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希斯偵探所的事件錄(更至第十一案:第五章)

發表於

阿轟 @max4413

0
@loveBJ_1412

沒有啦沒有看漏ww
因為我根本還沒更

因為我記得你的IDww

蘋果西打巧克力 @loveBJ_1412

0
@max4413
喔喔阿轟抱歉ww
因為我還沒看番外以為漏掉了精彩劇情uwu

喔喔原來www
因為好像有些人沒有在記ID的我不確定哈哈

阿轟 @max4413

0
@loveBJ_1412

這應該不用道歉XD

是啊ww我也只記得幾個人的ID而已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五章





「你好啊!」
尼克充滿朝氣的回答和那隻舉起來打招呼的右手和他那近乎閉上的雙眼看起來一點都不搭,弗雷相信他是真有那心情做這樣的招呼,雖然看起來一點都不像。
「妮維安在更早之前就在上班了喔。」
也是呢。弗雷想道,尼克馬上說出了他心中所期望得到的答案,就算他沒有看穿人心的能力也知道,關於弗雷對妮維安的想法實在太容易看出來了。
最近他已經開始考慮搬到這間韓德森太太的公寓,這樣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都不錯,反正空房還有兩間,自己的那間公寓的租約也快到了呢。

還沒等弗雷和尼克打完招呼,提姆就馬上坐上了那台把他和弗雷載來的計程車,黑色的車身反射著陽光刺的尼克把眼睛瞇的更小了,他難道不擅長照射陽光嗎?也許吧。
這次弗雷和提姆為了一位悲傷的母親去接無奈被捲進來的尼克,準備三人向她問出更多之前不知道的線索。
韓德森太太的公寓和委託人的住處距離差的有點多,弗雷和提姆在車上做的很悶,尼克倒是一片黑暗之後就下車了,他清醒時剛好看見提姆把從玲那裡拿到的車錢遞到前座。

「請體諒我們這次的到訪,布朗小姐,不過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線索才能找的到妳女兒。」
尼克這次不再四處亂晃了,好好的坐在委託人對面的沙發上,但是他不懂提姆為甚麼要用「體諒」這個詞,尋求更多線索又不是做錯事。
「這我知道的,還有甚麼問題呢?」
「那我就先請問了。」
提姆輕閉眼睛深呼吸一口氣,彷彿準備將所有問題連珠炮似的全射出來。
「請問您還記得您女兒失蹤的日子是四年前的幾月幾日嗎?」

問題比想像中少呢,弗雷忍不住想道,開始用眼睛觀察起這間客廳,試圖找到可以用的細節。即使機會渺茫,他還是想試試看。
「當然了,是四月十日,這樣的日子我永遠不可能忘記。」
莎莉的苦笑讓提姆三人同時點了一下頭,看似在為她悲慘的遭遇表達同情。
「那麼,請問妳女兒是甚麼樣的孩子呢?還有,她平常有甚麼特別喜歡去的場所嗎?」
提姆一邊問一邊用手機訊息讓玲用她的萬能電腦看看四月十日曼徹斯特有發生甚麼事件。
「她是個很貼心的孩子......你為甚麼要問這個?」

「......我必須了解您女兒的行動模式,您知道有甚麼契機會讓她出門嗎?」
提姆說著輕輕嘆了口氣,玲的報告出來了,當天發生紀錄在案的事件只有雜貨店的搶劫事件而已,唯一的線索又斷了。
還沒等莎莉回話,弗雷突然提出問題。
「布朗小姐,請問你有偏頭痛嗎?」
他邊問邊指向另一張沙發旁邊的五斗櫃上成堆的頭痛藥。
「是啊,這是老毛病了,不過自從卡拉失蹤之後我的症狀就更劇烈了。」
雖然話被問題打斷了,但是莎莉的表情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果然提姆的問題不管對誰都很麻煩。弗雷偷偷想道。

「你們還有甚麼問題想問嗎?」
弗雷想不到還有甚麼問題需要問了,他再看看其他兩人,尼克看起來已經完全放棄講話,用麻瓜電子遊戲來講的話就是有種混分的感覺,雖然這也不能怪他。
而提姆則是一個勁的盯著那一堆頭痛藥,盯到旁人都會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在發呆了。
「您的女兒知道您有偏頭痛嗎?」
「咦?知道的。」
一般都會知道吧?提姆突然把頭轉過來嚇了另外兩人一跳,已經習慣的弗雷忍不住想道。
「您女兒失蹤的那天,您的頭痛有發作嗎?」

「......我印象中有。」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提姆飛快的站起身來小小鞠了個躬,這些動作一氣呵成,讓另外兩人完全反應不過來。
弗雷和尼克也慌慌張張的重複了一遍提姆的動作,然後踏出委託人的房門外。
「你是怎麼回事?」
弗雷忍不住向提姆抱怨,但是對方完全不理會他。反倒望向尼克。

「我們接下來要去曼徹斯特一趟。」
「那我們要怎麼去那裡?」
尼克感覺快受不了了。
「這就得拜託你了。」
「甚麼?」
尼克有種不好的預感。



有種在用港口鑰的感覺。在黑暗中,弗雷想道。
下一秒,他落在一個隨處可見的英國鄉間街道邊,心中連反應都來不及出,提姆和尼克也落在他旁邊,還伴隨著尼克異常劇烈的喘氣聲。
「這是甚麼鬼!」
弗雷忍不住喊道,還好四周幾乎沒有行人。
「影子旅行,尼克的特殊技能。」
提姆代替尼克解釋道,後者看起來連講好一個單字的力氣都沒有。

「他看起來快累死了。」
弗雷說著站起身來。
「這樣大庭廣眾下瞬間移動沒問題嗎?」
「......沒事......好好......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還有......影子旅行也有,,,,,,迷霧保護......所以沒關係......」
尼克接著繼續說,讓弗雷充滿罪惡感。就把一個問題交給提姆解決不行嗎。他忍不住想道。

結果尼克在地上坐了三分多鐘才站起身來。
之後他和弗雷兩人一臉茫然的跟著提姆走,但是後者看起來也是差不多的情況。提姆每走一條路就低頭看一眼手機,一看就是用手機弄出來的地圖在走。
「我們到了。」
提姆終於停下腳步,他停在一間雜貨店前面。
「這裡難道是四年前被搶劫的那間雜貨店?」
弗雷問道,不過他早就知道答案了,提姆不會花那麼多精力去做些不必要的事。提姆沒有回應他直接開門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店員說,面無表情也沒有夾雜語氣,一副超想下班的模樣。
尼克和弗雷一進門就把麻煩事全部交給提姆來做,他們去找用來解渴的飲料,順便看看有沒有和委託人家裡同牌子的頭痛藥。留提姆在櫃檯問話。
「請問你們店長在嗎?我們想問點事情。」
「有甚麼事問我就好,我們老闆很麻煩的。」
「但是你四年前還沒有在這裡上班吧?幫我拿瓶飲料!」
提姆說著向身後喊了一聲,弗雷隨手從冰櫃裡面拿了一瓶百事可樂往櫃台丟過去。

而店員被提姆問倒了,他只好進櫃台後的員工休息室去找店長,在他出來前的空隙弗雷又丟了兩瓶飲料過去,提姆這次伸出雙手一手接一瓶也放到櫃檯上。
「你先幫我們結一結!我們等下在給你麻瓜錢!」
弗雷在提姆背後的位置喊道,提姆一邊嗤一聲一邊拿出錢包,店長剛好在這時和剛剛的店員走出來。
「你有甚麼問題要問的?」
店長是個長相平平的中年人,他示意員工幫提姆結帳之後便睜著充滿警戒心的雙眼望著對方。
「我們想問四年前的搶劫案。」

一聽到這句話,老闆的表情馬上變得不耐煩起來。
「我能說的,四年前就說完了,我知道犯人還沒找到,但找我這裡也不會有用。」
犯人還沒有找到?提姆一時忘記來這裡的目的了,他繼續問著。
「犯人還沒找到嗎?」
「我們之前不是負責這案子的。」
對老闆狐疑又不解的表情,弗雷接著在提姆之後的問題之後回答。

「當時來搶劫的人有幾人?他們身上有甚麼特別的特徵嗎?他們或他的口音是哪裡人?」
「這些問題在那時候就問過好幾遍了,你們還不是甚麼都沒找到?」
老闆一一回答提姆的問題後忍不住埋怨道,不過對方完全不管他,只顧著用手機向著自己的員工發出線索。
有一個犯人的手腕上刺有MS字樣的刺青、有美國口音、一個白人一個黑人。......是嗎。
「順便問一下,那時候的客人有什麼樣的人?」
為求保險,尼克隨口問了一句,但是老闆完全不記得了。感覺機率渺茫。
「啊啊,那時候犯人好像有把一個小孩抓去當人質。」

提姆說了一聲謝謝後就走出門外,弗雷和尼克也跟了上去。
「我們先來總結一下線索。」
MS字樣的刺青應該是美國洛杉磯的大型幫派MS-13,這樣的話也可以理解犯人為何是美國人,還有為甚麼最後犯人沒有找著。但是洛杉磯幫派成員為甚麼會大老遠跑來英國搶劫?
「該不會我們接下來得去美國吧?」
弗雷問道。
「沒錯。」

聽到這裡,弗雷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尼克心情沒那麼差,應該是終於可以回家了的感覺吧。
「我們現在得先回去偵探社整理線索,又要勞煩尼克幫我們一趟了。」
「等一下。」
弗雷說著把自己手上的寶特瓶瓶口用瓶蓋關起來。
「就算知道犯人是洛杉磯幫派的人,但是這樣茫茫人海的,就算去美國也找不到啊。」
「沒事的。」
提姆說。
「玲能幫我們鎖定犯人身分,去到美國,還有個人能幫我們的忙,他是桑納托斯膝下的混血人。」



「轟隆!」
「發生了甚麼......提姆!?你們甚麼時後回來的?而且他是發生了甚麼事?!」
尼克的影子旅行雖然能確定好地點,落點卻很難算準確,三人才被傳送到偵探所前的樓梯間就摔得東倒西歪,把埃克托和玲嚇了一跳。
最後弗雷和埃克托合力把尼克托到待客用的沙發上,不知道他這次得等多久才醒的過來。
「玲,犯人的身分怎麼樣?」
「刺刺青的白人已經找到了,但是那黑人有被拍進監視器的線索實在太少了。」
弗雷有點不解,有蒙面的犯人到底是怎麼樣能那麼快的就查到他的身分?雖然很好奇,但他懶得聽玲解釋所以甚麼都沒問出口。

玲說著把他的其中一個螢幕轉過來面對眾人的方向,上面顯示的是一個有褐色鬍渣,長相兇惡的男人。
「傑瑞米.佛爾,這就是在四年前去搶劫那雜貨店的其中一人。」
「他現在還持續在洛杉磯販毒,工作一直很穩定呢。」
玲說著笑了出來,只有弗雷跟著笑了一聲,但是她完全不在意。繼續自顧自的微笑著。
「那麼接下來就是去找他了!」

「我們要怎麼去?做飛機?」
「坐飛機去美國!」
玲興高采烈地喊道。
「我也想去!」
「不了......還是讓我來吧。」
尼克有氣無力的喃喃唸道,所有人都沒想到他還有力氣講話。

「那玲就不能跟著去了呢。」
「诶~」
弗雷說,刻意無視掉玲那向小孩子一樣的抗議聲,他一旁的埃克托則是從頭到尾一頭霧水,畢竟他進這間偵探社的時間還不夠久,不知道自己的老闆是甚麼人。
「那麼先讓尼克休息一下,待會再讓他帶我們去洛杉磯。」
「恩。」
尼克附和道,不用坐飛機好像讓他安心許多。不過玲的抗議聲好像還是吵的他無法休息。
「提姆!」

尼克的話音剛落弗雷同父異母的哥哥威爾.索拉斯的聲音突然從提姆的辦公桌抽屜竄出來,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尼克還忍不住用雙手摀起臉罵了一聲該死的。
「是手機啦!」
弗雷衝去辦公桌邊然後徒勞的解釋道,哪有會自動接通的手機啊。
「威爾,你怎麼了?」
弗雷跪到抽屜前問道,他看見威爾背後阿波羅小屋的牆壁。
「咦?怎麼是你,其實也沒什麼甚麼,因為尼克已經待在那裏很久了就想打來問問,他情況怎麼樣?」

弗雷完全不用把頭抬起來看尼克那雖然沒多少力氣卻慌張到極點的肢體語言。
「他現在的情況很好,而且我們待會就會用影子旅行回去了。」
「別......別......」
尼克那虛弱的聲音緊張的弗雷根本聽不見,阻止不了了,還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威爾就突然向著螢幕連珠砲似的連連大吼,把弗雷逼的摀住耳朵。
「我不是叫你不要再搞那些冥界的小把戲了嗎?你就不是不知道那個會消耗掉你多少體力,明明就叮嚀你很多次了,要愛惜自己的身體一點啊,動不動就昏倒是想擔心死誰?所以——不、準、用,這是醫囑。」

「那麼,我就先掛掉了,弗雷,不准讓尼克用影子旅行阿。」
「好,好。」
弗雷陪著笑臉應道,威爾的畫面才終於完全消失。弗雷站起身來,苦笑著望向玲。
「恭喜妳阿,玲,我們可以一起去坐飛機了。」
玲花了一段時間過濾這段訊息,好像答應小孩去買一個他很想要卻貴到爆炸的玩具一樣。她愣了幾秒鐘後才開始開心地大喊。
「耶!太棒了!」

好一副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畫面。
玲開心到日英文夾雜歡呼的時候,躺在沙發上的尼克用右手腕移過來遮住自己的雙眼,看起來又不甘心又無奈。
「麻煩死了......」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芋芒派】連載文完結潛水的娜塔莎xD @Dracoo6o5Malfoy

0
@max4413
尼克超可愛的///聽到威爾來電時那個慌張的反應www用手嗚住臉咒罵什麼的好萌(土撥鼠式尖叫
還有後面“麻煩死了”那聲不滿的嘟囔,都超可愛!!!根本就是我想像中的威尼互動> <
我把前面也一起看完了~期待後續!

阿轟 @max4413

0
@Dracoo6o5Malfoy

看到妳這樣的評價我就放心了ww不過我覺得前面也不錯啊ww

現在不知道要繼續更這樓的文還是照例先更弗萊家的樓,感覺好麻煩啊~

話說我覺得尼克真的滿可憐的XD被拖過來但還是起不到多大作用XDD

阿轟 @max4413

1

人設
阿里馬.海菲茲






姓名:阿里馬.海菲茲 
性別:男
年齡:2019年22歲
血統:父親為希臘死神桑納托斯,母親是美國女巫

學校:伊法魔尼魔法與巫術學校
學院:長角水蛇學院
魔杖:桃花心木製成,魔杖芯為雷鳥尾羽。本來是灰色的魔杖身為了配合魔杖芯而漆成墨藍色
職業:FBI特殊預備刑事組



外貌:
。髮色黑色,髮型是整齊的圓形,有與眉毛同高的齊留海
。瞳色黑色,外圍眼角垂垂的,因此眼睛形狀看起來很像瞇著眼,看起像是來很想睡覺、或是漠不關心的樣子
。長相秀氣又英俊,給人的第一印象會是感覺讀很多書的聰明人,面無表情,認真的時候會看起來有點兇。因為他的眼神還有對人的態度而常常被認為是個高冷系帥哥
。總是穿著黑色襯衫、黑色飛行員外套與黑色長褲,會在襯衫外罩著灰色防彈衣、配件有黑色鏡框眼鏡和在搜查或看書時會戴上的黑手套
。因為沒有近視,因此黑色眼鏡只有鏡框沒有鏡片,在搜查陷入瓶頸時會把左手食指伸進皮膚和鏡框之間並穿過它,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為甚麼要戴上它
。戴著無鏡片的眼鏡是為了用鏡框擋住劉海不讓它擋到視線,但是戴習慣後才意識到沒什麼用

。由於父親的關係看的見鬼魂,因此常常低聲呢喃讓旁人以為喜歡自言自語,其實是在和鬼魂交換情報。在搜查時也會借助受害者的靈魂給予幫助
。平時非常冷靜,除了有時面對混血人朋友或其他親友與部下時會露出極輕微的微笑以外完全面無表情。從旁人看起來完全就是超高冷,除了小小的嘴繳上揚和對重罪犯會表現出的激進語氣以外,看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情緒。就連好友提姆也看不出他的想法
。雖然外表看似毫無感情,但其實很情緒化又哭點低,在看見令人高興的事會不由自主地笑,在看見令人悲傷的故事也會輕易地流淚。尤其憤怒很容易萌發出來,雖然是執法人員,但卻沒有奉公守法的意思,只要有罪人逍遙法外的話就會毫不留情地讓其死亡。
。喜歡讀詩,會把看過的詩詞或是很文言文的文章複誦出來
。很喜歡父親為靈魂送行的工作,因此在亡魂將要前往冥界時也會用送行者的語氣向其道別



技術:
。對辦案所需要的知識其完全清楚,包含部分的法醫學與化學知識
。槍術一般,除了手槍外也會用突擊步槍、狙擊槍與步槍的槍種
。擁有專業的格鬥術,一對二綽綽有餘,但是對上專業人士便打不了一對多戰鬥
。魔杖技術一般,但是會使用強大的無聲咒與無杖魔法,能在徒手戰鬥時以手指與手勢發射戰鬥用咒語
。超群的五感和應變能力,即使攻擊力一般,卻有絕對的防禦力,不管在甚麼樣的戰況下都能保持毫髮無傷,即使對手是怪物也一樣
。由於總是和惡人戰鬥的關係,徒手打鬥有過於殘忍地傾向,對戰時會無意識把將敵人的的骨頭扭斷這件事定為必要目標(與混血人和同事的練習戰除外)

備註:
。和提姆因為相同性質的工作而一直是朋友,但是他直到弗雷他們來到混血營之後才向提姆表明自己是魔法人士,原因是感覺解釋起來很麻煩
。每天下班後會回到混血營過夜,雖然混血營裡有自己父親的小屋,但是卻選擇住在他的上司的黑帝斯小屋裡,因為沒有兄弟姊妹在他旁邊,會讓他感覺很寂寞
。由於在所屬單位裡是破案率最高,因此讓所有同事都感受到強大的能力差距而不甘於其後,但本人不知道這件事。被部下認為是FBI的雅沙.海菲茲(註)
雅沙.海菲茲為十九世紀的小提琴家,由於其強大的演奏能力而被同時期的多位小提琴家自嘆不如

絲厄 @Liau

0
@max4413
看完人設之後怎麼有種「政府機構被魔法世界滲透」的莫名既視感
桑納托斯的小孩真的太少,小孩都不想住在父親的小屋裡了XD
所以說如果阿里馬在FBI的隊友工作時受傷,他會選擇用魔法治療對方嗎?

阿轟 @max4413

1
@Liau

妳去看我徵警察的徵角單就會發現早被徹底滲透了ww(一開始徵到的五個刑警全是魔法人士
我記得桑納托斯原著完全沒有小孩,所以正常來說他的小孩只有阿里馬而已XD
也許會吧,如果敵人都已失去意識然後周遭只有他和那個隊友的話ww如果對方清醒的話還要多加一個記憶咒XD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六章





確定了偵探社要去曼哈頓「員工旅遊」之後,玲馬上用她的電腦訂了兩間四星級飯店的房間,而且不知怎麼動的手腳,花的錢只比一張機票錢多一點,弗雷覺得提姆能找到這樣的員工真的是做了兩輩子的好事。
弗雷、尼克和提姆因為可以待在混血營的關係,所以不用帶行李,不過尼克要把行李帶回去,提姆為了陪自己的員工也要住飯店,所以弗雷是裡面最無視一身輕的人。也許這就是尼克寧可影子旅行的原因,不想帶行李走那麼久的路。
「坐飛機又累又危險又麻煩,真不知道威爾到底有沒有為〔病人〕著想。」
雖然尼克一直這樣埋怨著,還是和偵探社一起坐上前往機場的計程車。

抵達了機場之後,他們先和現影過來後在星巴克喝咖啡的弗雷會合,除了尼克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弗雷是怎麼來這裡的。
理所當然,魔法界不是希斯偵探所的專業,不過關於麻瓜那些麻煩到爆炸的程序就只能靠他們了。從一開始玲和埃克托就已經確認好了所有的細節,搭機手續甚麼的都已經解決。真的幫了只做過一次飛機的尼克和連飛機都沒看過一眼的弗雷很大的忙。

他們順利的上了飛機,尼克坐在最靠窗,他旁邊的弗雷的另一邊坐著埃克托,以尼克和弗雷對飛機高漲情緒來看,埃克托就像是個帶這兩個調皮小孩的大人。
他和左手邊的提姆中間隔了條走道,玲的位置在提姆的另一邊。
隨著埃克托在偵探所裡的時間越長,他就對這位少女同事越發敬佩,這一次玲除了飯店房間以外,機票也是由她來定,最後還不費吹灰之力訂到了這樣連成一條線的座位,頂尖駭客願意的話,在這世上能活到多輕鬆的程度,埃克托根本連想像都沒辦法。

「怎麼樣?接下來那個案子該從哪裡開始辦起?」
起飛了一段時間之後,埃克托往右邊的弗雷和尼克望了一眼,他們把整個臉貼在強化玻璃前面看著風景變換的過程,即使窗外只剩下天空、彷彿近在指尖的雲朵還有閃著陽光的海平面這樣看似單調的風景過了一段時間,他們還是沒有看膩。埃克托只好找同事討論。
「到了曼哈頓之後,事情交給我和那兩個人,妳們除了適時的技術支援以外,只需要好好觀光就好。」
「這樣好嗎?」
對提姆的回答,埃克托不安的質疑道,他還記得〔那兩個人〕現在是副甚麼德行。
「沒事的啦。」

提姆說著望了一眼旁邊的玲,她明明帶著飛機上的耳機看被存入飛機裡的電影,卻一直哼著一段又一段的輕快日本歌曲節奏。提姆一副快被那堆旋律吵死了的表情。
「既然都來這裡了,不能好好玩玩的話玲可是會抗議的。」
「也是,對了,提姆你為甚麼會認為失蹤人和那起雜貨店搶案有關係呢?」
埃克托好奇的問道,他根本不知道提姆為甚麼會對這聯想有直接前往另一個國家這種程度的把握。
「其實我也不能完全確定,只是在了解所有線索後用了刪去法而已。」
「原來如此嗎......」
埃克托沒有想問的事情了,沉默了幾秒之後他也拿起飛機上的耳機,開始選要用哪部電影度過漫長的飛行時間。



麻瓜的技術真是太帥了!
這是弗雷下機後的第一個想法,在機上時他看見埃克托看起電影時好奇的問起來,最後他選了【蜘蛛人:返校日】這部電影來看。下機之後弗雷滿腦子都是蜘蛛人的臉,他下定決心案子辦完後一定要帶幾個蜘蛛人的周邊回英國。
尼克倒是完全沒有發現弗雷亢奮的模樣,自從他發現直到接近美國國土之前風景都會是一樣的光景後,他就開始睡覺,結果走進航廈之後他還是回到了往常的那種昏昏沉沉的狀態。
「那麼就先分成兩隊,我和尼克弗雷先去長島,埃克托和玲幫我們去飯店辦理入住手續之後幫我們搞定嫌犯的位置。」

和埃克托與玲分隊之後,弗雷三人找到了一個隱密的場所來觸碰弗雷的港口鑰,三人各抓住一枝藍色原子筆的一截後,突然一陣天旋地轉,下一秒,他們連同尼克的行李從空中一尺的高度各個跌落在草地上,至少泰莉雅松樹的樹葉遮住了陽光,不至於讓它刺傷三人的眼睛。
「我們為甚麼要來這裡?」
「我們要來這裡找我的朋友,他能幫助我們,昨天我們不是都講過了嗎?」
提姆有點不滿的向尼克解釋道,不過嚴格來說不能怪尼克,畢竟那個時候他因為影子旅行半死不活的躺在沙發上。

穿過弓箭廠和攀岩場後,因為提姆說阿里馬今天休假,所以他們先來到他住著的黑帝斯小屋,但是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除了黑帝斯小屋以外,他還有可能出現在哪裡?」
弗雷問道,他還是不懂為甚麼桑納托斯的孩子為甚麼會住在黑帝斯小屋裡。
最後就連提姆和尼克對這個問題也完全沒有概念,三人只好漫無目的的在營地裡亂晃。
「啊啊,找到他了。」

終於,提姆說著向獨木舟湖畔指去,那裏坐著一個黑色的人影。弗雷和尼克跟著提姆走去。
「蝦夷島之神、古傳神後裔,」
阿里馬的聲音很好聽,在語氣中的感覺帶著隱隱的溫柔與悲傷。
「逐步毀滅、行屍走肉,仲夏烈日、炫目迷離,唯剩游絲吐息......」
「......好美的詩。」
弗雷不自主的講道,傑克森如果在場的話一定會這樣說的。

阿里馬遲疑了幾秒後才轉過頭來,他在白框眼鏡底下用看似沉重的眼神回道。那是一副文科教授的氣場。
「......是白秋的老叟阿依奴之歌。」
弗雷不知道該回甚麼,他連那詩人的全名都不知道,只好讓提姆接話。
「玲已經確定我們該找的嫌犯在哪裡了,阿里馬,我們要請你幫忙逮捕他。」
「......恩。」
阿里馬說著把手上的詩集放在草地上,站起身來拍拍他在黑色飛行員外套上沾上的草屑。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loveBJ_1412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絲厄 @Liau

0
@max4413
弗雷變成蜘蛛人的死忠粉絲了嗎XD
影子旅行跟現影術一樣,簡單俐落,又不拖泥帶水,我完全可以體會尼克的心情(笑
是說可以幫我加訂閱嗎?

阿轟 @max4413

0
@Liau

恩對阿w其實我本來想寫原來傑克森就很喜歡然後弗雷現在才喜歡,但是太難接XDD
可感覺用現影術輕鬆很多WW至少尼克不用攤在地上十幾分鐘ww

好ww奇怪我怎麼記得以前你有訂閱XD

絲厄 @Liau

0
@max4413
我有啊,只是你每次都沒召喚我⋯⋯

八月看到隆巴頓夫婦帶著奈威去斜角巷採購 @hollyleaf

0
@max4413
說起來我也很喜歡那首詩www感覺真滴美~~(另,跟東京食屍鬼有關係嗎

然後雖然隔的比較久了,還是想先回覆一下前面的威尼!
慌亂阻止好萌!醫囑好萌!掩面咒罵萌!!
整個人冒粉紅色泡泡、///
話說為什麼阿里馬這個名字會奇怪呢?
漫威英雄的能力真的逆天呢~有時候會想傑生/或正牌索爾小孩會不會去cos 雷神索爾www

阿轟 @max4413

0
@hollyleaf

是從那邊看來的XD其實這角色也是有參照裡面兩個角色的部分的,然後我本來不想現在就放這首,但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XD

因為我覺得怪怪的(欸),我的角色都莫名其妙有日本風的名字XD

其實不只漫威英雄能力逆天WW,DC的也是很逆呢,因為還滿黑暗所以也滿有深度的XD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