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生涯短篇系列同人文】平凡,但不平凡

發表於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0
【瑪姬薰絲.妃瑞蘭.黛爾麗】

序章

舔了舔嘴邊的殘留的三杯醬料,瑪姬薰絲.黛爾麗拉緊了身上的風衣。風正狂亂的吹著,她勉強舉起了魔杖。「貓頭鷹巴士。」
從口中吐出的話語幾乎細不可聞。
——拜託啊,巴士快來吧。
過了不知道有多久,巴士終於在她眼中出現。車掌友善的和她打了招呼。「嘿,去哪?」
瑪姬薰絲艱難的揚起手中的四張車票。那兩張薄得可憐的紙在風中搖曳著,彷彿將要被吹破了一般。「倫敦,謝謝。」
車掌往旁邊一站,讓她上了車。渾身打著哆嗦的她閃進了巴士裡,車門隨即關上。她選了一個靠窗的座位坐下,鄰近門口。
「小薰啊,你今天怎麼跑來斯旺西了?我記得你不是通常都在坎梅爾和雪菲爾兩頭跑?」車掌問道。身為貓頭鷹巴士的常客,她倆早就混得很熟了。
「別提了,格麗。」瑪姬薰絲隨性的揮了揮手。「還不是有人邀請我到她家吃三杯兔肉。」
「誰啊?芙莉?」
「嗯。」
格麗「哦」了一聲。「說到這個,兔肉難不成是指復活節兔?」
「正解。」
格麗不由得抖了一下。「你當真不怕被苡絲特發現?」
瑪姬薰絲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說是復活節兔,你還真的信了?拜託啊,這哪有可能。」
不過,她的確挺想把復活節兔給吃了呢。要不是芙莉即時阻止,並採用一般兔肉替代復活節兔,復活節兔子們大概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前陣子,英國巫師界裡開始流行起找復活蛋,找蛋的活動在昨天就結束了,今天的她會到斯旺西去,純粹只是想去找個老朋友敘敘舊罷了。哦,還有順便乞食。
「造物羊把牠們照顧的好好的呢,我就是想吃也吃不到的。別看牠們在庭院裡挺悠閒的,其實你就算砸了一個撕淌三步殺的咒語在牠們身上,牠們也會好好的。」說完,瑪姬薰絲看看了看車窗外的景色,然後感嘆了一聲。「啊,我們離破釜酒吧不遠了呢。」
「時間是過得挺快的。」格麗笑了笑,「再兩條街——哦,到了。」
巴士瞬間煞車,整台車因為反作用力往前盪了一下,瑪姬薰絲扶著欄杆,勉強站了起來。「謝謝你啊,格麗。」
格麗擺了擺手。「哎,別謝我,我拿錢辦事而已。」
車門在顫抖了一下之後打了開來,瑪姬薰絲扶著欄杆,有些腿軟的下了車,回過頭對著逐漸遠去的貓頭鷹巴士大聲喊道:「格麗,改天再見啊!」
回目錄 #2
到瑪姬薰絲.妃瑞蘭.黛爾麗故事線中的下一個系列 #64

GRMS👑正在喝味噌湯的味噌湯🧡 @oh9487

0
@Liau
我、我、我⋯⋯
我可以說⋯⋯面癱的霍爾好萌嗎QWQ想打包帶走可以嗎QWQ(等等#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0
@oh9487
打包帶走?當然不可以,都棄坑了還敢帶走!你對的起他嗎你說!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4

【為了學院盃】第一章


終於開學了。
每天一早起來,瑪姬薰絲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衝到大餐廳吃早餐,順便看學院積分。畢竟學院盃開始了,而且雷文克勞的情況並不是很樂觀。
「學妹早。」一個她始終不記得名字的學姐朝著她打了個招呼。「你昨天有睡嗎?」
「睡了差不多三個小時。」瑪姬薰絲仔細打量著學姐。她臉上搽了少許的粉,但是對於掩蓋住她眼窩下方深深的黑眼圈來說幾乎沒有幫助。
學姐深深的打了個呵欠,她下意識的用手禮貌性的掩住嘴巴。「我一整夜沒睡,都在跑指示點呢。」
她意識朦朧的拉著瑪姬薰絲的手,走到雷文克勞長桌邊坐了下來。瑪姬薰絲好心的替她拿了一碗麥片粥過來。
學姐一隻手撐著頭、一隻手抓著一片吐司,不拘小節的開始吃了起來。
「你看起來像是旁邊獾院那桌的人。」瑪姬薰絲評論道,也許是因為聲量有些大的關係,幾個經過的赫夫帕夫學生向她投來了責怪性的眼神。好吧,這個比喻的確有點帶著刻板印象。這樣對於赫夫帕夫似乎很失禮。
身為舊鷹的學姐好像不怎麼在意,不過她似乎也沒怎麼聽到。她端起麥片粥,用一種毫無吃相可言的豪邁姿勢喝了一大口,接著癱倒在餐桌上。
「欸⋯⋯欸⋯⋯學姐!」瑪姬薰絲伸手搖醒她。
學姐用一隻手撐在桌子上,勉強爬了起來,將頭髮撥到耳後。「哦,抱歉⋯⋯」
她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我昨晚跑指示點太累了,現在一直很想睡。」
「那就去睡唄!」
學姐使勁搖頭。「不行,鷹院落後那麼多分,我得追回來才行。」說罷,她便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嚇得瑪姬薰絲急忙攔住她。
「絕對不可以!學姐,妳自己想想,依妳這狀態,能賺到多少分?妳還不如趕緊回宿舍補眠去,等會再來衝分,效率不是比較高嗎?」瑪姬薰絲半哄半騙的將她勸回長桌上,替學姐抓了瓶牛奶過來。
學姐看了一眼她推過來的牛奶,苦笑著接受了。「謝了。」
她轉開瓶蓋,將瓶口抵到嘴上,仰頭一飲而盡。「小薰,我們目前和蛇院差了多少分?」
瑪姬薰絲看了積分沙漏一眼。她無聲的讀出雷文克勞和史萊哲林的分數,接著決定還是不要那麼狠心。「學姐,我有近視,看不太到。」
「那算了。」學姐站起身,然後再將椅子推回原本的位置。「我看我還是先回去睡覺吧,我現在真的沒辦法貢獻多少分數⋯⋯」
瑪姬薰絲滿臉擔憂的看著她步伐不穩的走向大餐廳入口。說真的,自從霍格華茲將課程改成自由選修、隨時開放制之後,就開始有人沒日沒夜的上起課來了。要是平常,這種人也不會太多,但是只要一碰上大活動———像是學院盃,所有人就開始沒命似的想盡辦法賺學院分。
正當她想的起勁時,已經幾乎要走出大餐廳的學姐卻剎那間回過了頭來。「小薰,別擔心,我睡個一小時回籠覺就過來幫忙衝分!」
接著她又轉過身去,走向左手邊的樓梯,神態活像個醉鬼。
上帝保佑她。

等到她吃完早餐時,已經七點了。瑪姬薰絲快步走到大餐廳入口,往向下通往底層平台的樓梯走去。她熟門熟路的來到一幅畫前,輕碰了一下畫像表面。
她的眼前陷入一片黑,等她的雙眼再次感受到光明時,她已經位在主城堡和通道橋之間的門口了。她繼續往前走,跑過通道橋(幸好沒下著雨,她今天忘了帶傘)在東城堡裡的一幅掛毯前停下腳步,熟練的掀起了它。
瑪姬薰絲眼前的景象再次陷入黑暗之中,等一切恢復過來之後,早已置身於變形學廣場的她立刻往北城堡通道衝了過去,火速奔到符咒學教室門前。
她深呼吸一口氣,走進教室。
符咒學教室裡的人從來沒有這麼多過。瑪姬薰絲連忙找了個位子坐下,卻意外發現身邊圍繞著許多傳說中才出現過的前輩。瑪姬薰絲的眼睛瞪得和銅鈴一般大。
完了,這些前輩幾乎都是其他學院的。鷹院在這次學院盃裡大概沒勝算了。
等等,不行,這麼說實在對不起羅威娜.雷文克勞。瑪姬薰絲毅然決然的收回了關於沒有勝算的那句話。
——她實在太沒有骨氣和上進心了。
調整好情緒後,她從書包裡拿出三本符咒學用書,開始跟著孚立維教授練習咒語手勢。
她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
她的笑容只持續到課堂成績顯現出來的那一刻。
八十九分,離九十分差一分。
她呼出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沒關係,也許下一堂課就能逆轉了。這種事嘛,誰也說不準。

等到所有符咒學的課程結束之後,瑪姬薰絲的精神早已到達崩潰邊緣。她臉色發青的瞪著課堂分數。
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八十九分!又是八十九分!
只要她的課堂成績再多一分,她就能再多拿五分學院積分!孚立維教授就不能行行好嗎?
她以無辜的眼神望向符咒學教授,試著想多拿個一分兩分,對方只向她投來一個同情的眼神。
意思就是恕無法幫忙。
瑪姬薰絲不滿的將課本摔進包包裡,只留下其中一本咒語書。
等情緒平穩後,她第二次確認了自己的體力,接著飛快的往藥草學溫室奔去。
太好了,剛好可以用零體力的狀態練習切割咒和刨切咒。

藥草學溫室裡還是一樣飄散著植物的各種氣味,而迎接眾多學生的依然是笑容可掬的隆巴頓教授。友善的和大家問好後,他絲毫不馬虎的開始了課程。
把玩著手中的咒語書,瑪姬薰絲的腦袋又開始瘋狂的轉起來了。很奇怪,有些咒語在有體力的狀態下,怎麼練習都無法施的精湛,但是只要體力一歸零,在某些咒語項目的課程上拿到高分,就突然變得易如反掌。
瑪姬薰絲一直以來都搞不懂這到底是為什麼。她心不在焉的揮起魔杖。「紛紛綻⋯⋯紛紛綻⋯⋯紛紛綻⋯⋯」
似乎是由於她不太熟練的關係,隆巴頓教授很貼心的走過來指導她。「再往上揮一點點⋯⋯對⋯⋯」
隨著一道瞬間閃過的光芒,隆巴頓教授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你做得挺不錯!比上幾次好多了!」
上幾次她可是勉強才及格的,瑪姬薰絲在心裡吐槽。
隆巴頓教授有些熱切的盯著她看。「你想試著施展刨切咒幾次嗎?我覺得你今天的狀態挺好的。」
於是,在教授的建議下,她施了幾個比平常好上很多的刨切咒,並獲得了十分學院積分。
她匆匆將魔杖插回口袋,掏出了《一千種神奇藥草與蕈類》。在簡單說明過測驗規則後,教授一揮魔杖,其中一個小溫室的門立刻飛速打開。一想到隆巴頓教授說的那句「數得愈快愈好」,瑪姬薰絲便立刻動作迅速的衝進溫室。
迅速數完藥草數量後,她飛奔到教授面前,報出了藥草數目。
隆巴頓教授皺了皺眉頭。「九十九分,黛爾麗小姐。你為你的學院獲得了十五分。」
瑪姬薰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教授,我只有九十九分?」
她吞了口口水。「可⋯⋯可是⋯⋯教授⋯⋯」她的聲音愈變愈小,最後變得幾乎像蚊子叫一樣。「我只要再多拿一分,就能再得五分學院積分⋯⋯教授,您能不能⋯⋯?」
「不能。」
隆巴頓教授露出了愛莫能助的表情。「我們結束這堂課。」
瑪姬薰絲忿忿的咬了咬牙。算了,分數這種東西,本來就得自己掙,求教授心慈手軟一些,並不是多正當的辦法。

到了藥草學課堂的最後,瑪姬薰絲早已氣的渾身發抖。
⋯⋯什麼分數自己掙!什麼正當和不正當的方法!
她一把將課本甩回書包裡。

自從她向隆巴頓教授提了那個過分的要求後,在藥草學接下來的植物課程裡,她的課堂成績一直都只能得到九十九這個分數。
卡九,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沒有之一。
回目錄 #2
到瑪姬薰絲.妃瑞蘭.黛爾麗故事線中的下一個系列 #68

決定浮水/努力挽救活躍度的夜鋙月 @merrylin

1
@Liau
妮雪兒好可愛!
教授們真的常常這樣對待學生⋯
我們只是想多賺些分數啊⋯⋯

芮妮🍁(麻瓜世界遊歷中) @amy954187

1
小鷹們不哭不哭
獾獾這次也跑到快死了(惡狠狠瞪著旁邊的獅子www

久違的學院盃+特殊獎勵的確讓很多老人被抓回來啊
我也是前幾禮拜小回歸,剛好這麼碰巧遇到了,然後就久違的開始很肝的魔生生活XD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2
@merrylin
妮雪兒意外的很萌www
大家衝學院盃當然是想要分數的啊,這個大家都懂對吧😂

@amy954187
獅子表示也很怕被獾追過只好一直衝分XD
我身為一隻鷹對於要不要繼續衝分感到很為難啊,因為感覺要墊底了,但是好像又不甘心(苦笑
衝分真的很爆肝,好像很多人都熬夜⋯⋯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4

【是聖誕節!美好的聖誕節!】第一章

「等一下!」倫敦大雪紛飛的清晨裡,迴盪著瑪姬薰絲.黛爾麗清脆的嗓音。「誒那邊那位,等一下啊!」她一路追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巫跑過一條條街,沿路的民眾紛紛在裹緊了外套大衣的同時,向她投以了困惑的目光。
瑪姬薰絲氣喘吁吁的用手拭去了臉上的幾片雪花,對著前方的路口大喊道:「你停一停啊!我可沒有要謀殺你!」
終於,在她前面走著的小女巫終於不耐煩的回過了頭。她穿著一件霍格華茲用的標準素面長袍,金色的頭髮在冷風中飄揚著,藍色的美眸不耐煩的瞪著瑪姬薰絲。「我又不認識你,你攔著我做什麼?」她的語氣既冷淡又警惕,眼神中盡是防備之意。
「啊那個⋯⋯呃⋯⋯」瑪姬薰絲猶豫了一下,接著笑道:「我這不是怕你走錯路嘛,破釜酒吧在那邊,你一個小女巫,第一次出門,走錯路很正常,不用難為情的。」她用手指向街的另一頭。「破釜酒吧在那裡呢,要我帶你過去嗎?」

小女巫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目光打量著她,尷尬的癟了癟嘴。「嗯⋯⋯那個⋯⋯阿姨,我沒有打算要去破釜酒吧呢。」
「啊?」這下子換瑪姬薰絲震驚了。「你沒有要去破釜酒吧,那你來倫敦幹嘛?逛麻瓜商店?」
小女巫無奈的搖搖頭。「阿姨,你好落後喔。」她指著遠處的一個公園。「看到那裡了嗎?」
「⋯⋯嗯⋯⋯我看到了?」
「那裡是海德公園。」小女巫告訴她,好像這個地名就解釋了所有的問題一樣。「你不過去嗎?」
「過去?」瑪姬薰絲挺疑惑。「我過去⋯⋯過去幹嘛?不就是一個麻瓜公園?」
這下子,小女巫望著她的目光已經不再是防備或是無奈,而是徹徹底底的鄙視。「阿姨,你跟時代脫節了。」她從自己的袋子裡掏出一包東西,拋給了瑪姬薰絲,接著轉身就走,扔下一句話:「去看看迷霧吧,阿姨。」

迷霧?瑪姬薰絲有些不解。然而,她還是掏出了魔杖,連上了迷霧。片刻後,她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尖叫聲:「啊不會吧,我太落後了!」她懊惱的抓了抓頭。「我的天啊,我以為現在還在交換楓葉書籤耶,結果這下子就開始搞聖誕節了?」
她轉身往海德公園跑去。「不行,我絕對不能成為老宅巫!」

*

然而,當瑪姬薰絲就快要跑到了公園大門口時,她瞬間停下了腳步。「等⋯⋯等等。」她喃喃自語,表情逐漸變得無比冷酷。「我居然忘了⋯⋯」

「那個小女巫怎麼可以叫我阿姨!我明明是她學姐!!她一定是故意的!!!」
昨天剛回鍋,一進仙境的反應基本上就是這樣:
啊啊天啊秋祭活動都過了!什麼,聖誕老人也走了?不要啊~~(痛哭
回目錄 #2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0
剛出場就華麗的被主角砍斷魔杖的石內卜釣進來是否搞錯了什麼wwwww(ry
求魔杖居然被麻瓜砍斷的石內卜心理陰影面積(X

然後還有開禮物活動可以玩喔別桑心(つ∀`)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1
@Jessica
嗯基本上你看到的是這個樓原本的主題,後來我算是半棄文了,這個樓是後來被撿回來用的w
結果由於我之前棄的文反響似乎還不錯(?),我現在已經開始認真考慮要不要回頭繼續寫然後把它當成前傳XDDD

其實真正讓我桑心的不是錯過了活動,而是手滑花了鉅款在跳蚤買了隱形斗篷,而且還手滑了兩次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