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聽風閣 0801更新 星塵落(AD單人向?)

發表於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2
@lyncc16073
收到!
等我考完!
等我先填論壇體的底部!(灑土ing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6

考試



臨近考試,霍格華茲陷入一種詭異的氣氛裡。
包括但不限於榮恩。
然而此時他沒有心思多想,他和哈利正被妙麗按著複習,同時痛苦的忍受妙麗的叨叨絮絮。
夜漸漸深了,妙麗終於放過他們自己回了房間,榮恩鬆了口氣把自己埋進滿桌的羊皮紙,差點弄翻滿滿一罐子的墨水,哈利看了他一眼,順手旋上墨水罐的蓋子放到一邊,又戳戳他讓他趕緊收拾東西回房。
踢掉鞋子爬上床鋪,榮恩隔著黑暗對哈利抱怨著妙麗的嚴格和瘋狂,說到自己都渴了卻只換來一聲簡短的「嗯」。榮恩頗有些自暴自棄的拿被子蓋住自己,自己在被子裡嘟嘟囔囔直到沉沉睡去。

「起來!快起來!榮恩!」一聲聲女聲炸響在榮恩耳邊。榮恩從書堆裡抬起頭,便見妙麗蹙著眉帶著點嫌棄的看著他。
「這你都能睡著,」妙麗遞過手帕讓他擦擦沾上臉頰的墨汁,「今天的進度讀完了沒?」
榮恩擦臉的手一頓,又轉臉趴回桌上不去看妙麗。一旁爐火劈啪響著。
妙麗嘆了口氣,把他推起來,「去睡覺。」
榮恩抬眼震驚的看著妙麗。
「咳......這樣看我幹嘛,不想睡了嗎?那就繼續......」話沒說完,猝不及防被榮恩一把抱住。
雖只一瞬便放手,妙麗仍是僵在原地,看著榮恩歡快的把所有東西掃進書包衝回寢室,直到榮恩的身影消失在旋轉樓梯轉角妙麗才回過神,她沒看見榮恩耳尖的一抹紅。
「原來有這麼熱嗎?」妙麗一邊扇著風一邊拿起算術占卜又坐了回去。

是點文
依舊短小
感覺自己退步了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5

平凡.不平凡



哈利渴望平凡。
他實在厭煩透了這樣的注視。
如果我只是個普通人,就像他們一樣,有父有母,沒有一個成天想著殺掉他的難纏的死敵......
他如此渴望,但從佛地魔光臨高錐客洞開始,他的一生就注定不平凡、注定要波瀾壯闊,直到其中一方死亡......直到他也走到生命的終點。
救世主這個名頭從一開始就代表著不平凡。
卻從沒人問過他是否願做那不凡之人。
眾人的目光在他皮膚上灼燒,他覺得自己已被燒出了一個對穿的洞。
一個巨大的、可怕的黑色大洞。
他的心、他的血管從那裡張牙舞爪的伸出來,哀號叫囂著、淒厲的哀求著。
一樣的少年人,不一樣的命運,他被迫早早成熟,早早的背負起世人的未來,卻要承受世人充滿不信任的背後私語。
時至今日,他已說不清是什麼成就了他的不凡。也許是一個預言,也許是一個選擇、數個死咒,也許是上一代的推波助瀾,也許是自己的堅持,又或者是別的什麼東西。
他是救世主,是殺了佛地魔的人,是抓捕無數食死人的正氣師;也是丈夫,是父親。
更是眾望所歸。
但在他心裡,依然住著一個孩子,穿著精緻的袍子,頂著一頭亂髮,帶著一副圓框眼鏡,父母俱在,家庭和樂。小小的他快樂地笑著,一雙綠色的眼睛充滿希望,對未來有美好的想像,從未經歷過殘酷戰事。
命運注定讓他擁有不平凡的一生。
可骨子裡,他還是一個平凡的人,擁有一個平凡的家庭,在不平凡裡增添一點平凡。

短小再+1XDD

una @uoona

0
@walkinginthesky

我認為沒有退步,一直以來都很喜歡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4

雙生



大家總會把他們搞錯。
他們——這裡說的是衛斯理家的雙胞胎。
自打降生以來他們就形影不離,他們最熟悉的人是彼此,裝作對方是他們最擅長的事。
這對雙胞胎總愛惡作劇,從家裡到學校,從學生到幽靈再到教授,沒有人不知道、沒有經歷過他們的惡作劇。
喔,也許你曾聽過他們對魔法部某次長的惡作劇?堪稱經典!
在他們離開學校之後,仍是給教授們帶去了麻煩——歸因於他們製作的產品——讓教授們不得不再加上幾樣事物到禁止攜帶的物品名單上。
當然這對他們沒有任何影響。

戰爭爆發了。
兩人住進店鋪的小閣樓,日夜守護著能帶給大家歡笑的他們的小店。
所有人都認為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是僅有的仍能歡樂度日的人,然而他們並不知道,戰爭的陰影在更早之前就已蒙上這對雙胞胎。
在轉移波特時,喬治失去了一隻耳朵,但好歹命是保住了。
而弗雷......則在霍格華茲之戰中犧牲。
他們本該是一體,戰爭卻無情地將他倆拆散。
活下來的那人如往常一般歡快地繼續經營他們的小店,只是他的心像是破了個洞總在漏風。生活中的快樂已無人可分享。

不再會有人把他們搞錯了。
戰爭在他們身上留下殘忍的印記,讓他們骨肉相離。
回過頭來,才恍然驚覺——
你已不在人間。

這篇有後續
大概率是OOC(汗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3

雙生後續——習慣



習慣很可怕。
喬治這麼想道。
數月以來,他總會不自覺地尋找弗雷的身影。
然後才會想到,他要找的那個人,已經被死神帶走了。

喬治又來到床邊。
這是他在衛氏巫師法寶店裡的房間,不,這充其量只能算的上是儲物間。
他從一堆箱子裡挖出一個更顯陳舊的木箱抱到床上。
箱子並不沉,卻也很沉,直直沉到喬治心底、沉到腹腔裡。
箱子裡滿滿的都是弗雷。
應該說,是弗雷生活的痕跡。
實驗用糖果的包裝紙、寫了潦草數筆靈感的草稿紙、幾張照片、一隻斷了的羽毛筆。
最底層還有一張大大的羊皮紙,整齊的堆疊著。紙面有些泛黃,墨水凌亂的勾勒出藍圖。關於未來,關於這間店。
看著看著,喬治笑了,偏頭道:「我還記得你想在這加道旋轉樓梯........」眼角瞥見身旁平整的床單,突然沉默了。

「想你。」
兩個字輕輕的飄散在空氣中。
房間裡空無一人。

嚴重OOC(汗

在仙境小屋裡度咕的的海森(?) @Jessica

0
@walkinginthesky
OOC還好啦,不過想"道"的道寫錯了😀(欸
也許這真的是喬治在獨處時會有的一面呢TvT

計算機 @josephine42

0
@walkinginthesky
覺得沒有OOC嚴重啦
就算個性活潑喜歡惡作劇,也不可能24小時都很好動啊
而且失去手足這麼嚴重的事情,也會大大影響那種活潑的個性吧

我覺得這篇的氣氛描寫很感人呢
尤其是最後那句「想你」跟本直擊內心QQ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2
@uoona
謝謝謝謝(比心

@Jessica
感謝捉蟲
竟然檢查的時候沒有看到XDD

也許喔(思

@josephine42
也是喔XD

感覺這樣很刀(笑
快樂發刀XD(遭打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3

曾經擁有



戰後,魔法界仍是持續的混亂了好一陣子才漸漸的安定下來。
霍格華茲暫時關閉修整,等到九月才會重新開放。
學校關閉,哈利的朋友也各回各家,妙麗到澳洲去接她父母了,榮恩和金妮回了陋居。哈利想著總不好去打擾別人,便回了古裏某廣場12號,畢竟德思禮家......不是他的家。
布萊克老宅一如往常的寂靜,只有怪角在宅子裡,除了布萊克夫人的畫像,再沒旁「人」了。哈利輕手輕腳的穿過走廊,確認沒有驚動布萊克夫人,這才下到廚房去,怪角已經從霍格華茲回來了,簡單的清掃廚房後正在做飯,看見哈利進來便先端了餐前湯上桌,然後又轉回去繼續料理。
哈利沉默著吃完這一餐,左右這裡唯一的生物不會主動和他說話。留下餐具給怪角收拾,哈利自己上樓去休息了。本想回原先住的房間的哈利,不知怎地竟被自己的雙腳帶到天狼星的房裡。
哈利回過神來,打量著這房間。房內裝飾擺設都沒有變,當然他上回進來也沒有移動什麼,除了扔在地上的信紙,那信紙早在上次進來時就讓他拿走了。
他站在房間中央,在一次細細打量這個由叛逆少年留下的印記,他想著天狼星當年的生活,想著天狼星在房間時會做什麼。
天狼星的身影好似充斥著整個房間。到處都有天狼星,坐在書桌前的天狼星,在房裡徘徊的天狼星,躺在床上睡著的天狼星,整理衣物的天狼星......準備逃家的天狼星。回到布萊克家的天狼星,準備出門去找哈利的天狼星,用雙面鏡和哈利說話的天狼星,聽到消息要去魔法部找哈利的天狼星。天狼星再沒回來過。
哈利任由自己對天狼星的思念發散,坐到床沿看向窗外。
他失去了很多東西,嘿美是見證他童年的好夥伴,光輪2000是他的初次被人認可,天狼星是失而復得的親情。光輪2000被打碎,天狼星跌進拱門,嘿美替他擋咒。他被人質疑,失去僅有的親情,童年在動盪中結束。
他躺倒在床上,良久,一個翻身,沉沉睡去。

沒頭沒尾的
最後一篇存稿哈哈哈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2


馬卡龍


妙麗給榮恩寄了一盒點心。米色的小紙盒用米白色緞面緞帶綁好,寄過來時還附上一封信。
榮恩將紙盒放在一邊,先開了信來看。
說是信,實際上是張卡片,小小的硬紙卡有著淡顏色的花邊,上頭用清秀的字體寫到:盒子裡是手工製作的馬卡龍。沒有落款,但他能從字跡看出是妙麗的親筆。
放下卡片,揭開盒蓋,一股輕微的甜香飄散出來。
閣樓裡的食屍鬼又躁動起來。
榮恩沒去管他,低下頭去細細打量顏色淺淡的點心。
這不是妙麗第一次給他寄手工點心了,事實上他還收到過幾次餅乾,甚至還有親手織的圍巾,他想這圍巾可能不是特意織給他的,大約是在為解放家庭小精靈的織物練手。
小圓餅的表面有些開裂,膏狀內餡滿溢出邊緣,但總的來說,外觀還是很不錯的,湊近了還能聞到淡淡的咖啡香。
榮恩輕輕地咬下一口,碎裂的褐色脆皮落在盛在下方的掌心裡,隨著咖啡的味道在嘴裡擴散,他露出一個笑容。

一個「小甜餅」
不會做馬卡龍於是查了資料寫的
咖啡沒喝過於是亂掰
我真是越來越短小了

草原上拂過草尖的行天之風 @walkinginthesky

4

星塵落



他看見綠光。
綠光快速放大,直沒入胸口。
只一瞬,便沒了意識。
老人沒看到塔上人的悲傷與震驚,沒看到學生們奮力抵抗惡徒,沒看到有人倉皇逃離,沒看到人們為他哀悼落淚。鳳凰飛了出來,在他上方盤旋,哀戚地唱著輓歌,人們高舉魔杖,星星點點的光芒從杖尖飛出。
夜風帶著暑氣,學生們的心卻是涼的。杖尖的光芒驅不開壟罩四野的黑暗。
黑魔標記猖狂的伸著舌,蛇在空中扭動,讓人看的心頭一顫。自此,魔法界墜入深淵,不知何時能再見光明。

老人親手安排自己的死亡,全為了成就一個佛地魔死亡的未來。
他沒看到,可他也許知道,有人對他忠誠,一刻不曾變過,有人畏懼強權,依勢趨附,有人最終醒悟,回歸自己心中的正途。
他身滅,卻依然存活於世間,存活於世人心中。
星塵落,卻依然閃耀在天地間。

這篇沒看懂的也別問我
寫的時候不清醒了也不知道在胡言亂語個什麼東西(捂臉
總之是為哈利生日寫的
別問
問就是刀子好寫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