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哈利波特來到東方】《蓬萊不思議》11/5更新至第十五章〈祕境〉

發表於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3
@jadeite
我覺得弗洛可以建一個靈感之神許願池了XD
我覺得可以XDDDDDD但目前樓開太多了XD
最近難得對萬嘉有比較多靈感,弗洛決定專心填坑(被打XD
不瞞你說,你是我參悟春心萌動的對象之一www
被當成榜樣了嗎XDDDDD
弗洛十分開心呢٩(˃̶͈̀௰˂̶͈́)و
喔,不趕快澄清我怕會被弗洛毆(求生)(人家的閨譽!!!)
弗洛也有閨譽啦ww雖然穿著青蛙裝(被打(這個梗到底要玩多久XD
放心弗洛的拳頭是面對吉吉安的

@gm40448101 嗨嗨阿時~謝謝稱讚٩(˃̶͈̀௰˂̶͈́)و
有夢幻但夾帶著存在感很強的現實XD
XDDDDDD因為很多都是現實的投影
是說不要再提烤肉了 現在我的腦海裡都是一家烤肉萬嘉香啊啊啊啊啊
欸那有戳中我的笑點www(整間學校都是烤肉味
謝謝抓蟲~已經改正了!!
真的很開心看到阿時的留言٩(˃̶͈̀௰˂̶͈́)و

@vivian04su
祝弗洛的愛情細胞快快增生!ლ(^ω^ლ)
我的胃口已經被少女漫畫養刁了XDDD
那......祝你們幸福
喂欸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XDDDDD(掄起拳頭

黑咖啡 @jskymmm

2
喜歡附圖,請問是手繪嗎?
文章細節真的很細緻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goldenrainbow 那我放心了😆(超壞
原來是蛙譽呀(繼續玩XD
滿是烤肉香…糟糕,腦中只浮現大大的空汙二字😂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2
@jskymmm 謝謝黑咖啡的稱讚(´▽`)
是自己畫的沒錯唷~~

@jadeite 油煙味過重(x
先不要好了XD (先讓哈利他們平安度過第二天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6
.第十二章-玩笑與難處



「因為教材編製的方法不同,所以金妮妳跟著我們一起上課就行。」穎虹低聲跟金妮說道。
金妮露出一個驚喜的笑容,只差沒有大聲尖叫外加跳起來拍手了。

「在我們開始探索植物的奧妙之前,」李逸揮了揮寬大的袖口。「有幾項規定要請大家一起遵守。」
他稍微斂了斂笑容。
「首先!!」他稍微加大音量,有力的嗓音在教室內迴盪。「沒有我的允許,禁止飲食!」

金妮低聲哀嚎。
「第二!」他維持著丹田的力量。「我沒有說要做的事情,就不要做。植物是既美麗又可怕的珍寶,一如既能載舟、亦能覆舟的水一般,它可以把你從鬼門關前救回來,也可以直接讓你見閻王。」

「閻王?」哈利疑惑地低聲問道。
「掌管陰間與十八層地獄,駐守在鬼門關。」穎虹簡潔地說,神情平淡地帶過。

「第三!」李逸宏亮的嗓音在偌大的教室內橫衝直撞,帶出若有似無的迴響。「要是讓我看到有人在睡覺,或是聽到聊天的聲音,我會請你和你出去。以上,懂了嗎?」

「懂——」在哈利狐疑地左右張望時,萬嘉的四名學生代表以及十五名代表成員已經動作整齊劃一的點頭,並朗聲回答道。

「懂?」費珞芳回頭,一對秀麗深邃的紫色雙眸瞥了跩哥一眼。跩哥還沒反應過來,她又倏地轉過頭去,盯著在台上準備物品的李逸。

跩哥還是覺得她看起來真的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那對艷麗的紫色。

但見珞芳沒有打算搭理他的意思,跩哥也只好自討無趣地一起看向教室前方。

黑板上已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字,以及一種像是花蕊的結構圖。筆直的線條及精湛的畫工,使哈利不禁覺得李逸可以去當小學的數學老師——雖然那些圖案也只是揮一揮就出現了。

他想起石內卜在魔藥課時的動作。同樣是一揮,同樣是出現一排密密麻麻的字,但兩人的字跡卻有著天壤之別。
石內卜的字母中,S特別的端正,P則特別的醜,L和E則勉強還可以看——每次抄下調製方法時,哈利根本就看不懂黑板上在寫什麼。

李逸的字就工整許多了。
哈利剛拿起羽毛筆,才想起黑板上很多都是中文字,雖然不是沒有英文,但如果不全瞭解的話感覺會很難吸收。

他四下看了看,只見萬嘉的學生們都在把李逸在黑板上劃分的第一部分寫在那看起來比羊皮紙還要柔軟的紙張上,手上握著的筆桿比羽毛筆的還要粗很多,而且筆尖竟然還是一堆毛(原話)!

不過,就在他猶豫地看著被制服下擺蓋住的鞋尖時,妙麗的手已經「唰」地舉了起來。

「怎麼回事?」
李逸走向哈利前方的座位(其實應該是旁邊,但是他們此刻都面向黑板)。而他在這時發現了一隻與在英國時看到的不太一樣的羽毛筆。

「老師,有些詞是中文,我們看不懂——」妙麗有條有理地說著霍格華茲學生代表的小難處。哈利則藉著妙麗的掩護(?),迅速彎下腰將那隻筆撿起來。

那是隻有些陳舊的筆。上頭的紅色羽毛已經十分稀疏,但從乾淨的金色筆桿,可以看得出它的主人十分愛護它。哈利轉動著筆,赫然發現上頭有著兩個英文字母。

「哎呀,抱歉!」李逸爽朗的笑聲打斷了哈利的思緒。他匆匆跑向教室邊的一個木櫃,從裡面拿出四個黃銅邊的圓鏡片。
在哈利把筆塞進制服口袋(他很快就習慣了像是飄逸長袍的萬嘉制服)的下一刻,李逸就走到他面前,將鏡片遞給他和金妮。

「這是單邊的翻譯鏡片,」他信步晃回弧形講台,從容地說道。「透過鏡片,黑板上的中文會自動翻譯成英文——但相信幾天之後,你們就可以不用過度倚靠它了。」

希望如此......妙麗輕輕地呼了一口氣,看到筆記,她就會不自覺地興奮起來。

她前方的慧仁側趴在桌上,時不時抬頭看向黑板,再低頭迅速動筆。雖然頭髮不長,但還是從黑色漸層到了栗色,由髮旋柔柔地散開來。早晨的陽光剛好襯出他清澈的眼眸,以及專注時微微打開的雙唇。稚齡兒童般略圓的臉龐,則將這一切完美的結合。

像是注意到後方的視線,他睜大圓眼回頭,對著妙麗露出一個大大的、親切的笑容,儼然就是個對少女心的爆擊。
「妳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嗎?有問題就找我吧!」

妙麗抖了一下,連連點頭。慧仁才又回過頭去,繼續抄寫剛剛落後的進度。
她拍了拍胸口,拿起翻譯鏡片。
所以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早就失守了。

哈利看著金色的筆桿。為了不要讓李逸發現他上課分心,他早就草草寫完了黑板上的筆記,接著就開始端詳那隻羽毛筆。他現在只能確定,會用羽毛筆的絕對不是萬嘉的學生。

——C.B?
——那是什麼意思?

C......哈利腦中浮現了克拉臃腫的嘴臉,隨即甩了甩頭。
B......剎比的名字跑進他的腦海中。

克拉.布雷斯?
不可能,史萊哲林絕對不會用金紅色組合的物品。
而且這是什麼奇怪的名字??
他悄悄地抬起頭,確認李逸沒有發現他和這隻羽毛筆。

突然間,哈利感覺肩膀被拍了拍。是金妮。
「那個紫色眼睛的代表團成員叫你。」她用最低的音量說道。哈利差點要把耳朵貼上她的嘴邊才能聽得到她氣若游絲的嗓音。

哈利往右側一瞥,視線大部分被參天巨木的樹幹擋住。但他倒是看到那位金妮口中紫色雙眼的女孩,她正焦急地比了個在桌上寫字的動作,又比了比哈利的手。
什麼?

哈利看了看手中的羽毛筆,又看了看他自己擺在桌上的羽毛筆——對方過於急躁的手勢讓他在理解方面又多了一些困難。
珞芳用力搖搖頭,極其驚恐的比了比哈利,再指著自己的手掌心。
哈利真的看不懂她在比什麼。

就在他皺著眉頭,打算出聲時,李逸走到了哈利面前。
「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
哈利連忙低下頭來拿起羽毛筆,並盡可能遮住那些潦草的筆記字跡。對面的珞芳雖然有些失望,但也只能回頭,繼續完成她的筆記。

李逸繞了一圈,回到講台上後拍了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
「想信大家都已經寫完了第一部分的摘要——非常好。」他大步走向講台邊,將一個裝了一大叢植物大甕拖到中央,使每個人都能看到。「剛剛你們畫的,是『枸杞』的根部構造——」

苟啟?」金妮狐疑地低聲問道。
「應該是狗起吧。」哈利聳聳肩。因為金妮坐在他後方,所以回頭會太過明顯——這讓他不敢完全地面向金妮。

李逸用木劍敲了敲黑板,某個部分的字立刻被放大。
「『枸杞』的根皮,用煮過的甘草湯泡一晚再陰乾之後,可以治腎虛熱、瀉肝以及肺中的伏火,涼血而補正氣。」

「腎虛熱是什麼?」跩哥用一隻手撐著鏡片,另一隻手有條不紊地在他僅有的羊皮紙上抄寫著,一面不忘問坐在前面的珞芳。

「不知道,」她沒好氣地壓低聲音回道。「我只聽過腎虧。」

沒等跩哥開口問腎虧是什麼,她又不耐煩地低下頭繼續抄寫,時不時還換根不同顏色的筆桿。沙沙聲響此起彼落。

「它又稱作杞根、地節、地根或者紅月附根。其他的就不用記了,把這四個背起來就好。」李逸走向圍著參天巨樹坐成一圈的學生們,緩步繞了幾下。
他們又記下枸杞葉(「又叫天精草!」)以及枸杞曬乾後的各種特性及用途。課堂不到一半,每個人眼前的紙上已經被各種圖案及筆記給佔滿了。

「很好!」李逸揚聲道,他再度回到講台上。「現在這一部分是整堂課中最重要的——在採摘天精草之前,還有一個重點要記,所以要換個筆色再寫!」

妙麗看著只有一個顏色的羽毛筆,反射性地抬起頭想要跟慧仁借一支他們的筆——她也不知道那到底能不能算是「筆」,因為接觸紙面的部分,竟然是一堆毛......

慧仁以令人措手不及的速度回過頭來,妙麗的手差點戳到他的臉。

「——啊,筆——」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轉身拿了一支毛筆給妙麗。

「這是毛筆,妳用有毛的那邊寫字,」他迅速交代著。「不用擔心字醜什麼的。它筆尖裡面有一隻細墨水管,妳就當作是羽毛筆就好。」他清脆地低笑幾聲,趁著李逸繞到這邊之前又趕快轉過頭去。

妙麗輕輕地摸了摸赭紅色的筆桿,上頭還留著掌心的餘溫。

「看好了——」李逸輕敲了黑板幾下,引回學生們的注意。「跟種在凡間的枸杞最大的不同是,仙界枸杞的靈氣比較多,而且大部份聚集在天精草——所以!!」
他放大音量。「當人們想採摘天精草時,枸杞會有一套自然的保護機制——記下來!」李逸稍微停頓了一下,讓學生們想辦法騰出紙張所剩不多的空白部分後,才又開口。
「如果為了拔而不小心壓到葉片的話,相連的整個枝條都會隨之爆開,懂嗎?由葉片噴出的液體最為危險。
「俗話說『離家千里,勿食枸杞』,要是皮膚接觸到天精草的液體,後果是很可怕的——你們可以看一看課本。」

他信手一揮,二十三本有點厚度的新書從不知道哪個角落飛了出來,像長柄錫勺一般落在每個人面前。

妙麗不急不徐地翻開課本,偶然撇到已經翻到對應頁數的慧仁。他的臉上閃過一抹紅暈,在那瞬間彷彿定格了;接著緩慢闔上厚書,慢慢地在他跟前的筆記紙上加上註解。
狐疑的妙麗翻到李逸指定的頁數,接著愣了愣。


「枸杞子色赤屬火,因能補精壯陽。」


哈利看了看四周。剛剛要換筆色時,那支金紅色的羽毛筆恰好救了他。看著紙上猩紅色的墨水,他陷入沉思。
這到底是誰的?

他沒有注意到,一個焦急中帶著憤恨的眼神正瞪著自己。而直到金妮用力戳了戳他的肩膀,哈利才回過神來。
「你今天到底怎麼了?」金妮擔憂地說。「我們要去前面摘天精草了——專心一點。」
哈利沒有聽進去。他只是順從地把筆放進口袋,然後盲目地跟著大夥一起聚到講台前。

「採摘天精草的要領,」李逸朗聲說道。「就是捏著葉片與莖相連的部分,手腕往內轉一轉,然後——一拔!」他手上拿著鮮綠色的葉片。「天精草拔下來後就沒有攻擊性了。但記得!在確定完全摘下來之前,不要葉片,懂了嗎?」
「懂了。」學生們一致地回答道。

「那我們請——慧仁!」李逸的視線落在那有著一頭黑色與栗色頭髮的嬌小男孩。「相信我們仙族皇太子的理解能力,不會差到哪裏去的。」

慧仁笑了幾聲。拿起老師遞給他的皮手套,沒幾下就輕輕鬆鬆地摘起一葉天精草。
「不愧是未來的精神領袖!」李逸讚許地看著慧仁。在霍格華茲學生代表們驚訝於他身分的同時,萬嘉學生代表中的某些女孩則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想要逗弄他。

慧仁順利躲開女生們的圍攻,在人形圈圈的最外圍偷偷地鬆了一口氣。

「那下一個人——」李逸的視線在霍格華茲學生代表的身上輪番停留,最後落在跩哥身上。「——馬份先生來試試,如何?」

「先生,我看格蘭傑小姐似乎躍躍欲試呢。」跩哥露出一個禮貌的笑容,回頭瞥向妙麗時表情又轉為陰狠。「不如讓她來吧?」

「好啊。」李逸笑咪咪地說。「等你摘完就換她吧?」
「不,先生。我是說——」跩哥正要追擊,卻看到李逸雙唇微開的笑容之下,是咬牙切齒,他連忙改口。「沒事,我來試試。」

妙麗在心中翻了一個白眼,並嘲笑自己怎麼會在公布學生代表的那天晚上突然覺得馬份有點好看——
由此可見,外表亮眼的反派,終究還是反派。

「喂,不要捏到葉子!」金妮神經兮兮地看著跩哥從一大叢像是灌木的植物中拉出一根綴滿豔紅果實與綠葉的枝條,反射地提醒道。
「不用妳管,餵屎王。」跩哥惡狠狠地低聲反擊。並趁金妮不注意時將葉子對準她,猛然一陣按壓。

金妮嚇得尖叫連連,敏捷地發揮搜捕手的身手躲開飛來的乳白色汁液,連同哈利跌坐在旁邊的地板上。
但另一邊的妙麗和慧仁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慧仁還好,只是衣服上沾到一滴;妙麗被潑了半身,乾淨整齊的制服上沾滿了半透明的液體。

「到底在幹什麼!」李逸大聲吼道。學生們讓出一條通道,讓他能夠跨下講台接近事發現場。

馬份愣在原地,無視其他學生驚駭中帶著責難的目光。「這還好吧?就只是被潑到而已——」
「我建議你重讀一遍課本,馬份。」珞芳回過頭,憤怒地瞪了跩哥一眼。「你根本就不應該跟我們一起上課,你比較適合去跟一年級玩泥巴!」
「好了、好了,珞芳——」慕沁按著珞芳的肩膀安撫道,看在跩哥是來賓的份上,只是淡然地瞄了瞄他。接著轉頭去跟她難得嚴肅起來的哥哥——慕德,迅速地講著悄悄話。

「你的皮膚沒有被沾到吧?」李逸緊張兮兮地檢查慧仁的袖口,深怕這皇太子有任何的三長兩短。
「沒有、沒有。」慧仁鎮靜地用右手捏著左側袖子,不讓因為被乳白色汁液碰濕的部分沾到手臂。左手則艱難地抽出掛在腰間的木劍,笨拙地揮了揮。

一個淺藍色的試管從內袋裡飛了出來,瓶裡的藍色輕盈地旋轉著,反射出點點亮光。
就連萬嘉的學生們也發出一陣驚呼,看來他們似乎也不知道裝在瓶裡的是什麼魔藥。

慧仁用盡他最大的力氣把瓶蓋扭開,接著把裡面全部的藥往妙麗身上倒。在李逸驚恐地出聲阻止前,妙麗身上濕透了的部分已經變得跟被天精草汁液噴到前一樣,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哈利和金妮——還有其他的學生代表以及代表團成員,都張大嘴巴看著這詭異的一切。

李逸的聲音劃破了這倏忽即逝的沈默。
「慧......慧仁哪,」他的聲音掩藏不住顫抖。「那......那瓶很......你......就...這樣......」

「沒關係啦,」依然是那個心滿意足、帶有酒窩的無邪笑容。「我家還有很多。」

「老師,」穎虹舉起手,剛好解救了支支吾吾的李逸。「我帶妙麗去一趟廁所吧?」
「啊,我也去。」金妮說,不顧一旁欲言又止的哈利。
「好、好。」李逸連忙說道,似乎還沒從剛剛的驚訝恢復過來。「慧仁也跟著去吧?」

「蛤?」換慧仁愣了一下,一陣沒人察覺的紅暈再度閃過他有些稚氣的臉龐。「可是、老師,天精草汁液的副作用——」
「反正你也還沒長大啊,不是嗎?」已經變回嬉皮笑臉的慕德搶著說道,引來一陣女孩們的哄笑。
「不要這樣。」李逸糾正道,嘴角卻不住地上揚。

哈利注意到有幾滴冷汗從慧仁的後頸流下——但他的臉上仍然掛著那不溫不熱的微笑,僵在原地。看起來是不太想跟著穎虹和金妮,可是又不知所措。

一個陌生的嗓音響起。是一個有著深藍色頭髮的男孩,有些髮絲不羈地往上翹,陽光照射下來,透著水色的光芒。
「老師,我去吧?」他面無表情地開口,低沉的聲音從唇間迸出,有著難以抗拒的磁性。

他的一對蔚藍雙眼卻深不可測,彷彿有千萬朵浪花在眸中彼此拍打呼嘯,打著旋兒。身材不是特別的高大,但卻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

「——可是......」李逸遲疑了一下。「你已經——」
我們現場的每個人,不是都還沒長大嗎?」深藍色頭髮的男孩流利地說道,顯然並不如外表給人望而遠之的感覺。

李逸吞了吞口水。「但是慧仁比較適——」
「只因為他還沒變聲嗎?」男孩看似平靜,實則緊追不放。「還是因為他沒有別的男生高壯?」
「不——」
「那我想,任何人都是可以的。」

哈利瞟向萬嘉的女孩們。她們看著站在李逸面前的男孩的眼神,又跟剛才慕德說話時不太一樣。如果說剛才看向慕德的眼神是愛慕及崇拜,那麼女孩們看向現在這深藍髮男孩的眼神就是景仰——對於德高望重者的景仰。

李逸似乎是投降了。
「好、好吧,」他抹了抹額頭,表情不甚滿意。「你去、你去——不要嚇到人家女孩子啊!」他對著消失在琉璃門外的制服袍下擺喊道。李慕德竊笑了一聲,在女孩中掀起一陣小小的漣漪。

哈利下意識地轉向庭柔——不,應該說是轉向他從小就魂牽夢縈的深紅色。只見她微微地歪頭,跟慧仁小聲說話,兩個人的臉上都沒有笑意。

-

「妙麗,妳有好一點了嗎?」哈利走出藥草學教室,剛好遇到穎虹帶著妙麗、金妮以及那深藍色頭髮的男孩。妙麗的臉上白中透紅,滿頭大汗導致有幾綹髮絲貼在頸子上,她有些受不了地撥開它們。

「有、有。」妙麗急急地回避男孩們的眼神。金妮諒解地攬著她的肩膀,一面白了跩哥一眼。

「就別問了。」看見哈利疑惑的眼神,穎虹只是溫和地替妙麗緩頰。「沒有人想經歷這種折磨。」

折磨?
哈利突然有點好奇,女生被天精草汁液噴到到底會有什麼反應。

「對啊,」李慕德的臉上還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你看到的話會想撲——唉唷!」
他揉著背,有些哀怨地看著下手者——庭柔。「妳下手不能輕一點嗎?」

「不行。」庭柔拍著手掌,哼了一聲。「你要是再口無遮攔,我就去找校長,要他把你換掉。」
「要換也是先把還沒長大的先換掉。」慕德瞟了慧仁一眼,嘻嘻笑著。

慧仁的面色鐵青,但語氣不改溫和。「你的自我介紹很中肯。」
庭柔忍不住笑了出來。換慕德的臉一陣紅一陣白,他一度想講些什麼,不過後來還是打定主意把話吞了回去。

「所以慧仁是什麼來著——」雖然剛才經過一場堪比劫難的恐怖事件,但這不減妙麗的好奇心。「——皇太子?」

她沒有注意到,慧仁臉上的笑容黯淡了一些。

全部的人都轉向那有著刺蝟頭、雙眼如松鼠般可愛靈活的16歲男孩。
他慢慢地點了點頭。

「皇太子是什麼?」妙麗熱切地問道。
「皇帝的指定接班人。」慧仁努力地揚起嘴角,但語氣中難免夾雜了一些無力。「換句話說,就是未來的皇帝。」
「皇帝可以說是島——整個地區的領導人,」穎虹解釋道。「是最大的掌權者,同時也是神聖的象徵。」

跩哥抬了抬眉毛,他從不認為這種看起來弱弱的小孩(原話)能夠治理一整個國家——連當家主都感覺不太行。

慧仁的臉色已經轉為蒼白。

-


後記:
送上珞芳!
其實這個坑裡面很多的情節,都是弗洛在麻生中遇到的事情
同時也想說,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好與壞
也因為這些值得討論的空間,讓人們的心靈有所成長
好了可能是因為寫了太多所以自己也忘記想講什麼了QQQ

#67
#88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goldenrainbow 太讚了(大拇指
很多情節…雖然好奇…嗯,弗洛挑想說的分享吧
慧仁可愛!大愛新角色!這樣嘲笑他人的成長速度真的很不優
耶~妙麗&慧仁~💖
看跩哥被訓就是爽(啊,好想討論,但是一不小心就會劇透自己的文…)
&我的焦點一直在 哈利侵占失物!!!!!😂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1
@jadeite 
很多情節…雖然好奇…嗯,弗洛挑想說的分享吧
像人們好惡的就是哈哈哈哈
如果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鳴,弗洛會很開心滴
慧仁可愛!大愛新角色!這樣嘲笑他人的成長速度真的很不優
這是弗洛常常遇到的情況😂😂😂
(本人偏瘦小
慧仁是吃可愛長大的(⁎⁍̴̛ᴗ⁍̴̛⁎)(跟某桌球選手一樣(?
耶~妙麗&慧仁~💖
(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弗洛跑回去翻自己寫的章節
哈利侵占失物!!!!!😂
哈利的個性嘛~你也知道(咂嘴
就是不犯賤一下對不起人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goldenrainbow 喔喔原來
可愛~加戲~~~耶~~~~~~~
等等,翻以前的章節嗎XD
哈利喔...我還真的很難評價他欸,除了他的衝動和爆脾氣......
不過他是正義的孩子,被訓之後大概就會知道失物該怎麼處理了
不犯賤一下對不起人...個人覺得這是跩哥
哈利只是聞哥起舞www

泫柔 @questionmark_ro

1
最最可愛的弗洛💜(不要搞得你好像和人家很熟一樣
第一次來這裡留言~

第一次讀弗洛的文是親世代那篇,然後就默默的讀了每一篇~
好好看好喜歡~文圖並茂,弗洛畫畫也好美
話說弗洛很多角色的設定都是紫色眼睛?珞芳好像也是有故事的人呢

在弗洛筆下,簡單的文字往往也都蘊含了深刻的道理呢~
很喜歡這種感覺

不過我分心了,這個是⋯⋯

石內卜的字母中,S特別的端正,P則特別的醜,L和E則勉強還可以看
Severus Snape 特別端正
Potter 特別醜
Lily Evans 勉強可以看?  等等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咳嗯如果是我亂想請忽略
總之真的很精彩,而且弗洛也太用心了,蓬萊這篇知識性超足的啊!
弗洛肯定花了不少時間和心思在做這些功課吧
還有精美的插圖~超強的
辛苦了,加油喔💕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2
@questionmark_ro 嗨嗨泫柔(沒事的弗洛也很喜歡裝熟(XDDDDD
好開心看到你的留言~~謝謝稱讚
話說弗洛很多角色的設定都是紫色眼睛?珞芳好像也是有故事的人呢
嘻嘻這不能劇透XDDD
給一個提示~弗洛目前的三篇文章都是同一個世界觀唷(故弄玄虛(被打

在弗洛筆下,簡單的文字往往也都蘊含了深刻的道理呢~
很喜歡這種感覺
謝謝喜歡(艸
能這樣被稱讚真的太開心了(⁎⁍̴̛ᴗ⁍̴̛⁎)
剛好因為題材(蓬萊嘛)所以想說把麻生的心得一起寫進去
這樣也比較容易有靈感(結果還是卡文了XD

Severus Snape 特別端正
Potter 特別醜
Lily Evans 勉強可以看?  
等等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咳嗯如果是我亂想請忽略
哇哈哈哈被抓到了(大笑
泫柔真的get到很多伏筆耶XD
超強XDDD
好啦其實L和E用「勉強可以看」感覺不太恰當,但並竟形同陌路也有一段時間了也可以用來比擬熟悉程度(找藉口(?

弗洛肯定花了不少時間和心思在做這些功課吧
這倒是真的(也是卡文的原因XDDDDDDD
總之 很開心看到泫柔的留言~謝謝泥٩(˃̶͈̀௰˂̶͈́)و


@jadeite 

等等,翻以前的章節嗎XD
沒有意識到自己可能偷塞糖(?)的弗洛表示:😃
不犯賤一下對不起人...個人覺得這是跩哥
哈利只是聞哥起舞www

聞哥起舞🤣🤣🤣
我覺得這點哈利跟跩哥有那麼一滴滴相似
不過跩哥是真的貝戈戈
哈利比較偏向好奇寶寶類型的
剛好跟衝動的特質也連得起來
但本性還是善良的

抱著茶杯的粉紅兔兔琳.xD @LunaLuna

3
弗洛~



默  看  了  好  久  阿  !


覺  惠  仁  真  的  好  可  愛  ♥︎

弗洛泥別理我的怪怪排版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2
@LunaLuna 歡迎浮出水面XDDDDDDDD
慧仁就是吃可愛長大的(⁎⁍̴̛ᴗ⁍̴̛⁎)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9
.第十三章-為難 -1


萬嘉學塾的校園中,有個矗立在正中央的大宮殿——是主校舍,而魔藥學教室就在主校舍的一樓。
不用在陰暗潮濕的地窖上課,哈利的心情顯然輕鬆許多。就連妙麗的氣色也逐漸恢復,更不用說是金妮了。

他們在精緻的木造教室中架起金釜(哈利眼睛為之一亮,這是一年級時海格禁止他買的),點燃不會延燒到木材的加熱用藍色火焰,以及跟在藥草學教室看到的一模一樣的長柄錫勺,緩慢地在冒著泡泡、或是閃閃發亮的魔藥中攪拌。

不過,與霍格華茲的魔藥學最大的不同,大概還是老師了。
「記住,要先丟扁豆,順時針攪拌三圈之後,才能丟你們上一堂課採摘的天精草!」
教授魔藥學的,是個年約三十的女子。臉上薄施脂粉,衣服跟李逸很像,只是顏色變為紫色。長長的深色頭髮用紫色髮帶束了起來,五官的輪廓不太像是華人——而那對亮麗的眼眸,更是讓跩哥想起珞芳。

但此刻,珞芳好像消失了。

哈利拿著那紅金色的羽毛筆左右張望。剛才急躁的黑髮女孩此刻竟然不在教室——他數了數,連同學生代表團應該要有二十三人,但現在只有二十二個。
「台上的老師是珞芳的母親,」像是看出哈利與跩哥的疑惑,穎虹出聲解釋。「學校通常會避免讓老師教到自己的小孩,所以珞芳就跟著別班一起上課囉!」

棕髮女子清了清喉嚨,全班瞬間安靜下來。
「我是之後教導你們魔藥學的老師,我叫費思茉。思念的思,茉莉花的茉。」她露出一個緬懷中帶著哀傷的微笑。

這應該是今天遇到的所有老師中,哈利印象最深刻的一位。不僅是因為她嚴格但是溫和,也因為她如外國人般的輪廓,卻講的一口流利的中文。

魔藥學接下來的兩堂課是雙堂變形學。一個穿著灰色衣服的老翁帶著他們復習跨物種變形,接著就開始了一連串複雜又艱澀的課程。
哈利從來沒有把變形學看得比魔藥學還困難。

「我覺得那個珞芳應該是國外的女巫,然後搬來蓬萊。」金妮小聲地跟哈利說。「看她的媽媽,也不太像是華人。」
「看紫色眼睛就可以判斷出來。」哈利點點頭,順帶把金紅色的羽毛筆拿給金妮。「照穎虹的說法,長大後繽紛的瞳色和髮色都會消失;可是珞芳的母親卻依然有著紫色的眼睛。」
「紫色的眼睛無論在魔法界或麻瓜界都是稀有的象徵......話說,你為什麼會有這隻羽毛筆?」金妮抬起頭,拿著羽毛筆的手在哈利眼前晃了晃。

「我以為這是妳或是妙麗——或是馬份的?」哈利狐疑地問到,卻發現金妮開始哈哈大笑——一面不忘壓低自己的音量。
「拜託,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有看到我或妙麗用過這支筆嗎?」金妮轉動著那支陳舊的華麗羽毛筆。「馬份就算了,他應該是不會用葛來分多配色的東西。」

哈利接回那支奇異的羽毛筆,盯著筆桿上刻印的兩個字母——C.B。

「有哪個萬嘉的學生,會用羽毛筆呢?」

-

下午也同樣有四堂課。在雙堂的黑魔法防禦術,他們把所有的防禦咒語複習了一遍,然後開始學習無聲的繳械咒。

這對金妮和妙麗來說相對容易,去年在霍格華茲的DA聚會給他們打了不錯的底子,更遑論帶領他們的哈利。
但跩哥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我只是想施繳械咒!」他憤怒地揮動自己的魔杖,在心中默念無數次的「去去,武器走」,卻只讓桌上的紙角微微地飄起——
不,那大概只是因為風。

看著不為所動的哈利、妙麗與金妮,穎虹在心中暗暗地輕嘆一口氣。
「不,馬份先生,」她開口,語氣變得意外地有禮貌。「先開口唸,確定練到爐火純青之後,再慢慢降低音量。」

「妳是在說我的繳械咒不夠純熟嗎?」跩哥語帶憤恨地盯著穎虹那繽紛色彩若隱若現的雙眸。
「對啊。」穎虹毫不客氣地說——但依然十分地有耐心。「不過在幾乎沒有施展過的情況下,要維持熟練也是很難的一件事吧!」
跩哥癟了癟嘴,沒再多說什麼。
妙麗倒是對於他鮮少浮現的表情感到新鮮不已。

黑魔法防禦術過後,是奇獸飼育學。他們迎著鮮甜的草香,踏進主校舍後方的寬廣牧場。跟其他課比起來,這堂課明顯新奇許多。哈利等人光是學著清潔孔雀的羽毛縫,就花了不少時間——但他們樂在其中。

「要是用錯清洗的方法、過度清洗或是水質不乾淨的話,會使羽毛的魔力流失。」穎虹抽出木劍,示範了一遍。這好像是哈利等人第一次看到她用來施法的工具。
木頭泛著與李逸的木劍完全不同的色澤,彷彿又摻著一點金、閃著淡彩般的流光;劍柄穿了個小孔,繫著許多串精緻華麗的珠鍊與流蘇。第一次見到的人,就可以感受到它隱隱約約散發出的一種力量。

「——這就是東方人的魔杖嗎?」妙麗的眼裡閃現興奮的光芒。
「可以這麼說,」在孔雀羽毛縫的清洗告一段落之後,穎虹反射地抖了抖木劍;光線隨著摻金的部分到處散射。「基本上全世界用來施魔法的工具,它們的組成是不會差太多的,都是由木材和有法力的物質所組成。」
「那你們的組成物質是什麼?」妙麗繼續提問——而這題乍看之下十分的無害。

穎虹稍微停頓了一下,霍格華茲的其餘三人不禁朝她的方向看去。「你們都是四嗎?」她略帶不安地問道。
「當然是!」慕德首先回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可是李大帥——」
「我沒興趣。」穎虹轉過身,用後腦勺看著對方。其他人不禁哈哈大笑。
「我也是四。」慧仁揚了揚手中的木劍。妙麗發現他的木材跟穎虹的一樣,像是帶了點金光。
「我是三。」庭柔不溫不熱地說,但看到穎虹的表情又笑了出來:「但妳可以講啦,沒關係。」
「可以齁?」穎虹回頭再三地確認,才又面向妙麗等人。哈利不禁懷疑,到底是什麼事情使得穎虹有必要違反自己不拖泥帶水的性格。

「蓬萊這邊的每一個人——」穎虹開口了,一面轉身整理煥然一新的乾淨孔雀羽毛。「——的劍芯(就是杖芯啦)......的材質和數量,都不一樣。」

妙麗很快地就捕捉到關鍵字。「數量?」
「沒錯,數量。」穎虹檢查著每一根羽毛。「當你去買木劍的時候,就會知道自己有幾種劍芯。可能是一種——也有可能是四種,這就像是用法力來區分人們一樣,能力較差的人只有一種劍芯、而頂尖或是上流人家才有可能有四種劍芯。
「當然啦,這是一種類似潛規則的概念;就是大家都知道,但沒有人會真的把這種情況說出來。」

「萬嘉學塾裡面擁有四種劍芯的學生比例接近一半。」庭柔接口道。就算剛才展露笑容,她的一對深藍色眼眸依然深不可測。「換句話說,如果被別人知道自己的劍芯數目比較少的話,很有可能淪為被嘲諷的對象。」

「你們都是四嗎?」
「我是三。」

哈利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

儘管明天還要上一整天的課,但八名學生代表連同代表團的成員等人仍舊得氣喘吁吁地爬到主校舍的頂樓去上天文學。
「放心,天文學比其他科都來的輕鬆。」穎虹笑嘻嘻地說,似乎非常喜歡天文學。

她和哈利對於「輕鬆」的定義顯然不太一樣。
天文學老師是個戴著紅粗框眼鏡的女人,跟她那一身午夜藍的衣裳不太搭調。而她畢生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讓學生把星座的中式跟西式稱法搞混,再嚴厲的訓斥他們。

「費珞芳!都跟妳說幾遍了,天狼星的星官是井宿,不是角宿——而且代表著不祥的侵略!」她盯著珞芳紫色的雙眸,眼底似乎藏著一絲絲勝利的笑意。珞芳則近乎憎恨地瞪著對方。

「珞芳跟她向來就處得不好。」穎虹低聲說。「一方面是因為珞芳的輪廓不太像華人,另一方面是因為她的劍芯只有一種。」
雖然夜晚的星河燦爛美麗;但學生們得一下子拿起望遠鏡觀察星星,一下又起身抄寫老師寫在黑板上的筆記。哈利突然懷念起那位霍格華茲的天文學教授。
「比起跑東跑西地清洗羽毛,這輕鬆多了吧?」慧仁低聲說;哈利和金妮則傻眼地看著他和穎虹。
一點也不,好嗎!

看在第一堂天文學課似乎令嘉賓們不太愉快,穎虹決定邀請他們回到宿舍以後一起好好地再一次觀星。
「宿舍離主校舍有一段距離,附近也沒有什麼遮蔽物,視野很好呢。」
幸好宿舍的樓層不高。沿著古色古香的木梯爬上頂層,便可以見到一樣絢爛的星空。靠著軟墊,微風輕柔地拂過臉頰,根本是人生一大享受。

慕德不知何時弄來了一把吉他,正在撥弄著和弦,一陣陣的樂音不斷傳進大家耳中。
「你爸媽不禁止你學音樂嗎?」穎虹回頭看著慕德,儘管習慣性地皺眉,卻藏不住眉梢的羨慕。
「不會啊。」慕德依然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氣質,俊俏的臉龐將這份特質顯露無遺。「他們要我保證之後不會用這個來工作,我就可以學我想學的。」
「為什麼不能當音樂家?」妙麗有些焦急地問道。雖是出身牙醫世家,但她也有著一顆深藏不露、熱愛音樂的心靈;或許是有較開明的父母的關係,他們並不阻止妙麗追求自己的所想所嚮。

聽見這個問題,慕德難得愣了一下,接著笑了出來,聲音夾雜著無奈與苦澀。
「音樂家賺不了錢啊,」他說。「對大人們來說,賺不了錢的職業就是沒出息的職業。唯有錢,才會贏得別人的敬佩啊。『既然拿到了四種劍芯的木劍,那為什麼還要做連凡人都可以從事的行業呢?』」他怪腔怪調地模仿大人說教的模樣。

「你們知道嗎?」慧仁突然沒頭沒腦地岔道。「蓬萊不在國際巫師聯盟內。所以對於其他成員國來說,蓬萊連國家都不是。」
就連跩哥也張大嘴巴,霍格華茲的一行人驚駭地看著泰然自若的另外四人。
「因為我們......被對立的勢力阻撓,」慧仁繼續緩緩地說:「我們的經濟實力沒有對方強,嗯,每個國家都想賺進大把大把的金幣,不是嗎?所以他們倒向與我們對立的勢力,再來稱讚我們這裡好山好水好棒棒。」

他諷刺地哼一聲鼻息,態度卻依然平靜,彷彿這是習以為常的狀況。但沒多久,稚嫩的臉龐又對著霍格華茲的學生代表綻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所以能跟霍格華茲連絡上,是我們的榮幸呢!」

妙麗突然覺得莫名的心疼。


-

這章越寫越順(*ˉ︶ˉ*)
但我還是執意要斷在這邊!
偷偷在封面補上萬嘉的校歌(舞~

#80
#95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goldenrainbow 好讚!!!(蓬萊總是讓我在忙麻生和達安娜連載時還是忍不住第一時間跑來😆
曾經有點害怕看了蓬萊會影響自己對東方的描繪(雖然好像不會在達安娜正篇裡出現…外傳…等完結後再說吧…)
現在發現,弗洛完整又精彩的萬嘉才不是那麼容易被混淆的世界呢
一點也不,好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那句,超現實💖
校歌超讚,七彩~
本章未完……
赫然發現…我插樓了?!(‘◉⌓◉’)
所以…還有嗎~\(๑╹◡╹๑)ノ♬

泫柔 @questionmark_ro

2
弗洛我又來了 o(^▽^)o
看到更文好開心~
 
我有注意到弗洛有在持續編輯各個主樓呢
超精緻的啊 ♡ 好喜歡 ♡ ♡ ♡
校歌也好棒,充滿正能量~還押韻耶,超用心的~
 
話說…魔藥老師是…潔思嗎?
上次有注意到珞芳是姓「費」
而「思茉」
是取潔思和 Jasmine 茉莉花所取的名字嗎?
 
有件事想要請教一下弗洛
就像弗洛上次所回覆的,我蠻喜歡思考一些文章中的小巧思
可能也因此有時可以抓到作者們埋的伏筆
而就我看弗洛的樓,感覺弗洛應該是會歡迎讀者抓伏筆的
但不確定,畢竟也許有些人會認為點出來會破梗,
希望大家在默默會心一笑便足矣
我怕我的回覆會造成弗洛的困擾 當然是假設我有抓對而不是自己腦補XD
所以想問問弗洛的想法?
如果傾向於留給大家驚喜或思考的空間
請不用不好意思,直接告訴我哦,真的沒關係的
 
最後再說一次真的好喜歡弗洛的文章
祝弗洛有源源不絕的靈感,填坑順利喔 ♡
當然,按照弗洛喜歡的步調來就好了,不要有壓力喔~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