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OC【背棄世界也可以】,2021/05/04更55

發表於

楓雪 @m51511ad

0
@sbarking2020 喔喔喔喔!那我會期待你寫魯休斯的反應🤭🤭🤭
不會,真的非常期待妳出實體書!一定會支持,而且將會是我第一本入手的HP同人實體書喔!😋😋
看到很多教授同人,自己也會想寫……不過總在糾結教授的毒舌啊…超怕把教授寫得很奇怪😣😣
所以看到你寫得教授也是真的讓我很佩服呢!

LynnYue @sbarking2020

5

54.鷹馬護法


十月剛開始,今年轉涼的特別早,加上越發頻繁的雨季讓大家更期待熱血的戶外運動,魁地奇的第一場比賽迎來哈利和跩哥的初次對壘。琳西換到了擊球手的位置,她發誓再也不要空手對付那兩顆博格。
比賽進行十五分鐘後,雙方搜捕手都發現金探子的蹤跡追上去,激烈的推擠追擊後,葛來分多的隊長木透指著某個方向大喊:「博格!」
琳西其實早就看到其中一顆博格以奇怪的軌跡飛行著,剛剛明明將它打往門柱的方向,現在卻往兩個新任搜捕手這裡飛來。
跩哥飛得比較靠前,他和琳西使了個眼色,全力追著金探子來到看台底部,和哈利兩人穿梭在木頭支架間。
俯衝一陣,琳西想搶在博格飛來前打走它,卻發現它忽然加速。
「快躲開!」
聽見警告,哈利和跩哥急忙拉升,貼著看台布幔飛上半空。然而褐色的球也急轉向上跟著他們。
果然,博格在針對哈利。
沒有日記本事件,按理說就沒有家庭小精靈多比的"保護"行動,那博格是被誰操縱的?
「整整石化!」
琳西從腰間抽出魔杖,對著博格使出石化咒,可惜不到兩秒就失效了。
「霍奇夫人!那個博格有問題!」木透也急忙喊道。
慌忙之間,那顆發瘋的球已經逼近哈利,跩哥試探的往另一個方向飛,然後再回身追著博格丟石化咒。
霍奇夫人飛過來支援,但還是慢了一步。博格已經擦撞到哈利的掃帚尾部,哈利整個人失衡摔了出去,幸好有護甲咒緩衝,加上跩哥補上的飄浮咒,哈利毫髮無傷。
那顆瘋博格還想回頭衝撞,馬上被看台的弗立維教授用冰凍咒阻止。
比賽被迫暫停,但因為無人傷亡,霍奇換了一套基礎球具便宣布繼續。而教師群裡有三個人默默離場,鄧不利多請石內卜鑑定壞掉的博格,洛哈則是不請自來負責搗亂的。
「被下了惡咒,手段並不高明。」石內卜很快給出結論。
「嗯咳,校長,我想這應該是黑魔法防禦術的範疇,是不是就不麻煩石內卜了?我會負責破解的。」
石內卜眼神掃過洛哈:「這東西不需要破解,而是徹查惡咒來源。」
「喔,當然!這也是我的拿手絕活之一,三年前我在協助偵破黑魔法濫用的時候...」
鄧不利多微笑打斷他:「親愛的洛哈,你自然是非常出色的。但賽佛勒斯對校內地形事務都比較了解,我想交給他處理是更為高效的。何況你平常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除了備課和決鬥社,我想你還要應付雪花般的讀者來信。他們真是熱情,對嗎?」
洛哈撇撇嘴,假笑道:「是的,他們太可愛了,我甚至需要助手幫我封上火漆寄出去,天知道他們有多愛我。那我想這種小事應該交給石內卜教授是沒有問題的對吧,既然你和我一樣獲得了梅林二級榮譽勳章,我相信你可以的。」
花孔雀拍拍石內卜的肩,後者因為身高優勢垂眉盯著他,賣了個面子給鄧不利多而沒有噴灑毒液。然後用無聲的高階偵測咒甩在博格上,一些霧氣散出來,停滯在空中,過了幾秒,博格突然就被四分五裂。
「兩個附加的攻擊惡咒還有自動毀壞的機制,下咒的人不在這裡。校長,有人把黑魔法物品帶進學校了。」
老校長表情一滯,然後才感嘆:「賽佛勒斯,盡快排查所有可能接觸儲藏室和霍奇夫人辦公室的師生,通知米奈娃加強搜索其他可能的黑魔法物件。」
雖然哈利沒有摔斷手,但這場比賽最後還是史萊哲林以兩百三十分贏過獅院,跩哥為此得意好多天,哈利則是找到機會就跟他拌嘴。
「你們兩個幼稚鬼,明明就是好朋友還都去當搜捕手,一天不互損幾句睡不著覺是不是?」妙麗氣沖沖的硬是擠在兩個打鬧中的小屁孩中間,琳西回以無奈的笑。
「事實證明,哈利跟我屬於良性競爭,他也只有這個能偶爾贏過我了。」
「嘿!我的魔咒課去年也比你高分好嘛!」
「嗯。但是你在石內卜教授的課上面炸了兩個大釜,記得嗎?」跩哥模仿石內卜的皺眉和傲視:「波特!你是想要跟隆巴頓攜手打破今年的記錄嗎?你的金加隆不是讓你這樣浪費的!」
說實話,哈利是學會了尊重和謙虛,但他的課業成績不算頂尖,和大部份學生一樣,他有特別擅長的科目,但其他的都只在平均標準。
琳西想過要不要找機會帶哈利去把密室裡的蛇怪斬殺,幫他增加一點自信心,自己也可以弄點珍貴的藥材回去跟教授分享。但後來思及哈利和馬份公子感情不錯,肯定會兩個人手牽手一起進去。現在跩哥表現欲比哈利強很多,她擔心救世主的風采會再次被奪走,那可就畫蛇添足了。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利用決鬥社的活動加強對哈利的訓練就好。
孩子們沒有意識到危險將至,尤其琳西除了助手工作,還要準備考試。石內卜手上線索太少,無法追查疑犯。但他已經和麥教授一起檢查校園各處,確認沒有其他不祥之物才稍微安心。
不過他總預感還會有意外發生,尤其貝拉.雷斯壯等人的下落依舊不明。
下場魁地奇就在萬聖節前的週六,這次是葛來分多對上雷文克勞,一文一武的對陣,本來大家都沒什麼期待值,加上陰雨不斷,看台觀眾極少。
鄧不利多從來不缺席魁地奇,不曉得是因為校長身份還是他真的熱愛這項運動,每次他都很專注在球場,也會適時的鼓掌給反應。
「今天速戰速決吧,雨太大了。」木透戴上護具時說道。
琳西等人坐在蛇院看台最上方,用簡單的水火不侵擋住雨水,迪比克和妙麗奇葩的在一旁讀著書。
「拜託,妳要用功能不能看一下場合?貝奇學長是準備畢業考,妳湊什麼熱鬧?」跩哥因為妙麗翻書的動作分神,不太開心的說。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你一直是年級第二的原因,跩哥。起碼我在任何場合都很專心。」
他們兩個似乎這個學期開始就互稱教名了,妙麗去年拿到新生第一,跩哥其實是很欽佩這名麻瓜出生的小女巫。
「那您又在這裡做什麼呢?課本太無聊就來魁地奇練習戰術分析?」這邊則換琳西開迪比克的玩笑。
「我是雷文克勞的,不來不行。而且妳也在。」迪比克沒抬頭,回答的超認真。
「拜託你們別在這放閃了,認真看比賽好嗎?」這是來為她新男友應援的卡蒂爾。
就在幾人嬉鬧時,另一邊看台爆出驚叫。
「那是什麼鬼東西?」
一個黑影飄忽出現在赫夫帕夫那邊有個最靠邊的女孩暈倒了。
「催…」
琳西一個單詞卡在嘴邊就被麥教授用擴音咒打斷。
「比賽暫停!」
雨勢漸強,不知道哪來的烏雲壓黑天色,十幾隻催狂魔如漩渦般圍繞著球場。
  
又是應變能力最強的老鄧和石內卜先站起來。
「教授和高年級的帶大家回城堡!球員統統下來!」
催狂魔速度極快,有幾隻已經來到場中,有人用昏擊咒抵擋卻絲毫無用。
木透在混亂中撞到頭摔在地上,哈利幫忙護送場上兩個女孩卻被兩張破黑布纏上。
「啊啊…」
催狂魔沒人看管的情況下果然是見人就吸。
「疾疾,護法現身!」
兩道男聲和一個女聲高喊,大片銀白照亮天空,甚至把雨水震飛。
眾人先是看到身材修長的貓跑出來,然後是無比華麗的鳳凰衝破天際,輕輕回身就擊退一排催狂魔,護住大部份的學生。
最後,是一隻展翅的鷹馬。
它直接衝向哈利,幫助他脫困後保護球員回到地面。
西追跟著兩個高年級生在場中央幫忙,尤其看到張秋下來便急忙過去扶她。
「哈利!」琳西等人在看台底下接到最後撤離的哈利和雙胞胎,一路上有零星的催狂魔伏擊,但孚立維教授特別威猛的回敬咒語,巨鷹護法已經在半空盤旋戒護,不愧是曾經的決鬥大師!
教授們讓學生集中在大廳等候,並再次離開尋找城堡外不知情的學生,然後加強學校防禦系統。教工們忙得不可開交,但其中不包括洛哈,他已經把自己鎖在辦公室裡了。
學生清點工作很順利,傷員都沒有大礙,當天就離開醫療翼。但石內卜和琳西接到製作更多無夢藥水的任務,看來受到驚嚇的孩子不少。
因此鄧不利多當晚便殺到魔法部興師問罪,才知道雷斯壯夫婦逃獄後還回來襲擊過阿茲卡班,又帶著新招收的食死徒到處打游擊戰,正氣師分身乏術,才沒有善盡管理催狂魔的責任。
「連阿拉特都受傷了,金斯利又得保護麻瓜首相,我手底沒有可用的人了。」康尼留斯.夫子無奈說道。
「我只要求霍格華茲的絕對安全,只是我們的協議之一,對嗎?」
鄧不利多只要遇到危害學校的事件就會很激動,現在康尼留斯對他還很敬重,稍微施壓就能有效果。
部長揉揉腦門:「我承諾你,鄧不利多。我會盡快回收這些獄卒,需要的話我會加派人手過去保護你的學生,好嗎?」
鑑於各種突發事件,哈利四人小組和琳西、西追又聚在一起開會。要釐清事實真相或許不是他們現在能辦到的,但增強抵抗能力總是可以試試看。
妙麗首先發聲:「最近這些事情感覺都是沖著哈利來的。或許我們可以找專人指導高階的黑魔法防禦術,開個課外訓練班…像是決鬥社這樣的?」
「額外…你說像DA補習……」這是哈利,不過馬上就被跩哥捏大腿阻止。
「什麼補習?」
「沒什麼。妳說能找誰幫我們開班授課?」跩哥轉移話題,石內卜囑咐過課外輔導的事情不能說出去。
「也許…洛哈教授?黑魔法防禦術應該會是我們學習的重點吧?所以…」妙麗認真的回答,臉上卻有一絲粉紅。
「妳指望洛哈教我們什麼?花式簽名嗎?」榮恩打著呵欠說。
「羅納德,你如果有更好的提議保護我們的朋友就說。不要隨意詆毀你的老師!」
榮恩聳肩,琳西把話題接過去:「迪,你可以嗎?」

下一章 #213

LynnYue @sbarking2020

4

55. 萬聖節


 
狄比克看看琳西:「妳覺得我很有空嗎?」
「別裝了,你現在看的根本就不是考試用書。你就承認你閒得發慌然後大發慈悲幫我們的忙吧。」小白蛇說著湊近對方耳旁輕訴:「不然我就告訴我哥你調戲我。」
其他人其實也很期待最強大腦狄比克能做他們的指導,這裡聚齊四個年級的榜首,但他無庸置疑是學霸中的學霸。
狄比克環視幾人之後輕嘆:「就當陪你們打發時間吧。」
最後課外訓練小組成立,約好下個週末開始在雷文克勞塔樓空教室聚會,成員由琳西和哈利決定。
 
前幾年萬聖節舞會琳西都沒有心思參加,現在找回莫瑞斯了,重擔卸下不少,她希望自己可以和其他學生一樣享受當下,和朋友們同樂。更重要的,是她今年接到紅娘的任務。
魁地奇意外的隔兩天,西追小朋友彆扭的找琳西談話,希望她幫忙,拐了八百個彎才說清楚原來他是想和雷文克勞的張秋在舞會上跳舞,但她早就被別的男生邀走了,西追不知道琳西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我也不能去拆散人家啦。不過…我本來就想找機會邀請秋來訓練小組,這件事先交給我吧。」
那天下午,琳西找到張秋,跟她提訓練小組的事,秋很爽快的答應。琳西趁勝追擊,跟她打聽晚上的裝扮。
「噢,其實我也沒什麼想法,大概跟去年一樣吧。」
琳西記得雷文克勞大多都是扮成老學究或是麻瓜探險家之類的造型,女孩子不是花仙子就是公主系列。
「那樣太單調了。我覺得妳有做吸血鬼的潛力哦,要不要試試?」
所以到了晚上,琳西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讓張秋和西追成為大廳裡唯二的中古世紀吸血鬼。同樣白皙的皮膚,用變形咒弄出來的血色瞳孔還有小尖牙,連服裝都是配對的深藍禮服。張秋原本男伴瞬間透明,和她跳了半支舞就知難而退。
秋坐在琳西旁邊,紅著臉。
「琳西,妳該早點跟我說的。泰利都嫌我太華麗了。」
琳西裝出無辜貌:「不會呀,很適合妳。難得今年扮吸血鬼的不多。」
「這就是妳該跟我說的,我看見…」張秋看一眼西追的方向,知道他也緊張的偷瞄自己,壓低聲音說道:「我又不會拒絕跟他跳舞,妳幹嘛教他這個?」
張秋也是個好脾氣,只是很容易害羞。琳西見她這樣很是滿意,原來兩個人互相有意思,那就好辦了。她對西追打暗號讓他過來邀舞,這樣今晚琳西就算功德圓滿。
 
小白蛇,不,今晚琳西在狄比克建議下換成黑色長髮,然後戴上茉莉花冠配白色絲綢長裙,當然還有教授送的項鍊,身後插著小小的翅膀。狄比克自己是白色西裝配黑色翅膀,兩人就是遺落人間的天使。
「我不知道原來你那麼會幫人打扮。我哥當過你的洋娃娃嗎?」琳西在收到無數讚賞後對自己的舞伴說道。
「我不會干涉他的個人喜好,但妳適合黑髮,我的小公主。」他在琳西的手背留下一個吻。
女孩嗤笑:「告訴我為什麼你的各種調情都不會讓我有心動的感覺?是我的戀愛系統故障了嗎?你明明就長的不差。」
兩人心照不宣。
 
「你們兩個,」卡蒂爾剛離開男友過來喝東西:「花那麼多精力打扮不是為了來當雕像的吧?快點,趁孚立維還在情緒中,好好享受貼身慢舞吧!」
狄比克看向琳西,一付“被慫恿了怎麼辦,賞臉嗎?”的樣子。後者無奈撇嘴:「跳吧,不過先說,被踩腳不許罵我。」
琳西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跳舞,還算有天份,在狄比克引導下,至少做到優雅完成第一支舞。
然而只是這樣也能吸引無數羨慕的眼光,周圍的人不自覺將舞台中央留給他們。
 
金童玉女,絕對沒有誇張。
因此石內卜經過大廳的時候也駐足了。
 
節日從來就跟黑袍教授無關,他剛剛抓完在禁林搞試膽大會的學生,正準備回去享用烈火威士忌和點心,卻莫名被舞池吸引。
或應該說,是舞池上的那個黑髮女孩。
教授就這樣呆立在門邊,直到那支音樂結束。
 
「賽佛勒斯,真沒想到你來了。」麥教授走過來打招呼,「他們真般配,不是嗎?」
麥教授是很真誠地看著那對可人兒,彷彿回想起年輕時的浪漫過往。
石內卜沒回應,只是甩了黑袍便離開。
 
* * * * * * * * * * 
幾週後的某個周日,石內卜把琳西叫來辦公室。
「你找我嗎,教授?」琳西的頭探進來。教授很少在週末需要人手,為此琳西緊急從活米村趕回來。
「教授?」辦公室裡沒看到人,琳西直接走進工作區,只見高大的黑色身影坐在椅子上手動處理火蜥蜴尾巴。
琳西有點心虛,距離她收到紙條已經是一個小時前的事情。
「抱歉教授,路上有點耽擱了。」
女孩捲起袖子,站在教授旁邊。
「我知道你們每個周末在活米村的聚會,」教授繼續手上的工作,沒有要讓位的意思,「貝奇是個不錯的人才,找他來指導你們還算聰明的選擇。」
石內卜給的評價很高,琳西有些吃驚,雖然他知道迪比克在魔藥課上拿過O。
「呃...你又聽到什麼了嗎?」不會又要問什麼擇偶婚姻的吧?
「我應該要聽到什麼嗎?」
琳西猛搖頭,試探地說:「只是他個性不太好,總是獨自行動,所以我有機會多跟他接觸。」
「我聽說了,他是你表親的朋友。」石內卜把尾巴上的尖刺挑出,其他的用乾燥咒去除水份,「而且優秀的巫師都是特立獨行的,不是嗎?」
「是...」後面那個說的真的不是你自己嗎?
 
琳西還在考慮該不該接過教授手上的活,卻見對方已經開始收拾。
「這不是妳今天的工作,」石內卜將材料用縮口袋和廣口瓶裝好,回到辦公桌那疊雜亂的羊皮紙前:「我有話問妳。」
「就是關於你們的現在組織的小團體,魔法部找人跟鄧不利多校長反映了,他們的說法是"擔心造成學生不必要的恐慌"。」
波巴洞學生連續失蹤死亡、英國幾起攻擊事件,還有阿茲卡班犯人逃獄連同獄卒亂跑的問題。琳西他們在這個時間點自發性的成立訓練小組,無疑是在提醒巫師界現在有多不安全,連小孩子都得組織自衛隊,魔法部的顏面何在。
但鄧布利多和石內卜當然不那麼覺得,。
「所以校長授權我,把"實戰鑽研小組"正式納入霍格華茲社團裡。」
「社團?像多多石社那樣?」老校長好樣的,一方面佯裝對魔法部妥協,一方面正式打響鄧不利多"小軍隊"的號召。
石內卜抬眉:「對,我不知道妳對這個也有興趣?」
「還...可以,比起巫師棋更喜歡一些。」
「...扯遠了。總之下周開始讓貝奇先生帶著成員在三樓空教室練習,我有空就會過去。」
「要是你能親自教我們一些東西就好了,就像哈利在我們家的時候那樣。」
教授抬起頭,第一次和琳西對上眼。
「妳會的大部份魔咒和防禦咒都不是我教的,妳的自學成果不會比貝奇差。」
琳西疑惑,今天教授是吃糖了嗎?各種稱讚...
「你們現在進度到哪裡了?」
「還是依照暑假的教程走,我想讓大家把防禦咒發揮到極限。」
「妳把範圍鐵甲咒變體教完了?」
「呃...合併咒語比較難掌握,所以還沒有熟練。」
「我想也是。」
教授五指在桌面輕敲,頓了幾秒才把視線拉開。
 
「有個東西,」石內卜緩步走向身後的櫃子,取出一個鑲銀邊的長木盒。「我想應該交還給妳保管。」
琳西上前,她總覺得教授今天的態度怪怪的。見他打開盒子,裡面是一隻魔杖,深褐色,刻有藤蔓的樣式,杖身呈現某種弧度的彎曲。
「這是?」接過魔杖,琳西有股奇異的感覺。室內的燈光忽明忽滅,琳西的頭髮被風吹亂。這當然不正常,這裡可是地窖。
石內卜緊皺眉頭,抿著嘴,他看向琳西的眼神裡有太多情緒,包含懷念。
魔法氣旋停下許久,石內卜才打破沉默。
「這原本屬於蕾莎.弗斯坦。」
女孩張著嘴,卻不知道說什麼,她聽出教授語氣中的緬懷和傷感。但據她聽說的,他們只有童年相處一年多的時間,可見教授是個多重情義的人。
但琳西還是覺得酸酸的,就算魔杖好像承認了自己這個新主人。
「看樣子,它現在是妳的了。」
為什麼教授會收著自家姑姑的魔杖?為什麼自己和這支魔杖的相合性比和老爸的還要好?為什麼教授時不時把自己看成蕾莎?尤其把自己幫蕾莎的時候特別好說話...
 
太多問題,琳西最後還是闔上嘴,擠出一句毫不相關的問話。
「教授這周能教我們護法咒嗎?」腦子裡突然出現那天吸住自己眼球的俊俏鷹馬。
「鄧不利多宣布獄卒已經撤回阿茲卡班了。」
「我記得,護法咒還能對付不少黑暗魔法生物,如果還是躲不過佛地魔重生,我想這個咒語還是需要普及一下的。」
教授回想記憶中的"最後一戰",勘比史詩的戰鬥混入不少其他物種,琳西的考量是必要的。
「如你所願。」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