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種的反噬(週更~9/26更新Ch.08)

發表於

哈囉~我是Kyle 我回來了
原本很想在<With U>結束之後就放在新作
但……腦海裡太多想法 卻不知道從何下筆
但最後經過多次的思考 我還是決定先放上了這部小說
我覺得這是唯一一個能夠激發我創作的方式
好了 這只是個序章 但我現在已經開始廢話了
我們直接進入主題
這次依然是跩妙配 只不過是在學生時期的部分
而我想要走更黑暗一點的層面
就是在跩哥接下佛地魔給他要殺死鄧不利多的任務這一塊
我會變更大部分的劇情 故事會在發生這件事情的暑假開始
然後會是OOC 並且我會再加入新角色
畢竟跩哥身邊幾乎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史萊哲林
我希望更加深跩哥對這一切感到痛苦的部分
我得先聲明 這部絕對不會像之前我寫的兩部一樣甜
而且會從第一章就開始籠罩在黑暗的氣氛 
『不喜慎入』
但是好的結局或是壞的結局 會隨著故事的發展有改變
最後 因為這部會寫到和佛地魔的戰爭 所以 一定會有人死掉
不然就不是戰爭了
但死掉的人並不會和原著一樣 這點必須先行告知
OK 感謝大家看完這四百一十四個字的廢話
那我們…開始說故事囉~



楔子                                           #01
第一章 嚴峻的任務                  #02
第二章 陌生的霍格華茲舊生  #09
第三章 不再投入任何心力      #16
第四章 詭異的行為舉止          #17
第五章 令人畏懼的血眸          #22
第六章 無法控制的身體          #25
第七章 冰寒下的活米村          #28
第八章 嚴厲指控                     #29
5

本文作者

  • 魔法入門生
  • 30  101

Kyle @Kyle_di_Angelo

3
Wedge   

            為了你,我或許掉了很多的眼淚
    生氣、難過,對於你的遲鈍和傻
    但當真正發生時,你呼喊我的名
    我應該感到快樂,應該是這樣的
    可是為什麼,我感受不到快樂呢
    是誰?打破了我原本最初的認知
    是你,那個我生命裡的不速之客
    那個夜晚,那個溫度,那個淚水
    當敵人走向戀人,是我難以想像
    但發生了,就是有那麼神奇的事
    你願意為了我,試圖做出改變嗎
    你願意為了我,不要再繼續好嗎
    我愛你,在一切還可以彌補之前
    為了我,去努力,去改變好嗎?
〝The story starts laying in the dark with someone new
I'm feeling tired from all the time I spent on you
But I know I'm strong from all the trouble I've been through
The story starts where the story falls apart with you〞

Kyle @Kyle_di_Angelo

2
Chapter 01 嚴峻的任務

如果說,這個瞬間自己心裡究竟在想什麼,是感到自信還是感到難受?是感到驕傲還是感到恐慌?如果這麼問起自己,那我的答案只會有一個,那就是……空白。
別說魔法世界,整個世界籠罩在烏雲密布下。總有人說,黑夜,是黎明前最後的黑暗;天黑,總有天亮的時候。但對於這個時候的我而言,我……能等到天亮嗎?

跩哥站在馬份莊園的庭院裡,過去,這裡有許多關於他童年的回憶。他還記得,在鳥語花香,開滿五顏六色的花朵時,水仙站在自己身旁,撐著陽傘,教自己認識花花草草。如果說,魯休斯教會他的是擁有強大的權利來統治這個世界,那麼水仙教會他的便是對這個世界的溫柔。而今,這一切都已不在。那曾在夏豔裡盛開的花朵,那曾經被跩哥嫌吵的鳥兒,現在卻都成為他最想看到的,而不是看到如此荒涼的馬份莊園。
「我的跩哥!」一個寵溺的聲音響起,那聲音除了讓跩哥作嘔以外,可能只剩下害怕的顫抖。
「有什麼事嗎?貝拉阿姨。」跩哥僵硬的轉過身,他看著朝自己走來的貝拉。貝拉是水仙的姐姐,同時,也是黑魔王佛地魔最忠實的僕人。
「我可愛的姪子,黑魔王已經在等你了,還不快進去。」貝拉輕拍著跩哥的肩膀「你要成為比你父親還要厲害的人,你父親已經搞砸了一次,這一次…你不能失敗。」貝拉的手從跩哥的肩膀逐漸下滑,手指停在跩哥的左手手臂內側,露出要以他為榮的微笑
跩哥握緊了拳頭,手指上由父親交給自己的戒指溫度低到幾乎要凍傷他的手指。他的皮膚很蒼白,但似乎因為要見佛地魔更加的慘白難看。他多麼的希望現在有一個人能夠出現,將他拉離這可怕,無法回頭的深淵。他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腦海出現的第一個人影竟然是他想也沒想到的人。他想起三年級在活米村自己和克拉高爾那兩個傻不隆東的高個兒被披著隱形斗篷的哈利丟擲雪球驚恐的模樣,那個笑的如此燦爛的妙麗。為什麼是她,跩哥幾乎是驚恐的張開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怎麼可能會想到她。
「跩哥?」貝拉看著跩哥行為些許怪異,她喚了一聲跩哥的名字,讓他稍稍放鬆心情「別緊張,只是個黑魔標記而已,不會痛的。」
跩哥沒有任何回應,但在他的心底已經出現反抗的因子。是啊,不會痛,但這樣下去,就是條不歸路了。
「雷斯壯。」一個低沉的聲音從後頭響起
「賽佛勒斯,你又想做什麼?」貝拉不悅的回頭,看著出現在身後的石內卜
「他還只是個孩子。」石內卜難得說了一句替人著想的話「我來和他談,你這樣會讓他畏懼的。」
「好吧!跩哥,別讓黑魔王等太久喔!」貝拉說完,便離開了庭院
石內卜緩步的往跩哥走去,聲音十分低沉「你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但你還是得向前。」那個語氣裡充斥著冰冷,這讓跩哥覺得自己快喘不過氣。
「教授,我只有一個問題。當你閉上眼睛,第一個想到的會是誰?」跩哥聲音有點顫抖,但他依舊順利的把話說完
石內卜眉頭一皺,許久,他才開口「不是人,是聲音。」他閉上眼睛,第一個衝入他腦門的是莉莉的慘叫聲,那個因為他的來遲而無法阻止的悲劇,那個聲音是讓他這輩子最難受的聲音。
「很慘,對吧?」跩哥笑了幾聲,那個笑聲卻讓石內卜不寒而慄。他是不是太過了,如他所說的,跩哥就只是個孩子,這些給他的壓力是不是太過了。
石內卜深吸了一口氣「是,但我不能改變什麼,我能做到的,就是達成她的遺願。而你,跩哥,你不一樣。」
「我沒有選擇。」跩哥崩潰的大吼「我不得不接下這一切,不然他們會死……我父親和母親……他們會死。」跩哥痛苦的吼道
「你有選擇,」石內卜否定了跩哥的說法「而且就是現在。」石內卜緊抓的跩哥的肩膀「聽著,跩哥,你會有選擇,但他會讓你變的很強大,卻同時會讓你失去自我。你現在有選擇,你可以做出這個選擇,前提是你必須找到那個方向,那個讓你能夠保持你是跩哥‧馬份的方向。」
跩哥看著緊抓著自己的肩膀的石內卜,他得承認,他不知道石內卜在說什麼。
「我沒有活到和鄧不利多一樣的年紀,但我活的依舊比你還久。跩哥,你會明白的,很多事情你還沒看清,但你有天會明白我今天和你說的每句話真正的意義。」石內卜看著跩哥,眼裡有著跩哥說不上的堅持「現在,該是你選擇的時刻了。」

斜角巷裡充滿的替新學期買課用品的魔法師們,就算現在外界充斥著黑魔王復活的消息,魔法師們依舊沒有想要停止學習的步伐。尤其,是那群加入D.A,誓言要守護他們擁有一切的年輕魔法師們。
「哈利!」妙麗將厚重的書本放入被自己下過咒的包袱裡,看到眼前走來一個熟悉的身影,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好久不見。」妙麗說道
「是啊!兩個月不見了。」哈利笑著回應,綠眸依舊那樣的溫柔「奇怪,似乎少了點什麼。」哈利有點明知顧問的說道
而那個少了什麼的人果然在沒多久便出現了「哈利!妙麗!」榮恩興奮的在人群中跑向兩人,他給了哈利一個大大的擁抱,接著看著妙麗,兩人只是有點尷尬的微笑而已「你們買的怎麼樣了?差不多了嗎?」榮恩試圖化解兩人之間的尷尬
「我差不多了。」哈利回應道,在這個回應過後,一向敏感的哈利注意到了什麼「你們看,是馬份那個傢伙。」哈利指向一段距離之外的位置,除了有馬份以外還有他的母親,但另外兩個人哈利並對不是很清楚他們是誰,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那兩個人…是食死徒。
「夜行巷?」妙麗看著他們行進的方向「他們要做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要自己解答了。」榮恩和哈利互使眼色,便往可以偷看到跩哥一行人的方向跑去
妙麗原本也要跟上去,但另外一個影子奪去了她的目光「那是…」妙麗看到在跩哥他們一行人身後的不遠處,有一個人悄悄的跟在他們後方,他披著一個純黑的斗篷,微微露出他銀灰色的頭髮,這引起了妙麗的注目。

「你覺得他們在做什麼?」榮恩問著趴在哈利旁邊詢問著他
「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的事,他們一定在盤算什麼,而且這一定和佛地魔有關係。」哈利咬定了這個可能性「妙麗,妳覺得的呢?」哈利問向另一邊的妙麗
「嗯…我不知道。」妙麗老實的回應著,實際上,她依舊在觀察躲在陰暗處的那個身影。不得不說,他藏的很好,如果妙麗剛剛沒有發現那個斗篷人的身影,那麼絕對不會注意到躲在陰暗處的斗篷人。但似乎那個斗篷人注意到了什麼,他突然警覺了起來,在注意到妙麗正在看著他的時候,雙眼,呈現了鮮豔的紅色,這讓妙麗毛骨悚然。然而就在下一秒,那個斗篷人消失了。
而就在斗篷人消失的下一刻,原本在波金與伯克斯店裡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有人在偷窺,立刻拉起了簾布。

「我敢說,馬份那傢伙絕對是成為食死徒。」哈利很快就下了定論
「不會吧!我覺得馬份不會有那個膽子啊!」榮恩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妳覺得呢?妙麗。」榮恩喚了身旁的妙麗
但妙麗在第一時間並沒有回應榮恩,她摸著下巴,很認真的在思考剛剛看到的一切。
「嘿,妙麗!妙麗!」榮恩出聲又喚了妙麗幾聲,妙麗這才抬起頭看向榮恩
「嗯,怎麼了嗎?」妙麗回應
「妳怎麼了?」哈利看向妙麗,從剛剛開始她就怪怪的了,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妳剛剛…是看到什麼了嗎?」
妙麗抿著唇,許久,她才開口說道「你們剛剛應該沒有注意到,在馬份他們一行人後面還有一個人。」
「還有一個人?」哈利和榮恩幾乎是一起驚呼
「嗯。」妙麗點點頭「我沒看到他的長相,但……他感覺……怪怪的。」
「會不會是妳眼花了。」榮恩說道,畢竟夜行巷就那麼一條小巷子。如果要看到在波金與伯克斯店裡的馬份他們一行人,不可能他們都沒有注意到。
「信不信由你。」妙麗用力的推了一下榮恩,便往反方向跑去
「她怎麼了?」這並不是第一次,榮恩偶爾會對妙麗開玩笑,但沒想到這一次她的反應那麼大
「我怎麼會知道。」哈利聳聳肩

妙麗往夜行巷的方向跑去,她不相信剛剛榮恩說的話,自己絕對沒有看錯。就在妙麗前往夜行巷的路上,一個不小心直接撞上了剛從古靈閣走出來的人。
「啊。」妙麗撞到那個當下往後摔去,那個人快手抓住了妙麗
「妳沒事吧?」那個人的聲音充滿磁性,有點低沉,卻十分好聽
「嗯,沒事。對不起,這麼冒冒失失。」妙麗搖搖頭,抬起頭看著拉著她沒讓她跌倒的人,而看到那個人的當下,妙麗幾乎瞪大雙眼,她第一時間聯想到了那個斗篷人。他們都有著一樣的銀灰色短髮,只是不一樣的是,剛剛那雙令她毛骨悚然的赤色眼眸,現在眼前的人則是溫暖的水色眼眸。但妙麗還是開口了「你剛剛是不是有在夜行巷?」


>>Next
    Chapter 02 陌生的霍格華茲舊生

提著牛奶桶的牛奶小夏夏🍼 @Charlotte0425

0
@Kyle_di_Angelo
唔~寫得好細喔~
又是一個跩妙呢!喜歡喜歡
好像有錯字呢
竟然是他也沒想到的人
吧?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rlotte0425

哈哈~打太快沒有注意到
下次我會記得校稿的😂😂
我原本在想要不要用第一人稱來寫
但後來還是決定用這種方式來寫
謝謝妳的留言和喜歡🙂🙂

狂掃抹茶金沙月餅的雪婷 💜xD @shuaiting

0
@Kyle_di_Angelo
新坑!🎊(灑花
非常期待這篇喔!

看到你多很多經驗值、hp別嚇到,剛剛有個亂撒獎的瘋子(誤)路過

今年暑假,潘朵拉都在仙境小屋研究星座xD @GinnyLin

0
搶沙發(舒服~
耶~恭喜🎉
樓主終於開新樓啦!
潘朵拉會期待這篇文章
好奇拉住妙麗的人是誰⋯

Kyle @Kyle_di_Angelo

0
@shuaiting

其實我原本想要開另外一個坑
突然看到這篇 就決定把兩個補在一起了
那就好好期待吧~希望未來的發展不會讓你失望

Kyle @Kyle_di_Angelo

0
@GinnyLin

這個神秘的新加角色
有機會我會另外寫一章來介紹
那謝謝你的期待 我會盡量不讓讀者失望的
那就希望你沙發能夠坐好坐滿🙂🙂

Kyle @Kyle_di_Angelo

1
Chapter 02 陌生的霍格華茲舊生

那個銀髮少年並沒有回應妙麗的疑問,反倒是笑了出來「說真的,妳都是用這種方法問到別人的名字嗎?格蘭傑同學。」
妙麗狐疑的看著眼前的銀髮少年「什麼意思?」
銀髮少年並沒有正面回答妙麗的疑問,他忍住了笑,停下來說道「雖然是個爛方法,但妳得到妳想要的了。我叫艾維斯‧查爾斯,妳也可以叫我艾維。」艾維斯伸出了手
「我還是不懂你剛剛說的話,而且……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妙麗對眼前的艾維斯一點也沒有印象,而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
「沒辦法,妳可是眾所矚目的葛來分多呢!而且還是待在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身邊,而我……只是個不起眼的赫本帕夫而已。」艾維斯吐吐舌頭說道「我爸媽還在等我,那我就先走了,很開心和妳有這麼愉快的聊天。」話說完艾維斯便跑走了,這讓妙麗一個人傻愣在原地,她對於剛剛艾維斯說的任何一句話完全沒有搞懂。
「格蘭傑,別擋本少爺的路。」就當妙麗依舊思考著剛剛艾維斯和她所說的話時,一個高傲的聲音從她身旁傳來
妙麗還沒看到人就已經知道是誰,她瞪向了那個比她還高一顆頭的跩哥「不好意思,擋到你的路了,馬份大少爺。」妙麗看向跩哥的那個當下,她幾乎再度的呆愣了。剛剛的語氣裡並沒有讓妙麗察覺到任何奇怪的感覺,可是當她看向跩哥時,跩哥的臉色卻比之前見到的更加慘白,而且跩哥的身邊……並沒有水仙和剛剛看到的另外兩個食死徒
「瞪什麼。」跩哥用著高傲的語氣,試圖掩飾自己的脆弱,但他不知道妙麗早就看破
「你……還好嗎?」當妙麗說出這句話時,她恨不得打自己兩個巴掌,自己怎麼會關心五年來的敵人呢?
跩哥似乎也有點吃驚妙麗竟然會對自己說這種話「關妳什麼事,格蘭傑。」
「你怪怪的。」妙麗毫不忌諱的說道「你……叫我格蘭傑?」
「妳想太多了,麻種。」跩哥說完便快步離去,在經過妙麗身旁時還刻意的撞了一下妙麗,但力道並不大。

到了前往霍格華茲的那天,鐵三角才剛要上列車,妙麗就注意到在人群中顯眼的兩人,分別是有著一頭金褐色頭髮的跩哥以及銀灰色頭髮的艾維斯,他們兩個竟然的走在一起,這讓妙麗感到十分意外。一個赫本帕夫竟然和一個史萊哲林走在一起,是發生什麼事啊!
「欸,哈利。」妙麗拉了身旁哈利的衣服
「怎麼了?」哈利側過頭,溫柔的問道
「你看那個人,那個站在馬份旁邊的人。」妙麗指向跩哥他們所在的方向「你對他身邊那個銀色頭髮的人有印象嗎?」
「喔?你是指艾維斯?」哈利理所當然的說道「怎麼了嗎?」
「你知道他!?」妙麗驚呼,但她自己對艾維斯完全沒有印象啊
「對啊。」哈利看起來似乎因為妙麗不知道這個人而感到震驚「他是赫本帕夫的,我記得……和我們一樣同為六年級生才是,之前上藥草學的時候曾經看過。怎麼了嗎?」
「藥草學?」妙麗依舊想不起來,她不認為自己對看過的人會完全沒有印象才是啊!
「妳可能真的沒注意到吧!」哈利很自然的牽起了妙麗的手「好了,妳應該不會為了一個赫本帕夫吧學生而沒坐上霍格華茲列車吧?」哈利說著,牽著妙麗走上列車
「欸,哈利,我說……」榮恩似乎要說些什麼,他走在妙麗和哈利的前方,因此要轉過頭才有辦法和哈利說話。沒想到一轉身,看到的竟然是哈利和妙麗牽著手,這讓他心中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咳咳,你們……」
妙麗看向榮恩,又看向牽起自己手的哈利,立刻抽起自己的手,看向什麼「我們什麼都沒有。」妙麗搖搖頭說道
哈利看了榮恩一眼,微笑說道「嗯,什麼都沒有。」他讓妙麗走在自己前方先行上車,但看著妙麗背影的眼神卻是如此的落寞。他們,難道沒有那麼一天,可以將沒什麼改成有什麼嗎?

「我還是對那件事感到奇怪。」車廂裡面只有鐵三角三人,哈利坐在榮恩和妙麗的對面,思索著那天看到跩哥他們一行人的事情
「你真的認為馬份那傢伙加入食死徒了?」榮恩問道
「這機會很大,畢竟他的家庭一直都是佛地魔的支持者,我不認為佛地魔不會不要吸收馬份。」哈利說出自己的想法「就算是逼迫馬份,佛地魔都會希望吸收他,畢竟多一個人加入,他就少一個敵人,而且……馬份那傢伙也不是普通人。」
「如果真的是逼迫的,難道我們不能試著說服他嗎?」妙麗一直崇尚和平主義,畢竟戰爭只會帶來悲傷與傷亡
「他是馬份欸,怎麼可能會理我們,更別說妳……嗯……一個麻瓜家庭出生的女巫。」榮恩看著妙麗,飄上飄下的眼神似乎在打量妙麗
妙麗很不喜歡榮恩的眼神,因此飄開了目光「我不相信馬份那傢伙會加入食死徒,他只是嘴比較賤,比較崇尚純種主義而已。而且這些偏激的想法是他父親帶給他的,我相信他還是有一定的思考能力。」妙麗意外的替跩哥說話,這讓哈利和榮恩很是意外
「天啊,妙麗,他對妳那麼不客氣,妳到底為什麼要幫他說話。」榮恩率先提出自己的疑惑,畢竟因為妙麗的血統,她一直都是鐵三角裡最常被跩哥用不客氣的語言對待的人
妙麗抿著唇,她並沒有很快就說出榮恩希望得到的答案「我只想說,我相信……只要他還待在霍格華茲的一年,馬份就不會踏入食死徒這一條路。」妙麗堅定的說道
這時,外頭突然有些動靜,哈利率先發現,他打開了門,卻不見外頭有任何蹤影,因此再度關上門。
「怎麼了嗎?」榮恩並沒有向哈利那麼敏銳
「我總覺得剛剛有人在偷聽。」哈利搔搔自己微亂的黑髮「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沒事。」

跩哥走回自己的車廂,坐到了艾維斯的身旁「為什麼我還要去那個鬼學校?」跩哥低聲的發著牢騷,但其實他的內心逃避霍格華茲並不是討厭待在霍格華茲。只要多待在霍格華茲的一天,佛地魔要他執行的任務就會被緊逼一天,光想就夠讓他喘不過氣了
「別這麼想,船到橋頭自然直。」坐在跩哥的身邊的艾維斯回應道「我答應老師,會好好幫助你。」
跩哥抿著唇,藏在桌子下方的手指不安的交纏著
潘西走到跩哥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跩哥,你這個暑假怎麼都沒有和我聯絡,我很想你欸。」
「別煩我。」跩哥冷冷的說道,他閉著眼睛將頭往後靠。右手緊握著自己的左手腕,在那下方有著被黑色袖子藏住位在手臂上的黑魔標誌。剛剛妙麗的一字一句跩哥都聽到了,他沒有想到一個過去自己十分討厭的麻種竟然會說出這些話。他感受自己手臂上的黑魔標記就像正在侵蝕自己,他不應該這麼做,但……他只有這條路可以選。
"對不起,格蘭傑,我辜負了妳對我的信任,但……我別無選擇。"跩哥只能在心裡偷偷的和妙麗這麼說,因為他真的別無選擇。只要不聽佛地魔的話,後果他可無法承受。如果是自己出事還好,得佛地魔絕對不會讓自己好過,他一定會從父母下手,而他不能讓自己的父母受到傷害。佛地魔進佔馬份莊園遭受到的改變已經太多,他們需要煩惱的也太多,唯獨聽從佛地魔的,才有可能拯救馬份莊園,拯救父母別遭受佛地魔毒手。

「今天就上到這裡,希望你們可以在明天交出作業。」石內卜不友善的目光朝著一旁的葛來分多鐵三角望去
「真是夠了,才剛開學,就這麼硬。」榮恩抱怨今天的作業,五卷羊毛紙欸。他明天可是要去爭取參與魁地奇球隊這件重要事項,這麼多的作業,他今天根本就不用練球了「妙麗,妳能幫幫忙嗎?」榮恩看向一旁正在收拾自己東西的妙麗
妙麗整理完自己的羊皮紙以及課本,抬起頭看向榮恩「我記得當時在發開學通知的時候,就有提到這件事了。石內卜難得這次多給我們一個禮拜的時間,是你沒有好好把握,自己想辦法。」妙麗說完便拿起自己的東西,往外頭走去
「兄弟,好好加油。」哈利拍拍榮恩的肩膀「我得去練球了,不論是作業還是明天的練習賽。」哈利說完,便跟上妙麗的步伐

「我需要去找他。」當妙麗從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走出來時,看到了正往教室走來的跩哥和艾維斯,他們不知道剛剛說了什麼,妙麗只聽到跩哥說得這句話
妙麗望向往自己方向走來的兩人,到現在她還是很不理解為什麼不同學院的兩人為什麼會走那麼近「妙麗。」哈利跑向了妙麗,輕拍了妙麗的肩膀「怎麼了嗎?」哈利望向前面迎來的史來哲林和赫本帕夫,這讓哈利露出不太友善的目光。從來霍格華茲的列車上,妙麗就一直注視著這個赫本帕夫,妙麗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這個人。
跩哥和艾維斯從哈利與妙麗身旁走過時,注意到哈利眼裡的不友善,並沒有多加的在意,畢竟這個學校有多少人會對史來哲林投以友善的眼光呢?
眼角瞄到跩哥和艾維斯走進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內,這讓妙麗有種不安的感覺「哈利,我想到我有事要找石內卜教授,你先自己回去好嗎?」
「不需要我陪妳嗎?」哈利回頭看到跩哥和艾維斯往裡面走去,實在有點不放心,因為他早已認為跩哥就是食死徒了。他很擔心妙麗一個人會出什麼差錯。
「不會啦!我很快就回去了。」妙麗說著要回去教室裡面,剛好和榮恩有了交集
「妳東西沒拿?」榮恩第一直覺就覺得妙麗是有東西沒拿
「嗯……算是吧!你先和哈利回去,我隨後就回去。」妙麗要榮恩先和哈利一起離開,而且是現在立刻,她總覺得那兩個一起去找石內卜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再確認兩人都已經離開後,妙麗便邁步走進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


>>Next
    Chapter 03 不再投入任何心力

狂掃抹茶金沙月餅的雪婷 💜xD @shuaiting

1
@Kyle_di_Angelo 提醒一下,黑魔標記在手臂,接近肩膀一帶(誤,太高了)嗯,就是附近啦!不在手腕喔~

Kyle @Kyle_di_Angelo

1
@shuaiting

我為什麼會犯這種錯😅😅😅
可能是我三更半夜腦子不太清楚
和另一篇刺青在手腕附近的小說搞錯😂😂
謝謝你的提醒
但應該沒有高到接近肩膀吧😂

今年暑假,潘朵拉都在仙境小屋研究星座xD @GinnyLin

0
@Kyle_di_Angelo
看第一篇文的時候,感覺這篇文是艾維斯x妙麗😓
看了第二篇文的時候,就感覺是跩妙文了
(還是喜歡跩妙文😍

Kyle @Kyle_di_Angelo

0
@GinnyLin

跩妙文首選😍😍
我沒有注意到第一章會讓人誤會😂😂
那我就要說明一下了
文章名字中的純種是指跩哥
而艾維斯我提過之後會推個番外篇來介紹
至於艾維斯的血統,他是個混血巫師

今年暑假,潘朵拉都在仙境小屋研究星座xD @GinnyLin

0
@Kyle_di_Angelo
有點好奇艾維斯是不是也喜歡妙麗(偷笑😏

Kyle @Kyle_di_Angelo

1
@GinnyLin

這是很不錯的建議(誤
沒有啦~我覺得這樣太狗血😂😂
雖然妙麗是個很有魅力的角色
(我一向很喜歡聰明女孩這種角色😂
但我要說 絕對沒有😅😅
不過妳倒是給我一點靈感🤔🤔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