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者】Tom Riddle/OC(非CP向)更新至第二十五章

發表於

💻計算機 🚀 @josephine42

23
001
由於天氣出乎意料的惡劣,飛行課期末考於下午兩點時終止。
被分到第十三組的我們跟著胡奇夫人在大雨中回到城堡,並沒有得到期待已久的棉花糖熱可可,而是被趕去醫療廂房,被強制換上病服,每個人手裡還被治療師平斯夫人(跟圖書館的平斯夫人是雙胞胎姊妹)塞了一杯紅通通、冒著橘色蒸氣的魔藥。
「把魔藥喝完,一滴都不許剩。」平斯夫人懷中抱著一個大鐵盆,站在我和麥朵的面前高聲命令道。「喝完就趕快睡覺,再兩個月就要期末考,可不能感冒了。」
說完她就走向瑞斗的床位。
瑞斗的床位與我們的隔了兩張床,而且他周圍的厚實床簾還被緊密地拉上了。
自從我們回到城堡,瑞斗的腦子裡就沒有瑞斗的聲音,反而是被非常吵雜的沙沙聲取代,顯然他與那些蜘蛛們的連結並沒有因此斷開,甚至還有幾次,瑞斗跳下床,四腳著地,儼然是一隻四腳蜘蛛,以一種詭異又扭曲的姿勢爬向醫療廂房的門口。
如果不是麥朵善用她的專長:高聲尖叫,恐怕瑞斗就要這樣爬出去,讓其他人看笑話了,不是,恐怕他就能這樣一路爬回禁忌森林,成為蜘蛛們的晚餐了。
當瑞斗再被送回醫療廂房的時候,是由史拉轟教授和鄧不利多教授將他擊昏後用飄浮咒抬回來的。
 
我真不想喝這個……麥朵望著那杯魔藥鬱悶地想著。誰會兩個月前就開始讀期末考……
如果讓我知道你打著臨時抱佛腳的主意,我一定會一腳把你踹開。
 
醫療廂房非常冷清,除了我們三人,竟沒看到其他參與飛行課期末考的學生。
「下雨風大又怎麼樣?要成為能獨當一面的巫師女巫,就應該要有面對大風大雨的覺悟!」胡奇夫人站在我們面前監督我們喝下魔藥,一面發表著讓我們口中的魔藥更加苦澀的言論。
不過因為胡奇夫人心裡也很苦澀,所以我能體諒她,可能吧。
理事會要是知道又有個孩子在我的課堂出事,我的職業生涯……
胡奇夫人是個身材魁武的中年女子,有著銳利的黃眼睛,堅毅的方形下巴,頭上還帶著一頂男用呢帽,她的表情總是非常嚴肅,給我們一種見到她就得對她行禮並且大喊『梅林萬歲』的感覺。
胡奇家族世代都在霍格華茲教授飛行課,而胡奇夫人一直說這是她第一次遇到這麼難以教化的學生。
現在的孩子太弱了!想當年他們的學長姊都沒有出過這些問題,不論是刮風還是下雨……我真想念那些優秀的孩子,從來不抱怨……
時代不同了啊,胡奇夫人。
 
「我們的人正在抵擋黑巫師葛林戴華德所帶來的各種負面影響,你們就在這裡逍遙快活!日子過得太好,霍格華茲都快把你們這一代教育成溫室裡的魔蘋果了!」她看向麥朵。「還說要喝什麼熱可可……信不信下次我就叫你沿著球場飛個一百圈?」
麥朵一聽到胡奇夫人這麼教訓她,眼淚就湧上來了。要知道飛行課可算是麥朵目前唯一擅長的課程,她自然也會把該科目教師的任何評語看得很重要。
但是在胡奇夫人面前哭泣可不會被她待見。
麥朵明白這個道理,然而她沒有當場掉淚就不是麥朵了。
於是本來清冷的醫療廂房一下子變得雞飛狗跳,隨著胡奇夫人的責罵聲還有麥朵的哭泣聲,平斯夫人憤怒地拉開瑞斗的床簾,壓抑著怒氣把胡奇夫人給請出去。
「夠了,伊莉莎白,我是請你來監督孩子喝藥還有解釋情況,不是讓你來宣揚抗戰思想……」
因為瑞斗的床簾沒有拉上,加上沙沙聲拚命作響,我好奇地看向他的位置。
除了頭部以外,他脖子以下都被黑色束帶束在床上,儘管束帶把他綁得很緊,他仍不斷掙扎扭動,想要掙脫束縛回到禁忌森林。他瘋狂踢動著被蜘蛛咬傷的那條腿,那條腿已經腫得不成樣子(目測有原來的五倍大),甚至還脹成了深紫色。然後他緩緩轉過頭來看著我,那雙漂亮的黑色眼睛十分明亮,看來似乎很清醒,但是我知道那裡面沒有一點瑞斗的意識。
那玩意們操控著瑞斗對我微笑--
 放開我們!

還沒欣賞完蜘蛛們是如何不熟練地遠端操控瑞斗的臉部表情,用以表達他們吃不到獵物的憤怒,我的視線就被一片藍底粉花的布料給遮住,原來是平斯夫人拉上了我們這邊的床簾。
她很疲憊,眉間擠壓出深深的皺紋,與好友胡奇夫人爭吵耗費她不少精力。她以食指和拇指揉了揉鼻樑。
「你們得住在這裡一個禮拜。」平斯夫人放下手,向我們宣布。
這真是個遺憾的消息,我很想回課堂上碾壓其他同學,而且我很想寫作業!
太好了!我可以有藉口休息一個禮拜不練魔藥學了!抽抽搭搭的麥朵聽到這個消息後立刻將鼻涕吸了回去。
噢,麥朵……
「這件事你們必須要知道,我留你們觀察一個禮拜,不只是要確定你們沒有感冒,更是為了要確定你們沒有被那個東西--」她往後一比,「感染。」
嬰兒頭蜘蛛,梅林曉得你們怎麼會遇到!那可是最邪惡的蜘蛛精之一……那個小子能撐到現在簡直是奇蹟……
「我們沒有被咬到。」我說。
「是沒錯,但是小心一點並不為過,因為你們有聽到蜘蛛的歌聲了,恐怕也有感染的疑慮(那是歌聲?我還以為是哭嚎聲)。我已經請你們的室友把課本帶來了,你們可以自習這段日子的課程內容,還有前三天禁止任何探訪,希望你們能夠諒解。」
接下來的三天,我們的活動範圍被限制在病床上,早晚進行一次血液檢驗(不必像麻瓜一樣抽一管血,而是用針在指尖戳洞,將血液滴到檢測魔藥中),還喝了一堆紅紅綠綠的驅蟲魔藥。每次喝完這些魔藥,它們的副作用讓我們幾乎沒什麼多餘力氣研讀目前的課程進度,幾乎是倒頭就睡。至於如廁,我們也不能到醫療廂房對面的廁所去,而是必須使用小便盆。
「你們要粉色小豬便盆還是黃色小鴨?」
當平斯夫人拿著兩種圖樣的兒童便盆要我們挑選時,我覺得這才是這三天之中最難熬的時刻。
「我三歲之後就沒用過這種東西了!」麥朵一邊啜泣一邊抗議。「這是小孩子用的!」
真的嗎?我從來沒有印象有用過這種玩意。
我努力搜尋之前的記憶,倒是回想起八九年前,有陣子我們家的盆栽死得特別快。
「那是時候可以讓你懷舊一下了,沃倫小姐。」平斯夫人毫不留情地說。「我還得拿你們的排泄物作檢驗,就請你們配合一點吧。」
雖然這幾天過得很痛苦,但是我和麥朵都沒有太多怨言,因為你有一個悲慘的實例在隔壁,就不該對目前沒有生命危險的現狀有太多怨言。
聖蒙果的治療師在這三天來來往往,協助平斯夫人處理瑞斗的傷勢。
瑞斗的床簾多數時間都是拉上的,我們無法看到他目前的情況如何,但是從逐漸減弱的沙沙聲,和平斯夫人跟治療師們變得安心的想法讓我知道他大概快回來了。


002
三天後,探病時間一到,奧利夫跟麗莎就衝了進來,兩人各帶來一大包胡椒鬼。
「哥哥說多吃胡椒鬼就不會感冒。」她拆開包裝,將一大把胡椒鬼塞進麥朵的嘴裡。「他今天跑去活米村幫我們買了這些……」
多吃點,別再感冒了。麗莎想著。快點好起來,你們還有一大堆作業要寫呢。
「吞下去。」奧利夫對著辣到快哭的麥朵說道。愛哭鬼!就想看你被辣到耳朵噴氣的模樣!
奧利夫你這是霸凌啊。
後來我們才從麗莎那兒得知,我們出發後不久就開始下雨,第十四組和第十五組的人一直跟胡奇夫人抗議(『該不會是馬份跟艾福瑞他們吧?』『沒錯,就是他們。』),拒絕在下雨的時候騎掃帚。後來的雨勢越來越大,加上我們沒有在胡奇夫人預定的時間穿越湖面(我不知道有限定時間這回事!),就連胡奇夫人自己也開始擔心,這才決定讓我們之後的組別延期考試。
「這樣你們下禮拜就可以參加考試了。」麗莎把剩下的胡椒鬼倒進床頭櫃的抽屜中,然後還幫我們扔掉了水瓶裡的枯萎花朵,插上她們在溫室裡偷拔的藥用雛菊。
「加油吧!一定能通過的。」
因為下午沒課,她們一直待到晚餐時間才離開,離開前麗莎又交待了目前的課程進度,奧利夫還捏著麥朵的臉要她不要光顧著睡覺。就在奧利夫跟麥朵又吵起來時,一個討厭又熟悉的聲音響起。
 
真夠吵的。
瑞斗你回來了喔。
 
「真熱鬧。」等麗莎和奧利夫離開之後,瑞斗這樣說。「搞不好連平斯夫人在辦公室都能聽到你們的聲音。」
可能是剛從蜘蛛的掌控中逃出來,瑞斗的聲音聽起來比以前都少了許多底氣,有點輕飄飄的。
我拉開床簾,探出頭。
瑞斗的床簾這次沒有拉上了,他原本腫得五倍大又發紫的腿也已經變回原來的大小,但是他仍是被綁在床上,除了頭部以外的部位皆無法動彈。
沒有半個人來探望他,瑞斗早就料到,可是跟我們這兩床相比,他的不受歡迎實在太明顯了,要他不忌妒也難。
他的床頭櫃只擺著他孤伶伶的魔杖,還有插在水瓶裡,已經枯萎多日的太陽花(平斯夫人光是處理他的傷口就夠忙了,也沒時間幫他換花)。我看了看擺在我床頭的新鮮雛菊,突然覺得麗莎是個天使。
 
女人真聒噪,一群花癡吱吱喳喳。
但是他內心的聲音沒變,一樣討人厭。
 
「是很熱鬧,但平斯夫人說:有人探望總比沒人探望來得好。」我說。
瑞斗本來正盯著天花板,想假裝他不在乎有沒有人來看望的樣子,可是聽到這句話,他立刻像是被搧了一巴掌,轉頭轉得老快了。
「你胡說。」他瞪著我,用他那有些虛弱的聲音說。「平斯夫人才不會這麼說。」
由於拿不到魔杖又虛弱的瑞斗一點威嚇性也沒有,於是我不理他,當著他的面把床簾再度拉上。
 
臭柯爾頓!有種就別拉上床簾!
我沒聽見、我沒聽見。
 
003

因為不用喝那些驅蟲魔藥了,我們的清醒時間也因此增長,讓我們可以利用剩下的幾天好好研讀那些落後的課業。
首先,我得承認,麥朵很想努力,但實際情況跟不上她的希望,也就是所謂力不從心。
「根據嵌合理論,當我們找到了……」
晚餐後,我們開始研究符咒學的嵌合理論(二),但是我讀到一半發現麥朵的思考已經停止,而且飄到了其他方面去,只得先停止朗讀,結果發現麥朵已經睡著了。
我正考慮著要不要把手中的書砸過去--
「為什麼不繼續念?」瑞斗有些模糊的聲音穿透床簾傳過來,他仍被五花大綁無法起身,因此閱讀書籍對目前的他來說是不可能的。「該不會那個麻--麥朵,又睡著了吧?」
瑞斗早在一開始就認定麥朵撐不過十一點,也撐不過這麼密集又大量的知識攝取,也許對於人類惰性這點他理解得不錯,但是我認為有努力過總比一開始就放棄來得好,麥朵努力過了,這樣就可以了,這也是為什麼我三思後沒對她扔書的原因。
「我總得喝杯水休息一下吧。」我回應他。
想也知道是那個麻種又睡著了,允許那個蠢麻種來這裡念書真是浪費。自從他知道麥朵也有參與『課業進度追趕』計畫後,瑞斗每個晚上都要先閃過這個念頭,才會乖乖地跟著我們的念書進度把他自學過的東西再複習一次。
「算了,我們來看看變形學吧,你知道物種變形……」瑞斗眼裡只有他自己,以為他想讀什麼科目是能由他決定的。
「我今天想讀符咒學。」我堅定的告訴他。「你必須要聽我的,因為書本在我手上,你如果不想讀符咒學,我可以不把課文唸出聲。」
「但是變形學的問題比符咒學更有趣,難道你不想試試看嗎?」瑞斗嘗試說服我。
「符咒學,沒得談。」我都已經把進度排好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我都跟你說我要讀變形學了!符咒學我之前就已經複習至少三次,我為什麼要跟著你讀我已經會的東西! 

我是歐芙.柯爾頓,而我今天想讀符咒學。

「可是,你在變形學上的問題可以跟我討論,我能協助你。」瑞斗的語氣突然變得很溫和,讓我想到那天在萬應室門外,他修理艾福瑞之後,誘使艾福瑞說出真相時的語氣。
「喔,不用,我的問題可以自己解決。」但是讓我回想起那天並不會增加他言語間的魅惑力。

歐芙.柯爾頓!
瑞斗在內心咬牙切齒,唸著我的名字的方式就像他打算把我生吞活剝。跟她說說她那份寫得亂七八糟的論文,先假意幫助她,之後就跟她說沒這回事......

「柯爾頓,」瑞斗低笑幾聲。「抱歉,我不小心得知你的論文一直沒辦法受到鄧不利多教授的肯定,但我知道那要怎麼寫,我上次就拿到傑出的評語了。如果你今天唸變形學給我聽,我之後就撥空指導你的論文。」

傑出、傑出!柯爾頓,上次我看到你的成績也不過是及格而已,上面還說結論不知所云……真是爛透了。

說真的,知道你這麼關注我的成績,不知道該說感動還是噁心。

「怎麼樣?讀變形學吧。」瑞斗催促著我。
「瑞斗,我想過了,既然你不想繼續讀符咒學,那我就讀我自己的,不唸出來吵你了。」
瑞斗怒氣值瞬間奔向暴怒的臨界點,但他又能怎樣呢?他可是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啊。
「那就聽你的,柯爾頓,」瑞斗壓抑著怒氣硬是維持他有禮貌的一面。「我們繼續讀符咒學。那你覺不覺得剛才的課文內容有個問題……」
其次,我不得不再次承認,湯姆瑞斗雖然自大,但他有自大的本錢,因為他真的是個天資極高的巫師。
 

日子很快就過了,這是我們待在醫療廂房的最後一晚。
我終於把落後的進度複習完,並且在我跟瑞斗針對物種變形是如何改變原物種結構的辯論上,愉快地教訓了瑞斗跟他的歪理。
我滿意地闔上書,想著明天終於能趁著瑞斗不在,好好在課堂上大展身手時,他突然出聲道:
「柯爾頓。」
「有事?」
然後瑞斗就不說話了。
要問嗎?有什麼好問的,她不過就是那些受我外表吸引的女孩子們之一。
喔,我大概知道你想問什麼。
「柯爾頓。」過沒幾分鐘他又喊了一聲。
這次我沒理他,假裝我已經睡了,反正隔著床簾瑞斗也看不到。
就在我逐漸習慣麥朵和瑞斗的想法在我腦中互相交錯形成的詭異景象,使我睡意終於湧上之際,瑞斗飛速轉過的其中一個想法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你為什麼要救我?
你真的很擾人睡眠欸。
 
我翻了個身,把被子往上拉蓋住頭,當然這對阻止我聽到他的想法上無濟於事。
 
柯爾頓為什麼要救我?她那時應該也不相信我說的話吧?我能分辨出她的眼神,她不相信我……還是救了我……
可能是因為我想證明一些事情吧。
她為什麼那時會說……
閉嘴!

004


第七天,平斯夫人終於批准我和麥朵出院。
「你看起來比較可靠,所以我就把這件事情交代給你了。」平斯夫人讓麥朵先離開,然後交給我兩盒魔藥用在後續的預防。「一定要按三餐喝,五天之後你們再過來檢查。還有一件事,幫我監督沃倫小姐喝藥,我怕她會忘記。」
沃倫那孩子傻傻的。
平斯夫人,你說一個雷文克勞『傻傻的』這樣真的可以嗎?
 
我離開平斯夫人的辦公室回到病房,把床頭櫃抽屜裡的胡椒鬼塞進我的口袋,然後把那束還未枯萎的雛菊從花瓶中拿出來帶走。確定病床沒有其他遺落物後,我開始往出口前進,途中經過瑞斗的床位。
瑞斗就坐在床上,披著羊毛毯,手裡捧著一本書。他終於能坐起來讀書了,但腰部以下還是被束在床上。
平斯夫人認為他的情況不容樂觀,卻也沒有嚴重到需要送往聖蒙果院,但是他必須要留在醫療廂房觀察兩三個禮拜。
當然這項訊息也是在它們跑過她的腦海時被我捕捉到的。
平斯夫人秉持職業道德,不會隨便跟我們談論其他學生的病情,她是治療師,不是巫師廣播電台。

我一邊走,一邊盯著瑞斗,心不在焉地捏著滿口袋的胡椒鬼。
他床頭櫃上的花瓶早已空了(他清醒的第一天就要求平斯夫人把花扔掉),花瓶旁邊則擺著他的魔杖。
平斯夫人曾告誡瑞斗不要一直拿著魔杖,因為蜘蛛的意識還沒完全散去,如果他拿著魔杖且被蜘蛛操控,那麼蜘蛛可能會讓他在無意識下傷害自己,所以瑞斗只好將魔杖擺在床頭櫃上。
因為瑞斗不能像之前一樣隨時隨地抓著魔杖,導致他心裡缺乏安全感,總認為自己處在危險中。這幾天他疑神疑鬼,每次有人經過附近都一驚一乍,好像我或是麥朵會突然攻擊他一樣。

瑞斗依舊把視線黏在面前的書頁上,一臉平靜專注,可是他多數心力都放在傾聽我的腳步聲。
若能忽略他內心的各種聒噪,單純欣賞瑞斗讀書樣子,照理來說這副景象應該是相當賞心悅目,可惜我現在只有一個想法:
繼續裝啊。
當我在距離他的床位約一公尺處停下來時,他儘管好奇腳步聲為何中斷,卻也沒有抬頭,但他的手已經悄悄往櫃子上的魔杖移動。
我從口袋拿出一顆胡椒鬼,回頭看看平斯夫人的位置--很好,她在辦公室裡忙著檢驗從瑞斗腿上擠出來的膿液,不會注意到病房的狀況。
我高舉手,將胡椒鬼用力扔向瑞斗,這時,瑞斗終於按耐不住好奇抬頭,就這樣看到我行兇的一幕--糖果砸中了瑞斗的額頭,啪噠一聲落在他面前的書頁上,在寂靜的醫療廂房中特別響亮。
瑞斗的視線隨著胡椒鬼落在他面前攤開的書,又移向我,而他那隻伸向魔杖的手還懸在途中。
他的內心十分混亂,不能接受自己明明已經在這所魔法學校了,還得接受這種麻瓜待遇。
對瑞斗來說,他已經習慣在霍格華茲就是要用魔法修理人還有被魔法攻擊,卻沒預料到砸他的是糖果而不是咒語,這使得瑞斗心中那片寧靜花園彷彿有上百頭爆角怪狂奔而過。
唉,好尷尬。
 
柯爾頓……你這個!他也不掩飾了,手直接抓向床頭櫃上的魔杖。

因為這幾天都被蜘蛛控制,導致瑞斗重新拿回身體主導權後,他的動作和反應都比之前遲緩許多,我得等他去搆他的魔杖--我當然沒這麼傻,他還在以慢動作伸手時,我就已抽出自己的魔杖指著他。

怪人臭柯爾頓!瑞斗危險地瞇起眼睛,他搆魔杖的動作暫時停止了。
我很香的。

「我要出院了。」我說。「基於禮貌,我認為應該親自告知你一聲。」
聽到這個消息,瑞斗有瞬間愣住了。
你不是要去上廁所嗎?
誰要去上廁所了!你才去廁所!
我以為她會待到……
不了,我沒打算待那麼久,我趕著回去輾壓同學呢。

「送你一顆胡椒鬼,祝你早日康復。」
後面這一句當然是我胡扯的,我希望他住在醫療廂房越久越好。

他的手還伸在旁邊的小桌上,魔杖已經被他搆著並緊緊握在手中。
望著書頁上那顆糖果,他握著魔杖的手微微鬆開了又握緊。
我突然感到一股空蕩蕩的感覺闖入,還沒來得及深究,它很快地消散了,逐漸被取代成-這麼說好了-憤怒。
「我走啦。」我無視瑞斗的怒氣,將魔杖收回口袋,但沒有放鬆對他的警惕。
「嗯。」他低低地應了一聲,表示聽到了。
我剛走出醫療廂房的門,就聽到瓷器爆裂的聲音。我知道那是瑞斗用咒語把門邊的裝飾花瓶給打破的聲響,而我也很確定如果不是我閃得夠快,碎裂的東西就會變成是我的腦袋。
可喜可賀的是瑞斗仍慢了好幾拍,剛痊癒的他花在揮動魔杖的時間太久了。

媽的!瑞斗在內心咆哮,因為在醫療廂房不能大吼大叫,所以我發現他越來越擅長這麼做了。
好可怕喔。

阿紫 @purplemuse

1
@josephine42
1.
不過我沒有建議OC回想她與爸媽的對話
(・ωー)~☆
我覺得那段挺不錯的XD

因為計算機已經寫出來啦XDD

我也覺得瑞斗對於那些生物應該是這麼想的
所以他喜歡娜吉妮是因為她是正妹嗎

哈哈我不是想知道真正的答案啦XDD
我只是好奇瑞斗對於OC的血統有什麼看法

阿紫:嗚嗚教授你敷衍我 我要翹課(逃

其實我對飛行咒一點印象都沒有r
是可以不用交通工具在空中自由飛翔(x)的意思嗎

皮諾可 這個直接吊死(x)
我懂的 瑞斗是個機靈的小混蛋啊
╮( ̄▽ ̄)╭(被綠光

哈哈對 我想到的就是咕嚕
應該是兩個人格沒錯?
被對戒指的慾望逼瘋(˘•ω•˘)

2.
我也想喝棉花糖熱可可(*´﹃`*)

哇喔 瑞斗形象全毀欸(被綠光
不過OC沒有想阻止他嗎 還是說她只是想看熱鬧XDD
出動了兩個教授 蜘蛛毒真的有夠強的啊
(つ∀`)

麥麥我難得跟妳想法一致欸(x

大喊梅林萬歲是什麼啦 讓我想到希特勒萬歲😂😂😂
原來胡奇夫人這麼硬派的嗎Σ( ° △ °|||)
不過我感覺溫室裡的魔蘋果很有殺傷力啊
(つ∀`)

為什麼要請胡奇夫人來監督喝藥啦 霍格華茲教授們的課表不都爆滿到需要時間回溯器了嗎XDD
話說醫院廂房是不是只有平斯夫人一個人坐鎮啊(突然想到學校保健室XDD

為什麼要拉開瑞斗的床簾給OC看XDD
雖然綑綁play挺不錯的
蜘蛛為甚麼要一邊微笑一邊說放開我們啦XDD
精神錯亂ing

碾壓同學XDD
不 我討厭作業Σ(;゚д゚)
OC果然是雷文克勞的(つ∀`)
麥麥妳真的是小鷹嗎 妙麗都還比較像

蜘蛛的歌聲-->精神污染XDD
不過為什麼蜘蛛沒有追擊啊(例如噴絲把他們纏住
敏捷度不高嗎XD

我絕對不會說我把驅蟲魔藥看成驅魔神藥

不要偷拔花啊麗莎😂😂😂
妳們也太溫馨了吧♡(´ω`人)

瑞斗應該不知道麥麥睡著了?

「我是歐芙.柯爾頓,而我今天想讀符咒學。」
說的好 OC🤣🤣🤣

瑞斗應該不會被OC辯倒的?

巫師廣播電臺XDD

麻瓜待遇XDD
他們應該還不知道爆角怪?

天啊這集的笑點太多了XDD
而且瑞斗跟OC的互動太棒了✧(≖ ◡ ≖✿)

💻計算機 🚀 @josephine42

0
引用自 @purplemuse 的發言:
1.
不過我沒有建議OC回想她與爸媽的對話
(・ωー)~☆
我覺得那段挺不錯的XD
覺得不錯嗎XDDD
謝謝(*´艸ˋ*)
所以他喜歡娜吉妮是因為她是正妹嗎
從怪產電影的選角來看娜吉妮是正妹沒錯XD
不過覺得瑞斗不會因為誰長得好看就喜歡(´∀ˋ)
哈哈我不是想知道真正的答案啦XDD
我只是好奇瑞斗對於OC的血統有什麼看法
噢噢,原來是這個意思XD
其實只是普通的巫師家庭,比不上神聖二十八姓,
所以瑞斗對此應該不會有太多想法,
因為沒什麼利用價值(掩面
阿紫:嗚嗚教授你敷衍我 我要翹課(逃
教授:阿紫同學逃課是不對的喔(抓
其實我對飛行咒一點印象都沒有r
是可以不用交通工具在空中自由飛翔(x)的意思嗎
在第七集<七個波特>的時候有出現XD
鳳凰會試著把哈利帶到安全的地方,但途中遭遇突襲,老佛被形容為:有如一陣煙似的御風而行,第一次看的時候有點嚇到(/;◇;)/(/;◇;)/(/;◇;)/
沒錯沒錯一種自由翱翔的意思(o)
皮諾可 這個直接吊死(x)
我知道怪醫的皮諾可很可愛~~
但不大懂吊死跟皮諾可的關係(@O@;)

2.

哇喔 瑞斗形象全毀欸(被綠光
不過OC沒有想阻止他嗎 還是說她只是想看熱鬧XDD
出動了兩個教授 蜘蛛毒真的有夠強的啊
(つ∀`)
反正現在只是一年級啦,形象什麼的塑造很容易(毀掉也很容易
OC表示她就是只想看熱鬧,如果不是太危急都不想插手XDDD
雖然很想描寫瑞斗是怎麼爬上爬下很難捕捉,不過那段還是帶過就好了...😂😂😂
不過我感覺溫室裡的魔蘋果很有殺傷力啊
(つ∀`)
對胡奇夫人來說還好(?
畢竟她是個被設定為很硬派的夫人
為什麼要請胡奇夫人來監督喝藥啦 霍格華茲教授們的課表不都爆滿到需要時間回溯器了嗎XDD
話說醫院廂房是不是只有平斯夫人一個人坐鎮啊(突然想到學校保健室XDD
飛行課只有一年級,然後一年級又是剛結束期末考...胡奇夫人目前很有空的,她很樂意監督這些幼苗喝藥~
好像是,每次看小說都只看到一個龐苪夫人,推論駐校治療師可能只有一個😅😅😅

為什麼要拉開瑞斗的床簾給OC看XDD
雖然綑綁play挺不錯的
蜘蛛為甚麼要一邊微笑一邊說放開我們啦XDD
精神錯亂ing
平斯夫人表示瑞斗先生需要透透氣
瑞斗:什什什麼綑綁play!
蜘蛛表示人類面部神經那麼多有夠難操控的,我只是想擺出生氣的表情啊
麥麥妳真的是小鷹嗎 妙麗都還比較像

蜘蛛的歌聲-->精神污染XDD
不過為什麼蜘蛛沒有追擊啊(例如噴絲把他們纏住
敏捷度不高嗎XD

我絕對不會說我把驅蟲魔藥看成驅魔神藥
麥麥:我是啊,你沒聽過大腦在睡眠時也在學習嗎?(x

是的,敏捷度極低,屬於不會噴絲的那種,他們比較喜歡咬住獵物注射毒液,然後讓獵物精神錯亂逃走了又跑回來

驅魔神藥看起來很眼熟啊(x)
不,其實我看的是驅魔神探
瑞斗應該不知道麥麥睡著了?
他的確不知道,只是理性推測XDDD
瑞斗應該不會被OC辯倒的?
這是只為了表現女主在知識方面也不輸瑞斗(欸?😂
他們應該還不知道爆角怪?
或許是看圖冊看到的,像是長頸鹿跟大象是從百科全書看到的😂😂😂

天啊這集的笑點太多了XDD
而且瑞斗跟OC的互動太棒了✧(≖ ◡ ≖✿)
謝謝喜歡(ノ≧∀≦)ノ(ノ≧∀≦)ノ(ノ≧∀≦)ノ
這個✧(≖ ◡ ≖✿)了悟什麼的表情意味深長啊

阿紫 @purplemuse

1
@josephine42
1.
我也覺得XD
瑞斗應該是以自己是史萊哲林的後代為傲 自然也會喜歡象徵的蛇蛇(つ∀`)

果然是覺得OC沒利用價值r XD

原來是那裡(⊙_ʖ⊙)
御風而行嗎XDD
果然是討厭掃帚的男人XDD
讓我想到玻璃上石內卜形狀的破洞(つ∀`)

沒有啦 其實原本的梗是「皮諾可,這個直接電死」XDD

2.
爬上爬下的瑞斗感覺好獵奇XDD
這下子其他小蛇都不敢小看他了(x

沒錯 我也是想到驅魔神探XDD

巫師家庭小時候會給小孩看的那種👍

嘿嘿嘿✧(≖ ◡ ≖✿)

感謝計算機各種耐心解釋♡(´ω`人)

💻計算機 🚀 @josephine42

0
@purplemuse
1.如果大戰後這個破洞還留著的話,應該要把這塊玻璃錶框保存(?
不過這樣好像在時時諷刺人們誤會教授的那段日子還是算了...

原來是這個梗啊XDDDDDDD

2.
原來瑞斗不被小看是從這裡開始(寫入筆記(x

謝謝阿紫提供的建議d(・∀・○)

阿紫 @purplemuse

1
@josephine42
不過大部分人好像不知道真相欸 所以可能也不會同意(˘•ω•˘)

瑞斗:我精英般的形象$&#@*%

♡(´ω`人)

💻計算機 🚀 @josephine42

0
@purplemuse
我一直以為大戰後哈利有把關於教授的事情說出來(இ﹏இ)
不過其實有保留畫像在校長室,所以保留人形破洞的計畫應該是沒什麼必要XDDD

菁英形象出現可能要等晚一點,雖然在OC面前他完全沒有形象可言

阿紫 @purplemuse

0
@josephine42
喔不我發現哈利在最終決戰的時候嗆老佛的時候把全部的事都說出來了(除了石內卜是如何救哈利的) 這下全世界都知道教授是正義的一方而且深愛著莉莉了XD

哈利有沒有想過他如果去校長室的話.....
牆上的石內卜畫像表示尷尬

一想到畫像裡的鄧不利多可能會常常去騷擾石內卜就覺得很好笑(つ∀`)

Pokopolo @e920094

0
四腳著地爬行也太可怕了,讓我想到恐怖片大法師(嗚,我怕

查了一下胡椒鬼,原來有取暖的功用,麗莎真的好溫暖,身邊有這種雞婆朋友好幸運

感覺歐芙越來越作死了,幹嘛一直去激瑞斗啦!打情罵俏不是這樣的,我以為歐芙要把花和糖果分一些給瑞斗說

歐芙離開保健室前感受到的空蕩蕩的感覺,該不會是瑞斗感到寂寞了吧,摸摸頭喔瑞斗(被綠

💻計算機 🚀 @josephine42

0
@purplemuse
哦哦哦,想像鄧不利多去石內卜畫像串門子的畫面好有趣!
鄧:賽佛勒斯,要不要來個檸檬雪寶啊?
然後鄧不利多拉著石內卜到處去城堡內其他畫像騷擾拜訪其他畫像,記得小說有提到可以去哪幅畫喝葡萄酒的樣子...(●´艸`)

如果哈利在校長室遇見石內卜畫像確實會有點尷尬XDDDD
不過應該是只有一開始,後來就是心照不宣,蜜汁微笑(*´▽`*)
啊對,哈利嗆老佛的時候確實把事情都講出來了,真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了XD


@e920094
那部片最讓我覺得毛骨悚然的就是那個女孩被附身後,以驚人的瑜珈下腰姿勢下樓梯啊!(是說她的頭可以轉到後面也很恐怖)不過瑞斗這個沒那麼高難度,就是一般的四肢著地爬行(這樣講好像沒有比較不詭異...

沒錯沒錯,胡椒鬼就是取暖向(?)
在麗莎的家庭觀念中多吃胡椒鬼可以預防感冒(這不是官方保證)

畢竟是十一歲屁孩......
歐芙:欸嘿,敵人現在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欸,而且腦袋似乎還沒之前的靈光,現在是欺負他的好機會!
把花跟糖果分出去嗎?覺得瑞斗不會領情,歐芙也不想靠近他免得被轟掉腦袋,而且歐芙就是不喜歡他,所以她不會有這麼溫馨的行為XDDD

他可能會有點寂寞,但是只有一點點,因為歐芙在的話可以跟他吵架(x)比較不無聊,然後又因為歐芙救他時還說了些有的沒的(你沒有被丟下)但是瑞斗沒事會想辦法找事做的,所以他的孤單情緒很快就被扔糖果的羞辱給掩蓋了XDDDD

摸摸頭喔瑞斗
(⊙0⊙)(⊙0⊙)(⊙0⊙)
這真是大膽的決定和舉動!
我支持你這麼做!!!

阿紫 @purplemuse

1
@josephine42
也太可愛了吧XDD
喝酒是要來個man only night嗎(つ∀`)
鄧不利多毫不猶豫的往酒裡面丟了兩顆檸檬雪寶

瀕死石內卜:(反正都要死了告訴他沒差)
畫像石內卜:#&$%@!*=/

好吧我不知道教授死前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有沒有認同哈利了 但就算有感覺還是很奇怪 告訴一個男孩說我喜歡你媽喔
------------
(因為怕繼續歪樓所以我回在這裡好了XD)
石內卜不要擔心 鄧不利多是往自己的杯子裡丟(つ∀`)
鄧不利多:我才不要分給你呢 這些全都是我的

哈哈我知道
基於對讀者的說明有時候就不能完全顧及角色的意志了
如果讓別人從記憶可以看到什麼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話啦
但是如果這是石內卜的意志的話 也有可能是這樣哈利會比較相信他(一個必須要用愛來說服別人的男人
話說如果石內卜不死的話 他應該也不肯告訴哈利這種事吧(所以我一直覺得他必死
---------
雖然說只放跟鄧不利多的對話也行 因為記憶不能偽造?

羅琳大大似乎想把他寫成反面教材啊 所以下場不能好
只能當個工具人

教授 為了世界英國和平 安息吧(合掌

💻計算機 🚀 @josephine42

2
@purplemuse
聖誕節的man only night XD
石內卜驚恐地望著那杯酒:鄧不利多你做什麼?!快住手!

其實石內卜重點不是要告訴騷年說我喜歡你媽,而是要告訴他鄧不利多的計畫?
不過羅琳媽媽應該是藉這個機會可以告訴讀者為什麼懂得愛是個關鍵?

------
(因為怕繼續歪樓所以我回在這裡好了XD)
石內卜不要擔心 鄧不利多是往自己的杯子裡丟(つ∀`)
鄧不利多:我才不要分給你呢 這些全都是我的

哈哈我知道
基於對讀者的說明有時候就不能完全顧及角色的意志了
如果讓別人從記憶可以看到什麼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話啦
但是如果這是石內卜的意志的話 也有可能是這樣哈利會比較相信他(一個必須要用愛來說服別人的男人
話說如果石內卜不死的話 他應該也不肯告訴哈利這種事吧(所以我一直覺得他必死
那我也回覆在此XD
石內卜應該是可以抽取部分記憶,
我同意讓哈利知道他喜歡莉莉可能是為了要解釋石內卜為什麼會在之後這麼做,而這樣哈利會比較相信他w

然後這樣看來石內卜是個必須死的男人XDD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