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自創角】向梅林許願(07/14更新番外)

發表於

(封面感謝影子瀑布友情贊助)

※重要※
1.作者的坑品很差,更新緩慢,追文三思。
2.名稱基本以台版翻譯為準,部分使用其他翻譯。


※以下防雷※
➤ 主角從幾乎沒有原著人物的平行時空穿越而來,全部都是前.成年巫師。
➤ CP部分,BL、BG都會在本文出現,慎入
➤ 這個世界被穿成篩子了,大概會塞五~六個自創角,慎入
➤ 瑪莉蘇,程度是放飛自我酥炸天際等級,慎入


☆ 作者在此已經勸過各位,不要入坑
☆ 如果可以,比起往下看,應該通通去看隔壁棚的《論時空的不可預測性》,拜託QQ



 #1   第一章
 #8   第二章
 #9   第三章
 #12  第四章
 #16  第五章
 #17  第六章
 #18  第七章
 #19  第八章
 #28  第九章
 #29  第十章
 #40  十一章
 #41  十二章
 #42  十三章
 #43  十四章
 #44  十五章
 #54  十六章
 #55  番外(2017伊瑞生日賀文)
 #58  十七章
#108  十八章
#112  十九章
#120  二十章
#121  二十點五章
#124  二十一章
#126  二十二章
#131  二十三章
#136  番外


7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7  101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第一章

  愛瑟瑞亞.薩拉現在很煩惱,她覺得自己好像既是愛瑟瑞亞.薩拉,又不是愛瑟瑞亞.薩拉……

  這都要從一分鐘前開始解釋。

  在她反應過來前,她都還是自己印象中的那個愛瑟瑞亞.薩拉;小名是愛莎,一直到十四歲前都住在麻瓜社區,二十七歲時應該快樂的投入梅林的懷抱……現在卻回到了她懷念的那棟老房子!

   「好了,許願吧,我的小天使。」父親的聲音和記憶中一模一樣,沙啞而高亢,蛋糕上大大的『8』顯示了她現在的年齡。

  「愛莎,吹蠟燭前先笑一個。」母親拿著傻瓜相機對著自己,鮮奶油蛋糕香甜的氣味,蠟燭上微微晃動的刺眼火光,一切都這麼真實。

  「我的願望是……」試著開口,早已消失在回憶裡的稚嫩嗓音讓愛莎不習慣的皺了皺眉。

  梅林啊,如果這真的是你一時興起送給我的禮物,讓我重新來過……

  揚起笑容,就如同她一直以來維持的完美微笑,「秘密,要是說了就不會實現了。」

  這麼說著的同時,她吹熄眼前的生日蠟燭。

  愛莎八歲的慶生會在一片歡樂中結束,在最初的失控過去後,她決定要好好扮演那個八歲的愛瑟瑞亞.薩拉。

  穿衣鏡裡的小孩看起來絕不超過十歲,留至肩膀的紅棕色長髮微微捲曲,琥珀色雙眼藏不住濃濃困惑……所以,她成功回來了嗎?試著露出微笑,直到表情回復到她熟悉的幅度,鏡子裡的小女孩看起來更加討喜無害。

  但是很快地,她發現,她現在所在的世界與她所熟悉的世界,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的不一樣。

  今年是1987年,她的出生被提早了整整二十二年!

  有一對與她同年的表兄弟,令愛莎很在意……校園霸凌在這個年代的社區小學並不是什麼稀奇的現象,但是那個寄住在德思禮家的男孩——叫做哈利波特的弱小男孩,愛莎有預感,說不定幾年後,他們會在同一間學校再度相遇。

  ——魔力流動。
  是的,雖然少了魔杖,但是她仍然感受得到,不管是哈利還是她自己體內那股流動的力量,施展無杖魔法的時候就是靠著這種覺知來應用……

  自愛莎從霍格華茲從畢業以來,她就生活在巫師的世界,日常生活更是少不了咒語輔助,現在住在麻瓜社區,雖然能用魔法做的事非常有限……她卻開始煩惱了,那條入學以後一直到她年滿十七歲都不能使用魔法的不人道規定。

  下課時間,愛莎一如往常,拿著從父親書房裡借來的資料,悠晃到校園角落,才剛到定點,就看見哈利狼狽地躲在她平時倚著看書的大樹後方。

  「你好,波特。」她笑著打招呼。
 
  「別跟達力說我在這裡!」哈利整個人的神色顯得慌亂,聲音也越發微弱,因為在學校裡,大家都聽達力的,「拜託……薩拉。」
  聽見他這麼說,愛莎偏頭看了他一下。

  「我想我應該是看錯了,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剛才怎麼會以為自己看見了波特呢?」接著,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靠著大樹坐下,開始翻閱手上的書籍。

  哈利才像是鬆了口氣般,愛莎能感覺到那男孩在自己身後癱坐下來。

  「達力,我們找過了所有角落……」
  「噢,對,加上這裡就是所有了。」
  「是的,他也只剩下這裡可以躲……」

  就在愛莎讀到十六世紀麻瓜煉金術的發展時,男孩們的聲音朝她接近。

  「喂,妳有看見那個醜疤頭嗎?」達力站在她面前,問道。哈利波特則整個人縮在後面不敢出聲。

  「這裡只有我一個喔。」眨眨眼,愛莎回答道:「你要檢查嗎?」

  像是用行動證明根本用不著她說一樣,達力和他的朋友們早就在附近四處亂竄,不放過任何一個類似哈利的身影。

  「這裡--」波奇斯繞著樹走到大樹背面,但他很快就繞回來:「達力,這裡也沒有。」

  達力啐了一口髒話,「去操場再找找,一定是你們看漏了……」

  男孩們的聲音遠去,愛莎又翻過了一頁,裡面有類似古文研究的圖形,她覺得自家父親能蒐集到這個地步的資料真的很了不起……

  「妳做了什麼?」探出頭,哈利很是吃驚。

  「你在說什麼?」微笑反對方,「一定是波奇斯看漏了,不是嗎?」

  「可是……」皺著眉,在他曾經受過的教育中,顯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駁愛莎的詞彙。

  「你運氣真好呢,波特。」不給哈利說話機會,愛莎直接結束了話題。

  待在麻瓜小學的這幾年,她三不五時會在看書的時候,受到這樣小小的打擾。

-----------------------
  最近作者在尋找靈感與時間的汪洋大海中遨遊。

消失的成員

0
@aura520
沙發!
好喜歡你的文章~很好看~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0
@elizabeth9576

謝謝妳>///<
在發到存稿進度前應該是會日更,
謝謝妳的喜歡喔///

草原湖中曬月光的鯖魚 @Yen0607

0
@aura520
喔喔旋舞針你好> <
我有在popo追你的文~~~
好開心能在這裡遇到你XDDD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0
@Yen0607
鯖魚妳好妳好!!(握手

其實對於在仙境發文我糾結了很久><
最後想開了就跑來發了(?
在仙境這邊發的文會經過一些修飾,當然劇情還是一樣,
之後可能會主更在仙境吧///

草原湖中曬月光的鯖魚 @Yen0607

0
@aura520
沒關係我最近也常待仙境> <
可以的話我能叫你愛瑞爾嗎~
感覺比較習慣XDD

剛看到熟悉的書名就衝進來了XDDD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0
@Yen0607

可以喔///
習慣什麼的請隨意^w^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第二章
  
  在愛莎珍惜的享受重生生活的同時,已經在這個世界活了八年的伊瑞就沒有這麼快樂了。


  維斯頓家族是義大利最古老的咒語世家,也因為這樣,身為繼承人,伊瑞從小就受到家族的重點栽培,一輩子背負著家族的榮耀與責任活下去——但是卻莫名其妙回到1980年重新出生了一次!

  在伊瑞.維斯頓——現在是伊瑞.馬爾福的觀念裡,從來就不存在「轉世輪迴」這種觀念,更遑論他還回到了他根本還沒出生的過去!


  重新當一個小孩對伊瑞而言實在有點痛苦,沒有魔杖、沒有隱私,雖然被家庭小精靈和過度溺愛孩子的父母照顧的無微不至,卻必須花心思應付一個和過去的自己簡直一個得性的孿生哥哥。

  這是八零年代的英國純血世家,崇尚黑魔法,也崇拜著當代的黑魔王……伊瑞不清楚在馬爾福大宅的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但他願意賭一百個金加隆,他曾經上過的魔法史課本裡,絕對沒有一個叫做伏地魔的黑巫師!


  來到這裡後的一切都讓他感到困惑,八歲的兩個小馬爾福已經被盧休斯引介進英國純血名門的圈子裡,伊瑞疑惑的是這些家族的名稱都是陌生的……陌生得令人害怕。


  從馬爾福……他現在的姓氏,據說是英國古老的純血家族之一,而這些英國的古老家族的名稱,在他當年讀霍格華茲的時候卻一點都沒有聽說過,完全沒有。就像是驗證他的不安,伊瑞也找不到任何一個叫做維斯頓的義大利家族。


  馬爾福家的雙胞胎兄弟,有著相同的面孔——蒼白的肌膚、白金的髮絲與淡灰色的眼眸,但是不會有人將兩兄弟認錯。聰明優秀的德拉克,與一無是處的伊瑞。

  這意味著,他在馬爾福家,不需要承擔責任,有一個比他更適合馬爾福這個家徽的人,他不是這一輩裡,需要為家徽鞠躬盡瘁的孩子,沒有人會對他抱有期待。

  平庸、一無是處。這是伊瑞上輩子從來沒有想過會安在自己身上的形容詞,要是在以前,被人這麼下評論,他一定會把那當作是人生的恥辱,但是現在卻感到心情無比的輕鬆,是的,伊瑞現在終於可以體會,有一個優秀的兄弟是一件多麼令人愉快的事。

  他怎麼會不期待,猶如放假一般的新定位呢?

  上一世,他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在回應期待,咒語世家的血統、未來繼承人該有的優秀成績、交友選擇、談吐舉止還有家族裡的工作……他一直都做得很好,也正是因為體驗過這種人生,現在的伊瑞,非常樂於成為一個『平庸』的孩子——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對伊瑞的新定位感到服氣,例如德拉克。因此,伊瑞偶爾會有分寸地利用這點來消遣自家兄弟。




  全世界或許只有德拉克知道自家弟弟那總是一副癡呆表情下的真面目。在那張與自己極為相似的面容底下隱藏著的東西,大概比馬爾福家的黑魔法物品還要多。

  「身體要再向前傾一點,德拉克。」伊瑞沒有多少起伏的平淡聲音,在德拉克從馬爾福莊園飛完一圈回來後,傳進他的耳裡。

  「身體要再向前傾一點。」德拉克皺著眉,模仿伊瑞的語調,語氣中帶著赤裸裸的挖苦,「你又不會騎掃帚!」

  「誰規定要糾正你就一定得會騎掃帚?」伊瑞的語氣仍然平平淡淡,與德拉克有相同顏色的眼珠子就像在發呆一樣,這是伊瑞的萬年表情。

  伊瑞淡然的表情和語氣,讓德拉克產生了父親在應付自己的錯覺,事實上,與伊瑞單獨在一起時(這種時候竟然該死的非常多),他時常會產生這種感覺。不管他在大人面前表現得多麼優秀,又如何被稱讚,在這張萬年癡呆的表情面前,都只是一場兒戲。

  「你都這麼說了,我就給你機會表現,示範給我看,愚蠢的伊瑞。」說著,德拉克硬是將飛天掃帚塞進伊瑞手裡。

  「親愛的兄弟,我以為你知道的,我有心理創傷。」在他們的父親第一次教他們騎上掃帚時,伊瑞毫不辜負他一無是處的美譽,當著盧休斯的面從高空摔下來,從此以後,父親就不讓伊瑞再碰掃帚。德拉克敢發誓,這也是他的好弟弟安排好的。

  伊瑞勾勾嘴角,沒有推拒掃帚,而是掂了掂對一個九歲男孩而言過大的飛天掃帚,緩緩開口:「要是讓母親知道,你逼我騎上掃帚,你這個月大概就沒法用他了,是不是?」

  「你才不敢!」德拉克回嘴,「你就只是個什麼都不會的膽小鬼,連家庭小精靈都比你有用!」

  聽見這句話,伊瑞又笑了,「家庭小精靈會做的事可多著,說不定也比你還多。」

  「閉嘴,蠢貨。」一把扯回對方手中的掃帚,不再理會。


  在有了一個與自己的童年極為相似的兄弟後,伊瑞才認知到,小時候的自己到底有多麼好玩。
  看著再次騎著掃帚飛向遠方的攣生兄弟,伊瑞來到圖書室,其實以他的身分,根本沒有偷偷跑進圖書室的必要,但平庸就要有平庸的樣子;在馬爾福夫婦的眼裡,他對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勁,當然也包括知識攝取。

  但是對現在的伊瑞而言,這個魔法界太陌生了,以至於他非把相關的魔法史遺漏補齊才行。還有黑魔法也是……上一世的維斯頓家族是以咒語造詣文明的,這代表他們也必須對黑魔法有足夠的研究,長年薰陶之下,伊瑞也將黑魔法劃入自己的興趣範疇,而馬爾福家的黑魔法藏書足以大大滿足他在這方面的好學心。

-----------
興趣歸興趣,作者以伊瑞他爺爺(X)的名義發誓,他兩輩子都不會有使用黑魔法的一天
但是愛莎我就不知道惹╮(╯▽╰)╭,這妮子太難控制連作者都不知道她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第三章
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
校長:阿不思.鄧不利多
(巫師國際聯邦梅林勳爵士團第一極大魔法師,巫師協會會長,最高獨立異議人士)
親愛的愛瑟瑞亞.薩拉小姐:
我們很榮幸能在此通知你,你已獲准進入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就讀。隨信附上一張必要書籍與裝備的清單。
學期預定九月一日開始。我們會在七月一日前,靜候你的貓頭鷹帶來回音。
你誠摯的 副校長 麥米奈娃


  在愛莎收到入學信的同時,有一個叫做埃達溫·尤塞斯的男人拜訪了薩拉家,他自稱自己是個巫師。

  接近白色的淡金短髮梳理得非常整齊,一雙暗紅的眼眸不苟言笑,身上穿著的,不是長袍而是剪裁得體的深色西裝,整體給人的感覺相當淡漠。

  「你好,先生……請問你是?」愛莎瞥見父親鏡片下的琥珀色眼睛透露出滿滿的疑惑。

  納許今天正好沒有課,也不需要去研究室,正打算纏著他的小天使一整天的時候,一個素昧平生的人突然來按門鈴,感到不悅是理所當然的。

  「午安,薩拉先生,如果你願意讓我進門,把關於你母親,也就是葛拉蒂絲·茱莉亞·薩拉——一個脫離魔法界的女巫的故事說完,我想我們可以盡快的結束一切。」在愛莎的記憶裡,並沒有姓尤塞斯的長輩,但是類似的事情確實發生過。

  她過世的奶奶,似乎是某個巫師家族的嫡系長女,最後卻嫁給麻瓜,與家族斷絕關係,但是顯然地,那個家族並沒有放鬆對葛拉蒂絲後代的追蹤,家族不可能把有天賦的孩子交給麻瓜撫養……如果接連著好幾代都沒有遺傳到魔法天賦也就罷了,但既然在三代內發現了有魔力的孩子……那麼,雖然姓氏不一樣,與上一世一樣的情節就這麼重來了。

  「聽上去……很難讓人相信。」母親坐在愛莎的左側,搖說道。

  「不管是我母親的事,還是魔法的事……你的意思是,愛莎是一個女巫?」父親緊緊皺眉,看著茶几上的入學通知,還有一份尤塞斯家族的族譜拓本,現在的家主是葛拉蒂絲的親妹妹,可以說是父親的姑姑。

  面對父親的質問,埃達溫只是點頭淡淡道:「真高興你理解了。」

  「先不提那些東西的真實性,我不會同意讓愛莎離開我們。」推了推眼鏡,他的聲音也逐漸轉冷。

  「尤塞斯先生,」愛莎打岔,握著父母的手,道出和上一世一樣的真心話,「請你理解,我很榮幸自己擁有尤塞斯家的魔法遺傳,但我仍然是薩拉家的愛瑟瑞亞,這點不會改變。」

  到這裡,埃德溫的臉上才終於露出一絲笑意,「妳的意思我明白了,我會轉告家主。」說著,他將茶几上的入學通知書、還有一個信封交到愛莎手上,站起身,「我一週內會再來,總得有人帶妳去買上學用品,是不是?」

  「我也還沒答應要送愛莎去……」話還沒說完,對方就『碰!』的一聲消失了。

  愣愣盯著消失的空位,納許現在不得不相信,這個打算誘拐他家小天使的人,真的來自另一邊的世界……發呆了許久,一直到晚餐時間,愛莎都還可以聽父親喃喃自語的聲音:「該死的我應該問他十八世紀以後的巫術行為動向……」

  「媽,妳覺得呢……?」放下刀叉,看向母親,她從接到消息後就一直很沉默。

  「親愛的,妳可能不記得了,」蕾西像是回想著什麼,緩緩開口,「妳很小的時候,差點被茶壺裡的熱水燙傷,但是當茶壺掉下來的那一剎那,妳不見了,而是出現在沙發上。當時我只覺得是上帝保佑……我的老天,這都是真的。」

  她知道這件事,據說當時所有人都嚇壞了。

  「所以,妳也覺得我應該到霍格華茲上中學嗎?」裝作繼續沉思的樣子,愛莎看著被她捏在手中的羊皮紙,那是埃達溫交給她的另一封信,屬名是奧黛莉.尤塞斯——現任的尤塞斯當家,裡面只有兩句話:『加入複姓也沒關係,我就承諾他們的生命安全。

  這是上一輩子沒有的威脅!

  出乎意料的一封信,讓愛莎整個人從腳底涼了起來。

  「這決定權在妳,親愛的。」被放置一陣子的父親終於開口,「雖然我覺得那所學校裡面的教材一定非常誘人……咳、我是說,如果妳最後決定不去的話,我們就照原定計劃,註冊聖羅蘭女子寄宿學校。」

  「我要去。」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過度糾結,愛莎很快就下定決心。

  不管尤塞斯家打的是什麼主意,只要不要像上輩子一樣波擊到她的父母,她愛瑟瑞亞絕對奉陪。



  伊瑞上輩子沒有進過摩金夫人的店,長袍這種東西在義大利就能訂做,沒必要特地跑到英國來浪費時間,所以當他和德拉克一起站在腳凳上,讓摩金夫人調整長袍的時候,竟然難得地感到新鮮。

  他先行從腳凳上跳下來的時候,有另一個男孩來到店裡,從他身上尺寸不合的寬大襯衫、營養不良的身形,還有對所有事物都感到新奇的眼神來看,大概也是屬於收到了入學信才知道魔法存在的那一種類。

  並不特別感興趣的繼續放空,倒是德拉克像是對那個男孩突然感興趣似地打開了話匣子,雖然在伊瑞看來,自家孿生兄長只覺得那個男孩答不上話的樣子很好玩罷了。

  一直到那個男孩露出了幾乎是感激的神情逃出長袍店,德拉克才發出一聲嗤笑,「一個孤兒,你看見了嗎?他那副蠢眼鏡。」

  伊瑞聳聳肩,不多作回應,能進到摩金夫人訂做新的長袍,而不是去挑二手貨,就代表那個男孩有他的資金來源。

  這時,盧修斯也選好了課本進到店裡。

  「父親。」兩人同時開口。

  「好了?」盧修斯的眼神掃向伊瑞,似乎在確認這個不成材的兒子沒有在長袍店做出任何敗壞馬爾福名聲的行為。

  「一切都很好,父親。」德拉克回答道,反正伊瑞在父親面前除了低頭裝癡呆外,說不出什麼有意義的話。

  「但願進了霍格華茲後,也能如此。」盧修斯這句話仍是對著伊瑞說的,他則直接裝作聽不懂,繼續往前走。

  雖然已經習慣伊瑞這種態度,但這個時候德拉克還是不免捏了把冷汗,他不得不佩服伊瑞在某方面特別過人的膽量。

  幸好盧修斯也習慣了,什麼也沒多說,就這麼帶著兩個孩子離開摩金夫人的店。

--------------
  總覺得距離寫到想寫的段子遙遙無期(遠眺
  孩子還太小,雖然可愛但是好限制啊(嘆氣

1 ¹ ⁄ ₀ 的西亞🐇 @Anastasia

0
@aura520

你好,我是最近神隱中的西亞~

萌答答的伊瑞~
這字數好滿足XDD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0
@Anastasia

西亞你好!
謝謝謝謝竟然有人喜歡啊啊(衝過去抱

我也好喜歡伊瑞XDD(扭(X
目前盡量讓字數平均在一章兩千字左右,
我會加油的///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第四章

  斜角巷裡交雜著各種屬於『這一邊』的氣息,魔藥材料的味道和各種咒語的味道混雜在一起,揪著埃達溫的長袍袖子,忍不住左顧右盼,愛莎知道自己非常想念這裡,抬起頭,望著埃達溫,「要先買什麼呢……?」

  「去摩金夫人。」埃達溫指著前方的長袍店,「書店留到最後再去,妳缺乏的書可不止學校的課本。」

  「我知道了,埃達溫叔叔。」愛莎點點頭,重疊的對話,讓她產生了回到過去的錯覺……雖然不管從編年體還是從紀傳體來看,她確實回到了過去,但是她很清楚,確實有東西和她對魔法界的認知有所出入。

  在斜角巷買了大部分的東西後,埃達溫才帶著愛莎來到魔杖店,各種木頭的味道瀰漫在整個空間。

  「看看是誰來了?」奧利凡德先生沙啞和藹的語調但著愉悅,「埃達溫.尤塞斯,榛木與龍的心弦、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吋長、很柔韌,是一枝相當優雅的魔杖。」

  「分毫不差,我親愛的奧利凡德。」埃達溫露出不失禮節而近人的微笑,輕輕把愛莎向前推,「她是我表弟的女兒,今年也要上霍格華茲。」

  愛莎抬起頭,朝著奧利凡德微微頷首。

  不知道她原本所使用的魔杖,在這個時候是不是已經被製造出來了?試過幾根魔杖,愛莎如願以償得到了她熟悉的夥伴,柳木、鳳凰尾羽,十二英吋長,相當靈活的。是一隻適合施展符咒的魔杖。

  凝視著被她悉心握在手裡的魔杖,笑容上揚了幾分,眼神中也透出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柔和。

  「謝謝你,奧利凡德先生;還有埃達溫叔叔,謝謝。」這句話語流露出太多情緒,將她琉璃色的雙眼映得更加靈動,埃達溫忍不住輕摸了摸愛莎的頭。

  「走吧,愛瑟瑞亞。」輕咳一聲,帶著愛莎離開。

  他們在華麗與污痕買了許多書,除了清單上的課本,埃達溫也幫她挑了不少像是近代巫師事典之類的課外讀物,最後,徵得愛莎同意,她被帶到尤塞斯宅邸。



  埃達溫發現抓著自己長袍的小手在微微發抖,讓生平沒有安慰過小孩的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搔搔臉,昧著良心迸出一句:「母親人其實不錯……」

  「謝謝,我沒事。」愛莎的表情沒有變,還是繼續微笑著,就當作接受了埃達溫的違心發言。

  以白色大理石為基底的中世紀建築,牆上掛著風景畫與人物畫,有些畫中人物正對著步行過走廊的兩人竊竊私語,腳踩在深色的柔軟地毯,步伐不疾不徐,藉此隱藏起她深深埋藏的恐懼。

  她討厭這種命運被人掌握在手中的感覺,那些大人隱藏在暗處,下著一盤只對家族有利的棋,巧妙運用手裡有自覺和無自覺的棋子們,在必要時連自己都可以當成棄子……這種執著,愛莎覺得自己應該一輩子都批敵不過。

  垂在身側的左手悄悄握緊,首先要做的,就是知道尤塞斯的家主到底想幹嘛,然後才能拿自己僅有的籌碼——愛瑟瑞亞的存在本身,和對方談條件。

  這麼盤算著,來到家主辦公室的門前。

  「母親,我把她帶來了。」兩聲敲門後,埃達溫道。

  門自動開啟了。

  「你可以走了,埃達溫。」順著聲音看過去,愛莎瞇起眼睛。

  隔著厚實的黑檀木辦公桌,日光透過落地窗直射進室內,讓眼前的人看起來更加深不可測。

  因為背光所以看不清對方臉上的表情,暗紅色的眼瞳就像要穿透她似的,淡金色髮絲整齊地挽在腦後,一襲深紫長袍襯出她直挺的姿態,纖長的指頭隨意交疊在一起,輕抵著下顎處,整個人彷彿將所有的優雅與威嚴集於一身。

  埃達溫離去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輕鬆。

  「妳好啊,愛瑟瑞亞,很高興終於見到妳了……」磁性又中氣十足的嗓音,短短幾句話,就讓愛莎背脊發寒,窗外的陽光刺得她想拔腿就跑,雙腳卻像被釘在地板上一樣動彈不得,「我是奧菲莉亞。」

  一定要、說點什麼才行……

  妳不是一個真正的十一歲小女孩!

  偷偷吞嚥了下口水,不自覺閃躲著對方的視線,雙脣無意義的開闔了會後,才乾澀的吐出字句:「我也……很高興見到妳,姑婆。」

  一陣低沉的輕笑聲令她抬起頭。

  「不用那麼拘束,親愛的。」一個彈指,兩只盛滿大吉嶺香味的茶杯與茶壺出現在一旁的茶几上,「讓我告訴妳一個故事,再讓我聽聽妳的選擇。」

  奧菲莉亞緩緩站起身,越過了辦公桌,來到愛莎面前,愛莎才發現除了眼角的一點皺紋,她一點也不顯老。

  「十年前,有一個黑魔王崛起了……」富磁性的嗓音講述著愛莎過去的魔法史課本沒有的歷史。

  不能說出名字的那個人、還有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事……還有黑魔王隨時準備再度崛起的事,愛莎現在才知道自己的鄰居是個多了不起的人物。

  「那麼,您要我做什麼呢?」奧菲莉亞說了這麼多,應該不是要說故事給她聽。

  「我希望妳冠上尤塞斯的姓氏,我親愛的愛瑟瑞亞。」輕啜一口紅茶,奧菲莉亞說道。

  「為什麼,姑婆?」上一世也是同樣的要求,但當時的她拒絕了;而這一次,應該沒有那麼簡單。

  「我們從十二世紀起,就守密著預言。雖然在外界看來都只有捕風捉影的傳言……」奧菲莉亞的聲音此刻帶著飄渺悠遠,「擔負起整個家族責任的下一任家主,會在未來幾年誕生,而那時是最混亂的時候,因此,尤塞斯家需要一個名義上的繼承人,妳懂嗎?」

  愛莎強忍住翻白眼的不雅舉動。奧菲莉亞的意思就是『為了保護即將誕生的繼承人我們需要靶子喔!我們家守護的預言這麼神秘難保不會被盯上,請妳以尤塞斯家最有聲望的繼承人身分去霍格華茲吸引來自各方的注意力吧!』

  「妳會保證我的父母安全?」沉住氣,愛莎問道。

  「我以尤塞斯家主的名義保證,薩拉夫婦的身心安全,包括妳擔心的那一年。」奧菲莉亞點頭。

  「……成交。」她不害怕死亡,但是重要的人在她無力的時候消殞,是她最無法原諒自己的。


1 ¹ ⁄ ₀ 的西亞🐇 @Anastasia

0
@aura520

怎麼可以欺負小愛莎QAQ

既然當靶子,就當一個囂張的靶子吧!!!強大又囂張的靶子!!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0
@Anastasia

才沒有欺負愛莎呢XDDD

我們家愛莎這麼堅強一定沒問題!(自己講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0
愛瑟瑞亞﹒薩拉.尤塞斯


我果然比較喜歡畫軟妹(翻滾)
這張只是想要試試看新的上色法而已///
然後、嗯……謝謝大家不嫌棄還點進來看(揮手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