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希斯偵探所的事件錄(更至第十一案:第五章)

發表於

八月看到隆巴頓夫婦帶著奈威去斜角巷採購 @hollyleaf

0
@max4413
其實我常常分不清DC和漫威欸,他們是不一樣的囉?

阿轟 @max4413

1
@hollyleaf

他們當然是不一樣的阿XD你這樣會讓我不知道回甚麼耶XD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七章





弗雷萬萬沒想到,阿里馬居然會有自己的車。
因為魔法人士和混血人正常來說都對麻瓜科技無緣,雖然弗雷自己和傑克森從小也是完全沒碰到兩者應該遇到的危險,但是有自己的車子這種事,弗雷還是無法想像為甚麼阿里馬開車時為甚麼不會和其他混血人一樣突然冒出個獨眼巨人在路上亂扔亂砸。
阿里馬的車子是台黑色的四人車,沒人說的出那是甚麼車種。他在裡面一手握著方向盤一邊不停打著電話,聽起來像是和長官確認嫌犯位置,他們亢長的對話讓弗雷下意識覺得FBI的規則比正氣師要麻煩許多。

「我同事確認你們的案子主要嫌犯傑瑞米.佛爾以毒販身分潛伏在皇后區,現在在那裏多半能找到他。」
「皇后區可是有兩百八十三平方公里耶,要怎麼樣才能從那裏面找到一個毒販?」
聽到了那麼微小的線索,提姆忍不住埋怨道,這時弗雷突然拿出一支隨身碟,他絕不會承認剛剛是因為突然想起皇后區是蜘蛛人的故鄉才恍神。
「玲有說過,只要把這東西插進有監看監視器系統的電腦上,就能大幅縮短確認嫌犯可能潛伏範圍的時間。」
不過,甚麼地方會有這樣的電腦,弗雷完全沒有概念。

好在阿里馬在隊伍裡面,他簡短說明了下理由便把車開到FBI紐約分部大樓前。
「基爾,你潛進去科搜研之後會在一面牆看到很多螢幕,把那東西插進在那些螢幕前面的電腦就行了。」
弗雷隨口應了一聲,拿出魔杖對自己施展滅幻咒,然後開門出去了。不知是要找話題還是突然想到,阿里馬突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話說,第一任聯調局局長也是姓胡佛呢。」
「诶?」
尼克反射性的回應道。



「已經確認傑瑞米.佛爾的位置了。」
玲說完之後講了一長串的地址,而阿里馬加速前往那地址之時,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妳是怎麼找到他的?」
弗雷代替阿里馬說出心裡的問題。
「我們駭客有個專屬的軟體能從各個社群網站以人臉辨識系統辨識出人物,之後只要我用監視器縮小範圍就能找到了。」
「麻瓜的科技能做到這種地步......」
弗雷喃喃自語著。

「快到了。」
阿里馬說,他開著車子開進中國城區裡了,弗雷和尼克沒有見過中文,通通望著窗外一臉茫然。
「話說回來,玲妳們現在在哪裡啊?」
弗雷像是突然想到電話還沒掛一樣。
「我們還在飯店裡阿,對了我們晚餐去吃飯店裡的自助餐喔,這間飯店裡連甜點自助都有呢!」
玲突然的決定行程讓提姆沉重的嘆了一口氣,難怪訂的飯店離機場那麼遠。
「我們到了,這裡就是玲說的佛爾的目的地。」

阿里馬說著把車子停在一個廣場邊,兩邊有高又華麗的中國式門框,這裡的人潮很多,不知道是甚麼樣的地方。
「你們看的到嫌犯嗎?」
弗雷一邊問一邊把臉對著窗外望來看去,因為人潮太多而甚麼都沒看到,車裡的其他人也和他一樣四處張望,但都一無所獲。
「傑瑞米在廣場西南邊緣。」
玲的聲音伴著快速的按鍵盤聲從電話那頭傳來,應該是用監視器看到的吧。
「弗雷和我下車找尋目標,只要看見目標後等待時機直接制服,尼克和阿里馬在車上待命吧。」
提姆說著打開車門,弗雷也下意識聽著提姆的話沒入人潮中。他開門之後,一臉為甚麼我也要過來的尼克跟著他下車並坐到提姆原本坐著的副駕駛座上。

先不管阿里馬的車子了吧。弗雷想著在人潮中向著玲指示的方向前進,但人實在是太多了,他連傑瑞米都找不到,更別說是抓住他了。
話說,毒販為甚麼會在這麼人潮密集的地方長時停留呢?也許是為了做毒品交易,但是這種交易一般來說會在這種地方嗎?還真是有種瞧不起警方的感覺呢。
繼續往玲指示的方向走著,弗雷終於能看見了傑瑞米的身影。對方看起來並沒有查覺到異狀的樣子,就這樣好好的接近他吧,弗雷盯著他繼續靠近。
突然,傑瑞米奸惡的眼神往弗雷望去,過了幾秒以後又轉向人潮的另一邊。難道被他察覺到了嗎?弗雷緊張的加緊腳步在人海中推進,快上岸了。弗雷的眼神從沒移開傑瑞米身上過。
「該死!」

傑瑞米突喊一聲,轉身就往身後的馬路奔去。
「被發現了嗎?」
弗雷推開身前的一兩個人急忙追上去,同時他感覺到提姆跑在身旁,也許剛剛傑瑞姆移開視線就是在看他吧。一直盯著自己這種反應對逃犯來說太明顯了。
傑瑞米越過了馬路進到一條小路上,那裏面四處都是雜物。傑瑞米邊跑邊將旁邊的紙箱堆往身後推下,連路邊的垃圾桶都踢倒在地,但是這些阻礙完全沒有拖延到後頭的追兵,弗雷和提姆漂亮的越過障礙。
「該死的臭條子!」

傑瑞米快要進大路了,如果讓他出巷裡的話,抓住他的難度會更大。
「怎麼辦啊。」
提姆邊跑邊喃喃自語。要開槍的話會很麻煩,讓弗雷也來不及了。正當他絞盡腦汁思考對策時,一台車從路口盡頭的左側衝了出來,是阿里馬的車子。
「把你的身子靠在椅背上。」
阿里馬說著把窗戶玻璃開下,然後右手掠過尼克面前指向傑瑞米,突然,傑瑞米面前出現了一道半透明的牆,一下把他撞倒在地。
「你剛剛是用手指發出屏障咒嗎?!」
「是阿。」
阿里馬一邊回答尼克的問題一邊打開車門,完全不在意其他四人的表情走到還坐在地上的傑瑞米面前。

「臭條子!你們要幹甚麼!?」
阿里馬面無表情的蹲下,一把抓起傑瑞米的下巴,把他的頭按在地上,對方拼命的反抗卻動也動不了。
「你五年前曾在英國待過對吧?胡佛先生。」
「你們在講些甚麼鬼東西啊!我一句話都聽不懂!」
「照實說。」
搞不清楚阿里馬是不是被激怒了,他無視弗雷異樣的眼光在傑瑞米的喉嚨用拇指按著。

「哈!沒有警察這樣審問人的吧?小心我告你們!」
「你說的對。」
阿里馬放開對方的脖子,緩慢的站起身來,但卻馬上抬起右腳踏在他的胸口上。
「我們的確不是警察,所以,就算你甚麼都不說,我們也不會把你關在拘留所幾天就算了。」
「好,好,算我輸給你們,到底要我幹甚麼你們就說。」
弗雷從沒見過這種查案方式,雖然對這個方法非常反感,但弗雷也知道自己無法否認這方式會更有效率許多。

「很好。」
阿里馬說,但是腳仍然放在傑瑞米的胸口上。
「五年前,你曾經在英國和一名黑人同夥搶劫一家雜貨店,現在那人在哪裡?還有你們綁架的女孩怎麼樣了?」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八章





傑瑞米.胡佛被迫躺在小巷口的地上回想五年前的過去,好像是因為以為敵人已經掌握一切的關係,本來不會有外人知道的細節都全被他和盤托出。
「我五年前跟著幫派成員去英國,你們一定知道我是哪一幫的吧?」
「繼續說。」
傑瑞米邊說著邊裝模作樣的指了指手腕上代表MS-13的刺青,但馬上被阿里馬在上面踩了一腳,他應該是想嚇唬嚇唬這些莫名其妙來威脅自己的渾蛋,顯然對方並不領情。

「好,好,我和威爾伯特是在酒吧認識的......」
「等等。」
提姆突然伸出手制止傑瑞米繼續說下去,他一直都很擅長打斷別人說話。
「誰是威爾伯特?」
「該死的和我搶雜貨店的傢伙啊!你們不知道嗎?」
查覺到對方不知道自己的同夥,傑瑞米想說點甚麼來和阿里馬談條件甚麼的,但是連話來不及說出口就被對方制止,這次他將槍口直接抵在了傑瑞米的太陽穴上。
「甚麼都別管,只管說你的故事。」

傑瑞米放棄多說,把雙手擺到頭兩旁做出投降姿勢。看來應該是完全認命了。
「我和威爾伯特在酒吧初見的時候很聊得來,你知道,我們都不是那種正經的人。熟起來以後,我想拉他入幫派,所以上面讓我帶他搶個劫甚麼的證明自己的價值。我們那時候甚麼都計畫好了,流程和逃跑計畫完全萬無一失。」
說到這裡,阿里馬把手槍從傑瑞米的太陽穴上移開,但還是好好的舉在他的額頭前面,近的都快貼上去了。不知道為甚麼,傑瑞米好像變得更自在一點了,雖然他還是緊緊盯著槍口不放,好像稍不注意它就會朝自己竄過來似的。

「雖然說是萬無一失,但還是有一點我們沒有想到:他們的警報系統反應太快了,我們那時候連老闆按下警鈴都過了幾秒才發現。所以時間上根本來不及安全逃走,我們匆匆拿了幾個錢以後就跑了。」
「你們沒有另外帶走甚麼人嗎?」
阿里馬說著把槍又突然放在了傑瑞米的額頭上,似乎真嚇到了對方。
「喔喔有有!我們那時候為了爭取時間把一個女孩帶走了!」
「然後呢?!她之後怎麼了!?」

好像終於等到對方講到重點似的,弗雷第一次出生催促傑瑞米繼續講下去,小女孩的受害者真的比較容易讓他燃起鬥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傑克森的關係。
「我們逃跑之後要往鄉區逃,經過一條鄉間小路之後我想將那小孩滅口,」
「你!」
弗雷被傑瑞米冷酷的罪犯思想氣得想上前揍他一拳,但馬上被提姆制止。不過這句話肯定引起了所有人的共怒,就連一直盤首站在後面不講話的尼克的表情都黑暗了幾分。
「我可沒有成功呢各位大爺,我把槍拿出來時那黑鬼就從後面尻我一下,他跟我說甚麼無法和我待在一起甚麼的屁話就帶著那小孩和我分道揚鑣了。」
看來,那位叫做威爾伯特的嫌犯不像曾經的隊友那樣沒人性,弗雷暗自鬆了口氣。

雖然弗雷和尼克的心情稍微變得輕鬆一點了,但是提姆的表情卻變得更加凝重了,其實弗雷可以理解,畢竟線索又斷掉了。
「感謝你的分享,胡佛先生,對了,我順便在和你說句話吧。」
阿里馬說著把槍口收起來,但是卻把手伸到了傑瑞米的脖子旁邊。
「其實全場的人只有我是警察。」
「什......」
傑瑞米吃驚的反應還沒結束,眼神就突然變的朦朧起來,然後阿里馬的手指突然發出一道紅光。

「你剛剛是用手指發射昏擊咒嗎?」
「還有記憶咒喔。」
阿里馬說著站起身來,把手機拿出來撥了通電話。記得他曾說過魔法界的氣味會掩蓋住混血人氣味和電子訊號,弗雷和傑克森從小沒發現自己是混血人也是這個原因。
「我抓到了一個毒販,需要把他抓回去嗎?」
聽起來像是在跟上司說話,阿里馬邊說邊無視掉弗雷的異樣眼光邊用左手手指往地上的傑瑞米一指,熟睡的他浮起來慢慢地平移到停在路口的車上面,然後被關進了後車廂裡。

「這樣是可以的嗎?」
弗雷忍不住問道。
「對罪犯來說甚麼待遇都沒關係,上車吧。」
阿里馬邊說邊走向車子的駕駛座。
「他浮起來的畫面有用迷霧蓋住了,所以不用擔心。」
這應該要最先講才對吧,弗雷暗自想著也跟著走到車子旁邊。



在自己的隊伍裡面有個萬能駭客實在太幸運了。弗雷不由得想道。
因為傑瑞米早在五年前就和共犯斷開聯繫,原以為要找到他又得花上一大堆時間。沒有想到駭客系統強大到一個人的行蹤都能如此迅速的掌握。
「如果傑爾伯特在那之後也還是待在陽光下的話,就不會那麼容易就找到。」
玲在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哀怨,因為提姆和她說如果今晚之前不能將案子解決掉的話就不能大家一起去吃預定的豪華四星級自助晚餐。弗雷沒有想到零比想像中更怕寂寞。

傑爾伯特.史賓森,他是個單親爸爸,五年前從英國帶著女兒來到洛杉磯生活,現在有個論及婚嫁的女友。這是嫌犯「在陽光之上」的資料。
「這女兒十之八九就是卡菈吧。」
「那女孩現在叫甚麼名字?」
「愛麗絲.史賓森。」
「連姓都改了啊。」
弗雷不滿的說,要讓他在辦案時那麼生氣還蠻困難的,看這情況,也許之後會變得簡單吧。

「如果那傢伙不是個好爸爸,我就宰了他。」
弗雷的怨氣在FBI分部的停車場裡迴盪,阿里馬要將傑瑞米交給自己的同事,所以現在弗雷他們只能待在阿里馬的車裡聽著自己的聲音撞擊四周的牆壁。
「你得痛下殺手的機率還滿大的嘛。」
尼克難得會開這樣的玩笑,但是他說得的確很有道理,當個稱職的父母這種事連眾神都會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更何況是被潘朵拉的盒子荼毒過的人類。
「卡啦。」
開門聲突然響起,阿里馬邊說著話邊坐到駕駛座上。

「你們找到威爾伯特的行蹤了嗎?」
「在洛杉磯。」
「在洛杉磯!?」
弗雷突然發出大喊,把身旁的尼克嚇得震了一下。
「你是現在才注意到嗎?」
「我們會用現影術就算了,提姆該怎麼辦?」
弗雷刻意無視掉提姆不可置信的問題,用一個自己認為更實際也更重要的問題塘塞過去。

查覺到弗雷的用意,提姆無奈地嘆了口氣。
「要在玲訂的餐廳時間之前把案子解決,我們只有影子旅行這招可以用了。尼克,你可以吧?」
「可以的。」
尼克的語氣莫名的有自信,明明每次用完之後都會像個玩偶一樣攤在地上,弗雷真不知道為何他有面對這種處境的勇氣。
「話說,如果剛好有人在停車場裡怎麼辦?」
「沒問題的,我已經張開迷霧了。」

「很好。」
尼克自信地笑著,看起來對阿里馬的設想週到很滿意,但是神情卻又突然凝重起來。情緒起伏大的弗雷一臉莫名其妙。
「現在,我們只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做......」
尼克難得把情緒弄得那麼嚴肅,就連提姆也因為他的態度而戰戰兢兢起來。
「就是檢查威爾那該死的伊莉斯訊息有沒有即將出現的跡象!」
「咦诶?~~」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絲厄 @Liau

0
@max4413
光是看文字就可以想像玲到底有多哀怨www
傑瑞米知道只有阿里馬是警察之後可能很崩潰就是了,不過他既然都可以不手軟的把小孩滅口,其實對他應該不用太手下留情(笑
阿里馬把他丟進警車的那一段讓人莫名覺得舒壓(咦

阿轟 @max4413

0
@Liau

看起來真的很哀怨嗎ww我想把玲寫得像小孩子一樣不知道有沒有成功XD

是啊一定會超不爽的WW畢竟把自己弄得像什麼黑衣組織的打手一樣的人只有阿里馬,結果他卻是警察ww

如果是像第八案結尾那個黑衣人的話應該就會下手殺掉了,這種人我也覺得死不足惜,但不知道為什麼對強暴犯比對殺人犯的感覺更強烈
然後我覺得舒壓還好XDD

【芋芒派】連載文完結潛水的娜塔莎xD @Dracoo6o5Malfoy

0
@max4413
阿里馬好厲害www直接用手指發射咒語
然後尼克最後那邊我笑噴XD是有沒有這麼討厭威爾的碎碎念www

阿轟 @max4413

0
@Dracoo6o5Malfoy

因為我依稀記得美國巫師好像都這樣(x,所以就設定成這個發咒方式了WW
這裡是為了呼應前幾章的劇情,所以尼克在這裡才會這麼激動XD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九章





已經經歷過了兩次影子旅行,在怎麼樣也該習慣了。
「嗚喔喔喔喔!!!」
雖然弗雷還是喊出聽似驚慌的叫喊聲,但是因為這次傳送到的點離地面有點距離的關係,大家都在空中好好地翻轉身體,讓自己安全降落。除了尼克以外。
他根本沒有力氣去控制自己的身體,直接從空中直接灘落在地上。
「給我點時間......」
尼克不等其他人搶先說道,不過事實上他根本不用事先提醒。

趁著尼克休息的空檔,提姆和玲確認了傑爾伯特的住處,它在一個一般階級的高層公寓裡。
不知道為甚麼,尼克把一行人送到了格里斐斯天文台,這個地方離他們該前往的地點有點距離。這樣的路程連用計程車都能到天價車資的程度,看來只能用麻煩的公車轉程了,由於尼克現在只能躺在天文台廣場邊的長椅上吁吁喘氣,所以一行人錯過了兩班公車。
還好公車的班次不會很久,不然玲的心意也許真的會完蛋。

過了漫長的轉車,提姆一行人終於來到了玲所提供的地址。是在美國很一般的公寓裡。
在這裡交給真正的公權力比較適合。阿里馬說著一邊拿出FBI證件一邊敲著公寓看似厚重的鐵門,雖然響聲很沉重,但門的重量卻沒看起來大。房間那一頭開門的人是個身形嬌小的金髮女人,沒比亞洲血統的玲高多少。
「您好,文思小姐,我們想打擾您一些問題。」
阿里馬說著禮貌的點頭致意後,對對方短暫的亮出FBI證件後就迅速地收回懷裡。
「請問您認識史賓森先生嗎?」

愛莉森.文思,在普通的家庭長大,過著普通的生活。只是個一般的普通女孩,為甚麼會和傑爾伯特這種逃犯牽扯上呢?如果不是被騙的話......他已經打從心底想當個好人?
弗雷驚訝的發現自己抱有這種期待,只是因為希望那個小女孩生活得很好嗎?希望只有這樣了。隨意對罪犯有惻隱之心是不需要的行為。
「是的,請問有甚麼事嗎?」
愛莉森的神情很是疑惑,看來對愛人的過去完全不了解。

這次,阿里馬稍微停頓了一下才繼續提問,他似乎很謹慎的選擇對方將會收取的字句。
「請問他身邊有位金髮女孩嗎?」
「有的,你是在說他的女兒吧?愛麗絲,很動聽的名字呢。」
那女孩的新名字和她未來的「新媽媽」的名字很像呢,搞不好卡菈的新名字就是從她身上取的。弗雷想著吞了吞口水,繼續把問話交給阿里馬。
「想請問一下,史賓森先生和她關係怎麼樣?」

「關係很好喔!老實說,我實在無法相信那麼年輕的傑爾伯特能獨立扶養這麼大的女兒。」
雖然愛莉森的語氣輕鬆愉快,但是聽在提姆一行人的耳裡卻沉重無比。好吧!可以理解,畢竟當時年紀這麼小,又一起過了這麼漫長的五年。
「關係到多好的程度?」
「多好的程度?恩......該怎麼說,就是一對幸福的父女吧,父親疼愛女兒,女兒敬愛父親之類的。」
關於這點已經不需要再問下去了。

「那麼,請問他們兩位現在到哪去了呢?」
「為了慶祝愛麗絲的成績,他們倆到山後的小別墅度假去了喔。」
愛莉森說著指向地平線外,立著好萊嗚巨大立牌的山脈。她真的是個非常單純的女人,這麼跳躍的問題她都沒有起絲毫疑心,不過現在弗雷更驚訝的是,傑爾伯特居然還能有別墅!?
「那個別墅是我父母留給我的啦。」
看見眾人的驚異神色,愛莉森笑著解釋道,還順邊抄寫了別墅的地址。

阿里馬道謝之後帶著三人就此別過,一齊搭著電梯下到大樓前。
「你們覺得怎麼樣?對方有可能是裝出來的嗎?」
弗雷問道。防人之心不可無,有可能他們根本沒有別墅也不一定。
「為了以防萬一,我是先請過人去檢查過了,他們真的不在這裡,姑且相信看看吧。」
請人檢查過了?弗雷不記得見過阿里馬吩咐人,而且要怎麼樣才能檢察私人住處裡有沒有人?雖然疑惑,不過看提姆和尼克毫不在意的樣子,弗雷也不太敢問出口。

「因為是隸屬黑幫逃犯的關係,所以我可以請求洛杉磯特搜部支援。」
阿里馬在路邊解釋完後打通了通往FBI重調組的電話,沒過幾分鐘,有台印著FBI的車子開過來停在阿里馬身邊的馬路上,他的同事和公司的效率真的很高,弗雷忍不住在心中讚嘆道。
過了幾分鐘的車程,車子開進了山后的鄉區,又過了幾分鐘,它已經停在了那棟別墅附近。
文思家的別墅除了一棟小木屋外,還有一大片的草原當院子,有一台紅色越野吉普車停在籬笆圍成的院子裡,真是令人夢寐以求的鄉間生活。
「就停在這裡嗎?」

阿里馬往窗外看著,直到看見傑爾伯特和長大的卡拉在烤肉台邊笑著談天的身影之後,才回答弗雷的問題。
「我們的車上有FBI的標誌,開過去太招搖了。」
只是要臨時訊問,不用管這問題吧。弗雷正要開口表達疑惑,但卻馬上閉上了嘴巴。
問出口前,他看見木屋周圍又多了幾輛車,反倒是傑爾伯特和卡拉的神情,完全沒有察覺到周遭的異樣。
網悄悄的布上了......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貝蘭迪 ( 不定期潛水中 ) @hk123

0
@max4413
那不是非洲那邊的嗎...怪產1的美國巫師也用魔杖的
只是成年之前離開學校,魔杖都得歸學校管理

阿轟 @max4413

0
@hk123

喔喔原來是非洲的嗎XD我很久沒看怪產了
對伊法魔尼也不太熟XD除了仙境有寫的創校歷史以外

阿轟 @max4413

2

{第九案}
第十章






「我們可以下車了。」
阿里馬說著打開車門,周遭的車子也同時停下,看來是全都部屬好了,FBI的集合力真是強大。但只不過是個搶劫與綁架逃犯而已,有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即使那人好好的照顧了那女孩,他也還是造成了一位母親失去了心愛的女兒。」
好像聽見了弗雷的懷疑似的,阿里馬稍微轉了一下頭講道。雖然依然面無表情,口氣卻多了份沉悲。
話音剛落,遠方原本保持著微笑的傑爾伯特突然將它收起,表情慎重地看了看周圍,也應該察覺到了。

阿里馬帶著同伴們慢慢往目標靠近,除了尼克以外,經過這麼一番折騰後,他現在只想快點結束。還好眼下的情況不需要親自出馬,他連車子都沒下。
人群隨著阿里馬的動作也開始移動,但是沒過幾秒鐘,傑爾伯特神情慌張起來,他突然著急的向著卡菈說話,像是在吩咐甚麼東西?這些舉動讓阿里馬從懷裡把警用手槍拿出來。雖然對方不太可能反抗,但也得以防萬一。

傑爾伯特和卡菈說完了話,在對方仍一頭霧水時。他便跑到旁邊將越野車的車門打開,看似是要拿甚麼東西。
『難道是要拿武器?』
如果真是這樣就糟了,阿里馬快步越過構成庭園的柵欄將手槍對準著將身子探進越野車裡的傑爾伯特,嚇的卡菈慌張退後了幾步。
重警員一看阿里馬做出這樣的行動,也跟著快步向前將武器對準著目標,生怕對方有持槍反擊或是脅持人質的風險,迅速的將傑爾伯特團團包圍。
「傑爾伯特.史賓森!你因五年前的搶劫與綁架兒童的罪嫌而被逮捕,從車裡出來,把手清空放在我們看的見的地方!」

阿里馬宣讀完米蘭達宣言之後傑爾伯特還沒將身子挪出來(註),提姆和弗雷也平舉著槍在阿里馬身後,他們已經暗自準備好,如果傑爾伯特將武器拿出來的話,在他開槍之前,一定會有人更迅速的扣動板機。
「你們不要抓他!」
阿里馬的神色變得異常疑惑,卡菈勇敢的擋在他的槍口前,阻止他們逮捕毀掉自己和母親人生的兇手。

沒有放下,阿里馬的槍口沒有放下,他希望女孩可以看見自己的堅定,然後放棄。
但是對方沒有放棄,女孩仍堅毅的用自己的額頭對著槍口,真心誠意的勇敢對抗這群突然出現的陌生人,阻止他們奪走自己重要的人......
雖然阿里馬仍然舉著槍,但他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對卡拉來說,傑爾伯特算甚麼?而自己的親生母親又算甚麼?心裡無可避免的響起令人討厭的問句,但阿里馬找不到答案,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他能聽見鬼魂的想法,但看不出活人的思考。
警用手槍只能懸在空中。

「算了,卡菈。」
女孩驚訝的往回望去,傑爾伯特用的不是他幫女孩取的名字艾莉絲,而是她原本的名字。
他說著將身子從車裡挪出來,雙手舉高在頭頂之上,手掌裡甚麼都沒有。他的嘴上掛著釋懷的微笑。
「......把你的雙手伸過來。」
阿里馬遲疑了許久才放下手槍,他從飛行員外套內裡拿出手銬,銬住那雙手的手銬聲響起的那一刻,卡菈的表情看似慘白。
「你們不能抓他!他救了我!」
卡菈哭喊著想上前抓住阿里馬的手腕,但是在那之前,弗雷跨步上前並跪在卡拉身前,雙手按住了對方的肩膀。

「我們知道他做了最對得起自己的決定,卡菈,我們都知道,但他曾經犯下的罪是真實的,我們並不能因為他改邪歸正就完全無視他的罪。」
弗雷說的對,他說的完全正確。卡菈是完全知道的。
雖然知道,做壞事必須付出代價,雖然知道,但會悲傷就是會悲傷。
卡菈撲倒在弗雷的懷裡,哭喊聲傳向遠方,哀傷與寂寞在山林間迴響。

註:米蘭達宣言為對執法人員對被捕者訊問之前得預先告知的權力內容,要是執法人員逮捕嫌犯時沒有向其宣讀此宣言的話,警方在此階段所獲得的口供都不能在審判中作為證據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家協小獾--> Iris @I1113

0
@max4413
哈囉阿轟還記得我嗎(你誰啊你
潛水許久我回來了哈哈
一回來看到更新了這麼多有點嚇到了XD

新故事很有趣呢,尤其是弗雷也迷上蜘蛛人、尼克很怕威爾的那兩部分XDD不過妮維安沒跟著有點小可惜啊哈哈
卡菈的心情很糾結吧 畢竟照顧自己許久的人就是當初把她從母親身旁帶走的......看著最後的部分有點心酸啊

阿轟 @max4413

0
@I1113

我還記得啊ww
看到很多更新?妳到底潛水潛多久了ww
妮維安最近的戲份已經太多了www

我也不太懂她的心情呢(欸),為什麼能對這樣的人還不抱一點恨意呢?可能是因為年紀還小再加上時間淡化了吧

家協小獾--> Iris @I1113

0
@max4413
喔因為要大考就一路從去年底封機封到現在哈哈
所以半年來也算更新很多了吧XD

不懂她的心情是哪招ww你不是作者嗎XDD
不過也或許是年紀小且當時也是也是他救了卡菈的命,覺得他其實是好人才原諒他的吧~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