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蠍莉】《時光之砂》 更新短番外2篇〈神秘部門員工(及其家屬)的職業傷害〉

發表於

小鯖魚薇薇(沒錯我是一尾魚XD @cherrychoi

0
@Hachi
那個人魚……好像就是代表着人性的醜惡
人不顧其餘生物的感受,只知道利用他們去滿足自己的私慾,這真的是十分不可取的

狄恩變了,變得更好了
他看來就是把從前的過錯化為對自己的警惕
讓自己不要再行差踏錯
雖然依然是個刀子嘴的人
可是他卻開始去成為一個正義的人,盡自己的能力幫助有需要的人
這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因為,每個人都會犯錯的
然而,犯錯後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汲取教訓,改正自己的錯誤
不過,狄恩他很好地做回一個正確的人
這就是我們應該學習的

疾疾,雨溪現身! @kittychan

0
@Hachi
抱歉最近回文Q…Q(雖然還是有追啦XD)
然後我也很感動能被席倫大大回喔ww,那個…想問可不可以訂閲呢…?

然後我也……什麽說呢?私心不認為被詛咒的孩子是本傳,因為這樣整個哈四就…哎,别說了……(默
然後居然嗎XD,所以在歷史上的那個維吉爾是gay了耶! 這樣說他和雨果兩個也是詩人之名,感覺蠻搭的XDDD

感覺跩哥投資遊樂園也不無可能,想想看有巫師的魔法,遊樂園還不大賣嗎XD
幸好不是模彷童年跩哥(喂),也想說其實在文中的成年跩哥是個好的模彷對象ww
以這篇文章的人物性格來看,我也是站蠍莉啦XD,沒辦法,誰讓小思是妹控(這不是理由X
詹泰文我有看XD!還蠻喜歡其中的配對和互動的,不過其中最喜歡的還是一篇不知道算不算詹泰文的泰迪中心《家》XD

然後四月你…XDD,春天到到,你就快點開竅啦QwQ(一臉恨鐵不成鋼#
不過如果是變成五歲一個星期……(默),我想我可以原諒四月XD

喔喔,是你!時光之砂你來了!(激動個屁#)
所以這是代表高潮要來了嗎…?
然後考試拿T那裏莫名截到我的笑點XD,只能說雨果真的太可愛了!!

然後新的一章有點沉重呢…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條人魚…(歎氣)
這也只能說…人就是喜歡欺負,岐視别人呢,這也大概是人性的黑暗面吧?
但是也很開心魔法部來了…雖然政府不是萬能,但至少還是有阻止這次的買賣吧…

席倫 @Hachi

0
TO 八月  @hollyleaf

沒有過譽啦,我發自真心!
原來如此,謝謝八月的分享讓我長知識惹XD
我很少看歷史文學向耽美,就算有也是亞洲作品例如三國衍生嗯
神曲的部分,讓我覺得同人之強大,簡直無所不能!!XD(好的放心時光砂不會有但丁出場唷)

布丁放在酒裡這種食用方式我也沒聽過了XD 也許是Loki的阿斯嘉吃法(誤)
確實人魚歌姬的情節也許會讓人直觀聯想到奴隸販賣,
我寫這段的時候剛好逛完一個攝影展,其中有幾張照片是關於吉爾吉斯的綁架新娘(違背新娘本身意願的成婚,直到現在還時常發生),當下真的是一個震驚(汗)
其實這世界上有很多我們覺得以現代眼光看來極度不合理,但依然在某個角落裡發生的事(望天)

上一話中薇珈的男伴是她的父親沒錯~
在魔法世界裡,他曾經是個大人物,不過他接下來在故事主線不會再出現,只會在番外出現唷

四月是真的很善良的孩子QQ
恭喜狄恩短暫回歸並且還沒被遺忘XD
別擔心,下一話馬上就會知道最後那句話的意義囉
謝謝八月的留言!



TO 珞妖  @immortal

人魚女孩後來被魔法部救出來囉
相信奇獸管控部跟魔法執行部是不會再讓她身陷險境,雖然走私組織暫時也被處置,
只是更後面的結構不是輕而易舉可以根除的,相信像妙麗這樣有才能的人在魔法部會注意到這些,好好發揮的!

挫折有時會導致毀滅,但有時也能帶來某種層面的重生ˊˇˋ
謝謝珞妖的留言唷~



TO 薇薇  @cherrychoi  

嗨薇薇~
解讀為人性與私欲的彰顯也是可以的呢,這段劇情似乎讓大家讀起來感覺比較嚴肅了,但也謝謝妳認真的解讀ˊˇˋ
狄恩確實為自己的人生做了個重大的抉擇,因此帶來了後續的改變,
但基本的屬性刀子嘴還是沒那麼輕易改的,嗯,這大概也算是他的特色吧XD

謝謝薇薇留下妳的想法跟回應唷<3



TO 雨溪  @kittychan  

嗨嗨雨溪~
不用覺得抱歉,只要知道還有人在看我的文就覺得很開心了,
我看到每一則留言都覺得超級寶貴以及感謝的ˊˇˋ 
只是最近麻生真的有點疲憊,回覆的口吻也比較平靜沒之前那麼high,純粹是我太累了XD
當然可以訂閱唷,已加入!

耶找到認同非本傳者+1(握手XD)
關於維吉爾的同志傾向,有時候要把歷史人物所在年代的社會文化也一同考慮進去XD 
在古希臘和羅馬時代後期,對於同性風氣是抱持著相對開放的態度,不過我想他們那時對同性戀的定義與認知跟我們現在的定義應該不完全相同(現在對於同志與性傾向光譜的詮釋又更廣了~)

謝謝雨溪在這篇文裡一起站蠍莉ww(笑) 沒錯不論小思的CP怎麼選,他的設定都依然是個妹控(喂)
喔喔喔我很久以前也看過雨溪提到的《家》,我記得這是當時所能找到少數幾篇孫世代文之一所以印象深刻(而且非常好看溫馨!)
現在孫世代的糧也越來越多了,能看到角色們的活躍跟不同作者的詮釋也很有趣ˊˇˋ
謝謝雨溪原諒四月,她還會努力的XD(五歲四月發動無辜眼攻勢w)
 
雨溪好敏銳XD(拇指) 
時光砂出現,意味著邁向結局前的高潮(自己講)要來了,希望到時會讓大家有一點驚喜的感覺囉~
沒錯,魔法部有順利阻止這次的事件喔(看來文中報導陳述的可能不夠仔細,導致不只一個人產生這個疑惑,我之後有空再修一下)

這一章跟我即將要貼的下一章,都屬於不歡樂的路線,但估計26章某角色出場後就可以添加一些歡樂色彩吧(抱歉又在賣關子XD)
謝謝雨溪的回文唷♥

席倫 @Hachi

9
Chapter. 2《波特家的傳統》 
 
 
 
這裡是他熟悉的戰場,是他從十一歲起就不斷被迫站上的舞台。只有他獨自站在明處,人影重重,卻藏身在陰暗中,唯有一雙雙等著看他出糗的眼睛清晰可辨。
 
他躲過一道又一道惡咒,舉起魔杖擊倒更多面目模糊的敵人。在大戰之後,他為了守護得來不易的和平,身手未曾生疏過,他的軀體與魔杖從未背叛過他--他總是存活下來。
 
人們歌頌他是『被選中的人』,但是他眼睜睜看著一個又一個人在他面前死去。
 
前方有同伴倒下了,他的胃墜入冰窖,立刻一個箭步上前,察看同伴的傷勢。枕在他腿上那張五官未褪去青澀的臉,瞳孔失焦渙散,雙脣毫無血色,是他一手提拔的正氣師下屬,上個月才聽這個年輕人喜不自勝地分享與女友訂婚的喜訊,現在那張臉面如死灰,再也不能展露微笑與驕傲。
 
但在眨眼間,他雙手捧著的那張臉卻變成天狼星憔悴的臉龐--然後是路平、鄧不利多、石內卜、弗雷、東施、穆敵、多比、榮恩、妙麗、金妮,最後是他子女的稚嫩容顏,冰冷,毫無生氣地躺在他懷裡。
 
他的胸口痛苦地糾成一團,連呼吸都太過費力。
 
死亡親吻著他的每一寸靈魂,取走他所有親愛的人的性命,卻獨留他一人。他手腳麻木、頭痛欲裂,他想放聲尖叫卻像被緊緊掐住了咽喉,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最後,他的意識墮入一片黑暗。 
 
他在一身冷汗中清醒,全身痠痛,金妮憂慮的雙眼在破曉的微光中盯著他。
 
「我是不是又大叫了?」他用手遮住眼睛問道,覺得萬分疲累,卻仍得掙扎著重返現實。他已經有好多年不曾做這樣的夢了,這陣子卻是噩夢頻頻。
 
「沒錯。」
 
「抱歉,又吵醒妳了。」
 
「別說抱歉。」金妮邊用一條毛巾幫他擦拭,邊嘆了口氣,再次開口時,她的語氣放軟了些:「你知道,如果喝下治療師幫你準備的無夢藥水,你會輕鬆很多。」
 
「但我不想要這種輕鬆。」
 
「哈利,你在懲罰你自己,而這是毫無意義的懲罰。你很有責任感,我知道那孩子的殉職讓你想起什麼,但--」
 
「金妮,我累了。」哈利打斷她,他知道這麼做很無禮,但他現在真的無法承受這段對話。金妮的話語令他無可避免地回想起夢中子女垂死的臉龐,感到另一陣無以名狀的驚惶。「孩子們都還好吧?」 
 
「……他們再過幾小時就會回來,由我去車站接他們,你沒睡好,在家好好休息。」金妮沒有與他爭論,她總是理解他所釋出的訊息,儘管不一定認同,卻予以尊重。
 
她用魔杖拉上窗簾,在他的身側重新躺下。哈利則想著他的孩子們。
 
從來不讓人省心的詹姆總算完成了霍格華茲的最後一學年,並在畢業典禮上留給眾人『非常難忘』的回憶,光是想起奈威跟眾位教授抽搐的嘴角,哈利就覺得出席這場典禮值了。金妮提過詹姆想要向他們借一筆資金創業,哈利忖度著得撥個時間和大兒子談談他的規劃,以免他犯了年輕人的躁進毛病。哈利肯定詹姆裝著太多創意的腦袋,但不是每個人都像當年的弗雷與喬治那樣有著驚人的經商天賦與眼光。
 
他一直都很關心阿不思,透過校長,透過在學校任職的奈威與泰迪,但他們總是要他放下擔憂,不厭其煩地告訴他阿不思現在已經能控制得很好了。這孩子的天賦同時也是一種咒詛,每當憶起阿不思那雙澄澈而壓抑的寶石綠眼眸,他就感到一陣心疼--那個年紀的孩子不應當承受這麼多--所幸隨著年齡增長,過去的陰影不再影響他。
 
最後是莉莉,和兩個男孩不同,永遠不會讓他操心的小女兒。會不會正因如此,她才年紀輕輕就和馬份家的男孩在一起?乖巧懂事的莉莉,很少向他提出什麼要求,因此哈利格外清晰地記得她年幼時撲進自己懷裡,難得撒嬌的模樣,彷若昨日。時光飛逝,她已逐漸長成清麗少女,深紅的長髮,目光灼灼的雙眸,說話時清脆而肯定的嗓音,大家都說她像金妮,但她更令哈利聯想起自己的母親。
 
在三個兒女都還是嬰孩的時候,他跟金妮奔波於工作與家庭,在那些鬧騰的哭聲、尿布與奶粉之間焦頭爛額,日子漫長的好像永無止盡。但轉眼間他們一個個都將邁向獨立,為什麼沒有人告訴過他孩子的成長速度是那麼的快? 
 
「我想念他們了。」哈利在黑暗中說道。
 
「我也是。」金妮靜靜地附和。
 
哈利闔上眼睛,方才噩夢的碎片卻又向他襲來,他試著轉移注意力,以抵禦那夢境的陰霾……
 
……如今他已四十餘歲,是他的雙親、天狼星,甚至是雷木思等人從來沒有到達過的年紀。早逝的生命綻放太灼熱的光采,沒有人見過他們衰老的樣子,他們只活在人們的記憶裡,永遠年輕。如果他們還在世,會是怎麼樣的父母?如果他們還在哈利的身邊,他們會不會教導哈利如何履行家長的角色?
 
他無法想像。他多希望自己有能力去想像。
 
他的思緒飛回十七歲那年,重生石為他召喚的故人。他懷著複雜的心情溫習那四個人的身影,讓思念與渴望伴他入眠。
 
 

 
 
「噓,爸爸還在休息,別吵醒他了。」當莉莉和哥哥們提著笨重的行李箱,返回久違的家時,金妮輕聲囑咐道。
 
莉莉很快從母親的話語中辨認出不尋常的音色,就像某種秘而不宣的預警,讓她知道這句話並不像字面上這麼輕描淡寫。這是她自小在家中習得的一項能力,這幾年來依舊沒有生疏。
 
「爸爸受的傷好些了嗎?」莉莉問道,觀察著母親的表情。他們在學期結束前收到貓頭鷹捎來的消息,得知哈利不久前在任務中受了傷,在部長的命令下強制休假,在家養傷兩周。
 
「好很多了。」金妮安慰地笑道,但在話語之外似乎還有別的什麼,她並沒有說出口,只催促他們各自回房整理。
 
莉莉走進自己的房間,由於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學校度過,這裡的擺設幾乎和從前一樣,沒有太大的改變。每次回到這裡,她就有種錯覺,好像時光依然靜止在四年前她滿懷期待的離家那一刻。
 
她還記得十一歲那年,去霍格華茲的前一晚,哈利為了舒緩她的緊張,以『床邊故事』為由來到她的房間陪她說話。
 
在莉莉他們都還小的時候,哈利的工作繁忙,經常過了孩子們的就寢時間才得以從公事中脫身。但只要有空,他就會抹去臉上的疲憊與風霜,換上與正氣師截然不同的溫和語調和孩子們說故事。
 
有時候哈利會應詹姆和阿不思的要求,講述那些充斥著龍、人魚、騎士墜鬼馬甚至是蛇妖的奇遇冒險,而他們也喜歡央求哈利說那些與他們同名的祖父母一輩的故事。
 
哈利會讓孩子們--偶爾還有拗不過波特全家懇求,被留下來過夜的泰迪--聚在詹姆的房間,關上燈,一大四小抱著棉被與枕頭,並肩躺在金妮為他們鋪好的毛毯上。在說故事的時候,哈利會用魔杖在空中畫出一個又一個閃爍發光的生動圖象,彷彿故事的主角就近在眼前。
 
他會說詹姆和天狼星是最好的朋友,他們聰明得靠自己學會了化獸法,一個能隨心所欲地變成一頭優雅的雄鹿,另一個能化身為聰慧的大黑狗。他會撫著莉莉的髮絲,說她跟她的祖母一樣擁有秀麗紅髮以及善良心靈;而阿不思是一位巧克力蛙和許多書籍都爭相記載的睿智長者,大家都喜歡送他書,可是很少人知道他對麻瓜點心還有羊毛襪情有獨鐘。
 
他會看著泰迪期待的眼睛,說雷木思是他所遇過最棒的一位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並對他們一一細數那些活潑有趣的課程,提起妙麗的幻形怪總能逗得他們呵呵發笑。
 
隨著年紀增長,莉莉慢慢發覺哈利每每提到他們的祖父母,總是轉述別人對他們的評價。而哈利說得最多的是陪伴他短短幾年,卻待他有如血親的天狼星,還有和泰迪一樣溫文的雷木思。她曾經在哈利述說這段回憶時,捕捉到一種遠非微笑或是緬懷的表情閃現,近似遺憾,又像懊悔,那個含意太深遠,她無力解讀,只得別開視線。
 
直到所有孩子都被哄到睡著後,哈利才會收起魔杖的光芒,悄悄地回到主臥房。
 
有一次太過善感的她聽完這些故事,尚無法酣然入睡,當光芒褪去,滿室漆黑,寂靜中只剩下男孩們平穩的呼吸時,她聽見哈利低緩地嘆息。
 
「爸爸在難過嗎?」緊緊依偎著哈利的她問道。
 
黑暗中,哈利摟著不成眠的她,輕聲答道: 「爸爸不是難過,只是……想念。」
 
「想念?」
 
「莉莉以後就會明白了,想念是一種感覺。見不到想見的人,會讓人胸口沉重。」哈利把她的小手輕輕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隔著睡衣,莉莉只能感受到心臟沉沉地跳動。年紀還小的她不真正懂得什麼是死亡,也不明白想念的重量。
 
「這是一種不快樂的感覺嗎?」
 
哈利沉默了一會兒,安靜地說。「能夠擁有想念的人,表示你曾經是快樂的。」
 
 

 
 
莉莉檢查著母親留下的食譜,仔細嚐了嚐熬好的高湯,滿意地熄了火。其餘備料都已完成,現在只等外出採買日用品的金妮和充當搬運勞力的詹姆及阿不思回來,半個鐘頭後便可享用熱騰騰的簡單晚餐。
 
莉莉走向書房,儘管處於休假期間,哈利仍放不下工作,獨自在裡頭批閱重要公文。她正想通知他預計開飯的時間,卻聽見門內傳來一個她從未聽過的高亢嗓音,讓她悚然一驚。
 
「不、別過去--天狼星,別去!--」
 
莉莉甚至來不及帶上魔杖便慌張地闖進書房,卻只見哈利枕在那堆卷宗上頭,雙目緊閉,面色慘白,痛苦地夢囈著。
 
「拜託,重來一次!讓我救他!我可以救他--」
 
莉莉從沒看過這樣的父親,哈利完全聽不見她的呼喚,她不知該怎麼解救他脫離夢境,只好牢牢握住他僵直顫抖的手指。
 
直到一分鐘之後,哈利睜開那雙綠眸,脆弱而茫然地看著她,過了幾秒,哈利才回過神,對她苦笑,由夢中那個無助的少年重新變回她所熟悉的沉穩父親。
 
「抱歉,莉莉,我……不小心睡著了。」哈利疲憊地說,掙脫她的手,撥開額前浸濕的髮絲。
 
莉莉搖了搖頭,奔出書房,匆匆帶回一條毛巾遞給哈利。
 
「我最近狀況不太好。」哈利摘下眼鏡,慢慢地拭去臉上的冷汗。「剛剛的事別告訴妳母親,好嗎?」
 
莉莉無聲地答應了。她尚未從方才的驚嚇中回神,不發一語地盯著她的父親,像是在地上生了根,決心要確認他的身心都恢復如常才肯離開。
 
但哈利也沒有打算對她做任何解釋。他慢條斯理地重新戴上眼鏡,看見她倔強的臉龐,竟然笑了。
 
「嘿,莉莉,妳願意陪我去個地方嗎?」
 
「出去?你是說今天?」這是來自很少主動外出的父親的提議,莉莉感到有些訝異。
 
「對,今晚。」哈利淺淺地微笑。「陪我偷偷的去,就我們兩個人。」
 
在用完晚餐後,他們以散步為藉口離開,哈利用現影術帶她來到高錐客洞,兩人漫步至那座小巧的教堂後方。莉莉從沒有在夜晚時分來過墓園,盛夏遲滯的落日懸在山谷的邊緣,投射最後的昏黃餘暉。
 
以往波特一家總在每年的六月和十月來到這裡,莉莉在進入霍格華茲之前也跟著父母來過許多次。每個家庭都會有些不須言明的傳統,例如重要節日必然出現的特定料理,或是某個被刻意避提的親戚名諱。而這是專屬於波特家的,他們從來不會事前約定哪一天,只會在某天早晨,看見父親穿上黑色西裝做著簡單的三明治,挽起長髮的母親悉心摺著素色手帕,沾著露水的花束被擱在一旁,她就會知道,今天是那個日子。現在莉莉猜想父親或許也曾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獨自來過。
 
莉莉跟隨父親踏上柔軟的草地,穿梭於墓園中,夜色越來越濃重,吞噬了他們淡薄的影子。晚風輕柔地拂過她的肌膚,為這夏夜增添一絲涼意。坐落於小鎮的邊緣,這裡格外幽靜,遺世獨立,只聽得見樹葉被風吹拂的沙沙聲,猶如耳語。
 
墓園是個奇妙而獨特的場域,在這裡莉莉總有股錯覺,彷彿生與死的交界沒有那麼分明。生者站在摯愛的親友長眠的土地上,憑藉著對逝者的惦念與回憶、眼淚與哀悼,串起兩個世界。
 
他們停下了腳步。白色的墓碑在夜色中像白雪般瑩瑩發亮,幾乎不需要擦拭,看來她的父母依然每年如昔地前來整理。
 
詹姆,莉莉,天狼星。她在心中默念眼前這幾座大理石墓碑上銘刻的名字,就像對這些墓碑的主人打招呼一樣。因為哈利的那些故事,儘管無緣見面,她仍覺得自己認識他們每一個人。
 
哈利用魔杖變出了三束鮮花與一盞燭火,依序放在墓前,父女倆不約而同地祈禱了半晌,然後安靜地坐在墓園之中,彷彿融進這一片靜謐裡。墓園帶給她平靜,不知道她的父親是否也感受到了,又或是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帶她前來這裡。
 
在黑夜中,墓前那盞燭火的光亮看起來好渺小,就像快被黑暗吞沒了一樣,倒映著哈利的側臉,一閃一滅,搖曳不定。莉莉想起今晚父親被噩夢所糾纏的模樣,他的聲音就像一個倉皇失措的少年,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那雙望著她的脆弱眼眸讓她心酸。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父親的身影不再如她過去所見到的那麼高大,她忍不住產生一個奇特的聯想--此刻他坐在墓前的草地上,猶如被他死去的親人所圍繞、保護一樣。
 
「他們以死亡改變了未來,延續了我們的生命。」彷若聽見莉莉內心的聲音,哈利對她開口說話,但是他的目光仍然停駐在碑文之上,看上去更像喃喃自語。「來到這裡,好像就能感受到他們曾經存在。」 
 
莉莉凝視著父親,在過去黑暗潛伏的年代,在戰爭裡,在父親正如同她這般年紀的時候,他生命中曾經信賴、景仰、引領他方向的人,一個個相繼離開。
 
有時候她會暗自希望自己的父親不是魔法界的英雄。總是將責任攬下、犧牲自己的快樂,肩上好像扛了所有他在乎的人以及魔法界的未來,但再也沒有人能站在他前方,成為他依靠的對象。
 
她知道她的父親失去過太多。莉莉從未品嘗過失去親人的滋味,『失去』這個字眼對莉莉而言,帶股冷意,像一個深不可測的地底深淵,裡頭藏著一隻恐懼的眼睛暗暗窺伺。
 
莉莉想起她正在進行的時光魔藥,距離實踐只差最後一步。如果是她的父親,擁有這個唾手可得的機會,他最懷念的會是哪個年代?最想挽回的會是什麼?
 
她想像著,如果是從未嘗過失去的哈利,又會是如何的樣貌。會像泰迪交給她的那張照片般,意氣風發地笑嗎?歲月的淘洗使那個曾經容光煥發,好似站在世界巔峰那般無所畏懼的臉龐,變得飽經風霜,內斂淡然。這二十多年間究竟發生了多少事,折損了那個笑容,不再張揚。
 
時光器的製作方法始終成謎,被世人遺忘許久的時光魔藥是個可以嘗試的方法』史拉轟的話語在她心頭浮現。
 
被世人遺忘許久,所以若她和天蠍不動手,就沒有人會嘗試的。莉莉知道,要說她當初自薦加入這項研究沒有半點私心,那肯定是說謊,但這是她第一次認真考慮『使用』魔藥。她絕不是目空一切地想要改寫歷史,她只是想完成這項研究,為她那受盡折磨的溫柔父親創造一點可能性,一丁點也好。也許在未來某天,極其幸運的情況下,她的父親有機會可以扭轉過去的遺憾。
 
莉莉對自己冒出這樣的想法感到不安,然而這個念頭就像劇毒的糖蜜,氣味甜美誘人,令她明知危險,仍渴望冒險一嘗。
 
莉莉沉浸在思緒中,絲毫沒有留意到哈利已經起身,吹熄了燭火。當她抬起頭,只看見那雙碧綠眼眸正專注地望著她,耐心等待。
 
「莉莉,我的孩子。」見她回神,哈利向她伸出大掌,露出她記憶中專屬於父親的溫厚微笑,讓她湧上一股說不明的情緒,她用力嚥下哽咽的感覺。「我們回家。」
 
 
 
---TBC---


後記:
   賀‧主角父哈利第二次出場於正文XD
  
註:

1.Dreamless Sleep Potion:印象中是在第四集最末出現,手邊沒書,就先直譯為「無夢藥水」了。
2.這裡設定魔法部長是金利或是妙麗,決定不在內文提到名字。這一章的時間點約為2022年。(順帶一提,關於《被詛咒的孩子》裡的一些人設,例如哈利的職位等等,由於該書出版時間比我當初設定本篇故事的時間晚,會視劇情需要忽略之,還請見諒~)




訂閱名單:@hollyleaf  @TeresaJ7  @cherrychoi  @immortal  @kittychan

Chapter. 25 《時間的法則》 #302

雪莉xD @shadow1433

0
不行!
席倫這時候出來,我竟然都沒意識到
等這篇等超久了!
不過,請再等等我,我一定會找時間補看完的!
心得之後補上!

小鯖魚薇薇(沒錯我是一尾魚XD @cherrychoi

1
@Hachi
嗨~很久不見了(熱烈地揮手

部長好像是妙麗(小聲(被詛咒的孩子中有說)

回歸正題

哈利睡夢中的煩惱
我覺得是因為他由始至終都未曾放下那些逝去了的人導致的
他總覺得自己虧欠了他們很多
也未曾放下自己「被選中的男孩」的身份
覺得當年的自己彷彿就是做錯了般
他經常覺得自己做錯了很多
可是如果不是他的出現,又有誰能夠拯救被黑魔法統治的世界呢?

而且,在那些逝去的人眼中
哈利很勇敢,為着未來而小小年紀便要扛起一個很大的責任
他們何嘗不是欣賞他的呢?
我相信,他們並不會責怪哈利
更會以他為傲

莉莉那方面
我覺得她是個很體貼的女生
而且她也非常懂得去尊重人,給予人一個空間去處理自己的情緒
她並不會過多地關心他人,也不會咄咄逼人地問問題
她只會體諒別人,適當地關心他們
這種特質的人是很值得我們學習和交朋友的
因為他們並不會過份自私
而且他們可以讓我們感到舒適

席倫 @Hachi

0
TO 雪莉  @shadow1433


歡迎雪莉嗚嗚嗚超久不見! 能看到妳真是太開心了ヾ(*´∀ ˋ*)ノ
真的謝謝妳過了這麼久還記得這篇呢(擦淚)

沒關係不急慢慢來~我跟文都在這裡不會跑掉XD 
忙碌的麻生也加油喔!<3



TO 薇薇  @cherrychoi

薇薇好可愛XD(用力揮手回禮) 
我上次浮水回文是將近一個月前了,時間真的過得好快(望天)

也謝謝薇薇這麼快回覆跟提醒妙麗的部分,我看過一遍被詛咒的孩子之後,就刪除相關的記憶了(到底是多不想承認這本書XD) 我也迅速修改附註了^^ 
也稍微註記一下關於被詛咒孩子的設定,在這篇文裡我還是會適度的忽視,走自我流路線(掩面)

薇薇能夠代換其他人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侷限在哈利的視角,我覺得很好:)
妳提到逝者對於哈利的想法,我也是這樣相信的。
我想「被選中的人」、「活下來的男孩」這些壓力一直都很沉重,
畢業後還能待在正氣師的崗位上多年(等於一直待在前線) 其實哈利的心理強度已經很高了XD 
不過在這一章裡,安排這樣的刻畫是因為不久前他的部下在他眼前喪命,勾起過去回憶所引發的「閃回」現象 
(在內文也以哈利的視角暗示這只是暫時性的,但莉莉並不知道這一點)

關於莉莉這個角色,我也喜歡薇薇的解讀
我也覺得和這樣的朋友相處真的很輕鬆舒適,但有時也會發現他們藏了很多心緒自己承擔,如果能適時得到別人的細察,雙向體貼的互動也很好呢ˊˇˋ
再次謝謝薇薇認真的留言唷♥

茉莉的八月採購清單阿! @hollyleaf

0
@Hachi
席倫好久不見了喔~^^
嗚嗚嗚嗚嗚嗚QAQQQ
哈利的夢境好讓人心酸啊,自己重要的人相繼死去,並且死在自己面前的場景,想想如果是我的話……完全不敢想像啊QAQ

他無法想像。他多希望自己有能力去想像。
「能夠擁有想念的人,表示你曾經是快樂的。」

「拜託,重來一次!讓我救他!我可以救他--」

莉莉想起今晚父親被噩夢所糾纏的模樣,他的聲音就像一個倉皇失措的少年,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那雙望著她的脆弱眼眸讓她心酸。


#嚴重心疼哈利片段

無論他外表表現得如何,每個人都有心底脆弱的一面,哈利只能在睡夢中才能表達他的脆弱,好心疼他啊。那個茫然的眼神好揪心,彷彿真的有那雙眼睛,直直看過來一樣。
尤其我是天狼星粉嗚嗚QAQ不能還給我們天狼星沒關係,能不能別再讓場景重現了啊QAq

我第一次看被詛咒的孩子也有莉莉的想法呢。
如果可以回去,讓莉莉和詹姆不死、讓他們知道彼得投靠黑魔王,把天狼星從阿茲卡班救出來或讓哈利早點注意雙面鏡,抑或是……
但這些,令人心碎的,都是不可能的。

小鯖魚薇薇(沒錯我是一尾魚XD @cherrychoi

0
@Hachi
不用謝啊~
席倫妳那麼忙碌都抽空寫艾已經很好的了(拍拍

謝謝妳覺得我的留言很好啊www

走自我流路線挺好的啊~
畢竟這是同人
怎樣天馬行空都沒有人理會的XD

加油啊!

小鯖魚薇薇(沒錯我是一尾魚XD @cherrychoi

0
@Hachi
不用謝啊~
席倫妳那麼忙碌都抽空寫艾已經很好的了(拍拍

謝謝妳覺得我的留言很好啊www

走自我流路線挺好的啊~
畢竟這是同人
怎樣天馬行空都沒有人理會的XD

加油啊!

席倫 @Hachi

0
TO 八月  @hollyleaf

嗨歡迎八月~~好久不見!

這一話刻意以哈利視角開頭,一開始就是這麼衝擊的橋段不知道有沒有讓人在讀的時候嚇一跳QWQ

延續上面我回覆薇薇所說的,我個人設定哈利並非時常夢到這種夢,可能只有在心靈脆弱之際才會重現。最近則是因為眼睜睜看著一手提拔的部下在眼前喪命,衝擊太大,因此才勾起過去回憶噩夢連連(上一話最末埋的新聞小伏筆就是提示這個)
要是總是夢到這種夢境,金妮大概會先看不下去強灌他魔藥吧orz

謝謝八月擷取特別感到心疼的片段、描述揪心的感受,我覺得想傳達的部分都順利傳達到了(欣慰XD)
只有這章比較虐一點(嗎),鋪陳莉莉的心情轉折,下一章之後會有其他方面的推展~

尤其認同最末一句,「令人心碎的,都是不可能的」,但明知如此仍去嘗試,才是故事裡的痴人啊

感謝八月的留言唷!



TO 薇薇  @cherrychoi

哈哈謝謝薇薇的鼓勵!!(感人QQ) 

真的越來越忙(倒地) 但我就是有個壞習慣,壓力越大越想打開WORD寫故事,這是我的紓壓窗口(望天)真不知道壓力是好事抑或是壞事XD

感謝薇薇同為寫手的分享,我會繼續自我流下去的XD(握拳)
下一章應該可以在十一月貼出~~

小鯖魚薇薇(沒錯我是一尾魚XD @cherrychoi

0
@Hachi
沒關係啊~
加油^_^妳一定可以的www

輸入序號1224送平安夜版無痕xD @lemonleaf

0
只看了最新這章,就覺得深深被故事吸引了!
所以一口氣就把所有的章節都看完了
一直以來天蠍的配對,都是以玫瑰或小思常見(雖然我是蝎玫派XD
天蠍和莉莉的配對,真的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覺得岳父大人(哈利)和家公大人(德拉科)見面時,應該不會大打出手?XD
(雖然覺得還是榮恩和德拉科親家相見歡?比較有喜感XD

很喜歡故事中大家的位置,尤其是大部分學生不小心吃了失敗的還童水那章,即使天蠍和莉莉撞到了小思和小維的事情,但是還是為他們保守了這個秘密
很喜歡那個溫馨的感覺
很棒,想知道故事的後來
想知道雨果和四月的故事
還有詹姆畢業後的大計
求訂閱,謝謝^^

疾疾,『珞妖』現身! @immortal

0
@Hachi
哈利其實很辛苦呢
失去了那麼多,一定很痛
雖然現在他擁有他的幸福,但人果然還是會想念已經逝去的時光和人們
莉莉如果真的跟天蠍研究成功了,哈利會回去改變過去嗎?改變了會不會造成其他他不敢想不敢接受的後果呢?
期待後續~

義大利金霜 @lovebooks60429

4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八月就更文了明明很早就在醞釀怎麼當初沒跟我說QQ而且雙胞胎欸嘿嘿嘿嘿(意義不明
靈機一動想上來仙境看看就看到你更文了(雖然跑到第三頁但是沒關係我幫你上去)你懂嗎你懂那種感觸嗎(இωஇ )重看了你六年前的文章,剛看的感觸好深啊QQ可是我隔了一個晚上才打心得感觸有點不見了怎麼辦(別

又有種重新回到同人文的懷抱的感覺,好開心又喜歡上看小說看同人文了啊啊啊啊,開始懷念起六年前我也是這麼的愛寫作,也為席倫感到開心你又開始寫文章了QQ覺得文章跟六年前比起來有了更深的人生體悟(?)像是哈利的視角讓人揪心,看到莉莉想要改變過去的想法真的很難過唉,有點帶我回到當初看原著天狼星還有弗雷死掉的情緒,身為讀者十分清楚是不可能的事要不然我當初難過屁啊(不對),看孫世代的角色憶起過去都有種惆悵,年輕的角色都不知道自己的長輩(?)過去失去了多少人,真的就像文章裡寫得,想念的重量,沉甸甸壓在人的心頭上,太貼切了啊(痛哭)一看再看細細咀嚼不煽情卻仍然悲傷的敘述,這章節親情描寫的太好了QQ

還有莉莉向雙胞胎解釋每個人不一樣的部分我也覺得別出心裁(應該是這樣用的吧)用餡餅跟塔來比喻每個人不同太厲害了QQ總而言之有種寫入心坎裡的感覺好討厭喔心裡會好沉重(???)

而且狄恩啊斯不要突然洗白角色我會很困擾,他屁話的時候竟然有點帥發生什麼事了他不是前一陣子想殺死男主角嗎不可以這樣喜歡上壞人啊啊啊啊啊啊(別

24章了不不要完結啦QQQQQ30章完結是六年前的設定了可以改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不)很期待接下來劇情怎麼發展但希望席倫不要當後媽啊想要HE QQ
希望席倫能在往後閒暇之餘寫作,也希望你在新的學校過得順利
席倫加油< 3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