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OC【背棄世界也可以】,2021/05/18更57

發表於

#76陸齊商號🌈 @bhjh8912724

2
前陣子忙著參加魔3的聖誕活動,忘記追更,
今天重看了一次,發現之前的篇章有小小修改,對吧?(嘿嘿,躲不過我的巫眼)

出書的事情結果如何?(繼續敲碗ing)

LynnYue @sbarking2020

4
@bhjh8912724 寶寶真棒!我還會小修呢~會印刷成書的,現在再等插圖跟推薦序的敲定,請期待哦。

#76陸齊商號🌈 @bhjh8912724

2
@sbarking2020
那我只好繼續鼓噪了😝😝😝(敲碗ing)

LynnYue @sbarking2020

13

  35.哪都有妳




  聖誕節的早上,哈利興奮地紅了眼眶。他站在聖誕樹旁,看著兩個包裹,寫著他的名字。
  「早安。你準備拆禮物了嗎?」
  琳西懶洋洋的走下樓梯,一邊撥弄微亂的長髮。
  「琳西,早安。…這個,是給我的嗎?從來沒人對我那麼好…」
  「喔,我們一般會說是聖誕老人送的,麻瓜不是這樣說的嗎?」小白蛇打趣的笑著。
  哈利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這動作倒是跟他的教父相似。
  「恩,我們也是的。但我知道達利的禮物都是姨父他們買的,這是我第一次收到聖誕禮物…」
  琳西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這些日子辛苦你了,以後會好起來的。」然後捻起一撮男孩的亂髮,一臉嫌棄。「哈利,你到底都用什麼東西洗頭?你的頭髮大概是遺傳詹姆的,看來得好好…」
  「妳記得我父母的事情嗎?」
  聽見自己父親的名字,哈利明顯不淡定了。
  「哈利,我們談過這個話題,記得嗎?我是從你的角度看見那些記憶的,所以我只是看過你找到他們的照片,我相信布萊克先生那裡一定還有很多他們的東西。」琳西沒有提到哈利未來還有機會看到詹姆和莉莉的靈魂,「而關於其他的記憶,我答應過你熟悉魔法世界並進入霍格華茲之後我會慢慢告訴你的,好嗎?」
  哈利這幾天最親近的人就是琳西了,他一直覺得這個小姐姐年齡相仿聊得來,而且親切值得信任,琳西不管說什麼他都樂意接受。
  琳西,弗斯坦家主人,今年十三歲,因為未成年,斯內普教授仍擔任她的監護人一職,兩人沒有親戚關係。哈利對琳西的了解還不夠深,但已經十分崇拜她的成熟穩重,不知道是不是跟斯內普的教育有關。尤其這幾天夜裡小哈利總會聽見其他人在書房裡低聲討論有關自己的事情,有時候房裡還會多出一個老者的聲音。話題裡有時出現"魂器"、"黑魔王"等名詞,教父似乎主張現在不該讓哈利了解太多,斯內普教授則是堅持"救世主必須扛起自己的重擔,不該讓琳西一力承擔"。
  哈利知道自己的身世和魔法界的某個大壞蛋有關,他殺死了自己的父母,還有琳西的父母。而莉莉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了年幼的哈利,以至於那個黑魔王的魔法反彈,而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他死翹翹了。但哈利當然知道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不然琳西等人不會那麼小心翼翼的繼續討論這些話題。
  他開始有些擔心如果魔法界的人都那麼早熟面對危機,自己是不是會跟不上大家的腳步,況且琳西似乎替自己背負了什麼,他可不想疼愛自己的小姐姐遇上什麼危險。即使哈利還在懵懂的年紀,但還是有點紳士性格的,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的身分,又受到人家那麼熱情的對待,總要有些貢獻的。
  但今天是聖誕節,弗斯坦家有個小型晚宴,琳西說要介紹新夥伴給他,甚至一早就有禮物收,可以暫時不提那些可能帶來不愉快的事情。從有記憶以來,哈利就是佩妮姨媽家中的小童工,即使有血緣關係,他在家裡的地位可能連家庭小精靈都不如,更別提這些節日從來就跟他沒有半點關係。
  「我實在不想強迫你,但你該去把頭洗了,好好梳理一下,我讓莉莉安幫你一把。」
  說著,琳西從自己房間拿了一罐奶油色的東西交給女僕,眨眼道,「莉莉安,我想妳知道這個怎麼用,哈利的頭髮太頑強了,我們今天的客人對儀容很挑剔的。」
  哈利戀戀不捨的看著地上的包裹,但琳西堅持弄好頭髮才可以拆禮物。
  「放心,禮物沒有長腳,不會跑的。」
  斯內普昨晚又熬夜做魔藥實驗,今天起得晚了些,剛剛小精靈送早餐時才將他驚醒,他總覺得在莊園的生活莫名愜意。
  「弗斯坦,我以為萬聖節已經過了。」教授經過琳西的時候抬眉道。
  琳西有些發楞地看著自己,因為天冷而忘記換正裝,現在身上還穿著棕熊連身裝,這是第二次在教授面前穿著毛茸茸睡衣晃悠,琳西已經沒有上次的失措,反正在自己家,誰能說什麼呢?
  「今天是聖誕節嘛,別那麼拘束,現在又沒有外人。」
  斯內普瞇起雙眼,那隻蠢狗不會那麼早過來,波特…好吧,他還只是孩子。就讓小傢伙這樣放鬆一點也好。
  「妳最好在下午客人來之前把衣服換好,而且妳穿這一身就不要想著進實驗室了,聽見沒?」
  琳西微微笑,「遵命教授。」
  接近宴客時間,斯內普終於從實驗室出來,看見琳西正指揮小精靈做菜,大部份是她昨晚準備好的食譜。波特小子的頭髮終於順從的垂下,還穿了合身的衣服,應該是芬克斯的傑作。
  馬爾福家族已經到了,難得的一家三口全員出動。納西莎一方面是為了甜點食譜而來;另一方面,她從琳西的邀請函上看見了堂弟小天狼星的名字,自然是要來看看。
  「你是…波特?那個哈利.波特?」
  德拉科瞪著圓滾滾的灰眼珠,哈利被盯得渾身不自在。
  「我想…是的。」
  「好了,不用這樣大驚小怪的,哈利這幾天住我家。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相處。」
  年長的馬爾福在一旁清清喉嚨,「波特先生,很高興認識你,我是盧修斯.馬爾福,霍格華茲的校董之一。」和哈利握了手之後,才瞥向自家兒子,「小龍,你的禮貌呢?」
  「喔!抱歉父親。你好,我是德拉科.馬爾福。」德拉科努力控制面部表情,但對於見到大難不死的男孩依然興奮著,並同樣伸出一隻手。
  「你好,琳西說你們兩家很要好,我聽說過你。」
  「真的嗎?」
  德拉科驚喜的看向琳西。馬爾福家的驕傲眾所皆知,但德拉科對琳西有一種莫名的信賴,她不只好幾次替自己解危、個性親切認真、學識也廣博,是個可靠的小姐姐。其他純血家族提及自己總是諂媚之詞,而他相信琳西絕不是奉承之人。
  琳西微微一笑,牽著兩個男孩往門口走去,「我們去外面玩吧,我猜你們倆都愛天空上的運動?」
  「你也喜歡魁地奇嗎?」小哈利眼中也放著光。
  「喔當然,我從四歲就有自己的掃帚了。光輪系列的掃帚還是我父親投資的呢。」
  「德拉科,你可以教哈利幾招,說不定以後你們長大了能一起去做魁地奇國家球員?」
  「琳西妳才是吧,我聽說妳在霍格華茲的比賽打得很精彩呢!」
  三小隻在庭院飛得開心。小天狼星姍姍來遲,和納西莎僵硬的打過招呼後便加入孩子們的遊戲,做了一個臨時的小球場,用來練習快浮進環,並和哈利一組,對壘琳西和德拉科(YUE:你看~獅子和小蛇又打起來了)。
  
  而馬爾福夫婦和斯內普則在大廳小酌餐前酒,一邊低聲交談。
  「看來弗斯坦家是確定要和"救世主"男孩同進退了?那你呢?」鉑金長髮男子故作輕鬆的問道。
  「你覺得我有選擇嗎?托鄧不利多那老傢伙的福,我是這裡的法定代理人這件事已經傳遍魔法界了,不是嗎?」
  「這確實挺令人意外的,他想讓你徹底洗白是嗎?」
  斯內普點點頭,抬眉補充一句,「但你放心,我不會蠢到做他的說客,馬爾福家管好自己就行了。」
  「西弗勒斯,你當不當說客不重要,這裡有個更好的說服者不是嗎?」納西莎用下巴點了一下琳西的方向。
  連全職貴婦納西莎都收到不少有關食死人站隊的事情,魯休斯可能要多少考量到家族利益。而身為母親,她只要德拉科幸福不受傷害就行。
  
  魯休斯知道妻子一向關注琳西和自家小龍的相處動向,不論未來兩家是否結成姻親,至少目前交好是必要的。
  「魯休斯,我勸你現在不要動奇怪的心思。」斯內普明顯用鄙夷的眼神打量著好友,即使自己對德拉科還算有好感,但他還是不想讓弗斯坦家過早的訂下親事,純血之間定娃娃親實在是一項陋習。
  「老朋友,你的保護慾會不會太強了?我可沒對琳西起什麼不好的念頭,是吧,西西?」
  「放心吧,西弗勒斯,我知道你和琳西願意照應小龍就夠了。」納西莎微笑道。
  
  晚宴進行的相對愉快,大人孩子們都吃得很開心,琳西今年準備的新菜色更加誘人,一隻松香烤雞、海鮮濃湯、什錦鹹派、南瓜焗大蝦,還有特色時蔬。甜點弄了一個自製熱巧克力鍋配水果塔,還有紅茶柑橘千層派。
  馬爾福一家對美食也是很挑剔的,卻每次都能被琳西征服味蕾,兩個小男孩更是不顧形象的把巧克力塞滿嘴。
  
  「德拉科,那個草莓留給我吧,你都吃六個了…咳咳!」
  「你慢慢吃,我不跟你搶,都留給你行了吧。」
  兩個孩子幾個小時的相處已經親密到可以稱呼對方教名。哈利被嗆到,一旁的德拉科還會幫著拍背,還能收斂起跋扈的性格。這讓琳西安下心來,至少打魔王的路上應該會增加不少得力的夥伴。
  
  「小天狼星,重獲自由的感覺怎麼樣?」納西莎正好坐在堂弟對面,悠閒卻忍不住嘲諷地問。
  「不勞妳操心,我過得很好。」
  小天狼星大概是餐桌上最不淡定的一位,和家人脫離聯繫太久,且曾經身為布萊克家族的叛逆份子。如今不但救出自己的是年輕時候的仇家,還被迫跟家裡說話最有份量的納西莎堂姊一家同坐一桌,曾經神采飛揚的小天狼星感覺自己格格不入,連教子哈利都快被調教出貴族的氣質了。
  「那波特先生呢?適應的怎麼樣?」
  「我…我還可以,教父和琳西…還有斯內普教授都對我很好,我還在努力學習魔法知識。呃,您可以叫我哈利就好,馬爾福夫人。」
  「哈利,你能跟小龍成為朋友我們都很高興呢。畢竟我們也有部分的血緣關係。」
  「是、是嗎?」哈利詫異的看向小天狼星,後者支支吾吾的回應,「恩…波特家族跟布萊克家的確結過姻親…」
  「酷!哈利,那我們就算是表親了吧?」德拉科眼睛都亮了,馬爾福家結交不到什麼真心的朋友,哈利的天真是德拉科這年紀最需要的,更何況哈利波特的存在本身就是特別的。
  斯內普靜靜聽著餐桌上的對話,今天的聖誕晚宴也是討論後決定招攬馬爾福家採取的策略之一,目前看來十分成功。
  
  餐桌上依然熱絡,芬克斯從門廊來到琳西身邊說道,「琳西小姐,有客人來訪。」
  「這個時間?是哪位?」
  「是羅蘭女士。」
  
  這次換斯內普和琳西很有默契的同時被千層派嗆到了。
YUE:
我回來了!!!
2/4應該樣書就會到了~小期待~
接下來應該都是周更兩篇了~(二)(五)喔~

下一篇 #142

貓澤。 @manango

2
周更兩篇!太幸福了!Yeah!!期待後續😍😍

#76陸齊商號🌈 @bhjh8912724

2
有人來亂了(指文章結尾),
我好期待阿!!!
(敲碗ing)

LynnYue @sbarking2020

11

  36.剩餘的假期時光




  羅蘭興奮地享用著剩下的巧克力噴泉,哈利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德拉科則是不悅的打量著這位不速之客。
  「羅蘭,妳這時候來做什麼?家庭訪問嗎?」斯內普瞇眼道。
  「哎呀,我要拜訪的話也會通知你的嘛,別那麼緊張,西弗勒斯。」
  但妳就是誰也沒通知阿…
  「我今天來呢,主要是有點事情想跟小琳西聊聊,只是沒想到這裡那麼熱鬧。」說著,羅蘭掃向魯休斯.馬爾福的眼神不是很友善。
  琳西沒有過多的驚訝,羅蘭進入學校之後就很關切自己,她當然也對這位外國女巫進行了基本調查,諾蓓.羅蘭在德國魔法部只有近幾年工作的紀錄,而美國方面甚至沒有關於羅蘭這個姓氏的資料,這讓琳西更為困惑。
  鄧不利多怎麼會聘用這樣的人教書呢?(YUE:妳不要忘了他之前還讓偽奎若-真佛地魔進學校了呢。)

  因為是聖誕夜,加上對方是自己學校的老師,琳西也不好直接把人請走。但簡單的互相介紹後,餐桌上氣氛著實不對勁,羅蘭對馬爾福家的敵意太過明顯;對哈利有種欣喜、期待卻又刻意避開視線。琳西在羅蘭將甜點解決之後便將人請進書房,讓斯內普留在餐廳陪坐。
  「羅蘭教授,我想這裡沒有別人了,妳可以說說妳的來意?」
  兩人坐在小沙發,隔著茶几,羅蘭依舊擺出輕鬆的樣子四處張望。
  「小琳西,妳家的品味真是太好了,這些家具都是妳自己挑選的嗎?」
  「大多是我的管家安排的。」
  「那些畫像呢?我看大多都是風景畫,怎麼沒有妳家人的?」
  「我父母的畫像來不及做,只有先祖們的在藏書室…羅蘭教授,可以請妳直奔主題嗎?」琳西稍稍不耐。

  羅蘭挑眉,把視線轉回女孩身上。
  「我知道妳調查過我。」
  簡單粗暴的回應,琳西維持著家主風範,鎮定的應對。
  「是的。我的管家受前任家主之託,對於我身邊的巫師都會進行調查,畢竟我是弗斯坦家的最後血脈,交友還是要謹慎一些。我想純血家族都會有這樣的習慣,貴國難道沒有嗎?」
  「英國巫師界真是令人大開眼界,這樣小心翼翼的生活,難道是在防範什麼嗎?」
  琳西心中疑惑,羅蘭每次對話都隱含著試探,對人親切卻不真實;即使說自己對英國魔法界不了解,卻又感覺她總是有所隱射。
  「今天妳看見哈利.波特了,如果你讀過《英國近代魔法史》,應該知道這二十年來,我們都在防範一個人。」
  「不該說是一群犯罪份子嗎?」
  琳西微微挑眉,發現羅蘭針對的應該是整個黑巫師組織。

  「食死徒是為了追尋那份錯誤的強大才跟隨他的,甚至有些食死徒是被迫加入的。」
  「是嗎?我以為只有寬厚仁慈的鄧不利多校長才這樣認為,妳也覺得那些壞巫師是無辜的?或者因為那個人倒台了,這些人就會改邪歸正?」
  「所以我們更應該小心身邊的人,不是嗎?但這跟妳今天來找我有什麼關係?」
  「琳西,記得我問過妳為什麼進史萊哲林嗎?」
  「記得。」
  「連我一個外來者都知道這個學院專收黑巫師,我非常懷疑霍格華茲那麼專業的巫師學校竟然容許這樣的學院存在。」
  「羅蘭教授,史萊哲林是學校裡最重視榮譽的學院。在"那個人"之前,我們學院是被稱作最多純血優秀巫師聚集的地方,也許在別人眼裡顯得高傲許多,但每個學院都有他獨特之處,不是嗎?霍格華茲是所有巫師最後的避風港和希望,沒有所謂好壞之分。而且就我所知,您和斯內普教授不就走得很近嗎?難道妳覺得史萊哲林院長也是壞巫師?」
  「這就是我好奇的,鄧不利多校長竟然同意一名食死徒在學校任教,甚至做妳的監護人?里昂.弗斯坦的死難道不是那個人指使食死徒做的嗎?」
琳西震驚了。羅蘭知道弗斯坦的過去,也知道教授是食死徒。嘴裡說著史萊哲林裡都是黑巫師,卻和他們兩人交往甚密。那她對馬爾福的敵意呢?她知道魯休斯也是食死徒一員嗎?這樣的試探對話意義何在?羅蘭究竟是敵是友?
  「就如我剛剛所說,有些食死徒不是自願或盲目追隨黑魔王的。教授他…很照顧我,校長也很信任他…希望妳不要對他有什麼誤會。」

  羅蘭突然失笑,她覺得琳西小小慌張的樣子可愛極了,「琳西,我說了,很多事情不用那麼緊張,我有眼睛看的。」然後勾起一隻腿,屈身向前,「而且我看得出,妳跟黑魔王可是有很多帳要算,絕對不會被拉攏過去那邊的,對吧?」
  琳西一愣,羅蘭優雅地笑了,放鬆卻鄭重其事地說道:「所以我今天只是來表態的,妳不需要堤防我。」
  「什麼意思?」
  「妳很快會知道的。我了解妳,我知道妳跟那些人不同,妳是光明的史萊哲林,所以我選擇相信妳,跟妳做朋友。」

  啥?
  只是這樣?


  看到琳西滿臉疑問,羅蘭補充著,「斯內普教授那邊,我持保留態度,但我希望妳知道,我是站在妳這邊的。如果妳願意相信我,我希望妳不要把今天的對話告訴第三個人。」
  第一次,琳西覺得女巫的表情特別真誠,不由自主的點了一下頭。
  「對了,」諾蓓.羅蘭愜意的起身,拉好長袍,「斯內普教授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他的防範心太重了,一點也不可愛。妳不必擔心我會搶走他。不必送了,我會請妳的管家帶我出去。」
  羅蘭帶上門,留下臉紅且一臉蒙圈的琳西離開。

-*-*-*-*-*-*-*-*-*-*-*-*-*-*-*-*-*-*-

  聖誕節之後,教父子二人組還沒有想從琳西家告辭的意思,斯內普的眉頭皺的一天比一天緊。尤其琳西不願透漏那晚到底跟羅蘭說了什麼,只是心情很好的進行著教授交代的魔藥配置工作。
  為了轉移教授的注意力,哈利接受了琳西幫他安排的正規魔法學習課程表,對每一門科目都投以最熱情的學習態度,甚至是魔藥學。德拉科則是在琳西邀請下,每個下午過來陪哈利一起接受教授的特別輔導
    值得一提的是,小天狼星從晚宴插曲之後,每天都會纏著琳西和斯內普打聽兩句關於羅蘭教授的事情,教授被問煩了,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小哈利也就再次成為教授的攻擊對象。

  「波特,這兩種材料你又認錯了,明天之前把這袋三眼甲蟲的殼撥乾淨,不准讓人幫忙!」
  可憐的哈利,還沒進霍格華茲就被罰勞動服務了…
  教授不怕再次被討厭嗎?

  「妳還有空同情別人嗎?弗斯坦,還有三天就開學了,妳的作業和訂單目標呢?」
  琳西吐舌做了鬼臉,撤到一旁工作桌把大釜拿出來。哈利則是等斯內普站的比較遠時才湊過來低聲說道,「琳西,我太佩服妳了,如果我有那麼嚴格的監護人,肯定受不了。」
  「要知道,如果小天狼星沒辦法去接你出來,有可能教授也會變成你的監護人呢。他可是你母親生前最要好的朋友。」
  「這…不是應該依據什麼直系血親之類的關係嗎?」
  「你要慶幸魔法部和麻瓜界的法律不同,不然除了佩妮.威農,你的監護權只有可能判給馬爾福家。而且相信我,教授的實力可能比某些血親魔法還要強大。」更何況他還為了你做雙面間諜你就知足吧~小哈利。

  琳西見水滾了,把沼澤蜥蜴的爪子粉末扔進去。
  「但是…好吧,斯內普教授教的東西真的很厲害,也很好懂。但他跟我媽媽到底怎麼成為好朋友的?我是說…他的個性…小天狼星說我媽媽是個很開朗活潑的人。」
  琳西在記憶裡翻找,她現在可以稍微短暫的回憶那些畫面而不會魔力暴走。
  「她的確是。但教授…」他們兩個算是心靈伴侶吧…一個理性警慎的史萊哲林,一個果敢開朗的葛來分多,同樣聰明,同樣來自麻瓜世界,即使教授其實是混血巫師。幫助莉莉認識到自己與眾不同的是斯內普、在學校裡能陪她研究學術的是斯內普、能在純種巫師欺負莉莉時安慰她的也是斯內普。詹姆呢?就是個四肢發達的純種後代,因為魁地奇打得不錯、為了惡作劇練就各種魔咒,莉莉最後還是愛上了這個死纏爛打的學校風雲人物。而教授自始至終,只能在一旁守護著女孩…

  琳西感到一陣心痛,甚至是忌妒,就在暴動的邊緣。
  「琳西?」
  哈利輕聲的呼喚著,帶著一絲擔憂,琳西才發現自己剛才的臉色應該很難看。
  「你的母親和我還有蕾莎.弗斯坦是在科克沃斯麻瓜小區認識的,蕾莎算是幫助我們魔法啟蒙的人。」斯內普突然飄過來站在桌子的對面,原來兩人的對話早就被聽得一清二楚,「而之後我和莉莉入學就算是互相照應,她不光是頭腦簡單的葛來分多,笨蛋波特可沒辦法跟她交流學術上的問題。天知道莉莉多少次拜託我幫那隻巨怪處理善後。」
  「斯、斯內普教授,我爸爸…真的有那麼糟嗎?你們…感情不太好?」
  「哼,我並不想跟沒大腦的生物有"感情"這種牽扯,他和他的同夥能不來找我麻煩就夠感謝梅林的了。」

  小白蛇在一旁有些訝異的看著教授,至少在記憶中可看不見斯內普那麼有耐心的跟一個波特聊天。但為了不引起兩人更大的衝突,琳西還是決定插嘴。
  「你爸爸的確是蠻調皮的,你要認清事實,哈利,他總是忌妒斯內普教授的成績很好,而且跟你母親關係很親密。呃…總之以後你進了霍格華茲再去問問麥教授有關劫盜四人組的事情吧。」
  斯內普不置可否的在一旁靜默,突然臉色一沉,轉向琳西。
  「妳的記憶似乎很多沒有貢獻出來,弗斯坦。妳對…我們的學生時期到底了解多深?」
  琳西腦子裡突然出現年輕時的斯內普被詹姆等人用倒倒吊掛在樹上,然後脫掉褲子的畫面,臉上撲騰的紅了。
  「呃…我、我知道都是他們的錯,我絕對絕對不會說出去的!」琳西只敢把視線放在釜鍋裡,避開教授的殺人光線。
  「那麼,」教授突然壓低音量並俯身向前,擰出一個壞笑,「妳應該知道,我的破心術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得了的?我記得妳跟羅蘭教授還有些小秘密…」
  「你不能這樣!」琳西摀著自己的腦袋,踉蹌地丟下釜鍋往外跑,「我去看看午餐!」

  假期的最後兩天,總是可以看見琳西在室內帶著兜帽,然後神經兮兮的躲著斯內普的樣子。
YUE:
其實YUE對小天狼星是沒有偏見,但他真的有時候富家公子的個性還有對教授的態度真的很差,不過要讓他完全信任斯內普而且希望他在YUE的筆下可以理性一點,可能就是得要有個外力介入。放心,讓蠢狗好好活下來只是為了小哈利。

下一章 #147

裘 @JoyceTseng

3
@sbarking2020 喔喔喔喔喔喔!我的天啊!最後的小琳西!!!!實在太可愛啦🥰🥰🥰
教授好壞啊,最後面那段壓低音量俯身向前是什麼!!感覺壞壞得很帥🤣🤣🤣🤣
期待後續!!

LynnYue @sbarking2020

8
今天麻生心情有點low~可能會徹夜寫文~
希望教授忌日前我可以寫完...(有點趕)慢慢連載
在此感謝所有跟文的朋友們~尤其是願意回文給feedback的幾位~真的都是我的動力來源啊!!
YUE會繼續加油~這周樣書就要出來了~收到在拍成品上來~
先送上一張雪牙的原型照,我以前養的貓(還有小魔杖喔)~請自行腦補成黑貓~謝謝~

裘 @JoyceTseng

1
@sbarking2020 支持Yue! 雖然有時候忙碌無法回文,但我還是有好好追文!很期待可愛的小白蛇和教授之後的火花!最喜歡看雙方吃醋的樣子🤣🤣🤣🤣🤣

貓澤。 @manango

2
Yue要加油喔!謝謝你給我們的精神食糧☺️

LynnYue @sbarking2020

10
  

38.偷聽者




  開學後的第一晚,斯內普和琳西又收到了校長室會面邀請。
  「孩子們,根據琳西提供的消息,我們最容易取得的兩件魂器現在分別在馬爾福家還有古里某街,希望你們在假期間已經有所進展?」
  琳西率先開口,「我已經跟哈利商量過了,我想由他去說服怪角應該會比較容易。」記憶中這個時間點,小偷蒙當葛還沒有洗劫古里某街,掛墜應該還安穩的躺在家庭小精靈怪角的髒衣櫥裡。
  「妳讓他知道多少了?」問話的是斯內普,他從片段的記憶中得知黑魔王和哈利之間的靈魂牽絆,伏地魔時不時會侵入哈利的大腦,萬一計畫被他得知,難保不會前功盡棄。
  「我只跟他說有個東西屬於史萊哲林,曾經是布萊克家小主人帶在身上的,被怪角藏起來了,但他不會輕易交給小天狼星。而這個東西對徹底擊敗黑魔王很有用…放心,他早就知道那個人還活著。我說希望他可以在入學前拿到,交給校長。」
  不得不說,琳西的做法十分謹慎,沒有直接提出魂器,甚至沒讓莽撞的小天狼星出面。也許正是因為她擁有哈利的記憶,對這些人事物有一定的了解,才能針對性地提出方案。
  同時,琳西一直是主張讓哈利早點了解現狀的人。記憶中的哈利因為老是狀況外,只憑藉著勇氣…還有莫名的好運(YUE:那個叫做"主角光環"),不然像他這種"麻煩吸引體",有十條命都不夠用。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哈利老是冤枉好人(YUE:是針對妳家教授),幸好心地足夠正直,才沒有被伏地魔入侵心智。
  斯內普露出滿意的表情,鄧不利多接著說,「那麼,馬爾福家…」

  教授從懷裡拿出一個黑布包,放在辦公桌上。
  「我本來以為你會利用校董事會的時候對魯休斯施加壓力。」
  老校長露出慈愛的笑臉,「友情的力量絕對勝過我這個老人能做的,而我知道你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斯內普不以為意的回以鼻息,「這東西對魯休斯來說也是棘手,他知道我的立場,所以要拿到這個不難。」
  原來聖誕夜看似家常的閒聊便是確立未來的站隊。以馬爾福一家的表面立場當然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他們認定伏地魔已死所以才把日記本交出去,因此斯內普並沒有將黑魔王的實際情況告知馬爾福夫婦。不論他們猜到多少。
  「鄧不利多校長,接下來呢?你還沒有準備把他們毀掉嗎?」琳西的目光轉到櫃子裡的銀色寶劍上。
  「這些魂器一定是要除掉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老人睿智的眼神裡還藏有不少計畫,「我不想這時候打草驚蛇。」
  「您是說,伏地魔的主魂?」
  斯內普眉頭一蹙,「別在學校裡提他的名字。…你還要讓奎里纳斯.奎若進學校來教書?」
  後面那句話是對著鄧不利多說的,老者回以微笑。
  「不需要那麼緊張,我的孩子。就像我說的,我不想打草驚蛇,至少不是今天。如果按照琳西的記憶時序,黑魔王會盯上我好友尼可(尼可.梅勒Nicolas Flamel)寄存在我這的魔法石,而奎若教授進到學校的時候我們正好可以設計一個…魔鬼網圈套。」
  琳西好像感覺到他的惡趣味,幫他接著說下去,「校長的意思是,用魂器代替魔法石誘騙他們上鉤?」
  老校長樂得像個小孩,微笑著點頭。
  
  「這是什麼鬼計畫!把魂器放在他們勢必會闖進去的地方?乾脆把波特一併送到他手裡算了!」斯內普顯然不贊同這個戰術。別說是魂器,連那個該死的魔法石都不該出現在學校,天曉得會有多少人覬覦這些東西。
  「教授,」琳西扯扯斯內普的袍子,「校長剛剛說的是。」
  黑袍教授回望著赤瞳,突然了解其中深意,「妳的意思是說,用銷毀魂器來絆住主魂?」
 「是的,而且說不定能順便解決哈利身上的魂片。如果伏…那個人願意掙扎一下的話。」
  「好孩子!妳連這一層都考慮到了。鳳凰會有妳的加入真是榮幸。」
  說話的人是鄧不利多,從他確定琳西站在光明巫師這邊以後便不只是將她作為一顆棋子,而是享受她偶爾帶給他的驚喜,這孩子的未來無可限量已成事實。鄧不利多甚至想多活一些時日只為看看這些孩子將來會為魔法界帶來多大的改變和貢獻。

  斯內普若有所思,腦子閃過儲思盆裡的畫面:「所以我猜想,波特小鬼的新生冒險還是要走一遍?」
  「西弗勒斯,難道你開始關心那孩子了嗎?」
  這問話怎麼那麼熟悉?琳西又開始在腦中搜索。
  斯內普當然關心哈利,那可是莉莉的孩子。
  對,就在教授知道他保護了幾年的哈利注定要被殺掉時,他絕望的讓鄧不利多知道他還深愛著莉莉。
  哈利是個好孩子,但琳西的心裡還是酸酸的。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鄧不利多。我是弗斯坦的監護人,別想拖她下水。」
  琳西驚訝的回過神,眨眨眼。教授原來是在擔心我?
  「如我剛剛所說,友情的力量總是超乎人們想像,哈利的小夥伴會很樂於幫助他的,而琳西剛好也是他的朋友之一,不是嗎?」
  校長笑吟吟的說:「既然是圈套,該設置的關卡也不能少,尤其我還希望增加一點新的元素…」

  斯內普瞇眼瞪向校長,正想開口,佛客使突然發出低鳴,門外傳來一聲悶響。
  三人轉向門口,斯內普率先大步走過去,想開門看看誰在偷聽,下一秒卻被鄧不利多出聲阻止。
  「不需要在意那個了,相信我,現在學校裡是安全的。」
  不知道為什麼琳西突然想起了羅蘭教授在莊園裡跟自己說的那番話。她真的是我們這邊的人嗎?鄧不利多這次真的足夠睿智嗎?

         -------------------------------
  「教授,你不會還要逼問我羅蘭教授的事情吧?我知道的不會比你多。」
  斯內普在結束會談後照舊把琳西抓進魔藥辦公室,順便轉交聖芒戈的追加訂單。
  梅林阿,才做好一批又來追加。這如果是戰爭時期該怎麼辦?難怪藥劑師在魔法界那麼受歡迎。
  「羅蘭的事情鄧不利多讓我別管。但我還是提醒妳,最好跟她保持距離。」
  「…」
  教授一邊整理著今天收上來凌亂的作業:「她對妳的事情很關注。但在沒有弄清楚她的用意之前,我不希望妳們再有更多的接觸。」
  「其實…」琳西蠕動著靠近桌子:「我一直以為她留意的是你。」
  斯內普抬眉看向女孩。
  「呃,我是說,羅蘭教授經常…」纏著你,「而且她…」總是對你笑的那麼甜,像莉莉一樣,「你們的個性挺互補的…」甚至都被認作是夫妻了…
  
  「琳西.弗斯坦,」斯內普突然靠過來,眼神銳利,「妳又失語了還是腦神經錯亂?把話說清楚。我跟她?那個瘋癲又心懷詭計的女人,別開玩笑了。別說妳不懷疑剛才在校長室門口的就是她。」
  「可、可能是吧。」
  「我在去年參加學會之前根本就沒見過她,只是透過一些人介紹她手上會有比較珍稀的魔藥材料。她的過去沒有人知道,我也沒興趣,但一個經歷魔法界亂世的女巫,來這裡關切黑魔法、打探弗斯坦家族,妳覺得她能安什麼好心?」
  「教授,」琳西心中鬆了一口氣,忍不住說道:「你跟我…不,是哈利記憶中的斯內普教授…好不一樣啊…」
  斯內普不以為意的回應:「我從不指望一個波特能記得我什麼好。大概就是那種個性陰暗、說話歹毒、成天只知道玩弄毒藥的黑巫師?」
  好吧,原來的哈利甚至把你想的更糟…
  琳西決定不再說話。

  「說到這個,妳在決鬥社用的黑魔法是怎麼回事?」
  「呃…偶然在書裡看到…的?」
  「我不記得我讓妳看過那些書,還是弗斯坦家有這種傳統?」
  琳西明顯心虛了一下,摀著頭向後縮:「莊園裡本來就有很多這類藏書,而且我不會拿這個來做壞事的。」
  這就是我說的不一樣,教授你關心(管)得好多阿…而且這種"坦率",讓你的毒舌又更上一層樓了。

  斯內普盯著小白蛇的頭頂,好笑地輕嘆一口氣,「我只是要提醒妳,無聲咒、黑魔法,這類東西只會讓妳在學校裡更醒目。羅蘭有一點說得很對,史萊哲林是出過很多…不光彩的人物。妳沒有必要被套上這種懷疑,也不該被人所利用。」
  「嗯…知道了。」
  「還有,」西弗勒斯伸手撫上琳西的小腦袋,「記住,我不會對妳用破心術。」
  琳西身子一震,臉上多了兩抹紅色。
  而教授也只停留一秒,便將手移開,別過臉去。
  「…這是我作為一名教師的基本職業操守。」

YUE:下一篇又是番外。
   請注意,教授番外不全是教授的內心OS~
   也有正劇劇情喔,不是教授黨也別錯過呀XD

下一章 #153 

貓澤。 @manango

1
我沒有看錯吧!!?
教授伸手撫上小白蛇的小腦袋!
最後那幾句的氣氛🤩🤩🤩🤩
太!棒!了!

精靈童話花店xD @Lunaluluna

2
@sbarking2020
教授使出摸頭殺了////最後的對話真的好甜///然後教授也太可愛了,硬要「…這是我作為一名教師的基本職業操守。」根本破壞氣氛(艸
拿分靈體當誘餌這招真的很校長風格 www
真的很抱歉之前一直沒有留言,yue 別打我><
期待下一章出現//

LynnYue @sbarking2020

2
@Lunaluluna
這位小朋友改名啦?
沒留言不會被打,會被咒咒虐而已XD(開玩笑)
你不知道你們一篇留言就可以讓YUE有動力一天衝兩章草稿呢~
我也很期待後面的某部份甜文(哎呀劇透😂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