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世代】【與波西傑克森同世界觀】希斯偵探所的事件錄(更至第十一案:第六章)

發表於

阿轟 @max4413

0

{混血人番外篇}
(怪盜X)






「你真的太厲害了,凱伊。」
威爾在新人剛進入混血人時並不會因為對方能做到一些與眾不同的事而去誇獎他。
因為如果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就會因此變得怠慢。反而,覺得自己理所當然應該要辦的到,這代表知道自己還有不足,不會因此自滿於自己的現狀,也不會認為自己是特別的。一直抱持這種想法就能一直進步下去。
但是對X不一樣,雖然他是新進混血人,但他的戰鬥技術極其強大,思想成熟。這讓威爾知道自己對這個人完全不需要有以往的看法。
「沒有的事啦。」
停下動作後,X綻出比威爾平常還要陽光許多的笑容敷衍過威爾的稱讚。

三十秒之前,大大的弓箭場放置了二十個圓形標靶,現在做的訓練是要讓混血人測量射中所有標靶的時間做為箭術練習。
這樣的訓練,作為真正需要戰鬥的練習太簡單了吧。X一面看著前面的各個混血人四處奔跑一面想道。
這裡的標靶位置在訓練開始之前就已經先標明給大家知道,即使有很多的標靶藏在樹叢中或是湖底這樣棘手的位置,在X的腦袋裡也不成問題。這樣規模的瞬間滅團殺法,他已經不知道在貧民窟裡做過多少次了。

X盯著測驗開始的起點在腦袋裡放映出弓箭場的平面地圖,標明所有標靶在上面的位置,然後篩選出不需移動就能射中和需要移動才能射中的標靶分成兩類,在二十個標靶裡,需要移動才能射中的標靶有十二個。X模擬好在起點的射擊方式後再規劃出最有效率的移動路線。不過還有一個最嚴重的問題,弓箭太沒效率了。
「不好意思,我比較習慣用飛刀呢,我就可以這樣測驗嗎?」

展露出以往用來騙取信任的微笑之後,威爾宣布測驗開始的同時,夾在X雙手手指的飛刀就同時飛向八處標靶,它們還沒飛入靶心時X就這樣依訂好的路線繞場一周,二十秒就將遍布弓箭場內的標靶全部命中靶心。
以靜止目標來說,時間花得比想像中久啊......X正在心裡懊惱著,四周就突然爆出如雷的掌聲,把X嚇得都跳了起來。
「為......為甚麼?」
「凱伊,你破了這個訓練的最高紀錄喔。」
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X四周的人都歡呼著湊近他想和他搭話,但是這樣的氣氛X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就連沒跟著圍上去的威爾給他做的解釋都完全聽不懂。



朱彼特營成員來到混血營之後蕾娜第二次參加鬥劍場練習,X直到現在才發現今天晚上朱彼特營軍團就要回營了。第二次去顧慮旁人的他還不太習慣,所以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曼哈頓與舊金山的距離有多麼遙遠。他需要更多的戰鬥來給他轉移注意力。
「更有挑戰性的一對多戰鬥訓練?問我錯了吧,你還不如去找找阿瑞斯小屋的人問問看。」
黑卡蒂小屋的塔莫拉.薩瑪塔說,她手上的一堆手鐲總是用陽光刺X的雙眼。

「富有挑戰性的一對多戰鬥訓練是嗎?我想只要一位我的兄弟姊妹就能讓你累死了吧。呃.......你想要這種訓練的話,可以去找黑帝斯小屋的人讓他們召喚骷髏來和你對練。就這樣。」
阿瑞斯小屋的嵐.奈羅說,在太陽下,她的長髮和鎧甲合在一起的話很像天照。艾伊曾對X這麼說過,但X到現在還搞不懂那是甚麼意思。(註)
總之,X開始尋找黑帝斯小屋的人,那群人裡面除了叫作洪蓮的中希混血以外的人都像影子一樣,就算是情報蒐集力超強的X,也不太能找到黑帝斯的孩子。

在營裡輪番問了一遍,黑帝斯的孩子只有尼克和娜塔莎待在混血營裡。去找尼克吧,X想道。在這兩人之中選,尼克感覺比較容易相處。
先找威爾吧,尼克在哪裡這個問題找他就對了。
弓箭場沒有威爾的身影,那麼他就一定會在自己的診所照看病人。X對威爾的印象一直是這樣的,不過他也想不到這次威爾竟然會待在這兩個地方以外的場所。
X一邊走出威爾的小型醫院門口一邊嘆了口氣。他已經懶得再對別人問東問西了。

到最後X索性用以前在貧民窟裡練就的跑酷技術來在混血營裡到處翻來跳去來找威爾或尼克,縱使這地方的建築物又不高又不密集沒什麼好跑酷的。
「你們怎麼會來這裡啊?」
不知越過幾棵樹之後,X站在一隻大樹的樹枝上往下俯視著威爾和尼克。不過這問題根本多餘,那堆會讓旁人覺得自己變成電燈泡的奇妙對話他早在上面聽好一段時間了,威爾和尼克說明一種X從沒見過的植物的功用講得正起勁著,尼克也只能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那堆植物和威爾身上。這樣的氣氛足以讓包括X的所有人類都不敢打擾他們,X甚至已經開始考慮用冥王之力來做的訓練計劃是不是該下日再議。
不過最後X還是說出口了。

「喔?是凱伊啊,我帶尼克來瞭解這種植物的功用。」
只是這種事的話看也知道啦。X雖然很想這樣吐槽,但威爾那興致勃勃的表情讓他不太忍心,那張臉就像他以往把食物拿給艾伊的時候一樣,總是充滿血色,眼裡燦爛著像寶石的光。話說弗雷明明也是阿波羅的孩子,為甚麼和威爾差這麼多啊?他到底哪裡有遺傳到阿波羅啊!?
呃......出界了
「我來是為了和尼克請求幫助。」
X一邊說著一邊拍拍自己的臉頰讓思緒回到正確路上的行為讓威爾還有不了解自己能幫到甚麼忙的尼克看得一臉莫名其妙。

「阿瑞斯小屋的人說你可以召喚出骷髏來給人做訓練,所以我想拜託你幫忙我做那樣的訓練。」
即使X多做出了解釋,尼克還是一副茫然的表情讓視線不受思緒控制的往天空飄,他應該是在想說阿瑞斯小屋的人到底誰有可能說出這段話吧。
「恩,可以啊。」
「等一下!」
尼克遲疑了許久好不容易說出口,但是威爾卻馬上提出反對,弄得另外兩人一臉莫明其妙。

「尼克,你不是前不久才和弗雷和提姆解決案件才回來嗎?現在做這種會消耗大量體力的事情未免也太不明智了!」
威爾盤起手來對著尼克說,但是對方卻擺著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這畫面看起來就像小孩受不了老媽的說教一樣。
「你把我當成小孩嗎?威爾,我的身體可是已經二十二歲了,體力沒像以前那麼弱啦。」
「可是......」
X突然覺得尼克有像自己一樣的感覺,從以前就不太喜歡醫生的話。

事實證明,醫生說的話可不能隨便忘記。
四具骷髏從土裡爬出來過沒多久,尼克就在訓練場旁的草地上用雙手手掌疊起來當枕頭睡著,有許多來看X做一對多戰鬥訓練的混血人到之後都擔心地圍在尼克旁邊看他到底是睡著還是暈倒了。
雖然尼克已經明顯地倒在旁邊,但是X完全沒有發現。
他像是剛買到新玩具的小男孩一樣,帶著滿滿笑容和尼克召喚出的四具骷髏戰鬥著。骷髏體重比人類輕很多,和X習慣面對的威脅不一樣,但是他打鬥起來完全沒有障礙,不斷重複的華麗招式連結起來簡直像是配合著敵人翩翩起舞。

X用小時候為了在貧民窟求生而學到的技巧自由的戰鬥。順著敵人的拳擊將它丟過去另一個敵人腳上、對被擊倒在地的骷髏像是踢自由球一樣對著頭蓋骨踢擊、甚至將骷髏的腳抓住,從斜面方向一腳將它的膝蓋以下踢下來。
可能是因為骷髏不會死吧,X在戰鬥中笑得很歡快,他的攻擊如果用在一般人類身上必死無疑,有好多人目擊到被他踢飛的骷髏把自己的身體重新接起來在往回加入戰局。
這樣可怕的戰鬥風格引起許多混血人前來觀看,然而X對這現象完全沒有意識到,連蕾娜走入了人潮中也沒有察覺。

沒開始多久,X就已經忘記當初是為了吸引蕾娜的目光才開始這場練習的了。
在第四十九次把某具肋骨踢散後,有人制止了他。是娜塔莎。
「讓尼克暫時休息一下吧,他已經夠累了。」
娜塔莎說的同時將尼克召喚出的四具骷髏請回冥界,它們也已經需要休息。
「如果你還要練的話,就讓我來幫你吧。」
娜塔莎說著走到了尼克身邊,憐愛的望了一眼他熟睡的臉龐。那目光一閃即逝,如果X童年時不需要拼命察覺旁人的惡意的話,一定也會像其他人一樣看漏這眼神。

「呃......不用了。」
這就像是玩耍玩過頭而違反和母親的約定的罪惡感......X莫名的有這種感覺。
「沒關係的。」
娜塔莎釋出一抹微笑,向前走了兩步擺好空手戰鬥架式,但是令她和X沒有想到的是,有另一人也加入了戰局。
「我也加入吧。」
蕾娜將羅馬執法官的長袍盔甲褪下,只留下了臂甲一同擺出陣勢。
蕾娜的出現像是開關一樣,讓X臉上迅速染上一陣紅潮,好在對方看來完全沒把這點放在心上。她只是對X一副為難的表情感到疑惑和不解,在X的腦袋中,現在這樣絕對比較好。

不對,和蕾娜戰鬥不好。
「那麼,我們就開始了。」
娜塔莎和蕾娜異口同聲說道,X很想直接拒絕,光是蕾娜在場就足以讓她立刻繳械投降,但是在身旁圍觀的人們卻不允許他這麼做,他們都滿臉好奇地等著看這場戰鬥是誰會勝利。
二對一的戰鬥開始了,娜塔莎率先一個飛越往X右方踢去,但是X右手順著將對方的腳踝一撥,娜塔莎的身體就飛離了航道,X閃過左方工來的蕾娜的兩道拳擊並且轉個角度往後退,讓蕾娜擋在娜塔莎身前好暫時停住她的動線。
雖然空隙很多,但是X完全不想對蕾娜出手,就連應付式的輕微攻擊也完全沒對她用過。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為甚麼不反擊啊?」
雖然蕾娜和娜塔莎不斷對X發動攻擊,但是X總是順著娜塔莎的拳頭或踢擊旋過兩人的攻勢。蕾娜暗暗在心裏對這樣的技術嘖嘖稱奇,同時對自己和娜塔莎一對二戰鬥幾十個回合卻還能完全不被擊中,她確定混血營裡絕對沒有第二個人能做到這種事,就連波西和傑生也做不到。
但是X為甚麼遲遲不反擊?難道就看我們倆是女人?

被心情影響,蕾娜的攻擊比之前更添威力,但是多了幾分狂亂。自己和娜塔莎充滿默契地合擊完全不能傷到對方一分一毫。這件事時讓她躁動了起來。
「給我認真攻擊啊!凱伊!」
蕾娜大喊著向著X的臉踢出一腳,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X用手將她踢過來的右腿往上移到自己的額頭的高度,然後腿往對方唯一一個放在地上的左腿一拐,直到背後傳來背部撞擊草和土的聲響蕾娜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被打倒在地。

一旁的娜塔莎一驚,想趁著X剛打倒隊友的空隙連忙一拳往他過去,但是她完全沒有想到對方馬上將自己的手當成單槓抓住,像是體操選手一樣在空中翻了一圈到她的背後,還沒落地就往後背一踢,娜塔莎被一腳往前踢飛在草地上。
她知道如果對方想要的話,一定三兩下就能讓自己和隊友受傷的。
認清了這點之後,娜塔莎一聲輕笑,雖然狼狽但心滿意足的站起身來。
「這樣的話,他也會對你有印象了吧。」
「蛤?蛤啊?!」

X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反應看在旁人眼中是多麼明顯。只聽見蕾娜記得自己的本名心裡就澎湃不已這種事,這種事他完全不懂。
在他的背後,蕾娜心有不甘的在草地上坐起身來,娜塔莎走上前去扶著她站起身子,互相拍拍衣服和臉上沾到的塵土草屑。她完全不敢去想像,當尼克看到自己的姐姐被弄得這番狼狽相會是甚麼感想。
特別召喚(?
@Dracoo6o5Malfoy
訂閱名單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阿轟我來啦~((向沙發飛撲
話說X太厲害啦!(舉姆指比讚

阿轟 @max4413

0
@Enidcyc

因為是得在貧民窟活下去的啊XD所以比其他孩子強很多也是不可避免的OWO(X

話說為甚麼你的暱稱要用是「誰殺死了知更鳥」的詞啊??這樣我都忘記你是誰了耶XDD(欸

二又五分之三十一的END @Enidcyc

0
@max4413
哦~
嘻嘻~我是END,至於為什麼是這個詞是因為我就是知更鳥的終結(END)啊~

阿轟 @max4413

0
@Enidcyc

原來如此阿XD知更鳥是誰呢?
為甚麼要這樣取暱稱呢??好新穎的取名方式ww

GRMS👑巧遠🤿吃了魚腮草燉飯 @ed1113

0
@max4413
是鵝媽媽童謠,金田一用過這個

阿轟 @max4413

0
@ed1113

是鵝媽媽童謠這點我還是知道的ww我是說他的角度的知更鳥會是誰XD
有在金田一裡出現過我倒是不知道

茉莉的八月採購清單阿! @hollyleaf

0
@max4413
沒想到X竟然這麼厲害!、!可以抗過蕾娜和娜塔莎兩人的連攻(抖
這樣會對他的戀情造成正影響還是反效果呢w
另外我也很好奇X為什麼要問塔墨這個問題啊XDDD
黑卡蒂小屋在戰鬥中應該只是輔助性的吧www

天照是我想的那個天照嗎(瞬間激動
炎遁.須佐能乎加具土命——(被揍
是說尼克好像是把蕾娜當成自己的第三個姐姐(?),所以X小心喔www

阿轟 @max4413

0
@hollyleaf

是啊X是非常強的喔!!至於會造成甚麼影響我也不能斷言XD
不不其實黑卡蒂的孩子在戰鬥中是輔助性甚麼的也不能隨便忘做決斷喔。雖然x這次應該只是隨便找人來問XD

沒錯就是那個天照WWW因為艾伊是日裔外加可穿越第四面牆的要素,所以我給她加了熟知日本一些漫畫這樣的特點WW
诶诶是這樣嗎XDD不過對尼克X應該也不用擔心啦WW大概

【芋芒派】連載文完結潛水的娜塔莎xD @Dracoo6o5Malfoy

0
@max4413
我來了!
感覺這篇隱隱約約散發出威尼糖的氣息
(腐女的嗅覺是很敏銳的(說啥
不過雖然尼克在克羅諾斯大戰後體力下降很多
但應該沒有到四具骷髏就睡著的程度吧哈哈
不過沒有關系啦XD能凸顯X的強

阿轟 @max4413

0
@Dracoo6o5Malfoy

我一直很會在互動中埋糖啊ww
然後尼克會只叫出四具骷髏就睡著是因為這個時間點他才剛跟著提姆和弗雷解決第九案的關係,外加在那之前為黑帝斯做的差事(這個番外更新無限期延長中)所以才會累成這樣啦XD

阿轟 @max4413

1
{第九案}
第四章



不用幾分鐘,提姆就開啟了認真辦案模式。
因為這次的委託人所遭遇的事情實在太過離奇了,讓提姆得像往常一樣拿出手機錄下案件說明好給玲做相關搜查。
光從這點,弗雷就能知道這次的事態緊急,他完全無法理解為甚麼如此需要幫助的委託人,在這麼久的時間裡完全沒有尋求過援手。

根據委託人莎莉.布朗的說明,四年前她與當時八歲的女兒卡菈.布朗住在英國曼徹斯特地區。
這位莎莉在喪夫之後從歌手好友艾琳那裡接到了許多匿名填詞的活,再加上穩定的工作,所以雖然工作辛苦,日子還不至於過不下去。
這樣平常的生活安然的過了六年,但是有一天莎莉因為加班而晚回的夜晚,卡菈給了她一張自己畫的圖畫,就自己偷偷出門然後從未回來過。

「為甚麼您這幾年來從沒請求過援助呢?」
提姆打完給玲和埃克托看的說明之後便問道,一旁的弗雷正雙手拿著卡菈在失蹤之前留下的圖畫,小孩子稚氣的塗鴉這次不同於以往給了他一陣難以言喻的酸楚。
「我有請求過的,但是因為完全沒有線索,警察很快就放棄了。」
莎莉說著露出一陣苦笑,雖然表情輕鬆,但是卻讓周圍的氣氛更加悲冷。

「好的,布朗小姐,我們明日馬上會開始展開調查,一定會找出妳女兒的。」
提姆說著微微低頭鞠了個躬,但是莎莉的表情一臉悲哀,一副在聽客套話的模樣。沉默了許久之後才回答。
「我知道了,就拜託你們了。」
聽到這句話,提姆就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又低頭行禮一下,才轉身離開。一旁的弗雷對他突然的動作舉止還沒習慣,在他轉身之後才反應過來。

「怎麼樣?提姆,你這次怎麼這麼感覺格外認真呢?」
追上先走一步的提姆之後,弗雷從他身後問道。讓後者邊走邊嘆了一口氣。
「你想想莎莉的遭遇,她的女兒毫無理由的失蹤了,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深愛的人會消失。現在不調查的話,一輩子都得面對這個找不到答案的問題。」
早知道就別問了。弗雷想道。他沒有想到提姆會抱有這種想法。
「想想妮維安,想像看看吧。這樣你就會明白,盡量減少這樣的不幸,是身為偵探的我最應該做的工作。」
弗雷的心情措手不及的沉重起來。



提姆叫了一輛計程車回到了偵探所,要照老規矩和玲收集資料之後決定從哪個面向開始調查案件。這次是弗雷第一次和埃克托加入旗下的偵探所共事,因此他剛進門的時候還嚇到了一下,引的提姆和玲分別用不可置信和嘲笑的眼神望了他一眼。
「我們接下來要從哪裡調查啊?」
許久沒出過聲的尼克突然問道,弗雷又被他嚇的退後了幾步,他完全忘記了尼克的存在,也難怪後者一副想回國的表情。
「我看過四年前曼徹斯特地區的案件紀錄了,幾乎都是些小案件。販毒和雜貨店搶劫甚麼的。看來可以撇除被捲入案件里的可能。」

玲在說明的時候,埃克托用一副敬重的眼神看著她,但她看起來好像早已習慣了,弗雷覺得如果自己被身段比自己還高的人物那樣看著一定會超不舒服。
「話說回來,你們收集的情報也太少了,居然連委託人的女兒失蹤的具體日期都不知道。」
埃克托埋怨道。他說的沒錯,明明當時莎莉的情緒並沒有糟到哪裡去,但是弗雷和提姆都只是不發一語的聽著,不然就是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就連弗雷也不知道為何當時自己會不冷靜到那個樣子。

「有可能是綁架嗎?」
尼克在這時提出問題,超業餘的問題。
「應該不太可能,如果是綁架,不太可能不要求贖金,更何況都過四年了。」
弗雷趕忙解釋,他覺得如果讓提姆搶先的話遣詞用字一定會超傷人的。
「應該也不太可能是意外,如果是這樣的話。除非沒做過地毯式搜索,不然應該早被警方找到屍體了。」
「欸欸!提姆!」

聽到提姆直接假設卡拉已經過世,弗雷有點受不了的怨道。但是卻被尼克加以制止。
「這種狀況的失蹤案,本來就該假設當事人應該死亡才對。」
雖然尼克的說法才是最正確的,但是弗雷還是無法抱持這種想法,即使機會渺茫也一樣。
「不管怎麼樣,線索真的太少了。」
玲說的沒錯,不知道是為甚麼,這一次提姆與委託人談話卻反常的沒問出多少線索,就算終於特別顧慮委託人的感受,但是這次也太誇張了。

「我們再去問一次吧。」
弗雷說,這讓尼克和玲露出了一點不可置信的表情,天已經黑了一兩個小時,時間都已經晚到讓尼克開始昏昏欲睡了。
「明天再說,今天先告一段落了。」
提姆說,雖然今天並沒有發生甚麼事,不過又是去聽不習慣到不行的演唱會還跟著那歌手接了一個這麼麻煩的委託,此刻就連他也需要休息。
「在不回韓德森太太的公寓的話,我真的會死掉。」
就算不說話,只看尼克的臉也看得出他有多累,他的眼睛都快合起來了。

尼克還可以碰上妮維安一面,光是這點就讓弗雷雷忌妒的想在把他拖去委託人那裡,不過這次還是算了吧。
現在的時間真的太晚了,搞不好委託人也已經睡去了呢。還有她的女兒也是,如果還活著的話。
請一定要活著。弗雷暗自想道。
訂閱名單
@I1113
@Enidcyc
@Percy818
@a0985302647
@noelra
@janet
@Irena_Potter
@loveBJ_1412
@hk123
@u4070262
@hollyleaf
@Frederica
@Hermi0ne_Pc[[/quote]

金妮衛斯理xD @loveBJ_1412

0
@max4413
尼克穿黑色燕尾服讓我好想看呀(欸#
要不要讓他穿穿看白的還是銀的(滾###

同父異母的姐姐應該只有娜塔莎了吧
所以她喬裝的很像娜塔莎嗎
然後歌聲到底多好聽連尼克都能陶醉啊ww
尼克真可憐被拖去辦案了
是說他可以先回去吧@@(不太懂
不過尼克原本專業就不在這吧www
是想如果找到已經嗯嗯嗯然後…(沒事
尼克是因為累了一整天才剛晚上就想睡了吧
不然應該是夜晚是他的活動時間才對wwwww

重點是簽名有要到嗎(重點大誤

阿轟 @max4413

0
@loveBJ_1412

我覺得他還是穿黑色的最好w

是啊她喬裝的很像娜塔莎
他會被留下來辦案是時間點更之前的番外陰錯陽差解決了那個歌手的問題這次才會被拖進去的XD

有要到的WW
不過妳的暱稱改好大啊根本認不出來XD

金妮衛斯理xD @loveBJ_1412

0
@max4413
黑色還是最適合他了哈哈

咦咦我疑似錯過了番外@@
我都先看正文還沒看番外

表示驚喜
嗚嗚好感動阿轟竟然認得出我www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