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OC【背棄世界也可以】,2021/05/18更57

發表於

涼笙 @funeral

1
「哭成淚人兒的女孩來到床邊,努力壓下想暴(抱)上對方的衝動」
其實好看到我有些不曉得該如何留言,每天都期待下一章出現,只好幫忙抓抓蟲

中土世界的精靈書店xD  @Elenrian

3
@sbarking2020
反覆看了三次
這章虐得好爽(不是
心疼教授和琳西...
但是不知道他們的感情會不會因此更進一步呢?😉😜
完全不用擔心教授會死掉因為琳西還在阿!
期待更新🙏

LynnYue @sbarking2020

0
霍格華茲的遊戲已經不把教授放封面了。。。
不然就醜化他。
怒,不玩。

LynnYue @sbarking2020

1
@funeral 親愛的,好看的不知道怎麼留言我也是笑了。
謝謝抓蟲,原文好像不太ok...XDDD

LynnYue @sbarking2020

1
@Elenrian 虐的很爽是。。。。
我知道大家都在期待感情線,接下來很重,放心www

中土世界的精靈書店xD  @Elenrian

1
@sbarking2020
喜歡看虐虐...我是不是有病阿
才過2天又想看更新了QQ
大大一定要繼續更文喔!

曹雅惠 @swes9550321

1
天啊,這次更新像似嗑上一大勺糖,還有教授在琳西細心照顧下,開始想重視這個難得的家人?到底是哪種家人關係啦,我還等著你倆發紅色炸彈欸😫

LynnYue @sbarking2020

4

52.和解



黃昏時分,石內卜醒了。
他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房裡燭火未燃,只有窗外光線透進來。
伸展一下手臂,指尖擦過什麼東西。
女孩的睡臉就在他手邊,幾綹頭髮散在臉上,眼睛因為疲累和哭泣微微的紅腫著。
石內卜一陣心安,細想著這次突襲。
魯休斯用陌生的貓頭鷹傳來訊息,雷斯壯夫婦找上門來,質問著有關石內卜的事情,暗殺令一到手,便召集食死人發動攻擊。
石內卜早就想好那段時間必須和佛斯坦家保持距離,維持活動範圍在紡紗街周遭。為了扮演好鳳凰會成員的角色,教授甚至親自對落單的食死徒挑釁。
然後就在昨天傍晚,貝拉帶著七個黑巫師出現在小屋附近,對著整條街扔各種黑魔法。
「賽佛勒斯.石內卜!你這個懦夫!滾出來面對你的死期!」
貝拉癲狂的喊著,她當然沒有查清石內卜的房子是哪一間,所以只能挨家挨戶的轟炸。當幾道紅光打在範圍防禦咒上,貝拉雷斯壯才發現目標所在。
教授本就不在意那些麻瓜鄰居,除了隔兩戶住著小時候常會對他點頭微笑的老夫妻,還有再往前的那對可憐母女-天知道她們家也有個嗜酒如命又爛賭的"男主人"-不過都在幾天前被勸離紡紗街,現在這條街上大多是空屋,不然就是住著一堆鱉三和小混混。
那幾棟房子或被燒或被炸開一個洞,裡頭住著的人們連聲尖叫,在逃竄的過程中不是被打暈就是被抓起來丟得老遠。
石內卜一派輕鬆的走出家門,身上放著簡單的防禦咒,然後直接甩出萬彈齊發-他甩的可不是小蜂鳥,而是碎石路上的尖石。
貝拉本來的魔法造詣就不低,跟在佛地魔身邊也學了不少毒咒,隨手一甩就擋掉攻擊。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用那麼低劣的黑魔法對付我?」貝拉眼睛瞪大,像是要冒出火一樣。
「我以為,」教授依然慢悠悠的說道:「用這種魔咒對你們足以。」
貝拉不是那種會被他激怒而一對一決鬥的人,她命令所有人集中攻擊石內卜。那些臨時被召來的食死徒當然沒什麼威脅性,但一次性對付那麼多隻魔杖,教授在幾個回合後還是顯出不耐煩。
「安逸的生活過太久了嗎?石內卜,你必須為了背叛主人付出代價!」
教授已經擊暈三個黑巫師,還有時間轉過頭來諷刺:「雷斯壯,如果妳來就是為了說這些沒用的,我建議妳回去練好妳的魔咒。」
「撕淌三步殺!」
「咒咒虐!」
三人-雷斯壯夫婦和石內卜-同時喊出咒語,巨大的魔力波動撞擊在一起,其他巫師根本無法介入。黑魔法的碰撞很容易殃及旁人,食死徒的專長又幾乎都是攻擊魔法,保護自己什麼的太困難。
教授為了不讓對方起疑,並沒有保留實力,幾個低階的食死徒聽過他的傳聞,卻是如今才見識到實力雄厚的石內卜。
獨自長時間抵擋兩道不赦咒還是比較吃力的,他並不想戀戰,逐漸加強力度。
雷斯壯夫婦處於劣勢,交換眼神後貝拉邪魅一笑。他們會結婚不是沒道理的,雷斯壯先生也被傳染了瘋癲的行事作風,各方面都慣著比自己年紀小的妻子。
「艾弗瑞!給你立功的機會,殺了他!」
離他們最近的巫師身子一震,被再次催促才遲疑的舉起魔杖。石內卜稍微分神的瞥向那人,他不像鄧不利多可以用強力無杖魔法,但基本的抵擋還是辦得到,他冷靜地舉起左手。
「四分五裂!」
然而貝拉就等著這瞬間,她剝離自己的詛咒,讓道夫.雷斯壯獨自撐著,然後抽出匕首,電光石火間衝到教授面前,伸手就是一刀劃開胸口,然後趕緊向後撤拉開距離。
石內卜悶哼,一怒之下轟開道夫.雷斯壯,在他身上也留下深深淺淺的傷痕。
那個叫艾弗瑞的食死人回過神,和貝拉聯手對石內卜發出更多惡咒,不得不說貝拉真的是戰鬥高手。教授顧不得身上的傷又丟出幾個魔咒,打退了艾弗瑞,卻無法抵抗更多貝拉的攻擊。這女人殺紅了眼,連續的魔法和近距離物理傷害交替,加上其他嘍囉的掩護,教授有些分身乏術。
石內卜被逼得幾乎是火力全開,各種範圍魔法砲擊,但他無暇多用防護咒,身上的傷也越來越多。
見對方動作漸緩,貝拉再次手拿冷兵器衝向前。
「死吧!」
石內卜沒有躲開,他要正面解決這個女人。
「噗!」
匕首捅進腹腔,教授吐出鮮血,貝拉露出勝利的笑,但下一瞬魔杖已抵在她胸口。
撕淌三步殺的紅光在她胸口炸開,女人破敗的身體往後飛去,手上的刀卻也硬深深劃開石內卜的肚子。
嘍囉們見狀紛紛補上惡咒,石內卜身上的血已經噴湧的到處都是,不一會兒腳步竟有些飄忽,他開始分不清臉上的是汗還是血。
石內卜退到自家門口,瞇著眼放出最後兩個鐵甲咒,然後踩踏門檻。
「烈火熊熊!」
成熟的男聲憑空響起,帶著憤怒和一絲絲責備。金紅色的烈焰包圍食死徒隊伍。
鄧不利多現影,藍色眼珠裡燃著火,和藹的老巫師難得動怒。
「束手就擒吧,在我沒有後悔之前。」
巫師們驚慌的待在原地,看向還有意識的道夫.雷斯壯,他恨恨地看著來人,用最後一點力氣大喊:「撤退!」然後帶著昏厥的妻子消影。
「教授?教授你醒了?」琳西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小傢伙睡眼惺忪地看著他。
「恩。」
「你感覺怎麼樣?我準備了止痛劑跟活力藥水,我想也許你醒來會需要。」
教授已經退燒,他的恢復能力超群,尤其是有琳西做的魔藥輔助。
「補血劑吧,」石內卜撐起上身坐直:「妳做的效果可能比我還好。」
琳西覺得教授可能受傷太重,有點壞掉了,這麼直白的誇獎自己是石內卜的作風嗎?
可惜琳西只是再度落淚,連她自己都有點無措。
「好、好,我去拿。」
教授伸手抓住起身的琳西,卻牽動傷口,倒吸一口氣。
「天!你怎麼樣?」
石內卜讓女孩坐下,用下巴指指床頭櫃上的木盒。他剛才就已經瞄到盒子裡的各色藥劑。
女孩胡亂抹掉眼淚,遞過兩瓶高階補血劑。石內卜把藥送進喉嚨裡的時候,感受到琳西一直盯著他看。
「妳這樣看著我傷口也不會好得比較快。而且...為什麼給我的藥水那麼難喝?」
琳西頓住,終於停止哭泣。教授絕對是壞掉了,竟然會計較魔藥好不好喝。
「時、時間緊迫,我沒注意到,抱歉。」
長吁一口氣,石內卜挑眉道:「這不是我想讓妳道歉的事。」
小白蛇眨眨眼。
「也許妳還有什麼該跟我說的?」
小白蛇低下頭。
「……我是不會為剛剛的話跟你道歉的。」
「什麼話?」
「就是…你不能、你不能隨便把自己送進那麼危險的情況,」琳西想起鄧不利多的話,底氣十足的說:「你是不是以為這樣就可以保護我們?但什麼都一個人扛著不跟我商量,要是你…我們該怎麼辦?」
「我以為,」教授恢復一絲不苟的表情,十指相對,「妳也沒有告知妳在調查黑魔王和莫瑞斯•弗斯坦的事。難道這就不算在玩火嗎?」
原來是因為這個?
「可是…全世界都知道弗斯坦家在對抗佛地魔,而且芬克斯不是都有把調查報告給你嗎?你說的‘我的私事’就是指這個?」
「難道還有什麼別的?」
「當然沒有!我沒有事情需要瞞著你,我只是,想要等消息確定了再跟你討論。」琳西負氣的雙臂交叉,「不像某人總是把我當小孩子,什麼都不說。」
「生理年齡來說,妳確實是小孩子。有時候妳的心智年齡也沒多成熟,比如現在。」
石內卜假笑,他知道關於琳西暗中查訪的事情可能當下真的是自己反應過度,但如果因為這樣暴露弗斯坦莊園的位置,後果不堪設想。這也是為什麼石內卜寧可自己面對預料中的報復攻擊,也不願冒險把那幾個孩子置於危險之中。
但他應該曉得琳西做事是經過思考的,至少芬克斯也是個謹慎的人。石內卜只是不願意女孩對他有秘密。
「所以,妳的調查進度?」
「呃,其實昨天下午,我已經見到莫瑞斯表哥了。」
琳西大略講述來紡紗街之前的事情,教授沒有過多的表情變化,只是聽到催狂魔和莫瑞斯被咬的時候皺了幾下眉頭。
「所以我跟校長要了一點狼毒藥劑,希望莫瑞斯能熬過變身。」
教授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妳可能不知道,我改良的狼毒藥劑有兩種。送去魔藥協會,也就是妳拿的這種,藥性很強,可以強迫人體不變身,但過程很痛苦,他得熬過整個月圓,也就是背負副作用兩三天,然後還得花更多時間休養。」
琳西假想應該是鄧不利多求他很久他才不甘願的做出這種改良吧,還可以順便整月亮臉路平。
「另一種是我後來研究出來的,但成本高,我並沒有做太多。它可以讓人順利變身成狼人,但是保留人類心智。實驗證明,這是更為有效的。」
實驗品應該還是路平吧,他肯定更愛這種,但他應該負擔不起材料的費用,只能忍耐身體上的不適了,總比沒有強。
「而妳的表親很幸運,我這邊還有最後一瓶存貨。」
YUE:
偷偷恢復一周兩更了~希望可以維持XD

下一張 #207

楓雪 @m51511ad

4
我從PoPo看到仙境~
劇情真的是越來越精彩了~
玥大大的文筆真的很好,看完都希望不要結束!
越來越期待接下來的放閃時光(雖然已經被閃很多次了
最喜歡教授英雄救美的時候,真的是會想到電影第三集教授看到路平變身護著那三隻的畫面(真心大愛
最後不毒舌壞掉的教授也好萌
偷偷跟你說我重頭反覆看了4遍了……
然後越來越被教授吸引……(我沒救了……🙄
這已經變成二跟五我最期待的事了……


玥大大加油!😁

LynnYue @sbarking2020

1
@m51511ad
這種令人感動的留言阿(舒暢)
為了你們堅持不再斷更!盡量在90章完結。
偷偷問一下,會對實體有興趣嗎?
會更新一些部份哦~

楓雪 @m51511ad

1
會喔!實體出了一定要告知啊!!!😫

一定會手刀衝去買~

LynnYue @sbarking2020

3

53.迪比克.貝奇


  密集調養幾天後,石內卜幾乎痊癒,兩人也算是和解,至少相處模式回到貝拉逃獄前的自在。
  紡紗街的房子雖然用魔法恢復原狀,麻瓜的記憶也被修正過,但石內卜還是製造自己失蹤的假象,假期後半完全待在莊園裡,有任何需要補給的全都交代給魯休斯。
  琳西除了事發當天給教授清理過一次身體,後面連擦藥這種事情全都丟給小精靈或是讓教授自理。畢竟清醒了嘛。
  另一件事情,則是莫瑞斯回波巴洞念書,他的好友迪比克•貝奇卻因家人要求,留在英國。他要在霍格華茲唸完最後一個年紀。
  據麥教授所說,迪比克即使缺席很多N.E.W.T.s的課程,但考試成績顯示他就算立刻畢業也不成問題。迪比克本人倒是沒有反對,他覺得能回母校也是不錯的選擇。因此開學前夕,他很開心的目送哭得亂七八糟的莫瑞斯。
  迪比克坐在橡樹旁翻著書,手指細長、骨節分明。五官被陽光照得更有立體感,眼睛是煙綠色的,但在有光的地方看起來又像藍色。深褐色頭髮在腦後微卷,他不太花心思整理,但這樣的微亂髮型顯得他瀟灑不羈。
  這樣的男人最受女孩子歡迎,要是他願意多笑笑的話,霍格華茲就沒西追和跩哥什麼事了。
  「你找我嗎?」琳西在他旁邊隨便坐下。
  迪比克微笑:「我太久沒回英國了,覺得這裡改變很多呢。聽說三年級以後可以週末去活米村,我想妳可以做我的嚮導。」
  「活米村?哦對,你二年級就轉去波巴洞了吧?不過…你還沒交到朋友嗎?」
  開學近兩週,但帥氣的迪比克依然形單影隻。雖然剛復學,他已經是雷文克勞的顏值擔當之一,不過他對那些女孩子完全不感興趣,成天跟在琳西身邊。只要沒有課他倆不是去圖書館就是陪琳西處理魔藥課助理的雜事。這樣的郎才女貌誰還敢打擾,迪比克自然是交不到朋友。
  「我不喜歡跟金魚腦相處。」迪比克看著遠方,丟出這句話。
  「什麼意思?什麼腦?」
  迪比克翻了個白眼,「金魚的腦容量只能放進七秒內的記憶,也就是說他們除了吃喝拉撒睡,什麼也不會。」
  「真刻薄,迪比克。所以我算是你用來隔絕金魚們的煙霧彈?」
  「妳至少是一面堅實的盾牌,琳西。除非妳已經淪落到跟這裡的某個男人交往,那我只能替妳的大腦寫墓誌銘了。」
  「呵呵,真是感謝,那倒不著急。要不是我看出你們之間的眼神交流,你就不怕我真的愛上你嗎?」
  迪比克笑了,然後俯身靠近琳西,在她耳邊呢喃:「我不相信妳會跟妳哥哥爭寵,甜心。」
  兩人曖昧的互動被零星路過的學弟妹們盡收眼底。
  「梅林阿,那是貝奇學長和弗斯坦?原來他們真的在交往?」
  「拜託,他們已經訂婚了,你不知道嗎?」
  「真的?什麼時候的事情?」
  「呃…其實我也是聽說的,但你看他們都敢公開親熱了,絕對是真的!」
  迪比克的出現在霍格華茲引起討論。同學們對他印象也不深,只知道他在兩所學校間來來去去,來自一般的巫師家庭,卻有個法國魔法部副部長的哥哥。不管怎樣,青少年總是喜歡八卦的,這對璧人才花了幾天時間就變成公認的校園CP,當然也有傳聞他們是多年筆友,現在迪比克為愛回到英國,就是希望和琳西在一起。
  琳西輕嘆,「所以,你真覺得我不該有個男朋友什麼的嗎?」
  「據我觀察,妳身邊真的沒什麼好男人,除非你要為了生個純血後代等馬份或波特長大。但他們可不是妳的菜,而且妳也不是在意血統的人。難道妳是嗎?」
「別鬧了,你也知道我跟他們的關係。不過你個性本來就那麼糟糕嗎?還是去波巴洞學壞了?」
「我的脾氣應該比妳那位魔藥教授好很多吧?雖然他的職業操守令人欣賞,但有眼睛的人都看出來他太過偏心。」
「他是院長,偏袒是正常的。弗立維教授也會抓機會幫你們加分不是嗎?」
迪比克懶洋洋地向後靠,享受背後抵著樹皮的觸感:「妳看過石內卜幫別的學院加過分嗎?不過,人都會有私心的,我理解。」
琳西不置可否,石內卜的個性應該是改不了了,不然也不會被人誤解到死。
* * * * * * * * * *
「琳西,妳真的跟貝奇在一起了?」
卡蒂爾一個人佔據交誼廳的長沙發,她剛剛和另一個雷文克勞的學長約會回來,大概是八卦網又收到什麼"可靠"消息了。
琳西根本不看她:「妳說呢?」
「好吧,妳到底對什麼樣的男生有興趣?五年了...」卡蒂爾坐起來,「整整五年!妳唯一的緋聞對象就是比爾.衛斯理,而且還不是真的,妳怎麼對得起這張臉?」
闔上書本,琳西笑著回應:「難道像妳一樣每年換一個男朋友才不負青春嗎?我可沒那麼大胃口。」
「別那麼說,多經歷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樣的,對吧?」
「那妳好好挑,哪個可以跟妳共度周年紀念的記得找我慶祝。」
「那妳呢?真的不接受那個大帥哥?我都不知道妳是怎麼把他拐來的。」
琳西無言,轉身回寢室。

莫瑞斯渡過變身期後自然暫居弗斯坦莊園,他和琳西商議繼續由她坐家主之位,但部分法國產業回歸莫瑞斯名下。回法國的前一晚,琳西蹲在小花園剪澎絨草的嫩芽,意外的聽見兩個男聲交談。
「迪比克,你知道只要你開口,我就會想辦法留在英國。」
「莫,你有你該做的,把家裡打點好,幫你妹妹分擔一些。我們之間已經有了約定,雖然很討厭這樣說,但我也有責任讓我的家人安心。」
莫瑞斯停頓了一下,鄭重其事地說:「我們已經準備好了要公開對吧?我需要知道答案,迪比克。」
「別那麼多愁善感,我拿到畢業證明就立刻過去找你,到時候誰也管不了我。」
「不,你不懂!我、我差點失去你了!看看這傷口,如果不是羅蘭小姐把身上所有的珍貴魔藥用在你身上,你早就死了!你為什麼總那麼自大?為什麼要來救我?你知道我會變成那種...東西,還守在我身邊,這是該死的為什麼!」
莫瑞斯的語氣是琳西從沒有聽過的,他總是那麼樂觀陽光,但現在深情而激動,身為妹妹,她差點就要探頭偷看了,但這個距離和角度鐵定馬上就被抓包。
「冷靜下來,莫瑞斯.弗斯坦。」琳西聽到一聲悶響。「你知道為什麼。你知道你失蹤的那六百多天我是怎麼過的?你知道我多慶幸你沒有避開我的追求?你知道,莫瑞斯,你都知道。」
半响沉默,然後才是莫瑞斯平穩的聲音響起:「你是對的。我也愛你,迪比克,而下次你回到我身邊就哪也不准去。」
「遵命。」

他們是用法語交流,琳西只有聽懂大概的意思,但不妨礙她擷取訊息。
她的表哥有了男朋友...不對,應該是未婚夫的等級了。雖然巫師界擁有同性伴侶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但她稍微替莫瑞斯擔心繼承人的問題,至少公開的文獻上並沒有查到男巫順利受孕自然生產的案例。
而且,聽起來那兩人用情至深,琳西深切的感受到莫瑞斯的疼痛和不捨,差一點死別後又要接受分隔兩地,她佩服自家表哥的毅力。
她看見石內卜滿身血在她面前時也不能自制的發飆了,雖然關係不太一樣,但琳西不能再忍受失去家人。
因此開學之後,迪比克對自己的親近,琳西視為理所當然,她當然沒有說破那晚她聽見的事情,只是默默通過了迪比克各種曖昧的試探。
迪比克也很有分寸,絕不會在私底下或教師們面前這麼做,因此石內卜還沒有真的暴走,他只當那又是學生們的無聊八卦(玥:的確是阿。),要是他看見兩人這樣互動...學生們的生活和學院寶石可能又要遭殃了。
新學期值得一提的是新生露娜、金妮和好奇寶寶科林斯。
衛斯理家最小的妹妹的確常用充滿崇拜的眼神偷看哈利,科林斯的愛慕則是伴隨那台麻瓜相機一同出現。天真古怪的露娜則是經常被琳西邀請午餐聚會,迪比克難得表示贊同,他對這個瘋癲的小學妹頗有好感。
“憑直覺有時候比思考更慣用,她對事物的看法比大多數人都更清晰。”這是迪比克私底下對露娜的評價。
還有黑魔法防禦術課程,其實這門課本來還是比較受琳西喜愛的,但因為來了那隻花孔雀,琳西有種想退課的衝動。
「我知道五年級的你們正徬徨於OWL考試,但相信我,在我的指導下你們絕對會有優異的成績,只要你們看過我的全套自傳,一定能對黑魔法防禦術的使用時機有更深的認識。還有就像我在尼羅河探險的經驗一樣-雖然那裡的麻瓜村民都非常想念以及崇拜我-那邊的各種奇珍異草甚至還能幫到你們在藥草學的考試......」
「這裡是我整理的黑魔法防禦術講義和題庫,回去好好練習。另外實作考試,我們會沿用羅蘭教授留下的決鬥俱樂部-我猜她也是看了我在羅馬競技場的那段經歷才有這個點子-而你們會更喜歡我制定的遊戲規則,更刺激、更能激發......」
琳西全程交替皺眉和翻白眼的微表情,努力克制自己起身走人的衝動。
天曉得哪裡還能找到比洛哈更不要臉的巫師,那套可怕的自傳裡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杜撰,年份和事件對不上,就連大部分的魔法生物和藥草知識都是抄教科書上的。琳西和卡蒂爾某天讀完被女同學硬塞的幾本洛哈自傳後都覺得就該讓這種人去對付佛地魔,用嘴就能說死他。
「今年我找了年輕的小英雄哈利來做決鬥社助理,相信你們一定都很有興趣參與,對嗎?」

聞言,卡蒂爾偷笑著對琳西說:「真可惜,看來你失寵了。」
小白蛇回以輕巧的肘擊。

下一章 #212

楓雪 @m51511ad

0
玥大大,你迪比克的名字前後用的迪不一樣耶!🤣🤣
不過你是想撮合妙麗跟跩哥嗎?🤣🤣
不過洛哈的決鬥社……期待ing!

楓雪 @m51511ad

0
玥大大,你迪比克的名字前後用的迪不一樣耶!🤣🤣
不過你是想撮合妙麗跟跩哥嗎?🤣🤣
不過洛哈的決鬥社……期待ing!

LynnYue @sbarking2020

0
@m51511ad 謝謝抓蟲,校稿會注意。
副CP是他們倆沒錯哦v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