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延伸】論時空的不可預測性【有OC】( 更新至 1-38)

發表於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3
Ch. 1-37

話雖如此,但現在不是還有餘裕決定誰比較具有威脅性的時刻。
哈利拉著大家快速地鑽進了門後,飛快地把門關上,西莫和榮恩也轉過身,和哈利一樣,把耳朵貼近門板,仔細傾聽外面的動靜。

飛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拿樂絲太太的叫聲也隨之越來越大,他們聽見鑰匙管理員用咻咻的氣音朝還在大喊大叫的皮皮鬼跑來。

「他們往哪個方向走的,皮皮鬼?」飛七說。

「說『請』。」

「別跟我胡鬧,皮皮鬼,快告訴我,他們上哪兒去了?」

「你要是不先說聲請,我就不說啊不說。」皮皮鬼用他那種唱歌似的惱人嗓音詠唱道。

飛七不耐煩地發出挫敗的一吼,忿忿地道:「好吧……。」

「不說!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是告訴你了嗎?你要是不先說請,我就不說啊不說!哈哈,哈哈哈!」

他們聽到皮皮鬼一邊大笑一邊飛走的呼嘯聲,還有飛七憤怒的咒罵。

「看來飛七以為這扇門是鎖著的。」西莫喃喃地說,「我想我們可以等十分鐘再出──奈威,你怎麼了?」

大家都看向奈威,因為他的顫抖已經不只是喘氣,而是像突然中了什麼魔咒一樣抖個不停。事實上,要不是哈利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攬著他的肩膀,奈威很可能連站都站不住。

奈威沒有回答西莫,但是他們也不需要回答了。
男孩們剛剛回頭,就完全明白了奈威的顫抖是怎麼一回事。

這實在是太超出他們的預想了。哈利感覺自己的血液突然結冰,一種吞下了冰塊的沉重感讓他本能地嚥了嚥乾枯的喉頭,他感覺身體的深處有某種東西正在不斷下墜,一種昏昏欲墜的恍惚感襲上他的心頭。

這裡不是一個房間,而是一處被隔離的走廊,寬大、幽暗、神秘感十足,就連級長也禁止進入的走廊──現在他們終於知道那是為什麼了。他們面前正站著一頭目光炯炯、碩大有如一座小山的巨犬,牠龐大的身軀佔據了他們所有的視野、塞滿了從地板到天花板中間的所有空間。

牠有三顆頭。

三對在黑暗中轉動的發亮眼珠,三個朝他們抽搐抖動的鼻子,三個淌著口水的血盆大口。爆出牠嘴角的利齒上淌著滑溜溜的黏液,牠挪動著巨大的身軀,每一根毛髮都硬梆梆地豎起,六隻眼睛全都閃閃發光地緊盯著他們。

哈利覺得,他們之所以沒有當場慘死,只不過是因為他們出現得太過突然,讓牠一時之間有些困惑而已。證據就是當他們回過頭和牠互瞪的時候,牠已經開始漸漸回過神,發出了像是發動機故障時的轟轟低鳴。

要選擇飛七還是死亡?光憑這些咆嘯聲與壓低壟罩的巨犬陰影,就完全足夠他們下定決心了。

全部人只有米歇爾的呼吸沒有那麼急促──他畢竟是個成年巫師──但那也不代表,他面對幾乎零距離的奇獸威脅也毫無危機感,尤其是在旁邊還有四個十一歲男孩的情況之下。

他可以解決三頭犬嗎?當然可以,生擒或擊殺都行,他有不下十種方式可以應付這頭只會橫衝猛撞、撕咬甩打的奇獸,他不需要修過奇獸飼育也能判斷得出:這頭巨犬在有空間限制的情況之下,對他造成威脅的可能性遠低於開闊空間。
但作為一個十一歲的、剛入學的未成年巫師?在同學面前施展那些他絕不可能現在就會的咒語?這就有點難辦了。

不過好在,此刻他並不只有迎擊這一個選項。

「……快走。」他摸索著抓住門把,將男孩們全部推出門外,自己殿後關上門,沒有忘記再暗中替門補上一道鎖咒。

隨後他們五個人拉扯著彼此,拼命往回跑。想必飛七已經去別的地方巡邏了,因為他們一路上都沒有再遇到任何人──感謝梅林的眷顧,對十一歲的孩子們來說,一個晚上經歷連續兩次的腎上腺素飆升已經足夠刺激了,他真的不想再遇上哪個教授,扣學院分事小,事後要扭轉不佳印象這點要更麻煩得多。

他們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跑回七樓的葛來芬多塔入口,在胖女士畫像前方劇烈的喘氣。

「噢,你們這是上哪兒去啦?不是說在附近看看……」胖女士皺起眉頭看向他們。

「女士,女士……抱歉,我們真的該先回去了……豬鼻。」米歇爾苦笑著向胖女士畫像道歉。他跟哈利一起扶著奈威爬進交誼廳,然後一個一個把室友們塞進柔軟的扶手椅中。
只可惜他手邊沒有適合的花草茶或舒緩劑,只能希望這些孩子今天晚上不要被巨犬的噩夢所魘。

榮恩把臉埋在自己的膝蓋裡頭,聽起來倒是沒有哭,似乎只是受到了精神上的衝擊,加上全速奔跑的疲勞所致的安靜。
西莫慘白著臉,全身都在微微發著哆嗦,他大口地喘氣,整個人癱坐在扶手椅上,表情還凝結著一種脫力的恍惚。

哈利則是緊緊地靠在米歇爾身邊,而另一邊則是雙手抱著膝蓋發呆的奈威──這孩子看起來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再開口說話了。米歇爾無奈地牽了牽嘴角,去倒了幾杯水,一一遞給眾人。

「他們這些人究竟是怎麼想的,竟然把那種東西關在學校裡面?」在一陣沉默之後,榮恩終於開口說話,聲音總算是不再發抖了。「那個傢伙還真需要跑出去運動運動,伸展牠那些頭──什麼的。」

「那他就會長得更大隻……謝了,榮恩,這會是我接下來七年份的噩夢。」西莫虛弱地說,他搖搖擺擺的站起來,拖著蹣跚的步伐走向樓梯口。「我要去睡了,說不定到時候我還能說服自己這只是一場夢。」

「我也要去睡了,晚安。說真的,還好明天只有魔法史和藥草學。你們──你們也不要太晚才上來。」榮恩也從扶手椅上爬起來,他看了一眼還沒有回過神的奈威和守著奈威的雙胞胎,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之後,他就跟著西莫離開交誼廳了。

火爐劈啪作響,溫暖的交誼廳把三個男孩坐在長椅子上的身影拉得很長,哈利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拍著奈威,米歇爾則是安撫地拍著他們兩個的腦袋。
可能是逐漸恢復平靜的緣故,哈利逐漸意識到現在已經過了午夜,他感到有些睏,卻又不好意思打哈欠──那樣感覺是在催另外兩個人去睡似的。

「你們……有注意到嗎……?」奈威的聲音很小,隱藏在木柴燃燒的聲音裡面,幾乎是難以聽見的,卻一下子吹跑了哈利的瞌睡蟲。

「注意到什麼?」雙胞胎對看了一眼。
哈利微微歪頭去看奈威,奈威的眼睛濕漉漉的,不過卻沒有哭出來,哈利對奈威的膽小程度有些改觀。

奈威抬起頭,細細的小眼睛噙著眼淚、映著火光,看向雙胞胎的眼神卻意外地沒有絲毫迴避的意思,「牠……牠是在看守什麼。」

「什麼?」

「你們沒有注意到嗎?」奈威的聲音還隱隱在發抖,「……牠站在某個東西上面──某樣東西,應該是……我想那是一扇門。」奈威說。

雙胞胎都沒有去看牠的腳,他們倆帶著程度不一的疑惑面面相覷,不過奈威並沒有期待他們接話。
其實,就米歇爾看來,奈威現在只是想要找點什麼話來說,好讓自己轉移注意力、恢復冷靜。

「那是一扇活板門。」奈威輕聲地低喃,眼珠在火光下一明一暗地閃爍。「我想,牠是在看守某樣東西……所以牠才會在那裡。」

他又把臉埋回膝蓋中間。

哈利若有所思,他轉頭看向米歇爾,他的哥哥的眼神一如以往的平靜,彷彿並沒有被奈威說的話影響,但是他的手指已經輕輕地搭上了自己的下巴,緩慢地輕敲。彷彿是感受到了哈利的目光,米歇爾側過半張臉對哈利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奈威的頭髮,替這個受驚的男孩下了一個簡單的安神咒,結束了奈威這個晚上的記憶。

「米契?」哈利扶著奈威,讓他躺在沙發上進入熟睡,腦子裡的靈光乍現、閃爍,逐漸形成一個大膽的猜想。「你也覺得──?」

「是啊……」米歇爾輕輕地說,「用三頭犬看守……或許是極端珍貴,又或許是極端危險……無論是哪個,都非常有可能是『那東西』。」

雙胞胎的目光相接在一起,在對方的眼底都看到了隱隱約約的預感。

「海格說,惟一比古靈閣更安全的地方,只有霍格華茲……」哈利輕聲地說。

「這裡有上千年的魔法環繞,還有許多當代最出色的巫師與女巫作為教授。」米歇爾頷首應。「霍格華茲的防禦魔法與安全機制,確實比妖精魔法更複雜,也更難破解。」

「嗯……聽起來,那一定是一件很珍貴的包裹,不然也不用提高警戒了。」

「何止珍貴?妖精珠寶和龍齒下的金幣,恐怕都與它無可比擬。」

那可是在古靈閣也有被竊疑慮的包裹。
米歇爾看著哈利的眼神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爐火的倒影在那雙胞胎簡直一模一樣的眼睛之中折射出懾人的亮度。

「──那件包裹裡的東西肯定非常誘人。」

「──也或者是極端危險,我親愛的弟弟,你還記得那頭三頭犬嗎?就是剛才把我們嚇得跑了半座城堡的那隻?」

哈利在米歇爾挑眉調侃的表情面前無辜地聳了聳肩。

「你又不害怕。」哈利說。
他轉過身,把奈威的手架上肩膀,把另一邊交給米歇爾,兩個人一起把奈威慢慢扶上旋轉樓梯。在把奈威放上床、拉好床邊的帷幕之後,哈利看向米歇爾,悄悄地露出一個特別無辜的表情──可能連他自己都不清楚,他此刻的模樣與米歇爾在課堂上裝乖的神情如出一輒。

「放心啦。那跟我們又沒關係。」哈利竟然還安慰米歇爾,「再珍貴、再危險,不都還有教授們嘛。」

米歇爾既無奈又好笑地看著哈利,在道了晚安各自上床之後,注視著深紅色的天鵝絨床頂,米歇爾無聲地嘆了一口氣。

「1991年的霍格華茲(*)……還真亂啊……」


=

*:偷偷補充一下,米歇爾來自2040年,他11歲入學時,年份是2013。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也就是38年前,真的是來自下個世代的長輩呢,米歇爾w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0
@aura520
如果再算上前十年的德思禮家生活,米歇爾可是實實在在奔五的……咳咳(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0
我想看萬聖節……
人家想、人家想看打山怪……
還有萬聖節……

希乃ouo @lydia92240122

2
好喜歡這種穿越~米契爾難道是笑裡藏刀型的(?

Serpent Riddle @Shiraz_1106

1
好喜歡這個題材的故事~
期待下一集o(*////▽////*)q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0
@aura520
我、我努力ODQ

@lydia92240122
謝謝!
的確是笑裡藏刀……不過他笑裡藏的是毒藥跟利齒啦,披著獅皮的蛇(。

@Shiraz_1106
感謝您!!下一段出場人物很多,我還在努力平衡他們的分鏡安排QQQQQ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3
太久沒出場的雷文克勞boys
別緊張,接下來就不會讓你們光領片酬不工作了(???)


(左起:麥可.寇那、安東尼.金坦、泰瑞.布特、路柏斯.馬爾福)

雷文克勞boys的長相,因為書中沒有太細節的設定,基本照著書本+電影(+大時空法則的理解)去混搭XD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恭喜路柏斯的室友們出場(拍手灑花
雷文克勞的男孩子們都好香,跟隔壁塔的臭男生都不一樣(伊瑞: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4
Ch. 1-38

或許就如同哈利說的,那個由三頭犬守護的神祕寶物輪不到雙胞胎來操心。

就像是一種默契,葛來分多一年級的男孩寢室裡的話題,從那晚之後就再也沒有涉及那頭被關在封閉走廊的巨犬,而是逃避般地轉向了他們即將迎來的萬聖節晚宴,以及──哈利的魁地奇訓練。

任誰也想不到,平時最不苟言笑的麥教授,在他們逃出生天的下一個周一,就寄給哈利一支掃帚。當然,也包括哈利和米歇爾。

所以當那個要由六隻鳴角鴞共同運送的大型包裹落到他們桌前的時候,哈利驚訝地轉向他的哥哥,並且難得地看到了米歇爾吃驚的神情。

「要是我當時沒有那麼驚訝的話,我一定會笑出來。」哈利當天晚上這麼跟米歇爾說,「我從來沒看過你的眼睛瞪得那麼大。」

「這完全只是因為麥教授訂了一支掃帚給你……我原本想著要去找郵購給你買一支,沒想到被麥教授搶先。」米歇爾一邊抄寫著安潔拉幫他訂正的作業,一邊頭也不抬地說道。

哈利一下子閉緊了嘴巴,覺得自己的耳朵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米契一定是故意這樣說來讓他害羞的!一定是!

「給哈利買一隻?」已經養成和雙胞胎一起寫作業習慣的奈威張大了嘴巴,才剛問完,他突然想到雙胞胎的錢一定是由米歇爾管理,又點頭,「他們說光輪兩千是最快的掃帚。」
他自己是絕對不想也不敢騎上這支掃帚就是了。

米歇爾笑了笑,說道:「哈利的位置是搜捕手嘛。」

「我覺得你這句話不是稱讚。」哈利眼神空洞,開口幽幽地說。

「只要你別因為比賽受傷,那句話暫時還可以是句稱讚。」不愧是雙胞胎,米歇爾這句輕飄飄的口吻與哈利十分相似。

同樣因為掃帚感到震撼的可不只葛來分多的一年級男生。

「光輪兩千!」在僅僅聚集了波特雙胞胎、馬爾福雙胞胎、妙麗與安潔拉的讀書會(其實,就他們桌上那永遠不會變少的茶與茶點來看,那更適合稱作是茶會)上,提前在魔藥學就特地跑來囑咐哈利帶上掃帚的德拉科難掩忌妒的大喊,要不是這間空教室特別偏僻,哈利認為德拉科這聲抗議完全可以傳遍霍格華茲的每一個角落。

「噓──!」哈利撲上去摀住德拉科的嘴巴,「我的天啊,德拉科!這是個秘密!」

「這不公平!」德拉科把哈利的手從自己的臉上抓下來,怒氣沖沖地抗議。

「你三歲嗎?」路柏斯嫌棄地揉了揉被德拉科聲音震得隱隱耳鳴的耳朵,「公平是什麼,能吃嗎?老爸上次在斜角巷早就答應明年把你送進球隊了吧?我沒記錯的話──我總是不會記錯──還伴隨著明年當季的全新掃帚?這對你來說有什麼差別?」

「但是——」

「沒有什麼但是不但是的,小龍龍,你的作業還差五吋。」路柏斯堅定地指著德拉科面前寫到一半的羊皮紙,用眼神鎮壓弟弟的抗議。「而且,現在距離晚餐時間只剩四十分鐘。」

雖然臉上看起來還是相當不忿,但德拉科還是緊挨著哈利坐下來,抱著(哈利的)光輪兩千寫起了作業,直到晚餐前還依依不捨,搞得米歇爾和安潔拉在旁邊一直發出若有似無的竊笑聲。

「我差點以為德拉科要留在葛萊分多餐桌吃晚餐了。」哈利目送一步三回頭的德拉科走去史萊哲林餐桌,有些苦惱地問米歇爾,「我要不要把掃帚借他兩天?」

面對哈利的茫然,米歇爾忍著笑搖頭,「路柏斯剛才已經寫信給他們的父親了,想必德拉科很快就會有一支掃帚。」

「真是太幼稚了。」妙麗翻了一個白眼。她從來沒有原諒德拉科在火車上的無禮,而德拉科也堅持麻瓜後代不值得他低頭道歉,所以他們倆在讀書會裡完全不和彼此交談,把彼此當作空氣,連遞茶給對方都不願意。

至少他們能夠相安無事地待在同一個地方讀書,哈利覺得這已經足夠好了,他可不希望朋友們互相討厭,他可不想總是在旁邊手足無措──但仔細想想,這種逃避,或許也是因為哈利現在真的太忙了。
除了各門功課的家庭作業之外,還有每週三個晚上的魁地奇訓練——所以,當哈利突然意識到自己在霍格華茲已經整整待了兩個月時,他簡直感到難以置信。
他們彷彿已經逐漸地融入城堡,和其他巫師與女巫變成一份子,而不再是只有彼此的波特雙胞胎。
甚至,他們開始適應巫師的俚語(儘管大多數時候他都必須拉著米歇爾去查書)、飲食,甚至是節日。

時間過得很快,十月緊跟著九月離去,來到了萬聖節前夕。他們一早醒來,就聞到走廊裡飄著一般香甜誘人的烤南瓜的氣味。更棒的事情是,弗立維教授開始教他們漂浮咒了。

自從他們葛來分多的一年級生在讀書會上看過安潔拉、米歇爾和哈利用過幾次漂浮咒,以及弗利維教授的吹寶雲霄飛車之後,大家就一直眼巴巴地希望嘗試一下這個咒語。他們全班都被教授分成兩個人一組,開始實作課程。哈利的搭檔是西莫,米歇爾跟奈威分到一起。而妙麗則是和榮恩合作──關於這件事,很難說清榮恩和妙麗誰才是受害者。

「好了,千萬不要忘記我們一直在訓練的那個微妙的手腕動作!」弗立維教授像往常一樣站在他的那堆書上,尖聲說道,「揮──然後彈,記住,揮──彈。念準咒語也非常重要——千萬別忘了老巴魯費奧的教訓,他把『f』說成了『s』,結果發現自己躺在地板上,胸口上站著一頭野牛。」

知道怎麼做是一回事,但手腕的動作要熟練也不是那麼容易。哈利已經挺熟練了,第一次便成功地讓他的羽毛不再只是在地上彈跳,雖然無法做到讓羽毛快速移動,但也是颼地一聲就浮了起來,在離桌面十吋左右的位置輕柔地飄動。
而西莫則是又練了幾回,應該被送上空中的羽毛還是一動不動地躺在地板上。西莫一氣之下,用魔杖朝羽毛一捅,這下羽毛可不再穩如磐石──它在一個上升的假動作中爆炸,然後燒了起來。哈利只好摘下帽子和西莫一起拍打起桌面。

米歇爾表現得一如既往地完美,他的那片羽毛像是自己原先就會飛似的平穩,不過,奈威那片則是像黏在桌上一樣,哈利可以聽到奈威沮喪的嘆息,還有米歇爾小聲的講解和鼓勵。

在另一個桌子上的榮恩,運氣似乎好不到哪裡去。

「溫咖癲啦唯啊薩!」他大聲喊道,一邊像風車一樣揮動著兩條手臂。

「你說錯了,」哈利聽見妙麗毫不客氣地說,「是溫咖──癲啦唯啊薩,那個『咖』字要說得又長又清楚。」

「既然你這麼聰明,你來試試看啊!」榮恩似乎是被妙麗刺激到了,有些大聲地說。

哈利聽到妙麗輕輕地哼了一聲,捲起衣袖,揮動著魔杖,說道:「溫咖──癲啦唯啊薩!」

她面前的羽毛從桌上升起來,輕盈又穩定地飄懸在他們頭頂上方四英呎左右的地方。

「哦,做得好!」榮恩的臉色迅速脹紅,譏諷道,「大家快看哪,萬事通小姐成功了!」

哈利覺得,如果此時不是在課堂上,妙麗就不會只是氣得滿臉通紅、說不出話,而是會把書包甩到榮恩的臉上──就連德拉科都沒辦法這麼「成功」地激怒妙麗。

「你不應該那樣說的,」課堂結束時,哈利有些憂心忡忡地望著即將拉著米歇爾消失到前方隊伍之中的妙麗的背影,拍了拍榮恩的肩膀,「你知道,那樣妙麗會很難過。」

「好像全部人只有她懂得那麼多一樣!」榮恩的耳根脹成了豬肝色,忿忿不平地指控,「你有聽到她的口氣嗎──她講得好像我是──我是──」

「──好像你是一袋耳朵裡長了芽的馬鈴薯。」哈利同情地搖頭,把安潔拉平時總愛塞在他書包分隔裡面的小蛋糕分給榮恩一塊,「相信我,我理解你的感受,跟他們一起開讀書會,我也感覺自己比別人都笨十倍。」

榮恩接過蛋糕,塞到自己的書包裡,咕噥著低頭說了些什麼,好一陣子才憋出一句:「……你已經算很好了。」

「放心,」哈利笑著說道,「米契一定會有辦法的。」

但他們兩個直到下午的魔法史課程都結束之後,也沒有回來。



當麥可.寇那終於解開了手中的魔法鎖,他抬起頭,看向拉著自己的室友兼好友:安東尼.金坦與泰瑞.布特,老成地嘆了一口氣,「所以,我們為什麼要跟蹤馬爾福?」

相對脾氣好一些的泰瑞伸手摀住麥可的嘴,又朝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但這已經來不及了。
安東尼把他們倆個往牆角的方向又拉過去一點,試圖遮擋住泰瑞和麥可的身影。

「我還沒瞎,好嗎?」路柏斯無聲地嘆了一口氣,斜斜地回眸朝三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你們不回答寇那嗎,關於為什麼要跟蹤我的部分?」

路柏斯在一周前已經從交誼廳搬回寢室睡覺,然而,除了熄燈時間之後,三人幾乎沒有在寢室見過路柏斯,與其說他「修正了自己的錯誤行徑」,不如說他只把寢室當作夜晚睡覺的巢穴還來得更加貼切。

眼看著屬於路柏斯的床位上,奇奇怪怪的抱枕的形狀逐漸取代路柏斯睡覺的模樣,安東尼實在是坐不住了,拉著好朋友想要質問路柏斯,究竟把他們這些室友當作什麼了?

可是路柏斯.馬爾福這個人,比他們的學院幽靈灰衣女士還要神出鬼沒──做為優秀的雷文克勞,他們上課一向是去搶最前面的座位,跟每次都踩著上課鐘聲最後一響進教室的路柏斯的距離,可能比石內卜教授和麥教授的辦公室的直線距離還要遙遠;吃飯時間的路柏斯不僅會抱著書和奇怪的模型,獨自一人坐在餐桌最尾端邊吃邊擺弄,還壓根兒不會搭理他們;即便他們空堂時間在圖書館堵到了路柏斯,通常跟他坐在一起的,不只有葛來分多的波特雙胞胎,還會有路柏斯在史萊哲林的雙胞胎弟弟,和那個每次看到他們都會面露微笑揮揮手的尤賽斯。

泰瑞有個遠親娶了一個麻瓜療養師(似乎是叫做博士?或者之類的什麼別的稱呼,麻瓜的職業嘛),他聽過那個遠親說過一種病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安東尼覺得他已經快要被「消失的路柏斯.馬爾福」弄出這類症狀了。

「我們跟上來,是想要問……你、你到底都消失去了哪裡?」安東尼皺著眉頭,勇敢地站了出來,面對一臉無所謂的路柏斯.馬爾福。

他就是要在今天把問題給解決掉!安東尼這樣想著。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路柏斯在他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對十一歲小孩造成了PTSD
他難道不該負責嗎!

Serpent Riddle @Shiraz_1106

1
哇啊!沒想到我居然現在才看見更新(大哭)
超級超級期待下一集

安東尼覺得他已經快要被「消失的路柏斯.馬爾福」弄出這類症狀了。
真的笑到瘋掉 無意間造成孩子們的PTSD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