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希斯偵探所的事件錄(更至第十一案:第五章)

發表於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阿轟阿轟,我把韋德的人設修了一點,你看看可不可以?我可以隨時再修或者真·砍掉再寫過XD

阿轟 @max4413

0
@Enidcyc

其實我不記得人設有改變了什麼www我想是可以啦ww

不過目前不太會用到鑑識組的角色,這一案和下一案都確定不會出現,所以如果要改的話也不知道多久以後www
所以可以先放著沒關係啦~

八月看到隆巴頓夫婦帶著奈威去斜角巷採購 @hollyleaf

0
@max4413

阿轟還有去查維基,好認真www
那孩子是天使啊QAQ情緒潰堤的時候有個可以擁抱的人真是太好了QAQ

希望正氣師的大家也都可以把話說開w

阿轟 @max4413

0
@hollyleaf

等等寫這種真實存在的要素如果不是熟到都記起來的話查維基是必要的吧ww

真的,傷心的時候有人可以抱是很幸福的事情qwq(好希望自己有人可以抱

那個就......看情況XD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六章






夜晚九點十分,弗雷穿上一身裝飾浮誇的黑西裝來到偏僻的巷口,這裡有間地下道,就是寄給克里斯平的邀請函裡所提到的地點。
克里斯平今日來到這裡是為了收下人販組織所送的禮物,禮物是甚麼不需要花時間來判斷呢。倒是弗雷有些懷疑,魔法世界的秘密組織怎麼會想要讓麻瓜加入呢?

可惜,今日弗雷扮演的克里斯平是個麻瓜,所以他不能去對這種事做提問。
弗雷走下地下道敲了敲門,門上有個開口讓一雙眼睛露了出來。
「表明你的身分。」
弗雷試著用克里斯平不可一世的態度讓敵人更加地無法懷疑,還好心底對他們的看法加重了那個感覺。

他拿出邀請函在開口前展示了一下,不等那雙眼睛回話就收了回去。
「克里斯平先生,我們已恭候多時,請進,會有專人帶著您。」

「恩。」
在也一身黑西裝的守門人開門的同時,弗雷順口冷淡的回應。但是與態度不同,他的心裡對目標真的完全不認得自己的貴賓長相這件事感到非常不自然。
得做好隨時會身分敗露的準備。
一開門,有位穿著燕尾服的服務生向著弗雷鞠躬,但是由於據點內部像是夜店一般的裝潢與燈光,服務生的身影反而有些不明顯。

「克里斯平先生,我將帶您去您的包廂,請跟著我走。」
包廂?他們對克里斯平的服務未免也太周到了。但是卻連人都不認得,真是不科學。
服務生說完轉身走了起來,弗雷跟著上去,這座據點裡的人看不出麻瓜與魔法人士的差別,每人都只是一副來夜店享樂的感覺。

轉了幾個彎,服務生帶著弗雷來到一處走廊,他把之前玲交給自己的手機挪了挪位置,這裡像是前幾個月去到的麻瓜飯店。
走廊有一堆門排列著,只是燈光更加昏暗。
「我們到了,這可是個A級貨。」
服務生拿出一個鑰匙開了其中一道門,這句話讓弗雷想揍他一拳。

「A級貨?這是怎麼判定的啊?看起來很普通嘛。」
弗雷隨意往房內望了一眼,這次是個大約十四歲的女孩,她有著及肩的淺金色長髮,穿著凸顯白皙皮膚的黑連身禮服右手腕上有個三位數字442,弗雷不敢看她的臉。
「抱歉,您對我們的認知還不足以讓我們告知貨物級別的標準。」
服務生說完還鞠了個躬,低頭舉手示意弗雷進到房間裡。

「我們這裡的隔音做很好的,您可以在這裡享受完再往回程。」
看向那道厚重的像銀行金庫的門板,弗雷相信這一番話,但他可不會聽從對方的建議。
「你把門關起來。」
服務生順從的照做了,他緩慢的關上厚重的門,房間陷入安靜。

弗雷不發一語,他看向房間裡除了床和浴室以外唯一的物品:一張鐵桌。
那張鐵桌上放著手銬、皮鞭和其他一堆不堪入眼的用具,弗雷依然不敢看那女孩的臉,她是清醒的。
光是想像這些女孩們等待自己的所有人的心情,他就感到悲從中來。

弗雷拿起了皮鞭,盡量用力地把它在門邊的牆上甩了幾下,然後丟到地上。
「結束了。」
他隨口說著坐到了床上,而女孩猛然將視線移向他,目光裡面夾雜著不安和恐懼。

弗雷半躺在床上輕閉著雙眼,看似在休息。這讓女孩更加疑惑,連話都不敢問出口。
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弗雷從口袋裡拿出了玲給他的手機放到耳邊。
「弗雷,那個假服務生說的沒錯,走廊真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恩,謝了。」

弗雷掛掉電話,突然把臉轉向女孩,讓她嚇了一跳。
「我是正氣師,不是克里斯平,我今天會先把妳救出去,妳知道得夠多嗎?」
女孩驚慌地望著他幾秒,眼珠子不安地轉動著。思考了一下,她才回話。
「我有朋友會被送到壞人們的大本營,他們有說在哪裡。」

「很好。」
弗雷說著輕輕地碰了一下對方的頭頂,在說話之前,她看起來像是害怕自己甚麼都不知道就會被拋下,但弗雷知道他們不會這樣的。
「現在請妳把衣服弄亂一些再回復原狀,我馬上就帶妳離開。」
弗雷說完後轉過頭去,他一邊打開門鎖一邊說道。
「放心吧,我們會把所有人都救出去。」

打開了門後,服務生的表情看起來非常驚訝,像是對度過這麼短暫的時間就〔享受〕結束感到驚訝。
弗雷抓著女孩的手腕,她假裝不情不願的表情令人無從懷疑。弗雷一邊〔拉著〕她一邊走出據點,一路上她手腕的數字442讓弗雷越想越不爽。
這個編號就像該死的納粹集中營,這是烙上去的。弗雷不禁想道。

這些女孩們手上的數字不會消失,證明了史萊哲林和食死人的思想根本是狗屁。不管魔法人士還是麻瓜都可以一樣的骯髒,並沒有甚麼誰比誰崇高的事實。
「妳是哪個學院的呢?」
弗雷向女孩問道,而對方回了一段法文,應該是波巴洞的學生吧,搞不好商品的等級是以學院來判定也說不定。

到了此刻,兩人離據點已有一些距離了,因為克里斯平畢竟是個麻瓜,不拉開一點距離便不安全。
「握著我的手。」
弗雷說道,他們走進了一個沒入沉夜裏的巷口,現影術的聲音劃破了寂靜。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阿轟 @max4413

0

人設
大山 玲




姓名:大山 玲
年齡:20歲(2018年9月)
國籍:日本
為麻瓜

職業:希斯偵探所員工(駭客)
技術與知識:超頂尖的天才駭入技術,能夠駭入任何監視器畫面與資料庫,甚至連警察總署級別的系統都能駭取。
炒股票超強,她從股票上賺的錢是希斯偵探所的主要收入
英文程度和英國人無異

外觀:
黑色長髮,總是把全部的頭髮在腦後綁成馬尾,沒有瀏海。總是保持著一號髮型,連提姆都沒見過她放下頭髮
穿著紫色防風外套,下身是深色牛仔褲配白步鞋,外套拉鍊拉到最底,它裡面的衣服從沒露出來過
長相可愛孩子氣,幾乎每時每刻都笑著

個性:
雖然是個天才駭客,但個性上依然是個孩子,常常做些孩子氣的舉動,會因為一些小事就笑出來,只有在幫忙搜查工作的時候會像個大人
富有同情心(限無辜女性),只要遇到了有重大困難的女孩就會頃全力幫助,討厭做壞事的男人,如果發現男性欺侮女性的話,會立刻對當事人抱持相當的恨意
在情緒激動或興奮時講話會夾雜著日文

備註:
第二案過後,她用自己在偵探所裡的空間養了一隻黑貓,之後,在椅子上坐太久時她總是用「遛貓」這個理由活動身體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七章





弗雷和禮物女孩憑空出現在偵探事務所後幾小時,玲和弗雷花了一番心力說服提姆讓她住在玲的房間。
弗雷兩人來到事務所時已是夜晚,不是時機帶她去正氣師局。

禮物女孩在事務所的沙發上待了一晚,弗雷才帶著她前往正氣師局,準備記錄她擁有的情報。送回原有家庭得等到任務結束再說。
弗雷帶著女孩來到了自己的部門分隊辦公室,由於這個案子是由他的分隊來辦理,因此才將女孩帶到這裡而不是檔案紀錄室。

「那麼,請妳將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吧,全不說完之後就能帶妳回家了喔。」
為了不讓女孩過度緊張,向她問話的人只有救出她的弗雷和外貌平和的珍妮特。

「恩......我記得那些人曾經說過要把我的朋友送到拍賣場。」
女孩雙手捧著珍妮特端給她的紅茶,但是她似乎沒有喝它的心情。

過了片刻,女孩終於說出了她無意中聽見的拍賣會場的位置,弗雷決定不去思考她是如何搞清楚這些訊息的。
「拜託你們救出我的朋友。」
「我們會救出所有人的,放心吧。」
珍妮特笑著輕撫女孩的頭頂,談話就此結束。她是分部門裡看起來最像孩子的一位,也很適合平撫孩童的情緒。

當女孩知道的線索都被確實的紀錄在羊皮紙上之後,有兩位正氣師來帶她回家,也許她的父母已經抵達正氣師局了。
最後,弗雷部門的大家向女孩做了個短暫的小小道別,雖然她看起來還沒有了解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不過大家都相信,能回到原來的生活就一定會是幸福的。

女孩離開後,大家開始已她提供的情報為中心展開了搜查。
過了幾天,眾人整理好人口拍賣會場的線索,張張羊皮紙放在了檔案桌上。
這裡面有著現場的地理情報,包括周圍的人流調查結果。

雖然在正氣師局過去的歷史中,有過不少打擊奇獸非法走私產業的行動,但追查魔法界的人口販賣可是第一次。這種毫無先例的情況讓弗雷等人幾乎不知從何查起,好在剛開始搜查不久就確認法國女孩提供的證詞屬實,沒有落得兜圈子的悲戚進展。
「拍賣會場是麻瓜廢棄的塑料工廠,既然在麻瓜的偏僻區域裡的話,也難怪正氣師局無半點察覺。」

「這樣的話,如果有甚麼人在這進出的話應該會很明顯吧。」
如果是從那裏找起的話呢?在與波文討論之時,法蘭克本想提議,但開口前就被弗雷阻止。
「我有請朋友看過監視網畫面了,那周圍和建築物入口除了路過的人以外毫無人跡,我們得思考其他可能。」

說著,弗雷陷入了沉思,他對這種事情實在是缺乏想像力。
他苦惱地搔了搔髮尖,這時,他的眼角瞄到了夏琳欲言又止的臉。
「夏琳,妳有想到甚麼的話就快說,把意見憋在心底是愚蠢的行為。」

「啊?呃......」
突然被點到之後,夏琳用了一些時間回過神來。
「我在想,也許他們是用現影術直接進入建築物中?」
「......咦?」

夏琳的設想讓眾人陷入了沉思,這讓她本人緊張的左右張望,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這應該是可能性最大的推論。」
「的確是這樣沒錯,但真是這樣的話,麻瓜買家又該怎麼辦呢?」
波文和法蘭克又來回了一回合,他們倆是這個分隊除了長官弗雷和新加入的羅伊以外唯二的男性,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討論。

「嗯?對耶,如果全部的人都使用現影術進出的話,這個組織怎麼還會邀請向克里斯平這樣的麻瓜加入呢?」
「如果是這樣,就不能用克里斯平來臥底了。」
此話一出,大家的臉都變得面有難色。無法有內應這點會讓攻堅的難度加深,這是顯而易見的。

「看來我們得先確認臥底的可行性,我會去之前的據點看看,你們來尋找別的攻略路線。」
凝思片刻後,弗雷確定了接下來的計畫,接下來就直接離開了辦公室現影去了。
「等等,我不明白。」
弗雷離開之後,眼看前輩們都進入狀況開始行動,夏琳和羅伊依然一頭霧水。

波文率先為後輩的疑問停下了動作,而其他人望了他一眼之後繼續動作。
「因為弗雷的關係,所以我們這個分隊不像一般的正氣師那樣,總用奇怪又毫無先例的方式去搜查。你們不用擔心,久了就習慣了。」
雖然有了解釋,但還是不知該如何行動啊。
看著波文回答完便回到崗位一如往常,羅伊不由自主的嘆著氣。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婭婭 @Irena_Potter

0
@max4413 我回來了哈哈哈
慢慢追完xdd

阿轟 @max4413

0
@Irena_Potter

喔喔婭婭好久不見w最近有些更新怠惰XD
話說妳人設好像有需要改的地方?我也忘記是不是人設需要改了XD只是有需要你在的事XD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八章





幾小時前,弗雷再度換上克里斯平風格的套裝去到了之前的組織據點,原本只是碰碰運氣,弗雷都沒想到真的有這個機會。
組織裡的人再三確認「克里斯平閣下」的意願後,同意帶他參與成為組織的麻瓜會員的第一步,就是知曉魔法界的秘密。

在和組織成員約好時間後,弗雷再度化身為克里斯平赴約來到一個隱密的場所,裡面的人說明著那些他從有記憶以來就以知曉的魔法界的常識。
這讓他有些驚訝,雖然並沒有很詳細,不過居然會有魔法界的不法人士祕密地將魔法界洩漏給麻瓜,真是不明白為何現在麻瓜界還能保持機密。
「如果將這些秘密說出去,相信您不難想像會有甚麼下場。」

......原來如此阿,聽見這樣露骨的威脅,方才的疑問立刻獲得解答,是跟魔法部差不多的方式吧,只不過更加偏激。
即使是不法份子,也不會輕易將魔法界的秘密洩漏,如果遇上有人把魔法界的訊息傳出去的話,他們應該會直接把對方殺掉吧,也許連當事人的存在都會徹底抹去。

總之,弗雷裝模作樣地接受條件後馬上和組織成員分別,迂迴了幾圈之後回到正氣師局,他急於與同伴確認臥底進拍賣會做內應的可能性。
回到了辦公室,組員們也在大桌上張開著若干張地圖與平面圖等著弗雷的歸來。

雖然弗雷帶來的的確算是好消息,但是大家完全沒有露出一丁點愉悅的神色,因為這次光是看場地的規模就知道這次的案子實在是困難重重,簡直艱難的令人不自主笑出聲的程度。
「組織的戰鬥成員和保鑣可能殺過許多人,不能小覷,而且他們可能會用麻瓜的武器。」
弗雷開始努力地將在據點裡所看到聽到的有益於搜查的線索從腦海裡搜刮出來,包括組織成員叮嚀過的,萬一遇到危急情況可以委託給予保護的人員的黑燕尾服裝扮,還有某些人西裝外套裡異樣的隆起,不管是甚麼細節都不能放過。

「聽你這樣說,感覺他們不是被臨檢時會乖乖配合的類型?」
「絕對不是,可能會帶給我們一場苦戰。」
面對法蘭克林的提問,弗雷陷入一番苦思。
「這樣的話,我們得向上面申請大規模人員行動吧?」

「是啊,在那之前我們得先想出當天確保人質與圍捕人犯的戰略才行,討論出結果後,我會立刻去見局長。」
經過珍妮特的提醒,弗雷終於得出下一步行動的結論,當務之急是將保證人質與人員安全的方式確定好。
「可是,現在得到的情報還是太少了,雖然已經有了平面圖,但並不能確定保鑣的人數與位置分布,要在這樣的情況下思考出能確保所有人並達成目標的方法非常困難啊。」

雖然黛安娜這麼說的確沒錯,但是魔法界的人口販賣已經待在魔法部眼皮底下安逸太久了,正氣師已經不能坐視好不容易注意到的身陷險境的無辜女孩回到黑暗,弗雷臥底時知道了下一次最近的拍賣會是後天舉行,所以他們無論如何都得想出行動的最好方案才行。
「商品是一個個在台上排列到最後嗎......」
夏琳喃喃自語。

討論持續下去,提議和否決不斷一來一往,遲遲沒有進展。
終於,夏琳吞了吞口水,舉起右手放在臉頰邊。一時,所有聲音都停下了,大家都睜著意外的目光,等待夏琳的話。
「弗雷聽組織人員說過,被送上展台的商品會一直站在上面直到拍賣結束對吧?那麼如果能立刻確保展台安全的話,展台之外的人便不需要顧慮,對嗎?」
聽見這句話,大家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幾秒鐘的安靜過後,嘈雜的討論聲繼續響動,夏琳也格外進入了狀況,目不轉睛地盯著平面圖,看起來像是正進行著複雜的思考,感覺幾乎目空一切。
聽著眾人意見的弗雷聽到一半,目光往夏琳的方向端詳著。
「這次的行動作戰,由夏琳指揮。」
「诶?」

突然爆出這麼一句,被弗雷突然的提議嚇到的不僅只有夏琳,在場的所有人都訝異的不知所措。
「等等,為甚麼......」
「機會難得,這次分隊如何行動交由妳思考,我們聽妳的指揮。」
弗雷完全不在意周遭人不明所以的臉色,面無表情地繼續說著。

「不,但我只是......」
「就這樣,我們是妳的棋子,那些商品和我們的存亡就看妳了。」
弗雷繼續自顧自地說著,每個人都對他的發想絲毫無法理解,夏琳的臉色更是一片青一片白,腦袋好像要冒出煙來似的。
「那就這樣了,我現在要去找波特局長報告這次行動,最晚明天中午要將具體戰略報告出來才行。」
說罷,弗雷逕自從辦公室門口從容離去,留下夏琳一屁股跌坐在大桌前,絕望的哀嚎著。



片刻之後,正氣師局局長辦公室的門板上久違的響了兩聲,令哈利.波特局長有些意外的扶了扶眼前的圓框眼鏡。
「進來吧。」
話音剛落,弗雷俐落的進門並悄悄關上,中間沒有一點聲響。
「這是人口販賣組織近期活動的報告。」
原本用單手抓著的張張平面圖和資料重新用雙手捧著送上了辦公桌,讓波特局長立刻放下手邊的羊皮紙,拿起報告檢閱。

「這是帶給許多魔法家庭黑暗與痛苦的犯罪,觸手甚至蔓延著其他眾多地區的魔法世界,看來我們不能容忍這個組織持續活動。」
波特局長喃喃說著,深沉的嘆氣看在弗雷眼裡,好似在驅散心底另他悶痛的黑暗。
「我們也是這麼覺得,我們計畫在後天的拍賣會活動行動,現在我的同伴正在擬定戰略。」
「是嗎。」

他說著放下文件,雙手銬在辦公桌之上,手指交疊。
「看來,你是來要求支派參與攻堅的人員吧。」
「是的。」
雖然此方案的必要性令這要求幾乎不是要求,而是一個告知,不過弗雷答著還是微微躬身低頭。
「......」

「局長先生?」
沒有回覆,弗雷不由自主地問道,但哈利依舊輕閉著雙唇,連雙眼也緩緩闔上。
片刻過後,他才終於開口,令弗雷不明所已的抬起頭。
「試著想像吧,弗雷,這次的事件帶給你甚麼想法?」
弗雷不明白波特局長在心裡想像了甚麼,所以他聽從對方的話,在心底回想。

弗雷想到以克里斯平的身分在據點裡遇到的波巴洞法國女孩,她穿著一席白色洋裝坐在床邊時,她眼裡的恐懼與悲傷。還有她說著朋友被送到其他地方時透露出來的擔心害怕。弗雷試著想像,女孩的父母在知道女兒被救出來之前的茶不思飯不想,還有其他更多更多女孩嬌小的無助身影。
「弗雷,我待會就會命令其他分隊加入這場行動,明日和作戰之前我都會召集參戰的正氣師以便做戰略報告。」
波特局長突然的一席話,將弗雷重新拉回辦公桌前,但他還是花了幾秒沉澱思緒。

「那麼,我就先告退了。」
說著,弗雷本將從辦公室門口靜靜退去,但是在那之前他優先想到了甚麼,隨即開口問道。
「波特局長,今次,您會感到憤怒嗎?」
原本無比凝重地波特局長的神情經過這席話,突然放鬆了下來,中間的情緒看起來像是大澈大悟,又像是放下了甚麼。他不禁微笑。

「我一直都很憤怒,弗雷。」
不知道為甚麼,對方那看似溫和卻又憔悴的微笑,另弗雷感到悲從中來。
「為了自己的無力,我一直都很憤怒。」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大家已經很努力,可惜的是這個世界上人渣多到數不完,別太自責啊(╥︿╥)
還有就是阿轟把『令』打成『另』了0v0

阿轟 @max4413

0
@Enidcyc

你接收到弗雷的想法了呢,而波特局長的憤怒還有別的原因,我想表達他的想法的面向也很有趣

然後你這樣說明我根本不知道在指哪裡XD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哦,不好意思XDD
這個
另弗雷不明所已的抬起頭。
還有
另哈利.波特局長有些意外的扶了扶眼前的圓框眼鏡
這兩處應該是指『令』吧?

阿轟 @max4413

0
@Enidcyc

喔喔了解了,我完全沒發現XD
馬上改過來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九章





這天下班,夏琳馬上趕到斜角巷,在維斯克的魔法道具店買了一張羊皮紙。
為了準備將寫上這張羊皮紙的墨跡,夏琳準備好了大量的資料與紙張,但她沒有想到這些白紙會消耗得如此快。

會場平面圖、現場各種角度的照片、記錄下來的弗雷臥底時聽到的線索。所有的資料都被翻爛了,夏琳卻仍著急地搔著頭,被石墨的一筆一劃填滿的紙張不斷被揉成一團扔到地上。
用掉一半的白紙後,夏琳放下了鉛筆,離開書桌前倒在臥房的沙發上。
「唉......」

「砰。砰。」
夏琳把右手腕橫著擱在額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幾乎與此同時,門上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吧。」
木門應聲而開啟,出現的是家裡請的女僕憂心忡忡的臉。

「您沒事吧?小姐?」
沙發面對著房門口,在上面的夏琳側著頭,看著對方的臉。
她緩緩微笑。

「我沒事的。」
夏琳笑著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想表現自己沒什麼問題的情緒給對方看,但她的演技似乎不怎麼厲害,女僕的神情依舊。
「好吧。」
看見對方用臉色質問自己,夏琳認輸了。
「正氣師的上司派給我一個很重要的工作,所以我很苦惱。」

「甚麼樣的工作?」
女僕側首問道,讓夏琳猶豫地望著她。
「......如果我沒有好好完成這項工作的話,可能會危及我的同事的安危,甚至是更多無辜受害者的性命。」

幾番思考後,夏琳說道。這位女僕只比她大上兩三歲,從剛開始進入安東尼特家時就是最接近她的人。這讓夏琳此刻願意和盤托出。
「是您的上司派給您這項工作的嗎?」
女僕微微歪著身子問道,而夏琳用緩緩地嘆息回應。沉思許久之後,女僕終於開口。
「也許,您的上司很信任您?」

「甚麼?」
這突然的話讓夏琳有些驚訝。弗雷信任我?這種想法她從來沒有過。
這種事怎麼可能.....這樣想著的思緒突然被打斷。
「請您冷靜整理好思緒,如果不知道該從何下手的話,先確認好自己擁有的力量,再從中找到攻略路線......希望我的建議對您有幫助。」

似乎是覺得自己說太多了,女僕似乎是說到一半便像煞車般停下,回過神來,她就準備好要離開了。
「那麼,我就不打擾小姐了,祝您順利。」
「盯鈴鈴鈴鈴。」
女僕告辭的同時,夏琳用來與分隊聯絡的手機響請了通知鈴聲,但是她毫不在意,只是凝視著女僕。

終於,她露出了微笑。
「非常感謝妳的意見。」
對方並沒有回應,以行禮的狀態告退了,但是在她將門關上時不難發現那微微的笑意。
總是一直受人幫助呢......

門關上後,夏琳才不太熟練地打開手機,是黛安娜傳給她的訊息。
『妳沒問題嗎?』
看到這個訊息之後,夏琳想了一下還需要甚麼資料,寫在剩下的一張白紙上。
『我沒問題的,比起這個,請問有分隊成員的個人資料嗎?』

訊息傳過去許久之後才得到回應,黛安娜應該不太懂為何對方需要這些,為此猶豫了一段時間。
幾張圖片傳了過來,是夏琳要求的資料,她深吸了一口氣,她沒有想到這種資料能這樣輕鬆就拿到。
『這樣足夠嗎?』
『夠多了,非常感謝。』

夏琳放下手機在臥房的浴室裡洗了把臉,重新拿起鉛筆和白紙。
她有預感這張白紙會是最後幾張,已經可以準備要將作戰計畫記上羊皮紙的墨水了,不知怎麼的,她有這種感覺。
「叮鈴。」

又有一個訊息傳來,這讓夏琳有些訝異,她用左手手指打開手機屏幕。
是黛安娜傳的訊息,夏琳還以為談話已經結束了呢。

『妳是有資格成為正氣師的,別放棄了。』
「诶?」
這個訊息讓夏琳訝異的輕呼一聲,她很意外。從屏幕上看到的一行文字此刻居然比直接的聲音更有安心感。她輕笑出來。
『謝謝妳。』



在夏琳.安東尼特編寫的作戰計劃由弗雷繳上正氣師局局長辦公室的隔日,哈利.波特局長召集了倫敦幾乎所有正氣師在正氣師局大廳。
在這之前,哈利拿著那卷羊皮紙看了不下百次。

連演講稿都不需要準備,哈利腳步沉重的走到眾正氣師面前,放出擴音咒時的表情也凝重不已。
「各位,昨天的說明你們應該都還記得吧,」

「現在有許多魔法界的女孩們正在受苦,我們不能容忍這樣的情況!」
隔了幾秒,哈利才說出下一句,彷彿是為了沉澱心情一般。

「今天的行動恐怕是既剿滅食死人行動之後,最大規模的行動,我們的目標和那日是一樣的,必須保護無辜的魔法界人民不受傷害。」
一席話過去,除了弗雷的分隊成員之外,所有台下的正氣師都情緒激動,熱血沸騰。
「據基爾正氣師的調查,此人口販賣產業有需多據點,為了不打草驚蛇,這次的行動得完全封鎖消息,裡面的所有人都不能放走!」
「全力戰鬥吧!諸位!我們今日將斬斷讓無數無辜人民受害的黑暗連鎖!」

哈利喊著舉起魔杖放出白光,正氣師們也做著心理準備,叫喊聲不絕與耳,彷彿是為了下定決心驅散黑暗。
與此同時,弗雷仰望了一眼廢棄工廠的屋頂,然後緩緩走去......

貼近了工廠鐵門的門口,弗雷輕聲說著自己的假名與之前在據點裡聽到的暗語。鐵門小小的開了一道口。
弗雷鑽過鐵門,裡面有幾位穿著黑色燕尾服戴著面具的人士,看來是直屬據點的服侍人員與保鑣吧。

「請往這裡走。」
彷彿回應了弗雷的猜想,一位侍者立刻擺著恭敬的引路手勢走在他身側。

這裡有個完全不隱藏的地道,往下走的樓梯直接出現在地上,侍者領著弗雷從中走下。
一離開樓梯來到平路,就有一道水牆般的瀑布擋住了他的去路。

「哈,現在是要我從這裡濕淋淋的進場嗎?」
雖然第一眼看到這道水流時,弗雷就隱約想到了它是甚麼,但他依然裝模作樣地向一旁的侍者笑道。
對方一手拿出了魔杖,然後用確定的手勢回應他。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