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者】更新至第七十九章

發表於

計算機 @josephine42

64
歐芙:
接到你的來信了。
唯一建議,對他人友善些、包容點。
                                                                         母字
 
我中午回到寢室休息時,看到母親的灰林鴞停在寢室窗台上,腳上繫著一張短箋。讀完這張字跡整齊的短箋使我的胃因為緊張而翻攪,再次覺得中午的貪吃是個錯誤。
 
完成麥朵上次使我們差點毀容的作業後,我決定不要再冒著性命危險在課後與麥朵的魔藥攙和在一起。
然而對於要辭去小老師一職,我很猶豫(因為辭去職務表示會失去多借幾本書的獎勵),所以我寫信詢問父親的意見。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寄去的信會是由父親收到並回信,這次我也交代貓頭鷹一定要把信送去父親的辦公室,但我沒想到收信回信的竟然是母親……難怪我的貓頭鷹回來時顯得很沮喪而且有點心虛。
我的母親有時心血來潮會想關心我的生活,每每遇到這種特別時刻,她就會無所不用其極地用各種方式攔截我的成績單(最常)或信件(就像這次)。
 
她簡直是我幼兒時期的陰影,現在也是。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八歲那年的生日宴會上,堂哥搶了我的掃帚,還把它弄壞了。
「廉價物。」他一邊折磨我的掃帚一邊說。雖然他飛不好就是因為他飛行技術實在太爛,但你也知道,有些人無法接受自己的缺點,喜歡反過來怪罪於外界事物。
他比我大五歲,早已在霍格華茲上課,學的東西比我多。我在搶奪掃帚的過程中被他石化,無法反擊,只能在一旁眼睜睜看著。
等生日宴會結束後,我捧著掃帚的屍體一邊哭一邊向我父母告狀。
我父親忙著安慰我,說會買一支新的掃帚給我。結果我母親阻止了他,那時她對我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盯著我。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母親可以這麼讓我恐懼……又讓我失望,至少我以為她會和父親一樣替我打抱不平,或者是她會衝去修理我堂哥。
沒有,都沒有。
她沒有選擇把話說出口(因為父親一定會反駁她),僅是偏了偏頭,腦袋裡的想法清晰地向我傳達過來。
如果你沒能力保護自己愛的東西,就不要在那裡哭哭啼啼、責怪別人,假裝自己是受害者。
那是因為你沒能力,那是你的錯。
這些話真他媽的梅林,聽起來心情真夠差的。
 
最後我當然無法從父母那兒得到一支新的掃帚,但是我聽取母親的教誨,隔年(這段時間必然是用來增進我的能力)在生日宴會上狠狠地教訓毀了我掃帚的堂哥,給了他一個超級難忘的生日大禮,而我母親就在旁邊看著。
你以為她會阻止我的報復行為嗎?才不,她很欣慰地看著,那是少數她會為我感到驕傲的時刻。
那天之後,堂哥再也不敢自恃著自己的力量欺負我,如果他不想被打得屁滾尿流的話。
因此那年聖誕節,我就收到仍在神秘部加班的母親送來的禮物--當季最新型的掃帚。
 
這樣的人,現在居然告訴我要對其他人友善寬容,該不會是父親假冒她回信了吧?
我把短箋揉成一個迷你紙球,扔進抽屜裡,然後以大字形攤坐在椅子上,仰望著深藍色的天花板,上面黏著幾顆麻瓜的螢光星星,想到母親總是讓我煩躁,需要些生活瑣事來平衡一下,於是我想起關於星星的事情--
那些星星是麥朵聖誕節後帶回來的,麗莎覺得很有趣,就把它們用漂浮咒全數黏上,但我跟奧利夫都覺得這沒什麼稀奇,畢竟就只是麻瓜的東西,而且寢室沒關燈時,這些螢光星星看起來挺……廉價的。
 
廉價物。堂哥的嘲諷再次響起。
 我同意我們必須要有能力保護自己,保護自己愛的事物,但是當我們無力反擊時,真的就是我們自己的錯嗎?主動找我們麻煩的人呢?他們是對的嗎?
 
我把關於星星的回憶拋向腦後,又開始重新思考母親的詭異行徑。
 
那封信的意思不是真的要我對他人友善。
 
左思右想後,猜測母親的旨意應該是:既然已經有個可以博得教授眼球的機會,那就不要隨便放棄,指導一個有缺陷的(她的慣用語,我時常聽到她對屬下說:你做不出成品是不是因為你有什麼缺陷?)同學可以襯托自己的能力。
再來是最重要的一點:她不是建議我,而是命令我繼續擔任小老師一職。
 
我母親,多數時候我真不懂她在想什麼(但我在猜測她的短箋中所深含的意思倒是挺準確的。)。
這裡容我解釋一下:我聽得到她在想什麼,但我不懂她,就這樣。
不過她在神祕部工作,她與她所屬的部門一樣,本來就很神秘。
 
 
我隨手扯了一張羊皮紙,回覆母親一個簡短的信息。
好。
 
......那隻灰林鴞跟牠的主人同樣脾氣。
在我將回覆繫在牠腳上後,拋給我一個高傲的眼神,趾高氣昂地飛走了。
 
在灰林鴞飛離後,我用魔杖開始清理牠留在窗台上的排泄物(我已經習慣了,那隻畜生每次都看我不順眼,總會留點紀念物給我),想著父親可能也會給我相同的建議,但建議終究是建議,我能有選擇的餘地。
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因為母命難違。
 #80

阿紫 @purplemuse

1
@josephine42
如果瑞斗是因為童年生活的壓迫使他迷戀力量
那OC是因為母親的教導(無論有沒有說出口)而反擊的話 讓我不禁毛骨悚然

與其說不能理解
我倒覺得OC是不能認同母親的作法

神秘部竟然出現了啊 
有點期待ヾ(◍'౪`◍)ノ゙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josephine42
歐芙母的控制慾好強啊!
媽媽好詭異~就算能夠知道媽媽在想什麼,卻讀不懂她的心思
感覺這樣的人比現在的瑞斗還要可怕XD

計算機 @josephine42

3
@Sirious520
原來瑞斗還沒發現自己的身世?!我一直以為開學第一天瑞斗心情會這麼好是因為他已經知道自己是史萊哲林的後代了欸
嗯?不是啊XDD
如果有歐芙會知道,或是猜出來。
這個時候瑞斗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艸`)

@purplemuse 
1.
(話說查理好不像獅院 存在感有點薄弱 視線飄忽
奈威多數時候也不像獅院的啊,甚至還一度認為自己應該在赫夫帕夫
話說她有沒有擅長科目啊_(:3」∠)_(武器製造商 紅娘
這就慢慢看下去吧XD
話說瑞斗你怎麼只查了級長就放棄了 還有蛇院的全部學生名冊啊(保證你手抽筋眼繚亂
那個啊...瑞斗還沒想到要查到那裡,之後會的XDD((這應該不算劇透吧
他不知道父親是麻瓜?話說他是混血的話為什麼要提倡純血啊?(喪失記憶的我_:(´ཀ`」 ∠):_
沒那麼早就知道~~~
我想他的心態可能跟早期石內卜有點像吧v( ̄∇ ̄)v

2.
如果瑞斗是因為童年生活的壓迫使他迷戀力量
那OC是因為母親的教導(無論有沒有說出口)而反擊的話 讓我不禁毛骨悚然

與其說不能理解
我倒覺得OC是不能認同母親的作法

神秘部竟然出現了啊 
有點期待ヾ(◍'౪`◍)ノ゙
不太懂為什麼毛骨悚然XDDDD

不認同也有,還有就是OC對母親沒有站在她那邊感到不諒解(11歲女孩的煩惱(啥

我也很期待,不過她們不會像哈利一樣去神秘部冒險就是XD(媽媽:吊起來打

@gm40448101
歐芙母的控制慾好強啊!
媽媽好詭異~就算能夠知道媽媽在想什麼,卻讀不懂她的心思
感覺這樣的人比現在的瑞斗還要可怕XD
這應該不算控制欲,我的控制慾定義是隨時隨地。
歐芙母親只是偶爾想到就想管,平時放牛吃草的類型XD

麻煩的就是這種讀得到心思,但還是不知道她想做什麼的...

計算機 @josephine42

68
「原來你們在這裡啊。」
奧利夫和麗莎出現在雷文克勞的討論室門口。
「這麼高快累死我了。」奧利夫說。在我去上飛行課之前,我大概會先死在這些樓梯上。
雷文克勞塔有幾間藉由魔法懸浮於天花板的討論室,外型有如巨型的水滴,是由藍水晶雕琢而成。學生們可以依照自己喜歡的高度,從螺旋手扶梯(對,跟天文塔不同,這些樓梯有扶手!)抵達自己需要的討論室。
容易爆滿的討論室都是比較貼近地面的幾間,越接近塔頂尖端的討論室越沒人想去(不知道把討論室建得這麼高,是不是雷文克勞女士的惡趣味?),除了沒人想爬樓梯爬到死,更是因為駐塔幽靈灰衣貴婦時常在那裡徘徊,沒有人想長時間跟一臉憂傷的幽靈處在一室。
「你為什麼要選這間?這裡也太--」奧利夫準備大肆抱怨。
「這裡很安靜。」我說,簡單地讓她閉上嘴。不論是提供空間給麥朵充滿意外,外加噪音不斷的符咒練習,或是我想要給自己一點時間安靜一下,這間討論室都是很好的選擇……只是它高了一點。
「喂,試試看飄浮咒。」奧利夫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叫住正在練習修復咒的麥朵。「基礎題,術科測驗一定考。」
還一定考……你怎麼不說你出題的。
麥朵本來正試著讓一地的陶瓷碎片重新組回一個馬克杯,聽到奧利夫的下句話,立刻改成嘗試飄浮咒。
沃倫小姐!你真的相信啊!
看到麥朵興致勃勃的樣子,總覺得不太穩妥。雖然她之前的飄浮咒表現都還不錯,但是按照我對她的了解,每當她對某件事露出那種自信的樣子,怎樣都會讓我有不祥的預感。
「等、等一下--」我抬手要制止她,麥朵卻已經先喊出口了。
「穩加顛拉維薩!」
你剛才念了什麼鬼?
「破心護!」
除了麥朵之外,我們反射地舉起魔杖施展鐵甲咒,適時抵擋那些射向我們的碎片。對於這個有中等難度的咒語,這些透明的防護盾並不能支撐太久,我和奧利夫的堪堪擋住碎片後就消失了,麗莎的防護罩甚至在碎片攻擊的中途突然消失,讓她只能狼狽地東躲西閃。
對於這樣的結果,只能說不出我意料之外,但其他人也是這個想法。
奧利夫踢開了方才落在腳邊的碎片。
真是意料之內。她想著。
不要搶我台詞。
都是奧利夫啦!沒事叫她練什麼飄浮咒,明明知道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麗莎檢視著她被碎片劃開的長袍,用魔杖指著布料各處的裂口唸著:「復復修。」
「是溫咖癲啦唯啊薩。」我告訴麥朵。

溫咖癲啦唯啊薩!溫咖癲啦唯啊薩!溫咖癲啦……麥朵一直在腦中重複飄浮咒的正確唸法,我很欣賞麥朵的刻苦好學。
可是你也要看場合啊!
「經過這一學年的練習,你們應該可以開始進行中長距離的飛行了。我們今天要練習環繞禁忌森林還有黑湖……」
飛行課的胡奇夫人講解著今日的課程任務,而我很懷疑麥朵到底聽進去多少。
所幸麥朵的飛行技術並不差,令整個寢室震驚的是她居然還飛得很好。
要知道,在第一堂飛行課開始前我和奧利夫、麗莎在麥朵背後打賭她到底能在掃帚上支撐多久,甚至我們還針對麥朵可能墜落的各種情況,在羊皮紙上模擬各種空中救援方式,很遺憾--不,是很令人高興地,從頭到尾麥朵都安然地待在她的掃帚上。
比較令人意外的則是--
「湯姆.瑞斗。」胡奇夫人點名,順便將掃帚分發給我們。
瑞斗表面從容地走上前,從她手裡接過掃帚……不過他內心卻對接下來的飛行驚恐萬分。
沒錯,幾乎十項全能的湯姆瑞斗這學年差點敗在這個由樹枝和木棍構成的掃地用具。他恨死了騎上掃帚時,木棍抵在他兩腿間的感覺(即使有透明坐墊還是讓他很不舒服),還有這也讓他想到在孤兒院時,院長用來體罰他的破掃把。
新仇舊恨之下,別說瑞斗討厭掃帚了,掃帚也不見得喜歡他,而且我得說他的飛行技術真的有待加強。
微風輕拂著我們腳下的草坪,掀起一道道翠綠的海浪,陽光溫暖而不烈,天空湛藍,是個非常美麗的日子,但是瑞斗的心情一點也不美麗。他頭仰四十五度讓陽光照亮他的臉孔,好似在享受這個好天氣一般,可是他卻是在想著:
等一下我會不會掉到黑湖裡?
放心,我會看著你被胡奇夫人撈上來。
這把破掃帚會不會把我甩到禁忌森林裡?
也許你可以好好學習如何與生物相處吧。

「對不起!」有個史萊哲林學生在後退時重重撞了瑞斗一下,兩人一起跌到地上,而兩把掃帚也滾落在一塊。
「沒關係。」瑞斗又展現出他的招牌微笑,但是他心裡已經把眼前這位同學的祖宗問候個幾百遍了。
他伸手將對方拉起來,「沒關係。」瑞斗又咬牙重複一次。
那個男孩拿起躺在草坪上的兩把掃帚,又把其中一把遞還給瑞斗,然後低著頭跑開了。

瑞斗繼續傷春悲秋,擔憂著等下的飛行。
但我看到男孩背著瑞斗跑開時,臉上的喜色。
當他從我旁邊跑過時,我聽到他這麼想著:成功了。

什麼東西成功了?
我想起男孩撞進瑞斗懷裡的情景......哦,原來啊。

 #90

GRM"D"👑安琪拉🤿換氣中的潛水員 @Sirious520

1
咦咦是互換了掃帚?要陷害瑞斗嗎?XDD我覺得他下場會很慘啊…

阿紫 @purplemuse

2
@josephine42
1.
不過奈威的勇氣最後得到了證實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查理的表現(鼓掌

我感覺瑞斗不先查完霍格華茲建造以來所有的史萊哲林學生 是不可能去查別的學院的(我懷疑他甚至會去查
除非他這個年紀的時候比我想像的還容易動搖🤔(難道他對血緣還沒那麼執著

因為這種社會某方面的殘酷由自己的母親來教導啊(唉
而且感覺她並不是心疼OC受到其他相信力量的人的傷害 
而是她本身就信奉著所以厭煩OC的「懦弱」

2.
恭喜麥朵發現了她與混血王子不相上下的天賦——自行發明惡咒(x

我想瑞斗一定也不擅長占卜學
不過連妙麗都無法精通
似乎也不能怪他
(倒不如我好好奇哪個我認得出名字的霍格華茲學生精通占卜學

老實說騎掃把一直讓我無法理解
不會很痛嗎(別提在上面飛行還有重力加速度
而且容易絕子絕孫(不管男女

要不是男孩的反應 我會以為又有新的CP出現了

計算機 @josephine42

3
@Sirious520
欸嘿,沒有啊,沒有換啊
如你所願XD一起來陷害他吧~這樣黑化好像也不奇怪了(喂
這個他是指瑞斗還是那位史萊哲林同學?XD

@purplemuse
1.
不要因為查爾斯外表溫和你就覺得他不像葛萊芬多QQQQ
這樣我要搬出蟲尾喔!
好啊,就期待一下(X

會特別描寫他去查級長,我想部分是因為瑞斗自認血統優秀,而級長通常是佼佼者會去當(我不知道榮恩是怎麼回事),再來就是如果要查的話應該從小範圍去查,再去查大範圍。(所以我比較偏向他會先把級長查一輪,但我也同意阿紫的想法,THX)
一開始他應該只是要證明他父親也是個巫師,不得已的時候也會查其他學院

為OC默哀
不過早點讓她知道社會殘酷也是好處吧
只是她母親是秉持著教導女兒的想法還是厭惡女兒的懦弱
出發點不同,給人的感覺就不同了

2.
這就像西蒙炸了羽毛一樣啊(危害程度不同而已

我也很好奇到底誰擅長占卜學(瑞斗自己也會占卜就不用叫別人竊聽預言了XD
占卜學妥妥地就是靠天賦的學問啊(或是靠嘴砲的天賦
(珊卓瓦拉斯基?

我很想知道要怎樣坐在上面才不會痛
不過哈利好像沒這個困擾
所以應該是有正確的騎乘方式吧(?需要去請教胡奇夫人

新CP嗎XDDD

GRM"D"👑安琪拉🤿換氣中的潛水員 @Sirious520

1
@josephine42
「他」是指瑞斗的同學啦XDD
如果瑞斗發現了他下場會很慘(?)好吧也許瑞斗會說沒關係然後在心裡問候他祖宗XDD

阿紫 @purplemuse

2
@josephine42
好吧 仔細回想一下葛萊分多鬧的好像就劫盜四人組  雙胞胎 哈妙榮三人組
其他大概只有跟史萊哲林才會打起來
(我在同人看到蟲尾是犧牲自己去背叛波特父母 我覺得還蠻妙的

嗯嗯我也同意會先查級長(其他學院只是勉強順便
大概是⬇️!?
蛇院級長>蛇院普通學生>其他學院級長>其他學院普通學生>查不到(啞炮、爆竹、麻瓜......)(瑞斗崩潰)
關於級長 蛇院級長應該是=優秀沒錯(爭權奪利
不過獅院的級長......雙胞胎表示蠢蛋才會當(x

出發點真的重要(過程中給人的感覺也不一樣

我只是認真思考如果再一樣的唸錯 效果會不會一樣XD
一樣的話應該可以算新咒語(如果效果比正確使用漂浮咒來攻擊還強的話

我很想看到有人認真占卜
不然我都快以為占卜就是崔老妮起乩

感覺側坐最不痛但易摔(´・ω・`)

我突然想起來瑞斗之後應該是完全不怕禁林、魔法生物的
根本他家
獨角獸這麼可愛你怎麼可以殺角角

每天上學都要死亡的Lucy /露西 @NarniaLucy

2
@purplemuse @josephine42
其實啊!(請各位夥伴們,翻一下穿越歷史的魁地奇新版還舊版都可以)
飛天掃帚是有隱形的軟墊的,所以不會造成絕子絕孫。
但至於為什麼弗雷、喬治屁股長痔瘡,坐上飛天掃帚為什麼會痛,我就不知道了(誰會想知道)[詳情請看哈1]

阿紫 @purplemuse

1
@NarniaLucy
所以意思是說
他們騎掃把的時候看起來是懸空的?
這點在電影裡似乎沒表現出來XD
(我也很好奇電影怎麼拍的 吊鋼索?
並且在發展出隱形軟墊之前
仍然會絕子絕孫

每天上學都要死亡的Lucy /露西 @NarniaLucy

1
@purplemuse
阿紫,他們是坐在一個機器上模擬,拍好後會用特效模擬魁地奇比賽。
在發明軟墊前的確會絕子絕孫。
不過巫師、和女巫不會騎飛天掃帚長時間旅行,畢竟剛開始出來的飛天掃帚根本沒有處理,據說坐起來的還會刺刺的……(傻眼)

計算機 @josephine42

1
@Sirious520
看到這麼溫和又禮貌問候他人的瑞斗真是溫馨(x

@purplemuse
同人有著極為寬廣的想像空間XD
(雖然我看到蟲尾犧牲自己去背叛波特夫婦這句也是感覺有點微妙

這麼多才會花了他前面幾年時間去查┐(´д`)┌
雙胞胎是在暗示他們前面幾個哥哥都是......?

我覺得不會一樣XD
這麼輕易就可以發明一個新咒語的話,
符咒學實在沒什麼專業可言XDDD

算命學有可能認真算
占卜你比較可能看到有人認真嘴砲
但是崔老妮家族卻是有真正的預言家,
而且崔老妮有時候也是會做出正確的預言(要對崔老妮有信心

側坐不錯,感覺很優雅w(也是如你說的一下就滑出去,結果掰了

所以那是之後~~
也對,當一個人所向無敵時,不論去哪都不用害怕了ɷ◡ɷ
根本他家後院
角角的血能延年益壽,好角角的血不喝嗎?

@NarniaLucy
原來如此!!!(OAO)
謝謝Lucy!(是該考慮收藏穿越歷史魁地奇了

計算機 @josephine42

61
你真以為我會這樣想嗎?
很遺憾(這次是真的很遺憾),那名撞倒瑞斗的史萊哲林男孩根本沒給我誤會的想像時間。
我成功與瑞斗調換了掃帚了!
他跑向距離人群最遠的幾個男孩子身邊。那幾人站在城堡牆邊的陰影下,臉龐因為遠距離和光線不足而難以看清,但只要利用他們內心的聲音來判斷,仍是不妨礙我辨認他們。其實他們並不值得分辨誰是誰,無非就是幾個自視甚高的純種家族後代組成的小團體:艾福瑞、佛力、布洛德、雷斯壯,今天馬份沒有出現,肯定又是用體弱多病當藉口吧。
其實從我這個距離是沒辦法聽到那群純種後代的談話內容(當然以瑞斗的位置更不可能聽到了),不過他們腦袋裡的想法實在很難不引起我的注意,連帶他們的正說出口的話都可以從思緒中反映,所我也把談話內容給聽進去了。
「做得好,布洛德。」原來那個冒死撞倒瑞斗的叫布洛德啊。
「那一切就按照計畫行動吧。」艾福瑞說。壯碩的艾福瑞是這群小混蛋的領頭,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然而他看似威風,實際上也是聽從高年級指令行事的小嘍囉,一點自己的看法也沒有。
「不會出事吧?萬一搞出人命……」
「卡羅說沒事就絕對沒事,而且她的要求你還能說不嗎?」
如果出事了,卡羅說就找個頂罪的……
哦,聽起來很像是那個七年級的卡羅會做的事。
怎麼辦……要是瑞斗就這樣死掉了……
真的很麻煩呢,我現在也不確定要這樣放任不管還是去提個醒?
太好了!總算能報仇了!那雜種肯定沒想到會有這天。
我不知道一個人要有多蠢才會認為這樣搞不會出大事?
 
「湯姆瑞斗。」
他暴躁地看了我一眼,怪人柯爾頓。瑞斗本來正想像著等下他飛行時如何大展梅林的奇蹟,分出心力把布洛德踹下掃帚(我真的很懷疑在掃帚上的瑞斗有這樣的能耐,事實上,飛行時他根本就是上半身與掃帚柄平行相貼,雙手緊抱著掃帚,整個人與其親密無間,要他抬頭看下前方都有困難)。
「你的掃帚--」我本來會警告他關於掃帚的事情--本來。
可是下一秒我瞇起眼睛,有點不敢相信我看(聽)到的想法。
……每個人平穩飛翔時,瑞斗單手放開,抽出魔杖,朝著前方的我舉起魔杖……
你幻想的主角不是布洛德嗎?為什麼換成我了!而且你飛行技術那麼爛,最好能做到單手!
那瞬間,我發現我缺少了成為聖母的潛力--去死吧,瑞斗!

「你的掃帚尾端看起來真美。」我說。對啊,何必去多管閒事呢?
 這女人又在說什麼鬼話?
瑞斗的表情一下扭曲成可笑的形狀,接著他把臉轉過去,不再多看我一眼。
此時胡奇夫人又告知等下若是有意外發生,我們該如何求救,並教導我們如何用魔杖發射求救信號,在每個人都拿出魔杖練習一次後,她又向我們介紹那一字排開的學長姐們,大約有十來個人。「每個小組都會有一個學長姐帶領你們,盡量不要脫隊……」
 
我剛才有拿對掃帚嗎?真討厭,學校的掃帚看起來都一樣爛……
布洛德在跨上掃帚前惴惴不安地想著,他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成功與瑞斗交換掃帚。
史萊哲林怎會出你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

 #91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