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是純種 (1/18 雷文克勞扣一分)

發表於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3
@Rinse 很高興有寫到很有畫面;D 我是參考自己的記憶,那時候也是混亂到很想發號碼牌叫他們一個一個說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
你一推開店門,一個身材圓潤的女巫就上前迎接你,一身天空藍的長袍,看起來十分溫和,而事實證明,摩金夫人本身也是個溫暖和善的女巫。她顯然很喜歡小孩子,在你量測完身體尺寸後,她還拉著你聊了一會天。
 
買完長袍後,你站在店門口,拿出代購清單,決定下一站買你心心念念的魔杖,在出發前,你意外看見石內卜在隔壁的店內,像休眠的蝙蝠一樣站在櫃台旁的書堆,一手拿著書,皺著眉頭的翻閱。
你看見招牌:華麗與污痕,看起來是個書店。透過櫥窗,你看見裡面到處都是書,有的歪歪斜斜的堆在地板,有的看起來出奇的大,有的似乎很有生命力。
巫師的書都是寫些甚麼,會有繪本嗎?會打開就像有立體影像在撥放嗎?
你猛然想起童話中的巫婆,鷹勾鼻,尖細沙啞的笑聲,奇醜無比,你端詳了下石內卜,覺得只有鷹勾鼻符合,果然童話只是童話。

儘管書店裡如此的吸引人,但看著嚴肅的石內卜,你下意識覺得,往另一個方向似乎是更好的選擇,所以你轉身朝街道深處走去。

你途經嬉戲與戲謔巫術惡作劇商店,櫥窗裡充滿五顏六色的火光,還有何紳與華邊,看起來是個高檔的服裝店,裡面的客人連袍子都似乎高人一等,以及某個小出版社。
「清涼解渴的XX(聽不清楚)果汁,一口就能驅逐熱氣」小攤販喊道。

你好幾次差點跑進這些店裡大撒幣,買個惡作劇商品,或是把小攤販的商品都買一遍,你異常的興奮。但你有任務在身,你必須先完成你的代辦事項。

你可是將要獨當一面的巫師,分的輕事情的先後順序。
 

但逛一下,買個小東西,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吧?
 
於是你被自己說服,閃進了巫術惡作劇商店裡。

你下一次出來,手上已經多了一個假手,賣給你的巫師一臉慈祥的對你說,
「這是可重複使用的,按一下動脈的尾端,斷指都會跑回來的。」
你不曉得看起來像聖誕老人的人怎麼能說出像路西法一樣的話,但至少這是個教你怎麼付錢並且指引你魔杖店在哪的好心惡魔。
你把假手收進背包裡,飛快的往魔杖店奔跑。
 
你在巷子尾巴找到破舊的魔杖店,奧立凡德魔杖店,創立於西元前382年的老店,你覺得它老的可能一碰到門把就會化成灰。
你推開門,店內深處響起了鈴鐺聲。這是間狹小陰暗的店,有張細的稱不上長凳的木棍在門旁,櫃檯前的空間只能容納不到五個人,而櫃檯之後的空間,有一大堆的小盒子,一路堆滿到天花板。這裡充滿灰塵,這使得你身體有點發癢,或許這些灰塵也來自西元前,你想著。

「午安」一個柔和的聲音從你上方響起。
你嚇了一跳,一個老年人站在你面前,用一雙大而無色的眼珠看著你。
「你好,奧立凡德先生? 」你驚魂未定的說。
「阿,是的」他說「霍格華茲的新生,你來的很早」
這是你今天聽到第二次有人這麼說。
「因為我實在太興奮了,先生」你隨口回了句,奧立凡德露出淺淺的微笑。
「好,讓我們來看看甚麼樣的魔杖適合這位有趣的小女巫」

女巫,你在心裡默默咀嚼這個詞,覺得越來越喜愛它。

「哪隻手是你的魔杖手? 」奧立凡德從口袋掏出陳舊的長捲尺,上面有些銀色記號。
你困惑的舉起右手,他示意你把手打直往前伸。
「沒錯,就是這樣」說完,他丟下尺就往架子走去,靈活的用梯子在架子間滑來滑去,而那條長捲尺正自動測量你的肩膀到手指、手腕到手肘、肩膀到地板、甚至頭圍,鼻孔的距離,兩種超乎想像的東西在你眼前,你很難只專注在一樣事物上。

不過仔細想想,這一整段路都夠不尋常的。

「每一支奧立凡德魔杖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選用獨角獸的毛、龍的心弦、鳳凰的羽毛做為杖芯,每一支魔杖都有自己獨特的性格,別人的魔杖效果終究沒有自己的好」
他一面放下幾個盒子一面說,然後又滑進店的深處。
「當然,除了魔杖的材質,它的彈性也是很重要的關鍵,不同的軟硬度代表魔杖是不是容易對主人展示忠誠,跟願意改變的程度」
他抱著一些盒子走出來。
「有些魔杖製作師會用身高來配對魔杖的長度,那真是太粗糙了」
「可不是嗎? 」 你沒有完全聽懂,但根據經驗,點頭就是了。
「這樣就可以了」他對著捲尺說,後者應聲變回一般的布條。你將他撿起,小心摺好再還給奧立凡德。
「謝謝,孩子」他又回頭拿了幾盒出來「試試這個,黑胡桃木和龍的心弦,9又1/4吋,堅硬,來,揮一揮」
你接過魔杖,像要跟人打架一樣,奮力揮動魔杖,然而甚麼事也沒有發生,奧立凡德立刻把它奪了回來。
「山茱萸木,獨角獸毛,有彈性,11又3/4吋,揮揮看」
你跟剛剛一樣胡亂地揮,魔杖射出一道光,打中旁邊的椅子,他應聲變成一團廢木。
你小心翼翼地還回去。
「不對,不對,榆木,鳳羽,8又1/2吋,柔順且易彎曲,換這個看看」你刻意地輕揮,結果造成量尺往旁邊的牆上撞過去,你心裡開始擔心賠錢的問題,但奧立凡德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反而眼神充滿亮光。

他又讓你試了不同的魔杖,甚麼冬青木,梨木,栗木,他念了太多,你也記不得,倒是金色的梨木魔杖讓你印象深刻。
「非常具有挑戰性,非常地挑剔」那對月亮般地眼睛望著你,使你有點不自在「別擔心,一定有個完美魔杖適合你」
「或許,或許是這個……」他打了個機靈,小跑的跳上梯子,往店內衝去,一會兒的時間,他拿著看起來十分有年紀的盒子走出來。
金合歡木,鳳羽,10又3/4吋長,相當的有彈性且可彎曲
你接過這個魔杖,一股暖流立刻流向你的身體,你不可思議的輕揮,魔杖尖端湧出金色的火星,灑落在地上,像是仙女棒一樣。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奧立凡德興奮地拍了下手喊道。
「這是一支很特別的魔杖,它已經在我店裡很久了。事實上金合歡木的持有者通常都要很久才會出現一個,這是由於它的特性,當然就這支魔杖來說,它會是十分忠誠的好夥伴,但你需要花一段時間適應它。」
「為甚麼呢?先生」
「很高興你問了這個問題」奧立凡德神采飛揚的說「它只會在最有天賦的巫師面前顯現自己的能力,它也非常敏感,有的人會輕視這個特點,將它歸類為較劣等的魔杖,大錯特錯! 如果配對的好,它可以跟任何魔杖匹敵。」
「如果配對不好呢? 」你驚恐地問,覺得自己配不上這麼好地魔杖。
「孩子,我總說,魔杖選擇巫師,它選擇了你,就代表你擁有它認可的特質」 奧立凡德慈愛地說
但如果,它只是在店裡待太久,它想透個氣,所以它才選擇了我呢? 我可能沒有這麼高的天賦呢? 我會不會使不出魔法?
你沒有把問題全盤托出,你認為過多的問題會造成他人的煩躁,大家喜歡自信,且聰明地講一次就明白的孩子,這點無庸置疑。你只得點點頭表達同意。
「要記住,它不喜歡聲響和氣味的咒語,必須避免使用,不然它可能會很生氣」
「我知道了,謝謝你,先生」
你付給奧立凡德7加隆的錢,後者用褐色的紙包起魔杖,放進盒子裡交給你,接著微笑的將你送出店門。
//////////////////////////////
終於寫到了一萬字,這真是值得慶祝的一刻,沒有想到我能寫這麼多字 ,灑花
這邊使用到斜角巷位置是主要根據第一集的資訊所繪製,繪製者是這個網站https://www.hp-lexicon.org/place/maps-diagon-alley/,網路上有很多斜角巷的地圖,我只用了幾個點去確認這是正確的,根據波特百科,古靈閣在夜行巷附近,且地理位置在斜角巷北側,一條直路通向它(從破釜酒吧),之後在分開成其他的路。奧立凡德、巫術惡作劇店、舊貨鋪位於南側,摩金夫人、華麗與污痕、福林伏球位於北側。但這張地圖也有些錯誤,首先惡作劇店會在何紳與華邊旁邊,奇獸動物園會在斜腳巷北側,
所以我有做點微小的修正。

下一部份 #19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1
感受到你開頭說的龜毛了,真是隻認真的襪子(?)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你一走出店門,就猜想在店裡花的時間應該有一兩個小時,因為此時石內卜正沉著臉站在店外,書、天平等等的物品懸浮在石內卜的身旁,必需用品似乎都買好了。
「不好意思,教授」看到他的臉色,你就先道歉了。
「我想你一定非常的獨特」石內卜說「我假設你只買完了魔杖」
「還有袍子」你指著自己的後背包說
跟假手,你心虛的想。
石內卜接著飛快的念了一遍書籍和裝備的清單,神奇的是被念的東西會稍微浮起來來顯示它的存在,你注意到最後當他念到清單之外的羊皮紙和墨水瓶時,整整一盒的墨水,以及厚的不得了的羊皮紙堆浮了起來,說真的,這未免也太厚了。
「如果其他人的作業沒讓你用完羊皮紙,我的會」石內卜拋下一句讓你哭笑不得的話,就領著你往來時的方向走。
我還真是謝謝你啊。
石內卜飛快的向前走,黑色的袍子在他身後飛舞,不得不說,真的很像個大蝙蝠,你真怕他走到一半就飛去某個洞穴。
你實在跟不上他,背包裡的袍子也感覺越來越重,這不只使你跑不太起來,也使你已經氣喘吁吁了。石內卜似乎聽見你垂死的呼吸聲,轉頭看你一眼,揮了揮魔杖,你的背包就脫離你的背,加入漂浮物品的行列。
你跟石內卜道謝,一邊加緊腳步跟上他。
 
在你們終於停下來時,是站在一堵磚牆前,石內卜伸出魔杖往牆一指,磚牆馬上一塊接著一塊-以他指到的磚塊為中心-往旁邊摺疊,開啟了一個圓拱形的通道,你跟在他身後跨過通道,磚牆在你回頭時,就重新填補回來了。而從鬧哄哄的聲音和玻璃杯碰撞聲判斷,你們似乎處在某個酒吧的後方。
「要進入斜角巷,你必須敲擊這一塊磚塊」石內卜敲了下綠色垃圾桶上方的磚頭,剛剛的通道又再次顯現。
他似乎沒有要示範第二次的意思,在你讚嘆完後,他轉頭就往酒吧後面走,你只能死命的記起剛剛指的位置。垃圾桶右邊往上數三塊,再往右數兩塊,垃圾桶右邊往上數三塊,再往右數兩塊,垃圾桶右邊往上數三塊,再往右數兩塊……
 
要是店長把垃圾桶位置換地方就完蛋了。
 
你趕緊把這個念頭壓下去,繼續瘋狂默背。
石內卜推開店門,吧檯後一個幾乎全禿的酒保立刻轉向他。
「阿,石內卜教授」石內卜點個頭懶懶地打了招呼「甚麼風把你吹來了? 」
老酒保這時才注意到你,他笑容可掬地跟你握手。
「這一定是新生吧,多麼可愛,想去甚麼學院啊? 」
很明顯,石內卜不想與人寒暄,你沒來得及回答就被帶出店門,你只能遺憾的跟酒保揮手道別。
現在你們已經回到倫敦的街上,零星的人群從你們眼前經過,有些人還盯著石內卜的長袍一會兒。
「這是破釜酒吧,如果你要帶著父母來,也是從這個地方進去」石內卜說
「教授,霍格華茲有多少學院,4個嗎? 」你想起信上的蠟封。
石內卜點頭「史萊哲林、雷文克勞、赫夫帕夫、葛來芬多,你會在入學時分院。」
「怎麼分院,考試嗎? 」
「你會知道的」 石內卜舉起手,在碰巧沒什麼人的街上,用同個方法帶你回家。
 
*****
這次的後座力還是很強,因此你抓著石內卜長袍的力道也變大了。他多扯了幾下,才把長袍扯開。
沒有等你回復,石內卜從斗篷中掏出車票交給你。
「9/1號,王十字火車站的9又3/4月台,11點準時往霍格華茲出發,如果沒搭到的話,你就可以去讀你爸媽夢寐以求的中學了。」
「我會建議你,夏菲小姐,在入學前多讀一點書,試著讓自己別蠢到被分到葛來芬多,或者是」他頓了一下,露出譏笑「赫夫帕夫」
「不過假設-當然我看機會很大-你分到葛來芬多,那麼我預期,你接下來的一年會過得非常充實」
語畢,他啪的一聲消失在你家客廳。你都還來不及反應,爸爸這時正端著茶杯,信步走進,他看見突然出現的你,突然又消失的石內卜,目瞪口呆的僵在那,杯子滑出手中,應聲破碎,那似乎是媽媽最寶貝的茶杯。
/////////////////////////////////////////////
要去霍格華茲了  好開心=D
下一部份 #22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0
@Rinse (發出襪子的開心笑聲) wink wink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1
@a30618356 wink wink 甚麼的你好可愛!最後決定了是跩哥了啊(有點點少失望,不過我還是很期待的!)教授判定的準麻瓜(?)獅子x純血小蛇~~有好戲了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第三章 不存在的月台

在開學前的等待比你想像中還要緩慢。但值得高興的是,在看到你的教科書和魔杖大釜之後,爸爸無奈地接受這一切,並且對石內卜帶來的老鷹(在石內卜消失後,老鷹順著打開的廚房窗戶飛出去了)表達比你將要離家這件事更強烈地婉惜。根據他的記憶,他已經與老鷹達成一個十分友好的關係,你有時甚至會看到客廳的桌上出現如何飼養第一隻猛禽之類的書。
剩餘的時間,你都在隨機閱讀教科書,用天秤測量家裡的任意東西是否一樣重,和仔細清潔魔杖中度過,在家中第一次將它取出時,你還鄭重其事地對魔杖介紹你們家的情況和你自己的資訊,你深信它一定有自己的靈魂,你必須尊重它。
 
八月的最後一天,你幾乎興奮的睡不著覺,腦袋不斷清點應該帶的物品。而在九月的第一天,你坐在計程車上,爸爸正在車尾試圖把你的行李箱塞進後車廂裡。出於你的堅持,他們將不會與你一同前往,你想越早證明自己的成長越好。一切都就緒後,爸媽在車窗前,最後一次的叮囑你應該要小心用錢、不要貪玩、小心壞人。
(不準現在就交男友,爸爸暴躁的補充)
「你確定要穿這樣去嗎? 」媽媽指著你提早套好的巫師袍說,你以為她想反悔或是要貶低這個服裝,於是你沒好氣地回答
「我很喜歡這件衣服」
「好吧」
你與他們道別後,車駛離你熟悉的家,你透過後窗,看著爸媽的人影越縮越小,在一個轉角後,就再也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你轉回身,突然有種不真切的感覺,你終於離開家了,一個全新生活等著你,但你很難忽略,有股難捨的情緒正逐漸盤上你的心頭,使得你鼻酸。
 
太軟弱了!
 
儘管你心裡響起這句話,你還是花了一段時間才消化掉這個情緒。
 
早上10點30分,你推著行李走進王十字火車站,你的腳步很快,除了你想趕快搭車之外,你發現你是火車站裡唯一一個穿著長袍的怪人,想起你剛剛胸有成足的回應,你就想賞自己一巴掌。
你走上第九和第十月台-出於某種直覺,你深信這裡會多出一個小月台專門為霍格華茲設計,然而在你一邊穿過人潮,一邊往月台尾端走時,並沒有發現任何9又3/4月台的標示,所以你決定從頭到尾再走一次。
你在月台起點翻出車票確認,確認完是9又3/4月台後,你心滿意足的將它收起,然後再從頭到尾的走一次。

列車長在你第三遍的月台之旅攔住你,當時你正看著下到鐵軌的樓梯,思考這是否是正確的道路。
「這可不能爬下去」 警衛一面打量你一面說「你要去哪邊,小姑娘」
「9又3/4月台」
「甚麼? 」
「9又3/4月台」你又重複一次。
「給我看看車票」你從袍子中掏出車票給他,他臉色越發難看,在還給你車票之後,還不忘記數落你幾句才離開,而沒走多久,有另一個男孩攔住他,開始問他通往霍格華茲的車是哪台。
 
霍格華茲!
 
你把車票收進袍子後,就快步往你唯一的救生索靠近。警衛又一次氣沖沖地離開後,你趕緊攔下黑髮男孩,他轉向你,看起來跟你一樣茫然。
「請問你也要去霍格華茲嗎? 」
「你也是嗎? 」他看起來很驚喜,你也是。
「沒錯!但我們該怎麼去? 」
「我不知道」
「我應該要記得問教授這個問題的」你自責地說「現在剩十分鐘,我們最好開始問人…」
你注意到他正轉頭盯著一個紅髮女人,她帶著4個孩子,每個都有一頭火紅的髮色。
「我想他們知道路」他說,接著就邁開步伐想跟上他們,你推著車小跑步跟在他後面,直到你們近到能聽見他們的談話。
「……派西,你先進去。」
為首的男孩開始小跑步往月台間磚柱衝。你不敢置信,覺得自己在看一場自殺秀,唯一的觀眾竟然只有你和黑髮男孩。就在他快撞上時,一大群觀光客正巧從火車上下車,掩蓋了你的視線,他們沒有注意到任何詭異的舉動,除了你的長袍,和其它人帶著的貓頭鷹。下一秒,在人群散去後,你發現男孩不見了,磚牆下也沒有屍體。

怎麼可能?

你轉身摸了摸身旁的磚牆,確認這個磚牆是否也能穿過去。不過你很快想起來,自己正要去上魔法學校,只要用魔法,一切都能解釋。
「弗雷,接下來換你」女人說
「我不是弗雷,我是喬治」男孩說「真是的,你還好意思稱自己是母親嗎?難道你看不出我是喬治? 」
「對不起,喬治,親愛的」
「跟你開玩笑的啦,我是弗雷沒錯」他的雙胞胎兄弟催促著他加快腳步。這次你確定沒有遺漏任何細節,男孩踩著輕快的步伐撞上-不,他幾乎是溶進磚牆裡,彷彿磚牆只是一道水,他就這麼消失了,他的雙胞胎兄弟也用這樣的方法離開。
你轉頭想跟旁邊的人說話,發現他也跟你有著一樣吃驚的表情。
只有這個方法了。
你們互相點頭,接著他就走向紅髮女人搭話。
「不好意思。」他說
「哈囉,親愛的」她親切的回答「有甚麼能幫到你的嗎? 」
「我們想去,呃,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到……. 」大概是身為母親的直覺,她很快就明白了。
「該怎麼去月台嗎? 」
「是的」
「我們榮恩也是新生」她指著她的小兒子說,他身材瘦長,滿臉雀斑,此時他尷尬地朝你們打招呼。
「別擔心,你們只要朝著這個磚牆走過去就行了,別害怕會撞到東西,如果覺得緊張,就用小跑步的,千萬別停下來,這個很重要。你們先走,榮恩再走,不會發生甚麼事的。」
你們把推車繞了過來正對磚牆,接著猶豫的看著磚牆發楞。時間所剩無幾,你決定拚一把,頂多就是昏過去,不會怎麼樣的,你安慰自己。
「我先來。」你輕聲說。
你深吸口氣,開始小跑步衝刺,在快到撞到磚牆時,你忍不住緊閉雙眼,伸出一隻手想要護住你的頭-
然而甚麼也沒有發生。
你突然聽見跟剛剛月台完全不同的聲音,貓的叫聲,和貓頭鷹互相叫囂的聲音。
你睜開眼睛,發現你正處於一個拱道,月台旁一台猩紅色火車冒著蒸氣,看來已經準備好要出發了,你看見眼前的時刻表:
霍格華茲特快車,11點,從未誤點,旁邊標示著9又3/4月台,你知道你終於到了。
 
我超勇的
 
你沾沾自喜的想,而下一秒,你感覺背後被猛力撞擊,你踉蹌的往前幾步,後方推車的板子剛好撞到你的腳踝。
「對不起,對不起。」你吃痛回頭,發現是剛剛的黑髮男孩。
「沒關係……」你很快把眼淚眨回去,裝成沒事人的樣子「但你要往這邊一點……那好像是入口。」
他趕緊將推車推離主要通道,在確保你真的沒事後,你們決定結伴同行,邊往月台後方找車廂空位邊讚嘆魔法世界。
「太不可思議了! 」你看著四周,恨不得連自己背上都長著眼睛
「真的! 」
「喔,忘記自我介紹,我是露欣達˙夏菲」你伸出右手
「我是哈利波特」你們彆扭的握了手後,你注意到有人機警的看了下你們。
「奶奶,我的蟾蜍又不見了」旁邊一個圓臉男孩對著他奶奶說
「喔,奈威! 」
////////////////////
看書的時候一直很難想像,九跟十月台之間怎麼有售票亭,所以我就直接用電影的場景了 ತಎತ
下一部份 #25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Rinse (〃▽〃)
別擔心,不會只是跩哥的<3333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1
@a30618356 (看向你的頭像)我相信你了(*゚∀゚*)
車站的職員不會發現每年某時段總有幾位小孩問9 3/4月站嗎,感覺都要成為他們的都市傳說了。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正常的對話是怎麼開啟的?
你對於跟新朋友的第一段正式對話格外緊張,你在腦中排練你們的對話,覺得準備就緒後,你才開口說話。
「剛剛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如果沒有你,我恐怕要直接坐車回家了。」你有點結巴地說,還好哈利並沒有發現。
「不,還好遇到那家人」你點頭同意。
「他們人感覺真的很好」
「你也是海格帶你來的嗎? 」哈利問
「我記得帶我的教授是賽佛勒斯˙石內卜教授」你回答「海格是怎麼樣的人? 」
哈利向你描述了下他的身材,在你驚訝不止時,他講述了海格是怎麼找到遠在某個海灣的他,和怎麼修理那個待他很差的表哥。想到豬尾巴的畫面,你無法控制的笑出來。相比之下,你覺得自己的經歷沒那麼精彩,但你還是盡力模仿石內卜死魚的嗓音跟蝙蝠般的步伐。經過這樣嬉笑,你們在月台尾找到空車廂時,你已經放鬆不少。
你們合力把行李扛上火車,好在後節車廂並沒有很多人,不然你們的搬運難度可能會大大提高,尤其在你的行李重的不得了的情況下。

早知道就不帶那麼多書了。

你們只扛完你的行李就已經氣喘吁吁,哈利只能先把他的貓頭鷹拿上車廂,再一起處理他的行李,他的行李比你輕,但也沒好到哪。
「需要幫忙嗎? 」是剛剛的紅髮雙胞胎。
「是的,謝謝」哈利回答,你站在火車階梯上,蹲下身,雙胞胎一人抬著一角,口令一下,你感覺眼前一黑,行李箱正以你的手作為圓心,朝你倒過來,你不禁慘叫了一聲,然而這只是雙胞胎的惡作劇,他們很快把行李箱拉回來,一邊哈哈大笑一邊要你往車廂帶路,你惱羞的跟他們把行李塞進車廂。在哈利把剩下的小行李帶上車後,你們終於能鬆一口氣了。
「謝謝」哈利順手把額前的濕髮掠到腦後。
「嘿,那是甚麼? 」雙胞胎之一指著他的額頭,你好奇的湊過去看:一道閃電傷疤。
「唉呀!我的天哪」另一個雙胞胎說「莫非你就是-」
「他是」第一個雙胞胎說「你是不是? 」
「是甚麼? 」哈利問
「哈利波特啊! 」他們異口同聲地說
「喔,他阿,我是說,沒錯,我就是」
雙胞胎呆望著他,你一臉納悶,腦中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哈利在你們的注視下,臉迅速變得通紅,幸好雙胞胎在媽媽呼喚下,暫時跳下車,才解救了這個窘境。
「咳咳」哈利清了清喉嚨,把頭髮弄回額前。
「首先,我得說,你的傷疤太酷了吧! 」你讚嘆道「你是因為這個傷疤有名的嗎? 」
「你不知道? 」他驚訝的問。他猶豫了下,接著開始解釋他父母的死,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佛地魔,以及他的惡咒造成的傷疤。
一個魔法世界的希特勒。
你很想追問更多細節,比如說,為甚麼這麼強大的巫師會被嬰兒打敗,或是佛地魔為甚麼要親身去殺了他爸媽,但你覺得這不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我很遺憾,你爸媽的事。」你對著一臉平靜的哈利說
「不,沒關係,我不太記得了」他看向窗外的紅髮家庭,其中一個雙胞胎大喊要寄霍格華茲的馬桶圈給人。
火車出發了。
你看見窗外有個紅髮小女孩在追著火車跑,隨著火車加速,已經看不見她的影子了。
「你會是個很好的巫師的。」很遺憾的是,這是你目前能想到最好的安慰。
哈利笑了下,看起來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搞壞心情。

包廂門輕輕的滑開,是剛才紅髮女人的小兒子。
「請問這裡有人坐嗎?其它車廂都滿了。」哈利搖搖頭,男孩坐了下來,掃了哈利一眼,就立刻看向其它方向。他的鼻子上有個黑色汙點。
「歡迎」你說。
他的雙胞胎哥哥走了進來。
「嘿,榮恩,我們要去中間車廂轉轉-阿李帶了一隻好大的毛蜘蛛呢。」
榮恩喔的一聲回應。
「哈利」另一個雙胞胎說「我們剛才還沒自我介紹吧?弗雷和喬治衛斯理,這是我們弟弟榮恩。」
「那你是? 」第一個雙胞胎轉向你問
「露欣達˙夏菲」
「那個夏菲? 」另一個雙胞胎驚訝地問。你很習慣你異國姓氏帶來的關注,儘管你的外表完全沒有與之匹配,但被這樣問還是頭一次。
「我猜是吧? 」你困惑的說。
「哇賽,這間車廂是怎樣」
「可惜我們得走了,待會再見」雙胞胎走到走廊,順手將車廂門帶上。
「你真的是哈利波特嗎? 」門一關上,榮恩就迫不及待的問,哈利點點頭。
「真的阿?我還以為弗雷和喬治又在跟我開玩笑了呢。那你是不是真的有-呃,那個……. 」他用手指輕敲額頭暗示。哈利把劉海往上撥,榮恩的眼睛瞪大到快掉出來了。
「你的雙胞胎哥哥們也是這個反應,你們家的人是不是都這麼有趣」你笑著說。
「這可不好說,他們是最好玩的,雖然常常搗蛋,但大家都很喜歡他們。我還有3個哥哥,他們就比較嚴肅,尤其派西,現在他又當上級長,幾乎快不甩我們,只顧擦他那個級長徽章」

聽起來是一個很龐大的家族。

「你們家的人全都是巫師嗎?」哈利興致勃勃地問
「我想應該是吧?我媽說還有個當會計師的遠房表哥,但我們從沒提到他過。」榮恩說
「所以你已經學會很多魔法了嗎? 」
「沒有很多,這就是有五個哥哥的壞處,我甚麼都用舊的,比爾的舊長袍,查理的舊魔杖和派西不要的老鼠」他邊說邊比劃,接著把手伸進夾克口袋,掏出一隻呼呼大睡的胖灰鼠。
「它也太大隻了吧? 」你驚恐的說,一邊祈禱它千萬別突然醒來開始發瘋。
「是阿,它不是吃就是睡,一點用處都沒有。派西當選級長,我爸媽就送給他一隻貓頭鷹,可是他們沒錢-我是說,結果我得到斑斑。」他把斑斑放到椅子上,你立刻往窗邊挪了下,幾乎貼著冰冷的車廂。
「至少他-呃-很可愛啊」哈利安慰他「在收到信之前,我原本要去上石牆高中-一所爛學校」
哈利看見榮恩疑惑的表情連忙補充
「我阿姨甚至沒打算要買新的制服給我,想讓我穿達力的舊衣服上學,不過她也沒有買給我任何禮物,我以前還得住在舊碗槽」
難怪哈利這麼瘦小,你皺著眉想,你以為他只是跟你一樣腸胃不好。
「哈利,這是虐待吧? 」你小心地選擇字眼「你有沒有想過……比如說向大人求助? 」
「我有」哈利回答「但警察走上門廊前,就像突然失憶,完全不曉得這件事。」
「那也太糟了吧! 」榮恩驚呼。
「也不是都這麼糟,至少警察來了之後,我不必睡在那,我可以睡在達力以前的舊房間」哈利補充
這個話題結束後,你們不約而同的看向窗外,現在火車行駛在大片田野中,似乎已經遠離倫敦一段時間了。
////////////////////////
魔法石的守護關卡要怎麼樣才能難到虐死哈利他們呢,畢竟老師們應該是很認真的想保護這顆石頭吧?
下一部份#28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Rinse 你的頭像! ( ゚∀゚) ノ♡
我也在想這個! 而且一堆人開學日那天衝進牆壁裡面,麻瓜們不會很驚恐嗎?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2
@a30618356 我的頭像很可愛吧嘻嘻嘻(母湯笑容)
如果要難倒哈利我想只要加個占卜學就好了,「不說出水晶球入面的畫面就不可以進去」甚麼的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中午時分,你們的車廂門被拉開,是一個推著小餐車的女士。
「要不要買點兒推車上的東西吃呢,親愛的? 」她親切地說
榮恩舉著自製三明治,脹紅著臉拒絕。哈利飛快地站起身,想買下餐車裡的火星巧克力棒-一種花生夾心的糖果,甜的可怕。
「我們沒有這個喔」女士微笑的說「洋芋片、可口可樂、土耳其軟糖、彩虹乖乖(Rainbow drops)也都沒有」
「那你們有甚麼? 」你困惑的問
她輕快的念了一長串名字,以至於你只記得最後一個名字-巧克力蛙,你買了一個,以及一塊淋上綠色甜醬的大釜蛋糕。
哈利則是甚麼都買了點(除了大釜蛋糕外),點點,食物多到你需要先抱一些到車廂內,榮恩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而斑斑也奇蹟的醒了過來,時間點剛好到你懷疑這隻老鼠一直都在假睡。
哈利抱著剩下的食物進門,耐心的女士幫你們拉上門後離開,讓你們能好好狼吞虎嚥自己的午餐,當然,除了不停嘆氣的榮恩以外。
哈利熱情的用南瓜餡餅交換了他的醃牛肉三明治,也跟你換了大釜蛋糕。榮恩推辭了一下後就把三明治拋在一旁,滿足的吃起甘草糖,連斑斑也鑽進條紋盒子裡大嚼特嚼。
你把交換來的南瓜餡餅三口兩口的吃完了,一臉羨慕的看著成堆的零食,你把玩巧克力蛙卡,決定留著更晚的時候吃。
哈利似乎注意到你的視線,他微笑的遞給你藍色包裝的糖果。
「真的嗎? 」你驚訝的問,但你立刻意識到這是友情建立的好時機「我是說,謝謝」
「哈利,這實在太讚了」榮恩口齒不清的說,嘴角還殘留餡餅渣「你真的餓斃了,對吧? 」
「當然」哈利傻笑的回答
「你的姨丈是突然害怕自己下地獄嗎?我以為他會吝嗇的只給你一瓶水」你剝開糖果包裝,丟進嘴裡,原來是口香糖。
「更慘,他甚麼都沒給我」哈利補充「這是我爸媽給我的」
「但你爸媽不是…噢! 」榮恩像被人揍了一拳,他立刻決定再塞幾口甘草糖堵住自己的嘴。
而你突然想起哈利剛剛幫你付了錢,連忙掏出錢袋問「哈利,剛剛我的是多少錢? 」
「不,不用沒關係」哈利脹紅著臉擺手,在你的堅持下,你付了十個青銅納特,而哈利堅持他所有的食物你都可以分一杯羹。
「先別讓我欠你人情」你打趣的說「搞不好之後還要你教我,這樣欠太多太難還清了」
「這很難說,我有好多都不知道」哈利說「我敢打賭我會是最後一名」
「不會啦」榮恩安慰道「好多麻瓜家庭的人都學得蠻快的」
你倒是沒有哈利那麼擔心,對你而言,未知代表無盡的機會,你還是很期待接下來的生活。你吹了個口香糖泡,這是你吹的最好的一次,好到泡泡還能夠脫離你的嘴,漂浮在半空中,不一會,車廂已經漂浮了3、4個藍色泡泡,你覺得自己成了泡泡機。
「酷」你把剩下的口香糖吐進包裝裡,饒富趣味的看著。
「酷斃了」哈利說「那個是啥? 」
「吹寶超級口香糖」榮恩回答「弗雷他們喜歡對著我跟派西吐泡泡,口香糖沾到頭髮真的很難用掉,他們還會把臉往後拉,說他們是人魚」榮恩示範了一下,這把你們逗的笑出聲。
「那這個呢? 」哈利抓起一包五角形盒子問「巧克力蛙?不會是真的蛙吧? 」
「不是」榮恩說「你打開看看,我缺阿葛麗巴」
一隻褐色的蛙跳了出來,攀在車窗上。
「阿,小心」你說,你站起身來想把青蛙捉回去,但青蛙寧願死也不被你抓住,它最終跳出火車。
「太可惜了」榮恩道「不過你還有卡,大家都在蒐集這個」
哈利開始拆起包裝,出於好奇,你也打開你的巧克力蛙卡,一隻青蛙跳了出來,你眼明手快的把它捉住-更精確來說是拍死了,一股濃厚的巧克力味飄了出來,它的屍體竟然還是溫的。
榮恩一臉傻眼的看著你,於是你從善如流的伸出手往他衝,一邊發出低吼聲
「喔!你幹嘛啦! 」榮恩往哈利的方向擠,零食掉落一地,哈利被擠到貼著車窗,但他一點也不生氣。
「走開啦!露欣達」
好巧不巧,艙門這時滑開,一個圓臉的男孩驚恐的看著你們。
「對不起」他說「請問你們有看到我的蟾蜍嗎? 」
「嘿,你是不是在月台上就在找了? 」你問
男孩用力點頭,一臉希望的看著你
「喔……我很遺憾」你伸出沾滿巧克力的手示意。
「吹寶! 」男孩放聲哭喊。
「開玩笑的,這是巧克力蛙」
他的臉馬上脹紅,似乎覺得自己的反應很困窘,他悄聲說了句不好意思就落荒而逃。
你們的車廂在門一關上就爆出笑聲。
「你們有看到他的臉嗎? 」榮恩大笑,哈利也笑紅了臉。
///////////

彩虹乖乖本乖,90年代英國小朋友喜歡的食物,看起來像乖乖所以我叫它乖乖,沒有中文名(大概)。
字體一直調不到跟之前一樣,放棄,只能明天回來更更看最後一部份,但還是很高興能回來發文:)
下一部份#29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不過說真的,你們吃個糖還需要追著他跑,是我弄成這樣一團亂的話,我媽會追著我打」你在笑聲暫歇時提出疑問。
「也太誇張。」榮恩笑著說「等下,你沒吃過嗎? 」
「我應該要吃過嗎? 」你困惑的看著哈利,哈利聳了聳肩,也是一臉納悶。
「你們家教真的很嚴,對吧? 」榮恩問
「我爸媽不准我吃太多零食」
「真可憐」榮恩同情的說「多吃點吧」
「這些好像都是哈利的喔」你揶揄道
「你打開卡後」榮恩沒有理會你的嘲諷,自顧自地說「可以給我一張嗎? 」
沒等哈利點頭,榮恩就繼續了他的教學
「用手這樣擋著它,它就不會亂動了」榮恩拿起巧克力蛙,一口把它吃了「看吧」
「原來如此! 」

此時車廂門又被推開,一個有著濃厚褐色捲髮的女孩走了進來,她已經換上制服。
「你們有看到奈威的……」她用一個略高的音調說「你們在搞甚麼? 」
她皺起鼻子看著你的手。
「你應該會需要這個」她掏出魔杖指著你的手「哆哆潔
你的雙手瞬間變的乾淨,連點氣味都沒有殘留,你反覆翻轉自己的手掌,已經找不到任何巧克力
「哇賽! 」你對著自己的手說「哇賽! 」也對著哈利他們說。
「我在家學了幾個咒語」她顯然對你的反應很滿意,並且想要展示更多,她撇了一眼哈利的眼鏡,接著一屁股坐在哈利面前「比方說,還有這個,復復修! 」
哈利驚奇的拿下眼鏡,現在他的眼鏡也跟新的一樣。
「我的父母都不會魔法,但還好我還是學會了幾招,我可不想要落後別人太多,尤其是在霍格華茲!一堆偉人都從這裡畢業,大家都說這是最好的巫師學校」
你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乾笑幾聲,乖巧的坐到榮恩旁邊。
「我已經把課本全部都背起來了,這只是最基本的準備,希望還能夠應付功課,喔對了,我是妙麗格蘭傑,你們呢? 」你們面面相覷,至少從他們的反應,你知道沒讀書的不只你一個。
「露欣達˙夏菲」你答道
「榮恩˙衛斯理」榮恩說。
「哈利˙波特」哈利回答
「真的是你嗎? 」妙麗提高音調的說「當然,我在書上看過你的事,但很奇怪,他們都只寫到你一歲的事,你之後去哪了? 」
哈利原本要開口回答,但妙麗很快的又轉換了話題。
「你們知道自己要被分到哪個學院嗎?我四處打聽了下,葛來芬多是最好的,鄧不利多自己也是那裏出身,雷文克勞也不賴…….喔,我都忘了奈威的蟾蜍,你們看見嗎? 」
你們搖搖頭。
「好吧,我得抓緊時間找了,我問過車掌,已經快到霍格華茲了,你們最好也快換上衣服」她說完後,就拉開車廂門離開了。
「我也在家學過幾個咒語」榮恩尖聲的模仿,還掏出自己的魔杖,它的魔杖狀態實在不是很好,白色的杖芯已經露了出來。
「你會甚麼咒語阿? 」妙麗探出頭說,她再次進到車廂,抱著手饒富趣味的望著榮恩。
「我…….我……. 」榮恩被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
「怎麼了,你不是說你會幾個咒語,讓我們欣賞看看阿」妙麗真誠地說。
「我會啊! 」榮恩不甘示弱的說「我先說,這是昨晚喬治教我的,我還沒有練,呃,算了」
他清了清喉嚨,魔杖指著斑斑說「陽光,雛菊,甜奶油,把這隻笨老鼠變得黃油油」
魔杖閃出了一束光,打在斑斑身上,看起來威力挺弱的,斑斑鬍鬚連動也沒動。
「你確定這是真的咒語嗎?看起來不是很有用,對吧?我聽說魔咒學的老師人很好,我相信他一定有好方法能處理你的情況的,等會見。」妙麗拉上門,邁開步伐離開。

「狀況? 」榮恩喃喃的說,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盯著門「狀況!? 」接著大聲的喊「她竟然說我有甚麼狀況,怎麼了,我是智障嗎? 」
有趣的是,榮恩越是憤怒的描述這個情況,反而讓你跟哈利笑的更大聲。
「她去哪裡都好,最好不要跟我同學院」榮恩咕噥的說「最好不要去葛萊芬多」
「為啥?」你問
「因為我們全家都去葛來芬多,我覺得我也會去」
「真的嗎?搞不好你是第一個阿」你想起石內卜說的話「搞不好你是赫夫帕夫的料阿」
「赫夫帕夫! 」榮恩說「怎麼可能! 」
「怎麼不可能? 」你笑嘻嘻地回答「你是分類帽嗎? 」
榮恩答不上來,只能氣惱地踩了下地「啊!好啦,再怎麼樣都比史萊哲林好」
「佛……抱歉,那個人的學院嗎? 」哈利問
「沒錯,裡面的人很糟糕,又很邪惡,聽說一堆黑巫師都從那裏出身」
「好酷,死靈復活那種黑巫師嗎? 」你興奮地說
「才不酷,他們以傷人為樂耶」
「他人即地獄」你低聲地說
「啥? 」榮恩一頭霧水地說,哈利倒是懂了甚麼,笑了幾聲。
 
我們將在五分鐘後抵達霍格華茲。請將行李留在車上,我們會替你們送到學校」回音裊裊的廣播響起。
 
你們聽見外面傳來騷動的聲音,有些人瘋到開始跑來跑去,有人怒斥他們的瘋狂行徑。榮恩跟哈利飛快的換上長袍,跟你一起融入外頭狂喜的氛圍,你們無法控制的笑開了嘴,同時感受逐漸升起的緊張反胃感。
 
火車開始減速,最後停了下來。大家爭先恐後的擠出車門,你們被人群推著走,迫使你需要一手抓著尖帽,一手緊抓著(大概是)哈利的手袖,還得注意不要被撞下狹窄的月台。
夜晚的寒冷並沒有侵蝕到你,事實上,由於嬌小的身材,你在人群森林中,幾乎像是洗桑拿般難以呼吸,還好人高馬大的中高年級生沒有在這,否則你連路都難以看清。
 
在火車的前端,一盞油燈被人提到半空,這個人的身軀被火光和路燈照亮,是一個有著濃厚蜷曲鬍子的高大男人。
「一年級新生!一年級新生到這兒來! 」他以過分宏亮的嗓音喊著。懵懂的新生們驚呼了一聲,接著便跌跌撞撞的走到他面前。
「還好吧,哈利? 」他綻開笑容對哈利說,哈利眼睛都亮了起來。
「好了,跟我來!還有沒有一年級新生?現在注意腳下!一年級新生跟我來! 」
「記得我跟你說過來找我的巨人嗎?就是他! 」哈利即使低聲的對你說,仍然難掩聲音的興奮。
「哇賽! 」
你們在海格的帶領下,走進一條由森林所夾道的小徑,微弱的燈光指引著你們的方向,神經上的緊繃讓新生們一句話也不敢說,直到拐彎之後,小徑一下開闊,人群才興奮起來,在你們面前的是一片映著星空的大湖,在湖的另一面,古老的城堡扎根在山的頂端,燈光從尖塔的窗戶傾瀉而出,那,想必就是霍格華茲了!
 
「一艘船只能坐4個人! 」海格指著湖邊停泊的小船喊道。你、哈利榮恩和一個褐髮男孩坐進了小船。
「大家都上船了嗎? 」海格吼道「那就-前進吧1」
一排小船整齊的往前划動,剛剛的喧鬧很快被沉默取代,你們帶著略快的速度掠過鏡般的湖面,不一會兒的時間,你們已經接近湖的中心。
 
突然你聽見急促的水花聲,像是有船翻覆了,你們的方向看不見他們的船,只能聽見有個人大喊道「搞屁阿!丁」
「水裡有東西! 」叫丁的男孩大喊「它剛剛摸了我下! 」
他的話讓你們一下子炸了開來,悉悉簌簌的聲音恐慌的傳播。你不由得往船中間靠,更為僵硬且小心的巴在船裡。
試圖斷絕恐慌的是海格的大笑「那是湖裡的巨烏賊!別擔心!他從沒傷過人,他大概是因為有新生所以很興奮」
那對目前的局勢一點幫助也沒有,你看到包括榮恩一些人提心吊膽的盯著湖水看,哈利顫抖的稍為往後坐了一點。你把頭埋進膝蓋,覺得這樣就能平安的度過。
 
如果海格是說真的,他身為霍格華茲的員工應該知道這種生物的危險性,而且學校不可能在新生必經的道路放個連環殺手,這麼做沒有好處,對,沒錯,這個推論是很合理的。
你飛快的想了一遍,說服自己後,在心裡賞了自己一巴掌強迫自己冷靜,你深吸好幾口氣,抬起頭,繼續僵硬的盯著眼前。
 
你們在這樣的難熬中總算通過城堡底下的通道,抵達霍格華茲的港口。所有人幾乎是一靠岸就立刻翻出船,海格領著劫後餘生的你們走上巨岩裡的隧道,沒過多久,你們走上城堡前的翠綠草皮,踏上了城堡的階梯,停駐在階梯頂端大的不得了的門前,巨人掄起拳頭,大聲地敲響了大門三下。
/////////////
(●'◡'●)字突然修好了 
終於要去分類了呢!
下一部份#30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Ch4 如鏡般的帽子


門應聲敞開了,但你們卻沒看見任何人在門後。眼前是挑高的入口大廳,裝飾華麗的大理石階梯座落在中間,長度相等的明亮火炬,懸掛在石牆上,簡而言之,這是個大得不得了的大廳,你甚至無法確定大英博物館的大廳與它誰更為宏偉。

你們在海格指示下爬上階梯,在二樓等著你們的是一襲翠綠長袍的嚴肅女巫,她抿著嘴審視眾人,直到所有人都上到她視線可即的階梯上,她才開口說話。
「歡迎來到霍格華茲」她說「開學宴馬上就要開始了,但在你們穿過這扇門,加入你們的同學前,必須先經過分院儀式,四個學院的名字分別是葛萊分多、赫夫帕夫、雷文克勞和史萊哲林。在霍格華茲,學院就是你們的家,你們的傑出表現會為學院加分,每一次違規,也會使你的學院扣分,學期末的時候,得分最多的學院就可以獲得學院杯」
「吹寶!」奈威衝上前去,打斷了她的發言,她略微驚訝的盯著他,在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奈威緊張的道完歉就抱著蟾蜍回到隊伍中。
「分類儀式幾分鐘後就會在全校面前開始,我建議你們利用剩下的時間收拾儀容。」說完,她轉身走進斜後方雕刻精美的大門中,門在開啟時洩漏了上百人熱切交談的聲音。

「他們到底用什麼方法來替我們分類」哈利問榮恩。
「大概是某種測驗吧,弗雷說會非常痛,我想他只是在開玩笑」榮恩緊張的回答。
「痛?難道是用放血嗎?」你驚呼。
「不可能吧!」哈利驚恐的看向榮恩。
「怎麼可能,弗雷說的沒那麼簡單啊」榮恩篤定的說。
你們的猜測沒有定論,但不停的拋出新的假設能讓你忽視緊張到作嘔的感覺和可怕的念頭。比如,一切只是個誤會,你將施展不出任何魔法天賦,當晚就會被踢出學校大門,還殘忍讓你一個人渡過湖水,搭車回家。
「還是他們會讓我們做心理測驗?」你在嘗試忽略妙麗魔音穿腦似的背誦聲後提出另一個點子。
「那啥?」榮恩問。
「測完會讓你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哈利回答。
「我還需要測驗告訴我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榮恩驚訝的問,你正要回答,一個慵懶的聲音打斷你們的談話。你們轉過頭,想看看是誰講話這麼大聲。
「原來是真的啊」說話的人與聲音相反,他挺著腰桿子,站在兩個比新生略微高大的人前面,梳理整齊的淡金色頭髮即使戴著帽子也能清楚看見。他臉上掛著修飾過頭的自信笑容,你注意到他與你一樣太過蒼白的臉。
「火車上鬧得沸沸揚揚,說哈利波特也到霍格華茲了。」他看了一眼哈利衣服上的名牌,接著說「這是克拉,高爾,我是馬份。」
他走上哈利面前的階梯,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跩哥•馬份
星座(Draco 天龍座)當名字,還真夠酷的。
你只敢在心理這麼想,榮恩倒是不識趣的輕笑了一聲。
跩哥立刻看向榮恩,他的假笑一瞬間跨下來。
「覺得我的名字好笑嗎?」他諷刺的說「我不需要問你是誰,紅頭髮,破袍子,很高興認識你,衛斯理」
榮恩怒視著他,同時抱著手,把自己袍子手袖破洞的地方藏起來。
「你很快會發現」他轉回頭看著哈利「有些家族能夠給你更多好處,哈利」
馬份伸出手,想要來個友誼之握。
「謝謝,我想我可以自己分辨」哈利冷淡的拒絕,馬份蒼白的雙頰浮現淡淡的紅暈。
「那麼我只能祝你好運了」馬份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說「祝你好運
「當然,隨時反悔也是可以的」
說完這句話,通往開學宴的門打開了,他走回朋友身邊,低聲的說了幾句話。
「已經準備好了」翠綠袍子的女巫說「現在排成兩排,跟我來」

你跟在哈利榮恩背後,跟你同一列的是奈威,你時不時會看他兩眼,確保他的寵物還在他手上。
你們列隊穿過大門,穹窗立刻吸引你的注意,點點星光綴在夜空上,上千隻蠟燭懸浮在空中,沒有一滴滾燙的融蠟打中底下的人們。
「這裡施了魔法,所以看起來像外面的天空,這是我在霍格華茲,一段歷史中讀到的」妙麗在幾列之後對著旁人說。
你垂下視線,發現自己走在四張大桌的餐廳通道間,夾道的學生戴著尖頂帽興奮的看著你們,你不小心跟幾個學生對上眼,使你很快的轉移視線,改盯著榮恩的後腦勺。大概是過度的緊張/興奮,你滿臉通紅,甚至開始有點頭暈。

你們走到餐廳深處的講台前,面對著師長的用餐桌,隊伍已經散了,大家隨意的擠在講台下,而講台上已經放了一張四腳凳,和一個看起來破舊不堪、滿是補釘的巫師帽。
這是甚麼測驗?難道是石中劍嗎?符合資格的人才能拿的起帽子戴上。
你納悶的想。
整張椅子扛起來戴上算合格嗎?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這頂帽子上,短短幾秒內,嘈雜的餐廳變得鴉雀無聲。接著,出乎你們意料之外的,那頂帽子開始抖動,像伸展身軀一樣,帽子的皺褶開了一個裂縫,它有了嘴巴,帽子敞開嘴,開始唱起歌:
喔,你們大概會覺得我不夠漂亮,
千萬別用外表來評斷一切,
要是你們能找到一頂比我聰明的帽子,
我就自己把自己給吞得精光。
你們大可讓你的圓頂禮帽漆黑如墨,
讓你的高頂絲帽高挺又閃亮,
我可是霍格華茲的分類帽,
自然比它們更炫更棒。
你們腦袋裡藏了甚麼念頭,
全都逃不過分類帽的銳利法眼,
所以戴上我吧,我將會告訴你們,
你們應該分到哪一個學院。
你也許是屬於葛萊分多,
那裡有著蘊藏在內心深處的勇氣,
他們的勇敢、活力和騎士精神,
是葛來芬多特有的最大利器;
或者你也可能會來到史萊哲林,
你可以在這找到氣味相投的兄弟,
史萊哲林圓滑如蛇狡猾多謀,
他們會用所有方法只求達到他們的目的。

你或許是屬於赫夫帕夫,
那裡的人既正直又忠貞,
耐力十足的赫夫帕夫學生誠實無欺,
且不畏任何勞苦艱辛;
若是你心思敏捷,
就可以進入智慧的老雷文克勞,
那些機智而博學的好學之士,
將會在這裡找到自己的同好;
所以戴上我吧!不要害怕!
千萬不要心裡發毛!
在我手裡你絕對安全,
因為我可是一頂會思想的帽帽!

分類帽一唱完,現場響起如雷的掌聲與歡呼,新生們又驚又喜的看著分類帽,分類帽則向四個學院致敬,然後再次靜止。你覺得它像是音樂盒,某個隱藏的旋鈕在它背後,再給它一點動力或許還能唱起Fly me to the moon
「所以只要戴上帽子就好了」榮恩低聲的說「我要殺了弗雷,他說的好像要跟巨人打一架。」
你笑了下,眼角餘光正好撇見奈威,你看了他一眼,很好,蟾蜍不見了。你轉回正面。
等下,蟾蜍呢?
你驚恐的看向奈威,他的手緊扭著彼此,你希望蟾蜍最好是縮小在他掌中。
「奈威,你的蟾蜍呢? 」你問
「他在口袋裡」奈威拉開斗篷口袋的開口讓你看看「他睡著了」
「很好,確保他再也不要醒過來-我是說看好他」你回答,奈威困惑的點了下頭。

「我叫到誰的名字,誰就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等著分類。」女巫拿著長長的羊皮紙說道「漢娜˙艾寶!」
一個雙辮子的金髮女孩跌跌撞撞的走出隊伍,爬上板凳,戴上帽子,過大的帽簷遮蓋她粉紅色的圓潤臉頰,過了一會兒,分類帽活了起來,大聲宣布「赫夫帕夫!」
最左手邊的桌子爆出鼓掌和歡呼聲,漢娜急急忙忙的跑過去加入他們。
「蘇珊˙波恩!」褐髮圓臉,有著一束到屁股長辮的蘇珊快步跑上講台。
「赫夫帕夫!」
「泰瑞˙布特!」棕髮的布特大步的走上台階。
「雷文克勞!」
輪到右邊的第二張桌子熱切鼓掌歡呼。
「曼蒂˙布洛賀」金髮的曼蒂小跑步的跑上台階,她有著一張精緻的臉孔。
分類帽思索了一下,接著大聲的喊「雷文克勞!」
當曼蒂在歡呼中加入雷文克勞的餐桌時,幾個興奮過頭的學生們站起來和她擊了個掌。
而一頭捲髮的文妲˙布朗成為了葛來芬多的第一名新生,左邊的第二個餐桌歡欣鼓舞,榮恩的雙胞胎哥哥們還吹起了口哨,文妲則以興奮的尖叫聲回應他們的歡迎。
接著米森˙伯斯徹成為第一位史來哲林的學生,他們的餐桌響起熱烈的鼓掌聲,夾雜幾聲歡呼。
////////////////////
座位表參考:
       講台
         人
   赫葛雷史
我將史萊哲林跟葛來芬多的位置對調(電影的史萊哲林靠近牆,葛來芬多在中間)
另外,分類帽唱的歌我也調動過順序,改編了史萊哲林的部分(希望能讓歌詞偏中立一點),而分類帽是高椎客的帽子,在跟薩拉札鬧翻之前他們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才會將史萊哲林的順序調動。我發現似乎人們在提起學院時,會依自己喜好呈現不同順序,這只是個可能,未來如果與設定不符合我還是會跑回來改的(❁´◡`❁)
兩萬多字灑花<3 有時候腳色寫出來能夠更好的抓住他們的性格呢

下篇 #35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