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的祝福(SS/OC,友誼向)1/2更至52、53章

發表於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0
@immortal
對,目前就還是牽牽小手的程度,不過他們兩個暗地裡做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也是有可能的啦ಠ∀ಠ
第一次追妹子還不是很有經驗哈哈
路平可能因為它是旁觀者清(?XD 雖然應該也是喜歡莉莉,但還是讓給詹姆追了qq

哇珞妖的同人!想看!!
最近同人文區好像有點死寂,需要新的活力哈哈哈
我自己(完全是個人偏好)比較喜歡最後面的大家都轉生保留記憶(*´ω`*)
到一個新的世界的話,對同人作者的發揮空間會比較大XD
如果我是有大戰記憶的哈利穿越到一個和平的世界,雖然可以跟每個人過著開心的生活,但會感覺自己跟這個世界有一丟丟抽離,因為有些事情好像只有自己知道而已(? 咦這樣做展開好像也不錯XD
不過重點還是珞妖能寫得最開心的劇情就是最好的劇情了~XD

@jadeite
嗯嗯六爻說對了XD
現在的石內卜要放棄一部分的自己,才能繼續和莉莉在一起,但這樣老實說也不是很健康,尤其他的野心是會傷害到莉莉的
可能他們兩個是彼此相愛的,卻並不適合在一起
說不定詹姆是在自己喜歡的女孩面前會自動降智的那一種XDD
我看他咒語學的也挺好,功課應該還不錯,卻在七年級的時候才追到莉莉XD

是說讓路我要澄清,沒有完全沒有這回事(撇清XD
誰會沒事這樣站在門口啊XDDD(還是真的有?😬

疾疾,『珞妖』現身! @immortal

1
@jadeite
我的想法是,因為哈利的人生online真的失去太多,有太多遺憾,所以希望他的人生通關後,下一次可以輕鬆一些,彌補他在一周目裡失去的東西
我覺得你的提議感覺可以哈哈,多一個兄弟XD
雖然靈魂本質是同一個人,但經歷不一樣,也可以說是不同的人了吧,嗯,可以採納!感覺會很好玩(笑
至於發表嘛,因為小妖現在主更是別本,跟哈利波特這邊沒關係多,只有一本有一丟丟關係,所以還不會過來發表
不過等我把跟哈利波特相關的文存稿存到一定數字,就會過來發表啦~
人生通關後還在籌備中,不過另一本倒是比較有機會早點跟大家見面www
如果我的存稿足夠的話啦

@gm40448101
哈哈,阿蒔這樣一說感覺好有畫面XDD
畢竟石內卜是個比較內斂但佔有慾挺強的傢伙呢,想做甚麼大概也不會做給我們看吧XDD
路平的感情變化真的有點難捉摸,至少在少年時期的愛情部分是的
他在友情的心路歷程倒是在小說裡就看得很清楚了

哈哈,我現在還在存稿,而且是龜速XD
主更的三本有一本原創待修文、一本原創欠番外、一本同人存稿中,哈利波特相關的同人只能用超龜速存稿
所以死寂的同人文區可能暫時還看不到我的影子XD
不過想嗑一點點跟哈利有關的快穿同人的話,雖然因為哈利波特篇的篇幅不大,不會搬過來,但我寫完哈利波特篇可以跟阿蒔通知一下,阿蒔再看看有沒有興趣
我覺得阿蒔的想法也很棒,到時候就會是大家一起努力創造完美HE
新世界的話我可能會把小說變成綜同,讓他們一起轉生去其他有奇幻或玄幻背景的世界吧XD
已經通關的哈利到和平的平行世界會有不真實感這點我還沒考慮到耶!如果寫成綜同的話,那這個點子就能變成番外了!
嗯嗯,我會寫讓我自己寫得開心的劇情的~
畢竟我所有的坑都是這樣來的XD
話說明明還在想設定,結果番外要寫啥都已經差不多敲定是怎麼一回事X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immortal
喔喔太讚了有存稿~
拜託通知我,很有興趣!🙋
我懂!!想番外的時候靈感會特別源源不絕,而且寫起來比較快樂XDDD
好期待這個劇情,珞妖加油ᕦ(ò_óˇ)ᕤ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3
五十二、圖書館的騷動
        隨著假期結束學生的回歸,圖書館再度漸漸熱鬧了起來,只是會來此處讀書的學生因為時光流逝,人來人往間總有不同,少了些熟悉的老面孔,多了些青澀好奇的臉龐,圖書管理員也是如此;原本和韓莞一同擔任此崗位的史萊哲林學姐已經畢業,這裡暫時就只有韓莞一個負責人了。

         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韓莞在櫃台一面整理歸還書籍,另一方面思緒神遊到了未來。也許有新的人選會來和她一起分擔工作,也許大家都熟悉的平斯夫人就快要出現了……

        「學姐——!」

        大聲的呼喊伴隨著重而快的腳步聲傳來,令韓莞的耳膜冷不防遭受攻擊。正在讀書的學生紛紛抬起頭,或是厭惡或是疑惑地查看。

        「噓!小聲點,這裡可是圖書館。」韓莞一指舉在唇前,用氣音呲牙咧嘴地說道。

        她定眼一看,發現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她上學期莫名其妙在女廁幫助過的雷文克勞學生,這麼說起來,都還沒問過她的名字呢。

        「抱歉,看到您一時太興奮了,所以就……」相較於幾秒前的來勢洶洶,現在她突然忸怩了起來。她無處安放的手指互相攪在一起,抬起頭,橄欖綠色的眼睛透過鏡片對上韓莞,「不知道學姐是否還記得我?」

        「啊……當然記得。」

        應該說這人卡在馬桶裡的登場方式太鮮明了,讓人想忘掉都難。

        「我想我們得先來做一下正式的自我介紹。咳嗯。」她後退一步,故作嚴肅地清清喉嚨,「救過我一命的學姐您好,我是愛默.威爾斯,雷文克勞二年級的學生,興趣是研究如何將科學與魔法結合。」是個意外有點男性化的名字。

        「妳好我叫韓莞,是赫夫帕夫五年級的學生。興趣是……呃,當別人的月老?」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應的韓莞依樣畫葫蘆地回答。

       「韓學姐,幸會幸會!看到另一個圖書管理員是韓學姐我就安心多了!這裡的人一聽到我說麻瓜科學的事,都認為我是怪咖,只有妳還願意和我說話。」

        「哈、哈哈……」怎麼說呢,這大概是因為她見過比愛默更怪的人多著去了。韓莞的腦袋馬上浮現出石內卜的臉,以及除了路平的劫盜組成員,「呃但話說回來,妳剛才說『另一個圖書管理員』?」

        總覺得……

        「沒錯!」愛默挺起胸膛大笑了起來,不過馬上就被韓莞制止於是壓低音量,「從今學年度開始我也是圖書管理員的一份子啦!麥教授讓我這節課先跟在您身邊學習。」

        「喔!好、好的。」

        雖然眼前這個興奮得在圖書館東張西望的學妹看起來挺不靠譜的,但對於圖書館的運作而言,多一個人手總是更有幫助。

        「那我們先從最基本的借還書開始吧。」韓莞順手拿起剛才整理到一半的書籍,向愛默展示道,「看到插在最後一頁紙袋上的卡片了嗎?這是借閱紀錄,如果妳先前有來借過書的話應該會知道。假設有人要來借這本書,我們就要將卡片取出來,用這個有契約效力的墨水——」

        突然碰一聲巨響,還伴隨一陣土石流般崩塌的滑落聲,打斷了韓莞的教學。在場的人都猛然被嚇得不輕,尤其是在原本一片詳和的圖書館內,這樣突如其來的驚嚇威力更是被放大了數倍。意外現場並不難找,兩名圖書管理員沿著眾學生目光的方向,匆匆小跑步過去查看。

        她們越過重重圍觀的人們,陣陣揚起的灰塵還未落下,一名學生被成丘的書堆掩埋,只剩下一隻露在外頭陣陣抽搐著的手,他的獅院同學正著急地將一本又一本的書從他身上移開。從正上方其中一條空空如也的書架,及一旁也七橫八豎倒在地上的梯子來看,大概是該學生在拿取高處的書籍時,由於書擺放的方式太過擁擠,造成他好不容易成功取書時,卻和整排圖書一起崩落的慘案。

        看來是個還不熟悉如何用魔法取書的小朋友。

        韓莞抽出自己的魔杖在空中比劃,那些攤在地上的書、正在營救同學的人手中的書像是被無形的手提起般,書脊朝上,一本接一本井然有序地回到書架。原本被淹沒於茫茫書海的學生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空氣,在朋友的攙扶下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

        真不愧是資歷最深(雖然目前總共也只有兩位)的圖書管理員,處理起突發狀況就是如此地優雅!

        韓莞向旁邊一瞥,發現愛默正在努力飛快地做著筆記,想必剛才的事件帶給她不小的震撼。韓莞隱約聽到其他學生發出帶著崇拜的讚嘆聲,她已經可以預見自己的身姿在別人眼中是多麼帥氣了。一想至此,她不經面露得意的微笑。

        「算出來了!」愛默突然大喊。

        原來剛才那是在計算嗎?!

        愛默靠近一臉懵的學生,亮出紙上的內容,用筆不停滑過一行又一行的算式,「假設這些書的總質量加起來是x,你自身的質量是y,根據你和書摔落的高度,再考慮上加速度,由於書本與書本之間砸到你的時間有一定的誤差,套到這個算式裡可以得知#&¥@&#$!……」

        全場都陷入了沉默,只剩愛默一個人喋喋不休,講述著她的計算過程。在麻瓜世界長大的人彷彿夢回令人昏昏欲睡的數學課,這裡已儼然失去了剛剛才發生圖書土石流的災難氣氛。

        「所以,」她撕下計算紙,將其半推半就地塞到受害學生手裡,並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你就去告訴龐芮夫人,你具體受到了這麼多力的傷害。切記,一定要講具體點的數字,這樣龐芮夫人才能更精確地對症下藥,知道了嗎?好了,快去吧。」

        「唔,謝謝……」

        學生只是把紙條拿在眼前多看了幾眼,就因為大腦不堪負荷而昏了過去,情況比剛才被書砸到頭還要嚴重,最後是靠他的同學通力合作才將他架出去的。

       「要保重呀~」她揮舞著計算紙作為白手帕,目送他們離開。

        這一切不可能發生在霍格華茲的怪誕景象被韓莞全程目睹,現在還有誰在乎她神技一般的收納魔法;經過方才數理的洗禮後,原本圍觀的學生逃的逃、散的散,只剩幾個想要探究的雷文克勞學生,認真地詢問愛默她剛才究竟在說什麼。韓莞只得不改一臉呆滯的模樣,魔杖一揮,將剩餘的殘局收拾乾淨。

-

        聽見了細微的腳步聲,愛默機敏地從待整理的書堆中抬起頭來,「啊,有人來了。學姊,我已經吸取了前面的經驗,這次就放心交給我吧!」

        韓莞遲疑地點了點頭。回想起十幾分鐘前發生的事,她便沒來由地感到心情低落和不踏實;這時的巫師世界有太多荒唐的事,為什麼他們這些聲音微弱的人必須被推拉著走入火坑,概括承受這一切呢?

        禁書區的鑰匙串,彷彿再度於她的耳畔叮叮噹噹地迴響。

        獲得肯定的答覆後,愛默一個轉身就衝到櫃檯前,熱情地向來人招呼,「歡迎光臨,請問今天想要來點什麼——啊,好像不是這樣子說的……」她儘速整理掉自己的慌忙,試著定下心,仔細地看看櫃檯對面的人,「咦?你是上次在廁所幫助韓學姐的黑色學長?」

        聽到這敏感的形容詞,韓莞的耳朵一動,馬上就放下手邊的工作,半截身子越過愛默過探了出來。

        來者毫不意外的就是石內卜。然而他神情有異,對待韓莞的態度不同於以往的不屑,反而右手不自然地抓住另一隻手臂,任由凌亂的黑髮蓋過臉龐,眼神始終未曾與韓莞交會。見到此情此景,她原本就難以呼吸的心也跟著沉了下去。
小孩子才做選擇呀→ #425

作者是妥妥的文科生,如果愛默說話有不恰當的地方再請大家多多指教⊂(´・◡・⊂ )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4
五十三、循環
        「沒門!」韓莞開門見山地說。她雙手環胸,倚在柔軟的牆面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站在她對面的石內卜。

        這大概是韓莞所進過壓迫感最重的萬應室了!

        今天的萬應室空間很小,不到五坪大,牆上貼滿了隔音海綿,四周空無一物,沒有桌椅、沒有窗戶,只有一張看起來十分厚重,難以開啟的鐵門。而室內唯一的光源,則是來自於頭頂明滅不定的油燈,它所打下的恍惚陰影,讓石內卜的臉龐看上去更加心事重重。

          不只是外頭的聲音進不來,這裡的聲音也無法傳出去一分一毫,環繞在韓莞耳邊的唯有空氣流動的嗡鳴聲。

        要是不說,韓莞還以為這裡是哪間尚未完成裝修的錄音室呢!不……也許拷問室才是更加貼切的形容詞。既然如此,韓莞也不多加客氣,不論是眼神或是語氣都添了幾分審判意味。

        石內卜略低著頭。他抬起眼睛,越過垂落在他鼻樑前的黑色髮絲和韓莞對上視線,「我研究它,和使用它來幹壞事是兩回事吧。」

         「不,你還是不懂,你一旦不接觸黑魔法,對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個人行為還能上升影響至世界?是波特送了妳『莫名的自信』當開學禮物嗎?」

        「不是我有自信。我之前不是說過了?你以後可是會——差點——拿到梅林勳章的巫師,有這樣子的地位,影響整個魔法世界會很奇怪嗎?」

        「妳……!」他緊握拳頭,瞬間漲紅了臉,不知是出於羞憤,或是突然被奉承的竊喜。在衝動過後他才收斂了幾分,緩下來繼續說道:「妳到底想表達什麼?」

        「在你上次來圖書館找我之前,莫賽博也來過。你知道他的吧,就是你的學長。」韓莞整個人陷入牆壁的海綿之中,語氣聽來十分平靜,「我那時和愛默共同值班,他帶著他的禁書許可證來到我們面前。這沒什麼,許多高年級生在做研究時會需要用到禁書區的資料;但他借的那本書,好多準食死人也曾經借過,他們使用書中折磨人的方式,一個一個的對著麻瓜學生實驗。而我們最大的悲哀,就是必須將對付麻瓜的知識親手交給他們。這無法單單說是加害者、受害者甚至執政者的錯,卻是每個人都推卸不了責任。

        「我和莉莉都沒有巫師血統,我們和你不一樣,石內卜。」韓莞語重心長地說:「我們沒人能逃得過。」

        石內卜的表情不再反抗。隨著向日葵一同綻放的莉莉的笑容、韓莞坐在水面上與蛞蝓為伍的身影,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彷彿那時的心情又開始重現於此。

        「別管其他的了,拜託你,就當作只是為了莉莉……」

        「我知道這話聽起來很虛偽,但要是我更了解黑魔法一點,是不是就更有從中保護莉莉的能力呢?」

        這番話明顯地讓韓莞動搖了。

        經過這幾年的相處,韓莞也慢慢摸熟了石內卜的個性,他現在的語氣聽起來異常真摯,發自肺腑,話題之間並沒有不時穿插幾句嘲諷人的話語,使韓莞不知不覺中放鬆了戒備的心,全神貫注地聆聽。

        「好吧,我得承認,也不完全是為了她。」石內卜盯著自己黑色皮鞋的鞋尖,發出了幾聲自嘲式的空虛笑聲,「自從開始不接觸那些東西之後我才發覺,那不只是興趣這麼簡單,而早已經變成了……一部分的我。當理論得到實踐,力量被真正掌握於手中時我才確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恍惚之間,韓莞離開由海綿堆砌成的牆面,向前一步,伸手抓住石內卜冰冷的指尖,像是要透過感官來確認什麼似的。後者往後縮了一下,但並不拒絕這樣真實的與他人觸碰。

        「莉莉的愛充盈了我的內心,但失去了任何那些構成我的東西,我都感覺到靈魂不再完整。妳要說我貪心也好、追逐功成名就也罷,那都是我的心之所向。」

        石內卜說完,露出一個帶點悵然的淺笑。剎那間,他的表情對於韓莞來說距離變得十分遙遠。

        他們無言地看著對方,眼神中好似有千言萬語,最後卻沒有一句溜出嘴邊。直至他們離開萬應室,分道揚鑣之前,彼此間再也沒有誰打破沉默。

-

        她所做的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

        「韓莞?韓莞?」

        韓莞瞬間被拉回現實。她一愣一愣地看向坐在旁邊的賽巴斯汀,忘了自己還握著魔杖。她手一鬆,魔杖掉落到課桌上滾動,發出了不小的聲響,孚立維教授銳利的眼神馬上往這裡掃來。

        「教授讓我們練習把茶杯長出腿。」賽巴斯汀悄悄地提示道。

        「呃,這……」

        注意到韓莞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賽巴斯汀默默按住自己的上課筆記,將它推了過去,「遇到什麼煩心事了嗎?」

        「沒什麼,就是一些人際關係上的問題。」

        「讓我猜猜,跟石內卜有關是嗎?」

        她不自覺詫異地傾向遠離賽巴斯汀的方向,而後者倒是輕快地笑了幾聲,「你怎麼知道?」

        「在妳的交友圈裡面,最難搞的人應該就是他了吧。」

        「很精準的判斷。」

        韓莞朝賽巴斯汀投以激賞的目光。在借助筆記的力量成功施展出咒語後(儘管她幫茶杯長出的腿長得跟火柴似的,站也站不起來),這種激賞轉化為抱大腿式的仰慕。賽巴斯汀則一手托著下巴,側頭溫和地注視韓莞;儘管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蹙起的眉頭卻透露了他的心事。

        「除了他,還有誰能讓妳如此上心呢……?」

        還在琢磨著如何變出一雙適合茶杯跳舞的腳的韓莞,並沒有注意到賽巴斯汀這句說給他自己聽的囈語。

        嘗試了多次施咒未果後,韓莞漸漸緩下了練習的速度,思緒再度游離在對於她一切所做所為的疑問當中。

        她為何要在這世界有所行動?目的是為了什麼?她要帶來的幸福又是誰的幸福?他和他的幸福分別是由截然不同的路線造成的結果,該如何取得最大公約數?

        黑魔法和愛情,無論哪個選項都看似蜜糖,實則為一隻不停將人拖入深淵的險惡大手。她完全明白為了美好的將來,自己該在什麼時機從中攪局,但如今,她已經見過了石內卜談論著學術研究時,那雙異常明亮的黑色雙眸,又怎麼能接受得了日後石內卜望著她的空洞眼神?石內卜沒有說謊,某部份的他正一點一滴的消失。

        無論她再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創造一個讓她所珍視的人都露出笑容的世界。

        「如果每條幸福的道路都是相悖的,我又該如何是好?」她喃喃地問。

        賽巴斯汀捕捉到了這若有似無的問題。在回答之前,他順手用魔杖輕點了一下筆記,上面頓時出現了更為詳盡的內容,好讓韓莞能夠排除可能的錯誤。

        「雖然在妳的眼裡看來我們都還像個孩子一樣,但其實我們也已經十五歲,是該對自己的抉擇負責任的時候了。如果他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妳也不必太過操心,他會知道自己該去何方的。」

        陽光透進教室,銀白色的灰塵在他們之間輕盈地降落。韓莞佩服於賽巴斯汀超脫的思想,原來操縱大局的穿越者也難以真正做到旁觀者清,情感總是不覺間限制著自己的視野。

         同時她也終於選擇正視了,總是被自己的理智所忽視的,埋藏在內心深處的答案。

-

        老實說一味禁止石內卜接觸黑魔法並沒有太大的意義,他是一個有自我意識的人,而不是任人擺佈、隨意灌輸思想的機器,但為了表示對莉莉的尊重,得先暫時遵從這個權宜之計。而確實,在往後的日子裡,許多時候都是依靠石內卜強大的魔法功力,以及喜怒不形於色的習慣來一次次化險為夷,儘管韓莞並不希望他們將來淪落至此。或許……在石內卜明白他與世界的關聯之前,他們是沒有退路了。

        自從上次會面,石內卜再也沒向韓莞提過有關禁書的事,眾人似乎都保持著不言而喻的微妙默契。所以當韓莞亮出藏在背後的《極惡魔法》時,他難以掩飾臉上驚喜的表情。

        「我記得這是你上次想借的書?」韓莞身後禁書區的火光,將她的髮絲照成了幽幽的藍色。

        石內卜點頭。在他準備伸手接過書本之時,韓莞卻快他一步,將其往回縮,有抗拒之意。

        她嚴肅地開口:「你可想好了?只要確定就無法再回頭了。」

        「是的。」

        當石內卜鄭重地承諾過後,韓莞便將手中的重量轉移給石內卜。她雖然仍蹙著眉,臉上卻多了幾分笑意。她竟有種和老朋友重逢的感動,好像這才是她最一開始知道的、真正熟悉的那個石內卜。

        她依然在尋找幸福的真相,但在算出最佳解之前,就讓她貪心地再多看幾眼這樣的石內卜吧!

        「我會和你一起走的。」
最近有點懶得畫圖,所以之後如果我想到的時候再補XD
但是這次有特別番外,就是~忘年的祝福feat. ChatGPT🎉🎉🎉
最愛跟風了所以這波ai列車是一定得搭上的😎
以下就是ai幫我寫的故事了,直接複製過來原汁原味
小小字是我自己的註解XD
蒔釉:請寫一篇故事,主角有三人,小石是個性陰鬱的男生。小莉是陽光開朗的女生,是小石的青梅竹馬,也是其暗戀的對象。小莞是從40年後的未來穿越而來的穿越者,她的目的是要湊合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請以這三人作為展開,添加不同事件以促成小石和小莉的感情升溫或關係破裂,也依照故事發展來決定小莞會回到未來或是留在過去。
AI:
小石是個性陰鬱的男生,他一直感覺自己沒有人理解,也沒有人陪伴。他的青梅竹馬是小莉,一位陽光開朗的女生,她總是能帶給小石正能量,讓他的心情好起來。但小石卻是小莉的暗戀對象名字放相反了吧XD可能是我這樣寫ai誤會了,他不敢向她表白,只能暗暗地愛著她。
小莞是一位從40年後的未來穿越而來的穿越者。她的目的是要湊合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她在小石和小莉身邊做了很多事情,希望能幫助他們之間的感情升溫。
有一次,小莞帶著小石和小莉去旅行。她讓他們登上了一艘海盜船這是個好主意耶!,在海上冒險。小石和小莉一起度過了許多艱辛的日子,他們之間的感情漸漸升溫。
但是,有一天,小石和小莉遇到了一個邪惡的海盜,他們被困在了海盜船的地牢裡。小莞為了救出他們,用了她的魔法,把海盜船摧毀。小石和小莉感激不盡,他們終於在小莞的幫助下,成為了一對情侶這樣的話不應該是小莉愛上小莞嗎?要確定欸XD
小莞因為完成了她的使命,決定回到未來。但是,小石和小莉的感謝之情讓小莞改變了主意。她決定留在過去,和小石和小莉一起生活。
在小莞的幫助下,小石漸漸成長,他的性格也變得開朗起來。小莉也更加愛他,她們之間的感情更加穩定。
從此以後,小石,小莉和小莞三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彼此支持和信任,度過了幸福的日子。
好讚好讚,雖然小莞最後直接變電燈泡XD
但我們平衡一下,來點虐的
蒔釉:請依上述設定寫一個小石和小莉感情破滅的平行世界
AI:
在這個平行世界裡,小石和小莉的感情並沒有升溫。小石仍然沒有敢向小莉表白,他深愛著她,但是卻無法向她表達。
小莞仍然是一位來自未來的穿越者,她試圖幫助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但是,由於小石的沉默和小莉的冷淡,小莞的努力都被無視。
有一次,小莞帶著小石和小莉去旅行,但是在旅途中,小莉不滿小石的沉默和冷淡,她決定結束和他的關係。小石非常傷心,但他還是沒有敢向小莉表白。
小莞看到小石和小莉之間的關係破裂,她感到很失望。她決定回到未來,繼續自己的使命。
從此以後,小石和小莉再也沒有聯繫。小石陷入了更深的陰鬱之中,他沒有人能夠理解他,也沒有人能陪伴他。他的生活變得孤獨而苦悶。
QQ好慘
但我們再加一點變化
蒔釉:請依上述設定再寫一篇故事,但是增加一個角色,他叫小詹,是個熱愛運動,有點調皮的男生,他也喜歡小莉,是小石的情敵。
AI:在這個故事中,小石仍然是個性陰鬱的男生,他一直感覺自己沒有人理解,也沒有人陪伴。他的青梅竹馬是小莉,一位陽光開朗的女生,她總是能帶給小石正能量,讓他的心情好起來。但小石卻是小莉的暗戀對象,他不敢向她表白,只能暗暗地愛著她。
然而,有一個男生叫小詹,他是個熱愛運動,有點調皮的男生。他也喜歡小莉,是小石的情敵。他常常去找小莉,希望能和她在一起。十分精準的描述XD
小莞仍然是一位來自未來的穿越者,她試圖幫助小石和小莉成為一對情侶。但是,由於小石的沉默和小莉對小詹的喜愛,小莞的努力都被無視。
有一次,小莞帶著小石和小莉去旅行。在旅途中,小石終於鼓起了勇氣,向小莉表白了他的感情。但是,小莉卻告訴他她已經和小詹在一起了,她無法再和小石在一起。太遲了QQ
小石非常傷心,他感覺自己失去了唯一的幸福。小莞看到小石的悲傷,她決定放棄回到未來,留在過去陪伴小石。她希望能給他一些安慰和幫助,讓他重新振作起來。好暖喔( ◜‿◝ )
小石在小莞的陪伴下,慢慢地重新振作起來。他開始了解自己的價值,也開始接受自己。他和小莞成為了好朋友,彼此關心和支持。
雖然小石和小莉的感情沒有得到回應,但是他們之間的友情卻得到了加強。他們在小莞的幫助下,學會了接納自己和他人,也學會了珍惜友誼。100分
從此以後,小石,小莉和小莞三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彼此支持和信任,度過了幸福的日子。等一下,為什麼小莉也來一起住了?小詹呢?咦???????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艸‹--第一感想
受多少力www
嗯,以外行人的腦袋一起來思考(發問?)
這個受力好像還需要檢測哪些能量被轉換成形變哪些被消耗了之類的?
請問小愛小姐如何解答?
以及小石的煩惱……我還以為會是因為遠離食死人勢力會再次被邊緣化無法掌控自己的境遇而痛苦耶
結果原來是研究欲欲求不滿嗎
只是研究欲其實可以雙贏吧
重點是不可以傷及無辜或讓惡人取得研究結果
研究視應用方式甚至可以造福人群耶
直接禁止也太浪費了
或許……小菀怕的是小石輸給黑魔法的誘惑走回老路?
&最後的AI太好笑了!阿時的吐槽XD
求網址👀💖

話說回來,有種夫妻(小菀小汀)養娃(小石)的既視感耶……錯覺?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jadeite
這這這個物理問題太深奧了,我回答不了啊(ꏿ﹏ꏿ;)
直接自曝其短XD

小石之於黑魔法確實也有這樣的原因,只是他沒跟小莞說而已XDDD 他只透露了一些比較正向的事情,畢竟小莞就是一個食死人會針對的對象
純研究是真的挺好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這也是讓小莞想法動搖的原因,她一開始只是想透過把小石直接拖出來的方式讓他不加入食死人,但後來她也覺得黑魔法跟食死人雖然有關聯,但不是必然的結果,而且想加入食死人就隨時都可加,不一定要多常碰黑魔法,所以心理健康最重要👌

AI在此~~
https://openai.com/
要先註冊才能用就是了

循循善誘一個小屁孩(?)的老夫妻😎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gm40448101
太深奧XD
只是他沒跟小莞說而已
哈哈哈哈哈果然還是熟悉的那個小石(?
的確呢,食死人就隨時都可加,不一定要多常碰黑魔法
話說這個AI的註冊太麻煩啦,弄一半就宣告放棄w
相對的,請AI畫了一隻小菀燈泡圖(?)
有一度想把小汀和小菀一起弄出來的,但是AI的可變性不好操控……
嗯,只好寄望阿時的畫筆了XD

AI還附贈了爆米花(?),果然深諳讀者們的看戲慾望(??)🤣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