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希斯偵探所的事件錄(更至第十一案:第五章)

發表於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瀑布?難道是那個真實瀑布?
噢噢噢!要打架啦!是不是要打架啦?((興奮

阿轟 @max4413

0
@Enidcyc

嗯對要打架了w你也太興奮ww
那個是真實瀑布沒錯喔~雖然我不記得XD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十章
(上)






雖然早就知道前面的水牆是甚麼,弗雷還是裝做非常不甘願的樣子,不過他心裡其實鬆了一口氣。
「認真的?」
和同行的接待員「對峙」了一陣子之後,弗雷終於假裝抝不過,跟著對方走過水牆。

淋濕的感覺只有一瞬間,在走過水牆後,接待員馬上用魔杖將包含自己的兩人變回原樣。
「很抱歉,尊貴的先生,這是能證明真身的泉水,為了防止偽裝。這是所有賓客都得遵守的規則,為了您們的安全。」
「甚麼鬼東西?你們特有的黑科技?」
弗雷笑道,用玩笑蓋過了心底的慶幸,他為團隊的策略鬆了一口氣,要是直接用變身水那種老套的方式的話,作戰就會直接失敗了。

在密道裡走了一段之後,兩人來到了一個歐風的門前,前方有穿著燕尾服的保鑣守著,他們看了接待員一眼就直接打開大門。
拍賣會場看起來是個大廣場,而且有許多不同的入口,在他們前方是像劇場各個排列著的鐵椅,全都正面對著看似舞台,與地面高兩階的白色平台,兩邊還各有一個鐵製高台。

弗雷打算一進來就向接待員提問,但是對方更早開口。
「克里斯平先生,有位拍賣會的負責人之一想見你,請上去找到穿暗色西裝的男士。」
弗雷沒有料到這件事,不過冷靜想想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
「上去之前我想問你,今次的拍賣商品有多少?」

聽見這提問,接待員有些疑惑,但些許停頓之後他還是回答了。
「今晚展出的商品總共有十二件。」
「恩,我知道了。」
弗雷迅速的回話之後就直接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這個樓梯屬於金屬看台,通往高了一兩層樓高除了欄杆甚麼也沒有的看台上。
弗雷走上了頂,有個穿著舊米色西裝,黑白髮夾雜的人靠著欄杆看著下方的白色平台,看上去可能有六十歲了。

「你就是克里斯平嗎?」
在對方轉過來向自己搭話的瞬間,弗雷把自己的下巴抬高,刻意用往下的視線望著對方。
雖然年老,但是眼前這個人看起來莫名的有威嚴,以人口販賣生意的負責人來說,真是不尋常的現象。

弗雷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對方,正考慮著該用甚麼樣的應對方式才好,這時老人又繼續說道。
「你比我想像中秀氣啊,我真沒想到在這世界大名鼎鼎的你會如此長相。」
「哈,我就把這番話當誇獎吧。」
雖然話題自己接下去了,面對這番話,弗雷根本不會應對,他只能硬想起那天遇見本尊時的印象來想像回話的方式了。

「我對有像您這種嗜好的人的角度有不少興趣,不知道您對我們的商品的看法是?」
第一位『商品』在這時被帶到了白色平台上,是看上去可能有十七歲的暗棕色髮女孩,身上一襲白色禮服,起碼比在克里斯平藏身處的裝扮要好多了。
「我對她沒興趣,她差一點就超過我的及格線了,真可惜。」
弗雷隱約記得克里斯平藏身處裏的女孩都不超過十五歲,合理的應對。比起這個,還有更需要做的事情。
「話說,不知道您尊姓大名?」

為了搜查工作,得盡力收集可用的情報才行。已經對話了一段時間,問問對方的名字也沒什麼好可疑的。
「稱呼我『奎恩』就好,這是我在這行慣用的名字。」
「那麼奎恩先生,我就先下去了,我想更近一點挑選商品。」
「噢,當然,祝您消費愉快。」

雖然奎恩看起來對弗雷並沒有起疑心,但是走下樓梯時,弗雷還是忍不住思考等等圍捕開始時,是否能在奎恩的眼皮下行動。不知為何,他就是不想對對方攤開自己的手牌。
算了,現在需要注意的是如何展開圍捕行動。

現在已經有五位拍賣品被賣出,但是五位都還待在白色展台上。經過了幾次的競標,弗雷發現拍賣品的身上還掛有所謂的狗牌,當她們被賣出後,得標者還會被宣上台,作物品買賣的『交接儀式』。
真是個毫無人性又沒意義的動作,不過這正合弗雷的意,這個儀式能讓他毫無風險的開啟攻堅信號,只要標下最後一位登場的商品就行。

第十位,也就是倒數第三位商品上台了,是位十五歲的黑人女孩,展台後用魔杖射出的畫面顯示出她是卡斯提歐布魯修的學生,弗雷暗暗驚訝,沒想到人口販賣組織的勢力居然也將手伸到南美去,或許是因為那所學校與霍格華茲的關係很親密也說不定。
弗雷一面猜想一面裝作甚麼都看不懂。

倒數第二位商品是來自魔法所的十二歲女孩,烏黑秀麗的黑短髮加上楚楚可憐的表情,看起來完全就是克里斯平會拼命出價的那種類型,還好今日已經是攻堅行動,要是這次只是看看狀況的話,弗雷說不定會忍不住出手。
看到這裡,弗雷想到,不知奎恩的情況怎麼樣,他回頭望向看台,但對方早已不見人影。

終於到了最後一位商品登場,還未看清對方的面貌,弗雷就高舉著雙手準備出價。
最後一位女孩也是十二歲的魔法所學生,她有著夾雜一點褐色的黑髮,搞不好和第十一位商品是朋友,和前者不同,她的眼神滿是倔強與反抗。
「五千萬英鎊!」

這所魔法人士明顯比麻瓜多很多的拍賣場是用麻瓜錢來進行買賣,弗雷並不懂原因,不過,雖然有些鴕鳥心態,弗雷還是覺得比起加隆,看見活生生的人被用另一個世界的陌生貨幣來衡量價值要好受一些。

「五千五百萬英鎊!」
「一億英鎊!」
弗雷一喊,頓時場上鴉雀無聲,這也難怪,弗雷喊的價可是足足高了底價六千萬英鎊之多,一開始只喊價出五千五百萬英鎊的人根本望塵莫及。
而且弗雷也不需要擔心錢不夠的問題,畢竟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付錢。

很快速的,弗雷在眾人嘖嘖稱奇下被宣布得標,馬上就被喚上展台。
「恭喜克里斯平閣下獲得了第十二件商品:巳厘野月(shirino tsugi),請克里斯平閣下接下屬於她的名牌。」
弗雷根本是此刻才知道了這位被她當作目標的女孩的名字,他看到對方用充滿殺意的眼神對著自己。
要是長了弗雷可受不了,還好她的表情馬上就會替換了。

......話說,她的五官好像和貓咪有點像?
弗雷先把心底的疑惑放在一邊,他將臉靠近女孩,對對方露出了微笑。
攻堅的信號是『屏障咒』,只要正氣師在拍賣場底下探測到了屏障咒語的出現,暗中貼近的正氣師們就會立即攻入拍賣會場,然後擊倒裏面的所有賓客與保鑣,他們將無路可逃。

當女孩的臉從憤怒轉為疑惑時,主持人靠近準備要將弗雷勸開,而他就在這時拿出了魔杖。
轟!主持人還來不及反應,他的身體就自動飛出,重力讓他降落在數個鐵椅上,還壓倒了兩三個賓客。
此時,一層半透明的牆從魔杖頂端射出並逐漸擴張,所有人都還沒搞清楚狀況,屏障咒就圍住了展台,將弗雷和十二位女孩關在裡面。

同時,兩個門口的方向發出了巨響,天花板也被數十道障礙惡咒轟出大洞,這個拍賣場第一次被照進了太陽光。
半透明的牆短暫的開了一道口,戰鬥開始了。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阿轟 @max4413

0

人設
提姆.希斯





姓名:提姆.希斯
年齡:25歲(2018年九月)
國籍:希英混血(混血人)

職業:希斯偵探所的顧問偵探
技術與知識:強大的推理能力,能從查到的證據中理出真相並且尋找並證明,反之亦然,主要推理方式是溯因推理及基於福爾摩斯的演譯法。在平時都會隨意用演譯法思考旁人的身分,但是除了玲沒有人知道。
能與推理能力相輔相成的知識,對於搜查能用到的知識都相當有研究,而化學、植物學和解剖學知識都比其他的知識更加精深。除此之外,也熟悉重要的恐怖事件和英國法律
善於運用與控制自己的體力,並且空手格鬥術超群,最多能同時與兩人搏鬥。槍術與棍術也相當了得
在需要的時候心機超重,會設置可怕的陷阱來追捕罪犯,或是運用威脅或是激將法等等的操控心理讓其坦承罪刑

外觀:
暗褐色髮,軍人型平頭,長相英氣嚴肅,眼神看起來很兇,瞳色黑色
總是穿著襯衫配暗色風衣或看起來又大又厚的暗棕色單寧外套配西褲,而且經常手插口袋。雖然長得很有軍人風格,穿著卻很英倫紳士風

個性:
辦案時相當冷靜且不動感情,但是案情取得突破時會像常人一樣激動與欣喜
除了辦案以外的時間以外,生活風格意外的玩世不恭,主要是因為認為除了:「除了案件以外的事情都不重要。」,與弗雷和埃克托認識之後已經沒那麼嚴重,此想法也略有改善
不求名望,除了想辦有趣的案件以外甚麼都不想要,但是也會對別人的罪刑或遭受的不平等待遇感到憤怒,會致力於為了別人取得最好的結果
對結交朋友並不在意,且意外的珍視友誼,雖然本人認為認識的所有關係都是為了有用的知識、情報與幫助,但也無意識地認為同伴相當重要(玲、阿里馬、傑斯提斯、艾蜜莉、弗雷、埃克托)
碰上比自己弱並且不熟的人或是警察就會變得有些自負,他認為一般的員警也是很弱的

備註:
是雅典娜與某位英國律師相戀後所生下的混血人,是雅典娜的子女中唯一一位不是金髮碧眼的孩子,也是之中唯一一位不注重任何藝術相關知識與歷史的子女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十章
(下)





啊啊,會有的吧,那種咆嘯著說你這該死的傢伙是臥底之類的人。
幸運的是,戰鬥的節奏如此快,那種破口大罵即使來得及說出口,也會在瞬間就被混亂的雜音蓋去。

不管是甚麼情況,對方是甚麼人,弗雷都不喜歡那種辜負人家信任的感覺,那種感覺會讓他心頭一緊,即使明白沒有必要。
他在主持人、賓客與拍賣會的保全人員面前不斷揮舞魔杖,倒了一個換一個,倒了一個換一個。所有人在失去意識之前的眼神都是那樣。

真是令人不爽。
按照夏琳的決策,弗雷的職責是保護人質並且和從外公入的正氣師達到前後包圍的效果,畢竟屏障咒也不會自己留在那裡,起碼弗雷不知道有能讓屏障長時間存在這回事。
是很好的判斷,但即使順利,弗雷還是對自己的不足感到不滿意。

戰鬥時不應該對敵人抱有憤怒以外的心情,即使只有一點點,弗雷還是不諒解自己保有的罪惡感。
「基爾!我放了兩人過去了!請當心!」
在弗雷太陽穴的方向,一道男聲像飛箭迅速劃過,現在拍賣會場裡的戰鬥彷彿是一場暴風雨,雖然那道男聲警告了弗雷,卻沒空閒注重稱呼方式。
兩個身著燕尾服的保鑣從右前方往弗雷前進。

弗雷迅速的往後方壟罩著女孩們的屏障掠過一眼,然後快步向前。
拍賣會的工作人員對拐來的女孩們的看法是「賣錢的工具」,所以只要稍微拉開距離,敵人的砲火就會鎖在自己的身上,便不用太過擔心女孩們的安危。
這是夏琳的建議,而這樣的觀點是第一次辦人口販賣案子的正氣師包括弗雷都沒想到的,真不知道她哪來這種想法。

弗雷向前幾步,刻意擋在屏障前,冷不防的,其中一張摺疊椅出現在他眼前,用魔杖彈開時,它和折疊椅之間的距離近的幾乎就要被往後折成半圓。
保鑣的踢擊隱藏在折疊椅之後,弗雷及時將頭側向一邊,那道直踢像博格一般擦過。

弗雷沒料到魔法世界的戰鬥人員會用近戰肉搏做主要戰鬥手段,還好傑克森在戰鬥上有源源不絕的創意,要不是有和他塵封已久的對練記憶,弗雷可能一開始就慌了手腳。
未等對方的右腳落地,弗雷搶先一步雙手壓著雙腳將他推倒在地,本來想在敵人倒地時立刻對他發出昏擊咒,不過弗雷意識到了另一人。他放棄了原本的動作,壓低身子躲開了另一道咒語。

為了避免先前落地的保鑣用魔杖反擊,弗雷一邊後退一邊站起來好重整態勢。一瞬之間,三人的情況就好像麻瓜拳賽敲鐘後的短暫停一樣。
弗雷深呼吸一口氣,重新擺好一手拿著魔杖的戰鬥架式。

冷不防的,離弗雷較遠的保鑣突然間發出一道斯敞三步殺咒,作為第二回合的序幕。
弗雷心頭一驚,拼命的往一邊躲開,他看過海爾森使用這咒語也接近了無數次,這到咒語的可怕殺傷力讓他不由得心頭一揪。

雖然盡力拉開了距離,但出奇不意的突擊仍造成了兩三道割痕,弗雷連咒語其不斷切割的力量是否有在自己身上起效果都無從確認,下意識的向對方回一道昏擊咒作為回擊。
對方俐落的躲開了,但弗雷沒有時間去在意,因為另一人接續著發動攻擊,在反射動作的幫助下,他擋下了作為最初攻勢的兩拳及側踢。

幾回合過後,敵人發動更猛烈的攻勢,弗雷只餘偶爾還擊一兩招,並且持續維持看不見敵人身後的另一名敵軍的角度,可能是因為沒過多少次經驗的關係,這兩個保鑣沒有專業到想到善用二對一的優勢,畢竟弗雷也想像不到他們除了正氣師或麻瓜執法人員以外,還會跟誰有戰鬥的可能。
只需等待時機就行,弗雷暗想。

沒過多久,不知道是不耐煩還是怎麼樣,敵人看起來被逼急了。
他發出了長長的直拳,雖然像之前的短範圍攻擊一樣迅速,但是大大伸出的手比起之前多了道破綻。
弗雷沒有放過這破綻,他抓住對方的手腕拉近距離,一掌向對方的臉擊去,敵人的面具右半部被他拍出裂痕。

趁敵人因為面具損壞而出現的空檔,他拐住對方的腳,抓住了那副出現裂痕的面具,將它連同整顆頭一同重重摔在地面上,當然,死不了人的。

看見同伴被擊倒,方才發出斯敞三步殺咒的另一名保鑣明顯急躁起來,隨便發動的攻擊讓他自己在無準備的情況下拉近了與敵方的距離,弗雷迅速抓住時機,直接衝上前以魔杖尖抵著對方的身體發出昏擊咒。
終於解決了這兩人,弗雷發現自己與這兩人纏鬥太久了,之後得速戰速決才行。

弗雷的職責是守護被拐來當物品販賣的女孩,是像守城一般的任務,雖然做好了雖時都可能有新戰鬥的準備,襲來的敵人卻比想像中少。
也因此,不停止移動、在確認隊友與女孩們的情況之餘,弗雷也了解了這場行動的戰鬥為何如此輕鬆。

由於夏琳完全了解己方與敵方的戰力,還有敵軍可能的弱點和破口,所以在應對完全的調度下,這場行動的難度被最大限度地降低了。
在檢查並加固女孩周圍的屏障與保護咒之後,弗雷也開始慢慢的往外圍支援,即使部屬做到完美,也有可能有成堆的突發狀況,也許在弗雷看不見的地方也有苦戰的情況。

不過,雖然場地相對的小,在一片雜亂中,還是很難看清所有人員的情況,礙於女孩們的安全有疑慮,弗雷也不敢隨意亂走。
等待戰鬥結束的時刻,也有不少人來到弗雷的面前,但不是為了女孩。

每每速戰速決的一兩回合間,弗雷都在敵人的眼神中看見了哀怨,每個人的經驗都太少了,因此那樣的雙眼總是不出一瞬就消失,像流星一樣轉瞬即逝。
他完全可以理解,因為自己是間諜,可以說他就這樣改變了人口販賣組織與賓客的名譽、未來甚至人生,現在可以說是敵人的雙眼在刺痛著他。

沒關係的,他們的存在對這世界是傷害.沒有被憐憫的資格。
看看啊,他們將與自己一樣的生命當成物品任意擺布,不厭惡嗎?不痛心嗎?

想到這裡,弗雷加深了自己攻擊的力道與咒語的威力,敵人的慟哭像道道絲綢滑過,不留一點痕跡。
在拳光閃閃、昏擊咒不斷發出之時,弗雷想起了曾經在心底不斷複誦的句子,在那些一如今晚慘烈的戰鬥間。
『別讓敵人的痛楚進入你的心,別讓敵人的絕望進入你的心,不要對他們抱有一絲同情,因為他們永遠不會同情自己。』

不知道是第幾次進入萬應室之時,即使到現在,弗雷仍需要這句話的幫助。
砰!一人倒下,弗雷重新擺好戰鬥架式,但是左顧右盼都已無人戴著面具而站立。
啊,是最後一人了,戰鬥結束了。

「啊啊......」
弗雷環視著拍賣場,有很多正氣師都還和他一樣站立著,但是都在大大的喘氣。
他無意識地喃喃自語,突然看到了波特局長,他想走到對方身邊,但及時想起了女孩。

轉過身來,他拖著緩慢的腳步走上展示台,看著女孩們一張一張疑惑警覺的臉,他不禁笑了出來。
「妳們真的好勇敢,不過現在已經沒關係了,害怕的話、委屈的話,哭泣一下也不用擔心。」
他現在才注意到,原來自己也是氣喘吁吁,喘的連話都不能說得太清楚。
「妳們現在很安全,別擔心,一切都結束了。」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這章寫得真精彩!
弗雷的心情阿轟也描寫得很好
在戰鬥中加插弗雷的心理一點也沒有違和感
超棒的!0v0

阿轟 @max4413

1
@Enidcyc

感謝妳的回應與看法!

今天這篇很難拿捏,感覺各種地方都會矛盾或是描寫的不夠多之類的,其實挺擔心der
所以聽到這樣的心得其實還滿讓我安心,非常感謝妳的想法!!

阿轟 @max4413

2

{第十案}
第十一章






「嘿!誰來將她們護送到正氣師局去!」
用魔杖將屏障咒解除後,弗雷的雙手圈起來在嘴巴周圍來擴大音量。他想不到該用甚麼樣的用詞和語氣向旁人叮嚀,會看起來比較像是不把女孩當成物品、不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比高高在上,真心覺得雙方是平等的模樣。

當然,弗雷真心的關心女孩,想要幫助她們的心意無庸置疑。
只是他是屬於不擅長表達心意的那一群,就像是母親節時無法坦率的向對方說明自己的感謝之情。
不管這個,至少女孩們接下來的方向不用擔心,魔法部會帶他們回家的。

看著被自己喚來的正氣師們一個一個的帶著女孩現影,弗雷想道。
現在現場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賓客和保鑣幾乎都被逮捕,陸陸續續都被移送到正氣師局,治療師也開始進場給受傷的正氣師做現場應急治療與移送醫院的程序。這件案子終於開始落幕。

認知到這點,弗雷這一刻終於放鬆,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圍著最多人的地方走去。
這裡好像是這場戰鬥中傷最重的正氣師躺著的地方,弗雷緩慢的擠開成群的治療師走到對方身前,波特局長跪在他身邊。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正氣師,弗雷認得,就是戰鬥開始不久後放了兩個敵人過去的人。
此刻的他擺著看似無力卻強顏歡笑的臉,嘴角留著一條血跡,這樣的景象令弗雷不敢置信。

「你沒事的,對吧?」
弗雷單膝跪到波特局長身旁,說道。
「......」
對方的嘴巴張開了,好似要說些甚麼,最後卻沒有做到。他最好不要在試著說話了,嘴裡流血應該是因為衝擊造成的內傷,弗雷不禁想,這樣的傷,聖蒙果治的好嗎?

弗雷搖搖頭,想將這樣奇怪的想法軀散開來。是呢,魔法界的醫術可是可以讓人重新長出骨頭的啊,這種程度的傷沒理由無法治療吧。
張開眼睛,重傷的正氣師笑著,向著弗雷擺擺手,表示自己沒問題的。隨即被擔架抬了出去。

弗雷的視線隨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出口,他才重振精神站起身來,這時他看見波特局長,對方的視線像是被釘在重傷的正氣師原本躺著的地方,一副悵然若失的表情。
啊啊,這時他才明白,方才正氣師的舉動不是做給自己看的,而是作給波特局長看的啊。他重新跪下。
「您還好嗎?」
雖然在向波特局長說話,弗雷的雙眼卻沒有看著對方,連臉都沒有轉向。

「不,」
沉寂片刻,波特局長才像是此刻才聽見一般,緩緩將他哀傷的雙眼對上弗雷的側臉。
「我不好。」
弗雷的臉也轉向對方,他看進對方的綠色瞳孔裡埋藏的恐懼、悲傷,還有......想念?
「您要不要去一邊休息一下?」

聽見這句話,哈利緩緩的站起身來,隨口說了一句。
「噢,好啊。」
弗雷沒有想到對方會答應,答應單純的休息,在他的印象中,波特局長是故作堅強的代表。
他跟著對方緩慢的腳步走到一邊,一起坐在他曾經作為克里斯平踏上的金屬平台的階梯上。

「你好像對手下的第一批新人特別嚴厲。」
空氣安靜了許久,突然哈利打破了沉寂,這話讓弗雷不知所措。
「是嗎?我沒有甚麼自覺。」
「奉勸你一句,心底的話別藏在心中比較好。」
「甚麼?」

弗雷疑惑的問題在空氣中落幕後,取而代之的又是片刻的安靜。
「波特局長,您剛剛看那位正氣師的時候,是甚麼樣的心情呢?」
這次他不想再等下去,直接問起了自己在意的地方。
「我很害怕。」
對方也望著自己,而後,卻又望著正氣師被抬著離開的方向。。

「在那瞬間,我很害怕他會像之前那樣死去。」
「他倒下時,他的臉在我眼中,便成了西追.迪哥里的臉,成了鄧不利多教授的臉。」
弗雷很疑惑像之前那樣是甚麼意思,聽到這裡才知道,波特局長仍被過去的死亡束縛著。
他不回話,任由著對方繼續說。

「你也知道,我總是看著一個又一個深愛的人死去。」
弗雷想起了傑克森說過的故事,路平教授、石內卜教授、東施、穆敵、多比、天狼星.布萊克、弗雷.衛斯理......
和他同名的衛斯理,是哈利身邊淘氣的兄長,最後卻以年輕的年紀瞬間就死去。雖然聽過了好幾遍,弗雷仍對這些人名一知半解,然而,他們是身邊的波特局長的痛楚。
「我剛剛會那樣恐懼,是因為死亡總陪伴著我,但是......但是我已經受夠了想念,受夠了失去。」

聽到這裡,弗雷想著傑克森、奈吉、妮維安、希斯偵探所的大家、混血營的大家,在他的腦海裡,他們空洞的眼神堆積在一起。
弗雷的胸口揪成一團,彷彿高高墜落的痛苦,像是野獸在心頭攪動,一瞬間,淚珠便在眼眶裡打轉,這就是波特局長的感覺嗎?
「我還記得你剛到正氣師局的時候,我一遍又一遍的檢查你的姓氏。」
波特局長好像想起了甚麼,弗雷聽著揉揉眼睛。

「有那麼一秒,我甚至產生了荒誕的期待:會不會是那人回來了?他終於回到思念著他的我們身旁,但我也很快明白,這不可能。」
「不過,就某方面來說,你的確陪伴了我,有時候,我從你的身上看到他的影子。」
哈利微笑著說道,弗雷的回應戴著哭腔,他不確定對方會不會把原因搞混。
「實在是很難聽懂您在說甚麼。」

「人就是這樣,總是不知道為甚麼,突然的就死去了。」
「所以,不能把能說出口的話藏在心裡。」
到頭來是想說這個嗎......把意料之外的淚水擦乾後,弗雷望向遠方。
夏琳在一邊,看似苦惱的拿著一卷羊皮紙,在歐夏諾和珍妮特之間戰戰兢兢地請教著,而後者笑著摸了摸對方的頭。
「好了,休息夠了,該離開了。」

哈利突然說道,讓弗雷把自己的思緒拉回來,他看著對方站起來之後也隨之站起,但卻沒有跟上去。
「為甚麼您不會哭泣呢?」
經歷了這麼多、看見了這麼多痛苦,為甚麼您能那麼堅強?為甚麼您看起來從不悲傷?想了很多的弗雷,最終只問出了這句話。
「不,我們不能哭。」

在出口之前,哈利緩緩回過頭,露出的微笑看起來極為悲傷,讓人哽咽。
「直到案子的所有受害者都得到救贖,直到打開家門投入新愛之人的擁抱之前,我們不能哭。」
雖然這一篇的主軸並不是HP的死亡,但我還是想緬懷一下,看見哈利看著朋友與家人死亡的悲傷。體會著在這裡感受而衍生的悲傷,我的感覺很棒。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八月看到隆巴頓夫婦帶著奈威去斜角巷採購 @hollyleaf

0
考完回來留言(。・ω・。)ノ♡
有股昭告天下我考完了的衝動w


看到這篇和弗雷說話的哈利我也感覺很驚訝,因為我最一開始以為倒地的是他(X

阿轟這一案是全篇目前為止我最喜歡的一個,很開心它終於順利落幕了,可惜之前沒有空留言。

超喜歡最後一句的!

阿轟 @max4413

0
@hollyleaf

感謝你來留言!!也恭喜你會考結束w(應該是會考吧

哈利還是很強的XDD
感謝你這麼說,其實我也覺得這一案也是目前我覺得最有質感的一篇,還好現在有空了ww

這一句我也覺得很棒!

阿轟 @max4413

1

{第十案}
第十二章





黃昏時分的天空,光芒閃爍。群鳥終於回到了天空,盡情飛著。
弗雷沒有時間去注意那景象,他關在正氣師局裡處理各種收集到的線索與證據,還有一堆堆需要執行的程序,將受害者們送回家園、給逮捕到的人士定罪等等,都需要龐大的作業處理。因為這次是史無前例大規模的案子,此刻正氣師局的忙碌程度也是前所未有。

在弗雷小隊辦公室裡,眾人也是快累翻了,在最大的圓桌上堆滿了從拍賣場裡拿到的紙本檔案。
他們被分配到的工作是從拍賣場裡拿到的資料中整理出潛在的罪犯,像是攻堅行動當天不在場的買家、負責誘拐綁架女孩的人員,甚至是別的拍賣場的地點。整理出來後,加以確認並回報給上層,以便事後追捕。
為此,迫於能救下許多人的壓力和決心,大家都非常努力地盯著一頁頁資料,幾乎合不上眼。

「啊啊......這一段應該怎麼辦......」
夏琳抱頭苦惱著,線索和證據太過模糊,無從確認真偽,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樣的情況之前就發生過數次,雖然想問問前輩們該如何處理,但每次抬起頭,其他人的臉總是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

這次夏琳心裡有些底,她認為自己找到了另一個人口販賣組織的小型據點,但不敢確定。
因為之前不成熟的時機實在太多,夏琳實在不敢自己一人擅自決定,即使在之前擬定了攻堅的計策而只造成了小部分人員輕重傷這件事,也沒有增加她的信心。
為此,她拿出了自己的魔杖悄聲召喚出護法,在心底緩緩地念上一陣後,護法就消失在辦公室裡,完全沒有人察覺到此事。

其實夏琳不認為弗雷會出現來幫忙自己解決問題,不過無法確認的事情,兩個人知道總比一個人知道要好。對吧?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依然忙碌,現狀沒有改變。

夏琳依然面對著成堆的問題,雖然這些問題並沒有難到哪裡去,但是因為之前的事情,她已經不敢自己隨意做答,深怕甚麼決定做錯了會拖累上司與同事。
但是,只有擔心的話還是無法解決問題。這些資料讓她感到烏煙瘴氣,只能背靠在桌上,無力的長嘆一口氣。
「唉......」

夏琳嘆到一半突然聽見從辦公室外傳來的腳步聲,嘆息聲嘎然而止,她慌忙地站起身來面對來者。
「你沒有必要連嫌疑人證據不充分這點小事,都逐一向我報告。」
弗雷快步走進辦公室,直接在夏琳的辦公桌之前講道,他冷淡的臉逼的夏琳不敢與他對望,只能迅速的低下頭,準備好接受訓話。
「是......」

弗雷盤起手來。
「就算是第一次處理案子,妳的應對和處理方式也未免太糟糕了。」
夏琳不敢反駁也不覺得可以反駁,只能凝望著一片狼藉的桌面。
「是......」

「妳的護法不是說妳已經有大致上的方向了?」
夏琳依然沒有望向弗雷一眼,只有小小的點了點頭。
弗雷進來的一瞬間,不只夏琳,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尤其是黛安娜,整個注意力都被拉走。不過這一切夏琳都沒有發現,她只能靜靜聽著弗雷的話,龐大的壓力讓她的腦袋一片茫然。
「既然這樣的話,那妳就自己想辦法處理。」
「是......」

吸了一口氣,弗雷繼續說道。
「但是,妳處理這些事務的方向很正確,切入點非常好。」
「是......」
講到這裡,所有人都換了一道視線在看著兩人,法蘭克林甚至驚訝的微微張開嘴巴。
而本來低著頭的夏琳也緩緩地抬起雙眼。

「另外,妳的戰術擬定的很好,免去了很多必要的損傷。優先確保女孩們安全的想法也很正確。」
聽著這句話的同時,夏琳瞪大了雙眼面著弗雷,好像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甚麼。
「诶?」

迎上夏琳的目光,弗雷刻意將臉轉向一邊,視線停留在對方辦公桌斜後方的牆面。
「妳做的很好。」
話音剛落,弗雷立刻轉身,迅速地走出辦公室。

幾秒鐘後,夏琳依然站著,她擺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臉,呆望著弗雷離開的方向。
終於,好像終於過濾完對方說的話,她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然後無法控制似的露出小小的微笑。



又過了幾個小時,天空沉入夜色,弗雷終於完成了今日的工作準備離開正氣師局,他走在正氣師局的入口前正準備打開大門。
沒有想到,一句話突然從他身後冒出,他只能停下腳步,無奈的轉過身來。
「我知道了。」
是黛安娜的聲音。

「又怎麼了?」
「你也不是完全不看好新人,也會想辦法鍛鍊他們。」
弗雷回道,黛安娜又接著回答,而對方放著她繼續說。
黛安娜的手插進風衣口袋裡。

「但我不認可你的做法,就算是真的有道理,表達方式和用詞有錯也是會傷到對方。」
弗雷嘆了一口氣,他看見黛安娜說著低下了頭,認為對方說完了,正轉身準備要走。

「我還想起一件事。」
聽到這句,弗雷又嘆了一口氣,他不得不把轉身到一半的動作暫停。
「波特局長第一次稱讚我時,我當場哭了出來,到現在還記得是哪個案子。」
弗雷沉默不語,他不知道該說甚麼,繼續望著對方。

「從信任的上司口中聽到稱讚的話語,對新人來說就像魔咒一樣,就向當時的我一樣,開心得不得了,案子帶來的煩惱啦、痛苦啦,都一掃而空。」
黛安娜自顧自地繼續說道,她的眼神飄向了遠方,看起來好像在回想夏琳的笑。
「你也有過這樣的心情嗎?知道經歷了這麼多的波特局長,認同了我,相信著我?」
弗雷的視線偏向了一邊,眨了眨眼睛。

然後,他重新轉身,緩緩的邁出腳步。
「我不知道......」
終於,弗雷重新打開了大門,踏著緩慢的腳步遠去。
終於將這一案完全結束,終於可以更新標題了!!(重點),這一案是我目前為止認為最有質感的一案,也是最接近一百分的一案,當中我最喜歡寫到超過一半之後才想到的標題,它絕對給這一案加了不少分數。請大家看完後如果不覺得浪費時間的話,也移去目錄看看第十案的標題喔ww希望不要移過去後瞬間有點被騙的感覺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八月看到隆巴頓夫婦帶著奈威去斜角巷採購 @hollyleaf

0
@max4413
是會考對哦,而且明天就要發成績了:(


弗雷有在稱讚下屬了呢,可是感覺仍然在糾結的樣子,什麼時候可以平衡呢?

喔喔被稱讚的時候真的會很激動,尤其是如果是崇拜的人的話,不論都誇張的形容都一定不為過。

但是我很好奇弗雷最後的回答,為什麼不知道呢?
之前提起過弗雷和夏琳在校就認識,好想知道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啊!XD

阿轟 @max4413

0
@hollyleaf

心態上也要加油ww

其實我不確定弗雷對下屬的心態什麼時候會好一點呢,不過時間久了自然而然就習慣了,所以沒問題的w

我好像從來沒有過被那樣的人稱讚過,說實話連被生活周遭的別人稱讚好像都沒有XDD所以我也不懂那種感覺呢XD不過我也確定一定會很激動ww

不知道的話,我覺得弗雷不是已經忘記這種感覺了,不然就是在這方面也不夠坦率吧
之前文寫的差強人意的階段,我有在弗萊家的文樓寫過一篇番外裡面有提到喔,那一次應該也是夏琳第一次登場。其實應該和現在差不多只是比起來稍微比較不嚴厲一點XD還有傑克森也在。這幾點差別了吧。

阿轟 @max4413

1

{第十一案}
序章





2020年3月6日,英國時間的清晨5點,五名青年男性隨著晨光出現在特拉法加廣場。
雖然在這之前悄聲無息,但是他們一出現便引起了大量的關注,沒過兩個小時,便登上了各大網路新聞的最新消息。

他們每個人的雙手都被手銬銬在身前,各自的手機被綁在手心,還穿著纏著滿滿炸藥的背心。
根據目擊者的說詞,他們步履滿姍,搖搖晃晃的出現,然後拼命的朝著人群哭喪著臉大喊、尋求幫助,但是因為那身背心,每個人都像是看見怪物一般避之唯恐不及。

目擊者能為五位青年做到的,只有幫忙報警而已。
因為掌握了確切的消息,警方果斷的帶著大量警力將五人圍在一片空地,確保特拉法加紀念柱和旁邊的石像不會受到炸彈波及。

看見包圍著那團炸彈的警力都部屬好防暴盾之後,傑斯提斯示意前方的警察開個空間,讓他方便面對那群受害者。
「你們為甚麼會到這裡?來這裡有甚麼事?」
他從包圍圈裡探出了頭,用擴音器說道。雖然他不覺得這些問題能得到答案,但提出來總能找到些甚麼。

「這五個男人......犯下了深重的罪過,不僅如此,還以身後的背景免去究責,逍遙法外......」
其中一名男人的手機響起,他舉起手機屏幕哽咽的說道,應該是把他們弄成這樣的犯人傳來的訊息吧。
「如果不想讓這五人的血......污染這神聖的廣場的話,就請萊德.文斯頓召開記者會......將他們的罪對著世界和盤托出吧。」

男人說著都顫抖了起來,每個人的眼裡看起來都充滿著恐懼。讓人分不清他們害怕的是甚麼。
不過現在對傑斯提斯來說,最值得注意的不是年輕人們落得如此命運的原因,而是罪犯口中的人名。來德.文斯頓是他的同事,專業刑事部的四位高級刑警中最資深的一位,為甚麼犯人會提到那樣的人的名字?

「......你的期限是多久?」
思考了一段時間後,傑斯提斯找到了最適合這個時機的問題,而對方的遲疑比他想像中還要久。
「就在明天的晚上七點......不能再多了......」
雖然包括將犯人的意思口述出來的青年的所有人都止不住顫抖,好像都很害怕會遭遇到甚麼不測。不過這個期限已經比傑斯提斯預期的多很多了。

「好,我會聯絡這位文斯頓先生,讓他照你的話做。」
青年手上的手機重新暗下來,看來對話已經結束了,傑斯提斯後退,讓兩旁的防爆盾重新圍上。
這次的案子挺棘手的阿......

傑斯提斯由衷想道。犯人口中的人名說明了這次可能會很麻煩。
方才負責轉述犯人的話的青年正是那位文斯頓的兒子:小萊德.文斯頓。

也就是說,這次的案子可能跟傑斯提斯的同事有所牽扯,他在直覺上認為別讓對方與警察廳參與這次的搜查可能會比較好。
但是,也不可能直接放過這次的犯人不管,該怎麼辦呢?

「你覺得接下來該怎麼做?」
一道女聲從傑斯提斯斜後方傳來,是另一名高級刑警羅威娜,台灣籍的兩名刑警跟在她的身後。
這次的恐怖攻擊正好完全是她們的職權範圍來著。
「說實話,我目前還沒有想法。」

這也難怪,現在一點線索也沒有,就算搜查了那五人的身分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是嗎,真沒想到你也會有這樣的一次。」

「他們是大學社團同學對吧?看起來也太怕死了吧,一群窩囊廢。」
「不過得待在這太陽下待個一兩天,感覺也挺慘的阿。」

......連搜查都還沒開始,沒有方向是正常的吧,話說後面的對話是怎麼回事?

「看來得請幾個值得信任的刑警暗中搜查了。」
傑斯提斯盤起手來說道,羅威娜也盤著手,視線停在哭哭啼啼的大學生們身上。
「你心裡有甚麼適合的人選嗎?......你們兩個吵死了!」
臺灣籍刑警你來我往的談天因為羅威娜停了下來,他們的聲音的確是又大又雜,但是他們是用中文對話,因此傑斯提斯並沒受到太大的影響。

話說其他的人呢?傑斯提斯為了思考該讓那些人去搜查,傑斯提斯開始東張西望。蘭斯、伊露恩,還有斐迪南都在他附近,不過......感覺都不太適合這次的搜查工作。
他看向更遠的地方,包圍圈的另一頭,一道醒目的冰藍色長髮映入眼簾。
「......唯?你是叫唯對吧?」

似乎是想到了甚麼,他忽然轉身對著台灣籍刑警問道,對方明顯嚇了一跳。
「......啊啊?要這麼說也對......」
「很好,你馬上去這個地址讓那偵探過來這裡,就說我有事情要找他。」

傑斯提斯說著從錢包裡拿出希斯偵探所的名片遞給對方。
「唯......是嗎?哈哈。」
棕髮刑警接過名片後快步離開了包圍圈周邊,在離開廣場之前,他隱約覺得好像聽到了好友的取笑聲。
@I1113
@Dracoo6o5Malfoy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hk123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Liau 

阿轟 @max4413

1

{第十一案}
第一章





終於啊,令人期待的日子只剩一周了。弗雷一手托著臉頰,盯著被麻瓜投影機在黑板上放出的人體結構圖想道。
「弗雷,你有在認真聽嗎?」
坐在弗雷身旁的玲拿起手機。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直到這時,他的思緒才拉回現實。

「其實對我們來說,能做的當然不是只有法醫學課程上能學到的那些事,」
艾蜜莉嚴肅著臉朗聲說著,這幅景象實在是和弗雷對她俏皮又壞心眼的印象差很多。
「有時我們也得從屍體上提取環境證據好查明死者待過的地點,像是花粉、泥土之類的,而在這種情況下最適合運用的載體,就是頭髮。」
鑒於在白板上放映著的人體結構圖,弗雷完全不懂話題是怎麼扯到這種地方的。

一兩個小時前,弗雷為了之前交給提姆等人調查的線索而來到了希斯偵探所,但是沒想到一進門大家就一副準備出門的樣子,弗雷根本連來意都來不及說就跟著來到了法醫所。
離正氣師局破獲人口拍賣場所一事已經經過了快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弗雷在那時將人口販賣集團的電子資料交給希斯偵探所處理,而之後發生的都是些交給部下也能解決的小案子,弗雷因為開始覺得無趣,才會來到這裡。

聽了幾段話,弗雷還是不懂艾蜜莉在說甚麼,他忍不住把頭側向一邊,悄聲說道:
「玲,之前交給你們的線索查的怎麼樣了?」
玲的臉猛然轉向弗雷,看似驚慌地眨了眨眼。
「你那時不是說因為內部組織也需要復原所以不急嗎?我們完全沒有動過耶。」

「啊啊......沒關係啦,只是因為好奇進度罷了。」
看見對方的反應,弗雷趕忙說道,此外,從遠方傳來的冷意也逼他趕緊結束對話。
「有沒有人要說說看,這張照片裡面的是死了多久的屍體?」
投影螢幕上變成了躺在床上,幾乎已經白骨化,只剩下舊衣服、灰白髮,還有半張臉的皮膚罩著的屍體,這讓弗雷很後悔把頭轉回去。

艾蜜莉釋放殺氣的表情真的完全毫無痕跡。
不過,即使如此,整間劇場型的教室還是陷入了寂靜,果然這題就算是對法醫的學生來說,也很困難吧。弗雷想。
「唉......」
艾蜜莉望了弗雷等人的方向一眼,輕輕地嘆了口氣。

「祂死亡時的時間是夏天,因為祂的服裝是夏天的服裝。」
弗雷因為好奇艾蜜莉的視線側首一望,發現提姆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但是這張照片拍攝的時間是秋天,因為這具屍體已經腐爛到了相當的程度,但卻還有一小部分還沒分解,雖然腐蝕生物的分解力相當迅速,但卻不夠時間將它化為白骨,這只有一個原因,」
聽到這裡,提姆的表情又暗了下來,看來他不回話可能只是因為沒把握罷了。

不過呢,雖然這個題目還有提姆的反應還算有趣,弗雷卻沒有興趣聽答案,畢竟他對這種事本來就沒什麼興趣,還忍不住分心了起來。
他偷偷在桌面下看起了手機,這時才發現在麻瓜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的最新消息:有五名身穿炸彈背心的青年在特拉法加廣場被警方包圍。這讓弗雷大吃一驚,還忍不住想到了妮維安。
玲好像不斷的在撞弗雷的手腕,但他還是忍不住一直看下去。

目前剛掌握到五人的身分,是達勒姆大學同社團的學生,應該是朋友吧,這樣的一群人為甚麼會淪落到如此的窘境呢?
「砰!砰!」
弗雷的身子被突然的聲響嚇的震了一下,趕忙收起手機,結果抬頭後才發現有很多人的動作都比他慢半拍。

「綜上所述,應該如何向警察建議縮小範圍的計策?」
弗雷看見艾蜜莉把舉在牆壁旁邊的紅外線筆放回桌上,她是怎麼用那東西發出這樣的聲音的?
「應該可以建議他們把目標訂在在夏天失去聯絡,不到一個月的不明人口身上。」

在艾蜜莉底下作助手工作的奧莉芙舉手說道,而艾蜜莉指向她,微微的點了點頭。這是她認同部下的方式嗎?弗雷忍不住想。
「還有,從頭髮的形貌與牙齒的磨損程度也能大致推算出死者的年齡,這是一位五到六十歲的男性。」
弗雷聽見提姆作筆記的寫字聲,這讓他感到很意外。不過,他還是更想去觀察奧莉芙的反應,對方好像稍微點了點頭,但是從弗雷的角度看不見她的表情。



演講終於告一段落,弗雷跟著希斯偵探所的人來到了艾蜜莉的法醫間,除了他們與艾蜜莉本人以外,還有她的兩個助手奧莉芙和韋格。
「我難得有一場講課,居然給我分心,真是氣死我了。」
才剛進來臨著解剖室一面牆的辦公室,弗雷就被艾蜜莉嚇了一跳。

雖然他有如此反應,但是所有人好像都沒將它當一回事,玲還蹲下身子一臉自在的和白貓華特玩耍。
「呃......好像有個很不得了的新聞,也許人們被它奪走了注意力?」
弗雷莫名的害怕現在的氣氛,他向艾蜜莉陪著笑臉。

「話說回來,你們今天為甚麼會來這裡?」
彷彿才剛想到要問似的,他又向著提姆問道。
「我們只是來聽艾蜜莉的講課而已。」
玲代表著偵探所回答,「噢。」

艾蜜莉突然嘆道。
「我還以為這次會像平常一樣,你知道,為了甚麼麻煩的案子來找我之類的......」
「話說回來,弗雷,前幾個月那個老婆婆的案子怎麼樣了?」
弗雷頓了一下,才知道艾蜜莉在說甚麼,對方說的是接到人口販賣場所的案子之前的那個事件,他很訝異對方能記得那麼久遠以前的事。

「那個案子不久就不歸我管了,聽說是意外死。」
「......這樣啊。」
好像在想些甚麼似的,艾蜜莉面無表情,眼神停留在隔著一片玻璃的不鏽鋼台上,而後卻又綻起微笑。

「好啦,既然大家今天都沒事的話,就久違的輕鬆聊個天吧。」
雖然艾蜜莉這麼輕鬆的說著,辦公室內卻一片安靜,大家都一副不知道該說甚麼的表情,弗雷不禁懷疑他們根本從來沒有過「輕鬆的聊天」。
「話說弗雷,你剛剛為甚麼要盯著奧莉芙不放啊?」
一瞬間,所有人都往弗雷的身上看,他的感覺像是眼神在他身上化為火焰。

「不,那不是甚麼特別的事......」
弗雷刻意的避開奧莉芙的臉,他覺得對方的臉會變得很「可怕」。
「我只是好奇她被上司認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罷了。」
「诶~這樣啊。」

艾蜜莉惡作劇般地笑著,好像很享受看著弗雷驚慌的表情。
「不好意思,請問提姆.希斯在這裡嗎?」
一位意外的訪客救弗雷離開了此刻的窘境,讓他不禁投以感激的眼光。這才發現對方似乎並不是眼熟的人。

仔細一看,這位帥氣的陌生人看起來是個華人面孔,要不是他沒在襯衫外穿著一件隸屬倫敦警察廳的防彈衣,弗雷將完全無法想像對方的來意。
「希斯閣下,赫托辛警官有事想拜託你。」
「好,我知道了,是甚麼情況?」
弗雷覺得提姆在開始說明之前就知道對方是為了甚麼而來的,他永遠沒辦法適應傑斯提斯的全名。
@Dracoo6o5Malfoy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