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4/13更至67章

發表於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4
@goldenrainbow
左手臂🤧 真的已經是一個敏感關鍵詞了XD
我每次看到左手臂都會有倒彈的衝動XDDD
作者硬要給他亂插身份,希望小汀可以堅強qq

弗洛考試加油哇!
世界太大又太亂了,她們都不是會被史書紀錄名字的小人物,但都認真在過活,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真的很棒

弗洛的圖也太優秀了吧!!!!我要笑死XDDD

@jadeite
哈哈老實說韓莞真的是我寫過最接近本人的角色XD(這樣想內心吐槽對白時比較方便XD
我大概長得像小莞加小汀除以二(๑´•.̫ • `๑)
不過mbti比較像是人格描述,不太像心理測驗,可以拿來研究角色思考邏輯還滿好玩的XD

又有目標了!不怕無聊囉(指向小汀
真的小莞的英文有被一直刁XD 她在校成績不好有一部分是因為她英文報告寫得很爛哈哈哈,不過有慢慢改善了XD
這裡獲得的經驗確實超好用
韓莞:這裡就是以前鳳凰會的總部
麻瓜遊客:在哪裡我看不見?_? (誤

打包帶回家太讚了😎
是說我好喜歡丁烷喔!!!!聽起來就很炸(??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哈哈哈哈哈你懂我XD(炸!
的確,任何測驗拿來分析角色都超有趣,還可以拿來埋梗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測驗在我身上總是不準👀?
嗯,也不能說完全不準,就是……都需要再延伸一下,然後加上但書😂
指向小汀XD
被刁感覺過於真實有被AOE到😂
看不見那裡是國王新衣的概念嗎🤣🤣🤣

p.s.我寫達安娜剛好相反,每次都要提醒自己達安娜和自己不一樣😂不然一不小心就ooc自己文女兒啦😂😂😂
但是和自己個性不一樣就意味著角色對話難度up😂
可是把自己的個性拿來寫就感覺自己好像在……過不了心裡那關
而且還有文章結構問題……
(嗯,超糾結的文手🤣)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jadeite
這種不準也有可能是因為六爻的個性功能都是均衡發展的,所以比較不容易測出來,這也是好事~XD

看不見是麻瓜通常看不見布萊克宅的樣子XD
要模擬不同個性的人講話真的是不容易呢🤧
我用類似自己個性的主角,主要是因為這篇文有一些對於穿越這件事,我個人思考過後得出來的感想X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7
注意!本篇有其他衍生作品角色亂入且ooc 
番外二、特快車上
        她的頭從左手手臂上滑落,韓莞猛然驚醒,發現自己正坐在霍格華茲特快車上一間空蕩盪的包廂中。她注意到由於剛才的大動作,自己放在身旁的手提包翻落,裡面裝著的麻瓜研究學教科書以及她的教學用具傾灑了出來,她聳聳肩儘速將這些東西塞回包包裡。

        門外傳來一陣禮貌性的敲門聲,還沒等韓莞作出回應,包廂的拉門被緩緩推開,一個紅髮男孩悄悄探出頭。

        「請問……我能坐在這間包廂嗎?」他用稚氣,卻帶著沙啞的嗓音問道。

        「當然可以。」韓莞以她最友善的語氣開口,目光緊隨著將車門完全拉開,好奮力提著厚重行李進入包廂的男孩,「你是一年級新生嗎?」

        「是的!」在好不容易將行李推到層架上後,他說。

        隨後他下意識地整理那如拖把般掛在頭上的及肩紅髮,不過有一撮頭髮總是不聽話地捲起,垂掛在他眼前。韓莞大致可以用邋遢來形容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緊皺的眉頭、微駝的身形,他這樣的氣質總給韓莞一種似曾相識之感。

        他看上去有些緊張,導致一陣手忙腳亂,在安頓行李的期間,有幾個魔藥空瓶咕嚕嚕地從他口袋滾了出來。韓莞彎腰幫忙拾起交還給他,另一方面也對男孩在魔法方面的造詣感到好奇。

        「真是不好意思!」他接過水晶瓶,急匆匆地將它們塞回褲子口袋,「我想要坐在靠近月台這側的車廂,好向我的父母道別。不過其他包廂都滿員了所以……希望我沒太造成妳的困擾。」

        「當然沒有。我叫韓莞,你呢?」

        韓莞朝他伸出右手,他連忙把手在褲子上胡亂抹了一通,感覺有擦拭乾淨後隨即回握,大力搖晃了幾下。

        「丹尼爾.石內卜。請多關照。」

        鳴笛聲迴盪在整個車站,伴隨而來的是陣陣模糊的白煙,列車預告般地發出幾聲軋吱,聽起來像是即將開始運動前所做的暖身操。

        韓莞所見過離奇的事可多著呢,但她隱約有一種預感,也許她對於「離奇」定義的上限會不斷刷新,「呃……恕我冒昧地問一句,你該不會剛好認識賽佛勒斯.石內卜吧?」

        他滿懷驕傲地大力點頭,「他就是我爸!雖然平時稍微……可怕了點,但他可是全巫師界公認最厲害的魔藥大師!」

        丹尼爾沒注意到韓莞逐漸呆滯的手,在寒暄過後,他徑直開啟發出喀喀碰撞聲的車窗,將半截身子撐出車外,大力的向外揮手。

        「爸、媽,我出發了!」為了不被這輛大鐵皮車所發出的轟然巨響蓋過,他扯著喉嚨大聲喊道。

        「丹尼,記得要多吃飯,不要太晚睡覺喔!」一道清亮的女聲隱隱傳入車廂。

        更大的震驚感襲捲韓莞全身,她機械性地扭頭並走到窗前,壓著窗框越過丹尼爾的紅髮向外望。在如傳送帶般開始緩緩倒退的月台上,來送別的人群其中站著一對夫婦,男的頭髮烏黑油亮,身著如蝙蝠般黑暗又寬大的外袍,上面釦子的數量多得令人印象深刻;女的則是有著醒目的紅色長髮及祖母綠色眼睛,長相十分姣好,讓人想像不到她已經是個十一歲小孩的媽了,剛才向丹尼爾叮嚀的正是她。

        見到此景,韓莞的嘴沒有更開只有最開。

        「那、那那那那是莉莉和石內卜?!」

        總覺得他們在一起才是沒多久以前的事,怎麼一下就來個高速全壘打了!結了婚也不告訴我,我都還沒去吃他們的喜酒耶,小孩就直接長到十一歲了,這也太快了吧!!!

        只不過韓莞的話語似乎被周遭的嘈雜給淹沒了,丹尼爾完全沒聽見這聲撼動五臟六腑的叫喊,只是向遠方的母親揮手答應她的囑咐。

        「你也向丹尼說些什麼吧。」莉莉用手肘頂了一下石內卜。

        石內卜扳著臉,不急不徐地開口,「史萊哲林是最好的學院,你一定要給我去史——」

        「嘿!」莉莉毫不掩飾地翻了一個大白眼,「別聽你爸的!你去哪一個學院都會很棒的——」

        莉莉的聲音逐漸被火車拋在腦後,遺留在了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即使已拉開一段距離,丹尼爾仍舊朝著後方大力揮手。儘管丹尼爾飛揚的紅棕色捲髮遮擋住部份視線,也阻止不了韓莞目瞪口呆地持續看向和他目光所及一樣的地方。

        這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錯過了什麼?進展也太快了吧——!!!

-

        突然一陣顛簸,韓莞的頭重重磕了一下,霎那間她清醒了過來,茫然地看向四周。窗外的景色正快速掠過,車廂還是和夢中同樣的車廂,只是裡面坐著的人已經和剛才不一樣了,是熟悉得令人安心的存在。

        坐在身旁的瑞莉湊了過來,「妳還好吧?是不是做惡夢了?」

        「妳剛才重複說著也『太快了吧』之類的話,看起來睡得不是很安穩。」

        韓莞聞言抬起頭,賽巴斯汀就坐在她的對面,他已經替換好深藍色內襯的校服,正一臉擔憂地看著她。

        「感覺……確實好像做了某種程度的惡夢,不過具體夢到了什麼,我有點記不清了。」

        正當韓莞還捲起眉頭,用虎口抵著下巴沉思時,包廂門被緩緩拉開,令她驚訝的是,來者竟是蘿絲,韓莞還以為她仍跟列文處在兩人世界中。蘿絲將半個身子探進包廂,在場其他的人無不將視線投射到她胸前別著的,上面印有P圖樣的閃亮徽章。

        「妳是級長!恭喜!」瑞莉搶先開口,指著蘿絲的新徽章,「妳在我們買書的那天怎麼沒說?」

        蘿絲尷尬地呵呵笑了幾聲,「我從來沒想過會當上級長,一時之間太震驚了,連自己都無法相信,所以就沒和大家說了。」

        「那我們的男級長是誰啊?該不會是列文?」韓莞犀利地問道。

        蘿絲因為感到彆扭而下意識捲著自己頭髮的手指突然停下,懸在半空中,「妳怎麼知道?」

        「不就是江湖上都流傳著那個級長的淺規則嗎?」韓莞故意擺出和瑞莉交頭接耳的模樣,好似討人厭的大嬸在交流什麼八卦,「就是能當上學院級長的,彼此之間大都是男女朋友。」

        「對啊對啊,而且連學生會主席都是如此喔!」瑞莉跟著搭腔。

        蘿絲的臉倏地漲紅,「咳嗯,妳們知道,我現在是有權對亂說話的同院生扣分的。總之,我來確認一下你們的衣服是不是換好了,沒問題的話東西收一收,霍格華茲快到了!」

        交代完事情後,她便快步離開,繼續往下個車廂執行任務,留下韓莞和瑞莉彼此心照不宣,交換了個「她真可愛」的眼神。

        隨著特快車鳴笛聲再次響起,包廂內的三人不約而同打開車窗,將一顆顆頭探出車外。列車穿梭在彎蜒的針葉林小徑上,風景和鐵軌不斷流逝,坐落在雲霧之中的霍格華茲城堡越發清晰。風迎面而來,灌進韓莞的巫師袍,不停發出啪搭啪搭的聲響。她有預感,這將會是最令人期待的一個學年。
韓莞的計畫在順利進行著⋯⋯? #417

基本上番外篇就是韓莞荒謬的夢大合集,所以如果有什麼想看的怪梗可以許願,說不定有機會出現在番外XDD
說到丹尼爾,就是來自魔法覺醒的角色啦!

實際名字是丹尼爾佩傑,但我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以為他是石內卜和莉莉的小孩,所以才有了今天這篇番外
-
&好像難得小汀連續出場,所以今天來說一說角色創作的故事XD
最初有賽巴斯汀是因為感覺韓莞、石內卜、莉莉三位主要角色分別在三個不同的學院,所以雷文克勞應該也要有一個固定班底,這樣比較營養均衡,於是賽巴斯汀就這麼誕生了,湊數的意味很濃厚

當初是想創造一個跟石內卜相反又互相對應的男性角色,從顏色上來看是石內卜黑色的,所以來個相反色,賽巴斯汀的白化症就是這麼來的XD(好隨便啊),而賽巴斯汀這個名字和賽佛勒斯齊頭又對仗,可以說他們兩個加在一起就是一個太極圖案呢(並不
姓氏的瑞伊斯就更隨便了,是從霍格華茲之謎電腦生成的同學的名字隨便挑一個出來用的
總之這個出生理由很簡單的角色,似乎到故事後面有越來越重要的趨勢,這是作者萬萬沒有想到的XD

不畏妖禦 @immortal

2
@gm40448101
等等,所以賽巴斯汀他是要被烙印還是已經烙印上去了?
劇情瞬間急轉直下啊!
我難過QAQ
本來以為可以稍微吃點石莉糖的TAT
對了,我記得之前阿蒔跟我說因為小莞看他們都像看弟妹,所以大概就只是伏線不會明寫他們的後續
……但既然現在賽巴斯汀的戲份變重要了,那他跟小莞有機會組cp嗎?(嗑糖嗑上頭,貪心的都想要(X
話說小莞要思考的確實很多呢
不過有的事又不由她決定(能不能回去、學歷能不能用之類的)
只能期待後續看阿蒔怎麼安排啦!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原來如此還有這種思考角度(≧▽≦)
&原來小汀是這麼來的(☉。☉)!
最喜歡這種幕後了摸多摸多(づ ̄ ³ ̄)づ
那個咦小汀好可愛讓我想到顏藝役安妮亞🤣🤣
然後……點梗嗎……來個萬聖節?(想起小魚主辦的活動XD)欸?太近?那、那鬼月梗?(到底是為什麼一直在這種題材上打轉🤣)
偷偷說其實我在亂灌靈感池時就已經寫好了達安娜的夢,但是因為不想影響參加活動的文手發揮+沒時間po所以大概要等過年才能貼了(過、過年放萬聖節文?總覺得會被巴😂
話說回來關於小汀……
@immortal
其實我是那種只要結局好,中間虐有時候反而會覺得很帶感的讀者(變態?
不過不過我相信阿蒔一定可以把虐文寫成暖刀子的💪(啥?

不畏妖禦 @immortal

1
@jadeite
我其實也算跟你同類啦 (?),不過中間虐的時候還是會心疼主角們
所以嗑到那種HE但中間有虐的文之後,都要去找本全糖或搞笑的看看緩一下
確實,阿蒔在營造溫暖、溫馨氣氛這部分做得還不錯,目前還沒怎麼看到虐的地方
而且他的圖都好可愛!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0
@immortal 真的!可可愛愛有圖萬歲👀💖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immortal
還沒有印記,但以後必須的😈
小汀:不要阿QQ
石莉糖在下一章~~⊂(・▽・⊂)(突然預告XD

在正篇中只會有隱隱約約好像有又好像沒有的汀莞XD
萬一小汀真的向小莞告白的話,小莞大概率會答應0_< 然而應該是不會有這個萬一XD
但!是!如果許願的話,番外篇可能什麼都有😎

感謝珞妖喜歡文章的氣氛(人*´∀`)
致力於營造一個可可愛愛的霍格華茲哈哈哈
後面應該會有點小沉重,但應該不至於到虐……嗎(希望,大概

@jadeite
小汀表示 這種出生方式覺得沒有在尊重ರ_ರ
哈哈哈畫的當下沒有想太多,畫完之後發現整個變成安妮亞的形狀XD 顏藝太深植人心了XD
六爻現在是鬼怪題材大師哈哈哈XD 鬼月梗是什麼~求詳細
不過依我寫文的速度可能真的鬼月才有辦法寫出來XD
期待過年萬聖文(??XD
暖刀子我會加油的!我也喜歡暖刀子ᕦ(ò_óˇ)ᕤ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那我要許願小汀向小菀(含羞?)表白結果直接被打包帶走的番外💖💖💖
沒在尊重🤣🤣🤣🤣🤣
還好啦我文樓柯拉的哥哥直接因為萬聖節出來(?)送柯拉南瓜燈籠就命名Jack了嘿嘿
深入人心XD
原來我是鬼怪題材大師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實就是喜歡懸疑故事最好是魔鬼藏在細節裡最後結局揭曉能讓人起雞皮疙瘩的那種嘿嘿
鬼月梗就是萬聖節來不及了就找下一個說鬼故事的季節的概念(??XD
耶!過年萬聖文ᕦ(ò_óˇ)ᕤ
暖刀霍霍……(???XDD

不畏妖禦 @immortal

1
@gm40448101
耶~下章有糖吃(要蛀牙了XD
話說原來小莞其實被小汀告白的話是會答應的嗎?!
我要準備之後努力從字裡行間扣糖了!(開始奢望正文有機會讓他們在一起)
我可以許願小莞被告白,一臉驚訝,然後細思過往相處細節時臉突然爆紅、冒蒸氣,最後答應發糖給我吃嗎?
虐我覺得沒關係,重點要給他們HE,有HE我就可以接受
套句在某本小說後記看到的話:辛苦的孩子值得給個HE!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6
五十一、改變
        時值秋高氣爽,黑湖畔山毛櫸樹下的背陽處,石內卜和莉莉二人依偎著坐在那。這是個安靜的地方,遠處同學的嬉鬧聲到了他們的耳邊都已成模糊一片。微風把他們腿上厚重的魔法史教科書輕輕吹起一角。

        和莉莉不同,石內卜沒有在看書,他在看莉莉。

        他看著莉莉的纖纖素手指著課本上的文字,劃過一行又一行,校袍醒目的紅色內裡隨著她的動作而時隱時現。石內卜總覺得在交往前他們的相處模式就是如此了,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變化;他們在一起看書、談天、吃飯,一如往常地,好吧,只是也許在交往後,這樣的相處更頻繁了些。是他們之間的關係毫無進步,抑或者在更之前,他們就已是交往中男女的模樣?他看著莉莉長而纖細的睫毛,隱隱透出和她頭髮一樣美麗的暗紅色,看著莉莉柔軟的唇時而開闔,一陣無名的空虛感始終在他心底的最深處徘徊。也許……他還想要更多……別的東西。

        「——小勒!你有在聽嗎?」

        莉莉猛然湊近的臉佔據石內卜的視線,他驚得臉一紅,上身下意識向後傾了好幾分。

        「啊?什、什麼?我……」他結結巴巴地道,又連忙將滑到草皮上的課本拾起,重新放回腿上。

        「真是的,神遊到哪裡去了?」莉莉收回前傾的身體,一屁股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再度坐好,「請聽題,請說出造成妖精叛亂的其中兩個原因。」

        「巫師拒絕妖精使用魔杖,以及巫師企圖佔據古靈閣。」他流暢地答道,「該妳了。」他瞄了一眼課本,「國際保密法是在西元幾年時生效的?」

        是的,他騙不了自己,即使他已和莉莉確定了戀人關係,他心中的空虛仍無時無刻不朝著自己吶喊。在莉莉完全地進入他的生活後,馬上,他心中有另一塊地方也跟著空掉了,就好像不能同時存在似的。這絕對不是莉莉的錯,只嘆如此可悲,他的心似乎永遠抵達不了充盈的那天。

        石內卜不自覺緊抓著衣領底下的襯衫。

        「能和小勒一起複習魔法史真好。」莉莉突然沒來由地感嘆。石內卜的注意力被拉回現實,他墨黑色的眼睛和莉莉對上視線,「你所描述的魔法史總是比丙斯教授有趣多了,這個感覺讓我想起我們剛認識,你同我在科克沃斯講的魔法世界故事那時。」

        他有意無意地輕咳了幾聲,「如果妳覺得還行的話,我們可以像這樣多約出來幾次。」

        「當然好!」

        石內卜點了點頭,看起來很鎮定的樣子,實際上他的身體已經飄忽到要不是腿上有厚的要命的魔法史課本壓著,他早就上天了!

-

        同一時間……

        「這真的是史上最扯的事!」天狼星咬牙切齒道。他一顆頭探出走廊,朝向往黑湖的通道,彷彿是看到了什麼髒東西,旋即扭頭轉身回到走廊內。他雙手環胸,身體重重地靠到牆上,表情義憤填膺地環視其餘劫盜組成員。

        「上學期末就有聽到傳言,沒想到竟然是真的……」路平的語調聽起來十分幽然。他站在一個陽光照不到的地方注視著一切,瞳孔中隱約映出莉莉和石內卜的身影。

        「莉莉究竟是什麼時候把腦袋撞傻了?我一定要讓她清醒過來,好好看清楚到底是鼻涕卜還是我們家鹿角比較優秀!我們走吧,鹿角!……詹姆?詹姆.波特——」

        「啊、啊?」一連被喚了好幾聲,後詹姆似乎這才回過神來,神情有些呆滯地望向天狼星,「喔!你說的對,走走走!」

        路平善意地提醒道,「呃……他們人是在黑湖那邊,你走錯方向了。」

        「他的精神狀況還真令人擔心是不?」天狼星悄聲對路平咬耳朵,隨後直起身子,向眾人吆喝,「我們這就去揭穿鼻涕卜,讓他露出邪惡的真面目!蟲尾,你也跟上!」

        「且慢!」

        眾人猛一轉頭,欲擋住他們去路的人正是韓莞。只見她雙手插腰,腳與肩同寬,穩妥地站在往黑湖的通道口上。亂風吹起她的鬢角與衣袍,強烈的陽光在她背後閃耀,落下一道人形陰影在劫盜組面前,這讓韓莞看上去異常神聖,「要打擾他們小倆口,先過我這關!」

        忽然兩三個跟此事毫無相關的鷹院學生走到她跟前,「不好意思,可以借過一下嗎?」

        「……呃,當然!抱歉抱歉。」

        她剛才的氣勢全都轉為窘迫,低聲下氣地退到一旁,先讓他們通過,之後她又馬上雙手插腰,再度回到路霸姿勢。而劫盜四人也是很講武德,他們只是站在原地,無言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連串莫名其妙事件,而沒有趁亂直接溜走。

        詹姆露出了覺得有點麻煩的表情,「梅林的襪子!這傢伙怎麼在這裡?」

        「我剛剛已經說過了。」彼得.佩迪魯蹙起眉,理直氣壯地道,「我有在地圖上看到她在這裡徘徊,你們都沒有人要聽我說——」

        其他幾人聽聞此話後一驚,連忙摀住他的嘴,但來不及了,韓莞早以驚人的「敏銳」捕捉到了這句話的關鍵詞。

         「地圖?」她挑起眉毛,「什麼地圖?」

        「他不是在說地圖本身,他是想表達從葛來分多塔這種高處俯瞰,整個城堡看上去就像是小地圖的模樣。他這人平時講話就是詞不達意的,妳不要太在意。」詹姆站出來擋在彼得和韓莞之間,其餘二人則低聲告誡彼得,不可在外人面前談論地圖的事。

        韓莞的語氣聽上去對於詹姆剛才辯解的內容毫不關心,「喔,這樣啊,那你們所說的地圖該不會是這一張吧?」不知何時,她的手上憑空多出了一張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全白的羊皮紙。

        詹姆的眼睛瞪得老大,其他人也是。他趕忙掀開自己的袍子,往裡面的口袋一瞧,他當初放著劫盜地圖的地方現今果真空空如也,「妳是什麼時候……?!」

        「這還真是你們口中的『地圖』啊?不過……」她刻意攤開羊皮紙,在陽光底下看了又看,「我看上面也沒什麼特別的東西,就只是張舊了一點的普通羊皮紙呢。」

        「啊對對對!這就只是張羊皮紙罷了,我還要拿他來寫魔藥學論文呢,妳就大發慈悲,把紙還給我吧!」

        「哎不行。」她揮開了詹姆要伸過來的手,「你看這紙的邊緣多有磨損,一定是我剛才在拿的時候不小心弄皺的。身為好同學,我肯定要換一張全新的羊皮紙給你吧。」

        「不——!」四人齊聲大喊。隨後他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反應過於激烈了,不合時宜,在一陣面面相覷後收斂了幾分。

         「喔?如果他只是張普通的羊皮紙,會需要你們這般寶貝嗎?」

         「不不,妳誤會啦!我們是捨不得像妳這樣美麗的小姐使用又舊又髒的羊皮紙,一點都配不上妳的氣質;還是把紙交給我們吧!」天狼星轉了過來,對韓莞微微欠身,使出他最擅長的顏值加甜言蜜語雙重攻擊,不過韓莞依舊不為所動!

        「要拿回這張紙很簡單,只要你們答應不去騷擾石內卜和莉莉就行了。」

        「這不可能!」這下天狼星也忍不住了,要不是路平把他架住,他差點就要直接和韓莞對著幹了,「妳們女生的眼光怎麼一個個都那麼糟啊?那種陰暗到快發霉的個性有什麼好的?妳是不知道,鼻涕卜私底下骯髒的那一面!」

         「你是指黑魔法嗎?呵,嘖、嘖、嘖。」她的食指以欠打的從容速度連搖了好幾下,並以一種天神面對螻蟻般,憐憫而又帶點鄙視,居高臨下地遙望著他們,「石內卜他早就不碰那些了,他已經金盆洗手了喔。」

        金盆洗手???早就不碰了???

         種種難以理解的詞語快速飛掠過劫盜組的腦袋中,使他們一個個面露震驚,甚至可以說是驚恐的表情。

        「怎麼可能?那個鼻涕卜……」彼得無意間呢喃出來的心裡話,道盡了大家的心聲。

        見到此景,韓莞得意地揚起頭,活像是個在炫耀孩子成績的母親,「正是因為他能夠改變自己的缺點,莉莉才答應和他交往的。哪像你,就是在說你!莉莉一直覺得你故意把頭髮弄亂,以為自己很帥的心態簡直蠢得不能再蠢!」她一手指向詹姆,後者下意識撥弄著頭髮的手倏地停下來,「還有就算石內卜人品再怎麼爛,你們也不能總當著人家的面羞辱她的朋友。莉莉已經是個成熟的女生了,你還老是用幼稚的方式吸引她注意,難怪追人家不成功。」

        語畢,韓莞以勝者的姿態竊笑了幾聲,沒想到詹姆不但沒有惱怒,反而豁然開朗地「喔」了一聲,韓莞才突然暗自驚覺不妙,她幹嘛要給競爭對手建議啊!

        「莉莉比較好成熟男性那口嗎?原來如此……嘿月影!」突然被詹姆點到名的路平怔了一下,「你覺得我從現在開始留點鬍子怎麼樣?」他指了指自己那些才剛冒出頭,甚是稀疏且不顯眼的鬍渣。

        「……我想問題不在這裡。」

        路平才剛吐槽完,天狼星便湊了過來,一隻手肘搭在他的肩上,「你看鹿角終於又找到努力的方向了,咱們就先順著他吧。」

        「成熟的大人……好像都會喝酒……」詹姆還在一旁想像著成熟男性應有的模樣。

        「我知道蜂蜜公爵好像有在賣酒心巧克力,雖然現在說有點早,不如聖誕節就送這個給莉莉當禮物吧。」

        「好主意,獸足!對了……」他轉頭看向韓莞,笑嘻嘻地對她伸出一隻手,「羊皮紙都借妳摸那麼久了,該還給我了吧?」

        她將紙張藏於背後,警戒性地退了一步,「在你們答應我事情之前,我是不會還的!」

        「這不可能!我們不會眼睜睜看著莉莉被鼻涕卜那種傢伙奪走!這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他的三位好同學大力點頭附議,詹姆則是輕鬆愜意地掏出魔杖,「可別逼我啊,我一般是不打女生的。劫盜地圖,速速——」

        韓莞突然吃驚地高聲喊道,「咦!莉莉妳怎麼來了?」

        「——莉莉?」詹姆又下意識地撥弄起自己的頭髮。

        「去去武器走!」韓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釋放出咒語。電光石火間,詹姆的魔杖掉落在地,滾到她跟前,她趕忙抄起魔杖拔腿就跑,期間還不忘回頭朝他們喊道,「抱歉,為了世界和平,我也是不會讓步的!還有恭喜路平當上級長——」

        「什麼鬼世界和平?抓住她——」

-

        嘈雜聲逐漸遠去,無論是石內卜或莉莉都沒有注意到這場短暫發生在校園一隅的喧鬧;他們並肩倚在山毛櫸下,睡著了。金風颯颯一片微微泛橘的樹葉掠過他們勻稱的呼吸,落在兩人輕輕交疊的手掌前。

        他們的關係看似什麼都沒變,卻在某個不經意間,悄悄發生了化學變化。



拍手歡迎新同學正式加入→ #424
每個寧靜的背後都有一場壯烈的犧牲(-∀-)
今天如果看民國年的話,日期就有超多1的X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jadeite
@immortal
兩位的許願收到了喔!以後會找時間把番外生出來XD
然後HE真的qq 好多HP裡的角色也值得HE的qq

不畏妖禦 @immortal

1
@gm40448101
耶~期待番外!
這章好甜~圖也好可愛!
石內卜現在得到了,開始忍不住想更靠近了www
不過他應該不會那麼快就進一步?應該還只會停留在牽手?
不曉得甚麼時候會接吻、見家長w
話說小莞讓路那段好好笑XDD
氣勢都消失啦XDD
不過詹姆抓重點的能力真的有待加強,完全搞錯努力方向哈哈
四人組在追女孩方面怎麼感覺都好蠢XD
路平好像是裡面稍微好一點的(?

ps說到HE,我自己也有寫哈利波特同人文(未公開),有一點想問阿蒔,如果是你,會想讓已經過完整套小說人生的哈利重新轉生到甚麼樣的世界呢?和原世界平行的完全沒有佛地魔肆虐的世界?和原世界平行但佛地魔提早被幹掉、父母尚存的世界?其他世界但大家都轉生、親朋好友保留記憶一起努力達成HE的世界?
個人是想讓人生通關後的哈利可以輕鬆一點,所以想給他一個輕鬆的(?)下一世
阿蒔會有甚麼想法呢?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哈哈哈哈哈超多1
感覺已經知道為什麼最後石莉(或者應該說是莉石?)的隱患是什麼了
好的感情應該是互相成就,但是現在石內卜卻是為了感情壓抑自己的野心
如果石內卜無法找出既能與莉莉相容,又能自我實現的道路,在這個風雨欲來的時代還是會BE
每個寧靜的背後都有一場壯烈的犧牲(-∀-)
為什麼明明阿時的表情這麼可愛我卻讀到了刀呢😂
然後抓重點奇才詹姆www
感覺他就是那種閱讀測驗會奇妙的全部選錯選項的人艸
@immortal
讓路真的超好笑,好想知道阿時是怎麼想到的該不會是?經驗者(被**)
路平好像是裡面稍微好一點的因為路平根本不追女生(等等,4不4好像有什麼不對
p.s.其實我覺得人生通關後哈利的人生基本上就輕鬆了有沒有轉世好像也還好?
但是如果要我回答這個問題……到一個沒有佛(戰)地(爭)魔、有爸媽的平行世界彌補一下童年缺憾感覺挺好的?例如成為平行世界的自己的雙胞胎兄弟,然後和自己個性相像但又被劫盜組寵得……的兄弟鬥智鬥法之類的?
話說珞妖有沒有考慮一下發表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