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OC【背棄世界也可以】,2021/05/18更57

發表於

裘 @JoyceTseng

3
@sbarking2020 最近小忙,把這兩章追完了!
琳西吃醋真的非常可愛哈哈哈哈
看了也莫名覺得開心~再多發現一點自己多愛石內卜教授吧🤣🤣

每次都停在不該停的地方!敲碗敲碗下一章!!

貓澤。 @manango

3
香港讀者舉手🙈可以寄送的話 我也希望可以購入一本呢🙈🙈 期待後續發展 又要等一個星期了🥺

🍤夏洛特大炸蝦🍤 @harper

4
@sbarking2020
若能合作的話我也很開心(・ิω・ิ) (感覺畫着放閃✨的他們也挺幸福的),只是我繪圖方面是個業餘(大概目前僅能應付不定期更新),進度怕是趕不上😅,加上自己的畫技也算不上很專業很專業的那樣哦💦💦

儘管這幾天試試畫一下角色人設,稍微獻醜一下////

裘 @JoyceTseng

2
@harper 期待!想看看畫出來的小白蛇和石內卜~~~

LynnYue @sbarking2020

6
@harper 你可以先私訊我唷~你有line或wechat嗎?我們討論一下角色帶入感嘛^^

再送一張網上找到的聖誕教授

LynnYue @sbarking2020

8
目前亂捏的兩人XD
教授的形象比較不符~但長髮又怪怪的~他模組太少


LynnYue @sbarking2020

9
  

32.獾院不是好惹的

  剛入學被高年級女生欺負的事情還歷歷在目,但琳西早就放下仇恨,反而是芬迪兒兩年多來一直找不到機會整治她而惱怒。萊斯特蘭奇家的小女兒因為成績不理想被迫讀了兩次六年級,但她一點都不在乎能不能順利畢業,反正婚約早已訂下,她只準備舒服的過上富太太生活。
  琳西無奈地心中嘆氣,默默擺好決鬥的架式。

  「Petrificus Totalus!」
  萊斯特蘭奇首先攻擊,但石化咒還沒接近琳西就被彈開,原來琳西早就施放無聲的”全全破心護”。
  對方成功的被激怒,連續丟了幾個惡咒都被擋掉,萊斯特蘭奇越發激動的施咒,小白蛇卻依舊站在原地不動,且帶著一絲同情看著她。
  『拜託,真的有必要這樣嗎?』琳西看了一眼斯內普和羅蘭,他倆又湊在一起了。羅蘭不知道在斯內普耳邊說了什麼,只見他嘴角撇了撇。
  萊斯特蘭奇相當不滿對手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行為,正要再次丟出綁腿咒,卻聽見琳西第一次開口:「Confringo.(爆炸咒)」

  接下來的場面相當混亂,芬迪兒一直在施放攻擊咒語卻完全沒想過給自己幾個防禦魔法,爆炸咒在耳邊炸開,芬迪兒的黃色長捲髮當場燃燒起來。現場一度只有她和幾個女生擁戴者的尖叫聲,然後是羅蘭教授上台控制了火勢,只可惜那燒焦的半邊頭髮只能靠魔藥慢慢長回來了。幸好琳西已經控制過威力,不然萊斯特蘭奇很可能會真的毀容。
  今非昔比,琳西不再是只會被欺負的小女孩,萊斯特蘭奇了解到現在的琳西.弗斯坦可以相當輕鬆的擊敗自己,只能驚愕的瞪著對方,卻不敢有任何異議。

-*-*-*-*-*-*-*-*-*-*-*-*-*-*-

  隔天的課外輔導,琳西依然很不專心,在攪拌圈數上犯了兩次相同的錯誤,這再次觸怒斯內普的耐心底線。
  「琳西.弗斯坦,到底是什麼讓妳覺得可以這樣無限制的浪費我的時間?妳那該死的叛逆期可不是什麼好藉口。」
  琳西驚呆了,然後是一股滿溢出來的委屈和怒火。

  叛逆期?在你眼裡我就是小孩子的叛逆期!?
  也是…不然還能是什麼?


  「呵呵…」女孩搖搖頭的傻笑著,然後恢復平靜的語氣。「…抱歉教授,但我可能真的跟補血劑有過節。也許您可以讓我"自己練習"幾次,或許會有不錯的成效。」
  對,說白了就是琳西現在不太願意跟斯內普待在同一個空間裡。

  教授的臉色相當難看,他似乎還是不太能接受琳西竟然有叛逆期這件事。畢竟相處這些日子,她是個很有想法的孩子,卻也對自己還算順從,不同於其他學生的畏懼、敬而遠三尺,琳西是真心願意接受斯內普教導的。
  但現在這疑似青春反叛期的狀態,著實讓兩人關係變得緊張。
  斯內普噴了一口鼻息,「如妳所願。但我提醒妳,如果兩個小時後回來發現妳還是作出這種東西,我會請聖芒戈停止他們的訂單。」

  教授將琳西獨自留在工作區,自己則是待在辦公室。而辦公桌後的斯內普正好可以透過半開的門觀察琳西忙碌的背影。
  而獨自練習熬製的成果,再次驚艷並足以讓教授氣到炸毛。高純度的補血藥劑呈現珠光般的金紅色,這可是難得的品質,斯內普自己也練了半年多才達到這個成色,而琳西卻在"自行練習"的第一次就成功。
  可見琳西之前的表現的確就是針對自己,斯內普不由得青筋暴起。

  「看來,弗斯坦小姐的確不需要我的指導了?」他冷笑,「很好,那麼之後的課外輔導也許可以取消?」
  琳西沒有等到一句誇獎,雖然教授平常就不會明顯誇獎自己…
  「…好的,」早在斯內普進來驗收之前,琳西就把東西大致的收拾好了。「我想後面那些訂單我可以自己搞定。」
  把書包背在身側,琳西突然眼眶一陣酸澀。微微躬身,白髮垂散在臉頰,「這樣就不會打擾您的私人時間了,斯內普教授。」然後奪門而出。

-*-*-*-*-*-*-*-*-*-*-*-*-*-*-*-

  接下來幾周,斯內普除了在魔藥課和大廳用餐之外,再沒機會碰到琳西。她連決鬥社的活動都不再參加,把更多的時間花在課業和魁地奇練習上。
  因為很快的,在萬聖節之後,就是今年的第一場魁地奇比賽,這次對戰的是赫夫帕夫。
  西追從木門飛出來的時候,對琳西驕傲的燦笑著,他成了今年的搜捕手。
  「迪哥里!迪哥里!迪…」
  獾院的座位上不斷傳來支持的歡呼聲,就好像比賽已經獲勝了一樣。
  
  「赫夫帕夫的呼聲今年很高阿,是因為你吧?西追小王子!」史萊哲林的擊球手飛過褐髮男孩的時候大喊著,男孩不好意思地露齒微笑。
  「小王子對上大小姐,今年比賽同樣很有看頭啊!哈哈哈~」
  不少球員相繼起鬨,貛院和蛇院的關係沒那麼緊張,尤其大家都曉得琳西和西追從入學就是好友。同樣的成績優異,相貌可人,這兩個人對陣還是比較有吸引力的。
  「手下留情阿,小王子~」琳西也難得戲謔地笑了。
  
  看台上突然一陣騷動,隨即是靜默,小蛇們則是驕傲的挺起胸膛。
  順著眾人視線往下看,斯內普身上穿著沒見過的短袖斗篷,內裡是紫色的,左手握著掃帚,一臉不情願地走向中央,然後雙腿一蹬,飛上裁判的位置。
  『梅林的羊毛襪…原來教授是會騎掃帚的阿…』
  這句驚嘆應該是所有學生心中一同發出而形象化了,因為教授不屑的臉上露出了『廢話,好歹我也是個巫師。』的樣子。
  _不對,搞錯重點了吧?教授當裁判?那肯定不公平的呀!_
  即使自己是史萊哲林的學生,琳西還是忍不住想著。
  
  比賽進行四十分鐘,雙方比分依然相近,先前西追找到過一次金探子,剛追過去幾呎便和史萊哲林的追球手撞在一起,然後就失去了小金球的蹤跡。
  「好的!現在兩位搜捕手分別在兩邊外圍尋找,而球環那邊則是戰況激烈,兩邊互不相讓。比分來到90:80,下一球估計又是史萊…沒錯!就在同時史萊哲林進球追分成功,現在是90:90,沒有球員下場,估計這場持久戰會讓大家都累壞的!」
  這兩個學院的比拚沒有你死我活,因此博格大部分只是在場上悠閒的晃來晃去,想到才會追著人加減跑兩下。

  而斯內普基本上沒發現重大犯規也不太需要吹哨,大多時間只是繞場或是在高處觀望。他的飛行技術一點都不輸给霍奇夫人,而且帶著特有的優雅性格。然而他從剛才史萊哲林進球後就聽見耳邊有個細微的嗖嗖聲。
  金色飛賊滯在半空,就跟在教授的肩膀後方不遠,像是通人性一般,看見教授回眸,興奮的在他周圍亂竄,跟著教授的行動軌跡前進後退。
  這個細微的動作剛好被西追瞄到了,他二話沒說便往斯內普飛去。
  「迪哥里第二次行動了!這次他能順利逮到金探子嗎?」
  原本琳西還認真搜索另一邊的場地,沒想到播報員的"善心"提醒她西追已經有所發現。琳西也是想都沒想便追過去,一直到看清斯內普後方的金色小點時,西追已經直起身體想伸手向前抓。
  
  幾乎是同一時間,三個人都做了高難度的動作。
  西追效仿魁地奇職業球員比賽時用過的動作,將掃帚前端翹起,企圖站在上面,重心向前。
  琳西稍稍用力一把,用魔力催化掃帚的速度,想繞過西追。
  斯內普則是不願擋路,巧妙的向下俯衝半圈,讓金探子袒露在另外兩人眼前。
  
  不巧的是,西追的模仿失敗了,重心不穩,整個人最後是飛撲出去的。掃帚在半空空轉兩圈,琳西就在它的攻擊範圍內,不得不立刻轉向下方。可惜速度太快,一時剎不住,直直撞向斯內普。

  「呃啊啊!」

  為減低傷害,琳西不得不放掉手中掃帚,撞上教授身側之後被一把從腰後攬住。斯內普費了一番功夫才穩住兩人,另一手還得抽空對西追使用漂浮咒。
  西追被減速之後鬆了口氣,還不忘展示著自己手中的金探子,赫夫帕夫的看臺自然是歡聲雷動。
  不過這個姿勢真的很不舒適,琳西的腳沒地方踩,身體重量不斷讓她往下滑,教授的手便一點一點地往尷尬的地方上移。琳西只能扯著對方的黑袍,雙手環在他的肩上,近距離的接觸讓她不是那麼自在。
  「教授,放、放我下去吧。」
  「別亂動,妳是想摔成碎肉派嗎?」斯內普還在專心幫西追減速下降,沒有理會琳西的掙扎,反而把她抱得更緊,這讓琳西的臉瞬間通紅。
  
  當三人下降至地面時,琳西幾乎是瞬間就掙脫跳開,尷尬地順順皺成一團的長袍,不敢再往教授方向看。隊長抱著她斷裂的掃帚跑過來,遺憾的表示可能修不好了。
  「抱歉,我差點就抓到了。」琳西真誠的內疚著。
  「沒事的,我們都看到妳努力了。」幾個隊員搖搖頭,去年已經靠琳西拿到全勝,還獲得學院盃,這次的小小失利算不上什麼。只要能打贏後面兩場,史萊哲林還是有機會拿很多寶石分數。YUE:新年快樂!!
存稿箱快不夠用了~大家快幫忙鼓勁加油XD

字數統計:3169
下一章 #133

貓澤。 @manango

2
新年快樂!好期待青春反叛期的後續呢!看來有機會是小白蛇先了解到自己的心意?期待期待!

🍤夏洛特大炸蝦🍤 @harper

4
新年快樂哦~
教授真的好暖呢♡好想快一點看到他們和好呢!
(題外話:確實覺得教授會騎掃帚這件事很匪夷所思🤣🤣

精靈童話花店xD @Lunaluluna

3
@sbarking2020
Yue 新年快樂!(<=遲到
最近麻生忙,一直沒有來留言,Yue 原諒我(´;ω;`) (跪
順便回一下前面的章節//
覺得決鬥社實在太精采了//羅蘭熱情的樣子跟教授整個反差 X D D
小白蛇夾在兩人中間的尷尬樣子看完也是忍不住笑了//
還有這個章節的決鬥和魁地奇比賽也很戲劇張力///
話說教授和琳西雖然互相吃醋,互動得很僵硬,但還是從小地方看出兩個人是愛著對方的(๑´ڡ`๑)
看完 yue 的文還是老話一句--好甜///

裘 @JoyceTseng

2
@sbarking2020 小白蛇越看越可愛🥰🥰 感覺會越來越明白自己的心意,真的超級可愛的!哎呀教授!她不是叛逆期啦!只是醋勁大發的青春期🤣🤣🤣
Yue趕快存稿啦~~~不要斷更🤣

貓澤。 @manango

2
不小心重看了第三遍 結果還沒有到星期五😫 超級期待更新 加油加油!

LynnYue @sbarking2020

8

33.哈利波特登場


  
  轉眼又是十二月中,霍格華茲開始降下雪花。
  期末考前兩天的周末,鄧不利多傳信通知琳西來辦公室一敘。
  剛打開門,一個黑泡麵頭攤坐在鄧不利多的客用沙發上,不可置信的表情寫在臉上,看見琳西進來更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妳、妳就是…」泡麵頭激動地起身,卻被上前的鄧不利多制止了。
  「小天狼星,容我介紹一下。」老校長站在兩個人中間,「這是琳西.弗斯坦,線報的提供者。這是小天狼星,妳應該知道,他是哈利的教父。」
  小天狼星在休養之後,外型已經沒有在阿茲卡班時那樣邋遢,但還是有那麼一絲滄桑。灰瞳不再閃爍,曾經瀟灑陽光的校園少女殺手,現在頂多就是個乾柴的鬍渣大叔。
  「是的,很高興認識你。」
  琳西先伸出手,友善的微笑著。小天狼星立刻大跨一步向前握住,滿臉感激。
  「琳西…我可以這樣叫妳嗎?琳西,我不知道怎麼表達對妳的謝意,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可以代表布萊克家族答應妳任何要求!」
  
  _呃…這可不一定吧,你問過你姊姊納西莎了嗎?_
  
  但琳西還是很有禮貌的回應,「謝謝你。我只是把我有的記憶分享給校長而已。」
  「這就已經很足夠了!如果不是妳,我還要待在那個鬼地方好一陣子,逃獄之後還沒洗清罪名就莫名地死去。況且妳還知道未來…」
  「親愛的小天狼星,」白鬍子校長再次打斷他的激昂發言。「我們是不是先請琳西坐下再聊?」
  「當然當然!快請坐,好孩子。」
  
  「布萊克先生,」琳西坐下後溫和地說道,「有關未來的事情,我其實還不能確信它們真的會發生。為了以防萬一,鄧不利多校長還是建議我進鳳凰會協助…搜索行動。」
  琳西不確定校長向小天狼星透漏了多少,所以沒有直接說出魂器的事情。
  男子點點頭,「我知道那個雜種…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就要復活的事情。怎麼會有這種瘋子?為了不死把自己切成七份!?不管如何,為了保護小哈利,我的教子,還有魔法界的人們,我也很願意盡一份心力。」
  「我相信,你們都會的。」鄧不利多將手附在小天狼星的肩,安撫著他。「另外,我想你還得感謝一個人,是他幫你做證,才讓你無罪釋放的。」
  「…」
  灰眼男子突然面露為難的神情,只能撇撇嘴。
  
  同時,壁爐裡升起綠焰,高大的身影閃出,不屑的無視了泡麵頭男子。
  「校長,你要見我?」
  「是的,西弗勒斯,我們正聊到你呢。」
 
  這…如果鄧不利多不解釋的話,琳西還以為這是最新型的教授召喚咒呢。
  
  斯內普冷笑一聲,「我很懷疑,跟布萊克能聊什麼有關我的事情。」
  對於斯內普的譏諷,小天狼星只能咬牙忍住,畢竟他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何況那些記憶裡,斯內普還救了哈利那麼多次。
  「西弗勒斯,我希望你們能冰釋前嫌,放下小時候的那些恩怨。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你同意嗎?」
  老校長透過眼鏡抬眉,用不容質疑的語氣說著。斯內普表面平靜,當然主要也是因為他不願和一隻蠢狗多計較什麼。
  「斯內普,」小天狼星認真的看著黑袍男子,「我想校長說的對,我們該顧全大局。而我必須承認,你的很多…行為,的確很高尚,尤其是…」
  「哼!如果是因為鄧不利多給你看我死在黑魔王手下那段畫面就不必多說了。」_那也不是什麼光榮的死法…_
  斯內普無意瞄到琳西,發現她正思考著什麼的樣子,皺著眉,臉色不太好看。
  
  事實上琳西在想的也是記憶中斯內普的一切。雙面間諜的身分真的沉重到常人無法想像,尤其在那麼一位癲狂的黑魔王身邊,要不是他有超強的鎖心術和冷靜的思考邏輯,大概早就被伏地魔虐死幾萬次了。
  這樣強大的斯內普站在白巫師這邊真是太好了…
  但,教授並非天生就是光明界的巫師,如果不是因為莉莉…也許斯內普真的會成為伏地魔的忠誠劊子手。
  如今教授又要臨危受命照顧幼小的哈利.波特,琳西心中難以言喻的糾結。有些感激、愧疚和悔恨,大概來自哈利的情感,但其中還參雜了說不上來的怒氣和無奈,琳西晃著腦袋,卻甩不掉那些想法。
  「總之,」鄧不利多笑吟吟的說,「接下來的假期就麻煩幾位去麻瓜城區把哈利接出來吧,我相信你們會相處的很好的。」
  
---
 
  假期第一天上午,斯內普接到琳西便現影在水蠟樹街,小天狼星早早就到了,鬼鬼祟祟的在附近遊蕩,因為鄧不利多言明要"三個人一起去",所以小天狼星只能忍著破門和哈利相認的衝動。
  「斯內普,你們怎麼那麼慢!?你知道他們怎麼對哈利嗎?喔不!他太瘦小了!他看起來甚至不像個十歲的男孩那樣,他們都給他吃什麼呀!?他們還讓他在那麼冷的天出來除草,你知道嗎?六點!正常的孩子六點不是應該還在睡覺嗎?這些麻瓜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哈利!他可是巫師界的希望!他們…」
  「夠了!」斯內普不耐煩的伸出一隻手制止他說下去。「不管你幾點就埋伏監看這家人,我們是在約定的時間來到這裡。還有動動你空洞的大腦,麻瓜本來就不會在乎那孩子的身分,尤其佩妮.伊凡斯從以前就仇視巫師。」
  
  待小天狼星冷靜下來,一行人上前敲響德思禮家的大門。裡面傳來中年男子的咕噥聲後才有人來應門。
  開門的正是小小的哈利,他的身形看起來絕對不超過八歲,穿著寬鬆的條紋毛衣,蓬亂的黑髮像是稻草一般翹著,瀏海剛好擋住閃電型的傷疤,湖水綠的眼睛清澈閃亮著。
  「哈利!」小天狼星果然耐不住想向前衝,歡欣激動的喊著。當然下一秒就被斯內普阻止了。
  「先生知道我的名字?我認識您嗎?」哈利禮貌的問。
  
  「是誰?快進來做好午餐,不然有你好受的!」屋內傳來男人的聲音。
  「姨父,是三位…呃…好像認識我的人。」
  
  「哈利你好,」琳西決定先開口,這兩位男士應該不太會跟小孩子交流,「我是琳西。我們的確認識你,而且是來幫助你的。」
  「幫助我?我…」正要開口,卻被身後的大手一拎甩在牆邊。
  「滾開小鬼!誰會認識你這樣的小怪胎?你們是什麼東西?」
  威農.德思禮有著稻草色的短髮以及橘色的鬍子,胖的直接檔住整個門口。他用鄙夷的鼠目粗暴地瞪著三人身上的巫師長袍,像是防賊一樣警戒的擋在門口。
  當教父的還沒發作,斯內普一個皺眉,大步上前便揪著威農的領口,將他扣在牆上,一手拿著魔杖戳在他脖子上。
  「我想你很清楚我們是什麼。這就是你的能耐嗎?虐待一個小孩子?真是令我驚艷。」斯內普近乎溫柔的耳語讓威農不寒而慄。
  
  「威農,怎麼…喔!我的天!」
  佩妮雙手摀嘴,盯著斯內普。
  「佩妮.伊凡斯,還是我該稱呼妳為德思禮太太?鄧不利多把孩子託付給妳的時候是讓妳這樣"照顧"他的嗎?」
  「斯、你是斯內普?你在我家做什麼?你有什麼權力過問哈利的事情!?」
  
  「德思禮夫人,」為避免麻煩,琳西關上門,並放了防竊聽咒,「我們是鄧不利多校長委託來拜訪的。哈利.波特明年就要到霍格華茲入學,斯內普院長代表校方,而這位布萊克先生,是哈利的法定教父。」
  琳西遞上兩張文件,一張是魔法部證明小天狼星為波特夫婦指定的法定監護人,另一張是鄧不利多親簽的委託書,寫明了斯內普作為校方代表探訪德思禮家。
  斯內普當然不知道有這麼一紙委託證明,這是琳西拜託校長準備的,至少琳西覺得這種事還是能用文明的方式解決最好。
  佩妮快速讀完文件,斯內普也放開德思理,只見佩妮顫抖的開口,「但你們來探訪,目的是什麼?有需要動粗嗎?」
  「動粗?」斯內普挑起一邊眉毛,「我以為你們習慣這樣的"動粗",儘管對象是個瘦不拉嘰的小孩?」
  「你!」威農怒目,卻也說不出話來。
  「而且我們準備把哈利帶走!這樣的生活對他來說一點都不健康!」小天狼星終於有機會開口。
  「帶走!?帶去哪裡?那個瘋人院學校嗎?」
  「你說什麼!?那可是孕育偉大巫師的地方,給我道歉!麻瓜!」
  
  「麻、麻瓜?」
  一旁的哈利有些嚇到了,沒有見過的人替自己打抱不平,還說要帶走自己,嘴裡滿是聽不懂的名詞,哈利不知道該害怕還是高興。
  琳西注意到手足無措的哈利,來到他身邊輕聲的說明,「麻瓜呢,就是指一般不會魔法的人,而我們都是巫師,就是會使用魔法的人喔。」
  「魔法?」
  「對啊,你是不是身邊經常發生奇怪的事情,例如情緒不好的時候旁邊的東西會飛起來之類的?」
  哈利猛地點點頭,不可思議地看著琳西。
  「那個就是魔法喔,不過要怎麼正確使用魔法,得讓你去霍格華茲好好學習才行。」
  
  對話之間,兩個男巫師也用氣勢制伏了德思禮夫婦,尤其是斯內普對著佩妮怒斥:「別以為我不知道妳收養那男孩可以得到政府多少撫恤金!如果知道妳拿她的孩子當道具,莉莉有可能讓妳照顧他嗎?」
  之後,屋內兩個麻瓜再也無語反駁。
  「兩位,我們也不是真的強硬地要帶走妳們的侄兒,一切還是要看哈利自己的決定,可以讓我們跟他談談嗎?」
  其實琳西也不想假裝那麼有禮無害,但另外兩位實在太強悍,小白蛇只好扮演萌萌的白臉角色。
  最後還是佩妮故作鎮定的回話。
  「好、好吧,你們可以去廚房。」
YUE:
要先跟大家說不好意思~
最近因為個人原因,寫稿有點狀況。
明天會加更,但...
下周要停更一周了~(鞠躬)
最晚1/22恢復更文,
還請大家繼續支持...

下一章 #134

LynnYue @sbarking2020

8
  

34.留宿


 
  四個人在餐桌上坐定之後,琳西把防竊聽咒範圍縮小到廚房,並時刻注意德思禮夫婦有沒有打電話報警。
  「剛才你聽到了,小天狼星.布萊克是你的教父。這位是西弗勒斯.斯內普,霍格華茲的院長,也是你母親莉莉最好的朋友。」
  斯內普依然保持一貫的面無表情,雙手交疊在胸前。小天狼星則是興奮的盯著哈利,只差沒有搖尾巴而已。兩位男士還是將話語權交給了琳西,畢竟哈利現在對這位親切的小姐姐頗有好感。
  簡短的解釋魔法學校、巫師等基本常識還有波特家族之後,琳西決定重新自我介紹。
  「我是琳西.弗斯坦,我也是霍格華茲的學生。因為不知名的原因,我擁有你的…關於未來的記憶。」
  「我的記憶?因為妳是巫師嗎?」
  「關於這點,我們還在研究,你跟弗斯坦之間的關聯。」斯內普補充道。
  哈利似乎被斯內普進門時的氣勢衝擊到了,現在還有些膽怯,不敢直視他。
  小天狼星對此有些不太高興:「他沒什麼可怕的,你爸爸詹姆當年可是厲害得多了。」
  斯內普還來不及嗤笑,琳西就滿臉不屑的說道:「是嗎?看來您這幾年待在…那個地方,對外界的關注也太少了,教授不但是最年輕的霍格華茲院長,也是最年輕的魔藥大師,鄧不利多校長多麼器重他相信你也看到了。鑒於教授的各種付出,我想您最好除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其他的廢話就不要多說了。」
  小天狼星訝異於眼前可愛的女孩竟然對自己那麼毒舌,不免失落和氣憤,但想到她說的是事實,嘴邊的反駁又被吞了下去。
 
  琳西透過哈利最後的記憶中也看見了教授給他的記憶,她知道教授對莉莉的愛很深,才會同意和哈利見面。也知道劫盜四人組當年的惡行,斯內普竟然還願意做狼毒藥劑給路平,實在是高尚的行為。即使她不知道斯內普研究這種藥劑多半也是為了蕾莎。
  小天狼星的出現和拜訪活動,散去了琳西這些天對斯內普的不知名怒意,而且不知道從何時起,琳西總是會不自覺的幫教授辯護。
 
  「哈利,霍格華茲真的很棒,校長說了,在你入學以前,我可以提前帶你熟悉一下魔法界和學校。」
  小天狼星決定換個話題,希望得到哈利的關注。
  「所以,我以後不需要再住在佩妮姨媽家嗎?」
  「恩…事實上你每年暑假還是需要回來住三個星期,這是為了保護你。我、我們已經談好了,他們不會再為難你,其他時間你可以…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來跟我住。」
  「當然你也偶爾可以去我那裡,我和教授可以教你一些"正規的"魔法。」琳西知道,相比冷冷的斯內普,哈利還是喜歡自己的教父多一些,因此插了一句,眼神又銳利的掃向小天狼星。
  「也許我可以指導你一些,除了騎在掃帚上亂飛的基本常識。」斯內普因為琳西針對小天狼星而感到愉悅,對哈利的敵意也就大大減低了,竟然同意親自教導哈利魔法。
  小天狼星只是盡量保持風度的正坐在椅子上,哈利也是乖巧的聽著。
 
  「那麼,給你幾天時間考慮一下吧,哈利。」琳西總結道。
  哈利卻搶先一步起身,「不!不需要考慮,我現在就可以走了。」
  小天狼星先是開心的笑著拍拍哈利的肩膀,下一瞬卻有些不好意思的撓頭。
  「喔,呃…其實…我可能還得把房間整理出來,你知道,我沒想過…我是說,你會答應的那麼快。」
  「抱歉,我不想給您添麻煩,布萊克先生。」哈利略顯失望。
  「不不!我應該要想到的,只是那棟房子裝修品味太差了,我還沒時間把一切準備好。」
  「夠了。」斯內普翻了個大白眼,不懂這對笨蛋教父子在客氣什麼,「既然波特先生迫不及待離開,那麼我想弗斯坦莊園還有空餘的房間?」
  琳西稍稍意外斯內普願意讓哈利住到莊園裡,但也覺得這的確是解決的好方法,便附和道:「是啊,你可以先住在我們家幾天,等布萊克先生裝修好房子再把你接回去。或許你還可以跟我們一起過聖誕節?」
  「真的?太好了,謝謝妳琳西。」
  哈利覺得這一切美好的不像真的,只能握住女孩的手才能掌握一點真實感。
 
undefined
 
  眾人回到弗斯坦莊園,哈利經歷人生中第一次現影術,差一點就吐在大門口。
  簡短休息後,琳西帶哈利在莊園裡逛了一圈。用過晚餐之後,小天狼星卻不肯走。
  「布萊克,你還在這裡做什麼?」斯內普皺眉問道。
  「呃…我、我能不能也…留下?」布萊克這幾個月對失而復得的所有事物都很珍惜,若有機會和對他有好感的教子相處,他不想浪費任何一秒鐘。
  而哈利湖綠的大眼中也流露出類似的情感,琳西似乎不太能拒絕這樣的眼神。
  「我是無所謂,反正莊園裡客房很多,也都有在打掃。芬克斯,麻煩你帶布萊克先生他們去…」
 
  「芬克斯,我也留宿。」
  _咦!?_
  琳西睜大眼,看著斯內普。
  斯內普當然不希望有別的男子待在莊園(YUE:教授,佔有慾會不會太強?),神色自若的往三樓走去。
  莊園二樓除了藏書室,還有三間客房,而三樓除了主臥,還有琳西原本的房間,現在也改成了客房。平時斯內普基於禮貌是不會上樓去的,但今天情況不同,斯內普又不屑於跟兩個外來生物待在同一樓層(階級),不管琳西會不會反對他都得住在這。
 
  隔天早上琳西親自下廚,再次征服眾人的胃。
  「我的天!琳西,我從沒吃過那麼好吃的東西。」小天狼星首先驚嘆道。
  「很高興你喜歡,做些好吃的是我的興趣。」
  「琳西,妳願意提供我一些食譜嗎?我家的小精靈做的食物像是紫角獸的糞便一樣,我想妳也不願意之後哈利跟著我吃那種東西吧?」
  「這是在餐桌上,你這沒大腦的蠢狗!布萊克家的家養小精靈不會做飯?你去講給納西莎聽聽。」
  斯內普對小天狼星的餐桌禮儀極度不滿,尤其他確實不願意分享琳西的食物秘方。
  聽見自家堂姊的名字,天狼星不免縮縮脖子。
  哈利則是可憐巴巴的看著琳西。
  「呃…其實也不是不可以,有些簡單的菜譜我想家養小精靈還是可以做到的。至少哈利需要營養均衡嘛。」
 
  假期間,小天狼星每天往返於弗斯坦莊園和古里某街,安排裝潢事項、準備哈利入住的東西,然後晚餐前準時出現在莊園壁爐,厚著臉皮大啖美食(蹭飯)。這行為幾度把斯內普氣瘋,教授只好也把工作帶回莊園,還嚴令禁止琳西開放莊園壁爐,免得以後整天被打擾。不得不說教授比小天狼星還要像護家忠犬…琳西則是對蛇王和大黑狗的每日例行唇槍舌戰感到無語,兩個人碰在一起不互損兩句好像會少一塊肉似的,這種時候只好把小哈利帶到一旁做魔法常識普及。
  不喜浪費時間的斯內普除了安排新學期教程之外,大多數時間還是把琳西抓進實驗室,指導她練習增齡劑和高階止血劑,哈利經常在一旁看得入神卻無法參與。
  琳西想起哈利一直在魔藥學上造詣不高,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斯內普的關係。但現在的斯內普不像記憶中那樣針對哈利,也許是個轉折的機會?
  「其實斯內普教授人不壞的,就是嚴格了點,然後說話不會很好聽,但習慣了就好。」
  「是、是嗎?」
  「如果有興趣的話,你可以讀這個。」
  琳西拿了一本《十種實用魔藥-入門篇》給男孩,這幾天在補藥和豐盛食物的協作下,瘦弱的男孩已經恢復面色紅潤,即使肌肉量沒那麼快提升,現在也是比之前健康得多。
  哈利了解魔藥帶給自己的好處,便欣然接受琳西提供的教材。
 
  「妳這樣鼓勵他學習魔藥並不會改善我對他的看法。」某日,趁著笨蛋教父子一起出門,斯內普在實驗室裡對琳西說道。
  「教授,我只是不希望他跟"那個哈利"一樣,把你當成敵人。」
  「我看不出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至少讓他成熟一點,你就不用處處為他操心了,對嗎?」
  「那妳呢?」
  「嗯?」琳西歪著腦袋看向教授,原本的她正認真在秤河豚眼睛的重量。
  「妳就享受著為人操心的角色,是嗎?」
  琳西低下頭,繼續工作,好一陣子才回應:「我只操心我重視的人。」
 
  兩人沉默的熬藥,斯內普在完成第二種止血劑配平式之後才又開口:「對於妳的…對於蕾莎.弗斯坦,妳了解多少?」
  琳西再次抬頭,「蕾莎姑姑?我不知道,她去世的時候我父母甚至還沒相遇呢。」
  「這我當然知道。」斯內普放下羽毛筆,「我說的是,妳應該聽過很多人說妳和蕾莎長得很像,不只是神似而已。」
  「恩…好像是有人這麼說過,但我沒有很在意。」
  「妳的確除了外表,還有很多地方都像她。」斯內普看向琳西,但又好像不是真的在看她。
  「教授,你和蕾莎姑姑很熟嗎?」
  「小時候相處過一段時間。」
  簡短的對話讓琳西摸不著頭緒,但斯內普的表情可以看出兩人的確有過一段故事,琳西忍不住想多問幾句,但還沒開口,哈利便抓著掃帚闖進來。
  「琳西,妳看!剛剛小天狼星教我騎掃帚了,他還帶我去買了一把新的!」
  說著,男孩便跨上掃帚,琳西臉上一黑,果然聽見斯內普大吼:「滾出去!誰讓你拿著那種東西在室內玩的!?你的白癡教父就不能教你一點在別人家作客該有的規矩嗎!?」
  說完,哈利白著一張臉,連滾帶爬的跑出實驗室。
 YUE:
教授生日快樂!!

恩...抱歉要停更一周了。
我們一月下旬再見(淚奔

下一篇 #139

貓澤。 @manango

3
教授生日快樂!YUE大大也要加油麻生的事!兩星期後見囉(含淚揮手帕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