞不好我們才剛跟一位王子擦身而過呢。但是尼克和提姆明明都極其稀有的穿上一整套的黑色燕尾服了,為甚麼還是可以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弗雷越緊張,越喜歡胡思亂想。
既然這次是因為上次的事情而被肯特小姐找去的話,該不會還能碰到她的老師艾琳.巴恩斯吧?如果真能親眼在這麼近的距離見到聞名世界的創作歌手的話,那麼一定要記得多幫妮維安要一張簽名才行。
「啊......」
弗雷邊在心中默念邊被領著走進一間很大的休息室,穿著黑色西裝的保安將他們三人帶進休息室之後鳩關上門離開了。弗雷猜的沒錯,肯特小姐站在他們的面前。旁邊還有一位......是艾琳.巴恩斯。此刻發生的事情一經不是常人的思維能趕得上了,連尼克也不敢置信地發出輕呼聲。

只隔了幾公尺的距離來看,艾琳.巴恩斯真的非常可怕,明明才剛結束一連串的演唱,她的珀金色頭髮卻還是輕柔的閃著燈光,像是正午的陽光照在一道金色瀑布一般,配上那張臉與像是兩顆綠寶石的雙眼簡直就是阿芙羅黛蒂想轉換形象時願意化身成的形象。
不過最讓弗雷更感到驚訝的是,她的那抹溫柔微笑與整體的氣質,看起來莫名的有種熟悉感,好像在六七年前,或是更遙遠之前就曾經見過的感覺,難道這股懷念的感覺是她能帶給身旁每個人的嗎?
『不愧是被認為能撼動靈魂的創作歌手啊。』
想起了先前看見的演唱,弗雷不禁在心中讚嘆道。

「不過這是怎麼回事?為甚麼她會讓我們來這裡?難道她是阿芙羅黛蒂還是狄米特的女兒嗎?」
「不是,我和尼克也是『第一次』親眼看見她。」
弗雷慌張地上前與背對自己的提姆竊竊私語,對方的答案讓他更加不解。好在有過一次交情的肯特小姐解答了他們的疑惑,
「巴恩斯小姐是從我的口中聽說了妳們的事以後對妳們產生興趣的。」
「希斯先生、基爾先生、帝亞傑羅先生初次見面,真是個特別的姓呢。」
艾琳笑著對弗雷三人點了點頭。然後她自己終於開口。

「其實我小時候的好朋友有個積長已久的煩惱,我不忍心看她被這個煩惱纏身,而最近我在可愛的凱特口中聽說了妳們的事蹟,所以今天請你們過來想請求你們予以我朋友協助。不知三位是否願意?」
還不等另外兩人回答,弗雷就馬上同意,說著還伸手攬住身旁兩人,讓他們倆不爽的要死。
「當然願意啦!是聞名世界的女歌手的朋友耶!」
弗雷完全不管從自己的手腕裡奮力掙脫的提姆和尼克,繼續向艾琳提出問題。
「不過啊,您那位朋友也在這裡嗎?」

「不好意思,她現在並不在這裡。請讓我們在明天約個時間吧?」
「當然好!反正現在也晚了嘛。」
「等等,是我們三人都要去嗎?」
「是的,希望是這樣。」
尼克深沉的嘆了口氣,看來明天要回美國的計畫又得延後了。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阿轟 @max4413

0

{第九案}
第三章




由世紀性的大歌手介紹的委託,從一開始就出乎弗雷的意料。
原以為艾琳的好友也會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會住在幾乎所有高中生都記得名字的豪宅區甚麼的。結果最後只是個一般的住宅區,雖然也沒有差到哪裡去,但是和原先的預想差了一大截,心裡的感覺就是會怪怪的。
「你們好,希斯偵探所的各位,我是被委託來帶你們去艾琳小姐的好友的住處的人。」
這麼說的黑長髮女人將不明所以的弗雷三人從最開始約好的集合點帶走,原本弗雷還以為會是艾琳本人過來赴約,看來要讓一個大明星在這種地方出現果然還是很勉強。

越過一條條的道路後,黑髮女人終於在一處房子前停下腳步。她突然的動作還讓心不在焉的尼克差點兒撞上去。這讓弗雷擔心自己是不是在混血營漏聽了甚麼,隨時隨地都有可能面對怪物威脅的混血人平常可以如此分心嗎?話說自己和傑克森也從來沒有碰到所謂奇獸範圍以外的怪物,也許在牠們的眼中混血人也不是全都是食物吧。
「啊啊......」
這次站在最後面的提姆用雙掌各自撞了尼克和弗雷的肩胛骨一下,他一直都很擅長從小細節知道別人在想甚麼,也許弗雷喜歡胡思亂想的壞習慣也早就被他知道了。

屋子的女主人應著黑髮女人按的門鈴開了門,她毫不思考的請四人進來門裡,臉上掛著待客用的微笑。
「進來吧艾琳,還有你們,應該就是希斯偵探所的人吧?」
看起來如此開朗的笑容讓人想像不到這位女主人會有甚麼事情需要尋求偵探所的幫助,不過弗雷現在最搞不懂的是那聲艾琳。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抱歉阿,平常我沒有再看新聞和報紙,所以才會不認得你們。」
這倒是沒什麼關係,就算平常有在看那些東西,也不一定就一定能認得出他們。
「這沒關係的,不過我有一點搞不懂。您說的艾琳是甚麼意思呢?巴恩斯小姐並不再這裡啊?」

還不等女主人開口,一旁的黑髮女人就搶先回答了弗雷的疑惑。只見她一手伸向頭頂,竟然將一頂黑色假髮跩了下來。
原本被盤繞起來,藏身在黑髮女人頭上的,屬於艾琳.巴恩斯的珀金色長髮被手撥回原本的模樣,另一隻手在這同時將臉上的易容面罩一把撕開,艾琳自信的面容頓時出現,它在客廳裡甚至會讓人有種正在發光的錯覺。
「偽裝不做得徹底一點的話,在街上被認出來的話很麻煩的。」
「艾琳一直以來只會易容成這張臉,所以我才認得出來。」
『偽裝的還真徹底阿......』
弗雷對著這對好友的一搭一唱在心裡吐槽的同時,尼克暗自吞了吞口水。

平常只會易容成這張臉嗎......
尼克不自覺的將艾琳放在心底提防著,這也難怪。畢竟艾琳喬裝成的黑髮女人和他的同父異母姊姊實在是相似的不像巧合。



所以,所謂的長久以來的煩惱,是甚麼呢?
女主人泡好了一壺紅茶,剛好能倒滿五個杯子的量。她和艾琳一起坐在客廳的桌邊,而弗雷三人坐在她們的對面。她說了自己的名字莎莉.布朗之後,就開始將自己的遺憾娓娓道來。
「其實呢,我有一個女兒。」
「诶?」
突然的話讓弗雷三人微微吃驚,這裡連一點小孩子住過的痕跡都沒有。

「那麼,您的丈夫呢?」
弗雷完全沒有考慮其他可能性,心直口快的把話問了出去。
「他啊......他在我們的女兒出生一兩年後就過世了。」
「啊啊,抱歉。」
莎莉向著弗雷微微一笑,像是在對他說沒關係的。
「這次想請你們來,就是為了我女兒。」
「啊啊......」
差點弗雷又要把關於對方女兒的問題問出去了。

「您的女兒發生了甚麼事了嗎?」
弗雷問道,一個女孩子發生的事情能顏重道哪裡去呢?
「她已經失蹤四年了。」
「诶诶!?」
總覺得遇到了各個方面都很麻煩的案子。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阿轟 @max4413

0

{混血營番外篇}






午後時分,本應是靜謐的睡午覺休息的時間,餐廳卻十分紛擾,混血人們嬉鬧著。

「弗雷,不要搶我的食物,你自己明明也有。」
「妮維安的感覺比較好吃啊。」
「味道是一樣的好嗎?換個理由。」
「因為這樣才有理由從阿波羅桌過來找妳啊」
「......」

「剛剛那個超好吃的欸!」
「就算是這樣,你也吃太多了......」
「嗯~接下來要吃什麼呢?」
「艾伊!聽人說話!」

「尼克,把這個吃掉。」
「不要!」
「不可以挑食,快點!」
「我才不吃!」
「這是醫生的命令!」
「......哼。」

「里歐,不要再把食物全部弄焦了!你已經毀了第五盤食物了!」
「抱歉嘛卡呂普索......一時不小心就......」
「從你的傻笑中我看不見歉意。」

雖然氣氛很熱鬧也不錯,不過X今天不知怎的,不是很想在這過度吵鬧的地方久坐,他將叉子放到被清空的餐盤上,站了起來,往獨木舟湖湖邊走去。

下午暖暖的微風吹來,令X覺得相當舒服,因為這時間大家都聚集在餐廳,所以湖邊幾乎沒有人煙,相當空曠而且舒適。

正當X想找個地方吹風睡個舒服的午覺時,他卻在獨木舟湖邊的路旁瞥見了兩個人影,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大家都在餐廳中,那兩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忽略了自己其實也是不在餐廳的混血人這個事實,他朝人影走近,仔細一看,那頭金髮和眼鏡,和另外一人那就是化成灰他都認得出來的馬尾辮和鎧甲,那不是......傑生和蕾娜嗎?他們兩個人怎麼會在一起?感受到內心若有似無的誒醋意,X皺了皺眉。

等X回過神來,腳已經鬼使神差的走到他們身邊了。面對傑生抬起頭來的疑惑表情,他率先打了招呼。「嗨,傑生、蕾娜,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有一段日子沒來混血營了,就趁吃飽和傑生來這聊天敘舊。」蕾娜說。

「那你呢?」傑生問,挪了個位置示意X坐下。

「出來吹個風,本來打算睡午覺,就看到你們了。」X如實回答,眼睛看的方向卻不是傑生。

「那正好,一起聊天吧,反正都來了,我們這裡也有很多空位,沒關係吧,蕾娜?」傑生說,望向一旁的蕾娜。

「隨你便。」蕾娜隨意的聳了聳肩。「多一個人聊天也不壞。」

「其實...我之前一直有一些事想問你們。」X說,想起之前一直佔據心頭已久的疑問。

「是什麼?」蕾娜微微偏頭拋出反問。

「我剛被荷米斯認養時,其實心裡是很怨恨他的,怨恨他為什麼不來看我,放我一個人受苦。」X說。「從那時旁人的反應看來,他們應該也是受到一樣對待的,但是看到你們似乎都很尊敬你們的天神父母,還努力的為他們而戰鬥......為什麼?」

「......我們並不是沒有怨恨過。」突如其來嚴肅的疑問讓傑生和蕾娜愣了一下,過了好一陣子傑生才緩緩答道。

「咦?」X有些疑惑。

「每個天神父母肯定都無法像其他父母一樣照顧到每個孩子,說不怨恨是騙人的,我們不可能完全不羨慕那些從小受到父母呵護的孩子。」傑生說。「但是這就是我們的命運,不得不接受,而且事實證明,他們並不是故意遺忘我們的,也不是故意對自己兒女的苦難視而不見。」

「有時候,天神也不是萬能的,有一些就算是天神也無法干涉的東西。但是或許他們心裡是惦記著我們的。」蕾娜說。「而且,就算他們當父母當的再怎麼不好,在所有重要時刻缺席,沒有給我們正常孩子該有的關愛,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我們很重要的父母。」蕾娜說,眼神黯淡的垂下了頭,是想到父親了嗎?X曾經從尼克那裡聽到一點點關於蕾娜過去的事。

「而且我們是混血人的這個事實不會因為我們怨恨他們而改變,我們有自己的路要走,有自己的怪物要打。」傑生說,勾起笑容試著緩和氣氛。「X,剛剛你的問題有一點是錯的,我們並不是為他們而戰,而是為自己而戰,哪怕其中有那麼一小小的部分是渴望讓他們驕傲。」

「是,或許我們一開始努力的起因是想讓天神父母驕傲,但現在我們在戰場上戰鬥,是為了我們自己,還有這個自己唯一能稱作家的地方,和我們的朋友們。」蕾娜說,剛剛一瞬間脆弱的愁容已經被掩蓋過去了。「我們是混血人,我們的才能和力量,要到戰場上才能得已綻放。」

「朋友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與同伴的羈絆和互相扶持時那種溫暖的感覺,會消去你心中的怨恨,夥伴,也是一種戰鬥的信念呢。」傑生說,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

「原來如此......原來你們也曾有過憎恨天神父母的時候,我一直以為你們都原諒了他們。」X聽著他們說的一大串,慢慢消化著。

「所以啊,我們戰鬥、我們變強,並不是為了天神父母們。」傑生說,從草地上站起來。「是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人——」

「和自己想要守護的地方。」蕾娜也說,跟著傑生一起站了起來。

「這些,就是屬於我們混血人的信念。」傑生說。

「所以我們不會退縮,只會繼續向前,唯有向前,才能在道路上看到曙光。那是我們的夢想和希望。」蕾娜說。和傑生兩人一起伸出手。

「走吧。」他們兩人同聲說,向還坐在地上的X伸出手,不知道是否因為陽光的關係,X覺得此刻眼前的兩人,非常耀眼,耀眼的令他幾乎無法睜開眼睛。

但是他笑了,他伸出手握上了他們,被他們從地上拉起來站定。一切陰霾似乎都一掃而空,是啊,自己到底還在糾結什麼呢?天神父母並不是自己的一切,他也有了戰鬥的信念和必須守護的東西。那麼,只要為此而努力不就行了嗎?他想著,不著痕跡的瞄了蕾娜一眼。
這次是請娜塔莎幫忙寫的文~~只是想要歌頌一下混血人的信念,非常感謝娜塔莎願意寫出這篇~~

這是首非常棒的歌!!!!這個團體也超棒的!!!!(趁機工商
我是因為這首歌才會想寫這篇的,無奈自己寫不出來QWQ,在這裡在次謝謝娜塔莎(比讚
這首歌的歌詞改過以後,我覺得它根本可以當混血營英雄的主題曲了WW,所以才會放入這首歌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奶茶 @u4070262

0
@max4413
看在乃次份上就出來留個爪(欸你
司糖跟雷歐超可愛的(捧臉

剩下的等我用電腦認真看(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