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4/13更至67章

發表於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0
@immortal
對,目前就還是牽牽小手的程度,不過他們兩個暗地裡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也是有可能的啦ಠ∀ಠ
第一次追妹子還不是很有經驗哈哈
路平可能因為它是旁觀者清(?XD 雖然應該也是喜歡莉莉,但還是讓給詹姆追了qq

哇珞妖的同人!想看!!
最近同人文區好像有點死寂,需要新的活力哈哈哈
我自己(完全是個人偏好)比較喜歡最後面的大家都轉生保留記憶(*´ω`*)
到一個新的世界的話,對同人作者的發揮空間會比較大XD
如果我是有大戰記憶的哈利穿越到一個和平的世界,雖然可以跟每個人過著開心的生活,但會感覺自己跟這個世界有一丟丟抽離,因為有些事情好像只有自己知道而已(? 咦這樣做展開好像也不錯XD
不過重點還是珞妖能寫得最開心的劇情就是最好的劇情了~XD

@jadeite
嗯嗯六爻說對了XD
現在的石內卜要放棄一部分的自己,才能繼續和莉莉在一起,但這樣老實說也不是很健康,尤其他的野心是會傷害到莉莉的
可能他們兩個是彼此相愛的,卻並不適合在一起
說不定詹姆是在自己喜歡的女孩面前會自動降智的那一種XDD
我看他咒語學的也挺好,功課應該還不錯,卻在七年級的時候才追到莉莉XD

是說讓路我要澄清,沒有完全沒有這回事(撇清XD
誰會沒事這樣站在門口啊XDDD(還是真的有?😬

不畏妖禦 @immortal

1
@jadeite
我的想法是,因為哈利的人生online真的失去太多,有太多遺憾,所以希望他的人生通關後,下一次可以輕鬆一些,彌補他在一周目裡失去的東西
我覺得你的提議感覺可以哈哈,多一個兄弟XD
雖然靈魂本質是同一個人,但經歷不一樣,也可以說是不同的人了吧,嗯,可以採納!感覺會很好玩(笑
至於發表嘛,因為小妖現在主更是別本,跟哈利波特這邊沒關係多,只有一本有一丟丟關係,所以還不會過來發表
不過等我把跟哈利波特相關的文存稿存到一定數字,就會過來發表啦~
人生通關後還在籌備中,不過另一本倒是比較有機會早點跟大家見面www
如果我的存稿足夠的話啦

@gm40448101
哈哈,阿蒔這樣一說感覺好有畫面XDD
畢竟石內卜是個比較內斂但佔有慾挺強的傢伙呢,想做甚麼大概也不會做給我們看吧XDD
路平的感情變化真的有點難捉摸,至少在少年時期的愛情部分是的
他在友情的心路歷程倒是在小說裡就看得很清楚了

哈哈,我現在還在存稿,而且是龜速XD
主更的三本有一本原創待修文、一本原創欠番外、一本同人存稿中,哈利波特相關的同人只能用超龜速存稿
所以死寂的同人文區可能暫時還看不到我的影子XD
不過想嗑一點點跟哈利有關的快穿同人的話,雖然因為哈利波特篇的篇幅不大,不會搬過來,但我寫完哈利波特篇可以跟阿蒔通知一下,阿蒔再看看有沒有興趣
我覺得阿蒔的想法也很棒,到時候就會是大家一起努力創造完美HE
新世界的話我可能會把小說變成綜同,讓他們一起轉生去其他有奇幻或玄幻背景的世界吧XD
已經通關的哈利到和平的平行世界會有不真實感這點我還沒考慮到耶!如果寫成綜同的話,那這個點子就能變成番外了!
嗯嗯,我會寫讓我自己寫得開心的劇情的~
畢竟我所有的坑都是這樣來的XD
話說明明還在想設定,結果番外要寫啥都已經差不多敲定是怎麼一回事X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immortal
喔喔太讚了有存稿~
拜託通知我,很有興趣!🙋
我懂!!想番外的時候靈感會特別源源不絕,而且寫起來比較快樂XDDD
好期待這個劇情,珞妖加油ᕦ(ò_óˇ)ᕤ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7
五十二、圖書館的騷動
        隨著假期結束學生的回歸,圖書館再度漸漸熱鬧了起來,只是會來此處讀書的學生因為時光流逝,人來人往間總有不同,少了些熟悉的老面孔,多了些青澀好奇的臉龐,圖書管理員也是如此;原本和韓莞一同擔任此崗位的史萊哲林學姐已經畢業,這裡暫時就只有韓莞一個負責人了。

         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韓莞在櫃台一面整理歸還書籍,另一方面思緒神遊到了未來。也許有新的人選會來和她一起分擔工作,也許大家都熟悉的平斯夫人就快要出現了……

        「學姐——!」

        大聲的呼喊伴隨著重而快的腳步聲傳來,令韓莞的耳膜冷不防遭受攻擊。正在讀書的學生紛紛抬起頭,或是厭惡或是疑惑地查看。

        「噓!小聲點,這裡可是圖書館。」韓莞一指舉在唇前,用氣音呲牙咧嘴地說道。

        她定眼一看,發現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她上學期莫名其妙在女廁幫助過的雷文克勞學生,這麼說起來,都還沒問過她的名字呢。

        「抱歉,看到您一時太興奮了,所以就……」相較於幾秒前的來勢洶洶,現在她突然忸怩了起來。她無處安放的手指互相攪在一起,抬起頭,橄欖綠色的眼睛透過鏡片對上韓莞,「不知道學姐是否還記得我?」

        「啊……當然記得。」

        應該說這人卡在馬桶裡的登場方式太鮮明了,讓人想忘掉都難。

        「我想我們得先來做一下正式的自我介紹。咳嗯。」她後退一步,故作嚴肅地清清喉嚨,「救過我一命的學姐您好,我是愛默.威爾斯,雷文克勞二年級的學生,興趣是研究如何將科學與魔法結合。」是個意外有點男性化的名字。

        「妳好我叫韓莞,是赫夫帕夫五年級的學生。興趣是……呃,當別人的月老?」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應的韓莞依樣畫葫蘆地回答。

       「韓學姐,幸會幸會!看到另一個圖書管理員是韓學姐我就安心多了!這裡的人一聽到我說麻瓜科學的事,都認為我是怪咖,只有妳還願意和我說話。」

        「哈、哈哈……」怎麼說呢,這大概是因為她見過比愛默更怪的人多著去了。韓莞的腦袋馬上浮現出石內卜的臉,以及除了路平的劫盜組成員,「呃但話說回來,妳剛才說『另一個圖書管理員』?」

        總覺得……

        「沒錯!」愛默挺起胸膛大笑了起來,不過馬上就被韓莞制止於是壓低音量,「從今學年度開始我也是圖書管理員的一份子啦!麥教授讓我這節課先跟在您身邊學習。」

        「喔!好、好的。」

        雖然眼前這個興奮得在圖書館東張西望的學妹看起來挺不靠譜的,但對於圖書館的運作而言,多一個人手總是更有幫助。

        「那我們先從最基本的借還書開始吧。」韓莞順手拿起剛才整理到一半的書籍,向愛默展示道,「看到插在最後一頁紙袋上的卡片了嗎?這是借閱紀錄,如果妳先前有來借過書的話應該會知道。假設有人要來借這本書,我們就要將卡片取出來,用這個有契約效力的墨水——」

        突然碰一聲巨響,還伴隨一陣土石流般崩塌的滑落聲,打斷了韓莞的教學。在場的人都猛然被嚇得不輕,尤其是在原本一片詳和的圖書館內,這樣突如其來的驚嚇威力更是被放大了數倍。意外現場並不難找,兩名圖書管理員沿著眾學生目光的方向,匆匆小跑步過去查看。

        她們越過重重圍觀的人們,陣陣揚起的灰塵還未落下,一名學生被成丘的書堆掩埋,只剩下一隻露在外頭陣陣抽搐著的手,他的獅院同學正著急地將一本又一本的書從他身上移開。從正上方其中一條空空如也的書架,及一旁也七橫八豎倒在地上的梯子來看,大概是該學生在拿取高處的書籍時,由於書擺放的方式太過擁擠,造成他好不容易成功取書時,卻和整排圖書一起崩落的慘案。

        看來是個還不熟悉如何用魔法取書的小朋友。

        韓莞抽出自己的魔杖在空中比劃,那些攤在地上的書、正在營救同學的人手中的書像是被無形的手提起般,書脊朝上,一本接一本井然有序地回到書架。原本被淹沒於茫茫書海的學生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空氣,在朋友的攙扶下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

        真不愧是資歷最深(雖然目前總共也只有兩位)的圖書管理員,處理起突發狀況就是如此地優雅!

        韓莞向旁邊一瞥,發現愛默正在努力飛快地做著筆記,想必剛才的事件帶給她不小的震撼。韓莞隱約聽到其他學生發出帶著崇拜的讚嘆聲,她已經可以預見自己的身姿在別人眼中是多麼帥氣了。一想至此,她不經面露得意的微笑。

        「算出來了!」愛默突然大喊。

        原來剛才那是在計算嗎?!

        愛默靠近一臉懵的學生,亮出紙上的內容,用筆不停滑過一行又一行的算式,「假設這些書的總質量加起來是x,你自身的質量是y,根據你和書摔落的高度,再考慮上加速度,由於書本與書本之間砸到你的時間有一定的誤差,套到這個算式裡可以得知#&¥@&#$!……」

        全場都陷入了沉默,只剩愛默一個人喋喋不休,講述著她的計算過程。在麻瓜世界長大的人彷彿夢回令人昏昏欲睡的數學課,這裡已儼然失去了剛剛才發生圖書土石流的災難氣氛。

        「所以,」她撕下計算紙,將其半推半就地塞到受害學生手裡,並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你就去告訴龐芮夫人,你具體受到了這麼多力的傷害。切記,一定要講具體點的數字,這樣龐芮夫人才能更精確地對症下藥,知道了嗎?好了,快去吧。」

        「唔,謝謝……」

        學生只是把紙條拿在眼前多看了幾眼,就因為大腦不堪負荷而昏了過去,情況比剛才被書砸到頭還要嚴重,最後是靠他的同學通力合作才將他架出去的。

       「要保重呀~」她揮舞著計算紙作為白手帕,目送他們離開。

        這一切不可能發生在霍格華茲的怪誕景象被韓莞全程目睹,現在還有誰在乎她神技一般的收納魔法;經過方才數理的洗禮後,原本圍觀的學生逃的逃、散的散,只剩幾個想要探究的雷文克勞學生,認真地詢問愛默她剛才究竟在說什麼。韓莞只得不改一臉呆滯的模樣,魔杖一揮,將剩餘的殘局收拾乾淨。

-

        聽見了細微的腳步聲,愛默機敏地從待整理的書堆中抬起頭來,「啊,有人來了。學姊,我已經吸取了前面的經驗,這次就放心交給我吧!」

        韓莞遲疑地點了點頭。回想起十幾分鐘前發生的事,她便沒來由地感到心情低落和不踏實;這時的巫師世界有太多荒唐的事,為什麼他們這些聲音微弱的人必須被推拉著走入火坑,概括承受這一切呢?

        禁書區的鑰匙串,彷彿再度於她的耳畔叮叮噹噹地迴響。

        獲得肯定的答覆後,愛默一個轉身就衝到櫃檯前,熱情地向來人招呼,「歡迎光臨,請問今天想要來點什麼——啊,好像不是這樣子說的……」她儘速整理掉自己的慌忙,試著定下心,仔細地看看櫃檯對面的人,「咦?你是上次在廁所幫助韓學姐的黑色學長?」

        聽到這敏感的形容詞,韓莞的耳朵一動,馬上就放下手邊的工作,半截身子越過愛默過探了出來。

        來者毫不意外的就是石內卜。然而他神情有異,對待韓莞的態度不同於以往的不屑,反而右手不自然地抓住另一隻手臂,任由凌亂的黑髮蓋過臉龐,眼神始終未曾與韓莞交會。見到此情此景,她原本就難以呼吸的心也跟著沉了下去。



小孩子才做選擇呀→ #425

作者是妥妥的文科生,如果愛默說話有不恰當的地方再請大家多多指教⊂(´・◡・⊂ )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8
五十三、循環
        「沒門!」韓莞開門見山地說。她雙手環胸,倚在柔軟的牆面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站在她對面的石內卜。

        這大概是韓莞所進過壓迫感最重的萬應室了!

        今天的萬應室空間很小,不到五坪大,牆上貼滿了隔音海綿,四周空無一物,沒有桌椅、沒有窗戶,只有一張看起來十分厚重,難以開啟的鐵門。而室內唯一的光源,則是來自於頭頂明滅不定的油燈,它所打下的恍惚陰影,讓石內卜的臉龐看上去更加心事重重。

          不只是外頭的聲音進不來,這裡的聲音也無法傳出去一分一毫,環繞在韓莞耳邊的唯有空氣流動的嗡鳴聲。

        要是不說,韓莞還以為這裡是哪間尚未完成裝修的錄音室呢!不……也許拷問室才是更加貼切的形容詞。既然如此,韓莞也不多加客氣,不論是眼神或是語氣都添了幾分審判意味。

        石內卜略低著頭。他抬起眼睛,越過垂落在他鼻樑前的黑色髮絲和韓莞對上視線,「我研究它,和使用它來幹壞事是兩回事吧。」

         「不,你還是不懂,你一旦不接觸黑魔法,對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個人行為還能上升影響至世界?是波特送了妳『莫名的自信』當開學禮物嗎?」

        「不是我有自信。我之前不是說過了?你以後可是會——差點——拿到梅林勳章的巫師,有這樣子的地位,影響整個魔法世界會很奇怪嗎?」

        「妳……!」他緊握拳頭,瞬間漲紅了臉,不知是出於羞憤,或是突然被奉承的竊喜。在衝動過後他才收斂了幾分,緩下來繼續說道:「妳到底想表達什麼?」

        「在你上次來圖書館找我之前,莫賽博也來過。你知道他的吧,就是你的學長。」韓莞整個人陷入牆壁的海綿之中,語氣聽來十分平靜,「我那時和愛默共同值班,他帶著他的禁書許可證來到我們面前。這沒什麼,許多高年級生在做研究時會需要用到禁書區的資料;但他借的那本書,好多準食死人也曾經借過,他們使用書中折磨人的方式,一個一個的對著麻瓜學生實驗。而我們最大的悲哀,就是必須將對付麻瓜的知識親手交給他們。這無法單單說是加害者、受害者甚至執政者的錯,卻是每個人都推卸不了責任。

        「我和莉莉都沒有巫師血統,我們和你不一樣,石內卜。」韓莞語重心長地說:「我們沒人能逃得過。」

        石內卜的表情不再反抗。隨著向日葵一同綻放的莉莉的笑容、韓莞坐在水面上與蛞蝓為伍的身影,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彷彿那時的心情又開始重現於此。

        「別管其他的了,拜託你,就當作只是為了莉莉……」

        「我知道這話聽起來很虛偽,但要是我更了解黑魔法一點,是不是就更有從中保護莉莉的能力呢?」

        這番話明顯地讓韓莞動搖了。

        經過這幾年的相處,韓莞也慢慢摸熟了石內卜的個性,他現在的語氣聽起來異常真摯,發自肺腑,話題之間並沒有不時穿插幾句嘲諷人的話語,使韓莞不知不覺中放鬆了戒備的心,全神貫注地聆聽。

        「好吧,我得承認,也不完全是為了她。」石內卜盯著自己黑色皮鞋的鞋尖,發出了幾聲自嘲式的空虛笑聲,「自從開始不接觸那些東西之後我才發覺,那不只是興趣這麼簡單,而早已經變成了……一部分的我。當理論得到實踐,力量被真正掌握於手中時我才確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恍惚之間,韓莞離開由海綿堆砌成的牆面,向前一步,伸手抓住石內卜冰冷的指尖,像是要透過感官來確認什麼似的。後者往後縮了一下,但並不拒絕這樣真實的與他人觸碰。

        「莉莉的愛充盈了我的內心,但失去了任何那些構成我的東西,我都感覺到靈魂不再完整。妳要說我貪心也好、追逐功成名就也罷,那都是我的心之所向。」

        石內卜說完,露出一個帶點悵然的淺笑。剎那間,他的表情對於韓莞來說距離變得十分遙遠。

        他們無言地看著對方,眼神中好似有千言萬語,最後卻沒有一句溜出嘴邊。直至他們離開萬應室,分道揚鑣之前,彼此間再也沒有誰打破沉默。

-

        她所做的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

        「韓莞?韓莞?」

        韓莞瞬間被拉回現實。她一愣一愣地看向坐在旁邊的賽巴斯汀,忘了自己還握著魔杖。她手一鬆,魔杖掉落到課桌上滾動,發出了不小的聲響,孚立維教授銳利的眼神馬上往這裡掃來。

        「教授讓我們練習把茶杯長出腿。」賽巴斯汀悄悄地提示道。

        「呃,這……」

        注意到韓莞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賽巴斯汀默默按住自己的上課筆記,將它推了過去,「遇到什麼煩心事了嗎?」

        「沒什麼,就是一些人際關係上的問題。」

        「讓我猜猜,跟石內卜有關是嗎?」

        她不自覺詫異地傾向遠離賽巴斯汀的方向,而後者倒是輕快地笑了幾聲,「你怎麼知道?」

        「在妳的交友圈裡面,最難搞的人應該就是他了吧。」

        「很精準的判斷。」

        韓莞朝賽巴斯汀投以激賞的目光。在借助筆記的力量成功施展出咒語後(儘管她幫茶杯長出的腿長得跟火柴似的,站也站不起來),這種激賞轉化為抱大腿式的仰慕。賽巴斯汀則一手托著下巴,側頭溫和地注視韓莞;儘管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蹙起的眉頭卻透露了他的心事。

        「除了他,還有誰能讓妳如此上心呢……?」

        還在琢磨著如何變出一雙適合茶杯跳舞的腳的韓莞,並沒有注意到賽巴斯汀這句說給他自己聽的囈語。

        嘗試了多次施咒未果後,韓莞漸漸緩下了練習的速度,思緒再度游離在對於她一切所做所為的疑問當中。

        她為何要在這世界有所行動?目的是為了什麼?她要帶來的幸福又是誰的幸福?他和他的幸福分別是由截然不同的路線造成的結果,該如何取得最大公約數?

        黑魔法和愛情,無論哪個選項都看似蜜糖,實則為一隻不停將人拖入深淵的險惡大手。她完全明白為了美好的將來,自己該在什麼時機從中攪局,但如今,她已經見過了石內卜談論著學術研究時,那雙異常明亮的黑色雙眸,又怎麼能接受得了日後石內卜望著她的空洞眼神?石內卜沒有說謊,某部份的他正一點一滴的消失。

        無論她再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創造一個讓她所珍視的人都露出笑容的世界。

        「如果每條幸福的道路都是相悖的,我又該如何是好?」她喃喃地問。

        賽巴斯汀捕捉到了這若有似無的問題。在回答之前,他順手用魔杖輕點了一下筆記,上面頓時出現了更為詳盡的內容,好讓韓莞能夠排除可能的錯誤。

        「雖然在妳的眼裡看來我們都還像個孩子一樣,但其實我們也已經十五歲,是該對自己的抉擇負責任的時候了。如果他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妳也不必太過操心,他會知道自己該去何方的。」

        陽光透進教室,銀白色的灰塵在他們之間輕盈地降落。韓莞佩服於賽巴斯汀超脫的思想,原來操縱大局的穿越者也難以真正做到旁觀者清,情感總是不覺間限制著自己的視野。

         同時她也終於選擇正視了,總是被自己的理智所忽視的,埋藏在內心深處的答案。

-

        老實說一味禁止石內卜接觸黑魔法並沒有太大的意義,他是一個有自我意識的人,而不是任人擺佈、隨意灌輸思想的機器,但為了表示對莉莉的尊重,得先暫時遵從這個權宜之計。而確實,在往後的日子裡,許多時候都是依靠石內卜強大的魔法功力,以及喜怒不形於色的習慣來一次次化險為夷,儘管韓莞並不希望他們將來淪落至此。或許……在石內卜明白他與世界的關聯之前,他們是沒有退路了。

        自從上次會面,石內卜再也沒向韓莞提過有關禁書的事,眾人似乎都保持著不言而喻的微妙默契。所以當韓莞亮出藏在背後的《極惡魔法》時,他難以掩飾臉上驚喜的表情。

        「我記得這是你上次想借的書?」韓莞身後禁書區的火光,將她的髮絲照成了幽幽的藍色。

        石內卜點頭。在他準備伸手接過書本之時,韓莞卻快他一步,將其往回縮,有抗拒之意。

        她嚴肅地開口:「你可想好了?只要確定就無法再回頭了。」

        「是的。」

        當石內卜鄭重地承諾過後,韓莞便將手中的重量轉移給石內卜。她雖然仍蹙著眉,臉上卻多了幾分笑意。她竟有種和老朋友重逢的感動,好像這才是她最一開始知道的、真正熟悉的那個石內卜。

        她依然在尋找幸福的真相,但在算出最佳解之前,就讓她貪心地再多看幾眼這樣的石內卜吧!

        「我會和你一起走的。」



情人節每天都過~~→ #429

最近有點懶得畫圖,所以之後如果我想到的時候再補XD
但是這次有特別番外,就是~忘年的祝福feat. ChatGPT🎉🎉🎉
最愛跟風了所以這波ai列車是一定得搭上的😎
以下就是ai幫我寫的故事了,直接複製過來原汁原味
小小字是我自己的註解XD
蒔釉:請寫一篇故事,主角有三人,小石是個性陰鬱的男生。小莉是陽光開朗的女生,是小石的青梅竹馬,也是其暗戀的對象。小莞是從40年後的未來穿越而來的穿越者,她的目的是要湊合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請以這三人作為展開,添加不同事件以促成小石和小莉的感情升溫或關係破裂,也依照故事發展來決定小莞會回到未來或是留在過去。
AI:
小石是個性陰鬱的男生,他一直感覺自己沒有人理解,也沒有人陪伴。他的青梅竹馬是小莉,一位陽光開朗的女生,她總是能帶給小石正能量,讓他的心情好起來。但小石卻是小莉的暗戀對象名字放相反了吧XD可能是我這樣寫ai誤會了,他不敢向她表白,只能暗暗地愛著她。
小莞是一位從40年後的未來穿越而來的穿越者。她的目的是要湊合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她在小石和小莉身邊做了很多事情,希望能幫助他們之間的感情升溫。
有一次,小莞帶著小石和小莉去旅行。她讓他們登上了一艘海盜船這是個好主意耶!,在海上冒險。小石和小莉一起度過了許多艱辛的日子,他們之間的感情漸漸升溫。
但是,有一天,小石和小莉遇到了一個邪惡的海盜,他們被困在了海盜船的地牢裡。小莞為了救出他們,用了她的魔法,把海盜船摧毀。小石和小莉感激不盡,他們終於在小莞的幫助下,成為了一對情侶這樣的話不應該是小莉愛上小莞嗎?要確定欸XD
小莞因為完成了她的使命,決定回到未來。但是,小石和小莉的感謝之情讓小莞改變了主意。她決定留在過去,和小石和小莉一起生活。
在小莞的幫助下,小石漸漸成長,他的性格也變得開朗起來。小莉也更加愛他,她們之間的感情更加穩定。
從此以後,小石,小莉和小莞三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彼此支持和信任,度過了幸福的日子。
好讚好讚,雖然小莞最後直接變電燈泡XD
但我們平衡一下,來點虐的
蒔釉:請依上述設定寫一個小石和小莉感情破滅的平行世界
AI:
在這個平行世界裡,小石和小莉的感情並沒有升溫。小石仍然沒有敢向小莉表白,他深愛著她,但是卻無法向她表達。
小莞仍然是一位來自未來的穿越者,她試圖幫助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但是,由於小石的沉默和小莉的冷淡,小莞的努力都被無視。
有一次,小莞帶著小石和小莉去旅行,但是在旅途中,小莉不滿小石的沉默和冷淡,她決定結束和他的關係。小石非常傷心,但他還是沒有敢向小莉表白。
小莞看到小石和小莉之間的關係破裂,她感到很失望。她決定回到未來,繼續自己的使命。
從此以後,小石和小莉再也沒有聯繫。小石陷入了更深的陰鬱之中,他沒有人能夠理解他,也沒有人能陪伴他。他的生活變得孤獨而苦悶。
QQ好慘
但我們再加一點變化
蒔釉:請依上述設定再寫一篇故事,但是增加一個角色,他叫小詹,是個熱愛運動,有點調皮的男生,他也喜歡小莉,是小石的情敵。
AI:在這個故事中,小石仍然是個性陰鬱的男生,他一直感覺自己沒有人理解,也沒有人陪伴。他的青梅竹馬是小莉,一位陽光開朗的女生,她總是能帶給小石正能量,讓他的心情好起來。但小石卻是小莉的暗戀對象,他不敢向她表白,只能暗暗地愛著她。
然而,有一個男生叫小詹,他是個熱愛運動,有點調皮的男生。他也喜歡小莉,是小石的情敵。他常常去找小莉,希望能和她在一起。十分精準的描述XD
小莞仍然是一位來自未來的穿越者,她試圖幫助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但是,由於小石的沉默和小莉對小詹的喜愛,小莞的努力都被無視。
有一次,小莞帶著小石和小莉去旅行。在旅途中,小石終於鼓起了勇氣,向小莉表白了他的感情。但是,小莉卻告訴他她已經和小詹在一起了,她無法再和小石在一起。太遲了QQ
小石非常傷心,他感覺自己失去了唯一的幸福。小莞看到小石的悲傷,她決定放棄回到未來,留在過去陪伴小石。她希望能給他一些安慰和幫助,讓他重新振作起來。好暖喔( ◜‿◝ )
小石在小莞的陪伴下,慢慢地重新振作起來。他開始了解自己的價值,也開始接受自己。他和小莞成為了好朋友,彼此關心和支持。
雖然小石和小莉的感情沒有得到回應,但是他們之間的友情卻得到了加強。他們在小莞的幫助下,學會了接納自己和他人,也學會了珍惜友誼。100分
從此以後,小石,小莉和小莞三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彼此支持和信任,度過了幸福的日子。等一下,為什麼小莉也來一起住了?小詹呢?咦???????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艸‹--第一感想
受多少力www
嗯,以外行人的腦袋一起來思考(發問?)
這個受力好像還需要檢測哪些能量被轉換成形變哪些被消耗了之類的?
請問小愛小姐如何解答?
以及小石的煩惱……我還以為會是因為遠離食死人勢力會再次被邊緣化無法掌控自己的境遇而痛苦耶
結果原來是研究欲欲求不滿嗎
只是研究欲其實可以雙贏吧
重點是不可以傷及無辜或讓惡人取得研究結果
研究視應用方式甚至可以造福人群耶
直接禁止也太浪費了
或許……小菀怕的是小石輸給黑魔法的誘惑走回老路?
&最後的AI太好笑了!阿時的吐槽XD
求網址👀💖

話說回來,有種夫妻(小菀小汀)養娃(小石)的既視感耶……錯覺?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jadeite
這這這個物理問題太深奧了,我回答不了啊(ꏿ﹏ꏿ;)
直接自曝其短XD

小石之於黑魔法確實也有這樣的原因,只是他沒跟小莞說而已XDDD 他只透露了一些比較正向的事情,畢竟小莞就是一個食死人會針對的對象
純研究是真的挺好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這也是讓小莞想法動搖的原因,她一開始只是想透過把小石直接拖出來的方式讓他不加入食死人,但後來她也覺得黑魔法跟食死人雖然有關聯,但不是必然的結果,而且想加入食死人就隨時都可加,不一定要多常碰黑魔法,所以心理健康最重要👌

AI在此~~
https://openai.com/
要先註冊才能用就是了

循循善誘一個小屁孩(?)的老夫妻😎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2
@gm40448101
太深奧XD
只是他沒跟小莞說而已
哈哈哈哈哈果然還是熟悉的那個小石(?
的確呢,食死人就隨時都可加,不一定要多常碰黑魔法
話說這個AI的註冊太麻煩啦,弄一半就宣告放棄w
相對的,請AI畫了一隻小菀燈泡圖(?)
有一度想把小汀和小菀一起弄出來的,但是AI的可變性不好操控……
嗯,只好寄望阿時的畫筆了XD

AI還附贈了爆米花(?),果然深諳讀者們的看戲慾望(??)🤣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9
五十四、愛情
        在開啟魔藥學教室的大門前,石內卜已經先聞到了裡面隱隱飄散出來的怡人香氣,前方就是封存了滿滿複雜藥材的地窖;各種動物的內臟、器官、曬乾的草藥,這些元素綜合起來很難得會有如此令人不自覺駐足的馨香。氣味的前韻是百合花的清新,中段轉換成蘋果肉桂派誘人的味道,尾韻則……原則上,現世沒有一種魔藥聞起來如此,除非——

        他前腳才踏進教室,莉莉便從一陣裊裊白煙中探出頭來,熱情地向他打招呼。

        「小勒!來得正好,要吃點心嗎?小莞跟她的同學去活米村,順便帶了一些伴手禮。」

        石內卜的視線轉移到桌面上另一側所擺放的,來自蜂蜜公爵的垃圾食物們。他嫌棄地搖了搖頭,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些糖果不知何故讓他想起了劫盜組。

        「那……」莉莉怯怯地問道:「你有聞到什麼特殊的味道嗎?」

        「妳在做痴心水?」他走到了大釜面前,珍珠光澤的白煙仍在螺旋式上升。他瞥了一眼散落在桌面上的火灰蛇蛋殼,故意避而不答,表情轉為嚴肅地注視著莉莉,「妳不需要。」

        「我當然知道。」她從座位上站起來,湊到石內卜面前,兩人之間相差不到一顆蛇蛋的距離,「有你在,我就用不到這玩意。」

        語畢,她踮起腳尖,用鼻頭輕觸了一下石內卜的。拉開距離後,她面露慧黠的笑容,踩著輕快的腳步回到大釜旁邊,留下呆愣在原地的石內卜,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

        石內卜不受控地迅速褪去臉部冷竣的表情。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彷彿上面還殘留莉莉的氣息。

        「聽說這些火灰蛇蛋是史拉轟教授的愛徒送給他的開學禮物,前陣子我幫教授整理辦公室時,他問我要不要拿幾顆作為練習魔藥的材料。」莉莉一面清潔桌面,一面向石內卜解釋來龍去脈,「剛才小莞來的時候,說她聞到了沾過雨水的泥土味、鹽酥雞還有珍珠奶茶的味道,雖然不知道那具體是什麼食物,但聽起來很好吃的樣子。」說著說著,她的動作漸漸慢了下來,臉龐也染上了一層懊惱的表情,「我會這麼積極地想知道大家都聞到了些什麼,其實是因為……我聞不到魔藥的味道。史拉轟教授說如果痴心水成功的話,可以在同一瓶藥水裡聞到多個不同的味道,具體效果因人而異,但我只聞到了青草地的氣味,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依我看,妳的成品沒有問題。」
在莉莉用小勺子將魔藥裝瓶時,石內卜說道。他的鼻子又抽動了幾下。

        「真的嗎?也許是我感冒了。那你都聞到了什麼味道?」

        他對上莉莉無瑕的雙眼,立馬別過頭去,在她看不見的角度漲紅了臉。

        莉莉馬上換成一副了然於心的表情,她愉快地聳聳肩,繼續把剩下的痴心水裝瓶。其中一瓶被遞到了石內卜面前,晶瑩剔透的粉色液體隔著一層彎曲的玻璃,映照出他詫異的側臉。

        莉莉從魔藥瓶後探出頭來,「史拉轟教授說只需要留一瓶給他檢查就好了。雖然這本質上不是什麼好東西,你還是收著吧!反正我們不可能每時每刻都在一起,你要是想念我的話,聞一下也無妨。」

        「——!我可沒說——」

        即使如此,他仍近乎渴求地馬上接了過來。他遲遲沒將手掌觸碰到莉莉的地方移開,比痴心水更吸引他的是那溫度稍嫌冰冷的觸感,而莉莉也維持同樣的動作,眼睛眨呀眨的,直到石內卜因為過於羞赧而不得不結束這次接觸。

        莉莉由不得笑出聲來,「謝謝你,小勒,有你的陪伴我感到很幸福。」

        「我也是。」他下意識拉進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急切地說:「妳願意和我這樣的人在一起,我——」

        她溫柔地彎起嘴角,「別這麼沒自信,我早就知道你是個很棒的人了,你可以相信我的眼光,真要講的話,你的成績可以說是最客觀的指標了。而且看,你不是為了我放棄追求黑魔法了嗎?」

        此言一出,石內卜瞬間想起了什麼似的,瞳孔倏地收縮。他不動聲色地後退一步,手中的痴心水被他攥得更緊了。

-

        「和她談談吧。」韓莞說。儘管她的語氣聽上去並不如往常那樣肯定,「如果你想要追求最好的結果,就讓她知道你的想法,也許你們可以互相理解的。」

-

        他欲言又止,最終卻還是選擇緊閉薄唇。

        莉莉似乎沒有注意到石內卜微妙的變化,又繼續說道:「這是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既然你選擇了和我一起走,我也會以相同的方式誠心誠意地待你。無論你原先追求的是黑魔法的強大力量,抑或其他什麼,你最終還是回頭了,我很開心自己是你無法割捨的那一部份。謝謝你在乎我的感受。」

        莉莉主動投身進入石內卜空虛的懷中,後者的手懸停在半空,不知該以何種心態回應這份感情。他吞嚥口水,彷彿把原本要說出口的話一飲而盡。最後慾望還是戰勝了理智,他的臂彎像藤蔓般緊緊環繞在莉莉嬌小的背上,下巴輕輕頂在她的頭頂,讓氣息拂過艷紅色的頭髮,好似所有的一切都適得其所、好似他正是為了此刻而生的。

        妳是我的光啊……所以事到如今,我又如何能夠放手,冒著失去妳的風險呢?

        「我知道妳才是最強大的那名女巫,就像那個老頭常說的,世界上最厲害的魔法,妳對此了然於心。」

        她吃吃笑了幾聲,「你是指鄧不利多校長?你應該對他更尊敬點的。不過,愛呀……確實是你教給我的最強大的魔法。」

        莉莉在石內卜的懷中舒適地瞇起眼睛。

        「我也是,深深地愛著妳……」

        「我知道。」

        然而石內卜多想什麼都擁有,現在的他,有資格接受這麼強大的魔法嗎?如果能夠把最黑暗的祕密埋藏在心底,或許——

        戀人們依偎得更加緊密了,從肩窩處傳來的溫度,一旦離開了它,他便只能再度孤身一人投身至虛空之中。要是時間再慢一些,要是歲月再靜一些……

        「對了,火灰蛇蛋還有剩下,」莉莉說,「要不你也拿去練習痴心水?」

        「喔不了,我們還是把它留著,或許哪天可以用來製作福來福喜。」

        「哈哈,當然好。那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麼特別的事嗎?應該是小莞告訴你我在這裡的吧。」

        「我——沒事。」石內卜低沉而堅定地說。他成功欺騙了莉莉,也欺騙了自己。謊言豈是無辜的?打破這脆弱的平衡又何嘗不是一種罪過?「妳等會有空嗎?能陪我一起走走嗎?到哪裡都行。」

        她離開懷抱,想了一想,「可以。本來瑪麗今天一直叫我去看葛來分多魁地奇隊員選拔,不過沒關係,我們還是去散步吧。喔,我有個一直很想和你去的地方……」

        一想到莉莉寧願和他待在一塊,而不是去看晉升為魁地奇隊長的波特,石內卜的腳步開始恍惚,一切都變得飄飄然了起來,連同先前產生的所有罪惡感也一併拋到了九霄雲外。

-

        莉莉仰躺在床上,猩紅色的帷幔自床頂優雅地垂落到她身邊。她伸出右手展開五指,翻動著手心手背兩面查看,這空虛的感覺提醒著她,她是多麼希望再度接受賽佛勒斯的觸碰,回想起今日兩人相處的所有細節,情緒卻沒來由地感到一陣抽離。

        「今天詹姆帶領球隊的樣子真是酷斃了!而且隊上多了好多優秀的孩子,我看這次的學院盃要贏過史萊哲林是勢在必得了!」瑪麗看上去像是剛從浴室出來,她穿著輕便的服裝,脖子上掛了一條毛巾,用來擦拭她結成一團,還在滴水的長髮,「妳今天沒去看球員選拔真是太可惜了。」

        「因為我那時和小勒在一起。」

        「妳還和他在一起?呃當然我無意冒犯,畢竟每個人都有他的閃光點,單純只是……我覺得妳可以有更好的選擇。不說這個了,那妳今天約會得怎麼樣?」

        「挺好的。但——我不知道。」她側著身,回想起石內卜總是欲言又止的模樣,「好像他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卻又一個字也沒說。」

        「誰知道呢,或許是想求婚但還沒有那個勇氣吧。」

        「拜託,我們才十五歲而已。」

        「我就隨便開個玩笑嘛!換妳去洗澡啦!」

        莉莉翻身下床,作勢要揍瑪麗一拳,不過被她在嬉鬧中躲過了。帶著笑意回到自己的床邊,莉莉解下厚重的學院外袍,有什麼東西順勢從口袋中滾了出來,她在它即將滾入床底前將其拾起,是白天時製作的痴情水。她小心翼翼地捧在手掌心,臉龐被藥水照成了一圈淡淡的粉紅色。

        她鬼使神差地扭開瓶蓋,嗅著裡面的味道,霎時一股複雜的藥材味充斥在她的鼻腔,閉上眼睛,彷彿自己再次置身於魔藥學教室之中,對未來的惶惶不安也被這令人安心的氣味所掩蓋。她也明白了,原來身在花室裡反而聞不到蘭香啊。

這是今日份的片尾曲(?XD

🎶Like I was torn apart the minute I was only born
And you're the other half
The only thing that makes me whole
Like nothing is out of place🎶
好喜歡這首歌,聽起來超浪漫(ʃƪ^3^)

感覺痴心水超級容易撞哏,但我就是想寫哈哈哈哈哈(任性
所以如果撞哏抱歉🙇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8
番外三、汀莞糖
        人群熙來攘往,萬聖節晚宴即將來臨,眾學生們都興奮地討論著與節慶有關的話題,在這其中,孤身一人站在原地四處張望的韓莞顯得格外惹眼。

        「韓莞?」賽巴斯汀疑惑地偏著頭,輕聲喚出了她的名字。

        縱使身處吵雜的環境,韓莞仍注意到也佇立於人潮之間的賽巴斯汀,她原本尋找獵物似的眼睛瞬間散發出光彩,一蹦一跳地避過行人,來到賽巴斯汀身邊。

        「等一下晚宴就要開始了,妳在這裡做什麼呢?」伸手將韓莞拉往牆角後,賽巴斯汀問道。

        「先不說這個,我有更要緊的事。你等會和別人有約嗎?」

        「欸?這倒是沒有……」

        「太好了!那就把你接下來的時間交給我吧!跟我來——」

        「等一下,慢點!」

        「不行,時間緊迫!」

        這次換韓莞主動拉起賽巴斯汀的手,二人逆著人流的方向而行。他抬頭注視著韓莞在前面奔跑的背影,她落在包頭外的碎髮隨慣性上下擺動,掌心之間流動的溫度是那樣鮮明,四周的一切似乎都放慢了,就好像只有他們兩個的奔跑對這個世界來說是有意義的。

        「我們……要去哪裡啊?」賽巴斯汀猶疑地開口問道。

        前方韓莞的只是稍微偏了偏頭,並沒有真正回望他,「一時之間也難以解釋,有些話我只有帶你到特定地點才有辦法和你說。」

        「但其實我也——有話要和妳說!」

        韓莞終於停下匆忙的腳步,回頭看看賽巴斯汀。他低著頭,看不見臉上的表情,但他紅透的耳根在雪白色頭髮的襯托下更加明顯了。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來到了一處四下無人的地方,仔細一看,原來這裡是愛哭鬼麥朵所居的廁所前,難怪沒有人。所有的歡聲笑語都在遠方模糊成一片,兩人奔跑後的喘息聲在這裡顯得格外放大。

        「我——」賽巴斯汀終於抬起頭來,灰色的眼眸堅定地看著韓莞,隱隱約約映出她呆愣的模樣,「我喜歡妳!」

        「——?!」

        「先不用答覆沒關係!」他搶在韓莞準備開口之前,先一股腦地把話抖出來。他緊攥著拳頭——那裡還留有剛才韓莞掌心的餘溫——臉則漲成不尋常的紅色,他始終和韓莞之間保持禮貌的距離,儘管他心裡也明白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我也說不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目光總是不自覺追隨著妳的身影,儘管妳的目光每每都落在石內卜身上。想再多看妳一眼、想和妳多說些話,這就是戀愛嗎?我是頭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所以不是非常確定。
        「我多希望妳剛好也有這樣的想法呀!那句話我已經憋在心裡好一段時間了,始終沒說出口是因為我害怕破壞了這段關係,萬一妳沒有這個意思,我還想和從前一樣普通地和妳說說笑笑,我無法承擔失去妳的痛苦。如果妳願意的話,明天再給我答覆吧,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一直以來,他總是小心翼翼的呵護著這段像水晶般純淨而易碎的關係,然而追尋真理的過程是辛苦而漫長的,唯有將其像這樣曝露在陽光下灼燒,才有可能獲得答案的那一天。

        韓莞望向白髮少年,歲月流逝之間,少年不知不覺褪去了臉上的稚嫩,成長為玉樹臨風的模樣。腦中不經意開始細數他們相處時的每一次接觸、每一次的低語,霎時間,她的表情變得矜持,臉瞬間漲紅,體溫似乎熱得可以冒出蒸氣。

        這就是戀愛嗎?她也有相同的疑問,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真切地體會這種感覺,因為在此之前,她早已無意識地沉溺於賽巴斯汀的溫柔之中了。

        大致整理了一團混亂的思緒後,她緊握著自己的手,認真地向賽巴斯汀說道:「那好,我先和你說別的正事。」待賽巴斯汀點點頭,表示他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她才繼續說下去,「等會不論我拿出什麼,你就馬上向它施展漂浮咒,可以嗎?」

        賽巴斯汀欣然接受這個挑戰,韓莞便從口袋抓出一把糖果拋灑至半空中。

        「溫咖癲啦唯啊薩!」他迅速地做出反應,所有糖果一個不漏地瞬間定格在半空,像極了五彩繽紛的夢幻泡泡。

        「現在向糖果施展複製咒。」

        沒有半點遲疑,「雙雙製」一聲令下,空中香甜的氣息瞬間多了一倍。

        「很好,再來!」「雙雙製!」「再來!」「雙雙製!」「再來!」……

        直到廁所前走廊狹小的空間中充斥著漂浮的糖果,韓莞才消停下來,環顧四周,滿意地點著頭,「在大量物品上使用疊加咒語,效果還維持得這麼好,我果然沒看錯人。」

        「請問這是……?」賽巴斯汀輕喘著氣,額角冒出涔涔汗珠。在短時間內密集施放出大範圍符咒可不是件簡單的活。
「止止,魔咒消。」韓莞拿出魔杖輕點,密密麻麻分佈在空中的糖果瞬間消失,只剩幾顆原本就存在的糖果回到她手上,「你已經通過了考驗,接下來恕我失禮了。」

        「——咦?」

        韓莞一個箭步向賽巴斯汀靠近,二人之間的距離變得只剩不到五公分,對方輕吐的鼻息都能感知得一清二楚。賽巴斯汀睜大了眼睛,緊抿著嘴唇,他緊張得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繩繩禁!」

        他全身上下被不知從何而來的繩子束縛住,瞬間動彈不得,對面的韓莞舉著魔杖,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他不確定自己此刻的心情應該要是驚恐或是害羞。

        「等、等等,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時間是不等人的!你就暫時安份一點吧。」

        「什——?」

        語畢,韓莞用膠帶牢牢封住他的嘴巴,隨後掏出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大麻袋,麻溜地將毫無招架能力的賽巴斯汀給裝了進去。於是在沒有任何目擊證人能夠幫助賽巴斯汀的情況下,他就這麼被韓莞打包帶走了。

-

        「教授,您要的人我已經帶來了。」韓莞單膝跪地,充滿敬意地說道。在她身旁的是大小足以裝下一個成人的麻布袋,裡面有東西在苦苦掙扎著。

        「是嗎?做得非常好。」聖潔的月光透過莊嚴的窗花,灑在了被稱呼為「教授」的人身上,為陳舊的木質地板落下長長的影子。孚立維教授轉過身來站在由書本堆疊而成的高臺,俯視著底下的學生,「把人放出來吧。」

        「是的。」

        韓莞再度欠身,畢恭畢敬地打開麻布袋,解除賽巴斯汀嘴上的束縛,並讓他維持跪姿。完事後,她便退到一旁的陰影處,以便隨時待命,只留賽巴斯汀在教室的正中不知所措,視線在韓莞和孚立維教授身上來回逡巡。

        「原來是瑞伊斯先生,的確是位優異的人選。這票幹得不錯,事成之後少不了妳的好處。」說到此處,韓莞默默行了一個撫胸禮,嘴角狡猾地勾了一下。孚立維教授雙手揹在身後,踏過書本堆砌而成的台階,走到了賽巴斯汀面前,後者愣愣地低頭看著他,「我們還缺一名優秀符咒人才,如何?考慮一起幹一票大的嗎?當然,符咒學成績要幾分就幾分。」

        賽巴斯汀回想起自己總是拿O的符咒成績,覺得這一切好像不怎麼值得,但是——

-

        他沒得選擇。

        一回神,他便發現自己身處在大餐廳的講台上,當然孚立維教授和韓莞也在。原本天花板上漂浮的蠟燭都變成了南瓜的形狀,底下坐滿了吵吵嚷嚷的學生,無不期待著萬聖節晚宴的活動。

        孚立維教授向前一步,走到韓莞的手掌上,她使用啦啦隊的方式將教授抬起上升。

        他清了清喉嚨,把施有擴音咒的魔杖舉在嘴邊,「各位親愛的同學,說到萬聖節怎麼能沒有糖果呢?今天大家就吃到盡興為止吧!睡前要再記得刷牙喔。不給糖就搗蛋!」

        教授一聲令下,他撒出去的糖果被賽巴斯汀用漂浮咒固定在半空中,接著已經被放置到地面的孚立維教授、韓莞和賽巴斯汀分別對糖果使出複製咒,糖果成指數級增長。不一會兒,餐廳的半空中便開始下起了令學生驚嘆不已的七彩糖果雨。

        學生們沉浸在這甜美的喜悅中,同時韓莞和賽巴斯汀也沒有閒著,他們在場外來回走動,一人手持籃子不停向學生潑灑糖果,另一人則負責對糖果施咒,讓拿糖果的過程更有樂趣。

        「哥哥姐姐,可以發糖給我吃嗎?」一名新生如饑似渴地向兩人請求。

        「當然沒問題!」韓莞爽快答應了。

        她從籃子中抓出一大把糖果,賽巴斯汀也頗具默契地順勢施展放大咒,在座的各位都被發到又大又甜的糖,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並紛紛表示果然糖比玻璃渣還要好吃太多了,這讓韓莞不禁開始為他們平時的飲食習慣擔憂。

        於是萬聖節晚宴便在如此快活的氣氛中,圓滿落下帷幕。

-

        「哈啊~」韓莞雖然捂著嘴,卻怎麼也擋不住向別人展示她的大呵欠。

        「早安,難得在早餐時段遇到妳。是昨晚沒睡好嗎?」賽巴斯汀向恰巧經過鷹院長桌的韓莞打招呼。

        「是啊,總覺得作了一個漫長又有點奇怪的夢。我好像夢到了孚立維教授,還有很多糖果之類的。」

        「真巧,我也夢到了有糖果的夢,大概是因為萬聖節快到了吧。」

        「有道理。喔!我還夢到一個超怪的,好像是你跟我告白,但我把你綁架給孚立維教授之類的。」她用虎口輕靠著下巴,似乎還挺享受這種匪夷所思的內容,「那我先去吃飯啦,同學在找我了。拜拜!」

        韓莞的招呼打得輕巧,然而賽巴斯汀就不一樣了,聽聞此話他瞬間紅透了臉,原本恬淡的笑容也僵在了那。

         「你的臉突然很紅耶,還好嗎?」坐在他旁邊的同學關心地問。

        「沒事沒事,只是吃到了有點辣的咖哩。」他勉強地指著眼前碗內的食物。

        鷹院同學狐疑地看了一眼,「是這樣嗎?那你很不會吃辣喔。」

        「我感覺肚子有點不舒服,先失陪了。」

        找藉口離開餐廳後,賽巴斯汀還真的去了趟廁所,他隨意走進某間隔間,把自己鎖在裡面。他背靠著門,無精打采地向下一滑,蜷縮在隔間的角落。

        不知何故昨天竟夢到了和韓莞相同的夢,不說出來也沒人知道這回事,但這大概是他最接近社死的一瞬間了。

        要是他也擁有和夢中的自己一樣的勇氣……
該讀書嚕→ #438
@immortal @jadeite
兩位許願的番外篇來了~因為兩位點的內容好像差不是很多,所以就併成一篇寫了
告白✔️
臉紅冒熱氣✔️
打包帶走✔️
答應發糖✔️
希望你們都看得滿意開心(逃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3
@gm40448101 好刺激的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覺小汀好萌小莞好小惡魔🤣
&來配張帥哥臉紅圖XD

不要問我為什麼是赤身,問就是AI畫的XDD

以及撞哏嘛……不要大意的正面上吧!(欸不是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jadeite
你放的圖比夢還要刺激啊( ノω\ )
打包帶走後逐漸往奇怪的方向發展XDDD
那我就不客氣的撞啦XD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欸、欸,這樣嗎?
奇、奇怪,我明明只是想畫臉紅、害羞的白髮男孩……
嗯,沒關係沒露點應該就sa......fe?
&偷偷說,我本來是想畫打包那個畫面的
但是手動添加再丟AI後,就變得更加糟糕(的緊身囚犯圖?)連性別都變了
我只好把可能被AI混入了雌激素的糖果收回就這樣直接放了w

不畏妖禦 @immortal

2
@gm40448101
啊啊啊啊啊!好甜!好可愛!
告白場景超可愛!後面打包帶走倒是很有小莞略無厘頭的風格哈哈
不過兩個人夢到一樣的夢什麼的也太甜!如果正文有機會可以讓他們發展就更好了(貪心
我很開心!超感謝阿蒔認真寫了這篇啊!超讚!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jadeite
聽起來好糟糕
不知道之前AI都被喂了什麼圖XD

@immortal
哈哈哈哈哈物理打包帶走XD
嘿嘿嘿夢裡很甜(?),也放一點小小的糖到現實世界XD
謝謝!你們能喜歡這個番外我也很高興~~( ≧Д≦)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