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哈利波特來到東方】《蓬萊不思議》11/5更新至第十五章〈祕境〉

發表於

👽吉吉安 @vivian04su

2
這章感覺有很多伏筆呢~~
潔思和珞芳感覺有關係!該不會都是阿爾忒彌絲的後代吧……?🤔
多重杖(劍)芯跟蕾伊有點關聯~
話說既然這是同個世界觀,那蕾伊是不是也在?😯
然後我承認我常常把庭柔跟穎紅搞混ww
是說部分好像有一點點政治因素🤭

更新:
現在才發現主樓更新了(๑ŐдŐ)b👈平常都直接一股腦往下滑滑滑的傢伙
好像是校歌?很讚欸,還押韻!*\(^o^)/*
然後看到樓上才發現......哪尼?!Jasmine Filgarton 真的可以翻費思茉耶!費嘉頓的費、潔思的思、茉莉花的茉~
因為平常習慣音譯,所以在對的時候沒發現(´⊙ω⊙`)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來說個煞風景的~費思茉 face more~
呃…弗洛別打我...(;;;・_・)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4
@jadeite
謝謝六爻稱讚XDDD能被這樣誇獎真的是太開心了!!!
一點也不,好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XDDDDDDDDDDDD
最後那句,超現實💖
本篇就是以不斷凸顯人們的內心深淵為目的(???
還有下半部啦~但本來就沒有要連續潑XDDD
來說個煞風景的~費思茉 face more~
如果可以翻成"面對更多",那其實也挺有意義的(?XDDDD
感謝六爻的留言呀~💖

@questionmark_ro
我有注意到弗洛有在持續編輯各個主樓呢
超精緻的啊 ♡ 好喜歡 ♡ ♡ ♡
校歌也好棒,充滿正能量~還押韻耶,超用心的~
謝謝泫柔的稱讚和喜歡♡ ♡
(校歌真的有用心在想XDDD
話說…魔藥老師是…潔思嗎?
上次有注意到珞芳是姓「費」
而「思茉」
是取潔思和 Jasmine 茉莉花所取的名字嗎?
這個......就讓後續的情節來回答吧XDDDD
我怕我的回覆會造成弗洛的困擾 當然是假設我有抓對而不是自己腦補XD
所以想問問弗洛的想法?
謝謝你提出了這個問題~弗洛也想了很久
但弗洛是歡迎大家抓伏筆的~~!
如果怕錯的話,可以用問句唷齁齁(不然如果用肯定句還抓錯那真的是有點尷尬XDDD
這樣如果劇情允許的話弗洛會回答~但像是思茉的部分就會在故事中告訴大家!!
在這裡也跟想抓伏筆但遲遲不敢的捧由講XD

最後再一次謝謝泫柔的留言♡

@vivian04su
一直都有很多伏筆啊XDDDD
潔思和珞芳感覺有關係!該不會都是阿爾忒彌絲的後代吧……?🤔
咦??甚麼關係?(疑惑XDD
弗洛從來沒有說他們之中任何一個是月神的後代啊(舞~
多重杖(劍)芯跟蕾伊有點關聯~
雖然這裡有伏筆但是吉吉安抓到比較小的(指
但蕾伊是的確存在的喔(等出場XD
然後我承認我常常把庭柔跟穎紅搞混ww
哇......兩個人差很多欸XD
是說哪裡有政治因素呀~(睜大眼睛歪頭
感謝吉吉安稱讚校歌♡
然後看到樓上才發現......哪尼?!Jasmine Filgarton 真的可以翻費思茉耶!費嘉頓的費、潔思的思、茉莉花的茉~
因為平常習慣音譯,所以在對的時候沒發現(´⊙ω⊙`)
等等加粗部分還是音譯啊XDDDDDD
而且弗洛從來沒有說可以這樣翻!(怒指XD
總之感謝吉吉安的留言~但是小心不要抓錯伏筆唷XDDDDD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說到錢的問題,臺灣跟人家邦交也是在砸錢還有技術(技術提供才是無價之寶)…
昨天晚上看到節目介紹臺灣的邦交國貝里斯
國土約台灣的2/3,總人口數40萬人
曾經是英國殖民地,境內黑白黃都有,官方語言是英語,當地的文化是馬雅文化
臺灣跟他邦交也是在當地投注了大量的資金、技術
鋪路、蓋房、濟貧扶幼的羊隻基因配種技術等等
貝里斯則是在國際會議上都會率先表示支持台灣
當地臺灣領事館前的路還叫臺灣路,領事館是Taiwan No.1 😆
會想來這裡說是因為節目裡說英國人超愛桃花心木
連哈利波特裡的飛天掃帚造型都是桃花心木
桃花心木在英國是身份的象徵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3
.第十三章-2



但總的來說,那個燦爛的夜晚比天文學還要有趣許多。哈利一行人也與穎虹他們分享英國魔法界目前遇到的困難,黑巫師們的行徑令萬嘉的學生代表一陣咋舌。

「太誇張了,」穎虹不住地蹙眉,秀麗精緻的五官全寫著不滿。「怎麼會有人想要去殘殺別人,只因為大家都沒辦法控制的先天條件?」
「佛地魔就是那種人。」哈利毫不猶豫地衝口而出,無視金妮的哆嗦。
跩哥的臉在聽到佛地魔時唰地轉為慘白,而眼神銳利的穎虹沒有漏掉那一瞬間。

「我們這裡比較看重的......是錢吧。」穎虹沒有多作評論,畢竟英國的情況她也不能說是完全清楚。「我們的姓氏除了皇族之外,跟凡人幾乎是完全重疊的——所以沒那麼容易分出血統。」

「血統——」妙麗喃喃唸著。也對,在萬嘉,各個族群的臉孔都不少,多數排擠少數的情況自然沒有那麼嚴重。
不知道為什麼,她莫名地想起珞芳——那個一臉倔強的漂亮女孩。

「——那珞芳呢?」她忍不住衝口而出,隨即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但她顯然也幫霍格華茲的其他三人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萬嘉的四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像是在猶豫些什麼。最後,罕見地由庭柔首先打破沈默。
「珞芳......我們只知道她沒有混到凡人的血,」庭柔聳聳肩。「但她似乎很討厭有關血統的話題......可能是因為家裡的關係吧——但其實她連家裡的事都不大說的。」
「我們只知道她有一個母親和一個哥哥,」慧仁說,「其他部分,如果她不想說,那我們也不會刻意打聽或是猜測。」
「雖然她對嘉賓應該是會客氣一點。」穎虹舒了一口氣,緩緩地接口。「但建議一下,不要問珞芳跟她家庭有關的問題、或是問她在哪裡出生——她的心情會變很差。」

這場聚會,就在一群16歲青少年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之中結束了。當仔細觀賞完滿天星斗之後,剛起身的妙麗竟覺得身心都舒暢許多,更顯得有精神了。

「大自然擁有天然的魔力,」穎虹面向一片黑夜裡的璀燦,張開雙臂,彷彿想投進其懷抱中。「這也是為什麼自古以來便有許多人們——無論凡人或是仙族人——想要探其奧秘的原因。」
「今天算是很難得的日子呢,」庭柔笑著附和道。「地面上也像另一片星空,而我們也剛好有時間能抬頭望向這樣的美景。真的很幸運呢!」她的那對夜藍色的眸子一如那高掛在上的黑幕,閃著點點晶光。

慧仁被陰影遮住的臉抽動了一下,但庭柔沒有看見。
「你們看!」她露出清晰的淺笑,指著樓頂邊欄杆外的鳥瞰視野。「地平線的上下都像是星空呢!」
哈利探頭望去。萬嘉學塾的校園內,繽紛絢麗的燈光點點;或高或矮的校舍如剪影一般,襯出天上或地上不同的榮景。環視一圈,彷彿徜徉在一大片無邊的夜空中,感覺伸手便能抓住各種顏色的星光。美麗的夜色已經無法再用任何言語形容。

就在眾人陶醉於萬嘉的夜景時,李慕德又撥了一遍琴弦。和諧且輕快的樂音與夜晚竟是十分地匹配,將大家或多或少的睡意一掃而空。
看著大家投射過來如聚光燈般的眼神,他只是笑著繼續調音。微風輕拂他一頭薄荷綠的頭髮,在漆黑的夜裡,像是在一叢枯草內僅存的那抹翠青。

「想著剛剛聊天的內容,讓我不知不覺想到這首歌。」他露出罕見的沈穩笑容,倒是比平常放盪的模樣更加吸引人許多。穎虹、庭柔和慧仁似乎是決定,等觀察一陣子之後再採取行動。
慕德緩緩地開口,低沈的嗓音裡帶著細膩,卻又有著一種銳不可擋的堅定。

在某國某鎮有雙胞胎的兩個
從一出生便散失到兩岸
快樂難過總也遇過
有些差不太多 但異樣更多
在某國某鎮那雙胞胎的兩個
如今手足已各走上兩路
兩段時間千變萬化


金妮詫異於他的好歌喉以及彈的一手好吉他,使音樂中沒有任何空白、正好配的天衣無縫。而集結眾人注意力的慕德卻只是泰然自若地繼續撥著琴弦,有力的和弦款款道出。夜幕下的一頭薄荷綠的柔軟頭髮像是蒙了一層灰紗,又像是半夜時河邊的草地,總能透過微風捎來些許淡香。

卻出於一個家問誰人做化
和一般的眼睛 一樣鼻子
說著異鄉的語氣
同一般的髮膚 一樣面子
這面是對那面或說非


「這首歌的意思是什麼?」哈利原本轉頭看向慕德,但看到他依然陶醉於音樂中,便又急忙回頭。但穎虹倒是接住了他的眼神。
「它在訴說一個故事,」她說道,但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華麗的夜空。穎虹的眼眸雖然深遂,瞳中卻彷彿有千萬絲細緻繽紛的色彩,不急不徐地流轉著。「一對從小就失散的雙胞胎長大後偶然的相遇。臉孔和五官都一模一樣,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口音——他們也知道,對方跟自己有著血緣關係,但在遇到時,明明感觸是差不多的,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如一加一 結果一樣是一
這樣的道理相當有趣
同一根一鐲 不一樣是一
各樣懷抱願望也各有一個
在某國某鎮的那雙胞胎
在一天竟碰在這窄路
擦臉而過手腳無措
感觸差不太多 但無言互訴


「弗雷和喬治的默契絕佳,」金妮忽然開口,嚇了哈利一跳。「他們是一加一大於二的絕佳典範。」

穎虹微微一笑。
「對於從小就在不同環境生長的雙胞胎,他們的認知與想法已經不大一樣。因此儘管冥冥之中有種契合感,但仍然沒辦法和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姊妹相比。」

隨著輕快的節奏,哈利卻可以感覺到歌詞的內容帶著悲切和一種無奈的淡然。儘管慕德唱的是廣東話,但是大家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聽不聽得懂。慧仁別過頭,一雙細小的手悄悄地打著節拍;庭柔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一臉氣定神閒地仰望星河。

一般的眼睛 一樣鼻子
說著異鄉的語氣
同一般的髮膚 一樣面子
這面是對那面或說非
求一一行四九七三廿一
這道理相當地有趣
同樣一根一鐲不一樣是一
最後或只會剩下兩根刺


慕德唱完最後一句,撥完最後一組和弦,歌曲隨之劃上句點。
金妮情不自禁地拍起手、妙麗驚為天人,而穎虹則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慕德——
與其說是面無表情,不如說是帶了點讚許,又多了點欣羨。

「還不錯嘛,」她簡潔地說道,但話鋒一轉。「但這節奏是不是太輕快了點?」

慕德只是悠然一笑。
「我可以再來首更輕快的,」他彈弄著琴弦,升了一個調。
金妮感覺到內心一絲絲迫切的期待感,她轉頭看了看妙麗,慶幸地發現並不只有自己發現這種感受。

慕德再度開口,嗓音明顯變得清朗許多——看來歌詞沒有像前一首那麼的沈重。

突如其來的美夢
是你離去時捲起的泡沫
踢著石頭 默默的走
公車從旁擦身而過


跩哥審慎地觀察著周圍人們的反應。眾人像是營火晚會般地自動圍成一個圈;慧仁掏出木劍,在中央變出一團清藍色的火焰,光芒將大家的頭髮襯得像是有層魔法悄然浮動,在夜色中更顯奇幻。
妙麗陶醉於旋律之中,巧克力色的雙眸盛滿了被夜幕揉碎的燦爛;金妮瞄向依然維持淺笑的庭柔,摸索著過去搭上了話。

突如其來的念頭
幻想化成流星的你我
明亮的夜 漆黑的宇宙
通通來自夜空


庭柔罕見地也抽出木劍,對著藍色火焰比劃了一會兒。過了沒多久,哈利便發現那團火會隨著音樂的旋律而旋轉舞動,使得對面慕德臉上時暗時亮。
但歌聲與樂音依然持續著——在綴滿繁星的夜空底下。

我會披星戴月的想你
我會奮不顧身地前進
遠方煙火越來越唏噓
凝視前方 身後 的距離


「哇,是流星雨!」慧仁開心地指著夜空。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一顆細小的明亮劃破夜際,消逝在遠方。大家紛紛趴在欄杆上,前方是觸手可及的紅瓦片屋頂,再遠一點是校舍如小鎮房屋般星羅棋布的萬嘉校園;遠處的光點自然地與星光接合,總是百看不厭。

順其自然的藉口
像森林般圍繞著你我
消極的笑著 痛快的哭
生命真的很難形容


第二、三顆流星跟著畫出兩道優美的弧度。穎虹拿出魔法照相機,對著夜空就是一陣猛拍;庭柔的一對夜藍色儘管映著滿天星點,卻掩藏不了如空洞般的黯淡。
「穎虹真的是神機妙算,」她卻依然衷心地向金妮說道。「妳可以在洗出來的照片中看到不斷閃爍及落下的星星,永無止盡地重複呢。」

順其自然地回答
你要喝咖啡還是泡茶
下班後你 快樂的上哪
我是真的不想回答


慕德的嗓音自然地與大家壓低的交談聲交融,卻又不會隱沒其中。就算有點被當作背景音樂的感覺,他也沒有半點不悅的神情。妙麗覺得無論從唱功或是琴技——又或者是心理素質來看,他根本堪稱一個專業的表演者。

我會披星戴月的想你
我會奮不顧身地前進
遠方煙火越來越唏噓
凝視前方身後的距離


慕德輕巧地撥出最後一個漂亮的和弦,完美地結束了他的第二首歌。周圍響起零零碎碎的掌聲,一時之間有點小尷尬——幸好以慕德外向的程度,這還不成問題。
「......為什麼這麼不給面子?」他故作委屈地擠眉弄眼道。「還是你們比較喜歡慧仁的童聲?」

「閉嘴吧。」慧仁翻了一個白眼,做出嘔吐的模樣。
「——但東方的歌曲真的好好聽喔!」看見慧仁的表情,妙麗連忙開口。她發誓自己絕對有看到慧仁偷偷地對她笑了一下。「是麻瓜——啊——凡人創作出來的嗎?」
「沒錯。」慕德此時一面說著,一面寶貝地盯著自己的吉他,彷彿它還不夠光滑閃亮似地。「就像我下午說的,因為音樂家很難賺錢,所以東亞的歌曲量跟其他魔法界比起來是少很多的——所以剛剛的第一首歌,是凡人詞曲家寫下來以及編曲的。第二首歌,則是蓬萊仙族裡少數的作曲家創作而成。」

「但在幾年前,他說想到凡間走一遭,所以離開了仙術界。」庭柔說著,毫不掩飾惋惜之情。「不知道他會不會也把這首歌帶到凡間......」

「很多凡人眼中的填詞家或是作曲家,其實都有著些許法力——說到這個,其實有一種論點,認為音樂也是一種法力的表現方式。」穎虹補充道,妙麗的眼睛再度為之一亮。「無論能不能施法,每個人都是有法力的——只是潛藏的量或多或少罷了。」

「那法力要到多高,才能來萬嘉上學?」妙麗興奮地問道。對於魔法相關的知識,她可是百聽不厭。

「......這可能要問學校的行政老師們了,」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後,穎虹笑著聳聳肩。「但要進來萬嘉,可不能僅憑法力。剛滿十二歲、有法力天賦的小孩,還必須通過入學考,確定體內的法力供應穩定,才能穿上這套制服、來到萬嘉讀書。」
言語間,情不自禁地流露出身為這所學校學生的驕傲。

跩哥倒是罕見地第一次開口了——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了紀律森嚴的德姆蘭。

「......那,如果能夠施法,但是沒考上萬嘉的學生,該怎麼辦?」



(本章完)

#88
#100
-

要破100樓了!!!
這張看似用兩首歌補字數,但它也有自己的象徵
其實蓬萊島上,不是只有萬嘉一間仙術學校歐!
在此補上慕德彈唱的第一首歌〈黐孖根〉
很聳是正常的畢竟有點久遠了XDDDDD
*《披星戴月的想你》(英語:miss you day and night)是台灣樂團告五人的首張實體單曲,於2018年12月11日正式發行。該曲Demo版本曾創下YouTube超過700萬次點閱。 為台劇《用九柑仔店》插曲。(取自維基)

👽吉吉安 @vivian04su

1
沙發......?
這章好輕鬆喔😆(?)
我都沒聽過欸(°ー°〃)我真是太落伍了😂
還有別的魔法學校?!(✪ω✪)
話說我從來都沒看過流星雨(´-ι_-`)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都沒聽過+1
不過這段星空的描述超讚!想看流星雨~(聽說流星雨其實和我們的想像不一樣?
沒有考上的人…不是去考了其他家(會寫嗎?)
就是當凡人了吧?
華人的考試至上主義~
沒有仙凡之間的種族歧視,卻有升學壓力
在校比成績,畢業比薪水~
突然想到,臺灣很多民間傳說都是凡人飛仙
弗洛會拿來用嗎~~~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原來告五人是仙族的人來著,難怪曲子這麼有魔力🤧(?
我也好喜歡星星的那一段~我對星星沒有抵抗力qwq
不過既然萬嘉要考試才進得來,那代表珞芳也是很優秀的吧!!!!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3
@vivian04su
觀星當然輕鬆🤣
還有別的學校啦~只是萬嘉最有名
吉吉安真的是忠實讀者欸(⁎⁍̴̛ᴗ⁍̴̛⁎)幾乎每次都是第一個留言的!

@jadeite 
其實弗洛也沒有看過流星雨(憾
謝謝六爻喜歡(´▽`)
沒有考上的人…不是去考了其他家(會寫嗎?)
這個下一張會詳細地說明(⁎⁍̴̛ᴗ⁍̴̛⁎)
但 沒錯 會去其他間學校~至於會不會當凡人......弗洛要賣關子🤫
沒有仙凡之間的種族歧視,卻有升學壓力
沒錯!!!六爻抓到伏筆(?)了!!!(開心
弗洛為成績所苦,所以便寫下了這一章🥴
突然想到,臺灣很多民間傳說都是凡人飛仙
歐,這個......仙凡和神之間的差別,弗洛之後會再寫出來
但這是個好主意🤩

@gm40448101
原來告五人是仙族的人來著,難怪曲子這麼有魔力🤧(?
XDDDDDDDD
阿時聽過!!好開心🤩(淚目(擦(夠了喔
偷偷捧一下www
我對星星沒有抵抗力qwq
謝謝阿時喜歡(´▽`)弗洛對星星也沒有抵抗力😻
不過既然萬嘉要考試才進得來,那代表珞芳也是很優秀的吧!!!!
沒錯(⁎⁍̴̛ᴗ⁍̴̛⁎)珞芳也是很優秀的~只是跟老師處不來XDD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0
.第十四章-星空之談



「那就必須去一般的自費學校。」庭柔看向跩哥,一股冥冥之中的氣場向外橫溢,彷彿要穿透人們的心。看著她夜藍色的雙眸,總會使哈利想起眼光銳利時的鄧不利多。

「在蓬萊的仙術學校可以大略分成兩種。一種是公費學校——就像萬嘉,提供食宿、學生可以決定幾要不要住校。另一種是自費學校,要自己全額負擔學費,規定也比較多——有一些可能有髮禁、或是強制住校之類的。」穎虹條理清晰地說道。「但是在公費學校比較少、大家又都想去唸的情況下,就必須用考試來篩選出比較優秀的學生。」

「像在蓬萊,比較有名的公費學校除了萬嘉,其實在南部也有一間學塾。」慧仁對於蓬萊的事情可以說是暸若指掌。畢竟身為仙族皇帝的接班人,他必須對島上的交通人文等等有一定的了解。「『千龍學塾』,座落在深山中,以自然法力的特色教學而聞名——唯一的缺點就是交通不太方便。」

「很多沒考上萬嘉的學生會轉而去考千龍的入學試,這讓一些當地的人們不太開心,認為原本能夠考上的機會都被搶走了。儘管蓬萊其實不只有這兩間學塾,但是對於希望小孩有出息的家長們來說,似乎只有萬嘉跟千龍——甚至只有萬嘉,才是通往所謂成功的正確道路。
穎虹攤開地圖,指著蓬萊仙島南端,比出千龍大略的位置。

「真的像蕃薯一樣欸。」妙麗喃喃地盯著蓬萊島,緊接著視線移到了它西北方的大陸邊緣——她想起了出發前,《自我介紹》上的地圖像是被墨水染到的事情。

「——對了,為什麼出發前這裡會突然有一塊像是墨水的東西暈染開啊?」妙麗比了比蓬萊島的西北方。她原本下意識地想拿自我介紹,後來才想起它正躺在樓下的行李中。

「............」
顯然地,她造成了一段為時不短的沉默。慕德首先轉頭看向庭柔;瞪了前者一眼之後,庭柔轉向另一邊看著穎虹;後者錯愕了一下,最後求救兵似地轉向慧仁。而上述都是不到三秒之間發生的。
「去吧,仙族的希望。」在這奇怪的節骨眼上,慕德又說,惹來萬嘉的其他三人一陣白眼。

「——不過這的確是慧仁的點子。」庭柔抬起頭說。原先面色微慍的慧仁,表情和緩了一些。慕德則立刻露出「對嘛——」的表情。
「哪,這個嘛,」慧仁審慎地說道,微風輕撫他黑色中摻雜著暖栗色與金色的頭髮,卻凸顯出男孩超齡的穩重踏實。「是我們對立勢力的活動區域——顯然陸地上的國界已經不能阻止他們的蔓延了。怕你們以為要入境中國仙術界,所以我把我自己自我介紹的地圖用墨水染黑——因為它被施了你們所謂的多身咒,所以連帶你們的《自我介紹》也會看得到墨水暈開的痕跡。」

想起DA的加隆,哈利、金妮與妙麗會心一笑;跩哥則再度尷尬地撇開臉。

「那可不是普通的墨水,」慧仁補充道,神情間多了一點驕傲。「是珞芳自己發明出來的——墨水中含有讓人失神的成分,因此當看到用這種墨水寫出來的字的第一瞬間,會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一聽到我們打算這麼行動時,她馬上就有了這個想法。」穎虹興奮地說。「在調製藥劑和成分這方面,珞芳可是天才——聽說費(唸「必」唷!)老師以前也是這樣——」
跩哥必須說,他還是覺得珞芳和她的母親有著說不出的眼熟。

「所以你們的對立勢力怎麼了?」妙麗窮追不捨地問,切斷了似乎有可能提及的珞芳話題。跩哥在心裡咒了一聲。

四個人再度沉默了一會兒。這使得霍格華茲的一行人一頭霧水。
慧仁乾笑了幾聲。
「沒什麼、沒什麼,」他說,神情添了一分不自然,「讓我們再聽最後一首歌吧!」他急匆匆地轉移了話題。

突然覺得自己被cue的慕德抖了一下,接著清醒過來。「甚麼?」他誇張地說,「我把吉他收起來了欸——喜歡我的歌聲要早講啊!」
「不要吵,我沒有要你唱。」慧仁大概是翻白眼翻到煩了,他從口袋掏出一個長方形的黃銅板。

「這是什麼?」金妮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撥放歌曲的神奇東西,」慧仁兩眼發光地看著手中儼然是寶貝的物品。「在凡人眼中,這是過時的卡帶——但這是一個可以自己播出歌曲的卡帶,會依據周遭環境和天氣撥出相關歌曲的卡帶。」
金妮接過卡帶。外殼閃著黃銅色的光澤,雕琢精細;透過半透明的琉璃薄殼,可以看見兩個齒輪形的小洞,正飛速地轉動著,帶著黑色的帶子捲動。慧仁拿起木劍輕敲了薄殼一下,卡帶開始傳出陣陣噪音——緊接著一陣如豎琴的樂音傳出。

Nel cielo d'estate, quattrocento anni fa
四百年前,在夏季的夜空中
Le stelle e i pianeti con curiosità
恆星和行星們非常地好奇
Di certo chiedevano, guardando quaggiù
它們看著地面詢問道:
Chi fosse quell'uomo col naso all'insù
那個高鼻子的男人是誰啊?

「啊哈——梅賽伽利略,」慧仁光聽前奏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笑容。「一個很好聽的義大利歌曲。和聲就像星空一樣美好——內容剛好也跟星星有關。」

「慧仁可是從小就聽遍各國兒歌呢。」穎虹笑著說:「他大概是世界上聽過最多童謠的小孩了。」
「這是對於皇族的傳統要求,」面對霍格華茲四人驚訝的眼神,慧仁啼笑皆非地調整著卡帶,讓音量足夠大。「學習多國語言必須從小就開始培養。這樣出國時才能有夠好的獨立溝通與表達——皇太子也不是這麼好當的。」

「那你現在會幾種語言?」跩哥連忙問道,他倒是因為慧仁的外貌而或多或少低估了對方的能力。

「啊?幾種?」慧仁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掰起手指頭,沒多久之後又開始傻笑:「我沒有數欸——你想到的應該都會吧,」看著跩哥微微瞪大的雙眼,他像是辯解似地連忙補充道:「不過歐美的語言幾乎都是拉丁語系啦——所以都蠻簡單的,很快都可以學會的!」看著大家的眼神,慧仁的音量漸漸變小,最後還是放棄了解釋。

不,這根本是幼齒版的老柯羅奇啊。金妮想著兩年前魁地奇世界盃露營時派西充滿崇拜的眼神,隨後又想起,自己還在猶豫要不要相信派西以前的一言一行。

妙麗的眼睛幾乎發著光。對於萬嘉、對於蓬萊的一切,就像是一本永遠也看不完的百科全書,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下一頁長什麼樣子、也不會知道最後一頁在哪邊。而且到了後來,前面背誦的部分會忘的一乾二淨,因為還有太多的東西等著你去探索。一如她初踏進魔法世界時一般。
「我有在學法語!」她興奮地前傾看著慧仁那對清澈的眸子(對方反射性地倒退),用法語講道。「我一直都對語言之間的連結很有興趣——或許我們之後可以討論看看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和德語之間的關連——」

「啊,」慧仁真誠地說,天真無辜地睜著他的大眼睛。「可是我已經在學人魚話了餒——喔,我很抱歉XDDD」
哈利直接放棄思考了。或許慧仁的「簡單」、「輕鬆」跟常人的定義不太一樣,他現在這麼認為。

Messer Galileo, scienziato curioso
探索宇宙的使者——伽利略
Nel cielo guardava senza riposo
觀察天空,從不休息
Nel mondo col tempo qualcosa cambiò
時光荏苒,世界不斷地變化
Tutto l'universo a cantare cominciò
整個太空都開始歌唱:

「你們看,整片星空的位置又不一樣了。」庭柔伸出白皙的手指指向天際,渾身那種盯著人時散發出的強烈氣場已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只是對於浩瀚銀河的探索欲。「看似沒有什麼不同,可是你看這顆比較亮的星星已經快到正上方的天空了——不仔細注意的話,根本感受不到什麼改變呢。」

慧仁連忙轉過頭來一起看著夜空,播著音樂的黃銅音樂卡帶則借給了金妮,讓對麻瓜物品小有興趣(應該是受父親的荼毒耳濡目染)的她可以慢慢研究。

Gira la terra, girando attorno al Sole
地球繞著太陽轉呀轉地
Marte la guerra, adesso più non vuole
火星再也不想挑起任何戰役
Giove saluta con l'occhio da birbone
木星用壞壞的眼神致意
Venere, Mercurio, Nettuno con Plutone
金星、水星、海王星和冥王星

哈利看著星空,想起在霍格華茲待的這幾年,很多事情都是在晚上發生的。撇除平時胡亂的夜遊,包括一年級時的禁忌森林勞動服務、三年級的解救天狼星之行、五年級時更是數也數不完。
在此同時,是不是也有什麼事情在霍格華茲悄悄發生呢?
想起佛地魔的重生和陰謀,一顆心又不知不覺地懸了起來。

他轉頭看向穎虹。感覺萬嘉這裡沒什麼危險——(穎虹:哈囉???你有事嗎???)
那麼他待在這裡是不是顯得有些多餘呢?

哈利被自己突來的想法嚇到了。一開始都在羊皮紙底下簽名了,自己現在卻萌生了這種念頭。他還沒忘記當初麥教授公布學生代表名單時,整間餐廳的氣氛是多麼的高漲、有多少人渴望這樣的機會卻希望落空......

腦海中隨即蹦出的一句話,讓他揪緊的心舒坦不少。

「這沒什麼特別的。所以不要把太多的寄望背負在自己的背上,你救不了那麼多人!」

那是個女孩的聲音,帶著諷刺和不屑,卻讓哈利的情緒稍微好轉一些。

MilIoni di stelle dai nomi più belli
你給數百萬顆星星起了更漂亮的名字
Urano, Saturno con tutti gli anelli
天王星、土星和所有的光環
Se perdi la strada e non sai dove andare
如果你感到迷惘 不知道該朝哪前行
Tu cerca nel cielo
在天空中尋找方向吧!

Messer Galileo
探索宇宙的使者——伽利略

為了轉移注意力,哈利略帶慌忙地轉向穎虹。
「我想聽聽有關千龍學塾的事情。」

「哦,」穎虹小小地挑了挑眉——看來是十分驚訝,但隨即親切地開口,完美善盡萬嘉學生代表的責任。「我二年級時有去千龍參觀過,但基本上快忘光光了,」她笑道,「基本上,蓬萊的學制是統一的,所以它跟萬嘉一樣都有八個年級。」

「——八個年級?」原本在玩弄音樂卡帶的金妮轉過頭來。「你們從幾歲讀到幾歲?」
「12歲讀到19歲,一年一個級別——所以在萬嘉,我們是五年級。」穎虹忙不迭地回答。「凡人的學制也是以12歲作為一個階段的結束,所以剛好銜接得上。」

待其他人點點頭,穎虹又繼續說道:「它的大門有一顆神木——樹幹上有盤旋而上的火球龍,竄進茂盛的枝椏。其他的細節我記的不是很完整,但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比起萬嘉雕琢華麗的裝潢,千龍的校舍大部分都可以看到大自然的元素。」
「那妳比較喜歡哪個?」金妮反射地問,隨即才發現自己的語病。

穎虹大笑,但並不是針對金妮。「妳問一個萬嘉的學生喜歡萬嘉還是千龍,就像是問一個每天吃棒棒糖的孩子比較喜歡餅乾還是棒棒糖啊——好啦,雖然有時候會嘴一下某些老師,但對我來說,當然是熟悉的最對味哪。」

Scienziato geniale, guardava lassù
資賦異稟的科學家觀察著天空
Col suo canocchiale, la luna nel blu
透過他的望遠鏡,月亮沈浸在夜藍色的城市中
Se fu in quelle notti davvero non so
雖然我對那些夜晚所知甚少
Ma della sua luce lui s'innamorò
但可以肯定的是 他愛上夜晚的星光了!

「我很喜歡『月亮沈浸在夜藍色的城市中』這句歌詞。」庭柔忽然說道。她的聲音此刻有些虛無縹緲,但又似乎隱含著一絲沙啞。「天空上的每個星點、每個星群——甚至是整個宇宙,都像是一座城市。你很難去說每個星球之間有什麼直接的關聯,但當他們彼此因為軌道而遮擋、拉扯,或是因為鄰近星球的爆炸而受到影響時,你還是會為此感到入迷。」

「有些時候,星球之間就像是人際。明明肉眼看來沒有任何的關聯,實際上卻是密不可分,緊緊地牽扯著。」穎虹輕鬆地表示。語氣中透露的一股有氣無力彷若倏忽即逝,難以察覺。

Il sole al tramonto calando sul mare

落日西下,緩緩沈入海洋上的地平線
Con nuvole rosse si mise a giocare
與玫瑰紅的晚霞相輝映
Le macchie nel sole allora scoprì
他正好觀察到了太陽黑子
E per questo tutti oggi cantano così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每個人都如此歌唱:

「說到落日和海洋,這也算是蓬萊的專有美景。」穎虹像是想到什麼似地又說道,像是一位盡職的嚮導。「蓬萊四面環海,所以海景是幾乎每個人都看過的。儘管不足為奇,但每天的雲彩都是不一樣的,北部的海岸線甚至還有『濱海步道』,從西北方一直到東北方的斷崖,絕對是一趟精彩的旅程。」
雖然在霍格華茲看到學生代表公告之後,妙麗就拼了命地去找有關蓬萊仙島的資料。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原來在這座小島上還有那麼多書本沒提到的東西。
一如冰山,書上提到的是浮在水面上的一角,但其實水面下的部分才是主體。

「——如果光看書或資料就可以了解一件事物的話,那出門旅行就沒有意義了呢。」思緒尚未延展開來,庭柔輕細的嗓音便悄悄闖進耳中。妙麗撥開蓬鬆的褐髮抬起頭來,只見她帶著淡然的笑容,視線彷彿能穿透人心。

Gira la terra, girando attorno al Sole
地球繞著太陽轉呀轉地
Marte la guerra, adesso più non vuole
火星再也不想挑起任何戰役
Giove saluta con l'occhio da birbone
木星用壞壞的眼神致意
Venere, Mercurio, Nettuno con Plutone
金星、水星、海王星和冥王星


MilIoni di stelle ci sono davvero
果真有數百萬個的星星
Ma che meraviglia guardare nel cielo
觀察天空真的是太美妙了!
Se perdi la strada e non sai dove andare
如果你感到迷惘 不知道該朝哪前行
Continua a cercare
繼續在天空中探索吧

Messer Galileo

探索宇宙的使者——伽利略

妙麗想起小時候曾經讀過的伽利略傳。那時候總覺得學校的書太簡單,所以常常自己跑到附近的圖書館,倚著西斜的陽光和靠墊,一窩就是兩個小時起跳。而這個習慣就來算到了霍格華茲也沒有改變,妙麗的行李箱裡還是會躺著幾本有關函數或是力學的厚書——也算是一種不與麻瓜世界脫鉤的行動吧,她總是這樣想著。

「——雖然伽利略是義大利麻瓜,但是我很喜歡他的理論。」她還是脫口而出說了「麻瓜」,而不是「凡人」,一面暗自慶幸穎虹他們對於西方魔法界的用語也有點了解。「物體只要不受到外力的作用,就會保持其原來的靜止狀態或勻速運動狀態不變。」

「慣性理論。」穎虹露出會心一笑。「在受外力影響之前,將會永遠維持原本的狀態,不會改變。換言之,沒有外力的話,狀態將不會有任何的變化。一直沒有外力的話,就一直不會有改變,無論是加快還是減速、又或者是改變方向。」

Nel cielo d'estate quattrocento anni fa
四百年前,在夏季的夜空中
Guardando le stelle con curiosità
極其好奇地觀察天空
La scienza moderna faceva le prove
現代科學的研究指出
E quell'anno era il 1609
那正好是1609年

哈利想起第一次聽到伽利略的達力。那是大約六、七歲的光景,威農和佩妮為了『增進達力的科學常識』(旦哈利相信只是為了安撫吵鬧著想出去玩的達力,並竟當他發怒起來可不是什麼一般的小孩),帶著達力和哈利——費太太的貓生病了——來到位於郊區的一所自然科學園區。結果達力把伽利略(galileo)看成加利西亞(galicia,位於西班牙),還以為真的要出國。

「你們不是說要去加利西亞?你們不是說要去加利西亞!」哈利還記得當時一陣響徹雲霄的咆嘯引起了幾乎是整個園區的工作人員的注意。
殊不知,要在加利西亞找到達力心愛的遊樂園,也是有點難度的。

Gira la terra, girando attorno al Sole
地球繞著太陽轉呀轉地
Marte la guerra, adesso più non vuole
火星再也不想挑起任何戰役
Giove saluta con l'occhio da birbone
木星用壞壞的眼神致意
Venere, Mercurio, Nettuno con Plutone
金星、水星、海王星和冥王星

飛落天際的一道道流星依然持續著,不會太密集、也不會太散,剛好在一個可以和朋友暢聊又不會因此分神的節奏上。
如果就這樣暢聊下去,或許沒有人會察覺時間的快速流逝吧。

MilIoni di stelle dai nomi più belli
你給數百萬顆星星起了更漂亮的名字
Urano, Saturno con tutti gli anelli
天王星、土星和所有的光環
Se perdi la strada e non sai dove andare
如果你感到迷惘 不知道該朝哪前行
Tu cerca nel cielo
在天空中尋找方向吧!

La Stella Polare
看,那顆北極星!

喀喀。
音樂卡帶的黃銅邊有那麼一瞬間燙得彷彿燒過一般,緊接著在震動之後,透明殼裡的黑帶子便轉到了盡頭,又像是凡人用完的立可帶。
孩童們結尾的和聲如一陣絢爛的彩煙,不知不覺中緩緩散去。聽完這首歌,像是做了一場特別美妙的夢,又像是隨著隼展翅高飛之後,輕盈地降落在柔軟的草地上。

「哇,過半夜了。」穎虹朝旁邊不知道是哪裡看了一眼,連忙提醒道。「明天還要上一整天的課欸——」

「真的該睡覺囉。」庭柔夜藍色的雙眸彷彿還盛著點點星光,她的嘴角漾起平靜好看的弧度。「由於下禮拜一時,貼在宿舍牆上的課表就要正式啟用了。所以我們會在禮拜六帶你們去萬嘉學生買學用品的商圈——不僅有商店,還有各種市集。」
「保證你們逛到不想回萬嘉!」慕德誇張調皮地說,把吉他盒扣好並背上肩膀。

妙麗覺得自己的胃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膨脹著,帶著焦急的期待讓喉嚨有些乾澀。她相信其他三人(但馬份就先持保留態度)也有著相去不遠的興奮感。
像是從來沒有這麼多好事同時降臨過。


#95
#110

-

破!一!百!樓!了!
放上慧仁紙娃 ˊ ˇ ˋ 頭髮稍長版

還有一個剛剛好的字數XD

原本打算再寫第三部分,但後來覺得太冗長而且主題不太一樣了,所以直接獨立成章!這樓的章節都以4000字為基準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還是這麼少(欲哭無淚
但之後應該會越來越多字的(看向月神和potter or weasley的弗洛表示:ˇ ˇ
最近被麻生壓的有點喘不過氣來,所以連帶進度都少了很多......
但蓬萊是必須填完的大坑!大坑!(不斷提醒自己XD
有時候想想,當自己開始把寫文這件事變為一個小壓力時,不也表示自己很重視它嗎XD
/
文中歌曲messer galileo請忽略出曲時間差
梅賽有使者之意,在此解釋為探索宇宙的使者
怕只放義大利文沒有人知道在幹嘛所以補上中文XD
-
有時候我可以理解麻油雞前輩在說什麼了
創作同人文時,真的很容易撞題材
有時候情節一樣,就當巧合罷了
可是兩次三次,真的很難再說是巧合
或許細節不是完全一樣,但精髓是相同的
這種是不是瞟竊想法又很主觀很難講..
當事者也不會承認
我沒有要指誰或哪個文,純粹有感而發
無論是不是在仙境,題材是什麼
真的,要寫出自己的故事,要對自己的文有想法
弗洛確確實實體會到了
唯有真正的原創,故事才有意義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goldenrainbow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這章超讚!(語言中樞超載故障)
真的不要和有修行過的華人比語言
每個會古文的都是變態XD
(古時候甚至要求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耶,禮、樂、射、御、書、數,文科理科藝術體育都要精通)
(不知道慧仁……話說慧仁真的好可愛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12345(≧▽≦)
越寫越少字的在下想請經~(總是寫著寫著就累了(。ŏ﹏ŏ))
伽利略、加利西亞,讚
後面那個完全沒聽過,向弗洛的地理致敬
墨水那裡還是沒很懂……(抱歉領悟力不夠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1
@jadeite 語言中樞超載故障XDDD 
真的不要和有修行過的華人比語言
每個會古文的都是變態XD
可能慧仁又更可怕了一點XDD 
仙族皇太子真的必須要全能(慧仁身兼少女殺手(⁎⁍̴̛ᴗ⁍̴̛⁎)
越寫越少字的在下想請經~(總是寫著寫著就累了(。ŏ﹏ŏ))
可能在檢視自己的文時多加一些細節,一方面字數增加另一方面也增加完整度(我是這麼做啦
墨水那裡還是沒很懂……(抱歉領悟力不夠
當妙麗改變自己加隆上的數字時,其他人的加隆也會改變。
當穎虹將自己的書染上墨水,同理,跩哥、哈利等人的書也會染上墨水。應用了基本原理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goldenrainbow 原來如此
少女殺手慧仁😆
嗯……我沒看懂的地方不是為什麼也變色,而是不太懂為什麼要染色&特別發明藥水……(對手指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0
@jadeite
染色......文中有說怕霍格華茲四人組誤以為要入境中國。因為麥教授跟他們說會到阿茲塔納,沒有交代接下來的行程,所以有資訊上的落差。若入境到不對的地方,情況將會十分危險🌝
為什麼要特製......不希望墨水的出現太過突兀(源自珞芳的堅持XDD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goldenrainbow 嗯……這麼說吧……我困惑的是,為什麼染色能阻止他們跑錯地方?前文中好像沒看到效果?
&原來是珞芳的堅持呀XDD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