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聽風閣 0801更新 星塵落(AD單人向?)

發表於
此處沒有說書先生的文采斐然、巧舌如簧,只有來自風中的寥寥數語。
歡迎來到聽風閣,雖無茶點可供享用,何妨坐下稍事休息,且聽我絮叨一二。
喔,尚有一點,須知:此處並非日日開張,還請各位看官耐心等待。

注意事項:
1.追求自己的最高品質,加之麻生忙碌,更新緩慢,請各位適當催更。
2.不接受拉郎配(非官方CP),請不要提及其他CP。
3.個人偏好BE,文中可能刀子居多,偶有小糖,並且文風一日一變(不你根本就沒有文風這種東西),有時可能夾帶私貨
4.歡迎留言討論內容或提供建議,看不懂需要賞析也可留言,留言請減少錯字,感謝。
5.開放點梗點CP(無CP也可),我看情況寫(意思就是寫不來的我就跳過了)(這人真壞),點CP請注意第2點。

目錄:

#1 思念(CDCC)
#4 午夜夢迴(SSLE單向,JPLE提及)
#5 時空(SSLE)
#10 追光(HPGW)
#13 追光後續——誓言(HPGW+RWHG)
#14 鏡中影(GGAD)
#17 考試(RWHG)
#18 平凡.不平凡(哈利單人向)
#20 雙生(雙子非CP)
#21 雙生後續——習慣(雙子非CP)(OOC預警)
#25 曾經擁有(SBHP親情向)
#26 馬卡龍(微RWHG)
#27 星塵落(AD單人向?)
15

本文作者

  • 複雜魔法修習者
  • 77  1570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8





她向來都知道她還算是受歡迎、知道自己外貌還過得去,也知道自己心裡對那人的傾慕。
她自覺只是滿天繁星中的渺小一宿,那人好比空中皓月。在她眼裡,他是耀眼的,然她不過是眾多女學生中的一個。
自從他成為四位勇士之一,便顯得越發耀眼,但依然溫和。
可她萬萬想不到,這樣的他會來邀她同去舞會。
她欣喜的看著他,他灰色的瞳映上滿天的晴藍,明亮而溫和。也許是出自於東方血統的內斂,稍稍猶疑了才答應了他。瞧著那人眼底掩不住的歡喜自己心裡湧起了點暖意,還有點別的什麼,引的她心跳的飛快,但她不曾細究,只當作是自己那點心思得到回應的喜悅。
現在想來似乎是不安,興許是早有感應,知道她不能長久的擁有這份美好。
不過那會她當是不知的。
萬眾矚目,眾人目光跟隨著她——身邊的他,也許也有她,作為勇士的舞伴。然而有道目光緊緊的追著她,在衣衫旋轉飛舞間她確認了那目光的來源,那是另一個勇士,是所有人傳唱稱頌的救世主。那男孩她曾見過的,在男孩眼中也有著她熟悉的光芒,那是她望向他時不自覺帶上的情感。說起來男孩也邀請過她的,在她給出答覆地當下,男孩眼裡浮出了失落和慌張,而她只能略帶歉意的笑笑並轉身離去。
意外總是來的很突然,尤其是對勇士來說。競賽總是危險重重,缺胳膊斷腿的都是常事,在許久以前也是會失掉性命的。
當男孩帶著他出現在迷宮外,他失神的雙眼直瞪著晦暗的夜空,男孩幾近崩潰的護著他的身軀,她似乎明白了什麼,顫巍巍的喘著氣,思緒一片空白。
混亂間她聽見有人宣布了他的死亡,她任由淚水糊了她的眼,雙眼倔強的朝著他望。好像被抽空了一般,又好像一如往常,她仍活著,仍在呼吸,她還是個學生,還是一樣的受歡迎,可有什麼改變了,當她下意識的看向一旁他應該出現的位置卻只得到沒有溫度的空茫,才猛然驚覺,她已經失去了。
是錯覺嗎?整個世界一下灰暗了起來,她的心空落落的疼。
她覺得她是該憤怒的,可她的一腔怨恨又該往何處去?佛地魔?不自量力,她自嘲。那就竭盡所能,為他。
又是一年聖誕,她瞧著鏡中的身影,也瞧著鏡上他的照片,神遊天外。
她的心裡仍然有他,她放不下,但同時又對自己的心意感到困惑,如果她真的放不下,為何會去留意那男孩?為何能坦然接受那個吻那顆心?回過神來,早已淚滿襟。罷,既已接受,不如試著改變自己的心,把男孩當作...誰?那個他?她感受著嘴裡的鹹苦,一言不發。
像是要應證什麼,她和男孩一起出去了一次,她回憶著和他的那些事,心裡充塞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感受,滿溢而出的情化為一個名字衝出她的唇齒,只見男孩臉色變了變,又轉了話題,雙唇一碰道出另一個女孩的名字來,她胸腔盈滿了帶著酸意的怒氣,奪門而出。離開後,空洞又充滿了她的心,撕裂般的疼席捲了她。
此後,她再不曾付出她的心。
即使將手交了出去,但心卻深鎖於內。
之後的幾年是一片混亂,黑暗張牙舞爪欲將人吞噬殆盡,最終一戰,血染大地,無數生命為其犧牲,那人不過是無數中的一個。後來的結局已為世人所傳頌,而她就如同想避開什麼一樣,將終生託付於一個和魔法毫不相干的麻瓜。多年後思想起過往,那交纏錯落的情意都匯成一口氣隨嘆息消散。然那人的身影、那人的溫和仍鐫刻在心頭,不曾離去。





綠光撲面而來。
恍惚間似乎聽到一聲淒厲的呼喊。
全身冰冷,瞬間的窒息。
這就是死亡嗎?他感受著一切感官的遠去,感嘆著。思緒卻穿過時光,回到充滿美好及蓬勃生機的昔日。
他看見自己走在霍格華茲的走廊上,被朋友簇擁、被崇拜者圍堵。然後他看見了她,仿若生靈見著了光亮,目光追尋她的身影,一刻不離。季節遞嬗,每一天都有她。
他看見那年聖誕,他們共舞,溫香軟玉在懷,他的心鼓噪著如同戰時擂鼓,又像有顆搏格在胸腔裡橫衝直撞。他們靠的如此之近,他不禁猜想她是否能聽見他不安分的心聲。
他看見自己尋到了黑湖底雙眼緊閉的她,青絲黑袍隨水流搖盪。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他上前解開束縛——甚至還能給對手提醒時間再行動——擁著她上浮,湖水冰寒刺骨,他卻覺著身週都是暖融融的。
他看見進迷宮前她強自掩下的擔憂神情,他報以一笑。身旁父親拍了拍他的肩膀,眼裡滿滿的都是驕傲欣喜。
父親......
他不信輪迴,此時卻又希望世上真有輪迴,教他們能在來世再續前緣。
意識突然被拉回,光網密布,他瞬間明白這樣的存在是短暫的。一如他短暫的生命。
藉著最後一絲清明,他囑託了將他的身帶回給他的父親。他知道這很殘忍,對他父親、對那男孩都是,他不忍,卻必須忍。
最後,他將自己攔在黑巫師前方,和那男孩的雙親一起,義無反顧。

補充:正統的華爾滋是不會貼著舞伴,也不能看著舞伴的,不是像電影裡那樣的跳法。

吃著紅色小番茄的小盾海森(?) @Jessica

0
西追QQ看完更想罵佛地魔是魂淡惹(つД`)・゚。・゚。
寫得不錯啊~~^^b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0
@Jessica
西追的死真的很讓人錯愕(拍拍
至於老佛......只能說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謝謝稱讚😘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7

午夜夢迴



他看見了她。
她穿著那條白色裙子,裙擺盛開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她那碧綠的雙眸閃著光芒,雙眉彎彎,微風輕拂過她的髮梢,溫柔的渲染開她的輪廓。天是灰的,地是灰的,周遭一切都是灰的,彷彿全世界只有她是鮮明的。
她笑著對他說你好,掌心一朵白花開的肆意。
他逆著光,握上她朝他伸來的手。有如抓住一道光。
那光引著他從那兒時常去的樹下起身,到了黑湖邊的草地上,湖水波光粼粼。
她在光裡飄然起舞,從光裡驀然走出一個男人摟住她,兩人在湖邊旋轉著。秋葉紛飛,切割開兩人身影,化為煙塵復又重組,兩人肩並肩走出,她懷中抱著一個孩子,兩雙碧綠的眸子閃著光芒。
她笑著對他說你好,孩子吐了個大大的口水泡泡。
綠光驟然迸發,人影被光撕裂四下飛散。強光散去,只在原地留下那孩子跌坐在地,額上多了道鮮紅的疤,怵目驚心。
畫面如鏡般碎裂開,伴隨著令人不安的哭嚎聲。他自夢中驚醒。他仍在地窖,仍在他的書桌前。沉默片刻,他揮動魔杖喚出守護神,看著瑩瑩藍光匯成的生物繞著他歡騰縱躍。

Always.
這是我對妳的承諾,此生不移。

對不起這次的很短,但是之後有可能加長。

12/10 09:10 修改第一次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6





那時的他,衣衫襤褸,家庭是暴雨,鄰里是陰雲。
但他遇到了她。她是晴日,是除魔法之外唯一的光明。
初見那日,陽光正好。他如常到那樹下坐,她自坡下來,一頭紅髮似火、似豔陽,一雙碧眸如茵茵綠草、充滿生機。一朵白花綻放於她掌心,一如她的笑容。
這大抵就是一見傾心吧,他如此想到。
可他們的距離卻越來越遠,自從他們分屬兩個對立的學院之後。一邊是純血主義,一邊是仇視黑暗;一邊是陰暗潮濕的地窖,一邊是向陽而生的塔樓。友情仍在,只是注定不為同路人。
但他永遠忠於她,忠於他的心。
往後數年,他一直望著她,卻親手將她推遠、推向別人的懷抱。
眼看著綠草如茵變作幽幽寒潭,笑容不再溫暖。
他懊悔,卻無可挽回。既如此,他便默默守護。
他追尋力量,為自己也為她。
可他還是失去了她。
他用淚丈量他們之間的距離,無解。他在時光的這頭,她在時光的那頭,陰陽兩相隔。
悔無可悔,退無可退。
為了她,他保護她的兒——即便那也是他所厭惡的人的孩子,還和那人長的一模一樣——那自大魯莽的男孩。卻敵不過校長的計劃,眼睜睜的讓男孩去送死,他無能為力。幸好,他不須親眼看著男孩死去,因他的性命將在男孩之前終結。
閉上眼,他坦然接受這結局,面對重擊和毒牙全無抵抗。
他覺得自己很幸運。
死前還能看見那雙眼,一樣的如茵茵綠草,一樣的充滿生機。
他的百合,他的驕陽。他一生的摯愛。
時光終於讓他們得以相見。
他緩緩閉上眼。




她來自麻瓜家庭,因他而知悉魔法。
稱不上是兩小無猜,卻也有幾分情誼。
然他們終究不同。
他們曾有交集,卻在一個岔口走向不同道路,越走越遠。
她有了家庭,心有所屬,但對曾經的朋友仍有情誼在,那是純粹的友情,沒成想竟是這樣的情誼成了他此後半生的負累。
但她也知道他從不曾後悔。也許這就是最奇妙之處。
她身死那晚,黑夜如此寒涼,她卻將自己最炙熱的付給了自己的孩子。
在意識消散前看了孩子最後一眼,充滿祝福的一眼,孩子在嬰兒床裡哭的聲嘶力竭。
他姍姍來遲,故人身軀已冷。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考前最後一更,下次更新就是學測後啦~
親世代相關的描述太少了不敢多寫,寫多了怕會OOC

GRMS👑安琪拉喝了魚鰓草果汁 @Sirious520

0
引用自風風@walkinginthesky 的發言:
她身死那晚,黑夜如此寒涼,她卻將自己最炙熱的付給了自己的孩子。
這裡是不是漏字了呢?最炙熱的愛嗎?🤔
p.s學測加油啦~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1
@Sirious520
沒有漏字喔
可以指愛也可以是其他的東西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0
@walkinginthesky

學測後見,希望點的CP是:

(隱形墨水)(反白)

哈利與金妮


雖然文區還是有人(包括我)寫,不過我好奇不同的文字描述他們的互動。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2
@lyncc16073
感謝~
本來就有寫這對CP的計畫
已經寫了開頭了
後續就等學測完再繼續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8

追光



金妮從未想過她能追光成功。
對她而言,哈利.波特是遙遠的人,是只存在於故事書裡的英雄,縱然他只比自己年長一歲。
兒時,哈利.波特活在媽媽及哥哥給她念的故事裡,沒有任何過多的描述,他長相如何、性格如何、過什麼樣的生活她都不知道,故事的最後往往都是「年幼的哈利打敗了令人聞風喪膽的神秘人,神秘人消失無蹤,而失去父母的小哈利則被送往親戚家撫養長大。」於是小小的金妮想像起了英雄的樣貌——一對晶亮的雙眼、兩道堅毅的彎眉、然後......沒有然後了,總之這是她第二喜歡做的事情,僅次於聽關於他的所有故事。
金妮十歲、她最小的哥哥榮恩十一歲那年,他們在月台入口前遇到了哈利,雖然當時的金妮並不知道那就是她打小崇拜著的大英雄。
瘦小的男孩臉上架著一副圓眼鏡,推著大大的行李車,看起來有些膽怯,這是金妮對他的第一印象。
經過雙胞胎哥哥的驗證,金妮簡直想直接衝上火車去看他,然而媽媽阻止了她。雙胞胎帶著幾分揶揄告訴她哈利的長相,直逗得金妮紅了臉,跺著腳向媽媽控訴她的兩位哥哥。而後她的哥哥們都上了車,她站在媽媽身邊蹦蹦跳跳的想再看一眼哈利,然囿於身高條件始終無法看見,最終被媽媽拉回家。她安慰自己:明年,明年她就入學了,就能天天見到他了。
她衷心期待著那天的到來。

春去秋來,又是一年開學日。
金妮很是興奮,因為哈利在他們家住了一段時日,並且今天要和他們一起到車站去。但她卻不知,這一年,給她留下了怎樣無可抹滅的印象,那也是她第一次意識到,「哈利波特」不是那麼好當的。
這是她的一年級,是徬徨無措,是追光之始。情感在心深處悄悄發芽滋長,最怕的是他只把她當小妹。
她目光始終追隨著他,從初見直到戰爭開始再到和平來臨。她曾失望過,轉而尋找其他溫暖,可她發現她忘不了那雙綠色的眼。
在戰爭來臨前的夏日,他們還是有一段美麗的日子。黑湖邊的陽光溫暖,柔和了哈利的輪廓,他用綠眸盛住了金黃的暖光望進金妮的眼底。他伸手撥弄金妮垂落肩頭的髮絲,陽光下,金紅的髮彷彿發著光,哈利嘴角含笑,拉住金妮的手,十指緊扣。風從湖上吹來,黑色的袍角翻飛。
又一次開學,他們的生活危機四伏,而哈利......金妮透過窗、透過黑暗望向遠方,願他在遠方平安無事。金妮除去鞋襪,光著腳板踩在寒涼的地上,絲絲寒意傳上小腿,她攏了攏睡袍,看了看有些發紅的冰涼指尖,縮進床帳深處。
「所以,妳那時也有擔心我的是嗎?」多年後,哈利頗為高興的這麼問道,並將頭靠上金妮的肩膀。
金妮面上有些嫌棄的推開靠過來的頭。三個孩子滿臉單純的看著父母的互動。
哈利再度靠過去,這次金妮沒有推開他。他開心的笑了起來,摟住了金妮。三個孩子摀住雙眼並表示我不想吃這碗狗糧。

「我本以為我追不到光。現在我追到了。」
「不,妳就是光本身。」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燦笑

以下是個人的廢話可以忽略(什
老實說這對CP並不好寫,儘管小說是以哈利為主角,卻很少描寫到他對金妮的情感(一直覺得他們比較像兄妹,然而他們是官配),金妮就更不用說了
本來有計畫要寫婚禮的片段,但是突然想不起來該怎麼描述了,大概之後會再專門寫一篇婚禮的吧(當然如果有人想看並且我還想得起來的話)

吃著紅色小番茄的小盾海森(?) @Jessica

2
從第二集站哈金站到最後的人表示想看😀(遞記憶魔藥(??

老闆,外送一貨櫃牛奶 @hakunamatata

1
故事蠻流暢的耶, 還不錯,不過讀到狗糧兩個字有點出戲XD

看完這篇突然想到金妮的情感應該也有滿多地方可以寫,像是金妮被從密室救出來之後再看到哈利可能會覺得自己很丟臉,或者金妮遠遠望著哈利張秋熱戀時的樣子。。。之類的

婚禮我猜有很高機率被當初的魁地奇球隊大鬧一場WWW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10

追光後續——誓言


陋居旁的空地上再一次搭起了大棚子,熱鬧的婚禮即將開始。
黑夜中洋溢著快樂的因子,燭火在晚風裡愉悅的搖曳,兩對新人的入場使得現場沸騰起來,只因當時還是學生的他們是戰爭英雄,而其中還有他們的救世主,再一次打敗了佛地魔的哈利.波特。
在婚禮的歡快氣氛下,戰爭的陰霾並未遠去,本應站在身邊一同歡笑暢言的親人好友如今已消逝在死神的斗篷下,那是無法彌補的空虛。大蛋糕的香甜夾雜著哀傷的硝煙味在人群間漫開,就這樣,婚禮開始了。

哈利他們本想請二三好友共度一個溫馨靜謐的夜宴,誰知令他們哭笑不得的是,戰爭英雄的婚禮即將舉行這一消息在他的正氣師同事間悄悄擴散,紛紛上門來詢問並表示必定會前去至上祝福,無奈之下將原來的規劃盡數取消,請來了樂隊、準備了佳餚,迎接眾賓客的到來。

夜幕緩緩降臨,燭火一隻隻點起,在靠近帳頂處上下懸浮。
證婚人招手讓兩對新人上前宣讀誓言,他們兩兩相對,呼吸著對方的呼吸。
哈利望著金妮如晴空清澈而深邃的眼,看見自己模糊的倒影,看見自己碧綠的眼和晴空交會。金妮瞧著哈利失神般的望著自己,瞧著他的亂髮被晚風拂過,瞧著他的手向自己伸來。
四人的聲音重疊交織,就像他們往後的日子一樣,再不分割。

「我將會是你/妳的影,而你/妳是我永遠的光。」
「除非死神將我們分離。」

他們在舞池中央相擁,將禮袍轉成兩個上下翻飛的圓。
不遠處,喬治又開起了玩笑,直指著自己顱側笑說“I’m holy.” 派西在一旁繃著臉壓下喬治的手讓他換個笑話講。

歡聲笑語漸散,靜謐開始回攏,哈利、金妮、榮恩、妙麗並排坐在蒼穹之下,銀色的月光如水灑落在他們身上,遠方蘆葦沙啦作響,蜿蜒而出的河水波光粼粼。四人相對無言,只餘心領神會的眼神相交。自此,他們的命運交會於一處,直至死神降臨。

→深夜突然更新(好孩子不可以熬夜喔~)
→指考前最後一更
→文不對題系列

GRMS👑行天之風🤿吃了魚鰓草烤布丁 @walkinginthesky

4

鏡中影



年輕的哈利走了,黑暗中,空蕩的教室重新陷入寂靜。

他再一次來到鏡前。

金燦燦的鏡框將他的渴望圈起放大。一名男性緩緩浮現並向他靠近。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 si”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他抬手拂過那人的輪廓,就像那人仍在他眼前一樣。當時還是青蔥少年的年歲裡,他們曾無數次的並肩談論他們暢想的未來、他們共同編織的美好藍圖。然物是人非,他們竟要對彼此舉起魔杖,而後來,是他親自將那人送上高塔,親手將他的過去埋葬。

他瞧著鏡中那人明亮充滿野心的雙眼,不禁喟嘆。

過往青春不再,他梳過長至腰際的銀白鬚髮,在鏡前閉上雙眼。

丟一個好久以前寫的GGAD
so短小抱歉(合掌

悄悄預告一個論壇體(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寫完maybe暑假(X

睡覺去~

20200518更正:鏡框非銀而為金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1
@walkinginthesky

RWHG RWHG RWHG!

行天之風可以寫看看他們~~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