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華茲創辦人】【中世紀】創辦者年代 (重製版) (更新至序列二:第二章)

發表於
這一樓是以許久以前莉莉 @hk123和婭婭 @Irena_Potter外加本人所合寫的文為基底的重製版。
原樓:創辦者年代:起源
(兩位原作者均已取得同意)
顧名思義,基本上就是寫霍格華茲四位創辦人的故事。由於是以之前的樓為基底,因此最開始的故事我也會全盤接收再去做修改,不過之後的故事和兩位原作者設想是不一樣的

然後由於hp原作裡對這四位角色描寫並不多,所以依本人想像所描繪的故事理所當然會跟原本hp世界觀的故事非常不一樣。不過在原作裡所提到的關於他們的每個訊息在這裡都會盡量還原。
不嫌棄的話請享受這樣的故事吧。(如果認為這故事值得自己享受的話)

作者的P網
目錄:
(章節順序以發生時間排列)

序列一 相遇


第一章(薩拉札.史萊哲林 其一) #1

第二章(羅威娜.雷文克勞 其一) #6

第三章(高錐克.葛萊芬多 其一) #7

第四章(海加.赫夫帕夫 其一) #8

第五章(羅威娜.雷文克勞 其二) #11

第六章(薩拉札.史萊哲林 其二) #24

第七章(高錐克.葛萊芬多 其二) #27

第八章(薩拉札.史萊哲林 其三) #28

第九章(薩拉札.史萊哲林 其四) #39

第十章 #49



序列二 生存


第十一章 (高錐克.葛萊芬多 其一) #52

第十二章 (羅威娜.雷文克勞 其一) #53
9

本文作者

  • 高等魔法修練者
  • 100  2275

阿轟 @max4413

2

{序列一}
第一章
(薩拉札.史萊哲林之章(1))



我愛我的父親,我的父親也愛著我。我們是真正的家人,雖然我也有很多兄弟姊妹,但是他們都不像父親一樣始終存活於我的心裡。直到現在,我還是常常想起父親看著我們的微笑,而他死去之時的悲傷眼神更是時常突襲我的腦海。
七年前,我的父親被殺死了。只因為他是巫師,所以他被殺死了。

我記得他還活著的時候,大家都叫他:「蒂龍郡的史萊哲林公爵」。
奶媽告訴我說父親為了公事繁忙所以沒能好好善用自己的時間,所以我們很少見面,但是我一直知道他很愛我們兄弟姊妹,也知道他為了我們家族與國家而在外面的世界奮力戰鬥。
每當蒂龍郡的居民開始聚集,在每條街巷用熱烈的歡呼與喝采通知我父親回家了的時候,我會滿心期待的數著時間走過的腳步聲,因為我知道父親會為了小孩不能知道的事與一大堆大人見面。

每當這個時候,奶媽會讓我們在城堡裡的塔樓上,等著父親的馬車在人潮中越來越靠近。等到我們興奮地指著父親的馬車在街道上時,奶媽會讓我們入寢宮,召喚最體貼的傭人為我們梳洗身體、整理頭髮,然後穿上最正式的衣物。
接著父親會召見我們。他會擁抱我與每個兄弟姊妹,親吻我們的臉頰或額頭,用憐愛的眼神注視著我們每個人。
然後父親會問我們最近發生甚麼事,我們可以隨心所欲地講任何事,不管我們說了甚麼,他總是能帶著微笑一直聽下去。
最後,他會擁抱我們,然後笑著讓我們回房睡覺。

不過,我不是那種會乖乖睡覺的孩子。
除非那天真的很累,不然我每到半夜,都會晃進城鎮中感受不一樣的光景和夜風吹拂的涼爽。不然就是走到父親的寢宮旁,如果他看見了,會走出來溫柔的叫我回去,如果我不想,那就會把我帶進自己的房間和母親三人一起聊天,聊到天邊泛起白光也沒關係。
就在那天,我原本也帶著期待著可以和父母一起待著一整晚的心情往寢宮走去。但是這次的夜晚不一樣,因為我能聽著遠方的吵雜聲和自己的腳步聲一起混入寧靜的夜晚、我能看見寢宮旁的火光浸染了周圍的夜空。



那是甚麼?我慌張地往寢宮奔去。人民的怒吼與起鬨聲此起彼落,在寢宮邊舞動的火焰身影也越來越清晰。
我連自己腦中的聲音都忘記了,只顧著衝進火中。我好害怕,害怕會失去現在的一切,害怕會失去父親。但是連我都能在自己盲目的叫喊聲中找到無數的恐懼與絕望。
濃煙籠罩了整個城堡,我奔在其中努力忍著濃煙在雙眼裡帶來的刺痛,跑過了大廳和僕人的房間。沒有任何一個僕人發現我,他們都忙著找到自己的東西然後逃跑。

我找到了父親的房間,筋疲力盡的我艱難的走上樓梯,而父親的房間裡幾乎已經被火燒盡,它的樣貌已經與我的記憶大不相同。
「父親!母親!」
父母無力的身影倒在床邊。曾經這個能讓我快樂的談天說地的四柱床,如今已經滿目瘡痍。我趕緊衝去父母身邊,但是已經沒意義了,他們毫無意識、動也不動,彷彿......彷彿從一開始就只是具屍體。
「父親!父親!父親......」
我抽泣著哭喊,父親的意識好像是被喚醒了,緩緩地向我睜開眼睛。

「薩拉札......快逃......」
雖然父親的臉上仍掛著如往常的微笑,但它的雙眼中卻隱藏著無盡的悲痛。
「對不起......我的孩子......」
父親的淚水流過臉龐,倒下,我暗自希望下一秒父親和母親就會起身,笑著告訴我這一切只是個有點過頭的惡作劇。但是甚麼都沒有發生,他們倆已經永遠無法再動一步了。
而我只能無力的哭喊著,只能邊啜泣邊望著城堡外好多好多的大人闖入我們的家。

「那個小巫師在這裡!」
「滅了那小雜種!」
面對群情激憤,我甚麼都不懂,只能驚恐地望著那些大人用手中的武器指著自己。他們怎麼忍心?更重要的是,我們不是雜種。
「我們做了甚麼!為甚麼你們要這樣對我們!?」
「我們要消滅你們!惡魔的後代!」
我激動的向著人群怒吼,那裡有好多我認識的人,他們各個都曾經和藹可親的對待我和我的兄弟姊妹。而如今,他們都像是被甚麼附身一樣,變成了可怕的怪物。為甚麼?為甚麼會這樣?

一個大人的喊聲剛落,就一道銀光從我背後往那人飛去,他手上的長劍匡噹一聲飛落在地。
「只不過是會魔法而已!我們沒有犯了甚麼錯!」
是奶媽的聲音,奶媽說著從我後面用魔法壓制著人群。
是阿,我們沒有錯。
父親、母親、我的兄弟姐妹們甚麼壞事都沒做,為甚麼會落得這般下場?
「身為會巫術的惡魔之子,就是你們的錯誤!」

甚麼?你在說甚麼?我只能在心裡不解的反駁。
我記得他們所謂的巫術,那是家族遺傳下來的魔法。我們會用它在家裡玩耍,做些讓東西飛起來之類的小把戲,母親和奶媽也會用魔法作家事,我看過奶媽讓碗盤在天空一邊飛舞一邊將自己清洗乾淨。但是,會這樣的事就是錯誤嗎?
「薩拉札!」
奶媽呼喚了我的名字,我現在才回過神來,趕忙轉頭往她的方向奔去。她一把將我抱起,往人群的反方向奔去。

「奶媽!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這些會發生?」
「你父親用了魔法救下自己的部下,消息傳過來了。」
「只因為這樣?」
我用模糊的視線往上望向奶媽的臉龐,她也是一邊啜泣一邊哭喊。
「薩拉札,一切都結束了。」
奶媽好像用魔法讓後方的郡民無法再靠近,雖然衝殺聲和叫喊聲漸行漸遠,我還是能聽見那男人說的話,忍不住往後忘了一眼。

「殺了操著可怕巫術的惡魔!我們要將撒旦留下的錯誤導向正統!」
這句話讓我忍不住想要反駁,我張開嘴巴準備怒吼,卻發現甚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不對,你說的不對。父親沒有錯,母親和奶媽沒有錯,我的兄弟姊妹沒有錯,我們每個人一點錯都沒有。
在一片混亂中,我開始自言自語。
錯的是你們,錯的是你們的無知,錯的是你們的恐懼錯的是這樣無知的國家,錯的是這樣自私又無知的人類。
錯的是這個國家,不是我們。

絕對就是這樣沒錯,錯的是這個世界,不是我。

Kerria Min / 凱里 @kerrrd222

1
阿轟寫得很好!而且筆法是我喜歡的風格!沒想到薩拉扎史萊哲林能有這樣的發展,感覺小薩拉扎有點......可愛?有點難想像他將來會是個極度純種主義者,不過這個點或許是一個契機跟轉捩點呢~
他的父母跟兄弟姐妹好可憐,那個年代的風氣真的給巫師界帶來極大的迫害跟恐慌......
話說可以加訂閱嗎?我好期待下一篇!

阿轟 @max4413

1
@kerrrd222

可以訂閱!!感謝你的期待ww

因為一直沒有回應我有點怕呢XD是啊這可能是這個思想的緣起
是啊…人類總喜歡自相殘殺呢,遇到自己不了解的,就害怕去了解,那時候的人類還真可憐

寞覡 @mystic

1
啊啊啊!創辦人故事回來了!!!
(到現在頭還卡在上個坑裡......)
重製支持!真的很喜歡這些HP的古老故事(看到重出江湖超級興奮)
訂閱也算我一份唷

阿轟 @max4413

1
@mystic

初次見面你好~因為重看了hp小說才想重製ww
感謝你的支持和訂閱~

阿轟 @max4413

1

{序列一}
第二章

(羅威娜.雷文克勞之章(1))



現在想起來,母親總是很撈叨,常常在我還沒有反應的時候就自顧自地說了一大堆話。大多是命令,不然就是往事重提。基本上還滿多時候還滿麻煩的,而直到現在,這個想法多少有了一點點改變。不過,最後一次聽著母親的自說自話那一天,我可完全沒有現在的感覺,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心情從那天之後,就一直待在我的腦海裡。

「羅威娜。」
那天晚上在家裡,母親最後一次叫了我的名字,我像往常一樣,沉默著等她繼續說下去。
「葛萊芬多父子就要走了,妳不和他們道個別嗎?」
「......不用了。」
葛萊芬多先生是我父親的好友,我搞不懂他們。從我有記憶以來,就知道父親拋下我和母親離開到了遙遠的地方。是出於罪惡感嗎?他的朋友葛萊芬多先生一直很照顧我們。不過他那大我一歲的兒子好像把我當成妹妹一樣看待,那種態度令我覺得麻煩又奇怪。

兩年前,不知道為甚麼,有叛神之人潛伏的消息被傳到我家附近被母親稱為「麻瓜」的村民耳裡。
葛萊芬多家離開之後不久,家門外就有吵雜聲響起,看得出來母親完全沒預料到那些自以為是的村民會來這麼快。
「他們來了。」
母親望了一眼窗外並抄起放在桌上的魔杖,我也躲在牆邊用窗戶往外看,能看見幾盞火光清楚的逼近我們的屋子。
「我打不過他們,人太多了。」
母親說著轉過身來,她將蓋在地上的毛毯一把掀開,原來有個暗門一直在那裡。

「羅威娜,妳進去把裡面的東西拿著然後離開,它可以幫助妳活下去。」
這句話傳進我的耳朵哩,雖然已經知道了母親的意思,但我還是忍不住提問。
「那妳呢?」
我只顧著盯著母親的臉,連淚水忍不住在眼窩裡潰堤都沒有察覺。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把妳的命運託付給一本咒語書。」
母親說著用雙手捧起我的臉,拇指抹掉我左頰的眼淚,笑了。
「但是如果兩個願望都想選的話,最後兩個願望都會失去的。」

我搞不懂,為甚麼母親要這樣說?如果母親不留下來的話,我們就會死去嗎?那又為甚麼我孤身一人就有可能活下去呢?
突然,村民的吼聲撞擊著我的耳朵,我隱隱約約能聽見有人在喊:「殺了那兩個賤貨!」這些人真好意思,能夠名正言順殺人的理由在世上根本不存在吧?神和上帝會願意默許這樣的行為嗎?不對,也許祂們也一樣,只是人類用來傷害事物的藉口。
母親收回微笑走近門前,突然一陣刺耳的劈啪聲,葛萊芬多父子憑空出現在我和母親中間。
「你們過來做甚麼!?」

母親怒氣沖沖地向葛萊芬多先生劈頭就問。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他們不是已經離開了嗎?為甚麼要為了我們折回來?
「我答應妳丈夫了。」
葛萊芬多先生舉起雙手示意母親冷靜。
「約定一立下,就算會死去也要遵守。」
為甚麼?我搞不懂葛萊芬多先生的話,不是我父親自己拋下我們的嗎?為甚麼葛萊芬多先生甘願為了他和我們拋棄自己的生命?

我看向葛萊芬多先生的兒子高錐克,他的表情沒有恐懼。但是為甚麼?他難道對這樣的決定沒有有所不滿嗎?
房門發出陣陣震動,我母親急了,她用魔杖將暗門打開。
「羅威娜,拿著這本書快走!」
我徒勞的點點頭,但是這時候,房門被破壞了,一大堆的人衝進屋裡。
「就是這些傢伙!以神之名將他們滅了!」
為首的幾個男人喊道,但他們馬上被母親和葛萊芬多先生的咒語擊潰,戰線轉眼間退後到屋外。

我回過神來,抱著書就往暗門跑,但是還有一半距離時,高錐克就一把將我壓在地上,我從他的肩後看見一枝羽箭飛過。
我重新站起身來,看見高錐克站在我前方面對著人群。刀光、火光和咒語的光芒混雜在一起。我急忙跳進密道裡,但是我不想走,把頭往外望去看著在門前戰鬥的身影。
「高錐克!」
高錐克一揮魔杖,在門後的人被一陣風吹飛。高錐克向我跑過來蹲在門前。
「妳快走吧。」

「那你呢?」
我忍不住問道,但是突然看見他背後有個人拉滿了弓......
「小心!」
高錐克一個閃身,一支箭擦過他的肩膀。
「妳快離開,我們都已經沒機會了。」
「可是......」
我不想相信他的話,但是卻只能認命。今晚有三個人會死,再不走的話我也會死。但是為甚麼呢?高錐克明明可以離開,為甚麼卻還是要留在這裡?
「羅威娜。」

「像我們這樣的人要懂得遺忘和習慣失去,才能在這世上生存。」
我知道高錐克的意思,但我不想習慣這種事。我忍不住盯著高錐克的臉,想將著個畫面與今晚的經歷永遠烙印在腦中。
「這是妳父親離開之前,跟我和我父親說的。」
甚麼?
高錐克不跟我解釋那句話,他背後那些醜惡的人類再度逼近。他轉過身,面對著人群。
「羅威娜,快走吧,沒有時間再猶豫了。」
很遺憾,他說的對,我轉身進入那個狹窄的密道,連暗門都來不及關。我開始往黑暗奔跑,然後,連背後的光明也消失了。
訂閱名單

@kerrrd222
@mystic[/quote]

阿轟 @max4413

0

{序列一}
第三章
(高錐克.葛萊芬多其一)





「為甚麼你們麻瓜不能了解我們呢...」
眼看著羅威娜終於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高錐克將暗門關上,低下頭自言自語。
在身前的麻瓜們依然使著奸惡笑容圍著自己,他很清楚。
「你們為甚麼會對我們有這樣的誤解...」

高錐克轉無力的發問,好像這種問題能有個合理答案似的。
「把靈魂出賣給惡魔的賤人,用妖言假搖尾乞憐阿。」
這句話讓高錐克猛的抬起頭來,讓他能看見每個人的臉。
有的人仗著人數優勢,有把握的露出嘲笑、輕視的笑容、有的人面對著未知的事物,被自以為的可怕下的緊閉嘴巴。

「等等!我們並沒有把靈魂出賣給惡魔啊?我們從來沒主動傷害你們吧?」
高錐克抬起雙手,魔杖用拇指夾著,好像這樣就能褪去麻瓜的敵意一樣。
「住嘴!惡魔!」
一把箭從人群中飛來。

「等一下!」
高錐克握起魔杖將箭在空中揮開。
「惡魔憑空將箭彈開了!」
廢話,如果是平時的他一定會這麼吐槽,那把箭連尾羽都沒有。

「你們不能好好聽我說嗎?!」
「老的惡魔殺了好幾十人!」
高錐克與在自己前方的麻瓜們的視線一同被嘶喊聲牽引到遠方,遠方父親戰鬥的身影簡直就像是在當面說著期望麻瓜理解我們的想法有多麼愚蠢一樣。
「殺了他們!」人們舉起自己的武器,喊殺聲此起彼落,眼前的一些人轉頭衝向父親,一些人留下面對著高錐克。

高錐克閃過一把從上揮下,用魔杖將揮刀的人擊暈在地,再往右揮飛一人手中的鋤頭,拼命的不讓自己使出傷人的咒語。
「啊啊!!」
高錐克勉強望一眼父親,一把長槍在魔杖尖前滑過他的身體。
「高錐克!聽好了!」
父親吶喊,他終究還是體力不支,一把刀在他身上留下一大道血痕。

「父親!」
高錐克拼命衝向受傷的父親的方向,但父親卻沒有痛叫出聲,只是再一次叫了他的名字。
「別過來!高錐克!」
「甚麼?」
高錐克停下腳步,迷茫的幾乎忘記抵擋攻擊。

「你快點逃跑吧!好好照顧羅威娜!」
高錐克無助地望著父親身上多了一道又一道切口,他能知道父親是用最後的力氣說出這些話。
「你們兩別輸給這世界了阿。」
倒地。

「啊啊啊啊啊!!!!」
已經沒有希望了,高錐克用聲嘶力竭的狂喊來接受這事實,點點水珠滴進土中,但是還剩下一大堆人潮著他逼近,他將魔杖指向敵人的腳邊,一群人慘叫著被從地上颳起的震波吹飛。
高錐克甩了魔杖後轉身狂奔,一有人擋在前方就咬著牙邊跑邊揮舞魔杖。
眼淚滑過臉頰,和進地上的血水裡。

馬上就到了剛剛羅威娜離開的地方,但出口已被堵住,高錐克踏上殘骸然後狂奔跳出。
在殘骸外是與泥地形成對比的草原,他在草地上滾了幾圈後爬起來繼續拼命奔跑,後方的人還想追殺,卻被突然颳起的大風擋住去路。



不知道過了多久,高錐克癱坐在地上,身後靠著一棵樹,這一帶只有一棵樹。
高錐克的身後,剛剛的戰場已經在兩個地平線之外了吧,這讓他想起父親。
父親在最後一刻死命留下的話語,裡面沒有說再見也沒有我愛你,只有「好好照顧羅威娜。」
為甚麼?高錐克並不知道,也許這只是父親對當年的約定太過看重的結果。雖然聽起來很麻煩、很不負責任。但是高錐克知道這是自己唯一能走的路。因為比起痛苦的哭泣,寂寞著哭泣的痛苦更讓他無法接受。

高錐克站起身來,不安的喃喃自語。
「守護者嗎.....」
羅威娜根本不需要保護與照顧,他在心中自言自語著邁出腳步,然後想起了自己偷偷在心中訂下的目標。
創造一個沒有差別的世界,不管多小都沒關係,希望能組織起這樣的世界,然後持續到永遠。

想到這裡,高錐克乾笑起來,卻像是在哭一樣。
「這樣幼稚的願望....羅威娜一定會笑我的吧。」
高錐克笑著自言自語,繼續往前走。在他的前方,太陽垂落在地平線之上,形成了悲哀的金橘色,灑滿了他的身體,和整片大地。
訂閱名單

@kerrrd222
@mysti

這次非常的偷懶XD只有直接將以前的那篇文拿來改一點點地方而已。
不過也好讓我趕快更新下一篇WW

阿轟 @max4413

0

{序列一}
第四章
(海加.赫夫帕夫其一)




從三周前,一座村落之上下起了驟雨,原本村裡的大家以為這場雨過不了幾個小時就會褪去。沒想到,幾小時變成了一天,一天變成了一周,最後連續下了七天的暴雨引發的洪水整整過了兩周都還是無法褪去,現在還在村落坐落的草原諮議肆虐著。

雖然很多屋子因為這次的洪水而徹底摧毀,但是以村民們的眼光來看,並沒有多少損失。也許他們還認為這場洪水是上帝派來的呢。
有間簡陋的小木屋被這場洪水徹底毀滅,它處於這座村子裡最陰暗、最不起眼的角落中。當它的殘骸還在洪水中漂流的時候,有其中兩塊殘骸上乘載著兩個緩慢的心跳。屬於原本住在這裡的,名為赫夫帕夫的奇怪女人和她的女兒的心跳。
汪洋中,赫夫帕夫的女兒醒來之時,她除了自己的母親以外看不見其他人,好像其他村民打從一開始就完全不存在一樣。

女孩虛弱地趴在木板上,緩慢的睜開雙眼。突然,她的意識被點燃,一邊叫喊著一邊用雙手划水往另一塊殘骸靠近。
「媽媽!媽媽?」
女孩停止划水,兩塊木板碰在一起的撞擊聲蓋不住女孩不止的吶喊聲。她能清楚看見媽媽整個人靠一片大卻重的木板支撐著,幾乎是半沉沒狀態,好在吶喊聲過後,在黏著濕頭髮的臉龐的雙眼也緩慢睜開。
「哈,好孩子。」
媽媽微笑著,但是她的聲音卻虛弱到不行,女孩不想承認她聲音裡夾雜的絕望,然而,事實就是這樣。

「我啊......應該沒法撐到洪水結束了......」
「為甚麼?」
這個問題簡直多此一舉,但是女孩的母親沒有說出來,只是微笑的望著。
「聽好了,海加,之前放在我們書櫃上的,找出來好好保管,別讓村子裡的那些傢伙找到了。」
「嗯,嗯!」
女孩吸著鼻子頻頻點頭,等著媽媽說出下一句話。

但是她說不出來了,她微笑著伸手撫摸被洪水和淚水沾黏上頭髮的女兒臉頰。微笑裡好像在訴說著不甘心。不甘心的問說為甚麼自己會染上這種病來在這不足為懼的天災中拖自己的後腿,不甘心的訴說著不想要在自己的女兒還那麼小的時候死去。
她繼續摸著,然後哭了。
她的女兒也哭了。周圍甚麼聲音都沒有,只剩兩道啜泣伴著兩個心跳聲。然後其中一陣心跳消失了,而後多了一陣哭喊,陪著剩下的最後一顆心跳,在濕氣中空洞的迴盪著......



「妳還活著嗎?」
海加覺得自己在沉睡,她的眼前一片漆黑。但是清楚聽見的聲音卻又不像夢,那個像母親一樣溫柔卻又帶著幾分嚴厲的聲音像是雙手搖動著自己。
「妳叫甚麼名字?」
黑暗開始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帶著幾朵白雲的天空。海加坐起身來,睡眼惺忪的四處張望。
視野比較清楚了,海加認出這裡是以前在家裡看的見的遠方的小山丘,她感覺到自己坐在片片草地上,這個地方沒有被洪水淹到,而且現在好像比平常還要溫暖。

海加往後望了望,發現左後方有堆營火,營火的旁邊坐著一個從沒見過的黑髮女孩。
「妳是誰啊?」
「是我先問妳的。」
海加奇怪的望著露出不耐煩表情的女孩的臉,在她的記憶中,完全沒有聽過有人對自己問這句話。
「海加.赫夫帕夫。」
「羅威娜.雷文克勞。」
好在對方馬上就跟著回答,海加原本還擔心自己是不是惹她生氣了。
「妳該感謝我在遇到妳之前先路過那座村的廢物們。」

海加決定不向對方計較她的用詞,轉過身面對她,感謝意義的點了點頭。但是對方好像不太習慣似的將頭別開。
「妳接下來打算該怎麼辦?」
面對這突然的問題,海加不太想承認自己甚麼都沒想過,她甚至連母親不在了還要不要活著都不太確定。只能戒慎恐懼地盯著羅威娜往村落的方向望。
「我們今晚就得離開了。」
「甚麼?」
嚴肅又認真的眼神把海加盯的呆愣不已,她完全無法理解為甚麼對方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們今晚要一起離開這裡。」
訂閱名單


@kerrrd222
@mysti[/quote]

花兒‧羅古德 @lay10070521

0
@max4413

好久不見
終於看見
你寫的文
沒有
你的文
都沒有棄掉呢

阿轟 @max4413

0
@lay10070521

哇啊真的好久不見啊www
我的文應該一直沒有棄掉吧XD

阿轟 @max4413

0

{序列一}
第五章
(羅威娜.雷文克勞之章(2))



這些天來,我一邊看著咒語書一邊往家的反方向前進。
轉眼間,母親和葛萊芬多父子在我身後死去的那天已經過去兩年,母親留給我的那本咒語書教會我很多事情,我學會了像她那樣戰鬥,連像葛萊芬多父子那樣的瞬間移動也會了,但是這個技巧對現在的我來說還是很吃力,這點讓我想起高錐克。當年的他還比現在的我小一歲,但是卻已經熟練了這樣高難度的魔法......然而卻還是死了。這樣看來,還是得變的更強才能活下去。但是......活下去做甚麼呢?真可笑,即使已經確定自己的生命沒有意義,卻還是會害怕死去。

「雷文克勞小姐,妳在想甚麼呢?」
上周我路過一座正洪水氾濫的村莊,這裡的麻瓜和我之前遇見過的所有麻瓜都一樣,無知弱小,卻又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是正確的,噁心。我到底甚麼時候能看到不會魔法的聰明人?不對,或許該問的是,這種人真的存在嗎?
「雷文克勞小姐?」
突然的叫聲嚇到我了,這可不能怪我,畢竟我已經兩年幾乎沒跟別人接觸過了,從那天以後,也沒有人叫過一次我的名字。
「甚麼事?海加。」

暗金髮女孩茫然地眨眨雙眼,好像她已經對我講了好幾句話似的。
「我剛剛問妳,妳現在在想甚麼?」
我為這個問題遲疑了幾秒,然後回答:「沒什麼。」,希望她今晚別再跟我搭話了,我還不能習慣。
海加.赫夫帕夫是我上周從洪水裡救出的女孩,當時她的母親明顯沒了呼吸,所以我用漂浮咒把她一個人從洪水造成的汪洋裡救上岸,最後抝不過她,把她的母親也弄上岸埋了。也許因為這樣,她好像一直覺得我是個很好的人。事實上,要不是我從那些麻瓜村民口中聽見了她母親的「怪異事蹟」的話,當時根本就不會理會她。

「妳會魔法嗎?」
我懷疑的望向海加幾天前在舊家的殘骸裡找到的盒子,那裏面是她的母親留給自己女兒的東西,一根魔杖。但是海加那張稚氣的臉幾乎讓我懷疑,她有沒有辦法靠自己活下去,也許連魔杖都沒碰過。
「媽媽有教過我一些。」
海加說著打開箱子拿出魔杖,用它將一顆要拿來當柴火的原木變成了一隻獾,然後像個小孩似的與牠玩耍。倒是滿厲害的嘛,那本咒語書沒有告訴我這樣的技術算不算在很強的等級,不過這種魔法......感覺也還不錯。
「好了好了,收起來吧。」

「嗯。」
海加從草地上撿起魔杖,揮了一下,獾變回一顆原木。
看著海加將魔杖收回盒子裡,我忍不住想著。從今以後該怎麼辦?有個人在自己的身邊的話,生存下去肯定會比從前更辛苦。而且之後還會遇到很多的威脅,這樣的話,或許從一開始就不理她自己走掉也許還比較好。
「雷文克勞小姐?妳累了嗎?」
「沒有,怎麼了?」
海加用純真的笑臉望著我,明明都是小女孩,我當年怎麼沒有像她這樣單純?

「不,今天妳做了很多事,我想如果妳累了的話,讓我來幫忙守夜吧。」
幫忙守夜?我忍不住輕笑一聲。守夜甚麼的根本沒必要,從我開始讀起那本咒語書的那天起,都會在自己的營地施下層層的保護咒和麻瓜驅逐咒,以有可能對我們造成威脅的麻瓜和猛獸的標準來看的話,我們現在根本一點危險性都沒有。
「不用守夜。」
我笑著拿起自己的魔杖往斜後方隨手施了一個屏障咒。
「不勞妳費心了,想睡的話就睡吧。」

「好。」
海加綻出一個微笑,她將魔杖盒抵在自己的腦後,然後身體直接往後躺下,閉上雙眼。
看著她在火堆前入眠的身影,我再次思考之前想到的問題,但是沒有多久,猶豫的心情就被那張熟睡的臉給通通吹散了。
『讓我幫忙守夜吧。是嗎?』
我笑著站起身來,繞過火堆走到海加的身體旁邊,坐到草地上並將咒語書放在身後。然後我枕到她的上面,臉面對著海加的方向,跟著閉上眼睛。



我和海加繼續往我原本走的方向繼續前進,就這樣度過了四天。現在我們身處一條河邊。
這條河又寬又長,但又不深,最深的好像只到我的膝蓋。河的邊緣還有一片很大的泥沙地,有很多鳥會站在上面捕魚。海加好像很喜歡這裡。
她喜歡這裡的理由不是因為會有很多鳥和小魚可以觀察,而是因為我們在河邊找到的一處木屋。這間木屋看起來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人住了,從這裡存放很多東西的樣子來看,這間房子的主人應該在一兩周前就因為甚麼意外死了吧,但我沒有將這個推論跟海加講。

「這裡現在已經沒人住了。」
我從窗外看了看屋子的情況,然後用開鎖咒打開門。
「那我們先住這裡怎麼樣?」
海加興奮的向我問道,但我不敢斷定,畢竟這地方對現在過這樣生活的我們來說簡直就是天堂,而我不敢鬆懈於自己的情況。
「這裡只有一張床喔。」
「那我們就一起躺這張床啊!」
我遲疑了一下,但認真想想,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

「可以,但我們不會永遠住在這裡。」
我說著把兩年前從一個麻瓜身上拿到的行李袋放在木屋裡的地板上。這個木屋裡除了床以外還有很多櫃子跟一座火爐。不過我還是得在門外生火,總不能把魚拿到屋子裡面烤
「我先出去抓魚了,等會再出來吧。」
「嗯!」
海加的聲音聽起來很有朝氣,好像因為可以待在這裡而開心。但是我們又能在這裡待多久呢?我忍不住在心裡問道。
訂閱名單


@kerrrd222
@mysti[/quote]

寞覡 @mystic

0
意外發現羅威娜特別厭世欸......
而且海加的跨物種變形互換也太天才了吧😁

阿轟 @max4413

0
@mystic

終於有人回了好開心qwq我需要拜一個會搭訕的紅人為師(跪

因為舊版的創辦者裡面創辦者就真的很厭世的感覺www因為這四個巫師在當時的標準就是很強的感覺,傳奇的感覺必須從小培養起owo(??

貝蘭迪 ( 不定期潛水中 ) @hk123

0
@mystic
@max4413
原樓主來八掛了 ( 被毆
我當時是真的把她寫得挺厭世的XDD就看很多東西不順眼這樣 ( X
話說我真的好想重寫啊,當初的想法甚麼的突然又湧上來了 ( 被拖走

阿轟 @max4413

0
@hk123

對呀我好像還寫得比妳的還隨和一點ww可是海加可愛的感覺應該差不多www
很抱歉這次真的完全沒辦法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