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希斯偵探所的事件錄(更至第十一案:第五章)

發表於

阿轟 @max4413

0
@I1113

喔喔還真的是滿久的XD不過我也忘記半年前是更到哪裡XD應該沒有多遠XD

那樣的遭遇我又沒有經歷過WW所以不知道他的心情是正常的嘛
是阿你說的應該在大略上都正確WW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十一章




在玲訂下來給偵探社的男性用雙人房裡,弗雷苦惱的站在一張床前。
「尼克,我們快下去了啦,埃克托和提姆都已經進餐廳了耶。」
在弗雷的面前,尼克神情慵懶的躺在床上,一副整整一天都不想下床的模樣。
「讓我在躺一下,難得能在這樣的地方睡覺耶,你才剛開始當混血人都不知道這種床對我們來說有多難得,當然要好好享受一下啊。」
「在一樓的四星級自助餐廳吃飯才是真正的享受啊~」

面對尼克的消極態度,弗雷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想想看餐廳的豪華料理,你一點都不想吃吃看嗎?」
「完全不想。」
尼克隨便應了一聲,完全不給對方一點面子。弗雷又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他拿出魔杖揮了揮,尼克的身體從床上飄起來浮在空中。
「......你在做甚麼?」
「要是你甚麼都不吃就這樣看起來病懨懨的回去,威爾和你姊肯定又會囉嗦的。」

尼克不發一語的飄在空中,但是弗雷能聽見他悄悄嘆下無奈地嘆氣聲。
「放我下來。」
話音剛落,弗雷把魔杖重新繫回腰間,尼克直接落在了床上。他滿臉不耐煩的從床上坐下來。
「我是為了食物才下去的,你要搞清楚。」
「恩,我知道。」
弗雷只是隨便答應而已,從剛剛的反應來看就知道尼克對美食完全沒興趣,怕麻煩的心情一目瞭然。

結果尼克是吃的最開心的人,五花八門、色彩繽紛的法式料理對他來說就好像是世界首創的新發明一樣新奇。雖然弗雷也吃得很開心,但他還是對一件事感到奇怪,玲從歐洲來到美國玩,為甚麼還要訂法式料理的餐廳呢?
「人類居然做得出這種東西啊......」
「......你也太冒昧了吧。」
尼克在吃完一塊薩賀蛋糕之前,不由自主地對這陌生事物嘖嘖稱奇。弗雷真不知是該無言還是笑出來。

「提姆,那女孩現在怎麼樣了?」
在他們和玲三人興高采烈地享受高級晚餐時,提姆的心情沒有像他們這麼好。他應該很慶幸有多了一位埃克托這樣與自己相同節奏的同事吧。
「她受FBI照顧著呢,我朋友說過只要問完話就會送她回去了。」
「那麼那位犯人呢?」
「由於那女孩很強烈的替他求情,再加上他好像早在五年前就決意改過自新。所以應該會輕判,再加上原本犯的罪也不怎麼高。」
埃克托聽著點了點頭,看起來他很滿意這個案子的結局。



弗雷一直覺得美國警方效率很高,今天的早晨更讓他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看法。
關於傑爾伯特的訊問和對卡菈的確認證詞,FBI只花了一個晚上就全部完成了,今早提姆就已經從阿里馬那裏得到了消息說今日就可以帶卡菈回英國了。這個消息讓弗雷對聯邦調查局的辦案速度印象深刻。但是他完全忽略了這個案子本質只是個普通的雜貨店搶劫而已,而且還完全沒有意識到英國警方把這樣簡單的問題拖了四年還沒解答出來。
說起來,他完全無法理解提姆是怎麼將卡菈的失蹤和這雜貨店搶劫案聯想在一起的,未免也太運氣好了吧。

今天的行程是跟著希斯偵探所的「員工旅遊」一起在曼哈頓觀光(尼克對這個行程完全沒有興趣),但是玲和埃克托已經領先在曼哈頓島玩一天了,弗雷對這地方非常陌生,他實在想不到這裡還有哪些景點是可以在在這裡的第二天可以去的。
結果玲好像把這次旅遊的精華全留在這最後一天了。空中公園、現代藝術博物館之類的地方。
而身為傑克森的好友,弗雷最有印象的景點是紐約市立圖書館,他知道傑克森和某位獨眼巨人的女朋友會很喜歡這地方(註),但是由於提姆似乎對獨眼巨人有些仇恨,所以弗雷並沒有打算把這個想法講出來。

看起來,提姆和埃克托最喜歡的地方是大都會博物館,他們倆在維梅爾和竇加等人的真跡前面表情糾結的端詳了許久,弗雷聽說這些畫家都是在麻瓜藝術史裡世界知名的名畫家,而這些掛在牆上不會動的畫作也算是世界上珍貴的寶物。但是由於弗雷小時候身邊並沒有麻瓜關係人的關係,這些人他都沒有聽過,更不看不出來畫作裡提高其價值的東西是甚麼。
不過令弗雷最無法理解的人是玲,由於她不管在哪裡都像小孩一樣一副興高采烈的模樣弗雷完全看不出哪些地方、哪些事物會是她有興趣的。
最後一個行程是時代廣場。

直到看見了【蜘蛛人:驚奇再起2:電光之戰】裡的名場景:時代廣場的紅台階之後,弗雷才想起來得為妮維安買禮物。
他在人潮構成的海浪中思考許久之後,表情緊張的去找到玲,但是中間花了點時間,在一堆美國人裡面要找一個連在東洋血統的範圍裏面也很矮的女生實在是有些困難。
「玲,你知道女生會喜歡什麼樣的禮物嗎?」
「......甚麼?」
玲最先的反應是歪了歪頭。

「......嗯......最先看的應該要看對方是甚麼樣的人吧,你想送她甚麼?」
「咦?我是有想好要買甚麼禮物啦,不過我擔心對方會不喜歡。」
看著對方驚慌失措的表情,玲的心裡有些意外。她沒有想到弗雷也有需要擔心這種事的機會。
「既然這樣的話,你就買你自己想送她的禮物吧,我也會送她禮物的,你就別擔心了。」
「诶?」
弗雷對這發展感到莫名其妙,她做的事和弗雷想像中完全不一樣,只能開始回答玲一連串的問題。而她根本不知道禮物要送給誰,搞不好連妮維安的臉都沒在螢幕上見過幾次。

「明天下午我和弗雷得去見委託人,你記得和那傢伙講一下。」
埃克托隨口應了聲好之後開始思考。既然明天下午就得見面的話,那麼現在那個小女孩應該已經在回英國的飛機上,也搞不好已經下機了。
這個案子讓他莫名想起數周前自己對偵探所的委託,他總感覺兩件事有那麼一點相似,只不過這次的結局比那次還要更好。
〔文思小姐聽說了這些事情很震驚,她說兩人看起來就像是真正的父女。〕

想到這裡,埃克托記起了前些時間阿里馬傳來的簡訊內容,但她不懂為甚麼阿里馬要將這件事說出來,也許他有甚麼更深層的想法也說不定。
「明早就得回倫敦了呢。」
「嗯。」
提姆隨口應道,不管是曼哈頓還是倫敦,他看起來似乎都沒有在心裡引起任何感覺。
註:混血人世界觀裡,有位鳥身女妖喜歡看書,而且能快速翻閱書籍並過目不忘,她也是主角波西的獨眼巨人同父異母弟弟泰森的女朋友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家協小獾--> Iris @I1113

0
@max4413
案件解決開始當觀光客了啊哈哈
尼克怕威爾和姊姊的模樣感覺好可愛XD
是說玲對於弗雷送禮物的回應也太奇葩了,果然駭客的腦袋都跟正常人不一樣嗎ww

阿轟 @max4413

0
@I1113

是阿XD其實有點煩惱這裡會不會太離題了XDD
是嗎WW但我覺得尼克陰影應該很大WW

诶我覺得很正常啊XD就是一個正常人第一次知道朋友有女友還來問自己該送甚麼禮物的那種正常反應吧WW難道我想像的很不正常嗎XD

家協小獾--> Iris @I1113

0
@max4413
陰影大煩惱的樣子才有點可愛啊XDD
不過通常不會連對方女友是誰就說自己也要送吧哈哈
連是誰都不知道那禮物是怎麼決定的ww

阿轟 @max4413

0
@I1113

就是要問說女生會喜歡甚麼禮物阿XD所以不用問是誰?(?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十二章





「卡菈已經由我們送回家了,由於我同事的關係,整個過程都沒有花很多時間。」
位於倫敦的希斯偵探所裡,阿里馬不帶情緒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出來。
「真是謝謝你們了。」
「該接受你們道謝的人只有我那些同事們而已,我並沒有為那女孩和你們做到甚麼。」
因為弗雷也算是接受調查委託的對象之一,所以他也在這裡聽著阿里馬的報告。雖然對於提姆如此客氣的語氣讓他感到非常震驚,不過最令他不解的是阿里馬的態度。

立刻接收到提姆的請求並立刻給予需要的協助,快速的搜查並請求警力援助,在加上幫提姆他們獲得專業領域中的同事的幫忙。可以說沒有阿里馬的話就無法如此迅速的破案,也無法那麼快的帶卡菈結束證據搜查程序回到家了。弗雷完全不懂,為甚麼阿里馬不收下自己應有的功勞呢?
「不管怎麼說,我都欠你一個人情。」
提姆說完之後,逕自往門口走去。害的弗雷又遲頓了一下才跟上去。阿里馬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逝去。
「......我還以為你不會算這種事情呢。......」

提姆一出偵探所下的路口就攔到了一台古典計程車,直到弗雷跟著上車之後他才對司機說出委託人的地址。
為甚麼不等阿里馬說完就走掉?雖然弗雷的心裡懸著這道問題,但是卻不想問出來。這台計程車不知為何開得很快。
「我們今天拜訪她們母女倆有甚麼特別的目的嗎?」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看看她們相處的情況還有領委託費而已。」
提姆看起來不太想聊天,更不想說話。但是由於他平常的表情與現在並無特異,所以弗雷對這猜想並不太有把握。

結果直到計程車到了委託人所住的豪宅區之前,完全沒有人開口,就連司機也似乎被這異常嚴肅的氣氛嚇到了,車裡安靜地像是只有空氣。
雖然不敢開口,但其實弗雷心裡有許多問題想問。
好久沒回家的卡菈會對現在的生活感到陌生恐懼嗎?失去了媽媽那麼久時間的她能和母親好好相處嗎?還有弗雷認為最重要的問題,卡菈和莎莉的生活還能回到五年前嗎?
計程車停下,提姆這次不發一語主動拿出車錢,他和盯著天空烏雲的弗雷同時關上車門。

「原來是你們啊,我馬上放你們進來。」
按下門鈴,門口的對講機螢幕馬上出現了莎莉的臉和那沉靜嗓音,真不愧是現代的高科技。弗雷想,這種東西對純魔法人士和混血人來說可是很罕見的。
「妳們沒事嗎?」
「一切都很好,我能遇到今天真的很感謝你們。」
一開門,弗雷馬上問起母女倆的情況,而莎莉反應迅速的以鞠躬回應。

弗雷一邊勸莎莉平身一邊偷偷地望向對方的身後。卡菈平靜地坐在沙發上,雖然她的臉上已經沒有照片上開朗的笑容,但看起來心理並沒有多大的問題。弗雷看著在心理鬆了口氣,他相信只要在平穩的過些時日,卡菈就一定能回到從前的。
「請付清款項吧。」
提姆說著也微微欠身,因此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因為這句煞風景的話而被弗雷狠狠瞪了一眼。

「當然,請你收下。」
提姆再次欠身,雙手接過莎莉遞出的一疊紙鈔。
「阿里馬說,他幫傑爾伯特說情,求到了讓他返回故鄉受刑的機會,所以他會在曼徹斯特監獄服刑。」
提姆說著將紙鈔收進錢包裡,手指的動作像是將它分成四人份似的,這句話讓盤著手盯著他的弗雷改變了眼神。提姆覺得最可笑的震驚表情。
「真的嗎?!」

卡菈的精神回來了,她從沙發上下來對著提姆走進追問道。
「我們假期時能去看他嗎?拜託,媽。」
莎莉輕拍卡菈的頭頂,雖然她的微笑對女兒來說溫暖無比,但是心底應該很複雜吧,弗雷這麼猜想。
「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
提姆說著帶動弗雷一同鞠躬致意後轉身往門外走去。他們能聽見背後莎莉與卡菈聊天時,語氣中夾雜的溫暖與感動。

「你怎麼會做這些?」
一出莎莉的房門,弗雷立刻問道,在他記憶中不會為人著想的提姆做出這樣的事,著實令人費解。
「這些是阿里馬做的,可不干我的事。」
就算提姆不提醒,弗雷也不會懷疑是他做的,只是剛剛感到奇怪而已,畢竟提姆從來就不是這種會為沒見過幾次的陌生人著想的人。

「所以現在怎麼辦?」
弗雷問道,提姆用一副莫名其妙的臉望著他,像是在對對方提出的問題感到愚鈍無比,也或許是取笑他毫無動力的思考力。畢竟是提姆,弗雷覺得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會對那問題有這樣的反應。
「......這個案子已經結束了,接下來要做甚麼都隨你便。」
這個案子已經結束了,是嗎。不知為何,這一次弗雷感到了大大的空虛。



弗雷抱著自己和玲送給妮維安的禮物站在倫敦警察廳入口的對面,這個位置離它只隔著一條車道,很適合讓弗雷在這裡執行漫長的等待。只要他等的人從這裡下班了,他也一定馬上就會看到。
雖然他不確定妮維安平常下班是怎麼回家的,但為了驚喜總得試一試,畢竟弗雷可不希望跟妮維安事先約見面而讓她在工作上分心。不,關於這點他並沒有把握。

前些時刻弗雷看完莎莉母女的狀況後,便從曼徹斯特直接現影回家拿他要送給妮維安的禮物,那個時候天空已飄起小雨,這個情況讓弗雷有所準備,現在更確認了這個準備是對的。不過現在只用一頂雨傘好像很難抵擋這片滂沱大雨,這件事顯而易見,弗雷抓住傘骨盡可能地讓自己被淋濕的地方能減少一塊。
這種情況最好還是直接走到警察廳的門口等好了,弗雷可不想讓妮維安在這片幾近黑暗的雨中過馬路。

在這麼近的地方等,有誰出來就能看得清楚多了。弗雷的視力不像傑克森那樣超乎常人。
外面和裡面根本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呢。弗雷看著大玻璃門後的明亮這麼想道,正繼續想著妮維安怎麼還沒下班,她就出現了。
裡面盡頭的電梯開門,妮維安瞇著眼睛一副非常疲勞的樣子,連走路的速度都緩緩慢慢的,看來今天的工作很累人,不像弗雷的正氣師工作在和平時代派不上用場。
「弗雷!?」

「啊啊......妮維安今天過得好嗎?」
情況超不妙,弗雷一邊打招呼一邊在心裡說道,感覺這句話對剛辛苦工作完的人說很不妙,他在開口的瞬間就後悔了。看看對方那張表情。
「......過得不好,這幾天莫名其妙地有很多網路犯罪。」
網路犯罪?雖然有點好奇詳情,但是看妮維安這情況,弗雷也不好意思再問下去。
「......恩,我這幾天去美國了。」

「為了辦案,來英國出尋找任務的尼克也可以順便回混血營......」
還不等妮維安回話,弗雷就繼續順著解釋,他不太敢迎上對方立即變得尖銳的視線,總覺得即使不知道如此的原因,自己也不會敢繼續說下去。
「為甚麼不告訴我?既然要回混血營的話。」
「只是短暫的停留而已,所以......」
弗雷說著不知該如何接下去,只好把視線移到旁邊。想不到妮維安好像也不再繼續追問,讓兩人之間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

經過了一段時間,妮維安才不明所以的抬起頭來瞪著弗雷。
「所以你到底來做甚麼?」
這句話讓弗雷莫名的慌張起來。
「呃......我在美國有買禮物給妳。」
「什麼?你不需要這樣的。」
雖然妮維安這樣說,還是很迅速地接下了弗雷遞的禮物,雖然表情完全不是一回事,但她看起來很開心。

「你要送我回家嗎?」
妮維安抱起弗雷原先拿著的禮物笑著問道,她的心情好像好了很多,露出了平時注視著弗雷的那種微笑。
「是阿,我想送妳回家。」
聽見弗雷的確認,妮維安準備直接走進雨中,但卻一把被弗雷拉回來,整張臉倒在他的懷裡。
「外面可是在下大雨耶,走的和我近一點。」

妮維安嘆了一口氣,把身子從弗雷的身上退開。
「我是波賽頓的女兒,只要全神貫注的話就不會淋濕喔。」
話音剛落,弗雷立刻臉紅起來,擅自做了這種事情,感覺一定很丟臉,搞不好他的感覺已經像是著火一樣,恨不得直接把傘丟掉去淋雨了呢。
「這......這樣啊,那麼就照平常的這樣走就好了。」
弗雷紅著臉說著,想將妮維安帶到身旁,卻沒想到對方直接勾住了自己的手。兩人靠近的不能在靠近了。

「不用變回和平常一樣阿,只要這樣就好。」
妮維安笑著說,領著弗雷的手走入雨中,聽著雨聲的弗雷又想起了莎莉母女的事,她們的事情讓弗雷又有點重拾學生時期的老毛病:害怕起自己的命運,不過其實根本不需要去在意,其實只要和平常一樣就好了。
只要這樣就好。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八月看到隆巴頓夫婦帶著奈威去斜角巷採購 @hollyleaf

0
@max4413
喜歡最後的那段w
雖然你有那個能力,還是想為你擋風遮雨。
這種感覺超級棒!

阿轟 @max4413

0
@hollyleaf

是嗎,我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寫出這種感覺XD
不過我相信他們會有這樣的準備~

阿轟 @max4413

0

{第十案}
序章




聖誕節前夕,弗雷接到了上級所發出的命令,她實在不太想要在這樣寒冷的夜晚出門,但沒辦法,命令就是命令。
弗雷手插著厚外套口袋步在大雪紛飛中,往正氣師局邁進。
他想不透是甚麼樣的事情會需要自己這麼大費周章,如果是某個笨巫師想用強大黑魔法來擾亂人們〔幸福〕的聖誕節,甚至食死人殘黨再度復出這樣的消息倒還比較有可能是主因,但是上司的聲音聽起來又沒那麼嚴重。

真是令人不解,只能直接在上司面前確實接下指令了。弗雷一邊走入正氣師局一邊想道。
雖然和希斯偵探所建立關係後,來這個地方的次數並沒有減少。但是由於只當正氣師的工作比起麻瓜刑警時在輕鬆多了,所以弗雷每次走進這入口都恍如隔世。

波特局長雙手關節稱在桌上,交疊的手指遮住嘴巴。這動作莫名的給弗雷一種氣氛凝重的壓力。
「不好意思,請問把我叫到這裡來有甚麼事嗎?」
弗雷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本能就讓他無意識地開了口。對波特局長問這種理所當然的問題這件事,晚些會被他拿出來一想再想的吧。

「你也知道,最近有兩位新人進入了正氣師局,我打算將他們放進你的單位裡。」
雖然波特局長是這樣說的,但是弗雷甚麼都不知道。他也不明白不過是人事異動這樣的這樣的消息,為甚麼會需要把自己叫來局長辦公室這種地方。
「不好意思,局長先生,我不太明白......」
就算左思右想也不明白,還不如直接放棄吧。弗雷說到一半故意停頓下來,變相示意對方直接說出答案。

沒有想到,對方並沒有回話,反而是用眼鏡下那銳利的目光打量著弗雷。讓平時喜歡講話的弗雷不敢貿然開口。
「會讓你來管理他們倆除了因為他們的身分比較麻煩以外......」
波特局長說著居然笑了,這讓弗雷連這句話是甚麼意思都不敢問。

「說起來,你們那〔鄧不利多的軍隊〕現在還存在著呢。」
「诶?」
上司突然岔開話題,讓弗雷不知該如何反應。頓了幾秒之後,他才真正想到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不會吧?」

雖是這麼說了,但他也明白這種事沒什麼不可能的,真要說的話,今天的事不會發生才奇怪呢。
「這次的兩個新人是你曾經在新的〔鄧不利多的軍隊〕所教導過的學生,所以我才將他們編入你的單位裡。」
波特局長說著揮手示意弗雷前進一步,他掛著光榮的微笑。
「能有像你們這樣的學弟,我很高興。」

能聽到那位哈利.波特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肯定的話。估計傑克森和奈吉一定會激動得要死吧,搞不好還會想把這句話路起來把錄音檔流傳後世呢。
不過弗雷完全沒有這樣的心情,對於自己該負起責任的部下他只會覺得麻煩死了,連波特局長對自己說的話都沒有聽得很清楚。
「好的。」
局長在座位上挪好姿勢,並往門外呼喊。

「你們可以進來了!」
他們是甚麼時候到外面的?!弗雷莫名吃驚的轉過身退後一步,連他自己都不懂為甚麼自己會這麼害怕。
門開了,一道人影率先進到辦公室,弗雷認出了他。他是羅伊.帕金森,氣質和學生時期一樣輕浮。

看到第一個人選,弗雷已經在心中暗自嘆氣了,他希望下一個入門的人是個更好的學生。
但顯然,命運永遠不會如人所願。
「我的天啊......」
「诶?!」
下一個進來的女孩是夏琳.安東尼特,是那位暗戀傑克森,卻與弗雷不太對盤的鄧不利多的軍隊的成員。
@u4070262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hk123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quote]

阿轟 @max4413

0

第十案
目錄


(關於這一案的撰寫,特別感謝席倫的諸多建議與討論)

第一章 #1572

第二章 #1573

第三章 #1574

第四章 #1575

第五章 #1588

第六章 #1595

第七章 #1597

第八章 #1600

第九章 #1605

第十章(上) #1608
第十章(下) #1610

第十一章 #1613

第十二章 #1616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一章




「為甚麼這種事情需要正氣師登場?」
「那還用說嗎?死了一個麻瓜,」
在一個飄著細雪的傍晚,弗雷再度蹲在一具屍體旁邊,與之前不同,他這次張著嚴肅的眼神。
「我認為這點顯而易見。」

今天是聖誕節,這裡的住宅區街道上已經掛滿了聖誕吊飾和鈴鐺,但誰都想不到這樣的日子裡,會有人這樣普通的死去。
弗雷嘆著氣,用白手帕抓著一塊陶瓷碎片,這塊碎片屬於一個魔法茶壺,它被發現時已經在一位中年女性的頭上被撞擊成碎片。
「我也認同羅伊的想法。」

說話的是站在弗雷身後的年輕女性夏琳.安東尼特,她和在她身旁的羅伊.帕金森一樣都是直屬弗雷手下的新人正氣師。雖然她時常抱持著高傲的姿態,迎上弗雷轉過臉來的嚴厲視線還是後縮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這不管怎麼看都是意外,不是嗎?」
「怎麼看都是意外,這點就代表妳們還沒有成熟。」

弗雷說著用白手帕拿起一塊比較大的碎片,那上面沾滿血跡,一整塊都染成了暗紅色。
「魔法茶壺一般來說,並不會直接往主人的頭上飛吧,所以我們必須考慮過度錯誤施咒或是有外人惡意施咒的可能性。」
解釋完後,他輕輕把碎片放回它原本躺著的地方,那手帕完全沒有沾上血汙。

弗雷陷入思考。他在這之前有很長的時間都把這種事交給提姆去做。但這次可不同,這次保護陳屍現場不受侵入的不是蘇格蘭場的封鎖線,而是死者的麻瓜鄰居們被修改的記憶。
這位死去的中年婦人是獨居,但她在特別的日子裡會有自己的孩子前來團聚,有些線索可以證明。她和她的家人們都是麻瓜這點也很麻煩。後續的處理和給家屬的資訊都要更加小心,但比起這些,弗雷更加在意的是更深入的事。

先確認死亡的時間吧,弗雷往屍體走遠幾步拿出手機撥打在電話簿裡的號碼。
「喂?你有甚麼事?」
對方聽起來對弗雷打電話過來這點不可置信,這也難怪,畢竟他們也沒有很熟,這個號碼也是第一次打。
「愛蜜莉,我這裡有具屍體,想請妳看出死亡時間。」

弗雷豪不在意兩位新人好奇的視線。
「這樣啊,你把死者的眼球、屍班和陳屍現場拍給我看,如果有血跡也順便,那裡的溫度是多少?」
「咦?直接拍給妳妳沒關係嗎?」
畢竟對方是女生嘛,弗雷還是反射性地問了一下。

「我是法醫耶,你問這話是不是傻了?」
說的也是,弗雷決定不回話,靜靜地把對方需要的資訊都傳了過去。
過了沒五秒,愛蜜莉馬上回答了死者的死亡時間,如果是正確的話,弗雷真心佩服她的實力,不過他也從沒懷疑愛蜜莉判定的正確性。
問題解決,愛蜜莉確定沒話好說後掛斷了電話。

但是弗雷得開始面對更多的問題,他們的死者是在昨天的夜晚死去的,她是在平安夜死去的。
想到這裡,弗雷深沉地嘆了口氣。
「波文,死者的家人有消息了嗎?」

守在門邊面對雪景的金髮正氣師意外的轉過頭,他好像沒有想到自己會突然被叫到。
意識到弗雷對自己的問題後,他習慣性地瞇起雙眼。
「雖然祂和家人平時在平安夜時也會聚在一起,但我們還沒接到祂的家人有相關通報的資訊。」
「是嗎......」

現在沒時間對死亡感傷了,我們得先確認這是意外還是蓄意殺人,並從中找到突破口才行。
弗雷意識到了現在該做甚麼,他開始思考接下來該從哪著手,但準備進入狀況的思緒卻在那之前突然就被打斷。
「我說,基爾先生,這要是兇殺的話也太奇怪了啦,在現在這樣的時代怎麼可能,我們還是快收工回正氣師局吧。」

這句話讓弗雷再度嘆了口氣,但這次與之前不同。在悲嘆裡夾雜的不是對不幸的憐憫,而是對下屬不成氣候而無力的嘆息。
「羅伊,上頭把這個案子託付給我們,那麼這個案子裡的受害者就是我們的責任,就算是開玩笑也沒你這種的。」
說罷,弗雷果斷丟棄了上一刻對羅伊那複雜的情緒,跳入腦海中想整理出下一步該怎麼走,留下其他三人壟罩在尷尬的氣氛中。



波文.督特里希帶著這期的新人正氣師夏琳和羅伊走自己平常的路回正氣師局。
一直以來,他在每期有後輩進來時,盯著他們總會有看到最開始的自己的感覺,雖然看到他們新人時的天真也會讓他暗自發笑,但是過了一段時間看到了其成長也會感受到時間的逝去。
而這一次,他對新人們的想法又更不一樣了。

以前的新人進來時,波文對後輩們並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偶爾看到的時候頂多察覺到了更成熟的臉色,並不會打招呼甚麼的。但這次的新人卻直接成為了自己的直屬,這是波文完全沒有想像到的

看向夏琳的表情,波文並沒有實感,就好像在這前方的兩位後輩是幻影一般。
他隱約覺得凱文好像對自己的第一印象並沒有那麼好,也是,凱文比自己高大許多是事實,也許和夏琳同高的身高作為前輩有點太沒威嚴了?
波文暗自在心裡笑一笑,好像認清了自己又多了一段長路要走。

「那個......波文前輩,弗雷學長這個人怎麼樣?」
「甚麼?」
又是一段出乎意料的對話,這次是夏琳提問的,但波文不明白,因為弗雷在那〔鄧不利多的軍隊〕裡時就曾教導過夏琳,論情況兩人應該和弗雷都差不多熟才對,為甚麼還要對一個認識沒多久的前輩問這些話呢?

所以波文用不多的反應時間左思右想過後。決定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奇怪的是對方看起來居然有點不知所措,波文覺得自己應該沒有無意識表現出難以親近的感覺才對。
「其實是因為這幾天的弗雷學長和以前不太一樣,所以我感到有些陌生。」
原來並不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恍然大悟之後,波文開始思考該回答些甚麼。

想知道弗雷對後輩的相處方式嗎?
波文不喜歡自己在這時後花多一點時間思考,但無奈自己離新人的那段時期已經太過遙遠,而且弗雷和他之間也只差了一年,那時候與現在不管是誰,與後輩的相處方式都不太一樣了。

該怎麼說比較好呢?如果可以的話,波文還真希望對方察覺到甚麼就此作罷。
「我相信弗雷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培養你們。」
雖是這麼說,但他其實並不確定那人是否真有這樣的想法。

「......」
過了良久,夏琳仍是沒有回話,也許是完全想像不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波文幾乎可以想像對方臉上的不知所措。
啊啊,真想不到我也會發生如此尷尬的情況。他自然而然地想道。

三人之間再度無可避免地陷入沉默,這不是波文想經歷的好結局。
其實他以為自己記得自己還是新手的那段時期,以為自己清楚後輩們的心情。
算了吧,之後有的是時間。
@u4070262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hk123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阿轟 @max4413

0

{第十案}
第二章





從聖誕節結束後過了一周,多虧正氣師們的迅速搜查,那件被偽裝成事故的魔法物品謀殺事件已經有很大的進展,雖然還沒找到關鍵性的證據或線索,但離破案已經不遠了。
為了繼續追查案件,弗雷再度回到正氣師局自己所屬的部門,但出乎意料的是部門裡所有的正氣師都集合在其中。

怎麼回事?弗雷想著走入辦公室中。
同事們都站在自己的座位旁,連兩個入局沒幾天的兩個新人都在。他開始等待有個人冒出來給自己解釋一切,但是每個人都沒出半點聲音。
「你們接到的那個案子已經交給其他單位了,那個案件的後續已證明它不屬於你們的領域。」
已不屬於我們的領域?

有陣漸漸鮮明的聲音從遠方傳來,是他們的上司,巫師重大犯罪調查部門的主管。他從局長辦公室的方向筆直走過來。
「你們得去辦更重要的案子。」
說著,一卷羊皮紙從主管的手上懸著攤開來,上面密密麻麻的墨跡說明了這件新案子非同小可。
「這是甚麼?」
弗雷說道,主管鬆開羊皮紙,它緩緩飄到了弗雷手中。

「看來羊皮紙紀載的是關於涉足人口販賣與奇獸走私的一個大組織。」
弗雷邊看資料邊為同事們說明,這個組織光是被正氣師掌握在手裡的證據已罪行深重的令弗雷的雙手顫抖,看見此景讓夏琳不由得打了個冷顫,真是無法想像這個組織給予了世界多麼大的黑暗。

「我們可以先從這裡開始。」
弗雷轉身將羊皮紙展示在同事們面前,另一隻手指向了羊皮紙的某處,那裡的墨水字比其他地方更加繁雜,寫的是一間祕密的人口拍賣場的報告。

「這些應該是監察部門收集到的,波文,你從這上面的會員名單開始搜查,」
接著,羊皮紙放在了辦公室中間的討論桌上,所有人都立刻進入了狀況,剩兩位新人還站在後面呆立著。
「法蘭克林,你得弄到拍賣場的平面圖,用你慣用的老方法吧。其他人也要設法接近或蒐集有關情報。」
「......前輩們,感覺都好厲害啊。」

在弗雷對各位屬下的正氣師做好指示之前,靠在牆邊的夏琳不由自主地嘆道,而一旁的羅伊卻是不發一語。

在眾人終於制定對策完畢,羊皮紙又多了許多道墨痕之後。大家都喝了聲好後回到座位上準備投身於自己的工作,但沒人發現主管還站在原地沒走。
「你們還有一道命令沒有接下喔。」
彷彿現在才找到機會似的,這句終於冒出來的話讓所有還沒入座的正氣師們震驚地回頭。

「另一道命令在這裡。」
主管重複了一次將羊皮紙在手上攤開的動作,這次的羊皮紙比上一張要小的多。
「兩位新人正氣師的指揮權將各交給一位正氣師,後者將負起前者的指導責任。」
「夏琳.安東尼特交由弗雷管理,羅伊.帕金森交由歐夏諾.莫茲亞緹管理。」

當事人們在命令發布時就響起了激烈的躁動聲,不知道原因是否因為感覺很麻煩與不甘居於人後。
『有必要為這命令再用一張羊皮紙嗎?』
其他正氣師們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在心底吐槽道。
@u4070262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hk123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三章





四天的調查過去了,由於目標的規模之大,不管接觸到了多少線索,對弗雷來說都有一種只在真相外圍遊走的感覺。
沒想到那麼龐大的一張網,卻找不到一點破綻嗎?

在調查之餘,弗雷為了交到自己手上的新人浪費了一張羊皮紙。
原以為身為霍格華茲教授的傑克森能對指導後輩的問題上提供一些有用的資訊,沒想到對方的回信讀不懂又不清楚,弗雷原本對他抱著全部希望呢。

現在新人的問題,可以先放一邊。
「今天有甚麼重要的消息嗎?」
「我想我最近找到的線索可能有法子做些突破。」
甚麼?弗雷真沒料到今天能收到這樣的回應,還以為會像前些日子一樣只能見到無進展的嘆息。

法蘭克林拿出一張不會動的麻瓜照片,裡面的男人走在街上。
這人帶著反光的太陽眼鏡,鏡面卻沒反射到鏡頭。他在臉上的鬍渣很適合,藍色西裝看起來也很體面,弗雷看不出他有甚麼問題。
「這傢伙最近剛加入人口拍賣俱樂部的會員,而且那俱樂部裡的人還不知道他的長相呢。」

「也就是說,頂替他的身分滲入嗎?」
弗雷記得之前是分配給法蘭克林了解地形情報的工作的,不過現在沒空管那麼多了。
「是的,他叫克里斯平,在倫敦外有一棟房子。」
「倫敦外?」

路過的黛安娜好奇的側眼問道。
「是阿,〔秘密〕住處嘛,不遠,在高錐克洞那區附近吧。」
法蘭克林說著將地圖攤開,把手指放在高錐克洞東方的某處,然後又拿出了一棟美式住宅的照片,也是不會動的。
「這就是他的住處。」

「那還挺遠的阿。」
弗雷說的沒錯,雖然地圖上看起來還好,但搬到真實比例看起來真的有很大的距離。
「沒關係啦,借個港口鑰甚麼的就搞定了吧。」
說的簡單,港口鑰借用的程序填起來也是很麻煩的啊。

「黛安娜,請妳去申請暫用前往高錐克洞的港口鑰,好嗎?」
弗雷難得在正氣師局露出友善的微笑,黛安娜在幾個月前才與他互相了解了來自父親間的關係。容易走心的前者已經無法將對方當作下屬看待了,現在看來,對某人來說還真有點不公平呢。
稍微不服氣地眨了眨眼,黛安娜終究回了聲好後往辦公室外走去。弗雷現在只需要擔心更重要的細節問題。

「總之,這個克里斯平就由我和夏琳來處理,給她一點經驗也好。還有需要注意的地方嗎?法蘭克林。」
原本坐在座位上的夏琳突然不可置信地往弗雷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後面色猙獰的開始整理起自己的外出物品。
「克里斯平是麻瓜,所以你最後得讓麻瓜來抓他。」
「诶?這樣的話,我有甚麼理由讓警察來逮捕他呢?」
「我相信,你到時候就會找到了。」

法蘭克林輕笑道,但弗雷對那抹笑的意思一頭霧水。
夏琳走到了後者身邊,不滿地對他瞪了一眼。同時,黛安娜抓著一隻毛手套走進來。
「妳為甚麼要帶這麼多東西?只消一根魔杖就夠了吧。」

弗雷接過手套的同時對夏琳念道,只要對上夏琳,幾乎每此態度都會變得不太好。
「我是為了以防萬一!誰知道我們會面對甚麼呢?」
夏琳強辯著也握住了手套的另一端,剎那間,她的身體好似被狂風捲起。



龍捲平息了,夏琳跌坐在愷愷白雪中,這裡是高錐克洞的墓園,側眼就能看見詹姆與莉莉.波特的墓碑。
好在高錐克洞是魔法人士的村莊,要不然兩人突然出現在肅穆的墓園中,著實令人尷尬。
「快走吧。」
「這我知道。」

夏琳說著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雪。動作快的像是等不及從來掃墓的人們刺人的視線上移開。
弗雷在更早之前就出了墓園外,為他的著急暗暗咕噥一句後,夏琳忍不住來到波特夫婦的墓前點頭致意,才匆匆跟上弗雷的腳步。

出了村口,往東方走了似乎快一小時,兩人才走到克里斯平的住處。走了二十幾分鐘,夏琳就開始覺得自己要死掉了。
現在弗雷和夏琳站在克里斯平住處的門口,後者偷偷往上司喵了一眼,他好像也喘的很嚴重。

這間兩層的美式別墅看起來有個三房一廳吧,白牆藍頂的外觀看起來有點愛琴海風,夏琳對這房子的第一印象還不錯。
弗雷上前敲門了。
「克里斯平先生,我們是警察,有點問題想請教一下。」
夏琳不知道警察是甚麼,也想不到弗雷心裡打的是甚麼算盤。正氣師面對這種看起來超不合法的調查都是怎麼做的?
門的那一端毫無動靜。

弗雷用更大的力道又敲了敲門,但卻還是沒有一點回應。
「沒人在嗎?」
弗雷自言自語著拿出魔杖退後幾步。
「人人現。」
咒語輕輕放出,像是一道白色海浪穿過屋子,卻在人身上殘留下輪廓。

「我想我們直接進去可能會比較好。」
夏琳不懂弗雷為何要這麼做,她剛剛看見了一二樓各個短暫出現了三個小孩子大小的人影。看來克里斯平不在這裡,不過就算如此,擅闖別人的房子還是不太妙吧,而且還是有孩子在的情況下耶。
還來不及提問,弗雷就施了開鎖咒把門打開了。

「嘿!」
不自禁的輕喊一聲後,夏琳也跟著進入屋子裡。
和光鮮亮麗的外觀與主人的形象相反,屋裡灰暗不已,窗簾把陽光盡數阻擋在外頭。有孩子在屋裡的話,這樣也太奇怪了。
「夏琳,妳去搜二樓,一樓我來處理。」
連「就這樣進來真的好嗎?」之類的話都來不及說。夏琳低聲埋怨著往屋子盡頭的樓梯走去。

根據剛剛的尋人咒,二樓比一樓還要多一名小孩,上來之後才發現它和後者一樣見不得光,夏琳用魔杖點亮了光往前走。
她隱約記得方才在屋外見到的輪廓的位置,並且先選了離樓梯比較遠的房間,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她忘了顧及行動的細節和自己的正當性,就這樣直接地開了門。

「怎麼會......?」
眼前的景象讓夏琳簡直不可置信,有個被手銬銬在床柱邊的淡金髮女孩虛弱的沉睡在地上,而她只穿著純白色的三點式內衣。這點讓夏琳的胸口強烈震動,激動得好像連握在手上的魔杖都憤怒地顫抖。
@u4070262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hk123
@Hermi0ne_Pc
@Liau 

阿轟 @max4413

2

{第十案}
第四章




「妳還好嗎!?」
看見如此可憎的景象,夏琳趕忙衝到女孩的床邊打量對方的情況。
但是由於第一次碰到這般情況,夏琳比專業的正氣師慌亂不少,第一次參與這種任務,會這樣似乎也是沒辦法的。

三兩下,女孩就被夏琳的呼喊驚醒,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
這女孩身上有許多鞭痕、瘀傷,手腕和身軀上有繩子的痕跡,脖子甚至有由手掌留下的勒痕。
「妳叫甚麼名字?」
看著這女孩充滿施虐傷口的身體,夏琳的怒氣像熔岩滾燙著她的胸口,簡直要像火山爆發一班衝出喉嚨。

「......」
夏琳放憤恨顯在了臉上,讓女孩遲疑地在床上用手撐著床柱將身子遠離她,不敢開口。
「......不好意思,我叫夏琳,是來幫助妳的,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後,夏琳收起了怒容,一邊微笑一邊思考這樣的傷該在聖蒙果住哪一層比較合適。

好像有些相信了她的話,女孩的嘴巴稍微張動,但是遲遲未開口,而表情也與放下戒心的神色相去甚遠。
「......快逃!」
「甚麼?」
「快離開這裡!」
為甚麼要這樣?夏琳的心裡充滿著疑惑。別管這個了吧,先把她帶出這裡要緊......

要是這屋的主人回來就麻煩了。這麼想著的夏琳去碰觸女孩的手腕,但是對方不肯動作,只是繼續重複著「離開這裡。」的哀求。
夏琳想不明白為何女孩要這麼做,她想試著去觸碰對方的淺金色秀髮來達到讓對方安心的效果,卻忘了探究如此的原因。

在指尖觸碰到那髮絲之前,一陣突乎其來的響聲制止了它,緊接著是到充滿戲謔的呼喚。
「啊啊......真是意料之外的來訪呢,請教你是哪位?」
夏琳在心底暗罵一聲,緩緩地轉過頭並用身體擋在女孩身前。是那張照片裡面的人,此刻他擺著虛假噁心的微笑,拿著麻瓜用來殺戮的金屬魔杖對著自己。
「啊哈,真想不到竟是位如此可愛的不速之客?」

夏琳知道那塊東西,據說那塊殺人工具射出的殺人咒迅雷不及掩耳,是連肉眼都跟不上的速度,只要那道口對著自己,就連拿出魔杖的機會都沒有。怎麼辦?!
「砰,砰......」
就在夏琳的腦袋一片空白之時,從那男人身後的樓梯間傳來了聲響。
「嗯?還有別人嗎?」

「砰,砰......」
那男人也注意到了這聲響,轉過身去將槍口對著房門前。這是夏琳的機會,男人背對著她阿。
「砰,砰......」
聲音越來越近了,夏琳只是吞了吞口水。
兩道重踏聲響過,一本厚書飛了過來。

「什......!?」
在男人還來不及反應的狀況下,厚書擊中了男人的手腕,手槍掉落在地上。
弗雷震懾人心的身影從房門邊竄來。

帶著空無一物,而又令人發毛的眼神,弗雷的身形急速向前,右手掌正面推中男人的臉。
「嗚咿......」
「華特.克里斯平,ICPO已參與兒童人口販賣與非法監禁的罪名對你加以制伏。」
弗雷抓住被擊退的男人的手腕將他拉向自己,彎起身子讓他順勢在身上翻了一圈,重重的落到地上。在左腳踩上克里斯平的腦袋之前,弗雷平靜地宣布道。



忙碌的下午,正氣師局出現兩道身影,是弗雷和夏琳,雖然他們的行動很安靜,但看那畫面,不難察覺到一定發生了甚麼事。
「妳在那裏的粗心大意都要疊成山了,還當正氣師?搞錯了吧。」
才剛進入直屬部門的辦公室,弗雷就忍不住轉身指責夏琳,惹得在場的正氣師注意力都被奪走了。
「第一次出任務會緊張也情有可原,用不著這麼指責她吧?」

坐在座位上的珍妮特看到弗雷如此反常,忍不住出言制止。其他人也是第一次看到弗雷表現得如此嚴厲,紛紛露出異樣的神色。
「......」
因為珍妮特的話的效果,弗雷終於把注意力從夏琳身上移開,但是她已經一副快哭了的樣子。法蘭克林趕忙出來緩和此刻萎靡的氣氛。
「那個,弗雷,善後工作有做好吧?」
弗雷用疑惑的目光望了法蘭克林一眼。

「當然,讓蘇格蘭場去逮捕克里斯平了,消息封鎖得滴水不漏,兩個女孩也很安全。」
『這下慘了。』
法蘭克林在心中喊道。弗雷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就好像在說為何要問這種蠢問題似的。氣氛根本沒有轉好。
「那麼,偽裝身分搜查的事等情報出來再說,我要先出去一趟。」

話音剛落,弗雷離開的速度快得像是奪門而出。
大家都呆立在原地,夏琳還在努力的壓抑情緒,看見她的表情,黛安娜也一臉不爽地走出門外。

「所以說,你這麼教訓安東尼特,到時候她受不了跑了怎麼辦?」
「要是這樣就受不了的話,留下來也幹不久,離開了也沒差。」
出了正氣師局大門,黛安娜才穿過人群追上弗雷,她在弗雷的身後喊道,逼得對方無奈地轉身面對自己。
「要好好教導新人的,想解決他們的問題只能早日培養他們獨當一面。」

「哼,」
弗雷嘆了口氣。
「要是因為這樣耽誤辦案呢?妳要去跟受害人家屬說我們是為了培養新人才導致受害者死亡、案子不見天日?」
「那麼要找來從一開始就頂尖優秀的新手嗎?不可能吧?」
黛安娜從來沒有在正氣師局如此生氣過,引來了不少目光,但是她卻完全沒有去注意。

「我們只能這樣教導現有的成員,總之,你不要再這麼嚴格的對夏琳了。」
「是,是。」
雖是這麼說,但是弗雷的聲音和表情都感覺的到不耐煩,第一次見到他這樣的黛安娜也不想再多說甚麼了。
她帶著怒氣轉過身子往回邁步,消影術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u4070262
@I1113
@Enidcyc
@a0985302647
@hk123
@Hermi0ne_Pc
@Liau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