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萊仙島の魔法學校】《萬嘉學塾》第一部曲〈重啟伊昔〉|2022停更一年

發表於

這是一個家族的記錄,也是一所法術學校的故事,更是一座美麗島嶼的傳說




〈序〉

在中國大陸東海接近南海的地方,有座小島。
鳥語花香,與世隔絕之美,被八仙相中。
因此,八仙過海流傳至民間。
每個神仙施展出的俏麗魔法,也為蓬萊塗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從古至今,探險家們無不想找出這座小島的真面目,但都無功而返。
他們攤開雙手,用自己貧乏的經驗否定了這美麗的存在。
一對對失望的雙眼,或許帶給了他們一絲絲的安慰。

殊不知,一位心嚮幽靜的辦學者,
在一次無意間的出遊,瞥見了那一閃而過的碧綠。
他驚喜地轉舵,卻一無所獲。
但是,就在持續直行之後,他登上了那抹翠綠。
從此,蓬萊仙島萬嘉學塾,矗立於此。

蓬萊的謎題,可以說是解開了,也可以說沒有解開。
它的確切位置為何,至今也眾說紛紜。
而這幾十年來,傳說凡間稱之為臺灣。





𓆟𓆞𓆝𓆜𓆛 𓆟𓆞𓆝𓆜𓆛𓆟𓆞𓆝𓆜𓆛 𓆟𓆞𓆝𓆜𓆛



故事簡介
1. 這裡是蓬萊不思議的獨立外傳
2. 故事主角:一間魔法學校&一個家族
3. 起始時間:麻瓜的二戰時期
4. 一個世代一部曲,預計四部曲
避雷tag
#東方 #少哈波 #仙術 #蓬萊島 #魔法學校 #獨立外傳(?)
(待補)
目錄 + 用詞差異 + 擾民公告#1
瑣碎注意事項
1. 哈利波特及霍格華茲成分極少
2. 私設多,但皆與魔法世界有關聯
3. 文化用語差異極大(歡迎參考#1
4. 此篇極緩更,歡迎催更批評
大概了解故事主軸後......
1. 主角姓名無另外用意,純粹只是因為大姓
2. 採用《民報》的黃帝紀元算法——
    黃帝紀元=西元+2697年
3. 蓬萊不完全等於台灣
4. 情節設定內容皆為原創,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𓆟𓆞𓆝𓆜𓆛 𓆟𓆞𓆝𓆜𓆛𓆟𓆞𓆝𓆜𓆛 𓆟𓆞𓆝𓆜𓆛




楔子



陳家無論在凡人界或是仙術界,都是首屈一指的多數者。
尤其在仙族裡,是個有權有勢的世家大族,是除了皇族之外最龐大的家族。
他們深耕蓬萊已久,擁有廣闊華麗的莊園——包含雕樑畫棟如宮殿般的一棟棟屋舍、珍稀的植栽......乃至遠處連綿的小山。完全是古代故事裡的大員外無誤。
或許你看過很多故事,寫著富貴家族是如何的淫蕩揮霍、幹盡壞事,甚至導致未來的衰敗。但奇怪的是,這些特質在無論是陳家長者、新一代青壯年甚至是由大到小的孩子們身上,都看不見任何蹤影。

說到孩子,仙族之所以能在蓬萊屹立不搖,有一部份大概也是因為平均每一家有四個到五個小孩的緣故。當然,一家三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出現過,但在左鄰右舍「熱情(?)」的影響之下,沒過幾年就會有第四個——甚至第五個人降臨。
就像是容易受同儕影響的青少年一般,或許表面上不為所動,但潛意識裡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動搖。

而陳家大概也是引領生育風潮的龍頭。無論是嫁進來的或是嫁出去的,生下孩子的個數根本是全蓬萊的頂標——中的頂標。或許是不用擔心花費、又或者是在仙術的加持下不用為身材而困擾之類的的原因,陳家的孩子是可以用「窩」來數的。

陳穎虹的家,就是經典範例之一。
父母自學生時期便相識相戀,在價值觀幾乎完全沒有相悖的情況下,對於未來的目標也有著一致的想法——可以說是人人欣羨的一對鶼鰈。他們在20歲時便結了婚,隔年穎虹就出生了。

接著的幾個弟弟妹妹,像是雪片般猝不及防的降臨(陳家的雙胞胎基因,大概比衛斯理家還要強很多)。

先是一對龍鳳胎穎茹、穎倫,接著是同卵女孩穎芊、穎德,接下來兩年又是連續兩對龍鳳胎:穎睿、穎莉和穎俊、穎葳。而就在穎虹的母親嫌雙胞胎太過無趣時,老么穎和這才降臨。家中年紀最大的穎虹跟最小的穎和,也才差了五歲。
這件事情甚至還當上當年某期的報紙頭版,標題是「富家媳婦連產下四對雙胎,共十孩延續陳家香火」。
穎虹的母親對這個膚淺的標題極為不滿。

但小孩多,不代表家教就會馬馬虎虎。仙族陳家或許有講求完美的基因,而這項特質在穎虹的祖父上又更為明顯,連帶著自己一家還有叔叔伯伯姑姑、堂哥堂姐堂弟堂妹,似乎都帶了那麼一點不知道該說是講求完美還是強迫症的感覺。也是因為這樣的執著,造就了陳家的每個孩子都十分謙遜有禮——也造就了幾百年的輝煌史,直到近年都沒有衰退。

在萬嘉,陳家的小孩名列前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這都多虧於強大的堂哥堂姐堂弟堂妹(是的、做人必須不恥下問)團——多了一個人合作,就少了一點負擔——更何況陳家向來不缺同齡的學伴。家長總是鼓勵孩子朝自己適合的方向發展(雖然偶爾還是會希望他們找個鐵飯碗),因此大部分的陳家孩子總是能在社會上發光發熱。

不過,沒有人是完美的,而陳家對於這一點也了然於心。追求完美,不代表不容許缺點的存在。陳家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難熬的時刻,而這種時候,家裡的親戚就成了最重要的力量。或許還有因為住在一起的關係,讓整個家族十分緊密。
這就是外人眼中的仙族陳家,團結、近乎完美、強大。

而除了陳家之外,還有另外四個龐大的家族——張、李、蕭、邱,仙界普遍稱為「蓬萊五角星」。他們關係良好、時常互助,早期甚至還有少數聯姻。儘管比起陳家,另外四家的差距似乎比較接近一些——那些仙族名嘴總是這麼說。

如果那些不會施法的人們知道仙界存在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用「烏托邦」來形容這個世界。
或許吧,在負責傳遞資訊的角色眼中,規劃完善的交通設施、精緻的建築以及美麗的街景,就是所謂的先進、美好。
無法擁有的永遠是最珍貴的,一如法術、二如表面上的平和。殊不知,要真正的貫徹目標,法力的用處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這個道理在仙界——無論是不是現今——同樣說的通。平平都是白手起家,像是蓬萊五角形便能善用優勢,將自己發揚光大。而現在那些露宿於河床邊的家庭,幾百年前說不準是能與仙族陳家匹敵的角色呢。

儘管在外人眼中看似富有、看似全能。但一路走來,陳家也不是沒有低潮、衰敗過,而重振往往比重新開始來的困難。困難依然擺在眼前、依然找不到解決辦法。
通常能做到一般人口中「困難」的事的人,都會被視為勵志故事的主角——重振家業,或許也是其中一件困難的事。而成功了,便將被視為清晨的那第一道曙光,或者是在沙漠行走已久的那一口清水,亦或者是極度寒冷時的一件溫暖的外套,瞬間緩解了巨大的壓力以及焦急。他將被視為榜樣崇尚、尊敬。

但誰曉得,在陳家一度瀕臨崩潰時成功帶領親戚們走出困難的姐弟兩人,一開始連仙族世界都不知道呢?
他們的名字叫陳秀蘭——以及陳壽南,也是夾在戰爭之間的孩子們。

而正因為如此,故事才更顯得曲折離奇。


𓆟𓆞 總目錄 𓆝𓆜
這裡存放章節名稱&更新日期

𓆟𓆞𓆝𓆜𓆛 𓆟𓆞𓆝𓆜𓆛 



    序、楔子  —————  2021.10.09 

§ 第一部曲《重啟伊昔》  目錄 #1
   1.〈紛亂的起始〉——— 2021.10.11
   2.〈何去何從〉———— 2021.10.29
   3.〈意料之中的意外〉— 2021.11.21

§ 第二部曲《尋覓古香》  目錄

§ 第三部曲《攻克險峻》  目錄

§ 第四部曲《勇闖天涯》  目錄

(施工中......敬請期待......)

𓆟𓆞𓆝𓆜𓆛 𓆟𓆞𓆝𓆜𓆛 





或許,蓬萊的仙術世界真的比資訊流竄、情勢危急的凡間來的平和
但別忘了,仙人也是人。

9

本文作者

  • 進階魔法學習者
  • 51  437

弗洛|仙仙 @goldenrainbow

4
☀ 本部曲章節港口鑰~
總目錄在主樓!
   序、楔子 ——————— #主樓

   1. 〈紛亂的起始〉 ——— #7   

   2. 〈何去何從〉 ———— #16 

   3. 〈意料之中的意外〉 — #23 
 
   4. 〈就是法術〉 ———— #

☀ 擾民公告區
2021.10.09 本樓成立!(無意義)

☀ 各種名詞解釋
   (「異」的部分建議無法理解劇情再行觀看)
西方蓬萊
不會施法的人麻瓜凡人
擁有法力的人巫師/女巫仙人/仙女
施法用具魔杖木劍/拂塵/徒手
對執教者的稱呼教授/老師(較少)老師(學科)/
師傅(術科)
對特殊天賦的稱呼
魔法仙術
學生住宿的地方
交誼廳/寢室公共廳/宿舍
對於非純種的辱罵麻種(麻瓜出身)混賤(混血)(極少使用)
(見右,不解釋)港口鑰順流簧
分類難題生帽鈍晚器
學生分類學院隊伍
(承上)計分方式加分/扣分升階/降階
學院或隊伍的數目45
①年級數
②最低學齡
③法定成年年齡
7
11歲
17歲
8
12歲
20歲
區域領導者魔法部長仙族皇帝
記年巫師紀元黃帝紀元


驚喜抹茶煙火派對xD @mily

2
弗洛姊太讚了o((>ω< ))o
寫的好棒,好好看~
為什麼可以每一篇都那麼高水準!!??(☆▽☆)
期待更新♪(^∇^*)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哇!弗洛又開新坑了!(突然有種也想開坑寫自己想像的東方的衝動)(住手啊!達安娜的坑已經夠大了)
弗洛的萬嘉真的超讚~追來看看💖
表格好評😆

小魚🐋趕稿中🚀 @shaoyu

1
弗洛學姐好厲害喔~~
篇篇高水準💗
話說看了表格突然想到自己福爾摩沙的用詞好像太西方(?了

弗洛|仙仙 @goldenrainbow

3
謝謝各位不管是按讚還是留言者的厚愛~尤其是在被倒讚一波之後(x
七個!七個欸!好誇張...
@mily
謝謝蜜莉~如果弗洛有空的話會回來更的
水準大概是某陣子瘋狂練作文練出來的XDDD

@jadeite
謝謝璞露燈師(換稱呼XD
表格其實是輔助閱讀用的但看了也沒關係啦XD

@shaoyu
謝謝小魚!
沒啦本來萬嘉和福爾摩沙就是不同的學校~所以不一樣是正常的唷
不一樣是指稱法偏向東方還是西方啦XDD
像台灣很多校名也很西式,我們日常生活很多的東西也都是受到西方影響的
所以如果只是擔心太西方的話其實是沒什麼關係的XDD
這也是小魚用想像力創造出來的特色吧~

再次謝謝所有支持本樓的人ww
未來如果發現灰塵積得太高麻煩來鞭一下弗洛XD

小魚🐋趕稿中🚀 @shaoyu

0
@goldenrainbow
不是說要一樣啦~只是感覺很像西方學校(正在修改中

弗洛|仙仙 @goldenrainbow

9
1. 紛亂的起始



秀蘭從小就非常喜歡《八仙過海》這本書,尤其裡頭的何仙姑最為吸引她。

或許是因為自出生便沐浴在動亂之中,她對於房屋外的事情沒什麼興趣。比起看著似乎永遠都是灰濛濛的天空,秀蘭更喜歡與孫悟空一起打妖怪、陪著黛玉哭泣葬花,或者是跟著漁人為發現桃花源而感到驚喜。
 
但這些書,在當時的社會是違法的。每次出門,秀蘭都必須在母親的協助下換上和服、穿著木屐搖搖擺擺地走著,還必須操著尚不熟悉的日語向鄰居乃至警察打招呼——雖然那穿著如軍官一般服裝的人臉還是一樣臭。
「陳桑,你們家都還沒改名喔!」警察用日語嚴厲地對著秀蘭的母親說道。「趕快改一改,生活會比較好過欸!」
他的臉靠近母親的,秀蘭都可以觀察到臉頰下垂的肌肉正微微地顫動著,以及那如甲蟲一般的雙眼流露出的一絲貪婪。
 
但秀蘭的母親始終帶著一抹不慍不火的微笑——雖然秀蘭可以感受到那雙牽著她的大手稍微握緊了一些。
「我們會盡快去改的。」無論是第幾次,她只是不動聲色地後退,維持與日本警察的安全距離。秀蘭實在很佩服母親,如果是她的話一定會直接讓他倒地——如果可以的話。
 
殊不知,日本警察還是沒完。這種沒什麼反應的女孩最無趣——但也是最有趣的一種,比起那些害怕而下跪的民眾。他小而漆黑的雙眼閃過一道陰狠的光芒,不停地將臉向秀蘭母親靠近,將母女倆逼到陰暗的角落。
「我希望妳們現在就改,陳桑。」他空出的手勾起秀蘭母親的下巴,另一隻手伸向她和服寬大的袖口內。「否則呢——嘿嘿嘿——」

秀蘭完全慌了。她連學齡都還沒到,自然一點防衛能力都沒有——但她絕對知道自己現在身陷險境。她焦急地看向母親,不懂為什麼到了現在還一點動作都沒有。從有意識以來養成的經驗告訴秀蘭,口頭嚇阻是沒有用的,只會招來更大的報復。
 
難道就要這樣給日本警察吃豆腐嗎?
如果可以,秀蘭希望她能擁有藍采和的花籃——它芳香襲人、能廣通神明,還有驅邪靈的功能。

母親的手此刻卻有些發熱。接著如電到一般,剎地鬆開了秀蘭的手。在秀蘭駭異地轉向母親時,事情便結束了。
日本警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他的全身長滿了可怕的紫色疹子,有些還徐徐地冒著煙——看起來就像發霉的派大星。

秀蘭的母親拍了拍雙手,像是拍掉骯髒的粉筆灰一般。在秀蘭盯著她時,她已經把一個像是木頭做的長形物體藏進衣服裡。
「白癡,」母親啐了一口——正好落在警察微禿的後腦勺上。「逼到角落才是危險。連這點道理都不懂,當什麼警察?」

陽光從狹小的巷口照射在母親臉上,她對秀蘭露出淺笑,突然顯得十分空靈。
「走吧,秀蘭。」她重新牽起秀蘭的手,體溫已然恢復正常。
那年秀蘭四歲。日本政府正極力推行皇民化運動。

-

壽南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骯髒的軍隊。隨口吐痰、連槍都扛不好,就連看到水龍頭也驚喜地吱吱喳喳了半天。
他與母親、姐姐秀蘭,和幾個弟弟妹妹站在夾道的人群中。有些人依然拍手歡呼——因為祖國回來了;有些人看著雜亂無章的軍隊,顯得有些遲疑;更多的人則是直接離開,連看都不想看。
母親只是面無表情地站在勉強還能夾道的人群中,手輕輕地按在秀蘭及壽南的肩頭,兩人則顧好其餘的弟妹——每當他們一群人等待時,總是這樣確保沒有人走失的。
但生性好動的壽南早就靜不下來了,他毫不掩飾地瞪著軍人們,招來了幾句難聽的粗口。

「媽媽,」他扯了扯母親的袖口。「媽媽。」
母親沒有回應壽南,只是茫然地看著遠方。說是發呆也不太準,倒像是悄悄地在腦中思索某件事情。
秀蘭看了看弟弟,接著也轉頭看向母親。
「媽媽、媽媽,壽南說他想回去了。」
他們就是這樣,總是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或許是因為年紀相近,也有可能是因為同樣肩負起照顧者的責任。

但壽南的下句話秀蘭就沒有預想到了。
「媽媽,我們快點回去好不好——他們好髒喔!」
秀蘭來不及摀住弟弟的嘴巴,也來不及堵住軍人們的耳朵;但壽南的話倒是意外引起了不少夾道民眾的共鳴。

軍人們氣炸了,指著壽南就是一連串髒話。整個迎接現場瞬間變成大亂鬥的戰場,有的人隱忍已久,索性直接指著隊伍品頭論足;有的人對於軍人跟一個小孩過不去而露出諷刺的笑容,惹得軍人們更加生氣。
在混亂中,秀蘭看見其中一名嚼著口香糖的軍人搖搖晃晃地舉起槍托,直接對準壽南的腦袋。在那瞬間,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瘋狂加速的心跳聲——周圍的一切,彷彿都放慢了速度。秀蘭無意間對上軍人的眼神,接著她看到定在板機上的手指扣了下去。

她從來沒有在一秒內感受到這麼多情緒過。巨大的焦急、絕望,還有摻雜著忙亂的心慌。秀蘭不顧一切地往壽南身上撲,並預想著被子彈擊中到底會有多痛。

她閉緊雙眼。
或許這就是死後的世界吧?

但耳邊的熙攘依然清晰。

秀蘭等了幾秒之後,又遲疑著睜開了眼睛。她摸了摸後腦勺,卻什麼都沒有。倒是壽南的哭聲驚得她真正清醒了過來,從弟弟身上急忙跳開。
「幹嘛突然壓到我身上啦,陳秀蘭!」他揉了揉發紅的膝蓋,滿臉怨氣地盯著姐姐。
「剛剛有人——」秀蘭回過頭,卻發現剛剛瞄準壽南的人已經倒地不起,一如兩年前那色瞇瞇的日本警察。其他軍人則圍了過去,無暇再理會壽南。「欸?」

「剛剛媽媽抽出一把劍,朝軍隊一揮,接著就有一個人倒了下來。」壽南睜著一對圓眼。
秀蘭看向母親。只見她精緻的五官依然淡定,深色的眼眸沒有任何波瀾,一如忠實反射眼前事物的鏡面。她的手上握著一把暖棕色的木劍,上頭深色木紋整齊地沿著劍柄流淌至劍尖;劍柄掛著好幾串精美的珠飾流蘇,套著一個小小的金環。
秀蘭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細緻的物品。她現在可以確定,當時母親便是用這把劍,打倒了那位日本警察。

只可惜發現了秀蘭的視線之後,母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木劍藏了起來,就連藏進哪裡也看不清楚。
「媽媽,那是什麼?」壽南指著母親空蕩蕩的右手——原本提著木劍的那隻手。
「嗯?手呀!」母親彎下腰看著壽南,露出兩年前看著秀蘭的微笑。秀蘭很清楚,母親絕對知道壽南指的根本不是手。
「不是、」壽南比劃著。以他的年紀,要有足夠的詞彙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妳剛剛抓著的那個長長的東西。」

秀蘭彷彿看見母親眼裡閃過了一絲黯淡,但很快地她又恢復了往昔的冷靜。
「沒什麼,」她露出那熟悉的淺笑。無視周遭人的眼光,牽起秀蘭和壽南——還有其他弟妹們。就在秀蘭以為要走路回去時,母親卻突然一個旋身,接著一行人像是被吸入龍捲風一般,墜入無盡的黑色漩渦。
 
秀蘭被強風吹得有些喘不過氣來,整個人呈現一個很詭異的動作;她不禁懷疑,如果自己執意要改變姿勢的話,脖子說不定會斷掉。耳朵裡灌滿了風的呼嘯聲,使她聽不見任何的動靜,只能任由向上飄揚的髮絲刺著自己的臉頰。

接著所有聲音和狂風像是突然靜止了。秀蘭總覺得自己在空中定格了一會兒,接著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揉著屁股,她踉蹌著站了起來,赫然發現他們已經在家門前的黃土路上。
那一年,秀蘭準備上小學,而壽南五歲。日本政權退出臺灣。

-

秀蘭哭著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長髮,那是曾經長在她頭上的寶貝。
母親拿著剪刀,依然平和地看著啜泣的大女兒。她一度想開口說些什麼,但後來還是選擇放棄。

「姐姐別哭,頭髮還會變長的。」倒是壽南跑上前,抓著姐姐的袖子說道。
「就算......變......變長了......還是......要......要剪掉......啊......」秀蘭抽抽噎噎地答道。「人家何仙姑就不用剪頭髮、還可以整天快樂的施法,不用上學......」

母親愣了一下,接著笑了出來。「妳怎麼知道何仙姑沒有上過學呢?」
「她的頭髮、好長好長啊......」講到頭髮,秀蘭的眼前再度一片模糊。「為什麼......去......學校......就......就......就一定......要......要剪頭髮、呢......」

這句話倒是一下子問倒了母親。
「這就是學校的規定啊。」思考了一陣後,她說。臉上仍是溫和耐心的淺笑。「不剪的話,就不能唸書了呢。」
 
秀蘭哀怨地看著母親,幾秒後又執拗地昂起她的小腦袋。
「那我不要去上學了!」她負氣地說。「我要跟仙姑姐姐一樣變成仙人!」
「我也要——我也要!」一聽到與法術有關的事情,壽南連忙跟進。「我也不要上學了!」
 
母親笑了。
那是極為壓抑地笑,或許有著一絲絲的逗趣,但更多的是感慨以及無奈。秀蘭總覺得母親有別的事情想說,卻總是在講出口前卻步。

「——壽南也還沒到上學的年紀呢。」母親最後只是這樣說。
 
在秀蘭的印象中,母親很少大聲責罵孩子,但也沒有真的開懷大笑過。她的臉上始終都是那抹如面具般的淺笑——一如畫中的何仙姑,溫婉卻又淡然。父親回家的時間,比他在外面的時間還要少很多;但當他推開那老舊木門並踏進家裡的時候,也始終笑容滿面。
 
「這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吧?」秀蘭在學校交到的新朋友下意識地直接答道,一面捲著她的烏黑短髮。「不然怎麼回這麼久才回家?」
雖然知道朋友不是故意的,但秀蘭還是花了一點時間才按捺住對他的情緒。
 
不過,秀蘭從來沒有見過母親因為父親的鮮少回家而有任何怨言,她也從不告訴孩子們父親的去向。
 
「媽媽,為什麼妳都不告訴我爸爸去哪裡?」壽南撒著嬌,一面靠在母親的腿上說道。

就是這樣,母親從來不會像左鄰右舍的婆婆媽媽一樣在意長幼之間的禮節。即使壽南用的是「妳」而不是「您」,她也只是一笑置之。
「沒什麼。」她摸了摸壽南的一頭黑髮。「爸爸的工作讓他不能常常回家。所以你們一定要懂事一點,知道嗎?」
 
縱使心中有千百個疑惑,壽南還是問不下去,轉而躺在母親腿上,不再追問。
或許,秀蘭最喜歡何仙姑的原因,有一部分便是因為她與母親或多或少相似的特質。她從不貿然行動,也不會隨便地發表對別人的意見,或是展露過分的情緒。
 
她唯一一次見到母親慌張的模樣,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不,其實只是秀蘭半夜突然想起床喝水罷了。
她小心翼翼地踩著木地板,生怕嘎吱聲吵醒了家人。
在黑暗中,雖然視線不太清楚,但是一個電光石火,卻能大大提高一個人的警戒心。秀蘭如履薄冰般地扶著彷彿再施點力就可以推倒的牆壁,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著。然而,卻在靠近壽南的房間時,看見像是傾瀉而下的天藍色光芒從房門口流出,瞬間照亮了整個走廊。
 
秀蘭愣了一下,接著許多異想天開的念頭一閃而過,像是什麼鬼火啊、幽靈啊,或是何仙姑下凡之類的(秀蘭比較期待這個)。她不敢相信要是事實真如自己想像的話,那該要怎麼辦。
但在看到房間內的景象之後,秀蘭倒是真的手足無措。
不,什麼鬼火、下凡等等的,並沒有發生。

是母親。
她坐在壽南的床邊,雙手輕撫著他的頭髮; 而光芒正是來自壽南的髮絲之間。藍色的光給低垂著的長睫毛鍍上一層漂亮的膜,並映在她纖瘦的臉龐。這倒不會顯得靈異,但秀蘭感受到一股氣場漫溢,逼的她不得不倒退幾步。

嘎吱。

好死不死,她踩到了那片中空的木地板。
母親抬起頭來,天藍色在她的臉上刻畫出分明的界線,原本深色的雙眸中盈滿原不屬於它的光芒,並在看到大女兒的那一刻瞬間轉為驚恐。她看起來並不恐怖,只是多了一股冥冥之中的靈氣。
只見母親拿起木劍匆匆一揮,原本滿室的螢光瞬間暗了下來,連帶弟弟房內的動靜也不再清楚。秀蘭只好繼續往原本的目的地前行——帶著滿懷的驚嚇。

她並不會懷疑母親要做什麼傷害弟弟的事。她比較在乎的,是母親驚恐的臉龐。微開的嘴巴、瞪大的雙眼、急促的動作,還有那些流漏於面目肌肉的情緒。秀蘭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激動的母親——儘管這對一般人來說可能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情緒。

儘管秀蘭是個孩子,不過看到母親第一次有那麼大的反應,還是會讓她稍微地陷入思索。
她有時候會想著,一貫優雅又雲淡風輕的何仙姑,會不會也有這種時候呢?她的反應,又會如何呢?

但在那天半夜之後,母親倒是開始不避諱在孩子們面前拿出木劍。那精緻的木紋、看起來細滑的觸感(母親從不讓秀蘭或其他孩子把玩她的木劍)、還有漂亮的墜飾,都說明了它的價值不菲。只是秀蘭偶爾會看到母親對著它輕輕地嘆著氣,像是要把不好的情緒通通呼出來一般。

秀蘭總覺得,那把木劍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


-

回目錄的港口鑰 #1
上一章 #主樓
下一章 #16

一二沒有三 @Savannah_Ryanson

2
看到文章就默默收藏了,想說再去蓬萊不思議惡補一下設定 (順便看看有沒有忘記按讚) ,結果一睜眼就到了早上,甚至多了第一章XDD
   
殊不知,一位心嚮幽靜的辦學者,
在一次無意間的出遊,瞥見了那一閃而過的碧綠。
他驚喜地轉舵,卻一無所獲。
但是,就在持續直行之後,他登上了那抹翠綠。
從此,蓬萊仙島萬家學塾,矗立於此。
好奇這個時候的學生族群,印象中這個時候漢人最多就是到澎湖 ( 吧?)
還是就真的做養生XDD
看到這段的時候就想說台灣海峽不愧被稱為黑水溝,話說這邊的用詞( 碧綠和翠綠 ),是分別代表遠景和近看 ( 高山和平原 ) 嗎?不知道是不是弗洛的本意但覺得這段寫得好美><
    
潛意識就是覺得仙術和魔法不一樣的這部分我懂!!大概是因為仙人會受到凡人追捧,巫師會被麻瓜火烤((欸
認真說,覺得還是和宗教拖不了關係?我的話就算對鬼神不怎麼相信,逢年過節還是會去寺廟祈求平安什麼的,相較之下巫師/女巫就是童話故事會出現的角色,看過哈利波特後就只是多了幾分嚮往XDD

主樓有提到這個時候的陳家狀況不樂觀,是因為戰爭嗎,仙人也躲不過凡間動盪呀QQ((或是能躲但不想躲?
字數不少的!!更何況資訊量十足((邊查資料邊寫留言
ps.打字的時候看到小黃燈想說弗洛怎麼無情雙更,結果是圖樓XDD

👽色違珍奶魔藥xD @vivian04su

1
還想說為什麼跟蓬萊不思議那麼像,原來是弗洛又挖了新大坑外傳啊⊙ω⊙
好有趣的設定,在遠古時代~(?
感覺這可以獨立出書了耶xD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感覺超讚!即使修仙也還是凡胎肉體呀,當然會受時局影響呀
從日治時期開始寫挺好的(如果說想從被發現後的國際競逐時期開始會不會太為難弗洛XD)

2__|05E|>|-|1|\|E✯梓藝 @joy371012

3
弗洛你好~(突然發現默默看了你的文這麼久,卻從未在你的文樓留言O///O

首先想拍拍弗洛,最近我的樓也遇到倒讚了,心情真的會受影響,顯然我還不夠成熟...
雖然只有三個,沒有弗洛那麼誇張,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實在不好受QQ
一方面懷疑是配對的關係?紙娃的關係?或是我這次真的沒寫好?
但只是點倒讚卻沒有提供想法、改進方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改進...
好了夠了,再這樣下去會把弗洛這邊變樹洞(艸

嗯,言歸正傳(?)
弗洛到底怎麼做到開這麼多坑還能維持這樣的品質、篇幅!!而且更新還那麼快!而且圖還超美!(羨慕
然後這篇的題材真的好酷,讓我更有學好台灣歷史的動力了(目前更喜歡中國史/世界史XD)
魔法元素結合台灣早期的故事超特別~就算緩更我也會繼續追下去的!

弗洛|仙仙 @goldenrainbow

4
@Savannah_Ryanson 先謝謝一二的長回~有夠驚喜😻
好奇這個時候的學生族群,印象中這個時候漢人最多就是到澎湖 ( 吧?)
還是就真的做養生XDD
傳說蓬萊在秦朝時就有人登陸了喔XDD 
不過心嚮幽靜的辦學者的確是在做身體健康 畢竟島上漢人不多是真的🤣
那一段原本是不想撞字,剛好找了詞義之後也搭得上就用了,能被稱讚好開心(˶‾᷄ ⁻̫ ‾᷅˵)
潛意識就是覺得仙術和魔法不一樣的這部分我懂!!大概是因為仙人會受到凡人追捧,巫師會被麻瓜火烤((欸
超好笑XDDDDDDDD
不過弗洛也認為跟宗教有關欸~
畢竟有一部分的仙人是受到崇拜的,而巫師在國外感覺就不是主流宗教(邪教可能還比較接近(喂欸
主樓有提到這個時候的陳家狀況不樂觀,是因為戰爭嗎,仙人也躲不過凡間動盪呀QQ((或是能躲但不想躲?
那陣子真的有夠可怕🥲🥲噢不過那是因為他們目前沒有住在仙界~我以爲夠明顯了XDD ((什麼態度
字數夠嗎🤩那弗洛就放心了(x

@vivian04su
好有趣的設定,在遠古時代~(?
等等等等,不是啦XDDDDDDD
出版社的話......跪求🤣

@jadeite 謝謝璞露燈師稱讚😻
但......等等,誤會有點大(?XDD
修仙=修煉成仙(弗洛理解),但仙人跟巫師一樣,都是天生的歐 > < 不過的確是肉體,但是不是凡胎......仙術界也吵的不可開交呢🤣
從日治時期開始寫挺好的(如果說想從被發現後的國際競逐時期開始會不會太為難弗洛XD)
感謝稱讚(˶‾᷄ ⁻̫ ‾᷅˵)不過蓬萊遠在秦朝就出現囉~(舞
(來不及了故事已經開始了Xd(被打

@joy371012 嗨嗨梓藝🤩
謝謝安慰🥺這次倒讚有點多 又是弗洛最用心建的樓,那時候看到完全就跟梓藝的心情一模一樣啊(嘆
弗洛到底怎麼做到開這麼多坑還能維持這樣的品質、篇幅!!
某場大考前的淬煉XDD(沒
其實只要多多閱讀,自然會慢慢提升文筆地~
謝謝稱讚(艸)其實弗洛以前也比較喜歡中國史或世界史耶
但臺灣史也時常連結在一起所以後來就把它們當成同一個概念了XDD 
最後再謝謝梓藝(˶‾᷄ ⁻̫ ‾᷅˵)
如果覺得弗洛太慢也可以來催歐弗洛脾氣很好(自己說?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goldenrainbow 嗯,原來w(因為我自己也有設定很可能寫不到只是在自嗨的台灣仙界……嗯,一不小心就會用自己的設定思考了>"<,那就期待弗洛的後文分解啦^_^)
&明明臺灣史比較簡單!(還是各位雪霸就是因為太簡單了沒挑戰性新鮮感?
p.s.我最煩中國近代的那一堆年代和條約,每次都是臨時抱佛腳,考後被格式化>"<"

弗洛|仙仙 @goldenrainbow

1
@jadeite 沒事沒事XDDD
期待燈師之後開的新樓(喂
歡迎來了解不同的設定還有早年的萬嘉XDD
弗洛完全沒在分歷史的區域🤣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goldenrainbow 哈哈哈,等我這個坑填完還有力氣再說XD
早年的萬嘉 不同設定w
沒在分歷史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