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11/11更至五十一章

發表於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3
四十九、功成身退
        期末將至,為了替明年的普等巫測做準備,史拉轟教授佈置的魔藥報告提升了不少難度,光靠課本提供的知識是不足以輕鬆完成作業的。莉莉動身前往圖書館的流通櫃檯,想詢問參考書籍的架位,卻發現除了韓莞以外,石內卜也在那裡,並且他手上恰巧就拿著莉莉想借的那本書。

        石內卜一見著莉莉,便彷彿是有讀心術般,一股腦地將書塞進她手裡。

        「書給妳!沒事的話,我、我先走了。」他僵硬地道。同時臉紅成了豬肝色,看上去極為不自然。

        「但這不是你原本要借的書嗎?」

        「我已經看完了,是拿來還的。」

        明明是昨天才出的作業,莉莉還清楚記得,石內卜是如何在課堂上滔滔不絕地向她講述這本書的評價多麼優秀,今天就已經把報告所需的內容都整理完畢了。她還驚訝於石內卜的閱讀速度,他早已轉過身,迅速逃離莉莉的視線範圍。

        「小勒真是貼心呢,連書都幫妳先找好了。」韓莞神態怡然,一手托腮撐在櫃檯,笑中帶著點揶揄地看向莉莉。

        「先把書找好?原來是這樣啊……」她將視線落在手中的書上,若有所思地道。

        「這麼好的男人,該在一起了吧!」

        也不知此話是在開玩笑,還是韓莞真心這麼認為,這讓莉莉的腦海中閃現了幾個回憶片段,她的心不禁沉了一下。

-

        「妳也心知肚明的吧?關於他課餘時間在學習什麼、和哪些人打交道。」

        「我——」聽到此番話語,韓莞剛才的氣焰馬上被削去了一大半。

        「我似乎已經……漸漸地不認識他了。」

-

        「小心一點,莉莉。」瑪麗全身陷入醫療廂房白色的被褥裡,她的臉上映有窗簾飄忽的透明影子。她半睜著眼,虛弱而溫和地說道:「他們說——要清理巫師血統。」

-

        「妳說的這話我就暫時不考慮囉!畢竟我還不清楚小勒對我——對我這個『麻種』究竟有什麼想法。」她以輕鬆的口吻應對,並勉強自己的嘴角扯出微笑,但不用照鏡子她自己也知道,這樣的臉肯定很難看。

        「這點妳不用擔心啦!」

        她抬起頭,對上韓莞那真誠到有些憨厚的笑臉。

        「不用擔心。」韓莞鄭重地再次重申道:「他已經想通了,知道這麼做會對妳造成多大的傷害,所以他遠離了黑魔法,遠離那些人。我作為圖書管理員看到了很多事情,完全可以拍胸脯保證!」

        「是你說服小勒這麼做的吧?真的很謝謝妳,小莞!」

        「啊這……」接收到莉莉熱情的道謝,她忍不住害臊地搔了搔腦袋,「但我覺得更多是因為妳的關係,正因為是莉莉,他才心甘情願如此吧。」

        這話反倒讓莉莉開始有些靦腆了起來,她決定將石內卜拿來的書放上流通櫃檯,以此結束聊天。

        在借閱之前,她注意到有張紙箋像是嫩芽般,夾在書頁之間冒了出來,大概是作為石內卜的書籤,在匆促之間被遺忘的。莉莉一邊笑著心想,看起來總是沉著冷靜的賽佛勒斯也有冒冒失失的一面,一邊取出紙箋,打算有機會再還給他,卻發現紙條上面竟留有一段簡短的訊息。

        致莉莉:明天晚上八點,黑湖畔的山毛櫸下不見不散。 SS

-

        好似挑戰書一般的便箋被莉莉捏著舉在胸前,在離開城堡不久後,果然便在月色相伴的山毛櫸旁看見了石內卜。他頻繁地來回踱步,口中振振有詞不知在叨唸著什麼,當他發現比約定時間還提早十分鐘到來的莉莉,驚得僵直在原地,還得靠莉莉自己上前打招呼。

        「你約我出來有什麼事嗎?而且還以這種隱秘的方式。」她揮了揮手中的紙條。見石內卜一副手忙腳亂的樣子,莉莉忍不住輕笑了幾聲。

        「也沒、沒什麼特別的,就是覺得今天的夜空很特別。」

        假裝自己的話語沒有前後矛盾的問題,石內卜將手揹在背後,若無其事地向上看去。要不是經他這麼一提醒,埋首於報告中的莉莉不會發現,今晚下弦月的上方兩側分別被別緻地點綴了木星和金星,使其看起來像是張渾然天成,令人莞爾的笑臉。

        「我們邊走邊聊吧?」

        石內卜向莉莉伸手,發出邀請,她也欣然答應,兩人肩並肩走在晚風涼爽的湖畔。

        莉莉悄悄看向石內卜的側臉,她感覺到今晚的石內卜有微妙的不同,怎麼說呢,似乎頭髮變得更清爽了,絲絲分明地落在肩上,儀容也像是特別整理過,他的襯衫上乾淨得竟不見一絲摺痕。不只是石內卜的外表,兩人之間的氣氛也略顯微妙,雖說是邊走邊聊,但他們沒有一個人開口,想說些什麼卻又什麼都沒說,就像是深夜的大地般沉默無語,這反倒讓青蛙合唱團悠揚的歌聲,清晰地縈繞在莉莉耳畔。

        「我的心像大釜一樣滾燙
        你如福來福喜把我照亮
        催狂魔也無法奪走心中的太陽
        因為我的護法是你的形狀」
他們這麼唱著。

        「我之前從來沒有聽過這首,還真是浪漫的歌。」莉莉評價道。

        「哼,我也覺得。」石內卜斜眼瞄往青蛙合唱團的方向,嘴角因憤怒而微微抽搐。爛歌詞,他心想。

        合唱團的歌聲距離他們越來越遠,恍惚之間,他們似乎遠離一切塵囂,來到了另一個不屬於霍格華茲的世界。令莉莉意想不到的是,不知不覺間他們竟走到了一片薰衣草花田中,在黑夜之下,這些黯淡的藍紫色小點不是特別顯眼,它們觸碰莉莉的衣擺,被怡人的清香圍繞著,氣氛如夢似幻。

        她驚訝地問:「這裡什麼時候有薰衣草田的?真美!」

        「更美的還在後頭呢。」

        隨著他大手一揮,莉莉抬起頭看見了魁地奇球場,其上方的夜空中划過一道又一道向下墜落,一閃即逝的流星。她睜大祖母綠色的雙眼,驚嘆於經過精妙的計算後,才得以此時此刻出現在眼前的美景。

        「這是你在天文學算出來的結果嗎?難怪你要約在這時候!」她恍然大悟地對石內卜說道。

        「也不盡然……」他心虛地轉向一旁,「既然都看到流星雨了,妳不妨許個願吧。」

        她隱隱露出狡黠的笑容,「你什麼時候也相信這種東西了?」

        「總之!閉上眼睛許願就對了!」

        莉莉雙手合十,帶上竊笑闔起眼。再次睜眼時,石內卜依舊在她的左手邊,他仰著削瘦的側臉,注視那些持續滑落的流星。莉莉發現在她閉眼的時候,原本腳邊的薰衣草竟成了一株株幾乎跟她齊高的向日葵,她和石內卜都陷入了一片黃澄澄的花海之中。

        「妳許了什麼願呢?」他問。

        她迅速地將視線從向日葵之上移開,「一個有關於時間的願望,你知道的。」

        「我的願望和妳的很像,一直都被存放在心的深處,但我想這是個妳早已經知道的秘密。」他朝莉莉伸出拳頭,最後向上攤開手掌,一朵黃色的小花在掌中緩緩舒展開來,「『妳是個女巫,莉莉。』那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時的場景,但是在那之前,我的心中可能早已……往後的日子裡,妳所說的話語、和妳相處的回憶,都成為了我的寶藏。」他頓了一下,又顫抖著開口,「妳願意和我一起看盡花開花落,讓時間在我們之間流動嗎?」

        那朵稚嫩的,不起眼的小花在魔法的催化下,已長成了絢爛奪目的向日葵。他取下花朵,順著耳根,將其安插在莉莉的紅髮上,她不自覺屏住了呼吸。當石內卜掌心的溫度離開,她對上了石內卜熱切的眼神,竟開始雙頰發燙。

-

        「因為,我喜歡的人是妳啊……」在某個朔風陣陣的夜晚,他如此支支吾吾地道,為了掩蓋自己的侷促,隨後他又吐出了幾句顧左右而言他的話語。

-

        「關於答覆,我想悄悄告訴你,因為這是花和流星都不能知道的秘密。」莉莉更靠近了石內卜一步,她仰起頭面對著他,「只是小勒你現在長得太高了,方便蹲低一點讓我和你說嗎?」

        「當、當然,這是我的榮幸!」

         他微微俯身,讓自己朝莉莉的方向前傾了些。在向日葵的掩蓋之間,莉莉湊近他的耳畔,最後卻是在他的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剎那間所有的向日葵又開始變幻,成了滿地的鮮紅色玫瑰,施法的速度之快,讓一些玫瑰花瓣來不及跟上高度的變換,仍飛揚在空中,兩人就這麼籠罩於月光下。柔軟的唇、拂過臉頰的髮絲,這一刻,他們彷彿陷入了某種永恆之中,卻又因一切都太過於美好而變得轉瞬即逝。

         幾乎是同一時間,合唱團的歌聲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近乎爆發性的歡呼聲。

        石內卜仍沉浸在震驚以及某種輕飄飄的情緒裡,是莉莉拉開彼此的距離,頭一個回到現實,「青蛙合唱團發生什麼事了嗎?」

        有那麼一瞬間,石內卜是以充滿怨念的方式瞪著合唱團的方向,「可能是他們這學期的社課全部結束了,所以很開心吧。時候也不早了,我送妳回去。」

        「那你今天的願望……」莉莉轉而和石內卜並肩,她微微抬起頭,對石內卜露出無害得令人感到狡猾的笑容,「得到想要的回答了嗎?」

         他別過頭,那早已紅透的臉頰,好似感覺到莉莉的唇還依附在其上。

-

        正式交往後的第一天早上,石內卜和莉莉刻意選了一個冷門時段前往餐廳,目的是為了避開人群,好讓他們兩個死對頭學院的人能大方坐在一起享用早餐。

         他們才剛開始用膳,便察覺到一些異樣。在餐廳的人少是少,但赫夫帕夫那邊卻異常熱鬧,歡笑聲、觥籌交錯不絕於耳。

        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舉杯穿梭於人群之間,石內卜決定暫時放下餐具,「我去那邊看看情況。」

-

        「謝謝、謝謝大家的幫忙,如果沒有你們,就不會有這麼感人的告白場面,是你們拯救了世界!史書上都應該鐫刻著你們每一位的名字!」韓莞舉起盛滿南瓜汁的杯子,像是逐桌敬酒,不斷鞠躬向眾人表以深深的謝意。

        「拯救世界什麼的太誇張了!朋友的朋友還是朋友,有事情一定要幫到底的啊!」身為赫夫帕夫魁地奇球隊隊長的艾麗絲豪氣地擺了擺手,「再說讓球員們一手舉著發光的魔杖,模仿流星不斷來回向下俯衝,也能很好的提升敏捷和平衡,倒不失為一個訓練的好方法。」

        昨天被操到累成狗的魁地奇球員,威廉.克拉克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我們負責花草的也能趁機多加練習植物生長咒,如果能看見我們昨天晚上的成果,芽菜教授一定也會倍感欣慰吧。」艾微點點頭,緊接著補充道。

        「能和妳一起用歌聲傳遞感情,幫助有情人終成眷屬,我也很高興!這件事賦予了我們的歌聲很大的意義!」蘿絲雙手合十,眼神下意識地看向列文,後者回以她靦腆而熱烈的一笑。

        「大家能玩得開心就太好了。」韓莞像個老頭般欣慰地點頭嘆息,「我先前去拜託家庭小精靈為我們特別準備豐盛的飯菜,大家辛苦了,請盡情享用吧!」

        「耶——」

        眾小獾的歡呼聲響徹了整個大餐廳,海鮮燉飯、披薩、威靈頓牛排、南瓜奶油濃湯……他們興奮地看著對於早餐時段來說顯然太過於澎湃的餐點,眼神中無不閃爍著光芒。

        隨著此起彼落的刀叉碰撞聲響起,幾聲開場用的輕咳傳來,韓莞回頭,是石內卜,他們助攻小分隊的任務目標之一。

        「我是想來表達,謝謝妳……和妳鬧騰的同學們。」他微微瞇起眼睛,態度矜持,不自然地道著謝,「……效果意外地還不錯。」

        聽完這番話後,韓莞不計形象地露齒而笑,「真的很棒對吧!我可是為你量身打造用花語表達心意的場景喔,你很常這麼做對吧?喔對了對了,你喜歡那首我幫你和莉莉寫的歌嗎?」

        「棒透了,就像是分組作業中只會喊加油的那個同學一樣有用。」而且這群負責唱怪歌的傢伙還在關鍵時刻大吼大叫,差點沒把石內卜氣死,「——妳那是什麼表情?」

        「看你這麼抗拒,我就知道你覺得歌詞很符合你的心境。」她稍微收斂起了嘲諷值滿點的姨母笑,「說實在的我很替你感到高興,尤其是你對莉莉不變的愛,以及能為她做出改變這點。要不是你長著一張石內卜的臉,我也要心動了。」

        「……信不信我把妳做成魔藥?」

        「呃……相信。」

        ……

        兩人同時抖了一下肩膀,極具默契地掩面噗嗤一笑。

        「好啦。」韓莞換上志得意滿的臉,向石內卜伸出一隻拳頭,「我說過我會助攻,撮合你和莉莉,沒有食言吧!現在我們的合作圓滿結束了,不如來做個收尾象徵一下?」

        石內卜冷笑了一聲,一掃他以往滿是陰霾的表情,「花招還真多。」

        事到如今,她衷心希望石內卜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不要活在贖罪之中,並非從一位有彌賽亞情結的穿越者的立場出發,單單只是——一位他的朋友。

        韓莞回想起兩年多前的那天,兩人達成共識,互相建立起關係的場景,振翅而飛的蝙蝠、背對月光的石內卜。只是這次回應她的不是遲來的掌心溫度,而是指節之間堅定而有力的碰撞。

        「你會幸福的。」



灑花✧◝(⁰▿⁰)◜✧
下個目標是……? #403

以下雜談
今天!8/25是忘年的祝福開樓四周年紀念喔喔喔喔喔🎉
小知識:2018年時開文樓的當下,就是確切韓莞穿越的時間喔!(奇怪的設定
雖然四周年看起來不是很吉利的數字,但很具有紀念價值,因為石莉成功官宣啦!!!XD(經過了我四年的拖磨XD)然後同時也是(我自訂的)忘年的祝福第二部份結束~
沒錯~我自己偷偷把整篇文分三部曲XD,第一部是開始到韓莞正式說她要助攻石莉,也就是第二十二章,第二部是第二十三章到上面的石莉官宣,第三部就是之後到結局啦XD
希望大家看得還開心,畢竟作者母胎單身,不太確定大家脫單時都發生了什麼事,雖然感覺還可以再加強,但目前可能已經是我的極限了XD
補充薰衣草的花語是等待愛情、向日葵的花語是沉默的愛,紅玫瑰是熱戀。大概是一個這樣的思路XD

雜談中的雜談
最近研究了一下MBTI,得出的結論是韓莞是INFJヾ(・ω・*)ノ有點理想主義的傢伙~
其他原著角色就沒辦法那麼精準判斷類型了,自己在寫石內卜的方向是INTJ,莉莉是ENFP,不知道有沒有符合大家認為的他們的個性XD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哦哦哦哦哦全程嘴角失守🤣
阿時你這樣寫還不拆官配嗎?!還是我應該相信那個?是真的?呢(我在說啥😂
&恭喜官宣!小獾獾們鈔機可愛💖💖💖
以及,其實也是可以不用偷偷👀👀
接下來期待換小莞脫單(手機自動跳脫掉耶👀👀👀
小汀小汀請駕臨?🤣

p.s.關於年份,我開始寫文的年份是我已經確定寫完的完結番外最後的年份~然而文章還停留在1993......😂😂😂😂😂(超級無所謂的情報🤣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jadeite
哈哈哈哈哈哈那個?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是吐槽用的?(到底
只能說石莉是過程,因為我才寫一半而已,好累啊(倒
接下來換小莞,主角請加油 哈哈哈哈哈哈

年份那個1993還行啦,我還在1974XD
ohhhhh原來月光結束會到2021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但是我覺得小石改掉彆扭後完全甩了某詹十條街了耶@@
完全看不出詹莉的可能除非某人死……(被封口((我說了啥?
感覺這兩人競爭莉莉青睞的關鍵就是比誰最先成長成功追到人@@

哈哈會是1-7年級+番外篇交代後續,現在連一半都沒有(趴((完全同意阿時真的好累

以及,原來小莞是狼作家,小石是章魚燒……喔不是是科學家,然後莉莉是海豚記者嗎👀💖?

求小汀分類💖💖

真把毒觸手纏到爆角怪身上當聖誕樹xD @jen0111

1
@gm40448101
經過了一晚...我全部追完了嗎?四年的劇情我追完了嗎?追完了嗎!(瘋了
每一篇文章和每一張圖都超可愛的!超喜歡!
然後很抱歉刷了一張排的通知因為我想把所有的文章獎過一遍啊@@結果送到三十章就沒點數了XDD
已經訂閱了!等我回來刷通知!(並不是

弗洛 @goldenrainbow

1
@gm40448101哈囉阿時好久不見(揮手)
恭喜四週年&石莉官宣!
小石的告白有(不符合他風格的?)浪漫耶,超讚
文末雜談看得好開心XD 可以許願之後看到更多雜談嗎XDDD
話說回來能堅持四年真的很不容易,辛苦了!接下來也加油~
(原來忘年有這麼多小彩蛋XD

雪兒/Pdas @mimi0907

2
@gm40448101
喔喔喔!在一起了耶!
看這篇的時候基本上是超興奮、一直笑、很瘋的狀態
然後小獾們慶祝那一段也很可愛、好笑
原來韓莞在這裡也有談戀愛
那就期待之後的故事啦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6
@jadeite
會讓讀者這樣想是作者的鍋,看來我幫詹莉留的後路太小條了,我檢討一下ಥ_ಥ
沒錯他們的本質都是幼稚的小男生哈哈哈!石看起來佔上風韓莞在後面用踹的強迫他成長XD

六爻加油!還好我寫一半了XD(?
不過是我寫得太慢了,如果照六爻的速度的話我現在就寫完了哭啊

哈哈哈這個形象好可愛,是哪邊的形象啊~
小汀經過我縝密的分析,跟韓莞一樣也是INFJ🤓,雖然他們的個性看起來滿不一樣的XD
汀比較是更符合INFJ的,莞有點偏ENFP去了(好像在講繞口令

@jen0111
是的!你追完了!!!!到最新了!!
謝謝你的稱讚,我好開心呀(搖
嗚嗚嗚謝謝你,看通知已經感受到你的心意了XDDDD
好耶!等你再來踏踏XD

@goldenrainbow
嗨嗨弗洛!!(揮揮
因為石的背後有一個獾院策劃團隊哇哈哈哈XD 功勞送給這群好心人士XD
真的嗎那我以後就狂寫雜談囉?寫雜談比寫正文還要開心啊XD
謝謝弗洛,我繼續努力qwq
那弗洛以後比較有空的時候,也~~~嗯嗯!等你喔(瘋狂暗示(?

@mimi0907
寫了好久,終於~~~XD恭喜他們!
看你看得高興我也很高興(≧▽≦)
吃慶功宴的時候比成功撮合石莉還開心(咦
哈哈哈雖然一直叫韓莞要加油一點,但其實她在本篇裡不會有戀愛戲份🤧(好慘的主角
主要是因為她認識一堆比她小七歲的人,她下不了手XD?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耶~雜談💖我都愛💖💖
用踹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形象……找了一張表給阿時💖
https://i0.wp.com/service.crm945.com/wp-content/uploads/2015/06/b269666ae9e4fbe4939017cad53a9d9d1.gif
以及,好像還有霍格華茲版
https://www.hpfl.net/forum/thread/36706
雖然他們的個性看起來滿不一樣的XD
的確,其實我也覺得這分類略粗略~(但還是比分院只分4院詳......((被封口

&想偷偷問阿時覺得自己是哪一型、我是哪一型👀💖

p.s.其實我一開始只想寫一篇一年內完成的中篇啊,那時候還滿心以為自己寫不了長篇……結果現在一年過了文章還不到一半(阿勒?((歪頭

疾疾,『珞妖』現身! @immortal

1
@gm40448101
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我就知道那些歌聲、歌詞、花通通都是韓莞找人來幫忙助攻弄的XD
感覺很棒啊~我喜歡這一章!
不過詹姆要氣死了哈哈哈
期待第三部分:)
對了,恭喜四週年!
祝阿蒔能在吉利的數字完成這部小說ww

計算機 @josephine42

1
@gm40448101
我終於把落後的進度看完了,第四十九篇重複看了好幾次,就為了確認我看到了什麼!我沒看錯,我好開心啊✧*。٩(ˊᗜˋ*)و✧*。

「拯救世界什麼的太誇張了!朋友的朋友還是朋友,有事情一定要幫到底的啊!」
真不誇張,小獾們!你們拯救了世界!!

沒想到真的會出現石莉!!
臉頰那一吻讓人好心動呀!只是親吻臉頰也能讓讀者小鹿亂撞(〃∀〃)看得好開心
好喜歡這樣純純的少年少女的互動
只是小勒你現在長得太高了,方便蹲低一點讓我和你說嗎?
突然發現莉莉也很會啊!要小石蹲低一點太犯規啦!(〃∀〃)

薰衣草向日葵和玫瑰的安排很具巧思,劇情配合花語,妥妥呈現了小石暗戀莉莉的過程!

 兩人同時抖了一下肩膀,極具默契地掩面噗嗤一笑。
可愛可愛的韓菀和小石,這個畫面好溫馨。
很喜歡最後韓菀提到她是以一位朋友的立場去幫助石內卜,
這不是單是為了拯救他人或是可憐他人,而是因為韓菀就是小石的朋友才出手相助的,這是友誼之手啊!(被揍

看到頗具默契的『指節之間堅定而有力的碰撞』,我必須再次表白阿時描寫韓菀和小石的友誼,好喜歡喔(捧臉
 「你會幸福的。」
喜歡這一篇的結尾
簡短有力,但是充滿了祝福
希望這個故事的大家都能有個好結局,最後都能幸福⁽⁽◟(∗ ˊωˋ ∗)◞ ⁾⁾
(雖說在這裡許願了,但是阿時還是要按照自己的安排去寫吧


好奇阿時之後會怎麼讓情節走向官配?我期待修羅場
小石會不會因為最後變成詹莉而黑化了,世界又要毀滅一次了嗎(不要亂說話
看到雜談的部分,又看到阿時提到:接下來換小莞,主角請加油<---這是代表我能期待下韓菀的戀情嗎(好吧,往後翻留言我知道我誤會了
戀愛也不是最重要的,我很喜歡阿時描寫關於友誼的部分
順便提一下我很在意的神神秘秘的賽巴斯汀......他會在第三部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Ф∇Ф

另外我還想知道第三部如何解答關於小菀在這個世界吃東西的問題,先寫在這裡以免我忘記關注,阿時不用在意

好想趕快看到第三部~(ᗒᗨᗕ)/
也恭喜阿時的文進入四週年啦~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jadeite
哈哈哈畢竟mbti感覺比較像感知偏好功能的分類,同一個類型個性也會有差異,人格類型也不可能只有16種(或是4種XD)
(不過在原本的時間韓莞的個性真的有比較像賽巴斯汀一點,只是在哈利波特世界她玩脫了XD

我自己是INFJ(咦怎麼又是INFJ
我本人大概比較像莞汀加起來除以二吧XDDD
沒有實際見過面可能不太準確XD 不過就以網路上的互動來看我猜是INFP
不準不要打我qq

六爻加油啊!!!!
我也以為自己二、三年能寫完,然而……(小聲

@immortal
終於來到一個里程碑!!我在寫的時候被自己感動到qq(啥
在氣氛營造方面韓莞也是下了不少苦工XD
謝謝珞妖喜歡(。・ω・。)ノ♡
詹姆你小子再加把勁吧哼哼XD
吉利的數字嗎 那我來個6週年……算了8年好了,目標不要定太高😬

@josephine42
嗨嗨計算機!
我終於!寫出一篇大大的石莉了啊啊啊啊啊啊!(握拳
我寫到後面才突然意識到,好像我筆下的莉莉才是情場高手啊XDDD
不經意間的撩人真的是(*´ω`*)
薰衣草向日葵和玫瑰的安排很具巧思,劇情配合花語,妥妥呈現了小石暗戀莉莉的過程!
韓莞會感謝你了解他的苦心XD
我個人也好喜歡他們友誼的小拳拳!(?
耶~謝謝計算機的鼓勵(≧▽≦)
努力經營友誼的部分,希望能把這部分寫好XDDD
我也會朝幸福結局的方向努力的!雖然最後可能會帶有一點點遺憾但希望大家看完之後是愉快的心情XD

修羅場好耶!(等等
石內卜黑化好像有點合理,我應該認真把這個情節考慮進去(?
主要小莞再有CP的話東西真的太多了,我怕我寫不完XDDDD
不過小莞的CP拿來在番外篇的時候玩好像還不錯(看向小汀瘋狂暗示(?
另外我還想知道第三部如何解答關於小菀在這個世界吃東西的問題,先寫在這裡以免我忘記關注,阿時不用在意
啊…這提醒我要記得回收伏筆
未來的我辛苦了,要好好解釋喔ಡ ͜ ʖ ಡ
謝謝計算機 我會繼續加油的!!!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5
五十、穿越者的退休生活
        韓莞從未如此放鬆過,這個夏天她幾乎是一面搖晃著破釜酒吧的南瓜汁,一面翹腳悠哉地看風景,像個上流社會人士般度過。

        她實現了一個偉大的目標,幾乎已經抵達了對穿越者而言的終極問題,以至於她同時感受到強烈的滿足和空虛在心中。不知道穿越會不會有盡頭,接下來又該設定什麼樣的目標去努力才好呢?她還沒有想好,不過假如穿越是一種職業,從現在就此享受退休生活似乎是個不賴的選擇。

        「我還真沒見過像妳這樣游手好閒的房客,來這裡住的成年人忙著談生意,學生呢多少還是會讀一點書,或跟朋友出去玩。」房內的全身鏡突然開口抱怨。鏡中映出的韓莞以一種六親不認的姿勢癱倒在沙發上。

        「你只是一面鏡子,哪懂啊?」

        她跨在沙發背上的那隻腳滑落,看上去更懶散了幾分。

        一想到石內卜和莉莉竟真像她所希望的那樣成為一對佳偶,她的嘴角便忍不住揚起微笑(雖然從鏡子的視角來看,她這樣子沒來由地傻笑很嚇人)。從此以後她只要專心地嗑那兩人撒出來的狗糧,再也不需要為石內卜瞎操碎了心,這樣輕鬆愜意的未來真是太讓人期待了!

        但——說實話,那面鏡子是對的。學生該讀書,更該跟朋友出去玩。

        她雙腳一蹬,整個人瞬間離開了沙發椅。

        癱軟糜爛的生活雖然很誘人,然而還是留到明天吧!她已經跟賽巴斯汀約好了,要一起去斜角巷採買開學用品的呢。

-

        整理好儀容,韓莞帶上了提袋和隨開學通知單附上的採買清單,一打開破釜酒吧的後門,便看見的在此等候的賽巴斯汀。

       
        他倚靠著紅磚牆站在陰影處,看上去一如往常的蒼白。他笑盈盈地看向韓莞,用眼神邀請她一同前往,就在他習慣性的拉起兜帽以踏入陽光之時,韓莞伸手阻止了他,並亮出事先藏在背後的陽傘。

        「夏天還戴那個太熱了啦。」韓莞率性地將陽傘扣在肩上,看起來對於自己的細心十分得意,「我和酒吧老闆借了傘,待會一起撐吧!」

        「真不好意思,明明是我約的,卻還讓妳準備這些。」

        「沒事沒事,我自己也想防曬。」

        她順勢在兩人間撐起深藍色的大傘,卻發現在賽巴斯汀那側的傘面破了洞,顯然是老闆誤將店內的垃圾桶當成傘桶,從那裡拿愛心傘給她了,她只好原地尷尬地將有破洞的傘面轉向自己。

        然而一隻溫柔的手從她那裡接過了傘柄,「讓我來吧。」賽巴斯汀說。

        「賽巴斯汀同學……」

        「畢竟我比較高。」

        韓莞仰面看向莫約十五歲,卻比她高出一個頭的賽巴斯汀。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很服從現實地把撐傘這個工作交了出去。

-

        「普等巫測?!」韓莞差點沒把嘴邊開心果口味的冰淇淋噴出來。

         這下換瑞莉不知所措了,「上學期教授不是一直在講叫我們要及早準備嗎?這是很重要的大事欸!」

        「而且這次教授推薦的課外讀物,很多都是為了普等巫測而準備的。」賽巴斯汀接著補充。

        韓莞低頭扶下巴沉思,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但上學期末她完全沉浸於石莉的朗報之中,其他雜事都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他們是在華麗與巫痕書店裡,正好分別碰到也來斜角巷購買開學用品的瑞莉和蘿絲的。當正事都辦完之後,眾人便約在伏林.伏德秋冰淇淋店,解放一下因長時間逛街而發脹的雙腳,也交換交換暑假期間彼此的近況。伏德秋老闆人很好,見到他們這群剛花掉不少錢的窮學生,每人各加碼再送了一球冰淇淋,於是便有了現在——赫夫帕夫宿舍加賽巴斯汀——這個神奇的組合坐在一起談天說地的景象。

        「那妳有想過未來要從事什麼職業嗎?」坐在對面的蘿絲身體前傾湊了過來,認真地給出建議,「鎖定某個職業的話就不用每科都準備了,比較輕鬆。」

        職業……嗎?

        在同學的督促下,韓莞不得不認真直面自己的未來,但要問具體想如何規劃,她完全不清楚。她知道魔法世界將會迎來怎麼樣的走向,誰的結局兇多吉少,誰會勝利誰會苟延殘喘地活著,但自己的未來,卻是一片模糊。對於這樣的不確定性,她開始感到恐慌,本來面對未知,有如此的本能反應是正常的,但在穿越者全知的光環下,恐懼被逐漸放大。

        她不知道穿越的終點在哪,不知道哪個時空才是真正的歸宿,自然也不會知道屬於自己的夢想究竟該是什麼。

         「我以後想成為藥草學專家。」也許是見韓莞遲遲沒有回答,蘿絲拋磚引玉,先說出了自己的目標,「像紐特.斯卡曼德大師那樣的存在,只不過有所建樹的領域是在藥草學,所以在黑魔法防禦及其他選修課程裡面,我就不用那麼拚命的唸書。」

        「我想要開像伏林.伏德秋這樣的冰淇淋店,每天都能請好朋友吃冰淇淋,自己也可以吃到飽!」相較於普遍遠大的抱負,瑞莉大聲說出頗具個人特色的目標,令在場的人都不禁笑出了聲。

         恍惚之間,韓莞的腦海中浮現在另一個時空她高中畢業時的情景。學校發下日式繪馬,要同學寫上自己的夢想,以用於畢業典禮的裝飾。周遭的同學七嘴八舌地討論彼此的未來,她提筆寫下了「環遊世界的導遊」,而這也是她選擇畢業後即遊學英國學習語言的原因之一。

        導遊,那是項麻瓜職業,現在的她是不是暫時留在魔法世界,才是最合理的預想呢?但是……她真的能夠忘懷自己原本的生活嗎?

        「很有可能我留學結束就會回到自己的故鄉了,我不是很確定普等巫測的成績適不適用於那邊的求職,所以——」這句本來是韓莞想要停止思考未來志向的推託之詞,一說出來卻讓其他人沉默了,因為他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好同學有可能在畢業那天,便會開始生活在地球的另一端。

        「還不確定也沒關係。」彷彿是察覺到韓莞的心思般,賽巴斯汀慢悠悠地開口,「距離畢業其實還有快三年的時間呢,關於未來可以慢慢考慮,走一步算一步。」

        「沒錯!」韓莞拍了一個響掌,「畢竟未來總是建立於過去之上,我們還年輕——呃我是說你們比較年輕——做好當下的事就是對未來最好的安排了。」

        她趁著冰淇淋還沒融化之前,一口送進嘴裡,享受轉瞬即逝的甜蜜的滋味。

-

         「對了,還沒問過你未來想要從事什麼職業呢,說出來也許我可以參考參考一下?」韓莞揚起頭對賽巴斯汀問道。她有半張臉暴露在穿過雨傘破洞的陽光下。

        回程依然是由賽巴斯汀幫忙打傘。他轉而看向前方,思索了一陣,「老實說我還沒跟其他人提過這件事,若是不考慮其他因素,我想當除憶師。」


        威爾森一路拔腿狂奔,即使就要喘不過氣,即使腳被突起的紅磚道路絆倒,讓他在地上滾了好幾圈,筆挺的西裝多有破損,他依然趕忙爬起,不管不顧地繼續奔跑。

        跑了好一段路,期間他時不時回頭張望,臉上的表情堆滿恐懼與絕望,好似在躲避什麼妖怪。終於,他來到一條幽暗的小巷,他的後方空無一人,看來成功把追捕他的妖怪給甩掉了。

        他長吁一口氣,終於緩了過來,於是他轉而向前,卻看見——前方一道黑色的剪影緩緩朝他走來。皮鞋鞋跟堅硬的叩擊聲像是死神正在敲門,迴盪在整條巷子中,距離越近,那人的輪廓越發清晰;黑色的大斗篷下,是張異常蒼白的臉,在他這個年紀罕見的純白色頭髮微微蓋住了灰色的眼眸,以及精緻的五官,卻蓋不住蘊含其中的森冷氣息。最令人在意的是他右手拿著的那隻細長木棍,明明只是隻木棍,此時此刻在威爾森的眼裡竟如長槍般鋒利而致命。

        威爾森嚇得跌坐在地上,視線一刻也不敢從這名男子身上移開,在這種情況下他仍手腳並用地後退,試圖做垂死掙扎,「怪、怪物!你們到底想怎樣?不、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他意識到的時候,木棍的尖端已經抵在他的太陽穴上。如鬼魅般蒼白的男子,面無表情由上而下俯視著他,好像給予別人致命一擊是他的日常工作那樣。

        「抱歉,」他用冷淡而帶有審判意味的語氣開口,「你知道的太多了。」

        他的聲音如同船槳在冥河激起的陣陣漣漪,清澈,同時也黑得深不見底。威爾森知道,他已經來到了盡頭。

        木棍尖端爆出的藍光,瞬間淹沒了整條巷子。


        韓莞試圖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可憐的威爾森先生(只存在於想像中的人),「感覺挺帥的。而且你符咒用得那麼得心應手,是很適合你的工作呢!」

        「然而我的身體狀況不允許我在戶外隨意走動,其實能有個可以待在室內的工作我就滿足了。」他垂著眼簾,深藍色大傘的陰影籠罩在身上,使他的側臉更顯得晦暗不明,「人的未來,也不是自己能夠擅自作主的……」

         「啊這……但還有三年的時間能思考不是嗎?我相信賽巴斯汀一定可以找到身體能負荷,又符合自己興趣的工作的!」

        忽然間,他停下腳步,韓莞不明所以地也跟著停了,一抬頭就對上賽巴斯汀原本帶著漠然,現在卻被逐漸展開的真摯笑容所覆蓋的臉。

        「妳說得對,未來還沒定案呢,我依然有時間可以尋找對自己最好的方向。」

        見他轉而變得積極,韓莞點點頭,給予他肯定的眼神。

        於是他們一路談天,多是聊到關於未來的暢想,或是該如何才能在五年級的符咒課剛好取得及格的成績等等。這樣的時光直至連結斜角巷和破釜酒吧的那面紅磚牆,就矗立在他們面前。

         「那就在這邊告別吧!雖然還有三年的相處時間,但想到畢業後就很難再見面,還是會有點寂寞呢。」賽巴斯汀的聲音十分輕柔。

        韓莞對上他灰色的眼眸,眸中模糊地映出韓莞的輪廓。她欲言又止地說道:「其實——我畢業後不一定會回到家鄉,也有可能一直留在這裡,永遠地。確切來說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去哪。」

        「為什麼?」

        「因為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看著賽巴斯汀,韓莞下意識覺得好像什麼事都能向他傾訴,她差點脫口而出的話,硬生生被一群走得風風火火,剛從對面來到斜角巷準備購物的巫師女巫給打斷了。賽巴斯汀即時把差點摔倒的韓莞從人群中拉出,兩人退到一旁的牆邊暫且避難,等待人聲鼎沸逐漸遠去。

        幾經思量冷靜下來後,韓莞認為坦白身份確實不妥,便搶先開口,轉換話題,「謝謝你送我到這裡,我們開學後見。」

        「嗯,再見。」賽巴斯汀也沒多做追問,他的臉上依舊是恬淡的微笑。

        韓莞接過來自破釜酒吧的愛心傘,向賽巴斯汀道了別。待她消失在那賭分隔巫師與麻瓜世界的老磚牆之中,賽巴斯汀拉起黑色兜帽,掩蓋住自己白如紙的臉龐。

        他望著陽光下熙來攘往的巫師,那些因為期待入學而興奮不已的孩子顯得特別亮眼,對於校園生活一片憧憬的話語縈繞在他耳邊。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他的視線早已落在了自己的左手臂上。

        人生還有可能改變嗎?假若……他被烙上了那樣的印記。



聽說石莉之間的關係有超重大的突破→ #409
雜談
最近的生活感悟是貓咪好賤好可愛(完全無關
這章就是不能去找石莉當電燈泡所以很無聊的暑期韓莞XD

弗洛 @goldenrainbow

3
@gm40448101
原本打算照常的潛水看文,但是在看到最後一個部分時愣住了
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他的視線早已落在了自己的左手臂上。

        人生還有可能改變嗎?假若……他被烙上了那樣的印記。
……等等😵不會吧!?不會吧?!那個小汀?!(很熟嗎
不知道是不是跟我想得一樣(但左手臂已經變成了一個關鍵字,像看題目時用來判斷答案的那種XD)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但這讓我決定立馬浮水打下我的震撼( ゚д゚)(找不到足以表達我的震撼的符號(浮誇

阿時的文一如往常地有著滿滿歡樂又溫馨的感覺,備考的我每看一次就被治癒一次ε-(´∀`; )
中間志向那邊有些感觸,雖然我不是穿越者也不全知(笑)但能像蘿絲和瑞莉有自己的目標真的好好啊☺️不太確定是不是文章原意,但就算處在混沌的世界中也保有前行的方向,依然讓人感到羨慕不已呢…

最後 想像了一下看著石莉的小菀

然後這是看著汀莞(/石莉)互動的我
(誤XDDD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咦怎麼又是🤣🤣🤣🤣🤣
聽說小說主角通常都會具有作者的某些特質所以應該正常?
其實不會不準因為這個測驗本身(至少對我而言)本來就有準也有不準🤣
看到後面,第一反應是:喔小菀!你下個目標在這裡!(☞゚∀゚)☞
的我是不是不太正常⟵(o_O)
&其實吧,對小菀而言,只要認真哈啦、會寫報告
穿越回去時就夠用了吧?
#生活中的語言才是真語言 #能用全英語寫報告超厲害
進一步分析,如果志向是當導遊,能真實體驗過去的年代超讚耶
#小菀小菀盡量玩,現在的遊歷都是將來的導遊梗!

最後來不負責任的預測一下
最後小汀很可能和小菀一起穿越回去
畢竟目前看起來小汀的原生家庭很可能……-->沒有牽掛剛剛好可以讓小菀打包回家
新爆出來的資訊也預示著將來他在巫師界的艱難
但是跟小菀走的話被看到頂多就是被說一句 你還真是哈迷耶
嗯,嗑丁烷天時地利人和?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